【現在位置】最新六法〉〉解釋&判例&決議

淨空法師:【三種布施,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
【名稱】


《最高法院刑事庭會議決議02》民國61〜80年(共260則)

01(17~60年)03(81~100年)04(101~new年)民事庭會議決議
年度索引
民國61年(5)民國62年(27)民國63年(21)民國64年(20)民國65年(16)民國66年(26)
民國67年(25)民國68年(13)民國69年(8)民國70年(7)民國71年(11)民國72年(11)
民國73年(22)民國74年(6)民國75年(3)民國76年(6)民國77年(12)民國78年(4)
民國79年(7)民國80年(10)////


民國61年(5)

6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2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1年10月2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9132226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303851227條(57.12.05)
【決議】台北律師公會代電請將代理人或辯護人姓名記載於判決書,並分別送達一案,經查「僅遞辯護書而未經選任為辯護人者,裁判書內均不列為辯護人」;曾經本院二十四年七月間刑庭總會決議有案。至民事代理人有委任狀者,裁判書應列名並送達;刑事被告辯護人有委任狀及辯護書,刑事自訴代理人有委任狀者,均予列名並送達。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6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1頁

6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2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定(九)【會議日期】民國61年10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第395條(57.12.05)
【決議】得上訴第三審之刑事案件,第三審誤為不能上訴案件而判決駁回,此種程序上之判決,不發生實質的確定力,仍應認其有合法上訴進而為實體上之裁判。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6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1頁

回索引〉〉

6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1年11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47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
【決議】非常上訴審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既未認定被告有累犯情事,其未適用刑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以累犯論處,自屬當然;其理由內敘述被告曾受有期徒刑之執行,仍不悛改,乃為從重量刑之依據,並不涉及累犯問題,尚難以事後調查之結果,與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有異,據以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自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參閱本院四十三年台非字第四號判例)。(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2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原確定判決事實欄未記載被告有前科及累犯情事,僅於理由內敘述「查被告前曾因過失致死,經法院判處徒刑執行完畢,仍疏不注意,再次肇事,疏忽非輕,酌情量處適度之刑」云云,迨後檢察官發覺原確定判決對於卷存資料,有關被告前科之紀錄,未予調查,致使事實欠明,且被告確係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未逾五年,又犯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業經第二審法院查明,應以累犯論,(被告提起第二審上訴又經撤回)可否據此以原確定判決未依刑法第四十七條規定,以累犯加重處罰,係違背法令,提起非常上訴?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非常上訴審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既未認定被告有累犯情事,其未適用刑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以累犯論處,自屬當然;其理由內敘述被告曾受有期徒刑之執行,仍不悛改,乃為從重量刑之依據,並不涉及累犯問題,尚難以事後調查之結果,與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有異,據以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自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參閱本院四十三年台非字第四號判例)。
【乙說】被告前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其起訖日期業經第二審法院查明在卷,被告於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五年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自已構成累犯,原判決未依刑法第四十七條規定,以累犯加重處罰,顯有判決不適用法則之違法,自得提起非常上訴。 兩說究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非常上訴審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既未認定被告有累犯情事,其未適用刑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以累犯論處,自屬當然;其理由內敘述被告曾受有期徒刑之執行,仍不悛改,乃為從重量刑之依據,並不涉及累犯問題,尚難以事後調查之結果,與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有異,據以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自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參閱本院四十三年台非字第四號判例)。(同甲說)

回索引〉〉

6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1年11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少年事件處理法第42條(60.05.14)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2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按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少年者,謂十二歲以上十八歲未滿之人,某甲因犯竊盜罪未滿十二歲,第一審誤作十二歲以上,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四十二條第一項第一款裁定予以訓誡。第二審未予糾正,將抗告駁回。檢察官以案經確定,且對某甲不利,提起非常上訴,對於少年法庭所為管訓處分之確定裁定,是否可提起非常上訴?分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某甲未滿十二歲,少年法庭對之無審判權,原裁定誤認為已滿十二歲諭知訓誡,顯屬違背法令,應謀求救濟之道,訓誡為保安處分之一種,宣付保安處分之確定裁定,可提起非常上訴(參閱四十五年七月二日本院民刑庭會議決議錄)。
【乙說】一、少年管訓事件與一般刑事案件性質不同。依少年事件處理法之規定,少年管訓事件之調查、審理、裁定、抗告、執行等全部處理程序,統由少年法庭或其所屬法院之上級法院為之,並無檢察官參與。檢察官對於少年管訓事件之裁定,尚且不得提起抗告,自更不得對確定裁定提起非常上訴。
  二、少年事件處理法對於少年管訓事件,準用刑事訴訟法之規定,均定有明文,如同法第十六條,第二十四條、第六十四條是,既無規定準用刑事訴訟法非常上訴之規定,自無從準用。基於上述理由,對少年管訓處分之確定裁定,不得提起非常上訴。 以上兩說,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1年11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58.12.26)陸海空軍刑法第28384條(26.07.02)
【決議】單獨搶奪及單獨強盜,均按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處斷;共同搶奪,依同法第八十三條論以共同搶奪財物罪;共同強盜,依同法第八十四條論以結夥搶劫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58.12.26)陸海空軍刑法第2、83、84條(26.07.0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2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夥同某乙,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區域,乘某丙不備,搶奪某丙手持之錢包,某甲與某乙究應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論以共同搶奪財物罪,抑應依同法第八十四條論以結夥搶劫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應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論以結夥搶劫罪。司法院院字第九八二號解釋略謂:「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之罪,包括強盜在內」;則搶奪與強盜無分軒輊,同為一罪,共同搶奪,自屬結夥搶劫。又同法第八十四條所謂搶劫,包括搶與劫兩種情形,搶指搶奪而言,劫即指強盜之謂,故共同搶奪,應論以結夥搶劫罪,更無疑義。
【乙說】應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論以共同搶奪財物罪。搶奪與強盜,迥不相同,前者係乘人不備而奪取,後者乃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為手段,彼此犯罪構成要件既不一致,惡性亦有輕重之別,刑法規定刑度亦大有差異。惟陸海空軍刑法僅對搶奪及結夥搶劫行為之處罰,各設有特別規定,而對於結夥搶奪及非結夥之強盜行為,俱未設專條,關於單獨即非結夥強盜,如依刑法或懲治盜匪條例處罰,其刑度反較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之搶奪為輕,未免有輕重罰,重罪輕罰之倒置現象,故司法院乃有院字第九八二號之解釋,以求法理之平。然此一解釋,僅為解決非結夥強盜之情形,至於共同搶奪,似不能依上開解釋加以擴張並作反面解釋,謂該條搶奪已包括強盜,則結夥搶劫即包括結夥搶奪,致破壞罪刑法定主義之基本精神。是共同搶奪,不宜依結夥搶劫論罪,而應論以共同搶奪財物罪。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單獨搶奪及單獨強盜,均按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處斷;共同搶奪,依同法第八十三條論以共同搶奪財物罪;共同強盜,依同法第八十四條論以結夥搶劫罪。

回索引〉〉

民國62年(27)

6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01、339條(58.12.26)
【決議】行使偽造有價證券,以取得票面價值之對價,固不另論詐欺罪(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一八一四號,三十一年上字第四○九號判例),但如以偽造之有價證券供作擔保或作為新債清償而借款,則其借款之行為,為行使有價證券以外之另一行為,其間有方法結果關係,應論以詐欺罪之牽連犯。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01、339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6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
【決議】現在實務上關於刑法第五十六條連續犯之論定,常失之過寬,此後應注意(一)是否確出於概括之犯意;(二)犯罪性質是否確屬同一,不能以侵害同類法益之罪,概認為罪質相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6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
【決議】一行為而侵害數個法益之想像競合犯,應具有侵害數個法益之認識(參看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四○三號判例)。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6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7、59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五十七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犯罪者犯罪之一切情狀,並例示應注意之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準據;第五十九條規定係犯罪情狀顯可憫恕,賦予法院以酌減之權。故前者為量刑之標準,後者為酌減之依據,兩者有別,不能混淆。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6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五)【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2條(52.07.15)
【決議】私法人或其他團體受公務機關之委託承辦公務,而由該私法人或團體之職員承辦處理是項事務者,該職員應認為係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所定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6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六)【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2條(58.12.26)
【決議】本院三十年上字第二九八二號及三十一年上字第七四四號判例,已與大法官釋字第八二號解釋意旨不符,請參閱。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回索引〉〉

6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七)【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
【決議】原確定判決理由記載有所誤寫,致與主文不符(例如主文上訴駁回,即係下級審法院判決被告處有期徒刑一年十月予以維持,理由則稱處一年六月為無不合),似此情形,可依釋字第四三號解釋由為該確定判決之法院以裁定更正誤寫部分,無須依非常上訴辦理。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6頁

6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87條(57.12.05)
【決議】侵權行為以侵害私法上之權利為限。某甲因犯詐欺破產罪,使其應繳稅捐機關之罰鍰不能繳納,係公法上權利受到損害,不能認係侵權行為,稅捐機關不得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損害賠償。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05頁
【提案】民二庭提案:某甲違反稅法被處罰鍰後,經法院宣告破產,稅捐主管機關於某甲之債權人被訴詐欺破產罪(指某甲與該債權人勾結偽造債權自行聲請破產)刑事訴訟程序中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該債權人賠償損害。稅捐主管機關之請求權是否存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詐欺破產罪之成立,以有破產之宣告為其前提要件,故既已存在之破產程序,並不因詐欺破產罪之成立而受影響。罰鍰在破產程序中原屬除斥債權,自亦不因詐欺破產罪之成立而回復其效力。換言之,詐欺破產罪之成立與否,均與稅捐主管機關之利害無關,稅捐主管機關既欠缺「損害發生」之要件,自難認其損害賠償請求權之存在。
【乙說】某甲與其債權人既合謀利用官署使債務陷於不能履行,參照十八年上字第二五四○號及第二六三三號判例意旨,稅捐主管機關,非不得本於侵權行為法則,向某甲之債權人請求賠償。究以何說為是? 請公決
【決議】侵權行為以侵害私法上之權利為限。某甲因犯詐欺破產罪,使其應繳稅捐機關之罰鍰不能繳納,係公法上權利受到損害,不能認係侵權行為,稅捐機關不得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損害賠償。

回索引〉〉

6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刑庭庭長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3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之加重竊盜罪,本刑為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則規定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竊盜犯免除其刑,令入感化處所施以感化教育,但得以保護管束代之。該條例係特別法,且保安處分與刑罰在本質上究有不同,該條例既規定免除其刑,自較刑法為輕,原判決在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後,未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用行為時之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辦理,而適用裁判時之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舊法)之規定,論處被告加重竊盜罪刑,顯屬於被告不利。(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0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未滿十八歲之人,在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前,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之罪,裁判時在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以後,因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舊法)規定:「少年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及第三百二十二條之罪者,不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之規定。」法院適用裁判時法,依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加重竊盜罪判處有期徒刑四月確定。原判決是否係對被告不利?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加重竊盜罪,本刑為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則規定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竊盜犯免除其刑,令入感化處所施以感化教育,但得以保護管束代之。該條例係特別法,且保安處分與刑罰在本質上究有不同,該條例既規定免除其刑,自較刑法為輕,原判決未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用行為時之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辦理,顯屬於被告不利。
【乙說】少年事件處理法為保護少年之特別法,以重教輕罰為立法主旨,因顧及宣告感化教育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較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選擇刑之刑期為重之虞,故該法第七十七條(舊法)明定排斥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之適用,原確定判決適用裁判時法,依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減處有期徒刑四月,實際上已輕於三年以下感化教育處分,即為有利於行為人之判決。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之加重竊盜罪,本刑為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則規定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竊盜犯免除其刑,令入感化處所施以感化教育,但得以保護管束代之。該條例係特別法,且保安處分與刑罰在本質上究有不同,該條例既規定免除其刑,自較刑法為輕,原判決在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後,未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用行為時之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辦理,而適用裁判時之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舊法)之規定,論處被告加重竊盜罪刑,顯屬於被告不利。(同甲說)

62-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刑庭庭長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03月20日

【相關法條】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5條(42.12.25)
【決議】攜帶超額外幣出境,一經著手實行,即構成犯罪。出境時在機場或碼頭被查獲者,即應認為犯罪既遂。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7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0頁
【提案】刑二庭提案:攜帶超額外幣出境,每在機場或碼頭檢查時被查獲,此項犯罪究以何階段始為既遂? 請公決
【決議】攜帶超額外幣出境,一經著手實行,即構成犯罪。出境時在機場或碼頭被查獲者,即應認為犯罪既遂。

回索引〉〉

62-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刑庭庭長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
【決議】某甲於六十年七月五日及八月五日簽發空頭支票各一紙,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同院判決誤寫某甲犯罪時間為六十一年七月五日及八月五日,未依法減刑,案經確定。應俟原法院以裁定更正誤寫之情形後,再依非常上訴程序予以救濟。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2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某甲於六十年七月五日及八月五日簽發空頭支票各一紙,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同院判決誤寫某甲犯罪時間為六十一年七月五日及八月五日,未依法減刑,案經確定。上述情形認係犯罪事實確認錯誤,應依再審程序救濟,抑認為判決違法,應依非常上訴程序救濟?敬請公決
【決議】某甲於六十年七月五日及八月五日簽發空頭支票各一紙,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同院判決誤寫某甲犯罪時間為六十一年七月五日及八月五日,未依法減刑,案經確定。應俟原法院以裁定更正誤寫之情形後,再依非常上訴程序予以救濟。

62-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24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77條(60.05.14)
【決議】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舊法)規定:「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及第三百二十二條之罪,不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之規定」。犯該條所列之罪之案件,可於判決理由加以說明,結論無須援引該法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0頁

62-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2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56、259、276、277、826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8條(58.12.26)森林法第52條(61.05.27)
【決議】被告於民國六十年八月十六日以前違反森林法第五十條(舊法),經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四條、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減刑時,罰金仍應減刑二分之一(可減至不滿贓額二倍),不受刑法第六十八條僅加減其最高度之限制。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2頁

62-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8、354條(57.12.05)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3頁
【提案】院長交議:實質上或裁判上之一罪,僅撤回其一部上訴者,其效力如何?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實質上或裁判上之一罪,僅撤回其一部上訴者,雖所餘者為一部上訴,但因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上訴審法院仍應就其全部加以審判,故該一部撤回上訴等於未撤回。
【乙說】撤回上訴,可否就一部為之,刑事訴訟法未設限制,自非法之所禁。但實質上或裁判上之一罪,僅撤回其一部上訴者,依審判不可分之原則,應視為撤回全部上訴,上訴審法院無庸就其全部加以審判。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2-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233、252、303、319條(57.12.05)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六款及第三百零三條第五款所謂之「被告死亡」,專指事實上死亡而言,並不包括宣告死亡之情形在內。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所稱之「死亡」,亦應採同一見解。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二項所稱之「死亡」亦同。(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3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所謂「死亡」,是否專指事實上死亡,而不包括宣告死亡在內?見解不一。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六款及第三百零三條第五款所謂之「被告死亡」,專指事實上死亡而言,並不包括宣告死亡之情形在內。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所稱之「死亡」,亦應採同一見解。
【乙說】失蹤人經判決為死亡宣告後,其人即與尋常之死亡相同。又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六款及第三百零三條第五款乃因被告死亡,犯罪主體消滅,刑罰無從適用,故專指事實上死亡,而不及宣告死亡之情形,此與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之犯罪被害人死亡者,有所不同,第三百十九條所謂之「死亡」,似應包括宣告死亡在內。 以何說為可採?敬請公決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六款及第三百零三條第五款所謂之「被告死亡」,專指事實上死亡而言,並不包括宣告死亡之情形在內。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所稱之「死亡」,亦應採同一見解。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二項所稱之「死亡」亦同。(同甲說)

62-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2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827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21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不以行為人明知被害人未滿十四歲為必要,其有姦淫未滿十四歲女子之不確定故意者,亦應成立本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3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是否以行為人明知被害人未滿十四歲為要件?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查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其處罰,旨在保護幼女健康,祇以被姦女子在事實上未滿十四歲已足,不以明知其年齡為要件(參見本院六十年度台上字第八七七號判決--刊載司法院公報第十三卷第六期第二二頁)。
【乙說】凡以被害人之主觀情事為犯罪構成要件之一者,如行為人對於被害人之主觀情事並未知悉,則因對於犯罪客體欠缺認識,尚難認為成立該犯罪(參照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八八一號判例)是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須以行為人明知被害人未滿十四歲為構成要件。 兩說孰當?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不以行為人明知被害人未滿十四歲為必要,其有姦淫未滿十四歲女子之不確定故意者,亦應成立本罪。

回索引〉〉

62-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1條(58.12.26)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3、12條(52.07.15)
【決議】無公務員身分之人與公務員共犯貪污案件,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九條(舊法)應適用刑法處斷時,應將適用同條例第三條之情形在判決理由內先予說明,結論則引用刑法第三十一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3頁
【提案】院長交議:無公務員身分之人,與公務員共犯貪污,而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九條(舊法),應適用刑法處斷時,究應適用該條例第三條,抑或刑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不無爭執。
【討論意見】
【甲說】法律之適用有其整個之系統,適用特別刑法即全部從特別刑法,適用普通刑法即全部從普通刑法,不容割裂而滲雜適用特別刑法及普通刑法之關係條文(特別刑法如有明文規定適用普通刑法者,自屬例外)。故本題,似應適用刑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
【乙說】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為適用法律之一大原則,無公務員身分之人,與公務員共犯貪污,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三條規定,既亦依該條例處罰,縱因情節輕微,而其所得財物在三千元以下,依同條例第九條(舊法)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仍應優先適用該條例第三條之規定。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無公務員身分之人與公務員共犯貪污案件,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九條(舊法)應適用刑法處斷時,應將適用同條例第三條之情形在判決理由內先予說明,結論則引用刑法第三十一條。

62-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56、201、321條(58.12.26)
【決議】連續竊盜與偽造有價證券之牽連犯,從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斷時,固尚應引用輕罪條文,惟僅將其輕罪本條引用即可(在本題祇須引竊盜罪條文),不必再引刑法第五十六條。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56、201、321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3頁
【提案】院長交議:連續竊盜與偽造有價證券之牽連犯,從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斷時,是否尚須引用刑法第五十六條?見解不一。
【討論意見】【甲說】牽連犯,除引用重罪條文及刑法第五十五條外,既尚應引用輕罪條文,則關於輕罪連續竊盜之刑法第五十六條,自應列在竊盜法條之上。
【乙說】牽連犯,固尚應引用輕罪條文,惟僅將其輕罪本條引用即可(在本題祇須引竊盜罪條文),似不必贅引刑法第五十六條。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連續竊盜與偽造有價證券之牽連犯,從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斷時,固尚應引用輕罪條文,惟僅將其輕罪本條引用即可(在本題祇須引竊盜條文),不必再引刑法第五十六條。(同乙說)

62-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38條(58.12.26)
【決議】基於共同犯罪行為,應由共犯各負全部責任之理論,已在共犯某甲所犯案件諭知沒收之某甲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在共犯某乙另案中仍得諭知沒收。
【編註】本則決議,依據最高法院民國107年7月17日10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3頁
【提案】院長交議:共犯某甲所有用以供犯罪之物,已在某甲所犯案件諭知沒收,在共犯某乙另案中是否仍應諭知沒收?請公決
【決議】基於共同犯罪行為,應由共犯各負全部責任之理論,已在共犯某甲所犯案件諭知沒收之某甲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在共犯某乙另案中仍得諭知沒收。

回索引〉〉

62-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03條(57.12.05)少年事件處理法第1、27條(60.05.14)
【決議】對於少年犯罪刑事追訴及處罰,以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為限,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少年法庭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經檢察官依照移送法條罪名提起公訴後,如經法院審理結果,認為非屬於同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則檢察官起訴程序即屬違背規定,法院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一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一款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少年法庭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經檢察官依照移送法條罪名提起公訴後,如經法院審理結果,認為非屬於同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應如何處理 ?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對於少年犯罪之刑事追訴及處罰,以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為限,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少年犯罪之刑事案件,既不屬於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檢察官即不得對之追訴,其起訴程序顯屬違背規定,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一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三條第一款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乙說】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對於少年犯罪之刑事追訴及處罰,以依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為限」。自反面解釋,則少年犯非屬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檢察官即不得對之追訴,法院亦不得對之處罰,故少年法庭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經檢察官調查結果,認為非屬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規定為不起訴之處分。(此點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一條(舊法,現行第十四條第二項)已有規定),如檢察官據以起訴,經法院審理結果,認為非屬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一條第第一項諭知無罪之判決。
【丙說】少年法院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移送之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者,法院應按一般刑事案件審理而為審理判決,並不受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規定之限制。 以上三說,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對於少年犯罪刑事追訴及處罰,以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為限,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少年法庭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經檢察官依照移送法條罪名提起公訴後,如經法院審理結果,認為非屬於同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各款(舊法)所列之罪,則檢察官起訴程序即屬違背規定,法院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一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一款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同甲說)

回索引〉〉

62-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8條(57.12.05)
【決議】甲犯某罪經第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上訴中,減刑條例公布施行,第二審以第一審未予減刑為撤銷改判之唯一理由,但不依第一審所論之罪,減其刑期二分之一後,處以有期徒刑六月,而處以徒刑八月確定,此項情形第二審既以原判未適用減刑條例為撤銷原判決之唯一理由,而並未認原判量刑有何不當,則改判之結果,應為原判刑期二分之一,茲既超過原判刑期二分之一,足見未依減刑條例規定減輕其刑二分之一後量處,故應認為違法。(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甲犯某罪經第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上訴中,減刑條例公布施行,第二審以第一審未予減刑為撤銷改判之唯一理由,但不依第一審所處刑期減二分之一(即六月),而處以徒刑八月確定,此項情形是否合法?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第二審既以原判未適用減刑條例為撤銷原判決之唯一理由,而並未認原判量刑有何不當,則改判之結果,應為原判刑期二分之一,茲既超過原判刑期二分之一,足見未依減刑條例規定減輕其刑二分之一後量處,故應認為違法。
【乙說】本法第四條係指按第三條規定之減刑標準,減輕所犯罪名之法定本刑,然後再於減輕範圍內量刑而言。(參照本院二十二年非字第五八號、二十四年非字第一一六號及三十七年特覆字第四九六九號判例)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甲犯某罪經第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上訴中,減刑條例公布施行,第二審以第一審未予減刑為撤銷改判之唯一理由,但不依第一審所論之罪,減其刑期二分之一後,處以有期徒刑六月,而處以徒刑八月確定,此項情形第二審既以原判未適用減刑條例為撤銷原判決之唯一理由,而並未認原判量刑有何不當,則改判之結果,應為原判刑期二分之一,茲既超過原判刑期二分之一,足見未依減刑條例規定減輕其刑二分之一後量處,故應認為違法。(同甲說)

62-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0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121、122條(58.12.26) 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62.08.17)
【決議】共同收受之賄賂,沒收追徵均採共犯連帶說(參照司法院院字二○二四號解釋及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二二一一號判例)。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共同收受之賄賂,如何宣告沒收及追徵?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甲說】沒收應就各人分受所得之數為之,追徵亦以其所費失者為限(分配追繳說)。
【乙說】沒收追徵均採共犯連帶說。
【丙說】共犯間分受數額無法判明時,採連帶說。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共同收受之賄賂,沒收追徵均採共犯連帶說(參照司法院院字二○二四號解釋及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二二一一號判例)。

回索引〉〉

62-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4次刑庭庭長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2年12月11日

【相關法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83條(59.08.17)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0頁
【提案】院長交議:違反藥物藥商管理法案件,其禁藥經海關處分沒收者,於判決中是否應再諭知沒收?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八十三條第一項明定,禁藥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且沒收屬於從刑之一種,該項禁藥雖經海關查獲處分沒收,依刑法第四十條前段規定,仍應於判決中併予諭知沒收。
【乙說】禁藥經海關為沒收處分,依司法院院字第二八三二號解釋,法院自不得就海關已處分沒收之物更為沒收之諭知。 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2-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4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12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4、65、66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第六十五條第二項及第六十六條係屬訓示規定,故依法減輕其刑者,判決書末段除引用關於減刑規定之法條如刑法第十八條第一、二項,第十九條第二項,第二十六條等條文外,不須引用上述條文。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0頁
【提案】依法減輕其刑者,判決書末段除引用關於減刑規定之法條如刑法第十八條第二、三項,第十九條第二項,第二十六條等條文外,是否尚須引用刑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第六十五條第二項及第六十六條? 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第六十五條第二項及第六十六條係屬訓示規定,故依法減輕其刑者,判決書末段除引用關於減刑規定之法條如刑法第十八條第一、二項,第十九條第二項,第二十六條等條文外,不須引用上述條文。

62-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4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12月11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413、834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97條(57.12.05)
【決議】原審為駁回上訴之判決,應將兩審判決之一部撤銷時,其主文之記載,仍應遵照本院原頒格式丙(七)2記載,記為「原審及第一審關於某某部分之判決均撤銷」。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0頁
【提案】原審為駁回上訴之判決,應將兩審判決之一部撤銷時,其主文之記載,是否仍應遵照本院原頒格式丙(七)2,記為「原審及第一審關於某某部分之判決均撤銷」抑應於「某某」之下「部分」之上再加「罪刑」二字﹖ 請公決
【決議】原審為駁回上訴之判決,應將兩審判決之一部撤銷時,其主文之記載,仍應遵照本院原頒格式丙(七)2記載,記為「原審及第一審關於某某部分之判決均撤銷」。

回索引〉〉

62-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4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2年12月11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79、82條(60.05.14)
【決議】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九條規定宣告緩刑之少年,另案正在保護管束中,仍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二條命在緩刑期中付保護管束。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0頁
【提案】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九條規定宣告緩刑之少年,另案正在保護管束中,是否仍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二條命在緩刑期中付保護管束﹖請公決
【決議】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九條規定宣告緩刑之少年,另案正在保護管束中,仍應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二條命在緩刑期中付保護管束。

62-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4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12月11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8條(60.06.21)
【決議】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條第二項(舊法)所謂「檢察官受理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係指檢察官受理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而言。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8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0頁
【提案】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條第二項(舊法)所謂「檢察官受理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係指檢察官受理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而言,抑係指檢察官受理少年刑事案件(不問何機關移送)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而言﹖請公決
【決議】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條第二項(舊法)所謂「檢察官受理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係指檢察官受理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或調查完畢少年法庭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而言。

回索引〉〉

民國63年(21)

6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1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25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5條(46.06.05)陸海空軍刑法第2、86條(26.07.02)
【決議】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六條之罪,既不在同法第二條列舉之範圍,則非軍人在戰地○○○區域,犯強盜未遂或搶奪未遂之罪者,自不能適用陸海空軍刑法,而應分別情形,適用懲治盜匪條例或刑法有關法條論處。(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2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軍人在○○地區犯搶奪未遂罪,究應依刑法處罰,抑應依陸海空軍刑法處罰?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搶奪未遂,屬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六條之罪,而該第八十六條,並不包括在同法第二條第九款之內,自不能依陸海空軍刑法處罰,應依懲治盜匪條例或其他刑法有關法條處罰。
【乙說】一、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六條,係對未遂犯仍須處罰之特別規定,並非對既遂、未遂,須適用不同法律之差別規定,蓋因未遂犯除得按既遂犯之刑減輕外,其罪名與刑責,仍應依既遂犯之規定論科,基此理由,故該第八十六條,必須依附同法第八十二條至八十五條,並不能獨立存在。因此,非軍人在○○地區犯同法第八十二條至第八十四條之罪,縱屬未遂,仍應依該法處罰,不能以普通刑法論科。 二、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二條之掠取罪,其他刑法並無此一罪名,如謂非軍人在○○地區觸犯同法第八十六條掠取未遂罪名並無同法之適用,勢將因法無明文而不能對此一行為加以處罰,自屬不妥。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六條之罪,既不在同法第二條列舉之範圍,則非軍人在戰地○○○區域,犯強盜未遂或搶奪未遂之罪者,自不能適用陸海空軍刑法,而應分別情形,適用懲治盜匪條例或刑法有關法條論處。(同甲說)

回索引〉〉

6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19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6條(62.06.21)
【決議】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六條規定,應由原審法院依職權逕送本院覆判之案件,被告亦聲明上訴,由原審法院併案送卷,或被告直接向本院聲明上訴,而由本院發交原審法院辦理者,被告之聲明上訴,祇係促請原審法院為職權之發動,應仍依覆判程序辦理,對於被告之上訴不另從程序上予以駁回。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2頁

6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1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57.12.05)
【決議】同一案件兩造均上訴,如認一造上訴有理由,而將原判決撤銷發回,而認另一造上訴不合法者,關於上訴不合法部分仍照往例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規定以判決駁回之。同一案件關於被告上訴,其法定代理人亦獨立上訴,如認被告上訴有理由,將原判決撤銷發回,而認法定代理人之上訴不合法者,亦同上述情形辦理。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2頁

6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29條(58.12.26)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是否為結合犯?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亦稱臨時強盜罪,竊盜或搶奪,如有施強暴脅迫之情形,本應於竊盜或搶奪罪外,另構成強制罪,然刑法以其施強制之目的,既在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則與強盜之情節相當,允宜準用強盜之例,從嚴論科,此本條之所由設也。本條既結合竊盜(或搶奪)與強制兩個可獨立構成犯罪之行為,另成準強盜一罪,自屬結合犯之一種。
【乙說】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係規定:「竊盜或搶奪,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以強暴、脅迫者,以強盜論」;如具備本條特別構成要件者,即應以強盜論罪,不能更論以竊盜或搶奪之罪。其因防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強暴脅迫之行為,不獨立構成犯罪。是本條之罪,應屬單純之一罪,非屬結合二個以上獨立可以致罪之行為而成一體之結合犯。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1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267條(57.12.05)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提案】院長交議:檢察官僅就結合犯之犯罪事實一部起訴者,其效力是否及於全部?有左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結合犯乃法律結合數個可以獨立構成犯罪之行為,另成一罪,係實質上之一罪,而非數罪。結合犯,在實體法上既屬一罪,刑罰權即屬一個,在訴訟上自不得分別為數訴訟客體,故其在法律上之事實關係,仍屬一個,具有不可分性。因此檢察官僅就其犯罪事實之一部起訴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七條規定,其效力應及於全部。
【乙說】結合犯,本可獨立構成數個犯罪行為,檢察官如僅就結合犯之一個獨立構成犯罪行為起訴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八條規定,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結合犯其餘可獨立構成犯罪行為,加以審判。 以上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1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4條(60.06.21)
【決議】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四條第二項但書規定,既認為已向少年法庭提起公訴,而由少年法庭審判,自應全部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之規定,不得對之宣告褫奪公權。惟六十年七月一日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時,少年雖未滿十八歲,而少年法庭審理時已滿十八歲者,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條規定,少年法庭應移送普通刑事庭審判,即無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處罰之問題。
【參考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4條(60.06.2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決議】某甲係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八,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之罪,在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前,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於該法施行後,依該法施行細則第四條規定由少年法庭審判者,得否對之宣告褫奪公權,有左列二說:
【甲說】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對於少年犯罪之刑事追訴及處罰,以依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為限。此所謂移送之案件,係指少年法庭以裁定移送顧有管轄權之法院檢察官之案件。題示情形,既係在該法施行前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則其非此移送之案件甚明。而該法施行細則對於此種情形,又無視為係屬移送案件之規定,自無從溯及既住適用該法予以處罰,易言之,亦即仍得適用一般法則對之宣告褫奪公權。至依該法施行細則第四條第二項但書規定,此時「認為檢察官已依同法第六十七條第二項規定,向少年法庭提起公訴」,僅具在程序上由少年法庭審判之意義,在實體上如何處罰,係屬另一問題。
【乙說】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四條第二項但書規定,既認為已向少年法庭提起公訴,而由少年法庭審判,自應全部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之規定,不得對之宣告褫奪公權。惟六十年七月一日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時,少年雖未滿十八歲,而少年法庭審理時已滿十八歲者,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條規定,少年法庭應移送普通刑事庭審判,即無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處罰之問題。
【決議】採乙說。
【註】七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七十一年度第十二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本則決議不再援用。 (最高法院六十三年度第二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

回索引〉〉

63-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1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0條(57.12.05)
【決議】船員輸入藥品,經三審判決違反藥物藥商管理法罪刑確定後,始向內政部查明該藥品曾經該部核准某公司進口有案,是核准進口之事實及證據原已存在,判決確定後,始行發見,應屬再審範圍,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船員輸入藥品,經三審判決違反藥物藥商管理法罪刑確定後,始向內政部查明該藥品曾經該部核准某公司進口有案,可否提起非常上訴?
【討論意見】
【甲說】核准輸入有案之藥品,縱令船員走私進口,不構成輸入禁藥罪名,原判決違背法令,可提起非常上訴糾正。
【乙說】核准進口之事實及證據原已存在,判決確定後,始行發見,應屬再審範圍,不得提起非常上訴。 以上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船員輸入藥品,經三審判決違反藥物藥商管理法罪刑確定後,始向內政部查明該藥品曾經該部核准某公司進口有案,是核准進口之事實及證據原已存在,判決確定後,始行發見,應屬再審範圍,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同乙說)

63-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1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五十一條第一至四款之情形,在判決主文中應諭知應執行之刑。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63-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民庭庭長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07月1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381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487條(57.12.05)
【決議】詐欺罪之被害人,於刑事訴訟程序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庭裁定移送民事庭,民事庭如認為被害人未受損害,被告不構成侵權行為者,應以原告之訴為無理由,判決駁回之。不宜認為不合法裁定駁回。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63-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1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66條(57.12.05)
【決議】應於法定期間內為訴訟行為之人,其住、居所或事務所不在法院所在地者,其期間末日之計算,應將應扣除之在途期間與不變期間聯接計算,以其最後一日為期間末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提案】應於法定期間內為訴訟行為之人,其住、居所或事務所不在法院所在地者,其期間之末日應如何計算﹖究須就在途期間及不變期間分別計算其末日,抑應連續計算?
【決議】應於法定期間內為訴訟行為之人,其住、居所或事務所不在法院所在地者,其期間末日之計算,應將應扣除之在途期間與不變期間聯接計算,以其最後一日為期間末日。

回索引〉〉

63-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1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271、306、447條(57.12.05)
【決議】被告未經合法傳喚,法院竟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六條規定,不待其陳述而逕行判決確定之案件,於檢察長提起非常上訴時,參照本院四十一年台非字第四十七號判例所示見解,應認為原判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撤銷其程序。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63-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1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3條(57.12.05)
【決議】刑事案件經各級法院裁判後,如已合法提起上訴或抗告,而卷證在原審法院者,其在原審委任之辯護律師,因研究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問題,向原審法院請求閱卷,或在上級審委任之辯護律師,在卷宗未送上級審法院前,向原審法院請求閱卷時,原審法院為便民起見,當均可准許其閱卷。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63-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1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8條(57.12.05)
【決議】自訴人自訴被告詐欺、背信、侵占三罪,第一審判決被告無罪,自訴人不服,提起第二審上訴。第二審法院撤銷第一審判決,就詐欺部分判處被告罪刑,其餘被訴背信、侵占部分認為不能證明,但與詐欺部分有牽連關係,不另諭知無罪,案經確定。被告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經第二審法院准予開始再審,並判決駁回自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後,自訴人或檢察官得否提起第三審上訴。按自訴人自訴被告詐欺、背信、侵占各罪既有牽連關係,被告對確定判決,雖僅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但基於審判不可分原則,再審法院應就全部事實加以審判。如竟置有牽連關係之背信、侵占部分而不論,因與詐欺罪有牽連關係之背信罪非不得上訴於第三審,當事人自得對該再審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提案】院長交議:自訴人自訴被告詐欺、背信、侵占三罪名,第一審判決無罪。自訴人不服提起第二審上訴,第二審撤銷原判決,就詐欺部分判處罪刑,其餘被訴背信、侵占認為犯罪不能證明。但與詐欺部分有牽連關係,不另為無罪之諭知。案件確定後,被告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第二審准予開始再審,改判上訴駁回。(維持第一審諭知無罪之判決)自訴人或檢察官對該再審判決得否提起第三審之上訴?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自訴人自訴被告詐欺、背信、侵占各罪既有牽連關係,被告雖僅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基於審判不可分原則,再審法院即應就全部加以審判,如竟置背信、侵占部分而不論,因與詐欺有牽連關係之背信罪非不得上訴於第三審,當事人自得提起第三審之上訴。
【乙說】被告僅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背信、侵占部分業已確定,而詐欺罪屬刑法第六十一條第四款之案件,自不得提起第三審之上訴。以上兩說,何者為當? 敬請公決
【決議】自訴人自訴被告詐欺、背信、侵占三罪,第一審判決被告無罪,自訴人不服,提起第二審上訴。第二審法院撤銷第一審判決,就詐欺部分判處被告罪刑,其餘被訴背信、侵占部分認為不能證明,但與詐欺部分有牽連關係,不另諭知無罪,案經確定。被告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經第二審法院准予開始再審,並判決駁回自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後,自訴人或檢察官得否提起第三審上訴。按自訴人自訴被告詐欺、背信、侵占各罪既有牽連關係,被告對確定判決,雖僅就詐欺部分聲請再審,但基於審判不可分原則,再審法院應就全部事實加以審判。如竟置有牽連關係之背信、侵占部分而不論,因與詐欺罪有牽連關係之背信罪非不得上訴於第三審,當事人自得對該再審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同甲說)

回索引〉〉

63-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13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8條(46.06.05)
【決議】強盜而故意殺人者,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僅就強盜設其一部規定(結夥強盜則為同法第八十四條),而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就強劫而故意殺人之全部設其處罰規定,且其處罰後者較前者為重,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論以強劫而故意殺人之結合犯(參看本院五十三年臺上字第九八三號判例)。又非陸海空軍軍人於戰地或○○地區,共同強盜而故意殺人者,應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刑法第二十八條,論以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陸海空軍刑法已修正,懲治盜匪條例亦已廢止。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8條(46.06.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陸海空軍軍人於戰地○○○區域,強盜而故意殺人者,究應適用何法處斷?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強劫而故意殺人,在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固有處罰規定,但非陸海空軍軍人於戰地○○○區域強盜者,依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第九款,應適用同法第八十三條(結夥強盜依同法第八十四條)之規定論處,懲治盜匪條例該條項款之規定,應予停止其適用,陸海空軍刑法關於此項之結合犯,既未設有明文,則強盜而故意殺人,且具有牽連關係者,自應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結夥強盜則依同法第八十四條)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方為適法。
【乙說】強盜而故意殺人者,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僅就強盜設其一部規定(結夥強盜則為同法第八十四條)而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就強劫而故意殺人之全部設其處罰規定,且其處罰後者較前者重,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論以強劫而故意殺人之結合犯(參看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八三號判例)。 以上究以何說為是?敬請公決
【決議】強盜而故意殺人者,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僅就強盜設其一部規定(結夥強盜則為同法第八十四條)而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就強劫而故意殺人之全部設其處罰規定,且其處罰後者較前者為重,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應依懲治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論以強劫而故意殺人之結合犯(參看本院五十三年臺上字第九八三號判例)。又非陸海空軍軍人於戰地或○○地區,共同強盜而故意殺人者,應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條,刑法二十八條,論以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同乙說)

回索引〉〉

63-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11月0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321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309條(57.12.05)
【決議】被告連續竊盜四次計(一)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二)共同普通竊盜,(三)、(四)兩次結夥三人以上竊盜,其判決主文應依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從加重竊盜中,擇一論處。依本題旨,即應於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或「第四款」二者中擇一論處。如第二審判決主文諭知被告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理由又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者,即屬判決違背法令,應將原判決撤銷改判。如理由係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或引用第四款者,祇屬原判決之主文關於論罪之用語不當,可毋庸改判(參照本院民刑庭總會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決議(四)),僅於本院判決理由內予以指正。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321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309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提案】刑一庭提案:被告連續竊盜四次計(一)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二)共同普通竊盜(三)、(四)兩次結夥三人以上竊盜,其判決主文 應如何記載?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被告連續四次竊盜罪刑,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之結果,應以第一次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之罪名為最重,該次僅被告一人,並無共犯,自毋庸於主文內諭知結夥三人以上,意即主文內諭知連續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為已足。
【乙說】被告連續四次竊盜罪刑,其處罰條款不同者,應就其中一次所犯之條款予以論科,其他部分所犯之條款,無再於主文內宣示之餘地(參照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六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五四五號判決),依此標準,則判決主文僅應記載連續結夥三人以上竊盜為已足,其中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夜間侵入住宅」及同條項第二款之「毀越門扇」等,自均無記載之必要。
【丙說】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所列各款,均係同一加重竊盜之罪,其間並無輕重之別,原審判決主文諭知被告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罪,其結果既無不當,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除第三百七十九條情形外,訴訟程序雖係違背法令,而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不得為上訴之理由」之規定,即難謂其於法相違。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被告連續竊盜四次計(一)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二)共同普通竊盜,(三)、(四)兩次結夥三人以上竊盜,其判決主文應依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從加重竊盜中,擇一論處。依本題旨,即應於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或「第四款」二者中擇一論處。如第二審判決主文諭知被告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於夜間侵入住宅毀越門扇竊盜。理由又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者,即屬判決違背法令,應將原判決撤銷改判。如理由係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或引用第四款者,祇屬原判決之主文關於論罪之用語不當,可毋庸改判(參照本院民刑庭總會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決議(四)),僅於本院判決理由內予以指正。 一、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要旨
  連續犯之數行為,其處罰條款不同者,應就其中一行為所犯之條款予以論科,原判決既認上訴人單獨在埠頭行竊,與其共同毀損門鎖夜間侵入住宅行竊,係出於概括之犯意,即應于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或第六款各規定中,擇一論處。 二、本院民刑庭總會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決議(四)。 9.原審判決應否撤銷改判之情形。
  (一)第三審法院認為上訴有理由,且原審判決雖係違背法令,而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為裁判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一款(舊法),應將原審判決中經上訴之部分撤銷,自為判決,但左列情形於判決主旨並無出入,可毋庸改判。
  1.原判決之主文關於論罪之用語不當,而其援用之科刑法條並無錯誤者(如結夥三人以上之強盜已引用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第一項,而主文內僅揭明強盜,又共同殺人已引用刑法第二十八條,而主文僅揭明殺人之類)。
  2.原判決之理由雖漏引相當法條,而與科刑上並無出入者(如漏引刑法第二條第一項、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一條之類)。
  (二)原判決對於從刑或執行刑之諭知係屬不當者,固可祇將該部分之判決撤銷,另行改判,如係原判決漏未諭知者,即應將其全部撤銷改判。否則遇有檢察官或自訴人專對該部分上訴時,第三審之判決主文祇能單獨為從刑或執行刑之諭知,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舊法)之規定勢必無從適用。但併合論罪案件,如他罪未經上訴者,則上訴部分之罪刑及執行雖應撤銷,其未上訴部分之罪刑自不得撤銷改判。
  (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舊法)雖規定上訴有理由者應將原審判決中經上訴之部分撤銷,分別為後四條之判決,但原審判決之違法僅係不應裁判而裁判者(如就未上訴部分予以判決之類),第三審除將原審該部分之判決撤銷外,既不應更為如何之裁判,亦祇以引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舊法)為已足,毋庸再引第三百九十條第一款(舊法)之規定。

回索引〉〉

63-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11月0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7條(58.12.26)
【決議】被告犯罪,本符合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要件,應於裁判時予以減刑,而原確定判決漏未減刑,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褫奪公權一年,最高法院檢察長對該判決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時,除減輕其主刑二分之一外,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規定,應減刑之罪,其褫奪公權,雖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惟仍須受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之限制,其酌減之結果,不得少於一年。又褫奪公權,並無得減至一年未滿之明文,殊不得比附援引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三款但書之規定。(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提案】院長交議:設有被告犯罪,本符合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要件,應於裁判時予以減刑,而原確定判決漏未減刑,判處有期刑徒刑二年,褫奪公權一年,最高法院檢察長對該判決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時,除減輕其主刑二分之一外,其從刑褫奪公權,可否比照主刑減刑二分之一,定為六月?或仍維持原定之一年,不予減短?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明白規定:「應減刑之罪,其褫奪公權,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又有期徒刑遇有減輕時,依刑法第三十三條但書規定,得減至二月未滿,依同一法理,褫奪公權,亦得減至一年未滿,不受同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之限制。本題情形,自應諭知褫奪公權六月。
【乙說】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規定,應減刑之罪,其褫奪公權,雖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惟仍須受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之限制,其酌減之結果,不得少於一年。又褫奪公權,並無得減至一年未滿之明文,殊不得比附援引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三款但書之規定。本題情形,自仍應諭知褫奪公權一年。 上述兩說中,究以何者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被告犯罪,本符合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要件,應於裁判時予以減刑,而原確定判決漏未減刑,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褫奪公權一年,最高法院檢察長對該判決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時,除減輕其主刑二分之一外,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規定,應減刑之罪,其褫奪公權,雖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惟仍須受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之限制,其酌減之結果,不得少於一年。又褫奪公權,並無得減至一年未滿之明文,殊不得比附援引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三款但書之規定。(同乙說)

回索引〉〉

63-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11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139、255、847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0、339條(58.12.26)營業稅法第50條(59.11.28)
【決議】偽造統一發票,進而行使,以逃漏營業稅,圖得財產上不法利益者,營業稅法第五十條既明定:「偽造統一發票或虛設行號以逃漏或幫助他人逃漏營業稅者,處以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依其最低刑及最高刑度之體例觀之,旨在處罰從重,程序求簡,有意別於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一般私文書罪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欺不法利益罪,而將之納入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輕微案件中,藉整稅風,況偽造統一發票,以逃漏營業稅,當然含有偽造私文書及詐欺不法利益之性質,營業稅法第五十條顯係刑法第二百十條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特別規定,且係後兩罪之全部法,不發生想像上數罪競合或牽連犯之問題,祇能論以單純之營業稅法第五十條一罪。如有營業稅法第五十條以外之犯罪行為者,則另當別論。(同乙說)
【註】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施行後,行使偽造統一發票,以逃漏營業稅者,應適用公布在後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且與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偽造私文書罪處斷,不再論以營業法第五十條之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提案】院長交議:偽造統一發票,進而行使,以逃漏營業稅,圖得財產上不法利益者,應如何處斷?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偽造統一發票,即屬偽造私文書,偽造後復持而行使,偽造行為應為行使行為所吸收,成立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同時觸犯營業稅法第五十條之偽造統一發票逃漏營業稅,及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以詐欺得財產上不法利益等罪,並與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乙說】營業稅法第五十條既明定:「偽造統一發票或虛設行號以逃漏或幫助他人逃漏營業稅者,處以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依其最低及最高刑度之體例觀之,旨在處罰從重,程序求簡,有意別於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一般私文書罪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欺不法利益罪,而將之納入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輕微案件中,藉整稅風,況偽造統一發票,以逃漏營業稅,當然含有偽造私文書及詐欺不法利益之性質,營業稅法第五十條顯係刑法第二百十條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特別規定,且係後兩罪之全部法,不發生想像上數罪競合或牽連犯之問題,祇能論以單純之營業稅法第五十條一罪。 究以何說為妥?請公決
【決議】偽造統一發票,進而行使,以逃漏營業稅,圖得財產上不法利益者,營業稅法第五十條既明定:「偽造統一發票或虛設行號以逃漏或幫助他人逃漏營業稅者,處以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依其最低刑及最高刑度之體例觀之,旨在處罰從重,程序求簡,有意別於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一般私文書罪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欺不法利益罪,而將之納入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輕微案件中,藉整稅風,況偽造統一發票,以逃漏營業稅,當然含有偽造私文書及詐欺不法利益之性質,營業稅法第五十條顯係刑法第二百十條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特別規定,且係後兩罪之全部法,不發生想像上數罪競合或牽連犯之問題,祇能論以單純之營業稅法第五十條一罪。如有營業稅法第五十條以外之犯罪行為者,則另當別論。(同乙說)
【註】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施行後,行使偽造統一發票,以逃漏營業稅者,應適用公布在後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且與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偽造私文書罪處斷,不再論以營業法第五十條之罪。

回索引〉〉

63-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11月0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42條(58.12.26)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2、12條(62.08.17)
【決議】採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係農會職員,因○○○鄉公所之委託,承辦平糶貧戶食米業務,某甲奉派主辦此項業務,依台灣省平糶貧戶食米辦○○○鄉公所調查貧戶戶數,由農會印製平糶貧戶食米購買單正副○○○鄉公所核對加蓋印信後,將正本交由貧戶作為購買平糶米之憑證,副本則交由農會作為平糶食米之依據。某甲因其友某?(非貧戶)經商失敗,經濟困難,為圖利某乙,盜用貧戶印章,蓋於該食米購買單副本上,將虛列之平糶米交由某乙購買,轉售糧商某丙,得食米時價差額之不法利益新台幣八千元,情節輕微。關於某甲意圖某乙得不法利益部分,應如何處斷?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某甲雖為農會職員○○○鄉公所之委託代辦貧戶平糶食米,係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後段規定,自有該條例之適用,又其使某乙所得利益在銀元三千元以下,情節輕微,依同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論處。
【乙說】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必以「有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存在為前提,如無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之存在,自無該條項之適用,而仍應依該條例處斷。某甲既係僅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而非刑法上之公務員,縱令某乙所得利益在銀元三千元以下,情節輕微,仍不得依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論處(因刑法並無類似該條例第二段後段規定),應依該條例第六條第三款規定處斷。
【丙說】某甲係農會職○○○鄉公所之委託代辦貧戶平糶食米○○○鄉公所處理事務,其意圖為某乙不法之利益,違背其任務,將應由貧戶購買之平糶米,使某乙冒貧戶之名義購買○○○鄉公所受食米時價差額之損害,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後段第十二條第一項,應依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論處(因某甲非刑法上之公務員,不能構成刑法上之瀆職罪)。 上究以何說為宜?敬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63-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3年11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89、95、849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0、215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提案】院長交議:被告○○○鄉農會職員,因該○○○鄉公所之委託,承辦平糶貧戶食米業務,某甲奉派在該農會主辦平糶米業務,依台灣省平糶貧戶食米辦○○○鄉公所調查貧戶戶數,由平糶機構印製平糶食米購買單,正副本各一份,編列號碼填明貧戶姓名,住址及平糶食米數量等○○○鄉公所核對加蓋印信後,將正本交由貧戶為購買平糶米之憑證,副本則交由平糶機構作為平糶食米之依據,某甲明知其友某乙並非貧戶,為圖利某乙連續○○○區內貧戶戶長四十餘人之印章,蓋於貧戶食米購買單副本上,並虛偽登載配售之時間及數量,而實際各貧戶並未購買該平糶米,某甲乃將該虛列之平糶米前後三次,每次二千公斤,交由某乙購買,足以生損害於貧戶等四十餘人,關於某甲在平糶貧戶食米購買單副本上為虛偽之記載部分,應如何處斷?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犯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之罪者,始得依該條例處斷,此觀同條例第二段後段規定甚明,如其因承辦受公務機關委託之公務,而犯偽造文書者,該條例並無應以公務員論之明文,又農會職員復非刑法第十條第二項所稱之公務員(參照本院四十三年台非字第五五號判例),且刑法第二百十三條之罪,係因「公務員」身分而成立,則本件被告某甲(農會職員)於平糶貧戶食米購買單副本上為虛偽之記載,自難論以刑法第二百十三條之罪。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七三七號判例,固係指偽造農戶領肥清冊暨稻作肥料切結書而言,惟本件被告某甲,盜用貧戶印章,蓋於該購買單副本上,虛偽記載配售之時間及數量,如係表示貧戶領米收據者,參考該判例意旨,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條之罪。如非表示貧戶領米之收據,而係農會職員,明知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其業務上作成之文書者,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五條之罪。
【乙說】按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即係公務員,不以受政府委任者為限(參照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三七○二號判例)。本件被告某○○○鄉農會職○○○鄉公所依台灣省平糶貧戶食米辦法之規定,委託某甲承辦平糶貧戶食米業務,依據上開判例意旨,某甲自受託辦理平糶米時係公務員,而其為圖利某乙,連續○○○區內貧戶戶長四十餘人之印章蓋於貧戶食米購買單副本上,並虛偽登載酌售之時間及數量,而實際各貧戶並未購買該平糶米,乃某甲將該虛列之平糶米前後三次交由某乙購買,顯係犯刑法第二百十三條公務員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職務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他人之罪。 究竟何說為適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3-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七)【會議日期】民國63年11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89、101、851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0、220條(58.12.26)
【決議】汽車引擎上之號碼,係表示製造工廠及出廠時期之標誌,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以私文書論,且偽刻引擎號碼,足以生損害於公路主管機關之管理及製造廠商之信譽,自應論以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私文書罪。(某甲行為如構成行政犯行,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規定處以罰鍰者,亦不妨礙其刑事責任之成立)。(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9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所有之汽車,因原有引擎損壞,購買另一引擎,磨去引擎號碼,雕刻汽車執照上所載原引擎號碼,配裝於該汽車者,應如何處斷? 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汽車引擎上之號碼,係表示製造工廠及出廠時期之標誌,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以私文書論,且偽刻引擎號碼,足以生損害於公路主管機關之管理及製造廠商之信譽,自應論以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私文書罪。
【乙說】私自磨毀引擎號碼,或改刻與原號碼模型不符者,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應處以汽車所有人罰鍰。在新引擎上雕刻原引擎號碼,似屬改刻與原號碼模型不符之行為,應係上開條款所定行政罰之範疇,不構成刑事責任問題。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汽車引擎上之號碼,係表示製造工廠及出廠時期之標誌,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以私文書論,且偽刻引擎號碼,足以生損害於公路主管機關之管理及製造廠商之信譽,自應論以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私文書罪。(某甲行為如構成行政犯行,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規定處以罰鍰者,亦不妨礙其刑事責任之成立)。(同甲說)

63-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17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144、340、852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49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232條(57.12.05)
【決議】贓物罪乃妨害財產犯罪之一獨立罪,被害人之財產遭他人之不法侵害,原得依法請求回復其物,但因贓物犯之參與,致被害人之回復請求權發生困難,是以贓物罪之行為,亦應認為對他人財產之侵害。故關於贓物罪被害人向檢察官之申告,應認為告訴。(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8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贓物罪被害人向檢察官之申告,有主告發說者,有主告訴說者,兩說如下:
【討論意見】
【甲說】主告發說者,謂竊盜犯為直接不法侵害人之財產權,贓物犯則為間接侵害人之財產權,告訴人以直接被侵害者為限,故申告贓物罪係居於告發人地位,而非居於告訴人之地位。
【乙說】主告訴說者,謂贓物罪乃妨害財產犯罪之一獨立罪,被害人之財產遭他人之不法侵害,原得依法請求回復其物,但因贓物犯之參與,致被害人之回復請求權發生困難,是以贓物罪之行為,亦應認為對他人財產之侵害。 以上兩說,究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贓物罪乃妨害財產犯罪之一獨立罪,被害人之財產遭他人之不法侵害,原得依法請求回復其物,但因贓物犯之參與,致被害人之回復請求權發生困難,是以贓物罪之行為,亦應認為對他人財產之侵害。故關於贓物罪被害人向檢察官之申告,應認為告訴。(同乙說)

回索引〉〉

民國64年(20)

64-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2月04日

【相關法條】森林法第51條(61.05.27)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39頁
【提案】院長交議:於保安林內擅自墾植或設置工作物者,如不予加重其刑時,應否仍於主文內表明「於保安林內」字樣,並引森林法第四十九條第三項(舊法)?有下列各說:
【討論意見】
【甲說】森林法第四十九條第三項(舊法)雖規定「得加重」,不予加重亦非違法,但通常引用該條項時係予加重,如不予加重其刑時,主文內自不應表明「於保安林內」字樣,亦不應引該條項。
【乙說】於保安林內擅自墾植或設置工作物者,森林法第四十九條第三項(舊法)既有處罰之特別規定,自應優先於同條第二項而適用之,故無論是否加重其刑,主文內應表明「於保安林內」字樣,並引同條第三項(舊法),此與連續犯未加重其刑時,仍應於主文內表明「連續」字樣,並引刑法第五十六條,其理正同。 以上究採何說為宜?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4-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4月2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
【決議】自訴案件之判決書未送達於檢察官,以致檢察官喪失對於自訴判決得獨立上訴之機會,固為書記官送達之程序不合法。但此為判決以後之程序,此項程序之違誤,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自難執為非常上訴之理由。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0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甲以被告乙、丙、丁、戊成犯有誣告罪嫌,提起自訴,經第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乙、丙、丁部分無罪,被告戊部分自訴不受理,甲不服提起第二審上訴,經第二審法院判決上訴駁回,甲復提起第三審上訴,而第三審法院仍將上訴駁回,檢察長以第一、第二審法院,均未將該案判決書送達於該管檢察官,第三審法院仍就實體上裁判,將上訴駁回,致該管檢察官對於該案之判決失去得獨立上訴之機會,自屬違背法令,對第三審判決,提起非常上訴,是否有理由?應為如何之判決?有子、丑兩說:
【討論意見】
【子說】自訴案件之判決書,並應送達於該管檢察官,檢察官對於自訴案件之判決,得獨立上訴,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四十七條設有明文。第一、二審判決書未送達於該管檢察官,第三審法院亦未令其補送,即就實體上裁判,駁回上訴,致檢察官對於該案件失去得獨立上訴之機會,其踐行之訴訟程序,顯屬違背法令,非常上訴為有理由,應將原審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丑說】按提起非常上訴,以對於確定判決為限,此觀於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一條規定甚明。本件第二審判決書既未送達於該院檢察官,上訴期間猶未開始起算,就檢察官言,該案尚未確定,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上訴無理由,應予駁回。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是?提請公決
【決議】自訴案件之判決書未送達於檢察官,以致檢察官喪失對於自訴判決得獨立上訴之機會,固為書記官送達之程序不合法。但此為判決以後之程序,此項程序之違誤,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自難執為非常上訴之理由。

回索引〉〉

64-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戰時交通電業設備及器材防護條例第2條(49.04.25)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院長交議:車輛是否屬於戰時交通電業設備及器材防護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所指之交通設備及器材?又竊取汽車及其機件者,應否依該條例第十四條予以處罰?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戰時交通電業設備及器材防護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所稱之交通設備及器材,依該條款文義解釋,車輛並非交通設備及器材,竊取汽車及其機件者,自不能適用該條例予以處罰。
【乙說】依司法院院解字第三七一五號認為火車頭及車身之零件鐵板屬於交通設備及器材,則車輛似亦應認為交通設備及器材,又交通部五十年五月二十七日交參(五○)字第三八四七號令公告之重要交通設備及器材項目表第二節公路部門所定車輛種類、大客車、旅行車、普通卡車、牽引車、機器腳踏車等均包括在內,但不負公共運輸責任之機關、學校、團體及私人所有之車輛,不適用該條例之部規定。
【丙說】所謂「公共運輸」僅係該條例之子法即實施辦法第二十二條之規定,該條例本身並無「公共運輸」之規定,實施辦法所訂公共運輸顯超出母法授權之範圍,不能作為應否科處刑罰之依據,交通部既公告車輛亦為重要交通設備及器材,自不必以其是否負公共運輸責任而有不同。 以上各說,應以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4-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303條(57.12.05)
【決議】被告先後犯竊盜及搶劫兩罪,經檢察官先後提起公訴,法院就該兩罪審理結果,如認係搶劫罪之連續犯者,應分別裁判,對檢察官之先一起訴,應為實體裁判,對後一起訴,應另為不受理之判決。如下級審法院僅為一實體裁判者,對於後訴雖漏未為不受理之判決,但上級審法院就漏判部分,亦無從予以糾正,僅得於理由中予以指示。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院長交議:被告先後犯竊盜及搶劫兩罪,經檢察官先後提起公訴,法院就該兩罪審理結果,如認係搶劫罪之連續犯者,對檢察官之後一起訴,應否另為不受理之判決?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連續犯係裁判上一罪,檢察官就其一部起訴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七條規定,起訴之效力,及於連續犯犯罪事實之全部,對於未起訴之其他部分,祇函請法院併案審判為已足,不得再就其他部分起訴(參照二十六年渝上字第一三五號、二十七年上字第二八五一號判例及院字第一六六八號解釋),如重行起訴,法院應依同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另為不受理之判決(參見院字第二一○五號解釋)。至於二十八年上字第三五九號判例,係指檢察官就連續犯之全部,為一次之起訴,而認其中一部分不應論罪之情形而言,與本題係就連續犯為兩次之起訴,且全部均應論罪者,有所不同,自難予以援用。
【乙說】連續犯罪係裁判上一罪,先後起訴之事實,如合併審理,對後之起訴,毋庸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在判決主文另為不受理之諭知(參見二十八年上字第三五九號判例),否則裁判上一罪,即有兩個主文,故祇能在理由中,加以說明。 以上兩說,何者為當? 提請公決
【決議】被告先後犯竊盜及搶劫兩罪,經檢察官先後提起公訴,法院就該兩罪審理結果,如認係搶劫罪之連續犯者,應分別裁判,對檢察官之先一起訴,應為實體裁判,對後一起訴,應另為不受理之判決。如下級審法院僅為一實體裁判者,對於後訴雖漏未為不受理之判決,但上級審法院就漏判部分,亦無從予以糾正,僅得於理由中予以指示。

回索引〉〉

64-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5、365條(57.12.05)
【決議】被告法定代理人之獨立上訴權是否存在,應以上訴時為準。其法定代理人合法上訴後,縱令死亡,並不影響其上訴之效力,第二審法院仍應予以裁判。又被告之父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後死亡,刑事訴訟法並無得由其他法定代理人承受訴訟之規定。而同法第三百四十五條之獨立上訴權,係以被告之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之名義行之,與同法第三百四十六條所定原審代理人或辯護人之上訴,係以被告名義行之者迥異。故不得命被告之母或監護人承受訴訟,亦不能視被告為上訴人。況審判期日被告如已到庭,僅獨立上訴人未到庭者,實務上既不待上訴人陳述上訴要旨,得依法判決。獨立上訴人死亡時,更無法命其陳述上訴之要旨,自得依法判決。(同戊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院長交議:被告係限制行為能力人,第一審判決後,被告並未上訴,惟被告之父,以法定代理人之資格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不久被告之父死亡,第二審法院無從命被告之父陳述上訴要旨,審判期日僅通知檢察官並傳喚被告到庭審理,第二審檢察官以審判期日未經上訴人陳述上訴述要旨,指摘第二審判決違法,提起第三審上訴者,其上訴有無理由?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審判長依第九十四條訊問被告後,應命上訴人陳述上訴之要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五條定有明文。審判長如未命上訴人陳述其上訴要旨,而上訴人亦未自行陳述者,其上訴範圍自無從斷定,與言詞審理之要求未能適合,其判決即屬違背法令。被告之父為被告之利益提起上訴後即死亡,如無人到庭陳述上訴要旨,案件勢將無法進行,應由被告之母或民法第一千零九十四條之監護人承受訴訟,命承受訴訟之人陳述上訴要旨,否則第二審判決為違法,應認為第三審上訴有理由,將第二審判決撤銷,發回原審法院。
【乙說】被告之法定代理人,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五條規定提起上訴,係為被告而上訴,如撤回上訴,依同法第三百五十五條規定,非得被告之同意,不得為之。被告之父提起上訴後死亡者,為免訴訟程序無法進行,應視被告為上訴人,命其陳述上訴之要旨,否則第二審判決為違背法令,應認為第三審上訴有理由,將第二審判決撤銷,發回原審法院。
【丙說】被告之法定代理人得為被告之利益,行使其獨立上訴權,應以其法定代理人之身份存在為前提,被告之父提起上訴後死亡者,法定代理人之身份既不存在,其獨立上訴權亦喪失,第二審法院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七條前段規定,從程式上駁回上訴,竟從實體上判決,自屬違法,應將第二審判決撤銷,發回原審法院。 丁說:被告之父提起上訴後死亡者,其上訴人之主體顯已消滅,如檢察官及被告並未上訴,即無上訴人存在,應視為終結其訴訟,無庸加以裁判,第二審法院竟予以裁判,自係違法,應認檢察官之第三審上訴為有理由,惟祇得將第二審判決撤銷即可。
【戊說】被告法定代理人之獨立上訴權是否存在,應以上訴時為準,其法定代理人合法上訴後,縱令死亡,並不影響其上訴之效力,第二審法院仍應予以裁判。又被告之父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後死亡,刑事訴訟法並無得由其他法定代理人承受訴訟之規定,而同法第三百四十五條之獨立上訴權,係以被告之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之名義行之,與同法第三百四十六條所定原審代理人或辯護人之上訴,係以被告名義行之者迥異,故不得命被告之母或監護人承受訴訟,亦不能視被告為上訴人。況審判期日被告如已到庭,僅獨立上訴人未到庭者,實務上既不待上訴人陳述上訴要旨,得依法判決,獨立上訴人死亡時,更無法命其陳述上訴之要旨,基於同一法理,似不必陳述上訴要旨,得依法判決。本題情形,應認檢察官之第三審上訴為無理由,予以駁回。 以上各說,何者為是?敬請公決
【決議】被告法定代理人之獨立上訴權是否存在,應以上訴時為準。其法定代理人合法上訴後,縱令死亡,並不影響其上訴之效力,第二審法院仍應予以裁判。又被告之父為被告之利益獨立上訴後死亡,刑事訴訟法並無得由其他法定代理人承受訴訟之規定。而同法第三百四十五條之獨立上訴權,係以被告之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之名義行之,與同法第三百四十六條所定原審代理人或辯護人之上訴,係以被告名義行之者迥異。故不得命被告之母或監護人承受訴訟,亦不能視被告為上訴人。況審判期日被告如已到庭,僅獨立上訴人未到庭者,實務上既不待上訴人陳述上訴要旨,得依法判決。獨立上訴人死亡時,更無法命其陳述上訴之要旨,自得依法判決。(同戊說)

回索引〉〉

64-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1、212、220、339條(58.12.26)
【決議】被告向人購買美軍軍用機車一輛,因該機車所懸掛「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非本國人民所可使用,乃將該「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變造為「四一○二一六」號,並另偽造「一五、六一─六三,一五五六八○」號機車牌照一枚,以之懸掛於該機車上使用,逃漏使用牌照稅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足以生損害於公眾,如偽造車輛牌照(包括號牌及行車執照,兩者通稱為車輛牌照)者,應依刑法第二百十二條論以偽造許可證罪。如偽造使用牌照稅稅牌,逃漏使用牌照稅,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者,則犯刑法第二百二十條、第二百十一條之偽造準公文書罪,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欺不法利益罪,依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註】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施行以後,凡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任何稅捐,其逃漏稅捐部分均一律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論罪,不再論以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取財產上不法利益罪。(參照六十九年六月三日、六十九年度第十一次刑事庭會議決定)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1、212、220、339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刑二庭提案:被告向人購買美軍軍用機車一輛,因該機車所懸掛「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非本國人民所可使用,乃將該「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變造為「四一○二一六」號,並另偽造「一五、六一-六三,一五五六八○」號機車牌照一枚,以之懸掛於該機車上使用,逃漏使用牌照稅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應構成何種罪名?有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查機車牌照乃政府主管機關依法製作發給,機車懸掛牌照者,即表示該車已經合法納稅,與屠宰之豬隻加蓋稅戳以示納稅之情形相同。被告偽造「一五、六一-六三,一五五六八○」號機車牌照,又將「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變造為「四一○二一六」號,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條,即係偽造公文書,其所犯偽造公文書及變造公文書二罪,罪質相同,應論以偽造公文書一罪,其懸掛後在公路上行駛,已達於行使程度,應論以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又其偽造機車牌照藉免繳納稅金,而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並有觸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詐欺之罪,與其所犯偽造文書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乙說】查汽車牌照包括號牌及行車執照,為行車之許可憑證,由汽車所有人向公路監理機關申請登記,檢驗合格後發給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十二條,定有明文。況號牌僅有汽車之號碼,非若屠宰稅驗印戳,尚刻有某某稅捐稽徵處驗印訖及年月日,可以文字符號用以表示完稅之證明偽造者迥異,似應依刑法第二百十二條論以偽造許可證罪,其懸掛後在公路上行駛,應論以行使偽造許可證罪,又其偽造機車牌照藉免繳納使用牌照稅,而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並有觸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詐欺之罪,與其所犯行使偽造許可證罪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被告向人購買美軍軍用機車一輛,因該機車所懸掛「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非本國人民所可使用,乃將該「協○二一六」號機車牌照,變造為「四一○二一六」號,並另偽造「一五、六一│六三,一五五六八○」號機車牌照一枚,以之懸掛於該機車上使用,逃漏使用牌照稅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足以生損害於公眾,如偽造車輛牌照(包括號牌及行車執照,兩者通稱為車輛牌照)者,應依刑法第二百十二條論以偽造許可證罪。如偽造使用牌照稅稅牌,逃漏使用牌照稅,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者,則犯刑法第二百二十條、第二百十一條之偽造準公文書罪,及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欺不法利益罪,依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註】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施行以後,凡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任何稅捐,均一律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論罪。(六十九年六月三日、六十九年度第十一次刑事庭會議決定)

64-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5、216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二百十五條所謂「業務上作成之文書」以文書之作成與其業務有密切關係,非執行業務即不能作成該文書者,始屬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四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所列各類汽車應依規定加漆之標識,並非各該類汽車所有人因執行業務始能作成之文書,與「業務上作成之文書」涵義有別,且與本院六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刑事庭會議決議:關於原有引擎損壞,購用新引擎,磨去新引擎號碼,雕刻汽車執照上所載原引擎號碼,應論以偽造私文書罪之情形不同。倘大型貨車所有人明知其貨車載重量經監理機關核定為十四噸,乃為便於超載,竟擅自噴漆為十六噸,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三款科處罰鍰,並責令改正之規定辦理,不能論以刑法第二百十五條、第二百十六條之罪責。(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院長交議:設有某甲所有大型貨車一輛,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在其車門或顯著位置加漆經監理機關核定之總重量,某甲明知該貨車載重總重量為十四噸,應在車門噴漆為十四噸(規定由車輛所有人自行噴漆)乃為便於超載,竟改噴十六噸,某甲應否負刑法上第二百十五條偽造文書刑責?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查某甲明知該貨車核准載重總重量為十四噸,業務上應在卡車噴漆十四噸,乃為便於超載,竟改噴十六噸,逃避監理機關取締超載,自足以生損害於監理機關及公眾交通安全,應負刑法第二百十五條、第二百十六條行使偽造文書罪責。
【乙說】按刑法第二百十五條所謂「業務上作成之文書」當指文書之作成與其業務有密切關係,非執行業務即不能作成該文書者,始屬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四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所列各類汽車應依規定加漆之標識,並非各該類汽車所有人因執行業務始能作成之文書,與「業務上作成之文書」涵義有別,且與本院六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關於原有引擎損壞,購用新引擎,磨去新引擎號碼,雕刻汽車執照上所載原引擎號碼,應論以偽造私文書罪之情形不同。倘擅自塗改所漆之標識(如總重量等),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三款科處罰鍰,並責令改正之規定辦理,不能論以刑法第二百十五條、第二百十六條之罪責。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二百十五條所謂「業務上作成之文書」以文書之作成與其業務有密切關係,非執行業務即不能作成該文書者,始屬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四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所列各類汽車應依規定加漆之標識,並非各該類汽車所有人因執行業務始能作成之文書,與「業務上作成之文書」涵義有別,且與本院六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刑事庭會議決議:關於原有引擎損壞,購用新引擎,磨去新引擎號碼,雕刻汽車執照上所載原引擎號碼,應論以偽造私文書罪之情形不同。倘大型貨車所有人明知其貨車載重量經監理機關核定為十四噸,乃為便於超載,竟擅自噴漆為十六噸,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三款科處罰鍰,並責令改正之規定辦理,不能論以刑法第二百十五條、第二百十六條之罪責。(同乙說)

回索引〉〉

64-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8、397條(57.12.05)
【決議】裁判上一罪案件,經第二審法院就構成犯罪部分,為有罪之判決,就不構成犯罪部分,因審判不可分關係,僅於判決理由中說明,不在主文另為無罪之諭知。如被告為其利益上訴,第三審法院認為上訴有理由者: 一、第三審判決主文應記載「原判決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於理由載明原判決認為無罪部分,因與發回部分有審判不可分關係,一併發回更審。(同甲說) 二、受發回之第二審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應就全部事實重為審判(參看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一二五六號,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三八二號判例)。(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院長交議:裁判上一罪案件,經第二審法院就構成犯罪部分,為有罪之判決,就不構成犯罪部分,因審判不可分關係,僅於判決理由中說明,不在主文另為無罪之諭知。如被告為其利益上訴,第三審法院認為上訴有理由者,主文及理由如何記載?第二審法院更審之範圍如何?有下列諸說: 一、第三審判決之主文及理由如何記載部分:
【甲說】判決主文記載「原判決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於理由載明原判決認為無罪部分,因與發回部分有審判不可分關係,一併發回更審。
【乙說】判決主文記載「原判決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於理由僅記明有罪部分之發回理由,就無罪部分不予論列。
【丙說】判決主文記載「原判決關於有罪部分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於理由敘明該無罪部分業經原判決認與本件為裁判上之一罪,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在卷,該部分未經檢察官提起上訴,即已確定,應不置論。 二、第二審法院更審範圍部分:
【甲說】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應就全部事實重為審判(參見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一二五六號,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三八二號判例)。
【乙說】被告僅為其利益就第二審宣告有罪部分,不服提起上訴,就無罪部分,雖因裁判上一罪,未由第二審判決另為無罪之諭知,惟該部分判決既未據檢察官不服提起上訴,該無罪部分,既已確定,不能再加以審理,應僅以上究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裁判上一罪案件,經第二審法院就構成犯罪部分,為有罪之判決,就不構成犯罪部分,因審判不可分關係,僅於判決理由中說明,不在主文另為無罪之諭知。如被告為其利益上訴,第三審法院認為上訴有理由者:
  一、第三審判決主文應記載「原判決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於理由載明原判決認為無罪部分,因與發回部分有審判不可分關係,一併發回更審。(同甲說)
  二、受發回之第二審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應就全部事實重為審判(參看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一二五六號,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三八二號判例)。(同甲說)

回索引〉〉

64-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七)【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34、339條(58.12.26)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12條(62.08.17)
【決議】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之「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雖屬圖利之一種,但既有該條款之特別規定,自無適用概括規定之同條例第六條第三、四款圖利罪之餘地。被告犯該條例第五條第二款之罪,情節輕微,而其所得財物在銀元三千元以下者,依同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應適用較輕處罰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論罪科刑。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已修正。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34、339條(58.12.26)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12條(62.08.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0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被告犯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之「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情節輕微,而其所得財物在銀元三千元以下者,究應適用刑法之何一條文處罰?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之「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雖屬圖利之一種,但既有該條款之特別規定,自無適用概括規定之同條例第六條第三、四款圖利罪之餘地。被告犯該條例第五條第二款之罪,情節輕微,而其所得財物在銀元三千元以下者,依同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應適用較輕處罰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論罪科刑。
【乙說】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之非純粹瀆職罪,須公務員以故意犯瀆職罪章以外之罪者,始有其適用,如犯瀆職罪章之罪者,則無適用該條之餘地,被告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欺取物,亦屬圖利之一種,因其情節輕微,而其所得財物銀元三千元以下,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時,自應適用瀆職罪章概括規定之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圖利罪,予以論罪科刑。 以上究採何說為宜? 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4-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21條(58.12.26)
【決議】按門鎖為安全設備之一種(參照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被告毀壞門鎖行竊,自應論以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之毀壞安全設備竊盜罪。惟此處所謂門鎖,係指附加於門上之鎖而言,至毀壞構成門之一部之鎖(如司畢靈鎖),則應認為毀壞門扇。(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9頁
【提案】院長交議:被告於白天毀壞門鎖入室而竊盜,關於竊盜部分,應論以何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門鎖為安全設備之一種(參照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被告毀壞門鎖行竊,自應論以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之毀壞安全設備竊盜罪。
【乙說】查門扇之本身即為防閑而設,故附於門上之扣鎖等物,為門之附屬物,並非安全設備(參照本院二十一年上字第二五八號及三十一年上字第四八一號判例),被告毀壞門鎖竊盜,應論以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一項之普通竊盜罪。至於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係編列在刑法第五十六條,並未列入同法第三百二十一條,似難予以援用。以上兩說,究採何說為妥?請公決
【決議】按門鎖為安全設備之一種(參照本院三十二年上字第五八九號判例),被告毀壞門鎖行竊,自應論以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之毀壞安全設備竊盜罪。惟此處所謂門鎖,係指附加於門上之鎖而言,至毀壞構成門之一部之鎖(如司畢靈鎖),則應認為毀壞門扇。(同甲說)

回索引〉〉

64-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0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9頁
【提案】院長交議:盜用印章在支票背面偽造背書,究應適用刑法何項法條處斷?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偽造支票背書,在票據法上係表示對支票負擔保責任之意思,為法律規定之文書,並非依習慣表示一定用意之證明,故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私文書罪。
【乙說】偽造支票背書,依習慣係表示對支票負擔保責任之意思,故應成立同法第二百二十條、第二百十條之偽造準私文書罪。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4-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15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57.12.05)
【決議】採乙說。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四款之因判決所載理由矛盾,應屬判決違背法令,而非訴訟程序違背法令。原確定判決於理由謂賭具係供犯罪所用之物,且屬被告所有,依法宣告沒收,但主文並未為沒收之宣告,理由內亦未引用應適用之法條,顯屬判決所載理由矛盾。惟原判決未為沒收之宣告,尚非不利於被告,似應依同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前段規定,諭知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決議彙編第六八八、八○二、一○六四頁)【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7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加註:應注意本院九十七年九月二日九十七年度第四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壹之五。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9頁
【提案】院長交議: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長以:原確定判決理由內已敘明「扣案之天九牌三十二張,係供犯罪所用之物,且屬被告所有,依法宣告沒收」,竟未於理由欄引用所應適用之法條,主文欄又未為沒收之諭知,判決所載理由顯有矛盾,提起非常上訴,本院應如何裁判?有下列各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四款之所謂判決違法,必須因理由矛盾而適用法令違誤者,方為適合。原確定判決,對於賭具既未在主文內宣告沒收,又未於理由內引用應適用之法條,則其理由雖屬矛盾,但其並未適用法令違誤之情形,似應依同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諭知原審關於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乙說】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四款之因判決所載理由矛盾,應屬判決違背法令,而非訴訟程序違背法令。原確定判決於理由謂賭具係供犯罪所用之物,且屬被告所有,依法宣告沒收,但主文並未為沒收之宣告,理由內亦未引用應適用之法條,顯屬判決所載理由矛盾。惟原判決未為沒收之宣告,尚非不利於被告,似應依同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前段規定,諭知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以上究採何說為宜?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4-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15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67條(57.12.05)
【決議】原第二審法院誤認被告合法上訴為不合法,而判決上訴駁回,此種程序上之判決,本不發生實質的確定力,既發見其上訴為合法,原第二審法院自應仍就其合法上訴進而為實體上之裁判。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五號解釋係指誤為實體上之判決而言,與本例屬程序上之判決者有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1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49頁
【提案】院長交議: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長以:原第二審法院之確定判決,誤認被告合法上訴為不合法,而判決上訴駁回,認為違法,提起非常上訴者。本院應如何裁判?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諭知原判決撤銷。 查誤合法上訴為逾期,以判決駁回,此種程序上之判決,本不發生實質的確定力,被告在第二審之上訴並不因而失效。本題情形,即應由本院諭知原判決撤銷,一經撤銷,當然即恢復未判決前之狀態,第二審法院自應就其合法之上訴,進而繼續為實體之裁判,似毋庸同時諭知「由原審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一六○三號解釋,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及民刑庭總會五十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決議)。
【乙說】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及第二項規定,諭知原判決撤銷,由原審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查誤認被告合法上訴為不合法,而判決上訴駁回,既未經為實體之判決,似影響被告審級之利益。又此種判決,既具有判決之形式,得依非常上訴程序辦理(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五號解釋),為維持被告審級利益,似應將原判決撤銷,由原審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其效力始能及於被告(同法第四百四十八條)。至於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及五十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決議,係就上訴審程序所為之判例或決議,司法院二十五年院字第一六○三號解釋係對於第二審誤為不受理之判決,所為之解釋,與本題情形有別,似難予援用。 以上兩說,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原第二審法院誤認被告合法上訴為不合法,而判決上訴駁回,此種程序上之判決,本不發生實質的確定力,既發見其上訴為合法,原第二審法院自應仍就其合法上訴進而為實體上之裁判。不得提起非常上訴。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五號解釋係指誤為實體上之判決而言,與本例屬程序上之判決者有別。

64-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2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47條(58.12.26)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3頁
【提案】院長交議: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而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以下簡稱本條例)減刑,並經執行完畢或受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再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應撤銷其減刑裁判者,其再犯之罪應否視為累犯?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查刑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或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所規定撤銷減刑部分之裁判仍執行原宣告刑之要件,與刑法第四十七條所規定構成累犯之要件相同,同條例第十三條既未明文排除刑法第四十七條適用,其再犯之罪即應依累犯論處。
【乙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而依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減刑,並經執行完畢或受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再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依同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應撤銷其減刑部分之裁判,仍執行原宣告刑。此項減刑裁判之撤銷,乃係必撤銷,法院並無斟酌之權。減刑部分之裁判既必須撤銷而仍應執行原宣告刑,其原宣告刑難謂已執行完畢或赦免(減刑已撤銷原減刑處分已不存在),與累犯加重要件實質上即不相合,應不得依刑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以累犯論處。 以上兩說,應以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4-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29日

【決議】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而撤銷第二審判決自行判決時,其改判之主文第二項應如下例,記載為「○○○結夥三人以上竊盜,處有期徒刑貳年,減為有期徒刑壹年」,結論所引法條(以結夥三人以上竊盜為例)為「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一項第二款乙類(三)、第四條第二項、第六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3頁

64-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2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97、398條(57.12.05)
【決議】上訴人提起第三審上訴所指摘之事項,雖無理由,惟其犯罪行為在中華民國六十四年四月十六日以前,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規定應在減刑之列者,既應將原審判決撤銷自行改判,當仍應認為上訴有理由,結論除引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三款外,並引同法第三百九十七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3頁

64-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6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9月23日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4頁
【提案】院長交議:受刑人主刑執行完畢後,其從刑褫奪公權部分,可否單獨聲請減刑?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十二條規定:「依本條例應減刑之罪,其褫奪公權,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其審酌後之期間不得少於一年」。足見褫奪公權為從刑,須隨其所宣告之主刑為移轉,凡屬應依該條例減輕主刑之案件,其褫奪公權部分,自不得單獨予以核減,應不發生聲請減刑之問題。
【乙說】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七條:「依本條例應減刑之罪,已經判決確定尚未執行完畢者,由檢察官、軍事檢察官或應減刑之人犯,聲請最後審理事實之法院或軍事機裁定之。‧‧‧」之規定,其所謂「尚未執行完畢者」並不限於主刑,從刑褫奪公權部分尚未執行完畢者,亦包括在內,始符立法加惠受刑人之德意,況主刑與從刑不可分之原則,乃裁判時之原則,非執行時之原則,基於上述規定,主刑已執行完畢,而從刑之褫奪公權期間尚未屆滿者,對褫奪公權部分,自得單獨聲請減刑。 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4-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6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4年09月2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9、406條(57.12.05)
【決議】關於不變期間之計算,當事人郵遞上訴或抗告等書狀者,應以書狀到達法院之日為提出於法院之日,前經本院五十年台抗字第三一一號著有民事判例,並於六十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有案,刑事訴訟案件亦應採同一見解,以期一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4頁

64-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12月23日

【相關法條】森林法第52條(61.05.27)
【決議】參照森林法第二條,台灣省國有森林用地出租造林辦法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一款○○○區國有林產物處分規則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各規定應採丑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6頁
【提案】刑一庭提案:甲、乙、丙三人在國有林班王某承租造林地上竊取天然生龍眼樹果實,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罪,抑應論以森林法第五十條第一項第四款(舊法)結夥二人以上竊取森林副產物罪?有子、丑二說:
【討論意見】子說:森林內天然生龍眼果實,非森林副產物,該地既由王某承租管領,則地上天然生龍眼樹之果實,當屬王某所有。甲、乙、丙結夥竊取,應論以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竊盜罪。 丑說:森林內天然生龍眼樹果實,亦屬森林副產物,該地雖由王某承租,該果實為王某所有,甲、乙、丙三人結夥竊取,仍應成立森林法第五十條第一項第四款(舊法)結夥二人以上竊取森林副產物罪。 以上兩說,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參照森林法第二條,台灣省國有森林用地出租造林辦法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一款○○○區國有林產物處分規則第二條第一項第二款各規定應採丑說。

回索引〉〉

64-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12月23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9條(58.12.26)
【決議】現行刑法對教唆犯係採獨立處罰主義,故刑法第二十九條既規定「教唆犯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又規定「被教唆人雖未至犯罪,教唆犯仍以未遂犯論,但以所教唆之罪有處罰未遂犯之規定者為限」,本件被教唆人乙雖被判處預備殺人罪確定,但教唆犯甲係教唆乙殺人,並非僅教唆其預備殺人,乙之被判處預備殺人罪,於教唆犯甲無涉,其未達成殺人之目的,實與「未至犯罪」無殊,故應依刑法第二十九條第三項論甲以教唆殺人未遂。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9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6頁
【提案】院長交議:甲教唆乙持刀至丙家殺丙,乙行至半路,即被警查獲,致未達成殺丙之目的,已被判處預備殺人罪刑確定,對甲究應以教唆殺人未遂罪論?抑應以教唆預備殺人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主張應以教唆殺人未遂罪論者,謂:現行刑法對教唆犯係採獨立處罰主義,故刑法第二十九條既規定「教唆犯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又規定「被教唆人雖未至犯罪,教唆犯仍以未遂犯論,但以所教唆之罪有處罰未遂犯之規定者為限」,本件被教唆人乙雖被判處預備殺人罪確定,但教唆犯甲係教唆乙殺人,並非僅教唆其預備殺人,乙之被判處預備殺人罪,於教唆犯甲無涉,其未達成殺人之目的,實與「未至犯罪」無殊,故應依刑法第二十九條第三項論甲以教唆殺人未遂論,否則被教唆人未至犯罪者,教唆犯尚應論以教唆殺人未遂罪,而已至預備殺人階段者,反論教唆犯以教唆預備殺人之輕罪,輕重倒置,殊不近情。
【乙說】主張應以教唆預備殺人罪論者,謂:現行刑法對教唆犯係採相對獨立處罰主義,並非採絕對獨立處罰主義,蓋如採絕對獨立處罰主義,則被教唆人雖屬殺人未遂,甚至未至犯罪,教唆犯均應依其所教唆之罪即教唆殺人既遂罪論,惟其係採相對獨立處罰主義,故教唆犯應按被教唆人之犯罪態樣而處罰,故被教唆人犯罪既遂,教唆犯固應依教唆犯罪既遂論,被教唆人犯罪未遂,教唆犯亦依教唆犯罪未遂罪論,被教唆人僅至預備犯罪,如有處罰預備犯之規定,教唆犯亦依教唆預備犯罪論,倘法律無處罰未遂犯預備犯之規定,則被教唆人固不成立犯罪,即教唆犯亦應諭知無罪,且如認本件甲無教唆乙預備殺人之意思,則亦難認定其有教唆殺人未遂之意思,法律既明定「被教唆人雖未至犯罪」,教唆犯始得以未遂犯論,本件被教唆人乙既已至犯罪,情形不同,在罪刑法定主義之原則下,裁判上殊無權比附援引,依刑法第二十九條第三項論擬,仍應論為教唆預備殺人罪。究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現行刑法對教唆犯係採獨立處罰主義,故刑法第二十九條既規定「教唆犯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又規定」被教唆人雖未至犯罪,教唆犯仍以未遂犯論,但以所教唆之罪有處罰未遂犯之規定者為限」,本件被教唆人乙雖被判處預備殺人罪確定,但教唆犯甲係教唆乙殺人,並非僅教唆其預備殺人,乙之被判處預備殺人罪,於教唆犯甲無涉,其未達成殺人之目的,實與「未至犯罪」無殊,故應依刑法第二十九條第三項論甲以教唆殺人未遂(同甲說)。

回索引〉〉

民國65年(16)

65-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1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74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7頁
【提案】院長交議:甲在六十四年四月十六日以前犯傷害致重傷罪,於同年七月十四日以後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減為有期徒刑一年六月,可否宣告緩刑?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七十四條所謂受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之宣告,係指宣告之本刑而言,並不包括減刑之宣告,某甲宣告本刑為三年,即不得宣告緩刑。
【乙說】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之刑,亦係宣告刑之一種,並不以本刑為限,否則將失去減刑之意義,甲雖宣告本刑為三年,但減刑為一年六月,即與緩刑之要件相符,應可宣告緩刑。 以上二說,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5-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1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13條(64.06.05)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6條(62.06.21) 刑事訴訟法第344條(57.12.05)
【決議】採乙說。
  某甲減得之刑,雖為有期徒刑,但其宣告刑為無期徒刑,且減刑後五年以內再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時,應撤銷其減刑部分之裁判,仍執行原宣告刑(參照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自應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六條規定送最高法院覆判。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13條(64.06.05)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6條(62.06.21) 刑事訴訟法第344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7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犯販賣毒品罪,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判處無期徒刑減為有期徒刑十五年,是否應送最高法院覆判?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某甲之刑期既已由無期徒刑減為有期徒刑,即無庸送最高法院覆判。
【乙說】某甲減得之刑,雖為有期徒刑,但其宣告刑為無期徒刑,且減刑後五年以內再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時,應撤銷其減刑部分之裁判,仍執行原宣告刑(參照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自應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六條規定送最高法院覆判。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5-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2月24日

【相關法條】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1條(62.09.04)
【決議】意圖營利私運日據時期發行現已失流通性質之含銀硬幣(龍洋)出口者,如其含銀量超過政府准許出口之銀類數量,並確有營利意圖者,應依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一條第三項處罰。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9頁
【提案】院長交議:意圖營利私運日據時期發行現已失流通性質之含銀硬幣(龍洋)出口者,是否觸犯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一條第三項之罪?有下列各說:
【討論意見】
【甲說】該項硬幣含有銀的成份,而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一條第三項所稱之「銀類」既未將外國含銀硬幣除外,故將其私運出口,亦將減少吾國存銀之數量,自應依該條項處罰。
【乙說】該項硬幣,非吾國發行之硬幣,且失流通作用,已成古玩,縱使私運出口,對吾國之幣值或幣信,並無影響,又上述條項所稱:「銀類」非指所有含銀之物,故私運出口,應屬不罰。
【丙說】依旅客出入國境攜帶金銀外幣及新台幣限制辦法第二條規定,旅客出國每人攜帶銀飾以不超○○○市兩為限,故攜帶外國古銀幣出境,如其合計含銀重量不超○○○市兩,尚不違法。故意圖營利私運現已不流通之外國含銀硬幣出境者,應斟酌上述情形,依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處罰之。 以上各說應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意圖營利私運日據時期發行現已失流通性質之含銀硬幣(龍洋)出口者,如其含銀量超過政府准許出口之銀類數量,並確有營利意圖者,應依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一條第三項處罰。

回索引〉〉

65-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2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3條(62.11.05)
【決議】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少年在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前(即民國六十五年二月十二日以前),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及第三百二十二條以外之竊盜罪或贓物罪者,依修正前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均應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諭知免除其刑,令入感化教育處所,施以感化教育或以保護管束代之。而依修正後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則應適用刑法(或其他特別刑法)裁判科處刑罰,自係不利於行為人,如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法院裁判時,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修正前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及戡亂時期竊盜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判。(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9頁
【提案】院長交議: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少年,在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施行前(即本年二月十三日以前),犯贓物罪或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及第三百二十二條以外之竊盜罪,於修正後裁判時,有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如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前,法院裁判時,有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之適用。按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前,少年犯該法第七十七條所列舉(即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及第三百二十二條)之加重竊盜罪,常業竊盜罪以外之竊盜罪或贓物罪,均應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規定諭知免除其刑,令入感化處所施以感化教育或以保護管束代之。而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後,第七十七條規定「少年犯竊盜罪,贓物罪者,不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之規定」,依修正後之法律,應適用刑法(或其他特別刑法)裁判科處刑罰,法定刑較重,自係不利於行為人,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判。
【乙說】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之少年犯普通竊盜罪贓物罪刑事案件,在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前雖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之規定,惟依修正後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已不得適用,雖行為發生於修正前,裁判時亦應依修正後新規定,不得適用。因保安處分依刑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應適用裁判時法律,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雖有應予免刑裁決諭知感化教育或以保護管束代之之規定,本質上係有關保安處分之規定,自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依修正後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規定,適用刑法(或其他特別法)裁判科處刑罰。 以上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少年在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前(即民國六十五年二月十二日以前),犯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及第三百二十二條以外之竊盜罪或贓物罪者,依修正前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均應適用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諭知免除其刑,令入感化教育處所,施以感化教育或以保護管束代之。而依修正後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則應適用刑法(或其他特別刑法)裁判科處刑罰,自係不利於行為人,如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法院裁判時,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修正前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七條及戡亂時期竊盜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判。(同甲說)回索引〉〉

65-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5年02月24日

【相關法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72條(59.08.17)
【決議】藥物藥商管理法第八十九條授權訂定之同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二條第一項(舊規)定:「旅客攜帶少量自用藥物進口者,除麻醉藥品應依法處理外,由海關蓋「自用藥品不得出售」字樣後放行」。財政部五十九年四月四日公布之入境旅客攜帶行李物品限量表乙一、(四)規定,亦准許入境旅客攜帶普通家庭用中西藥六小包、瓶、盒,故隨身攜帶少量自用藥品,由國外進口,如合於上述施行細則第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即難論以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輸入偽藥或禁藥之罪。(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2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59頁
【提案】院長交議:未經核准,擅自摧帶少量自用藥品由國外進口,是否構成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二條第一項之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製造或輸入偽藥或禁藥者,處二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元以下罰金」。僅係以製造或輸入之藥物為偽藥或禁藥為其犯罪構成要件,所謂偽藥或禁藥同法第十四條、第十六條均有立法解釋,如所製造或輸入者,合於各該條所定「偽藥」「禁藥」之情形,即應依同法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處罰,與製造或輸入之數量多寡及是否以營利為目的並無關係。
【乙說】查藥物藥商管理法第八十九條授權訂定之同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旅客攜帶少量自用藥物進口者,除麻醉藥品應依法處理外,由海關蓋「自用藥品不得出售」字樣後放行」。財政部五十九年四月四日公布之入境旅客攜帶行李物品限量表乙一、(四)規定,亦准許入境旅客攜帶普通家庭用中西藥六小包、瓶、盒,故隨身攜帶少量自用藥品,由國外進口,如合於上述施行細則第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即難論以該條之罪。以上兩說,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藥物藥商管理法第八十九條授權訂定之同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二條第一項(舊規)定:「旅客攜帶少量自用藥物進口者,除麻醉藥品應依法處理外,由海關蓋「自用藥品不得出售」字樣後放行」。財政部五十九年四月四日公布之入境旅客攜帶行李物品限量表乙一、(四)規定,亦准許入境旅客攜帶普通家庭用中西藥六小包、瓶、盒,故隨身攜帶少量自用藥品,由國外進口,如合於上述施行細則第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即難論以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輸入偽藥或禁藥之罪。(同乙說)

65-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4月2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8、441條(57.12.05)
【決議】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八條規定:「犯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依本條例減得之刑,如為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者,應於為減刑裁判時併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如法院裁判時漏未記載,依司法院院字第一三五六號解釋,被告及檢察官固均得聲請裁定補充,惟原確定判決未於主文內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既屬違法情形之一種,則如經提起非常上訴,當亦不得認為不合法。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2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八條規定:「犯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依本條例減得之刑,如為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者,應於為減刑裁判時併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如法院裁判時漏未記載,可否提起非常上訴?
【討論意見】
【甲說】前開條例既明定應於為裁判時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倘未記載,即係違背法令,自得提起非常上訴。
【乙說】司法院院字第一三五六號解釋:「刑法第四十一條之易科罰金,如判決主文內漏未記載,‧‧‧被告及檢察官均有聲請權」,減刑裁判與一般裁判無殊,如未記載,可以聲請裁定補充,毋庸提起非常上訴。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八條規定:「犯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依本條例減得之刑,如為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者,應於為減刑裁判時併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如法院裁判時漏未記載,依司法院院字第一三五六號解釋,被告及檢察官固均得聲請裁定補充,惟原確定判決未於主文內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既屬違法情形之一種,則如經提起非常上訴,當亦不得認為不合法。

回索引〉〉

65-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5年05月2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498、501、506、877頁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7、65、67條(65.02.12)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8條(65.02.12)
【決議】採乙說。
【註】本院六十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六十五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關於少年刑事案件之決議,應予維持。(七十二年三月一日、七十二年度第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3頁
【提案】院長交議:犯罪行為時係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少年,檢察官起訴時已滿十八歲者,法院為裁判,可否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四章少年刑事案件之有關實體規定?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凡少年行為時係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者,均可適用該章有關實體事項之規定(即第七十四條至第八十二條),雖少年犯罪後發覺時已滿十八歲,經依刑事訴訟法規定移送檢察官偵查後向刑事庭起訴者亦同。因該章有關少年刑事案件之規定,係以少年犯罪行為時心智發育尚未健全,特為減輕其責任之規定,而第七十六條則因少年身居領導者足證其心智發展已健全,且影響社會治安較大,故予加重其刑。若採乙說,則對行為時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犯罪後被發覺時已滿十八歲者,顯失公平。又少年事件處理法分為程序與實體二部分,有關程序法部分,以少年法庭處理時是否滿十八歲為準,而有關實體法部分,則應以犯罪行為時是否為少年為準,始能符合法律規範行為時主觀犯意之立法意旨。
【乙說】少年犯罪行為時雖係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惟犯罪後已滿十八歲者,經司法警察機關移送檢察官偵查或被害人直接向檢察官告訴或告發之案件,並非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第二項所規定由少年法庭裁定移送檢察官之案件,不能適用該法第四章有關少年刑事案件之規定。因該法第六十五條第一項對於少年犯罪之刑事追訴之處罰,以依第二十七條移送之案件為限。又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八條規定,檢察官於受理少年法庭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第二項裁定移送之少年刑事案件,發現少年之現在年齡已滿十八歲者,應依刑事訴訟法規定辦理,該類案件,並非依同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向少年法庭提起公訴之案件,不得適用有關少年刑事案件之實體規定。 以上究採何說為妥?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註】本院六十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六十五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關於少年刑事案件之決議,應予維持。(七十二年三月一日、七十二年度第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回索引〉〉

65-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5月2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
【決議】連續犯之論定,仍依本院六十二年二月二十日第一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辦理。即刑法第五十六條連續犯之論定,不宜失之過寬,應注意(一)是否確出於概括之犯意,(二)犯罪性質是否確屬同一,不能以侵害同類法益之罪,概認為罪質相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3頁
【註】本則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牴觸,請參閱。

65-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6月22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3條(62.06.21)
【決議】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依照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諭知沒收時,應沒收其販賣所得之價款。凡販賣毒品所得之對價,不問其中何部分屬於成本,何部分屬於犯罪所得之財物,應均予沒收,始與法條之規定符合。且因犯罪所得之財物,亦不能與正常營利事業計算營利所得之情形,相提並論。(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5頁
【提案】院長交議: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依照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應予沒收,通常販賣毒品,賣出之價格高於販入之價格,以取其差額,而達營利之目的,則諭知沒收時,究應沒收其差額,亦即販賣所得之淨利?抑應沒收其販賣所得之價款,而不問其有無取得利益?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僅沒收其所得之差額,亦即販賣所得之淨利,較為合理,如無淨利,即屬販賣毒品,並無所得之財物,不為沒收之諭知。
【乙說】應沒收其販賣所得之價款,凡販賣毒品所得之對價,不問其中何部分屬於成本,何部分屬於犯罪所得財物,應均予沒收,始與法條之規定符合。且因犯罪所得之財物,亦不能與正常營利事業計算營利所得之情形,相提並論。以上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依照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諭知沒收時,應沒收其販賣所得之價款。凡販賣毒品所得之對價,不問其中何部分屬於成本,何部分屬於犯罪所得之財物,應均予沒收,始與法條之規定符合。且因犯罪所得之財物,亦不能與正常營利事業計算營利所得之情形,相提並論。(同乙說)

回索引〉〉

65-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6月22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8條(58.12.26)
【決議】沒收物之執行完異與沒收物之不存在,並非一事,因犯罪依法必須沒收之物,雖已於共犯中之一人確定判決諭知沒收,並已執行完畢,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
【編註】本則決議,依據最高法院民國107年7月17日107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5頁
【提案】院長交議:必須沒收之物,如已於共犯中之一人確定判決諭知沒收,並已執行完畢時,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是否仍應再諭知沒收?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因犯罪依法必須沒收之物,雖已於共犯中之一人確定判決諭知沒收,並已執行完畢,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蓋因此種沒收之諭知,對於嗣後判決之共犯,仍不失為從刑,且在必須沒收之列,倘以該沒收物已因其他共犯判決諭知沒收確定,並經執行完畢為理由,而不為沒收之諭知,於法即有未合。復參照二十六年滬上字第八十六號判例:「第一審判決雖已將已獲之盒子砲子彈於共犯某乙、某丙等之罪刑內同時諭知沒收,但此種沒收之諭知,對於被告某甲部分,仍不失為從刑,原審即將第一審關於某甲部分之判決撤銷改判,乃置應予沒收之槍彈於不問,尚有未當」以觀,沒收之諭知,於共犯中之任何一人,均屬從刑,故凡必須沒收之物,於共犯之判決均應為沒收之諭知,不因共犯中之一人,前經確定判決並經執行完畢,而得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中免除沒收之宣告。
【乙說】依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一三四號判例:「偽造他人之長戳方印各一顆,既不能證明已不存在,依刑法第二百十九條之規定,必須予以沒收」之反面解釋,祇要能證明沒收物已不存在,即不應宣告沒收。故於本案例,該沒收物既因共犯中之一人前經判決諭知沒收確定並經執行完畢,沒收物已不存在,於嗣後共犯之判決中即不應再為沒收之諭知。 以上兩說,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沒收物之執行完異與沒收物之不存在,並非一事,因犯罪依法必須沒收之物,雖已於共犯中之一人確定判決諭知沒收,並已執行完畢,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

65-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5年06月2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19條(57.12.05)
【決議】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之犯罪被害人,不得提起自訴,其法定代理人始得提起。(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5頁
【提案】院長交議: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之犯罪被害人,能否提起自訴?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修正理由謂:「自訴案件,原僅限於被害人有行為能力者為限,關於無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或死亡者,則無明文予以救濟之規定,為本法一大缺漏,故本條修正將自訴案件擴大至其無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或死亡者之法定代理人、直系血親或配偶亦得提起自訴」,足見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之犯罪被害人,仍不得提起自訴,其法定代理人始得提起。
【乙說】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既已將修正前第三百十一條但書「但以有行為能力者為限」刪略,則得提起自訴,當不限於有行為能力者,且現行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但書,僅規定「得」由其法定代理人等為之,並非規定「應」由其法定代理人等為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之權限,並不因此而受影響,亦即被害人與其法定代理人等之自訴權係併行不悖,故犯罪之被害人,雖屬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能得以自己名義提起自訴,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為訴訟行為。 以上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之犯罪被害人,不得提起自訴,其法定代理人始得提起。(同甲說)

回索引〉〉

65-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11月3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2條(57.12.05)
【決議】計程車司機甲因過失撞傷乙,經告訴提起公訴,判處傷害罪刑確定後,乙因該傷死亡,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二條第二款聲請再審。按刑事訴訟法再審編所稱發見確實新證據,係指當時已經存在而發見在後或審判時未經注意之證據,且能證明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錯誤者而言,與在認定事實後,因以論罪處刑所應依據之法律無涉(參照三十五年特抗字第二十一號判例)。本題甲以傷害判處罪刑確定前,既無乙死亡之事實,其證據當不存在,即非審判時未經注意之證據。質言之,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並無錯誤,自不得因事後發生之事實,聲請再審。(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提案】院長交議:計程車司機甲因過失撞傷乙,經告訴提起公訴,判處傷害罪刑確定後,乙因該傷死亡,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二條第二款聲請再審,是否有理由?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訴訟法再審編所稱發見確實新證據,係指當時已經存在而發見在後或審判時未經注意之證據,且能證明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錯誤者而言,與在認定事實後,因以論罪處刑所應依據之法律無涉(參照三十五年特抗字第二十一號判例),本題甲以傷害判處罪刑確定前,既無乙死亡之事實,其證據當不存在,即非審判時未經注意之證據,質言之,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並無錯誤,自不得因事後發生之事實,聲請再審。
【乙說】本題無論傷害與過失致死,甲之過失行為則一,而乙之死亡,既因甲之過失行為所生之結果,在原案判決確定前,死亡事實,縱不顯著,但已在進行而存在中,原判認定之事實,自難謂無錯誤,聲請再審,應認為有理由。 以上兩說,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計程車司機甲因過失撞傷乙,經告訴提起公訴,判處傷害罪刑確定後,乙因該傷死亡,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二條第二款聲請再審。按刑事訴訟法再審編所稱發見確實新證據,係指當時已經存在而發見在後或審判時未經注意之證據,且能證明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錯誤者而言,與在認定事實後,因以論罪處刑所應依據之法律無涉(參照三十五年特抗字第二十一號判例)。本題甲以傷害判處罪刑確定前,既無乙死亡之事實,其證據當不存在,即非審判時未經注意之證據。質言之,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並無錯誤,自不得因事後發生之事實,聲請再審。(同甲說)

回索引〉〉

65-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11月30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267、883頁
【決議】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所謂「應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係指依刑法相關條文之刑度加重二分之一,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傷害或死亡者,其行為實分別構成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業務上過失傷害或重傷罪及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二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既明示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自指刑法相關規定之刑度而言。且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其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謂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罪應適用同條第一項之刑(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則加重二分之一結果,其最重刑亦不過有期徒刑四年六月,反較刑法規定之刑為輕,甚不合理,以解為適用刑法規定之刑較為妥當。惟應注意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係同條第一項結果犯加重處罰之規定,故依刑法相當條文之規定加重刑法原定之刑之二分一處罰時,不應低於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所定之刑。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提案】院長交議: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所謂「應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究係指依同條第一項之刑加重二分之一處斷?抑指按刑法相關條文之加重二分之一處斷?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所謂「應依刑法」係指依刑法相關條文之刑度加重二分之一,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傷害或死亡者,其行為實分別構成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業務上過失傷害或重傷罪及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二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既明示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自指刑法相關規定之刑度而言。且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其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謂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罪應適用同條第一項之刑(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則加重二分之一結果,其最重刑亦不過有期徒刑四年六月,反較刑法規定之刑為輕,甚不合理,以解為適用刑法規定之刑較為妥當。
【乙說】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係同條第一項之加重結果犯規定,自應按其基本行為(即第一項之罪)之刑加重處斷,該項所謂「依刑法」顯屬贅文。蓋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所規定者乃特定之犯罪,祇須有故意違反該項規定之事實,行為人即應受處罰。如因而致人死亡或傷害者,即為同條第一項所定之加重結果犯。而刑法業務上過失致傷害或重傷罪及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其醫療行為本身須具有過失,故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行為,並非當然成立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或傷害之罪,二者屬於不同之範疇,自無適用刑法規定之餘地。再者,業務上過失致普通傷害之場合,其最重本刑為一年以下有期徒,如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解為係指刑法之刑,則前述之罪加重其刑二分之一結果,仍較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之刑為低,殊失加重之用意,故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實指按同條第一項基本行為之刑加重二分之一處斷。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所謂「應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係指依刑法相關條文之刑度加重二分之一,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傷害或死亡者,其行為實分別構成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業務上過失傷害或重傷罪及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二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既明示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自指刑法相關規定之刑度而言。且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其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如謂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罪應適用同條第一項之刑(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則加重二分之一結果,其最重刑亦不過有期徒刑四年六月,反較刑法規定之刑為輕,甚不合理,以解為適用刑法規定之刑較為妥當。惟應注意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係同條第一項結果犯加重處罰之規定,故依刑法相當條文之規定加重刑法原定之刑之二分一處罰時,不應低於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所定之刑。

回索引〉〉

65-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5年11月30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387、470、885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57.12.05)
【決議】檢察官起訴書及第一審確定判決均誤將卷內退票理由單記載之空頭支票面額新台幣一萬元,認定犯罪事實為被告濫發空頭支票六萬元,因而科處罰金銀圓六千元一案,非常上訴審應認為確定判決記載之犯罪事實,與其所採用之證據不相適合,顯屬證據上之理由矛盾,當然為違背法令。應將原判決違法之部分撤銷,改依一萬元之犯罪事實,逕為被告論罪科刑之判決。(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關於檢察官起訴書及第一審確定判決均誤將卷內退票理由單記載之空頭支票面額新台幣一萬元,認定犯罪事實為被告濫發空頭支票六萬元,因而科處罰金銀圓六千元一案,非常上訴審究應如何判決?有下列各種不同之意見,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認為確定判決記載被告濫發支票六萬元一節,並無任何資料足資證明,顯有認定犯罪事實不依證據之違法(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應將原判決撤銷,自行判決,諭知被告無罪(見非常上訴理由及判決要旨第六輯一○三頁)。
【乙說】認為確定判決記載之犯罪事實,與其所採用之證據不相適合,顯屬證據上之理由矛盾,當然為違背法令。應將原判決違法之部分撤銷,改依一萬元之犯罪事實,逕為被告論罪科刑之判決(見同上非常上訴判決要旨輯一七五頁)。
【丙說】認為確定判決當然為違背法令,理由與乙說同。惟為維持被告審級利益起見,應將原判決違法部分撤銷,由第一審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見同上非常上訴判決要旨輯一七九頁)。 丁說: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六號解釋:刑事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證據顯屬不符者,固屬審判違背法令;惟其救濟之道,仍分非常上訴及再審兩途,前者旨在糾正其適用法律之錯誤而設,並不涉及事實問題,後者則專為救濟認定事實之錯誤而設,觀於上開解釋理由書內有謂「......得提起非常上訴,由非常上訴審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二項準用第三百九十四條之規定,就原確定判決所確認之事實,以糾正其法律錯誤,如因審判違背法令,致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具有再審原因者,仍可依再審程序聲請再審」云云甚明。且依本院歷來判例及刑庭總會決議意旨及事實審與法律審之分際以言,非常上訴審判斷適用法律有無錯誤,既應以原確定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無權進而調查其認定事實有無錯誤,更不能對其認定事實上之錯誤,加以糾正,而自行認定事實,即難認本件非常上訴為有理由(詳見本院四十三年台非字第四號、四十一年台非字第四七號、四十三年台抗字第二六號、五十四年台抗字第二六三號等判例及六十三年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決議)。
【戊說】依照本院六十二年度第二次刑庭庭長總會議提案(一)及同年度第三次刑庭庭長會議提案決議內容,應由原法院以裁定更正事實欄記載之六萬元為一萬元後,再依非常上訴程序以救濟。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檢察官起訴書及第一審確定判決均誤將卷內退票理由單記載之空頭支票面額新台幣一萬元,認定犯罪事實為被告濫發空頭支票六萬元,因而科處罰金銀圓六千元一案,非常上訴審應認為確定判決記載之犯罪事實,與其所採用之證據不相適合,顯屬證據上之理由矛盾,當然為違背法令。應將原判決違法之部分撤銷,改依一萬元之犯罪事實,逕為被告論罪科刑之判決。(同乙說)

回索引〉〉

65-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11月30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12、25、886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1、38條(58.12.26)
【決議】供偽造幣券所用之器械原料等物之沒收,妨害國幣懲治條例並無規定,應引用刑法第十一條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予以沒收。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65-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9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5年12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490、503條(57.12.05)
【決議】刑事庭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僅移送後之訴訟程序應適用民事訴訟法,若移送前之訴訟行為,是否合法,仍應依刑事訴訟法決之(本院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五○號判例參照),而宣告無罪之條件,關於附帶民事訴訟部分,雖可駁回原告之訴,但祇能從程序上駁回,不得以其實體上之請求為無理由而駁回之(本院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參照)。刑事法院之移送裁定既不合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訴訟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法院未經原告之聲請,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民事法院)。民事法院仍應以原告之訴提起不當,從程序上駁回,不得為實體上審理。(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3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1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訴訟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法院未經原告之聲請,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民事庭,民事法院可否為實體上審理,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法院未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三條第一項之規定以判決駁回原告之訴,竟依同法第五百零四條第一項規定移送,固有未合,惟民事法院應受該移送裁定之拘束,移送後即為獨立民事訴訟,不受刑事判決認定事實之影響,況原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之是否合法,應以起訴時主張之事實衡量,不因其後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而有差異,仍可就實體上為審理。
【乙說】刑事庭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僅移送後之訴訟程序應適用民事訴訟法,若移送前之訴訟行為,是否合法,仍應依刑事訴訟法決之(本院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五○號判例參照),而宣告無罪之條件,關於附帶民事訴訟部分,雖可駁回原告之訴,但祇能從程序上駁回,不得以其實體上之請求為無理由而駁回之(本院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四)參照),刑事法院之移送裁定既不合法,民事法院仍應以原告之訴提起不當,從程序上駁回,不得為實體上審理。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刑事庭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僅移送後之訴訟程序應適用民事訴訟法,若移送前之訴訟行為,是否合法,仍應依刑事訴訟法決之(本院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五○號判例參照),而宣告無罪之條件,關於附帶民事訴訟部分,雖可駁回原告之訴,但祇能從程序上駁回,不得以其實體上之請求為無理由而駁回之(本院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參照)。刑事法院之移送裁定既不合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訴訟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法院未經原告之聲請,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民事法院)。民事法院仍應以原告之訴提起不當,從程序上駁回,不得為實體上審理。(同乙說)

回索引〉〉

民國66年(26)

66-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1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
【決議】製造偽藥而販賣,係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本院四十二年臺上字第四一○號判例參照),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提案】製造偽藥而販賣究係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抑係低度行為與高度行為之吸收關係?(四十二台上字第四一○號判例參照)
【決議】製造偽藥而販賣,係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四一○號判例參照),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66-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1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58.12.26)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62.08.17)
【決議】共犯貪污所得財物採連帶沒收主義,不得分別諭知沒收。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提案】共犯貪污所得財物採連帶沒收主義,其主文應如何記載?
【決議】共犯貪污所得財物採連帶沒收主義,不得分別諭知沒收。

回索引〉〉

66-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1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38、220條(58.12.26)
【決議】台灣電力公司在用戶電錶上裝置之封印,一面刻有電力公司或台電字樣,一面印有閃光圖案,既用以證明為電力公司所加封,即與刑法第二百二十條所稱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相當,自應以文書論,且已隨同出租之電錶,由用戶保管,如加以毀壞,即應成立同法第一百三十八條毀壞公務員委託第三人掌管之文書罪(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五三六號判例參照)。(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提案】院長交議:將台灣電力公司在用戶電錶上裝置之封印,加以毀壞,究應構成如何之罪名?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台灣電力公司在用戶電錶上裝置之封印,一面刻有電力公司或台電字樣,一面印有閃光圖案及號碼,用以證明為電力公司所加封,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係屬同法第二百十一條之公文書,如予偽造,固應成立同法第二百十一條之偽造公文書罪,至毀壞該項封印,僅成立同法第一百三十八條毀壞公務員委託第三人掌管之物品罪(因刑法第二百二十條所定以文書論,限於同法第十五章之偽造文書罪)。
【乙說】該項封印,既係證明為電力公司所加封,即與刑法第二百二十條所稱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相當,自應以文書論,且已隨同出租之電錶,由用戶保管,如加以毀壞,即應成立同法第一百三十八條毀壞公務員委託第三人掌管之文書罪(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五三六號判例參照)。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台灣電力公司在用戶電錶上裝置之封印,一面刻有電力公司或台電字樣,一面印有閃光圖案,既用以證明為電力公司所加封,即與刑法第二百二十條所稱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相當,自應以文書論,且已隨同出租之電錶,由用戶保管,如加以毀壞,即應成立同法第一百三十八條毀壞公務員委託第三人掌管之文書罪(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五三六號判例參照)。(同乙說)

回索引〉〉

66-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1月24日

【相關法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73條(59.08.17)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提案】院長交議: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罪,是否僅販入,即構成本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罪,以有販賣行為為其成立要件,如僅販入,即構成本罪,則同條第四項處罰未遂犯之規定及同條第一項意圖販賣而陳列之罪,勢將形同虛設,無適用餘地,當非立法之本意。
【乙說】藥物藥商管理法第七十三條第一項之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罪,並不以販入之後,復行賣出為構成要件,但須以營利為目的,將偽藥或禁藥購入或將偽藥賣出,有一於此,其犯罪即經完成,均不得視為未遂(二十五年非字第一二三號判例及司法院三十七年六月二十三日院解字第四○七七號解釋參照)。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6-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6年01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9、220條(58.12.26)
【決議】將偽造之印章蓋於支出傳票上暫付款項後,依習慣雖為表示領取該款之證明,與收據性質相同,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應以偽造文書(收據)論,但所蓋者,仍不失為偽造之印文(與四十九年台上字第六七八號判例旨趣不同),自應依同法第二百十九條予以沒收。(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提案】院長交議:將偽造之印章蓋於支出傳票上暫付款項後,依習慣為表示領取該款之證明,與收據之性質相同者,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應以偽造文書(收據)論。所蓋之偽印文,應否依同法第二百十九條予以沒收?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將偽造之印章蓋於支出傳票上暫付款項後,依習慣既為表示領取該款之證明,與收據性質相同,應以偽造文書(收據)論,則所蓋者,即不能再認為係印文,僅得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將其上偽造部分沒收,而無同法第二百十九條之適用。
【乙說】將偽造之印章蓋於支出傳票上暫付款項後,依習慣雖為表示領取該款之證明,與收據性質相同,應以偽造文書(收據)論,但所蓋者,仍不失為偽造之印文,(與四十九年台上字第六七八號判例之旨趣不同)應依刑法第二百十九條予以沒收;且此類偽造之文書(除本件例示情形外,又例如在領款清冊上加蓋偽造之印章,表示領款之收據者是),大多不屬於犯人者,不得依同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將偽造部分沒收,則任令該偽造之印文遺留於社會,仍於公共信用有所妨礙,亦與偽造之印文係在必應沒收之列之規定相違背。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將偽造之印章蓋於支出傳票上暫付款項後,依習慣雖為表示領取該款之證明,與收據性質相同,依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應以偽造文書(收據)論,但所蓋者,仍不失為偽造之印文(與四十九年台上字第六七八號判例旨趣不同),自應依同法第二百十九條予以沒收。(同乙說)

66-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3月0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6條(57.12.05)
【決議】依法得上訴之案件,其原審審判期日傳票及判決書之送達均不合法,經提起非常上訴者,本院應認為原判決尚未確定而將非常上訴駁回。並於理由內說明應由原審另為合法之送達。當事人如有不服,可循通常上訴程序辦理。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7頁

回索引〉〉

66-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3月0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87條(58.12.26)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7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槍彈罪,其持有之繼續,究係行為之繼續,抑或狀態之繼續?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槍彈罪,為即成犯,亦即一經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槍彈,該罪即告完成。至其後持有之繼續,僅為狀態之繼續,而非行為之繼續。
【乙說】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槍彈罪,其持有之繼續,為行為之繼續,而非狀態之繼續(二十六年滬上字第八七號及二十四年上字第三四○一號判例參照),亦即一經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槍彈,該罪雖告成立,但其完結,須繼續至持有行為終了時為止。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6-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6年03月0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57.12.05)
【決議】非常上訴經本院撤銷改判時,僅引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但書規定。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7頁

66-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2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471、898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57.12.05)
【決議】非常上訴案件,如原判決係撤銷第一審判決,自為判決者,本院撤銷改判時,其主文之記載宜與通常第三審判決記載之格式相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9頁

66-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2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9條(58.12.26)
【決議】加重竊盜與偽造文書(偽造署名)相牽連而從一重之加重竊盜罪處斷時,輕罪部分偽造之署名,仍應依刑法第二百十九條諭知沒收。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9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9頁

回索引〉〉

66-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2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31條(58.12.26)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62.08.17)
【決議】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八三一號判例係指圖利國庫者,始無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之適用。某農會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其經辦該項事務之職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圖利其農會,該農會既非屬國庫,其利益額又超過三千元,自應適用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之圖利罪予以處罰。(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9頁
【提案】刑一庭提案:某農會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其經辦該項事務之職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圖利其農會,其利益額超過三千元,是否仍有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之適用?
【甲說】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之圖利罪,係注重懲治貪污,應以圖利私人為限,其圖利農會者,應無該條例之適用(參照最高法院三十一年上字第八三一號判例),而依刑法有關條文處斷。
【乙說】上開判例係指圖利國庫者,始無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之適用,該農會既非屬國庫,自應適用該條例予以處罰。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八三一號判例係指圖利國庫者,始無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之適用。某農會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其經辦該項事務之職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圖利其農會,該農會既非屬國庫,其利益額又超過三千元,自應適用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之圖利罪予以處罰。(同乙說)

66-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2日

【決議】農會職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圖利其農會,而農會所得之財物又無法追繳。被害人所受損害,可依民事訴訟請求賠償。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9頁
【提案】刑一庭提案:某農會職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圖利其農會,則農會所得之財物,究應向農會抑應向該職員追繳?
【討論意見】
【甲說】該職員雖有圖利之行為,但其本人並無所得,自應向獲得不法利益之農會追繳。
【乙說】該職員既屬犯罪之被告,則其本人雖無所得,仍應向身為被告之該職員追繳。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農會職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圖利其農會,而農會所得之財物又無法追繳。被害人所受損害,可依民事訴訟請求賠償。

回索引〉〉

66-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2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388、470、89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9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57.12.05)
【決議】被告違反票據法,於辯論終結前,檢具支票,以書狀主張業已全部清償,請求依法諭知免刑,原審未注意,仍判處被告罰金確定。檢察長認為原審於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判決中亦未說明不能調查或不能減免其刑之理由,顯屬違背法令,且於被告不利,提起非常上訴。按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未調查證據,第十四款前段之判決不載理由,依本院四十四年台非字第五四號判例見解,均屬訴訟程序違背法令,故祇能將其訴訟程序違法部分撤銷。如原審有就足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者,係屬能否提起再審之問題。
【註】本則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八一號解釋牴觸,請參閱。 ◎附錄: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八一號解釋
  非常上訴,乃對於審判違背法令之確定判決所設之救濟方法。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致適用法令違誤,而顯然於判決有影響者,該項確定判決,即屬判決違背法令,應有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之適用。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6年1月16日經最高法院96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與司法院釋字第一八一號解釋牴觸,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57.12.05)
【提案】刑三庭提案:被告違反票據法,於辯論終結前,檢具支票,以書狀主張業已全部清償,請求依法諭知免刑,原審未注意,仍判處被告罰金確定。檢察長認為原審於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判決中亦未說明不能調查或不能減免其刑之理由,顯屬違背法令,且於被告不利,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如何判決?
【討論意見】
【甲說】原判決既違背法令,又不利於被告,應由本院撤銷,另行判決免刑。
【乙說】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未調查證據,第十四款前段之判決不載理由,依本院四十四年台非字第五四號判例見解,均屬訴訟程序違背法令,故祇能將其訴訟程序違法部分撤銷。
【丙說】被告應免刑而未免刑,雖於被告不利,但原判決並未認定清償票款之事實,本院無從自行認定改判,僅撤銷其訴訟程序,又毫無實益,為維持被告審級利益,應將原判決撤銷,發回更審。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被告違反票據法,於辯論終結前,檢具支票,以書狀主張業已全部清償,請求依法諭知免刑,原審未注意,仍判處被告罰金確定。檢察長認為原審於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判決中亦未說明不能調查或不能減免其刑之理由,顯屬違背法令,且於被告不利,提起非常上訴。按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未調查證據,第十四款前段之判決不載理由,依本院四十四年台非字第五四號判例見解,均屬訴訟程序違背法令,故祇能將其訴訟程序違法部分撤銷。如原審有就足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者,係屬能否提起再審之問題。
【註】本則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八一號解釋牴觸,請參閱。

66-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4、362條(57.12.05)
【決議】一、二、三審自訴人均為某甲,二審更審判決後,自訴人以某公司名義提起上訴,某甲為其法定代理人,二審以某公司非當事人,亦非另有上訴權之人,裁定駁回。某公司提起抗告,主張二審應定期命其補正。按不合法律上之程式可補正者,係指有上訴權人手續欠缺,如上訴狀未簽名蓋章,未提出繕本等情形而言,某甲與某公司為兩個不同之人格主體,某公司非受判決人,根本無權提起上訴,自非程式不合,不能命其變更某甲為上訴人。(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79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一、二、三審自訴人均為某甲,二審更審判決後,自訴人以某公司名義提起上訴,某甲為其法定代理人,二審以某公司非當事人,亦非另有上訴權之人,裁定駁回,某公司提起抗告,主張二審應定期命其補正,有無理由?
【討論意見】
【甲說】以某公司名義提起上訴,顯係當事人一時疏誤,如不命其補正,某甲即喪失上訴機會,有失公允。
【乙說】不合法律上之程式可補正者,係指有上訴權人手續欠缺,如上訴狀未簽名蓋章,未提出繕本等情形而言,某甲與某公司為兩個不同之人格主體,某公司非受判決人,根本無權提起上訴,自非程式不合,不能命其變更某甲為上訴人。
【丙說】某甲既係某公司之法定代理人,其上訴狀當係誤寫,可逕認為某甲上訴,毋庸補正。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一、二、三審自訴人均為某甲,二審更審判決後,自訴人以某公司名義提起上訴,某甲為其法定代理人,二審以某公司非當事人,亦非另有上訴權之人,裁定駁回。某公司提起抗告,主張二審應定期命其補正。按不合法律上之程式可補正者,係指有上訴權人手續欠缺,如上訴狀未簽名蓋章,未提出繕本等情形而言,某甲與某公司為兩個不同之人格主體,某公司非受判決人,根本無權提起上訴,自非程式不合,不能命其變更某甲為上訴人。(同乙說)

回索引〉〉

66-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05月10日

【相關法條】工廠法第68、69、70、71條(64.12.19)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中華民國刑法第50條(95.05.17)
【決議】現行工廠法處罰之對象,固為工廠之負責人,然其違背規定之主體,則仍為工廠,此觀該法第六十八條至第七十一條之規定自明。此項犯罪與處罰主體分離之關係,乃基於轉嫁法理,因之犯罪個數之計算,仍應以犯罪主體即工廠之行為為標準,而工廠本身既無犯罪故意可言,顯與概括犯意要件不合,應認無刑法上連續犯規定之適用。否則,同一人為數工廠之負責人,僅以一罪論,有失工廠法處罰工廠違背規定之意旨。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保留。(二)本則決議原列於現行刑法第五十六條部分,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改列於刑法第五十條。
【參考法條】工廠法第68~71條(64.12.19)中華民國刑法第50條(95.05.17)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3頁
【提案】院長交議:適用工廠法第六十八條至第七十一條之規定,處罰工廠負責人時,有無刑法上連續犯規定之適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工廠法於六十四年十二月修正後,處罰對象已改為工廠負責人,即係以自然人為被告,是其犯罪若合於連續犯之要件,自有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之適用。
【乙說】現行工廠法處罰之對象,固為工廠之負責人,然其違背規定之主體,則仍為工廠,此觀該法第六十八條至第七十一條之規定自明。此項犯罪與處罰主體分離之關係,乃基於轉嫁法理,因之犯罪個數之計算,仍應以犯罪主體即工廠之行為為標準,而工廠本身既無犯罪故意可言,顯與概括犯意要件不合,應認無刑法上連續犯規定之適用。否則,同一人為數工廠之負責人,僅以一罪論,有失工廠處罰工廠違背規定之意旨。 以上應採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6-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5月1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57.12.05)
【決議】經第二審判決確定之案件,其原審審判期日傳票之送達不合法,被告未到庭而逕予判決,於被告不利,經提起非常上訴者,如無其他違背法令情事,本院僅應將原審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3頁

回索引〉〉

66-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06月0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72條(58.12.26)
【決議】甲誣告乙竊盜,經偵查乙竊盜罪嫌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確定,或判決無罪確定,檢察官乃對甲以誣告罪提起公訴,審判中甲始自白告乙係誣告,如其自白在所誣告之案件經判決無罪確定後者,因與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不合,不得減輕或免除其刑。如其自白在所誣告之案件經檢察官處分不起訴確定後者,依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二一一號判例,仍可適用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4頁
【提案】院長交議:甲誣告乙竊盜,經偵查乙竊盜罪嫌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確定,或判決無罪確定,檢察官乃對甲以誣告罪提起公訴,審判中甲始自白告乙係誣告,如對甲為有罪判決時,能否依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減輕其刑?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刑去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犯一百六十八條至一百七十一條之罪,於所虛偽陳述,或所誣告之案件,裁判或懲戒處分確定前自白者,減輕或免除其刑」。足見本條之減輕,乃係對「所誣告」之案件裁判或確定前自白,而誣告他人之案件,裁判尚未確定,良心發現自白,足以使訴訟程序經濟,故設減輕之規定。至甲誣告他人,被提起公訴,縱經自白,已在檢察官處分不起訴確定或判決無罪確定以後與法律明文規定不合。自不得減輕。(參照最高法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二四一七號,三十一年上字第三四五號等判例)
【乙說】應予減輕其刑,實務上亦多減輕,而最高法院二十八年台上字第二○○一號判例,似亦可減輕,且所謂:「所誣告」「誣告」兩詞,意義亦可謂大致相同。 以上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甲誣告乙竊盜,經偵查乙竊盜罪嫌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確定,或判決無罪確定,檢察官乃對甲以誣告罪提起公訴,審判中甲始自白告乙係誣告,如其自白在所誣告之案件經判決無罪確定後者,因與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不合,不得減輕或免除其刑。如其自白在所誣告之案件經檢察官處分不起訴確定後者,依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二一一號判例,仍可適用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

66-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6月07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8、447條(57.12.05)
【決議】應適用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予以減刑之案件,原第二審確定判決未適用減刑條例減刑,經提起非常上訴,本院撤銷改判,如原判決係維持第一審判決者,本院判決主文第一項應記載第一審判決及原判決撤銷。如原判決係撤銷第一審判決而自為判決者,本院判決主文第一項應記載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至第二項則均記載本院自為判決之旨,載明被告姓名及其犯罪處有期徒刑○○年,減為有期徒刑○○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4頁

回索引〉〉

66-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6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8月0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339條(58.12.26)
【決議】某甲與乙共商將甲所有之物質押於丙等人後,又共同以詐術將該質物騙回而另售與他人,致質權人喪失其質物之占有而不能請求返還,質權歸於消滅,甲取回之原質物價值增高,即屬取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甲係為自己得財產上不法利益,乙則係使第三人得之,應共同成立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5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某甲與乙共商將甲所有之物質押於丙等人後,又共同以詐術將該出押物騙回而另售與他人。甲、乙兩人應否成立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共同詐欺罪?有子、丑兩說:
【討論意見】
【子說】甲、乙既共商將甲所有之物質押移轉於丙等占有,竟又共同以詐術將該出押物騙回而另售與他人,甲縱不構成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共同詐欺罪。乙仍難免詐欺罪責。
【丑說】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罪,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其構成要件。其犯罪客體須為「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且在「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情形下始能成立,若原為其自己所有之物,該項要件即無從具備。以故甲於自己所有之物,雖經設定質權交與丙等占有,而以詐術使丙等交還,殊難謂已犯該項之詐欺罪。甲既不成立詐欺罪,則參與其事之乙,亦難謂獨有該項詐欺罪責。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某甲與乙共商將甲所有之物質押於丙等人後,又共同以詐術將該質物騙回而另售與他人,致質權人喪失其質物之占有而不能請求返還,質權歸於消滅,甲取回之原質物價值增高,即屬取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甲係為自己得財產上不法利益,乙則係使第三人得之,應共同成立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罪。

66-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6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8月0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0、352條(58.12.26)
【決議】支票上之背書,為法律所定對支票負擔保責任之文書。被告將別人簽發之支票背書後,持以向人調借現款,嗣因支票不獲兌現,經執票人追償,乃為免除背書責任,將其自己之背書塗去(尚有他人之背書),即屬使該背書之效用完全喪失,而該背書,既因被告人向人調借現款,連同支票,交付與人,已為他人之文書,則被告予以塗去,使之完全喪失效用,自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五十二條之毀損他人之文書罪。至於同支票背面另外之背書,係另外獨立之文書,既非與被告之背書合組為一個文書,則被告塗去自己之背書,亦與變更文書內容之情形不同,不能成立同法第二百十條之罪。(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5頁
【提案】院長交議:被告將別人簽發之支票背書後,持以向人調借現款,嗣因支票不獲兌現,經執票人追償,乃為免除背書責任,將其自己之背書塗去(尚有他人之背書),被告究應成立刑法第二百十條之變造私文書罪,抑或同法第三百五十二條之毀損他人之文書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學者間之通說,刑法第二百十條之變造私文書罪,處罰主旨,在保護私文書真實之效力,著重於文書內容之變更,同法第三百五十二條之毀損他人文書罪,處罰主旨,在保護他人之財產權,著重於物之毀損,故將背書塗去,究屬變造私文書,抑或毀損他人之文書,端視被告犯罪之動機與目的而定。數人之背書合為一個文書被告於未清償票款前,僅將其自己之背書塗去,而非將支票燒毀或撕碎,足見其犯罪之動機與目的,祇在免除其背書責任,自屬變更文書之內容,應成立變造私文書罪,而不成立毀損他人之文書罪。
【乙說】支票上之背書,為法律所定對支票負擔保責任之文書。被告為免除其背書責任,將自己之背書塗去,即屬使該背書之效用完全喪失,而該背書,既因被告向人調借現款,連同支票,交付與人,已為他人之文書,則被告予以塗去,使之完全喪失效用,自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五十二條之毀損他人之文書罪。至於同支票背面另外之背書,係另外獨立之文書,既非與被告之背書合組為一個文書,則被告塗去自己之背書,亦與變更文書內容之情形不同,不能成立同法第二百十條之罪。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支票上之背書,為法律所定對支票負擔保責任之文書。被告將別人簽發之支票背書後,持以向人調借現款,嗣因支票不獲兌現,經執票人追償,乃為免除背書責任,將其自己之背書塗去(尚有他人之背書),即屬使該背書之效用完全喪失,而該背書,既因被告人向人調借現款,連同支票,交付與人,已為他人之文書,則被告予以塗去,使之完全喪失效用,自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五十二條之毀損他人之文書罪。至於同支票背面另外之背書,係另外獨立之文書,既非與被告之背書合組為一個文書,則被告塗去自己之背書,亦與變更文書內容之情形不同,不能成立同法第二百十條之罪。(同乙說)

回索引〉〉

66-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9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34條(58.12.26)少年事件處理法第85條(65.02.12)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7頁
【提案】院長交議: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者,依其所犯之罪,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此之加重其刑,係相當於刑法總則之加重或刑法分則之加重?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係就教唆、幫助或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之成年人,特設加重其刑之規定,乃因其具有「成年人」之特殊身分而加重其刑,如同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假藉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亦係以具「公務員」之身分而特設加重其刑,故應相當於刑法分則之加重。
【乙說】按刑法總則加重與分則○○○區別,在於分則加重係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處罰,而成立另一獨立之罪。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所定加重處罰,並非對於個別特定之行為而為加重處罰,矧該條所定「成年人」係年齡狀態,而非身分條件,與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有別。因此,應認其為相當於總則之加重。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6-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7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9月20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85條(65.02.12)
【決議】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者,依其所犯之罪,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所謂成年人教唆、幫助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須該未滿十八歲之人已滿十四歲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始得依該條予以加重其刑。至於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間接正犯),因被利用之人無庸具備刑事責任能力,故不以已滿十四歲之少年為限。(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7頁
【提案】院長交議: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者,依其所犯之罪,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成年人所教唆、幫助、利用或共同實施犯罪之未滿十八歲之人,是否僅指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而言?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係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觸犯刑罰法令」或與之共同實施「觸犯刑罰法令」,為加重其刑之條件,故所謂未滿十八歲之人,應指十四歲以上有刑事責任之人而言。蓋刑事責任為犯罪之主觀成立要件,依刑法第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未滿十四歲人之行為不罰,屬於無責任能力人,成年人自無教唆、幫助或利用其「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之可言。
【乙說】成年人教唆、幫助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須該未滿十八歲之人已滿十四歲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始得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予以加重其刑。至於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間接正犯),因被利用之人無庸具備刑事責任能力,故不以已滿十四歲之少年為限。
【丙說】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之立法精神,在於預防促成少年犯罪之發生以保護少年,故對於成年人之特別犯罪類型予以加重其刑。從而,該本條所定「教唆」、「幫助」、「犯罪」,均不受刑法總則有關理論之拘束,易言之,即無庸採取相同之概念,未滿十八歲之人,不以已滿十四歲者為限,俾擴大適用範圍,以達立法之目的。 以上三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五條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者,依其所犯之罪,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所謂成年人教唆、幫助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須該未滿十八歲之人已滿十四歲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始得依該條予以加重其刑。至於利用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間接正犯),因被利用之人無庸具備刑事責任能力,故不以已滿十四歲之少年為限。(同乙說)

回索引〉〉

66-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8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10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8條(58.12.26)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3條(62.06.21)
【決議】採乙說。
  刑法沒收之物,雖指原物,但金錢為代替物,重在兌換價值,而不在原物,自難拘泥於沒收原物之理論,認沒收販賣毒品所得之金錢,以當場搜獲扣押者為限;且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之規定,係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三項但書所指之特別規定,政府為肅清煙毒,貫徹禁政,既設專條,採義務沒收主義,揆諸立法本意,當亦不致有此限制。故販賣毒品所得之金錢,苟能認定其係販賣毒品所得之款(例如販毒所得之款,業經消費寄託或消費借貸貸與他人,則應認該販賣所得之款仍屬存在),不以當場搜獲扣押者為限,均應宣告沒收。【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21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9頁
【提案】院長交議: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之規定,應予沒收,如該財物為金錢,而未當場搜獲扣押,可否宣告沒收?見解不一。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沒收,指原物言,販賣毒品所得之財物,如為金錢,而未當場搜獲扣押,縱未費失,亦難遽認其為原物;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既無追繳或追徵之特別規定,自難為沒收之宣告(三十年院字第二二五九號解釋參看)。
【乙說】刑法沒收之物,雖指原物,但金錢為代替物,重在兌換價值,而不在原物,自難拘泥於沒收原物之理論,認沒收販賣毒品所得之金錢,以當場搜獲扣押者為限;且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三條之規定,係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三項但書所指之特別規定,政府為肅清煙毒,貫徹禁政,既設專條,採義務沒收主義,揆諸立法本意,當亦不致有此限制。故販賣毒品所得之金錢,苟能認定其係販賣毒品所得之款(例如販毒所得之款,業經消費寄託或消費借貸貸與他人,則應認該販賣所得之款仍屬存在),不以當場搜獲扣押者為限,均應宣告沒收。 以上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6-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8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10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76條(58.12.26)
【決議】本院六十五年十一月三十日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關於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所謂「應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應解為係指依刑法相關條文之刑度,加重二分之一。並應注意不應低於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所定之刑。關於此類案件判決主文罪名之宣告應記載同條規定之罪名,例如密醫醫療他人致死者,其判決主文應記載「○○○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死亡處有期徒刑○年。」法條應引用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及刑法相關條文(如上例即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二項及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9頁

回索引〉〉

66-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8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10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1條(58.12.26)
【決議】原判決屬於刑法第六十一條之案件,可否得以上訴第三審,應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六十號解釋處理,即應注意當事人在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對是否屬於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有無爭執。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89頁

66-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2次刑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6年11月18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215、907頁
【決議】後備軍人居住處所遷移無故不依規定申報,致通報人無法轉達召集令者,參照本院以往案例所持之見解,以及司法行政部臺(六六)函參字第○六八一七號函所示意見,應依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規定辦理。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1頁

回索引〉〉

民國67年(25)

67-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1月1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0條(57.12.05)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條前段規定: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所謂原審判決之刑,當指宣告刑而言。第二審宣告刑如不較第一審宣告刑為重,縱令其所定之執行刑較第一審所定之執行刑為重,苟與刑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無違,即不得指為違法。其數罪併罰,一部經上訴改判,嗣以裁定另定執行刑時亦同。但為貫徹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條前段保護被告之立法意旨,第二審所定之執行刑或另以裁定所定之執行刑,以不較重於第一審所定之執行刑為宜。【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3年9月2日經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1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條前段規定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是否包括定執行刑而言?如採肯定見解,數罪併罰一部經上訴改判,嗣以裁定另定執行刑時是否亦受限制?
【討論意見】
【甲說】本條之設,原在保護被告之利益,宣告刑及定執行刑,自均不得加重,方足貫徹立法本旨。
【乙說】所謂原審判決之刑,當指宣告刑而言,第二審宣告刑如不較第一審宣告刑為重,縱令其所定之執行刑較第一審所定之執行刑為重,苟與刑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無違,即不得指為違法。其數罪併罰,一部經上訴改判,嗣以裁定另定執行刑時亦同。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條前段規定: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所謂原審判決之刑,當指宣告刑而言。第二審宣告刑如不較第一審宣告刑為重,縱令其所定之執行刑較第一審所定之執行刑為重,苟與刑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無違,即不得指為違法。其數罪併罰,一部經上訴改判,嗣以裁定另定執行刑時亦同。但為貫徹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條前段保護被告之立法意旨,第二審所定之執行刑或另以裁定所定之執行刑,以不較重於第一審所定之執行刑為宜。

回索引〉〉

67-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1月10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2條(62.06.21)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87.05.20)
【決議】查三十六年七月十六日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與現行之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二條但書規定相當,關於合於製藥用之煙毒,當時適用之查緝毒品給獎及處理辦法設有特別規定,現今則有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施行細則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之特別規定,故司法院三十六年院解字第三七六五號解釋及本院三十七年特覆字第二九七五號判例仍應繼續援用。以後對於煙毒案件查獲之煙毒,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論知。本院六十六年九月二十日、六十六年度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應予修正。【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21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5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1頁
【院長交議】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院解字第三七六五號解釋:「(一)合於制藥用之煙毒,查緝毒品給獎及處理辦法既設有特別規定,依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自應依該辦法處理,(二)於上開辦法施行前已宣告沒收銷燬之煙毒,如經裁判確定,仍應予以銷燬,(三)煙毒案件對於應行沒收之煙毒,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所謂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既與現行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二條但書規定相當,則煙毒案件對於應行沒收之煙毒,似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諭知,本院三十七年特覆字第二九七五號判例當亦仍可援用,本院六十六年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決議(三),是否應予變更?擬請
【決議】查三十六年七月十六日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與現行之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二條但書規定相當,關於合於製藥用之煙毒,當時適用之查緝毒品給獎及處理辦法設有特別規定,現今則有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施行細則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之特別規定,故司法院三十六年院解字第三七六五號解釋及本院三十七年特覆字第二九七五號判例仍應繼續援用。以後對於煙毒案件查獲之煙毒,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論知。本院六十六年九月二十日、六十六年度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應予修正。(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度第一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

67-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2月1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57.12.05)專利法第88條(49.05.12)
【決議】法院違反專利法第八十八條之規定,對於應中止刑事訴訟程序之案件,未中止其程序,而對被告為實體上之判決確定者,應認原判決係違背法令,案經提起非常上訴,如原確定判決為無罪判決,既非不利於被告,僅應將原判決關於違背法令撤銷。如原確定判決係有罪判決,因不利於被告,為維持被告審級利益起見,應將原判決撤銷,由原審法院於首開專利法第八十八條所定中止原因消滅後,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但如仍為有罪有判決時,不得諭知較重於原確定判決之刑。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3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被告因違反專利法案件,經第一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後,於上訴第二審法院,在審理中,已向中央標準局聲明異議,請求撤銷某乙之專利權,被告於第二審法院辯論終結後,始狀請該院在撤銷某乙之異議案未確定以前,依專法第八十八條之規定,法院應中止其程序,乃該院竟未重開辯論,中止其程序,竟將被告之上訴駁回,顯屬違背法令,案經確定不利於被告,檢察長於異議案確定撤銷某乙之專利權後提起非常上訴,本院應如何判決?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原判決不適用法則既違背法令,且不利於被告,應由本院撤銷,另行判決,為無罪之諭知。
【乙說】依專利法第八十八條應中止審判程序而未中止,係屬訴訟程序違背法令,故祇能將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丙說】關於專利權之刑事訴訟,在申請案、異議案、撤銷案未確定以前,法院應中止其程序,而法院竟未依法停止審判,若僅撤銷其訴訟程序,於被告毫無實益,為顧被告之利益起見,應將原判決撤銷,發回更審。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法院違反專利法第八十八條之規定,對於應中止刑事訴訟程序之案件,未中止其程序,而對被告為實體上之判決確定者,應認原判決係違背法令,案經提起非常上訴,如原確定判決為無罪判決,既非不利於被告,僅應將原判決關於違背法令撤銷。如原確定判決係有罪判決,因不利於被告,為維持被告審級利益起見,應將原判決撤銷,由原審法院於首開專利法第八十八條所定中止原因消滅後,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但如仍為有罪有判決時,不得諭知較重於原確定判決之刑。

回索引〉〉

67-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2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2月1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0、421、424、445、446條(57.12.05)
【決議】非常上訴審應依原判決所確定之事實為基礎。所謂事實,不僅指犯罪之行為而言,即犯罪之時、日,如與適用法律亦即論罪科刑有關之事項均屬之(十九年上字第一三四二號及四十六年臺上字第一二九六號判例參看)。
  在票據法於民國六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修正公布後,至六十六年七月二十三日修正公布前,違反票據法案件,如原確定判決對於發票人犯當時有效之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而依同條第四項規定,於辯論終結前,清償支票金額之一部或全部之事實,未經明白認定,於判決內記載者,則原確定判決適用法律,有無違背,即屬無憑判斷。其以原確定判決未依上開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為不適用法則,而提起非常上訴,自難認為有理由(四十三年臺非字第四號判例參看)。惟有關此種事實之證據,如係原判決確定後始發見,或原確定判決漏未審酌,合於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或第四百二十一條之規定時,當事人得聲請再審,以資救濟(依第四百二十一條規定聲請再審,應於第四百二十四條所定期限內為之)。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本則決定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0、421、424、445、446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3頁

67-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3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3月13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21、302條(58.12.26)
【決議】為強姦婦女而剝奪該婦女之行動自由時,是否於強姦罪外另成立妨害自由罪,須就犯罪行為實施經過之全部情形加以觀察,如該妨害自由之行為已可認為強姦行為之著手開始,則應成立單一之強姦罪,否則應認係妨害自由罪及強姦罪之牽連犯。上列十二、十七號二則事例,均應認係強姦罪與妨害自由罪之牽連犯,十二號之例應依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及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十七號之例,其所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輪姦罪部分既已據撤回告訴,應僅論以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妨害自由罪。
【註】有關撤回告訴之部分,適用上應注意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公布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及刑法施行法第九條之二之規定。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21、302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6頁
【提案】司法行政部六十七年三月十日台六十七年函刑字第○二○四六號函送台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六十六年法律座談會提案刑事類第十二、十七號兩則問題:
  第十二號:甲男自子地郊外強拉乙女上汽車,開往一百公里外之丑地,強姦乙女,乙極力抵抗,掙扎無效,終被甲強姦,甲係犯何法條之罪?
  第十七號:甲、乙、丙在霧峰街上,見丁女獨行,認為機會難得,乃共同將其拉上計程車,以刀抵住命不得喊叫,剝奪其行動自由,駛至省議會山上,使其不能抗拒,輪流將丁女姦淫,丁女向警局提出告訴,嗣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能否僅依刑法第三百零二條妨害自由罪論科?
【決定】為強姦婦女而剝奪該婦女之行動自由時,是否於強姦罪外另成立妨害自由罪,須就犯罪行為實施經過之全部情形加以觀察,如該妨害自由之行為已可認為強姦行為之著手開始,則應成立單一之強姦罪,否則應認係妨害自由罪及強姦罪之牽連犯。上列十二、十七號二則事例,均應認係強姦罪與妨害自由罪之牽連犯,十二號之例應依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及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十七號之例,其所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輪姦罪部分既已據撤回告訴,應僅論以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妨害自由罪。

67-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4月1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1條(58.12.26)
【決議】特別刑法案件,適用刑法總則之規定時,如特別刑法有規定「適用刑法總則」或「適用刑法」之明文者,應引用特別刑法該規定(參照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二三八五號判例)。如特別別刑法僅規定「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或無規定者,則應引用刑法第十一條(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一七五二號解釋)。本院五十七年八月十三日、五十七年度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會議之決議(三)不再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6頁
【提案】特別刑法案件,適用刑法總則之規定時,應引用何種法條始為適當?請討論:
【決議】特別刑法案件,適用刑法總則之規定時,如特別刑法有規定「適用刑法總則」或「適用刑法」之明文者,應引用特別刑法該規定(參照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二三八五號判例)。如特別別刑法僅規定「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或無規定者,則應引用刑法第十一條(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一七五二號解釋)。本院五十七年八月十三日、五十七年度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會議之決議(三)不再參考。

67-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4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4月1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69、375、396、397、401條(57.12.05)
【決議】第二審法院因第一審判決諭知管轄錯誤、免訴、不受理係不當,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判決予以撤銷,將該案件發回第一審法院者,除係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列各罪之案件,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外,如經當事人合法提起第三審上訴,本院應審查原判決有無違背法令(是否不適用法則或適用法則不當)。如原判係違背法令,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決予以撤銷,發回原審法院。否則,應依同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判決駁回上訴。不能謂第一審判決一經第二審判決撤銷並發回第一審法院(第二審撤銷第一審判決之判決尚未確定),即當然回復第一審判決前之程序,而無提起第三審上訴之餘地。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6頁

回索引〉〉

67-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5次刑庭庭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5月16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82條(65.02.12)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8頁
【提案】院長交議:依照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二條之規定,少年在緩刑期中,應付保護管束;如果緩刑之確定判決漏未宣付保護管束,經提起非常上訴,應如何處斷?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保護管束處分,就少年言,究不失為一種約束。因此對少年宣告緩刑之確定判決漏未依法宣付保護管束,尚難認為不利於被告。非常上訴審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前段,僅將原判決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毋庸另行判決。
【乙說】少年在緩刑期中接受保護管束,由觀護人負責輔導(有關輔導事項參見少年及兒童管訓事件執行辦法第八條第三項之規定),對少年言,係屬有利之處分,揆諸立法本意,當亦如是。因此對少年宣告緩刑之確定判決漏未依法宣付保護管束,係於被告不利,非常上訴審應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但書規定,將原判決撤銷,另為判決。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7-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05月16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03、506條(57.12.05)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六條第一項所稱之第二審判決,當係指同法第五百零三條第一項所定諭知無罪、免訴、不受理以外之判決而言。其附帶民訴判決經上訴時,依第五百零六條第二項之規定,應由第三審民事庭逕自審理,無待刑事庭移送。如第二審諭知無罪,免訴或不受理之判決附帶民訴上訴事件,則不能不受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三條第二項之限制。非對該無罪、免訴或不受理之判決有上訴時,其附帶民訴之判決不得上訴,苟其附帶民訴之上訴不合法,即可逕予駁回,毋庸移送民事庭。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8頁

67-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暨第7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
【決議】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關於刑法及特別刑法上連續犯之適用範圍及其標準: 一、連續犯須基於概括之犯意,則:
  既遂犯、未遂犯、預備犯、陰謀犯、單獨犯、共犯(包括教唆、幫助犯),如行為人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罪名者,當成立連續犯。過失犯無犯罪之故意,不發生連續犯問題。 二、連續犯須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罪名。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所謂「同一罪名」,指構成犯罪要件相同之罪名而言,因之:
  (一)在同一法條或同一項款中,如其犯罪構成要件不同時,不得成立連續犯。
  (二)結合犯與相結合之單一犯(例如強盜故意殺人與殺人)不得成立連續犯。反之,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例如強盜故意殺人與強盜)則得成立連續犯。
  (三)擬制之罪與真正罪(例如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與同條第一項之強姦罪,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與第三百二十八條之強盜罪)不得成立連續犯。
  (四)觸犯刑法之罪與觸犯刑事特別法之罪,或觸犯二種以上刑事特別法之罪,除其犯罪構成要件相同者外(例如竊盜與竊取森林副產物)不得成立連續犯。 三、基上原則,關於得認為同一罪名成立連續犯者,除上開一及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之情形外,尚有左列二種類型:
  (一)屬於加重條件者:例如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與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三百二十條與第三百二十一條。
  (二)屬於加重結果者:例如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與第二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與第二項。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9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刑法及特別刑法所列各罪可構成連續犯之罪名,經指定推事組成研究小組,通盤研究後提出報告,茲依據報告,逐項討論。
【決議】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關於刑法及特別刑法上連續犯之適用範圍及其標準:
  一、連續犯須基於概括之犯意,則:
  既遂犯、未遂犯、預備犯、陰謀犯;單獨犯、共犯(包括教唆、幫助犯),如行為人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罪名者,當成立連續犯。過失犯無犯罪之故意,不發生連續犯問題。
  二、連續犯須連續數行為而犯同一罪名。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所謂「同一罪名」,指構成犯罪要件相同之罪名而言,因之:
  (一)在同一法條或同一項款中,如其犯罪構成要件不同時,不得成立連續犯。
  (二)結合犯與相結合之單一犯(例如強盜故意殺人與殺人)不得成立連續犯。反之,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例如強盜故意殺人與強盜)則得成立連續犯。
  (三)擬制之罪與真正罪(例如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準強姦罪與同條第一項之強姦罪,第三百二十九條之準強盜罪與第三百二十八條之強盜罪)不得成立連續犯。 (四)觸犯刑法之罪與觸犯刑事特別法之罪,或觸犯二種以上刑事特別法之罪,除其犯罪構成要件相同者外(例如竊盜與竊取森林主副產物)不得成立連續犯。 三、基上原則,關於得認為同一罪名成立連續犯者,除上開一、及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之情形外,尚有左列二種類型:
  (一)屬於加重條件者:例如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與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三百二十條與第三百二十一條。
  (二)屬於加重結果者:例如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與第二項、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與第二項。

回索引〉〉

67-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暨第7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2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109條(57.12.05)
【決議】強制工作與刑罰不同,令強制工作之期間不能認為刑期。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九條之規定,「案件經上訴者,被告羈押期間如已逾原審判決之刑期者,應即撤銷羈押,將被告釋放」,該條所稱之刑期,乃專指有期徒刑或拘役之期間而言,並不包括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期間在內。羈押期間已逾原審判決之刑期者,自不得因有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而予以繼續羈押。但如檢察官為被告之不利益而上訴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9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某甲以犯竊盜為常業,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月,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所強制工作,因上訴關係羈押一年八月有餘,而羈押日數折抵刑期,已逾原判決之刑期二月有餘,應否撤銷羈押釋放?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竊盜犯所判刑期,在上訴中羈押日數,折抵刑期雖已屆滿但尚有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而該項保安處分依戡亂時期竊盜犯贓物犯保安處分條例第九條規定,仍應認為有刑之性質,如法院認有繼續羈押之必要,仍得繼續羈押。
【乙說】強制工作既非刑罰,其期間即不能認為刑期,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九條之規定「案件經上訴者,被告羈押期間如已逾原審判決之刑期者,應即撤銷羈押,將被告釋放」,該條所稱之刑期,乃專指有期徒刑或拘役之期間而言,並不包括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期間在內,羈押期間已逾原審判決期間,自不得因有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而予以繼續羈押。但如係檢察官為被告之不利益而上訴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強制工作與刑罰不同,令強制工作之期間不能認為刑期。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九條之規定,「案件經上訴者,被告羈押期間如已逾原審判決之刑期者,應即撤銷羈押,將被告釋放」,該條所稱之刑期,乃專指有期徒刑或拘役之期間而言,並不包括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期間在內。羈押期間已逾原審判決之刑期者,自不得因有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而予以繼續羈押。但如檢察官為被告之不利益而上訴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同乙說)

67-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暨第7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0、216、253條(58.12.26)商標法第62條(61.07.04)
【決議】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同時偽造仿單附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行為,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未附加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者,參照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七三號判例意旨,應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及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附加有偽造或仿造商標圖樣者,關於附加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部分,適用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二款(舊法),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處罰。關於文字部分,仍屬行使偽造之私文書,為一行為觸犯二罪名,再與其偽造商標行為,仍依上開判例辦理。
【註】商標法已於七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商標法已修正。(二)原註(商標法已於七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已不合時宜,於重新編印決議彙編時不再列印原註。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0、216、253條(58.12.26)商標法第62條(61.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9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商標法修正後,對於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同時偽造仿單(說明書)附加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行為,究應依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及第二款規定,專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處罰,抑應參照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七三號判例意旨,應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適用上不無疑義,茲舉甲、乙、丙三說,究以何說為當? 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係專就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之犯行,定其罰則,關於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說明書)而附加於偽冒之商品內之行為,因刑法妨害農工商罪一章並無處罰明文,而此種行為又與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罪名相當,故過去咸認為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兼有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說明書)附加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行為,為分別觸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之罪名,應從一重處斷。此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七三號判例之所由來也。茲修正後之商標法,其增列之第六十二條第二款規定,既就於偽冒之商品內附加偽造之仿單(說明書)之行為,設有處罰專條,揆諸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後法優於前法之原則,此種情形自應依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及第二款規定,專按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罪刑處罰,不再參照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七三號判例意旨而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百十六(第二百十條),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乙說】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二款所定,認為係侵害他人之商標專用權而應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處罰之情形為:「於有關同一商品或同類商品之廣告、標帖、說明書、價目表或其他文書,附加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註冊商標圖樣而陳列或散布者」。此條文義不明,能否認與:「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說明書)附加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情形相同,不無疑問。故凡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同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說明書)附加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行為,仍應參照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七三號判例意旨,應按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第二百十六條、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而不適用商標法第六十二條,專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處罰之。
【丙說】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同時偽造仿單附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行為,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未附加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者,仍依上開判例辦理。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附加有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者,關於附加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部分。適用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二款,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處罰。關於文字部分,仍屬行使偽造之私文書,為一行為觸犯二罪名,再與其偽造商標行為,仍依上開判例辦理。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同時偽造仿單附於偽冒之商品內行使之行為,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未附加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者,參照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七三號判例意旨,應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及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如偽造他人商品之仿單附加有偽造或仿造商標圖樣者,關於附加偽造或仿造之商標圖樣部分,適用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二款(舊法),依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處罰。關於文字部分,仍屬行使偽造之私文書,為一行為觸犯二罪名,再與其偽造商標行為,仍依上開判例辦理。(同丙說)
【註】商標法已於七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

回索引〉〉

67-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暨第7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20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11、12條(62.08.17)
【決議】某甲對於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某乙,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交付賄賂。雖經認為情節輕微,而其交付財物又在三千元以下,但因刑法或其他法律並無處罰明文,即無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二項之適用,某甲之行為,應依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規定處罰。(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6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099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對於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某乙,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交付賄賂,經認為情節輕微,而其交付財物又在三千元以下,因刑法或其他法律並無處罰明文,是否得以行為不罰為理由,而為無罪之判決? 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某乙既非刑法上之公務員,某甲對其行賄,除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外,刑法或其他法律均無處罰明文,即無同條例第十二條第二項之適用。某甲之行為,應依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規定處罰。
【乙說】某甲對某乙行賄,情節輕微,而所交付之財物又在三千元以下,如某乙為刑法上之公務員,即可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茲因某乙非為刑法上之公務員,反應適用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規定處罰,兩相比較,顯失平衡,當非立法本意。再就刑法言之,某乙既非刑法上公務員,某甲對之交付財物,因刑法無處罰明文,自不為罪。就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言之,其所交付之財物在三千元以下,適用同條例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結果,亦因刑法或其他法律根本無處罰明文,而不構成犯罪。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某甲對於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某乙,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交付賄賂。雖經認為情節輕微,而其交付財物又在三千元以下,但因刑法或其他法律並無處罰明文,即無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二項之適用,某甲之行為,應依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規定處罰。(同甲說)

67-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8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0、38、51、227條(57.12.05)
【決議】刑事被告辯護人有委任狀及辯護書,刑事自訴代理人有委任狀者,裁判書上始予列名記載並送達。本院二十四年七月刑庭總會決議及本院六十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六十一年度第二次民、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仍予維持。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0、38、51、227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3頁
【決定事項】刑事被告辯護人有委任狀及辯護書,刑事自訴代理人有委任狀者,裁判書上始予列名記載並送達。本院二十四年七月刑庭總會決議及本院六十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六十一年度第二次民、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仍予維持。(六十七年度第八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

回索引〉〉

67-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8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8日

【相關法條】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67.01.23)
【決議】採乙說。
【註】懲治走私條例已於七十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並增訂第十一條之一。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3頁
【提案】院長交議:私運匪偽物品進口,應否成立懲治走私條例,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民國五十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及民國六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修正公布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對於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之行為,均有處罰明文;而行政院民國六十三年二月四日修正公布之取締匪偽物品辦法,依照同辦法第一條之規定,既係參酌海關緝私條例及懲治走私條例,並依國家總動員法第十九條所訂定,且同辦法第三條第一項規定:匪偽物品除供醫療用之中藥,在未有代用品以前,經由經濟部國際貿易局核准進口者外,一律禁止進口;同條第二項規定:旅客、船員及航空器服務人員不得攜帶匪偽物品進口;又同辦法第五條第一項規定:違反第三條第二項規定,或以其他方法私運匪偽物品進口者,由海關依海關緝私條例及懲治走私條例有關規定處理,其有妨害軍事或治安或因而擾亂金融情節重大者,應依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有關規定處罰。可見取締匪偽物品辦法非僅為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第十九條所發布之命令,且與民國五十八年十一月十一日修正公布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三項及民國六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修正公布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四項所稱之公告性質相同。因此在取締匪偽物品辦法於六十三年二月四日修正公布後,祇須私運進口之物品為匪貨,不論數額多寡,以及該物品已否由行政院公告管制進口,概應成立懲治走私條例所定,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由海關依同條例第一條之規定,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乙說】民國五十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及民國六十七年一月十三日修正公布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係屬空白刑法,該罪所稱管制物品及其數額,係以行政院之公告為其補充規範;而刑法採罪刑法定主義,不容比附援引,類推解釋。行政院既未明白公告,凡屬匪偽物品,均係管制進口物品,而同院六十三年二月四日修正公布之取締匪偽物品辦法,性質上亦非上述之公告,則未經公告管制進口之物品,縱屬匪貨,其私運進口者,亦難認為應成立懲治走私條例所定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註】懲治走私條例已於七十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修正公布,並增訂第十一條之一。

67-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14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6、7條(62.08.17)
【決議】依司法院三十七年四月五日院解字第三九一七號就前懲治貪污條例(三十二年六月三十日公布)第三條第六款及第七款關於圖利罪及第五條關於未遂犯規定所為釋示,圖利罪祇須有圖利之行為,即為既遂,不以得利為構成要件。按該條例該項規定,與現行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第四款及第七條之規定相同。司法院上開解釋,自應繼續適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5頁
【提案】院長交議: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及第四款之圖利罪,有無未遂犯?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之罪,旨在懲罰瀆職,只須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有直接或間接圖利之意思而表現於行為,即已構成,並不以實際得利為限(參照本院四十六年台上第一七五號判例)。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之圖利罪,係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之特別規定,該條例第六條第四款之圖利罪,與第三款規定相類似,基於同一法律上之理由,該條例第六條第三、四款之圖利罪,亦只須於利果有所圖,即為既遂,其實際已得利與否,則非所問,是該兩款之罪,應無未遂犯可言。
【乙說】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七條明文規定:「第四條至第六條之未遂犯罰之」。關於同條例第六條第三、四款之圖利罪,亦包含在內,並未排除不適用,故犯該兩款之罪,而實際未得到者,應論以未遂犯。 以上二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依司法院三十七年四月五日院解字第三九一七號就前懲治貪污條例(三十二年六月三十日公布)第三條第六款及第七款關於圖利罪及第五條關於未遂犯規定所為釋示,圖利罪祇須有圖利之行為,即為既遂,不以得利為構成要件。按該條例該項規定,與現行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第四款及第七條之規定相同。司法院上開解釋,自應繼續適用。

67-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05、411條(57.12.05)
【決議】按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其第二審法院所為裁定不得抗告,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五條定有明文。如第三審法院,誤為得抗告,而評決將原裁定撤銷,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五號解釋及本院五十五年台非字第二○五號判例所示之意旨,該項評決應屬無效。自毋庸制作裁定而為送達,可另行評議裁定,將抗告駁回。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5頁

回索引〉〉

67-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8條(58.12.26)
【決議】販賣禁藥速賜康,同時販賣配合注射該禁藥之用之美娜藥水(譯名或稱麥那林)該藥水既配合速賜康販賣,應認係供販賣禁藥犯罪之用之物,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得將該藥水併予沒收。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5頁

67-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0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1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29、30、237條(58.12.26)
【決議】結婚為男女當事人二人之行為,不容第三人分擔實施。父母同意其子女重婚,並為主婚,既非分擔實施重婚行為,亦非以自己共同重婚之意思而參與(重婚行為除當事人外非第三人所能參與犯罪),祇是對其子女之重婚行為,事前事中予以精神上之助力,僅能構成重婚罪之幫助犯,如子女原無婚之意思,則父母之造意可構成重婚之教唆犯,而不成立共同正犯。(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7頁
【提案】院長交議:第三人能否為重婚罪(有配偶而重為婚姻罪)之共同正犯? 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有配偶而重為婚姻罪,固屬因身分關係成立之罪,倘第三人參與其事,例如父母同意其子女重婚,並為主婚,依照刑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仍應成立重婚罪之共同正犯(本院二十四年七月民刑庭總會決議、二十七年上字第一三三三號判例、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九號解釋參照)。
【乙說】結婚為男女當事人二人之行為,不容第三人分擔實施,父母同意其子女重婚,並為主婚,既非分擔實施重婚行為,亦非以自己共同重婚之意思而參與(重婚行為除當事人外非第三人所能參與犯罪),祇是對其子女之重婚行為,事前事中予以精神上之助力,僅能構成重婚罪之幫助犯,如子女原無重婚之意思,則父母之造意可構成重婚之教唆犯,而不成立共同正犯。甲說所引本院民刑庭總會決議、判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所示,均與本例重婚罪非第三人所能共同參與之情形不同。 以上二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結婚為男女當事人二人之行為,不容第三人分擔實施。父母同意其子女重婚,並為主婚,既非分擔實施重婚行為,亦非以自己共同重婚之意思而參與(重婚行為除當事人外非第三人所能參與犯罪),祇是對其子女之重婚行為,事前事中予以精神上之助力,僅能構成重婚罪之幫助犯,如子女原無婚之意思,則父母之造意可構成重婚之教唆犯,而不成立共同正犯。(同乙說)

回索引〉〉

67-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0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1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335、336條(58.12.26)
【決議】採乙說。 普通侵占與業務上侵占,僅犯罪者持有其侵占物之原因不同,其犯罪構成要件,即不法所有之意圖及易持有他人之財物為己有之要件,並無不同,如基於概括之犯意而連續為之,應論以連續犯。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自95年7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335、336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7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係某縣農會會計,基於概括之犯意,意圖不法之所有,先於六十七年六月二日將其友人某乙託其轉交某丙之新台幣六千元予以化用。繼於同月十五日將業務上持有之農會公款新台幣一萬元予以化用。某甲所犯普通侵占與業務上侵占,得否成立連續犯? 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刑法第五十六條所謂同一之罪名,係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數行為,觸犯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者而言,本件普通侵占與業務上侵占之犯罪構成要件並不相同,不能以連續犯論。
【乙說】普通侵占與業務上侵占,僅犯罪者持有其侵占物之原因不同,其犯罪構成要件,即不法所有之意圖及易持有他人之財物為己有之要件,並無不同,如基於概括之犯意而連續為之,應論以連續犯。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7-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0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1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02條(57.12.05)
【決議】某甲駕駛卡車不慎,撞倒由某乙駕駛後座搭載某丙之機車,致某乙與某丙均受輕傷。某乙告訴某甲過失傷害,經起訴並判決某甲無罪確定後,某丙又向同一法院告訴某甲過失傷害再經起訴,某甲撞倒機車致某乙與某丙受傷,係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其觸犯之數罪名之犯罪構成要件均屬相同,且係以一行為犯之,依據一行為僅應受一次審判之原則,其有無刑事責任,已因前一確定判決所為無罪之諭知而確定,此與連續犯之連續數行為及牽連犯之數行為有方法結果關係之情形不同,不容再為其他有罪或無罪之實體判決,此後一起訴,參照本院二十八年滬上字第四三號判例及司法院院字第二二七一號解釋,應為免訴之判決,如仍為有罪之判決確定者,其判決顯屬違法。(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07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駕駛卡車不慎,撞倒由某乙駕駛後座搭載某丙之機車,致某乙與某丙均受輕傷。某乙告訴某甲過失傷害,經判決某甲無罪確定後,同一法院又另就某丙告訴某甲過失傷害部分,為有罪之判決確定,對於該判決有罪確定之後一判決,是否違法?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如法院就其行為之一部,已經為實體之確定判決者,其效力及於全部,固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款所明定。惟所謂裁判上一罪,其一部分已經為實體之裁判,如果確定,其效力及於其他未裁判之部分者,係指已裁判部分為有罪之裁判而言,並不包括無罪之裁判在內。某甲既經判決無罪確定,即不發生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一罪之問題,尤無無罪判決之效力及於有罪判決之可言。因而對於後一確定判決,不發生違法問題。
【乙說】某甲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其觸犯之數罪名之犯罪構成要件均屬相同,且係以一行為犯之,依據一行為僅應受一次審判之原則,其應否受刑事制裁,已因前一確定判決所為無罪之諭知而確定,此與連續犯之數行為及牽連犯有方法結果之情形不同,不容再為其他有罪或無罪之實體判決,是對於後起訴者,參照本院二十八年滬上字第四三號判例及司法院院字第二二七一號解釋,應為免訴判決,如仍為有罪之判決確定者,其判決顯屬違法。至於甲說意見,若就連續犯、牽連犯有數行為之情形而論,固無不合,但本例想像競合犯僅有一行為,其情形顯有不同。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某甲駕駛卡車不慎,撞倒由某乙駕駛後座搭載某丙之機車,致某乙與某丙均受輕傷。某乙告訴某甲過失傷害,經起訴並判決某甲無罪確定後,某丙又向同一法院告訴某甲過失傷害再經起訴,某甲撞倒機車致某乙與某丙受傷,係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其觸犯之數罪名之犯罪構成要件均屬相同,且係以一行為犯之,依據一行為僅應受一次審判之原則,其有無刑事責任,已因前一確定判決所為無罪之諭知而確定,此與連續犯之連續數行為及牽連犯之數行為有方法結果關係之情形不同,不容再為其他有罪或無罪之實體判決,此後一起訴,參照本院二十八年滬上字第四三號判例及司法院院字第二二七一號解釋,應為免訴之判決,如仍為有罪之判決確定者,其判決顯屬違法。(同乙說)

67-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1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10月27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8、445、446、447條(57.12.05)
【決議】非常上訴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累犯係法律加重事由之一,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既未認定某甲有累犯情事,其未依累犯論處,自屬當然,尚難以事後調查之結果,與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有異,而提起非常上訴。至不應減刑而予以減刑,係違背法律明文規定之限制,顯屬適用法則不當,與原判決確認之事實無關,既經提起非常上訴,自應將其違背法令部分撤銷,以糾正對法律不正確之適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0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某甲因犯罪,經某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嗣查知其犯罪時間係在民國六十年八月十六日以前,且所犯之罪合於減刑條件,經同院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裁定減處其刑二分之一,亦告確定,並於六十年十二月一日執行期滿出獄,其後復於六十三年五月間再犯罪,原審法院因未發現以上情形,未依累犯論處,且復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判決減處其刑確定,原確定判決是否違背法令? 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已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獲得減刑裁定確定後再犯罪者,不得依本條例再予減刑,為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五條第二項前段所明定。某甲既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且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獲得減刑裁定確定,並已執行完畢再犯罪,雖其犯罪時間係在六十四年四月十六日以前,所犯之罪且合於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四條第二項之規定,依照前開說明,應依累犯論處,並不得再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減刑,方為適法,事實審法院因未發現該項情形,未依累犯論處,且復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處其刑,其判決自屬違背法令。
【乙說】非常上訴審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如依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其適用法律並無違誤,縱原確定判決因重要證據漏未調查,致所認定之事實,發生疑義,非常上訴仍無從逕行調查改判,原確定判決既僅認定某甲於六十三年五月間所犯之犯罪事實,並未認定其曾於六十年犯罪,經判處有期徒刑以上之刑,復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減處其刑二分之一,並執行完畢等事實,則其未依累犯論處,且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予以減刑二分之一,即難認為違背法令。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 敬請公決
【決議】非常上訴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累犯係法律加重事由之一,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既未認定某甲有累犯情事,其未依累犯論處,自屬當然,尚難以事後調查之結果,與原判決認定之事實有異,而提起非常上訴。至不應減刑而予以減刑,係違背法律明文規定之限制,顯屬適用法則不當,與原判決確認之事實無關,既經提起非常上訴,自應將其違背法令部分撤銷,以糾正對法律不正確之適用。

回索引〉〉

67-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1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10月27日

【決議】「○○地區汽油及柴油管制辦法」,雖係經濟部依據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及第十五條而制定。但該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所規定之管制物品,並不包括加油機在內。而私設加油機,亦與平價或禁售無關。乃該辦法第六條對於私自設置加油機者亦定為應受懲處,既於法無據,則某甲其經營之礦油行內私自設置加油機,祇能依違警罰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十一款處罰。不能成立該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之罪。(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7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0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某甲在其經營之礦油行,設置加油機使用,惟經濟部依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及第十五條所制定之「○○地區汽油及柴油管制辦法」於民國六十六年八月二十九日發布施行,禁止礦油行使用加油機,原有加油機應於該辦法修正發布日起六十天內,向中國石油公司補辦申請設置加油機手續,經核准後方得繼續使用,凡未經核准者,應於通知後十日內自行拆除,並得申請收購或自行銷燬,乃某甲既未申請許可,即設置加油機使用,又未補辦手續,或自行拆除、銷燬,能否構成上開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之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查「○○地區汽油及柴油管制辦法」雖係經濟部依據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理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及第十五條而制定,但該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所規定之管制物品,並不包括加油機在內,而私設加油機,亦與平價或禁售無關,乃該辦法第六條,竟對於私自設置加油機者亦定為應受懲處,實於法無據,則某甲縱有私自設置加油機,祇能依違警罰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十一款處罰,不能成立該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之罪。
【乙說】查○○地區汽油及柴油管制辦法第六條規定,私自設置加油機者,由各地方法院治安機關移送管轄法院,依照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第三十二條懲處,是某甲在其經營礦油行私自設置加油機使用,即應依該條例之規定處罰。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地區汽油及柴油管制辦法」,雖係經濟部依據非常時期農礦工商管理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及第十五條而制定。但該條例第一條甲項第三款所規定之管制物品,並不包括加油機在內。而私設加油機,亦與平價或禁售無關。乃該辦法第六條對於私自設置加油機者亦定為應受懲處,既於法無據,則某甲其經營之礦油行內私自設置加油機,祇能依違警罰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十一款處罰。不能成立該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之罪。(同甲說)

回索引〉〉

67-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3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12月1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11條(57.12.05)
【決議】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以有刑事訴訟之存在為前提,刑事訴訟程序終了後,即無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之餘地。若果提起而經法院認為不合法予以駁回,雖經合法上訴,上級法院亦無從為實體上之審判。此與合法提起之附帶民事訴訟,經合法上訴,而法院僅應就附帶民事訴訟審判且可為實體上之審判者,迥不相同。如果亦予移送,民事庭於接受此項移送案件後,仍應認上訴為不合法,而裁定駁回,毫無實益可言。本院二十五年十一月十日民刑事庭總會決議以刑事訴訟法(舊法)第五百十五條(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所謂審判,專指實體上之審判而言,揆之立法本意,當亦如是。司法院院字第一九八四號解釋及本院二十六年鄂附字第八四號、二十八年移字第二號及第三號判例所示意旨,均非指此種不合法之附帶民事訴訟之情形而言。本例情形(刑事訴訟程序終了後,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法院認為原告之訴不合法,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二條第一項規定,判決予以駁回,原告合法提起上訴。),上級法院刑事庭應認上訴為無理由,逕以判決駁回(此種因維持原審程序判決而駁回上訴之判決亦屬程序判決,非實體判決),無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第一項前段之適用。(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4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事訴訟程序終了後,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法院認為原告之訴不合法,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二條第一項規定,判決予以駁回,原告不服,經合法提起上訴,上級法院應如何辦理? 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法院如僅應就附帶民事訴訟為審判者,除有該條第一項後段「但附帶民事訴訟之上訴不合法者,不在此限」之情形外,均應依該條第一項前段辦理,再無其他例外限制規定。司法院院字第一九八四號解釋(一)及本院二十六年鄂附字第八四號、二十八年移字第二號及第三號判例均持相同之見解,因此,本題情形,上級法院應以裁定將該案件移送同院民事庭。至本院二十五年十一月十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以刑事訴訟法(舊法)第五百十五條所謂審判,專指實體上之審判而言,乃為求裁判程序之簡化所作之便宜決定,並不影響於上開法律規定與判解之效力。
【乙說】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以有刑事訴訟之存在為前提,刑事訴訟程序終了後,即無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之餘地,若果提起而經法院認為不合法予以駁回,雖經合法上訴,上級法院亦無從為實體上之審判,此與合法提起之附帶民事訴訟,經合法上訴,而法院僅應就附帶民事訴訟審判且可為實體上之審判者,迥不相同,如果亦予移送,民事庭於接受此項移送案件後,仍應認上訴為無理由,而判決駁回,毫無實益可言。本院二十五年十一月十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以刑事訴訟法(舊法)第五百十五條(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所謂審判,專指實體上之審判而言,揆之立法本意,當亦如是。司法院院字第一九八四號解釋及本院二十六年鄂附字第八四號、二十八年移字第二號及第三號判例所示意旨似非指此種不合法之附帶民事訴訟之情形而言。依本題案例,上級法院刑事庭應認上訴為無理由,逕以判決駁回(此種因維持原審程序判決而駁回上訴之判決亦屬程序判決,非實體判決),無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第一項前段之適用。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 請公決
【決議】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以有刑事訴訟之存在為前提,刑事訴訟程序終了後,即無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之餘地。若果提起而經法院認為不合法予以駁回,雖經合法上訴,上級法院亦無從為實體上之審判。此與合法提起之附帶民事訴訟,經合法上訴,而法院僅應就附帶民事訴訟審判且可為實體上之審判者,迥不相同。如果亦予移送,民事庭於接受此項移送案件後,仍應認上訴為不合法,而裁定駁回,毫無實益可言。本院二十五年十一月十日民刑事庭總會決議以刑事訴訟法(舊法)第五百十五條(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所謂審判,專指實體上之審判而言,揆之立法本意,當亦如是。司法院院字第一九八四號解釋及本院二十六年鄂附字第八四號、二十八年移字第二號及第三號判例所示意旨,均非指此種不合法之附帶民事訴訟之情形而言。本例情形(刑事訴訟程序終了後,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法院認為原告之訴不合法,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二條第一項規定,判決予以駁回,原告合法提起上訴。),上級法院刑事庭應認上訴為無理由,逕以判決駁回(此種因維持原審程序判決而駁回上訴之判決亦屬程序判決,非實體判決),無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第一項前段之適用。(同乙說)

67-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3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12月1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
【決議】一、對非常上訴判決提起非常上訴,必須該非常上訴判決本身有違背法令之非常上訴理由(不得以對原確定判決之非常上訴理由,作為對非常上訴判決之非常上訴理由)。
  二、非常上訴判決及原確定判決各有違背法令之非常上訴理由者,得對非常上訴判決及原確定判決分別提起非常上訴。
  三、原確定判決曾經提起非常上訴經判決駁回者,非不得對之提起第二次以上之非常上訴,此際如該非常上訴判決本身無違背法令之非常上訴理由,僅得對原確定判決再提起非常上訴。
  四、第二次提起之非常上訴,承辦庭審理結果與前次非常上訴之判決有不同之見解時,應先提經刑庭庭推總會決定。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4頁

回索引〉〉

民國68年(13)

68-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1月10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12條(62.06.21)
【決議】查三十六年七月十六日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與現行之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二條但書規定相當,關於合於製藥用之煙毒,當時適用之查緝毒品給獎及處理辦法有特別規定,現今則有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施行細則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之特別規定,故司法院三十六年院解字第三七六五號解釋及本院三十七年特覆字第二九七五號判例仍應繼續援用。以後對於煙毒案件查獲之煙毒,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諭知。本院六十六年九月二十日、六十六年度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應予修正。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7頁
【提案】院長交議: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院解字第三七六五號解釋:「(一)合於製藥用之煙毒,查緝毒品給獎及處理辦理既設有特別規定,依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自應依該辦法處理(二)於上開辦法施行前已宣告沒收銷燬之煙毒,如經裁判確定,仍應予以銷燬(三)煙毒案件對於應行沒收之煙毒,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所謂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既與現行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二條但書規定相當,則煙毒案件對於應行沒收之煙毒,似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諭知,本院三十七年特覆字第二九七五號判例當亦仍可援用,本院六十六年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是否應予變更﹖擬請覆議
【決議】查三十六年七月十六日修正之禁煙禁毒治罪條例第十七條末段,與現行之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二條但書規定相當,關於合於製藥用之煙毒,當時適用之查緝毒品給獎及處理辦法有特別規定,現今則有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施行細則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之特別規定,故司法院三十六年院解字第三七六五號解釋及本院三十七年特覆字第二九七五號判例仍應繼續援用。以後對於煙毒案件查獲之煙毒,祇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諭知。本院六十六年九月二十日、六十六年度第七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應予修正。

68-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8年01月2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03、304條(57.12.05)
【決議】法院對於訴訟之應否受理,以及有無管轄權,均有問題時,首應就有無管轄權審查,如無管轄權,應即為諭知管轄錯誤之判決,不得逕為不受理之判決。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7頁

回索引〉〉

68-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2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71、329、332條(58.12.26)
【決議】採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7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侵入住宅行竊,為事主某乙發覺而逃,某乙之子某丙及某乙先後下樓追捕,某甲為脫免逮捕,持刀先將某丙殺死,某乙繼之追到,亦被殺未死,某甲所犯數罪間之法律關係,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某甲侵入住宅行竊,為事主某乙發覺而逃,某乙之子某丙先下樓追捕,某甲為脫免逮捕,持刀將某丙殺死,係犯準強盜罪(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而有殺人既遂之行為,應成立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強盜殺人之結合犯,其嗣後持刀殺追捕之某乙未死,另成立殺人未遂罪,與前之強盜殺人結合犯併合處罰。
【乙說】某甲因竊盜為脫免逮捕而殺死某丙部分,應論以強盜殺人罪,固無疑問。但某甲嗣後持刀殺追捕之某乙未死,亦係因竊盜,為脫免逮捕而實施強暴之結果,與單純殺人未遂之情形不同,其殺人未遂部分應與所犯準強盜罪依牽連犯規定,從一重之殺人未遂罪處斷,並與在先所犯強盜殺人罪,併合處罰。
【丙說】某甲侵入住宅行竊,為事主某乙發覺而逃,某乙之子某丙先下樓追捕,某乙繼之追捕,某甲為脫免逮捕,當場持刀對相繼追捕之某丙及某乙實施強暴,係犯一個準強盜罪,而其當場實施強暴時,將某丙殺死,某乙則被殺未死,又屬一行為而觸犯殺人既遂及殺人未遂二罪名,應從一重之殺人既遂處斷,其殺人既遂之行為因與所犯準強盜有結合犯關係,應適用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條第四款,以犯強盜罪而故意殺人論科。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68-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3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3月27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80條(57.12.05)
【決議】第二審受命推事於審判期日前,訊問被告及蒐集或調查證據時,指定審判期日,令被告屆期到場,其踐行之訴訟程序雖不合法,但被告既已屆時到庭陳述、參與辯論,則第二審此項訴訟程序之違法,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自不能據為第三審上訴理由。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80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8頁 補充決議事項:
  第二審受命推事於審判期日前,訊問被告及蒐集或調查證據時,指定審判期日,令被告屆期到場,其踐行之訴訟程序雖不合法,但被告既已屆時到庭陳述、參與辯論,則第二審此項訴訟程序之違法,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自不能據為第三審上訴理由。(六十八年度第三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

68-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4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1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110、121條(57.12.05)
【決議】被告及得為其輔佐人之人,在第三審上訴中,逕向本院具保聲請停止羈押,本院可以裁定駁回其聲請。並於理由中說明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應聲請第二審法院裁定。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8頁
【提案】被告及得為其輔佐之人,在第三審上訴中,逕向院具保聲請停止羈押,應如何辦理﹖
【決議】被告及得為其輔佐人之人,在第三審上訴中,逕向本院具保聲請停止羈押,本院可以裁定駁回其聲請。並於理由中說明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應聲請第二審法院裁定。

回索引〉〉

68-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2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276、282、936頁
【決議】被告甲於五十九年間犯竊盜罪,同案被告乙於同年間犯贓物罪,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並於六十年八月判決確定。甲、乙在審判中之羈押日數均屆滿一年,經予限制住居釋放,嗣後在強制工作執行中,中華民國六十年及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先後頒行,關於可否裁定減刑一節,按本件被告既均須執行強制工作,則徒刑部分尚未經檢察官指揮執行,與「尚未執行」之條件相符,不發生「執行完畢」之問題,裁定減刑縱無實益,但刑期減輕,從形式上觀察,要應認為有利於被告,裁定減刑應無不合。(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9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被告甲於五十九年間犯竊盜罪,同案被告乙犯贓物罪,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於六十年八月判決確定,甲、乙在審判中之羈押日數均屆滿一年,經予限制住居釋放,嗣後在強制工作執行中,中華民國六十年及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先後頒行,可否裁定減刑? 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被告等之羈押日數足以折抵刑期,依法又係必須予以折抵,檢察官於執行徒刑時亦僅查卷登記為已足,不發生發監執行之問題,故檢察官指揮執行就本件而言,僅係一種手續問題,縱然尚未辦理此種手續,應認為與執行完畢之情形並無不同,況羈押日數足以折抵刑期,裁定減刑於被告既無實益,且因已獲減刑裁定,嗣後於六十四年四月十六日以前再犯罪不得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再予減刑,自屬於被告不利,裁定減刑於法不合。
【乙說】本件被告均須先執行強制工作,徒刑部分尚未經檢察官指揮執行,與「尚未執行」之條件相符,既係尚未執行,即無從亦不必進一步探討「尚未執行完畢」之問題,裁定減刑縱無實益,但刑期減輕,從形式上觀察,總應認為有利於被告,裁定減刑應無不合。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 請公決
【決議】被告甲於五十九年間犯竊盜罪,同案被告乙於同年間犯贓物罪,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並於六十年八月判決確定。甲、乙在審判中之羈押日數均屆滿一年,經予限制住居釋放,嗣後在強制工作執行中,中華民國六十年及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先後頒行,關於可否裁定減刑一節,按本件被告既均須執行強制工作,則徒刑部分尚未經檢察官指揮執行,與「尚未執行」之條件相符,不發生「執行完畢」之問題,裁定減刑縱無實益,但刑期減輕,從形式上觀察,要應認為有利於被告,裁定減刑應無不合。(同乙說)

回索引〉〉

68-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2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76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9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向以駕駛自用小貨車載運食品至各處推銷為業,某日於載運推銷途中,因過失撞斃行人,究應負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抑普通過失致人於死罪?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上所謂業務上之行為,指其事實上執行業務之行為而言。某甲既以駕駛小貨車推銷食品為業,則其駕駛行為,應認為包括於推銷之業務行為中,亦即為其推銷業務之一部。某甲雖非以駕車為其專業,亦仍無礙於業務之性質,其於執行運送食品推銷業務中,過失致人於死,即應依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論處。
【乙說】某甲應負普通過失致人於死罪,因其業務在推銷食品,並非以駕駛貨車為其專業,其因業務外之駕駛行為致人於死,僅能負普通過失致人於死罪。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8-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8、379條(57.12.05)
【決議】某甲於民國五十八十一月十五日因犯竊盜罪,經某地方法院於同月二十九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確定。嗣於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檢察官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及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聲請同院依上開條例二次遞減其刑,該院於同日裁定,僅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為有期徒刑一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漏未適用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予以減刑,檢察官及受刑人某甲均未提起抗告,於是確定,旋檢察官於同年八月十一日聲請同院再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裁定減刑,該院於同月十六日依該條例裁定就前裁定減得之刑有期徒刑一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減為有期徒刑六月,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並在裁定理由內說明前已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檢察官與受刑人某甲亦均未提起抗告,因而確定。檢察長認該院上開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裁定,漏未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顯有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且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係減法定刑,而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係減宣告刑,該院上開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及同年八月十六日兩裁定,減刑程序先後顛倒,其所減刑期之計算,亦屬違法,為此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對於本件第一次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之裁定之非常上訴,應將原裁定撤銷改判,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及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遞減其刑。對於第二次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就第一次裁定減得之刑再予減刑之裁定之非常上訴,應將原裁定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8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19頁
【提案】刑六庭提案:某甲於民國五十八十一月十五日因犯竊盜罪,經某地方法院於同月二十九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確定。嗣於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檢察官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及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聲請同院依上開條例二次遞減其刑,該院於同日裁定,僅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為有期徒刑一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漏未適用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予以減刑,檢察官及受刑人某甲均未提起抗告,於是確定,旋檢察官於同年八月十一日聲請同院再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裁定減刑,該院於同月十六日依該條例裁定就前裁定減得之刑有期徒刑一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減為有期徒刑六月,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並在裁定理由內說明前已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檢察官與受刑人某甲亦均未提起抗告,因而確定。檢察長認該院上開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裁定,漏未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顯有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且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係減法定刑,而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係減宣告刑,該院上開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及同年八月十六日兩裁定,減刑程序先後顛倒,其所減刑期之計算,亦屬違法,為此提起非常上訴,茲就本問題分兩部分說明之。(以下簡稱六十年或六十四年減刑條例) (一)關於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裁定部分:
【討論意見】
【甲說】本件原裁定既未依檢察官聲請意旨,併依六十年減刑條例減刑,顯有已受請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且不利於被告某甲,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改判,併依六十年及六十四年兩減刑條例遞減其刑。
【乙說】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二款所謂:「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係專指判決而言,裁定無適用之餘地,本件原裁定既未適用六十年減刑條例減刑,屬不適用法則之違法,且不利於被告,應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改判,併依六十年及六十四年兩減刑條例遞減其刑。
【丙說】按應減刑之罪,未經判決確定者,在六十年減刑條例應減法定刑,在六十四年減刑條例應減宣告刑,惟已經判決確定之應減刑之罪,無論六十年或六十四年減刑條例,均減宣告刑,因此減刑之次序,與減得之結果,並無影響,本件原裁定雖未依六十年減刑條例減刑,此與數罪併罰案件,對其中一罪漏未判決之法理相同,僅須補為裁定而已,並不發生非常上訴問題,應判決予以駁回。
【丁說】應減刑之罪,在六十年十月九日以前判決確定,如依六十年及六十四年減刑條例先後減刑者,第一次之減刑裁定所宣告之刑,因第二次減刑裁定之宣告而失效,應依第二次新裁定所宣告之刑執行之。本件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原裁定,因同年八月十六日新裁定之宣告而失效,該原裁定既已失效,不發生非常上訴問題,應判決予以駁回。 (二)關於六十五年八月十六日裁定部分:
【討論意見】
【子說】檢察官於六十五年五月三十日第一次提出聲請時,既併依六十年及六十四年減刑條例聲請減刑,雖原審法院未依六十年減刑條例減輕其刑,惟檢察官對該部分減刑之聲請,仍舊存在,檢察官於六十五年八月十一日為重複之第二次聲請時,原審法院應對該第二次之重複聲請,裁定駁回。原審法院竟准其重複聲請予以減刑,顯有違法,該部分之非常上訴,應認為有理由,由本院將原裁定撤銷,駁回檢察官之聲請。
【丑說】依前開丙說意旨,本件既已依六十年減刑條例補為裁定,遞減其刑,於法尚非有違,應由本院判決將非常上訴駁回。
【寅說】依前開丁說意旨,本件兩次減刑之裁定雖顛倒減刑之次序有違法令,惟其減刑之結果無異,且可不受六十四年減刑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之適用,應認原裁定有利於被告,由本院判決將原裁定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即可。 以上兩部分,究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某甲於民國五十八十一月十五日因犯竊盜罪,經某地方法院於同月二十九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確定。嗣於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檢察官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及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聲請同院依上開條例二次遞減其刑,該院於同日裁定,僅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為有期徒刑一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漏未適用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予以減刑,檢察官及受刑人某甲均未提起抗告,於是確定,旋檢察官於同年八月十一日聲請同院再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裁定減刑,該院於同月十六日依該條例裁定就前裁定減得之刑有期徒刑一年,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減為有期徒刑六月,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並在裁定理由內說明前已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檢察官與受刑人某甲亦均未提起抗告,因而確定。檢察長認該院上開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裁定,漏未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顯有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且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係減法定刑,而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係減宣告刑,該院上開六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及同年八月十六日兩裁定,減刑程序先後顛倒,其所減刑期之計算,亦屬違法,為此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對於本件第一次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之裁定之非常上訴,應將原裁定撤銷改判,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及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遞減其刑。對於第二次依中華民國六十年罪犯減刑條例就第一次裁定減得之刑再予減刑之裁定之非常上訴,應將原裁定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回索引〉〉

68-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6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5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1、53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477條(57.12.05)
【決議】數罪併罰案件,應於判決時,依刑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分別宣告其罪之刑,定其應執行之刑者,以其數個罪刑之宣告,係同一判決為限(參見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四四一號判例),如果數罪併罰案件,上訴本院後,本院將一部分撤銷改判,一部分因上訴不合法而駁回,則駁回上訴部分之原判決即屬早經確定,本院無庸與撤銷改判部分合併定其執行之刑,應由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之法院之檢察官,依刑法第五十三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之規定,聲請該法院裁定定其應執行之刑(參見本院二十四上字第三九七二號判例)。(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3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數罪併罰案件,上訴本院後,一部分由本院撤銷改判,一部分因上訴不合法而駁回上訴(即維持原判決所處之刑),本院可否就改判之刑與上訴駁回部分原判決所處之刑,更定其應執行之刑?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數罪併罰案件,應於判決時,依刑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分別宣告其罪之刑,定其應執行之刑者,以其數個罪刑之宣告,係同一判決為限(參見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四四一號判例),如果本院將一部分撤銷改判,一部分因上訴不合法而駁回,則駁回上訴部分之原判決即屬早經確定,本院無庸與撤銷改判部分合併定其執行之刑,應由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之法院之檢察官,依刑法第五十三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之規定,聲請該法院裁定定其應執行之刑(參見本院二十四上字第三九七二號判例)。
【乙說】數罪併罰案件之數罪,既全部上訴,迨本院判決,一部分撤銷改判,一部分因上訴不合法而駁回上訴,本院就撤銷改判部分所處之刑上訴駁回部分所處之刑,由本院逕行合併更定其執行刑,似與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四四一號判例所稱「以其數個罪刑之宣告,係同一判決為限」之意旨,並不牴觸。且數罪併罰案件,既因一部分之撤銷改判,而必須更定其刑者,由本院逕行更定其刑而毋待多費周折,將來另由檢察官聲請更定其刑,亦符合於訴訟經濟之原則。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數罪併罰案件,應於判決時,依刑法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分別宣告其罪之刑,定其應執行之刑者,以其數個罪刑之宣告,係同一判決為限(參見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四四一號判例),如果數罪併罰案件,上訴本院後,本院將一部分撤銷改判,一部分因上訴不合法而駁回,則駁回上訴部分之原判決即屬早經確定,本院無庸與撤銷改判部分合併定其執行之刑,應由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之法院之檢察官,依刑法第五十三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之規定,聲請該法院裁定定其應執行之刑(參見本院二十四上字第三九七二號判例)。(同甲說)

回索引〉〉

68-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9次刑事庭會議附帶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8月0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20、339條(58.12.26)稅捐稽徵法第41條(65.10.22)
【決議】本院四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四十六年度第四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四)關於觸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罪,在稅捐稽徵法公布後,應適用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處斷。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20、339條(58.12.26)稅捐稽徵法第41條(65.10.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4頁
【決議】本院四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四十六年度第四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四)關於觸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罪,在稅捐稽徵法公布後,應適用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處斷。
【附錄】本院四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四十六年度第四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四) 某肉商企圖漏稅,利用凹凸不平之圓形洋鐵罐蘸以藍墨水,蓋於私宰之豬體上,混充已稅訖出售,該圓形洋鐵罐之內容雖無文字符號,但該肉商既將該鐵罐用藍墨水印於豬體之上,即不能謂非物品之符號,而其用意又在混充已稅之豬出售,自係以該符號冒充稅戳之用,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自應構成偽造文書而行使之罪名,此項情形除觸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以詐術取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外,應從一重以行使偽造公文書罪論。(六十八年度第九次刑事庭會議附帶決議)

68-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9月0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07、411條(57.12.05)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七條規定:「提起抗告,應以抗告書狀敘述抗告之理由,提出於原審法院為之。」倘抗告書狀未敘述抗告之理由,即屬不合法律上之程式,按其情形,既非不可以補正,如未經原審法院命其補正者,抗告法院應依同法第四百十一條但書規定,由審判長定期間先命補正,不得逕依同條前段予以駁回。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5頁

68-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9月0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9、353、359、395、441條(57.12.05)
【決議】被告犯罪,經第二審法院宣示判決後,具狀聲明捨棄上訴權。但在判決正本送達之十日期間內又具狀聲明上訴。本院未予駁回,誤為發回更審之判決,第二審法院再次判決,被告上訴到院,本院對於被告就第二審法院再次判決之上訴,由承辦庭依法判決。至本院前次誤為發回更審之判決,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五號解釋意旨,可由檢察長提起非常上訴,以資糾正。或由本院自行認定該判決不生效力,另為適當之判決。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5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被告犯罪,經第二審法院宣示判決後,具狀聲明捨棄上訴權,但在判決正本送達之十日期間內又具狀聲明上訴,本院未予駁回,誤為發回更審之判決,第二審法院再次判決,被告上訴到院,本院究應如何辦理?
【決議】被告犯罪,經第二審法院宣示判決後,具狀聲明捨棄上訴權。但在判決正本送達之十日期間內又具狀聲明上訴。本院未予駁回,誤為發回更審之判決,第二審法院再次判決,被告上訴到院,本院對於被告就第二審法院再次判決之上訴,由承辦庭依法判決。至本院前次誤為發回更審之判決,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五號解釋意旨,可由檢察長提起非常上訴,以資糾正。或由本院自行認定該判決不生效力,另為適當之判決。

68-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8年12月1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114、121條(57.12.05)
【決議】關於在第三審上訴期間內或上訴中之在押被告,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者,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末段及第二項之規定,應由原第二審法院裁定之。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6頁
【提案】關於案件繫屬第三審法院之在押被告,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者,其停止羈押之聲請,應由何審法院裁定﹖
【決議】關於在第三審上訴期間內或上訴中之在押被告,現罹疾病,非保外治療顯難痊癒者,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末段及第二項之規定,應由原第二審法院裁定之。

回索引〉〉

民國69年(8)

69-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9年01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35、342條(58.12.26)
【決議】民間互助會之會首對得會(標)人之關係,並非為他人處理事務,其收集會款不交付得會(標)人而自行花用,不成立背信,業經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四七九號著有判例。至於是否成立他罪,應依個案事實分別認定辦理。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民事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附錄】補充說明
  一、民間互助會之會首收集會款後,拒不交付得標人而自行花用,依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四七九號判例,並非為他人處理事務,不成立背信罪,又民事四十九年臺上字第一六三五號判例,認為臺灣合會性質乃會員與會首間締結之契約,會員相互間,除有特約外,不發生債權債務關係,是通常情形,會首所收會款,亦非持有他人之物,不成立侵占罪,如另有特約,應依個案事實而分別認定辦理。
  二、關於會首與會員、會員與會員間之法律關係,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五日施行之民法第七百零九條之一第一項前段、第七百零九條之七第二項前段已有新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35、342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6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民間互助會之會首收集會款後,拒不交付得標人而自行化用,是否成立背信罪或侵占罪?
【討論意見】
【甲說】依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四七九號判例之旨趣,會首對於得標人僅居於保證之地位,並非為他人處理事務,不成立背信罪。
  又會員得標時,係取得請求會首交付得標會款之債權,並未因而當然取得得標會款之所有權,會首收集會款自行化用,不交付得標人,乃係債務不履行,亦不成立侵占罪。
【乙說】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四七九號判例,認會首對於得標人係居於保證之地位,按民法第七百三十九條規定「稱保證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由其代負履行責任之契約」,是居於保證地位之會首自無權擅自處分其為得標人所收集之會款,如自行化用,應成立侵占罪。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民間互助會之會首對得會(標)人之關係,並非為他人處理事務,其收集會款不交付得會(標)人而自行花用,不成立背信罪,業經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四七九號著有判例。至於是否成立他罪,應依個案事實分別認定辦理。

回索引〉〉

69-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9年03月2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0、216條(58.12.26)稅捐稽徵法第41條(68.08.06)
【決議】偽造統一發票,進而行使,以逃漏營業稅,圖得財產上不法利益者,前經本院六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六十三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應論以單純之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舊法)之罪,茲補充決定如左:
  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後,依後法優於前法之原則,前開之行為,應適用公布在後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且與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不再論以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舊法)之罪。
【註】營業稅法已於七十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修正公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8頁
【提案】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公布後,實務上對於偽造統一發票以逃漏營業稅案件,不再適用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舊法)論罪,其理論基礎如何﹖
【決議】偽造統一發票,進而行使,以逃漏營業稅,圖得財產上不法利益者,前經本院六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六十三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應論以單純之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舊法)之罪,茲補充決定如左: 自稅捐稽徵法於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後,依後法優於前法之原則,前開之行為,應適用公布在後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且與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不再論以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舊法)之罪。
【註】營業稅法已於七十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修正公布。

69-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3月2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05條(58.12.26)
【決議】搶劫後向被害人恫嚇稱:不得報警,否則殺其全家等語。此種行為應依刑法第三百零五條處斷。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8頁
【提案】搶劫後向被害人恫嚇稱不得報警,否則殺其全家,使被害人受脅不敢報案,究係觸犯刑法第三百零五條之罪?抑應成立同法第三百零四條之罪?
【決議】搶劫後向被害人恫嚇稱:不得報警,否則殺其全家等語。此種行為應依刑法第三百零五條處斷。

69-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9年04月08日

【相關法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83條(68.04.04)
【決議】本院六十七年一月十日、六十七年度第一次刑事庭庭推總會決議(二)關於煙毒案件,查獲之煙毒「祗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諭知」。惟煙毒係因有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施行細則之特別規定,故司法院解釋及本院判例均認祗須諭知沒收,毋庸諭知銷燬。而偽藥、禁藥與煙毒不同,無特別規定,應依法文規定,記載沒收並銷燬字樣。【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21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29頁
【提案】關於藥物藥商管理法案件,查獲之偽藥、禁藥裁判主文應如何記載﹖有左列兩項原則:
  一、主文之記載應與法條內容一致,獲案之偽藥、禁藥判決主文應記載:「沒收並銷燬」。
  二、銷燬乃扣押物依法沒收後之處分,而沒收為從刑之一種,判決主文僅記載「沒收」,毋庸為「銷燬」之諭知。
【決議】本院六十七年一月十日、六十七年度第一次刑事庭庭推總會決議(二)關於煙毒案件,查獲之煙毒「祗須裁判主文內宣示沒收,毋庸復為銷燬之諭知」。惟煙毒係因有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施行細則之特別規定,故司法院解釋及本院判例均認祗須諭知沒收,毋庸諭知銷燬。而偽藥、禁藥與煙毒不同,無特別規定,應依法文規定,記載沒收並銷燬字樣。

回索引〉〉

69-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3次民、刑事庭庭長會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05月0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84條(57.12.05)
【決議】本院六十一年八月十四日庭推座談會討論結果(四)「關於程序上可設法 補正者,可予調查補正,免予發回,以資便民(例如審判長未於筆錄簽名 ,或判決上推事簽名,或判決上推事簽名與筆錄所載姓名不符時,宜於分案前函原審法院調查補正)」,不再援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0頁
【決定】本院六十一年八月十四日庭推座談會討論結果(四)「關於程序上可設法補正者,可予調查補正,免予發回,以資便民(例如審判長未於筆錄簽名,或判決上推事簽名,或判決上推事簽名與筆錄所載姓名不符時,宜於分案前函原審法院調查補正)」,不再援用。

69-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9年06月03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39條(58.12.26)稅捐稽徵法第41條(68.08.06)
【決議】按加蓋偽造之查驗稅戳,以逃漏稅捐,其中關於逃稅部分,舊例固依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取財產上不法利益罪論處(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四七三號判例),但先此例當因六十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公布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有處罰納稅義務人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之規定而當然停止援用。嗣後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任何稅捐(如所得稅、貨物稅等等),均一律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規定論罪(關於營業稅,業經本院六十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六十九年度第六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予以決定有案)。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0頁

69-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2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06月1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47、48條(58.12.26)
【決議】更定其刑之裁定,附隨於原確定判決而存在,原確定判決,除主刑經更定後有變更外,其餘部分並不因之動搖。從刑部分既不在更定之列,即毋庸於更定其刑之裁定內重予宣告。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47、48條(86.11.26)
【資料來源】八十五年法律座談會彙編(86年6月版)第19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0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1頁

回索引〉〉

69-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12月0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81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302、308條(57.12.05)
【決議】追訴權時效在各個犯罪間各自獨立,不相干連,自應分別計算,牽連犯之輕罪,如追訴權時效已完成,而重罪部分仍應諭知科刑時,應於判決內說明輕罪部分因屬裁判上一罪不另諭知免訴之理由(孫德耕著刑事訴訟法實用及程元藩、曹偉修合著刑事訴法釋義均採此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81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302、308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1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牽連犯之輕罪如追訴權時效已完成,而重罪部分仍應諭知科刑時,計算其追訴權時效期間,究竟應以各罪中之最重刑為標準,輕罪之時效可以不問?抑應輕重罪分別予以計算其時效,並對該輕罪時效完成部分於判決內說明不另諭知免訴之理由?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牽連犯因從一重罪處斷,其行為雖係複數,但性質為單一而不可分,故其追訴權時效期間之計算,應以各罪中之最重刑為標準,其輕罪之時效進行如何,原可不問,是其輕罪部分,仍應論究,對此部分自不發生免訴問題,並應一併引用輕罪之法條及刑法第五十五條。又想像競合犯之計算時效期間亦同。裁判上一罪追訴權之時效,應依該一罪所定本刑之最高度計算為是。(大理院七年上字第八五五號判例及趙琛著刑法總則均採此說)
【乙說】追訴權時效在各個犯罪間各自獨立,不相干連,自應分別計算,牽連犯之輕罪,如追訴權時效已完成,而重罪部分仍應諭知科刑時,應於判決內說明輕罪部分因屬裁判上一罪不另諭知免訴之理由(孫德耕著刑事訴訟法實用及程元藩、曹偉修合著刑事訴訟法釋義均採此說)。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民國70年(7)

70-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0年02月1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3條(58.12.26)少年事件處理法第75條(69.07.04)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2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少年犯法定本刑唯一死刑或無期徒刑之案件,減輕其刑時,除適用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後段之規定外,是否尚須於據上論結欄併引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五條? 茲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應併引用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五條及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後段。
【乙說】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七十五條與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前段規定同係量刑之限制,至於作為減刑之依據,應僅引用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後段為已足。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70-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0年04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8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速賜康業經行政院衛生署六十八年八月八日衛署藥字第二四四四二一號公告列入麻醉藥品管理範圍,依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規定「麻醉藥品,限供醫藥及科學上之需用,不得非法輸入、製造、運輸、販賣、持有、施打或吸用」,違者依法處罰,自應認係違禁物,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決議彙編第五二、一一一八頁)註: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已於八十七年五月二十日公布將速賜康列為第二級毒品並有沒收之規定。【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21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3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法輸入、製造、運輸、販賣、持有、施打或吸用「速賜康」(潘他挫新)案件,向依藥物藥商管理法有關規定處罰,且不問查獲之「速賜康」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並銷燬之。惟自六十九年七月二日麻醉藥品管理條例修正公布施行,特別規定其管理、處罰之範圍後,因該條例並無沒收之專條,今後究應適用何種法條宣告沒收該「速賜康」?有統一見解之必要:
【討論意見】
【甲說】速賜康業經行政院衛生署六十八年八月八日衛署藥字第二四四四二一號公告列入麻醉藥品管理範圍,依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規定「麻醉藥品,限供醫藥及科學上之需用,不得非法輸入、製造、運輸、販賣、持有、施打或吸用」,違者依法處罰,自應認係違禁物,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乙說】應分別情形認係犯人所有供犯罪所用或供犯罪預備之物或因係犯罪所得之物,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或第三款沒收之。
【丙說】仍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八十三條之禁藥專條沒收銷燬。 以上三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0-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0年04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57.12.05)
【決議】原確定判決誤以某甲之假釋日期為前案執行完畢日期,因而論處某甲累犯罪刑。如果此項誤認,係由與其採用之證據不符所引起者(如卷內前科資料表記明為假釋出獄日期),自屬審判違背法令,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一四六號解釋前段及本院二十五年非字第一○一號判例,得以非常上訴程序救濟,另為有利於某甲之判決。如原確定判決認定某甲構成累犯與所採用之證據並無不符情事(如前科資料表亦係記明執行完畢字樣),不過事後發見原判決及該項資料均屬錯誤,即某甲確屬假釋出獄人犯,有當時存在之證據(如監獄行刑紀錄)為原判決所不及調查斟酌時,則屬事實錯誤問題,不得提起非常上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3頁
【提案】刑一庭提案:被告前犯詐欺等罪,經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二月,於六十八年一月十一日假釋出獄,其假釋期滿日期為同年十一月十日,而於同年八月二十三日又犯行使變造有價證券罪,當時前案尚未執行完畢,仍在假釋中,不發生累犯問題,乃原確定判決誤以被告某甲假釋日期為前案執行完畢日期,因而判處被告某甲累犯罪刑,此種判決之違誤,能否提起非常上訴?有甲、乙二說,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某甲犯罪日期為六十八年八月間,當時前案尚未執行完畢,依法不發生累犯問題,乃原確定判決誤以某甲之假釋日期為前案執行完畢日期,因而論處某甲累犯罪刑,顯屬違法,應將該判決撤銷改判。
【乙說】原確定判決認定之事實,某甲係六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犯本件偽造有價證券罪,其前案所犯詐欺等罪,於同年一月十一日即執行完畢,其以累犯論處並無不合,非常上訴審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如依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其適用法律並無違誤,縱原確定判決因重要證據,漏未調查,致所確認之事實發生疑義,非常上訴審,無從進行調查未經原確定判決認定之事實,其適用法律有無違背,即屬無憑判斷,因之以調查此項事實為前提之非常上訴,自難認為有理由,應將非常上訴予以駁回。(四十三年台非字第四號判例參照)。
【決議】原確定判決誤以某甲之假釋日期為前案執行完畢日期,因而論處某甲累犯罪刑。如果此項誤認,係由與其採用之證據不符所引起者(如卷內前科資料表記明為假釋出獄日期),自屬審判違背法令,依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一四六號解釋前段及本院二十五年非字第一○一號判例,得以非常上訴程序救濟,另為有利於某甲之判決。如原確定判決認定某甲構成累犯與所採用之證據並無不符情事(如前科資料表亦係記明執行完畢字樣),不過事後發見原判決及該項資料均屬錯誤,即某甲確屬假釋出獄人犯,有當時存在之證據(如監獄行刑紀錄)為原判決所不及調查斟酌時,則屬事實錯誤問題,不得提起非常上訴。

回索引〉〉

70-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0年05月16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7、59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同法第五十七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左列事項(共十款)為科刑重輕之標準,兩條適用○○○區別,惟所謂「犯罪之情狀」與「一切情形」云云,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括第五十七條所列舉之十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稱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以為判斷。故適用第五十九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五十七條所列舉十款事由之審酌,惟其程度應達於確可憫恕,始可予以酌減。 關於第三審法院撤銷原判決自為判決時,依法應有刑法第五十七條之量刑權,已無疑義。至於第三審法院可否逕行適用刑法第五十九條酌量減刑規定一節,雖有爭論,但按之刑法第九十五條與第五十七條同屬審判人員自由裁量之職權範圍,於依法自為實體上之判決時,仍以採肯定說為宜(參照我國前大理院五年上字第九一號判例)。因審酌犯罪情狀是否可憫恕之事由,在第三審法院應憑原判決所記載(包括括事實理由)及卷內可信之一切資料,加以綜合判斷,此與須經事實審調查辯論程序所認定之法定事實(為犯罪構成要件之事實及法定刑罰加減之原因事實),尚有不同,前述大理院判例自行認定被告犯罪情狀可以憫恕,而自為酌減,其理由意即在此。惟第三審審酌卷內一切資料,認為犯罪情狀可以憫恕,判決酌減其刑,而原判決則認為犯罪情狀無可憫恕之處者,在第三審判決應詳敘其理由,並說明原判決認為情無可恕如何不當,方為理由完備。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5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刑法第五十九條與第五十七條之適用,其間應如何定其分際?又第二審判決未認定酌減其刑之事實,第三審法院可否依職權逕行認定?」之問題,實務上頗多爭議,認有求取見解一致之必要,茲有下開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一、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各款事項,固為科刑輕重之標準而定,但同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之標準,因須就犯罪情狀主觀及客觀兩方面考察,故如審酌第五十七條各款情形,發見其可寬恕及憫恤時,例如犯罪之動機,至可憫諒,犯罪實害極其輕微,或事後已有補救之行為等等,亦皆得據為酌減其刑之原因。其餘就犯人之環境、年齡、性格及資力等等,經考量後,認為其犯罪有可憫恕者,並得依五十九條減輕其刑。其法定刑為唯一死刑之案件,無選科其刑之餘地,遇有情輕法重之情形,尤應考慮有無適用第五十九條之情狀(參看潘恩培著刑法實用(一)、曾劭勳著刑法總則、趙琛著刑法總則)。
  二、第三審法院固應以第二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其判決基礎,但此事實係指法定事實,包括犯罪事實及法定刑罰加重或減免原因之事實而言(參照陳樸生著刑事訴訟法實務)。至刑法第五十九條裁判上之酌減,性質上屬於刑罰裁量之範圍,其所依據之犯罪情狀,包括案內一切資料,被告犯罪情狀是否顯可憫恕,第三審得就案內一切資料自行審酌,不以第二審確認之事實之範圍為限(參照前大理院五年上字第九一號判例)。
【乙說】
  一、刑法第五十九條之酌量減輕,必於犯罪之情狀可憫恕時始得為之,至情節輕微等等,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蓋刑法第五十七條之規定,為法定刑內科刑輕重之標準,而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猶嫌過重者而言(參照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六四號,四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一六五號,五十一年台上字第八九九號判例)。故第五十七條所稱之「情狀」,與第五十九條所稱之「情狀」,各有其不同之領域。
  二、事實可分為「實體事實」與「訴訟事實」兩種,關於犯罪事實及法定刑罰加減之原因事實,固為實體事實,即刑法第五十九條所定得據以酌量減輕其刑之可憫恕之犯罪情狀,亦屬實體事實之範圍,均須經調查及辯論程序,以嚴格之證明始得認定,至實體事實以外之訴訟事實,始不須經辯論程序即得認定,如免訴不受理管轄錯誤等是。故第二審判決中如無可堪憫恕之犯罪情狀之記載,第三審法院不得依職權逕行認定,而適用刑法第五十九條之規定予以裁判。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是?敬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同法第五十七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左列事項(共十款)為科刑重輕之標準,兩條適用○○○區別,惟所謂「犯罪之情狀」與「一切情形」云云,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括第五十七條所列舉之十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稱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以為判斷。故適用第五十九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五十七條所列舉十款事由之審酌,惟其程度應達於確可憫恕,始可予以酌減。
  關於第三審法院撤銷原判決自為判決時,依法應有刑法第五十七條之量刑權,已無疑義。至於第三審法院可否逕行適用刑法第五十九條酌量減刑規定一節,雖有爭論,但按之刑法第九十五條與第五十七條同屬審判人員自由裁量之職權範圍,於依法自為實體上之判決時,仍以採肯定說為宜(參照我國前大理院五年上字第九一號判例)。因審酌犯罪情狀是否可憫恕之事由,在第三審法院應憑原判決所記載(包括括事實理由)及卷內可信之一切資料,加以綜合判斷,此與須經事實審調查辯論程序所認定之法定事實(為犯罪構成要件之事實及法定刑罰加減之原因事實),尚有不同,前述大理院判例自行認定被告犯罪情狀可以憫恕,而自為酌減,其理由意即在此。惟第三審審酌卷內一切資料,認為犯罪情狀可以憫恕,判決酌減其刑,而原判決則認為犯罪情狀無可憫恕之處者,在第三審判決應詳敘其理由,並說明原判決認為情無可恕如何不當,方為理由完備。

回索引〉〉

70-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0年06月2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0條(57.12.05)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因發見確實之新證據,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者,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始得聲請再審。條文既曰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自與輕於原判決所宣告之「罪刑」有別,所謂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係指與原判決所認罪名比較,其法定刑較輕之相異罪名而言,例如原認放火罪實係失火罪,原認殺尊親屬罪實係普通殺人罪,原認血親和姦罪實係通姦罪等是。至於同一罪名之有無加減刑罰之原因者,僅足影響科刑範圍而罪質不變,即與「罪名」無關,自不得據以再審。從而自首、未遂犯、累犯、連續犯等刑之加減,並不屬於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所指罪名之範圍。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7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自首、未遂、累犯等刑之加減,是否屬於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所指「罪名」之範圍?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因發見確實之新證據,足認受有罪判決之人,應受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者,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始得聲請再審。條文既曰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自與輕於原判決所宣告之「罪刑」有別,所謂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係指與原判決所認罪名比較,其法定刑較輕之相異罪名而言,例如原認放火罪實係失火罪,原認殺尊親屬罪實係普通殺人罪,原認血親和姦罪實係通姦罪等是。至於同一罪名之有無加減刑罰之原因者,僅足影響科刑範圍而罪質不變,即與「罪名」無關,自不得據以再審。從而自首、未遂犯、累犯、連續犯等刑之加減,並不屬於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所指罪名之範圍。

70-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9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0年09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1條(58.12.26)
【決議】同一判決數罪併罰,如其中一罪宣告沒收,則關於沒收部分,既非刑法第五十一條第九款所謂宣告多數沒收之情形,即不發生定執行刑之問題。苟同一判決有二罪以上宣告沒收,而於定執行刑時,關於沒收部分未予定應執行之刑,因刑第五十一條第九款規定原為「宣告多數沒收者,併執行之」故對於宣告多數之沒收,定其應執行之刑與否,結果並無不同,同一判決宣告多數之沒收,未予定其應執行之刑,亦尚難謂為違法。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7頁

70-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9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0年09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5、216條(58.12.26)稅捐稽徵法第41條(68.08.06)
【決議】營利事業填報扣繳憑單,乃附隨其業務而製作,不得謂非業務上所掌之文書。此種扣繳憑單內容如有不實,而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即係犯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罪名。且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既未如舊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規定將偽造文書列為犯罪要件之一,即不能將偽造文書涵蓋在內,而置之不論,故營利事業納稅義務人填報不實之扣繳憑單,以逃漏自己稅捐時,除成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罪名外,另又觸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之罪,其間有方法結果關係,應從一重處斷。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215、216條(58.12.26)稅捐稽徵法第41條(68.08.0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7頁
【提案】刑四、七庭提案:營利事業填報不實之扣繳憑單以逃漏自己稅捐時,除成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罪名外,是否在方法上又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之罪名﹖而應從一重處斷。
【討論意見】
【甲說】營利事業由於稅法規定,須代徵或代扣繳稅款而向稅捐機關填報扣繳憑單,此乃履行其公法上所委任之義務,並非其業務。此扣繳憑單之內容縱有不實,亦不犯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罪名,故應從否定說。
【乙說】營利事業填報扣繳憑單,乃附隨其業務而製作,不得謂非業務上所掌之文書。此種扣繳憑單內容如有不實,而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即係犯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罪名。且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既未如舊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規定將偽造文書列為犯罪要件之一,即不能將偽造文書涵蓋在內,而置之不論,故應從肯定說。 以上二說,究以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營利事業填報扣繳憑單,乃附隨其業務而製作,不得謂非業務上所掌之文書。此種扣繳憑單內容如有不實,而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即係犯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罪名。且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既未如舊營業稅法第五十條規定將偽造文書列為犯罪要件之一,即不能將偽造文書涵蓋在內,而置之不論,故營利事業納稅義務人填報不實之扣繳憑單,以逃漏自己稅捐時,除成立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罪名外,另又觸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之罪,其間有方法結果關係,應從一重處斷。(同乙說)

回索引〉〉

民國71年(11)

7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1年02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2、220條(57.12.05)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9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事裁判正本送達後,發現正本誤繕與原本所載不符(如主文之刑期、沒收、理由內之文字或引用之法條等),究應如何補救?實務上有下列諸說,認有統一見解之必要。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裁判正本為書記官依原本所作成,若送達之正本與原本所載不符,乃書記官之疏誤,應照原本重行繕印送達,另行起算上訴或抗告期間。因非原本文字誤寫,即不發生依司法院二十八年院字第一八五七號及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三號解釋以裁定更正之問題(參見本院二十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及二十一年上字第一九八八號判例)。
【乙說】司法院院字第一八五七號及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三號解釋雖僅闡示刑事判決原本之文字誤寫而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主旨者,於正本送達後,得參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條(舊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由原審法院依聲請或本職權以裁定更正,以昭鄭重云云,而於正本與原本不符,究應如可救濟一節,未曾提及。但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一項既將原本誤寫誤算或其他類此之顯然錯誤,與正本與原本不符,同列為得以裁定更正之範圍,為免處理上之歧異起見,刑事裁判之正本與原本不符時,仍以引伸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三號解釋意旨,採裁定更正之補救辦法為宜,並停止本院二十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之適用(參見釋字第四三號解釋及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
【丙說】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十三號解釋意旨,刑事裁判正本與原本不符時,當僅以「顯係文字誤寫,而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之本旨」者為限,始得以裁定更正之,如果凡裁判正本與原本不符,均以裁定更正之,非但與上開解釋之本旨有違,且與本院二十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判決原本與送達被告之正本所載刑期不符,應照原本重行繕印送達被告,另行起算上訴期限」及四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判決主文內有期徒刑刑期錯誤,不能援用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十三號解釋,以裁定更正」之刑庭總會議決議抵觸,於當事人之權益,影響尤大(如錯誤之判決正本主文記載為××處有期徒刑二月,當事人收受判決正本後,認為量刑相當,而未提起上訴,以致案經確定。嗣法院又以正本與原本不符,裁定更正為有期徒刑二年,苟上訴期限不准重新起算,當算人所受之損害,可以想見)。又倘判決正本與原本不符之處,僅為文字誤寫,而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如僅主文罪名漏書或誤寫數字或判決內容即事實與理由欄就不影響於全案情節及判決本旨之文字有所誤寫)如一律均予重行繕印送達,上訴期限亦另行起算,不僅徒增勞費,且將使判決久久不能確定,不如定為:刑事裁判正本送達後,發現正本與原本不符時,如係正本記載之主文(包括主刑及從刑)與原本記載之主文不符,而影響全案情節及判決之本旨者,不得以裁定更正,應重行繕印送達,上訴期限另行起算。至若正本與原本不符之情形,如僅係文字誤寫而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者,得以裁定更正之。 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主席宣布】本案在上次會中發言者甚為踴躍,今天大家對丙說修正之意見作為新增之乙說,原甲、乙兩說因無人支持,不付表決,原丙說改為甲說,茲整理為甲、乙兩說如次: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裁判正本送達後,發現正本與原本不符時,如係正本記載之主文(包括主刑及從刑)與原本記載之主文不符,而影響全案情節及判決之本旨者,不得以裁定更正,應重行繕印送達,上訴期限另行起算。至若正本與原本不符之情形,如僅係文字誤寫而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者,得以裁定更正之。
【乙說】刑事裁判正本與原本不符而影響全案情案與判決之本旨者,應照原本重行繕印送達於被告,另行起算上訴期限。如判決正本與原本不符之處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之本旨者,參照司法院二十八年院字第一八五七號解釋,以書記通知更正之。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1年02月09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5、6、12條(62.08.17)
【決議】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所得或所圖之財物,有一超過銀圓三千元,即無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之餘地。因此公務員圖利或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或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其所圖得或要求、期約者超過新台幣九千元,而實際所得者為新台幣九千元時,自應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或第三款,第六條第三款、第四款論科。(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0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39頁
【提案】刑七庭提案:公務員圖利或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物或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其所圖得或要求、期約者超過新台幣九千元,而實際所得者為新台幣九千元時,究應適用何法論科?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所得或所圖得之財物,有一超過銀圓三千元,即無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之餘地。本例其「所圖得」之財物既逾銀元三千元,自應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或第三款,第六條第三款或第四款論科。
【乙說】「其所得」在銀元三千元以下,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如情節輕微,則依刑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或有關條文論科。(如係賄賂則先要求賄賂行為應為收受賄賂行為所吸收)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所得或所圖之財物,有一超過銀圓三千元,即無適用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之餘地。因此公務員圖利或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或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其所圖得或要求、期約者超過新台幣九千元,而實際所得者為新台幣九千元時,自應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二款或第三款,第六條第三款、第四款論科。(同甲說)

回索引〉〉

7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1年03月0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80條(57.12.05)
【決議】上訴是否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以下列各點為斷:
  一、上訴意旨對於原判決實體上之違法,或程序上之違法,均必須為具體的指摘,俾得就其指摘事項加以審查。至上訴理由書雖指摘原判決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某幾款之違背法令情形,但核其所述事實,與各該款之違法情形無一符合時,(例如當事人或辯護人在原審並未聲請調查某證據,竟指摘其未予調查該證據。又如誤以在訴訟上其他主張為上訴事項,而指原審未予判決。又如指原判決不載未予諭知緩刑之理由為理由不備之類),仍不能認為其上訴已合法律上之程式。
  二、上訴意旨僅漫指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或為事實上之爭執),自非以判決違法為上訴理由,必須指出原審根據某種證據而為事實之認定係屬違法,即對原審之適用證據法則加以指摘,始係以判決違法為其上訴理由。
  三、原審依實體法或程序法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不得任意指摘以為 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可逕由程序上予以駁回(例如刑之酌減、刑事訴訟法得命證人與他證人或被告對質之類)。
  四、上訴意旨指摘原審訴訟程序違背法令,但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規定,仍應認為不得據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可由程序上予以駁回。
  五、上訴意旨祇須具體指摘原判決內容如何違法,即屬具備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之要件,縱令所持法律觀點顯屬不當,亦僅係上訴為無理由,不能謂其上訴為不合法。至上訴意旨不以判決違法為其指摘之理由者,則應認為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1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本庭因審查刑事第三審上訴是否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發見本院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民刑庭總會關於刑事第三審上訴案件之總決議案中「上訴是否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以左列各點為斷」部分,與本院五十七年三月十二日、五十七年度第一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及本院就上訴第三審有關認定違背法令之界限與得自為裁判之範圍應行注意事項之內容,已有未合,茲擬重新決定如左: 上訴是否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以下列各點為斷:
  一、上訴意旨對於原判決實體上之違法,或程序上之違法,均必須為具體的指摘,俾得就其指摘事項加以審查。其上訴理由書形式上雖指摘原判決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某幾款之違背法令情形,但核其所述事實,與各該款之違法情形無一符合時,即實質上並無此種違背法令事實之存在(例如當事人或辯護人在原審並未聲請調查某證據,竟指摘其未予調查該證據。又如誤以在訴訟上其他主張為上訴事項,而指原審未予判決。又如指原判決不載未予諭知緩刑之理由為理由不備之類),仍不能認為其上訴已合法律上之程式。
  二、上訴意旨僅漫指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或為事實上之爭執),自非以判決違法為上訴理由,必須指出原審根據某種證據而為事實之認定係屬違法,即對原審之適用證據法則加以指摘,始係以判決違法為其上訴理由。
  三、上訴意旨如就原審以實體法或程序法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有所指摘(例如刑之酌減、刑事訴訟法得命證人與他證人或被告對質之類),或指摘其訴訟程序違背法令,但該項法令係屬訓示規定,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均應認為不得據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四、上訴意旨祇須具體指摘原判決內容如何違法,即屬具備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之要件,縱令所持法律觀點顯屬不當,亦僅係上訴為無理由,不能謂其上訴為不合法。至上訴意旨不以判決違法為其指摘之理由者,則應認為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 以上所擬,是否有當?請公決
【決議】上訴是否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以下列各點為斷:
  一、上訴意旨對於原判決實體上之違法,或程序上之違法,均必須為具體的指摘,俾得就其指摘事項加以審查。至上訴理由書雖指摘原判決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某幾款之違背法令情形,但核其所述事實,與各該款之違法情形無一符合時,(例如當事人或辯護人在原審並未聲請調查某證據,竟指摘其未予調查該證據。又如誤以在訴訟上其他主張為上訴事項,而指原審未予判決。又如指原判決不載未予諭知緩刑之理由為理由不備之類),仍不能認為其上訴已合法律上之程式。
  二、上訴意旨僅漫指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或為事實上之爭執),自非以判決違法為上訴理由,必須指出原審根據某種證據而為事實之認定係屬違法,即對原審之適用證據法則加以指摘,始係以判決違法為其上訴理由。
  三、原審依實體法或程序法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不得任意指摘以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可逕由程序上予以駁回(例如刑之酌減、刑事訴訟法得命證人與他證人或被告對質之類)。
  四、上訴意旨指摘原審訴訟程序違背法令,但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規定,仍應認為不得據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可由程序上予以駁回。
  五、上訴意旨祇須具體指摘原判決內容如何違法,即屬具備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之要件,縱令所持法律觀點顯屬不當,亦僅係上訴為無理由,不能謂其上訴為不合法。至上訴意旨不以判決違法為其指摘之理由者,則應認為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

回索引〉〉

7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1年03月0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0、38、51、227條(57.12.05)
【決議】民事訴訟代理人、刑事被告辯護人或自訴人代理人提出委任書狀者,裁判書上均予列名記載並送達裁判正本。本院六十七年七月十八日第八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不再援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1頁

7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2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1年07月27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4條(69.12.31)
【決議】六十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公布之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已無原第四條第二項但書之規定。故本院六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第二次刑庭庭推總會議關於首揭施行細則第四條之決議,不再援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3頁

7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5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1年09月06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71.08.04)
【決議】關於被告未經合法傳喚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之案件,依本院歷年判例之見解(二十八年非字第一○號、二十九年非字第三五號及四十四年臺非字第五四號),認為非常上訴判決,僅得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將原審關於訴訟程序違法之部分撤銷。並不發生自為判決或發回更審之問題。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4頁

7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1年10月05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19條(71.08.04)
【決議】關於刑法第二百十條偽造私文書罪,其得提起自訴之被害人,依司法院院字第一七○二號解釋及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五○一九號、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七八七號判例所示意旨,應不以文書之真名義人為限。苟因該項偽造或變造之文書足以蒙受損害者,即屬本罪之直接被害人,可提起自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5頁

7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1年10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473、961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71.08.04)
【決議】關於應沒收之物,原確定判決漏未宣告沒收,經提起非常上訴時,應僅將原判決關於違背法令之部分撤銷,不諭知沒收其物。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5頁

回索引〉〉

7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2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1年11月1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261、262、263、265、962
【相關法條】藥物藥商管理法第16、72、73條(68.04.04)
【決議】一、本院六十二年十月九日第二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上半段毋庸變更,下半段應予刪除。 二、藥物藥商管理法第十六條所稱之禁藥,不以毒害藥品為限,其未經核准擅自輸入藥品,亦屬禁藥之一種。而凡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核准輸入之藥品,即非禁藥。以後其他藥商或非藥商輸入此種藥品,不能論以同法第七十二條之輸入禁藥罪,其販賣、運送、寄藏、牙保、轉讓或意圖販賣而陳列此種藥品者,亦不能依同法第七十三條論罪。又雖屬未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核准輸入之藥品,而依同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許可旅客或船舶、航空器服務人員攜帶進口之少量自用藥物,其攜帶進口之行為,亦不能論以輸入禁藥罪。惟旅客或船舶、航空器服務人員就此項許可進口之自用藥品,如超越自用之目的,而為販賣等行為,則依同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三條第二項但書之規定,仍應依同法第七十三條論處。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6頁

71-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9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1年12月1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8條(69.07.04)刑事訴訟法第506條(71.08.04)
【決議】本院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之兩項決議,已經七十一年十二月七日第二十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刪除。關於六十七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九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其中「及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決議」句應予刪除。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7頁

71-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2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1年12月31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463、964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71.08.04)
【決議】確定判決關於犯罪地點或時間之認定,縱令與其所採證據所顯示之情形不盡相符,但如無礙於特定犯罪事實之同一性,而與犯罪構成要件刑罰加減免除等項不生影響,即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者,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六號解釋之意旨,尚難謂係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之證據顯不相符,而認為原判決審判違背法令。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8頁
【提案】院長交議:刑事確定判決認定被告之犯罪地點與時間,與所採用被告及被害人之供證不盡相符,此種情形是否可據以提起非常上訴?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認原判決認定事實與所採用之證據,既不相符,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六號解釋,自屬審判違背法令,得據以提起非常上訴。並因原判決認定事實既有錯誤,與被告未經審判無異,為維持其審級利益計,應以非常上訴判決將原判決撤銷,由原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
【乙說】認原判決認定事實與所採用之證據,既有不符,原審竟未深究,並於判決說明其理由,係違反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及第十四款之規定,應由非常上訴審將原確定判決之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部分撤銷。
【丙說】認為犯罪地點或時間之認定,縱令與證據所顯示之情形不盡相符,但如無礙於特定犯罪事實之同一性,而與犯罪構成要件刑罰加減免除等項不生影響,則尚難認係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之證據,顯不相符,足以影響原判決,而認為原判決違背法令。況被告及被害人於審判中對於原判決認定之犯罪地點或時間,亦不爭執,顯見該等警局與審判中所供何者為是,尚不明瞭,仍屬實體事實之爭,非經調查,難以確定。而非常上訴審所得調查者,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二項準用第三百九十四條之規定,僅限於不經言詞辯論之訴訟事實,並不及於實體事實,從而本件即屬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六號解釋理由所稱「因審判違背法令致影響於事實確定之情形」,其是否具備再審原因係另一問題,要不得據以提起非常上訴。 以上三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確定判決關於犯罪地點或時間之認定,縱令與其所採證據所顯示之情形不盡相符,但如無礙於特定犯罪事實之同一性,而與犯罪構成要件刑罰加減免除等項不生影響,即不影響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者,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六號解釋之意旨,尚難謂係認定犯罪事實與所採用之證據顯不相符,而認為原判決審判違背法令。

回索引〉〉

民國72年(11)

7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2年02月0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4、287條(58.12.26)
【決議】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傷害罪,乃同條第一項之加重結果犯,僅其應受處罰之刑,依刑法相關條文加重其刑二分之一而已,並未變更其罪名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之業務上過失傷害罪,應不受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告訴乃論之限制,自不因未經告訴而不予處罰。(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9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傷害者,其傷害部分如未經合法告訴,應否追訴處罰?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醫師法第二十八第二項所規定「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傷害或死亡者,應依刑法加重其刑二分之一」,乃同條第一項之加重結果犯,僅其應受處罰之刑,依刑法相關條文加重其刑度而已,並未變更其罪名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之業務上過失傷害罪,應不受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告訴乃論之限制,自不因未經告訴而不予處罰。
【乙說】按輕微之傷害,本屬告訴乃論之罪,如被害人不介意於此,自應尊重被害人之意見,不宜逕行追訴。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因而致人傷害者,既應依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加重其處罰,且須引用該法條以為論科之依據,則其傷害部分如未經告訴,依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規定,即欠缺追訴要件,縱與其他非告訴乃論之罪相牽連,其傷害部分,亦不應予以論處。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 請公決
【決議】醫師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因而致人傷害罪,乃同條第一項之加重結果犯,僅其應受處罰之刑,依刑法相關條文加重其刑二分之一而已,並未變更其罪名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項之業務上過失傷害罪,應不受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告訴乃論之限制,自不因未經告訴而不予處罰。(同甲說)

回索引〉〉

7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2年02月0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71.08.04)
【決議】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雖影響於判決;但並非足認原審「應為其他判決」者,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經本院於二十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作成總決議在案。被告於審判期日,「未經合法傳喚」不到庭,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六條或第三百七十一條逕行判決確定,既無從認其「應為其他判決」,自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而非「判決違背法令」。二十九年非字第三五號判例,亦採相同見解。四十四年臺非字第五四號判例,並足支持此一見解。本院六十三年八月十三日、六十六年五月十日、七十一年九月六日先後又經決議或決定,仍採此見解。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447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1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49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被告於審判期日,「未經合法傳喚」,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六條或第三百七十一條逕行判決確定。於非常上訴程序,本院應認該確定判決為「判決違背法令」,抑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 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此種情形,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理由如下: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雖影響於判決;但並非足認原審「應為其他判決」者,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經本院於二十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作成總決議在案。被告於審判期日,「未經合法傳喚」,而逕行判決,無從認其「應為其他判決」,自僅為「訟程序違背法令」。二十九年非字第三五號判例,亦採相同見解。四十四年台非字第五四號判例,並足支持此一見解。本院六十三年八月十三日、六十六年五月十日、七十一年九月六日先後又經決議或決定,仍採此見解。
【乙說】此種情形,為「判決違背法令」。理由如下: 被告於審判期日,「未經合法傳喚」,根本不應判決。倘竟予判決,是即「不應判決而判決」。其違法之程度較之「應為其他判決而不為其他判決」,尤有過之。後者既為「判決違背法令」;前者更應同然。惟因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原為第四百四十條)於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修正以前,並無第二項之規定;亦即並無關於維持被告審級利益,得由原法院更為審判之規定。其時,本院遇有「不應判決而判決」之違法情形,又不能依同條第一項第一款但書自行改判,作實質救濟。故不得不將無法自行改判之「不應判決而判決」之違法,列入「訴訟程序違背法令」之範圍,以避免無法解決之實質救濟問題發生。易言之,亦即其時本院受法律所定不利於被告時應自行改判之限制,不得不採二分法。惟有「應為其他判決而不為其他判決」者(即得自行改判者),為「判決違背法令」;餘則均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該條修正後,情形大異。就確定判決不利於被告時,得自行改判者,固為「判決違背法令」;即「為維持被告審級之利益,得由原法院更為審判」者,亦為「判決違背法令」。易言之,亦即從此應由二分法改為三分法:(一)「應為其他判決而不為其他判決」者,為「判決違背法令」。(二)「不應判決而判決」者,亦為「判決違背法令」。(三)其餘始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本院於二十九年非字第三五號判例作成後,尚不時有與該判例持相反見解之判決出現,即係顯示該判例已因法律之修而不再適用之意。過去剝奪被告審級利益而不予實質救濟之不合理現象,賴此法律修正後之新見解而消除。如四十七年台非字第四七號、四十九年台非字第六六號、六十三年台非字第五一號判決均是。至於本院四十四年台非字第五四號判例,原係沿用本院於二十九年二月二十二日總決議之見解而來,且其所謂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原第三百七十一條)所列各款情形,除第四款、第五款、第十二款及第十四款之因理由矛盾致適用法令違誤者,係屬「判決違法」外,其餘均屬「訴訟程序違背法令」。係專就確定判決之違背法令係屬於第三百七十九條規定之範圍者而言。若其違背法令係屬第三百七十八條規定之範圍,自與該判例無涉,被告於審判期日,因「未經合法傳喚」而未到庭;與「經合法傳喚」而未到庭之情形,顯然不同。前者,屬於第三百七十八條之違背法令範圍;後者,屬於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六款之違背法令範圍(如第一審審判期日,被告「經合法傳喚」而未到庭,被逕行判決科以有期徒刑確定)。法律亦無強使「未經合法傳喚」與「經合法傳喚」相提並論之理。該四十四年判例,自不足作為支持甲說之依據。更不生應否變更該判例之問題。關於本院於六十三年八月十三日、六十六年五月十日、七十一年九月六日一再檢討此問題,正足說明甲說是否符合第四百四十七條修正後之立法精神,受有持久性之懷疑,未可漫然置之。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 提請公決
【決議】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雖影響於判決;但並非足認原審「應為其他判決」者,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經本院於二十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作成總決議案。被告於審判期日,「未經合法傳喚」不到庭,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六條或第三百七十一條逕行判決確定,既無從認其「應為其他判決」,自僅為「訴訟程序違背法令」,而非「判決違背法令」。二十九年非字第三五號判例,亦採相同見解。四十四年台非字第五四號判例,並足支持此一見解。本院六十三年八月十三日、六十六年五月十日、七十一年九月六日先後又經決議或決定,仍採此見解。(同甲說)

回索引〉〉

7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03月01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7、65、67條(69.07.04)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8條(69.12.31)
【決議】本院六十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六十五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應予維持。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53頁
【提案】院長提議:本院六十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六十五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關於少年刑事案件之決議,究應維持或予變更,請付表決。
【決議】本院六十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六十五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應予維持。

7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05月1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97、398條(71.08.04)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54頁
【提案】院長交議:本院將原審判決撤銷自為被告有罪之判決時,結論應否引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七條(準用第一審審判之規定)及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科刑或免刑判決),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第三審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前段撤銷原審判決,自為判決時,係以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為前提。又同法第三百九十四條第一項前段亦有第三審法院應以第二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判決基礎之明文。第三審法院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改判時,既在犯罪已經證明之前提下加以裁判,即無準用同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之餘地,故第三審撤銷原審判決自為被告有罪之判決,僅引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為已足,無須引用同法第三百八十七條及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
【乙說】第三審撤銷原審判決,既自為被告有罪之判決,即係準用第一審程序,除引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及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外,並應引用同法第三百八十七條及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 以上二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2年05月10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84條(71.08.04)
【決議】本院六十九年五月三日、六十九年度第三次民、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應予為維持。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54頁【提議】院長提議:本院六十九年度第三次民、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應否考慮修正,即在程序上如何補正者(例如審判長未於筆錄簽名,或判決上推事簽名與筆錄所載姓名不符),先由刑事科函請原審法院調查補正後再行分案,請作一決定。
【決定】本院六十九年五月三日、六十九年度第三次民、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應予為維持。

回索引〉〉

7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之二【會議日期】民國72年05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393、402條(71.08.04)
【決議】一、原審判決所採用之某種證據,曾否經提示辯論,雖專以原審審判筆錄為證。但此提示辯論,僅與事實之判斷資料有關,如當事人認為此並非所應爭執之關鍵,而未於第三審上訴理由內加以指摘者,本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三條規定,不宜以原審審判筆錄並無關於該證據曾經提示辯論之記載。而認原審判決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此時,原審判決如別無撤銷之原因,本院應為上訴駁回之判決。本院此種判決,既不違背前開第三百九十三條前段之規定,自不發生審判違背法令之問題。
  二、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二條所稱之「共同之撤銷理由」,並不包括因某一被告個人關係所生之撤銷理由在內。故原審認定之共同正犯中一部分上訴無理由,一部分因個人關係所生之撤銷理由,應發回更審者,對於上訴無理由之共同正犯部分,仍應為上訴駁回之判決。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56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上訴案件為減少不必要之發回,左列各項意見,可否作成決定?謹請討論。
【討論意見】一、原審判決所採用之某種證據,曾否經提示辯論,雖專以原審審判筆錄為證。但此提示辯論,僅與事實之判斷資料有關,當事人自己最為了解與關切。如當事人認為此並非所應爭執之關鍵,而未於第三審上訴理由內加以指摘者,本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三條規定,不宜以原審審判筆錄並無關於該證據曾經提示辯論之記載。而認原審判決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此時,原審判決如別無撤銷之原因,本院應為上訴駁回之判決。本院此種判決,既不違背前開第三百九十三條前段之規定,自更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
  二、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二條所稱之「共同之撤銷理由」,並不包括因某一被告個人關係所生之撤銷理由在內。故原審判決認定甲、乙、丙三人均為共同正犯,而本院認為除甲、乙二人確為共同正犯外,丙是否亦為共同正犯,尚須發回更審者,對於甲、乙二人部分,仍應為上訴駁回之判決。
  三、略。
【決議】一、原審判決所採用之某種證據,曾否經提示辯論,雖專以原審審判筆錄為證。但此提示辯論,僅與事實之判斷資料有關,如當事人認為此並非所應爭執之關鍵,而未於第三審上訴理由內加以指摘者,本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三條規定,不宜以原審審判筆錄並無關於該證據曾經提示辯論之記載。而認原審判決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此時,原審判決如別無撤銷之原因,本院應為上訴駁回之判決。本院此種判決,既不違背前開第三百九十三條前段之規定,自不發生審判違背法令之問題。
  二、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二條所稱之「共同之撤銷理由」,並不包括因某一被告個人關係所生之撤銷理由在內。故原審認定之共同正犯中一部分上訴無理由,一部分因個人關係所生之撤銷理由,應發回更審者,對於上訴無理由之共同正犯部分,仍應為上訴駁回之判決。

回索引〉〉

7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2年07月05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1、3條(72.06.24)
【決議】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修正為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於七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公布施行,同月二十六日起生效,後者為前者之繼受法。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規定,依法律應處罰金者,得提高為二倍至十倍,惟依同條例第三條規定,依本條例提高罰金之法律及倍數,應由主管院定之。在主管院未依該條例第三條明定法律及其倍數以前,該條例第一條尚無從施行。舊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及前司法行政部所頒「提高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倍數及施行日期令」,於此仍繼續有效。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57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修正為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於七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公布施行,同月二十六日起生效。在上訴中之案件,法律定有罰金刑並依舊條例提高者,應否改判?有下列五說,以何者為當? 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該條例之修正,乃法律之變更,應予改判。但主管院未依新條例第三條規定應提高罰金之法律及其倍數,刑法或其特別法原定之罰金刑為中間法,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就舊條例、中間法、新條例。(裁判時法)比較,應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中間法。
【乙說】該條例之修正乃繼受法,其第一條規定依法律應處罰金者得提高為二倍至十倍。雖主管院尚未依第三條規定其應提高之倍數,但舊條例施行時,主管部所頒提高倍數之命令,仍在新條例第一條規定範圍內,仍可繼續援用,改判時以舊條例與新條例比較適用之。
【丙說】舊條例施行時,主管部所頒提高倍數之命令,已因法律之修正而失其效力,新條例施行後,主管院既未命令規定其應提高之倍數,改判時應照現行刑法或其特別法與舊條例比較適用之。 丁說:該條例雖已修正,但主管部所頒提高倍數之命令並非當然失效,因新條例仍然明定法律應處罰金者得予提高為二倍至十倍。在主管院未依新條例命令提高改變其倍數者,仍沿用舊條例辦理,毋庸改判。 戊說:罰金倍數之提高與否,得視為事實之變更,上訴中之案件如非專科罰金或宣告刑非罰金刑者,上訴審法院得認為與判決無影響予以維持,毋庸改判。
【決議】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修正為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於七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公布施行,同月二十六日起生效,後者為前者之繼受法。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規定,依法律應處罰金者,得提高為二倍至十倍,惟依同條例第三條規定,依本條例提高罰金之法律及倍數,應由主管院定之。在主管院未依該條例第三條明定法律及其倍數以前,該條例第一條尚無從施行。舊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及前司法行政部所頒「提高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倍數及施行日期令」,於此仍繼續有效。

回索引〉〉

7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9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2年08月0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72.06.24)
【決議】數罪併罰有二以上裁判,其中部分裁判之易刑標準係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 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舊法)諭知,部分裁判係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新法)諭知,均已確定,而合併定執行刑時,究應如何諭知易刑折算之標準?設有某丑犯詐欺罪被處罰金一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九元折算一日;又違反票據法經判處罰金三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三十元折算一日。兩罪均已確定,經檢察官聲請定執行刑,法院更定執行刑為罰金三百五十元時,其易服勞役之標準,為受刑人之利益,應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蓋定執行刑之立法意旨,一方面為執行刑之便利,他方面係為受刑人之利益。茲票據法部分原宣告刑既以三十元折算一日,於所定執行刑中,如改以九元折算,於受刑人顯屬不利;詐欺部分原宣告刑雖以九元折算一日,惟既與票據法部分,合併定執行刑,而定執行刑之裁定,又視同判決(本院民刑庭總會二十六年二月十六日決議(六)參照),為受刑人之利益,於執行刑中定為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自屬適法。至易科罰金時,亦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意旨,擇有利於受刑人之折算標準適用之。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72.06.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58頁
【提案】院長交議:數罪併罰有二以上裁判,其中部分裁判之易刑標準係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公證提高標準條例(舊法)諭知,部分裁判係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新法)諭知,均已確定,而合併定執行刑時,究應如何諭知易刑折算之標準?設有某丑犯詐欺罪被處罰金一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九元折算一日;又違反票據法經判處罰金三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三十元折算一日。兩罪均已確定,經檢察官聲請定執行刑,法院更定執行刑為罰金三百五十元時,其易服勞役之標準如何?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應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蓋易服勞役、易科罰金為執行刑問題,以適用新法為原則(參照最高法院二十四年七月民刑庭會議決議,易服勞役及其期間,數罪併罰之定執行刑,均依新法)。
【乙說】為受刑人之利益,應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蓋定執行刑之立法意旨,一方面為執行刑之便利,他方面係為受刑人之利益。茲票據法部分原宣告刑既以三十元折算一日,於所定執行刑中,如改以九元折算,於受刑人顯屬不利;詐欺部分原宣告刑雖以九元折算一日,惟既與票據法部分,合併定執行刑,而定執行刑之裁定,又視同判決(最高法院民、刑庭總會二十六年二月十六日決議(六)參照),為受刑人之利益,於執行刑中定為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自屬適法。至易科罰金時,亦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意旨,擇有利於受刑人之折算標準適用之。
【丙說】應以二十元折算一日。蓋由於法律規定不同,所生易服勞役折算標準之差異,為使被告不致發生不利起見,應於定執行刑之先,就兩者所處罰金,各就其法定標準折算日數若干後,於其合併之總日數下,酌定一適合以三十元或九元罰金執行額數,再依此額數折算應易服勞役之日數,業經最高法院民刑庭總會於五十六年九月十一日舉行該年度第三次會議時,作成決議在案,則就前開實例以言,某丑犯詐欺罪被處罰金一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九元折算一日,又違反票據法被處罰金三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三十元折算一日,合併定執行刑為罰金三百五十元,其中四分之一罰金以九元折算一日,亦即八七‧五元以九元折算一日,應折算九.七日,其餘四分之三罰金以三十元折算一日,亦即三百五十元減八七‧五元,所餘二六二.五元以三十元折算一日,得八‧七五日,兩項日數共為十八‧四五日,再以三百五十元與十八.四五日比例折算,應為十八‧九元,是以二十元折算一日最為接近。至易科罰金時,亦參酌上開最高法院民刑庭總會決議,先就各罪所宣告之徒刑或拘役,分別按不同標準折算應易科罰金之額數,再就合併定應執行之徒刑或拘役後,兩罪所宣告刑各應佔比例,折算各若干金額,最後以所定執行刑日數與總金額之比,以求得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丁說】前開實例,所定執行刑罰金三百五十元,其中三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三十元折算一日,其餘五十元如易服勞役以九元折算一日。蓋合併定執行刑,通常本於受刑人有利,應無合併定執行刑後反而於受刑人不利之理。是各該裁判之易刑標準其於受刑人原本有利者,自不應因合併定執行刑後反蒙受不利。是以合併定執行刑時,依舊法所定易刑標準於受刑人有利,應以在依舊法諭知折算標準之徒刑或拘役合併之刑期以內,仍按舊法諭知折算標準,其餘刑期按本條例所定折算標準諭知,較能顧及受刑人之利益。反之,在罰金易服勞役之情形,本條例所定折算標準於受刑人有利,則以在依本條例諭知折算標準之罰金合併之金額以內,按本條例諭知折算標準,其餘罰金按舊法所定折算標準諭知,較能顧及受刑人之利益,但罰金總額中應依新標準折算部分已逾六個月之日數,或依新舊標準分別折算後合併計算已逾六個月之日數時,則仍以罰金總額與六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至數罪併罰在同一裁判,其定執行刑之易科罰金、易服勞役折算標準,亦可參照以上計算方法解決。 以上諸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數罪併罰有二以上裁判,其中部分裁判之易刑標準係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裁判費執行費公證費提高標準條例(舊法)諭知,部分裁判係依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新法)諭知,均已確定,而合併定執行刑時,究應如何諭知易刑折算之標準?設有某丑犯詐欺罪被處罰金一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九元折算一日;又違反票據法經判處罰金三百元,如易服勞役以三十元折算一日。兩罪均已確定,經檢察官聲請定執行刑,法院更定執行刑為罰金三百五十元時,其易服勞役之標準,為受刑人之利益,應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蓋定執行刑之立法意旨,一方面為執行刑之便利,他方面係為受刑人之利益。茲票據法部分原宣告刑既以三十元折算一日,於所定執行刑中,如改以九元折算,於受刑人顯屬不利;詐欺部分原宣告刑雖以九元折算一日,惟既與票據法部分,合併定執行刑,而定執行刑之裁定,又視同判決(本院民刑庭總會二十六年二月十六日決議(六)參照),為受刑人之利益,於執行刑中定為以三十元折算一日,自屬適法。至易科罰金時,亦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意旨,擇有利於受刑人之折算標準適用之。(同乙說)

7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08月3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2條(72.06.24)
【決議】數罪併罰有二以上裁判,均有易科罰金或均有易服勞役之情形,如於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公布施行前均已確定,而於同條例公布施行後合併定執行刑時,關於易科罰金、易服勞役均依原確定裁判所諭知之標準折算。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0頁
【提案】院長交議:數罪併罰有二以上裁判,均有易科罰金或均有易服勞役之情形,如於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公布施行前均已確定,而於同條例公布施行後合併定執行刑時,是否應依原所依據之法律定其折算標準?敬請公決
【決議】數罪併罰有二以上裁判,均有易科罰金或均有易服勞役之情形,如於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公布施行前均已確定,而於同條例公布施行後合併定執行刑時,關於易科罰金、易服勞役均依原確定裁判所諭知之標準折算。

72-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09月1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0條(71.08.04)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六款及第四百二十二條第三款所稱新證據之意義仍採以往之見解,係指該項證據於事實審法院判決前已經存在,當時未能援用審酌,至其後始行發見者而言。惟判決以後成立之文書,其內容係根據另一證據而作成,而該另一證據係成立於事實審法院判決之前者,應認為有新證據之存在。至於其是否確實及是否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則屬事實之認定問題。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0、422條(71.08.04)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8卷6期89-9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1頁

回索引〉〉

72-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12月13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0、211、212條(58.12.26)
【決議】採乙說之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2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1頁
【提案】刑五庭提案:制作與原本內容不相同之複印本或影印本,應否成立偽造文書罪?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甲說(消極說):複印或影印本,一望即知其非原本,無論在何處亦均被以複印或影印本使用,不能謂其存有原本制作名義人所直接表示之意思內容。且文書之抄本、謄本、繕本,除法律有特別之規定,或因有認證之文句,而為另一之意思表示外,並非刑法上偽造文書罪之「文書」,而文書抄本應包括複印或影印行為所作成之複印或影印本(即機械之抄寫本),因此,文書之複印或影印本不合於刑法上「文書」之概念;雖其在社會上已被替代原本為廣泛之使用,但亦不能因此即將之視為「文書」。又複印或影印本之作成,一般乃容許自由為之,故其將之限定於原本制作名義人始有複印、影印之權限,自失法律上之依據,此亦不因其為不當之複印、影印而有異。本問題所稱之情形,應不成立偽造文書罪。 乙說之一(積極說):複印或影印,其與抄寫或打字者不同,不單是原本之內容,即連其形式、外觀,亦一筆一劃,絲毫無差地重複出現。其於吾人實際生活上可替代原本,被認為具有與原本相同之社會機能與信用性(憑信性)。故在一般情況下可予通用,而視其為原本作成名義人直接所表示之意思內容,成為原本制作名義人所作成之文書,自非不得為刑法偽造文書罪之客體。且從複印(影印)之本身言,一般雖不加禁止,但此並非可謂其與原本制作名義人毫無關係,若其就原本作成名義為不正當之使用,或為與原本相異之意思內容,而作成複印或影印本時,其所為即係於根本無此項原本存在之情形下,以原本制作名義人之名義,將一定之意思內容使之表示於複印影印本上,宛如為作成名義人所制作之原本之複印(影印)本,當為原本制作名義人所不允許。故於此情形,應認其係未獲授權而作成原本制作名義人所制作之文書,而應成立偽造文書罪。 乙說之二:影本與原本可有相同之效果,如將原本予以影印後,將原本之部分內容竄改,重加影印,其與無制作權人將其原本竄改,作另一表示其意思者無異,應成立變造文書罪。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之二。

回索引〉〉

民國73年(22)

7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1月1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87條(58.12.26)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7、10條(72.06.27)
【決議】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規定,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槍者,已包含於無故持有之中,且本條例之公布施行亦在代替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及第一百八十七條之適用(本條例第二條參照),如謂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持有本條例第七條、第十條之槍者,仍應依處罰較重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論處,則同樣之持有行為,卻予以割裂適用不同之法律,自有未當,故若有違反本條例之行為者,應一律適用本條例處斷,換言之,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本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者,應依本條例第七條第四項或第十條第三項處斷,不復適用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87條(58.12.26)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7、10條(72.06.2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2頁
【提案】院長交議: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持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究應如何適用法律?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一、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因本條例第十條第二項僅就製造、販賣、運輸而規定,同條第三項亦僅就無故持有而為處罰,二者均僅就一部分而規定,對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者,本條例即無明文。而同條第三項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較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法定刑為輕,若依同條第三項處斷,顯與本條例之立法精神(從重)不符,且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所規定之犯罪構成要件亦不相同,故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持有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仍應依較重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論處。
  二、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第七條之槍砲者,同條第三、四項雖僅就一部分而為規定,然同條第四項之無故持有,其法定刑較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法定刑為重,故應依較重之本條例第七條第四項論處,犯罪時間,如在本條例公布施行前者,即有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之適用。
【乙說】依本條例之規定,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槍砲者,已包含於無故持有之中,且本條例之公布施行亦在代替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及第一百八十七條適用(本條例第二條參照),若依甲說適用法律,則同樣之持有行為,卻予以割裂適用不同之法律,自有未當,故若有違反本條例之行為者,應一律適用本條例處斷,換言之,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本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應依本條例第七條第四項或第十條第三項處斷,不復適用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規定,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槍砲者,已包含於無故持有之中,且本條例之公布施行亦在代替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及第一百八十七條之適用(本條例第二條參照),如謂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持有本條例第七條、第十條之槍砲者,仍應依處罰較重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論處,則同樣之持有行為,卻予以割裂適用不同之法律,自有未當,故若有違反本條例之行為者,應一律適用本條例處斷,換言之,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本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應依本條例第七條第四項或第十條第三項處斷,不復適用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同乙說)

7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1月1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8、10、11條(72.06.27)
【決議】採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2頁
【提案】院長交議: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槍砲及子彈者,應如何適用法律?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槍砲必須子彈始能發揮效用,換言之,槍砲與子彈有主從關係,缺一不可,況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百八十七條就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及子彈者亦僅論以一罪,故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及子彈者,其持有(或製造)子彈之低度行為,為持有(或製造)槍砲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僅以持有(或製造)槍砲罪論處。
【乙說】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及子彈者,本條例已分別予以處罰,且二者之犯罪構成要件亦不相同,若依甲說論處,則單獨持有(或製造)槍砲或子彈者,即無處罰之必要,與本條例規定不合,故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及子彈者,係二個犯罪行為,應予分論併罰。
【丙說】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及子彈者,為一個持有(或製造)之行為而犯二種罪名,係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規定,從較重之持有(或製造)槍砲罪論處。 丁說:同時持有(或製造)槍砲及子彈者,雖屬一個持有(或製造)行為,惟其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後段之規定,應從較重之持有(或製造)槍砲罪論處。 以上四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7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3年01月1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1、186條(58.12.26)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1條(72.06.27)
【決議】按違反槍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彈藥」,其構成要件,與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所定:「未受允准而持有軍用子彈而無正當理由」者,固屬相同,惟上開條例之公布施行,已代替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適用(該條例第二條意旨參照),從而該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無故持有彈藥罪,自不因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罪係在不得免刑之列(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但書參照),而當然亦無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免刑規定之適用。茲該槍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法定本刑既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揆諸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規定,自有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定免刑之適用。註: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於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修正公布。
【註】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於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修正公布。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1、186條(58.12.26)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1條(72.06.2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2頁
【提案】院長交議: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公布施行後,關於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彈藥罪(即犯該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罪),如被告犯罪情節輕微顯可憫恕,認為依刑法第五十九條規定減輕其刑仍嫌過重時,得否依刑法第六十一條規定免除其刑?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彈藥」,其構成要件,與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所定:「未受允准而持有軍用子彈而無正當理由」者,固屬相同,惟上開條例之公布施行,已代替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適用(該條例第二條意旨參照),從而該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無故持有彈藥罪,自不因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罪係在不得免刑之列(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但書參照),而當然亦無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免刑規定之適用。茲該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法定本刑既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揆諸刑法第十一條前段、第六十一條第一款前段規定,自有刑法第六十一條所定免刑之適用。
【乙說】刑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但書業已明文規定:犯第一百八十六條之罪,不得依第六十一條免其刑。而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彈藥」為其構成要件,與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未受允准而持有軍用子彈而無正當理由」完全相同,且該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之法定本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較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為高,乃刑法之特別法,其犯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罪者,既不得依第六十一條免除其刑,則衡以「舉輕明重」原則,違反上開管制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規定者,自更不得依刑法第六十一條免除其刑。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2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條(46.06.05)陸海空軍刑法第84條(26.07.02)
【決議】非軍人○○○區域連續多次結夥搶劫,其中一次並故意殺人未遂,其所犯結夥搶劫罪,應適用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論處。又強劫而故意殺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定有處罰明文,如係未遂犯,應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處罰。而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得成立連續犯(本院六十七年六月十三、二十日刑庭總會決議)以一罪論。因兩者法定本刑,均為死刑。如主文僅諭知連續結夥搶劫罪名,殺人未遂部分不予揭明,不免引致法律對財物保護重於生命保護之錯覺,故宜著眼於整個犯罪事實,按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適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二項,依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之未遂犯論處。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條(46.06.05)陸海空軍刑法第84條(26.07.0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6頁
【提案】刑四庭提案:連續多次結夥搶劫,其中一次為搶劫而故意殺人未遂,應如何處斷?有以下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非軍人○○○區域犯結夥搶劫罪,應適用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論處。又強劫而故意殺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定有處罰明文,如係未遂犯,應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處罰。按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得成立連續犯(本院六十七年六月十三、二十日刑庭總會決議),以一罪論。因兩者法定本刑,均為死刑。如主文僅諭知連續結夥搶劫罪名,殺人未遂部分不予揭明,不免引致法律對財物保護重於生命保護之錯覺,故宜著眼於整個犯罪事實,按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適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二項,依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之未遂犯論處。
【乙說】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強劫而故意殺人罪,法定本刑雖為死刑,如係未遂犯應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處罰,但刑法第二十六條前段規定未遂犯之處罰,得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如主文諭知連續強劫,而故意殺人未遂,因殺人未遂行為並非連續,且未遂犯未予減輕其刑,均易滋物議,故宜著重於犯罪之情節,按既遂犯重於未遂犯之原則,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論以連續結夥搶劫罪。 以上兩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非軍人○○○區域連續多次結夥搶劫,其中一次並故意殺人未遂,其所犯結夥搶劫罪,應適用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四條論處。又強劫而故意殺人,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定有處罰明文,如係未遂犯,應依同條第二項規定處罰。而結合犯與其基礎之單一犯,得成立連續犯(本院六十七年六月十三、二十日刑庭總會決議)以一罪論。因兩者法定本刑,均為死刑。如文主僅諭知連續結夥搶劫罪名,殺人未遂部分不予揭明,不免引致法律對財物保護重於生命保護之錯覺,故宜著眼於整個犯罪事實,按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適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五十六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二項,依共同強劫而故意殺人罪之未遂犯論處。(同甲說)

回索引〉〉

7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2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62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6頁
【提案】刑二庭提案:犯人因案被發覺獲案,以後於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訊問中陳述連續犯其餘行為或牽連犯他罪,是否有自首之效力?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裁判上之一罪其一部分犯罪既已因案被發覺,雖在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訊問中被告陳述其未發覺之部分犯罪行為,並不符合刑法第六十二條之規定,不應認有自首之效力。
【乙說】連續犯或牽連犯既規定以一罪論或從一重處斷,科刑上有審判不可分之關係,雖僅自首其犯罪之一行為,仍應認有自首之效力。
【丙說】裁判上一罪實質上為數個犯罪行為,自首效力僅及於未發覺部分,所自首者如係較重之罪,即無再行計較他罪有無自首之必要,如所自首者為較輕之罪,則不影響於重罪之處斷。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3年02月21日

【相關法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7條(69.07.04)
【決議】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得以裁定移送檢察官之事件,以該條所列各項情形為限,少年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三項、第九條第一、二、三項、第十條第三項、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罪者,其法定刑均未滿五年,又非該條第二項所列各款之罪,自不得裁定移送檢察官,此乃罪刑法定主義原則之下,當然之解釋。(同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6頁
【提案】院長交議:少年法庭調查之結果,認為少年所犯為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三項、第九條第一、二、三項、第十條第三項、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罪者(法定最重本刑均未滿五年)得否以裁定移送於有管轄權之法院檢察官?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得以裁定移送檢察官之事件,以該條所列各項情形為限,本題所列各四罪,其法定刑均未滿五年,又非該條第二項所列各款之罪,自不得裁定移送檢察官,此乃罪刑法定主義原則之下,當然之解釋。
【乙說】少年所犯為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公共危險罪者,得以裁定移送檢察官,為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第二項第四款所明定,該款之規定,重在犯罪之性質及少年犯該罪之危險性,故雖非法定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刑之罪,亦得以裁定移送檢察官。但自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公布實施後,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已不再適用,惟該條例第八條第三項、第九條第一、二、三項、第十條第三項、第十一條第三項所定各罪,原均屬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公共危險罪,因少年事件處理法上次修正時,上開條例尚未公布實施,嗣該條例公布實施後,少年事件處理法又迄未及配合修正,致第二十七條第二項第四款依然未變動,但依該條款之立法意旨,所稱「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公共危險罪」自應解為包括該罪之特別法在內,亦即本題所列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各罪,亦得裁定移送檢察官,方屬允當,且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之頒布,旨在從嚴管制槍械彈藥,違者加重處罰,以確保社會安寧,苟上開各罪解為不得移送,則勢必一律依少年管訓事件處理,反因上開條例之頒布而從輕辦理,顯非政策及法意所在,故本題所列各罪,少年法庭仍得以裁定移送檢察官。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得以裁定移送檢察官之事件,以該條所列各項情形為限,少年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三項、第九條第一、二、三項、第十條第三項、第十一條第三項之罪者,其法定刑均未滿五年,又非該條第二項所列各款之罪,自不得裁定移送檢察官,此乃罪刑法定主義原則之下,當然之解釋。(同甲說)

回索引〉〉

73-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3月13日

【相關法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8、10、11條(72.06.27)
【決議】本院七十三年度第一次刑事庭會議第一案「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持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究應如何適用法律」之決議,茲經提出再檢討,一致決定,原決議應予維持。其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同條例第八條或第十一條之槍砲彈藥者,亦同樣處理。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69頁
【提案】司法院七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日(73)院台廳二字第○一七二三號函送法務部關於本院七十三年度第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第一案:「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持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彈藥者究應如何適用法律」相關問題之法律疑義,事關裁判上見解,囑研議見復到院。請各位加以討論。
【決議】本院七十三年度第一次刑事庭會議第一案「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持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或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究應如何適用法律」之決議,茲經提出再檢討,一致決定,原決議應予維持。其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同條例第八條或第十一條之槍砲彈藥者,亦同樣處理。

73-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4次刑庭庭長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328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5條(46.06.05)
【決議】強盜罪除侵害財產法益外,兼對人身自由有所侵害,且銀行或其他機構受僱職員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既有管領力,其與銀行或其他機構負責人間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同具重疊的支配關係,搶劫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對於數個受指示或管領財物之受僱職員施以強暴脅迫,致使不能抗拒,而取該財物或使其交付者,應按受強暴脅迫之銀行或其他機構受僱職員人數計算罪名,依刑法第五十五從一重處斷。(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0頁
【提案】院長交議:搶劫銀行、公司或行號之財物,對於數個受指示或管領該財物之受僱人,施行強暴脅迫,致使不能抗拒,而取該財物或使其交付,是否構成刑法第五十五條規定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上競合犯? 有左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強盜罪為侵害財產法益罪之一種,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產所有權或財產監督權屬於銀行或該其他機構,受僱職員縱令事實上對該項財產為管領,僅居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機關之地位而為管領,侵害該受僱職員之管領,性質上仍屬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財產所有權或財產監督權之侵害,故本件案例,受侵害之財產法益僅有一個,應認祇成立一個強盜罪。
【乙說】強盜罪除侵害財產法益外,兼對人身自由有所侵害,且銀行或其他機構受僱職員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既有管領力,其與銀行或其他機構負責人間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同具重疊的支配關係,本件案例應按受強暴脅迫而交付之銀行或其他機構有管領力之職員人數計算罪名,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 以上兩說,何者可採?請公決
【決議】強盜罪除侵害財產法益外,兼對人身自由有所侵害,且銀行或其他機構受僱職員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既有管領力,其與銀行或其他機構負責人間對於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同具重疊的支配關係,搶劫銀行或其他機構之財物,對於數個受指示或管領財物之受僱職員施以強暴脅迫,致使不能抗拒,而取該財物或使其交付者,應按受強暴脅迫之銀行或其他機構受僱職員人數計算罪名,依刑法第五十五從一重處斷。(同乙說)

回索引〉〉

73-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稅捐稽徵法第41條(68.08.06)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0頁
【提案】院長交議: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所定納稅義務人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之犯罪,究須限於作為犯始能犯之,抑不純正不作為犯亦能成立該罪名?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根據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條文文義以觀,該條所稱「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一語,應屬概括規定,是凡作為犯與不作為均應包括在內,且依不純正不作為犯之法理,如納稅義務人不作為與稅捐稽徵法益受損害之間存有因果關係,而違反稅法所定作為義務所生損害,與以作為手段所引起者有同等結果及價值,則其成立犯罪與作為犯應無二致,故該法條規定之犯罪應包括作為犯與不作為犯二者。
【乙說】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係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為其犯罪構成要件,所謂詐術必須積極行為始能完成,至以其他不正當方法,亦必具有同一之形態,方與立法之本旨符合。例如造作假單據或設置偽帳以逃漏稅捐之類是,蓋以此等行為含有惡性,性質上屬於可罰性之行為,故在稅法上科以刑事責任。對於其他違反稅法行為,例如不開立統一發票或不依規定申報稅課等等行為,各稅法上另訂有罰鍰罰則,並責令補繳稅款為已足,如另無逃漏稅捐之積極行為,不可納歸刑罰之範疇,此種單純不作為在法律上之評價,不能認與該法第四十一條詐術漏稅之違法特性同視。依該罪構成要件,必須作為方足以表現其違法之惡性,消極的不作為,縱有侵害稅捐稽徵之法益,亦難謂與作為之情形等價,故不能以該罪相繩。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73-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1條(72.06.24)
【決議】關於牽連犯之重罪並無罰金規定,僅輕罪有罰金刑,而從重罪處斷時,應有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之適用。本院五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已經七十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第七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本則因法律變更,經決議刪除,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0頁
【提案】司法院七十三年三月十七日(73)院台廳二字第○一九六六號函以「台灣高等法院七十三年第一次民刑庭庭長會議所提編號6之法律問題一則,其研討意見中之甲、乙兩說分別涉及貴院刑庭五十二、十二、二十四決議、七十二年台上字第七六八一號及七十二年度台覆字第四五號判決,關於牽連犯之重罪並無罰金規定,僅輕罪有罰金刑而從重罪處斷時,應否適用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之審判上見解,其間究以採何說為當?請研議見復」到院。請各位討論後作成決定案。
【決議】關於牽連犯之重罪並無罰金規定,僅輕罪有罰金刑,而從重罪處斷時,應有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之適用。本院五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已經七十二年六月二十一日第七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本則因法律變更,經決議刪除,不再供參考」。

回索引〉〉

73-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稅捐稽徵法第41、47條(68.08.06)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1條(72.06.24)
【決議】公司負責人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七條及第四十一條之規定應處徒刑法時,毋須援引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3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0頁
【提案】司法院七十三年三月二十日(73)院台廳二字第○二九八二號函以「台灣高等法院七十三年第一次民、刑庭庭長會議所提編號5之法律問題一則,其所列甲、乙兩說,在實務上頗有爭議,因涉及裁判上之見解,請研議見復」到院,請各位討論後作成決定案。
【決議】公司負責人依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七條及第四十一條之規定應處徒刑法時,毋須援引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

73-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5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6、27條(58.12.26)中華民國刑法第25條(95.05.17)
【決議】殺害(或傷害)特定人之殺人(或傷害)罪行,已著手於殺人(或傷害)行為之實行,於未達可生結果之程度時,因發見對象之人有所錯誤而停止者,其停止之行為,經驗上乃可預期之結果,為通常之現象,就主觀之行為人立場論,仍屬意外之障礙,非中止未遂。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改列於刑法第二十五條。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5條(95.05.17)中華民國刑法第26、27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4頁

73-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5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129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319條(71.08.04)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舊法第三百十一條)所謂犯罪之被害人,係以因犯罪而直接被害之人為限,司法院二十四年八月二十八日院字第一三○六號解釋有案。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之犯罪,其直接被害者為公務機關之公信,亦即國家之法益。至於得受領該項應發給之款項、物品之人,雖亦因此受有損害,但係間接被害之人,依上開解釋,不得提起自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4頁

73-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73年05月15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271、272條(58.12.26)
【決議】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普通殺人罪,與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之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其犯罪之基本構成要件相同,如係基於概括之犯意而連續為之,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應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按連續犯以一罪論處。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271、272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4頁
【提案】刑七庭提案: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普通殺人罪,與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之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是否可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按連續犯以一罪論處之問題,請各位討論後作成決定。
【決議】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普通殺人罪,與犯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之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其犯罪之基本構成要件相同,如係基於概括之犯意而連續為之,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二號解釋,應適用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按連續犯以一罪論處。

回索引〉〉

73-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3年06月1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84、85條(58.12.26)
【決議】依刑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行刑權時效自裁判確定之日起算,惟如檢察官自收到卷判以後,均在設法行使行刑權而不能行使者,參照本院二十七年抗字第四九號判例意旨,均在同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所謂依法律之規定不能開始或繼續執行之列,故自檢察官傳喚或拘提受刑人設法行使行刑權之時,即應停止進行。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自95年7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84、85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5頁
【提案】院長交議:本院二十七年抗字第四九號判例:「被告所受宣告之刑,其行刑權之時效,依刑法第八十四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為五年,該項期間依同條第二項應自民國二十一年八月四日判決確定之日起算,檢察官於同年九月十九日奉發卷判後,發票傳喚執行未到,嗣後迭經繼續傳拘均未獲案,至二十二年二月十日通緝,有附卷文件可稽,是檢察官對於被告自依法可以執行之日起,均在設法行使行刑權之中,與同條所謂不行使者有別,行刑權時效之進行既以不行使為法定原因,則凡欲行使而不能行使者,均在同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所謂依法律之規定不能開始或繼續執行之列,自難因刑法不認時效中斷之制,遂謂執行行為不能停止時效之進行。」上開判例涉及刑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行刑權時效期間之起算與同法第八十五條行刑權時效之停止等問題有下列三種不同之見解:
【討論意見】
【甲說】如執行檢察官自收案之日起均在依法正常進行,依據原判例意旨,自判決確定至通緝之日前,不發生刑法第八十四條行刑權時效問題,行刑權時效應自通緝之日起算並同時停止進行。
【乙說】依刑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行刑權時效自裁判確定之日起算,惟如檢察官自收到卷判以後,均在設法行使行刑權而不能行使者,參照原判例意旨,均在同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所謂依法律之規定不能開始或繼續執行之列,故自檢察官傳喚或拘提受刑人設法行使行刑權之時,即應停止進行。
【丙說】行使權時效自裁判確定之日起算,如依法律之規定不能開始或繼續執行時,停止其進行,刑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及第八十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而傳喚、拘提,似與上開「依法律之規定不能開始或繼續執行」之要件有間,故行刑權時效應自裁判確定之日起算,並自通緝之日停止進行。 以上三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依刑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行刑權時效自裁判確定之日起算,惟如檢察官自收到卷判以後,均在設法行使行刑權而不能行使者,參照本院二十七年抗字第四九號判例意旨,均在同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所謂依法律之規定不能開始或繼續執行之列,故自檢察官傳喚或拘提受刑人設法行使行刑權之時,即應停止進行。(同乙說)註:本院二十七抗字第四九號判例,在未依法定程序予以變更前,依照本則判例所釋示之意旨,應採乙說。

回索引〉〉

73-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6月1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5條(71.08.04)
【決議】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意旨,刑事案件之確定判決,如有違背法令之情事,非常上訴審僅須就原確定判決違法而經非常上訴指摘之部分為審判,此與通常程序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時,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者不同。故違反票據法案件,確定判決所宣告之刑,有徒刑或拘役、併科罰金時,倘徒刑或拘役及罰金之宣告,均有違誤,且不利於被告,而非常上訴意旨僅對宣告罰金部分指摘時,本院祇須將宣告罰金部分撤銷改判,反之亦然。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5頁
【提案】關於違反據法案件,宣告自由刑併科罰金之判決,其併科罰金部分之宣告違誤,經提起非常上訴時(例如原確定判決宣告拘役二十日併科罰金二萬六千元,其中罰金刑違誤應改判為罰金二千元),本院應如何改判之問題﹖請討論後作成決定。
【決議】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意旨,刑事案件之確定判決,如有違背法令之情事,非常上訴審僅須就原確定判決違法而經非常上訴指摘之部分為審判,此與通常程序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時,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者不同。故違反票據法案件,確定判決所宣告之刑,有徒刑或拘役、併科罰金時,倘徒刑或拘役及罰金之宣告,均有違誤,且不利於被告,而非常上訴意旨僅對宣告罰金部分指摘時,本院祇須將宣告罰金部分撤銷改判,反之亦然。

回索引〉〉

73-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7月1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48、84、85條(58.12.26)刑事訴訟法第477條(71.08.04)
【決議】 裁判確定後發覺為累犯,依刑法第四十八條前段及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規定,以裁定更定其刑時,其行刑權之時效期間,應自原裁判確定之日起算。但其刑則以裁定所更定者為準。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7頁

73-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1、84條(58.12.26)
【決議】數罪併罰,有二裁判以上,經裁定合併定其應執行之刑後,行刑權時效期間,仍應依各宣告刑分別自各該宣告刑原裁判確定之日起算,執行時各宣告刑中有罹於行刑權時效者,應由檢察官聲請法院為更定其執行刑之裁定。又行刑權時效之進行,係以刑罰權不行使為前提,故在刑罰執行中,即不復發生行刑權因時效而消滅之問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7頁
【提案】關於數罪併罰定其應執行刑之裁定,其行刑權時效期間之起算,應以何日為準?
【決議】數罪併罰,有二裁判以上,經裁定合併定其應執行之刑後,行刑權時效期間,仍應依各宣告刑分別自各該宣告刑原裁判確定之日起算,執行時各宣告刑中有罹於行刑權時效者,應由檢察官聲請法院為更定其執行刑之裁定。又行刑權時效之進行,係以刑罰權不行使為前提,故在刑罰執行中,即不復發生行刑權因時效而消滅之問題。

73-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4次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25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121條(71.08.04)
【決議】限制被告出境,係執行限制住居方法之一種,案件在第三審上訴期間內或上訴中之被告,有無限制出境或繼續限制出境之必要,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二項後段之規定,應由第二審法院決定之。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8頁

回索引〉〉

73-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9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9月18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71.08.04)
【決議】自訴案件,本應為實體上之審判,而誤為不受理之判決,其將來是否再行起訴,及應為實體判決之結果如何,尚不可知,而諭知不受理後,則本件訴訟即因而終結,自難認其違誤之不受理判決於被告不利。故本院辦理非常上訴案件,以第二審確定判決誤認自訴人非犯罪之被害人,其所為自訴不受理之諭知不當,有違背法令之情形時,非常上訴之判決,僅應將其違法之部分撤銷。此種情形,既非因誤認為無審判權而不受理,又與維持被告審級利益無關,當無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二項之適用。至自訴人得依法另行訴求,不受一事不再理之拘束,自不待言。(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78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常上訴案件,以第二審確定判決誤認自訴人非犯罪之被害人,其所為自訴不受理之諭知不當,有違背法令之情形時,非常上訴之判決得否將原判決撤銷,發回原第二審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抑或僅應將原判決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設若自訴人於原確定判決後非常上訴判決前,再就同一案件(同一被告之同一犯罪事實)向原第一審法院提起自訴(下稱後之自訴),而於非常上訴判決發回更審時(下稱先之自訴),後之自訴因上訴已先在同一第二審法院審理中,則該第二審法院究應將先之自訴諭知自訴不受理之判決,抑應將後之自訴諭知自訴不受理之判決?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二項規定,得將原審判決撤銷,發回原第二審法院更為審判,同時採本說復生AB兩說:
  (A)非常上訴為甲說之判決時,如後之自訴先已上訴在同一第二審法院審理時,該第二審法院應將後之自訴諭知訴之不受理之判決。蓋因先之自訴之訴訟繫屬既因非常上訴判決而復活,後之自訴即屬已經提起自訴之案件在同一法院重行起訴,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之規定,該第二審法院應將後之自訴諭知自訴不受理之判決。
  (B)先之自訴本已因諭知自訴不受理之判決確定而終結其訴訟繫屬,嗣後雖經非常上訴判決將該自訴不受理之確定判決撤銷,該先之自訴之訴訟繫屬亦僅自非常上訴判決之日起恢復,先之自訴恢復其訴訟繫屬時,後之自訴已先訴訟繫屬於同一法院,依刑事訴訟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之規定,該第二審法院應將先之自訴諭知自訴不受理之判決。
【乙說】僅應將原判決關於違背法令部分撤銷,蓋因本應為實體上之審判,而誤為不受理之判決,其將來是否再行起訴,及應為實體判決之結果如何,尚不可知,而諭知不受理後,則本件訴訟即因而終結,自難認其違誤之不受理判決於被告不利,故僅應將其違法之部分撤銷。本問題非因誤認為無審判權而不受理,又與維持被告審級利益無關,故無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二項之適用。至自訴人得依法另行訴求,不受一事不再理之拘束,自不待言。 以上諸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自訴案件,本應為實體上之審判,而誤為不受理之判決,其將來是否再行起訴,及應為實體判決之結果如何,尚不可知,而諭知不受理後,則本件訴訟即因而終結,自難認其違誤之不受理判決於被告不利。故本院辦理非常上訴案件,以第二審確定判決誤認自訴人非犯罪之被害人,其所為自訴不受理之諭知不當,有違背法令之情形時,非常上訴之判決,僅應將其違法之部分撤銷。此種情形,既非因誤認為無審判權而不受理,又與維持被告審級利益無關,當無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二項之適用。至自訴人得依法另行訴求,不受一事不再理之拘束,自不待言。(同乙說)

回索引〉〉

73-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2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12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221、227條(58.12.26)
【決議】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之準強姦罪與姦淫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女子之姦淫幼女罪,如係基於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雖因被害人年齡不同,而異其處罰(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但其姦淫之基本事實,則完全相同,仍應依連續犯論以較重之準強姦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221、227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0頁
【決議】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之準強姦罪與姦淫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女子之姦淫幼女罪,如係基於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雖因被害人年齡不同,而異其處罰(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但其姦淫之基本事實,則完全相同,仍應依連續犯論以較重之準強姦罪。

73-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2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12月11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下冊)第49、110、111、997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240、241條(58.12.26)
【決議】意圖姦淫和誘未滿十六歲之女子脫離家庭之加重準略誘罪,與意圖姦淫和誘未滿二十歲之女子脫離家庭之加重和誘罪,雖係分別觸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條第三項、第二項之罪及第二百四十條第三項之罪,惟準略誘罪本質上仍為和誘,祇因被害人年齡不同,而異其處罰,如係以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仍應依連續犯論以較重之加重準略誘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6、240、241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0頁
【決議】意圖姦淫和誘未滿十六歲之女子脫離家庭之加重準略誘罪,與意圖姦淫和誘未滿二十歲女子脫離家庭之加重和誘罪,雖係分別觸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條第三項、第二項之罪及第二百四十條第三項之罪,惟準略誘罪本質上仍為和誘,祇因被害人年齡不同,而異其處罰,如係以概括之犯意反覆為之,仍應依連續犯論以較重之加重準略誘罪。

回索引〉〉

民國74年(6)

74-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4年02月12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0、13-1條(74.01.18)
【決議】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最近修正,其新增第十三條之一規定:「犯本條例之罪,其他法律有較重處罰之規定者,從其規定」。修正修文,已於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公布,同年月二十日施行。此一新增規定,性質上係屬立法之解釋,本院七十三年一月十七日第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關於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同條例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應依同條例第十條第三項處斷之決議,應不再援用。又上揭新增之規定,既係立法之解釋而非法律變更,當不發生刑法第二條比較適用之問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4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0頁
【提案】院長交議: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最近修正,新增第十三條之一規定:「犯本條例之罪,其他法律有較重處罰之規定者,從其規定」。修正條文,已於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公布,依照中央法規標準法第十三條之規定,應自同年月二十日生效。本院七十三年一月十七日七十三年度第一次刑庭會議決議(一)似宜重加檢討後作一決定。
【決議】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最近修正,其新增第十三條之一規定:「犯本條例之罪,其他法律有較重處罰之規定者,從其規定」。修正修文,已於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公布,同年月二十日施行。此一新增規定,性質上係屬立法之解釋,本院七十三年一月十七日第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關於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同條例第十條(可供軍用)之槍砲者,應依同條例第十條第三項處斷之決議,應不再援用。又上揭新增之規定,既係立法之解釋而非法律變更,當不發生刑法第二條比較適用之問題。

74-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3月19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21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乃指行為人攜帶兇器有行兇之可能,客觀上具有危險性,至其主觀上有無持以行兇或反抗之意思,尚非所問。竊盜攜帶起子、鉗子,雖係供行竊之工具,然如客觀上足對人之身體、生命構成威脅,仍應成立攜帶兇器竊盜罪。(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1頁
【提案】院長交議:攜帶起子、鉗子行竊,應否論以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加重竊盜罪,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起子、鉗子為一般家庭日常用品,其本身既非兇器,竊盜攜帶,祇為備供行竊之工具,自難謂係攜帶兇器竊盜。
【乙說】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乃指行為人攜帶兇器有行兇之可能,客觀上具有危險性,至其主觀上有無持以行兇或反抗之意思,尚非所問,竊盜攜帶起子、鉗子,雖係供行竊之工具,然如客觀上足對人之身體、生命構成威脅,仍應成立攜帶兇器竊盜罪。 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之攜帶兇器,乃指行為人攜帶兇器有行兇之可能,客觀上具有危險性,至其主觀上有無持以行兇或反抗之意思,尚非所問。竊盜攜帶起子、鉗子,雖係供行竊之工具,然如客觀上足對人之身體、生命構成威脅,仍應成立攜帶兇器竊盜罪。(同乙說)

回索引〉〉

74-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5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0、55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條(46.06.05)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74.01.18)
【決議】某甲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手槍,嗣即執該槍擄人勒贖,如其意圖所犯之罪包含擄人勒贖之犯罪在內,應認其持有軍用手槍與擄人勒贖兩罪有方法結果之關係,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若某甲意圖所犯之罪為擄人勒贖以外之其他犯罪,以後另行起意執槍擄人勒贖,則其所犯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手槍罪與擄人勒贖罪,即應依刑法第五十條併合處罰。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0、55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條(46.06.05)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74.01.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2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於民國七十三年元月間為存備隨時犯罪,向友人借得軍用手槍一支備用,至同年六月間臨時起意,執該槍擄綁某乙勒贖,其持有手槍與擄人勒贖二罪間,有何關係﹖應如何論處?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某甲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手槍,已獨立構成犯罪,嗣後復臨時起意,執該槍擄綁某乙勒贖,即應以所犯持有軍用手槍與擄人勒贖兩罪,依刑法第五十條併合處罰,不能因其利用持有之手槍,即認與擄綁行為亦具有方法結果關係,適用刑法第五十五條論科。(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五二七號判例參照)
【乙說】依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五二七號判例意旨:某甲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手搶與擄人勒贖兩罪間固無方法結果關係,惟擄人勒贖時既持該槍為之,自不能置持有手槍行為不論。故本件某甲原持有手槍行為,已因後來臨時起意擄人勒贖而中斷,而起意擄人勒贖後之持有手槍與擄人勒贖行為間有方法結果關係,應從一重依擄人勒贖罪處斷,與前述持有手槍併合處罰。
【丙說】某甲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手槍,其持有之繼續,為行為之繼續,而非狀態之繼續,亦即一經意圖犯罪而持有軍用手槍,該罪雖告成立,但其完結須繼續至持有行為終了時為止(本院二十四年上字第三四○一號判例、六十六年三月八日第二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參照)。故某甲嗣後雖臨時起意擄人勒贖,惟其既持該槍為之,自不能將其持有行為予以割裂(本院二十六年滬上字第八七號判例參照),應認其持有手槍與擄人勒贖兩罪間有方法結果關係,從一重依擄人勒贖罪處斷。 以上諸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某甲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手槍,嗣即執該槍擄人勒贖,如其意圖所犯之罪包含擄人勒贖之犯罪在內,應認其持有軍用手槍與擄人勒贖兩罪有方法結果之關係,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若某甲意圖所犯之罪為擄人勒贖以外之其他犯罪,以後另行起意執槍擄人勒贖,則其所犯意圖供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手槍罪與擄人勒贖罪,依刑法第五十條併合處罰。

74-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6月11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238、239條(71.08.04)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4頁
【提案】刑二庭提案: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對於共犯中一人撤回告訴,是否得依告訴不可分之原則,其效力及於偵查中之其他共犯,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告訴不可分之原則,係規定於刑事訴訟法第二編第二章第一節偵查中之第二百三十九條,亦即該條係規定於偵查程序中,僅於偵查程序始有其適用,而同法第二編第一章第三節審判程序中並無準用該條之規定,故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對告訴乃論之罪之共犯中一人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在偵查中之其他共犯,此與同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告訴人得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其告訴之規定,不可相提並論。
【乙說】告訴乃論之罪,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及告訴不可分之原則,均規定於刑事訴訟法第二編第一章第一節「偵查」之第二百三十八條及第二百三十九條,在審判中既得撤回其告訴,其及於共犯之效力,應無偵查中或審判中之分。況撤回告訴乃撤回所告訴之犯罪事實,祇對審判中之一人因撤回告訴諭知不受理,而仍就偵查中其他共犯追訴,情法亦難持平,自不能因其係在偵查中或審判中撤回其告訴而異其效果。故在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亦應及於偵查中之其他共犯。 以上兩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4-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7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429條(71.08.04)
【決議】聲請再審狀引用本院程序上駁回上訴之判決案號,附具一、二、三審判決繕本及證據,而就第二審實體判決敘述再審理由者,應認係對第二審實體確定判決聲請再審。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5頁
【決議】聲請再審狀引用本院程序上駁回上訴之判決案號,附具一、二、三審判決繕本及證據,而就第二審實體判決敘述再審理由者,應認係對第二審實體確定判決聲請再審。

74-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9月03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74.06.26)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5條(62.06.21)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5頁
【提案】院長交議:私運毒品進口,應如何適用法律處斷?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鴉片類等為行政院依「懲治走私條例」公告管制進出口物品,私運毒品進口,應成立「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及「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之罪,兩者係法律競合,依重法優於輕法原則,應依較重之「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運輸毒品罪處斷。
【乙說】私運毒品進口,係一行為同時觸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及「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兩罪名,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想像競合規定從一重處斷。 以上兩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民國75年(3)

75-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7月15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17條(71.08.04)
【決議】刑事訴訟法第十七條第八款規定:推事曾參與前審之裁判者,應自行迴避,係指推事曾參與前審之裁判或判決者而言,如僅參與下級審言詞辯論而未參與裁定或判決,依法即毋庸迴避。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6頁

75-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8月0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37條(74.06.03)刑事訴訟法第487條(71.08.04)
【決議】犯罪之被害人與刑事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在刑事案件發生後,共同訂立「和解」契約,約定賠償方法及賠償之金額。如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未依原訂「和解」契約履行時,被害人能否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賠償之義務,本院過去裁判上立論尚不一致,茲經決定:上開情形,被害人如依據「和解」契約,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契約上之義務,則應屬法所不許。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6頁
【提案】院長提議:關於犯罪之被害人與刑事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在刑事案件發生後,共同訂立「和解」契約,約定賠償方法及賠償金額,如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未依原訂「和解」契約履行時,被害人能否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被告履行賠償之義務,在七十五年七月二十二日第十四次民事庭會議中曾就此一問題作成決成,因涉及刑事訴訟有關法則之適用,茲特徵詢刑庭各位庭推之意見,是否同意民庭會議該項決定之見解。
【決定】犯罪之被害人與刑事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在刑事案件發生後,共同訂立「和解」契約,約定賠償方法及賠償之金額。如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未依原訂「和解」契約履行時,被害人能否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賠償之義務,本院過去裁判上立論尚不一致,茲經決定:上開情形,被害人如依據「和解」契約,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契約上之義務,則應屬法所不許。

75-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11月0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
【決議】輸入、運輸、運送、製造煙毒、禁藥、偽藥與販賣之各犯罪行為,係屬數個獨立行為,難謂有低度行為與高度行為吸收之關係,依本院較新判例之見解,及本院六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第一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意旨,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牽連犯關係,就其較重者論處(本院四十二年臺上字第四一○號判例)。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議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7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輸入、運輸與運送煙毒、禁藥、偽藥而販賣及製造偽藥、禁藥而販賣,其各該行為間,究係牽連關係抑係吸收關係? 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輸入、運輸、運送、製造煙毒、禁藥、偽藥與販賣之各犯罪行為,係屬數個獨立行為,難謂有低度行為與高度行為吸收之關係,依本院較新判例之見解,及本院六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第一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意旨,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牽連犯關係,就其較重者論處(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四一○號判決)。
【乙說】輸入、運輸、運送、製造及販賣各行為,其低度行為應為高度行為所吸收,應就其較重者論處,不能認係牽連關係(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五五一五號判例)。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民國76年(6)

76-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2月0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14條(71.08.04)
【決議】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建議本院將第三審判決書同時送達告訴人一節,查刑事訴訟第三百十四條第二項規定,判決得為上訴者,其判決正本並應送達於告訴人。其目的在使告訴人得於上訴期間內,向檢察官陳述意見,請求檢察官提起上訴。本院為終審法院,所為判決,不得再提起上訴。刑事訴訟法既未規定本院所為判決,其正本亦應送達於告訴人,當毋庸送達。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8頁
【提案】司法院七十六年一月十九日(七六)院台廳二字第○一三五五號函略以:囑就各地律師公會對於審檢實務缺失改進意見,其中第二項建議「請最高法院將第三審判決書同時送達告訴人」部分,請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定】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建議本院將第三審判決書同時送達告訴人一節,查刑事訴訟第三百十四條第二項規定,判決得為上訴者,其判決正本並應送達於告訴人。其目的在使告訴人得於上訴期間內,向檢察官陳述意見,請求檢察官提起上訴。本院為終審法院,所為判決,不得再提起上訴。刑事訴訟法既未規定本院所為判決,其正本亦應送達於告訴人,當毋庸送達。

76-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6年04月07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8條(58.12.26)
【決議】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規定之結夥二人或三人以上犯罪,應以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為限。不包括同謀共同正犯在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九號解釋「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先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之人實施犯罪之行為者,均為共同犯」之意旨,雖明示將「同謀共同正犯」與「實施共同正犯」併包括於刑法總則第二十八條之「正犯」之中,但此與規定於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之結夥犯罪,其態樣並非一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7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8頁
【提案】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九號解釋所指的共同正犯,是否包括結夥在內,請提付表決。
【決議】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規定之結夥二人或三人以上犯罪,應以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為限。不包括同謀共同正犯在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九號解釋「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先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之人實施犯罪之行為者,均為共同犯」之意旨,雖明示將「同謀共同正犯」與「實施共同正犯」併包括於刑法總則第二十八條之「正犯」之中,但此與規定於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之結夥犯罪,其態樣並非一致。

回索引〉〉

76-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4月2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78、79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假釋中更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撤銷其假釋。所謂「假釋中」,係指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前,自假釋之日起至假釋期滿為止之期間而言。又依同法第七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有期徒刑假釋後,在其所餘刑期內未經撤銷假釋者,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受刑人經減刑於執中假釋,並依減刑後之刑期計算已假釋期滿。其後於五年內更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顯然已在前所犯之罪執行完畢之後,殊非認為假釋中更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不應撤銷其假釋。(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89頁
【提案】院長交議:受刑人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而依中華民國六十四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減刑,於執行中假釋並於假釋期滿(係依減刑後之刑期計算)後,五年內再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經依該條例第十三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撤銷其減刑之裁判,若依原宣告刑期之計算,其再犯罪係在假釋中時,是否應撤銷其假釋?有左列甲、乙二說:上二說,應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受刑人減刑部分之裁定既經撤銷,仍應執行原宣告刑,其假釋是否期滿,自應依原宣告刑期作為計算標準,而不應依減刑後之刑期為其假釋是否期滿之計算標準。受刑人依原宣告刑期計算仍在釋中更行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依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應撤銷其假釋。
【乙說】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假釋中更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撤銷其假釋,所謂「假釋中」,係指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前,自假釋之日起至假釋期滿為止之期間而言。又依同法第七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有期徒刑假釋後,在其所餘刑期內未經撤銷假釋者,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受刑人經減刑於執行中假釋,並依減刑後之刑期計算已假釋期滿。其後於五年內更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顯然已在前所犯之罪執行完畢之後,殊非可認為假釋中更犯罪,不應撤銷其假釋。
【決議】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假釋中更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撤銷其假釋。所謂「假釋中」,係指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前,自假釋之日起至假釋期滿為止之期間而言。又依同法第七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有期徒刑假釋後,在其所餘刑期內未經撤銷假釋者,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受刑人經減刑於執中假釋,並依減刑後之刑期計算已假釋期滿。其後於五年內更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顯然已在前所犯之罪執行完畢之後,殊非認為假釋中更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不應撤銷其假釋。(同乙說)

76-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6月02日

【相關法條】國家總動員法第7條(31.03.29)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決議】刑法第二條第一項所謂法律有變更者,此法律乃指刑罰法律而言,行政法令縱可認為具有法律同等之效力,但因其並無刑罰之規定,究難解為刑罰法律,故如事實變更及刑罰法律外之法令變更,均不屬本條所謂法律變更範圍之內,自無本條之適用(參見五十一年台非字第七六號判例)。故行政院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所發禁止之命令,與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基本法文相結合,即使有補充法規之效力,但此項行政法令之變更,自難解為刑罰法律之變更。又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對黃金外幣(經指定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不得自由買賣之禁止命令罪與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二者在刑法上之違法類型相似。觀於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第一○三號解釋、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九三號、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五九號、六十五年台上字第二四七四號各判例及本院五十一年十月八日第五次民庭總會決議意旨,行政院原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三條第九款於四十年五月三日以命令補充指定有關金融措施辦法中之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現為因應金融上情勢之變遷,將此項指定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之命令予以廢止,此即黃金外幣以後不再列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亦屬事實之變更。並非處罰規定之變裀,自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至現非法買賣外幣,其合於管理外匯條例罰則之規定者,則應依該條例處罰之。(同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5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0頁
【提案】院長交議:行政院前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所發布有關金融措施辦法及其補充命令,對於人民所有之黃金外幣祇准其繼續持有,但不得自由買賣,並指定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此項有關金融措施之命令,業經行政院明令自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一日起予以廢止,則在七十五年十一月一日以前所違反該黃金外幣不得自由買賣之禁止命令之犯罪,現裁判時,是否仍應處罰,有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政府為貫徹命令,適應一時情況之需要,允許用委任立法之方法,以其他法律、命令或行政處分補充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或一部,即所謂空白刑法之存在,故空白刑法之補充法規,自為刑事實體法內容之一部,具有刑法法源之效力,因而該補充法規如有變更或廢止時,無異變更犯罪構成要件之範圍,而有影響行為之可罰性,自屬法律之變更。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為空白刑法,行政院前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七條第一項所發布有關金融措施之命令,已成為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犯罪構成要件之一部,該有關金融措施之命令,業經行政院令示自七十五年十一月一日起廢止失效,依上說明,自屬法律之變更,應有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
【乙說】刑法第二條第一項所謂法律有變更者,此法律乃指刑罰法律而言,行政法令縱可認為具有法律同等之效力,但因其並無刑罰之規定,究難解為刑罰法律,故如事實變更及刑罰法律外之法令變更,均不屬本條所謂法律變更範圍之內,自無本條之適用(參見五十一年台非字第七六號判例)。故行政院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所發禁止之命令,與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基本法文相結合,即使有補充法規之效力,但此項行政法令之變更,自難解為刑罰法律之變更。又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對黃金外幣(經指定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不得自由買賣之禁止命令罪與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二者在刑法上之違法類型相似。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號解釋、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九三號、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五九號、六十五年台上字第二四七號各判例及本院五十一年第五次民刑庭總會決議意旨,行政院依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指定管制物品及其數額之重行公告,乃是行政上適應當時情形所為事實上之變更,並非刑罰法律有所變更,自不得據為廢止刑罰之認定,無論公告如何變更,其效力皆僅及於以後之行為,對於變更前走私行為之處罰,不能認為有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同理,行政院原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三條第九款於四十年五月三日以命令補充指定有關金融措施辦法中之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惟現因應金融上情勢之變遷,將此項指定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之命令予以廢止,此即黃金外幣以後不再列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亦屬事實之變更,並非處罰規定之變更,自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至現非法買賣外幣,其合於管理外匯條例罰則之規定者,則應依該條例處罰之,併此說明。 上兩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刑法第二條第一項所謂法律有變更者,此法律乃指刑罰法律而言,行政法令縱可認為具有法律同等之效力,但因其並無刑罰之規定,究難解為刑罰法律,故如事實變更及刑罰法律外之法令變更,均不屬本條所謂法律變更範圍之內,自無本條之適用(參見五十一年台非字第七六號判例)。故行政院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所發禁止之命令,與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基本法文相結合,即使有補充法規之效力,但此項行政法令之變更,自難解為刑罰法律之變更。又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對黃金外幣(經指定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不得自由買賣之禁止命令罪與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罪,二者在刑法上之違法類型相似。觀於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第一○三號解釋、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九三號、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五九號、六十五年台上字第二四七四號各判例及本院五十一年十月八日第五次民庭總會決議意旨,行政院原依國家總動員法第三條第九款於四十年五月三日以命令補充指定有關金融措施辦法中之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現為因應金融上情勢之變遷,將此項指定黃金外幣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之命令予以廢止,此即黃金外幣以後不再列為國家總動員物資,亦屬事實之變更。並非處罰規定之變更,自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至現非法買賣外幣,其合於管理外匯條例罰則之規定者,則應依該條例處罰之。(同乙說)

回索引〉〉

76-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7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14條(71.08.04)
【決議】關於人民向司法院陳訴本院積壓案件不予判決,經查多係告訴人、告發人因不知判決結果而陳訴,為資便民起見,本院刑事庭書記科一律以便函附送判決書給予告訴人、告發人。至本院七十六年二月三日第三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係就法律立場而為之解釋,原決定毋庸變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3頁

76-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7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98條(71.08.04)陸海空軍刑法第2條(26.07.02)
【決議】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於解嚴後為裁判者,當然不再適用該法。 主席提示: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適用該法處斷之案件,於解嚴後本院撤銷原判決自為判決時,究應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抑第三款,既有不同之意見,現在提付表決。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於解嚴後為裁判者,當然不再適用該法。至本院撤銷原判決自為判決時,應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3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適用該法處斷之案件,於解除戒嚴後,如刑法或其特別法有處罰之規定者,裁判時有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陸海空軍刑法,原僅適用於軍人犯罪,為身分法。非軍人於○○區域適用該法處斷,乃因時、因地之特別規定,解除戒嚴後,回復平時狀態,自無再適用餘地。因之,行為時法與裁判時法既有不同,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比較其適用。
【乙說】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適用該法處斷,係以行為時之法律為處罰之根據,解除戒嚴後,適用法律縱有不同,但陸海空軍刑法並未修正,自非法律變更,無刑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
【丙說】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罪適用該法處斷,乃係法規競合擇一適用問題,即犯該第二條所列各罪,而普通刑法或其他特別刑法均有處罰之規定者,優先適用該法處斷,解除戒嚴後,非軍人犯該法第二條所列各罪,已不再適用該法,自應適用刑法或其他特別刑法,即同時有二以上法律可以適用者仍應依法規競合擇一適用之原則辦理,不發生刑法第二條第一項適用問題。 上三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於解嚴後為裁判者,當然不再適用該法。 主席提示: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適用該法處斷之案件,於解嚴後本院撤銷原判決自為判決時,究應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抑第三款,既有不同之意見,現在提付表決。非軍人於○○區域犯陸海空軍刑法第二條所列各款之罪,於解嚴後為裁判者,當然不再適用該法。至本院撤銷原判決自為判決時,應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

回索引〉〉

民國77年(12)

77-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01月12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1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5頁
【提案】院長交議:偽造海關規費證,究應成立偽造有價證券罪,抑偽造公文書罪?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海關規費證分為正聯、存根聯、收據聯三聯,正聯及收據聯供在有關報單或文件上黏貼及為報銷之用(存根聯則供海關核帳之用),乃以之為繳納「海關徵收規費規則」所定應繳之各項規費之證明,亦即作為繳納該等規費之收據,屬於公務員職務上所制作之文書,其有偽造者,應論以刑法第二百十一條之偽造公文書罪。
【乙說】海關規費證係由海關總稅務司署發行,其上有一定金額之記載,足以表彰財產上之權利,且實行該券面所表示之權利,亦即將之黏貼於有關報單或文件上,以表示已繳納同額規費之證明,與占有該券具有不可分離之關係,自屬有價證券,其有偽造者,應論以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項之偽造有價證券罪。
【丙說】海關規費係由海關總稅務司署視實際需要統籌印製,其上除表示發行之機關外,記載有一定之金額,交由各地海關委託代庫銀行駐海關收稅處代為發售,供報關人或繳費義務人按應繳規費金額在有關報單或文件上貼用,以為已照票面金額繳納該規費之證明,且其行使規費證上之權利,與占有該規費證復有不可分離之關係,殊與一般作為收據之普通文書不同,而已將之證券化,屬於「印紙」類之一種,其有偽造者,應論以刑法第二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偽造印花稅票罪。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是﹖【請公決決議】採甲說。

77-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02月02日

【相關法條】懲治盜匪條例第7條(46.06.05)
【決議】採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6頁
【提案】院長交議:懲治盜匪條例第七條第一項規定「盜匪所得之財物,應發還被害人」。此項規定,是否該所得財物,無論有無扣案,均應於判決主文諭知發還被害人?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該條例既強制規定「應」發還被害人,而非「得」發還被害人,則自不論該等財物財物有無扣案,均應於判決主文諭知發還被害人,始符法意。至於能否發還,則屬檢察官執行之問題,毋庸於裁判時預為顧慮。誠如沒收之物,不論有無扣案,如不能證明其已滅失,即應諭知沒收,能否執行,不必加以考慮。
【乙說】該條例對於盜匪所得之財物,既無追繳發還之規定,則自應以已獲案扣押者為限諭知發還被害人。若未扣案者,既無從追繳發還,自可不必為發還之諭知。
【丙說】懲治盜匪條例第七條所謂「盜匪所得之財物應發還被害人」,雖無追繳發還之規定,但應諭知發還被害人之財物,當不以已經扣押者為限,而未扣押部分,如未費失顯屬存在,亦應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77-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03月0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11、212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6頁
【提案】院長交議:偽造經濟部商品檢驗局核發之商品檢驗合格證書或檢驗標識,應如何治罪?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廠商之內外銷產品,依商品檢驗法之規定,應請經濟部商品檢驗局檢驗合格,核發檢驗合格證書及粘貼商檢標識始能出售。此其檢驗合格證書及商檢標識,既係經濟部商品檢驗局之公務員,依法在其職務上製作之文書,為表明該商品業經該局檢驗合格之證明文件,應屬刑法第二百十一條之公文書,為表明該商品業經該局檢驗合格之證明文件,應屬刑法第二百十一條之公文書,其與刑法第二百十二條之特種文書,迥然不同。故予以偽造者,應依刑法第二百十一條治罪。
【乙說】經濟部商品檢驗局核發之檢驗合格證書及商品檢驗標識,雖係公文書之一種,但性質上屬於刑法第二百十二條之特許證,予以偽造者,應成立偽造特許證之罪。 以上兩說,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7-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04月12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51條(71.08.04)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7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被告居住○○○市,而因竊盜案羈押於○○縣○○鄉之台北看守所,在押中收受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之送達,逾期一日始向看守所提出上訴書狀,看守所亦於當日轉送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收文。其上訴曾否逾期?即應否扣除在途期間二日?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訴訟法第六十六條應扣除在途期間之規定,係為便利不在法院所在地之應為訴訟行為之人而設,而同法第三百五十一條在監所之被告於上訴期間向監所長官提出上訴書狀者,視為上訴期間內上訴之規定,亦係因羈押中之被告,身體失其自由,不能直接向法院提出書狀時,為其便利而設,並非上訴程序之限制,故在看守所羈押之被告,逕向法院提出上訴書狀,亦非法所不許,除有該條第一項之情形外,自不能排除第六十六條之適用。居住台北縣者,向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提出第二審上訴書狀,規定既得扣除在途期間二日,被告羈押在台北縣之看守所,雖逾期一日向監所長官提出上訴書訴,但當日轉送法院收文,扣除在途期間二日,其上訴自仍未逾期。
【乙說】在監所之被告,固可不經監所長官而提出上訴書狀(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五十一條第四項),且該監所不在法院所在地者,得扣除在途期間。但如向監所長官提出上訴書狀,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五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必在上訴期間內提出者,始視為上訴期間內之上訴,若已在上訴期間內提出,縱監所人員遲誤轉送法院收文,甚至遠超過規定在途期間,其上訴仍不得視為逾期,蓋監所與法院間無在途期間之可言。反之,如逾期始向監所長官提出上訴書狀,自不得視為上訴期間內之上訴,雖監所長官即日將上訴書狀轉送法院收文,因無扣除在途期間之可言,其上訴自屬已經逾期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 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7-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04月12日

【相關法條】妨害國家總動員懲罰暫行條例第5條(42.12.25)
【決議】政府當時依國家總動員法明令黃金條塊為總動員物資,禁止私自交易(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一日此等命令廢止,但為事實變更,非法律變更),某甲與某乙雖以成品飾金與金條塊互易,但依民法第三百九十八條規定:「當事人雙方約定互相移轉金錢以外之財產權者,準用關於買賣之規定」。應認屬買賣之行為,亦即變相之交易行為。某甲與某乙既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條塊私自交易之命令,自應成立犯罪,本院七十四年度台上字第四一○七號刑事判決採甲並無不合。至本院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一四號刑事判決係就程序上而為審查,原則不涉及實體問題。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7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以推銷金飾為業,在民國七十二年十二月間(即在禁止黃金條塊買賣期間),將A銀樓業者打造好之成品飾金,向另一銀樓業者某乙推銷,並自某乙收取向中央信託局依法配購之飾金原料金塊(金塊大小重量不齊,無一定規格),但金塊重量不超過成品飾金重量,僅有不及成品飾金重量,其差額由某乙依飾金時價以現款補足之,另由某乙加給飾金加工之工資(某甲再以收取之該項金塊,向A銀樓業者換取加工成品飾金推銷,循環不已)。某甲與某乙是否均應成立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條塊私自交易之命令罪?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甲說(肯定說)】政府當時依國家總動員法明令金黃金條塊為總動員物資,禁止私自交易(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一日此等命令廢止,但為事實變更,非法律變更),某甲與某乙雖以成品飾金與黃金條塊互易,但依民法第三百九十八條規定:「當事人雙方約定互相移轉金錢以外之財產權者,準用關於買賣之規定」。應認屬買賣之行為,亦即變相之交易行為。某甲與某乙既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條塊私自交易之命令,自應成立犯罪(參看本院七十四年度台上字四一○七號判決)。【乙說(否定說)】民法所謂互易準用關於買賣之規定,係指互易雙方當事人民事上之權利義務關係,準用關於買賣之規定。刑事責任之有無,基於罪刑法定主義原則,不能予以準用,仍應以刑事法令之規定為準。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頒當時有效之有關金融措施規定及其各次補充規定,黃金條塊固不得自由買賣或作為工資報酬或租金價款等變相交易行為之收付工具,但如確無買賣交易之性質者,不予禁止,且銀樓業者,可轉讓首飾用金予同業。又依飾金及工業用金供應買賣管理辦法規定,銀樓業者之首飾用金,由中央信託局以定期配售方式供應之。則銀樓業者將依法配得飾金原料金塊,向其他銀樓業者換取已加工之成品飾金,因該項金塊,原係供作加工為飾金之用,其以原料金塊,換取同重量之成品飾金,另貼加工之工資,誠如委託與受託加工之關係,應無買賣該項金塊之性質,且無以該項金塊作為加工為飾金之工資報酬或抵作飾金之價款情形,何況銀樓業者間,本可以飾金原料金塊互助轉讓。台灣省銀樓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函及證明書,亦謂此其行為在銀樓業者間,習慣上稱為「交換」。某甲雖非銀樓業者,但其奔走於加工銀樓業者與賣成品之銀樓業者間,為之以原料金塊與成品飾金互相交換,為二種業者間之媒介,亦即無異於委託加工與受託加工者間之橋樑,性質上,自與一般買賣黃金條塊及以之作為交易行為收付之工具者有別。至於金塊重量不足飾金重量部分,以現款補足,係以現款買飾金非買金塊,本不在禁止之列,故某甲與某乙間首開行為,應不成立犯罪(參看本院七十五年台上字第二○一四號判決)。 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政府當時依國家總動員法明令黃金條塊為總動員物資,禁止私自交易(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一日此等命令廢止,但為事實變更,非法律變更),某甲與某乙雖以成品飾金與金條塊互易,但依民法第三百九十八條規定:「當事人雙方約定互相移轉金錢以外之財產權者,準用關於買賣之規定」。應認屬買賣之行為,亦即變相之交易行為。某甲與某乙既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條塊私自交易之命令,自應成立犯罪,本院七十四年度台上字第四一○七號刑事判決採甲並無不合。至本院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一四號刑事判決係就程序上而為審查,原則不涉及實體問題。

回索引〉〉

77-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06月14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13條(77.04.20)中華民國刑法第37條(58.12.26)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9頁
【提案】刑三庭提案: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所定宣告褫奪公權期間及依減刑條例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後之期間,是否應以年為單位?如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褫奪公權七年,合於減刑規定,主刑應減三分之一為有期徒刑九年四月,從刑比照審酌褫奪公權,可否定為四年八月或應定為五年?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十三條規定:「依本條例應減刑之罪,其褫奪公權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其審酌後之期間不得少於一年」;法院辦理七十七年減刑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二十六項規定:「褫奪公權亦應諭知其宣告之期間及減得之期間,原則上應為原宣告期間之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二,其不滿一年之期間,仍應計算,但最低不得少於一年」。僅就最低期間之限制,並無明文規定在一年以上十年以下限度內須以年為單位,自非不得以月計算。故原褫奪公權七年,比照主刑減三分之一定為四年八月,不能認為違法。
【乙說】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規定:「宣告六月以上有期徒刑,依犯罪之性質認為有褫奪公權之必要者,宣告褫奪公權一年以上十年以下」,其期間應以年為單位。因刑法稱以上、以下、以內者,俱連本數或本刑計算,除有期徒刑之期間於第三十三條第三款明定為二月以上,十五年以下,遇有加減時得減至二月未滿,或加至二十年外,其餘第七十四條緩刑期間,第八十條、第八十四條追訴權、行刑權之時效期間,均以年為單位,褫奪公權宣告時亦係以年為單位,實務上從無宣告褫奪公權一年二月者,至減刑條例規定比照主刑減刑標準審酌之,立法意旨即指不能與主刑同減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本院六十三年度第四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乃認褫奪公權須受刑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之限制,殊不得比附援引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三款但書之規定。故原褫奪公權七年,比照主刑減三分之一,雖為四年八月,仍應審酌定為五年,如定為四年八月則屬違背法令。 以上兩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7-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06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6、421條(71.08.04)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68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199頁
【提案】刑九庭提案:非現役軍人於戒嚴時期,因叛亂案件,經軍事審判機關判處罪刑後,依法聲請覆判,經國防部高等覆判庭判決確定,於解嚴後,以足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向該管法院聲請再審,是否予以准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以足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為受判決人之利益聲請再審。須以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為限,此觀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一條之規定甚明,非現役軍人於戒嚴時期因叛亂案件經軍事審判機關覆判庭判處罪刑確定,是該案件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既非不得上訴第三審之案件,則當事人就該項案件於解嚴後,以足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聲請再審,核與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一條之規定不符,應以其聲請程序上違背規定予以駁回(參見本院二十七年抗字第八五號判決)。
【乙說】軍事審判機關之審級與法院之審級不同,非現役軍人於戒嚴時期因判亂案件,經軍事審判機關判處罪刑確定,於解嚴後向該管法院聲請再審,是否准予開始再審,應以其聲請再審之原因,是否符合刑事訴訟法所定得開始再審之各種情形為準;至於該案件是否得上訴於第三審,則非所問,是其以足生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據漏未審酌聲請再審,得為實體上審查而為開始再審准駁與否之裁定。 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7-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07月26日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7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02頁
【提案】刑二庭提案:被告經非常上訴程序判決無罪確定前,因受羈押,聲請冤獄賠償,應由何機關管轄?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冤獄賠償法第四條第一項前段規定:「冤獄賠償,由原處分或判決無罪機關管轄」。原處分機關指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處或地方法院及其分院檢察處。原判決無罪機關,則包括各級法院。上訴案件經上級法院駁回上訴者,仍由原宣告無罪判決之法院管轄,為辦理冤獄賠償事件應行注意事項五前段所明定。就文義解釋,被告經非常上訴程序判決無罪,其聲請冤獄賠償,應由本院管轄。
【乙說】非常上訴係對於原確定判決違背法令之救濟方法,專為糾正原判決適用法令之錯誤,與通常上訴程序不同,因之「非常上訴經認為有理由,依法應撤銷原判決另行改判時,本係代替原審就其裁判時應適用之法律而為裁判」,為本院一向見解,例如被告因傷害罪經第二審法院判處罪刑確定,原屬不得上屬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祇因非常上訴特別程序始由第三審法院管轄,其聲請冤獄賠償,為維持其覆議權益,自應由原事實審法院管轄。 以上兩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7-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08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98、402條(71.08.04)
【決議】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壹.第二審與第三審對於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 依我國現制,第二審有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而第三審就第二審關於證據之調查及事實之認定,是否違法,有審查之職權。惟第二審與第三審因其審級職務分配之不同,其查證認事之職權,亦有差異,茲舉其主要界限分述如左: 甲、關於第二審部分。
  一、第二審採覆審制,應就第一審判決經上訴之部分為完全重覆之審理,是第二審既有認定事實之職權,基於直接審理主義及言詞辯論主義之精神,對於第二審審理中所存在之證據,不問為當事人所提出或聲請,或法院本於職權所發見,如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認為應行調查者,第二審當不受第一審調查範圍之限制,亦不受當事人意思之拘束。
  二、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第二審不得採為判決之證據資料,第二審調查之證據,應包括第一審已調查及未調查者,是故不特未經第一審調查之證據,應踐行調查之程序,即已經第一審調查之證據,仍應依法加以調查,然後本於直接調,然後本於直接調查之所,以形成正確之心證,審認第一審判決是否適當或有無違法,而為第二審之判決。
  三、第二審就案內所有證據本於調查所得心證,分別定其取捨,而為事實之判斷,本為其職權之行使,苟與證據法則無違,不得加以指摘。又證據之證明力,亦即證據之價值判斷,由第二審法院本其自由心證而為之,但其心證應本於證據法則,而為合理之判斷,否則即屬違法。
  四、第三審就發回更審所為法律上之判斷,固足以拘束原審法院,但所作發回意旨之指示,不影響原審法院真實發見主義之要求,更審中對於當事人聲請調,不以第三審發回所指者為限。第二審法院經審理結果,自得本於所得之心證而為不同之判斷,據以重新為事實之認定。
  五、連續犯之多次犯罪行為,事證已明,設如其中部分行為事實欠明,無從調查時,第二審可依法不列為犯罪事實並於理由內為必要之說明,以減少案件之發回。 乙、關於第三審部分。
  一、第二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判斷,與事實之認定,除刑事訴訟法已有明定之證據法則應行遵守外,通常皆以本於生活經驗上認為確實之經驗法則或理則上當然之論理法則等為其準據,關於原判決違背該等法則必須撤銷者,第三審院應予具體指明。茲臚列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之一般標準於下:
  (一)對於事實證據之判斷,其自由裁量必須保持其合理性,如其證據與事理顯然矛盾,原審予以採用,即於經驗法則有所違背。
  (二)如何依經驗法則,從無數之事實證據中,擇其最接近真實事實之證據,此為證據之評價問題,但對於內容不明之證據,不得為證據之選擇對象。又對內容有疑義之證據,仍應調其他必要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決之唯一證據。
  (三)證據本身存有瑕疵,在此瑕疵未能究明以前,選擇為有罪判之基礎,難謂於經驗法則無違。
  (四)本證不足證明犯罪事實時,設若以反證或抗辯不成立,持為斷罪之論據,顯於經驗法則有違。
  (五)供述證據,前後雖稍有參差成互相矛盾,事實審法院非不可本於經驗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取捨。又供述證據之一部,認為真實者,予以採取,亦非法則所不許。
  (六)證據與事實間必須具有關連性,即是否適合犯罪事實之認定,不生關連性之證據,欠缺適合性,資為認定事實之基礎,有違背論理法則。
  (七)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其判斷必須合理,否則即欠缺妥當性。如果徒以證人與被告非親即友,即謂其證言出於勾串,顯不合論理法則。
  二、第三審法院調查第二審判決有無違背法令,而影響於事實之確定,係以該案件之訴訟卷宗及所附證據為其根據,即以第二審之資料,審查第二審判決之當否,僅憑書面之間接審理,故第三審於統一法令之適用外,並有具體救濟當事人對原審法院違法所確認事實錯誤之機能。然第三審不逕行調查證據,而為事實之認定,事實最後仍應由第二審確定,兩者對事實之調查界限,不容混淆。
  三、第二審判決雖係違背法令而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者,第三審法院應就該案件自為判決。但如原判決未記載某項事實或所記載事實不明,致其所確認之事實與論處罪刑所援用之法令不能適合,仍屬用法不當。又原判決因重要證據漏未調查等情形,影響於事實之確定,第三審無可據以為裁判者,均祇得撤銷原判決,將案件發回原審法院或發交與原審法院同級之他法院。
  四、何種證據應予調查,其應調查之範圍如何?在未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之範圍內,係專屬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因之,原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與依調查所得之證據以為事實之認定,倘未明顯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第三審毋庸依職權判斷其當否。
  五、原審是否已依職權調查證據,必須上訴意旨就原審證據調查之結果,如何仍未得有充分之心證,且依其審理之結果,如何尚有其他證據足供調查,而此項證據復如何與待證事實有關,確屬發見真實所必要等,予以具體指明,第三審始得就其所言情形予以審查,並就第三審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而予調查。
  六、除第三審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外,其他因原審未盡職責致判決違背法令情形,其未經上訴意旨所指摘者,既非屬第三審得依職權調之範圍,則其雖經第三審判決確定,因第三審判決並無不當,自不得以確定判決違背法令為由,對第三審之判決提起非常上訴。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壹‧甲之一、決議文;  壹‧甲之五、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壹‧甲之一、
  原決議文:第二審採覆審制,應就第一審判決經上訴之部分為完全重覆之審理,是二審既有認定事實之職權,基於直接審理主義及言詞辯論主義之精神,對於第二審審理中所存在之證據,不問為當事人所提出或聲請,或法院本於職權所發見,如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認為應行調查者,第二審自應盡調查之能事,以發揮事實覆審之機能,故當不受第一審調查範圍之限制,亦不受當事人意思之拘束。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98、402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7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02頁
【決議】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壹.第二審與第三審對於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
  依我國現制,第二審有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而第三審就第二審關於證據之調查及事實之認定,是否違法,有審查之職權。惟第二審與第三審因其審級職務分配之不同,其查證認事之職權,亦有差異,茲舉其主要界限分述如左: 甲、關於第二審部分。
  一、第二審採覆審制,應就第一審判決經上訴之部分為完全重覆之審理,是二審既有認定事實之職權,基於直接審理主義及言詞辯論主義之精神,對於第二審審理中所存在之證據,不問為當事人所提出或聲請,或法院本於職權所發見,如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認為應行調查者,第二審自應盡調查之能事,以發揮事實覆審之機能,故當不受第一審調查範圍之限制,亦不受當事人意思之拘束。
  二、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第二審不得採為判決之證據資料,第二審調查之證據,應包括第一審已調查及未調查者,是故不特未經第一審調查之證據,應踐行調查之程序,即已經第一審調查之證據,仍應依法加以調查,然後本於直接調,然後本於直接調查之所,以形成正確之心證,審認第一審判決是否適當或有無違法,而為第二審之判決。
  三、第二審就案內所有證據本於調查所得心證,分別定其取捨,而為事實之判斷,本為其職權之行使,苟與證據法則無違,不得加以指摘。又證據之證明力,亦即證據之價值判斷,由第二審法院本其自由心證而為之,但其心證應本於證據法則,而為合理之判斷,否則即屬違法。
  四、第三審就發回更審所為法律上之判斷,固足以拘束原審法院,但所作發回意旨之指示,不影響原審法院真實發見主義之要求,更審中對於當事人聲請調,不以第三審發回所指者為限。第二審法院經審理結果,自得本於所得之心證而為不同之判斷,據以重新為事實之認定。
  五、連續犯之多次犯罪行為,事證已明,設如其中部分行為事實欠明,無從調查時,第二審可依法不列為犯罪事實並於理由內為必要之說明,以減少案件之發回。 乙、關於第三審部分。 一、第二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判斷,與事實之認定,除刑事訴訟法已有明定之證據法則應行遵守外,通常皆以本於生活經驗上認為確實之經驗法則或理則上當然之論理法則等為其準據,關於原判決違背該等法則必須撤銷者,第三審院應予具體指明。茲臚列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之一般標準於下:
  (一)對於事實證據之判斷,其自由裁量必須保持其合理性,如其證據與事理顯然矛盾,原審予以採用,即於經驗法則有所違背。
  (二)如何依經驗法則,從無數之事實證據中,擇其最接近真實事實之證據,此為證據之評價問題,但對於內容不明之證據,不得為證據之選擇對象。又對內容有疑義之證據,仍應調其他必要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決之唯一證據。
  (三)證據本身存有瑕疵,在此瑕疵未能究明以前,選擇為有罪判之基礎,難謂於經驗法則無違。
  (四)本證不足證明犯罪事實時,設若以反證或抗辯不成立,持為斷罪之論據,顯於經驗法則有違。
  (五)供述證據,前後雖稍有參差成互相矛盾,事實審法院非不可本於經驗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取捨。又供述證據之一部,認為真實者,予以採取,亦非法則所不許。
  (六)證據與事實間必須具有關連性,即是否適合犯罪事實之認定,不生關連性之證據,欠缺適合性,資為認定事實之基礎,有違背論理法則。
  (七)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其判斷必須合理,否則即欠缺妥當性。如果徒以證人與被告非親即友,即謂其證言出於勾串,顯不合論理法則。
  二、第三審法院調查第二審判決有無違背法令,而影響於事實之確定,係以該案件之訴訟卷宗及所附證據為其根據,即以第二審之資料,審查第二審判決之當否,僅憑書面之間接審理,故第三審於統一法令之適用外,並有具體救濟當事人對原審法院違法所確認事實錯誤之機能。然第三審不逕行調查證據,而為事實之認定,事實最後仍應由第二審確定,兩者對事實之調查界限,不容混淆。
  三、第二審判決雖係違背法令而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可據以為裁判者,第三審法院應就該案件自為判決。但如原判決未記載某項事實或所記載事實不明,致其所確認之事實與論處罪刑所援用之法令不能適合,仍屬用法不當。又原判決因重要證據漏未調查等情形,影響於事實之確定,第三審無可據以為裁判者,均祇得撤銷原判決,將案件發回原審法院或發交與原審法院同級之他法院。
  四、何種證據應予調查,其應調查之範圍如何?在未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之範圍內,係專屬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因之,原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與依調查所得之證據以為事實之認定,倘未明顯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第三審毋庸依職權判斷其當否。
  五、原審是否已依職權調查證據,必須上訴意旨就原審證據調查之結果,如何仍未得有充分之心證,且依其審理之結果,如何尚有其他證據足供調查,而此項證據復如何與待證事實有關,確屬發見真實所必要等,予以具體指明,第三審始得就其所言情形予以審查,並就第三審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而予調查。
  六、除第三審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外,其他因原審未盡職責致判決違背法令情形,其未經上訴意旨所指摘者,既非屬第三審得依職權調之範圍,則其雖經第三審判決確定,因第三審判決並無不當,自不得以確定判決違背法令為由,對第三審之判決提起非常上訴。

回索引〉〉

77-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08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98、402條(71.08.04)
【決議】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貳.以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及判決理由不備或理由矛盾之違法為發回更審理由,應加限制。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應行調查證及第十四款判決理由不備或理矛盾,均列為判決違背法令之事由,究其適用範圍如何,各有關條文無法窺見,考諸現況,案件以此兩種違法情形為發回更審之原因,所占比例最高。為免與第二審為事實審之職權重疊殳減少刑事案件發回更審計,運作上自應採從嚴解釋,加以限制,茲歸納有關條文規定及其立法精神,特揭櫫以下各點作為例示。 甲、關於調查證據。
  一、當事人聲請調查之證據,必須其有調查之必要性,若依原判決所為證據上之論斷,足認其證據調查之聲請,事實審法院縱曾予以調查,亦無從動搖原判決就犯罪事實之認定者,不得以其未予調查,指判決為違法。
  二、上訴人在原審曾辯稱其在警局之自白,並非自由陳述,雖原審就上訴人此項抗辯,未先於其他事項而為調查,然如除去上訴人在警局之自白,綜合案內其他證據,仍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者,則原審此項違誤,並不影響於判決,即不得指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
  三、被告之自白,固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而須以補強證據證明其確與事實相符。然補強自白之證據,非必以涉及於所自白之犯罪構成事實之全部為必要,如能夠保障所自白事實之真實性,即為已足,不得以尚有其他補強證據未予調查,指為違法。
  四、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雖得聲請證據之調查,但如法院對該要證事項,依據其他證據已足證明其犯罪事實,縱未如其聲請調查證據,亦不能指未作此項調查為違法。
  五、刑事訴訟法係採自由心證主義,對於證據之種類未設有限制,翻譯本內容如與外國文原本相同,非不得採為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資料。設若原審已於審判期日將翻譯本向上訴人提示,並告以要旨,上訴人對於翻譯內容既未表示異議,則原審將該翻譯本採為判決之證據資料,而未提示原本,自無未予調查證據之違法。
  六、作為判決基礎之證據,譬如翻印之書籍,係由司法警察機關或檢察官當場起出,為上訴人親身經歷之事,且上訴人於原審審判中對翻印該書被警查獲,業已自白不諱,是否利用提示之機會,以擔保其真正,實無關重要,況此種情形,與提示證物之用意無殊,故即令未在審判期日予以提示,令其辨認,其調查證據之程序,仍難指為不合。
  七、證明同一事實內容之證據,有二種以上,原審未將其中部分之證據踐行調查之程序(如未予提示辨認、宣讀、告以要旨),雖經上訴意旨之指摘,第三審亦毋庸以此而謂該遺漏之部分,有應調查未予調查之違法。
  八、原審判決所採用之芋種證據,曾否經提示辯論,雖專以原審審判筆錄為證,此項提示辯論,僅與事實之判斷資料有關,如當事人認為此並非所應爭執之關鍵,而未於第三審上訴理由內加以指摘,第三審法院參考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三條前段、第三百八十條之意旨,誠不必以原審審判筆錄並無關於該證據曾經提示辯論之記載,而認原判決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撤銷原因。
  九、判斷文書之真偽、異同,原非以鑑定為必要之方法,而法院核對筆跡,本為調查證據方法之一種,其有關通常之書據,若一經核對筆跡,即能明確辨別真偽、異同者,法院本於核對之結果,依其心證而為判斷,雖不選任鑑定人實施鑑定,不得指有未予調查證據之違法。
  十、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謂應行調查之證據範圍,自係以第二審審判中案內所存在之一切證據為限,案內所不存在之證據,自不得命原法院為發見真實,應依職權從各方面詳加調查,否則難謂無逾越本條款之規定範圍。
  十一、對第二審判決內已加說明所不採用之證據,此本為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之事項,除有逾越權限等之違法原因外,第三審法院不將原判決撤銷發回。
  十二、當事人或辯護人所聲請調查之證據,如無證據能力,或非合法之證據,或無從調查之證據成法,原審未予調查,亦未認無調查之必要,以裁定駁回,或於判決理由內說明,縱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之違誤,然不得認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當然違背法令。
  十三、事實審法院調查之證據,其範圍並非毫無限制,即其證據必與判斷要證事實存在或不存在具有關連性為前提,此項具有關連性之證據,始得命第二審調查之。
  十四、欠缺必要性之證據,不予調查,自可認於判決無影響,下列證據,為欠缺必要性:
  (一)無證據能力之證據,既無為證據之資格,即不應作為證據加以以調查。
  (二)無從調查之證據方法,譬如所在不明或逃匿國外無從傳訊之證人,或無從調取之證物之類是。
  (三)證據與待證事實是否有重要關係,應以該證據所證明者,能否推翻原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得據以為不同之認定為斷。若其係枝節性之問題,或屬被害經過細節,既非待證事實所關重要之點,即欠缺調查之必要性。
  (四)顯與已調查之證據相重複。
  (五)所證明之事項已臻明瞭,無再行調查必要之證據。
  (六)意在延滯訴訟,故為無益之調查聲請。
  (七)同一證據,再行聲請調查。
  十五、以第二審尚有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但此究屬何項證據,應加以具體指明,方與該條款之立法精神相符,第三審不得僅抽象指摘原審未盡職權調查之能事而為撤銷發回,致第二審無從明瞭應行調查之所在。
  十六、事實審法院以調查證據為主要職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祇規定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為違法,應不包括蒐集證據在內,故不得以原審在審判期日未蒐集證據,指為違法,將原判決撤銷發回。
  十七、事實審法院得本於職權裁量之事項,如卷內證物未送鑑定,未命證人與證人對質,未履勘現場等,而綜合其他證據已可為事實之判斷者,非可認係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背法令。 乙、關於判決理由不備及理由矛盾。
  一、有罪之判決書既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對於被告否認犯罪所為有利之辯解,僅須將法律上阻卻犯罪成立及應為刑之減免等原因事實之主張,予以論列即可,其他單純犯罪構成事實之否認,原審判決縱未逐一予以判斷,亦非理由不備。
  二、關於訴訟條件之事實,如告訴乃論之罪之告訴是否合法,犯罪行為是否重複起訴等訴訟條件欠缺之主張,即令原審判決未為判斷之說明,若依卷存資料,已足顥示並無此等主張事實之存在時,亦毋庸以理由不備之違法予以撤銷。
  三、犯罪之動機及時、地,原則上毋庸為證據之證明,但動機、時、地若為構成要件之要素時,則應加以調查予以證明。如動機、詳細之時、地,確已無從加以調查,不得發回仍命其調查,惟原判決應於理由內說明無從調查之原因。
  四、原審判決理由矛盾,雖屬當然違背法令;但除去矛盾部分,若仍不影響於判決之主旨者,應予撤銷原判決,自為相同之判決,毋庸發回更審。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貳‧甲之四、貳‧甲之十六、貳‧甲之十七、決議文。 貳‧甲之四、
  原決議文:當事人或辯護人雖得聲請證據之調查,但其調查之範圍、順序及方法,仍由法院自由裁量之,並不受當事人或辯護人意思之拘束,故如法院對該要證事項,依據其他證據已足證明其犯罪事實,縱未如其聲請付鑑定或實施勘驗,自不能指未作此項調查為違法。 貳‧甲之十六、
  原決議文:事實審法院固得蒐集證據,但以調查證據為主要職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祇規定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為違法,解釋上應不包括蒐集證據在內,故不得以原審在審判期日未蒐集證據,指為違法,將原判決撤銷發回。 貳‧甲之十七、
  原決議文:事實審法院得本於職權裁量之事項,如卷內證物未送鑑定,未命證人與被告對質,未履勘現場等,而綜合其他證據已可為事實之判斷者,非可認係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背法令。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98、402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7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02頁
【決議】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貳.以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及判決理由不備或理由矛盾之違法為發回更審理由,應加限制。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應行調查證及第十四款判決理由不備或理矛盾,均列為判決違背法令之事由,究其適用範圍如何,各有關條文無法窺見,考諸現況,案件以此兩種違法情形為發回更審之原因,所占比例最高。為免與第二審為事實審之職權重疊殳減少刑事案件發回更審計,運作上自應採從嚴解釋,加以限制,茲歸納有關條文規定及其立法精神,特揭櫫以下各點作為例示。 甲、關於調查證據。
  一、當事人聲請調查之證據,必須其有調查之必要性,若依原判決所為證據上之論斷,足認其證據調查之聲請,事實審法院縱曾予以調查,亦無從動搖原判決就犯罪事實之認定者,不得以其未予調查,指判決為違法。
  二、上訴人在原審曾辯稱其在警局之自白,並非自由陳述,雖原審就上訴人此項抗辯,未先於其他事項而為調查,然如除去上訴人在警局之自白,綜合案內其他證據,仍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者,則原審此項違誤,並不影響於判決,即不得指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
  三、被告之自白,固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而須以補強證據證明其確與事實相符。然補強自白之證據,非必以涉及於所自白之犯罪構成事實之全部為必要,如能夠保障所自白事實之真實性,即為已足,不得以尚有其他補強證據未予調查,指為違法。
  四、當事人或辯護人雖得聲請證據之調查,但其調查之範圍,順序及方法,仍由法院自由裁量之,並不受當事人或辯護人意思之拘束,故如法院對該要證事項,依據其他證據已足證明其犯罪事實,縱未如其聲請付鑑定或實施勘驗,自不能指未作此項調查為違法。
  五、刑事訴訟法係採自由心證主義,對於證據之種類未設有限制,翻譯本內容如與外國文原本相同,非不得採為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資料。設若原審已於審判期日將翻譯本向上訴人提示,並告以要旨,上訴人對於翻譯內容既未表示異議,則原審將該翻譯本採為判決之證據資料,而未提示原本,自無未予調查證據之違法。
  六、作為判決基礎之證據,譬如翻印之書籍,係由司法警察機關或檢察官當場起出,為上訴人親身經歷之事,且上訴人於原審審判中對翻印該書被警查獲,業已自白不諱,是否利用提示之機會,以擔保其真正,實無關重要,況此種情形,與提示證物之用意無殊,故即令未在審判期日予以提示,令其辨認,其調查證據之程序,仍難指為不合。
  七、證明同一事實內容之證據,有二種以上,原審未將其中部分之證據踐行調查之程序(如未予提示辨認、宣讀、告以要旨),雖經上訴意旨之指摘,第三審亦毋庸以此而謂該遺漏之部分,有應調查未予調查之違法。
  八、原審判決所採用之芋種證據,曾否經提示辯論,雖專以原審審判筆錄為證,此項提示辯論,僅與事實之判斷資料有關,如當事人認為此並非所應爭執之關鍵,而未於第三審上訴理由內加以指摘,第三審法院參考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三條前段、第三百八十條之意旨,誠不必以原審審判筆錄並無關於該證據曾經提示辯論之記載,而認原判決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法撤銷原因。
  九、判斷文書之真偽、異同,原非以鑑定為必要之方法,而法院核對筆跡,本為調查證據方法之一種,其有關通常之書據,若一經核對筆跡,即能明確辨別真偽、異同者,法院本於核對之結果,依其心證而為判斷,雖不選任鑑定人實施鑑定,不得指有未予調查證據之違法。
  十、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謂應行調查之證據範圍,自係以第二審審判中案內所存在之一切證據為限,案內所不存在之證據,自不得命原法院為發見真實,應依職權從各方面詳加調查,否則難謂無逾越本條款之規定範圍。
  十一、對第二審判決內已加說明所不採用之證據,此本為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之事項,除有逾越權限等之違法原因外,第三審法院不將原判決撤銷發回。
  十二、當事人或辯護人所聲請調查之證據,如無證據能力,或非合法之證據,或無從調查之證據成法,原審未予調查,亦未認無調查之必要,以裁定駁回,或於判決理由內說明,縱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之違誤,然不得認有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當然違背法令。
  十三、事實審法院調查之證據,其範圍並非毫無限制,即其證據必與判斷要證事實存在或不存在具有關連性為前提,此項具有關連性之證據,始得命第二審調查之。
  十四、欠缺必要性之證據,不予調查,自可認於判決無影響,下列證據,為欠缺必要性:
  (一)無證據能力之證據,既無為證據之資格,即不應作為證據加以以調查。
  (二)無從調查之證據方法,譬如所在不明或逃匿國外無從傳訊之證人,或無從調取之證物之類是。
  (三)證據與待證事實是否有重要關係,應以該證據所證明者,能否推翻原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而得據以為不同之認定為斷。若其係枝節性之問題,或屬被害經過細節,既非待證事實所關重要之點,即欠缺調查之必要性。
  (四)顯與已調查之證據相重複。
  (五)所證明之事項已臻明瞭,無再行調查必要之證據。
  (六)意在延滯訴訟,故為無益之調查聲請。
  (七)同一證據,再行聲請調查。
  十五、以第二審尚有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但此究屬何項證據,應加以具體指明,方與該條款之立法精神相符,第三審不得僅抽象指摘原審未盡職權調查之能事而為撤銷發回,致第二審無從明瞭應行調查之所在。
  十六、事實審法院固得蒐集證據,但以調查證據為主要職責。刑事訴訟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祇規定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為違法,解釋上應不包括蒐集證據在內,故不得以原審在審判期日未蒐集證據,指為違法,將原判決撤銷發回。
  十七、事實審法院得本於職權裁量之事項,如卷內證物未送鑑定,未命證人與被告對質,未履勘現場等,而綜合其他證據已可為事實之判斷者,非可認係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背法令。 乙、關於判決理由不備及理由矛盾。
  一、有罪之判決書既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認定之理由,對於被告否認犯罪所為有利之辯解,僅須將法律上阻卻犯罪成立及應為刑之減免等原因事實之主張,予以論列即可,其他單純犯罪構成事實之否認,原審判決縱未逐一予以判斷,亦非理由不備。
  二、關於訴訟條件之事實,如告訴乃論之罪之告訴是否合法,犯罪行為是否重複起訴等訴訟條件欠缺之主張,即令原審判決未為判斷之說明,若依卷存資料,已足顥示並無此等主張事實之存在時,亦毋庸以理由不備之違法予以撤銷。
  三、犯罪之動機及時、地,原則上毋庸為證據之證明,但動機、時、地若為構成要件之要素時,則應加以調查予以證明。如動機、詳細之時、地,確已無從加以調查,不得發回仍命其調查,惟原判決應於理由內說明無從調查之原因。
  四、原審判決理由矛盾,雖屬當然違背法令;但除去矛盾部分,若仍不影響於判決之主旨者,應予撤銷原判決,自為相同之判決,毋庸發回更審。

回索引〉〉

77-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7年08月09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98、402條(71.08.04)
【決議】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參.第三審法院自為判決減少發回更審。
  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所列各款之規定,第三審法院應撤銷原判決,為加強第二積極之功能,避免案件發回過多,應就刑事訴訟法現行條文為妥善之運作,以適應現時需要減少發回更審。
  一、第三審應嚴格貫徹法律審,認為非以違背法令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而僅指摘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取捨證據不當,法院裁量權行使欠妥,或單純理論之爭執,或所指摘與法定違法事由不相適合等事項為其上訴理由者,俱應認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逕予駁回。
  二、第三審依訴訟卷宗內之證據資料,如認原判決有下列情形之重大違誤而撤銷之者,並應就該案件自為判決。
  (一)原判決對刑罰之量定,所為或未為裁判上酌減、免刑,裁量權之運用顯有違法者,第三審應自行量處適度之刑。
  (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所謂『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係指不影響於重要事實之確定而言,下列事實應認為重要事實。
  (1)犯罪構成要件之事實。
  (2)法定刑罰加重或減免之原因事實。
  (3)阻卻違法性事由之事實。
  (4)阻卻責任性事由之事實。
  (5)特別經驗法則(專指具有特別知識或經驗者始得知之事實)。
  (6)其他習慣、地方制定自治法規及外國法之類,依法應予適用者亦屬要證事實,自應經事實審調查證明為必要。
  至於量定刑罰之事實,裁判上刑罰加重、減免之原因事實,訴訟法上之事實,公眾週知之事實及事實於法院已顯著或為其職務上所已知者等等,此或無庸舉證,或為第三審得依職權調查,或屬各級法院所得自由裁量,解釋上應不包括在內。
  (三)對原判決諭知緩刑之要件不合者,第三審應為撤銷之諭知。
  (四)依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其行為顯屬不罰者,第三審應逕為無罪之諭知。
  (五)事實有記載理由內未記載加重之事由(如累犯)而其科處之刑超過法定刑度,或未庫明減輕事由(如未遂犯)而量處較法定最低度刑為輕之刑,或已認定為累犯而未予加重,認定屬自首而未予減輕等。
  (六)應宣告褫奪公權(如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第二十六條),而未予宣告。或應諭知保護管束(如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二條)而未予諭知者。
  (七)應沒收(如違禁物,刑法第二百十九條等),竟未予沒收。
  (八)連續行為之終了日期,在前犯之罪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或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或於假釋期滿後五年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未按累犯加重其刑。
  (九)裁判上一罪,一部分犯罪已經因案發覺,竟因其於訊問中陳述另部分未發覺之犯罪行為,而依自首減輕其刑。
  (十)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之案件,第一審判決適用法條並無不當,第二審竟予撤銷改判,諭知較重之刑。
  (十一)從一重處斷之重罪,不在減刑之列,竟因其輕罪部分得減刑,而對重罪誤予減刑。
  (十二)認定事實無誤。如事實記載於某日下午三時侵入住宅行竊,所憑之證據與認定之理由亦無誤,乃依夜間侵入住宅竊盜論罪科刑。
  (十三)其他法律上之見解,與法律規定、解釋、判例之見解有違。 肆.下列情形,應認為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並無影響,可維持原判決,毌庸改判。
  一、原判決主文,關於論罪之用語不當,或欠周全,而其援用之科刑法條並無錯誤者。(如結夥三人以上竊盜,已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而主文內僅揭明竊盜;又共同殺人已引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而主文僅記載殺人之類。)第三審判決祇須於理由內加以說明,不必改判。
  二、據上論結部分,雖漏引該當法條,但其理由已敘及,而與科刑上並無出入者。(如原判決理由已敘明被告之犯罪情狀可憫恕,應酌減其刑。或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成立之罪,已載明某甲雖無此身分或特定關係,既與有該身分或特定關係之某乙共同實施犯罪,仍應以共犯論,而據上論結漏引刑法第五十九條或第三十一條第一項之類。)第三審判決補正其漏引之條文即可。
  三、犯罪事實之細節雖欠完全,但不影響整個犯罪事實之認定者,例如被告所行使之文書已證明為其所偽造,惟對偽造之時間、地點因其堅不吐實,無法作進一步之調查,但本於吸收關係,其偽造後又復行使而行使之行為明確者,應依行使之高度行為處斷,自不必發回。
  四、裁判上一罪,其輕罪部分非有顯著之違法情形或重大瑕疵存在時,得不予發回。
  五、事實與理由文字之顯然誤寫,如殺人案件,原判決所採取之驗斷書等證物,顯示原判決誤寫被害人被刺殺之刀數及傷痕之大小,但既屬顯然誤寫,第三審得於判決內加以補正,毌庸以此作為發回更審之原因。
  六、證據違法,屬於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除合於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規定外,依同法第三百七十八條、第三百八十條之規定,須其違背法令於判決有影響,始得據為第三審上訴之合法理由。至其證據違法對於判決有無影響,應由第三審法院參酌原判決,卷存證據資料及上訴理由等加以判斷。左列證據違法情形,得認為於判決無影響,無庸將原判決撤銷。
  (一)證據雖有瑕疵(如無證據能力,非經合法調查程序取得或內容不明確等),惟未採為判決之基礎,自於判決無影響。
  (二)援用某項證據,固有不當,然除去該項證據,仍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者,即於判決無影響。
  (三)當事人或其辯護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或涉及其他應否依職權調查之證據,雖未予調查,但經第三審認為無調查之必要者,此項漏未調查,自非對判決有影響。
  (四)查證或採證縱有違誤,惟僅涉及無關重要之枝節問題,而於判決之主文,尚無影響者。 伍.第三審對久懸未決重大刑事案件之處置。
  重大刑事案件之犯罪事實,因案發之初,蒐集證據欠完備,或證據之憑信力有疑問,或積極證據與消極證據紛亂,致影響真實之發見,事後歷經第一、二兩審法院審理,亦未能發見確鑿之證據,事實極欠明確,難為妥適之判決,此種案件設若已經第三審法院多次發回更審,即不宜再行撤銷發回,以免案件久懸多年不能定讞。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伍、決議文。 第5點   原決議文:重大刑事案件之犯罪事實,因案發之初,搜集證據欠完備,或證據之憑信力有疑問,或積極證據與消極證據紛亂,致影響真實之發見,事後歷經第一、二兩審法院審理,亦未能發見確鑿之證據,事實極欠明確,難為妥適之判決,此種案件設若已經第三審法院多次發回更審,且就案內一切情況觀察,調查之途徑已窮,或屬無益之調查,似此,第三審法院不應再行撤銷發回,本証據裁判主義之原則,論罪之證據既甚為薄弱,第三審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判斷,而予判決使之確定,以免案件久懸多年不能定讞。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7、379、398、402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7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02頁
【決議】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參.第三審法院自為判決減少發回更審。
  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所列各款之規定,第三審法院應撤銷原判決,為加強第二積極之功能,避免案件發回過多,應就刑事訴訟法現行條文為妥善之運作,以適應現時需要減少發回更審。
  一、第三審應嚴格貫徹法律審,認為非以違背法令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而僅指摘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取捨證據不當,法院裁量權行使欠妥,或單純理論之爭執,或所指摘與法定違法事由不相適合等事項為其上訴理由者,俱應認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逕予駁回。
  二、第三審依訴訟卷宗內之證據資料,如認原判決有下列情形之重大違誤而撤銷之者,並應就該案件自為判決。
  (一)原判決對刑罰之量定,所為或未為裁判上酌減、免刑,裁量權之運用顯有違法者,第三審應自行量處適度之刑。
  (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八條第一款所謂『不影響於事實之確定』,係指不影響於重要事實之確定而言,下列事實應認為重要事實。
  (1)犯罪構成要件之事實。
  (2)法定刑罰加重或減免之原因事實。
  (3)阻卻違法性事由之事實。
  (4)阻卻責任性事由之事實。
  (5)特別經驗法則(專指具有特別知識或經驗者始得知之事實)。
  (6)其他習慣、地方制定自治法規及外國法之類,依法應予適用者亦屬要證事實,自應經事實審調查證明為必要。
  至於量定刑罰之事實,裁判上刑罰加重、減免之原因事實,訴訟法上之事實,公眾週知之事實及事實於法院已顯著或為其職務上所已知者等等,此或無庸舉證,或為第三審得依職權調查,或屬各級法院所得自由裁量,解釋上應不包括在內。
  (三)對原判決諭知緩刑之要件不合者,第三審應為撤銷之諭知。
  (四)依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其行為顯屬不罰者,第三審應逕為無罪之諭知。
  (五)事實有記載理由內未記載加重之事由(如累犯)而其科處之刑超過法定刑度,或未庫明減輕事由(如未遂犯)而量處較法定最低度刑為輕之刑,或已認定為累犯而未予加重,認定屬自首而未予減輕等。
  (六)應宣告褫奪公權(如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第二十六條),而未予宣告。或應諭知保護管束(如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二條)而未予諭知者。
  (七)應沒收(如違禁物,刑法第二百十九條等),竟未予沒收。
  (八)連續行為之終了日期,在前犯之罪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或受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或於假釋期滿後五年以內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未按累犯加重其刑。
  (九)裁判上一罪,一部分犯罪已經因案發覺,竟因其於訊問中陳述另部分未發覺之犯罪行為,而依自首減輕其刑。
  (十)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之案件,第一審判決適用法條並無不當,第二審竟予撤銷改判,諭知較重之刑。
  (十一)從一重處斷之重罪,不在減刑之列,竟因其輕罪部分得減刑,而對重罪誤予減刑。
  (十二)認定事實無誤。如事實記載於某日下午三時侵入住宅行竊,所憑之證據與認定之理由亦無誤,乃依夜間侵入住宅竊盜論罪科刑。
  (十三)其他法律上之見解,與法律規定、解釋、判例之見解有違。 肆.下列情形,應認為於全案情節與判決本旨並無影響,可維持原判決,毌庸改判。
  一、原判決主文,關於論罪之用語不當,或欠周全,而其援用之科刑法條並無錯誤者。(如結夥三人以上竊盜,已引用刑法第三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四款,而主文內僅揭明竊盜;又共同殺人已引用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而主文僅記載殺人之類。)第三審判決祇須於理由內加以說明,不必改判。
  二、據上論結部分,雖漏引該當法條,但其理由已敘及,而與科刑上並無出入者。(如原判決理由已敘明被告之犯罪情狀可憫恕,應酌減其刑。或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成立之罪,已載明某甲雖無此身分或特定關係,既與有該身分或特定關係之某乙共同實施犯罪,仍應以共犯論,而據上論結漏引刑法第五十九條或第三十一條第一項之類。)第三審判決補正其漏引之條文即可。
  三、犯罪事實之細節雖欠完全,但不影響整個犯罪事實之認定者,例如被告所行使之文書已證明為其所偽造,惟對偽造之時間、地點因其堅不吐實,無法作進一步之調查,但本於吸收關係,其偽造後又復行使而行使之行為明確者,應依行使之高度行為處斷,自不必發回。
  四、裁判上一罪,其輕罪部分非有顯著之違法情形或重大瑕疵存在時,得不予發回。
  五、事實與理由文字之顯然誤寫,如殺人案件,原判決所採取之驗斷書等證物,顯示原判決誤寫被害人被刺殺之刀數及傷痕之大小,但既屬顯然誤寫,第三審得於判決內加以補正,毌庸以此作為發回更審之原因。
  六、證據違法,屬於訴訟程序違背法令,除合於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規定外,依同法第三百七十八條、第三百八十條之規定,須其違背法令於判決有影響,始得據為第三審上訴之合法理由。至其證據違法對於判決有無影響,應由第三審法院參酌原判決,卷存證據資料及上訴理由等加以判斷。左列證據違法情形,得認為於判決無影響,無庸將原判決撤銷。
  (一)證據雖有瑕疵(如無證據能力,非經合法調查程序取得或內容不明確等),惟未採為判決之基礎,自於判決無影響。
  (二)援用某項證據,固有不當,然除去該項證據,仍應為同一事實之認定者,即於判決無影響。
  (三)當事人或其辯護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或涉及其他應否依職權調查之證據,雖未予調查,但經第三審認為無調查之必要者,此項漏未調查,自非對判決有影響。
  (四)查證或採證縱有違誤,惟僅涉及無關重要之枝節問題,而於判決之主文,尚無影響者。 伍.第三審對久懸未決重大刑事案件之處置。
  重大刑事案件之犯罪事實,因案發之初,搜集證據欠完備,或證據之憑信力有疑問,或積極證據與消極證據紛亂,致影響真實之發見,事後歷經第一、二兩審法院審理,亦未能發見確鑿之證據,事實極欠明確,難為妥適之判決,此種案件設若已經第三審法院多次發回更審,且就案內一切情況觀察,調查之途徑已窮,或屬無益之調查,似此,第三審法院不應再行撤銷發回,本證據裁判主義之原則,論罪之證據既甚為薄弱,第三審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判斷,而予判決使之確定,以免案件久懸多年不能定獻。

回索引〉〉

77-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8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12月20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3條(77.04.20)中華民國刑法第348條(58.12.26) 懲治盜匪條例第2條(46.06.05)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11頁
【提案】刑九庭提案:某被告於民國七十六年十二月間犯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論處罪刑,應否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規定予以減刑?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擄人勒贖罪,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三條第二款規定不予減刑。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係將擄人勒贖與殺人兩個獨立之罪名相結合成一新罪名,而加重其刑罰,此種結合形態之犯罪,自較單一擄人勒贖之犯罪情節為重。如二者法定刑輕重相同,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處斷,惟參照司法院院解字第三四五四號及第三六六一號解釋:牽連罪中有應減刑與不應減刑之部分互見,而輕罪不應減刑時,所犯重罪仍不得予以減刑之意旨,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中,已包含有擄人勒贖之罪.依論理解釋舉輕以明重之法理,犯罪情節較輕之擄人勒贖既不予減刑,較其為重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當然無減刑規定之適用。否則,擄人勒贖不予減刑,而擄人勒贖故意殺被害人反予減刑,輕重倒置,無異鼓勵擄人勒贖者必故意殺被害人,以邀寬典,當非立法之本意。
【乙說】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對於不予減刑之罪,係採列舉規定,如所之罪不在該條例第三條所列舉之內者,即應依該條例規定予以減刑。被告所犯,係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罪,既不在該條例第三條所定不予減刑之列,基於罪刑法定主義之原則,仍應予以減刑。 以上兩說,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民國78年(4)

78-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2月2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7.04.20)中華民國刑法第50、51、53條(58.12.26)
【決議】採乙說。
【乙說】按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罰之,數罪併罰有二裁判以上者,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定其應執行之刑,刑法第五十條、第五十三條定有明文,故數罪併罰案侔之執行完畢,係指數罪定應執行之刑後,已將該應執行之刑執行完畢而言,若僅數罪中之一罪所宣告之刑執行完畢,而數罪合併所定應執行之刑尚未執行完畢,應認為合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七條第一項所規定「執行未畢」之要件,即丙罪亦應予以減刑,然後再與甲、乙兩罪定其應執行之刑。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1、50、53條(58.12.26)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7條(77.04.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12頁
【提案】刑二庭提案:
  被告於民國七十七年一月三十日以前犯甲、乙、丙三罪,均已確定,其中甲、乙兩罪尚未執行,丙罪於七十七年四月二十二日以前執行完畢,該三罪均合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規定,應予減刑,茲檢察官聲請法院裁定減刑並定其應執行之刑,法院對於已執行完畢之丙罪應否併予減刑?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已經判決確定之案件,得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減刑者,以其罪於七十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該條例施行時,尚未執行或執行未畢者為限,如已執行完畢,即無依該條例減刑之餘地,此觀該條例第七條第一項之規定甚明,丙罪既經執行完畢,自不得減刑,但丙罪之宣告刑應與甲、乙兩罪減得之刑依該條例第十條規定適用刑法第五十一條定其應執行之刑。
【乙說】按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罰之,數罪併罰有二裁判以上者,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定其應執行之刑,刑法第五十條、第五十三條定有明文,故數罪併罰案侔之執行完畢,係指數罪定應執行之刑後,已將該應執行之刑執行完畢而言,若僅數罪中之一罪所宣告之刑執行完畢,而數罪合併所定應執行之刑尚未執行完畢,應認為合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七條第一項所規定「執行未畢」之要件,即丙罪亦應予以減刑,然後再與甲、乙兩罪定其應執行之刑。 以上兩說,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8-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3月1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條(71.08.04)
【決議】依歷來判例意旨所闡示,刑事訴訟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謂應行調查證據,係指「第二審審判中存在之證據」或「對於案內一切證據」而言(二十七年滬上字第九六號、三十年上字第二八九號等判例)。又依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偵查程序應負蒐集證據之責,事實審法院除有蒐集證據之特別規定外(如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一項),則以調查證據為主要職責。按之現今外國立法例,並無類似我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規定,將之列為絕對的上訴理由。且該條款規定「依本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與第二百七十九條準備審判程序中受命推事於審判期日前為準備審判起見,除訊問被告外,並應蒐集或調查證據之規定亦屬有別,而審判期日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八條規定「訊問被告後審判長應調查證據」,而不及蒐集證據,是蒐集證據應為準備審判程序中所為之訴訟行為,為事實審受命推事之職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背法令,既明定於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當然不及於準備審判程序中之蒐集證據。況五十六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為加強當事人進行主義之精神,特增訂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一百六十三條等條文,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有舉證責任,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僅居於補充之地位。又根據統計,案件發回更審,以引用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事由占絕大多數。茲為減少發回更審計,對該條款不宜仍維持以前擴張解釋,將上開原決議中所列蒐集證據字樣刪除為妥。上揭開庭長研究意見經討論後決議:最高法院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民刑庭總會議「關於刑事第三審上訴案件之總決議案」中第五「原審應行調查證據」(四)「未經蒐集或調查之證據」句中「蒐集」二字應予刪除。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79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13頁
【提案】司法院秘書長函送法務部所屬各檢察機關就刑事訴訟法之修正及適用所提意見之三,涉及本院刑事庭會議決議之「刑事案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貳「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應加限制」之十及十六點對於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應調查之證據是否包括蒐集證據在內,有不同意見,是否可將本院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民刑庭總會議「關於刑事第三審上訴案件之總決議案」中第五,原審應行調查之證據第四款所謂未經蒐集或調查之證據,為發見真實起見,應行調查云云,內中「蒐集」二字,予以刪除,以便二決議見解統一,請討論。
【理由】依歷來判例意旨所闡示,刑事訴訟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謂應行調查證據,係指「第二審審判中存在之證據」或「對於案內一切證據」而言(二十七年滬上字第九六號、三十年上字第二八九號等判例)。又依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偵查程序應負蒐集證據之責,事實審法院除有蒐集證據之特別規定外(如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一項),則以調查證據為主要職責。按之現今外國立法例,並無類似我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規定,將之列為絕對的上訴理由。且該條款規定「依本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者」與第二百七十九條準備審判程序中受命推事於審判期日前為準備審判起見,除訊問被告外,並應蒐集或調查證據之規定亦屬有別,而審判期日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八條規定「訊問被告後審判長應調查證據」,而不及蒐集證據,是蒐集證據應為準備審判程序中所為之訴訟行為,為事實審受命推事之職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違背法令,既明定於審判期日應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當然不及於準備審判程序中之蒐集證據。況五十六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為加強當事人進行主義之精神,特增訂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一百六十三條等條文,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有舉證責任,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僅居於補充之地位。又根據統計,案件發回更審,以引用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款之事由占絕大多數。茲為減少發回更審計,對該條款不宜仍維持以前擴張解釋,將上開原決議中所列蒐集證據字樣刪除為妥。上揭開庭長研究意見經討論後決議:最高法院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民刑庭總會議「關於刑事第三審上訴案件之總決議案」中第五「原審應行調查證據」(四)「未經蒐集或調查之證據」句中「蒐集」二字應予刪除。

回索引〉〉

78-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4月11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1卷9期73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32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2條(46.06.05)
【決議】強劫之基礎行為祇有一個,僅能就殺人或強姦行為情節較重者擇一成立結合犯,再與餘罪併合處罰。不能就一個強劫行為同時與他行為成立二個結合罪名。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2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14頁
【提案】「強劫而故意殺人」及「強劫而強姦」者,均為結合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第八款分別定有處罰明文。設基於一個包括之認識,對於同一被害人實施強劫,而兼有強姦及殺人行為時,應如何適用法律處斷,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強劫之基礎行為祇有一個,僅能與殺人或強姦行為擇一成立結合犯,再與餘罪分論併罰。不能就一個強劫行為同時與他行為成立二個結合罪。在通常情形,殺人與強姦兩者法定刑比較,以殺人罪為重,可擇殺人行為與強劫相結合,成立「強劫而故意殺人罪」,其餘強姦部分如經合法告訴,另成立強姦罪。如依行為先後或情節輕重言,亦可認強姦與強劫相結合,成立「強劫而強姦罪」,殺人部分則為餘罪,兩者均應分論併罰。
【乙說】強劫之基礎行為雖祇有一個,但不能謂其繼續之強劫行為,祇能與殺人或強姦相結合一次,僅成立一個結合罪。因之可成立「強劫而故意殺人」及「強劫而強姦」二罪。 以上二說,何者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強劫之基礎行為祇有一個,僅能就殺人或強姦行為情節較重者擇一成立結合犯,再與餘罪併合處罰。不能就一個強劫行為同時與他行為成立二個結合罪名。

78-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5月30日

【相關法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62.08.17)
【決議】採甲說。
【甲說】監所管理員擔任戒護工作,為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查禁香菸防止其流入人犯之手,亦其職責之一,自係其主管之事務,竟利用其在崗哨值勤戒護之機會,吊運香菸入所,違禁轉售人犯圖利,自係犯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對於主管之事務,直接圖利罪。
【參考法條】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3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15頁
【提案】院長交議: 監所管理員出售香菸圖利,究應成立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之罪?抑應成立同條第四款之罪?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監所管理員擔任戒護工作,為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查禁香菸防止其流入人犯之手,亦為其職責之一,自係其主管之事務,竟利用其在崗哨值勤戒護之機會,吊運香菸入所,違禁轉售人犯圖利,自係犯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三款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對於主管之事務,直接圖利罪。
【乙說】監所管理員為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而管理員不得販賣香菸及其他物品與在押被告,早為所方所嚴禁,惟出賣香菸,非其所主管之事務,竟仍利用職權與機會違背禁令,以高價販賣香菸與在押被告圖得私利,應成立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四款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對於非主管之事務,利用職權機會圖利罪。 以上兩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民國79年(7)

79-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9年02月06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2卷6期66頁
【相關法條】法院組織法第57條(78.12.22)中華民國刑法第50、74、271、283、347、348、350條(58.12.26) 懲治盜匪條例第1、2條(46.06.05)陸海空軍刑法第83、84條(26.07.02)
【決議】採甲說。
  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係將擄人勒贖與殺人兩個獨立之罪名相結合成一新罪名,並科以較重之刑。此在舊刑法第三百七十二條第一項及現行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均有處罪之規定,自較單一擄人勒贖之犯罪情節為重。而懲治盜匪條暫行條例及現行懲治盜匪條例對此項結合犯均未特設明文,僅就擄人勒贖罪加以處罰(懲治盜匪暫行條例第一條第一款及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按之上開普通刑法上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與特別刑法上之擄人勒贖罪,兩者法定刑度雖相同,但罪名各別,如謂可將結合罪仍分割為二罪,一則適用特別法,一則適用普通法,顯違法定結合犯立法之意旨,故實難謂上開普通法上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結合犯法條,已因特別刑法懲治盜匪暫行條例之施行而停止適用。 本院二十三年非字第四五號判例應予變更不再援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4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16頁
【提案】一﹑院長提議: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究應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或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論處?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係將擄人勒贖與殺人兩個獨立之罪名相結合成一新罪名,而加重其刑罰,此種結合型態之犯罪,自較單一擄人勒贖之犯罪情節為重,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法定刑相同,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適用刑法處斷。(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八六號﹑第六五二二號,七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四九六○號﹑第五八七七號,七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三○一號﹑第一四八八號﹑第一九七四號﹑第三六八一號﹑第四三三七號判決)。
  附甲說理由說明。
【甲說理由說明】
  一﹑「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係將擄人勒贖與殺人兩個獨立之罪名相結合成一新罪名,而加重其刑罰,此種結合型態之犯罪,自較單一擄人勒贖之犯罪情節為重,如二者法定刑輕重相同,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自應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處斷」。此為本院七十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七十七年度第十八次刑事庭會議討論「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罪應否減刑」之問題時,決議所採甲說前段之主旨,已往亦有類似之判決。
  二﹑結合犯,乃數個可以獨立成罪之行為,依法律規定而成為一個新罪。 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即將「擄人勒贖」與「殺人」兩個獨立犯罪結合為一個新罪,就「擄人勒贖」言,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項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條,均有處罰之規定,自屬法律競合。但將「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視為法律上規定之一罪,則僅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有此規定。故結合犯應優先於所結合之單一犯而適用。
  三﹑結合犯與牽連犯有別,與加重結果犯亦異,既不能從一重處斷,亦不能就其結果之重罪論擬。祇有在兩種不同法律均有處罰規定時,依法律競合之原則定其適用。而法律競合解決之原則中「特別法優於普通法」,「重法優於輕法」,「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三者當可供解決本問題之抉擇。
  (1)「擄人勒贖罪」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一項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均有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應適用懲治盜匪條例。
  (2)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法定刑為死刑;而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意圖勒贖而擄人」法定刑亦為死刑。本刑相等,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原則,應適用刑法。
  (3)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擄人勒贖而強姦被害人法定刑為死刑或無期徒刑;而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意圖勒贖而擄人」法定刑為死刑。依重法優於輕法之原則,應適用懲治盜匪條例。
  四﹑結合犯之立法目的,在加重懲罰,由於我國刑事特別法過於繁夥,致疊架競合,不一而足,故法律競合之處理亦有多項原則,例如強盜罪初採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繼採後法優於前法,旋又採重法優於輕法,各有其立論之根據。本問題如認結合犯為法律規定之一個新罪,倘非二種法律同有結合犯之規定,似無比較必要。如認結合犯之部分行為在數法律均有處罰規定,仍應比較適用,則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解決,判決主文更能切合事實,並可避免殺人部分不能於判決主文揭明,而引起漏未裁判之誤會。 五﹑附錄判例三則
  (1)十九年上字第二○八三號判例
  (2)二十二年上字第三四八二號判例
  (3)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二六二九號判例
【乙說】特別法為一部法與全部法為普通法互相競合時,不論其法定刑之輕重如何,均應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適用特別法,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不能適用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論處,應論以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擄人勒贖罪及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之殺人罪,所犯二罪應視其是否另行起意仰有牽連關係分別情形併合處罰或從一重處斷。(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九一號﹑第一六六號判決)。
  附乙說理由說明。
【乙說理由說明】
  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結合犯,究應如何適用法律,早在懲治盜匪暫行條例施行期間(與現行懲治盜匪條例法條規定相同)亦即二十三年非字第四五號已著有判例,認為上開結合犯在刑法(舊)第三百七十二條第一項固有處罰規定,惟上述法條已因懲治盜匪暫行條例施行而停止適用,該條例對於此項結合犯既未特設明文,則於擄人勒贖中另行起意殺被害人者,自應於擄人勒贖罪外更論以殺人罪,方為合法(按其有牽連關係者,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處斷)。次後有關釋示皆同,相沿適用多年,並無歧異見解,學者亦贊同此說(見褚劍鴻著刑法分則釋論下刪第一二六七頁)。二十七年六月十五日院字第一七四二號釋解,基於同一法理,對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二項擄人勒贖罪之加重結果犯,復認應依懲治盜匪暫行辦法第三條第十款擄人勒贖罪處斷。對於法條競合遇有普通法為全部法,特別法為一部法二者情形互見時,應如何擇一適用,論者特舉本事例以意圖勒贖而擄人之罪,故意殺被害人者,就其意圖勒贖而擄人之一部行為言,與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規定相當,就其犯意圖勒贖而擄人之罪,故意殺被害人全部行為言,則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相當,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特別法為一部法)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普通法為全部法)競合時,應適用懲治盜匪條例(特別法)處斷,並不發生結合之關係(見陳樸生著刑法分則論第三五一頁﹑周冶平著刑法各論第九二五~九二六頁亦同意此說)。
  關於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二六二九號判例意旨所謂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就強劫而故意殺人全部行為,設有處罰明文,而陸海空軍刑法第八十三條﹑第八十四條僅就搶奪財物或結夥搶劫行為之一部為規定,依全部法優於一部法之原則,其強劫而故意殺被害人,自應成立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六款強劫而故意殺人一罪。惟揆諸此一判例則係就兩個特別法一為全部法一為一部法互見時所持之見解,同為特別法,位階相同,與首揭二十二年非字第四五號判例為針對普通法特別法又為全部法一部法互見時之情形不同,案例又不相同,似不能相提併論,可否解為本院以後之見解已有變更,頗有疑問。況依當時之法院組織法第二十五條(現行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之規定,本院關於法律上之見解與先判例有異時,應召集變更判例會議決定之,在先判例未變更前,本院應受其拘束,不得加以違背,相反之新判例亦即無由成立,本院一般刑事庭會議更不能為與先判例牴觸之決議。本院如欲變更見解,則請先變更判例而後可,以免適用上發生困擾。
  末須附帶說明者,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結合犯,無處罰未遂犯之規定,如果擄人勒贖而殺被害人未遂者,則必適用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與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分論併罰,或為牽連犯從一重處斷,如此與既遂犯法律之適用顯有分歧,對法律之運作,不無紊亂之嫌。又如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二項犯擄人勒贖之罪而強姦被害人之結合犯,法定刑為死刑或無期徒刑,是此項結合犯反較懲治盜匪條例擄人勒贖之單一犯法定刑為輕,適用上亦有窒礙,本案事例如採用特別法為一部法仍應優先適用之原則,則無刑罰不平衡,非僅此也,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二項之加重結果犯,情亦相同。 以上兩說,以何者為當,敬請公決
  主席宣布:本案已經充分發言討論,因乙說以本院二十三年非字第四五號判例為依據,同仁建議如採甲說,則該判例應予變更,不再援用請一併表決。
【決議】採甲說。
主席宣布】本院二十三年非字第四五號判例,依法院組織法第五十七條應予變更,不再援用,並經出席人員一致通過如左之決議。
【決議】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係將擄人勒贖與殺人兩個獨立之罪名相結合成一新罪名,並科以較重之刑。此在舊刑法第三百七十二條第一項及現行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均有處罰之規定,自較單一擄人勒贖之犯罪情節為重。而懲治盜匪暫行條例及現行懲治盜匪條例對此項結合犯均未特設明文,僅就擄人勒贖罪加以處罰(懲治盜匪暫行條例第一條第一款及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按之上開普通刑法上之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罪與特別刑法上之擄人勒贖罪,兩者法定刑度雖相同,但罪名各別,如謂可將結合罪仍分割二罪,一則適用特別法,一則適用普通法,顯違法定結合犯立法之意旨,故實難謂上開普通刑法上擄人勒贖而故意殺被害人之結合犯法條,已因特別刑法懲治盜匪暫行條例之施行而停止適用。 本院二十三年非字第四五號判例應予變更不再援用。
【提案】二﹑院長提議:於他人森林內,擅自開闢道路,觸犯森林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於他人森林內擅自設置工作物罪?該工作物應如何諭知沒收?有下列各說:
【討論意見】
【甲說】於地上﹑地下施工使成為具有特定用途之設施如道路者,即可稱之為工戶物。擅自在他人森林內開闢道路,自應論以森林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於他人森林內擅自設置工作物罪,所開闢之道路應依同條第四項之規定沒收(本院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五四三五號﹑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六四六二號判決)。
【乙說】擅將他人森林內之土地加以修築,使成泥土路面,未在路面加材施工者,與設置工作物之意義不符,不能論以森林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之罪;如在修築之道路上加材施工,築成柏油路面﹑水泥路面或其他路面,始可認為於他人森林內設置工作物而論以該條項之罪。 於諭知沒收時,應記載為:「地上工作物沒收」(本院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五六三七號﹑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六三二一號判決)。
【丙說】所謂工作物乃指固定的附著於土地上之人工建物而言,未在路面加材施工之泥土路,固為土地之本身,而加材施工之柏油﹑水泥或其他路面,已成為土地之構成部分,尚非工作物,即不能依森林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之罪論擬(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六三二一號判決)。 以上三說,以何者為當?敬請公決
主席宣布】部分同仁發言建議:本案丙說云云並非本院裁判上所持之見解,其所引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六三二一號判決亦未盡妥切,似宜予刪除,經徵得出席人員一致同意將丙說刪除,並將括弧內所引上開之判決改列於乙說括弧內。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9-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9年05月08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續編(一)第216頁司法院公報第38卷5期6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1頁最高法院決議彙編(民國17-95年刑事部分)第1017頁
【相關法條】懲治走私條例第3條(74.06.26)
【決議】採乙說。
  司法院院解字第四○七七號解釋及本院二十五年非字第一二三號判例就販賣一詞所為之釋示,於法律明文規定處罰販賣者,始有其適用。「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條文既規定為銷售,自不宜予以擴張解釋。題示情形,既未著手銷售,即不能以「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相繩。【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1年11月6日經最高法院101年度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本則決議擬保留,內容建議修正如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條文既規定為銷售,自不宜予以擴張解釋為販賣,既未著手銷售,即不能以「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相繩(現行法已修正為第三條第一項)。
【提案】一 刑二庭提案:
  以營利為目的,購入走私物品俟機銷售,尚未出售即被查獲,能否論以懲 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之銷售走私物品罪?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之銷售走私物品罪,所稱「銷售」,係指以營利為目的之推銷及販賣而言。參照司法院院解字第四○七七號解釋及本院二十五年非字第一二三號判例意旨,並不以販入之後復行賣出為必要,如以營利為目的,將走私品購入或賣出,有一於此,其犯罪即經完成,均不得視為未遂。
【乙說】司法院院解字第四○七七號解釋及本院二十五年非字第一二三號判例就販賣一詞所為之釋示,於法律明文規定處罰販賣者,始有其適用。「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條文既規定為銷售,自不宜予以擴張解釋。題示情形,既未著手銷售,即不能以「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相繩。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9-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9年05月08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續編(一)第217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懲治走私條例第3條(74.06.26)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37條(44.01.22)
【決議】採乙說。
【乙說】銷售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之未貼專賣憑證之菸(酒)類,係一行為同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及「台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五款,兩罪名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想像競合規定從一重處斷。
【參考法條】懲治走私條例第3條(74.06.26)台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37條(44.01.22)中華民國刑法第55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8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1頁
【提案】二刑二庭提案:
  銷售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之未貼專賣憑證之菸(酒)類,應如何適用法律處斷?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銷售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之未貼專賣憑證之菸(酒)類,應成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及「台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五款之罪,兩者係法律競合,依重法優於輕法原則,應依較重之「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走私物品罪處斷。
【乙說】銷售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之未貼專賣憑證之菸(酒)類,係一行為同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及「台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五款,兩罪名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想像競合規定從一重處斷。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9-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3次刑事庭庭長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9年07月17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27、28、29、30、31、37、51、394、441、445、447、448條(71.08.04)
【決議】採乙說。
  按非常上訴係於判決確定後,以該案件之審判係違背法令,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提起,其目的在求統一法律之見解,除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但書及第二項規定之情形外,其效力原則上不及於被告,故本院調查之範圍係以檢察總長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摘之事項為限,此觀之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五條、第四百四十八條各條之規定自明。亦即除檢察總長所提出之非常上訴理由書外,均非本院調查範圍之事項。是被告或其辯護人如有理由補充,應向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為之,而非向本院提出辯護。至於刑事訴訟法第二十七條至第三十一條,被告或其家屬得選任辯護人,強制辯護案件之指定辯護人,第三十七條自訴人得委任代理人到場及第五十一條判決書應記載自訴人並代理人、辯護人姓名之規定。觀於各該條立法精神,係指對普通刑事訴訟程序而言,其自訴人及被告為訴訟當事人之身分,因判決確定而消失。判決確定後之非常上訴,係特別訴訟程序,依法不經言詞辯論。除準用第三百九十四條得自行調查者外,僅對檢察總長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摘之事項為裁判,不通知當事人,毋庸斟酌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自訴人及其委任代理人提出之意見或理由書狀,故判決書當事人欄無須記載自訴人並代理人、辯護人之姓名,否則,如當事人欄加以記載,理由欄對於其提出之意見或理由,不予論列,豈非矛盾。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9月5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7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已修正。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27~31、37、51、394、441、445、447、448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3頁
【提案】刑七庭提案:非常上訴案件之判決書,當事人欄有無記載辯護人之必要?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明文規定,裁判書除依特別規定外,應記載受裁判人之姓名、性別、年齡、職業、住所或居所,如係判決書,並應記載檢察官或自訴人並代理人、辯護人之姓名,此項規定在刑事訴訟法總則內,各級法院之判決書均有其適用。關於非常上訴案件之判決書,法律既無毋庸記載辯護人姓名之特別規定,被告如委有辯護人,依法自應於當事人欄內為辯護人姓名之記載。至於非常上訴案件,有無容辯護人以書狀為被告辯護之餘地,係屬另一問題。
【乙說】按非常上訴係於判決確定後,以該案件之審判係違背法令,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提起,其目的在求統一法律之見解,除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但書及第二項規定之情形外,其效力原則上不及於被告,故本院調查之範圍係以檢察總長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摘之事項為限,此觀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五條、第四百四十八條各條之規定自明。亦即除檢察署檢察總長所提出之非常上訴理由書外,均非本院調查範圍之事項。是被告或其辯護人如有理由補充,應向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為之,而非向本院提出辯護。至於刑事訴訟法第二十七條至第三十一條,被告或其家屬得選任辯護人,強制辯護案件之指定辯護人,第三十七條自訴人得委任代理人到場及第五十一條判決書應記載自訴人並代理人、辯護人姓名之規定。觀於各該條立法精神,係指對普通刑事訴訟程序而言,其自訴人及被告為訴訟當事人之身分,因判決確定而消失。判決確定後之非常上訴,係特別訴訟程序,依法不經言詞辯論。除準用第三百九十四條得自行調查者外,僅對檢察總長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摘之事項為裁判,不通知當事人,毋庸斟酌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自訴人及其委任代理人提出之意見或理由書狀,故判決書當事人欄無須記載自訴人並代理人、辯護人之姓名,否則,如當事人欄加以記載,理由欄對於其提出之意見或理由,不予論列,豈非矛盾。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9-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9年12月04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79-8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4頁最高法院決議彙編(民國17-95年刑事部分)第1019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第2條(77.04.20)刑事訴訟法第445條(79.08.03)
【決議】本問題本院已於六十七年十十二日,六十七年度第十三次刑事庭庭推總會議作成決定事項之一,毋庸再予討論。
  提案:一、院長提議:被告某甲於七十六年間,犯普通侵占罪,第一審法院以其犯罪不能證明諭知無罪,檢察官不服上訴,第二審法院於七十九年三月九日判決將第一審諭知無罪之判決撤銷,改處被告有期徒刑三月,緩刑三年確定,因其犯罪時間,合於中華民國七十七年罪犯減刑條例應予減刑,而未減刑。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依法對之提起非常上訴,本院非常上訴判決:「原判決關於罪刑部分撤銷,某甲意圖為自 己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處有期徒刑三月,減為有期徒刑一月十五日,緩刑三年。」嗣發覺被告曾犯詐欺罪,經管轄法院於七十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判決有期徒刑一年,減為有期徒刑六月確定。顯見被告不合緩刑要件而宣告緩刑,自屬違背法令,應予再行提 起非常上訴,但究以原確定判決或前次非常上訴判決為對象,茲有左列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最高法院對於非常上訴案件之調查,以非常上訴理由所指摘之事項為限,此觀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甚明。非常上訴理由既僅對減刑部分提起,並未指摘原判決宣告緩刑為違法,則非常上訴審判自屬不得併予審判,乃屬常然,自無違法可言。況該非常上訴判決之範圍,僅在減刑:「緩刑」既非主刑,亦非從刑,歷年減刑條例,均不及之。故前次非常上訴判決,對於緩刑,並未為何裁判,僅其主文,係依原確定判決內容照錄而已。自屬不得對其提起非常上訴,而應仍以原確定判決為非常上訴之對象。
【乙說】「緩刑」雖非主刑,亦非從刑,而係卹刑制度猶豫其刑之執行,但須以主刑之存在為前提,原確定判決所宣告之罪及刑。既經前次非常上訴判決予以全部撤銷,則附隨主刑而存在之「緩刑」自亦一併隨同撤銷,且非常上訴判決,除為形式上之糾正外,其另行判決者,係代替原審而為判決,是否再行宣告「緩刑」,自有審酌之餘地,故其所宣告之「緩刑」,雖仍照舊,亦係代替原審自為判決,況原確定判決係對其所宣告之有期徒刑三月,予以緩刑三年,而前次非常上訴判決係對其所宣告之有期徒刑一月十五日,予以緩刑三年,其所附隨主刑之刑期長短已有不同,則「緩刑」所規範之本體內容亦有變更。益見前次非常上訴判決,對於緩刑已為裁判。本次非常上訴,自應以前次非常上訴判決為對象。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本問題本院已於六十七年十十二日,六十七年度第十三次刑事庭庭推總會 議作成決定事項之一,毋庸再予討論。

回索引〉〉

79-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79年12月04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8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4頁最高法院決議彙編(民國17-95年刑事部分)第1019頁
【相關法條】懲治走私條例第3條(101.06.13)中華民國刑法第38、55條(58.12.26)懲治走私條例第2-1條(74.06.26)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37、40條(44.01.22)
【決議】採乙說。
  應依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四十條第一款規定沒收。【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21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廢止及修正,本則決議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提案】二、刑二庭提案:某甲銷售私運管制物品進口逾公告數額,未貼專買憑證之菸酒類,其經查扣之菸酒,究應依何規定宣告沒收?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甲說:應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沒收。
【理由】某甲之行為,同時構成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及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五款販賣未貼專賣憑證之菸﹑酒類罪,應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想像競合規定從一重之銷售走私物品罪處斷,基於主刑,從刑適用法律統一性,整體性之原則,從刑不容與主刑割裂而適用其他法律,故該查扣之菸酒,如屬某甲所有,應適用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宣告沒收。
【乙說】應依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四十條第一款規定沒收。
【理由】關於沒收規定,其他法律或刑法分則有特別規定者,應優先於刑法總則第三十八條沒收規定之適用。某甲之行為,同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之一第一項銷售走私物品罪及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五款販賣未貼專賣憑證之菸酒類罪,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前段想像競合規定從一重之銷售走私物品罪處斷,因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四十條第一款規定:違反該條例規定經查獲之菸酒沒收之,係採義務沒收主義,自應優先於採職權沒收主義之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而適用。
  以上二說,應依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9-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三)【決議日期】民國79年12月04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80-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4頁最高法院決議彙編(民國17-95年刑事部分)第1019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商標法第62、62-1、62-2、62-3條(78.05.26)
【決議】採乙說。
  沒收依我國刑法之規定,為從刑之一種,附屬於主刑,不生比較輕重問題。商標法第六十二條至第六十二條之二,並未修正,而修正後之商標法第六十二條之三既規定「犯前三條之罪所製造、販賣、陳列、輸出或輸入之商品,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查其立法意旨,係在防止上述仿冒商標之商品流入市面,在實質意義言,有保安處分之性質,參酌刑法第二條第二項之趣旨,以從新為原則,自應適用修正後之新法。
【提案】三、刑九庭提案:商標法第六十二條之三原規定:「犯前條之罪所製造、 販賣、陳列、輸出或輸入之商品屬於犯人者,沒收。」於民國七十八 年五月二十六日修正為:「犯前三條之罪所製造、販賣、陳列、輸出或輸入之商品,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則於該法條修正公布 施行前,犯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六十二條之一、第六十二條之二之罪,而於該法條修正公布施行後為裁判時,關於上述商品之沒收,究應適用修正前之舊法,抑應適用修正後之新法?有甲、乙兩說:討論意見:甲說:沒收依我國刑法之規定,為從刑之一種,與主刑有從屬關係,而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應將行為時之法律與中間法及裁判時之法律予以比較,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犯罪時之商標法第六十二條之三既規定「犯前三條之罪所製造、販賣、陳列、輸出或輸入之商品屬於犯人者,沒收之。」自較修正後所定「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於行為人有利,應適用修正前舊法之規定,如上述商品非屬行為人所有,不得予以宣告沒收。
【乙說】沒收依我國刑法之規定,為從刑之一種,附屬於主刑,不生比較輕重問題。商標法第六十二條至第六十二條之二,並未修正,而修正後之商標法第六十二條之三既規定「犯前三條之罪所製造、販賣、陳列﹑輸出或輸入之商品,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查其立法意旨,係在防止上述仿冒商標之商品流入市面,在實質意義言,有保安處分之性質,參酌刑法第二條第二項之趣旨,以從新為原則,自應適用修正後之新法。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商標法沒收一案,刑八庭對於甲說補充意見。
  二十四年七月刑法施行時,本院二十四年七月刑庭總會對於比較新舊法罪刑,孰為最有利,決議比較標準,其第二項之(二):「比較罪刑應先就主刑最高度比較之,最高度相等者,就最低度比較之,最高度及最低度均相等時,無論從刑之輕重如何,依從刑從屬於主刑之原則,均一律適用新法。」二十四年上字第五二九二號判例即依此作成。其後舉凡數個罪刑應從一重處斷者,莫不皆然。但均係有主刑比較為前提。若並無主刑比較,僅從刑變更或新增,是否該從刑仍附屬於主刑,從刑本身不生輕重或有利與否問題,不無疑問。
  商標法有關主刑各條並無變更,無可比較,僅從刑之沒收,於七十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修正,如認附屬於主刑,使修正後從刑之法律效力溯及既往,對行為人不利,似非允當。法條既未明定從新,亦不宜比附援引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法律之規定。
  矧堅持從刑附屬於主刑原則,基本上從刑不應單獨修正,立法既違反此一原則,司法自毋庸墨守從屬理論。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民國80年(10)

80-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1月22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81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339條(81.05.16)商標法第62條(78.05.26)
【決議】某甲以真品機油空罐裝入廢油,冒充真品出售圖利之行為,除構成詐欺罪外,縱其未仿造商標,但無權使用該商標而使用之,顯已侵害他人之商標專用權,應另成立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之罪,二罪間具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處斷。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刑法已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55、339條(81.05.16)商標法第62條(78.05.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6頁
【提案】院長提議:某甲收購真「OK頂好牌」機油空罐,裝入船舶廢油,冒充真「OK頂好牌」機油出售圖利,設若該空罐上「OK頂好牌」之商標業經乙公司呈准註冊在案,且某甲出售上開船舶廢油售價與真品相同,則某甲之行為應成立何罪名?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之違反商標法罪既明定:於同一商品或同類商品,使用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註冊商標之圖樣為其構成要件,則必行為人有於同一商品或同類商品,使用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註冊商標之圖樣之行為,始能論以該罪。本案某甲係以收購真「OK頂好牌」機油空罐裝入劣質機油,冒充真「OK頂好牌」機油出售,並非使用相同或近似真「OK頂好牌」註冊商標之圖樣於劣質機油,僅成立單純之詐欺罪。
【乙說】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於同一商品使用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註冊商標之圖樣罪,本質上含有欺騙他人之意思。本件某甲收購真「OK頂好牌」機油空罐,並以船舶廢油裝入各該空罐內加以鉛封後,冒充真品機油出售,祇應成立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之罪名,其以低價之廢油冒充真品機油,以詐取高價之利益,性質上當然包括於上述罪名之內,自無庸更論以詐欺之罪名。
【丙說】就本題意旨言,某甲以真品機油空罐裝入廢油,冒充真品出售圖利之行為,除構成詐欺罪外,縱其未仿造商標,但無權使用該商標而使用之,顯已侵害他人之商標專用權,應另成立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之罪,二罪間具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處斷。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就本題意旨言,既認定有詐欺取財事實,採丙說。

回索引〉〉

80-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3月11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81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55、186、187條(58.12.26)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5、16條(62.06.2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11、13-1、13-2條(79.07.16)營業稅法施行細則第47條(77.06.25)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1條(72.06.24)
【決議】(一)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一,係於民國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修正公布同年月二十日施行之新增規定。該法條之規定,性質上係屬立法之解釋,為一訓示規定,非法律之變更,故依該法條應適用較重處罰之規定者,於理由內敘明並逕依該較重規定處罰即可。本件僅須於理由欄內敘明依槍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一法律適用原則之規定,甲應適用較重處罰規定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論以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罪,並引用該法條外,勿庸另於據上論結欄引用該條例第十三條之一法條。
  (二)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五○三八號判決,係就違反稅捐稽徵法關於逃漏稅事件,對公司負責人之轉嫁處罰規定之適用,並未涉及自首﹑自白減免比較問題,與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二適用無關,本院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三六五九號刑事判決與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五○三八號刑事判決,尚無牴觸,應不予討論,至犯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之罪,如未經自首或自白則於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修正公布後,自無新舊法比較適用問題。
  (三)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之罪,與得上訴於第三審之麻醉藥品管理條例之罪,有裁判上一罪關係,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重經終審法院判決而確定,訴訟關係歸於消滅,基於訴訟程序單一之原則,輕罪不得依通常訴訟程序提起第三審上訴。
【編註】本則決議(一)於民國95年8月22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1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保留,並加註:應注意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二條已修正。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55、186、187條(58.12.26)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5、16條(62.06.2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11、13-1、13-2條(79.07.16)營業稅法施行細則第47條(77.06.25)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1條(72.06.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6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27頁
【提案】甲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未經許可非法持有可供軍用之步槍彈陸顆,經警查獲,甲之刑責,固應依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罪處斷,惟於刑事判決書據上論結欄內,應否引用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一而為判決?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民國七十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公布施行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係在代替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及第一百八十七條之適用(同條例第二條參照),本件甲未經許可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步槍彈陸顆之行為,雖已包含於該條例無故持有之行為中,而觸犯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三項未經許可無故持有彈藥罪,本應適用此項特別法之規定,惟依該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一規定:「犯本條例之罪,其他法律有較重處罰之規定者,從其規定。」,自應適用普通法從較重處罰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處罰,除應於理由欄內敘明上開意旨外,並應於據上論結欄,引用該條例第十三條之一,而為判決。
【乙說】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一,係於民國七十四年一月十八日修正公布同年月二十日施行之新增規定。該法條之規定,性質上係屬立法之解釋,為一訓示規定,非法律之變更,故依該法條應適用較重處罰之規定者,於理由內敘明並逕依該較重規定處罰即可。本件僅須於理由欄內敘明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一法律適用原則之規定,甲應適用較重處罰規定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論以意圖供自己犯罪之用,而持有軍用子彈罪,並引用該法條外,勿庸另於據上論結欄引用該條例第十三條之一法條。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提案】二﹑院長提議:某甲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乙支,經警於民國七十九年六月十日查獲,移送檢察官偵查,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下稱槍械條例)第七條第四項提起公訴。嗣槍械條例於同年七月十六日修正公布施行,增列第十三條之二自首﹑自白減免其刑之規定。某甲固未自首﹑自白,但法院為判決時,是否發生新舊法律比較問題,有左列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肯定說)槍械條例修正公布後,對於某甲所犯之罪,其刑罰相等,但新增自首﹑自白減免其刑之條文。而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係規定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既曰法律,自較刑之範圍為廣。本件法院為判決時,應就與罪刑有關之事項包括自首﹑自白減免其刑等一切情形,綜合其全部結果而為比較,並依裁判時之法律處斷。
【乙說】(否定說)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原則上應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規定:「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必新舊法對於行為人,發生有利﹑不利之情形,而有利之法律可資適用,始須比較。此觀之同條項但書規定:「但裁判前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其義自明。本件某甲既未自首﹑自白,槍械條例修正增列自首﹑自白減免其刑之條文,無適用之餘地,自不發生比較新舊法之問題。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五○三八號判決,係就違反稅捐稽徵法關於逃漏稅事件,對公司負責人之轉嫁處罰規定之適用,並未涉及自首﹑自白減免比較問題,與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三條之二適用無關,本院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三六五九號刑事判決與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五○三八號刑事判決,尚無牴觸,應不予討論,至犯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手槍之罪,如未經自首或自白則於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修正公布後,自無新舊法比較適用問題。
【提案】三﹑刑九庭提案:某甲販賣含有海洛因及化學合成麻醉藥品之速賜康混合針劑,經高等法院以某甲觸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之販賣毒品罪及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第一款之販賣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屬一行為觸犯數罪名,應從較重之販賣毒品罪處斷,而判處某甲有期徒刑十四年,某甲可否提起第三審上訴?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之罪,除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之案件應送最高法院覆判外,以地方法院或其分院為初審,高等法院或其分院為終審,此觀同條例第十六條之規定自明。某甲之行為,經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並非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而其一行為觸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及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第一款之罪,因從一重處斷論處販賣毒品罪刑之結果,自應全部適用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六條規定之訴訟程序,即不得提起第三審上訴。
【乙說】某甲觸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五條第一項之販賣毒品罪及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第一款之販賣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雖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一重之販賣毒品罪處斷而判處有期徒刑,非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依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第十六條之規定,以高等法院或其分院為終審,而不得提起第三審上訴,惟其競合觸犯之輕罪即販賣化學合成麻醉藥品罪,原得上訴,而競合犯罪之上訴又不可分,某甲自得提起第三審上訴。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主席宣告:本案交換意見後,就甲﹑乙二說表決,如採甲說,決議文再行研究。
【決議】犯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之罪,與得上訴於第三審之麻醉藥品管理條例之罪,有裁判上一罪關係,依刑法第五十五條,從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重罪論科。除合於該條例第十六條但書規定者外,依同條前段規定,全案因經終審法院判決而確定,訴訟關係歸於消滅,基於訴訟程序單一之原則,輕罪不得依通常訴訟程序提起第三審上訴。

回索引〉〉

80-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1次刑事庭庭長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4月23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3、346條(79.08.03)
【決議】原審之辯護人以上訴人名義提起第三審上訴,未於上訴狀表明係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為被告利益而上訴,且上訴人亦未於上訴狀具狀人欄簽名或蓋章者,應依同法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定其命其補正。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46、53條(79.08.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0頁
【提案】院長提議:關於由原審之辯護人以上訴人名義提起上訴,未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規定表明係為被告利益而上訴,且上訴人亦未於上訴狀具狀人欄簽名或蓋章,應否命其補正?
【決定】原審之辯護人以上訴人名義提起第三審上訴,未於上訴狀表明係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為被告利益而上訴,且上訴人亦未於上訴狀具狀人欄簽名或蓋章者,應依同法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定其命其補正。

80-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2次刑事庭庭長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80年05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8條(58.12.26)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2條(69.07.02)
【決議】「安非他命」藥品,自行政院衛生署於七十九年十月九日以衛署藥字第九○四一四二號公告,列入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二條第四款所定「化學合成麻醉藥品類」之管理範圍,即屬於違禁物,參照本院七十年四月十四日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此後關於「安非他命」之裁判沒收,應適用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備註】本則決議於民國106年2月21日經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法律已修正,本則決定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2條(60.07.02)中華民國刑法第38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1頁
【提案】院長提議:
  一關於「安非他命」沒收適用法條問題。
【決定】「安非他命」藥品,自行政院衛生署於七十九年十月九日以衛署藥字第九○四一四二號公告,列入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二條第四款所定「化學合成麻醉藥品類」之管理範圍,即屬於違禁物,參照本院七十年四月十四日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此後關於「安非他命」之裁判沒收,應適用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之規定。

80-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2次刑事庭庭長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80年05月11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決議】不必將原判決撤銷,於理由內說明「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已於民國八十年五月六日修正為「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即可。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199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1頁
【提案】院長提議:
  二「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名稱修正為「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條文內容均未變更對於原審判決引用舊條例名稱之上訴案件,應如何處理?
【決定】不必將原判決撤銷,於理由內說明「戡亂時期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已於民國八十年五月六日修正為「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即可。

回索引〉〉

80-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3次刑事庭庭長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決議】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號觸釋及本院五十一年台非字第七六號、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五九號判例所示,該取締地下錢莊辦法之廢止,應視為事實變更。
【參考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2條(58.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20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2頁
【提案】院長提議:關於取締地下錢莊辦法,業經行政院於民國八十年二月八日明令廢止在案,此項廢止究應視同事實變更抑屬法律變更?
【決定】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三號觸釋及本院五十一年台非字第七六號、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五九號判例所示,該取締地下錢莊辦法之廢止,應視為事實變更。

80-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6月30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9期74頁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11、319、334條(79.08.03)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200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2頁
【提案】一﹑刑事第九庭提案:甲提起自訴,謂其所有之建築物,被乙強行拆毀。但經法院調查結果,甲對該建築物並無所有權或管領權。應如何判決?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所稱之被害人,祇須自訴人所訴被告犯罪事實,在實體法上足認其為被害之人為已足,至該自訴人實際曾否被害及被告有無加害行為,並非自訴成立之要件(本院四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三○五號判例參照)。甲自訴其建築物,因乙之犯罪行為而受有侵害,其自訴即已成立。雖其係與該建築物全然無關之人,法院仍應為實體上之審判,認被告不成立犯罪,諭知無罪,不得逕予諭知不受理。
【乙說】按「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故必須係因犯罪而被害之人,始得提起自訴;非因犯罪而被害之人,不得提起自訴,乃當然之解釋。該條項所稱犯罪之被害人,以因犯罪而直接被害之人為限,於財產法益被侵害時,必須其財產之所有權人,或對於該財產有事實上管領力之人,因他人之犯罪行為,而其管領權受有侵害時,始能認為直接被害之人(本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二一四號判例,三十二年非字第六八號判例參照)。甲自訴其建築物,被乙強行拆毀,法院既已查明甲並非該建築物之所有權人,亦非有管領權之人,應認其並非因犯罪而直接被害之人,逕予諭知不受理之判決。本院四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三○五號判例不再援用。 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80-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8月06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10期88頁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刑法第328、346條(58.12.26)懲治盜匪條例第5條(46.06.05)刑事訴訟法第311、319、394條(79.08.03)少年事件處理法第79、82條(69.07.04)
【決議】一﹑本院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二三號判決暫不選為判例。二﹑恐嚇行為不以將來之惡害通知為限,即以強暴脅迫為手段,而被害人未達於不能抗拒程度者,亦屬之。本院四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五八三號﹑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八六號﹑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二六六號等判例,與上述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201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3頁
【提案】一﹑院長提議:以強暴脅迫方法使人交付財物,而被害人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究應構成恐嚇罪抑強盜罪或其他罪名,本院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二三號判決,應否選為判例,相關之判例有無變更或停止援用之必要,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係指以將來之惡害通知被害人,使其發生畏怖心而言,若進而以目前危害或暴力相加,則為強暴脅迫,與恐嚇之意義不符,縱未至不能抗拒之程度,亦不能以恐嚇論罪,而應構成其他相當罪名,此觀本院四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五八三號﹑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八六號﹑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二六六號﹑六十七年台上字第五四二號等判例自明。故以強暴脅迫方法使人交付財物,而被害人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應論以強盜罪。上開判例,尚無變更或停止援用之必要。
【乙說】以現行之危害,對被害人實施強暴脅迫,使其交付財物,依甲說,認為不能成立恐嚇罪,且因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既不能成立強盜罪,亦不應論以情節較輕之刑法第三百零四條強制罪,前揭判例所謂應構成其他相當罪名,又未闡明應構成何項罪名,致此強盜與恐嚇罪間之中間行為,無適當條文可資處罰。實務上,本院新近判決,例如五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三五一號﹑六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九九號﹑七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五四八五號及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二三號等判決,均參照二十一年上字第一一一五號﹑及三十年上字第六六八號等判例意旨,以對於被害人施用強暴脅迫等威嚇程度為標準,如其程度足以抑壓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至使不能抗拒而為財物之交付者,即屬強盜罪,否則,被害人之交付財物與否,儘有自由斟酌之餘地者,應成立恐嚇罪,以濟法律之窮。題旨情形,既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自應構成恐嚇罪。又上開二十一年上字第一一一五號判例指恐嚇行為為「威嚇手段」,三十年上字第六六八號判例謂強盜行為為「威嚇方法」,將強暴﹑脅迫﹑恐嚇三者,統稱之為「威嚇」方法或手段。而所謂「威嚇」,應指對於被害人以目前危害相加,而非以將來之惡害通知而言,否則,即不發生被害人交付財物是否至使不能抗拒或尚有自由意思斟酌餘地之問題。申言之,上開判例,似已涵蓋恐嚇行為不將來之惡害通知為限,即現時直接對被害人施用威嚇,亦可成立。但直接對被害人以強暴脅迫為恐嚇手段,可否成立恐嚇罪,就上開判例要旨,尚難懸斷,即仍無判例可循。本院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二三號判決要旨謂:「刑法上強盜罪與恐嚇取○○○區別,係以被告對被害人施用威嚇之程度為準,如其程度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至使不能抗拒而為財物之交付者,為強盜罪,反之,如其程度尚不足以壓抑被害人意思自由,被害人並非不能抗拒,或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其交付財物與否,儘有自由斟酌之餘地者,僅應成立恐嚇取財罪,其既遂﹑未遂之標準,又以被害人是否因恐嚇而心生畏懼及已否交付財物為準。被告持刀架在被害人肩上,喝令交出錢財時,被害人並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狀態,又未交付財物,核其所為,應成立恐嚇取財罪之未遂犯。檢察官上訴意旨,徒以被告已施用暴行,縱被害人未達不能抗拒之程度,亦未心生畏懼,仍不能以恐嚇取財未遂罪論處,指摘原判決不當,非有理由」云云,除涵蓋恐嚇行為不限於以將來之惡害通知被害人外,並明示以強暴脅迫為恐嚇手段,而被害人未達於不能抗拒之程度,亦可成立恐嚇罪。似可增選為判例,俾供各級法院參考。甲說所引四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五八三號﹑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八六號﹑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二六六號﹑六十七年台上字第五四二號等四則判例及五十年台上字第三八九號﹑六十四年度上字第一一○五號﹑六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二一二號等判例,均應停止援用。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一﹑本院七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二三號判決暫不選為判例。二﹑恐嚇行為不以將來之惡害通知為限,即以強暴脅迫為手段,而被害人未達於不能抗拒程度者,亦屬之。本院四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五八三號﹑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八六號﹑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二六六號等判例,與上述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

回索引〉〉

80-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11月05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2條(79.08.20)刑事訴訟法第367、442條(79.08.03)
【決議】採甲說。
【甲說】(1)刑事訴訟程序中上訴審法院,將合法之上訴,誤為不合法,而從程序上為駁回上訴之判決確定者,此種確定判決,既屬違法,應先依非常上訴程序撤銷後,再就合法上訴進行審判,早經司法院院字第七九○號解釋在案;而所謂合法上訴,當與是否利益於被告無關,亦即不問是否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利益於被告之上訴,例如被告本人、其法定代理人、配偶、原審代理人、辯護人及檢察官為被告利益之上訴等是,不利益於被告之上訴,如自訴人及檢察官對被告不利益之上訴是)均包括在內。
  (2)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則明示刑事訴訟程序中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上訴法院誤為不合法,而從桯序上為駁回上訴之判決確定者,其判決固屬重大違背法令,惟既具判決之形式,仍應先依非常上訴程序將該確定判決撤銷後,始得回復原訴訟程序,就合法上訴部分進行審判。足見此所謂之合法上訴,係指明為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與上述院字第七九○號解釋不問此項合法上訴是否利益於被告者,自不相同;否則,既有院字第七九○號解釋,又何待於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
  (3)因此,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上訴法院誤為不合法而從程序上為駁回上訴之判決確定者,當不屬於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之範圍,仍應援用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亦即此種程序上判決,不發生實質上之確定力,毋庸先依非常上訴程序撤銷,可逕依合法之上訴,進行審判,徵諸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文末僅謂:「最高法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於上開解釋範圍內,應不再援用」,益覺明顯。
  (4)若謂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文中所謂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似應包括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在內,則本解釋之不同意見書中,原即有:「以有利益或不利益於被告,而異其處理方式及效果,使判例仍得使用,不免自相矛盾」等語之記載,故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何以不包括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在內,要屬另一問題。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367、442條(84.10.20)民事訴訟法第502條(79.08.20)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4卷2期6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20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7頁
【院長提議】關於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將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變更後,本院審判上應如何適用?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1)刑事訴訟程序中上訴審法院,將合法之上訴,誤為不合法,而從程序上為駁回上訴之判決確定者,此種確定判決,既屬違法,應先依非常上訴程序撤銷後,再就合法上訴進行審判,早經司法院院字第七九○號解釋在案;而所謂合法上訴,當與是否利益於被告無關,亦即不問是否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利益於被告之上訴,例如被告本人、其法定代理人、配偶、原審代理人、辯護人及檢察官為被告利益之上訴等是,不利益於被告之上訴,如自訴人及檢察官對被告不利益之上訴是)均包括在內。
  (2)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則明示刑事訴訟程序中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上訴法院誤為不合法,而從桯序上為駁回上訴之判決確定者,其判決固屬重大違背法令,惟既具判決之形式,仍應先依非常上訴程序將該確定判決撤銷後,始得回復原訴訟程序,就合法上訴部分進行審判。足見此所謂之合法上訴,係指明為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與上述院字第七九○號解釋不問此項合法上訴是否利益於被告者,自不相同;否則,既有院字第七九○號解釋,又何待於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
  (3)因此,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上訴法院誤為不合法而從程序上為駁回上訴之判決確定者,當不屬於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之範圍,仍應援用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亦即此種程序上判決,不發生實質上之確定力,毋庸先依非常上訴程序撤銷,可逕依合法之上訴,進行審判,徵諸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文末僅謂:「最高法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於上開解釋範圍內,應不再援用」,益覺明顯。
  (4)若謂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文中所謂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似應包括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在內,則本解釋之不同意見書中,原即有:「以有利益或不利益於被告,而異其處理方式及效果,使判例仍得使用,不免自相矛盾」等語之記載,故釋字第二七一號解釋何以不包括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在內,要屬另一問題。
【乙說】(1)本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二三一號判例意旨,所謂檢察官上訴本未逾期,祇因第一審漏送原先檢察官聲明上訴書狀致第二審法院誤認上訴逾期而判決駁回,本院以此種程序上判決,本不發生實質的確定力,第二審法院自應仍就檢察官之合法上訴,再逕行為實體上之裁判云云。此判例在訴訟程序上之運用,本合乎訴訟經濟原則,保障檢察官訴訟權之合法行使,對被告權益亦無利與不利之可言。
  (2)茲大法官會議作成上開解釋,則以此種程序上判決既有重大違背法令之情形,雖不生效力,惟仍具有判決之形式,足使被告信賴其羈束力,依司法院院字第七九○號解釋在未經法定程序撤銷其判決前,自不得回復原訴訟程序,亦即應先依非常上訴程序將該確定判決撤銷後,始得就合法上訴部分進行審判。揆其意旨,足可避免有兩個判決(程序判決與實體判決)同時存在之情形,有一案雙重判決之嫌,損害被告對法院判決之信賴。
  (3)經大法官會議此號解釋,爾後本院送達此種程序判決正本於當事人後,發見上訴本未逾期之上訴書狀(嗣後發現補具第三審上訴理由書情形亦同)。即應檢同該案卷通知原審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二條之規定聲請檢察總長對上開程序判決提起非常上訴經撤銷後,本院始能進行,第三審實體之審判。
  (4)非常上訴判決祇將違法之程序判決撤銷為已足,不發生不利於被告之改判問題,本院再就檢察官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所為實體之判決,其結果縱或不利於被告,其效力仍及於被告。
  (5)上開解釋因係就該判例對檢察官不利益於被告之合法上訴,誤為程序上上訴駁回之判決而為之解釋,基於該解釋之同一法理,設如對於被告為其利益之合法上訴,誤為駁回之程序上判決,亦應依非常上訴程序撤銷後,始得進行上訴審之實體判決,應無疑義。
  (6)按之民事訴訟因誤以上訴逾期或未繳納裁判費所為駁回上訴之程序上裁定,現民事實務上對於此違法之裁定亦須由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聲請再審經廢棄後,始另行分案進行第三審本案實體之審判。此後遇此情形,民刑事訴訟將可採取同一之處理程序。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80-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5次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80年11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續編(一)第234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55、256條(79.08.20)刑事訴訟法第487、495條(79.08.03)
【決議】(一)採甲說。(二)本院二十九年附字第一六○號判例繼續援用。
【甲說】(1)關於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部分,依照本院二十九年附字第一六○號判例意旨,某乙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應予准許,其擴張聲明無須經被告之同意。
  (2)關於追加被告及舉證責任部分: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六條第四款追加必要共同訴訟人為當事人,不受訴之追加之限制;及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等有關規定,於附帶民事訴訟,雖不在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一條所載應行準用之刑,要屬民事訴訟程序上之當然法理,法院審理附帶民事訴訟,自非不可援用。某乙追加某丙為被告之新訴,因某丙係依民法規定,應與某甲負連帶賠償責任之人,為必要共同訴訟人,某乙此部分訴之追加,程序上並無不合,應予准許。某乙就其支出醫療及減少工作收入之損害,依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應負舉證責任。如不能舉證證明所受之損害,應為其敗訴之判決。惟其所提出之醫療費收據,及減少工作收入之證明文件,如係私文書而被告否認文書之真正,法院不妨行使闡明權,訊問被告是否願舉私文書之製作人到場證明文書之真正,以資證明所受之損害。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55、256條刑事訴訟法第487、495條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4卷2期6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下冊第1205頁 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下冊第1237頁
【提案】二院長提議: 「某甲駕小貨車因過失撞傷某乙,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於審判時,某乙對某甲亦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嗣審判中發現某甲係從事業務之人,且受雇於某丙,某乙遂追加某丙為附帶民事訴訟之被告,又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而某甲對某乙提出醫療費用之收據、工作收入等證明文件,均否認其真正,試問:某乙追加某丙為被告之新訴,是否合法?某乙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應否允許?某乙是否須負有舉證責任?得否因其不能舉證證明,即為某乙敗訴之判決」?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1)關於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部分,依照本院二十九年附字第一六○號判例意旨,某乙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應予准許,其擴張聲明無須經被告之同意。
  (2)關於追加被告及舉證責任部分: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六條第四款追加必要共同訴訟人為當事人,不受訴之追加之限制;及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舉證責任分配之原則等有關規定,於附帶民事訴訟,雖不在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一條所載應行準用之列,要屬民事訴訟程序上之當然法理,法院審理附帶民事訴訟,自非不可援用。某乙追加某丙為被告之新訴,因某丙係依民法規定,應與某甲負連帶賠償責任之人,為必要共同訴訟人,某乙此部分訴之追加,程序上並無不合,應予准許。某乙就其支出醫療費及減少工作收入之損害,依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應負舉證責任。如不能舉證證明所受之損害,應為其敗訴之判決。惟其所提出之醫療費收據,及減少工作收入之證明文件,如係私文書而被告否認文書之真正,法院不妨行使闡明權,訊問被告是否願舉私文書之製作人到場證明文書之真正,以資證明所受之損害。
【乙說】在刑事訴訟程序中許可因犯罪而受損害之人得附帶提起民事訴訟對被告及依民法負賠償責任之人請求回復其損害,旨在使民、刑事責任得一併解決,實為一便宜規定。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條規定:「附帶民事訴訟除本篇有規定外,準用關於刑事訴訟法之規定」,又第四百九十一條僅規定十款之事項可準用民事訴訟法。依上開規定,附帶民事訴訟在性質上既係「附帶」於刑事訴訟,自應依刑事訴訟法規定較為便捷,且第四百九十一條規定之十款係列舉規定,依「明示其一,排除其他」之原則,除該十款外,均應準用刑事訴訟法之規定,茲刑事訴訟法並無追加被告之規定,亦無擴張聲明之規定,且此等事項又不在準用民事訴訟之列,故某乙追加某丙為被告之新訴為不合法,某乙擴張聲明亦不應准許。至調查證據在刑事訴訟應依職權為之,某乙不負舉證責任,不能因其不能盡舉證責任而為其敗訴判決。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一、採甲說。二、本院二十九年附字第一六○號判例繼續援用。


回頁首〉〉


 

【編註】本超連結法規檔提供學習與參考為原則;如需正式引用,請以政府公告版為準。
如有發現待更正部份及您所需本站未收編之法規,敬請告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