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最新六法〉〉解釋&判例&決議

淨空法師:【感恩冤親債主的磨鍊業】
【名稱】


《最高法院民事庭會議決議02》民國61〜80年(共366則)

01(27~60年)03(81~100年)04(101~102年)刑事庭會議決議

年度索引

民國61年(13)民國62年(26)民國63年(40)民國64年(15)民國65年(20)民國66年(22)
民國67年(36) 民國68年(30) 民國69年(18) 民國70年(13) 民國71年(9) 民國72年(10)
民國73年(22)民國74年(15)民國75年(24)民國76年(11)民國77年(15)民國78年(9)
民國79年(9) 民國80年(9) / / / /


民國61年(13)

6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1年04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67條(19.12.26)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9條(43.12.09)
【決議】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二八號解釋:「行政機關就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九條所為耕地准否收回自耕之核定與調處,出租人承租人如有不服應循行政訟爭程序請求救濟」如對該行政機關之核定並無不服,僅承租人不遵照核定交還土地者,此際即成無權占有問題,原出租人另行提起民事訴訟,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執行,自無不可。(同乙說)
【參考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9條(43.12.09)民法第76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二八號解釋:「行政機關就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九條所為耕地准否收回自耕之核定與調處,出租人承租人如有不服應循行政訟爭程序請求救濟」,則對該項核定並無不服,僅承租人不遵照核定交還土地者,應否由出租人另行起訴A?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強制執行,其說不一。
【討論意見】
【甲說】
  承租人不遵照核定之行政處分履行,出租人儘可依行政執行法請求執行,自不必另取得執行名義。
【乙說】
  對於行政機關之核定如並無不服,僅承租人不遵照核定交還土地者,此際即成無權占有問題,原出租人另行提起民事訴訟,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執行自無不可。
  兩說究何所從?請公決
【決議】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二八號解釋:「行政機關就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九條所為耕地准否收回自耕之核定與調處,出租人承租人如有不服應循行政訟爭程序請求救濟」如對該行政機關之核定並無不服,僅承租人不遵照核定交還土地者,此際即成無權占有問題,原出租人另行提起民事訴訟,於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執行,自無不可。(同乙說)

回索引〉〉

6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1年04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條(19.12.26)
【決議】
  司法院二十八年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既未載明已登記之不動產所有權之回復請求權,不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關於消滅時效之規定,自應認為已登記之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亦有該條之適用,雖五十四年七月一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議決釋字第一○七號解釋謂「本院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係對未登記之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而發,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回復請求權無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之適用,應予補充解釋」。仍應自解釋之翌日起生效,不能溯及既往。(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
【提案】院長交議:消滅時效適用之客體依司法院三十年院字第二一四五號解釋謂「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稱之請求權不僅指債權的請求權而言,物權的請求權亦包含在內」云云。而未就不動產物權已否登記加以區分,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七八六號判例引伸該號解釋意旨謂「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稱之請求權包括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在內,此項請求權之消滅時效完成後,雖占有人之取得時效尚未完成,占有人亦得拒絕返還,該條祇定請求權因十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對於所有物返還請求權無特別規定,則不動產所有物返請求權之消滅時效,自不以該不動產未經登記為其適用條件,此與民法第七百六十九條、第七百七十條所規定之取得時效須限於占有他人未經登記之不動產之情形迥不相同」云云,於是物上請求權消滅時效之適用不問該物已未登記皆無例外,乃臻確定。惟在此以前之二十八年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則謂「不動產所有權之回復請求權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關於消滅時效之規定,故所有人未經登記之不動產自被他人佔有而得請求回復之時起已滿十五年尚未請求者,則不問占有人之取得時效已否完成而因消滅時效之完成即不得為回復之請求」等語,因此遂發生左列疑義:
【討論意見】
【甲說】
  謂此一八三三號解釋乃列舉式之解釋,適用時應排斥未列舉之事項,其既列舉「未登記」,則「已登記」者應在排斥之列,所有上舉四十二年第七八六號判例及其後有關此類問題之確定判決皆屬違法,構成民訴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再審原因。
【乙說】
  謂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既未載明已登記之不動產所有權之回復請求權不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關於消滅時效之規定,自應認已登記之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亦有該條之適用,雖五十四年七月一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議決釋字第一○七號解釋謂「本院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係對未登記之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而發,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回復請求權無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之適用,應予補充解釋」。仍應自解釋之翌日起生效,不能溯及既往使往日之確定判決概歸無效,再審之訴,應予駁回。
【丙說】
  謂此項再審之訴,縱應駁回,惟不動產所有人長年繳納稅捐,而占有人毫無負擔坐享其利,亦屬顯失公平,似應許其依所有權作用,對於繼續占有之占有人提起排除侵害之新訴(亦即認占有繼續之新事實為不受一事再理之限制)。以資救濟。
  究竟如何?請公決
【決議】
  司法院二十八年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既未載明已登記之不動產所有權之回復請求權,不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關於消滅時效之規定,自應認為已登記之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亦有該條之適用,雖五十四年七月一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議決釋字第一○七號解釋謂「本院院字第一八三三號解釋係對未登記之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而發,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回復請求權無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之適用,應予補充解釋」。仍應自解釋之翌日起生效,不能溯及既往。(同乙說)

回索引〉〉

6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2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1年06月0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8條(19.12.26)
【決議】
  當事人提起確認公同共有物管理人選舉有效或無效之訴,而其真意即在確認該管理人管理權之有無者,並非公同共有物之處分行為,亦非對公同共有物之其他權利行使行為,應無民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適用,被上訴人未得其他派下同意而提起本件確認管理權之訴,仍應認其當事人之適格並無欠缺(參照本院五十四年台上字第二○三五號判例)。
【參考法條】民法第828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09頁
【提案】
  院長交議:本院五十四年台上字第二○三五號判例之適用(民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所定應得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者,係指對公同共有物之處分或對公同共有物其他權利行使而言,公同共有物之管理權與公同共有物本身之權利有別,確認管理權之有無,並非公同共有物之處分行為,亦非對公同共有物之其他權利行使行為,應無民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適用,而被上訴人未得其他派下同意而提起本件確認管理權之訴,仍應認其當事人之適格並無欠缺)厥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一說】
  有謂公同共有物管理人之選舉,涉及公同共有物管理權之行使,公同共有物管理人之選舉,亦在上開判例所謂」確認管理權之有無..應無民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適用」之範圍。
【二說】
  有謂僅指提起確認管理權之訴訟,無須得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而言,公同共有物管理人之選舉,仍有民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適用。
【三說】
  公同共有物管理人之選舉,與公同共有物之處分,係屬兩事,公業管理人之改廢,除章程規約有特別約定外,祇須認其派下多數之協定為已足,惟如擁有千百人派下之大公業,必須集其全體於一堂,方得協議,事屬萬難,是故,如設定方便之方法預先選定派下之代表人,並由其決議管理人之改廢者,固亦為有效,惟派下代表總會決議之方法,以代表全體一致之同意為之,並無多數決之習慣者。
  以上三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當事人提起確認公同共有物管理人選舉有效或無效之訴,而其真意即在確認該管理人管理權之有無者,並非公同共有物之處分行為,亦非對公同共有物之其他權利行使行為,應無民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之適用,被上訴人未得其他派下同意而提起本件確認管理權之訴,仍應認其當事人之適格並無欠缺(參照本院五十四年台上字第二○三五號判例)。

回索引〉〉

6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1年08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10條(19.12.26)票據法第4條(49.03.31)
【決議】
  票據法上之支票,其付款人以銀錢業者或信用合作社為限,本件支票之付款人為公庫,並非一般之銀錢業者或信用合作社,是公庫支票顯非票據法上之支票,而僅為指示證券之一種。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4條(49.03.31)民法第71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0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公庫支票係屬於民法上之指示證券,抑為票據法上之支票?茲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票據法上之支票,其付款人以銀錢業者或信用合作社為限,本件支票之付款人為公庫,並非一般之銀錢業者或信用合作社,是公庫支票顯非票據法上之支票,而僅為指示證券之一種。
【乙說】
  我國現行公庫及國庫法均規定中央及地方政府關於現金票據證券之出納保管及移轉事務,委託指定之銀行代理,其代理銀行未設分支機構之地點,則轉委託其他銀行,合作金庫或郵政機關代辦,並採「銀行存款制」,凡代理公庫或國庫所收納之現金,及到期票據、證券,均以存款方式處理,政府機關由其經費存款項下為支出時,應以「支票」為之,(參閱公庫法第三條、第八條、第十五條,及國庫法第三條、第四條、第十四條、第十九條)是則政府機關與代理公庫或代理國庫銀行之關係,與一般客戶與銀行之關係,並無不同,至於代理公庫銀行或代理國庫銀行設置公庫部或國庫部專司其事,而與營業部分開作業,乃屬銀行內部業務分工及便於管理之關係,似未便因為政府機關簽發之公庫支票或國庫支票係由代理銀行之公庫部或國庫部付款認為國庫支票付款人並非一般之銀錢業者,而否定公庫支票或國庫支票為票據法上之支票。
  以上兩說,應以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1年08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93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4條(37.12.31)
【決議】
  動產抵押權人不自行拍賣,而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時,法院應為許可與否之裁定(參照本院五十二年三月二十五日、五十二年度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七)及同院五十二年台抗字第一二八號判例)。
【參考法條】民法第893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37.12.3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0頁
【提案】
  院長交議:動產抵押之抵押權人,於債務人不履行契約時,得占有抵押物,並得出賣或拍賣,就其賣得價金優先於其他債權,而受清償(動產擔保交易法第十五條)。而動產抵押權之實行,動產擔保交易法並未若不動產抵押權規定須聲請法院辦理,故抵押權人於占有抵押物後,得自行出賣或拍賣(動產擔保交易法第十八條、第十九條),其實行出賣或拍賣,除依動產擔保交易法所定程序外並應依民法債編施A行法第十四條規定辦理(動產擔保交易法第二十一條)。惟動產抵押權人如不自行出賣或拍賣抵押物時,能否聲請法院拍賣,而以法院所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名義?向來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肯定說】
  此說認為動產抵押權與不動產抵押權,同屬擔保物權,不動產抵押權依民法第八百七十三條規定,既得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而以法院所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名義,則動產抵押權人不自行出賣或拍賣抵押物時,亦得聲請法院拍賣,而以法院所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名義。
【否定說】
  此說認為強制執行法中對於動產抵押物拍賣,並無如拍賣不動產抵押物之有第四條第五款之規定,是動產抵押權人僅能就其債權,依通常訴請判決等方法,取得執行名義,以動產抵押物為債務人之財產,而聲請就之查封拍賣,不能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而以法院所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為執行之名義。以上兩說,因受本院就質權人聲請法院拍賣質物所採:「質權人不自行拍賣而聲請法院拍賣質物,法院自應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最高法院五十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及同院五十二年台抗字第一二八號判例)見解之影響,肯定說成為通說。惟本院於六十年九月三日所為之六十年度台上字第三二○六號判決,則採否定說,該判決謂:「動產抵押權人欲行使其抵押權(例如拍賣抵押物),必先占有抵押物,其抵押物由第三人占有者,亦必追蹤取得占有後,始得拍賣。此種拍賣依動產擔保交易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二十一條,無庸聲請法院裁定拍賣,如果聲請法院裁定,法院無權裁定,此觀非訟事件法第七十二條規定甚明。法院如果誤為裁定後,亦非強制執行法第四條所舉之執行名義。執行法院不得違法執行」云云(見六十一年三月份司法院公報第十五頁)似又採否定說。 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動產抵押權人不自行拍賣,而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時,法院應為許可與否之裁定(參照本院五十二年三月二十五日、五十二年度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七)及同院五十二年台抗字第一二八號判例)。

回索引〉〉

6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1年08月22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42、410、657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477條(60.11.17)
【決議】
  再審之訴,在形式上雖為一程序上之新開,但在實質上則為前訴訟程序之再開及續行。因之,前訴訟程序之訴訟標的,既必須合一確定,其共同訴訟人中丁一人之提起再審之訴效力應及於共同訴訟人全體乙、丙。惟此應由受理再審之訴之法院列乙、丙為原告予以裁判,若再審法院未列乙、丙為原告予以裁判時,因乙、丙非受判決之人,丁雖提起上訴,上訴法院亦不得逕列乙、丙為上訴人予以裁判,僅得以此為理由予以廢棄發回。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47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0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共有人甲訴請共有人乙、丙、丁分割共有物判決確定後。丁一人以甲為被告對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受訴法院應如何處理?
  計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再審之訴由何人提起,為再審之訴之形式,而非再審之訴之實質,故如由一人提起再審之訴者,法院不能認為係由多人提起再審之訴(此與在下級法院原為共同訴訟人,由其中一人提起上訴之情形不同)本件既由丁一人為原告,以甲一人為被告,提起再審之訴,形式上為單一之訴,而非共同訴訟,無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一款之適用,法院應以其起訴為當事人不適格予以駁回。
【乙說】
  再審之訴,在形式上雖為一程序上之新開,但在實質上則為前訴訟程序之再開及續行。因之,前訴訟程序之訴訟標的,既必須合一確定,其共同訴訟人中丁一人之提起再審之訴效力應及於共同訴訟人全體乙、丙。惟此應由受理再審之訴之法院列乙、丙為原告予以裁判,若再審法院未列乙、丙為原告予以裁判時,因乙、丙非受判決之人,丁雖提起上訴,上訴法院亦不得逕列乙、丙為上訴人予以裁判,僅得以此為理由予以廢棄發回。
  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1年08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8條(60.11.17)
【決議】
  參加人提起上訴,雖未列原當事人為上訴人,但其真意如為原當事人上訴,裁判上不妨補列原當事人為上訴人,而以為參加人列為參加人,以符訴訟經濟之旨。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0頁
【提案】院長交議:參加人提起上訴,未列原當事人為上訴人,在訴訟上之效果如何?
【討論意見】
【甲說】
  參加人雖得對判決提起上訴,但應列所輔助之當事人為上訴人,自己為參加人,不得以自己名義獨立提起上訴,故其上訴不能認為合法。
【乙說】
  參加人提起上訴,雖未列原當事人為上訴人,但其真意如為原當事人上訴,裁判上不妨補列原當事人為上訴人,而以為參加人列為參加人,以符訴訟經濟之旨。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3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1年10月2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496、499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對於第三審法院之判決,本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八款事由,提起再審之訴者,依第四百九十九條規定專屬為判決之本院管轄,似無依第五百零五條準用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舊法)規定之餘地,否則當事人既不得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復不得向原第二審法院提起,無異剝奪當事人提起再審之權益,有違設立再審制度之本旨。又再審之訴,實質上為前訴訟之再開或續行,原確定之終局判決既由第三審法院判決,其再開或續行,自應由第三審法院為之,故當事人雖於第三審上訴利益額數增加後,始對本院確定終局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而其訴訟標的之金額或價額未逾增加後上訴利益額數,其再審之訴,仍屬合法。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496、49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對於本院在增加第三審上訴利益額數之前所為確定終局判決,於其增加之後,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八款規定提起再審之訴者,應否受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舊法)所定上訴利益額數之限制?
  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對於財產權上訴之第二審判決,如上訴所得受之利益,不逾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舊法)之額數者,不得上訴。對於第三審法院確定終局判決提起再審之訴,依同法第五百零五條準用上項規定之結果,其訴訟標的之金額或價額,亦必須逾此額數。又訴訟法,採從新為原則。故當事人於第三審上訴利益額數增加後,始對本院確定終局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仍應受同法第四百六十六條(舊法)之限制,如提起再審之訴時,未逾增加後上訴利益額數者,其再審之訴,自非合法。
【乙說】
  當事人對於第三審法院之判決,本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八款事由,提起再審之訴者,依第四百九十九條規定專屬為判決之本院管轄,似無依第五百零五條準用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舊法)規定之餘地,否則當事人既不得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復不得向原第二審法院提起,無異剝奪當事人提起再審之權益,有違設立再審制度之本旨。又再審之訴,實質上為前訴訟之再開或續行,原確定之終局判決既由第三審法院判決,其再開或續行,自應由第三審法院為之,故當事人雖於第三審上訴利益額數增加後,始對本院確定終局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而其訴訟標的之金額或價額未逾增加後上訴利益額數,其再審之訴,仍屬合法。
  兩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2次民、刑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1年10月2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9、132、226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30、38、51、227條(57.12.05)
【決議】
  台北律師公會代電請將代理人或辯護人姓名記載於判決書,並分別送達一案,經查「僅遞辯護書而未經選任為辯護人者,裁決書內均不列為辯護人」:曾經本院二十四年七月間民、刑庭總會議決議有案。茲再決定:民事代理人有委任狀者,裁判書列名並送達:刑事被告辯護人有委任狀及辯護書,刑事自訴代理人有委任狀者均予列名並送達。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9、132、226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30、38、51、227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5頁
【決議】
  台北律師公會代電請將代理人或辯護人姓名記載於判決書,並分別送達一案,經查「僅遞辯護書而未經選任為辯護人者,裁決書內均不列為辯護人」:曾經本院二十四年七月間民、刑庭總會議決議有案。茲再決定:民事代理人有委任狀者,裁判書列名並送達:刑事被告辯護人有委任狀及辯護書,刑事自訴代理人有委任狀者均予列名並送達。

61-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4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1年12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01條(60.11.17)
【決議】
  訴訟繫屬後,被告以買賣為原因,將訟爭不動產移轉與第三人,該第三人是否為嗣後原被告間確定判決效力所及之人?查本院三十三年上字第一五六七號判例係指物權關係;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三○四九號判決係指債權關係而言,兩者並無不符之處,此後應分別情形參照以上兩判決先例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0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5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查訴訟繫屬後,被告以買賣為原因,將訟爭不動產移轉與第三人,該第三人是否為嗣後原被告間確定判決效力所及之人A?以本院判決見解不一,經六十一年第二次民庭庭長會議議決:照本院三十三年上字第一五六七號判例辦理。按該第一五六七號判例,其主要意旨,惟「所謂繼承人,包括因法律行為而受讓訴訟標的之特定繼承人在內」一語,至何為「訴訟標的」?何為「特定繼承人」A?則未詳加說明,雖本院五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七四七號判決,曾經明示:「所謂訴訟標的,係指法律所定為權利主體之人,對於人或物之關係,亦即權利義務之關係」。並說明「權利義務之關係,不能離權利標的物而獨立存在,故不動產之買受人對於出賣人提出所有權移轉登記之訴後,在訴訟繫屬中,又以法律行為將同一不動產移轉與第三人時,受讓不動產之第三人,亦應受該確定判決之拘束」。及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三○四九號判決曾經明示「所謂特定繼承人,在以債之關係為原確定判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時,惟繼受該法律關係之人始足當之」。
【提案】
  院長交議時,並謂上開第一五六七號判例及第七四七號判決採肯定見解;第三○四九號判決採否定見解。但在庭長會議決議中,並未採取第七四七號或第三○四九號判決,或明示採肯定見解,抑否定見解,故仍無從確定上開決議之真意,究屬肯定?抑屬否定?為恐各庭見解猶難趨於一致,爰抄同原會議紀錄一份,請民庭庭長會議,賜就上開決議真意惠予補充釋示,以利裁判。
【決議】
  訴訟繫屬後,被告以買賣為原因,將訟爭不動產移轉與第三人,該第三人是否為嗣後原被告間確定判決效力所及之人?查本院三十三年上字第一五六七號判例係指物權關係;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三○四九號判決係指債權關係而言,兩者並無不符之處,此後應分別情形參照以上兩判決先例辦理。

回索引〉〉

61-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4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1年12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33、440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一造於原審法院委任甲律師為訴訟代理人,除指定其為送達代收人外,對其代理權未加限制,嗣甲律師再委任乙律師為複代理人,對其代理權亦未加限制,茲原審判決於本年(六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送達予乙律師,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一四號判例,其送達原屬合法,惟原法院又於同年月三十一日送達予甲律師,則在先之合法送達已生效,不因以後再送達於另人而受影響,該當事人於本年九月十九日對原判提起上訴,此項上訴,應認為不合法。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33、44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5頁
【提案】
  民一庭提案:據民事科簽稱:「當事人一造於原審法院委任甲律師為訴訟代理人,除指定其為送達代收人外,對其代理權未加限制,嗣甲律師再委任乙律師為複代理人,對其代理權亦未加限制,茲原審判決於本年八月二十九日送達予乙律師,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一四號判例,其送達本亦合法,惟原法院又於同年月三十一日送達予甲律師,旋該當事人於本年九月十九日對原判提起上訴,此項上訴,若依乙律師收受送達判決日期計算,顯已逾期,如依甲律師收受送達日期計算,則尚未逾二十天,本件上訴是否合法」?請公決
【決議】
  當事人一造於原審法院委任甲律師為訴訟代理人,除指定其為送達代收人外,對其代理權未加限制,嗣甲律師再委任乙律師為複代理人,對其代理權亦未加限制,茲原審判決於本年(六十一年)八月二十九日送達予乙律師,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一四號判例,其送達原屬合法,惟原法院又於同年月三十一日送達予甲律師,則在先之合法送達已生效,不因以後再送達於另人而受影響,該當事人於本年九月十九日對原判提起上訴,此項上訴,應認為不合法。

61-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4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1年12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87條(60.11.17)
【決議】
  本院為一部分終局判決確定者,不問為駁回第三審上訴或自為判決,均應就該確定部分為第三審訴訟費用負擔之裁判。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8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5頁
【提案】
  院長交議:本院判決之上訴案件,一部為終局判決確定,一部廢棄發回,就原審所為訴訟費用部分一併廢棄,終局判決確定部分訴訟費用未為判決,第二審對第三審之訴訟費用,無法裁判,本院原定民事裁判格式於此似有欠缺,究應如何判決﹖
【決議】
  本院為一部分終局判決確定者,不問為駁回第三審上訴或自為判決,均應就該確定部分為第三審訴訟費用負擔之裁判。

回索引〉〉

61-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1年度第4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1年12月0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97條(19.12.26)
【決議】
  同一行為構成犯罪又構成侵權行為時,關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實際知悉行為人之日起算,不一定以刑事有罪判決確定為準。
【參考法條】民法第19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5頁
【提案】
  院長交議:同一行為構成犯罪又構成侵權行為時,關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本院裁判有認為應以刑事有罪判決確定時起算者,有認為民、刑各別,應以知悉行為人時即起算者,究依何標準?請公決
【決議】
  同一行為構成犯罪又構成侵權行為時,關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實際知悉行為人之日起算,不一定以刑事有罪判決確定為準。

回索引〉〉

民國62年(26)

6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決議】
  侵權行為以侵害私法上之權利為限,某甲因犯詐欺破產罪,使其應繳稅捐機關之罰鍰不能繳納,係公法上權利受到損害,不能認係侵權行為,稅捐機關不得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損害賠償。
【參考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8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某甲違反稅法被處罰鍰後,經法院宣告破產,稅捐主管機關於某甲之債權人被訴詐欺破產罪(指某甲與該債權人勾結偽造債權自行聲請破產)刑事訴訟程序中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該債權人賠償損害。稅捐主管機關之請求權是否存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詐欺破產罪之成立,以有破產之宣告為其前提要件,故既已存在之破產程序,並不因詐欺破產罪之成立而受影響。罰鍰在破產程中原屬除斥債權,自亦不因詐欺破產罪之成立而回復其效力。換言之,詐欺破產罪之成立與否,均與稅捐主管機關之利害無關,稅捐主管機關既欠缺「損害發生」之要件,自難認其損害賠償請求權之存在。
【乙說】
  某甲與其債權人既合謀利用官署使債務陷於不能履行,參照十八年上字第二五四○號及第二六三三號判例意旨,稅捐主管機關,非不得本於侵權行為法則,向某甲之債權人請求賠償。
  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侵權行為以侵害私法上之權利為限,某甲因犯詐欺破產罪,使其應繳稅捐機關之罰鍰不能繳納,係公法上權利受到損害,不能認係侵權行為,稅捐機關不得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損害賠償。

6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6條(60.11.17)
【決議】
  命被告遷讓房屋之判決,其所定履行期間之性質,與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所定相當,以引用該條為宜。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85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8頁
【提案】院長交議:命被告遷讓房屋之判決,其所定履行期間,應引用何法條?有下列四說:
【討論意見】
  一、應引用民法第三百十八條第一項但書。理由:
  (一)關於遷讓房屋事件,法院認被告另行覓屋他遷不無困難,而酌定相當期間者,如係因債務人之境況貧困,另租房屋,一時不易,即應援用本條規定。
  (二)法院命遷讓房屋,其給付本身,並無非長期不能履行之性質,被告即使有困難,亦屬其本身境況問題,以援用本條為宜。
  二、應引用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理由:
  (一)關於遷讓房屋事件,法院認被告另行覓屋他遷不無困難,酌定相當履行期間者,如係因當地房荒嚴重,裁判理由項下,應引用本條條文。
  (二)本條規定之履行期間,不問為可分給付或不可分給付,祇須給付判 決命被告應為之行為,非長期間不能履行或經原告同意者,法院即得酌定相當之履行期間。
  (三)民法第三百十八條第一項但書及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均為法院得酌定履行期間之規定,此項履行期間,既應記載於主文,裁判書內如欲引用條文,似可於「據上論結」部分,引用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
  三、該兩條文可任引用其一。理由:關於遷讓房屋事件,法院認被告另行覓屋他遷,不無困難,予以相當時日,所斟酌者:如兼具當地房荒情形及債務人之境況貧困無力另租房屋,一時他遷不易之兩種情形,法院均曾予以斟酌,則該兩條文可任引用其一。
  四、該兩條文併引。理由:院於判決理由內依民法第三百十八條許分期或緩期清償,亦應記載於判決主文,並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三項之規定(參閱石志泉先生著民事訴訟法釋義)。於「結論」欄引用之。
  以上各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命被告遷讓房屋之判決,其所定履行期間之性質,與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所定相當,以引用該條為宜。

回索引〉〉

6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85條(60.11.17)
【決議】
  共同訴訟人經三審判決敗訴,命共同訴訟人比例或連帶負擔訴訟費用時,應於判決主文記載明白,並引用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85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8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查連帶債務人之上訴人,經三審判決敗訴,本院判決主文例用「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字樣,向不引用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五條第二項於主文內加「連帶」二字,所定裁判書格式,亦無此項例文,惟第二審判決書,則引用上開法條,並於主文用「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連帶負擔」字樣,今後本院遇有此類案件之判決,其主文關於訴訟費用一項,是否一律改用「連帶負擔」字樣,並於結尾引用民事訴訟法八十五條第二項,抑不須更改,仍照舊例行?請公決
【決議】
  共同訴訟人經三審判決敗訴,命共同訴訟人比例或連帶負擔訴訟費用時,應於判決主文記載明白,並引用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

回索引〉〉

6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73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
【決議】
  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債權人就他債權人設有抵押權之不動產,聲請為禁止處分之假處分准予執行後,仍可准許他債權人聲請拍賣該抵押物。(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873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8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債權人就他債權人設有抵押權之不動產,聲請為禁止處分之假處分准予執行後,可否准許他債權人聲請拍賣該抵押物?
  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
【乙說】
  假處分之制度,既係以禁止債務人為一定行為,藉以保全債權人事後之強制執行而設,則債務人已為假處分之財產,自不得更為其他處分行為,倘已准許第一位債權人為假處分執行後,復准許第二位債權人聲請查封拍賣,將使前之債權人失所保障,即與假處分之立法精神不符,故不應准許。
  究以何說為當?
  請公決
【決議】
  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債權人就他債權人設有抵押權之不動產,聲請為禁止處分之假處分准予執行後,仍可准許他債權人聲請拍賣該抵押物。(同甲說)

回索引〉〉

6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0條(60.11.17)破產法第129條(26.05.01)公司法第315條(59.09.04)
【決議】
  法人宣告破產後,其法人人格即歸消滅,惟其團體依然存在,應認為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三項之非法人團體,仍得適用破產法有關調協之規定,並於調協認可後履行調協所定之義務。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5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經宣告破產之法人,不備非法人團體成立之要件
【參考法條】破產法第129條(26.05.01)公司法第315條(35.04.12)民事訴訟法第4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8頁
【提案】
  院長交議:法人經法院宣告破產後,於破產程序中進行調協,而經法院裁定認可調協時,其效力如何?有下列諸說:
  一、法人宣告破產後,是否仍為權利義務之主體?是否適用破產法所定調協之規定?
【討論意見】
【甲說】
  依公司法第二十五條:公司解散時應辦理清算,在清算範圍內,繼續存在。公司破產,亦為解散之原因。公司破產時,原應辦理清算,以了結債權債務,祇不過其清算程序,在破產法上另有規定,所以適用破產法上之清算手續而已。故在破產程序中,在破產範圍,公司仍然保有其法人人格,並不因破產宣告,立即消滅,此就破產法第三條第五款(舊法)、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一百三十二條至第一百三十四條等規定觀之甚明。因此之故,公司法人亦得為調協。
【乙說】
  公司宣告破產而當然解散後,其法人人格即歸消滅(公司法第三百十五條第六款(舊法))。調協雖可使原破產人回復財產管理及處分權。但在公司法人,其法人人格即已消滅,調協所回復之財產管理及處分權之權利主體(公司)自已不存在,故無從回復。因此調協以自然人為限,公司法人不得調協,縱令為調協,亦屬無效。
  二、法人宣告破產後,經認可調協者,其調協計劃之履行,可否依公司法第二十五條「解散之公司於清算範圍內,視為尚未解散」之規定,仍由宣告破產之法人履行之?
【討論意見】
【甲說】
  公司雖宣告破產,但其法人人格並不立即消滅,應準用公司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在破產程序範圍內,視為尚未解散。調協為破產終結之原因,調協後破產人回復其財產管理及處分權,亦係依破產法規定而回復,即屬破產程序範圍內之法人人格,故可為權利義務之主體(參照行政法院五十一年度判字第三八六號判決)。調協計劃,仍應由法人履行之。
【乙說】
  公司被宣告破產,其人格已消滅,縱令誤為調協,亦不能復活,因此不得因調協而謂得為權利義務之主體。退一步言,調協縱已合法成立,仍應由破產管理人履行之。
  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法人宣告破產後,其法人人格即歸消滅,惟其團體依然存在,應認為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三項之非法人團體,仍得適用破產法有關調協之規定,並於調協認可後履行調協所定之義務。

回索引〉〉

6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七)【會議日期】民國62年02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74條(19.12.26)
【決議】
  拋棄繼承權雖為無相對人之單獨行為,但民法第一千一百七十四條第二項後段(法舊)既明定其方式,則不依法定方式為之者,當難認為發生效力。其拋棄如不向法院或親屬會議而係向其他繼承人為之,則所謂其他繼承人,當然指為拋棄之繼承人以外之全體繼承人而言。
【參考法條】民法第117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18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關於繼承人於法定期間內,以書面向其他繼承人拋棄其繼承權,應否向其他繼承人全體分別為之,始生拋棄之效力?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此項拋棄行為,與全體繼承人之權利義務有所影響,故一部分繼承人為此表示者,應向其他繼承人全體分別為之,否則,即難認為其已發生拋棄之效力。
【乙說】
  繼承之拋棄,係繼承人欲與繼承立於無關係之地位而拒絕繼承遺產之意思表示。無須對於特定相對人為之,故其性質屬於無相對人之單獨行為(見羅鼎著民法繼承編)。蓋如係有相對人之單獨行為,其相對人必僅為其他繼承人全體,不可能為以外之人。而民法第一千一百七十四條第二項(法舊)規定,拋棄繼承,不限於向其他繼承人為之,向法院為之,向親屬會議為之,均無不可。足見法院、親屬會議或其他繼承人,並非係接受拋棄繼承之意思表示之相對人,不過為求拋棄繼承之確實,法律始作如此規定而已。此觀德國民法第一千九百四十五條第一項僅規定「繼承之拒絕,應向遺產法院以意思表示為之;其表示應經認證」。日本民法第九百三十八條僅規定「欲為拋棄繼承者,應向家庭裁判所申述其意旨」。均未規定須向其他繼承人全體為之,即可明瞭。 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拋棄繼承權雖為無相對人之單獨行為,但民法第一千一百七十四條第二項後段(法舊)既明定其方式,則不依法定方式為之者,當難認為發生效力。其拋棄如不向法院或親屬會議而係向其他繼承人為之,則所謂其他繼承人,當然指為拋棄之繼承人以外之全體繼承人而言。

6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2年03月13日


【相關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6、15條(43.12.09)
【決議】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六條第一項規定,係為保護佃農及謀舉證上便利而設,非謂凡租約之訂立、變更、終止或換訂,須經登記始能生效(參照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二六二九號判例)。又同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前段規定:耕地出賣或出典時,承租人有優先承受之權,並未限制依同條例第六條申請登記之承租人,始有此項優先承買權。且強制執行法上之拍賣,依通說解為買賣之一種,並認債務人為出賣人,承租人之優先承買權,殊不因出租人之自由處分出賣或執行法院之強制執行拍賣而有所差異。耕地租約,如果確屬存在,縱未經登記,承租人亦非不得對於拍定人主張優先承買權。
【參考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6、15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向某乙承租耕地,未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六條規定,申請登記,嗣某乙所有之該耕地,經執行法院拍賣,由某丙拍定,某甲可否依該條例第十五條之規定,對某丙主張優先承買權?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施行後,耕地租約應一律以書面為之,租約之訂立、變更、終止或換訂,應由出租人會同承租人申請登記,為該條例第六條第一項所明定。其未經依法登記者,租約之效力僅存於出租人與承租人之間,無對抗拍定人之餘地。況執行法院於拍賣時,無從知為出租之耕地,於按無租賃狀態為拍定後,承租人自不得以其未經登記之租約,對拍定人主張優先承買權。
【乙說】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六條第一項規定,係為保護佃農及謀舉證上便利而設,非謂凡租約之訂立、變更、終止或換訂,須經登記始能生效(參照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二六二九號判例)。又同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前段規定:耕地出賣或出典時,承租人有優先承受之權,並未限制依同條例第六條申請登記之承租人,始有此項優先承買權。且強制執行法上之拍賣,依通說解為買賣之一種,並認債務人為出賣人,承租人之優先承買權,殊不因出租人之自由處分出賣或執行法院之強制執行拍賣而有所差異。耕地租約,如果確屬存在,縱未經登記,承租人亦非不得對於拍定人主張優先承買權。
  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3月1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8條(60.11.17)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一項但書原為注意規定,如依其他理由維持原判者,毋庸引用,仍應引同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以為判決之依據。本院六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應予變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
【決定】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一項但書原為注意規定,如依其他理由維持原判者,毋庸引用,仍應引同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以為判決之依據。本院六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應予變更。

6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108條(44.03.19)
【決議】
  本院民、刑庭總會議五十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決議:關於耕地轉租,出租人縱曾受領次承租人之地租,亦不能認出租人與該原次承租人間有租賃關係存在,與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六號判例相牴觸,應以判例所示見解為準。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108條(44.03.1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6頁
【決定】
  本院民、刑庭總會議五十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決議:關於耕地轉租,出租人縱曾受領次承租人之地租,亦不能認出租人與該原次承租人間有租賃關係存在,與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六號判例相牴觸,應以判例所示見解為準。

62-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17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01、410、412、673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9、477、481條(60.11.17)
【決議】
  本院民、刑庭總會議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決議:原告之訴為不合法,第一、二審誤認為合法,從實體上判決認為無理由而駁回,原告提起第三審上訴時,第三審認其上訴為有理由,應廢棄兩審判決,以其訴為不合法而駁回之,並將訴訟總費用判由原告負擔。核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不符,應遵照民事訴訟法規定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9、477、48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6頁
【決議】
  本院民、刑庭總會議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決議:原告之訴為不合法,第一、二審誤認為合法,從實體上判決認為無理由而駁回,原告提起第三審上訴時,第三審認其上訴為有理由,應廢棄兩審判決,以其訴為不合法而駁回之,並將訴訟總費用判由原告負擔。核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不符,應遵照民事訴訟法規定辦理。

回索引〉〉

62-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6、502條(60.11.17)
【決議】
  抗告法院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反面解釋,不得對之提起再抗告。當事人對此項裁定聲請再審,原抗告法院認再審之聲請為無理由而裁定駁回者,性質上屬於原抗告程序之再開及續行而結果仍維持原認為抗告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原裁定,對於此項再審裁定,應不得再為抗告。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
  本則決議與現行法第486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6、50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6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對抗告法院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聲請再審,原抗告法院認再審之聲請為無理由而裁定駁回時,對於該駁回再審之裁定,得對之提起抗告否?請公決
【決議】
  抗告法院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反面解釋,不得對之提起再抗告。當事人對此項裁定聲請再審,原抗告法院認再審之聲請為無理由而裁定駁回者,性質上屬於原抗告程序之再開及續行而結果仍維持原認為抗告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原裁定,對於此項再審裁定,應不得再為抗告。

回索引〉〉

62-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6條(60.11.17)非訟事件法第27、28條(61.09.09)
【決議】
  一、非訟事件之再抗告,依非訟事件法第二十八條,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之準用,且應受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七條之限制。
  二、非訟事件抗告法院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依非訟事件法第二十八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反面解釋,固不得再為抗告,其以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抗告或以抗告為有理由而廢棄或變更原裁定者,依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七條規定亦應以抗告法院該項裁定違背法令為理由,始得提起再抗告。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現行法第486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7、28條(60.11.17)民事訴訟法第48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7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六十二年度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提案四,現據一部分同人研究結果,認非訟事件法之精神,在求簡化程序,迅速裁決,早使確定。例如本法並無再審之規定,亦無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再審之規定,其意即在於此。該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對於抗告法院之裁定,非以其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再為抗告。」應係對同法第二十八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得再為抗告情形之限制,而非放寬民事訴訟法原對抗告法院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不得再抗告之限制,原決議:「抗告法院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抗告人如以抗告法院該項裁定違背法令為理由而提起再抗告者,應認為合法。」似尚有研討餘地,請求重付討論。如何請公決
【決議】
  一、非訟事件之再抗告,依非訟事件法第二十八條,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之準用,且應受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七條之限制。
  二、非訟事件抗告法院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依非訟事件法第二十八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反面解釋,固不得再為抗告,其以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抗告或以抗告為有理由而廢棄或變更原裁定者,依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七條規定亦應以抗告法院該項裁定違背法令為理由,始得提起再抗告。
【相關判解及其他參考資料】
  本院六十二年二月二十日、六十二年度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四)非訟事件法第二十八條規定:「抗告及再抗告,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抗告程序之規定」。該法第二十七條既特別規定:「對於抗告法院之裁定,非以其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再抗告」;自排除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之適用,抗告法院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抗告之裁定,抗告人如以抗告法院該項裁定違背法令為理由而提起再抗告者,應認為合法。至抗告法院以抗告為有理由而廢棄或變更原裁定者,亦應以抗告法院該項裁定違背法令為理由,始得提起再抗告。

62-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16日


【相關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9條(49.12.28)
【決議】
  本院四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在應召前租賃關係已不存在,其後應召入營服役,仍有動員時期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九條之適用,與法文規定不符,此後不宜參考。
【參考法條】動員時期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9條(49.12.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9頁
【決議】
  本院四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在應召前租賃關係已不存在,其後應召入營服役,仍有動員時期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九條之適用,與法文規定不符,此後不宜參考。

回索引〉〉

62-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1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88、674頁
【相關法條】破產法第96條(26.05.01)
【決議】
  破產宣告時已成立之雙務契約,在破產宣告前他方當事人已照約履行者,破產人固負有為對待給付之義務,但此種債務,性質上與成立於破產宣告前之一般債權無異,當僅得依破產債權行使權利。如認為此種債務係屬破產法第九十六條第二款下段所規定之財團債務,得優先於一般破產債權受償,殊欠公允。故該條款下段所謂財團債務,應以破產宣告後,他方當事人仍照約履行,因而增加破產財團之財產,而應由破產管理人履行之對待給付而言。(同乙說)
【參考法條】破產法第96條(26.05.0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9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破產法第九十六條第二款下段所謂,破產管理人因破產宣告後應履行雙務契約而生之債務,究以他方當事人於破產宣告後仍照約履行,而應由破產管理人為破產財團履行其對待給付之債務者為限,抑包括他方當事人在破產宣告前已照約履行,而於破宣告後,應由破產管理人為破產財團履行對待給付者而言?見解不一。
【討論意見】
【甲說】
  破產宣告時已成立之雙務契約,對方當事人於破產宣告前已履行對待給付完畢,而破產人尚未履行完畢者,如破產人所應履行之債務為財產上之給付,參照破產法第九十六條第二款下段之規定,應認對方當事人得以之為財團債務而行使其權利。蓋雙務契約之當事人間,互負有對價關係之債務,他方當事人既於破產宣告前履行其對待給付完畢,應認其對破產財團有請求為對待給付之權利故也。
【乙說】
  破產宣告時已成立之雙務契約,在破產宣告前他方當事人已照約履行者,破產人固負有為對待給付之義務,但此種債務,性質上與成立於破產宣告前之一般債權無異,當僅得依破產債權行使權利。如認為此種債務係屬破產法第九十六條第二款下段所規定之財團債務,得優先於一般破產債權受償,殊欠公允。故該條款下段所謂財團債務,應以破產宣告後,他方當事人仍照約履行,因而增加破產財團之財產,而應由破產管理人履行之對待給付而言。庶與同條款上段之規定立法理由趨於一致。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破產宣告時已成立之雙務契約,在破產宣告前他方當事人已照約履行者,破產人固負有為對待給付之義務,但此種債務,性質上與成立於破產宣告前之一般債權無異,當僅得依破產債權行使權利。如認為此種債務係屬破產法第九十六條第二款下段所規定之財團債務,得優先於一般破產債權受償,殊欠公允。故該條款下段所謂財團債務,應以破產宣告後,他方當事人仍照約履行,因而增加破產財團之財產,而應由破產管理人履行之對待給付而言。(同乙說)

回索引〉〉

62-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8條(19.12.26)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條(43.12.09)
【決議】
  公同共有物之處分及其他權利之行使,依法應得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則租佃爭議事件縱如提案原文所稱未經全體繼承人出席,但其中出席之一、二人既已不同意而調解調處不成立,即令全體出席,而調解調處依然無從成立,只有出於移送法院審理之一途。且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第一項所以規定租佃爭議須經調解調處始得起訴,無非旨在保持情感減少訟累,但當事人一造死亡後,其繼承人確數若干他造未必十分明瞭,調查亦極費時,果其聲請調解調處時已列其中已知之繼承人為對造,而其餘繼承人有所漏列,則為訴訟便宜起見,宜認為該事件已踐行該條項所定之調解調處程序而准予追加,否則未免勞民費事,有違立法真意。
【參考法條】民法第828條(19.12.26)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9頁
【提案】
  民一庭提案:耕地承租人於出租人死亡後,就該耕地與出租人發生租佃爭議,因其繼承人確數若干調查困難,僅列已知之一、二人為對造,聲請調解調處,迨案經移送法院審理後始調查清楚,乃追加其餘繼承人為當事人,但為他造所不同意,此之追加是否合法,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公同共有物之處分及其他權利之行使,依法應得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則租佃爭議事件縱如提案原文所稱未經全體繼承人出席,但其中出席之一、二人既已不同意而調解調處不成立,即令全體出席,而調解調處依然無從成立,只有出於移送法院審理之一途。且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第一項所以規定租佃爭議須經調解調處始得起訴,無非旨在保持情感減少訟累,但當事人一造死亡後,其繼承人確數若干他造未必十分明瞭,調查亦極費時,果其聲請調解調處時已列其中已知之繼承人為對造,而其餘繼承人有所漏列,則為訴訟便宜起見,宜認為該事件已踐行該條項所定之調解調處程序而准予追加,否則未免勞民費事,有違立法真意。
【乙說】
  租佃爭議案件於起訴前必須踐行調解調處程序,為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所明定,則凡未經調解調處之當事人,當無許其追加餘地。兩說孰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2-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16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3、14、15、26條(94.02.05)非訟事件法第102、103、110條(61.09.09)
【決議】
  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百零三條之聲請事件,以曾經限期命預納費用,逾期仍不遵行者,始得以裁定駁回之。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5年4月18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非訟事件法已修正。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3~15、26條(94.02.05)非訟事件法第102、103、110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9頁
【提案】
  院長交議: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十條規定,關係人未預納費用,法院是否應限期命其預納,必逾期仍不遵行者,始得予以裁定駁回,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一、肯定說:按非訟事件法第一百十條規定,關係人未預納費用者,法院得限期命其預納,逾期仍不遵行者,得以裁定駁回之。故關係人除有不能預納之情形外,法院須限期命其預納,否則即無從予以駁回。
  二、否定說:前開法條既明定「得」限期命其預納,而非「應」限期預納,為求結案迅速,自可不必限期命為預納,何況對民事事件之裁定提起抗告或再抗告,未預納裁判費者,依本院三十六年十月三日民刑庭會議決議及五十年台抗字第二四二號判例,向例均不命補正,逕行裁定駁回。非訟事件裁定之重要性,並不大於民事事件裁定,允宜同等處理,以免紛歧。
  三、折衷說:查有關非訟事件之聲請,及對非訟事件裁定之抗告或再抗告,關係人如不預納費用者,法院得限期命其預納,或不定期限命其繳納,逕以其聲請或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之,此觀非訟事件法第一百十條規定自不難明瞭,故法院是否限期命關係人預納,宜由法院斟酌情形依其意思決定之。
  以上應以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百零三條之聲請事件,以曾經限期命預納費用,逾期仍不遵行者,始得以裁定駁回之。

回索引〉〉

62-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07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17條(19.12.26)
【決議】
  民法第一千百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而同條第二項僅規定,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並非規定前項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是直系血親尊親屬,如能以自己財產維持生活者,自無受扶養之權利;易言之,直系血親尊親屬受扶養之權利,仍應受「不能維持生活」之限制。
【參考法條】民法第111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29頁
【提案】
  院長交議:依民法第一千百十七條規定,直系血親尊親屬受扶養之權利,除不受無謀生能力之限制外,是否仍應受「不能維持生活」之限制? 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一千百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而同條第二項僅規定,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並非規定前項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是直系血親尊親屬,如能以自己財產維持生活者,自無受扶養之權利;易言之,直系血親尊親屬受扶養之權利,仍應受「不能維持生活」之限制。
【乙說】
  我國以孝養父母及祖父母等直系血親尊親屬為人倫之大本,故特設民法第一千一百十七條第二項之例外規定,以維護我國固有之淳風良俗。故直系血親尊親屬受扶養之權利,除不受無謀生能力之限制外,亦不受「不能維持生活」之限制,以符立法意旨。
  兩說孰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2-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決議】
  因被強姦生育子女而支出子女之扶養費,為因侵權行為所生財產上損害,以實際已經支出之費用額為限,得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請求賠償。
【註】
  一、本議案係五十六年九月十一日第三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之提案,嗣經本次會議作成決定。
  二、損害賠償額,「以實際己經支出之費用額為限」係本院六十五年六月八日第五次民庭庭推總會議補充決定。
【參考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院長交議:因被強姦所生子女而支出之扶養費,可否基於侵權行為法理逕對加害人請求賠償?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滅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被害人對其所生子女須支出之扶養費用,乃被害人所增加之生活上需要,加害人自應負賠償責任。
【乙說】
  被害人因被強姦懷孕所生之子女,縱須支出扶養費用,亦屬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四條第一款所定應負之法定義務,殊無適用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認係增加自已生活上之需要而請求賠償之餘地。
  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因被強姦生育子女而支出子女之扶養費,為因侵權行為所生財產上損害,以實際已經支出之費用額為限,得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請求賠償。
【註】
  一、本議案係五十六年九月十一日第三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之提案,嗣經本次會議作成決定。
  二、損害賠償額,「以實際己經支出之費用額為限」係本院六十五年六月八日第五次民庭庭推總會議補充決定。

回索引〉〉

62-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決議】
  在農田水利會事業區域內利用伏流水(即地下水)灌溉及荒水溝排水,如對水利會設施有直接或間接之受益關係,應有繳納會費之義務,其對於水利會工程設施直接受益者,則有繳納工程費之義務(參考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五條及第二十六條)。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民四庭提案:某農田水利會,在其區域內之水權,已依水利法之規定登記,該區域內之農民,不用該水利會之設施灌溉或排水,而係使用天然地下泉水灌溉及荒水溝排水。又該水利會之水利工程設施,非該水利會興建,而係政府機關興建,其工程費係由上級政府機關命令授權該水利會徵收轉解管理該水利之政府機關。該水利會認上開農民,係其會員,向彼等徵收會費及工程費。農民以彼等之耕地,未受水利會實施之利益,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之規定,無繳納會費及工程費之義務,以該水利會為被告,訴請確認與該水利會間之水利會費、工程費及其滯納金之債之關係不存在。關於工程費部分,該水利會並以當事人不適格為抗辯。應如何裁判?見解不一
【討論意見】
【甲說】
  該水利會在該區域內建有灌溉及排水設施,使該區域之地下水位普遍提高,較高土地水份含量因之增加,形成伏流水,地下泉水隨之增加,依水利法第二條規定,各該農民,難謂未受灌溉利益,應駁回原告之訴。
【乙說】
  該水利會之水權,既經依法登記,依水利法第二條,第十五條,第十七條,第二十七條各規定之意旨,既在水利會登記水權範圍內使用地下泉水灌溉及荒水溝排水,自有繳納會費之義務。
【丙說】
  關於會費部份,同乙說。關於工程費部分,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六條規定,僅「得向直接受益會員徵收」,農民使用天然泉水,不能謂係直接受益。就該部分應為原告勝訴之判決,當事人非不適格。
【丁說】
  關於會費部分,會員負擔繳納會費之義務,以享受水利實施之權利為前提(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十五條第一項),會員不盡應盡之義務者,應報請水利主管機關停止其應享權利之一部或全部(同條第二項)。可知未享受水利設施之利益,而僅使用天然地下泉水灌溉及荒水溝排水,而水利會無從報請停止其用水或排水者,均非徵收會費之對象,亦即與同通則第廿五條之規定不合,應為原告勝訴之判決。關於工程費部分,水利會為公法人,如果確係因政府主管水利機關之授權而收費,在法律上係代收轉解之地位,並非權義主體,原告對於非債權主體之水利會訴請確認工程費及其滯納金之關係不存在,對於債權主體無拘束力,即無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應以非實體上之判決駁回之。
  以何說為可採?請公決
【決議】
  在農田水利會事業區域內利用伏流水(即地下水)灌溉及荒水溝排水,如對水利會設施有直接或間接之受益關係,應有繳納會費之義務,其對於水利會工程設施直接受益者,則有繳納工程費之義務(參考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五條及第二十六條)。

回索引〉〉

62-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7條(43.12.09)
【決議】
  耕地租佃爭議經調解調處成立者,其調解調處之內容一部分雖不屬租佃爭議之性質,但既為解決租佃爭議方案之一部,而經調解調處成立,自不宜排斥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七條之適用。
【參考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7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
  院長交議:耕地租佃委員會因租佃爭議調解調處成立之內容,有一部分涉及非屬租佃爭議之性質者,該部分能否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七條之規定聲請強制執行?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耕地租佃爭議事件,經調解調處成立者,如當事人之一方不履行其關於租佃爭議部分之義務時,始得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七條之規定聲請強制執行,因租佃爭議成立之調解調處其內容苟非租佃關係,僅係一般性之和解契約,則無該條之適用。
【乙說】
  耕地租佃爭議經調解調處成立者,其調解調處之內容一部分雖不屬租佃爭議之性質,但既為解決租佃爭議方案之一部,而經調解調處成立,自不宜排斥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七條之適用。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2-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
  民法第99條(19.12.26)審計法第59條(61.05.01)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第4條(61.05.26)
【決議】甲私營公司於民國四十七年以其所有房屋連同基地一所與乙公營公司(政府股份佔百分之五十以上)所有之土地一塊訂立互易契約,約成,乙並即據以呈報省政府獲示准予交換,惟對土地部分指示應按市價估價計收差額並仍照法定手續辦理,嗣甲公司依約早將房地交付並登記為乙公司所有。惟乙公司則以此項互易契約未經審計機關按稽察程序條例審核通過,條件不成訧,交換契約不生效力為詞,拒絕履行自己移轉登記之義務,查乙公司係依公司法成立之社團法人,其以私法人之地位與甲公司訂立之互易契約,如未附有何種停止條件,一經成立,即告生效,此私經濟行為,應受私法之適用,不因內部稽察程序而有所影響。
【參考法條】民法第99條(19.12.26)審計法第59條(61.05.01)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第4條(61.05.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民一庭提案:甲私營公司於民國四十七年以其所有房屋連同基地一所與乙公營公司(政府股份佔百分之五十以上)所有之土地一塊訂立互易契約,約成乙並即據以呈報省政府獲示准予交換,惟對土地部分指示應按市價估價計收差額並仍照法定手續辦理,嗣甲公司依約早將房地交付並登記為乙公司所有。惟乙公司則以此項互易契約未經審計機關按稽察程序條例審核通過條件不成就,交換契約不生效力為詞,拒絕履行自己移轉登記之義務,孰為有理分為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乙公司之官股在百分之五十以上依四十一年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八號固應解為國營事業機關。且依國營事業管理法第二十二條:國營事業訂立超過一定數量或長期購售契約,應先經主管機關之核准。惟本件兩造交換契約既經呈奉上級政府核准,所爭者,不外是否應按市價估價計收差額並仍照法定手續辦理而已,關於如何計收差額,本有一定標準,自不妨礙契約之成立。關於按照法定手續辦理問題,依交換契約成立時(四十七年)有效施行之審計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舊法):「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或變賣各種財物之開標、比價、決標、驗收在一定金額以上者,審計機關應於一定限期內派員監視,其不合法定程序或與契約章則不符者,監視人員應糾正之」,以及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程序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舊法):「各機關物之變賣......應先呈經上級主管機關核准」,均不過為行政上對於機關本身之訓示規定,並未明定不踐行此項程序之行為無效。是縱有違反,亦不生行為無效之效果。(本院六十年台上字第四四六四號判決參照)此由同條例第二十二條(舊法)僅規定:「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財物未依本條例程序辦理其主管人員受行政處分」尤為顯然,況乙公營公司既已接受甲公司之房地產登記,迄今多年,未經審計機關剔除,無異同意交換,更不生行為無效問題。
【乙說】
  各公營事業機關購置定製變賣財物,依上開稽察程序條例第三條(舊法)明定應以公告招標方式行之。同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舊法)又明定應先呈經上級機關核准。本件兩公司間互易契約既未事先奉准,又未依公告招標方式行之。與法定生要件抵觸,審計機關即係因本件未按法定程序辦理,而未予審核通過,自難認該契約已有效成立。請公決
【決議】
  甲私營公司於民國四十七年以其所有房屋連同基地一所與乙公營公司(政府股份佔百分之五十以上)所有之土地一塊訂立互易契約,約成,乙並即據以呈報省政府獲示准予交換,惟對土地部分指示應按市價估價計收差額並仍照法定手續辦理,嗣甲公司依約早將房地交付並登記為乙公司所有。
  惟乙公司則以此項互易契約未經審計機關按稽察程序條例審核通過,條件不成訧,交換契約不生效力為詞,拒絕履行自己移轉登記之義務,查乙公司係依公司法成立之社團法人,其以私法人之地位與甲公司訂立之互易契約,如未附有何種停止條件,一經成立,即告生效,此私經濟行為,應受私法之適用,不因內部稽察程序而有所影響。

回索引〉〉

62-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60條(19.12.26)
【決議】
  依民法第二百六十條法意,契約雖解除,其原依據契約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不失其存在。基於同一理由,在契約解除前所已發生違約罰性質之違約金請求權,亦不因契約解除而失其存在。(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26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契約解除後,違約金之請求權是否存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違約金具有懲罰性質,其請求權於契於解除後,隨主債權之消滅而消滅,故契約解除後,不能請求違約金。
【乙說】
  具有違約罰性質之違約金,於有違約情事時,其請求權即已發生,不因其後之契約解除而謂其無違約情事,自不因主契約解除而隨同消滅。
  以上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依民法第二百六十條法意,契約雖解除,其原依據契約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不失其存在。基於同一理由,在契約解除前所已發生違約罰性質之違約金請求權,亦不因契約解除而失其存在。(同乙說)

回索引〉〉

62-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16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33條(37.12.31)
【決議】
  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以債務人之財產已開始實施強制執行為要件,此觀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三條規定甚明,如夫之債權人以妻名義之不動產為聯合財產,而先聲請執行,因妻非債務人,妻之債權人不得聲明參與分配,反之如妻之債權人先聲請執行,因夫非債務人,夫之債權人亦不得聲明參與分配。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3條(37.12.31)民法第1016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
  院長交議:關於夫妻聯合財產中屬妻名義之不動產,為夫或妻之一方之債權人,聲請查封拍賣,他方之債權人得否聲明參與分配疑義,有甲、乙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以債務人之財產已開始實施強制執行為要件,此觀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三條規定甚明,如夫之債權人以妻名義之不動產為聯合財產,而先聲請執行,因妻非債務人,妻之債權人不得聲明參與分配,反之如妻之債權人先聲請執行,因夫非債務人,夫之債權人亦不得聲明參與分配。
【乙說】
  按夫妻聯合財產中,妻之原有財產及特定財產,為妻所有,夫之原有財產及不屬於妻之原有財產之部分,為夫所有,如夫之債權人以妻名義之不動產為聯合財產而先聲請執行,因查封之財產是否屬妻之原有財產或特有財產,係實體法上之問題,執行法院並無逕行審判之權限。故妻之債權人,依登記公信力,聲明參與分配,應予准許。同一理由,妻之債權人先聲請執行,亦應准許夫之債權人參與分配。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2-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七)【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6條(60.11.17)
【決議】
  抗告法院之裁定,既將原裁定所命供擔保之金額提高,其外表上雖為全部抗告駁回之裁定,惟實質上已將原裁定一部變更,且抗告法院之該部分裁定,對再抗告人不利益,再抗告人就此變更部分提起再抗告,當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之所許。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聲請假處分,經地方法院裁定某甲供擔保金新台幣(下同)三萬元後命為假處分,禁止某乙就系爭不動產為處分行為,某乙提起抗告,高等法院認地方法院准為假處分並無違誤,惟命某甲供擔保之金額過低,應提高為二十萬元,於抗告裁定主文記載為「抗告駁回,原裁定所命某甲供擔保之金額應提高為二十萬元」,並於理由記明「原裁定並無違誤」,結論記明「本件抗告為無理由」,某甲就提高供擔保金額部分提起再抗告,是否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所定得再為抗告之要件符合?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抗告法院之裁定,既將原裁定所命供擔保之金額提高,其外表上雖為全部抗告駁回之裁定,惟實質上已將原裁定一部變更,且抗告法院之該部分裁定,對再抗告人不利益,再抗告人就此變更部分提起再抗告,當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之所許。
【乙說】
  抗告法院之裁定,雖將再抗告人供擔保之金額提高,但並未廢棄原裁定法院之裁定,而明示「抗告駁回」,自屬以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再抗告仍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得再為抗告之要件不合。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2-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八)【會議日期】民國62年10月3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89條(60.11.17)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規定有就母再婚後所生子女確定其父之訴,即為確認身分之訴,而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且明認非婚生子女經其生父撫育,視為認領而取得婚生子女之身分後,如其身分又為其生父所否認,無須再行請求認領,如有提起確認身分之訴之必要,可隨時提起。故就親子身分關係,得提起確認之訴。按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所謂「確認身分之訴」意即指「確認親子關係存在或不存在之訴」而言。與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四六號判例意旨,並無衝突。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8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33頁
【提案】院長交議:親子身分可否提起確認之訴?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確認之訴除確認證書真偽之訴外,應以法律關係為訴訟標的,觀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規定自明。身分為法律關係發生之原因,非即法律關係之本身,身分之存在與否,乃屬一種事實問題,不得為確認之訴之標的,即在親子關係事件中,亦祇有確認收養關係成立或不成立,而無所謂確認親父與親子身分之訴,徵諸同法第五百八十三條之規定,益為顯然。(參見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四六號判例)。
【乙說】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規定有就母再婚後所生子女確定其父之訴,即為確認身分之訴,而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且明認非婚生子女經其生父撫育,視為認領而取得婚生子女之身分後,如其身分又為其生父所否認,無須再行請求認領,如有提起確認身分之訴之必要,可隨時提起,故就親子身分關係,得提起確認之訴。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規定有就母再婚後所生子女確定其父之訴,即為確認身分之訴,而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且明認非婚生子女經其生父撫育,視為認領而取得婚生子女之身分後,如其身分又為其生父所否認,無須再行請求認領,如有提起確認身分之訴之必要,可隨時提起。故就親子身分關係,得提起確認之訴。按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所謂「確認身分之訴」意即指「確認親子關係存在或不存在之訴」而言。與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四六號判例意旨,並無衝突。

回索引〉〉

62-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2年度第3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2年12月1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0.11.17)
【決議】
  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應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原審既據當時標購價額,核定其訴訟標的之價額為銀元八千元,上訴人亦經同意依此價額繳納裁判費,即不得再行主張交易價額已逾銀元八千元,藉為可得提起第三審上訴之餘地。(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0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甲與乙因請求拆屋還地事件,其訴訟標的價額經第一審依法院所發權利移轉證書所載標售價額,核定為銀元八千元,兩造並無爭執,經判決後,乙不服上訴於第二審,亦依此標準繳納裁判費,迨第二審判決敗訴後提起第三審上訴時,乙忽提出地政事務所證明書,謂其土地現值每坪六千元,應可得上訴於第三審,為原第二審所不採,仍認其上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該上訴人乃向本院提起抗告。茲有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查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應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原審既據當時標購價額,核定其訴訟標的之價額為銀元八千元,上訴人亦經同意依此價額繳納裁判費,即不得再行主張交易價額已逾銀元八千元,藉為可得提起第三審上訴之餘地,應予駁回其抗告,以杜流弊。
【乙說】
  查法院所發權利移轉證書固載為銀元八千元,原審據以核定其訴訟標的之價額,但既由乙提出證明書表示異議,為重視當事人之上訴利益起見,似可予以調查,應將原裁定廢棄,以期核實。
  兩說究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應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原審既據當時標購價額,核定其訴訟標的之價額為銀元八千元,上訴人亦經同意依此價額繳納裁判費,即不得再行主張交易價額已逾銀元八千元,藉為可得提起第三審上訴之餘地。(同甲說)

回索引〉〉

民國63年(40)

6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條(60.11.17)
【決議】
  財產權上之請求與為其先決問題之非財產權上請求,同為訴訟標的,經第二審法院合併判決,而當事人對於判決中關於非財產權上請求及財產權上請求兩部分均上訴或僅對於判決中關於非財產權上請求部分上訴者,不適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法舊)規定,若僅對於判決中關於財產權上請求部分上訴,則適用該條項之規定。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查非財產權上之訴,並為財產權上請求之上訴事件,關於財產權上請求之上訴利益額之計算,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非財產權上之訴,並為財產權上請求之上訴事件,對於非財產權及財產權上請求,一併聲明不服者,其上訴利益額之計算,應不受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法舊)上訴利益額之限制。
【乙說】
  非財產權上之訴,並為財產權上請求之上訴事件,關於財產權上請求,仍應受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法舊)上訴利益額之限制。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財產權上之請求與為其先決問題之非財產權上請求,同為訴訟標的,經第二審法院合併判決,而當事人對於判決中關於非財產權上請求及財產權上請求兩部分均上訴或僅對於判決中關於非財產權上請求部分上訴者,不適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法舊)規定,若僅對於判決中關於財產權上請求部分上訴,則適用該條項之規定。

回索引〉〉

6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2、440、441條(60.11.17)
【決議】
  提起上訴之當事人不在法院所在地居住,而無訴訟代理人住居法院所在地得為期間內應為之訴訟行為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應扣除在途期間,其計算上訴期間,應以當事人上訴書狀到達法院之日為提出於法院之日,其何時付託郵局寄遞書狀,自可不問。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九二一號判例係就當時適用之民事訴訟律而為說明,現在法律已有變更,應以五十年台抗字第三一一號判例為準。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2、440、44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提起上訴之當事人不在法院所在地居住,而無訴訟代理人住居法院所在地得為期間內應為之訴訟行為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應扣除在途期間,當事人郵遞上訴狀,計算上訴期間,究應以投遞之日為準?抑應以法院收到之日為準?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當事人以郵電遞寄文件提起上訴,雖可採發信主義,但必須於上訴期間內發出始為有效,自不能再計在途程期(十九年上字第一九二一號判例)。
【乙說】
  所謂為訴訟行為者,係指在法院為之,當事人在家中或在他處所為之準備行為,當然不能認為已為訴訟行為,應以當事人上訴書狀到達法院之日為提出於法院之日,其何時付託郵局寄遞書狀自可不問(五十年臺抗字第三一一號判例)。
【丙說】
  當事人郵遞上訴狀,計算上訴期間,應以法院收到之日為準,蓋提起上訴,應以上訴狀提出於原審法院為之,並非提出於郵局為之也。(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一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條第一項)。
  惟當事人如確在上訴期間內付託郵局代遞者,以其投遞之日為準,然此時不能再扣除在途期間。因此,投遞之日雖已逾期,而到達法院之日扣除在途期間尚未逾期者,仍當認其上訴為未逾上訴期間,又投遞之日尚未逾期,而到達法院之日扣除在途期間雖已逾期,亦認其上訴為未逾期間。 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提起上訴之當事人不在法院所在地居住,而無訴訟代理人住居法院所在地得為期間內應為之訴訟行為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應扣除在途期間,其計算上訴期間,應以當事人上訴書狀到達法院之日為提出於法院之日,其何時付託郵局寄遞書狀,自可不問。本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九二一號判例係就當時適用之民事訴訟律而為說明,現在法律已有變更,應以五十年台抗字第三一一號判例為準。

回索引〉〉

6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2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25條(19.12.26)土地法第98條(44.03.19)
【決議】
  乙承租甲之房屋,除約定租金外,並給付保證金(未約明保證金之利息亦作為租金之一部)其後甲將房屋之所有權移轉於丙,但保證金並未移轉,依土地法第九十八條之立法意旨,新出租人丙所得請求承租人乙支付之租金額,除原定租金額外,更得將保證金之利息額一併計算在內。
【參考法條】民法第425條(19.12.26)土地法第98條(44.03.1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乙承租甲之房屋,除約定租金外,並給付保證金(未約明保證金之利息亦作為租金之一部)其後甲將房屋之所有權移轉於丙,但保證金並未移轉,丙所得請求乙支付之租金,除原定租金額外,是否得將保證金之利息一併計算在內?(參照土地法第九十八條)請公決
【決議】
  乙承租甲之房屋,除約定租金外,並給付保證金(未約明保證金之利息亦作為租金之一部)其後甲將房屋之所有權移轉於丙,但保證金並未移轉,依土地法第九十八條之立法意旨,新出租人丙所得請求承租人乙支付之租金額,除原定租金額外,更得將保證金之利息額一併計算在內。

6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強制執行法第15條(37.12.31)
【決議】
  第三人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債務人亦否認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時,並得以債務人列為共同被告,此際應認為類似的必要共同訴訟。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37.12.31)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第三人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以債權人與債務人為共同被告時,是否為類似的必要共同訴訟?請公決
【決議】
  第三人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債務人亦否認第三人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時,並得以債務人列為共同被告,此際應認為類似的必要共同訴訟。

回索引〉〉

6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3年02月2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7條(19.12.26)
【決議】
  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所定受商品或產物供給之人,法律並未限定其須具備何種身份或資格,商人出賣商品於一般顧客,其商品代價之請求權,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八款所定二年之短期消滅時效。
【參考法條】民法第12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商人出賣商品於一般顧客,其商品代價之請求權,是否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八款所定二年之短期消滅時效?(參照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一九五號判例)請公決
【決議】
  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所定受商品或產物供給之人,法律並未限定其須具備何種身份或資格,商人出賣商品於一般顧客,其商品代價之請求權,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八款所定二年之短期消滅時效。

6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3年04月0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2條(60.11.17)
【決議】
  人民納稅為公法上義務,有關納稅義務人所欠稅款及漏稅所處罰鍰,並非私法上債務關係,除營業稅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及所得稅法第一百十條之一有特別規定外,不能適用保全程序,聲請假扣押。已有先例,可依照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5頁
【決定】
  人民納稅為公法上義務,有關納稅義務人所欠稅款及漏稅所處罰鍰,並非私法上債務關係,除營業稅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及所得稅法第一百十條之一有特別規定外,不能適用保全程序,聲請假扣押。已有先例,可依照辦理。

回索引〉〉

63-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4月0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
【決議】
  共有物之分割方法,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可以原物分配或變賣共有物分配其價金,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為防止農地細分,限制現有之每宗耕地不得分割,依其立法意旨,係指限制共有耕地以原物分配為分割而言,現行法律並無禁止耕地買賣之規定(僅土地法第三十條(法舊)規定承受人應能自耕),倘將共有耕地整筆變賣,以價金分配各共有人,並不發生農地細分情事,應不在前開限制之列,是以共有耕地,共有人仍可請求分割,但分割之方法,僅限於變賣共有物分配價金。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5頁
【提案】民三庭提案:農業發展條例施行後,就共有耕地,共有人可否請求分割?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之規定,現有之每宗耕地不得分割,就共有耕地,共有人自不得請求分割。
【乙說】
  共有物之分割方法,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可以原物分配或變賣共有物分配其價金,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為防止農地細分,限制現有之每宗耕地不得分割,依其立法意旨,係指限制共有耕地以原物分配為分割而言,現行法律並無禁止耕地買賣之規定(僅土地法第三十條(法舊)規定承受人應能自耕),倘將共有耕地整筆變賣,以價金分配各共有人,並不發生農地細分情事,應不在前開限制之列,是以共有耕地,共有人仍可請求分割,但分割之方法,僅限於變賣共有物分配價金。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3-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4月0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2、179、184條(19.12.26)
【決議】
  因受詐欺而為之買賣,在經依法撤銷前,並非無效之法律行為,出賣人交付貨物而獲有請求給付價金之債權,如其財產總額並未因此減少,即無受損害之可言。即不能主張買受人成立侵權行為而對之請求損害賠償或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而對之請求返還所受之利益。
【參考法條】民法第92、179、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7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5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因受詐欺而訂立買賣契約並已交貨,未收到價金,此際出賣人能否依被詐欺受害為由,請求損害賠償A?或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消滅時效已完成而請求返還不當得利?
【討論意見】
【甲說】
  因受詐欺而為之買賣,並非無效之法律行為,出賣人交付貨物而獲得有請求給付價金之債權,其財產總額並未減少,無受損害之可言,自不得謂構成侵權行而請求損害賠償或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消滅時效完成而請求返還不當得利。
【乙說】
  按欺係屬侵權行為,出賣人既因受詐欺而交貨,顯然受有損害,自得依侵權行為之法則,請求損害賠償,並於此項損害賠償請求權消滅時效完成後,請求返還不當得利。雖受詐欺而為之買賣,非無效之法律行為,出賣人之價金請求權依然存在。然僅係請求權之競合,出賣人(債權人)可擇一行使,不能因價金請求權依然存在,即謂出賣人不得請求損害賠償或返還不當得利。
  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因受詐欺而為之買賣,在經依法撤銷前,並非無效之法律行為,出賣人交付貨物而獲有請求給付價金之債權,如其財產總額並未因此減少,即無受損害之可言。即不能主張買受人成立侵權行為而對之請求損害賠償或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而對之請求返還所受之利益。

回索引〉〉

63-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21、501條(60.11.17)
【決議】
  提起民事再審之訴,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後段規定,記載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者,不屬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規定,書狀不合程式或有其他欠缺之情形,審判長毋庸裁定定期命其補正。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21、50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提起民事再審之訴,未於書狀表明其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時,審判長應否先以裁定定期命其補正?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當事人提起民事再審之訴,應表明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固為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後段所明定,惟此項記載有欠缺者,法律既無不許補正,以及法院毋庸命其補正之規定,則依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之規定,審判長自有定期命其補正之義務。
【乙說】
  提起民事再審之訴,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後段規定,記載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者,不屬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規定,書狀不合程式或有其他欠缺之情形,審判長毋庸裁定定期命其補正。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3-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89、901、902、910條(19.12.26)公司法第165條(59.09.04)
【決議】
  丙以他人所有之乙公司發行之記名股票,向甲公司設定權利質權,並依民法第九百零二條,公司法第一百六五條第一項規定記載於股票及公司股東名簿,茲乙公司分派各股東盈餘,除現金股利外,由盈餘中提出一部分,改配增資配股,甲公司係質權人,此項盈餘及增資之配股,是否為權利質權之效力所及?按民法第九百零一條規定權利質權除本節有規定外,準用關於動產質權之規定,動產質權人依民法第八百八十九條規定除契約另有訂定外,得收取質物所生之孳息,本件股票質權,乃民法第九百零八條證券質權之一種,亦屬權利質權,自亦在準用之列,乙公司分派之盈餘(包括由盈餘轉成之增資配股),係由各股份所生之法定孳息,質權人之甲公司,亦得就此行使權利質權。至民法第九百十條所定附屬於該證券之利息證券,定期金證券或分配利益證券,以已交於質權人者為限,始為質權效力之所及,乃指已發行附屬證券之情形而言與本題情形不同。
【參考法條】民法第889、901、902、910條(19.12.26)公司法第165條(59.09.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丙以他人所有之乙公司發行之記名股票,向甲公司設定權利質權,並依民法第九百零二條公司法第一百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記載於股票及公司股東名簿,茲乙公司分派各股東盈餘,除現金股利外,由盈餘中提出一部分,改配增資配股,甲公司係質權人,此項盈餘及增資之配股,是否為權利質權之效力所及?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九百零一條規定權利質權除本節有規定外,準用關於動產質權之規定,動產質權人依民法第八百八十九條規定除契約另有訂定外,得收取質物所生之孳息,本件股票質權,乃民法第九百零八條證券質權之一種,亦屬權利質權,自亦在準用之列,乙公司分派之盈餘(包括由盈餘轉成之增資配股)係由各股份所生之法定孳息,質權人之甲公司,亦得就此行使權利質權。至民法第九百十條所定附屬於該證券之利息證券,定期金證券或分配利益證券,以已交於質權人者為限,始為質權效力之所及,乃指已發行附屬證券之情形而言與本題情形不同。
【乙說】
  民法第九百零一條所謂準用關於動產質權之規定其前提有二:一為第二節權利質權無規定者,二為其性質相同者。查權利質權一節,關於以有價證券設定質權者,其利息利益分配之效力,已設有民法第九百十條之特別規定,無準用民法第八百八十九條規定之可言,且本件設質股票雖為質權人即甲公司占有,但股票所代表權利之股份所生之股利,係在第三人即發行股票之乙公司占有中,股東對其股利,僅有請求權,並非一經股東會通過分配股利,該股利即當然屬於股東,是其性質上與動產質權顯有不同,尤無準用民法第八百八十九條規定之餘地,又民法第九百十條明定質權效力及於附屬證券須以出質人已將利息定期金分配利益等附屬證券交付於質權人者為限,並不問在出質當時是否附有或已否發行該附屬證券。出質人於設定質權時,並未交付是項附屬證券,為甲公司所自認,且出質人應分配之盈餘,出質股票時,並未成為附屬證券,甲公司與出質人對於收取孳息,又無特約,甲公司應無收取乙公司分配之盈餘及其增資配股之權利。 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丙以他人所有之乙公司發行之記名股票,向甲公司設定權利質權,並依民法第九百零二條,公司法第一百六五條第一項規定記載於股票及公司股東名簿,茲乙公司分派各股東盈餘,除現金股利外,由盈餘中提出一部分,改配增資配股,甲公司係質權人,此項盈餘及增資之配股,是否為權利質權之效力所及?按民法第九百零一條規定權利質權除本節有規定外,準用關於動產質權之規定,動產質權人依民法第八百八十九條規定除契約另有訂定外,得收取質物所生之孳息,本件股票質權,乃民法第九百零八條證券質權之一種,亦屬權利質權,自亦在準用之列,乙公司分派之盈餘(包括由盈餘轉成之增資配股),係由各股份所生之法定孳息,質權人之甲公司,亦得就此行使權利質權。至民法第九百十條所定附屬於該證券之利息證券,定期金證券或分配利益證券,以已交於質權人者為限,始為質權效力之所及,乃指已發行附屬證券之情形而言與本題情形不同。(同甲說)

回索引〉〉

63-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49、956條(19.12.26)
【決議】
  盜贓之故買(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已在被害人因竊盜、搶奪、強盜等侵權行為受有損害之後,盜贓之故買人,(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之人)對被害人係成立另一侵權行為。又盜贓之故買人,收受人或寄藏人依民法第九百四十九條之規定,被害人本得向之請求回復其物,如因其應負責之事由,不能回復時,依同法第九百五十六條之規定,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是盜贓之故買人(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之人)與實施盜贓之人,不構成共同侵權行為。
【參考法條】民法第949、956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提案】
  院長交議:盜贓之故買人(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之人)與竊盜、搶奪、強盜等實施盜贓之人,應否成立共同侵權行為?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盜贓之故買(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已在被害人因竊盜、搶奪、強盜等侵權行為受有損害之後,盜贓之故買人,(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之人)對被害人係成立另一侵權行為。又盜贓之故買人,收受人或寄藏人依民法第九百四十九條之規定,被害人本得向之請求回復其物,如因其應負責之事由,不能回復時,依同法第九百五十六條之規定,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是盜贓之故買人(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之人)與實施盜贓之人,不構成共同侵權行為。
【乙說】
  贓物之故買(或收受、搬運、寄藏或為牙保)係對盜品所有權之繼續侵害,妨害盜品之回復與實施盜贓之人有意思之聯絡且有行為之關聯,可成立共同侵權行為。又被害人基於占有關係之民法第九百四十九條及第九百五十六條之請求權,與依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僅係請求權之競合,不能謂僅有回復請求權而不能有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
  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3-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條(60.11.17)
【決議】
  某乙向某甲承租基地建築房屋,並房屋出租與某丙使用,嗣某甲以租期屆滿或其他租賃關係消滅之事由,以一訴請求某乙拆屋還地,某丙自地上房屋內遷出,為兩個獨立之請求權,訴訟標的各別,不生訴訟標的合一確定與否之問題。(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某乙向某甲承租基地建築房屋,並將房屋出租與某丙使用,嗣某甲以租期屆滿或其他租賃關係消滅之事由,以一訴請求某乙拆屋還地,某丙自地上房屋內遷出,其訴訟標的對於某乙及某丙是否必須合一確定?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某甲請求某乙及某丙拆屋還地或自地上房屋內遷出,為兩個獨立之請求權,訴訟標的各別,不生訴訟標的合一確定與否之問題。
【乙說】
  某丙應否自地上房屋內遷出,以某乙負有拆屋還地之義務為其前提要件,法院非命某乙拆屋還地,不得逕命某丙自地上房屋內遷出,某甲以一訴請求某乙拆屋還地及某丙自地上房屋內遷出,衡其性質應屬類似的必要共同訴訟,其訴訟標的對於某乙及某丙必須合一確定。
  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某乙向某甲承租基地建築房屋,並房屋出租與某丙使用,嗣某甲以租期屆滿或其他租賃關係消滅之事由,以一訴請求某乙拆屋還地,某丙自地上房屋內遷出,為兩個獨立之請求權,訴訟標的各別,不生訴訟標的合一確定與否之問題。(同甲說)

回索引〉〉

63-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決議】
  將來之薪金請求權,可能因債務人之離職,或職位變動,或調整薪津,而影響其存在或範圍,凡此種非確定之債權,均不適於發移轉命令,如執行法院已就此種債權發移轉命令,在該債權未確定受清償前,執行程序尚不能謂己終結。(同乙說)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移列於強制執行法第115-1條。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15-1條(89.02.02)強制執行法第14條(37.12.3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甲欠乙三萬元,乙取得執行名義後,乃就甲在丙公司之薪金債權聲請強制執行。執行法院於六十三年五月對丙公司發移轉命令,命將六十三六月一日起至六十四年三月止甲所有每月三千元之薪金債權移轉與乙。六十三年七月甲以有消滅乙請求之事由發生,乃對乙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乙能否以強制執行程序業經終結為抗辯?
  有甲、乙兩說,究以說為當?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
  發移轉命令後,債務人對於第三人之債權即移轉於債權人,在移轉命令所載移轉金額限度內,視為債務人已向債權人為清償,故應認執行程序已終結。
【乙說】
  將來薪金請求權,可能因債務人之離職,或職位變調整薪津,而影響其存在或範圍,凡此種非確定之債權,均不適用於發移轉命令,在該債權未確定受清償前,執行程序尚不能謂已終結。
  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將來之薪金請求權,可能因債務人之離職,或職位變動,或調整薪津,而影響其存在或範圍,凡此種非確定之債權,均不適於發移轉命令,如執行法院已就此種債權發移轉命令,在該債權未確定受清償前,執行程序尚不能謂己終結。(同乙說)

63-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條(19.12.26)土地法第102條(44.03.19)
【決議】
  基地承租人依土地法第一百零二條規定,請求出租人協同辦理地上權設定登記之請求權,有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十五年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其消滅時效自基地租賃契約成立時起算。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民法第422-1增列本則決定。(並於決議全文之相關法條部分增列民法第422-1條)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422-1條(91.06.26)民法第125條(19.12.26)土地法第102條(44.03.1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決定事項】
  基地承租人依土地法第一百零二條規定,請求出租人協同辦理地上權設定登記之請求權,有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十五年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其消滅時效自基地租賃契約成立時起算。

回索引〉〉

63-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8條(60.11.17)
【決議】訴訟代理人應以自然人為限,非自然人不得為訴訟代理人。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決定事項】訴訟代理人應以自然人為限,非自然人不得為訴訟代理人。

63-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8、85條(60.11.17)
【決議】
  共同訴訟人因連帶不可分之債敗訴者,祗須引用民事訴訟第八十五條第二項,不必再引用同法第七十八條。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8、85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決定事項】
  共同訴訟人因連帶不可分之債敗訴者,祗須引用民事訴訟第八十五條第二項,不必再引用同法第七十八條。

63-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44條(37.12.31)
【決議】強制執行事件之抗告,須先引用強制執行法第四十四條,以為準用民事訴訟法之依據。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44條(37.12.3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決定事項】強制執行事件之抗告,須先引用強制執行法第四十四條,以為準用民事訴訟法之依據。

63-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五)【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8條(61.09.09)
【決議】
  非訟事件程序費用之負擔,有相對人者,應引用非訟事件法第八條第二項,以為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訴訟費用規定之依據,其主文應稱程序費用而不稱訴訟費用。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8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決定事項】
  非訟事件程序費用之負擔,有相對人者,應引用非訟事件法第八條第二項,以為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訴訟費用規定之依據,其主文應稱程序費用而不稱訴訟費用。

63-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七)【會議日期】民國63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4條(60.11.17)
【決議】
  全部與一部上訴之標準,以當事人對於原判決依法可上訴者全部提起上訴時謂為全部上訴,當事人對於可上訴者提起一部上訴時謂為一部上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4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46頁
【決定事項】
  全部與一部上訴之標準,以當事人對於原判決依法可上訴者全部提起上訴時謂為全部上訴,當事人對於可上訴者提起一部上訴時謂為一部上訴。

回索引〉〉

63-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6月1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60.11.17)
【決議】
  房屋之出租人以承租人返還租賃物遲延,先一訴訟主張房屋曾計畫出租,請求賠償可得預期租金之損害,經判決確定後,又以依已定計劃設備,收回該房屋營業可得預期之利益(營業盈利),因承租人遲延返還,損失此項利益,訴請賠償時,其後訴請求賠償所失利益,不能認為與前訴幾請求屬於同一訴訟標的,非前訴訟確定判決既判力之所及(其後一訴訟之請求有無理由係另一問題)。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2頁
【決定事項】
  房屋之出租人以承租人返還租賃物遲延,先一訴訟主張房屋曾計畫出租,請求賠償可得預期租金之損害,經判決確定後,又以依已定計劃設備,收回該房屋營業可得預期之利益(營業盈利),因承租人遲延返還,損失此項利益,訴請賠償時,其後訴請求賠償所失利益,不能認為與前訴幾請求屬於同一訴訟標的,非前訴訟確定判決既判力之所及(其後一訴訟之請求有無理由係另一問題)。

63-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6月1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513、865條(19.12.26)
【決議】
  同一不動產上設定有抵押權,又有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之法定抵押權存在時,其順位應以各抵押權成立生效之先後為次序(法定抵押權於其所擔保之債權發生時即同時成立生效)。
【編註】本則決定於民國95年5月16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民法第513、86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2頁
【決定事項】
  同一動產上設定有抵押權,又有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之法定抵押權存在時,其順位應以各抵押權成立生效之先後為次序(法定抵押權於其所擔保之債權發生時即同時成立生效)。

63-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2次民庭庭長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07月1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381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487條(57.12.05)
【決議】
  詐欺罪之被害人,於刑事訴訟程序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庭裁定移送民事庭,民事庭如認為被害人未受損害,被告不構成侵權行為者,應以原告之訴為無理由,判決駁回之,不宜認為不合法裁定駁回。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381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487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2頁
【決定事項】
  詐欺罪之被害人,於刑事訴訟程序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庭裁定移送民事庭,民事庭如認為被害人未受損害,被告不構成侵權行為者,應以原告之訴為無理由,判決駁回之,不宜認為不合法裁定駁回。

回索引〉〉

63-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2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22、247條(60.11.17)
【決議】
  票據債務人如主張票據上簽名係偽造或印章係盜蓋而提起請求確認票據債權不存在之訴,法院就原告主張之事實即票據之真偽首應加以調查審認,依據調查認定之結果,即可為確認票據債權是否存在之判決,無須由票據債務人先提起確認票據為偽造之訴。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刪除後段「倘票據......之原則有違」。原決議文:票據債務人如主張票據上簽名係偽造或印章係盜蓋而提起請求確認票據債權不存在之訴,法院就原告主張之事實即票據之真偽首應加以調查審認,依據調查認定之結果,即可為確認票據債權是否存在之判決,無須由票據債務人先提起確認票據為偽造之訴。倘票據債務人以票據出於偽造,欲求確認票據債權人之債權不存在,必須俟獲得確認票據為偽造之確定勝訴判決後,始能提起,殊與訴訟經濟之原則有違。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22、24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3頁
【提案】
  院長交議:主張票據上簽名係偽造或盜蓋印章而請求確認票據債務不存在者,是否必須先提起確認票據為偽造之訴獲有確定勝訴判決,始得提起? 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在票據上簽名者?(得以蓋章代之),依票據上所載文義負責,票據法第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故票據乃文義證券,證券上之權利義務悉依證券上所載文句而定其效力。因之,執票人執有票據債務人簽名或蓋有其印章之票據者,當然享有票面所載之債權。票據債務人如主張票據上簽名係偽造或印章係盜蓋而提起確認票據債權不存在之訴時,須先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七條後段規定提起確認證書為偽造(即票據為偽造)之訴獲得勝訴確定判決始可。苟無該項確認票據為偽造之確定判決,難認執票人之票據債權不存在。
【乙說】
  票據債務人如主張票據上簽名係偽造或印章係盜蓋而提起請求確認票據債權不存在之訴,法院就原告主張之事實即票據之真偽首應加以調查審認,依據調查認定之結果,即可為確認票據債權是否存在之判決,無須由票據債務人先提起確認票據為偽造之訴。倘票據債務人以票據出於偽造,欲求確認票據債權人之債權不存在,必須俟獲得確認票據為偽造之確定勝訴判決後,始能提起,殊與訴訟經濟之原則有違。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3-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2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決議】
  參照本院二十三年抗字第三二四七號,三十二年抗字第四七○號及三十三年上字第一八一四號各判例,可認為必要共同訴訟之共同訴訟人中一人提起上訴時,須其上訴係合法,始有其效力及於全體之可言。其上訴不合法時,駁回上訴之裁定,無庸將其他共同訴訟人併列為上訴人。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必要共同訴訟人中一人提起不合法之上訴時,其駁回上訴之裁定,應否列其他共同訴訟人為上訴人?有左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參照本院二十三年抗字第三二四七號,三十二年抗字第四七○號及三十三年上字第一八一四號各判例,可認為必要共同訴訟之共同訴訟人中一人提起上訴時,須其上訴係合法,始有其效力及於全體之可言。其上訴不合法時,駁回上訴之裁定,無庸將其他共同訴訟人併列為上訴人。
【乙說】
  必要共同訴訟法院就該訴訟標的所為之判決,對於該數人法律上必須合一確定,不許有所歧異。又上訴不合法者,第二審或第三審法院,仍應以裁定駁回之(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四條、第四百八十一條),當無不生上訴效力之可言。是必要共同訴訟人中一人提起不合法之上訴時,其駁回上訴之裁定,應併列其他共同訴訟人為上訴人。
  上述兩說中,究以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3-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2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5條(60.11.17)
【決議】
  某甲與前妻某乙(已死亡)生有子女某丁、某戊與後妻某丙生有子某己。設某甲、某丙、某己(原告)與某丁、某戊(被告)因財產糾紛涉訟,訴訟進行中,某甲死亡,則其承受訴訟,限於同一造之繼承人即某丙、某己為之。屬於對造當事人之繼承人某丁、某戊,關於原應承受某甲之訴訟上地位,應認為無訴訟上對立之關係而不存在(其實體上因繼承而承受之權利義務,依然存在,本例某甲部分如受勝訴之判決,某丁、某戊仍與其他繼承人某丙、某己共同承受其利益)。(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5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3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與前妻某乙(已死亡)生有子女某丁、某戊,與後妻某丙生有子己。設某甲、某丙、某己(原告)與某丁、某戊(被告)因財產糾紛涉訟,訴訟進行中,某甲死亡,而其餘當事人就該財產均有繼承權者,否由全體繼承人承受訴訟?有下列二說︰
【甲說】
  某甲死亡後,承受訴訟限於同一造之繼承人即某丙、某己為之。屬於對造當事人之繼承人某丁、某戊,關於原應承受某甲之訴訟上地位,應認為無訴訟上對立之關係而不存在(其實體上因繼承而承受之權利義務,依然存在,本例某甲部分如受勝訴之判決,某丁、某戊仍與其他繼承人某丙、某己共同承受其利益)。
【乙說】
  某甲之遺產,即應由某丙、某丁、某戊、某己四人繼承,某甲死亡後,自應由全體繼承人承受訴訟。
  以上何說為宜?請公決
【決議】
  某甲與前妻某?(已死亡)生有子女某丁、某戊與後妻某丙生有子某己。設某甲、某丙、某己(原告)與某丁、某戊(被告)因財產糾紛涉訟,訴訟進行中,某甲死亡,則其承受訴訟,限於同一造之繼承人即某丙、某己為之。屬於對造當事人之繼承人某丁、某戊,關於原應承受某甲之訴訟上地位,應認為無訴訟上對立之關係而不存在(其實體上因繼承而承受之權利義務,依然存在,本例某甲部分如受勝訴之判決,某丁、某戊仍與其他繼承人某丙、某己共同承受其利益)。(同甲說)

回索引〉〉

63-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08月2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7、521條(60.11.17)
【決議】
  債務人對於支付命令未於法定期間提出異議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一條規定,該項支付命令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如該支付命令有再審之事由時,因支付命令屬於裁定之性質,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聲請再審。(支付命令已宣告假執行並經確定者,我國舊民事訴訟條例及舊民事訴訟律原均規定得提起再審之訴,現行民事訴訟法有意省略,未加規定,故不能認為得以再審之訴,以資救濟)。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現行法第521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7、52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務人對於支付命令未於法定期間提出異議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一條規定,該項支付命令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如該支付命令有再審之事由時,應如何救濟?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此項支付命令,既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自應許其提起再審之訴,以資救濟。
【乙說】支付命令屬裁定性質,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聲請再審。
【丙說】
  支付命令雖屬裁定性質,但究與一般裁定有間,既不得對之提起抗告,僅得向發支付命令之法院提出異議,故亦不許其聲請再審,更不得對之提起再審之訴。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債務人對於支付命令未於法定期間提出異議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一條規定,該項支付命令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如該支付命令有再審之事由時,因支付命令屬於裁定之性質,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聲請再審。(支付命令已宣告假執行並經確定者,我國舊民事訴訟條例及舊民事訴訟律原均規定得提起再審之訴,現行民事訴訟法有意省略,未加規定,故不能認為得以再審之訴,以資救濟)。(同乙說)

63-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10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17條(19.12.26)
【決議】
  法院查封執行系爭房地時,債務人雖已與其妻離婚,但離婚無溯及之效力,系爭不動產既非屬妻之原有或特有財產,依民法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為夫所有,夫妻離婚時,該不動產仍屬夫所有,不因離婚而變為妻所有,故仍不妨礙夫之債權人對原屬聯合財產之系爭房地所為之強制執行。(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01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權人聲請法院對債務人之妻名義登記之不動產實施查封,(以法定財產制為其夫妻財產制,該不動產非屬妻之原有或特有財產)已在債務人與其妻協議離婚之後,法院應否准許?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夫妻財產制,以婚姻關係存在為前提,在婚姻關係存續中何者為夫或妻所有之財產,固應依夫妻財產制定之,若婚姻關係已因離婚而消滅,除能證明離婚為無效外,妻之名義之財產,自難依法定財產制之規定,認為仍屬男方之所有,債權人聲請查封即非合法。
【乙說】
  法院查封執行系爭房地時,債務人雖已與其妻離婚,但離婚無溯及之效力,仍不妨礙夫之債權人對原屬聯合財產之系爭房地所為之強制執行。
  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法院查封執行系爭房地時,債務人雖已與其妻離婚,但離婚無溯及之效力,系爭不動產既非屬妻之原有或特有財產,依民法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為夫所有,夫妻離婚時,該不動產仍屬夫所有,不因離婚而變為妻所有,故仍不妨礙夫之債權人對原屬聯合財產之系爭房地所為之強制執行。(同乙說)

回索引〉〉

63-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10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64條(19.12.26)
【決議】
  財團之評議員會議既為選舉董監事審查事業狀況,審議預決算等事項之機關,則其所為決議,性質上既非類似於董事之行為,不能類推適用民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宣告決議或選舉無效之訴,為形成之訴,須法律規定有形成權之人,始得提起,民法就財團內部會議之決議或選舉,未設得由何人訴請宣告其為無效之規定,自不得由董監事或所謂評議員提起該項形成之訴。
【參考法條】民法第6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財團法人有「評議員」之設,該評議員由設立者(即基本會員)選出之。評議員會之職權為:「(一)選舉董監事(二)審查事業狀況,審議預決算及其他事項」又「變更章程及財產處分或解散,須經評議員會評議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出席三分二以上同意方得議決」,設評議員會議之決議(先後二次)有違反捐助章程時,董事、監事或其他評議員得否提起宣告(一)提案及其決議無效(二)決議及其選舉無效之訴?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捐助章程既設有評議員,評議員會,又有如何召開,如何決議之規定,如評議員會之決議,與董事行為相當,或高於董事之行為或評議員會與董事會為該財團之「兩種管理機關」時,則應類推適用民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許董事、監事、或其他評議員提起宣告其提案決議及選舉無效之訴。
【乙說】
  財團之評議員會議既為選舉董監事審查事業狀況,審議預決算等事項之機關,則其所為決議,性質上既非類似於董事之行為,不能類推適用民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宣告決議或選舉無效之訴,為形成之訴,須法律規定有形成權之人,始得提起,民法就財團內部會議之決議或選舉,未設得由何人訴請宣告其為無效之規定,自不得由董監事或所謂評議員提起該項形成之訴。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3-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10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92條(19.12.26)
【決議】
  撫卹金係依公務人員撫卹法(公法)之規定而領得,其性質為受領國家之恩惠,與依民法之規定對於加害人請求賠償扶養費,全異其趣,自不得於依法應賠償扶養費之金額中扣除。
【參考法條】民法第19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公務員因公遇車禍去世,其服務機關已依法發給遺族撫卹金,該公務員遺子女三人均未成年,訴請被告等(公司及司機)連帶賠償伊等十餘年之扶養費,在該應賠償扶養費之金額內,應否扣除已領之撫卹金?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認損害賠償,以填補損害為原則,該公務員之子女,既領到一次撫卹金新台幣(下同)七萬四千元,年撫卹金一萬三千六百八十元(可領十五年已領三次)足資補償全部損失,應駁回其扶養費之請求。
【乙說】
  撫卹金係依公務人員撫卹法(公法)之規定而領得,其性質為受領國家之恩惠,與依民法之規定對於加害人請求賠償扶養費,全異其趣,自不得於依法應賠償扶養費之金額中扣除。
  究以何說為妥?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3-3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10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2條(60.11.17)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係規定債務人必須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預供擔保,始得免為假執行,茲債務人於債權人提供擔保對其財產實施假執行查封後,始於拍賣前,依判決提供擔保,請求免為假執行,並予啟封,其請求於法不合,應不予准許。(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務人於債權人提供擔保,對其財產實施假執行查封後,始於拍賣前依判決提供擔保,請求免為假執行,並予啟封,執行法院應否准許?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係規定債務人必須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預供擔保,始得免為假執行,茲已對債務人之財產實施查封,自屬已實施假執行程序,故債務人之請求於法不合,應不予准許。
【乙說】
  強制執行法第九條規定:「開始強制執行前,除因調查關於強制執行之法定要件或執行之標的物認為必要者外,無庸傳訊當事人」;究以何時實施執行,債務人往往無從知悉,且在以金錢給付為標的之強制執行程序,如對動產及不動產之執行以查封為始,至執行程序終結尚有一段時期,在此期間,債務人如能提供擔保,債權人無受難於抵償或難於計算之損害,自不妨仍准免為假執行。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所謂「假執行程序實施前」應就執行事件性質,分別認定,如經拍賣程序者,指在拍定前而言,故債務人之請求應予准許。
  以上應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係規定債務人必須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預供擔保,始得免為假執行,茲債務人於債權人提供擔保對其財產實施假執行查封後,始於拍賣前,依判決提供擔保,請求免為假執行,並予啟封,其請求於法不合,應不予准許。(同甲說)

回索引〉〉

63-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3年10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05條(19.12.26)
【決議】
  超過法定最高限額利率之利息,依民法第二百零五條及利率管理條例第五條規定,僅債權人對之無請求權而已,並非約定無效而其債權不存在,債務人於利息到期後,同意將利息(包括超過限額部分之利息)滾入原本,立約約定期限清償,為債之更改,就超過限額部分之利息而言,不啻已為任意給付,更難謂債權人就更改後之債權中原來超過限額之利息部分,不能請求。至於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五五六號判例,係就國民政府令年利不得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而為解釋,該令屬於禁止規定,違反者其行為當然無效,與現行法之僅規定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利息無請求權者不同,不得再予援用。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1年11月5日經最高法院91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並於91年12月6日由最高法院依據最高法院判例選編及變更實施要點第9點規定以(91)台資字第0768號公告之。
【參考法條】民法第20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
【提案】
  院長交議:約定利率超過法定最高限額,債務人於利息到期後,同意將利息(包括超過限額部分)滾入原本,立約約定期限清償者,債權人就更改後之債權中原來超過限額之利息部分,能否向債務人請求清償?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逾期延欠之利息,若屆時經債務人同意滾入原本,固與滾利作本之預約不同,不得謂為無效,惟依民法第二百零五條及利率管理條例第五條規定,約定利率不得超過法定最高限額,則雖曾經債務人同意滾入原本,而其超過限額部分,要不能向債務人請求清償。(參照十八年上字第五五六號判例)
【乙說】
  超過法定最高限額利率之利息,依民法第二百零五條及利率管理條例第五條規定,僅債權人對之無請求權而已,並非約定無效而其債權不存在,債務人於利息到期後,同意將利息(包括超過限額部分之利息)滾入原本,立約約定期限清償,為債之更改,就超過限額部分之利息而言,不啻已為任意給付,更難謂債權人就更改後之債權中原來超過限額之利息部分,不能請求。至於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五五六號判例,係就國民政府令年利不得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而為解釋,該令屬於禁止規定,違反者其行為當然無效,與現行法之僅規定債權人對於超過部分之利息無請求權者不同,不得再予援用。
  以上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3-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66、758條(19.12.26)
【決議】
  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謂定著物,係指非土地之構成部分,繼續附著於土地,而達一定經濟上目的,不易移動其所在之物而言。凡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其已足避風雨,可達經濟上使用之目的者,即屬土地之定著物,買受此種房屋之人,乃係基於法律行為,自須辦理移轉登記,始能取得所有權。如買受人係基於變更建築執照起造人名義之方法,而完成保存登記時,在未有正當權利人表示異議,訴經塗銷登記前,買受人登記為該房屋之所有權人,應受法律之保護,但僅變更起造人名義,而未辦理保存或移轉登記時,當不能因此項行政上之權宜措施,而變更原起造人建築之事實,遽認該買受人為原始所有權人。
【參考法條】民法第67、758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能否謂為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稱土地之定著物?買受此種房屋之人,是否須辦理移轉登記,始能取得所有權?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稱土地之定著物,係指非土地之成分,而定著於土地,以達經濟上目的之物而言,不以可供吾人住用之建築物為限,如已在屋頂上架木條,釘三夾板,舖油毛氈者,雖未蓋瓦完成建築,仍不失為定著於土地,以達經濟上目的之定著物,亦即已成為不動產,買受此種房屋之人,如未辦理移轉登記,依民法第七百五十八條規定,自難謂已取得所有權。
【乙說】
  建築中之房屋,應達於如何程度始能認為土地之定著物,應以社會之通念以決之,如已有屋頂,且有四壁,社會觀念上可認為定著於土地之一個建築物者,即屬不動產,否則為動產,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在社會觀念上,似難認為土地之定著物,亦即非屬不動產,此種未完成建築之房屋,既屬動產,其所有權之移轉,以交付為足,無須辦理移轉登記。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謂定著物,係指非土地之構成部分,繼續附著於土地,而達一定經濟上目的,不易移動其所在之物而言。凡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其已足避風雨,可達經濟上使用之目的者,即屬土地之定著物,買受此種房屋之人,乃係基於法律行為,自須辦理移轉登記,始能取得所有權。如買受人係基於變更建築執照起造人名義之方法,而完成保存登記時,在未有正當權利人表示異議,訴經塗銷登記前,買受人登記為該房屋之所有權人,應受法律之保護,但僅變更起造人名義,而未辦理保存或移轉登記時,當不能因此項行政上之權宜措施,而變更原起造人建築之事實,遽認該買受人為原始所有權人。

回索引〉〉

63-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6、499條(60.11.17)民事訴訟法第28、496、499條(79.08.20)
【決議】
  當事人對於第二、三審判決均主張適用法律顯有錯誤,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如其真意並非對於第二、三審判決一併提起再審之訴者,僅由本院就其對第三審判決提起再審之訴予以裁判即可,如其表明對第二審判決亦提起再審之訴者,關於第二審判決再審部分,應以裁定移送該管第二審法院。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定與現行法第499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6、499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對於第二、三審判決均主張適用法律顯有錯誤,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如其真意並非對於第二、三審判決一併提起再審之訴者,僅由本院就其對第三審判決提起再審之訴予以裁判即可,如其表明對第二審判決亦提起再審之訴者,關於第二審判決再審部分,應以裁定移送該管第二審法院。

63-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92、1117條(19.12.26)
【決議】
  配偶為終身共同生活之親屬,較之家長家屬之關係尤為密切,故夫妻間互負扶養之義務,應無疑問,現行民法以其係自明之理,不特設夫妻互負扶養義務之明文規定,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七八七號判例,亦不否認夫妻間有扶養義務,惟須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力謀生者為限,故夫妻之一方被第三人不法侵害致死者,他方如原不能維持生活且無謀生能力,而受另一方之扶養,得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二項請求加害人為損害賠償。
【參考法條】民法第192、111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夫妻間有無法定扶養義務?能否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二項規定請求損害賠償?
【討論意見】
【甲說】
  配偶為終身共同生活之親屬,較之家長家屬之關係尤為密切,故夫妻間互負扶養之義務,應無疑問,現行民法以其係自明之理,不特設夫妻互負扶養義務之明文規定,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七八七號判例,亦不否認夫妻間有扶養義務,惟須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力謀生者為限,故夫妻之一方被第三人不法侵害致死者,他方如原不能維持生活且無謀生能力,而受另一方之扶養,得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第二項請求加害人為損害賠償。
【乙說】
  法定扶養義務,須有法律依據,非可憑法律見解為之創設。如從甲說,則遇有履行扶養或受扶養權利發生順序之場合,(民法第一千一百十五條,第一千一百十六條),夫妻究屬何一順序,即無法解決。但夫妻若有家長家屬關係時,則依家長家屬關係發生互負扶養之義務。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註】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正之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六條之一,已規定夫妻互負扶養之義務。

回索引〉〉

63-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06、474條(19.12.26)
【決議】
  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三○六號判例所示見解,自貸與金額中預扣利息,該部分既未實際交付借用人,不能認為貸與之本金額之一部。(該判例雖係就折扣交付貸與金額而言,但不問為折扣交付或預扣利息,均屬民法第二百零六條所謂之巧取利益,見該條立法理由)依學者主張,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如約定償還之數額未超過實支數額及依實支數額按法定最高限額利率計算利息之總和,固尚非法所不許(參看史尚寬氏著債法總論)但其據以計算利息之本金,亦係以實支數為準而非以虛數(即約定之償還額)為準,故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其貸與之本金額應以利息預扣後實際交付借用人之金額為準。至於銀行業之貼現,乃受讓未到期之票據債權而於價金中扣除期前利息(中間利息)與此之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性質根本不同。
【參考法條】民法第206、47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其貸與之本金額究應以利息預扣後實際支付借用人之金額為準,抑以約定借用人於到期後應償還之金額為準?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三○六號判例所示見解,自貸與金額中預扣利息,該部分既未實際交付借用人,不能認為貸與之本金額之一部。(該判例雖係就折扣交付貸與金額而言,但不問為折扣交付或預扣利息,均屬民法第二百零六條所謂之巧取利益,見該條立法理由)依學者主張,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如約定償還之數額未超過實支數額及依實支數額按法定最高限額利率計算利息之總和,固尚非法所不許(參看史尚寬氏著債法總論)但其據以計算利息之本金,亦係以實支數為準而非以虛數(即約定之償還額)為準,故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其貸與之本金額應以利息預扣後實際交付借用人之金額為準。至於銀行業之貼現,乃受讓未到期之票據債權而於價金中扣除期前利息(中間利息)與此之利息先扣之消費借貸,性質根本不同。
【乙說】
  先扣利息之借貸,非但法無禁止明文,且為銀行法所明認,各公私銀行經營之票據貼現業務,即其適例。又先扣利息之約定,與按若干折扣給付原本之情形(二十九上字第一三○六號判例)不同,銀行法公布施行在民法債編之後,民法第二百零六條原立法理由中所謂預扣利息為巧取利益之說,在今日已不存在。借用人既經同意依總額付利息,其借用之金額(即貸與之原本額)自應以未預扣利息前之原額即約定償還之金額為準。依日本判例,將超過利息限制法之利息,作為預扣利息,加入於原本者,其超過部分不成立消費借貸(大審院昭和六年(才)五九九號,同年十二月三日民四判)則未超過部分之預扣利息,自可加入於原本成立消費借貸,足供參考。
  以上何說為可採?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3-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決議】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強制執行,係指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關於金錢請求權之強制執行而言,不包括關於物之交付請求權之執行在內。本院四十八年六月九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不再援用。
【參考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院長交議: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強制執行,其範圍如何?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財產,係指為軍人或其家屬合法所有,或其使用收益具有正當權源者而言,非有正當權源之財產,不能受法律之保護,自無上列法律之適用。
【乙說】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財產係指包括受優待軍人及其家屬之一切財產而言,故凡賴以維持應召在營服役期間之軍人其家屬生活所必需之財產均不得請求強制執行,並不以具有正當權源者為限,以期貫徹優待在營服役軍人及其家屬之精神。(本院五十五年抗字第一八三號判例,四十八年六月九日,五十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民、刑庭總會決議)。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強制執行,係指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關於金錢請求權之強制執行而言,不包括關於物之交付請求權之執行在內。本院四十八年六月九日民、刑庭總會決議不再援用。

63-3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60.11.17)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但書所謂「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乃指對於下級審法院之判決,已依上訴程序主張其事由者而言。第三審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事由,既不可能由當事人以上訴主張,自難謂為有「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之情形存在。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再審原告在前訴訟程序第三審上訴時,已主張第二審判決適用法規不當,經第三審法院駁斥其主張,再審原告認第三審判決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在第三審法院提起再審之訴者,能否謂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但書之「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之情形? 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所列情形之一者,固得以再審之訴,對於確定終局判決聲明不服,但當事人如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或知其事由而不為主張者,即不在此限,為同條項但書所明定。此項規定,係為訴訟經濟而設,蓋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則其事由已受法院之審判,不得復以再審之方法更為主張。再審原告在前訴訟程序,曾執其在再審之訴所主張之同一事由,提起第三審上訴,經第三審法院認為不足採,為其敗訴之判決確定,嗣後執同一事由,提起再審之訴,自有同條項但書所定「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之情形。
【乙說】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但書所謂「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乃指對於下級審法院之判決,已依上訴程序主張其事由者而言。第三審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事由,既不可能由當事人以上訴主張,自難謂為有「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之情形存在。
  以上兩說,究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3-3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
【決議】
  分割共有物之訴,如依原物之數量按應有部分之比例分配,價值顯不相當者,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仍不失為以原物分配於各共有人。否則,如不顧慮經濟上之價值,一概按其應有部分核算之數量分配者,顯失公平。惟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原物,如有害經濟上之利用價值者,應認為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三項之共有人中有不能按其應有部分受分配之情形,得以金錢補償之。例如甲、乙共有二層樓房一幢,各有應有部分二分之一,樓上樓下面積相等,但樓下房屋價值較樓上房屋為高,如依價值之二分之一分配,則分得樓上房屋者將更分得一部分樓下房屋,無法為經濟上之利用,此際可由甲、乙二人分別分得樓上及樓下房屋,而由分得樓下房屋者以金錢補償分得樓上房屋之人。(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分割共有物之訴,以原物分配於各共有人,如按應有部分之比例計算原物之數量以為分配,數量合於比例而價值不相當時,(例如因土地靠近道路與否,建物是否高層或低層,面積相等而其價值懸殊),能否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所謂以原物分配於各共有人者,乃指按其應有部分核算之原物數量以為分配而言,自不得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致分得之數量與其應有部分核算之數量不相當。
【乙說】
  如依原物之數量按應有部分之比例分配,價值顯不相當者,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仍不失為以原物分配於各共有人。否則,如不顧慮經濟上之價值,一概按其應有部分核算之數量分配者,顯失公平。惟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原物,如有害經濟上之利用價值者,應認為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三項之共有人中有不能按其應有部分受分配之情形,得以金錢補償之。(例如甲、乙共有二層樓房一幢,各有應有部分二分之一,樓上樓下面積相等,但樓下房屋價值較樓上房屋為高如依價值之二分之一分配,則分得樓上房屋者將更分得一部分樓下房屋,無法為經濟上之利用,此際可由甲、乙二人分別分得樓上及樓下房屋,而由分得樓下房屋者以金錢補償分得樓上房屋之人。)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分割共有物之訴,如依原物之數量按應有部分之比例分配,價值顯不相當者,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仍不失為以原物分配於各共有人。否則,如不顧慮經濟上之價值,一概按其應有部分核算之數量分配者,顯失公平。惟依其價值按應有部分比例分配原物,如有害經濟上之利用價值者,應認為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三項之共有人中有不能按其應有部分受分配之情形,得以金錢補償之。例如甲、乙共有二層樓房一幢,各有應有部分二分之一,樓上樓下面積相等,但樓下房屋價值較樓上房屋為高,如依價值之二分之一分配,則分得樓上房屋者將更分得一部分樓下房屋,無法為經濟上之利用,此際可由甲、乙二人分別分得樓上及樓下房屋,而由分得樓下房屋者以金錢補償分得樓上房屋之人。(同乙說)

回索引〉〉

63-3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七)【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5、31條(62.05.28)
【決議】
  在票據上簽名者,依票上所載文義負責,票據法第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凡在票據背面或其黏單上簽名而形式上合於背書之規定者,即應負票據法上背書人之責任。縱令非以背書轉讓之意思而背書,其內心之意思,非一般人所能知或可得而知,為維護票據之流通性,仍不得解免背書人之責任。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5、31條(62.05.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以背書轉讓之意思,而簽名於票據背面者,應否負背書人之責任?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背書,係有背書權利人將票據轉讓,使他人取得行使票據上權利資格之票據行為(票據法第三十條第一項),苟非轉讓票據上權利,而簽名於票據背面者,即不負票據法上背書人之責任。
【乙說】
  在票據上簽名者,依票上所載文義負責,票據法第五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凡在票據背面或其黏單上簽名而形式上合於背書之規定者,即應負票據法上背書人之責任。縱令非以背書轉讓之意思而背書,其內心之意思,非一般人所能知或可得而知,為維護票據之流通性,仍不得解免背書人之責任。 上述兩說中,究以何者為可採?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3-4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3年12月03日


【相關法條】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
【決議】
  依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 (法舊) 規定,出租人將都市計畫範圍內之出租耕地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無須就已有建築資金、領有建築執照或與他人訂有買賣契約之事實,舉證證明。
【參考法條】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1頁
【決定事項】
  依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 (法舊) 規定,出租人將都市計畫範圍內之出租耕地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無須就已有建築資金、領有建築執照或與他人訂有買賣契約之事實,舉證證明。

回索引〉〉

民國64年(15)

64-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02月0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5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9條(60.11.17)
【決議】提起再審之訴,已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而未繳納裁判費者,一律不命補正,逕以裁定駁回之。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5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8頁
【決定事項】提起再審之訴,已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而未繳納裁判費者,一律不命補正,逕以裁定駁回之。

64-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02月0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條(60.11.17)
【決議】
  普通共同訴訟,如兩造各有一部分當事人分別提起上訴,或一造全部另一造一部當事人分別提起上訴者,可分成二個判決。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8頁
【決定事項】
  普通共同訴訟,如兩造各有一部分當事人分別提起上訴,或一造全部另一造一部當事人分別提起上訴者,可分成二個判決。

64-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4月22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83條(44.03.19)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5條(43.12.09)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
【決議】某甲出租與某丙之耕地,在租賃關係存續中,雖經政府實施都市平均地權,劃為工業用地,惟地目尚未變更,依土地法第八十三條之規定,仍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甲因負債,由法院將該耕地拍賣,由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拍賣中,執行法院既未踐行通知丙優先承買之程序,依本院五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意旨,丙自得請求確認其優先承買權存在。雖該決議作成時,尚無類似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法舊)之規定,惟該條第一項所謂「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得終止租約」,係指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不受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七條及第十九之限制,得終止租約而言。本件某甲既非為出售作為建築使用而出售前終止租約,某丙又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仍不能排除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之適用。又既係依循拍賣耕地程序實施拍賣,某乙亦非以興辦工業人之資格拍定,亦無獎勵投資條例第五十四條第一項(法舊)之適用。(同乙說)
【參考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5條(43.12.09)土地法第83條(44.03.19)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68頁
【提案】院長交議:某甲所有出租耕地,業經政府實施都市平均地權,編為都市計劃範圍內之工業用地,惟地目尚未變更,因甲負債,該耕地由法院依拍賣耕地程序實施拍賣,某乙提出自耕能力證明書,參加競買,經執行法院拍定與某乙並發給權利移轉證書在案。惟該耕地之承租人某丙,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之規定,主張優先承買權,提起確認優先承買權存在之訴,其訴有無理由?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按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法舊)之立法旨意,重在都市建設,對於都市土地除編為農業區綠帶者外,儘量使其供為建築之用,故明定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得終止租約,而不受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七條及第十九條之限制。果此項土地之出售,其承租人仍保有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以保護佃農求達耕者有其田目的之優先承買權,顯與該條之立法意旨相牴觸,又本院五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當時,尚無類似五十七年二月十二日修正之同條例五十六條之規定,故不得依該決議,認仍有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之適用。況依獎勵投資條例第五十四條第一項(法舊)之規定,尤難謂某丙有優先承買權。
【乙說】某甲出租與某丙之耕地,在租賃關係存續中,雖經政府實施都市平均地權,劃為工業用地,惟地目尚未變更,依土地法第八十三條之規定,仍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甲因負債,由法院將該耕地拍賣,由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拍賣中,執行法院既未踐行通知丙優先承買之程序,依本院五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意旨,丙自得請求確認其優先購買權存在。雖該決議作成時,尚無類似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法舊)之規定,惟該條第一項所謂「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得終止租約」,係指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不受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七條及第十九條之限制,得終止租約而言。本件某甲既非為出售作為建築使用而於出售前終止租約,某丙又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仍不能排除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之適用。又既係依循拍賣耕地程序實施拍賣,某乙亦非以興辦工業人之資格拍定,亦無獎勵投資條例第五十四條第一項(法舊)之適用,應認某丙之訴為有理由。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某甲出租與某丙之耕地,在租賃關係存續中,雖經政府實施都市平均地權,劃為工業用地,惟地目尚未變更,依土地法第八十三條之規定,仍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甲因負債,由法院將該耕地拍賣,由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拍賣中,執行法院既未踐行通知丙優先承買之程序,依本院五十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意旨,丙自得請求確認其優先承買權存在。雖該決議作成時,尚無類似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法舊)之規定,惟該條第一項所謂「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得終止租約」,係指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不受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七條及第十九之限制,得終止租約而言。本件某甲既非為出售作為建築使用而出售前終止租約,某丙又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仍不能排除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之適用。又既係依循拍賣耕地程序實施拍賣,某乙亦非以興辦工業人之資格拍定,亦無獎勵投資條例第五十四條第一項(法舊)之適用。(同乙說)

回索引〉〉

64-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5月13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1.09.09)
【決議】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所定之二十日期間,如逾期未起訴者,僅無同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同乙說)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0頁
【提案】院長交議: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所定之二十日期間效力如何,向有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逾期不得再提起確認之訴。
【乙說】逾期未起訴者,僅無同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
  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所定之二十日期間,如逾期未起訴者,僅無同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同乙說)

64-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05月2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824條(19.12.26)
【決議】
  共有人依協議成立不動產分割契約後,其分得部分所有權移轉請求權,乃係請求履行協議分割契約之權利,自有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82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共有人依不動產協議分割契約所生之分得部分所有權移轉登記請求權,有無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分割共有物請求權,係形成權之一種,無消滅時效之可言。
【乙說】
  協議分割契約成立後,分割共有物請求權即因行使而消滅。分得部分所有權移轉請求權,乃係請求履行協議分割契約之權利,自有消滅時效之適用。
  應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共有人依協議成立不動產分割契約後,其分得部分所有權移轉請求權,乃係請求履行協議分割契約之權利,自有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同乙說)

回索引〉〉

64-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42、243條(19.12.26)
【決議】
  債權人主張債務人與第三人所為之不動產買賣,係通謀虛偽意思表示,基於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及第二百四十三條但書規定,代位債務人請求塗銷不動產移轉登記者,不得將被代位人(即債務人)列為共同被告,否則應將其對於債務人部分之訴,予以駁回。
【參考法條】民法第242、24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決定事項】
  債權人主張債務人與第三人所為之不動產買賣,係通謀虛偽意思表示,基於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及第二百四十三條但書規定,代位債務人請求塗銷不動產移轉登記者,不得將被代位人(即債務人)列為共同被告,否則應將其對於債務人部分之訴,予以駁回。

64-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56條(60.11.17)
【決議】
  債權人甲行使代位權、及自己之請求權,訴請丁將某不動產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丙,由丙移轉登記與乙,再由乙移轉登記與甲者,其訴訟標的對於共同被告之各人非必須合一確定,亦即非必要共同訴訟,雖係一案起訴,仍屬普通共同訴訟。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5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決定事項】
  債權人甲行使代位權、及自己之請求權,訴請丁將某不動產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丙,由丙移轉登記與乙,再由乙移轉登記與甲者,其訴訟標的對於共同被告之各人非必須合一確定,亦即非必要共同訴訟,雖係一案起訴,仍屬普通共同訴訟。

64-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8、69條(60.11.17)
【決議】
  法人或其他機關受委任為訴訟代理人時,得逕列該受委任之法人或機關之代表人即自然人為訴訟代理人。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8、69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決定事項】
  法人或其他機關受委任為訴訟代理人時,得逕列該受委任之法人或機關之代表人即自然人為訴訟代理人。

回索引〉〉

64-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9、138、139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115、118、119條(64.04.22)
【決議】
  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所發之扣押命令,已依第一百十八條之規定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者,該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既非扣押命令所扣押債權之債權人,第三人亦非該執行事件之債務人,依民法第一百三十八條規定,應不生時效中斷之效力。又發扣押命令係執行行為,並非因不可避之事變,致不能中斷時效,更難認為同法第一百三十九條規定之時效不完成之事由。依新修正之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執行法院因債權人之聲請,逕向該第三人為強制執行時,始合於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之規定,在此以前,該債權之消滅時效並不中斷。(同乙說)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15、118、119條(64.04.22)民法第129、138、139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提案】
  院長交議: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所發之扣押命令,已依第一百十八條之規定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者,該債權之消滅時效,是否因而中斷(或不完成)?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五條第一項規定,發扣押命令後,債務人既不能向第三人為收取之請求,自惟有坐視時效之完成,而扣押命令亦不能認其有中斷該請求權時效之效力(民法第一三十百八條),第三人不免坐收漁利,似此情形,殊非民法設立消滅時效制度之目的,參照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之規定,宜認其時效不完成。
【乙說】
  該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既非扣押命令所扣押債權之債權人,第三人亦非該執行事件之債務人,依民法第一百三十八條規定,應不生時效中斷之效力。又發扣押命令係執行行為,並非因不可避之事變,致不能中斷時效,更難認為同法第一百三十九條規定之時效不完成之事由。
【丙說】
  執行行為不限於基於債權人本人之聲請,因債權人對其債務人之債權行使代位權,而開始執行行為時,依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規定,債務人對於第三債務人之債權請求權時效,即因而中斷,則非依債權人之代位權,而因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五條第一項規定發扣押命令並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者,亦應認為因開始執行行為而時效中斷。
  以上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所發之扣押命令,已依第一百十八條之規定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者,該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既非扣押命令所扣押債權之債權人,第三人亦非該執行事件之債務人,依民法第一百三十八條規定,應不生時效中斷之效力。又發扣押命令係執行行為,並非因不可避之事變,致不能中斷時效,更難認為同法第一百三十九條規定之時效不完成之事由。依新修正之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執行法院因債權人之聲請,逕向該第三人為強制執行時,始合於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之規定,在此以前,該債權之消滅時效並不中斷。(同乙說)

回索引〉〉

64-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五)【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51條(19.12.26)
【決議】
  同一物上債權與物權,各別獨立存在,除依法有混同原因外(如民法第七百六十二條規定),不能使之消滅。茲某甲向某乙承租土地建築房屋,定有租賃期限,嗣復設定地上權登記(期限相同)不過加強租賃關係,二者自可並存,本件地上權消滅後,某乙訴請返還土地,某甲仍可本於原有租賃契約主張權利,其援用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尚無不合。(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451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某甲向某乙承租土地建築房屋,定有租賃期限,嗣復設定地上權登記(期限相同),期滿後仍為土地之使用,某乙因地上權期限屆滿,訴請返還土地,某甲則主張地上權雖因期限屆滿而消滅,但租期屆滿後,既仍繼續使用土地,自有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適用,是否認為有理由?茲分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某甲就系爭土地上固訂有租賃契約在先,但既為地上權登記,則已改予物權化,兩者合一,原有租賃關係不復存在,即不得主張繼續租賃契約,應無上開法條之適用。
【乙說】
  同一物上債權與物權,各別獨立存在,除依法有混同原因外(如民法第七百六十二條規定),不能使之消滅,某甲為地上權之登記,不過加強租賃關係,二者自可並存,本件地上權消滅後,某甲仍可本於原有租賃契約主張權利,其援用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尚無不合。
  兩說究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同一物上債權與物權,各別獨立存在,除依法有混同原因外(如民法第七百六十二條規定),不能使之消滅。茲某甲向某乙承租土地建築房屋,定有租賃期限,嗣復設定地上權登記(期限相同)不過加強租賃關係,二者自可並存,本件地上權消滅後,某乙訴請返還土地,某甲仍可本於原有租賃契約主張權利,其援用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尚無不合。(同乙說)

回索引〉〉

64-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6條(60.11.17)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三項規定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或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所謂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時起算,係指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而言,如已宣告假執行,不論聲請執行時,判決是否確定,均應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三項規定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或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若所定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時起算尚未屆滿,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則已屆滿,究應以何者為起算點?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本件判決既經確定,假執行之宣告即失效力,此際唯有確定判決,始得為執行名義,其履行期間自應自判決確定時起算。
【乙說】
  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時起算,係指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而言,如已宣告假執行不論聲請執行時,判決是否確定,均應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
【丙說】
  履行期間究應自何時起算,應視債權人究係以確定判決,抑係以宣告假執行之判決為執行名義而定,若為前者,應以判決確定時起算,若為後者,應以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
  究以何說為妥?請公決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三項規定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或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所謂履行期間自判決確定時起算,係指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而言,如已宣告假執行,不論聲請執行時,判決是否確定,均應自宣告假執行之判決送達於被告時起算。(同乙說)

64-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5條(62.05.28)
【決議】所謂簽名,法律上並未規定必須簽其全名,且修正前票據法第六條更規定,票據上之簽名得以畫押代之,僅簽姓或名,較畫押慎重,足見票據上之簽名,不限於簽全名,如僅簽姓或名者,亦生簽名之效力。至於所簽之姓或名,是否確係該人所簽,發生爭執者,應屬舉證責任問題(依台北市銀行商業公會64、2、27、會業字第○一三八號復函,實務上關於票據上之簽名,雖非簽全名,而能證明確係出於本人之意思表示者,仍承認其效力)。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5條(62.05.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提案】院長交議:票據上之簽名,未簽全名者(如僅簽姓,或僅簽名),是否生簽名之效力?列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票據乃無因證券,在票據上簽名者,即應依票據上所載文義負責,故執票人僅憑簽署於票據之文字,而知其人姓名(不須另憑其他證據即可證明者),得對之請求負責者,始能謂為票據上之簽名,如僅寫姓或僅寫名,而不能憑票證明其為何人之姓名者,自不能認為已備簽名之效力,不生簽名之效力。
【乙說】
  所謂簽名,法律上並未規定必須簽其全名,且修正前票據法第六條更規定,票據上之簽名得以畫押代之,僅簽姓或名,較畫押慎重,足見票據上之簽名,不限於簽全名,如僅簽姓或名者,亦生簽名之效力。至於所簽之姓或名,是否確係該人所簽,發生爭執者,應屬舉證責任問題,此與簽全名,而就其真正與否發生爭執者,並無差異。
  以上二說,以何者為妥?請公決
【決議】
  所謂簽名,法律上並未規定必須簽其全名,且修正前票據法第六條更規定,票據上之簽名得以畫押代之,僅簽姓或名,較畫押慎重,足見票據上之簽名,不限於簽全名,如僅簽姓或名者,亦生簽名之效力。至於所簽之姓或名,是否確係該人所簽,發生爭執者,應屬舉證責任問題(依台北市銀行商業公會64、2、27、會業字第○一三八號復函,實務上關於票據上之簽名,雖非簽全名,而能證明確係出於本人之意思表示者,仍承認其效力)。

回索引〉〉

64-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臺灣省施行細則第10條(43.05.26)
【決議】
  都市計畫範圍內之出租耕地,除都市計畫編為農業區綠帶者外,依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法舊)規定,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得終止租約,非出租耕地,其得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更無待言(參照該條例第五十二條(法舊),第五十三條(法舊)及土地法第八十二條)。又都市計畫如依法公布,則都市計畫內之土地,除農業區外,均屬非耕地,其分割最小面積,亦不受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台灣省施行細則第十條之限制(參照台灣省政府五十五年三月七日府民地乙字第一一五九六號令)。故都市計畫範圍內之耕地,除農業區綠帶者外,應不受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規定不得分割之限制。
【參考法條】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臺灣省施行細則第10條(43.05.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提案】
  院長交議:都市計畫範圍內之耕地,除都市計畫編為農業區綠帶者外,應否受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規定之限制,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都市計畫範圍內之出租耕地,除都市計畫編為農業區綠帶者外,依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法舊)規定,出租人為收回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時,得終止租約,非出租耕地,其得自行建築或出售作為建築使用,更無待言(參照該條例第五十二條(法舊),第五十三條(法舊)及土地法第八十二條)。又都市計畫如依法公布,則都市計畫內之土地,除農業區外,均屬非耕地,其分割最小面積,亦不受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台灣省施行細則第十條之限制(參照台灣省政府五十五年三月七日府民地乙字第一一五九六號令)。故都市計畫範圍內之耕地,除農業區綠帶者外,應不受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規定不得分割之限制。
【乙說】
  農業發展條例第二十二條(法舊)既規定,現有之每宗耕地不得分割及移轉為共有,如目前以耕作為目的而使用之一切耕地,無論其係都市計劃內之耕地與否,均有上開規定之適用。
  以上兩說,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4-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4年07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5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45條(60.11.17)
【決議】
  依照民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法定代理人允許限制行為能力人獨立營業者,限制行為能力人,關於其營業,有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人就其營業既有行為能力,即屬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五條所稱能獨立以法律行為負義務之人,故就其營業有關之訴訟事件,有訴訟能力。(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85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45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
【提案】
  院長交議:法定代理人允許限制行為能力人獨立營業,限制行為能力人就其營業所生之訴訟,有無訴訟能力?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照民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法定代理人允許限制行為能力人獨立營業者,限制行為能力人關於其營業,有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人就其營業既有行為能力,即屬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五條所稱能獨立以法律行為負義務之人,故有訴訟能力。
【乙說】
  法定代理人允許限制行為能力人獨立營業,該限制行為能力人在民法上於法定範圍內,固有行為能力,但在訴訟法上仍不得謂有訴訟能力,其訴訟行為仍應由法定代理人代理,始屬合法。
  以上兩說,應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依照民法第八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法定代理人允許限制行為能力人獨立營業者,限制行為能力人,關於其營業,有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人就其營業既有行為能力,即屬民事訴訟法第四十五條所稱能獨立以法律行為負義務之人,故就其營業有關之訴訟事件,有訴訟能力。(同甲說)

回索引〉〉

64-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4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4年11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213條(19.12.26)
【決議】
  物因侵權行為而受損害,請求金錢賠償,其有市價者,應以請求時或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蓋損害賠償之目的在於填補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並非「原來狀態」,而係「應有狀態」,應將損害事故發生後之變動狀況考慮在內。故其價格應以加害人應為給付之時為準,被害人請求賠償時,加害人即有給付之義務,算定被害物價格時,應以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被害人於起訴前已曾為請求者,以請求時之市價為準。惟被害人如能證明在請求或起訴前有具體事實,可以獲得較高之交換價格者,應以該較高之價格為準。因被害人如未被侵害,即可獲得該項利益也。(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84、21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物因侵權行為而受損害,請求金錢賠償,其有市價者,應以何時價格為準?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以行為時即損害發生時之價格為準。
【說明】
  民法第二百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回復他方損害發生前之原狀。」金錢賠償之目的,亦在排除已發生之損害,冀能收到與回復原狀同一之效果。茲所謂回復原狀,自指回復損害發生前之「原來狀態」而言,故算定被害物之價格時,當以損害發生時之市價為準。
【乙說】
  以請求時或起訴時之市價為準。
【說明】
  損害賠償之目的在於填補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並非「原來狀態」,而係「應有狀態」,應將損害事故發生後之變動狀況考慮在內。故其價格應以加害人應為給付之時為準,被害人請求賠償時,加害人即有給付之義務,算定被害物價格時,應以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被害人於起訴前已曾為請求賠償時,以請求時之市價為準。惟被害人如能證明在請求或起訴前有具體事實,可以獲得較高之交換價格者,應以該較高之價格為準。因被害人如未被侵害,即可獲得該項利益也。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物因侵權行為而受損害,請求金錢賠償,其有市價者,應以請求時或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蓋損害賠償之目的在於填補所生之損害,其應回復者,並非「原來狀態」,而係「應有狀態」,應將損害事故發生後之變動狀況考慮在內。故其價格應以加害人應為給付之時為準,被害人請求賠償時,加害人即有給付之義務,算定被害物價格時,應以起訴時之市價為準,被害人於起訴前已曾為請求者,以請求時之市價為準。惟被害人如能證明在請求或起訴前有具體事實,可以獲得較高之交換價格者,應以該較高之價格為準。因被害人如未被侵害,即可獲得該項利益也。(同乙說)

回索引〉〉

民國65年(20)

65-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1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9條(60.11.17)票據法第123條(62.05.28)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曰「起訴」,自係指依訴訟程序,提起訴訟,以確定其私權之存在,而取得給付之確定判決而言,應不包括其他。故債權人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向法院聲請裁定而強制執行之情形,自不包括在內。(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9條(60.11.17)票據法第123條(62.05.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8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本案尚未繫屬者,命假扣押之法院應依債務人聲請,命債權人於一定期間內起訴」,此之所謂起訴,是否包括債權人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向法院聲請裁定而強制執行之情形?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曰「起訴」,自係指依訴訟程序,提起訴訟,以確定其私權之存在,而取得給付之確定判決而言,應不包括其他。
【乙說】
  假扣押者,乃債權人就金錢請求或得易為金錢請求之請求,欲保全強制執行而行之一種保全程序,其目的在「保全強制執行」,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聲請法院所為之裁定,亦強制執行法第四條第一項所指之執行名義,以此名義而聲請之強制執行,自亦得依保全程序而預為「保全之」,是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所云之起訴,允宜包括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向法院為裁定之聲請。
  以上兩說,究採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曰「起訴」,自係指依訴訟程序,提起訴訟,以確定其私權之存在,而取得給付之確定判決而言,應不包括其他。故債權人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向法院聲請裁定而強制執行之情形,自不包括在內。(同甲說)

回索引〉〉

65-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1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311、312條(19.12.26)
【決議】
  甲購買乙之房屋,價款已付清,房屋尚未移轉登記及交付,乙因負債,經債權人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將該房屋查封,致該房屋不能移轉登記及交付與甲,惟甲如為清償該項債務,房屋啟封,甲可因房屋之移轉登記及交付,而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如不清償,房屋因被查封而不能移轉登記及交付,妨礙其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如進而拍賣,甲更將不能取得房屋所有權及占有)不能謂甲非就債之履行有法律上利害關係之第三人。其情形正與抵押物之第三取得人相同(抵押物之第三取得人為已取得之財產權積極的將被喪失之利害關係,本例則為可取得之財產權消極的將被妨礙取得或不能取得之利害關係)。實例上對於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謂利害關係,係從寬認定,例如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三五四號判例,對於借款時在場之中人,約明該中人有催收借款之責任者,尚且認該中人就借款之返還非無利害關係。本例情形,自應認為甲之清償係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規定於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所為之清償。(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310、31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78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購買乙之房屋,價款已付清,房屋尚未移轉登記及交付,乙因負債經債權人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將該房屋查封,致該房屋不能移轉登記及交付與甲,甲乃為清償該項債務,俾房屋得以啟封。甲之清償,是否得認為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規定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所為之清償?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謂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係指就債之履行有法律上利害關係之第三而言,僅有事實上利害關係之第三人,非此所謂之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質言之,第三人如不清償,其財產在法律上(別於事實上)將受不利益,如果清償其財產在法律上(別於事實上)將受利益者,始得謂為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本例甲如不清償。其財產在法律上非將受不利益,如果清償,其財產在法律上非將受利益,故非法律上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至其於清償後,可能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係事實上之利害關係而非法律上之利害關係,故甲之清償,不能認為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第三百十二條所規定於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所為之清償。
【乙說】
  本例甲如為清償,房屋啟封,甲可因房屋之移轉登記及交付,而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如不清償,房屋因被查封而不能移轉登記及交付,妨礙其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如進而拍賣,甲更將不能取得房屋所有權及占有)不能謂甲非就債之履行有法律上利害關係之第三人。其情形正與抵押物之第三取得人相同。(抵押物之第三取得人為已取得之財產權積極的將被喪失之利害關係,本例則為可取得之財產權消極的將被妨礙取得或不能取得之利害關係。)實例上對於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謂利害關係,係從寬認定,例如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三五四號判例,對於借款時在場之中人,約明該中人有催收借款之責任者,尚且認該中人就借款之返還非無利害關係。本例情形,自應認為甲之清償係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規定於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所為之清償。
  以上二說,應以何者為是?請公決
【決議】
  甲購買乙之房屋,價款已付清,房屋尚未移轉登記及交付,乙因負債,經債權人取得執行名義後聲請法院將該房屋查封,致該房屋不能移轉登記及交付與甲,惟甲如為清償該項債務,房屋啟封,甲可因房屋之移轉登記及交付,而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如不清償,房屋因被查封而不能移轉登記及交付,妨礙其取得房屋之所有權及占有(如進而拍賣,甲更將不能取得房屋所有權及占有)不能謂甲非就債之履行有法律上利害關係之第三人。其情形正與抵押物之第三取得人相同(抵押物之第三取得人為已取得之財產權積極的將被喪失之利害關係,本例則為可取得之財產權消極的將被妨礙取得或不能取得之利害關係)。實例上對於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謂利害關係,係從寬認定,例如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三五四號判例,對於借款時在場之中人,約明該中人有催收借款之責任者,尚且認該中人就借款之返還非無利害關係。本例情形,自應認為甲之清償係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二項但書及第三百十二條所規定於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所為之清償。(同乙說)

回索引〉〉

65-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2月1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544條(19.12.26)
【決議】
  公務員與政府間之關係,為一種公法上關係,與私法上契約關係有別,故公務員處理其主管事務有過失,致其服務機關(不包括依法成立之私法人在內)受有損害時,除法令別有規定外,其服務機關不應基於私法上契約之違反,而為損害賠償之請求。(同甲說)
【註】
  「不包括依法成立之私法人在內」一語為本院六十五年三月九日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所作之補充決議。
【參考法條】民法第54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公務員處理其主管事務有過失,致其服務機關受有損害時,是否應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第一項負賠償義務?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公務員與政府間之關係,為一種公法上關係,與私法上契約關係有別,故除法令別有規定外,其服務機關不應基於私法上契約之違反,而為損害賠償之請求。
【乙說】
  公務員受任服公務,固與所服務之機關發生一種公法上關係,但其受任處理事務,仍一方面與其服務之機關發生委任關係。如處理主管事務有過失,致機關受有損害時,仍應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第一項負賠償義務。
  以上兩說孰當?送請公決
【決議】
  公務員與政府間之關係,為一種公法上關係,與私法上契約關係有別,故公務員處理其主管事務有過失,致其服務機關(不包括依法成立之私法人在內)受有損害時,除法令別有規定外,其服務機關不應基於私法上契約之違反,而為損害賠償之請求。(同甲說)
【註】
  「不包括依法成立之私法人在內」一語為本院六十五年三月九日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所作之補充決議。

回索引〉〉

65-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2月1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9條(19.12.26)
【決議】
  丙向某市政府通信投標購買因土地重劃而由市政府出售之抵費地(出售土地得價抵繳土地所有人應負擔之工程受益費),經市政府通知得標,並收取第一、二期價款後,土地之原所有人丁主張,就該地有優先承購權(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臺灣省施行細則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二項),曾於標售當日委任代理人到場表示優先承購,為市政府所拒。遂對市政府提起訴訟,經三審判決命市政府將該土地優先出賣並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丁確定。丙聲請法院准就該土地假處分後,訴請市政府於受領尾款之同時將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丙。查標售須知載明抵費地之原土地所有人有優先承購權,即係附解除條件之買賣,土地之原所有權人丁既已表示承購,則解除條件已成就,丙與某市政府間之普通買賣契約即失其效力,法院不能使無優先承購權之丙,依據該失效之契約,獲得勝訴之判決。(同乙說中之(三))
【註】現平均地權條例施行細則第七十八條第二項已無土地原所有人有優先承購構之規定。
【參考法條】民法第99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
【提案】【民四庭提案】
  丙向某市政府通信投標購買因土地重劃而由市政府出售之抵費地(出售土地得價抵繳土地所有人應負擔之工程受益費),經市政府通知得標,並收取第一、二期價款後,土地之原所有人丁主張,就該地有優先承購權(實施都市平均土地權條例臺灣省施行細則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二項),曾於標售當日委任代理人到場表示優先承購,為市政府所拒。遂對市政府提起訴訟,經三審判決命市政府將該土地優先出賣並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丁確定。丙聲請法院准就該土地假處分後,訴請市政府於受領尾款之同時將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丙,法院能否為丙勝訴之判決?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台灣省施行細則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二項所定之優先承購權,係屬債權,並無對抗第三人之效力,丙與市政府間所成立之買賣關係,當不因丁主張優先承購權存在而失其效力(六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七八三號判決),法院非不得為丙勝訴之判決。
【乙說】法院不得為丙勝訴之判決,其理由如左:
  (一)優先承買權為形成權,在丙與市政府成立買賣契約時,丁主張優先承買,市政府即有以同一條件出賣與丁之義務,丙與市政府所訂之買賣契約,因丁之主張優先承買而失其效力,丙自不得依據失效之契約請求移轉登記。
  (二)市政府拒收丙之尾款並拒辦所有權移轉登記,亦可認為丙之得標已失其效力。
  (三)標售須知載明抵費地之原土地所有人有優先承購權,即係附解除條件之買賣,土地之原所有權人丁既已表示承購,則解除條件已成就,丙與某市政府間之普通買賣契約即失其效力,法院不能使無優先承購權之丙,依據該失效之契約,獲得勝訴之判決。
  (四)丙對市政府亦僅有債權的請求權,丁之優先的債權之請求權,應優先於丙之無優先的債權之請求權,不得使丙獲勝訴之判決。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丙向某市政府通信投標購買因土地重劃而由市政府出售之抵費地(出售土地得價抵繳土地所有人應負擔之工程受益費),經市政府通知得標,並收取第一、二期價款後,土地之原所有人丁主張,就該地有優先承購權(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臺灣省施行細則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二項),曾於標售當日委任代理人到場表示優先承購,為市政府所拒。遂對市政府提起訴訟,經三審判決命市政府將該土地優先出賣並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丁確定。丙聲請法院准就該土地假處分後,訴請市政府於受領尾款之同時將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丙。查標售須知載明抵費地之原土地所有人有優先承購權,即係附解除條件之買賣,土地之原所有權人丁既已表示承購,則解除條件已成就,丙與某市政府間之普通買賣契約即失其效力,法院不能使無優先承購權之丙,依據該失效之契約,獲得勝訴之判決。(同乙說中之(三))
【註】現平均地權條例施行細則第七十八條第二項已無土地原所有人有優先承購構之規定。

回索引〉〉

65-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5年02月1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7條(19.12.26)
【決議】
  台灣之祭祀公業並非法人,僅屬於某死亡者後裔公同共有祀產之總稱,其本身無權利能力,不能為權利之主體,其財產應為祭祀公業派下公同共有,不因土地登記簿記載其所有人名義為祭祀公業,而異其性質,故該不動產仍應認為其派下公同共有A(參照本院三十九年台上字第三六四號判例並參看三十七年上字第六○六四號,四十年台上字第九九八號各判例中所稱「公同共有祭產」字樣)。
【參考法條】民法第82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
【提案】院長交議:登記為臺灣祭祀公業之不動產,究為其派下公同共有,抑或祭祀公業所有?
【討論意見】
【甲說】
  台灣之祭祀公業並非法人,僅屬於某死亡者後裔公同共有祀產之總稱,其本身無權利能力,不能為權利之主體,其財產應為祭祀公業派下公同共有,不因土地登記簿記載其所有人名義為祭祀公業,而異其性質,故該不動產仍應認為其派下公同共有A(參照本院三十九年台上字第三六四號判例並參看三十七年上字第六○六四號,四十年台上字第九九八號各判例中所稱「公同共有祭產」字樣)。
【乙說】
  本院三十九年台上字第三六四號判例,係以「僅屬於某死亡者後裔公同共有」為前提,援引時,必須有確定之事實及證據,足以認定祭祀公業屬於某死亡者後裔公同共有始可。倘無確定之事實及證據,不能憑空認定祭祀公業為派下公同共有。況目前土地登記簿上,仍照日據時代之例,記載其所有人為祭祀公業,而不載為派下公同共有,是該不動產應屬祭祀公業所有。
  以上兩說,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5-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3月09日


【相關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決議】
  強制執行法對於債務人及其家屬之生計,原有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第一百二十二條等規定,以資保護,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更擴大其範圍,俾軍人家屬生活之保障,尤受優待。惟法律所應保護者,當屬合法之權益,倘係非法取得或因履行契約而應交付之特定物,自不能藉口係家屬賴以維持生活所必須之財產,而可拒絕返還或拒不履行交付之義務。(例如非法強佔之特定不動產或竊取之特定動產,不得藉口家屬賴該不動或動產維持生活而可拒絕強制執行返還,又如訂約出賣之特定物,不能一方面收取買受人之價金,一方面自己所負應交付該出賣物之義務,則可藉口賴該特定物維持生活而拒絕強制執行交付),否則無異獎勵軍人及其家屬犯法違約,當非立法之本意,從而可知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強制執行,自係指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關於金錢給付請求權之強制執行而言。亦即執行名義係命給付一定數額之金錢者,對於軍人家屬賴以維持生活之一般財產(動產、不動產及其他財產權)不得為查封拍賣等之強制執行。而第五章關於特定物之交付,不在其列。至於軍人就借貸、租賃、出典、承典諸關係中所得受之優待,則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七條至第九條已另有規定,自不在本條(第十條)之範圍。
【參考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4頁
【提案】
  院長交議:本院六十三年十二月三日第六次民庭庭推總會議關於軍人及其眷屬優待條例第十條規定強制執行範圍決議案補充意見:查強制執行法對於債務人及家屬之生計,有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第一百二十二條等規定,以資保護,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更擴大其範圍,俾軍人家屬生活之保障,尤受優待。惟法律所應保護者,當屬合法之權益,倘係非法取得或因履行契約而應交付之特定物,自不能藉口係家屬賴以維持生活所必須之財產,而可拒絕返還或拒不履行交付之義務。(例如非法強佔之特定不動產或竊取之特定動產,不得藉口家屬賴該不動產或動產維持生活而可拒絕強制執行返還,又如訂約出賣之特定物,不能一方面收取買受人之價金,一方面自己所負應交付該出賣物之義務,則可藉口賴該特定物維持生活而拒強制執行交付),否則無異獎勵軍人及其家屬犯法違約,當非立法之本意,從而可知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強制執行,自係指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關於金錢給付請求權之強制執行而言。亦即執行名義係命給付一定數額之金錢者,對於軍人家屬賴以維持生活之一般財產(動產、不動產及其他財產權)不得為查封拍賣等之強制執行。而第五章關於特定物之交付,不在其列。至於軍人就借貸、租賃、出典、承典諸關係中所得受之優待,則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七條至第九條已另有規定,自不在本條(第十條)之範圍。本院六十三年度第六次民庭庭推總會決議其基礎理由即在於此。
【決議】
  強制執行法對於債務人及其家屬之生計,原有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第一百二十二條等規定,以資保護,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更擴大其範圍,俾軍人家屬生活之保障,尤受優待。惟法律所應保護者,當屬合法之權益,倘係非法取得或因履行契約而應交付之特定物,自不能藉口係家屬賴以維持生活所必須之財產,而可拒絕返還或拒不履行交付之義務。(例如非法強佔之特定不動產或竊取之特定動產,不得藉口家屬賴該不動或動產維持生活而可拒絕強制執行返還,又如訂約出賣之特定物,不能一方面收取買受人之價金,一方面自己所負應交付該出賣物之義務,則可藉口賴該特定物維持生活而拒絕強制執行交付),否則無異獎勵軍人及其家屬犯法違約,當非立法之本意,從而可知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強制執行,自係指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關於金錢給付請求權之強制執行而言。亦即執行名義係命給付一定數額之金錢者,對於軍人家屬賴以維持生活之一般財產(動產、不動產及其他財產權)不得為查封拍賣等之強制執行。而第五章關於特定物之交付,不在其列。至於軍人就借貸、租賃、出典、承典諸關係中所得受之優待,則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七條至第九條已另有規定,自不在本條(第十條)之範圍。

65-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3月0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8條(60.11.17)
【決議】
  民事裁判格式,凡兩造上訴均駁回之案件,訴訟費用各自負擔,其所引用法條,嗣後一致引用民事訴訟第七十八條。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4頁
【決定事項】
  民事裁判格式,凡兩造上訴均駁回之案件,訴訟費用各自負擔,其所引用法條,嗣後一致引用民事訴訟第七十八條。

回索引〉〉

65-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5月0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70、471、734頁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9條(89.02.02)強制執行法第39、41條(64.04.22)
【決議】
  他債權人得否參與分配,其債權額應否列入分配表,應依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至第三十八條之規定決之,故第三十九條修正條文,明白規定債權人對於分配表之異議,以「金額之計算及分配之次序」有不同意者為限。又第四十一條之對於分配表異議之訴,乃指債權人對於分配表不同意,於分配期日前,向執行法院提出書狀聲明異議,經執行法院認為正當,因他債權人有反對之陳述,致異議未終結,由聲明異議人自分配期日起十日內,對於他債權人提起之訴訟而言,且第三十九條至第四十條具有連貫性,不宜予以割裂。是第四十一條之訴,應以第三十九條所定之內容為限。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強制執行法第39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9、41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強制執行法第四十一條之對於分配表異議之訴,是否以同法第三十九條所定之內容為限?抑或得就債權存在與否之實體問題為爭執?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他債權人得否參與分配,其債權額應否列入分配表,應依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至第三十八條之規定決之,故第三十九條修正條文,明白規定債權人對於分配表之異議,以「金額之計算及分配之次序」有不同意者為限。又第四十一條之對於分配表異議之訴,乃指債權人對於分配表不同意,於分配期日前,向執行法院提出書狀聲明異議,經執行法院認為正當,因他債權人有反對之陳述,致異議未終結,由聲明異議人自分配期日起十日內,對於他債權人提起之訴訟而言,且第三十九條至第四十條具有連貫性,不宜予以割裂。是第四十一條之訴,應以第三十九條所定之內容為限。
【乙說】
  強制執行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之對於分配表異議之訴,乃因解決未終結之異議而提起之訴,若於法定期間內提起,一方有阻止受異議之債權依原定分配表實行分配之效力,他方可因該訴之提起而達請求更正分配表之目的,故不但對於分配表金額之計算及分配之次序,可以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即對於他債權人參與分配債權之全部或一部不存在,亦可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否則既無從阻止執行法院依原定分配表實行分配,亦無從達到請求更正分配表之目的。
  以上究採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5-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5月0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88條(60.11.17)
【決議】
  第一審就原告先位聲明為其勝訴之判決,並將其備位聲明之請求予以駁回,關於後者,將不須裁判者加以裁判,固屬錯誤,惟對於第一審判決祇由被告提起上訴,第二審法院應僅就先位聲明審理裁判,關於備位聲明之第一審判決,原告如未提起上訴或附帶上訴,第二審法院不得予以審理裁判。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8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3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6頁
【提案】
  院長交議:第一審就原告先位聲明為其勝訴之判決,並將其備位聲明之請求予以駁回,被告提起第二審上訴者,第二審法院能否就備位聲明予以審理?有下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預備之訴之合併,先位聲明有理由時,則無庸審究備位聲明,更不應在判決中駁回備位聲明之請求,第一審法院將備位聲明之請求予以駁回,此部分之判決,原屬多餘。第一審認先位聲明有理由,經為終局判決者,即屬全部判決,經合法上訴時,該訴訟事件全部生移審之效果,第二審如認第一審判決為不當(即認先位聲明無理由)者,可逕對備位聲明予以審判,無待原告之上訴。
【乙說】
  第一審就原告先位聲明為其勝訴之判決,並將其備位聲明之請求予以駁回,關於後者,將不須裁判者加以裁判,固屬錯誤,惟對於第一審判決祇由被告提起上訴,第二審法院應僅就先位聲明審理裁判,關於備位聲明之第一審判決,原告如未提起上訴或附帶上訴,第二審法院不得予以審理裁判。
  以上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65-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5年06月08日


【相關法條】公司法第23條(59.09.04)
【決議】
  公司法第二十三條所謂公司業務之執行,係指公司負責人處理有關公司之事務而言。此觀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六三四號判例所載分公司之負責人向主管官署聲請撤回認許,亦係「公司業務之執行」,該分公司之負責人,就「被上訴人因此所受(價金)之損害,自應由上訴人(分公司之負責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云云,極為顯然。故某股份有限公司欠陳甲貨款十餘萬元,經決議解散公司,該公司董事長李乙不依法辦理清算程序,竟將公司全部資產變賣,分配於各股東,致陳甲受貨款不獲清償之損害。陳甲自可依公司法第二十三條規定,訴請李乙賠償損害。(同乙說)
【參考法條】公司法第23條(59.09.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8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某股份有限公司欠陳甲貨款十餘萬元,經決議解散公司,該公司董事長李乙不依法辦理清算程序,竟將公司全部資產變賣,分配於各股東,致陳甲受貨款不獲清償之損害。陳甲可否依公司法第二十三條規定,訴請李乙賠償損害?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公司法第二十三條所謂公司業務之執行,係指處理公司業務而言。解散之公司,既祇有依法進行清算程序之問題,無復所謂公司業務之存在。縱上訴人(李乙)於某公司解散後,不依法進行清算程序,致被上訴人(陳甲)受有損害。被上訴人似亦無依公司法第二十三條請求上訴人賠償損害之餘地」(六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二四六二號判決)。
【乙說】
  公司法第二十三條所謂公司業務之執行,係指公司負責人處理有關公司之事務而言。此觀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六三四號判例所載分公司之負責人向主管官署聲請撤回認許,亦係「公司業務之執行」,該分公司之負責人,就「被上訴人因此所受(價金)之損害,自應由上訴人(分公司之負責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云云,極為顯然。甲說見解,似與判例意旨有違。
  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公司法第二十三條所謂公司業務之執行,係指公司負責人處理有關公司之事務而言。此觀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六三四號判例所載分公司之負責人向主管官署聲請撤回認許,亦係「公司業務之執行」,該分公司之負責人,就「被上訴人因此所受(價金)之損害,自應由上訴人(分公司之負責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云云,極為顯然。故某股份有限公司欠陳甲貨款十餘萬元,經決議解散公司,該公司董事長李乙不依法辦理清算程序,竟將公司全部資產變賣,分配於各股東,致陳甲受貨款不獲清償之損害。陳甲自可依公司法第二十三條規定,訴請李乙賠償損害。(同乙說)

回索引〉〉

65-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6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6、179條(19.12.26)
【決議】
  無法律上之原因而獲得相當於租金之利益,致他人受損害時,如該他人返還利益請求權已逾租金短期消滅時效之期間,對於相當於已罹消滅時效之租金之利益,不得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請求返還(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七三○號判例參考)。
【參考法條】民法第126、179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88頁
【決定事項】
  無法律上之原因而獲得相當於租金之利益,致他人受損害時,如該他人返還利益請求權已逾租金短期消滅時效之期間,對於相當於已罹消滅時效之租金之利益,不得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請求返還(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七三○號判例參考)。

65-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6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07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7、277條(60.11.17)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1.09.09)
【決議】
  本票本身是否真實,即是否為發票人所作成,應由執票人負證明之責(參照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一六五九號判例),故發票人主張本票係偽造,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對執票人提起確認本票係偽造或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者,應由執票人就本票為真正之事實,先負舉證責任。(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7、277條(60.11.17)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0頁
【提案】
  院長交議:發票人主張本票係偽造,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對執票人提起確認本票係偽造或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者,究應由發票人就本票偽造之事實先負舉證責任?抑應由執票人就本票為真正之事實先負舉證責任?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之法意,應由主張本票係偽造而提起確認本票係偽造或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之發票人,就本票偽造之事實,先負舉證責任。
【乙說】
  本票本身是否真實,即是否為發票人所作成,應由執行票人負證明之責(參照五十年台上字第一六五九號判例)故本例題,應由執票人就本票為真正之事實,先負舉證責任。
  以上採何說為妥?請公決
【決議】
  本票本身是否真實,即是否為發票人所作成,應由執票人負證明之責(參照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一六五九號判例),故發票人主張本票係偽造,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對執票人提起確認本票係偽造或本票債權不存在之訴者,應由執票人就本票為真正之事實,先負舉證責任。(同乙說)

回索引〉〉

65-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07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9條(60.11.17)
【決議】
  民事訴訟費用法第三十條所指由有資力之人出具保證書以代釋明,乃專就代替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釋明而言,因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三項所謂「前項釋明」,即同條第二項所定應釋明之請求救助之事由,亦專指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事由而言,對於非顯無勝訴之望,當事人無從予以釋明。
【註】本決議係本院五十六年九月十一日、五十六年度第三次民、刑庭總會會議議(二)之補充決議。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0頁
【決議事項】
  民事訴訟費用法第三十條所指由有資力之人出具保證書以代釋明,乃專就代替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釋明而言,因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三項所謂「前項釋明」,即同條第二項所定應釋明之請求救助之事由,亦專指無資力支出訴訟費用之事由而言,對於非顯無勝訴之望,當事人無從予以釋明。
【註】本決議係本院五十六年九月十一日、五十六年度第三次民、刑庭總會會議議(二)之補充決議。

65-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8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10月1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93條(19.12.26)
【決議】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賠償責任,自應包括因勞動能力之喪失或減少,而喪失將來一部或全部之收入,及將來維持傷害後身體及健康之必需支出在內(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三五三號判例參照),參以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支付定期金之意旨,尤為顯然。某甲係未成年之學生,為某乙駕車不慎撞傷致右腿切除改裝義肢,倘某甲將來必需按期換裝義肢,則此為其維持傷害後身體及健康之必需支出,非不得請求賠償,又未成年人因他人不法侵害致死,被害人雖當時尚無養贍父母之能力,惟其父母將來賴其養贍,苟無反對情形,不得謂其將來無養贍能力,其父母自可訴求加害人賠償養贍費,業經本院著有先例(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四一號判例參照)。依同一理由,某甲受害時雖未成年,不能謂其成年後無謀生能力,因右腿殘廢,其勞動能力當有減少,自非不得請求乙賠償將來成年以後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9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1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係未成年之學生,為某乙駕車不慎撞傷致右腿切除改裝義肢,甲能否就將來必需換裝義肢之費用及成年後因右腿殘廢致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請求乙為賠償?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甲對將來裝換義肢之預計數額,既未支出,實際並未發生損害,不得請求預為賠償,而甲既尚未成年,由其父母扶養中,並未從事任何工作,不能認有謀生上之損失,其請求將來成年以後之減少勞動能力損害,亦非有據。
【乙說】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賠償責任,自應包括因勞動能力之喪失或減少,而喪失將來一部或全部之收入,及將來維持傷害後身體及健康之必需支出在內,(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三五三號判例參照)參以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支付定期金之意旨,尤為顯然,倘甲將來必需按期換裝義肢,此為其維持傷害後身體及健康之必需支出,非不得請求賠償,又未成人因他人不法侵害致死,被害人雖尚無養贍父母之能力,而其父母將來賴其養贍,苟無反對情形,不得謂其將來無養贍能力,其父母尚可訴求加害人賠償養贍費(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四一號判例參照)甲受害時雖未成年,不能謂其成年後無謀生能力,因右腿殘廢,其勞動能力當有減少,自非不得請求乙賠償將來成年以後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
  以上兩說,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賠償責任,自應包括因勞動能力之喪失或減少,而喪失將來一部或全部之收入,及將來維持傷害後身體及健康之必需支出在內(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三五三號判例參照),參以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支付定期金之意旨,尤為顯然。某甲係未成年之學生,為某乙駕車不慎撞傷致右腿切除改裝義肢,倘某甲將來必需按期換裝義肢,則此為其維持傷害後身體及健康之必需支出,非不得請求賠償,又未成年人因他人不法侵害致死,被害人雖當時尚無養贍父母之能力,惟其父母將來賴其養贍,苟無反對情形,不得謂其將來無養贍能力,其父母自可訴求加害人賠償養贍費,業經本院著有先例(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四一號判例參照)。依同一理由,某甲受害時雖未成年,不能謂其成年後無謀生能力,因右腿殘廢,其勞動能力當有減少,自非不得請求乙賠償將來成年以後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同乙說)

回索引〉〉

65-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8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10月1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30條(19.12.26)
【決議】
  支票執票人對前手之追索權,四個月間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為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所明定,此項時效期間較之民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六個月內起訴之期間為短,該執票人對前手之追索權時效,縱因請求而中斷,但自中斷之事由終止重行起算時效之日起四個月內,若另無中斷時效之事由發生,而未起訴者,其追索權仍因時效完成而消滅,不因民法第一百三十條定有起訴之期間為六個月,而謂追索權尚未消滅。(同子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3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1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支票執票人對前手之追索權四個月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為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所明定,此項時效期間較之民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六個月內起訴之期間為短,茲有甲持乙於四十九年九月十五日背書支票一紙,當日提示未獲兌現,乃於同年十一月二日催告乙付款,並於翌年五月一日對乙提起給付之訴,就新時效期間之進行言,已逾四個月,就起訴期間而為計算,則尚在六個月以內,裁判上究應如何解決?分為兩說:
【討論意見】
【子說】
  時效期間較民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六個月內起訴之期為短者,在新時效期間內,若另無中斷時效之事由發生,則俟新時效期間經過後,請求權仍因時效而消滅。
【丑說】
  民法第一百三十條之規定於長期時效及短期時效均有適用,時效因中斷事由終止而重行起算者,倘在六個月內業已起訴請求權仍難謂已消滅。
  兩說孰是?候公決
【決議】
  支票執票人對前手之追索權,四個月間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為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所明定,此項時效期間較之民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六個月內起訴之期間為短,該執票人對前手之追索權時效,縱因請求而中斷,但自中斷之事由終止重行起算時效之日起四個月內,若另無中斷時效之事由發生,而未起訴者,其追索權仍因時效完成而消滅,不因民法第一百三十條定有起訴之期間為六個月,而謂追索權尚未消滅。(同子說)

65-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5年12月0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16、1017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決議】
  夫妻未以契約約定夫妻財產制,其於夫妻婚姻關係存續中所取得之不動產,如非妻之原有財產或特有財產,則雖登記為妻之名義,依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及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二項規定,仍為夫之所有。因妻負債而成立執行名義,被妻之債權人聲請查封該不動產,其夫自得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註】
  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第一千零十七條於七十四年六月三日條修正,本則決定對修正後結婚之夫妻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夫妻取得之財產,已不能適用。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民法第1016、101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4頁
【決定事項】
  夫妻未以契約約定夫妻財產制,其於夫妻婚姻關係存續中所取得之不動產,如非妻之原有財產或特有財產,則雖登記為妻之名義,依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及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二項規定,仍為夫之所有。因妻負債而成立執行名義,被妻之債權人聲請查封該不動產,其夫自得提起執行異議之訴。
【註】
  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第一千零十七條於七十四年六月三日條修正,本則決定對修正後結婚之夫妻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夫妻取得之財產,已不能適用。

回索引〉〉

65-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5年12月07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30條(64.07.24)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9條(43.12.09)
【決議】
  土地法第三十條規定承受人之自耕能力,係指承受人本人而言,與其法定代理人有無自耕能力無關,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二一二號判例明示「所謂出租人不能自任耕作,乃指出租人本身之能力而言」,亦同一意旨。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土地法第30條已於89年1月26日公布刪除。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30條(64.07.24)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9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4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有自耕能力,為其未成年在學之子某乙購買丙所有之耕地,究竟承受人之自耕能力,應以某乙為準,抑以其法定代理人之某甲為準?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關於農地承受人能自耕之認定標準,應以包括其配偶或其同財共居之直系血親具有自耕能力者為準,而不以承受人本人為限,此觀乎土地法第六條、第三十條之一及實施耕者有其田條例第八條第二項等有關規定之立法精神自明(參照內政部六十五年四月十二日台內地字第六七三二五二號函說明二中第一項第一款及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九九號判例)。
【乙說】
  土地法第三十條規定承受人之自耕能力,係指承受人本人而言,與其法定代理人有無自耕能力無關,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二一二號判例明示「所謂出租人不能自任耕作,乃指出租人本身之能力而言」,亦同一意旨。
  以上兩說,究採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5-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5年12月0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1、246條(19.12.26)土地法第30條(64.07.24)
【決議】
  土地法第三十條係就私有農地所有權移轉之物權行為所作之強制規定,關於約定負擔移轉該項土地所有權之債務之債權行為(如買賣、互易、贈與等契約),並不在限制之列,故約定出售私有農地於無自耕能力之人者,其所定之農地買賣契約(債權契約),尚不能認係違反強制規定,依民法第七十一條前段應屬無效。惟此項買賣契約所約定之給付,既為移轉私有農地之所有權於無自耕能力之人,屬於違反強制規定之行為,即屬法律上之給付不能,亦即客觀的給付不能(自始不能),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以不能給付為契約標的者,其契約為無效。因之此項約定出售私有農地於無自耕能力之人之買賣契約,除有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但書及第二項之情形外,其契約應屬無效。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土地法第30條已於民國89年1月26日公布刪除。
【參考法條】民法第71、246條(19.12.26)土地法第30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4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將其所有農地出售於無自耕能力之某乙,其所訂之農地買賣契約是否有效?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土地法第三十條係屬強制規定,如買受人無自耕能力,則某甲與某乙間之買賣契約,即屬違反此項規定,依民法第七十一條應屬無效。
【乙說】
  土地法第三十條規定,不過限制買受人須能自耕而已,不能視為民法第七十一條所稱之強制規定,如農地買受人無自耕能力,亦僅止於不得移轉所有權,其所訂之買賣契約並非無效。
【丙說】
  土地法第三十條係就私有農地所有權移轉之物權行為所作之強制規定,關於約定負擔移轉該項土地所有權之債務之債權行為(如買賣、互易、贈與等契約),並不在限制之列,故約定出售私有農地於無自耕能力之人者,其所定之農地買賣契約(債權契約),尚不能認係違反強制規定,依民法第七十一條前段應屬無效。惟此項買賣契約所約定之給付,既為移轉私有農地之所有權於無自耕能力之人,屬於違反強制規定之行為,即屬法律上之給付不能,亦即客觀的給付不能(自始不能),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以不能給付為契約標的者,其契約為無效。因之此項約定出售私有農地於無自耕能力之人之買賣契約,除有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但書及第二項之情形外,其契約應屬無效。
  以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65-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5年12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強制執行法第18條(64.04.22)
【決議】
  執行名義成立後,除法律另有特別規定外,不得阻卻其執行力,債務人或第三人不得依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予以停止執行,業經本院最近著為判例(院六十三年度台抗字第五九號判例參照)。乙於甲取得執行名義後,藉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停止執行,不應准許。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8條(64.04.22)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4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以法院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為執行名義,對乙所有不動產聲請強制執行,乙否認甲對之有抵押關係存在,已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之訴,並因如不停止拍賣,日後無法回復,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聲請假處分,禁止甲行使其抵押權,應否准許?有下列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對於法院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提起抗告時,抗告法院因必要情形或命當事人提出相當確實擔保,得裁定停止強制執行,固為強制執法第十八條所明定,惟於債務人因對於抵押關係有爭執而提起確認抵押關係不存在之訴時,則無該條之適用,而許可拍賣抵押物裁定,係屬非訟事件範圍,並無確定實體上法律關係存否之效力,其處理程序,類至迅速,每見對該項裁定提起抗告時,執行程序尚未開始,及至執行法院實施查封時,抗告又已遭駁回,甚少獲有停止強制執行之機會,於此情形,非准債務人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八條規定,聲請使債權人暫停實行權利之假處分,無以保護正當之債務人。此項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裁定,並非對執行法院發生羈束其行動之命令,乃係對執行債權人之命令,此項裁定一經提出,即構成該強制執行之障礙事項,尚未開始執行者,不得開始,已開始者,即應停止執行,乙之聲請假處分,應可准許。
【乙說】
  執行名義成立後,除法律另有特別規定外,不得阻卻其執行力,債務人或第三人不得依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予以停止執行,業經本院最近著為判例(院六十三年度台抗字第五九號判例參照)。乙於甲取得執行名義後,藉一般假處分程序,聲請停止執行,不應准許。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5-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5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5年12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490、503條(57.12.05)
【決議】
  刑事庭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僅移送後之訴訟程序應適用民事訴訟法,若移送前之訴訟行為,是否合法,仍應依刑事訴訟法決之(本院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五○號判例參照),而宣告無罪之案件,關於附帶民事訴訟部分,雖可駁回原告之訴,但祇能從程序上駁回,不得以其實體上之請求為無理由而駁回之(本院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參照)。刑事法院之移送裁定既不合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訴訟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法院未經原告之聲請,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民事法院)。民事法院仍應以原告之訴提起不當,從程序上駁回,不得為實體上審理。(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490、503條(57.12.0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4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4頁
【提案】
  院長交議: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訴訟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法院未經原告之聲請,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民事庭,民事法院可否為實體上審理?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刑事法院未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三條第一項之規定以判決駁回原告之訴,竟依同法第五百零四條第一項規定移送,固有未合,惟民事法院應受該移送裁定之拘束,移送後即為獨立民事訴訟,不受刑事判決認定事實之影響,況原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之是否合法,應以起訴時主張之事實衡量,不因其後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而有差異,仍可就實體上為審理。
【乙說】
  刑事庭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僅移送後之訴訟程序應適用民事訴訟法,若移送前之訴訟行為,是否合法,仍應依刑事訴訟法決之(本院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五○號判例參照),而宣告無罪之案件,關於附帶民事訴訟部分,雖可駁回原告之訴,但祇能從程序上駁回,不得以其實體上之請求為無理由而駁回之(本院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參照),刑事法院之移送裁定既不合法,民事法院仍應以原告之訴提起不當,從程序上駁回,不得為實體上審理。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刑事庭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僅移送後之訴訟程序應適用民事訴訟法,若移送前之訴訟行為,是否合法,仍應依刑事訴訟法決之(本院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五○號判例參照),而宣告無罪之案件,關於附帶民事訴訟部分,雖可駁回原告之訴,但祇能從程序上駁回,不得以其實體上之請求為無理由而駁回之(本院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參照)。刑事法院之移送裁定既不合法(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訴訟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法院未經原告之聲請,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民事法院)。民事法院仍應以原告之訴提起不當,從程序上駁回,不得為實體上審理。(同乙說)

回索引〉〉

民國66年(22)

66-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6年01月31日


【相關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條(43.12.09)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
【決議】
  關於實施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法舊)終止租約及第二項補償費之爭執,均不適用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之規定。
【參考法條】平均地權條例第76條(61.11.11)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9頁
【提案】
  一、出租人因依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法舊)規定向承租人表示終止三七五減租耕地租約,關於補償費有所爭執,是否屬於租佃爭議?
  二、出租人依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法舊)收回租地,應否經過調解調處?
【決議】
  關於實施平均地權條例第五十六條第一項(法舊)終止租約及第二項補償費之爭執,均不適用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之規定。

66-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3月15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7條(61.09.09)
【決議】
  對於非訟事件不得抗告之確定裁定提起再抗告者,應以裁定駁回其再抗告之聲請,不得引用三十四年聲字第二六三號判例視為再審之聲請,依再審程序辦理。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7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899頁
【決定事項】
  對於非訟事件不得抗告之確定裁定提起再抗告者,應以裁定駁回其再抗告之聲請,不得引用三十四年聲字第二六三號判例視為再審之聲請,依再審程序辦理。

回索引〉〉

66-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9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31條(64.04.22)
【決議】
  強制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所定:關於共有物分割之裁判,執行法院得將各共有物分得部分點交之。其點交之方法,仍應適用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至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如命分割之判決,雖僅載明各共有人分得之部分而未為交付管業之宣示,但其內容實含有互為交付之意義,故當事人仍得依本條規定請求點交。(同乙說)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31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0頁
【提案】
  院長交議:分割共有物之判決,如未宣示交付管業或互為交付者,是否得據為聲請執行點交之執行名義?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強制執行法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關於共有物分割之裁判,執行法院得將各共有人分得部分點交之。此之所謂共有物分割之裁判,係指法院於判決主文明示分割共有物及命各共有人互為交付分得部分之裁判而言,如僅為分割共有物之判決,是為形成判決,並無執行力,各共有人相互間,尚不得據以聲請執行法院點交其分得部分。分割共有物之判決既非給付判決,亦無命債務人為給付之內容,何得以之為執行名義聲請執行法院為點交分得部分之執行。(見陳世榮先生著強制執行法)。
【乙說】
  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所定:關於共有物分割之裁判,執行法院得將各共有物分得部分點交之。其點交之方法,仍應適用強制行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至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如命分割之判決,雖僅載明各共有人分得之部分,而未為交付管業之宣示,但其內容實含有互為交付之意義,故當事人仍得依本條規定請求點交(見楊與齡先生著強制執行論)。
  以上兩說,應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
  強制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所定:關於共有物分割之裁判,執行法院得將各共有物分得部分點交之。其點交之方法,仍應適用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至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如命分割之判決,雖僅載明各共有人分得之部分而未為交付管業之宣示,但其內容實含有互為交付之意義,故當事人仍得依本條規定請求點交。(同乙說)

回索引〉〉

66-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3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6年04月1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131條(64.04.22)
【決議】原告以一訴請求分割共有物同時請求交付,對交付部分不應駁回。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131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0頁
【決定事項】原告以一訴請求分割共有物同時請求交付,對交付部分不應駁回。

66-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05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9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0條(60.11.17)
【決議】採甲說。(本則與六十七年七月七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三號解釋牴觸,請參閱。)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9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1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再抗告人原不服地方法院之裁定,提起抗告,但未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二十條規定預繳裁判費,於案卷移送高等法院(抗告法院)後,高等法院援用本院五十年台抗字第二四二號判例,逕以其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之,再抗告人提起再抗告,除預納再抗告裁判費外,並補繳抗告裁判費,於此,是否應認其再抗告為有理由?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再抗告人於高等法院裁定送達前,尚未繳納裁判費,其抗告即非合法,裁定送達後雖補為繳納,仍不能補正其欠缺,本院應認再抗告無理由而駁回之。此為抗告不合程式問題,而非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九條所指之新事實。
【乙說】高等法院裁定駁回再抗告人之抗告,係依裁定時之情狀為之,雖無不當,惟再抗告人於提起再抗告時,既已補繳裁判費,應認已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九條規定之新事實及證據,而須予併為審酌,再抗告應為有理由。(按院字第一一二三號解釋:「因逾越補正訴訟費用期限,而駁回上訴之裁定,雖未送達,不因受裁定人在期間外補繳訟費,而更正該裁定。」係江蘇高等法院為就最高法院所作裁定,而呈請解釋者。)
  以上應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本則與六十七年七月七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五三號解釋牴觸,請參閱。)

回索引〉〉

66-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4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5月1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條(19.12.26)
【決議】
  審計法關於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未為特別規定,應適用民法所為一般消滅時效之規定,即民法第一百二十五之規定。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1頁
【提案】審計法關於損害賠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適用何法條?
【決議】
  審計法關於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未為特別規定,應適用民法所為一般消滅時效之規定,即民法第一百二十五之規定。

66-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例變字第1號【會議日期】民國66年06月01日


【決議】
  右判例業經司法院於六十六年六月一日召開變更判例會議決議變更其理由謂:
  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共同加害行為,下同)與刑事上之共同正犯,其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共同侵權行為人間不以有意思聯絡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最高法院五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七九八號判例應予變更。至前大理院五年上字第一○一二號及最高法院二十年上字第一九六○號判例,則指各行為人既無意思聯絡,而其行為亦無關連共同者而言,自當別論。
【參考法條】民法第185條(19.05.05)

66-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6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0條(19.12.26)票據法第136條(62.05.28)
【決議】
  票據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支票發行滿一年時,付款人得不付款,如甲於民國六十四年九月五日簽發之支票,執票人於民國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提示,付款人應否付款,按票據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既未特別規定其起算日,自當依民法之規定,即自六十四年九月六日起算至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最後終止時,為期間之終止,執票人於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提示,付款人應予付款。(同乙說)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136條(62.05.28)民法第12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2頁
【提案】
  院長交議:票據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支票發行滿一年時,付款人不得付款,如甲於民國六十四年九月五日簽發之支票,執票人於民國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提示,付款人可否付款?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付款人應不予付款,查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對於票據上之權利,「對支票發票人自發票日起算,一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之特別規定,則同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但書「所謂發票滿一年時間」云云,亦應以發票日為期間之始日,以免前後兩歧,徒滋紛擾(參司法行政部四十七年函參字第五九三三號「陳世榮著票據手冊第一四一頁」同部六十五年台六五函參字第○三八六七號函覆財政部)。況票據法第二十二條係規定於通則章,以後各章關於期間之計算,當一體適用,無待乎重複特別規定,又支票為文義證券,見票即付,其簽發(發行),當以簽發(發行)之日為期間之起算,若謂時效時間,從發票日起算,而除斥期間則依民法之規定,自翌日起算,則關於票據上之權利義務之算法趨於複雜,殊不合理。
【乙說】
  付款人應予付款按票據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既未特別規定其起算日,自當依民法之規定,即自六十四年九月六日起至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最後終止時為期間之終。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票據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支票發行滿一年時,付款人得不付款,如甲於民國六十四年九月五日簽發之支票,執票人於民國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提示,付款人應否付款,按票據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二款既未特別規定其起算日,自當依民法之規定,即自六十四年九月六日起算至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最後終止時,為期間之終止,執票人於六十五年九月五日提示,付款人應予付款。(同乙說)

回索引〉〉

66-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5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6月11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4、752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決議】當事人因傷害所支出之診斷書費用,非係因侵權行為所生財產上之損害,不得請求賠償。(同甲說)
【編註】本次會議決議(二)經最高法院91年5月7日、91年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2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當事人因傷害向醫院或醫師請求出給診斷書所支出之費用,是否得請求損害賠償?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診斷書費非係因侵權行為所生財產上之損害,不得請求賠償。
【乙說】
  診斷書為證明損害程度或範圍所必要之方法,因診斷書所支出之費用,與侵權行為仍有相當之因果關係,受害人非不得請求賠償。
  以上兩說,究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當事人因傷害所支出之診斷書費用,非係因侵權行為所生財產上之損害,不得請求賠償。(同甲說)

回索引〉〉

66-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17條(19.12.26)
【決議】
  (一)依民法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二項(舊法)之規定,該不動產雖登記為乙之名義仍屬甲(夫)所有,故甲之債權人聲請假扣押應予准許。
  (二)丑(妻)之抵押權人因信賴登記而取得乙設定之抵押權,其於清償期屆滿未獲清償,依法聲請拍賣抵押物,亦應予准許。
  (三)假扣押僅止於查封程序,故甲之其他債權人不得參與分配。
  (四)該不動產既屬甲所有,乙之其他債權人自不得就拍賣抵押物之執行程序聲請參與分配。
【註】
  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第一千零十七條於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正,本則決定對於修正後結婚之夫妻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夫妻取得之財產,已不能適用。
【參考法條】民法第101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
【提案】
  提案:甲、乙為夫妻,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於婚姻關係存續中,甲(夫)向丙借款,乙(妻)亦以其名義登記之不動產(非乙之原有財產及特有財產)設定抵押,以自己名義向丁借款。因債權均已屆清償期,債權人未獲受償,丙先對由取得假扣押之裁定後,認為該抵押物屬於債務人甲所有,聲請執行法院查封。嗣丁亦對乙取得拍賣該抵押物之裁定(其主文理由均認抵押物為乙所有),聲請執行法院就已假扣押之上開抵押物進行拍賣,以資受償,可否准許?如果准許拍賣,執行法院應以何人名義公告拍賣?拍定前,甲、乙之債權人是否均可參與分配?
【決議】
  (一)依民法第一千零十七條第二項(舊法)之規定,該不動產雖登記為乙之名義仍屬甲(夫)所有,故甲之債權人聲請假扣押應予准許。
  (二)丑(妻)之抵押權人因信賴登記而取得乙設定之抵押權,其於清償期屆滿未獲清償,依法聲請拍賣抵押物,亦應予准許。
  (三)假扣押僅止於查封程序,故甲之其他債權人不得參與分配。
  (四)該不動產既屬甲所有,乙之其他債權人自不得就拍賣抵押物之執行程序聲請參與分配。
【註】
  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第一千零十七條於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正,本則決定對於修正後結婚之夫妻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夫妻取得之財產,已不能適用。

回索引〉〉

66-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8月1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77、755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312條(19.12.26)
【決議】民法第三百十二條代位權之行使,應以該債權人之求償權限度為範圍。
【參考法條】民法第31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
【決定事項】民法第三百十二條代位權之行使,應以該債權人之求償權限度為範圍。

66-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保險法第53條(63.11.30)
【決議】
  海上貨物運送,貨物有所毀損短缺,受貨人為檢驗貨損情形,委請公證公司檢驗所支出之公證費用,既不因貨物之有無損害而有所不同,況係因提供證據而支出,與運送人之未完全履行運送契約或侵權行為,並無相當因果關係,參酌本院六十六年六月十一日、六十六年度第五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當事人因傷害所支出診斷書費用不得請求賠償」之決議,保險公司於給付被保險人(即受貨人)此項賠償金額後,自不得代位請求運送人賠償此項公證費用。(同乙說)
【編註】本次會議決議(二)經最高法院91年5月7日、91年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保險法第53條(63.11.30)民法第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
【提案】
  院長交議:海上貨物運送,貨物有所毀損短缺,受貨人為檢驗貨損情形,委請公證公司檢驗所支出之公證費用,保險公司於給付被保險人(即受貨人)此項賠償金額後,能否代位請求運送人賠償?
  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保險公司基於保險契約有對被保險人(即受貨人)負賠償責任,受貨人為檢驗貨損情形而委請公證公司為檢驗,其所支出之公證費用,顯與運送人之侵權行為有因果關係,亦為保險法第三十三條所謂為避免或減輕損害之必要行為所生之費用,自可代位向運送人求償。
【乙說】
  公證費用之支出,既不因貨物之有無損害而有所不同,況係因提供證據而支出,則與運送人之未完全履行運送契約或侵權行為,並無相當因果關係,參酌本院六十六年六月十一日總會:「當事人因傷害所支出診斷書費用不得請求賠償」之決議,自不得請求賠償。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海上貨物運送,貨物有所毀損短缺,受貨人為檢驗貨損情形,委請公證公司檢驗所支出之公證費用,既不因貨物之有無損害而有所不同,況係因提供證據而支出,與運送人之未完全履行運送契約或侵權行為,並無相當因果關係,參酌本院六十六年六月十一日、六十六年度第五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當事人因傷害所支出診斷書費用不得請求賠償」之決議,保險公司於給付被保險人(即受貨人)此項賠償金額後,自不得代位請求運送人賠償此項公證費用。(同乙說)

回索引〉〉

66-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7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9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66條(60.11.17)土地法第46-2、59條(64.07.24)
【決議】
  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規定: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土地所有權人應於地政機關通知之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並到場指界。土地所有權人因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發生爭議時,準用同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由該管市縣地政機關予以調處,不服調處者,應於接到調處通知後十五日內,向司法機關訴請處理。因此爭議向司法機關(法院)提起之訴訟,如果單純屬於因定不動產之界線或設置界標涉訟,而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第五款之適用。依同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四項規定,對於第二審法院就此訴訟所為之判決,不得提起第三審上訴。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於決定文後加附註。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第4項就同法第427條第2項訴訟所為第二審判決不得上訴第三審之規定已於88年2月3日公布刪除,本則不得作為提起第三審上訴之標準。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66條(60.11.17)土地法第46-2、59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6頁
【決定事項】
  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規定: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土地所有權人應於地政機關通知之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並到場指界。土地所有權人因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發生爭議時,準用同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由該管市縣地政機關予以調處,不服調處者,應於接到調處通知後十五日內,向司法機關訴請處理。因此爭議向司法機關(法院)提起之訴訟,如果單純屬於因定不動產之界線或設置界標涉訟,而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第五款之適用。依同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四項規定,對於第二審法院就此訴訟所為之判決,不得提起第三審上訴。

66-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7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09月2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6、233條(19.12.26)
【決議】
  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一四八四號判例既有「所謂利息包括遲延利息在內」之文句,可見遲延利息亦為利息,縱解釋遲延利息係賠償債務給付遲延所生相當利息之損害,亦應有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定短期消滅時效之適用。參照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七三○號判例及六十五年六月八日總會決定事項(二)之意旨,對請求返還相當租金之不當得利請求權,對於相當於已罹短期消滅時效之租金利益,不得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請求返還,則依同一法理,對相當於已罹短期消滅時效之利息損害,自亦不得請求為賠償而給付。
【參考法條】民法第126、23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因金錢債務遲延給付而生遲延利息請求權,有無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定短期消滅時效之適用?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遲延利息係賠償債務給付遲延所生之損害,非定期倩務,故應適用原金錢債權之消滅時效,並無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定五年短期時效之適用。
【乙說】
  本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一四八四號判例既有「所謂利息包括遲延利息在內」之文句,可見遲延利息亦為利息,縱解釋遲延利息係賠償債務給付遲延所生相當利息之損害,亦應有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定短期消滅時效之適用。參照本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七三○號判例及六十五年六月八日總會決定事項(二)之意旨,對請求返還相當租金之不當得利請求權,對於相當於已罹短期消滅時效之租金利益,不得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請求返還,則依同一法理,對相當於已罹短期消滅時效之利息損害,自亦不得請求為賠償而給付。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6-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7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09月2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123、756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820條(19.12.26)
【決議】
  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一項規定,共有物除契約另有訂定外,由共有人共同管理之,是共有土地之如何分別管理,應由全體共有人以契約為之,此與共有物之分割不同,不能由法院判決,各共有人訴請分管,於法無據。
【參考法條】民法第82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5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分別共有物,若共有人不能以協議定其共同管理方法,各共有人能否訴求法院以裁判定之?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共有人就共有物不能以協議定其共同管理方法者,解釋上應認各共有人得起訴請求法院以裁判定之,若謂共有人在別無契約訂定並不能協共同管理之情形下,不得起訴請求法院以裁判定共有物之管理方法,則事實上無法解決問題。
【乙說】
  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一項規定,共有物除契約另有訂定外,由共有人共同管理之,是共有土地之如何分別管理,應由全體共有人以契約為之,此與共有物之分割不同,不能由法院判決,各共有人訴請分管,於法無據。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6-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6年10月1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63、757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條(60.11.17)
【決議】
  一、第二審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如有訴訟程序當然停止之事由,經承受訴訟人聲明承受訴訟而未經原第二審法院裁定者如在分案以前,由民事科即將卷宗送還原第二審法院依法辦理。
  二、分案以後,發見當事人死亡或受破產之宣告或法定代理人變更者,將卷宗退還民事科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8頁
【提案】
  第二審裁判經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後,當事人死亡或受破產之宣告或法定代理人變更,本院向例於分案前由民事料對於承受訴訟人,依法為承受訴訟之聲明其附繳各項之必要證件,經審查無誤,僅將聲明狀繕本合法送達後,訴訟程序即臻完備。
  至於第二審判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遇有上揭情事,因訴訟程序係在當然停止狀態中,應如何處理?
【決議】
  一、第二審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如有訴訟程序當然停止之事由,經承受訴訟人聲明承受訴訟而未經原第二審法院裁定者如在分案以前,由民事科即將卷宗送還原第二審法院依法辦理。
  二、分案以後,發見當事人死亡或受破產之宣告或法定代理人變更者,將卷宗退還民事科辦理。

66-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8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6年10月18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45條(94.02.05)非訟事件法第27條(61.09.09)平均地權條例第78條(66.02.02)
【決議】
  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六條至第七十八條有關出租耕地終止租約各問題,除法院依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八條第二項所為之裁定應認有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外,其餘俟本院受理此類事件發生具體問題時,再行討論。
【編註】本則決定於民國95年4月18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非訟事件法已修正。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45條(94.02.05)平均地權條例第78條(66.02.02)非訟事件法第27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9頁
【提案】修正後之平均地權條例關於出租耕地終止租約問題之研討。
【決議】
  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六條至第七十八條有關出租耕地終止租約各問題,除法院依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八條第二項所為之裁定應認有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外,其餘俟本院受理此類事件發生具體問題時,再行討論。

回索引〉〉

66-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8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10月18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51條(64.04.22)土地法第43、75-1條(64.07.24)
【決議】
  依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例所示之見解,執行債務人之不動產經法院查封後,執行債務人對之所為之處分行為,對於債權人固不生效力,,但非謂查封後辦妥之移轉登記係屬當然絕對無效。故在尚未塗銷登記之前,第三人依移轉登記所取得之所有權,尚不失其效力。此與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意旨所示債務人之不動產移轉登記在法院查封以後,債權人主張債務人此項處分行為為無效而訴請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尚無衝突。且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例,係就異議之訴而予釋示。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則就塗銷登記而為解釋。二者闡釋之重點亦有不同。至本院五十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議有關塗銷登記之決議,與上開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意旨不符,以後不再適用。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51條(64.04.22)土地法第43、75-1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09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關於不動產所有權移轉對抗查封效力之時期,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認為,不動產所有權移轉登記之日期如在查封以後,債權人得以債務人此項處分行為為無效,而訴請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五十年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例則謂:第三人信賴登記而聲請所有權移轉登記,縱令嗣經法院查封,而於查封後始辦妥移轉登記,執行債權人亦不得對之主張債務人無權處分,而認第三人尚未取得所有權。以上二判例所示見解似互有牴觸,究以何者為準?擬請公決
【決議】
  依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例所示之見解,執行債務人之不動產經法院查封後,執行債務人對之所為之處分行為,對於債權人固不生效力,,但非謂查封後辦妥之移轉登記係屬當然絕對無效。故在尚未塗銷登記之前,第三人依移轉登記所取得之所有權,尚不失其效力。此與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意旨所示債務人之不動產移轉登記在法院查封以後,債權人主張債務人此項處分行為為無效而訴請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尚無衝突。且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九二九號判例,係就異議之訴而予釋示。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則就塗銷登記而為解釋。二者闡釋之重點亦有不同。至本院五十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議有關塗銷登記之決議,與上開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意旨不符,以後不再適用。

66-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6年11月15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6、12、36條(66.07.23)
【決議】
  本院五十七年八月十三日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決議:「設付款行庫或信用合作社,遇有顧客持抬頭支票,其背書圖章內之名稱與抬頭(受款人)名稱相符,支票背書內加註「請領租金專用」等文字,固非票據法第三十六條所稱之背書附記條件,惟依同法第十二條之規定,應認係票據法規定以外之記載,僅該項文字不生票據上效力,抬頭人既已簽章背書,即應負責,其背書文字(即背書人之名稱)仍具有背書之效力」。茲經補充決議:如果支票背面所蓋圖章本身刻明專用於某種用途(例如收件之章)之字樣而與票據之權利義務毫無關係者,則所蓋該項圖章,難認係同法第六條所規定為票據行為而代替票據上簽名之蓋章,即無同法第十二條之適用。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6、12、36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1頁
【決定事項】
  本院五十七年八月十三日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決議:「設付款行庫或信用合作社,遇有顧客持抬頭支票,其背書圖章內之名稱與抬頭(受款人)名稱相符,支票背書內加註「請領租金專用」等文字,固非票據法第三十六條所稱之背書附記條件,惟依同法第十二條之規定,應認係票據法規定以外之記載,僅該項文字不生票據上效力,抬頭人既已簽章背書,即應負責,其背書文字(即背書人之名稱)仍具有背書之效力」。茲經補充決議:如果支票背面所蓋圖章本身刻明專用於某種用途(例如收件之章)之字樣而與票據之權利義務毫無關係者,則所蓋該項圖章,難認係同法第六條所規定為票據行為而代替票據上簽名之蓋章,即無同法第十二條之適用。

回索引〉〉

66-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6年11月1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681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277條(60.11.17)
【決議】
  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為各合夥人連帶責任之發生要件,債權人求命合夥人之一對於不足之額連帶清償,應就此存在要件負舉證之責(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四○○號判例)。此與保證債務於保證契約成立時即已發生債務之情形有間,故在未證實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債務之前,債權人對於各合夥人連帶清償之請求權,尚未發生,即不得將合夥人併列為被告,而命其為補充性之給付。況對於合夥之執行名義,實質上即為對全體合夥人之執行名義,故司法院院字第九一八號解釋「原確定判決,雖僅令合夥團體履行債務,但合夥財產不足清償時,自得對合夥人執行」。是實務上尤無於合夥(全體合夥人)之外,再列某一合夥人為共同被告之理。
【參考法條】民法第681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27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1頁
【提案】院長交議:債權人能否將合夥及合夥人併列為被告而命合夥人為補充性之給付?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之債務,為各合夥人連帶責任之發生要件,債權人求命合夥人之一對於不足之額連帶清償,應就此存在要件負舉證之責(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四○○號判例)。此與保證債務於保證契約成立時即已發生債務之情形有間,故在未證實合夥財產不足清償合夥債務之前,債權人對於各合夥人連帶清償之請求權,尚未發生,即不得將合夥人併列為被告,而命其為補充性之給付。
  況對於合夥之執行名義,實質上即為對全體合夥人之執行名義,故司法院院字第九一八號解釋「原確定判決,雖僅令合夥團體履行債務,但合夥財產不足清償時,自得對合夥人執行」。是實務上尤無於合夥(全體合夥人)之外,再列某一合夥人為共同被告之理。
【乙說】
  依司法院院字第九一八號解釋,對於合夥之執行名義,於合夥財產不足清償時,得對合夥人執行,足見民法第六百八十一條所定合夥人之責任,亦係補充性債務,故將合夥與合夥人併列為被告,並無不可,且符合訴訟經濟之原則。至右開判例,係適用於單獨以合夥人為被告之訴訟,與此情形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上開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6-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0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6年12月13日


【相關法條】公司法第23、322條(59.09.04)
【決議】
  股份有限公司解散後,董事以清算人之地位,執行清算之事務,亦應認為公司負責人執行公司之業務,如於執行清算事務時,違反法令,致他人受有損害,應有公司法第二十三條之適用。
【參考法條】公司法第23、322條(59.09.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3頁
【決定事項】
  股份有限公司解散後,董事以清算人之地位,執行清算之事務,亦應認為公司負責人執行公司之業務,如於執行清算事務時,違反法令,致他人受有損害,應有公司法第二十三條之適用。

回索引〉〉

66-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6年度第10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6年12月1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52、481條(60.11.17)
【決議】
  專屬本院管轄之再審事件,如當事人誤向第二審法院提起,而第二審法院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以裁定移送,逕為判決。案經提起上訴後,參照三十年上字第一三八號判例所示之意旨,本院應將原判決廢棄,就該再審之訴自為裁判。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52、48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3頁
【決定事項】
  專屬本院管轄之再審事件,如當事人誤向第二審法院提起,而第二審法院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以裁定移送,逕為判決。案經提起上訴後,參照三十年上字第一三八號判例所示之意旨,本院應將原判決廢棄,就該再審之訴自為裁判。

回索引〉〉

民國67年(36)

67-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01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依據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項第五款之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應僅限於代理權欠缺之一造當事人,始得為之。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4頁
【提案】
  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當事人於訴訟未經合法代理者,得提起再審之訴,是否兩造均得提起,或僅限於訴訟代理權欠缺之一造,始得提起再審之訴?
【決議】
  當事人依據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項第五款之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應僅限於代理權欠缺之一造當事人,始得為之。

67-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1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7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提起上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於法院駁回其訴訟救助之裁定經合法送達後,已逾相當期間,仍未繳納裁判費者,參照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九條之規定,可認其明知上訴要件有欠缺,得不定期間命其補繳裁判費而逕駁回其上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4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提起上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法院於駁回其聲請後,是否可不命其補繳裁判費而逕以裁定駁回其上訴?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當事人提起上訴而聲請訴訟救助之際,尚不知裁判費是否可以暫不繳納,與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九條所稱「依其書狀記載可認其明知上訴要件有欠缺」之情形不同,法院於駁回該當事人訴訟救助之聲請後,應限期命其補繳裁判費,如不遵限補繳,始得以裁定駁回其上訴。至本院二十九年抗字第九四號判例,與此情形不同,似無援用之餘地。
【乙說】
  當事人提起上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顯已表明其應繳裁判費而未繳之意思,參照本院二十九年抗字第九四號判例意旨,法院於駁回其訴訟救助之聲請後,無須限期命其補繳裁判費而得逕以裁定駁回其上訴。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當事人提起上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於法院駁回其訴訟救助之裁定經合法送達後,已逾相當期間,仍未繳納裁判費者,參照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九條之規定,可認其明知上訴要件有欠缺,得不定期間命其補繳裁判費而逕駁回其上訴。

回索引〉〉

67-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2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條(19.12.26)票據法第143條(66.07.23)
【決議】
  一、支票執票人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之規定,對付款人有直接請求權,請求其依票載文義為支付。
  二、支票付款人違反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之規定而拒絕付款者,應負給付遲延之責。
  三、支票付款人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規定所負之債務,非票據債務,其因違反該項規定拒絕付款成為給付遲延所負之損害賠償債務,亦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十五年之消滅時效。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143條(66.07.23)民法第12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5頁
【提案】
  院長交議:關於支票執票人向付款人提示付款,如合於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之規定,而付款人無正當理由,不為付款時,付款人應否負債務不履行之責任,亦即支票如合於上開規定之情形,執票人對付款人有無直接請求權,或解為付款人僅對發票人負責,至消滅時效,可否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規定?請公決
【決議】
  一、支票執票人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之規定,對付款人有直接請求權,請求其依票載文義為支付。
  二、支票付款人違反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之規定而拒絕付款者,應負給付遲延之責。
  三、支票付款人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三條前段規定所負之債務,非票據債務,其因違反該項規定拒絕付款成為給付遲延所負之損害賠償債務,亦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十五年之消滅時效。

67-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2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58條(19.12.26)
【決議】
  違章建築之讓與,雖因不能為移轉登記而不能為不動產所有權之讓與,但受讓人與讓與人間如無相反之約定,應認為讓與人已將該違章建築之事實上處分權讓與受讓人。
【參考法條】民法第758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5頁
【決定事項】
  違章建築之讓與,雖因不能為移轉登記而不能為不動產所有權之讓與,但受讓人與讓與人間如無相反之約定,應認為讓與人已將該違章建築之事實上處分權讓與受讓人。

67-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3月1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300、303條(19.12.26)
【決議】
  債務之承擔,債務人雖有變更,而其債務仍為同一之債務,並非成立新債務,原債務之性質及內容均不變更,且參照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一項上段規定,債務人所得對抗債權人之事由,承擔人亦得以之對抗債權人,則關於承擔之債務之消滅時效,自應自該債務原來請求權可得行使時起算。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300、30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6頁
【決定事項】
  債務之承擔,債務人雖有變更,而其債務仍為同一之債務,並非成立新債務,原債務之性質及內容均不變更,且參照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一項上段規定,債務人所得對抗債權人之事由,承擔人亦得以之對抗債權人,則關於承擔之債務之消滅時效,自應自該債務原來請求權可得行使時起算。

回索引〉〉

67-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3月1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0條(60.11.17)
【決議】
  依現行民事訴訟法規定,關於上訴程序所定之限期補正,在抗告程序並無準用之明文,故提起抗告而未繳納裁判費者,法院如不定期命其補正而逕以裁定予以駁回,於法並無違背。固經本院五十年台抗字第二四二號判例說明此旨。惟一般人民,對於訴訟程序並非熟諳,常有當事人誤以為提起抗告,與提起上訴事同一事例,可先提出抗告狀,靜候法院裁定定期命補繳裁判費,始行繳納抗告裁判費者,如此而逕予駁回抗告,致其喪失訴訟救濟之機會,難謂已盡保護人民權益之能事。夫人民提起抗告而未繳納裁判費者,如不定期命其補正而逕予駁回,固非違法,但如定期命其補正,迨其逾期不補正始予駁回,既非違法,且更能顧及當事人之權益。兩者相較,寧先定期命其補正,更符合司法服務人民之旨。今後本院收受抗告(再抗告)事件,如抗告人未繳納裁判費,當一律先行裁定命其補正。一面並由院函請司法行政部轉飭所屬高、地院同此辦理。並進而考慮就現行民事訴訟法有關抗告規定酌予建議修正,俾抗告程序準用上訴程序定期命當事人補正不合法情形之規定,以期便民。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6頁
【決定事項】
  依現行民事訴訟法規定,關於上訴程序所定之限期補正,在抗告程序並無準用之明文,故提起抗告而未繳納裁判費者,法院如不定期命其補正而逕以裁定予以駁回,於法並無違背。固經本院五十年台抗字第二四二號判例說明此旨。惟一般人民,對於訴訟程序並非熟諳,常有當事人誤以為提起抗告,與提起上訴事同一事例,可先提出抗告狀,靜候法院裁定定期命補繳裁判費,始行繳納抗告裁判費者,如此而逕予駁回抗告,致其喪失訴訟救濟之機會,難謂已盡保護人民權益之能事。夫人民提起抗告而未繳納裁判費者,如不定期命其補正而逕予駁回,固非違法,但如定期命其補正,迨其逾期不補正始予駁回,既非違法,且更能顧及當事人之權益。兩者相較,寧先定期命其補正,更符合司法服務人民之旨。今後本院收受抗告(再抗告)事件,如抗告人未繳納裁判費,當一律先行裁定命其補正。一面並由院函請司法行政部轉飭所屬高、地院同此辦理。並進而考慮就現行民事訴訟法有關抗告規定酌予建議修正,俾抗告程序準用上訴程序定期命當事人補正不合法情形之規定,以期便民。

67-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3月14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條(61.09.09)
【決議】
  依非訟事件法第一條規定之文義解釋,所謂非訟事件,應不以該法所列舉者為限,依土地登記規則第三十八條(舊法)所為之裁定及抗告,雖未經非訟事件法列舉,但其性質仍應認係非訟事件。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6頁
【決定事項】
  依非訟事件法第一條規定之文義解釋,所謂非訟事件,應不以該法所列舉者為限,依土地登記規則第三十八條(舊法)所為之裁定及抗告,雖未經非訟事件法列舉,但其性質仍應認係非訟事件。

回索引〉〉

67-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4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4月25日


【相關法條】動產擔保交易法第9條(65.01.28)
【決議】
  一、動產擔保交易之登記,既無明文限制其延長登記之次數,自難解為應以一次為限,一般學者對此問題均採同一之意見,即對延長登記之次數,應不受限制,僅每次延長時,其有效期間不得超過一年而已。
  二、設定有動產抵押權之借款如至清償期屆滿而未能清償,適為動產擔保登記有效期間屆滿之時,依據本院六十年台上字第三二○六號判例所示,此項期間並非時效期間,不因起訴而中斷。在登記有效期間屆滿後,此種動產抵押權即無對抗善意第三人之效力,故事實上亦有將登記有效期間延長超過清償期限之必要。
【參考法條】動產擔保交易法第9條(65.01.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8頁
【提案】
  院長交議:關於動產擔保交易法第九條第二項規定延長期限之登記次數是否僅以一次為限,因法無明文,適用上不無疑義?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動產擔保交易法第九條第一項規定之有效期間,係指登記權利之存續期間而言,同條第二項規定其有效期間不得超過一年,當係指依第一項規定,由債權人一方聲請延長之最高期限,此外本條並未規定得由債權人方一再聲請延長期限,而無次數之限制,故應以一次為限,若債權人欲再延長期間,自可依照本法施行細則第十七條規定協同債務人聲請變更登記,或重新訂定契約以達目的。
【乙說】
  一、動產擔保交易之登記,既無明文限制其延長登記之次數,自難解為應以一次為限,一般學者對此問題均採同一之意見,即對延長登記之次數,應不受限制,僅每次延長時,其有效期間不得超過一年而已。
  二、設定有動產抵押權之借款如至清償期屆滿而未能清償,適為動產擔保登記有效期間屆滿之時,依據本院六十年台上字第三二○六號判例所示,此項期間並非時效期間,不因起訴而中斷。
  在登記有效期間屆滿後,此種動產抵押權即無對抗善意第三人之效力,故事實上亦有將登記有效期間延長超過清償期限之必要。
  以上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7-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4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4月25日


【相關法條】
  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6、30條(42.06.06)民法第1條(19.12.26)商務仲裁條例第4條(50.01.20)海商法第53、54、56、63條(51.07.25)
【決議】
  一、涉外事件問題:載貨證券係在外國簽發,行為地在外國,應屬涉外事件。
  二、準據法問題:載貨證券附記「就貨運糾紛應適用美國法」之文句,乃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尚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之適用。又依該條第二項「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之規定,保險公司代位受貨人憑載貨證券向運送人行使權利,受貨人與運送人雙方均為中國人,自應適用中國法。
  託運人在本事件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中並非當事人,其準據法之確定,要不受託運人不同國籍之影響。
  三、仲裁條款問題:載貨證券係由運送人或船長單方簽名之證券,其有關仲裁條款之記載,除足認有仲裁之合意外,尚不能認係仲裁契約。
  四、適用習慣問題:我民法及海商法有關運送人責任之規定,既未將散裝貨之運送除外,尚難謂無明文規定,應無將美國海上貨物運送例第二章第十一節所定作為商事習慣,依民法第一條規定適用習慣之餘地。
  五、自然損耗及磅差問題:散裝貨之運送,運送人或船長於其發給之載貨證券,就貨物重量為「據告稱」或「據告重」之記載者,雖不能因此即謂其非為依海商法第九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所為之記載,惟在此情況下,自然損耗及磅差(包括載貨磅差及卸貨磅差)等足以導致重量不符之原因,既無法避免其發生。則卸載之重量,較之載貨證券記載之重量如有短少,而衡之一般情理,在某種範圍內之短少可認為非因運送人或其代理人、受僱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卸、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依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應為之注意及處置,有所欠缺所致者,運送人就該範圍內短少之重量,應不負賠償責任。
  六、載貨證券在貨物重量上附註「據告稱」或「據告重」等字樣之所憑資料,能否視作海商法第九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所指之託運人書面通知,以及卸載時由目的港公證公司會同雙方過磅稱量之各種紀錄及報告,能否視作同法第一百條第一項第一、二兩款之受領權利人之書面通知,均屬事實之認定問題,惟於認定時,不可拘泥於文書形式,而忽視其內容及行為之實質意義。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5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增刪及補充決議文。
  一、本則決議文第3點之文末「故亦無商務仲裁條例第3條之適用」等語,刪除,刪除文字後之決議如左: (三)仲裁條款問題:載貨證券係由運送人或船長單方簽名之證券,其有關仲裁條款之記載,尚不能認係仲裁契約。
  二、以補充決議之方式補充本則決議文第3點之內容。補充決議文:
  載貨證券係由運送人或船長單方簽名之證券,其有關仲裁條款之記載,除足認有仲裁之合意外,尚不能認係仲裁契約。
【原決議文】
  一、涉外事件問題:載貨證券係在外國簽發,行為地在外國,應屬涉外事件。
  二、準據法問題:載貨證券附記「就貨運糾紛應適用美國法」之文句,乃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尚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6條第1項之適用。又依該條第2項「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之規定,保險公司代位受貨人憑載貨證券向運送人行使權利,受貨人與運送人雙方均為中國人,自應適用中國法。託運人在本事件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中並非當事人,其準據法之確定,要不受託運人不同國籍之影響。
  三、仲裁條款問題:載貨證券係由運送人或船長單方簽名之證券,其有關仲裁條款之記載,尚不能認係仲裁契約,故亦無商務仲裁條例第3條之適用。
  四、適用習慣問題:我民法及海商法有關運送人責任之規定,既未將散裝貨之運送除外,尚難謂無明文規定,應無將美國海上貨物運送例第二章第十一節所定作為商事習慣,依民法第1條規定適用習慣之餘地。
  五、自然損耗及磅差問題:散裝貨之運送,運送人或船長於其發給之載貨證券,就貨物重量為「據告稱」或「據告重」之記載者,雖不能因此即謂其非為依海商法第98條第一項第3款所為之記載,惟在此情況下,自然損耗及磅差(包括載貨磅差及卸貨磅差)等足以導致重量不符之原因,既無法避免其發生。則卸載之重量,較之載貨證券記載之重量如有短少,而衡之一般情理,在某種範圍內之短少可認為非因運送人或其代理人、受僱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卸、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依海商法第107條應為之注意及處置,有所欠缺所致者,運送人就該範圍內短少之重量,應不負賠償責任。
  六、載貨證券在貨物重量上附註「據告稱」或「據告重」等字樣之所憑資料,能否視作海商法第98條第1項第3款所指之託運人書面通知,以及卸載時由目的港公證公司會同雙方過磅稱量之各種紀錄及報告,能否視作同法第100條第1項第1、2兩款之受領權利人之書面通知,均屬事實之認定問題,惟於認定時,不可拘泥於文書形式,而忽視其內容及行為之實質意義。
【參考法條】
  海商法第53、54、56、63條(51.07.25)民法第1條(19.12.26)仲裁法第4條(50.01.20)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6、30條(42.06.0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18頁
【提案】
  院長交議:關於散裝小麥運送短少之損害賠償問題,牽涉甚廣,經由本院庭推組織研究小組,通盤研討後,擇其習見者六則決議如次。
【決議】
  一、涉外事件問題:載貨證券係在外國簽發,行為地在外國,應屬涉外事件。
  二、準據法問題:載貨證券附記「就貨運糾紛應適用美國法」之文句,乃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尚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之適用。又依該條第二項「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之規定,保險公司代位受貨人憑載貨證券向運送人行使權利,受貨人與運送人雙方均為中國人,自應適用中國法。託運人在本事件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中並非當事人,其準據法之確定,要不受託運人不同國籍之影響。
  三、仲裁條款問題:載貨證券係由運送人或船長單方簽名之證券,其有關仲裁條款之記載,尚不能人係仲裁契約,故亦無商務仲裁條例第三條之適用。
  四、適用習慣問題:我民法及海商法有關運送人責任之規定,既未將散裝貨之運送除外,尚難謂無明文規定,應無將美國海上貨物運送例第二章第十一節所定作為商事習慣,依民法第一條規定適用習慣之餘地。
  五、自然損耗及磅差問題:散裝貨之運送,運送人或船長於其發給之載貨證券,就貨物重量為「據告稱」或「據告重」之記載者,雖不能因此即謂其非為依海商法第九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所為之記載,惟在此情況下,自然損耗及磅差(包括載貨磅差及卸貨磅差)等足以導致重量不符之原因,既無法避免其發生。則卸載之重量,較之載貨證券記載之重量如有短少,而衡之一般情理,在某種範圍內之短少可認為非因運送人或其代理人、受僱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卸、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依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應為之注意及處置,有所欠缺所致者,運送人就該範圍內短少之重量,應不負賠償責任。
  六、載貨證券在貨物重量上附註「據告稱」或「據告重」等字樣之所憑資料,能否視作海商法第九十八條第一項第三款所指之託運人書面通知,以及卸載時由目的港公證公司會同雙方過磅稱量之各種紀錄及報告,能否視作同法第一百條第一項第一、二兩款之受領權利人之書面通知,均屬事實之認定問題,惟於認定時,不可拘泥於文書形式,而忽視其內容及行為之實質意義。

回索引〉〉

67-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5月23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104條(64.07.24)
【決議】
  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所定之優先購買權,為物權之先買權。先買權人於該不動產出賣於第三人時,有權向不動產所有人以意思表示,使其負有移轉其不動產於自己,而自己負有支付所有人原與第三人所約定代價之義務,故亦為形成權之一種。此形成權之行使,須以行使時所有人與第三人間有買賣契約之存在為要件。(同甲說)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104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0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下稱該條)所定之優先購買權,是否須以所有人與第三人間有買賣土地或房屋契約之存在為要件?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該條所定之優先購買權,為物權之先買權。先買權人於該不動產出賣於第三人時,有權向不動產所有人以意思表示,使其負有移轉其不動產於自己,而自己負有支付所有人與第三人所約定代價之義務,故亦為形成權之一種。此形成權之行使,須以行使時所有人與第三人間有買賣契約之存在為要件。
【乙說】
  所有人出賣不動產時,但將自己所定價格通知先買權人為已足,不須先有與第三人間之有效買賣契約存在。此就該條第二項後段「出賣人未通知優先購買權人而與第三人訂立買賣契約者」一語觀之甚明。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所定之優先購買權,為物權之先買權。先買權人於該不動產出賣於第三人時,有權向不動產所有人以意思表示,使其負有移轉其不動產於自己,而自己負有支付所有人原與第三人所約定代價之義務,故亦為形成權之一種。此形成權之行使,須以行使時所有人與第三人間有買賣契約之存在為要件。(同甲說)

67-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長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5月2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7、113、184、242條(19.12.26)
【決議】
  債務人欲免其財產被強制執行,與第三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將其所有不動產為第三人設定抵押權,債權人可依侵權行為之法則,請求第三人塗銷登記,亦可行使代位權,請求塗銷登記,兩者任其選擇行使之。(同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87、113、184、24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0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債權人以債務人欲免其財產被強制執行,與第三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將其所有不動產為第三人設定抵押權,乃本於侵權行為請求回復原狀,訴求判決第三人塗銷該項抵押權設定登記,是否有理?有左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六三三號及三十一年上字第八九一號判例所示見解,第三人為侵害債權之侵權行為人,債權人自得請求塗銷是項抵押權設定登記,使回復至行為發生前之狀態。
【乙說】
  依民法第一百十三條規定,債務人對於無效之設定抵押權行為,得請求回復原狀。債權人欲保全其債權,可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之規定,行使其代位權,代位請求第三人塗銷該項抵押權設定登記。
【丙說】
  債權人可依侵權行為之法則,請求第三人塗銷登記,亦可行使代位權,請求塗銷登記,兩者任其選擇行使之。
  以上三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債務人欲免其財產被強制執行,與第三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將其所有不動產為第三人設定抵押權,債權人可依侵權行為之法則,請求第三人塗銷登記,亦可行使代位權,請求塗銷登記,兩者任其選擇行使之。(同丙說)

回索引〉〉

67-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81條(79.08.20)
【決議】
  當事人補正上訴或抗告要件之欠缺,須在本院裁定之評決前為之。三十年六月十七日及五十一年五月十四本院民、刑庭總會決議,仍予維持。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現行法第231條、第238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81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2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補正上訴或抗告要件之欠缺,須在本院裁定之評決前為之。三十年六月十七日及五十一年五月十四本院民、刑庭總會決議,仍予維持。

67-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06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128條(66.07.23)
【決議】
  支票發票人票據債務之成立,應以發票人交付支票於受款人完成發票行為之時日為準,至支票所載發票日期,僅係行使票據債權之限制(參照票據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不能認係票據債務成立之時期。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128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2頁
【提案】院長交議:支票發票人之票據債務何時成立?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票據為文義證券,其權義關係,悉依票據上所載文義而定,故支票上所載之發票日期,即應視為票據債務成立之日。
【乙說】
  支票發票人票據債務之成立,應以發票人交付支票於受款人完成發票行為之時日為準,至支票所載發票日期,僅係行使票據債權之限制(參照票據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二項),不能認係票據債務成立之時期。
  以上二說,以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7-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9、505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對於第三審法院之判決,本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之事由,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參照本院四十一年台再字第五號判例所示,應以裁定移送於管轄法院。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9、505、2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2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對於第三審法院之判決,本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之事由,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參照本院四十一年台再字第五號判例所示,應以裁定移送於管轄法院。

回索引〉〉

67-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決議】
  原告行使代位權及自已之請求權,訴請被告甲將系爭土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被告乙,再由被告乙移轉登記與原告,其訴訟標的對於共同被告之各人,非必須合一確定,亦即非必要共同訴訟,雖係一案起訴,仍屬普通共同訴訟,被告甲或乙一人提起上訴,其效力不及於他共同被告。(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2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原告主張甲將某號土地出賣與乙,再由乙出賣與原告,因乙怠於行使權利,乃行使代位權,併列甲、乙二人為共同被告,起訴請求被告甲將系爭土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被告乙,再由被告乙移轉登記與原告,經第一審法院判決原告全部勝訴之判決,如僅由被告甲或乙對之提起上訴,其效力是否及於他共同被告?有左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原告行使代位權及自已之請求權,訴請被告甲將系爭土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與乙,再由被告乙移轉登記與原告,其訴訟標的對於共同被告之各人,非必須合一確定,亦即非必要共同訴訟,雖係一案起訴,仍屬普通共同訴訟。易言之,被告甲或乙一人提起上訴,其效力不及於他共同被告(六十四年七月八日本院民庭總會決定事項)。
【乙說】
  本件案例,在形式上觀之,被告甲與乙間、被告乙與原告間之買賣契約,固為各別獨立之買賣契約,然原告請求被告甲將系爭土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被告乙,係代位行使屬於被告乙之權利,是否得為此項代位權之行使,應以其得請求被告乙履行登記義務為前提要件。準此以觀,本件訴訟標的應為代位權之本體,此項代位權之內容,包含前後兩個買賣契約,及是否具備代位權要件之法律關係,並非僅以其中一個買賣契約為限,被告甲、乙在本件訴訟中,對於前後兩個買賣契約,各得為無效或失效之主張,或本於各該契約而為抗辯,被告甲或乙就各該買賣契約所為之陳述,並無拘束他共同被告之效力,各得單獨抗辯原告之請求不備代位權之要件,被告甲或乙一人所為不利於他共同被告之陳述,其效力既不及於他共同被告,即與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之情形相當。衡其性質,應為必要共同訴訟,祇須其中一人提起上訴,其效力及於他共同被告。
  以上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原告行使代位權及自已之請求權,訴請被告甲將系爭土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與被告乙,再由被告乙移轉登記與原告,其訴訟標的對於共同被告之各人,非必須合一確定,亦即非必要共同訴訟,雖係一案起訴,仍屬普通共同訴訟,被告甲或乙一人提起上訴,其效力不及於他共同被告。(同甲說)

67-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6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501、505條(60.11.17)
【決議】
  提起再審之訴,固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表明再審理由,惟如再審原告於三十日之不變期間內提起再審之訴,其提出之再審訴狀未表明再審理由,而在本院評決前已補正提出再審理由者,其補提時雖已逾三十日之不變期間,參照同法第五百零五條,再審之訴訟程序準用關於各該審級訴訟程序之規定,應仍認為合法。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1、505、444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2頁
【決定事項】
  提起再審之訴,固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表明再審理由,惟如再審原告於三十日之不變期間內提起再審之訴,其提出之再審訴狀未表明再審理由,而在本院評決前已補正提出再審理由者,其補提時雖已逾三十日之不變期間,參照同法第五百零五條,再審之訴訟程序準用關於各該審級訴訟程序之規定,應仍認為合法。

回索引〉〉

67-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7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1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5條(66.07.23)
【決議】
  某股份有限公司在金融機關設立甲種存戶,領取支票簿使用,約定戶名為某公司,印鑑除公司印章及董事長私章外,下再加一監察人私章(目的在防董事長濫發支票),如支票上,有一印章不符,即應退票。嗣公司即以上述三印章簽發支票,歷有年所,後該公司倒閉,支票不獲兌現,執票人認監察人為共同發票人,對之訴請清償票款,有無理由,應由票據全體記載之形式及旨趣觀之,如依一般社會觀念,足認該監察人之簽名,係為公司為發票行為者,則不能認該監察人為共同發票人。(同丙說)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5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某股份有限公司在金融機關設立甲種存戶,領支票簿使用,約定戶名為某公司,印鑑除公司印章及董事長私章外,下再加一監察人私章(目的在防董事長濫發支票),如支票上,有一印章不符,即應退票。嗣公司即以上述三印章簽發支票,歷有年所,後該公司倒閉,支票不獲兌現,執票人認監察人為共同發票人,對之訴請清償票款,有無理由﹖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長,依法固為公司之代表人,有當然代理公司簽發支票之權,但監察人並非當然享有此代理權。本件監察人於發票時,既未記明係代理該公司而發票,應令負共同發票人之責任,其內部約定監察人加蓋印章,在防董事長濫發支票,乃其內部問題,非第三人所能知悉,故本件原告之訴應認為有理由。
【乙說】
  機關團體在金融機關設立存戶,其留存印鑑,除機關團體印章及首長私章之外,下加會計、出納或監察人印章,發票時亦不標明此等職銜者,事所常有,其戶名既為機關團體,並非某一私人。且發票時須使用此數印章,始構成整體發票手續,故僅能認此機關團體為發票人,其下加蓋私章者,非共同發票人,公司為支票發票人時,事同一理,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
【丙說】
  由票據全體記載之形式及旨趣觀之,如依一般社會觀念,足認該監察人之簽名,係為公司為發票行為者,則不能認該監察人為共同發票人。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某股份有限公司在金融機關設立甲種存戶,領取支票簿使用,約定戶名為某公司,印鑑除公司印章及董事長私章外,下再加一監察人私章(目的在防董事長濫發支票),如支票上,有一印章不符,即應退票。嗣公司即以上述三印章簽發支票,歷有年所,後該公司倒閉,支票不獲兌現,執票人認監察人為共同發票人,對之訴請清償票款,有無理由,應由票據全體記載之形式及旨趣觀之,如依一般社會觀念,足認該監察人之簽名,係為公司為發票行為者,則不能認該監察人為共同發票人。(同丙說)

回索引〉〉

67-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7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1日


【相關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6條(43.12.09)
【決議】
  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所訂立之耕地租賃契約,承租人應以租賃物(耕地)供耕作之用,且應自任耕作,此就該條例第十六條承租人應自任耕作,否則原定租約無效之規定觀之自明。本件承租人既非以系爭土地供耕作之用,且堆放輪胎、廢鐵等物,無論係自己堆放抑供他人堆放,均屬不自任耕作,應准出租人收回耕地(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二五號解釋及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三六二號判例)。
【參考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6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出租人於民國三十八年間,將其所有水田出租,訂有耕地三七五租約,承租人於六十一年間,擅將其所承租之上開耕地全部填平,建造簡單房屋,並堆集輪胎、廢鐵等物品,出租人可否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六條收回耕地?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所訂立之耕地租賃契約,承租人應以租賃物(耕地)供耕作之用,且應自任耕作,此就該條例第十六條承租人應自任耕作,否則原定租約無效之規定觀之自明。本件承租人既非以系爭土地供耕作之用,且堆放輪胎、廢鐵等物,無論係自己堆放抑供他人堆放,均屬不自任耕作,應准出租人收回耕地(參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二五號解釋及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三六二號判例)。
【乙說】
  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六條所謂不自任耕作,乃指轉租或將耕地借與他人使用及交換耕作等情形而言(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五九九號判例),今承租人僅係自己變更使用,而非供他人使用,自與該條之規定不合,應不准出租人依該條規定收回耕地。
  以上兩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7-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7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52條(60.11.17)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6條(60.11.17)
【決議】
  撤銷除權判決之訴,其訴訟標的係撤銷除權判決之形成權,並非屬於財產權之訴訟。故無論為何種除權判決(宣告證券無效或其他除權判決),對之提起撤銷之訴時,均屬非因財產權而起訴,應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十六條之規定,徵收裁判費。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6條(60.11.17)民事訴訟法第55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
【決定事項】
  撤銷除權判決之訴,其訴訟標的係撤銷除權判決之形成權,並非屬於財產權之訴訟。故無論為何種除權判決(宣告證券無效或其他除權判決),對之提起撤銷之訴時,均屬非因財產權而起訴,應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十六條之規定,徵收裁判費。

67-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7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58條(19.12.26)土地法第51條(64.07.24)
【決議】就尚未為保存登記(即土地總登記)之不動產為買賣,買受人不得逕行請求辦理移轉登記。
【參考法條】民法第758條(19.12.26)土地法第51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
【決定事項】就尚未為保存登記(即土地總登記)之不動產為買賣,買受人不得逕行請求辦理移轉登記。

回索引〉〉

67-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7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60.11.17)
【決議】
  本院判決關於原判決某部分廢棄時(例如記載某人勝訴部分廢棄),應連同該廢棄部分之訴訟費用一併為廢棄之記載。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
【決定事項】
  本院判決關於原判決某部分廢棄時(例如記載某人勝訴部分廢棄),應連同該廢棄部分之訴訟費用一併為廢棄之記載。

67-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7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四)【會議日期】民國67年07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126條(19.12.26)
【決議】
  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六條之規定,關於工程費之徵收,係就工程費總額分年攤收,並非定期給付債權,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十五年之普通消滅時效。至於請求給付會費,則係定期給付債權,依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其各期給付請求權,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126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
【決定事項】
  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六條之規定,關於工程費之徵收,係就工程費總額分年攤收,並非定期給付債權,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十五年之普通消滅時效。至於請求給付會費,則係定期給付債權,依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其各期給付請求權,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67-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2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8條(60.11.17)刑事訴訟法第506條(57.12.05)
【決議】
  對於不得上訴第三審法院之刑事案件,刑事被告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六條第一項規定,就其附帶民事訴訟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審判長應定期間,命其繳納裁判費。本院五十六年七月三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及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決議,仍予維持。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06條(57.12.05)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9頁
【決定事項】
  對於不得上訴第三審法院之刑事案件,刑事被告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六條第一項規定,就其附帶民事訴訟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審判長應定期間,命其繳納裁判費。本院五十六年七月三日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及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決議,仍予維持。(六十七年度第九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回索引〉〉

67-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8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62條(60.11.17)
【決議】
  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後,原告始以言詞為訴之撤回,經記載於言詞辯論筆錄,其撤回於陳述時即已生效,不因被告當時不在場且法院未送達筆錄而受影響。至其撤回因被告尚未同意而不發生終結訴訟之效果,則屬另一問題,其撤回之意思表示既已生效,自不得任意再行撤回。(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6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8頁
【提案】
  院長交議: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後,原告始以言詞撤回起訴,並經記載於言詞辯論筆錄,若被告不在場,法院亦未將該筆錄送達於被告以徵其同意,嗣原告可否復撤回其撤回之意思表示?
  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原告撤回起訴,應得其同意,若原告於言詞辯論時以言詞撤回其訴而被告不在場者,法院應將撤回筆錄送達於被告,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二條第一項但書及第二項與第三項均定有明文。是以法院未將筆錄送達,無從推知被告有同意撤回之意思。故該撤回之意思表示即未發生效力,原告嗣復撤回該未生效之撤回意思表示,應無不可。
【乙說】
  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後,原告於言詞辯論時為訴之撤回,其撤回於陳述時即已生效,不因法院未送達筆錄而受影響。至其撤回因被告尚未同意而不發生終結訴訟之效果,則屬另一問題,其撤回之意思表示既已生效,自不得任意再行撤回。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被告已為本案之言詞辯論後,原告始以言詞為訴之撤回,經記載於言詞辯論筆錄,其撤回於陳述時即已生效,不因被告當時不在場且法院未送達筆錄而受影響。至其撤回因被告尚未同意而不發生終結訴訟之效果,則屬另一問題,其撤回之意思表示既已生效,自不得任意再行撤回。(同乙說)

回索引〉〉

67-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2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0條(60.11.17)
【決議】
  於上訴期間內對於原判決有合法之上訴者,始阻其確定,惟以其不合法而予駁回之裁定,於提起抗告而尚未確定之前,無從斷定其為非合法之上訴,該判決亦即不能認為確定(司法院院解字第三○○七號解釋參照)。依此意旨,必於駁回上訴之裁定確定時,始可認原判決業已確定。故對於原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其不變期間,應自駁回上訴之裁定確定時,亦即能認為原判決確定時起算。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9頁
【提案】
  院長交議:在上訴期間內提起上訴,上訴因不合法經駁回確定後,對於原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其不變期間何時起算?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當事人對於第一或第二審判決於上訴期間內提起上訴,因不合法致被駁回者,與未提起上訴同,如非另有合法之上訴,原判決仍於上訴期間屆滿時確定(本院二十三年抗字第三二四七號判例參照),故對於原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其不變期間應自其上訴期間屆滿時起算。
【乙說】
  於上訴期間內對於原判決有合法之上訴者,始阻其確定,惟以其不合法而予駁回之裁定,於提起抗告而尚未確定之前,無從斷定其為非合法之上訴,該判決亦即不能認為確定(司法院院解字第三○○七號解釋參照)。依此意旨,必於駁回上訴之裁定確定時,始可認原判決業已確定。故對於原判決提起再審之訴,其不變期間,應自駁回上訴之裁定確定時,亦即能認為原判決確定時起算。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7-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2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50、451、767條(19.12.26)
【決議】
  甲之房屋出租與乙,後因負債,經法院查封,甲對該房屋即喪失處分或設定負擔之權,其對該房屋之繼續出租與否,更漠不關心,嗣於拍賣期間租期屆滿,乙仍繼續使用該房屋,甲雖未即為反對之意思表示,亦難認為有默示同意繼續出租之意思,乙自不能主張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所定默示更新不定期繼續租約之效果,迨該房屋由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丙遂以租賃關係業因租期屆滿而消滅,認乙為無權占有,訴請返還房屋,自非法所不許。(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450、451、76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9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將所有之房屋出租於乙,後因負債,出租之房屋經法院查封,於拍賣期間適租期屆滿,乙仍繼續使用收益,甲未即為反對之意思表示,嗣該房屋由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丙遂以租賃關係業經租期屆滿而消滅,認乙為無權占有,訴請返還房屋,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甲之房屋出租於乙租賃期限屆滿,仍由乙繼續使用,甲雖未即為反對續租之意思表示,但該房屋於租期屆滿前,業經法院查封,甲對該房屋已喪失處分或設定負擔之權利。其對該房屋之繼續出租與否,更漠不關心,在乙於租期屆滿後,仍繼續使用該房屋時,甲雖未即為反對續租之意思表示,亦難認為甲有默示同意繼續出租之意思,乙不能主張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所定默示更新不定期繼續租約之效果。租賃關係仍於租期屆滿時消滅,而成無權占有,故丙之請求有理由。
【乙說】
  強制執行之查封程序,原以禁止債務人就所執行之財產處分或設定負擔為目的,依強制執行法第七十八條之規定,債務人並不因此即喪失管理權或使用該財產之權。反對續租,非處分行為,債務人尚非不得為之,甲既未即為反對續租之意思表示,仍有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適用,而成不定期租賃,故丙之請求無理由。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之房屋出租與乙,後因負債,經法院查封,甲對該房屋即喪失處分或設定負擔之權,其對該房屋之繼續出租與否,更漠不關心,嗣於拍賣期間租期屆滿,乙仍繼續使用該房屋,甲雖未即為反對之意思表示,亦難認為有默示同意繼續出租之意思,乙自不能主張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所定默示更新不定期繼續租約之效果,迨該房屋由丙拍定,取得權利移轉證書,丙遂以租賃關係業因租期屆滿而消滅,認乙為無權占有,訴請返還房屋,自非法所不許。(同甲說)

67-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9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8月29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65、67、781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249、260條(19.12.26)
【決議】
  民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三款所定之加倍返還定金係損害賠償性質,主契約縱已解除,參照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仍非不得請求加倍返還定金。
【參考法條】民法第249、26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29頁
【提案】
  院長交議:定金除當事人另有訂定外,如契約因可歸責於受定金當事人之事由致不能履行,經付定金當事人將契約解除後能否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三款規定請求加倍返還定金?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定金契約為從契約,主契約既已解除而不存在,定金契約即失所附麗,自無依據民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三款請求加倍返還定金之餘地。
【乙說】
  民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三款所定之加倍返還定金係損害賠償性質,主契約縱已解除,參照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仍非不得請求加倍返還定金。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7-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0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1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54條(60.11.17)
【決議】
  向第二審法院提起主參加訴訟,如不備主參加要件而具備獨立之訴要件時,第二審法院應以裁定移送於第一審管轄法院。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54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2頁
【提案】院長交議:在第二審法院提起主參加訴訟而不備法定要件者,應如何處理?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提起主參加訴訟不備主參加法定要件而具備獨立之訴要件時,本應作為獨立之訴訟辦理,不得予以駁回,惟如向第二審法院提起者,為維持當事人之審級利益,仍應認其訴為不合法而予駁回。
【乙說】
  向第二審法院提起主參加訴訟如不備主參加要件而具備獨立之訴要件時,第二審法院應以裁定移送於第一審管轄法院。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向第二審法院提起主參加訴訟,如不備主參加要件而具備獨立之訴要件時,第二審法院應以裁定移送於第一審管轄法院。

回索引〉〉

67-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2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62、782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242條(19.12.26)
【決議】
  甲起訴主張乙將某地應有部分出賣與丙,經丙將其轉賣與甲,由於丙怠於行使權利,因而代位訴求乙應將某地所有權之應有部分移轉登記與丙,於第二審言詞辯論期日前,丙復對乙提起上開土地所有權應有部分移轉登記之訴,似此情形,甲(債權人)代位丙(債務人)對乙(第三債務人)提起之訴訟,與丙自己對乙提起之訴訟,並非同一之訴(參照本院二十六年渝上字第三八六號判例)。又甲前既因丙怠於行使權利而已代位行使丙之權利,不因丙以後是否繼續怠於行使權利而影響甲已行使之代位權,故甲之代位起訴,不限制丙以後自己之起訴,而丙自己以後之起訴,亦不影響甲在前之代位起訴,兩訴訟判決結果如屬相同而為原告勝訴之判決,甲可選擇的請求其代位訴訟之判決之執行或代位請求丙之訴訟之判決之執行,一判決經執行而達其目的時,債權人之請求權消滅,他判決不再執行。兩訴訟之判決如有岐異,甲亦可選擇的請求其代位訴訟之判決之執行或代位請求丙之訴訟之判決之執行,其利益均歸之於丙。
【參考法條】民法第24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3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起訴主張乙將某地應有部分出賣與丙,經丙將其轉賣與甲,由於丙怠於行使權利,因而代位訴求乙應將某地所有權之應有部分移轉登記與丙。惟於第二審言詞辯論期日前,丙已對乙提起上開土地所有權應有部分移轉登記之訴。則甲代位丙行使權利有無理由?
  有下列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債權人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行使代位權時,債務人行使自己之權利不因而受何限制,甲之債務人丙既於第二審法院言詞辯論期日以前,對乙提起土地所有權應有部分移轉登記之訴,其怠於行使權利之情事,已不復存在,即與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之要件不合,甲之起訴非有理由。
【乙說】
  債權人既經行使代位權,債務人之行使權利即應受相當限制。況債權人為行使代位權而起訴在先,除其代位權不成立者,不生既判力外,如就債務人之權利存否經裁判者,其既判力應及於債務人(參照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第二項),如債務人更行起訴,即屬違背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債務人之起訴在後,債權人之起訴在先,倘債權人之起訴係符合行使代位權之要件,其合法繫屬之訴訟尤不得因債務人在後之起訴而謂有瑕疵。
【丙說】
  債務人行使其自己之權利,固不因債權人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行使代位權而受限制。惟債權人既經起訴行使代位權,除其代位權不成立者,不生既判力外,如就債務人之權利存否經裁判者,其既判力應及於債務人,則債務人即無再行起訴,行使其自己權利之必要。如竟起訴,即屬欠缺權利保護要件中關於保護必要之要件,其起訴為無理由,並不影響債權人起訴在先之訴訟繫屬。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起訴主張乙將某地應有部分出賣與丙,經丙將其轉賣與甲,由於丙怠於行使權利,因而代位訴求乙應將某地所有權之應有部分移轉登記與丙,於第二審言詞辯論期日前,丙復對乙提起上開土地所有權應有部分移轉登記之訴,似此情形,甲(債權人)代位丙(債務人)對乙(第三債務人)提起之訴訟,與丙自己對乙提起之訴訟,並非同一之訴(參照本院二十六年渝上字第三八六號判例)。又甲前既因丙怠於行使權利而已代位行使丙之權利,不因丙以後是否繼續怠於行使權利而影響甲已行使之代位權,故甲之代位起訴,不限制丙以後自己之起訴,而丙自己以後之起訴,亦不影響甲在前之代位起訴,兩訴訟判決結果如屬相同而為原告勝訴之判決,甲可選擇的請求其代位訴訟之判決之執行或代位請求丙之訴訟之判決之執行,一判決經執行而達其目的時,債權人之請求權消滅,他判決不再執行。兩訴訟之判決如有岐異,甲亦可選擇的請求其代位訴訟之判決之執行或代位請求丙之訴訟之判決之執行,其利益均歸之於丙。

回索引〉〉

67-3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81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補正上訴或抗告要件之欠缺,須在本院裁定之評決前為之。在司法院院字第一一二三號解釋未有變更以前,本院三十年六月十七日、五十一年五月十四日民、刑事庭總會決議暨六十七年六月六日第六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所示見解,仍予維持。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定與現行法第231條、第238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81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3頁
  當事人補正上訴或抗告要件之欠缺,須在本院裁定之評決前為之。在司法院院字第一一二三號解釋未有變更以前,本院三十年六月十七日、五十一年五月十四日民、刑事庭總會決議暨六十七年六月六日第六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所示見解,仍予維持。

67-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2條(60.11.17)
【決議】
  法院之通知,其內容如足認係法院對於有關訴訟事件或非訟事件之意思表示者,其性質即與裁定無異,當事人得對之提起抗告。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3頁
【決定事項】
  法院之通知,其內容如足認係法院對於有關訴訟事件或非訟事件之意思表示者,其性質即與裁定無異,當事人得對之提起抗告。

67-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7年09月2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決議】
  甲男隱瞞其早已結婚生子之事實,詭稱將與乙女結婚,誘使成姦,難謂非係故意違反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參照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一一七二號判例所示之意旨,乙女可依侵權行為之法則,訴請甲男賠償其非財產上之損害。
【參考法條】民法第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3頁
【決定事項】
  甲男隱瞞其早已結婚生子之事實,詭稱將與乙女結婚,誘使成姦,難謂非係故意違反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參照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一一七二號判例所示之意旨,乙女可依侵權行為之法則,訴請甲男賠償其非財產上之損害。

回索引〉〉

67-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11月14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決議】
  應歸我政府接收之日產土地,被矇請法院判歸某甲所有,後由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對某甲訴經三審判決塗銷某甲所有權登記確定,惟於函知地政機關辦理塗銷登記時,發見該土地已為某乙基於買賣關係,聲請假處分,乃對某乙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撤銷假處分之執行程序並塗銷其查封登記。查乙聲請法院所為之假處分,其內容為禁止債務人甲就本件土地為處分行為,其效力不能禁止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依據確定判決聲請塗銷甲之所有權登記,故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毋庸提起異異議之訴,以請求撤銷假處分之執行程序。又甲之土地所有權登記塗銷後,由國家取得其所有權,係屬原始取得,自不附有任何負擔或限制,故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亦毋庸訴請塗銷對甲土地所有權所為之查封登記,是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之上開起訴,為欠缺權利保護要件。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6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查應歸我政府接收之日產土地,被矇請法院判歸某甲所有,後由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對某甲訴經三審判決塗銷某甲所有權登記確定。惟於函知地政機關辦理塗銷登記時,發見該土地已為某乙基於買賣關係,聲請假處分,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主張該土地為國有,對某乙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撤銷假處分之執行程序並塗銷其查封登記,其訴有無理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有理由,按土地法第四十三條所謂依本法所為之登記有絕對效力者,係指因信賴現有之登記,而取得該土地權利(物權)之新登記而言。本件某乙信賴訟爭土地現登記為某甲所有,而向某甲買受,僅對某甲有債權關係。既未經某甲為移轉其所有權與某乙之新登記,即無該條之適用。假處分之查封登記,並非物權登記,與該條無關,亦無對抗訟爭土地真正所有權人之效力,且係妨害真正所有權人之權利,自得訴請撤銷其執行程序,及塗銷其查封登記。
【乙說】
  無理由。蓋訟爭土地在某乙買受時,既登記為某甲所有,某乙因信賴登記而買受之,即應受法律上之保障,不因其尚未取得所有權之新登記而有影響。假處分之執行及查封登記,即在保全其移轉登記請求權,自不能予以撤銷及塗銷。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應歸我政府接收之日產土地,被矇請法院判歸某甲所有,後由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對某甲訴經三審判決塗銷某甲所有權登記確定,惟於函知地政機關辦理塗銷登記時,發見該土地已為某乙基於買賣關係,聲請假處分,乃對某乙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撤銷假處分之執行程序並塗銷其查封登記。查乙聲請法院所為之假處分,其內容為禁止債務人甲就本件土地為處分行為,其效力不能禁止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依據確定判決聲請塗銷甲之所有權登記,故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毋庸提起異異議之訴,以請求撤銷假處分之執行程序。又甲之土地所有權登記塗銷後,由國家取得其所有權,係屬原始取得,自不附有任何負擔或限制,故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亦毋庸訴請塗銷對甲土地所有權所為之查封登記,是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之上開起訴,為欠缺權利保護要件。

回索引〉〉

67-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11月1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2、184條(19.12.26)
【決議】
  六十三年四月九日本院六十三年度第二次民庭庭推總會議議案(二)之決議所謂「因受詐欺而為之買賣,在經依法撤銷前,並非無效之法律行為,出賣人交付貨物而獲有請求給付價金之債權,如其財產總額並未因此滅少,即無受損害之可言,即不能主張買受人成立侵權行為而對之請求損害賠償......」。旨在闡明侵權行為以實際受有損害為其成立要件。非謂類此事件,在經依法撤銷前,當事人縱已受有實際損害,亦不得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損害賠償。
【參考法條】民法第92、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6頁
【決定事項】
  六十三年四月九日本院六十三年度第二次民庭庭推總會議議案(二)之決議所謂「因受詐欺而為之買賣,在經依法撤銷前,並非無效之法律行為,出賣人交付貨物而獲有請求給付價金之債權,如其財產總額並未因此滅少,即無受損害之可言,即不能主張買受人成立侵權行為而對之請求損害賠償......」。旨在闡明侵權行為以實際受有損害為其成立要件。非謂類此事件,在經依法撤銷前,當事人縱已受有實際損害,亦不得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損害賠償。

67-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4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7年12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29、35、63、164、788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92條(91.06.26)
【決議】
  被害人因傷致死,其生前因傷害所支出之醫藥費,被害人之繼承人得依繼承關係,主張繼承被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由全體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後段「其由無繼承權之第三人支出者,對於被害人得依無因管理或其他法律關係主張有償還請求權,並得代位債務人(被害人之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不再供參考。
【理由】
  民法第192條第1項已有明文規定。原決定文:被害人因傷致死,其生前因傷害所支出之醫藥費,被害人之繼承人得依繼承關係,主張繼承被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由全體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其由無繼承權之第三人支出者,對於被害人得依無因管理或其他法律關係主張有償還請求權,並得代位債務人(被害人之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
【參考法條】民法第192條(91.06.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8頁
【決定事項】
  被害人因傷致死,其生前因傷害所支出之醫藥費,被害人之繼承人得依繼承關係,主張繼承被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由全體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原決定文】
  被害人因傷致死,其生前因傷害所支出之醫藥費,被害人之繼承人得依繼承關係,主張繼承被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由全體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其由無繼承權之第三人支出者,對於被害人得依無因管理或其他法律關係主張有償還請求權,並得代位債務人(被害人之繼承人)向加害人請求賠償。

回索引〉〉

67-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7年度第14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7年12月0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176、184、242、1148條(19.12.26)
【決議】
  宣告失蹤人死亡之判決,不過推定其何時死亡,既稱推定,自得以反證推翻之。(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七三二號判例)故利害關係人不提起撤銷死亡宣告之訴而在另案為當事人時,亦得提出反證,以推翻宣告死亡判決所為之推定,但僅限於該另案之特定事件當事人間有其效力。
【參考法條】民法第9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8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8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某甲經法院判決宣告死亡後,利害關係人如發現證據,足證失蹤人非係於該判決所確定之時死亡者,是否必須提起撤銷死亡宣告之訴,以資救濟?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法院為宣告死亡之判決後,如欲推翻其推定之時間者,必須提起撤銷死亡宣告之訴或其他一般訴訟,否則縱有反證,亦不能否認宣告死亡判決之效力。
【乙說】
  宣告失蹤人死亡之判決,不過推定其何時死亡,既稱推定,自得以反證推翻之。(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七三二號判例)故利害關係人不提起撤銷死亡宣告之訴而在另案為當事人時,亦得提出反證,以推翻宣告死亡判決所為之推定,但僅限於該另案之特定事件當事人間有其效力。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民國68年(30)

68-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1月16日


【相關法條】建築法第28條(65.01.08)
【決議】
  債權人依據法院之確定判決命債務人就其所建之房屋辦理保存登記後辦理設定抵押權登記,而聲請地政機關辦理登記時,仍應檢送使用執照或其他具有相同效力之證明文件,以證明該房屋為合法建物,始能准予辦理保存登記。惟確定判決之內容已認定其為可以辦理保存登記之合法建物者,地政機關即應准予登記,毌須再命其檢送使用執照或其他具有相同效力之證明文件。
【附帶決議】
  法院審理債權人請求債務人辦理房屋之保存登記事件,應就該房屋是否為合法建物,能否辦理保存登記之事實,調查認定。
【參考法條】建築法第28條(65.01.0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39頁
【提案】
  院長交議:某甲依據法院命某乙就其所建房屋辦理保存登記後,辦理抵押權登記之確定判決,聲請地政事務所辦理登記。該地政事務所以某甲未檢附某乙之建築物使用執照為由,駁回某甲之聲請,是否正當?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建築物建造完成後,應請領使用執照為建築法第二十八條第三款所明定。辦理建築物保存登記時除應檢送土地登記規則第二十六條規定之文件外,尚須附具使用執照,旨在藉此杜絕新違章建築。法院命債務人辦理保存登記及設定抵押權登記,而債務人拒不辦理,亦僅於判決確定時,視為已為申請登記而己,非謂登記原因為確定判決即可不按一般申請程序辦理,亦不能因此不提出使用執照為合法房屋之證明。況且取得使用執照如有困難亦得提出具有相同效力之證明文件以資證明該建物係屬合法建物(參照內政部67.5.8台內地字七八四二五一號函)。某甲既未依規定附具使用執照,又不提出有相同效力之其他證明文件,地政事務所駁回其登記之聲請,自無不合。
【乙說】
  建築法第七十條、第七十一條規定使用執照應由起造人會同承造人監造人檢附原建築執照及設計圖樣提出聲請,由主管建築機關派員查驗該建築與原設計圖樣是否相符,如有不符,尚須修改再請查驗,經查驗合格始得發給,由此可知,非有起造人之積極行為,難以申領使用執照,而起造人既與債權人涉訟敗訴,欲其提供必要文件,協力申領,自無可能。於此情形,如仍強令債權人附具使用執照始得辦理登記,無異許敗訴人得以消極抵制方法,使勝訴之當事人無從獲得確定判決之利益,殊非法律保護正當權利人之本旨。地政事務所據以要求登記聲請人附具使用執照之行政命令(行政院台(57)內字第四四二三號令)對於命令下達前建築完成之房屋因特殊情形無法檢附使用執照者,亦定有變通辦法,即准其辦理建物登記後,在登記簿上附記「僅證明房屋產權之所屬,至是否符合建築法令,仍應受建築法及都市計劃等有關法令之限制」等字樣,同時經登記之建築物如屬違章建築,將來拆除時不予補償。(內政部(47)內地字第八四九八號函之規定)依確定判決聲請登記者如有無法檢附使用執照之情形,援照上開內政部函規定辦理,既可貫澈確定判決之效力,復可兼顧違章建築之防範措施,自可准其辦理登記。該地政事務所忽視上述特殊困難情形,概以未附具使用執照即駁回其登記之聲請,自有不當。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債權人依據法院之確定判決命債務人就其所建之房屋辦理保存登記後辦理設定抵押權登記,而聲請地政機關辦理登記時,仍應檢送使用執照或其他具有相同效力之證明文件,以證明該房屋為合法建物,始能准予辦理保存登記。惟確定判決之內容已認定其為可以辦理保存登記之合法建物者,地政機關即應准予登記,毌須再命其檢送使用執照或其他具有相同效力之證明文件。
【附帶決議】
  法院審理債權人請求債務人辦理房屋之保存登記事件,應就該房屋是否為合法建物,能否辦理保存登記之事實,調查認定。

回索引〉〉

68-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8年02月1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9、85條(60.11.17)
【決議】
  兩造上訴事件,兩造上訴均駁回時,縱有一造為多數債務人而應負連帶責任者,對於訴訟費用之宣示,仍從簡,依往例記載為「第三審訴訟費用由兩造各自負擔」。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5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定與民事訴訟法第85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9、85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1頁
【決定事項】
  兩造上訴事件,兩造上訴均駁回時,縱有一造為多數債務人而應負連帶責任者,對於訴訟費用之宣示,仍從簡,依往例記載為「第三審訴訟費用由兩造各自負擔」。

68-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3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1、224條(19.12.26)證券交易法第60條(57.04.30)
【決議】
  證券交易法第六十條第一項第一款之規定乃取締規定,非效力規定,無民法第七十一條之適用,證券商違反本款規定而收受存款或辦理放款,僅主管官署得依證券交易法第六十六條為警告、停業或撤銷營業特許之行政處分,及行為人應負同法第一百七十五條所定刑事責任,其存款行為(消費寄託)或放款行為(消費借貸),並非無效。(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71、224條(19.12.26)證券交易法第60條(57.04.3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證券商違反證券交易法第六十條第一項第一款(下稱本款)之規定,而收受存款或辦理放款,其與存款人或借款人間之行為是否有效?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證券商不得有收受存款或辦理放款之行為,為本款所明定,如違反此項法律之禁止規定,依民法第七十一條規定,該證券商與存款人或借款人間之消費寄託或消費借貸契約,應屬無效。
【乙說】
  本款規定,乃取締規定,非效力規定,無民法第七十一條之適用,證券商違反本款規定而收受存款或辦理放款,僅主管官署得依證券交易法第六十六條為警告、停業或撤銷營業特許之行政處分,及行為人應負同法第一百七十五條所定刑事責任,其存款行為(消費寄託)或放款行為(消費借貸),並非無效。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證券交易法第六十條第一項第一款之規定乃取締規定,非效力規定,無民法第七十一條之適用,證券商違反本款規定而收受存款或辦理放款,僅主管官署得依證券交易法第六十六條為警告、停業或撤銷營業特許之行政處分,及行為人應負同法第一百七十五條所定刑事責任,其存款行為(消費寄託)或放款行為(消費借貸),並非無效。(同乙說)

回索引〉〉

68-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3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17、224條(91.06.26)
【決議】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所謂代理人,包括意定代理人及法定代理人而言。(同甲說)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民法第217條增列本則決議。(並於決議全文之相關法條部分增列民法第217條)
【參考法條】民法第217、224條(91.06.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1頁
【提案】院長交議: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所指之代理人,是否包括法定代理人在內?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所謂代理人,包括意定代理人及法定代理人而言。
【乙說】本條所謂代理人,指意定代理人而言,法定代理人則不包括在內。
  以上兩說,應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8-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03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17、224條(19.12.26)
【決議】
  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可類推適用於同法第二百十七條被害人與有過失之規定,亦即在適用民法第二百十七條之場合,損害賠償權利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之過失,可視同損害賠償權利人之過失,適用過失相抵之法則。
【參考法條】民法第217、22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1頁
【提案】
  院長交議: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是否可類推適用於同法第二百十七條關於被害人與有過失之規定,亦即在適用民法第二百十七條之場合,損害賠償權利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之過失,是否可視同損害賠償權利人之過失,適用過失相抵之法則?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可類推適用於同法第二百十七條被害人與有過失之規定,亦即在適用民法第二百十七條之場合,損害賠償權利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之過失,可視同損害賠償權利人之過失,適用過失相抵之法則。
【乙說】侵權行為之被害人之法定代理人不能類推適用,其餘同甲說。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8-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2次民、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八)【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26條(60.11.17)
【決議】
  民事兩造均上訴之案件,判決書兩造當事人均僅記明上訴人○○○,毋庸記載「上訴人即被上訴人」字樣。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2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
【決定事項】
  民事兩造均上訴之案件,判決書兩造當事人均僅記明上訴人○○○,毋庸記載「上訴人即被上訴人」字樣。

回索引〉〉

68-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3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34條(64.04.22)土地法第43條(64.07.24)
【決議】
  甲私擅將乙所有土地移轉登記於己,並已為善意之丙設定抵押權登記,甲之移轉登記如有無效之原因,即非信賴登記而取得新登記之善意第三人,不受土地法第四十三條之保護,縱令丙之抵押權登記應受同條之保護,乙仍可訴請塗銷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而丙之抵押權即存在於乙之所有土地。(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13條(19.12.26)土地法第43條(64.07.24)強制執行法第34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私擅將乙所有土地移轉登記於自己,並已為善意之丙設定抵押權登記,乙能否訴請塗銷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甲私擅將乙所有土地移轉登記於自己,如有無效之原因,即非信賴登記而取得新登記之善意第三人,不受土地法第四十三條之保護,縱令丙之抵押權登記應受同條之保護,乙仍可訴請塗銷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結果丙之抵押權即存在於乙之所有土地。
【乙說】
  丙因信賴甲所有權之登記而為抵押權之新登記,既受土地法第四十三條之保護,不得塗銷,則甲之所有權登記縱不受保護,亦不得訴請塗銷,蓋甲之所有權登記如許塗銷,丙之抵押權登記將失所附麗,而不能貫澈保護善意第三人之法意。此際乙可請求甲損害賠償,將土地所有權再移轉登記於乙,以回復原狀,而丙之抵押權當然追及存在於乙之土地。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私擅將乙所有土地移轉登記於己,並已為善意之丙設定抵押權登記,甲之移轉登記如有無效之原因,即非信賴登記而取得新登記之善意第三人,不受土地法第四十三條之保護,縱令丙之抵押權登記應受同條之保護,乙仍可訴請塗銷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而丙之抵押權即存在於乙之所有土地。(同甲說)

回索引〉〉

68-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4條(89.02.02)
【決議】
  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謂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非僅指債務人除受執行之財產外無其他財產而言,即有其他財產,如不足供清償參與分配債權人之全部債務者,該債權人即得以其全部債權聲明參與分配。(同甲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強制執行法第34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4條(89.02.0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務人已受強制執行之財產外其他財產不足清償其所負無執行名義債權人之債務時,該債權人是否得以其全部債權參與分配?抑僅得就其不足清償部分之債權參與分配?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謂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非僅指債務人除受執行之財產外全無其他財產而言,即有其他財產如不足供清償參與分配債權人之全部債務者,該債權人即得以其全部債權聲明參與分配。
【乙說】
  右開法條所謂「足供清償」並不限於足供全部清償,即足供一部清償者,亦包括在內。如果債務人確尚有他財產足供清償參與分配之債權人債權之一部,則此部份債權,即不得准予參與分配。
  以上兩項,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謂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非僅指債務人除受執行之財產外無其他財產而言,即有其他財產,如不足供清償參與分配債權人之全部債務者,該債權人即得以其全部債權聲明參與分配。(同甲說)

回索引〉〉

68-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34-1、104條(64.07.24)
【決議】
  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僅規定基地出賣時,承租人有依同樣條件優先購買之權,並未限制承租人對於共有之基地必其共有人全部出售時始得主張優先購買之權,果係如此,則基地共有人將其應有部分分別或先後出售時,承租人將無法獲得基地所有權,有違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之意旨。故出租之共有基地共有人之一出售其應有部分時,基地承租人有依同樣條件優先購買之權,承租人此項優先購買權,且優先於同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四項所規定之他共有人優先承購權。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104、34-1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出租之共有基地共有人之一出售其應有部分時,基地承租人有無依同樣條件優先購買之權?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承租人有優先購買基地之權,旨在使基地歸屬房屋所有人獨有而予利用,以簡代化法律關係。故該法條所稱之出賣基地,應指出賣基地之全部而言,不包括基地共有人之一出賣其應有部分在內。否則房屋所有人既不能單獨取得全部基地而予利用,且妨礙基地共有人之優先承購權,即與修正後之土地法精神有所牴觸。
【乙說】
  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僅規定基地出賣時,承租人有依同樣條件優先購買之權,並未限制承租人對於共有之基地必其共有人全部出售時始得主張優先購買之權,果係如此,則基地共有人將其應有部分分別或先後出售時,承租人將無法獲得基地所有權,有違土地法第一百零四條之意旨。故出租之共有基地共有人之一出售其應有部分時,基地承租人有依同樣條件優先購買之權,承租人此項優先購買權,且優先於同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四項所規定之他共有人優先承購權。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8-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5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四)【會議日期】民國68年04月1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09、767條(19.12.26)
【決議】某甲於日據時期,將其所有之土地捐贈與乙,依當時適用之日本民法,雖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但受贈人乙仍取得該土地之所有權,嗣該土地於本省光復後仍登記為甲之名義,此際受贈人乙僅得向贈與人請求為所有權移轉登記,而不得提起塗銷登記之訴(參照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四一號判例及五十一年十月八日第五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四))。(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409、76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
【提案】民五庭提案:某甲於日據時期,將其所有之土地捐贈與乙(乙為日據時期之庄役場,即鄉公所之前身) ,依當時適用之日本民法,雖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但受贈人乙仍取得該土地之所有權。茲受贈人乙即鄉公所,以該土地於本省光復後土地總登記簿上雖仍登記為甲之名義,但實際係伊所有,故請求甲塗銷其所有權登記。甲則以時效為抗辯。應如何處理?
  有甲、乙二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討論意見】
【甲說】在日據時期贈與不動產,於台灣光復後,仍登記為贈與人之名義者,受贈人僅得向贈與人請求為所有權移轉登記,而不得提起塗銷登記之訴。鄉公所乙訴請塗銷登記,應予駁回。(參照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四一號判例及五十一年十月八日、五十一年度第五次民、刑庭總會議決議(四))
【乙說】系爭土地依當時有效之日本民法,既應屬鄉公所乙所有,則甲仍登記為所有人,自係侵害乙之權益,乙自得請求塗銷登記。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某甲於日據時期,將其所有之土地捐贈與乙,依當時適用之日本民法,雖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但受贈人乙仍取得該土地之所有權,嗣該土地於本省光復後仍登記為甲之名義,此際受贈人乙僅得向贈與人請求為所有權移轉登記,而不得提起塗銷登記之訴(參照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四一號判例及五十一年十月八日第五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四))。(同甲說)

68-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94條(89.02.02)
【決議】
  強制執行法第九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旨在簡化強制執行程序,俾能從速結案。故執行法院命承受不動產之債權人,限期補繳差額之裁定,於逾期不繳後,應以之為執行名義依職權強制執行之。至應如何執行,可依照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五十二項第二款辦理。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定與強制執行法第94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94條(89.02.0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7頁
【決定事項】
  強制執行法第九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旨在簡化強制執行程序,俾能從速結案。故執行法院命承受不動產之債權人,限期補繳差額之裁定,於逾期不繳後,應以之為執行名義依職權強制執行之。至應如何執行,可依照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五十二項第二款辦理。

68-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03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70條(64.04.22)
【決議】
  執行法院於拍賣債務人動產時,債權人或債務人依強制執行法第七十條第四項所為反對之表示,不屬於民法第一千零零三條第一項所定之日常家務,而子女如已成年或結婚,其父母亦無法定代理權之可言,故法院執行動產之拍賣時,如債務人不在場而其配偶或父母對應買人所出之最高價,認為不足而為反對之表示者,不能認為合於強制執行法上開條項之規定。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70條(64.04.22)民法第100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7頁
【決定事項】
  執行法院於拍賣債務人動產時,債權人或債務人依強制執行法第七十條第四項所為反對之表示,不屬於民法第一千零零三條第一項所定之日常家務,而子女如已成年或結婚,其父母亦無法定代理權之可言,故法院執行動產之拍賣時,如債務人不在場而其配偶或父母對應買人所出之最高價,認為不足而為反對之表示者,不能認為合於強制執行法上開條項之規定。

回索引〉〉

68-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決議】
  對於軍人家屬賴以維持生活之財產,在動員時期應徵召服役之軍人在營服役期間,應暫緩為妨害其家屬維持生活之執行。
【參考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7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權人以金錢債權之執行名義,聲請查封拍賣債務人之某項財產,惟該項財產係應徵服役之軍人於服役期間,其家屬賴以維持生活所必需之財產,依法不得執行。經執行法院命債權人另查報債務人其他可供執行之財產後,債權人陳報債務人已無其他財產時,究應將債權人強制執行之聲請駁回,或發給債權憑證?有以下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應將債權人強制執行之聲請駁回,蓋債權人所聲請查封拍賣之某項財產,係依法不得執行,並非無財產可比,不得命債務人寫立書據,或以再執行憑證發給債權人,而應將債權人強制執行之聲請駁回。
【乙說】
  如債權人不同意由債務人寫立書據,即應發給再執行憑證,蓋債務人雖有財產,既依法不得強制執行,即屬無財產可供強制執行,合於強制執行法第二十七條之規定。且債權人既有執行名義,即有執行請求權,不得率將債權人強制執行之聲請駁回。
【丙說】
  比照「高等以下各級法院辦案期限規則」第九十八條第二項第一款:「強制執行程序中,債務人或其家屬應徵召服兵役......」之規定,可以裁定停止強制執行,直至服役期滿為止,再予執行。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對於軍人家屬賴以維持生活之財產,在動員時期應徵召服役之軍人在營服役期間,應暫緩為妨害其家屬維持生活之執行。

回索引〉〉

68-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60.11.17)
【決議】
  請求離婚之訴與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本屬兩種訴訟,便宜上得合併提起之。惟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有無理由,須以請求離婚是否准許為前提,甲婦對其夫在第一審法院提起請求離婚並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經第一審法院一併駁回,甲婦僅就請求離婚部分提起上訴,第二審法院改判准予離婚獲得勝訴判決確定後,甲婦得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十一款之規定,對前第一審駁回其請求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部分之訴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請求救濟。(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7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茲有妻某甲對其夫某乙在第一審法院提起請求離婚並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經第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其離婚之訴,並將其請求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一併駁回,某甲僅就請求離婚部分提起上訴,第二審法院改判准予離婚獲得勝訴判決確定在案。某甲乃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十一款之規定對前第一審駁回其請求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部分之訴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應否准許?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十一款規定,所謂為判決基礎之民事判決依其後之確定裁判已變更者,係指為基礎之民事判決係他訴訟之判決而言,不包括本件訴訟之判決,若該判決與為其基礎之民事判決,本屬同一訴訟,原得以上訴程序一併請求改判,乃當事人拋棄上訴利益,任其判決確定,則在為其基礎之判決經上訴程序變更後,自不得依上開法條第十一款規定對之提起再審之訴。
【乙說】
  按請求離婚之訴與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本屬兩種訴訟,為便利起見,得合併提起之。惟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有無理由,須以請求離婚是否准許為前提。而當事人放棄上訴,並不影響其提起再審之訴之權利,茲因該離婚之訴獲勝訴之判決確定,某甲乃就贍養費及慰藉金部分之判決依再審程序,請求救濟,自非法所不許,應認可得提起再審之訴。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請求離婚之訴與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本屬兩種訴訟,便宜上得合併提起之。惟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有無理由,須以請求離婚是否准許為前提,甲婦對其夫在第一審法院提起請求離婚並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之訴,經第一審法院一併駁回,甲婦僅就請求離婚部分提起上訴,第二審法院改判准予離婚獲得勝訴判決確定後,甲婦得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十一款之規定,對前第一審駁回其請求給付贍養費及慰藉金部分之訴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請求救濟。(同乙說)

回索引〉〉

68-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310、602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94條(64.04.22)
【決議】
  民法第三百十條第二款之適用,須受領人為債權之準占有人,並以債務人不知其非債權人為要件。某甲持銀行存摺及蓋有偽刻之名章之取款條,以存戶自居,向銀行提取存款後,經科學機器鑑定結果,發現取款條所蓋存戶印文與所存印鑑不符,但其不符非肉眼所能辨識。似此情形,某甲所持之銀行存摺雖屬真正,但取款條上所蓋印文既屬偽造,依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二九六五號判例所示旨趣,某甲不能認為消費寄託關係中債權之準占有人,銀行既設印鑑,即不容藉口非肉眼所能分辨而主張不知其非債權人,謂有該款之適用。(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310、602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94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89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47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某甲持銀行存摺及蓋印偽刻之名章之取款條,以存戶自居,向銀行提取存款後,經科學機器鑑定結果,發現取款條所蓋存戶印文與所存印鑑不符,但其不符非肉眼所能辨識。苟銀行不能證明某甲確為存戶本人或其他有受領權之人,銀行可否主張某甲為民法第三百十條第二款所指債權之準占有人,認其清償已生效力,
  有甲、乙二人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三百十條第二款之適用,須受領人為債權之準占有人,並以債務人不知其非債權人為要件。本例某甲所持之銀行存摺雖屬真正,但取款條上所蓋印文則屬偽造,依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二九六五號判例所示旨趣,某甲不能認為消費寄託關係中債權之準占有人,銀行既設印鑑,即不容藉口非肉眼所能分辨而主張不知其非債權人,謂有該款之適用。
【乙說】
  某甲既以行使債權之意思,持有存摺,並偽刻與存款人存留銀行印鑑酷似之印章,蓋用於取款條,請求領取存款,在一般交易觀念上,足以使人誤信某甲為債權人,應認銀行之付款,係以善意對債權之準占有人為清償,已生清償之效力。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民法第三百十條第二款之適用,須受領人為債權之準占有人,並以債務人不知其非債權人為要件。某甲持銀行存摺及蓋有偽刻之名章之取款條,以存戶自居,向銀行提取存款後,經科學機器鑑定結果,發現取款條所蓋存戶印文與所存印鑑不符,但其不符非肉眼所能辨識。似此情形,某甲所持之銀行存摺雖屬真正,但取款條上所蓋印文既屬偽造,依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二九六五號判例所示旨趣,某甲不能認為消費寄託關係中債權之準占有人,銀行既設印鑑,即不容藉口非肉眼所能分辨而主張不知其非債權人,謂有該款之適用。(同甲說)

回索引〉〉

68-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9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6月2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50條(19.12.26)
【決議】
  當事人約定如債務人不於適當時期履行債務時,即須支付違約金者,其違約金係以強制債務之履行為目的,實為確保債權效力之一種強制罰,與利息之性質迥然不同,就令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但既得由法院減至相當之數額(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亦非無救濟之途,不得謂其約定為無效或無請求權,蓋違約金之約定,於金錢債務,並不排斥其適用,又非有如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限制,至法院之核減乃基於公平觀念之理由,而非基於無請求權之原因,若謂債務人可以任意遲延給付,而可不受契約預定違約金之處罰,其結果將使債權人金融週轉陷於呆滯,生產計劃無由開展,而債務人拖債之風亦將日熾,豈得謂平。且遲延之債,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除遲延利息外,亦非不得請求損害賠償,此觀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三項之規定自明,法律既許債權人於遲延利息外,請求損害賠償,尤難謂此項違約金之約定為無效或無請求權,於此場合,僅債務人得就過高部分請求法院行使其減低權而已。
【註】
  本決議原編為本院五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第五次民、刑庭總會議決議之「附錄」,嗣於本次會議決議將首揭之決議文刪除,原「附錄」改為決議。(參見本則相關資料欄)
【參考法條】民法第25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1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金錢借貸,約定利率雖未超過法定最高限制,但訂明逾期不償,在遲延期內,即須支付若干數量之違約金者,此項違約金與約定利率合計,已超過法定最高利率之限制,關於超過部分是否有效,抑無請求權?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謂當事人約定如債務人不於適當時期履行債務時,即須支付違約金者,其違約金係以強制債務之履行為目的,實為確保債權效力之一種強制罰,與利息之性質迥然不同,就令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但既得由法院減至相當之數額,(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亦非無救濟之途,不得謂其約定為無效或無請求權。蓋違約金之約定,於金錢債務並不排斥其適用,又非有如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限制,至法院之核減乃基於公平觀念之理由,而非基於無請求權之原因若謂債務人可以任意遲延給付,而可不受契約預定違約金之處罰,其結果將使債權人金融週轉陷於呆滯,生產計劃無由開展,而債務人拖債之風亦將日熾豈得謂平。且遲延之債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除遲延利息外,亦非不得請求損害賠償,此觀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三項之規定自明,法律既許債權人於遲延利息外請求損害賠償,尤難謂此項違約金之約定為無效或無請求權,於此場合,僅債務人得就過高部分請求法院行使其減低權而已。
【乙說】
  謂違約金係當事人約定一方違背契約時支付與他方之金錢,其性質固與利息有間,然金錢債務違背償還之約定期限者,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項既有「遲延之債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求依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但約定利率較高者,仍從其約定利率」之規定,則債務人違背約定期限遲延給付者,法律僅許債權人請求債務人支付利息,而其利率並當然仍受民法第二百零五條,利率管理條例第四條之限制,若許當事人對於金錢債務約定高於法律許可之利率之違約金,則法律關於利率之限制,將大部失其效用,而債務人將得任債權人巧取利益,殊與法律之精神有背,是即學說上所稱之脫法行為,自應不予准許,(見本院五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一四號判決)至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三項所稱之損害,係實際損害,須經債權人證明始得請求,與本件所稱有強制罰性質之違約金,不同其種類,縱債權於違約金之請求被駁回後,如有合於該條項之情形時,仍非不得為損害賠償之請求,二者並無抵觸,不能以此為反對說持論之依據。
【丙說】
  謂違約金為約定不履行債務時,應支付之金錢,(民法第二百五十條第一項)其適用範圍,既不以金錢以外之債務為限,則金錢債務約定違約金者,縱其約定之金額超過法定最高利率之限制,解釋上亦不得指為無效,否則債務人已任意給付後,尚可以不當得利為理由請求返還,將無以維持交易之安全矣,脫法行為說,固有所偏,但謂過高之違約金因有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之適用,無礙於債權人之行使請求權,亦非持平之論,蓋違約金之減低,屬於法院之職權,減低與否,或減低若干,均非債務人所得強求,且遲延利息,依約定利率計算,已達最高限制者,違約金無由復加,如依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之規定,法院祇得減低而不得免除,適用上仍不能應付洽當,故應認違約金之約定過高者,有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同一法律理由,應類推適用該條之規定,認超過部分債權人無請求權,如是則雙方利益均可兼顧。
  以上三說,應採何說?請公決
【決議】
  當事人約定如債務人不於適當時期履行債務時,即須支付違約金者,其違約金係以強制債務之履行為目的,實為確保債權效力之一種強制罰,與利息之性質迥然不同,就令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但既得由法院減至相當之數額(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亦非無救濟之途,不得謂其約定為無效或無請求權,蓋違約金之約定,於金錢債務,並不排斥其適用,又非有如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限制,至法院之核減乃基於公平觀念之理由,而非基於無請求權之原因,若謂債務人可以任意遲延給付,而可不受契約預定違約金之處罰,其結果將使債權人金融週轉陷於呆滯,生產計劃無由開展,而債務人拖債之風亦將日熾,豈得謂平。且遲延之債,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除遲延利息外,亦非不得請求損害賠償,此觀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三項之規定自明,法律既許債權人於遲延利息外,請求損害賠償,尤難謂此項違約金之約定為無效或無請求權,於此場合,僅債務人得就過高部分請求法院行使其減低權而已。
【註】
  本決議原編為本院五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第五次民、刑庭總會議決議之「附錄」,嗣於本次會議決議將首揭之決議文刪除,原「附錄」改為決議。(參見本則相關資料欄)

回索引〉〉

68-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68年07月17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8卷7期72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1條(60.11.17)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1.09.09)
【決議】
  本院六十八年七月十七日、六十八年度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決議發票人證明已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提起訴訟時,依同條第二項規定,執行法院應即停止強制執行,此項立法目的,即在於可否強制執行應待實體上訴訟終結以定其債權之存否。今既已判決,應認其本票債權不存在確定,則前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其執行力即因而消滅。否則,如認為該判決並無消滅裁定執行力之效力,則雖已勝訴,執行程序仍須進行,關於訴訟中停止執行之規定,即屬毫無意義,顯非立法之本意。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01條(75.04.30)

68-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7月17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4條(89.02.02)
【決議】
  本票發票人已向債權人漬償票款,未將本票收回,債權人復持已受清償之本票,向法院聲請裁定取得執行名義,對本票發票人實施強制執行時,因其消滅債權人請求之事由,非在執行名義成立後發生,本票發票人不得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四條規定,提起異議之訴。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定與強制執行法第14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4條(89.02.0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3頁
【決定事項】
  本票發票人已向債權人漬償票款,未將本票收回,債權人復持已受清償之本票,向法院聲請裁定取得執行名義,對本票發票人實施強制執行時,因其消滅債權人請求之事由,非在執行名義成立後發生,本票發票人不得依強制執行法第十四條規定,提起異議之訴。

回索引〉〉

68-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7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1條(79.08.20)
【決議】參加人不得為其所輔助之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現行法第58條第3項增訂參加人得提起再審之訴之規定。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61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3頁
【決定事項】參加人不得為其所輔助之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

68-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07月17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3條(61.09.09)
【決議】
  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三條第一項所指之裁定,係包括依聲請及依職權所為之裁定而言,此由同條第二項規定觀之,可以無疑。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3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3頁
【決定事項】
  非訟事件法第二十三條第一項所指之裁定,係包括依聲請及依職權所為之裁定而言,此由同條第二項規定觀之,可以無疑。

68-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0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四)【會議日期】民國68年07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決議】公同共有人相互間提起確認自己有公同共有權之訴,不必以其他公同共有人全體為共同被告。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3頁
【決定事項】公同共有人相互間提起確認自己有公同共有權之訴,不必以其他公同共有人全體為共同被告。

回索引〉〉

68-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7月31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229、232、406、804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條(60.11.17)土地法第46-2、69條(64.07.24)
【決議】
  土地分割因地政人員在地籍圖上繪劃界線之錯誤,致與應分割之現場界線不符,因而在土地登記簿上登記之面積,亦有差誤,受不利益之當事人,申請當地地政事務所更正,該所認應更正,而通知雙方前往辦理,他方拒絕時,因此種錯誤,涉及私權,該受不利益之一方當事人,可以訴請他方同意辦理更正(參照本院六十二年台上字第一六一七號判決);如其訴訟標的價額超過銀元八千元,並得上訴第三審。(同甲說)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46-2、69條(64.07.24)民事訴訟法第466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4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土地分割因地政人員在地籍圖上繪劃界線之錯誤,致與應分割之現埸界線不符,因而在土地登記簿上登記之面積,亦有差誤。受不利益之當事人,申請當地地政事務所更正。該所認應更正,而通知雙方攜帶所有權狀、國民身份證、印章到所辦理。他方拒絕。該受不利益之一方當事人可否訴請他方同意辦理?此種事件如其訴訟標的價額超過銀元八千元,可否上訴第三審?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此種錯誤,有涉私權,可以訴請他方同意辦理更正。亦得上訴第三審。
【乙說】此種請求同意更正地籍圖及面積之行為,不能作為訴訟之標的而提起民事訴訟。
【丙說】此係定不動產界線之事件,無論第二審判決准否,均不得上訴第三審。
  以上三說,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土地分割因地政人員在地籍圖上繪劃界線之錯誤,致與應分割之現場界線不符,因而在土地登記簿上登記之面積,亦有差誤,受不利益之當事人,申請當地地政事務所更正,該所認應更正,而通知雙方前往辦理,他方拒絕時,因此種錯誤,涉及私權,該受不利益之一方當事人,可以訴請他方同意辦理更正(參照本院六十二年台上字第一六一七號判決);如其訴訟標的價額超過銀元八千元,並得上訴第三審。(同甲說)

回索引〉〉

68-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08月21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91、95條(64.04.22)
【決議】強制執行法雖僅規定於強制管理中,得依聲請,另行估價拍賣,惟此係因繼續拍賣,通常時間上不致久隔,而強制管理,為時較久,極易發生不動產價格之變動,故有另行估價之必要。如停止拍賣,已達年餘,不動產價值又確已上漲,其有另行估價之必要,與強制管理中並無不同,為保護當事人之權益計,應解為拍賣程序因故停止,致原定之拍賣最低價額顯與市價不相當時,得重新鑑價,核定拍賣最低之新價額,此際該拍賣之不動產,事實上既確已上漲,自無再行減價之理,而債權人未於拍賣無人應買之當時承受,迨時經一年,情形變更以後,始聲明照原定拍賣最低價額承受,自不宜准許。(同乙說)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91、95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5頁
【提案】院長交議:不動產第一次拍賣,無人應買,嗣因故停止拍賣達一年餘,其間不動產價格上漲,債權人以原定拍賣底價過低,聲請重新鑑價,經函請市府鑑價結果,地價確已調整數成,此際執行法院究應依強制執行法第九十一條第二項規定,減價再行拍賣,抑應比照最近鑑價結果,重新核定拍賣最低價額,予以拍賣。又此時如另有債權人聲明願照原定拍賣最低價額承受,執行法院應否准許?有,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第一次拍賣不動產,無人應買,執行法院應依強制執行法第九十一條第二項規定,酌減拍賣最低價額,再行拍賣。至另行估價拍賣,依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於強制管理中始得為之,本件情形似不得比照辦理。從而債權人聲明照原定拍賣最低價額承受,即應准許。
【乙說】
  強制執行法雖僅規定於強制管理中,得依聲請,另行估價拍賣,惟此係因繼續拍賣,通常時間上不致久隔,而強制管理,為時較久,極易發生不動產價格之變動,故有另行估價之必要。本件停止拍賣,既達年餘,不動產價值又確已上漲,其有另行估價之必要,與強制管理中並無不同,為保護當事人之權益計,應解為拍賣程序因故停止,致原定之拍賣最低價額顯與市價不相當時,得重新鑑價,核定拍賣最低之新價額,此際該拍賣之不動產,事實上既確已上漲,自無減價以求有人應買之理,而債權人未於拍賣無人應買之當時承受,迨時經一年,情事變更以後,始聲明照原定拍賣最低價額承受,自不宜准許。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強制執行法雖僅規定於強制管理中,得依聲請,另行估價拍賣,惟此係因繼續拍賣,通常時間上不致久隔,而強制管理,為時較久,極易發生不動產價格之變動,故有另行估價之必要。如停止拍賣,已達年餘,不動產價值又確已上漲,其有另行估價之必要,與強制管理中並無不同,為保護當事人之權益計,應解為拍賣程序因故停止,致原定之拍賣最低價額顯與市價不相當時,得重新鑑價,核定拍賣最低之新價額,此際該拍賣之不動產,事實上既確已上漲,自無再行減價之理,而債權人未於拍賣無人應買之當時承受,迨時經一年,情形變更以後,始聲明照原定拍賣最低價額承受,自不宜准許。(同乙說)

回索引〉〉

68-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3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08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59、824、1164條(19.12.26)
【決議】
  按分割共有物既對於物之權利有所變動,即屬處分行為之一種,凡因繼承於登記前已取得不動產物權者,其取得雖受法律之保護,不以其未經繼承登記而否認其權利,但繼承人如欲分割其因繼承而取得公同共有之遺產,因屬於處分行為,依民法第七百五十九條規定,自非先經繼承登記,不得為之。(同甲說)
【附帶決議】
  共有物之分割性質上為處分行為,不因協議分割或裁判分割而有不同,依民法第七百五十八條規定,共有之不動產之共有人中有人死亡時,於其繼承人未為繼承登記前,不得分割共有物。
【參考法條】民法第759、824、116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5頁
【提案】民六庭提案:繼承人在未為繼承登記以前訴請分割遺產,能否准許?
  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分割共有物既對於物之權利有所變動,即屬處分行為之一種,凡因繼承於登記前已取得不動產物權者,其取得雖受法律之保護,不以其未經繼承登記而否認其權利,但繼承人如欲分割其因繼承而取得公同共有之遺產,因屬於處分行為,依民法第七百五十九條規定,自非先經繼承登記,不得為之。
【乙說】
  按各共有人得隨時請求分割共有物,為共有關係之廢止,共有人請求法院為共有物分割方法之決定,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由法院之判決將物分歸於取得人。一般分割之效力,我民法採權利移轉主義(遺產分割則採權利宣示主義),判決分割在各共有人間因生權利互為移轉之效力,但此係由於形成判決直接發生法律上之效果,而創設單獨所有權,非因共有人處分之行為而生物權之變動,故毋須先辦繼承登記,即得請求分割共有物。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按分割共有物既對於物之權利有所變動,即屬處分行為之一種,凡因繼承於登記前已取得不動產物權者,其取得雖受法律之保護,不以其未經繼承登記而否認其權利,但繼承人如欲分割其因繼承而取得公同共有之遺產,因屬於處分行為,依民法第七百五十九條規定,自非先經繼承登記,不得為之。(同甲說)
【附帶決議】共有物之分割性質上為處分行為,不因協議分割或裁判分割而有不同,依民法第七百五十八條規定,共有之不動產之共有人中有人死亡時,於其繼承人未為繼承登記前,不得分割共有物。

回索引〉〉

68-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08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69、770、772條(19.12.26)土地法第54條(64.07.24)
【決議】
  占有人依民法第七百六十九條、第七百七十條規定,取得所有權時,其未經登記之原所有權即行消滅(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二四二八號判例),蓋取得時效係依占有之事實而取得權利,並非使原所有人負擔義務。故原所有人並不負擔「應同意占有人登記為所有人」之義務。條文所謂「得請求登記為所有人」非謂得請求原所有人同意登記為所有人之意,係指得請求地政機關登記為所有人;因此,土地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占有人得依其一方之聲請,登記為土地所有人。若地政機關認為不應受理而駁回其聲請,占有人得依土地法第五十六條規定訴請確認其權利,如經裁判確認,始得依裁判再行聲請登記。地政機關受理聲請,經審查證明無誤者,應即公告之(土地法第五十五條),在公告期間內,如有土地權利關係人提出異議,地政機關應依同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予以調處,不服調處者,應於接到調處通知後十五日內向司法機關訴請處理,逾期不起訴者,依原調處結果辦理之。此項登記程序為地政機關執掌業務,自無從以判決代之。又依時效取得不動產他項權利之占有人,所以亦應單獨聲請地政機關辦理登記者,其理由為(一)此乃民法第七百七十二條準用同法第七百六十九條、第七百七十條規定之當然結果,(二)此際原所有人亦不負協同占有人取得他項權利之義務,(三)內政部67、4、3、台內地字第七九○○八○號函台灣省政府及台北市政府,亦認為依時效取得土地上權者,得單獨聲請為地上權之登記。足徵地政機關處理此類事件並無困難,司法機關自亦不必多所瞻顧而持相反之見解。基於以上理由,可知依時效而取得不動產所有權或他項權利之人,不能以原所有人為被告,起訴請求協同其登記為所有人或他項權利人。
【參考法條】民法第72、769、770條(19.12.26)土地法第54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5頁
【提案】
  民一庭提案:關於依時效取得不動產所有權或他項權利之人,可否以原所有人為被告,請求協同其登記為所有人或他項權利人?有下列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占有人依民法第七百六十九條、第七百七十條規定,取得所有權時,其未經登記之原所有權即行消滅(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二四二八號判例),蓋取得時效係依占有之事實而取得權利,並非使原所有人負擔義務。故原所有人並不負擔「應同意占有人登記為所有人」之義務。條文所謂「得請求登記為所有人」非謂得請求原所有人同意登記為所有人之意,係指得請求地政機關登記為所有人;因此,土地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占有人得依其一方之聲請,登記為土地所有人。若地政機關認為不應受理而駁回其聲請,占有人得依土地法第五十六條規定訴請確認其權利,如經裁判確認,始得依裁判再行聲請登記。地政機關受理聲請,經審查證明無誤者,應即公告之(土地法第五十五條),在公告期間內,如有土地權利關係人提出異議,地政機關應依同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予以調處,不服調處者,應於接到調處通知後十五日內向司法機關訴請處理,逾期不起訴者,依原調處結果辦理之。此項登記程序為地政機關執掌業務,自無從以判決代之。又依時效取得不動產他項權利之占有人,所以亦應單獨聲請地政機關辦理登記者,其理由為(一)此乃民法第七百七十二條準用同法第七百六十九條、第七百七十條規定之當然結果,(二)此際原所有人亦不負協同占有人取得他項權利之義務,(三)內政部67、4、3、台內地字第七九○○八○號函台灣省政府及台北市政府,亦認為依時效取得土地上權者,得單獨聲請為地上權之登記。足徵地政機關處理此類事件並無困難,司法機關自亦不必多所瞻顧而持相反之見解。基於以上理由,可知依時效而取得不動產所有權或他項權利之人,不能以原所有人為被告,起訴請求協同其登記為所有人或他項權利人。
【乙說】
  關於依時效取得不動產所有權者,循甲說途徑,單獨向地政機關聲請為所有權登記,固無問題,至所有權以外財產權之取得,應為登記者,因土地法就此未為規定,為慎重計,仍應由占有人訴請不動產所有人協同辦理他項權利登記始可。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68-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10月23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2、34條(64.04.22)
【決議】
  無執行名義之債權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前聲明參與分配,如未提出其債權之證明並釋明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嗣雖取得執行名義,在標的物拍賣已終結債權尚未分配之際又補行提出執行名義,亦難謂前項證明或釋明之欠缺,業已補正。更不能認其自始為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而應認係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後參與分配,應受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限制,僅得就其他債權人受償之餘額而受清償。(同乙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強制執行法第34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32、34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8頁
【提案】
  院長交議:無執行名義之債權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前聲明參與分配,但未提出其債權之證明及釋明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在執行法院尚未駁回其聲請前,該債權人又補行提出執行名義,而此時拍賣業已終結,債權則尚未分配,該債權人應否受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之限制?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該債權人先前聲明參與分配,雖無執行名義且不合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惟嗣已提出執行名義以資補正,執行法院又未駁回其聲明,應認其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前參與分配,不受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限制。
【乙說】
  無執行名義之債權人,如未提出其債權之證明並釋明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嗣雖取得執行名義,亦難謂前項證明或釋明之欠缺,業已補正。更不能認其自始為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而應認係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後參與分配,亦應受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限制,僅得就其他債權人受償之餘額而受清償。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無執行名義之債權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前聲明參與分配,如未提出其債權之證明並釋明債務人無他財產足供清償,嗣雖取得執行名義,在標的物拍賣已終結債權尚未分配之際又補行提出執行名義,亦難謂前項證明或釋明之欠缺,業已補正。更不能認其自始為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聲明參與分配,而應認係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於標的物拍賣終結後參與分配,應受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限制,僅得就其他債權人受償之餘額而受清償。(同乙說)

68-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8年10月2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9條(60.11.17)票據法第11、125條(66.07.23)
【決議】採甲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9條(60.11.17)票據法第11、125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58頁
【提案】
  院長交議:已簽名或蓋章之支票,未記載發票年月日及金額或欠缺其中之一而遺失時,向法院聲請公示催告,可否准許?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七款及第十一條第一項規定,支票上之金額及發票年月日為絕對必要記載之事項,欠缺記載,即為無效之票據。既為無效之票據,即非「證券」,自不得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聲請為公示催告。
【乙說】
  票據法於六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修正前,第十一條僅規定「欠缺本法所規定票據應記載事項之一者,其票據無效,但本法別有規定者,不在此限」。修正則新增同條第二項規定:「執票人善意取得已具備本法規定應記載事項之票據者,得依票據文義行使權利,票據債務人不得以票據原係欠缺應記載事項為理由,對於執票人主張票據無效」。依此新增之規定,未記載金額、發票年月日之無效票據喪失時,將來仍有對善意執票人負擔票據債務之可能,故有聲請公示催告之必要。法院對於此種聲請,自應准許。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回索引〉〉

68-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2次民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8年11月07日


【決議】
  當事人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於駁回其訴訟救助之裁定經合法送達後,已逾相當期間,仍未繳納裁判費者,參照本院二十七年滬抗字第五十二號判例之釋示及六十七年一月十七日第一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所持見解,得不定期間命其補繳裁判費,而逕行駁回其再審之訴。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1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1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向本院提起再審之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於駁回其訴訟救助之裁定經合法送達後,已逾相當期間,仍未繳納裁判費者,參照本院二十七年滬抗字第五十二號判例之釋示及六十七年一月十七日第一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所持見解,得不定期間命其補繳裁判費,而逕行駁回其再審之訴。

68-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8年11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後於裁判前死亡而不聲明承受訴訟時,由民事科查明應行承受訴訟人,送請民事第一庭以裁定命其續行訴訟(本院六十六年十月十五日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決定參照)。如在本院裁判後始發見當事人已於裁判前死亡者,該裁判當然不生效力,將卷宗退還民事科亦依同上程序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1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1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後於裁判前死亡而不聲明承受訴訟時,由民事科查明應行承受訴訟人,送請民事第一庭以裁定命其續行訴訟(本院六十六年十月十五日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決定參照)。如在本院裁判後始發見當事人已於裁判前死亡者,該裁判當然不生效力,將卷宗退還民事科亦依同上程序辦理。

回索引〉〉

68-3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8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68年11月3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188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在本院裁判後始發見當事人已於裁判前死亡者,參照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六九○號及二十二年上字第八○四號判例之釋示,此項裁判並非當然不生效力,應由本院調查其應行承受訴訟之人,對之命為承受訴訟並為送達裁判正本。本院六十八年十一月七日第二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後段,應予變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18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1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2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在本院裁判後始發見當事人已於裁判前死亡者,參照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六九○號及二十二年上字第八○四號判例之釋示,此項裁判並非當然不生效力,應由本院調查其應行承受訴訟之人,對之命為承受訴訟並為送達裁判正本。本院六十八年十一月七日第二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後段,應予變更。

回索引〉〉

民國69年(18)

69-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9年01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強制執行法第51、113條(64.04.22)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5條(43.12.09)
【決議】
  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以之移轉登記於第三人,債權人訴請塗銷登記,僅須以該第三人為被告。又耕地之出租人違反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及第二項規定,而將耕地出賣於第三人並已移轉登記者,承租人訴請塗銷登記時,亦僅須以買受人為被告,理由如左:
  一、原告(下稱債權人)訴求被告塗銷登記,其目的在求被告為塗銷登記之意思表示(為塗銷登記之聲請行為),現土地台賬已登記繫爭不動產為買受人之被告(即第三人,下稱買受人)所有,其訴求買受人一人為塗銷登記之意思表示,即足達訴訟之目的(除去現時不利於己之狀態,即塗銷不利於己之登記),使回復為債務人即出賣人(下稱出賣人)之所有(回復利於己之原狀態)。在繫爭土地未回復為出賣人所有之前,出賣人對之已無任何權利可言。
  二、本件塗銷登記之訴,其原因事實,固為「出賣人及買受人違背查封之效力,而就查封之不動產為買賣,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為買受人所有,其移轉登記對債權人不生效力(相對的無效)」,但其訴訟目的則在「塗銷此項登記」,由二者全體觀之,尚難謂對出賣人為此訴訟有其必要(保護之必要)及有其實益(法律上之利益)。債權人所以得請求買受人塗銷登記者,乃因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而享有一種固有權,法律許債權人行使此固有權,以防護其權利,而居於土地法第二編第四章、土地登記規則第三章第一、五節所稱之權利人之地位,換言之,關於塗銷登記,土地登記規則所稱之權利人,於本件而言,應為債權人,其義務人則為買受人。出賣人與訴訟目的(標的--表現於訴之聲明請求事項)無涉,對之殊無必須合一確定之必要。
  三、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僅就「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將其所有權移轉於第三人者,其移轉行為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債權人得訴求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而為論斷。初未論及其被告當事人應為何人,實不應斷言前開判例含有「應併列出賣人為共同被告」之意,並據之而謂已有「塗銷登記之訴之訴訟標的對於出賣人與買受人(被告當事人)必須合一確定」之判例,吾人參閱已著為判例之四十四年台上字第八二八號判決,與本問題同一情形,其請求塗銷登記僅以買受人即現在登記之所有人為被告而未列出賣人為共同被告,可覘知本院以往之見解。本院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二一號及同年度字第二九九二號判決,均明白認為此種塗銷登記之訴,祇須以買受人即現在登記之所有人為被告,六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五號及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七八七號判決,亦同此見解,可供參考。(同乙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條(60.11.17)強制執行法第51、113條(64.04.22)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5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3頁
【提案】
  院長交議: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以之移轉登記於第三人,債權人訴請塗銷登記時,應否以債務人為共同被告,抑僅須以該第三人為被告。又耕地之出租人違反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及第二項規定,而將耕地出賣於第三人並已移轉登記者,承租人訴請塗銷登記時,究以出租人及買受人為共同被告或僅須以買受人為被告,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不動產查封後,債務人以之移轉登記於第三人,債權人訴請塗銷登記,旨在否認債務人與第三人就該不動產物權移轉之法律行為。如債權人勝訴,其判決之效力當然及於債務人,衡其性質,此項訴訟標的對於債務人與第三人有合一確定之關係。故應以債務人及第三人為共同被告,其當事人之適格始無欠缺。且依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七條規定,登記(包括塗銷登記)應由權利人及義務人共同聲請之。就本件案例言,聲請塗銷登記之權利人及義務人為債務人及第三人,亦有以該二人為共同被告對之為實體判決,除變更判例外,不容有相異之解釋。
【乙說】
  一、本件債權人為原告(下稱債權人)訴求被告塗銷登記,其目的在求被告為塗銷登記之意思表示(為塗銷登記之聲請行為),現土地台賬已登記繫爭不動產為買受人之被告(即第三人,下稱買受人)所有,其訴求買受人一人為塗銷登記之意思表示,即足達訴訟之目的(除去現時不利於己之狀態,即塗銷不利於己之登記)使回為債務人即出賣人(下稱出賣人)之所有(回復利於己之原狀態)。在繫爭土地未回復為出賣人所有之前,出賣人對之已無任何權利可言。
  二、本件塗銷登記之訴,其原因事實,固為「出賣人及買受人違背查封之效力,而就查封之不動產為買賣,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為買受人所有,其移轉登記對債權人不生效力(相對的無效)」,但其訴訟目的則在「塗銷此項登記」,由二者全體觀之,尚難謂對出賣人為此訴訟有其必要(保護之必要)及有其實益(法律上之利益)。債權人所以得請求買受人塗銷登記者,乃因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而享有一種固有權,法律許債權人行使此固有權,以防護其權利,而居於土地法第二編第四章、土地登記規則第三章第一、五節所稱之權利人之地位,換言之,關於塗銷登記,土地登記規則所稱之權利人,於本件而言,應為債權人,其義務人則為買受人。出賣人與訴訟目的(標的--表現於訴之聲明請求事項)無涉,對之殊無必須合一確定之必要。
  三、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僅就「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將其所有權移轉於第三人者,其移轉行為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債權人得訴求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而為論斷。初未論及其被告當事人應為何人,實不應斷言前開判例含有「應併列出賣人為共同被告」之意,並據之而謂已有「塗銷登記之訴之訴訟標的對於出賣人與買受人(被告當事人)必須合一確定」之判例,吾人參閱已著為判例之四十四年台上字第八二八號判決,與本問題同一情形,其請求塗銷登記僅以買受人即現在登記之所有人為被告而未列出賣人為共同被告,可覘知本院以往之見解。本院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二一號及同年度字第二九九二號判決,均明白認為此種塗銷登記之訴,祇須以買受人即現在登記之所有人為被告,六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五號及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七八七號判決,亦同此見解,可供參考。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以之移轉登記於第三人,債權人訴請塗銷登記,僅須以該第三人為被告。又耕地之出租人違反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及第二項規定,而將耕地出賣於第三人並已移轉登記者,承租人訴請塗銷登記時,亦僅須以買受人為被告,理由如左:
  一、原告(下稱債權人)訴求被告塗銷登記,其目的在求被告為塗銷登記之意思表示(為塗銷登記之聲請行為),現土地台賬已登記繫爭不動產為買受人之被告(即第三人,下稱買受人)所有,其訴求買受人一人為塗銷登記之意思表示,即足達訴訟之目的(除去現時不利於己之狀態,即塗銷不利於己之登記),使回復為債務人即出賣人(下稱出賣人)之所有(回復利於己之原狀態)。在繫爭土地未回復為出賣人所有之前,出賣人對之已無任何權利可言。
  二、本件塗銷登記之訴,其原因事實,固為「出賣人及買受人違背查封之效力,而就查封之不動產為買賣,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為買受人所有,其移轉登記對債權人不生效力(相對的無效)」,但其訴訟目的則在「塗銷此項登記」,由二者全體觀之,尚難謂對出賣人為此訴訟有其必要(保護之必要)及有其實益(法律上之利益)。債權人所以得請求買受人塗銷登記者,乃因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而享有一種固有權,法律許債權人行使此固有權,以防護其權利,而居於土地法第二編第四章、土地登記規則第三章第一、五節所稱之權利人之地位,換言之,關於塗銷登記,土地登記規則所稱之權利人,於本件而言,應為債權人,其義務人則為買受人。出賣人與訴訟目的(標的--表現於訴之聲明請求事項)無涉,對之殊無必須合一確定之必要。
  三、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二○八七號判例僅就「不動產經查封後,債務人將其所有權移轉於第三人者,其移轉行為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債權人得訴求塗銷其所有權移轉登記」而為論斷。初未論及其被告當事人應為何人,實不應斷言前開判例含有「應併列出賣人為共同被告」之意,並據之而謂已有「塗銷登記之訴之訴訟標的對於出賣人與買受人(被告當事人)必須合一確定」之判例,吾人參閱已著為判例之四十四年台上字第八二八號判決,與本問題同一情形,其請求塗銷登記僅以買受人即現在登記之所有人為被告而未列出賣人為共同被告,可覘知本院以往之見解。本院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二一號及同年度字第二九九二號判決,均明白認為此種塗銷登記之訴,祇須以買受人即現在登記之所有人為被告,六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二九五號及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七八七號判決,亦同此見解,可供參考。(同乙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回索引〉〉

69-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1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59條(60.11.17)
【決議】採甲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民事訴訟法第259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5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3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本於土地共有人之地位,起訴請求丁交還土地予甲及訴外之共有人乙、丙二人。於訴訟繫屬中,丁以對系爭共有土地有地上權,乃提起反訴,並以甲、乙、丙三人為反訴被告,對於丁之反訴是否合法?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反訴之當事人,應即為本訴之當事人。如本訴之被告丁以本訴之原告甲與訴外之共有人乙、丙為共同被告而提起反訴,自難認為合法。
【乙說】
  按訴訟標的對於數人必須合一確定者,原告得於訴狀送達後,追加其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人。反訴亦係獨立之訴。反訴原告於提起反訴後,自亦得為此種訴之追加,丁以對甲、乙、丙三人共有之土地有地上權,必須合一確定。既得於對甲提起反訴後追加乙、丙為反訴被告,則其於起訴當時即行併列甲、乙、丙三人為共同被告,亦應屬合法。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69-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9年01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0條(19.12.26)票據法第133條(66.07.23)
【決議】
  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係就期間為規定,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得請求自為付款提示日起之利息」,係明示計算利息之起算日,而非指示期間如何計算。此就法律關於期間用語,均於自某日起下綴以若干年月日,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未如此綴記,可以窺知。從而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之提示日為利息起算日,與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一、二項及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號判例就期間所為規定及解釋無關。(同甲說)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133條(66.07.23)民法第12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1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3頁
【提案】
  院長交議: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所稱自為付款提示日起之利息,其利息之期間計算方法,應否依民法之規定,始日不算入?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係就期間為規定,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得請求自為付款提示日起之利息」,係明示起算利息之期日點,而非指示期間如何計算。此就法律關於期間用語,均於自某日起下綴以若干年月日,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未如此綴記,可以窺知。從而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之提示日為利息起算期日點,與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一、二項及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號判例就期間所為規定及解釋無關。至提案乙說「下午三時後始提示未能付款,即計算一日之利息,亦欠公平」,係該日之付款提示有無效力問題(執票人不於適當時刻提示,不生提示效力。如於銀錢業不及為付款之提示是),與本案無關。
【乙說】
  票據上權利之消滅時效,依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自到期日起算或自發票日起算或自作成拒絕證書日起算或自提示日起算。而所謂自到期日起算或自發票日起算或自作成拒絕證書日起算或自提示日起算,依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號判例所示見解,皆依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之規定,其始日不算入。按自為付款提示日起,或自到期日起算或自發票日起算或自作成拒絕證書日起算或自提示日起算,同為票據法規定,自到期日起算或自發票日起算或自作成拒絕證書日起算或自提示日起算,其始日既不算入,則自為付款提示日起,其始日自亦不算入。何況,付款之提示,於當日下午三時半以前付款者,所在皆有。如於當日下午三時後始提示未能付款,即計一日之利息,亦欠公平。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係就期間為規定,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得請求自為付款提示日起之利息」,係明示計算利息之起算日,而非指示期間如何計算。此就法律關於期間用語,均於自某日起下綴以若干年月日,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未如此綴記,可以窺知。從而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之提示日為利息起算日,與民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票據法第二十二條第一、二項及本院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號判例就期間所為規定及解釋無關。(同甲說)

回索引〉〉

69-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01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7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提起上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事件,曾經本院於六十七年一月十七日第一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有案,茲補充決議如左:
  一、已經第二審法院或本院裁定定期命其繳納裁判費,逾期仍未繳納者,依照本院二十八年抗字第一二一號判例所示辦理。
  二、未經第二審法院或本院裁定定期命其繳納裁判費者,仍依上開六十七年一月十七日決議辦理。在駁回訴訟救助之裁定經合法送達後,已逾相當期間,仍未繳納裁判費者,不問其有無再次聲請訴訟救助,如認為毋須裁定限期命其補繳裁判費,即可逕將其上訴駁回。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69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提起上訴同時聲請訴訟救助事件,曾經本院於六十七年一月十七日第一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有案,茲補充決議如左:
  一、已經第二審法院或本院裁定定期命其繳納裁判費,逾期仍未繳納者,依照本院二十八年抗字第一二一號判例所示辦理。
  二、未經第二審法院或本院裁定定期命其繳納裁判費者,仍依上開六十七年一月十七日決議辦理。在駁回訴訟救助之裁定經合法送達後,已逾相當期間,仍未繳納裁判費者,不問其有無再次聲請訴訟救助,如認為毋須裁定限期命其補繳裁判費,即可逕將其上訴駁回。

69-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69年02月05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1、502、507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雖聲明係對某件再審判決或裁定為再審,但審查其再審訴狀理由,實為指摘原確定裁判或前次之再審裁判如何違法,而對該聲明不服之再審判決或裁定,則毫未指明有如何法定再審理由。此種情形,可認為未合法表明再審理由,逕以其再審(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為不合法駁回之。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1、502、5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0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雖聲明係對某件再審判決或裁定為再審,但審查其再審訴狀理由,實為指摘原確定裁判或前次之再審裁判如何違法,而對該聲明不服之再審判決或裁定,則毫未指明有如何法定再審理由。此種情形,可認為未合法表明再審理由,逕以其再審(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為不合法駁回之。

回索引〉〉

69-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2月05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500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以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項第一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或第二款判決理由與主文顯有矛盾之情形,對本院確定判決或裁定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應認此項理由於裁判送達時當事人即可知悉,故計算是否逾三十日之不變期間,應自裁判確定時起算,無同法第五百條第二項但書再審理由知悉在後之適用。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50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0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以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一項第一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或第二款判決理由與主文顯有矛盾之情形,對本院確定判決或裁定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應認此項理由於裁判送達時當事人即可知悉,故計算是否逾三十日之不變期間,應自裁判確定時起算,無同法第五百條第二項但書再審理由知悉在後之適用。

69-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四)【會議日期】民國69年02月05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2、507條(60.11.17)
【決議】
  法院為駁回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之裁判時,祇須針對當事人主張之原因事實,說明其無法定再審情形之存在,毋庸贅引原確定裁判或前次再審裁判中之理由,並論斷其用法並無違背。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2、5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0頁
【決定事項】
  法院為駁回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之裁判時,祇須針對當事人主張之原因事實,說明其無法定再審情形之存在,毋庸贅引原確定裁判或前次再審裁判中之理由,並論斷其用法並無違背。

回索引〉〉

69-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9年02月2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67條(19.12.26)
【決議】
  甲向乙購買土地並已付清價款,乙亦將土地交付甲管有,惟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嗣乙死亡,由其繼承人丙、丁辦妥繼承登記。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請求權之消滅時效雖已完成,惟其占有之土地,係乙本於買賣之法律關係所交付,具有正當權源,所有人丙、丁(乙之繼承人)自不得認係無權占有而請求返還。何況時效完成後,債務人僅得拒絕給付,其原有之買賣關係則依然存在,基於公平法則,亦不得請求返還土地。(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767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1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向乙購買土地並已付清價款,乙亦將土地交付甲管有,惟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嗣乙死亡,由其繼承人丙、丁辦妥繼承登記。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請求權,消滅時效完成後,丙、丁能否訴請甲交還占有之土地?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民法第七百六十七條前段規定「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甲占有之土地,係乙本於買賣之法律關係所交付,具有正當權源,所有人丙、丁(乙之繼承人)不得請求返還土地。何況時效完成後,債務人僅得拒絕給付,而甲、乙間之買賣關係依然存在,基於公平法則,丙、丁亦不得請求返還土地。
【乙說】
  占有之具有排他性,係因占有人於占有物上,行使之權利,推定其適法有此權利。倘占有物已證明係他人所有,則占有人即無再對物之所有人行使排他權之餘地。此就民法第九百四十三條與第七百六十七條對照觀之自明。如丙、丁不得請求返還土地,則土地所有權與土地占有二者分離,喪失土地所有權之效能,故丙、丁得請求返還土地。
  以上二說,經提出研究報告究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向乙購買土地並已付清價款,乙亦將土地交付甲管有,惟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嗣乙死亡,由其繼承人丙、丁辦妥繼承登記。甲之所有權移轉登記請求權之消滅時效雖已完成,惟其占有之土地,係乙本於買賣之法律關係所交付,具有正當權源,所有人丙、丁(乙之繼承人)自不得認係無權占有而請求返還。何況時效完成後,債務人僅得拒絕給付,其原有之買賣關係則依然存在,基於公平法則,亦不得請求返還土地。(同甲說)

69-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03月0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69、770、772、832條(19.12.26)
【決議】
  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不過有此請求權而已,在未依法登記為地上權人以前,仍不得據以對抗土地所有人而認其並非無權占有。
【參考法條】民法第769、770、83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在未為登記前,其占用該地,有無正當權源?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在未完成地上權登記前,雖未取得地上權,但其占有該地,究不能因此而認係無權占有。
【乙說】
  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不過有此請求權而已,在未依法登記為地上權人以前,仍不得據以對抗土地所有人而認其並非無權占有。
  以上二說經提出研究報告,究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9-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4月0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50、451、832條(19.12.26)
【決議】
  法律關係定有存續期間者,於期間屆滿時消滅,期滿後,除法律有更新規定,得發生不定期限外,並不當然發生更新之效果。地上權並無如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其期限屆滿後,自不生當然變更為不定期之效果,因而應解為定有存續期間之地上權,於限期屆滿時,地上權當然消滅(本院六十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九五號判決)。(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450、451、832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4頁
【提案】
  院長交議:定有存續期間之地上權,於期間屆滿後,土地所有人對於地上權人繼續使用土地,未即表示反對之意思,有無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適用,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兩造係依土地法第一百零二條規定設定地上權,則關於租賃之規定,當然有其適用。如出租人於租期屆滿後,不反對續租,仍向承租人收取租金,依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規定,應視為不定期限繼續契約,在設定地上權後,其地上權亦應視為不定期限。
【乙說】
  按法律關係定有存續期間者,於期間屆滿時消滅,期滿後,除法律有更新規定,得發生不定期限外,並不當然發生更新之效果。地上權並無如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其期限屆滿後,自不生當然變更為不定期之效果,因而應解為於限期屆滿時,地上權當然消滅。
  以上二說經本院推事提出研究報告,究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法律關係定有存續期間者,於期間屆滿時消滅,期滿後,除法律有更新規定,得發生不定期限外,並不當然發生更新之效果。地上權並無如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其期限屆滿後,自不生當然變更為不定期之效果,因而應解為定有存續期間之地上權,於限期屆滿時,地上權當然消滅(本院六十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九五號判決)。(同乙說)

回索引〉〉

69-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9年04月0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7、185條(19.12.26)
【決議】
  按債務人與第三人通謀移轉其財產,其目的雖在使債權無法實現,而應負債務不履行之責任,但將自己之財產予以處分,原可自由為之,究難謂係故意不法侵害債權人之權利,故與侵害債權之該第三人不能構成共同侵權行為(參看史尚寬先生著債法總論),債權人如本於侵權行為訴請塗銷登記時,參照本院六十七年度第五次民事庭庭推總會決議,僅得向該第三人為之,債務人既非共同侵權行為人,自不得對其一併為此請求。
【參考法條】民法第87、18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4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務人與第三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將其所有不動產移轉登記於第三人,債權人如本於侵權行訴請塗銷登記時,應以債務人及第三人為共同被告,抑僅以第三人為被告?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債務人與第三人既互相勾串,為虛偽之意思表示,以侵害債權人之債權,即屬共同侵權行為人,債權人以其二人為共同被告,並無不合。
【乙說】
  該項土地既已登記為第三人所有,則其登記,縱有無效之原因,而應負塗銷登記義務及能為塗銷者,實係第三人,債務人係此塗銷登記之權利人,債權人不得向其為此請求。
【丙說】
  按債務人與第三人通謀移轉其財產,其目的雖在使債權無法實現,而應負債務不履行之責任,但將自己之財產予以處分,原可自由為之,究難謂係故意不法侵害債權人之權利,故與侵害債權之該第三人不能構成共同侵權行為(參看史尚寬先生著債法總論),債權人如本於侵權行為訴請塗銷登記時,參照本院六十七年度第五次民事庭庭推總會決議,僅得向該第三人為之,債務人既非共同侵權行為人,自不得對其一併為此請求。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69-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4月1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條(60.11.17)
【決議】
  本院六十六年十月十五日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有關承受訴訟程序之第一項決定,應為補充決定如後:(原決定第二項不變更)
  一、第二審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當事人有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前段之情形,而其訴訟代理人受有得提起上訴或抗告之「特別委任」者,視為訴訟停止之事由發生在上訴或抗告以後,由民事科依本院向例,於分案前,對於應承受訴訟人依法為承受訴訟之聲明及其附繳之各項必要證件,經審查無誤,並將聲明書狀之繕本合法送達對造,訴訟程序即臻完備。
  二、第二審法院裁判送達前,當事人有前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前段所定之情形,而其訴訟代理人受有得提起上訴或抗告之特別委任者,亦同前項辦理。
  三、無受有前開特別委任之訴訟代理人,於第二審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如有訴訟程序當然停止之事由發生,經承受訴訟人聲明承受訴訟,第二審法院對承受訴訟之聲明,既未予准許而將承受訴訟書狀繕本送達對造,亦未認其聲明為無理由而予裁定駁回者,民事科應將卷宗送還原第二審法院依法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6頁
【決定事項】
  本院六十六年十月十五日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有關承受訴訟程序之第一項決定,應為補充決定如後:(原決定第二項不變更)
  一、第二審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當事人有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前段之情形,而其訴訟代理人受有得提起上訴或抗告之「特別委任」者,視為訴訟停止之事由發生在上訴或抗告以後,由民事科依本院向例,於分案前,對於應承受訴訟人依法為承受訴訟之聲明及其附繳之各項必要證件,經審查無誤,並將聲明書狀之繕本合法送達對造,訴訟程序即臻完備。
  二、第二審法院裁判送達前,當事人有前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前段所定之情形,而其訴訟代理人受有得提起上訴或抗告之特別委任者,亦同前項辦理。
  三、無受有前開特別委任之訴訟代理人,於第二審裁判送達後,尚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前,如有訴訟程序當然停止之事由發生,經承受訴訟人聲明承受訴訟,第二審法院對承受訴訟之聲明,既未予准許而將承受訴訟書狀繕本送達對造,亦未認其聲明為無理由而予裁定駁回者,民事科應將卷宗送還原第二審法院依法辦理。

69-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69年04月1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3、824條(19.12.26)
【決議】
  依民法第八百二十三條第一項前段規定,各共有人得隨時請求分割共有物,以利融通與增進經濟效益,不動產共有人協議分割後,其請求辦理分割登記之消滅時效完成,共有人中為拒絕給付之抗辯者,該協議分割之契約,既無從請求履行,以達原有分割之目的,揆諸分割共有物之立法精神,自應認為得請求裁判分割。
【參考法條】民法第823、82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7頁
【提案】
  院長交議:不動產共有人協議分割後,已逾十五年,迄未辦理分割登記,嗣共有人甲請求依協議辦理分割登記,其他共有人以時效為抗辯。甲能否訴請為裁判上分割?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共有人既為協議分割,雙方即應受其拘束,不得再訴請法院為裁判上分割,亦即原協議分割契約,仍屬有效存在。
【乙說】
  依民法第八百二十三條第一項前段規定,各共有人得隨時請求分割共有物,以利融通與增進經濟效益,不動產共有人協議分割後,其請求辦理分割登記之消滅時效完成,共有人中為拒絕給付之抗辯者,該協議分割之契約,既無從請求履行,以達原有分割之目的,揆諸分割共有物之立法精神,自應認為得請求裁判分割。
  以上兩說,經提出研究報告,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69-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4月1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
【決議】
  共有物分割之方法,法院斟酌各共有人之利害關係及共有物之性質價格等,本有自由裁量之權,共有人訴請分割共有物,其聲明不以主張分割之方法為必要,即令有所主張,法院亦不受其主張之拘束,不得以原告所主張之方法為不當,而為駁回分割共有物之訴之判決(參照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九二號及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二五六九號判例)。是原告所主張之分割方法,僅供法院參考而已,設未採其所主張之方法,亦非其訴一部分無理由,故毋庸為部分敗訴之判決。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2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7頁
【提案】
  院長交議:法院為准許分割共有物之判決時,如未採用原告所主張之分割方法,應否就原告之訴諭知一部分敗訴?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共有物分割之方法,法院斟酌各共有人之利害關係及共有物之性質價格等,本有自由裁量之權,共有人訴請分割共有物,其聲明不以主張分割之方法為必要,即令有所主張,法院亦不受其主張之拘束,不得以原告所主張之方法為不當,而為駁回分割共有物之訴之判決(參照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一七九二號及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二五六九號判例)。是原告所主張之分割方法,僅供法院參考而已,設未採其所主張之方法,亦非其訴一部分無理由,故毋庸為部分敗訴之判決。
【乙說】
  分割共有物之訴,原告之聲明如未主張分割之方法,自無本問題所示部分敗訴之情形。惟其訴之聲明,就分割之方法有所請求,經法院斟酌結果,未予採取而另定分割方法者,其訴即屬一部分無理由。況原告就法院所定之分割方法,尚得上訴聲明不服,若未駁回其部分之訴,其上訴在理論上即欠依據,故法院為准許分割共有物之判決,如未照原告所主張之分割方法時,應諭知原告部分敗訴。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69-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69年05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49條(60.11.17)
【決議】
  民事上訴案件,一部分上訴人上訴無理由,一部分上訴人上訴不合法者,應分別判決及裁定;同一上訴人一部上訴無理由,一部上訴不合法者,則便宜上得予合併判決。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0、449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79頁
【提案】
  院長交議:六十八年四月七日、六十八年度第二次民、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九):「民事上訴案件,一部分上訴人上訴無理由,一部分上訴人上訴不合法者,應分別判決及裁定。同一上訴人一部分上訴無理由,一部分上訴不合法者,則得予合併判決」。其後段似無法律上依據,應否編入?請公決
【決議】
  民事上訴案件,一部分上訴人上訴無理由,一部分上訴人上訴不合法者,應分別判決及裁定;同一上訴人一部上訴無理由,一部上訴不合法者,則便宜上得予合併判決。

回索引〉〉

69-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69年05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50條(19.12.26)
【決議】
  按證人在兩願離婚之證書上簽名,固無須於該證書作成時同時為之(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號判例)。惟既稱證人,自須對於離婚之協議在場聞見,或知悉當事人間有離婚之協議,始足當之。如配偶之一方持協議離婚書向證人請求簽名時,他方尚未表示同意離婚,證人自不知他方之意思,即不能證明雙方已有離婚之協議。是證人縱已簽名,仍不能謂已備法定要件而生離婚之效力。(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05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0頁
【提案】
  院長交議:協議離婚事件,先由配偶之一方持「協議離婚書」,分別向證人二人請求簽名證明,再自行簽名,徵得其配偶同意離婚並簽名者,是否發生協議離婚之效力?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一千零五十條(舊法)所定兩願離婚,祇須以書面為之,並應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即可,且證人之簽名,亦無須與該書據作成時同時為之(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號判例參照),從而本問題所示之情形,認為已合兩願離婚之條件,應認離婚有效。
【乙說】
  按證人在兩願離婚之證書上簽名,固無須於該證書作成時同時為之(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號判例)。惟既稱證人,自須對於離婚之協議在場聞見,或知悉當事人間有離婚之協議,始足當之。本件配偶之一方持協議離婚書向證人請求簽名時,他方既尚未表示同意離婚,證人自不知他方之意思,如何能予證明雙方已有離婚之協議。是證人縰已簽名,仍不能謂已備法定要件而生離婚之效力。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按證人在兩願離婚之證書上簽名,固無須於該證書作成時同時為之(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號判例)。惟既稱證人,自須對於離婚之協議在場聞見,或知悉當事人間有離婚之協議,始足當之。如配偶之一方持協議離婚書向證人請求簽名時,他方尚未表示同意離婚,證人自不知他方之意思,即不能證明雙方已有離婚之協議。是證人縱已簽名,仍不能謂已備法定要件而生離婚之效力。(同乙說)

回索引〉〉

69-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07月2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51條(64.04.22)
【決議】
  共有物之應有部分經實施查封後,共有人(包含執行債務人及非執行債務人)仍得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規定之方法,請求分割共有物。惟協議分割之結果有礙執行效果者,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至於裁判分割,係法院基於公平原則,決定適當之方法而分割共有物,自不發生有礙執行效果之問題,債權人即不得對之主張不生效力。(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51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1頁
【提案】
  院長交議:共有物之應有部分經查封後,共有人得否請求分割共有物,有左列諸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共有物分割請求權之行使,不因共有人之應有部分被查封而受影響,故任一共有人均得請求分割共有物。執行法院亦僅得就分割後之特定物予以執行。
【乙說】
  共有物之應有部分經查封後,任何共有人均不得請求分割共有物。因債務人就共有物之應有部分如經查封,則其於分割時易生懈怠之心,或勾串其他共有人為不當之分割,以圖損害債權人。又若許查封後為裁判分割之請求,則於分割訴訟期間,執行標的物究為應有部分,或分割後之特定物或係變價分割之價金請求權,殊難確定。再土地共有人依土地法規定得優先承買,尤無於執行前請求分割致喪失優先承買權之必要,故共有土地查封後,不許其分割,於他共有人亦無損害。
【丙說】
  共有物之應有部分被查封後,債務人即不得更基於共有權行使任何權利,自亦不得請求分割共有物。惟其餘共有人分割請求權則不應因而受到影響。按強制執行程序非必即時終結,假扣押、假處分之查封期間,往往持續經年,苟須待其本案執行後,始得請求分割,則對於共有人顯失公平,亦易勾串以查封阻礙他共有人請求分割。故應允許其餘共有人請求分割為宜。至其分割是否妥當,債權人既得代位債務人(被查封之共有人)行使權利,亦得另行訴請撤銷之尚無受侵害之虞。
  以上三說,究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共有物之應有部分經實施查封後,共有人(包含執行債務人及非執行債務人)仍得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規定之方法,請求分割共有物。惟協議分割之結果有礙執行效果者,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至於裁判分割,係法院基於公平原則,決定適當之方法而分割共有物,自不發生有礙執行效果之問題,債權人即不得對之主張不生效力。(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回索引〉〉

69-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69年度第2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69年12月0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75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277條(60.11.17)
【決議】
  消費借貸契約為要物契約,因借用物之交付而生效力。甲提出借據(借用證),如未表明已收到借款,尚不足證明其交付借款之事實,如經乙爭執,仍須就交付借款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本院五十五年台上字第九五二號、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二六七四號及五十八年台上字第九九○號判決)。至於借據即借用證有未表明已收到借款,則屬事實之認定問題。(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475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27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3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甲起訴請求乙給付借款,提出並未表明收到借款之借據(借用證)一件為證,乙對於甲提出借據(借用證)之真正並不爭執,惟抗辯甲尚未交付借款,此種情形,甲就交付借款之事實,是否應負舉證責任?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乙向甲借款,如甲未交付借款,斷不願將借據(借用證)交甲收執,依據經驗法則,祇須甲提出乙不爭之借據(借用證)。即足證明借款已為交付。若乙否認其受領借據,應就甲未交付借款之事實負舉證責任。
【乙說】
  消費借貸契約為要物契約,因借用物之交付而生效力。甲提出借據(借用證),如未表明已收到借款,尚不足證明其交付借款之事實,如經乙爭執,仍須就交付借款之事實負舉證責任。
  以上二說,應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消費借貸契約為要物契約,因借用物之交付而生效力。甲提出借據(借用證),如未表明已收到借款,尚不足證明其交付借款之事實,如經乙爭執,仍須就交付借款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本院五十五年台上字第九五二號、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二六七四號及五十八年台上字第九九○號判決)。至於借據即借用證有未表明已收到借款,則屬事實之認定問題。(同乙說)

回索引〉〉

民國70年(13)

70-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0年01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3條(19.12.26)
【決議】
  共有之不動產之共有人中一人死亡,他共有人請求分割共有物時,為求訴訟之經濟起見,可許原告就請求繼承登記及分割共有物之訴合併提起,即以一訴請求該死亡之共有人之繼承人辦理繼承登記並請求該繼承人於辦理繼承登記後,與原告及其餘共有人分割共有之不動產。
【參考法條】民法第823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3頁
【提案】
  司法院秘書長七十年一月十四日(70)秘台廳(一)字第○一○二七號函略以台灣台南地方法院六十九年冬季(第四次)法律座談會涉及可否以一訴一併請求辦理遺產繼承登記及分割共有物之法律適用疑義,請本院就此項法律問題函覆最近所持之裁判上見解。
【決議】
  共有之不動產之共有人中一人死亡,他共有人請求分割共有物時,為求訴訟之經濟起見,可許原告就請求繼承登記及分割共有物之訴合併提起,即以一訴請求該死亡之共有人之繼承人辦理繼承登記並請求該繼承人於辦理繼承登記後,與原告及其餘共有人分割共有之不動產。

70-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0年02月2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18條(69.07.04)
【決議】
  對於某人遺產請求確認有繼承權存在之訴,屬於財產權訴訟,應按遺產之價額,徵收訴訟費用。當事人如未陳明遺產之價額,宜先通知其陳報,再為訴訟費用之裁定。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1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4頁
【決定事項】
  對於某人遺產請求確認有繼承權存在之訴,屬於財產權訴訟,應按遺產之價額,徵收訴訟費用。當事人如未陳明遺產之價額,宜先通知其陳報,再為訴訟費用之裁定。

回索引〉〉

70-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0年04月2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強制執行法第4條(64.04.22)
【決議】
  按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本院六十二年度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已有決議在案,多年來實務上均依此辦理,本件債務人甲經假處分禁止其就訟爭房屋為處分行為,然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甲之其他債權人對訟爭房屋聲請實施強制執行,自非法所不許。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強制執行法第4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4頁
【提案】
  院長交議:執行法院以禁止債務人就某特定房屋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裁定為執行名義,將債務人甲應交付與債權人乙之某特定房屋一棟,予以執行查封完畢後,另有金錢債權之債權人丙與丁,亦對債務人甲取得給付金錢判決之執行名義,此時丙、丁能否據該給付判決,對業經假處分執行查封之房屋,聲請執行法院將之拍賣,以資受償?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假處分制度係以禁止債務人為一定行為,藉以保全債權人事後之強制執行而設,故債務人對業經假處分之房屋不得更為任何處分行為,因而丙、丁自亦不得對業經執行處分之房屋聲請強制執行拍賣,否則假處分債權人即將失所保障,顯與假處分之立法精神有違。
【乙說】
  按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之假處分,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本院六十二年度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已有決議在案,多年來實務上均依此辦理,本件債務人甲經假處分禁止其就訟爭房屋為處分行為,然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甲之其他債權人對訟爭房屋聲請實施強制執行,自非法所不許。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0-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0年04月2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
【決議】
  土地經法院囑託辦理假處分登記,未為塗銷前,除原假處分之債權人可依法院確定判決申請移轉登記外,登記機關應停止與其權利有關之新登記,六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修正同年三月一日施行之土地登記規則第一百二十八條定有明文。地政機關依此規定,駁回非原假處分債權人之申請人乙登記之申請,申請人如有不服,依照該規則第四十九條第二項之規定,得依訴願法規定提起訴願。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2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4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將其所有土地二重買賣,先後出賣予乙丙後逃匿。經乙訴請甲協同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取得勝訴判決確定。乙持確定判決向地政機關辦理登記時,發現丙己對系爭土地予以假處分禁止移轉,地政機關以系爭土地實施假處分中,而駁回乙之聲請登記,是否正當?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假處分係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處分行為,其效力僅在禁止債務人就特定財產為自由處分,並不排除法院之強制執行(參照本院六十二年度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又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為執行名義之判決,係命債務人為一定之意思表示者,視為自判決確定時已為其意思表示......」。是採擬制之執行方法,如係命債務人協同債權人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之確定判決,債權人可單獨向地政機關申請辦理登記。本件乙持確定判決聲請登記,即屬執行之行為,地政機關應准其登記。
【乙說】
  假處分之制度,既係以禁止債務人為一定行為,藉以保全債權人事後之強制執行而設,則債務人已為假處分之財產,自不得更為其他處分行為,倘准許乙持確定判決逕行登記,則丙之假處分即失所保障,故不應准許。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土地經法院囑託辦理假處分登記,未為塗銷前,除原假處分之債權人可依法院確定判決申請移轉登記外,登記機關應停止與其權利有關之新登記,六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修正同年三月一日施行之土地登記規則第一百二十八條定有明文。地政機關依此規定,駁回非原假處分債權人之申請人乙登記之申請,申請人如有不服,依照該規則第四十九條第二項之規定,得依訴願法規定提起訴願。

回索引〉〉

70-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0年05月19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5、39條(66.07.23)
【決議】
  商號名稱(不問商號是否法人組織)既足以表彰營業之主體,則在票據背面加蓋商號印章者,即足生背書之效力,殊不以另經商號負責人簽名蓋章為必要。除商號能證明該印章係出於偽刻或被盜用者外,要不能遽認未經商號負責人簽名或蓋章之背書為無效。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5、39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6頁
【提案】
  院長交議:票據背面僅蓋商號印章,未由商號負責人簽名或蓋章,能否認已發生背書效力?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商號名稱(不問商號是否法人組織)既足以表彰營業之主體,則在票據背面加蓋商號印章者,即足生背書之效力,殊不以另經商號負責人簽名蓋章為必要。除商號能證明該印章係出於偽刻或被盜用者外,要不能遽認未經商號負責人簽名或蓋章之背書為無效。
【乙說】
  商號(不問是否法人組織)為票據行為時,必須由其負責人簽名或蓋章,並表明其代表之旨,若僅加蓋商號印章,而未由其負責人簽名或蓋章者,因無從識別是否為其負責人所為,自難認其票據行為有效。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0-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7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0年06月1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53、838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4條(60.11.17)
【決議】
  訴訟終結後,受擔保利益人,逾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二款二十日以上之期間而未行使其權利時,若在供擔保人向法院為返還提存物或保證書之聲請之後,始行使其權利者,仍應認為受擔保利益人未在前開期間內行使其權利。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4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7頁
【決定事項】
  訴訟終結後,受擔保利益人,逾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二款二十日以上之期間而未行使其權利時,若在供擔保人向法院為返還提存物或保證書之聲請之後,始行使其權利者,仍應認為受擔保利益人未在前開期間內行使其權利。

回索引〉〉

70-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0年07月07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184、194、839頁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11、126條(66.07.23)
【決議】
  甲簽發未記載發票日之支票若干張交付丙,既已決定以嗣後每月之十五日為發票日,囑丙逐月照填一張,以完成發票行為,則甲不過以丙為其填寫發票日之機關,並非授權丙,使其自行決定效果意思,代為票據行為而直接對甲發生效力,自與所謂「空白授權票據」之授權為票據行為不同。嗣丙將上開未填載發票日之支票一張交付乙,轉囑乙照填發票日,乙依囑照填,完成發票行為,乙亦不過依照甲原先決定之意思,輾轉充作填寫發票日之機關,與甲自行填寫發票日完成簽發支票之行為無異,乙執此支票請求甲依票上所載文義負責,甲即不得以支票初未記載發票日而主張無效,此種情形,與票據法第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尚無關涉。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11、126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7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乙人均係丙所組民間互助會會員,甲於得標後,將其每月十五日定期應繳之會款,簽發未記載發票期日之支票若干張,交與會首丙,授權丙按每月十五日補填以作為交付每月會款之方法,未幾乙亦得標,丙即將甲簽發上開支票壹張,未補填發票期日逕交與乙作為得標會款之一部分,乙乃按該月十五日自行填入發票期日,屆期持票往兌而遭退票,遂訴請甲清償票款,有無理由?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支票為要式證券,支票之作成,必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八款所定法定方式為之。支票之必要記載事項如有欠缺,除票據法另有規定外(如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二項及第三項),其支票即為無效(票據法第十一條第一項)。發票年月日為支票絕對必要記載事項,如未記載,其支票當然無效」。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二六八一號著有先例。雖同法第十一條第二項:「執票人善意取得已具備本法規定應記載事項之票據者,得依票據文義行使權利,票據債務人不得以票據欠缺記載事項為理由,對於執票人主張票據無效」。然究以善意取得已經具備票據法規定應記載事項之票據為前提,始生票據債務人不得對抗之問題。本件乙取得系爭支票時,既明知(惡意)欠缺發票期日之記載,自難謂為善意取得已具備票據法規定應記載事項之票據。且甲亦未授權乙補填發票期日,從而甲自得以票據無效對抗乙,乙之請求為無理由。
【乙說】
  依六十二年票據法第十一條第二項之修正理由:「票據上應記載之事項,欠缺本法所規定事項之一者,除本法別有規定外,其票據無效。但當事人間有基於事實上需要,對於票據上部分應記載之事項不能即時確定,須俟日後確定始能補充者,宜容許發票人先簽發票據,交由他人依事先之合意補填,以減少交易上之困難。......此種輾轉讓與他人之票據,經他人依事先之合意予以補填,發票人仍應依票據文義負責。惟為防止糾紛,明定票據債務人不得以票據原係欠缺記載事項為理由,對於執票人善意取得之票據,主張無效」(見立法院司法、財政、經濟三委員會聯席審查票據法部分條文之報告)。故該條文中雖未明白規定空白授權票據之字樣,但在實際上已予承認。且以承認空白授權票據為前提,而為防止逾越補填之糾紛,乃有該第十一條第二項之增訂。既已承認票據發票人可依票據法第十一條第二項發行空白票據,以因應經濟繁榮,貿易發達之需要,使此種輾轉讓與他人之票據,經該他人依事先約定之合意予以補償,苟非違背或逸出事先約定之合意,或縱已違背或逸出而為補填,如執票人為善意者,則發票人仍應依票據文義負責。本件乙既輾轉取得系爭之空白授權支票,且依事先合意即每月十五日補填發票日期,依法並無不合。乙訴請甲清償票款,應認為有理由。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甲簽發未記載發票日之支票若干張交付丙,既已決定以嗣後每月之十五日為發票日,囑丙逐月照填一張,以完成發票行為,則甲不過以丙為其填寫發票日之機關,並非授權丙,使其自行決定效果意思,代為票據行為而直接對甲發生效力,自與所謂「空白授權票據」之授權為票據行為不同。嗣丙將上開未填載發票日之支票一張交付乙,轉囑乙照填發票日,乙依囑照填,完成發票行為,乙亦不過依照甲原先決定之意思,輾轉充作填寫發票日之機關,與甲自行填寫發票日完成簽發支票之行為無異,乙執此支票請求甲依票上所載文義負責,甲即不得以支票初未記載發票日而主張無效,此種情形,與票據法第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尚無關涉。

回索引〉〉

70-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0年07月0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25條(19.12.26)
【決議】
  乙之不動產,既被執行查封,依修正土地登記規則第一百二十八條規定,在法院撤銷查封前,登記機關不得許乙申請移轉登記,故甲請求乙辦理該不動產所有權之移轉登記,係處於給付不能之狀態,法院自不能命為移轉登記。
【參考法條】民法第225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7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對乙訴求辦理不動產所有權移轉登記,但該不動產在事實審法院最後言詞辯論終結前,在被執行查封中,甲之請求,是否已陷於給付不能?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乙之不動產,既被執行查封,依修正土地登記規則第一百二十八條規定,在法院撤銷查封前,登記機關不得許乙申請移轉登記,故甲請求乙辦理該不動產所有權之移轉登記,係處於給付不能之狀態,法院自不能命為移轉登記。
【乙說】
  乙之不動產,雖經查封,但所有權仍屬於乙,乙所為移轉所有權與甲之意思表示,對於乙之債權人,雖因不動產被查封而不生效力,但究非絕對無效。甲持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之確定判決至地政機關聲請登記時,如因仍在查封中而不能辦理,係屬另一問題。究不能謂乙應為移轉所有權之意思表示己陷於給付不能。
  以上兩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0-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0年07月07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133、841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860條(19.12.26)
【決議】
  抵押權為不動產物權,非經登記,不生效力,抵押權人僅能依設定登記內容行使其權利。本件抵押權既登記為某甲本人債務之擔保,而不及其他,自應審究某甲對某丙是否負有債務,而為應否准許塗銷登記之判斷。
【參考法條】民法第860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3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87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某甲主張以其所有某筆不動產向某丙設定新台幣二百萬元之抵押權。惟經原審調查結果,雖登記某甲為債務人。實則某甲為擔保某乙借款而向某丙設定抵押權,茲某甲以某丙未將該款貸放於伊(已由某丙交於某乙)認某丙對伊之抵押債權並不存在,提起塗銷抵押權登記之訴,是否有理?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抵押權為不動產物權,非經登記,不生效力,抵押權人僅能依設定登記內容行使其權利。本件抵押權既登記為某甲本人債務之擔保,而不及其他,自應審究某甲對某丙是否負有債務,而為應否准許塗銷登記之判斷。
【乙說】
  所謂抵押權僅能依設定內容行使權利,係指設定屬於物權之抵押權本身內容而言,所擔保之債權,其債務人究為本人,抑為第三人,在所不問,蓋屬債權債務關係,應非抵押權登記效力之所及,如該抵押物確為提供第三人擔保,即不因與本人無債務存在,而認抵押權有無效之原因。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0-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20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0年09月1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35、422、430、842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6、507條(60.11.17)
【決議】
  依照本院二十八年聲字第一二二號判例意旨,凡應由第三審自行調查事實而為裁判者,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對之聲請再審時,即使以同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規定之事由為理由,仍應專屬第三審法院管轄,自行依法裁判,不發生移送之問題,本院六十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十五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應予變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6、5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0頁
【決定事項】
  依照本院二十八年聲字第一二二號判例意旨,凡應由第三審自行調查事實而為裁判者,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對之聲請再審時,即使以同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規定之事由為理由,仍應專屬第三審法院管轄,自行依法裁判,不發生移送之問題,本院六十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十五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應予變更。

70-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2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0年10月2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28、1148條(19.12.26)
【決議】
  祭祀公業之繼承,依從習慣,係以享有派下權之男系子孫或奉祀本家祖先之女子及從母姓之子孫為限,一般女子或不從母姓之子孫(例如招贅婚之子女係從母姓),向無派下權,即不得繼承祭祀公業財產(參照司法院院字第六四七號解釋),故民法所定一般遺產之繼承,於祭祀公業財產之繼承,不能為全部之適用。
【參考法條】民法第1、828、1148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1頁
【提案】民一庭提案:祭祀公業之派下權是否為單純之財產權,得依一般繼承之規定,由其繼承人繼承?
【討論意見】
【甲說】
  祭祀公業之派下權,為財產權之一種,自得依一般繼承之規定,由享有派下權人之被繼承人之繼承人,依法繼承其派下權,不受男女,或姓氏之拘束。
【乙說】
  祭祀公業之繼承,依從習慣,係以享有派下權之男系子孫或奉祀本家祖先之女子及從母姓之子孫為限,一般女子或不從母姓之子孫(例如招贅婚之子女係從母姓),向無派下權,即不得繼承祭祀公業財產(參照司法院院字第六四七號解釋),故民法所定一般遺產之繼承,於祭祀公業財產之繼承,不能為全部之適用。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0-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24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0年11月24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9.07.04)
【決議】
  發票人證明已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提起訴訟時,依同條第二項規定,執行法院應即停止強制執行,此項立法目的,即在於可否強制執行應待實體上訴訟終結以定其債權之存否。此項訴訟如經判決確定,確認其本票債權不存在,即可認定前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其執行力亦不存在。否則,前開訴訟雖已勝訴,執行程序仍須進行,關於訴訟中停止執行之規定,即屬毫無意義,顯非立法之本意。
【註】本決定係就本院六十八年七月十七日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加以修正。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101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2頁
【決定事項】
  發票人證明已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提起訴訟時,依同條第二項規定,執行法院應即停止強制執行,此項立法目的,即在於可否強制執行應待實體上訴訟終結以定其債權之存否。此項訴訟如經判決確定,確認其本票債權不存在,即可認定前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其執行力亦不存在。否則,前開訴訟雖已勝訴,執行程序仍須進行,關於訴訟中停止執行之規定,即屬毫無意義,顯非立法之本意。
【註】本決定係就本院六十八年七月十七日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加以修正。

70-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0年度第24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0年11月2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0、35、844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79、184條(19.12.26)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
【決議】
  非訟事件之強執行名義成立後,如經債務人提起確認該債權不存在之訴,而獲得勝訴判決確定時,應認原執行名義之執行力,已可確定其不存在。若尚在強制執行中,債務人可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規定聲明異議,若已執行完畢,債務人得依不當得利規定請求返還因執行所得之利益。如債權人應負侵權責任時,並應賠償債務人因執行所受之損害。
【註】本決定係就本院六十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第十一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加以修正。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民法第179、184條(19.12.2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2頁
【決定事項】
  非訟事件之強執行名義成立後,如經債務人提起確認該債權不存在之訴,而獲得勝訴判決確定時,應認原執行名義之執行力,已可確定其不存在。若尚在強制執行中,債務人可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規定聲明異議,若已執行完畢,債務人得依不當得利規定請求返還因執行所得之利益。如債權人應負侵權責任時,並應賠償債務人因執行所受之損害。
【註】本決定係就本院六十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第十一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加以修正。

回索引〉〉

民國71年(9)

7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次民、刑庭長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1年01月1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32、133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於第二審委有訴訟代理人,在其委任書內,並指定其為送達代收人時,此項記載,與另行指定送達代收人之情形有別。上訴第三審後,如未委任其為訴訟代理人,則依本院四十三年台抗字第九二號判例意旨,第三審送達文件,應向當事人本人或其另委之第三審訴訟代理人為之,不得再向該第二審訴訟代理人送達。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32、133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3頁
【決議】
  當事人於第二審委有訴訟代理人,在其委任書內,並指定其為送達代收人時,此項記載,與另行指定送達代收人之情形有別。上訴第三審後,如未委任其為訴訟代理人,則依本院四十三年台抗字第九二號判例意旨,第三審送達文件,應向當事人本人或其另委之第三審訴訟代理人為之,不得再向該第二審訴訟代理人送達。

7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1年02月0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9、507條(60.11.17)
【決議】
  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為再審原因,聲請再審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準用同法第四百九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應專屬原第二審法院管轄;如當事人逕向本院聲請再審,本院應依同法第二十八條以裁定移送於原法院(本院七十年台抗字一二○號裁定),至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之裁定,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為再審原因聲請再審時,仍依七十年九月十五日第二十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辦理。即由本院自行依法裁判。(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8、499、5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4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為再審原因,聲請再審,應由何法院管轄?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準用同法第四百九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應專屬原第二審法院管轄;如當事人逕向本院聲請再審,本院應依同法第二十八條以裁定移送於原法院(本院七十年台抗字一二○號裁定),至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之裁定,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為再審原因聲請再審時,仍依七十年九月十五日第二十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辦理。即由本院自行依法裁判。
【乙說】
  所謂法律之準用,僅在性質許可之範圍內,準用另一法律之規定而已,其與適用有別;如性質上不許可者,自不在準用之列。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九條第二款係專為判決程序而設之規定,於裁定程序無準用之餘地。蓋在判決程序,第三審法院不得斟酌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所未主張或發生之事實或證據,在當事人以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所定再審理由,對於第三審判決提起再審之訴時,因須認定事實,不適於第三審法院審判,故同法第四百九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應專屬原第二審法院管轄。惟在裁定程序,無論抗告或再抗告,當事人均得提出新事實及新證據(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九條),即在本院抗告或再抗告程序中,亦非不得斟酌新事實及新證據,此與判決程序第三審法院不得斟酌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所未主張或發生之事實或證據之情形截然不同,性質上無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九條第二款之理由。因此,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聲請再審,仍應依同法第五百零七條準用第四百九十九條前段之規定,專屬為裁判之原法院(即本院)管轄(參看本院二十八年聲字第一二二號判例,六十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十五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及七十年九月十五日第二十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為再審原因,聲請再審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準用同法第四百九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應專屬原第二審法院管轄;如當事人逕向本院聲請再審,本院應依同法第二十八條以裁定移送於原法院(本院七十年台抗字一二○號裁定),至對於本院認抗告或再抗告為不合法而駁回之裁定,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至第十三款為再審原因聲請再審時,仍依七十年九月十五日第二十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辦理。即由本院自行依法裁判。(同甲說)

回索引〉〉

7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1年02月16日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第24條(36.12.25)國家賠償法第2條(69.07.02)民法第28、184、188條(71.01.04)
【決議】
  某縣政府為違法行政處分,將某乙之房屋視為違建物,命其職員予以拆除,嗣某乙提起訴願、再訴願後,該項處分雖由內政部撤銷而失效。但該縣政府命其職員拆除乙之房屋,仍屬公權力之行使,不構成民法上之侵權行為,殊無依民法之規定請求損害賠償之餘地。至其行為如發生在國家賠償法公布施行以後,受損害之人民是否得依國家賠償法以請求賠償,則屬另一問題。(同乙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參考法條】民法第28、184、188條(71.01.04)憲法第24條(36.12.25)國家賠償法第2條(69.07.0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5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某縣政府為違法行政處分,將某乙之房屋視為違建物,命其職員予以拆除,嗣某乙提起訴願、再訴願,由內政部將原決定及原處分撤銷,乙乃依民法侵權行為之規定,對於某縣政府請求損害賠償,是否有理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縣雖為公法人,但公法人亦為法人之一種,而法人具有侵權行為能力,則為學者間之通說,某縣政府違法之行政處分如侵害人民之權利,在私法上非不可構成侵權行為,某縣政府之職員雖係執行職務而將某乙之房屋拆除,亦應構成該縣法人之侵權行為,應由該縣政府代表縣法人負其責任。乙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請求損害賠償,自屬有理由。
【乙說】
  某縣政府之行政處分雖經撤銷而失效。但其職員執行職務拆乙之房屋,仍屬公權力之行使,不構成民法上之侵權行為,殊無依民法之規定請求損害賠償之餘地。至其行為如發生在國家賠償法公布施行以後,受損害之人民是否得依國家賠償法以請求賠償,則屬另一問題。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某縣政府為違法行政處分,將某乙之房屋視為違建物,命其職員予以拆除,嗣某乙提起訴願、再訴願後,該項處分雖由內政部撤銷而失效。但該縣政府命其職員拆除乙之房屋,仍屬公權力之行使,不構成民法上之侵權行為,殊無依民法之規定請求損害賠償之餘地。至其行為如發生在國家賠償法公布施行以後,受損害之人民是否得依國家賠償法以請求賠償,則屬另一問題。(同乙說,另以研究報告作為補充說明)

回索引〉〉

7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1年04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244條(71.01.04)
【決議】
  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所定之撤銷權,乃為保全債權之履行而設。甲對乙基於債權之請求權,既因罹於消滅時效而經判決敗訴確定不能行使,則甲之撤銷權,顯無由成立。(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25、244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8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債權人之債權因請求權罹於消滅時效,經判決敗訴確定。問:債權人是否仍能行使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之撤銷權?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債權之請求權雖罹於消滅時效,然債權自體並不隨同消滅。甲為保全此項債權,仍得行使撤銷權。
【乙說】
  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所定之撤銷權,乃為保全債權之履行而設。甲對乙基於債權之請求權,既經判決確定不能行使,則甲之撤銷權,顯無由成立。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
  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所定之撤銷權,乃為保全債權之履行而設。甲對乙基於債權之請求權,既因罹於消滅時效而經判決敗訴確定不能行使,則甲之撤銷權,顯無由成立。(同乙說)

7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1年05月0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0條(60.11.17)
【決議】
  依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二○三號及四十五年台抗字第五一號判例所示,假扣押所保全執行之請求經本案判決否認時,法院得認為命假扣押之情事有變更,依法撤銷假扣押裁定。設債權人於取得假處分裁定後,提起本案訴訟,在第一審受敗訴判決,尚未確定,債務人是否得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三條準用第五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主張命假處分之情事變更,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查上開判例意旨並未表明以該本案判決已確定為必要,債權人之請求經以後之本案判決否認時,雖其判決尚未確定,如法院認為情事確已變更,債權人之請求權已不存在,與所受敗訴判決,可信上級法院不至變更之者,應許債務人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參看石志泉先生著民事訴訟法釋義)。(同甲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3年3月16日經最高法院93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不再供參考理由】
  修正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條第一項既以明文增列「債權人受本案敗訴判決確定」為債務人聲請撤銷假扣押裁定之原因,並於修正理由說明:「債權人於請准假扣押裁定後,如已提起本案訴訟,則其請求權是否存在,應待本案判決確定,始得判斷有無情事變更,爰於第一項增列債權人受本案敗訴判決確定之例示,以杜疑義」。法意明顯,債務人自應待債權人受本案敗訴判決確定後,始得聲請撤銷假扣押裁定。本院七十一年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所持債權人受敗訴判決,可信上級法院不至變更者,債務人亦得聲請撤銷假扣押裁定之見解,嗣後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3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8頁
【提案】
  院長交議:依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二○三號及四十五年台抗字第五一號判例所示,假扣押所保全執行之請求經本案判決否認時,法院得認為命假扣押之情事有變更,依法撤銷假扣押裁定。設債權人於取得假處分裁定後,提起本案訴訟,在第一審受敗訴判決,尚未確定,債務人是否得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三條準用第五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主張命假處分之情事變更,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判例意旨並未表明以該本案判決已確定為必要,債權人之請求經以後之本案判決否認時,雖其判決尚未確定,如法院認為情事確已變更,債權人之請求權已不存在,其所受敗訴判決,可信上級法院不至變更之者,應許債務人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參看石志泉先生著民事訴訟法釋義五四九頁)。
【乙說】
  假處分為保全程序之一種,係在本案訟爭尚未判決確定前,預防將來債權人勝訴後,不能強制執行或難於執行而設(參看二十年抗字第七二○號判例)。債權人所主張之債權能否成立,有待本案判決之審認,在本案判決確定前,不能認命假處分之情事變更。第一審雖判決債權人敗訴,祇須債權人提起合法之上訴,在上訴程序中,仍有勝訴之希望。且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事件,為非訟事件性質,法院在此事件中,對於債權人之本案請求是否成立,不得審究,在本案判決確定前,自有繼續保全之必要,否則,將不能達保全之目的。因此,債務人於本案判決確定前,不得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三條準用第五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
  以上二說,究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依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二○三號及四十五年台抗字第五一號判例所示,假扣押所保全執行之請求經本案判決否認時,法院得認為命假扣押之情事有變更,依法撤銷假扣押裁定。設債權人於取得假處分裁定後,提起本案訴訟,在第一審受敗訴判決,尚未確定,債務人是否得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三條準用第五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主張命假處分之情事變更,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查上開判例意旨並未表明以該本案判決已確定為必要,債權人之請求經以後之本案判決否認時,雖其判決尚未確定,如法院認為情事確已變更,債權人之請求權已不存在,與所受敗訴判決,可信上級法院不至變更之者,應許債務人聲請撤銷假處分裁定(參看石志泉先生著民事訴訟法釋義)。(同甲說)

回索引〉〉

7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1年05月04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95、130、131、133條(66.07.23)
【決議】
  按支票之性質為提示證券,依票據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支票之執票人應於該條所定期限內為付款之提示。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亦規定:「執票人於第一百三十條所定提示期限內,為付款之提示而被拒絕時,得對前手行使追索權......」,均明示其應為付款之提示,及為付款之提示而被拒絕時,始得對前手行使追索權。再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四條準用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匯票上雖有免除作成拒絕證書之記載,執票人仍應於所定期限內為承兌或付款之提示......」尤明定支票應為付款之提示。同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復規定:「執票人向支票債務人行使追索權時,得請求自為付款提示日起之利息......」亦明示利息之起算日為付款提示日,如不為付款之提示,利息之起算,亦無所據。又發票人簽發支票交付受款人(執票人),實含有請其向銀錢業者兌領款項之意,而受款人受領支票自亦含有願向該銀錢業者提示付款之默示存在,從而其不為付款之提示,自係違背提示付款之義務,依誠信原則,當不得逕向發票人請求給付票款。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95、130、131、133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4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998頁
【提案】
  民五庭提案:支票未經向付款人為付款之提示,其執票人逕向法院起訴,向發票人行使追索權,請求給付票款及利息,有無理由?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支票之性質為提示證券,依票據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支票之執票人應於該條所定期限內為付款之提示。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亦規定:「執票人於第一百三十條所定提示期限內,為付款之提示而被拒絕時,得對前手行使追索權......」,均明示其應為付款之提示,及為付款之提示而被拒絕時,始得對前手行使追索權。再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四條準用同法第九十五條規定:「匯票上雖有免除作成拒絕證書之記載,執票人仍應於所定期限內為承兌或付款之提示......」尤明定支票應為付款之提示。同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復規定:「執票人向支票債務人行使追索權時,得請求自為付款提示日起之利息......」亦明示利息之起算日為付款提示日,如不為付款之提示,利息之起算,亦無所據。又發票人簽發支票交付受款人(執票人),實含有請其向銀錢業者兌領款項之意,而受款人受領支票自亦含有願向該銀錢業者提示付款之默示存在,從而其不為付款之提示,自係違背提示付款之義務,依誠信原則,當不得逕向發票人請求給付票款。
【乙說】
  按票據法第一百三十二條規定:「執票人不於第一百三十條所定期限內為付款之提示,或不於拒絕付款日或其後五日內,請求作成拒絕證書者,對於發票人以外之前手,喪失追索權。」依其文意,則執票人縱不於法定期限內為付款之提示,或不於拒絕付款日或其後五日內請求作成拒絕證書,對於發票人仍得行使追索權,不問其後補行提示或請求作成拒絕證書與否,對於發票人均不喪失追索權(大法官陳世榮先生所著支票法論一書即持此見解)。又依同法第一百三十四條但書規定,執票人怠於提示,致使發票人受損失時(例如,執票人怠於提示,嗣因付款人倒閉,致存款僅得按成數攤還是),祇發生賠償責任,其賠償金額不得超過票面金額而已,並非謂執票人已不得向發票人請求給付票款,蓋執票人倘不得請求給付票款,即不發生該條但書所定「其賠償金額,不得超過票面金額」問題。又實務上亦持相同見解,即本院五十二年度台上字第四七六號判決及司法行政部57.9.3.台五七令民字第五五四○號令(見司法院七十一年三月出版之民事確定裁判指正彙編三一九頁)均認為向發票人行使追索權,並非必須經提示付款,不獲兌現後,始得為之。再本院六十年台上字第一五八六號判決認為:「發票人應否擔保支票之支付,不以發票人在付款人處預先開設戶頭為準,苟已在支票簽名或蓋章,表示其為發票人,縱未在付款人處預為立戶,仍應擔保支票之支付」。益見執票人向發票人行使追索權,毋庸先經付款之提示,否則,如必須先為付款之提示,則上開情形,其發票人既未在付款人處開設戶頭,執票人將無從為付款之提示。末查支票之發票人為支票之最後償還義務人,其付款責任為絕對的,除已罹於時效外,無拒不負票據責任之理由,因此執票人雖未為付款之提示,亦不喪失其對發票人之追索權。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1年08月03日


【相關法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條(43.12.09)平均地權條例第76、78條(69.01.25)
【決議】
  依照現行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八條規定,關於依同條例第七十六條規定終止租約事件,經已另定程序,已無應否適用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之問題。
【參考法條】平均地權條例第76、78條(69.01.25)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26條(43.12.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1頁
【決定事項】
  依照現行平均地權條例第七十八條規定,關於依同條例第七十六條規定終止租約事件,經已另定程序,已無應否適用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之問題。

7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1年08月03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157、301、854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052條(71.01.04)戡亂時期軍人婚姻條例第10條(63.12.21)
【決議】
  戡亂時期軍人婚姻條例已於六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修正,在該條例第十條第二項,已增列依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二款亦得向法院提起離婚之訴。本院六十二年十月三十日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不再參考。
【參考法條】民法第1052條(71.01.04)戡亂時期軍人婚姻條例第10條(63.12.21)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1頁
【決定事項】
  戡亂時期軍人婚姻條例已於六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修正,在該條例第十條第二項,已增列依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二款亦得向法院提起離婚之訴。本院六十二年十月三十日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六)不再參考。

回索引〉〉

7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1年度第19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1年12月1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8條(69.07.04)刑事訴訟法第506條(71.08.04)
【決議】
  本院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之兩項決議,已經七十一年十二月七日、七十一年度第二十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刪除。關於六十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六十七年度第九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其中「及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決議」句應予刪除。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8條(69.07.04)刑事訴訟法第506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3頁
【決定事項】
  本院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之兩項決議,已經七十一年十二月七日、七十一年度第二十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刪除。關於六十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六十七年度第九次民事庭會議決定其中「及五十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民、刑庭庭長會議決議」句應予刪除。

回索引〉〉

民國72年(10)

7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2年01月25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97、99條(64.04.22)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
【決議】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不得強制執行之財產,以屬於執行事件債務人所有,且為其維持生活所必需者為限。債務人之不動產如已經拍賣並發給買受人或承受人權利移轉證書,依法已由買受人或承受人取得該不動產所有權,既已非債務人之財產,債務人自不得依上開規定,聲請暫緩點交。
【參考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10條(49.12.28)強制執行法第97、99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4頁
【提案】
  基於金錢給付請求權之執行名義而執行債務人所有人之不動產,債務人之子於該不動產已經拍賣並發給買受人或承受人權利移轉證書後,應徵召入營服兵役,當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規定執行點交時,債務人能否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規定,聲請暫緩點交案。
【決議】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謂不得強制執行之財產,以屬於執行事件債務人所有,且為其維持生活所必需者為限。債務人之不動產如已經拍賣並發給買受人或承受人權利移轉證書,依法已由買受人或承受人取得該不動產所有權,既已非債務人之財產,債務人自不得依上開規定,聲請暫緩點交。

7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2年02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決議】
  確認派下權存在與否事件,其訴訟標的價額之核定,應依祭祀公業之總財產價額中訟爭派下權所占之比例,計算其價額。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應依祭祀公業之總財產價額中訟爭派下權所佔之比例」其中「佔」字修正為「占」字。
【原決議文】 確認派下權存在與否事件,其訴訟標的價額之核定,應依祭祀公業之總財產價額中訟爭派下權所佔之比例,計算其價額。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4頁
【決定事項】確認派下權存在與否事件,其訴訟標的價額之核定,應依祭祀公業之總財產價額中訟爭派下權所占之比例,計算其價額。
【原決議文】 確認派下權存在與否事件,其訴訟標的價額之核定,應依祭祀公業之總財產價額中訟爭派下權所佔之比例,計算其價額。

回索引〉〉

7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2年02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決議】
  請求分割共有物之訴,其訴訟標的價額之計算,應以原告在第一審起訴時因分割所受利益之客觀價額為準,此種案件上訴時,其訴訟標的價額及上訴利益額,亦以此為準,不因被告或原告提起上訴而有所歧異。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4頁
【決定事項】
  請求分割共有物之訴,其訴訟標的價額之計算,應以原告在第一審起訴時因分割所受利益之客觀價額為準,此種案件上訴時,其訴訟標的價額及上訴利益額,亦以此為準,不因被告或原告提起上訴而有所歧異。

7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04月1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7、253、400條(60.11.17)
【決議】
  確定判決之既判力,僅以主文為限而不及於理由,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一八八五號判例亦認為說明主文之理由,並無裁判效力。確定判決之主文,如係就給付請求權之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為裁判,即不及於為其前提之基本權利。雖此非屬訴訟標的之基本權利,其存在與否,因與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有影響,而於判決理由中予以判斷,亦不能認為此項判斷有既判力(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二九四○號判例參照)。是以原告於其提起給付之訴受敗訴判決確定,雖在理由內已否定其基本權利,而當事人再行提起確認其基本權利存在之訴時,並不違反一事不再理之原則。至其提起確認之訴,是否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則屬另一問題。(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7、253、400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5頁
【提案】
  院長交議:原告提起給付之訴,受敗訴之判決確定,在理由內已否定其基本權利時,原告得否就其基本權利提起確認之訴?尚乏明確之判解可循,實務與理論所採之見解,諸說併存,仍有爭議。
  歸納有下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確定判決之既判力,僅以主文為限而不及於理由,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一八八五號判例亦認為說明主文之理由,並無裁判效力。確定判決之主文,係就給付請求權之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為裁判,並不及於為其前提之基本權利法律關係。雖此非屬訴訟標的之基本權利法律關係,其存在與否,因與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有影響,故於判決理由中予以判斷,但亦不能認為此項判斷有既判力(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二九四○號判例參照)。是以原告於其提起給付之訴受敗訴判決確定,雖在理由內已否定其基本權利,而當事人再行提起確認其基本權利存在之訴時,並不違反一事不再理之原則。至其提起確認之訴,是否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則屬另一問題。
【乙說】
  所謂同一訴訟標的,不僅指前後兩訴係就同一訴訟標的,求為相同之判決而言,尚包括正相反對或可以代用之情形在內(本院四十年台上字第一五三○號、四十六年台抗字第一三六號判例參照),給付之訴所求判決之內容,實已包含確認基本權利及其請求權存在之法律關係在內。為防止同一爭點,屢興訴訟,俾權利關係,速歸於確定,應不許原告於給付之訴敗訴確定後,再行提起確認基本權利存在之訴,本院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民刑庭總會決議:「原告提起給付之訴,經法院認為無權利判決確定者,不得就同一法律關係提起確認之訴」云云(所謂:「就同一法律關係」雖未表明究為給付請求權之法律關係,抑為基本權利之法律關係,惟前者既有本院二十六年渝上字第一一六一號判例可循,毋待再為決議,當係指後者而言),亦採此說。
  本題究採何說?請公決
【決議】
  確定判決之既判力,僅以主文為限而不及於理由,本院十八年上字第一八八五號判例亦認為說明主文之理由,並無裁判效力。確定判決之主文,如係就給付請求權之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為裁判,即不及於為其前提之基本權利。雖此非屬訴訟標的之基本權利,其存在與否,因與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有影響,而於判決理由中予以判斷,亦不能認為此項判斷有既判力(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二九四○號判例參照)。是以原告於其提起給付之訴受敗訴判決確定,雖在理由內已否定其基本權利,而當事人再行提起確認其基本權利存在之訴時,並不違反一事不再理之原則。至其提起確認之訴,是否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則屬另一問題。(同甲說)

回索引〉〉

7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2年05月17日


【相關法條】工廠法第1、76條(64.12.19)工廠法施行細則第2條(65.06.24)
【決議】
  依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第三條規定,「本規則所稱工廠及工人,係指工廠法施行細則所稱之工廠及工人」。是以上開規則應指工廠法施行細則之工廠內工人始有其適用。查工廠法第一條規定:「凡用發動機器之工廠均適用本法。」而工廠法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本法第一條所稱發動機器係指凡能藉能量變化從事工作或轉換工作形態之機械構造,所稱工廠係指凡僱用工人從事製造、加工、修理、解體等作業場所或事業場所」。就工廠之定義,範圍甚狹,行政院於七十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以台七十內字第一八七四六號函以因應目前實際需要,同意暫先將工廠司機、警衛、廚師及倉庫管理、清潔工等人員納入勞工範圍(按依修正工廠法施行細則第三條之規定,亦應為此解釋)然對於工廠之範圍並未有所變更。是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非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所稱之工廠,該機構之勞工退休,當無上開規則之適用。工廠法施行細則雖依工廠法第七十六條之規定授權內政部訂定,惟在該施行細則未依法修正公布前,尚難由內政部以命令為擴大工廠範圍之解釋。
【參考法條】工廠法第1、76條(64.12.19)工廠法施行細則第2條(65.06.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6頁
【提案】
  院長交議: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是否依照內政部六十一年九月一日台內勞字第四八四九六○號函,比照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辦理,依本院以往之判決?有下列甲、乙二說:
  (附內政部六十一年九月一日復台灣省政府函台內勞字第四八四九六○號節錄:「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得比照適用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規定辦理」)
【討論意見】
【甲說】
  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係受僱於該機構從事工作獲致工資者,合於工廠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及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第三條所稱之工人,該規則固係台灣省政府公布之單行法規,然既經主管官署內政部函釋「對於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得比照適用辦理」,而該函釋內容與行政院有關核示內容並無牴觸,亦迄無變更,經內政部函覆有案。此命令(上開內政部函釋)應認為有效。
【乙說】
  依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第三條規定,「本規則所稱工廠及工人,係指工廠法施行細則所稱之工廠及工人」。是以上開規則應指工廠法施行細則之工廠內工人始有其適用。查工廠法第一條規定:「凡用發動機器之工廠均適用本法。」而工廠法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本法第一條所稱發動機器係指凡能藉能量變化從事工作或轉換工作形態之機械構造,所稱工廠係指凡僱用工人從事製造、加工、修理、解體等作業場所或事業場所」。就工廠之定義,範圍甚狹,行政院於七十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以台七十內字第一八七四六號函以因應目前實際需要,同意暫先將工廠司機、警衛、廚師及倉庫管理、清潔工等人員納入勞工範圍(按依修正工廠法施行細則第三條之規定,亦應為此解釋)然對於工廠之範圍並未有所變更。是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非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所稱之工廠,該機構之勞工退休,當無上開規則之適用。工廠法施行細則雖依工廠法第七十六條之規定授權內政部訂定,惟在該施行細則未依法修正公布前,尚難由內政部以命令為擴大工廠範圍之解釋。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7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2年07月1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21、501、507條(60.11.17)
【決議】
  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三款(或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第五百零一條第三款)規定為表明者,係屬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所謂之書狀不合程式,其情形與未依同條第四款規定表明再審理由及關於再審理由並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不同,法院應裁定定期命為補正,在未補正前,不得以其訴(或聲請)為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七十一年度台抗字第四三三號裁定)。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21、501、507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7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三款(或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第五百零一條第三款)規定表明應於如何程度廢棄原判決(或裁定)及就本案如何判決(或裁定)之聲明,法院應否裁定定期先命補正,而不得逕以裁定駁回之?本院裁判有甲、乙二說,而異其見解。
【討論意見】
【甲說】
  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三款(或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第五百零一條第三款)規定為表明者,係屬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條所謂之書狀不合程式,其情形與未依同條第四款規定表明再審理由及關於再審理由並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不同,法院應裁定定期命為補正,在未補正前,不得以其訴(或聲請)為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七十一年度台抗字第四三三號裁定)。
【乙說】
  當事人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而未為前述之表明者,法院毋庸裁定定期命補正,而得逕以裁定駁回之(七十二年度台聲字第八○號裁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2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工廠法第76條(64.12.19)
【決議】
  本院七十二年五月十七日第五次民事庭會議,關於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是否依照內政部六十一年九月一日台內勞字第四八四九六○號函,比照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辦理所作之決議,在法理上並無可議之處,在決議當時,為顧及保護勞工之福祉,其末段即曾說明工廠法施行細則雖依工廠法第七十六條之規定,授權內政部訂定,惟在該施行細則未依法修正公布前,尚難由內政部以命令為擴大工廠範圍之解釋。內政部如有意將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比照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辦理,似可修正有關法令,俾資適用,本院上揭之決議,毋庸考慮重行斟酌。
【參考法條】工廠法第76條(64.12.1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8頁
【決定事項】
  本院七十二年五月十七日第五次民事庭會議,關於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是否依照內政部六十一年九月一日台內勞字第四八四九六○號函,比照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辦理所作之決議,在法理上並無可議之處,在決議當時,為顧及保護勞工之福祉,其末段即曾說明工廠法施行細則雖依工廠法第七十六條之規定,授權內政部訂定,惟在該施行細則未依法修正公布前,尚難由內政部以命令為擴大工廠範圍之解釋。內政部如有意將民營汽車運輸機構駕駛員之退休比照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辦理,似可修正有關法令,俾資適用,本院上揭之決議,毋庸考慮重行斟酌。

7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8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2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8、388條(60.11.17)
【決議】
  訴之客觀預備合併,原告先位訴勝訴,後位訴未受裁判,經被告合法上訴時,後位訴生移審力,上訴審認先位訴無理由時,應就後位訴加以裁判;若後位訴同時經原審判決駁回,原告未提起上訴或附帶上訴時,因後位訴既經裁判而未由原告聲明不服,上訴審自不得就後位訴予以裁判。本院六十五年五月四日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應予補充。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8、388條(60.11.17)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5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08頁
【提案】院長交議:關於客觀預備合併之訴,後位訴移審力之問題,有左列三說,請公決
【討論意見】
  一、訴之客觀預備合併,原告先位訴勝訴時,不論原審有無就後位訴裁判(原審就後位訴之裁判為訴外裁判,當事人不受拘束,參看本院判例要旨一千一百零二頁十八年上字第二七六五號判例),於被告合法上訴時,後位訴生移審力。上訴審認先位訴無理由時,應就後位訴加以裁判。本院六十五年五月四日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應予變更。
  二、訴之客觀預備合併,原告先位訴勝訴,後位訴未受裁判,經被告合法上訴時,後位訴生移審力,上訴審認先位訴無理由時,應就後位訴加以裁判;若後位訴同時經原審判決駁回,原告未提起上訴或附帶上訴時,因後位訴既經裁判而未由原告聲明不服,上訴審自不得就後位訴予以裁判。本院六十五年五月四日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應予補充。
  三、訴之客觀預備合併,原告先位訴勝訴經被告合法上訴時,除原告就後位訴依法提起上訴或附帶上訴外,上訴審不得就後位訴審判,該後位訴停滯於原審(原審就後位訴裁判時,該裁判為訴外裁判,當事人不受拘束,參看前揭判例)。上訴審判決先位訴勝訴確定時,後位訴之繫屬因解除條件成就而溯及起訴時消滅;上訴審判決先位訴敗訴確定時,原審應即就後位訴審判。
【決議】採第二說。

回索引〉〉

72-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2年09月0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56條(71.01.04)公司法第189條(69.05.09)
【決議】
  綜觀公司法與民法關於本問題之規定,始終一致,惟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應於決議後一個月內為之,而依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提起撤銷總會決議之訴,得於決議後三個月內為之,其餘要件,應無何不同。若謂出席而對股東會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原無異議之股東,事後得轉而主張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為違反法令或章程,訴請法院撤銷該項決議,不啻許股東任意翻覆,影響公司之安定甚鉅,法律秩序,亦不容許任意干擾。故應解為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股東,仍應受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但書之限制,即民法此項但書規定,於此應有其適用。
【參考法條】公司法第189條(79.05.09)民法第56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0頁
【提案】
  院長交議:關於股東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之決議,有無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但書規定之適用?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修正前之民法(總則編於十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公布,同年十月十日施行)第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總會之決議有違反法令或章程者,對該決議原不同意之社員,得請求法院宣告其決議為無效。第二項規定:前項之請求,應於決議後三個月內為之。而公布施行在後之舊公司法(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公布,二十年七月一日施行)第一百三十七條則規定股東會之召集或決議違反法令或章程時,股東得自決議之日起一個月內,聲請法院宣告其決議為無效。三十五年四月十二日修正公布施行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相同。五十五年七月十九日修正公布之公司法,則於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為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或其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時,股東得自決議之日起一個月內,訴請法院撤銷其決議。其後公司法雖又經數度修正,而本條規定則並無變動,以迄於現行公司法(六十九年五月九日部分修正公布)第一百八十九條亦作同樣規定。而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則於七十一年七月四日修正為總會之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時,社員得於決議後三個月內,請求法院撤銷其決議,但出席社員對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未當場表示異議者,不在此限,總觀兩法就本問題所為規定,自始即有所不同。而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實為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之特別法,公司法本條對於得請求法院撤銷決議之股東,既不加以任何限制,可信係有意排除民法第五十六條但書規定之適用。故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股東,不適用民法第五十六第一項但書之規定,即不受出席而不表示異議者不得為此起訴之限制。
【乙說】
  綜觀公司法與民法關於本問題之規定,始終一致,惟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應於決議後一個月內為之,而依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提起撤銷總會決議之訴,得於決議後三個月內為之,其餘要件,應無何不同。若謂出席而對股東會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原無異議之股東,事後得轉而主張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為違反法令或章程,訴請法院撤銷該項決議,不啻許股東任意翻覆,影響公司之安定甚鉅,法律秩序,亦不容許任意干擾。故應解為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股東,仍應受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但書之限制,即民法此項但書規定,於此應有其適用。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2-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2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2年09月0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56條(71.01.04)公司法第189條(69.05.09)
【決議】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股東得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係關於撤銷訴權之規定,股東依此規定提起撤銷之訴,其於股東會決議時,雖尚未具有股東資格,然若其前手即出讓股份之股東,於股東會決議時具有股東資格,且已依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取得撤銷訴權時,其訴權應不因股份之轉讓而消滅,得由繼受人即起訴時之股東行使撤銷訴權而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否則,繼受人即無撤銷訴權,而不得提起該項訴訟,至於決議後原始取得新股之股東(非因繼受取得股份)則於決議時既尚非股東,不能有撤銷訴權,其不能提起該項訴訟,自不待言。
【參考法條】公司法第189條(69.05.09)民法第56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0頁
【提案】
  院長交議: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僅泛謂股東得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而未明定該起訴之股東,於股東會決議時,是否須已具有股東身分?
  因之發生不同之見解,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僅稱股東得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而未明定以股東會決議時之股東為限,故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之股東,不必限於股東會決議時已具有股東身分,但如屬繼受取得股份,則其前手,如有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但書之情形,仍不得提起。
【乙說】
  出席總會之社員,苟對總會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未當場表示異議者,參照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尚且不得提起撤銷總會決議之訴,於召開總會時,尚未取得社員資格之人,自更不能訴請撤銷總會決議。股份有限公司之股東會,相當於民法社團法人之社員總會,應有同一法理之適用,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並未承認召開股東會時,尚未取得股東身分之人,亦得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故其起訴之股東必於股東會決議時已具有股東身分始得為之。
【丙說】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股東得訴請法院撤銷股東會決議,係關於撤銷訴權之規定,股東依此規定提起撤銷之訴,其於股東會決議時,雖尚未具有股東資格,然若其前手即出讓股份之股東,於股東會決議時具有股東資格,且已依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取得撤銷訴權時,其訴權應不因股份之轉讓而消滅,得由繼受人即起訴時之股東行使撤銷訴權而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否則,繼受人即無撤銷訴權,而不得提起該項訴訟,至於決議後原始取得新股之股東(非因繼受取得股份)則於決議時既尚非股東,不能有撤銷訴權,其不能提起該項訴訟,自不待言。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民國73年(22)

7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1月10日


【決議】
  人民依照台北市零售市場管理規則第二十條第一項(舊法)之規定,聲請准予設立私有市場,其與承租人間所訂立之契約縱有訂明「如物價上升逾百分之十或地價稅房屋稅負擔超過百分之十以上時,出租人得修訂調整租金之標準,承租人願依照繳付,不得異議」,其片面調整租金之標準,仍應遵照上開管理規則第二十條第二項(舊法)規定,報請台北市政府建設局核備後,始生效力。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2頁
【決定事項】
  人民依照台北市零售市場管理規則第二十條第一項(舊法)之規定,聲請准予設立私有市場,其與承租人間所訂立之契約縱有訂明「如物價上升逾百分之十或地價稅房屋稅負擔超過百分之十以上時,出租人得修訂調整租金之標準,承租人願依照繳付,不得異議」,其片面調整租金之標準,仍應遵照上開管理規則第二十條第二項(舊法)規定,報請台北市政府建設局核備後,始生效力。

7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1月1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75條(71.01.04)民事訴訟法第277條(72.11.09)
【決議】
  支票為無因證券,支票債權人就其取得支票之原因,固不負證明之責任,惟執票人子既主張支票係發票人丑向伊借款而簽發交付,以為清償方法,丑復抗辯其未收受借款,消費借貸並未成立,則就借款之已交付事實,即應由子負舉證責任。
【參考法條】民法第475條(71.01.04)民事訴訟法第277條(72.11.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2頁
【提案】
  院長交議:子主張丑向伊借款新台幣若干元,而簽發支票一紙交伊收執,作清償之用(子、丑為直接前後手),經子為付款之提示,遭受拒絕,乃提起清償票款之訴,丑對支票之真正並不爭執,僅以其未收受借款,消費借貸未成立為抗辦,此際,應由何人就借款已未交付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支票為無因證券,支票債權人就其取得支票之原因,固不負證明之責任,惟執票人子既主張支票係發票人丑向伊借款而簽發交付,以為清償方法,丑復抗辯其未收受借款,消費借貸並未成立,則就借款之已交付事實,即應由子負舉證責任。
【乙說】
  票據行為,為不要因行為,執票人子不負證明關於取得票據原因之責任,票據債務人丑如主張其與子間並無如子所主張之為票據行為之原因關係存在,自應由丑就票據原因關係不存在之事實,負舉證責任。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2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44、1174條(71.01.04)
【決議】
  債權人得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行使撤銷訴權者,以債務人所為非以其人格上之法益為基礎之財產上之行為為限,繼承權係以人格上之法益為基礎,且拋棄之效果,不特不承受被繼承人之財產上權利,亦不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義務,故繼承權之拋棄,縱有害及債權,仍不許債權人撤銷之。
【參考法條】民法第244、1174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3頁
【提案】
  院長交議:繼承人拋棄繼承,其債權人可否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行使撤銷訴權,而撤銷之?茲有甲、乙二說(本院判決有不同之見解):
【討論意見】
【甲說】
  債權人得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行使撤銷訴權者,以債務人所為非以其人格上之法益為基礎之財產上之行為為限,繼承權係以人格上之法益為基礎,且拋棄之效果,不特不承受被繼承人之財產上權利,亦不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義務,故繼承權之拋棄,縱有害及債權,仍不許債權人撤銷之。
【乙說】
  現行民法己廢止宗祧繼承,改為財產繼承制度,此就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八條規定: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一切權利義務觀之自明,故如繼承開始後拋棄繼承而受不利益時,即屬處分原已取得之財產上權利,倘因而害及債權人之債權者,其債權人自得依民法第二百四十四條行使撤銷訴權。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2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71.01.04)
【決議】
  分割共有物之訴,係以共有物分割請求權為其訴訟標的,法院認原告請求分割共有物為有理由,即應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二項定其分割方法,毋庸為准予分割之諭知,不可將之分為「准予分割」及「定分割方法」二訴。故如當事人對於「定分割方法」之判決,聲明不服,提起上訴,其上訴效力應及於訴之全部(准予分割及定分割方法)。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分割共有物之訴,法院判決准予分割,並定其分割方法,當事人對於所定分割方法聲明不服,提起上訴,其上訴之效力,是否及於訴之全部(准予分割及定分割方法)?茲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分割共有物之訴,係以共有物分割請求權為其訴訟標的,法院認原告請求分割共有物為有理由,即應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第二項定其分割方法,毋庸為准予分割之諭知,不可將之分為「准予分割」及「定分割方法」二訴。故如當事人對於「定分割方法」之判決,聲明不服,提起上訴,其上訴效力應及於訴之全部(准予分割及定分割方法)。
【乙說】
  分割共有物之訴,固係以共有物分割請求權為其訴訟標的,然其聲明則有請求「准予分割」及「定分割方法」兩部分,「准予分割」部分非不得先受裁判而行確定,當事人對於「定分割方法」部分,聲明不服,提起上訴,其上訴效力,應不及於「准予分割」部分。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3年04月1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94條(71.01.04)票據法第41條(66.07.23)
【決議】
  匯票到期日後之背書,依票據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僅有通常債權轉讓之效力,此種背書人,當不應負票據上背書人責任。而上開規定,依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一百四十四條各規定,於本票及支票均準用之,是本票在到期日後,支票在提示付款後或提示付款期限經過後所為之背書(第一百三十條參考),其背書人自亦不應負票據上背書人責任。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41條(66.07.23)民法第294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5頁
【提案】
  院長交議:票據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到期日後之背書,僅有通常債權轉讓之效力」,本院判決對此規定於同樣事件,有見解相異之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匯票到期日後之背書,依票據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僅有通常債權轉讓之效力,此種背書人,當不應負票據上背書人責任。而上開規定,依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一百四十四條各規定,於本票及支票均準用之,是本票在到期日後,支票在提示付款後或提示付款期限經過後所為之背書(第一百三十條參考),其背書人自亦不應負票據上背書人責任。
【乙說】
  支票、本票提示及到期日後之背書,所謂僅有通常債權轉讓之效力者,係指債務人因其法律關係所得對抗債權人(執票人)之事由,背書人亦得以之對抗債權人,並非謂不負票據責任。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46條(71.01.04)土地法第30條(64.07.24)
【決議】
  關於耕地之買賣,承買人雖係無自耕能力之人,惟如約定由承買人指定登記與任何有自耕能力之第三人,或具體約定登記與有自耕能力之特定第三人,即非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不能之給付為契約之標的,難認其契約為無效。又在立約當時承買人雖無自耕能力,而約定待承買人自己有自耕能力時方為移轉登記,或約定該項耕地之所有權移轉與無自耕能力之特定第三人,待該第三人有自耕能力時再為移轉登記者,依同條項但書規定,其契約仍為有效。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土地法第30條已於民國89年1月26日公布刪除。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30條(64.07.24)民法第246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5頁
【提案】
  院長交議:司法院七十三年四月三十日(73)院台廳一字第○二五三二號函檢送監察院內政、司法委員會聯席會議對黃某陳訴本院七十年台上字第一六八八號判決,違反土地法第三十條規定一案之調查報告,依監察院之調查意見,認為本院該判決認事用法,均有法律依據,難認有何違誤,但司法院仍請就該判決所涉及之法律問題予以研討並加具意見後報院。請各位就此一問題加以討論後作成決定。
【決議】
  關於耕地之買賣,承買人雖係無自耕能力之人,惟如約定由承買人指定登記與任何有自耕能力之第三人,或具體約定登記與有自耕能力之特定第三人,即非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以不能之給付為契約之標的,難認其契約為無效。又在立約當時承買人雖無自耕能力,而約定待承買人自己有自耕能力時方為移轉登記,或約定該項耕地之所有權移轉與無自耕能力之特定第三人,待該第三人有自耕能力時再為移轉登記者,依同條項但書規定,其契約仍為有效。

回索引〉〉

73-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3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25條(71.01.04)
【決議】
  土地與房屋同屬一人,而將土地及房屋分開同時或先後出賣時,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四五七號判例,應推斷土地承買人默許房屋承買人繼續使用土地,參照該判例之原判決全部裁判意旨,係認為使用土地之房屋所有人對土地所有人應支付相當之代價,則其法律關係之性質,當屬租賃。至其租金數額,如當事人間不能協議決定,當可訴請法院裁判。其再因轉讓而承受土地所有權之人,應有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之適用,其再因轉讓而繼受房屋所有權之人,則除有反對之特約外,應推斷土地所有人對之默許其繼續承租,故不問其後為轉讓土地或轉讓房屋,其土地所有權之承受人對房屋所有人或房屋所有權之承受人對土地所有人,均繼續其原來之法律關係。
【參考法條】民法第425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5頁
【提案】
  院長交議:土地與房屋為各別之不動產,各得單獨為交易之標的,且房屋性質上不能與土地使用權分離而存在,亦即使用房屋必須使用該房屋之基地,故土地及房屋同屬一人,而將土地及房屋分開同時或先後出賣,其間雖無地上權設定,然除有特別情事,可解釋為當事人之真意,限於賣屋而無基地之使用外,均應推斷土地承買人默許房屋承買人繼續使用土地,固經本院著成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四五七號判例,惟於其後再因轉讓而繼受房屋(或土地)所有權之人,是否承受原受讓人之權利(或義務)?本院判決之見解,仍有相異之甲、乙二人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土地與房屋同屬一人,而將土地及房屋分開同時或先後出賣時,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四五七號判例,固應推斷土地承買人默許房屋承買人繼續使用土地,但此項土地所有人默許房屋所有人繼續使用之債權債務關係,性質上當屬使用借貸,除法律別有規定或當事人另有特約外,對於其後取得土地所有權之人或繼受房屋所有權之人,並不當然繼續存在。
【乙說】
  土地與房屋同屬一人,而將土地及房屋分開同時或先後出賣時,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一四五七號判例,應推斷土地承買人默許房屋承買人繼續使用土地,參照該判例之原判決全部裁判意旨,係認為使用土地之房屋所有人對土地所有人應支付相當之代價,則其法律關係之性質,當屬租賃。至其租金數額,如當事人間不能協議決定,當可訴請法院裁判。其再因轉讓而承受土地所有權之人,應有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之適用,其再因轉讓而繼受房屋所有權之人,則除有反對之特約外,應推斷土地所有人對之默許其繼續承租,故不問其後為轉讓土地或轉讓房屋,其土地所有權之承受人對房屋所有人或房屋所有權之承受人對土地所有人,均繼續其原來之法律關係。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73-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3年06月2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5條(73.06.18)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5條(69.07.04)
【決議】
  以一訴請求計算並給付者,原告如係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五條請求被告為計算之報告前保留關於給付範圍之聲明,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二一八六號解釋(二)後段,其標的價額視為銀圓五百元。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5條(73.06.18)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5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7頁
【決定事項】
  以一訴請求計算並給付者,原告如係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五條請求被告為計算之報告前保留關於給付範圍之聲明,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二一八六號解釋(二)後段,其標的價額視為銀圓五百元。

回索引〉〉

73-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3年06月2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2條(73.06.18)
【決議】
  原判決如有誤寫誤算或其他類此顯然錯誤之情形,其錯誤足以影響判決結果時,由本院廢棄原判決發回更審。如其錯誤並不影響判決結果,得由本院自行訂正時,則可在本院判決中予以註明,毋庸發回。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2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7頁
【決定事項】
  原判決如有誤寫誤算或其他類此顯然錯誤之情形,其錯誤足以影響判決結果時,由本院廢棄原判決發回更審。如其錯誤並不影響判決結果,得由本院自行訂正時,則可在本院判決中予以註明,毋庸發回。

73-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73年06月2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條(69.07.04)
【決議】
  民事訴訟依法應按審級各別徵收裁判費,如當事人未繳足額該項費用時,由本院民事第一庭裁定定期補正。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7頁
【決定事項】
  民事訴訟依法應按審級各別徵收裁判費,如當事人未繳足額該項費用時,由本院民事第一庭裁定定期補正。

73-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四)【會議日期】民國73年06月2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7條(73.06.18)
【決議】
  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三項規定,承受訴訟之聲明應由為裁判之原法院裁定,經本院將卷宗函送原法院調查補正時,如逾時過久,仍未補正送還,可由本院民事第一庭庭長函請原法院院長查飭從速辦理。至本院辦案期間,自應扣除自訴程序當然停止之日起,至當事人聲明承受其訴訟之日。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77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6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7頁
【決定事項】
  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三項規定,承受訴訟之聲明應由為裁判之原法院裁定,經本院將卷宗函送原法院調查補正時,如逾時過久,仍未補正送還,可由本院民事第一庭庭長函請原法院院長查飭從速辦理。至本院辦案期間,自應扣除自訴程序當然停止之日起,至當事人聲明承受其訴訟之日。

回索引〉〉

73-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7月1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1條(73.06.18)
【決議】
  一、當事人在七十三年六月十九日前提出上訴狀,未表明上訴理由,亦未於提起上訴後十五日內提出理由書於原第二審法院者,第二審法院應將訴訟卷宗送交本院。
  二、當事人在七十三年六月二十日後提出上訴狀,未表明上訴理由,亦未於提起上訴後二十日內提出理由書於原第二審法院者,依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後段規定,由原第二審法院以裁定駁回之。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1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9頁
【提案】
  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業經總統於七十三年六月十八日令公布,同年月二十日施行。其中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應如何適用?
【決議】
  一、當事人在七十三年六月十九日前提出上訴狀,未表明上訴理由,亦未於提起上訴後十五日內提出理由書於原第二審法院者,第二審法院應將訴訟卷宗送交本院。
  二、當事人在七十三年六月二十日後提出上訴狀,未表明上訴理由,亦未於提起上訴後二十日內提出理由書於原第二審法院者,依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後段規定,由原第二審法院以裁定駁回之。

73-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2、469條(73.06.18)
【決議】
  第二審法院參與審判之推事,與參與判決之推事,如確知其屬同一人,而推事姓名中一字有誤繕情形,參照本院七十三年六月二十三日第一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原判決如有誤寫之情形,並不影響判決結果,得由本院自行訂正時,可在本院判決中予以註明,毋庸發回。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2、469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9頁
【決定事項】
  第二審法院參與審判之推事,與參與判決之推事,如確知其屬同一人,而推事姓名中一字有誤繕情形,參照本院七十三年六月二十三日第一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原判決如有誤寫之情形,並不影響判決結果,得由本院自行訂正時,可在本院判決中予以註明,毋庸發回。

73-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0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1條(73.06.18)
【決議】
  當事人提起第三審上訴,未對第二審判決之如何違背法令有具體之指摘時,不得謂已合法表明上訴理由,本院審查庭即認其上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希望各庭對於類此案件,亦依上例辦理,避免兩歧。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1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19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提起第三審上訴,未對第二審判決之如何違背法令有具體之指摘時,不得謂已合法表明上訴理由,本院審查庭即認其上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希望各庭對於類此案件,亦依上例辦理,避免兩歧。

回索引〉〉

73-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2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1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2、444、481條(73.06.18)
【決議】
  當事人提起第三審上訴,如有應繳裁判費而未繳或繳不足額,經第二審法院裁定限期命為補正,上訴人逾期仍未補正者,或未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條第二項、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於上訴狀內表明上訴理由,亦未於提起上訴後二十日內提出理由書於原第二審法院者;苟第二審法院未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二條第二項、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以裁定駁回其上訴,而將訴訟卷宗送交本院時,應即由本院以裁定駁回其上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2、444、481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20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提起第三審上訴,如有應繳裁判費而未繳或繳不足額,經第二審法院裁定限期命為補正,上訴人逾期仍未補正者,或未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條第二項、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於上訴狀內表明上訴理由,亦未於提起上訴後二十日內提出理由書於原第二審法院者;苟第二審法院未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二條第二項、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以裁定駁回其上訴,而將訴訟卷宗送交本院時,應即由本院以裁定駁回其上訴。

73-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2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42條(71.01.04)
【決議】
  原告起訴請求增高租金,既未於起訴前向被告為增高租金之意思表示,其情形與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五二一號判例所示,尚屬有間,法院如認其訴為有理由,即應判決宣示自原告起訴時起增高租金。
【參考法條】民法第442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20頁
【提案】
  院長交議:租賃未定期限,其租賃物為不動產者,因該租賃物價值之昇(降),當事人得向法院聲請(起訴請求)增(減)其租金。茲某原告(出租人)以其出租之不動產之價值已有昇漲,起訴請求增高其未付之租金,而於起訴前並未向承租人表示要求增租之意思。此際,法院如認其起訴有理由,應判決宣示自何時起增高之?本院判決有相異之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原告起訴請求增高租金,既未於起訴前向被告為增高租金之意思表示,其情形與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五二一號判例所示,尚屬有間,法院如認其訴為有理由,即應判決宣示自原告起訴時起增高租金。
【乙說】
  依本院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五二一號判例意旨,起訴前之租金,未按原約之租額付清者,法院准許增加之判決,得自出租人為調整租金之意思表示時起算,民法第九十五條第一項規定,非對話而為意思表示者,其意思表示,以通知達到相對人時,始生效力。原告起訴請求增高租金,既未於起訴前通知被告為增高租金之意思表示,法院如認其訴為有理由,即應判決宣示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於被告時起增高租金。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3-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8月2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5條(73.06.18)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條(69.07.04)
【決議】
  司法院院解字第二九三六號解釋(二)係指第二審判決發回第一審之事件,當事人對於更審判決(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時,第二審法院對於第一次上訴要件有無欠缺不得再為調查(因對第一次上訴,前已為廢棄發回之判決),故雖發見第一次上訴時應繳裁判費未繳足額,不得再命第一次上訴人補繳。並非謂回第二審更審之事件,受發回之第二審法院,對原來上訴第二審之要件有無欠缺,不得調查,對於上開解釋,宜予注意。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條(69.07.04)民事訴訟法第445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20頁
【決定事項】
  司法院院解字第二九三六號解釋(二)係指第二審判決發回第一審之事件,當事人對於更審判決(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時,第二審法院對於第一次上訴要件有無欠缺不得再為調查(因對第一次上訴,前已為廢棄發回之判決),故雖發見第一次上訴時應繳裁判費未繳足額,不得再命第一次上訴人補繳。並非謂回第二審更審之事件,受發回之第二審法院,對原來上訴第二審之要件有無欠缺,不得調查,對於上開解釋,宜予注意。

73-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09月1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5條(73.06.18)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固未明定其適用於何審級法院,惟第一審法院無廢棄或變更宣告假執行之本案判決之情形,則該項規定,在第一審法院應無適用之餘地。而本院為法律審,關於因假執行或因免假執行所為給付及所受損害之範圍、種類及數額,不能為事實之認定,即無從為命返還及賠償之判決。故首揭條項,雖規定於第二編第一審程序中,應解為僅限於第二審法院有其適用。當事人向本院提起上訴而並依上開規定聲明請求命被上訴人返還及賠償時,如本院判決廢棄或變更原第二審之本案判決,應同時另以裁定駁回上訴人該項聲明。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5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22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向本院提起上訴,並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聲明請求命被上訴人返還因假執行所為給付及所受損害時,如本院判決廢棄或變更原第二審之本案判決,對於此一聲明本院究應以裁定移送於原第二審法院,抑認其聲明為不合法,逕以裁定駁回?請各位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固未明定其適用於何審級法院,惟第一審法院無廢棄或變更宣告假執行之本案判決之情形,則該項規定,在第一審法院應無適用之餘地。而本院為法律審,關於因假執行或因免假執行所為給付及所受損害之範圍、種類及數額,不能為事實之認定,即無從為命返還及賠償之判決。故首揭條項,雖規定於第二編第一審程序中,應解為僅限於第二審法院有其適用。當事人向本院提起上訴而並依上開規定聲明請求命被上訴人返還及賠償時,如本院判決廢棄或變更原第二審之本案判決,應同時另以裁定駁回上訴人該項聲明。

回索引〉〉

73-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3年09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2、222、535、603條(71.01.04)
【決議】
  甲種活期存款戶與金融機關之關係,為消費寄託與委任之混合契約。第三人盜蓋存款戶在金融機關留存印鑑之印章而偽造支票,向金融機關支領款項,除金融機關明知其為盜蓋印章而仍予付款之情形外,其憑留存印鑑之印文而付款,與委任意旨並無違背,金融機關應不負損害賠償責任。若第三人偽造存款戶該項印章蓋於支票持向金融機關支領款項,金融機關如已盡其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仍不能辨認蓋於支票上之印章係偽造時,即不能認其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金融機關亦不負損害賠償責任。金融機關執業人員有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應就個案認定。至金融機關如以定型化契約約定其不負善良管理人注意之義務,免除其抽象的輕過失責任,則應認此項特約違背公共秩序,而解為無效。
【編註】本則業經最高法院於90年5月1日、90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民法第72、222、535、603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民國90年9月版)上冊第97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民國92年9月版)上冊第1022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約定甲方以印鑑留存於乙方之印章,縱令係被他人盜用或偽造使用,如乙方認為印鑑相符,甲方願負一切責任。此項約定是否違背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而為無效?本院判決所持見解,有甲、乙相異之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七十二條所謂法律行為,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乃指法律行為有背於國家社會之一般要求或利益,或社會一般道德觀念之情形而言。本件被上訴人(立約人)立交上訴人(銀行)之約定書,記載:「即使有印鑑被盜用情形,仍願負責」,僅在加重被上訴人之責任,既與國家社會之一般的要求或利益無違,亦與社會一般道德觀念無背,此項約定,尚難認其違背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而為無效。
【乙說】
  留存印鑑聲明書(約定書)雖記載「上訴人(聲明人)之印鑑縱有被盜用情形,上訴人亦應負一切責任」,惟此項約定顯有縱容他人盜用印章,鼓勵犯罪之不法,而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難謂有效。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種活期存款戶與金融機關之關係,為消費寄託與委任之混合契約。第三人盜蓋存款戶在金融機關留存印鑑之印章而偽造支票,向金融機關支領款項,除金融機關明知其為盜蓋印章而仍予付款之情形外,其憑留存印鑑之印文而付款,與委任意旨並無違背,金融機關應不負損害賠償責任。若第三人偽造存款戶該項印章蓋於支票持向金融機關支領款項,金融機關如已盡其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仍不能辨認蓋於支票上之印章係偽造時,即不能認其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金融機關亦不負損害賠償責任。金融機關執業人員有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應就個案認定。至金融機關如以定型化契約約定其不負善良管理人注意之義務,免除其抽象的輕過失責任,則應認此項特約違背公共秩序,而解為無效。

回索引〉〉

73-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3年10月0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2、222、310、535、603條(71.01.04)
【決議】
  乙種活期存款戶與金融機關之間為消費寄託關係。第三人持真正存摺並在取款條上盜蓋存款戶真正印章向金融機關提取存款,金融機關不知其係冒領而如數給付時,為善意的向債權之準占有人清償,依民法第三百十條第二款規定,對存款戶有清償之效力。至第三人持真正存摺而蓋用偽造之印章於取款條上提取存款,則不能認係債權之準占有人。縱令金融機關以定式契約與存款戶訂有特約,約明存款戶事前承認,如金融機關已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以肉眼辨認,不能發見蓋於取款條上之印章係屬偽造而照數付款時,對存款戶即發生清償之效力,亦因此項定式契約之特約,有違公共秩序,應解為無效,不能認為合於同條第一款規定,謂金融機關向第三人清償係經債權人即存款戶之承認而生清償之效力。
【參考法條】民法第72、222、310、535、603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26頁
【提案】
  院長交議:關於當事人約定:一方以印鑑留存於他方之印章,縱令被第三人盜用或偽造而使用,如他方認為與印鑑相符,亦應負一切責任,此項約定是否有效之問題,請就研究報告三之(二)乙種活期存款部分討論。
【決議】
  乙種活期存款戶與金融機關之間為消費寄託關係。第三人持真正存摺並在取款條上盜蓋存款戶真正印章向金融機關提取存款,金融機關不知其係冒領而如數給付時,為善意的向債權之準占有人清償,依民法第三百十條第二款規定,對存款戶有清償之效力。至第三人持真正存摺而蓋用偽造之印章於取款條上提取存款,則不能認係債權之準占有人。縱令金融機關以定式契約與存款戶訂有特約,約明存款戶事前承認,如金融機關已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以肉眼辨認,不能發見蓋於取款條上之印章係屬偽造而照數付款時,對存款戶即發生清償之效力,亦因此項定式契約之特約,有違公共秩序,應解為無效,不能認為合於同條第一款規定,謂金融機關向第三人清償係經債權人即存款戶之承認而生清償之效力。

73-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11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4條(73.06.18)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四條所稱之裁定,係指屬於本訴訟事件之裁定其事件不得上訴於第三審,及其他裁定其本案訴訟事件不得上訴於第三審者而言。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84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29頁
【決定事項】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四條所稱之裁定,係指屬於本訴訟事件之裁定其事件不得上訴於第三審,及其他裁定其本案訴訟事件不得上訴於第三審者而言。

回索引〉〉

73-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3年度第3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3年12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決議】
  本院發回更審之民事事件,經更審法院重新核定之訴訟標的價額,如無違誤,自可作為計算上訴利益之依據。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0頁
【提案】
  據本院民事科簽稱:「民事訴訟事件,於數次發回更審後,因民事訴訟法對於財產權得上訴第三審所得受之利益修正提高為銀圓十萬元後,第二審法院於發回更審言詞辯論中,准予提高訴訟標的價額為銀圓十萬元以上並命補繳一、二、三審訴訟費,使該事件得上訴第三審法院,依法本院應如何辦為宜」。請各位討論作一決定。
【決議】本院發回更審之民事事件,經更審法院重新核定之訴訟標的價額,如無違誤,自可作為計算上訴利益之依據。


回索引〉〉

民國74年(15)

74-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4年01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54條(71.01.04)
【決議】
  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債務人遲延給付時,必須經債權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而債務人於期限內仍不履行時,債權人始得解除契約。債權人為履行給付之催告,如未定期限,難謂與前述民法規定解除契約之要件相符。惟債權人催告定有期限而不相當(過短)時,若自催告後經過相當期間,債務人仍不履行者,基於誠實信用原則,應認亦已發生該條所定契約解除權。
【參考法條】民法第254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0頁
【提案】
  院長交議: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他方當事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如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得解除其契約,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定有明文。本條所定契約解除權,是否以債權人定相當期限催告為發生要件,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所定契約解除權,並非以債權人定相當期限催告為發生要件,而係以債務人於催告期限內不履行為發生要件,故債權人所定限雖不相當,或未定期限催告,但若自催告後經過相當期限,債務人仍不履行者,基於誠實信用原則應認債權人已酌留相當期限,以待債務人履行,難謂不發生該條所定契約解除權。(六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九○號判決參照)
【乙說】
  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債務人遲延給付時,必須經債權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而債務人於期限內仍不履行時,債權人始得解除契約。債權人為履行給付之催告,如未定相當之期限,雖聲明解除契約距其為催告之時,已經過相當長之期間,亦難謂與前述民法規定解除契約之要件相符。(七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九三七號判決參照)
【丙說】
  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債務人遲延給付時,必須經債權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而債務人於期限內仍不履行時,債權人始得解除契約。債權人為履行給付之催告,如未定期限,難謂與前述民法規定解除契約之要件相符。惟債權人催告定有期限而不相當(過短)時,若自催告後經過相當期間,債務人仍不履行者,基於誠實信用原則,應認亦已發生該條所定契約解除權。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74-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4年01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71.01.04)
【決議】
  請求分割共有物之訴,應由法院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命為適當之分配,不受任何共有人主張之拘束。審判上共有物分割方法,在德、日、瑞民法,固以原物分割為原則,價金分配為例外,但我民法對於二者,則無分軒輊,均應由法院斟酌當事人之聲明,共有物之性質、經濟效用及全體共有人之利益等公平決定之。其分割方法縱使選擇兩者之一或併用兩者,亦屬無妨。但就同一共有物對於全體共有人,應採相同之分割方法。(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0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與乙共有土地一筆,該筆土地並無不能分割之情形,亦無不分割之約定,惟甲、乙二人對分割之方法不能協議決定,甲乃訴請法院分割,法院在該分割共有物之訴中,其分割方法是否可併用原物分割及價金分配兩者,抑僅可選擇原物分割或僅價金分配兩者之一?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請求分割共有物之訴,應由法院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命為適當之分配,不受任何共有人主張之拘束。審判上共有物分割方法,在德、日、瑞民法,固以原物分割為原則,價金分配為例外,但我民法對於二者,則無分軒輊,均應由法院斟酌當事人之聲明,共有物之性質、經濟效用及全體共有人之利益等公平決定之。其分割方法縱使選擇兩者之一或併用兩者,亦屬無妨。(五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一八一一號、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三二四五號判決參照)但就同一共有物對於全體共有人,應採相同之分割方法。
【乙說】
  裁判上定有共有物分割之方法時,分配原物與變賣之而分配價金,孰為適當,法院固有自由裁量之權,然就同一共有物之分割,為期公平,祇能擇一決定。(五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三○五五號判決參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請求分割共有物之訴,應由法院依民法第八百二十四條命為適當之分配,不受任何共有人主張之拘束。審判上共有物分割方法,在德、日、瑞民法,固以原物分割為原則,價金分配為例外,但我民法對於二者,則無分軒輊,均應由法院斟酌當事人之聲明,共有物之性質、經濟效用及全體共有人之利益等公平決定之。其分割方法縱使選擇兩者之一或併用兩者,亦屬無妨。但就同一共有物對於全體共有人,應採相同之分割方法。(同甲說)

回索引〉〉

74-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4年01月0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55條(71.01.04)
【決議】
  夫妻判決離婚後,關於子女之監護,除法院另有酌定或兩造另有約定者外,由夫任之。夫甲妻乙所生之子丙將滿四歲,已離襁褓,甲乙又無關於子女監護之約定,甲乙離婚後,其所生之子當然由甲監護,無待甲起訴請求,甲起訴請求監護丙,自屬欠缺權利護要件,不應准許。(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055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0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男乙女係夫妻,育有一子丙,將滿四歲,乙無故離家出走,甲訴請乙履行同居義務,經法院判決甲勝訴確定後,已逾一年,乙仍不履行同居義務,甲遂以惡意遺棄為由,訴請法院判決離婚,並將丙判歸甲監護。法院認為甲請求離婚為有理由,關於子女之監護,應為如何之判決,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夫妻判決離婚後之子女,原則上應歸其父監護,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定有明文。兩造所生之子丙,將滿四歲,已非尚在襁褓,離母不能撫育,且乙離家出走,亦無從照顧丙,丙應由甲負監護之責,甲請求歸其監護應予准許。(五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一九三六號判決參照)
【乙說】
  夫妻判決離婚後,關於子女之監護,除法院另有酌定或兩造另有約定者外,由夫任之。兩造所生之子丙將滿四歲,已離襁褓,兩造又無關於子女監護之約定,離婚後,兩造所生之子當然由甲監護,無待甲起訴請求,甲起訴請求監護丙,自屬欠缺權利保護要件,不應准許。(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九○號判決參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
  夫妻判決離婚後,關於子女之監護,除法院另有酌定或兩造另有約定者外,由夫任之。夫甲妻乙所生之子丙將滿四歲,已離襁褓,甲乙又無關於子女監護之約定,甲乙離婚後,其所生之子當然由甲監護,無待甲起訴請求,甲起訴請求監護丙,自屬欠缺權利護要件,不應准許。(同乙說)

回索引〉〉

74-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4年02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232、88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3頁;最高法院決議彙編(民國17-95年民事部分)第854頁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68條(64.07.24)
【決議】
  所謂土地登記,依土地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係土地及建築改良物之所有權與他項權利之登記。觀之同法第五十一條及第六十二條等規定,該土地總登記章內,亦併規定關於他項權利之登記事項,更參照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之規定,可見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所謂登記,並不限於土地總登記。故若因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致受損害者,無論其為土地總登記或土地權利變更登記,該地政機關均應依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負損賠償責任。(同甲說)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68條(64.07.24)
【提案】
  院長交議:土地法第六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是否僅限於第一次總登記所發生者,而不包括日後土地權利變更登記所發生之錯誤、遺漏或虛偽在內?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所謂土地登記,依同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係土地及建築改良物之所有權與他項權利之登記。觀之同法第五十一條及第六十二條等規定,該土地總登記章內,亦併規定關於他項權利之登記事項,參照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之規定,可見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所謂登記,並不限於土地總登記。故若因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致受損害者,無論其為土地總登記或土地權利變更登記,該地政機關均應依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負損害賠償責任。(六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一○一九號判決參照)
【乙說】依土地法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及第四十八條以下條文對照以觀,第六十八條第一項所定之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應係指第一次總登記所發生者而言。如當事人之抵押權設定登記,非於第一次總登記時所辦理,縱因地政事務所登記錯誤,亦不得依該條請求。(七十一年度台上字第四一四九號判決參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者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所謂土地登記,依土地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係土地及建築改良物之所有權與他項權利之登記。觀之同法第五十一條及第六十二條等規定,該土地總登記章內,亦併規定關於他項權利之登記事項,更參照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之規定,可見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所謂登記,並不限於土地總登記。故若因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致受損害者,無論其為土地總登記或土地權利變更登記,該地政機關均應依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負損賠償責任。(同甲說)

回索引〉〉

74-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4年02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74、464、888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7條(73.06.18)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
【決議】
  應買人之投標經執行法院認為廢標時,該應買人如有不服,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聲明異議。應買人所投之標經法院決定其得標後,又經認其為廢標者,應買人得另提起確認買賣成立之訴,以求救濟。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民事訴訟法第247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3頁
【提案】
  院長交議:強制執行以投標之方法拍賣不動產,應買人之投標經執行法院認為廢標時,該應買人如有不服,是否應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聲明異議,抑應對債務人提起確認買賣成立之訴以資救濟?
  有甲、乙、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應買人之投標,既被執行法院認為廢標,無論其投標之性質為要約,抑或承諾,在應買人未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規定,聲明異議,並經法院認其確為合法之得標人前,尚無從遽認應買人業已取得拍賣物買受人之地位,況此項買受人之地位,係因強制執行而取得,其有受侵害之危險時,亦非僅對債務人就私法上確認買賣關係成立所得除去。(六十五年度台再字第三二號判決參照)
【乙說】
  執行法院就查封物所為拍賣,及投標人應此拍賣而為之投標,性質上原與買賣之法律行為無異,但執行法院選擇得標人,法律本有限制,違之者拍定之表示即非有效,其拍賣亦應認無效力,此屬實體上之問題,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應提起確認之訴以解決之。此非執行方法或執行程序有瑕疵,並非程序上侵害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之利益,尚無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據以聲明異議之餘地。(七十年度台抗字第一○三號裁定參照)
【丙說】
  應買人之投標經執行法院認為廢標時,該應買人如有不服,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聲明異議。應買人所投之標經法院決定其得標後,又經認其為廢標者,應買人得另提起確認買賣成立之訴,以求救濟。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74-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三)【會議日期】民國74年02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123、124、888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818、821條(71.01.04)
【決議】
  未經共有人協議分管之共有物,共有人對共有物之特定部分占用收益,須徵得他共有人全體之同意。如未經他共有人同意而就共有物之全部或一部任意占用收益,他共有人得本於所有權請求除去其妨害或請求向全體共有人返還占用部分。但不得將各共有人之應有部分固定於共有物之特定部分,並進而主張他共有人超過其應有部分之占用部分為無權占有而請求返還於己。本院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三五四九號、七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一號判決與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三號判決所持見解,並無歧異。
【參考法條】民法第818、821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3頁
【決定事項】
  未經共有人協議分管之共有物,共有人對共有物之特定部分占用收益,須徵得他共有人全體之同意。如未經他共有人同意而就共有物之全部或一部任意占用收益,他共有人得本於所有權請求除去其妨害或請求向全體共有人返還占用部分。但不得將各共有人之應有部分固定於共有物之特定部分,並進而主張他共有人超過其應有部分之占用部分為無權占有而請求返還於己。本院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三五四九號、七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一號判決與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三號判決所持見解,並無歧異。

回索引〉〉

74-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4年03月0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66、889頁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決議】
  未與土地分離之土地出產物,實務上認為得為強制執行之標的物(參看司法院字第一九八八號解釋(二)及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二四),對於此項土地出產物有收取權,得因收取而原始取得該出產物所有權之第三人,應認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所稱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之第三人。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5頁
【提案】
  就執行標的物有收取然孳息權利之第三人,有無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之問題,請大家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未與土地分離之土地出產物,實務上認為得為強制執行之標的物(參看司法院字第一九八八號解釋(二)及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二四),對於此項土地出產物有收取權,得因收取而原始取得該出產物所有權之第三人,應認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所稱就執行標的物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之權利之第三人。

回索引〉〉

74-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4月02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53、354、392、890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4、106、395條(73.06.18)
【決議】
  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規定:「假執行之宣告,因就本案判決或該宣告有廢棄或變更之判決,自該判決宣示時起,於其廢棄或變更之範圍內,失其效力」,如本案判決,已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則原第二審法院准予假執行之宣告,因無所附麗,於廢棄之範圍內已失其效力。
  原第一審原告既不得再依已被廢棄之原判決聲請假執行,因而原第一審被告為免假執行而供擔保所提存之物,應認其應供擔保之原因已消滅。(本院七十年度台抗字第三一六號裁定參照)(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4、106、395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6頁
【提案】
  院長交議:第二審判決原第一審原告勝訴,並宣告假執行,同時准原第一審被告預供擔保而免為假執行,該原第一審被告遵判提供擔保後,旋該本案判決經第三審判決廢棄發回,該為免予假執行而預供擔保之原第一審被告,可否以供擔保之原因消滅而聲請返還供擔保之提存物,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原第一審原告原可因第二審判決其勝訴並宣告假執行而獲得清償,因原第一審被告預供擔保免為假執行而未獲清償,自已發生損害,此項損害,不因其後第三審法院廢棄本案判決而得謂並未發生,故尚不能謂應供擔保之原因消滅。(本院六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五六一號裁定參照)
【乙說】
  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假執行之宣告,因就本案判決或該宣告有廢棄或變更之判決,自該判決宣示時起,於其廢棄或變更之範圍內,失其效力」,茲本案判決,已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原第二審法院准予假執行之宣告,因無所附麗,於廢棄之範圍內失其效力。原第一審原告既不得再依已被廢棄之原判決聲請假執行,因而原第一審被告為免假執行而供擔保所提存之物,應認其應供擔保之原因已消滅。(本院七十年度台抗字第三一六號裁定參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
  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規定:「假執行之宣告,因就本案判決或該宣告有廢棄或變更之判決,自該判決宣示時起,於其廢棄或變更之範圍內,失其效力」,如本案判決,已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則原第二審法院准予假執行之宣告,因無所附麗,於廢棄之範圍內已失其效力。原第一審原告既不得再依已被廢棄之原判決聲請假執行,因而原第一審被告為免假執行而供擔保所提存之物,應認其應供擔保之原因已消滅。(本院七十年度台抗字第三一六號裁定參照)(同乙說)

74-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7月0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73.06.18)
【決議】
  股份有限公司組織之銀行,其起訴或應訴之書狀,當事人記明為某某銀行,而其鈐蓋之印章則為某某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者,本院毌庸命其補正。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7頁
【提案】
  據本院民事科簽稱:台灣省屬第一、華南、彰化三商業銀行,均係股份有限公司組織,但在本院受理訴訟事件中,有以某某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被訴者,有僅以某某銀行起訴者(以銀行名義起訴,其印信則蓋某某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形式不一,應否命當事人補正等情,請大家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股份有限公司組織之銀行,其起訴或應訴之書狀,當事人記明為某某銀行,而其鈐蓋之印章則為某某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者,本院毌庸命其補正。

回索引〉〉

74-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4年08月06日


【相關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9、10條(49.12.28)
【決議】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稱財產,係指債務人所有之動產、不動產及其他財產權而言。本院六十五年三月九日第三次民庭會議決議(一)已有說明(參看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並不限於債務人之所有權。至於本院七十二年一月二十五日第一次民庭會議決定,係就不動產之強制執行而言,原屬債務人之不動產已依強制執行程序拍賣於第三人並發給權利移轉證書,依法已屬於該承受之第三人所有,既已非上開條例所指之債務人所有之財產,債務人自不得復依上開條例請求暫緩點交。關於債務人依租賃或承典占有之物,同條例第九條已對其占有另設保護優待之規定,不在同條例第十條優待之列。
【參考法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9、10條(49.12.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8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7頁
【提案】
  司法院七十四年七月八日(七四)院台廳一字第○四○一六號函略以本院七十二年第一次民庭會議,所為債務人不得依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規定,聲請暫緩點交之決定,行政院認為係以所有權之有無為主要理由,並顧及該條所謂「財產」是否僅限於財產權,以及占有是否不在該條「財條」之範圍,請就行政院之見解,表示意見到院,經將原函及附件印送各位,請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十條所稱財產,係指債務人所有之動產、不動產及其他財產權而言。本院六十五年三月九日第三次民庭會議決議(一)已有說明(參看強制執行法第二章至第四章),並不限於債務人之所有權。至於本院七十二年一月二十五日第一次民庭會議決定,係就不動產之強制執行而言,原屬債務人之不動產已依強制執行程序拍賣於第三人並發給權利移轉證書,依法已屬於該承受之第三人所有,既已非上開條例所指之債務人所有之財產,債務人自不得復依上開條例請求暫緩點交。關於債務人依租賃或承典占有之物,同條例第九條已對其占有另設保護優待之規定,不在同條例第十條優待之列。

74-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4年08月2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8、188、195條(74.06.03)
【決議】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人格權,被害人受有非財產上之損害,請求該受僱人及其僱用人連帶賠償相當金額之慰撫金時,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斟兩造(包括負連帶賠償責任之僱用人在內)之身分地位及經濟狀況等關係定之,不宜單以被害人與實施侵權行為之受僱人之資力為衡量之標準。(本院五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三號判決參照)(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188、195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39頁
【提案】
  院長交議: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人格權,被害人受有非財產上之損害,請求賠償相當金額之慰撫金,此項慰撫金之量定,於受僱人與僱用人應負連帶賠償責任時,應否斟酌僱用人之資力,抑僅斟酌被害人與實施侵權行為之受僱人雙方之身分及經濟能力為準,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人格權被侵害之被害人關於非財產上之損害,固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即慰撫金),惟其金額是否相當,應斟酌被害人與實施侵權行為之受僱人雙方之地位及經濟能力,不應以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之僱用人資力為權衡之準繩。(本院五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二號判決參照)
【乙說】
  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斟酌兩造(包括負連帶賠償責任之僱用人在內)之身分地位及經濟狀況等關係定之,不宜單以被害人與實施侵權行為之受僱人之資力為衡量之標準。(本院五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三號判決參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人格權,被害人受有非財產上之損害,請求該受僱人及其僱用人連帶賠償相當金額之慰撫金時,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斟兩造(包括負連帶賠償責任之僱用人在內)之身分地位及經濟狀況等關係定之,不宜單以被害人與實施侵權行為之受僱人之資力為衡量之標準。(本院五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六三號判決參照)(同乙說)

回索引〉〉

74-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4年09月10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00、413、419、894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81、492條(73.06.18)
【決議】
  當事人補正上訴或抗告要件之欠缺,須在本院裁定之評決前為之,歷經本院民、刑庭總會議及民事庭會議決議有案。第二審法院及第一審法院合議庭所為裁定,亦應同此辦理。第一審法院以獨任推事一人為裁定時,則當事人之上開補正,應在推事制作裁定前為之。至當事人所提出之補正書狀,是否於合議庭裁定評決前或獨任推事制作裁定前提出,應以該法院收狀日期時間為準。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定與現行法第231條、第238條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4、481、492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0頁
【決定事項】
  當事人補正上訴或抗告要件之欠缺,須在本院裁定之評決前為之,歷經本院民、刑庭總會議及民事庭會議決議有案。第二審法院及第一審法院合議庭所為裁定,亦應同此辦理。第一審法院以獨任推事一人為裁定時,則當事人之上開補正,應在推事制作裁定前為之。至當事人所提出之補正書狀,是否於合議庭裁定評決前或獨任推事制作裁定前提出,應以該法院收狀日期時間為準。

74-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二)【會議日期】民國74年09月1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17條(74.06.03)
【決議】
  夫甲妻乙未約定夫妻財產制,甲於民法親屬編修正前,買受房屋一棟,以乙之名義辦理登記,嗣後甲如欲變更為自己之名義,參照內政部六十三年六月六日臺內地字第五八三二七四號函,僅係登記名義變更,應准予更名登記方式辦理,此際如乙不同意辦理,甲得起訴請求更名登記所有人為甲。如甲死亡,參照內政部六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臺內地字第六三九七六五號函,應由登記名義人乙先辦理更名登記為甲名義後,再據以辦理繼承登記。故甲之其他繼承人得起訴請求乙更名登記甲為所有人後,再協同辦理繼承登記。
【參考法條】民法第1017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0頁
【決定事項】
  夫甲妻乙未約定夫妻財產制,甲於民法親屬編修正前,買受房屋一棟,以乙之名義辦理登記,嗣後甲如欲變更為自己之名義,參照內政部六十三年六月六日臺內地字第五八三二七四號函,僅係登記名義變更,應准予更名登記方式辦理,此際如乙不同意辦理,甲得起訴請求更名登記所有人為甲。如甲死亡,參照內政部六十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臺內地字第六三九七六五號函,應由登記名義人乙先辦理更名登記為甲名義後,再據以辦理繼承登記。故甲之其他繼承人得起訴請求乙更名登記甲為所有人後,再協同辦理繼承登記。

回索引〉〉

74-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4年10月08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72、895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2條(73.06.18)
【決議】
  判決主文乃由判決事實及理由所生之結論,第二審法院如認上訴人所提追加之訴為不合法,而未另以裁定予以駁回,又未於判決駁回上訴之同時,將追加之訴一併於主文內記明駁回,僅在判決理由欄加以敘明,即屬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一項所規定之判決有類似誤寫誤算之顯然錯誤。本院受理此類事件時,可將原卷送還為裁判之原法院,依法裁定更正後,仍依上訴程序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2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1頁
【決定事項】
  判決主文乃由判決事實及理由所生之結論,第二審法院如認上訴人所提追加之訴為不合法,而未另以裁定予以駁回,又未於判決駁回上訴之同時,將追加之訴一併於主文內記明駁回,僅在判決理由欄加以敘明,即屬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一項所規定之判決有類似誤寫誤算之顯然錯誤。本院受理此類事件時,可將原卷送還為裁判之原法院,依法裁定更正後,仍依上訴程序辦理。

74-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4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4年11月19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248、895頁
【決議】
  地政機關辦理土地登記時,其依法令應行登記之事項,如因內容過於冗長,登記簿所列各欄篇幅不能容納記載,可以附表記載,而於各欄記明「如附表」字樣。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1頁
【提案】
  奉司法院七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七四)院台廳一字第○五九三七號函:以「地政機關辦理土地登記時,關於他項權利中「清償日期」、「利息或地租」、「遲延利息」、「違約金」等項,如僅登記為「依照債務契約」,該契約所載內容,是否為登記效力所及,請研究報院」到院,原函件已複印分送各位,請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地政機關辦理土地登記時,其依法令應行登記之事項,如因內容過於冗長,登記簿所列各欄篇幅不能容納記載,可以附表記載,而於各欄記明「如附表」字樣。


回索引〉〉

民國75年(24)

75-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5年01月14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31條(64.04.22)
【決議】
  分割共有物之判決,兼有形成判決及給付判決之性質,不因強制執行法修正而有異。且判決之執行為程序上之事項,參照四十五年台上字第八三號判例,分割共有物之判決,不論成立於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修正前或修正後,均應適用修正後之規定而有執行力。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31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2頁
【提案】
  院長交議: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修正前,為執行名義之確定判決僅命為如何之分割,並無點交之諭知;於修正後(執行法院得將各共有人分得部分點交之),該確定判決是否因該條文之修正而發生執行力?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法院所為分割共有物之判決,既未諭知「應將分得部分土地交還(或點交)」,其性質係屬形成判決,於確定時尚不發生應行點交之執行力。其後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項雖經修正為:「執行法院得將各共有人分得部分點交之」,惟於修正公布施行後,法院所為之分割共有物之判決始有適用。在此以前原無執行力之判決,不得因法律之修正公布而溯及的發生效力。
【乙說】
  分割共有物之判決,兼有形成判決及給付判決之性質,不因強制執行法修正而有異。且判決之執行為程序上之事項,參照四十五年台上字第八三號判例,分割共有物之判決,不論成立於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修正前或修正後,均應適用修正後之規定而有執行力。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5-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5年01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48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401條(73.06.18)
【決議】
  關於確定裁定,並無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第一項之規定。本票執票人依非訟事件法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將本票債權轉讓與第三人時,該准許強制執行裁定之效力,並不當然及於該第三人。該第三人不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於票據債務人為強制執行。惟本票執票人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死亡者,其繼承人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此乃基於繼承之法則,並非基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之理論。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4月1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自92年9月1日起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強制執行法第4-2條第2項規定不符。
【參考法條】民法第1148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401條(73.06.1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2頁
【提案】
  院長交議:以確定判決為執行名義時,其於訴訟繫屬後,因法律行為而受讓訴訟標的之特定繼受人,雖非該判決所記載之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對之亦有效力,本票之執票人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第三人受讓該本票債權時,是否亦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於票據債務人為強制執行?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確定判決,除當事人外,對於訴訟繫屬後為當事人之繼受人(包括一般繼承人及特定繼受人)及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請求之標的物者,亦有效力。固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第一項所明定。惟關於確定裁定,並無準用之規定。本票執票人依非訟事件法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將本票債權轉讓與第三人時,該准許強制執行裁定之效力,並不當然及於該第三人。該第三人不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於票據債務人為強制執行。本票執票人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死亡者,其繼承人亦不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
【乙說】
  本票執票人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死亡者,其繼承人當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票據債務人為強制執行,毋庸另行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基於同一理由,執票人將本票債權轉讓與第三人時,該第三人亦係原執票人之繼受人,解釋上應認為該第三人亦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不必再行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
【丙說】
  關於確定裁定,並無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第一項之規定。本票執票人依非訟事件法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將本票債權轉讓與第三人時,該准許強制執行裁定之效力,並不當然及於該第三人。該第三人不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對於票據債務人為強制執行。惟本票執票人聲請法院為准許強制執行之裁定後死亡者,其繼承人得以該裁定為執行名義聲請強制執行,此乃基於繼承之法則,並非基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一條之理論。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75-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2月0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03、205條(74.06.03)
【決議】
  利率管理條例於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經總統公布廢止,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二十二條第三項規定,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失效。
  在該條例失效前,依該條例規定適用之利率,於失效後,法院在裁判上,可依左列原則處理:
  一、應給付利息之金錢債務,經約定利率者,在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前,因適用同條例第五條規定,故債權人請求給付利息,係以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利率為計算之標準。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前,當事人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利率,如未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則在該條例失效後所生之利息,債權人如請求依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計算給付,與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亦不違背,法院自得依債權人之聲明,判命債務人給付。
  二、應給付利息之金錢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者,在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前,依該條例第六條規定,應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付息。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利率管理條例既已失效,即不能依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計算。債權人如仍請求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付利息,法院宜行使闡明權,令債權人改依民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按照週年百分之五而為請求。債權人如拒絕變更其聲明,則自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後所生之利息,債權人請求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給付之訴,即應認為無理由而予駁回。
【參考法條】民法第203、205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4頁
【提案】
  院長交議:第一審判決命被告清償金錢債務應付之利息,其利率未約定者,主文通常記載為:「自民國○○○年○月○日起至清償日止,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之利息。」其利率有約定者,主文通常記載為:「自民國○○○年○月○日起至清償日止,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計算之利息。」被告上訴於第二審於訴訟繫屬中,利率管理條例於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公布廢止,於同月二十九日失效,第二審認被告應給付利息,應如何裁判?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一、關於利率未約定者:自民國某年某月某日起至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止,仍按當時有效之利率管理條例第六條規定,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之利息裁判(即維持原判)。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至清償日止,因利率管理條例廢止失效,原判決主文就該段時間應付利息所載「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之利息」之用語,已失法律上之依據。(至於中央銀行於利率管理條例廢止後尚得依銀行法第四十一條核定各種放款利率,此乃指銀行利率而言,對銀錢業以外金錢債務之法定利率中央銀行並無核定,本件所謂「按照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係指銀錢業以外之金錢債務之法定利率,該條例既已廢止失效,債權人即原告無再依該條例第六條規定請求按中央銀行核定銀錢業之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利息之餘地)參照最高法院十八年上字第七五號判例意旨,應依民法第二百零三條按週年百分之五計算法定利率。(民法上規定之法定利息,如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二項、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項、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二款、第二百八十一條第一項、第四百零四條第二項、第五百四十二條、第五百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五百八十二條等皆是)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項但書,票據法第九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有特別規定之法定利息之利率,從其規定。第一審判決依當事人聲明所載「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之利息」之用語,於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後不能再援用,但其以此作為利息計算方法尚無不可,法院應查明當時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利率若干,此項利率即為當事人聲明本旨所請求之利率,其意義與其聲明「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之利息」相同,如查明利率為週年百分之五,第二審主文可將原判決「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之利息」用語更正為「按週年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如查明利率高於週年百分之五,則將其超過百分之五部分廢棄改判,查明利率低於百分之五,仍依其聲明之利率記載。
  二、關於利率有約定者:依約定當時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計算利息,參照最高法院四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以訂約時中央銀行牌告利率為準,訂約以後牌告利率變更不受影響」之意旨,此項當時約定利率計算之利息(按中央銀行以往核定之利率無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不因利率管理條例廢止而受影響,原判決主文仍可維持。
【乙說】
  一、查金錢債務之利率應依利率管理條例第五條規定,僅不得超過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其超過者無請求權,則訂約以後牌告利率變更,應不受影響,有最高法院四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可以參照。同理,利率管理條例第六條所定得請求利息之限額自亦應按損害發生時、債務遲延時、票據到期日或提示日(參見民法第二百十三條第二項、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項,票據法第九十七條、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為準,不受以後牌告利率變更之影響。則該條例之廢止,對於其有效期間依之計算之利息應無影響。
  二、故第一審判決宣示依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或中央銀行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者,無異已定有計算至清償為止之標準。(譬如當時核定之放款利率為年息一分,即應依之計算至清償為止)並不受利率管理條例廢止之影響,仍應判決予以維持。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利率管理條例於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經總統公布廢止,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二十二條第三項規定,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失效。在該條例失效前,依該條例規定適用之利率,於失效後,法院在裁判上,可依左列原則處理:
  一、應給付利息之金錢債務,經約定利率者,在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前,因適用同條例第五條規定,故債權人請求給付利息,係以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利率為計算之標準。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前,當事人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利率,如未超過週年百分之二十,則在該條例失效後所生之利息,債權人如請求依訂約時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計算給付,與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亦不違背,法院自得依債權人之聲明,判命債務人給付。
  二、應給付利息之金錢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者,在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前,依該條例第六條規定,應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之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付息。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利率管理條例既已失效,即不能依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計算。債權人如仍請求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付利息,法院宜行使闡明權,令債權人改依民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按照週年百分之五而為請求。債權人如拒絕變更其聲明,則自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後所生之利息,債權人請求按照當地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給付之訴,即應認為無理由而予駁回。

回索引〉〉

75-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5年02月25日


【相關法條】工廠法施行細則第4條(65.06.24)
【決議】
  台灣省營事業所屬工廠工人退休金給付之基數內涵,在勞動基準法施行前,參照行政院七十二年七月六日台七十二人政肆字第一七八九四號函,應適用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第十條及工廠法施行細則第四條之規定,與公教人員退休金之計算,各別依據有關規定辦理。
【參考法條】工廠法施行細則第4條(65.06.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6頁
【提案】
  院長交議:在勞動基準法施行前,省營事業所屬工廠(下稱省營工廠)工人退休金之給付,應否適用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下稱工人退休規則),予以核計,本院裁判有相異之見解,茲分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行政院人事行政局七十二年一月十八日(72)局津字第九三四號函(內容請看本院七十三度台上字第一五五九號判決),省營工廠工人之退休,固應適用工人退休規則辦理,然其工人仍屬公務人員之性質,行政院基於整體衡平立場,認一切軍公教人員之退休(職)金或退伍金,均按本俸及實物代金二項計算,工友之退休,亦不例外,頗符公平原則,雖工人退休規則第十條第二項所謂工資,依工廠法施行細則第四條之規定,而該第四條所稱工資係指工人因工作而獲得之報酬,不論工資、薪金、津貼、獎金或其他名義,按計時、計日、計件給與均屬之,惟其所以如此規定,旨在防止民間工廠巧立名目,於工人退休時,減少計算退休金之基數,而行剝奪勞工利益之實,行政院為求全體軍公教人員整體平衡計,將省營工廠工人退休金基數與一般軍公教人員立於平等地位而為核計,既無剝奪勞工之嫌,應為法之所許(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五九號判決)。
【乙說】
  工廠法所稱工資,係指工人因工作而獲得之報酬,不論以工資、薪金、津貼、獎金、或其他任合名義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給與者均屬之,工廠法施行細則第四條定有明文。查該施行細則,為內政部基於法律授權所訂定(參看工廠法第七十六條及其施行細則第一條規定),自有法的效力。台灣省政府建設廳函及行政院函件,均屬機關發布之命令,其效力自不若工廠法施行細則之有法的效力。某甲為唐榮鐵工廠之工人,其退休金為十五個基數,其工資應包括獎金在內,即應按其退休前三個月薪餉袋所載之工資核計(本院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二七二號判決,七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八三○號裁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台灣省營事業所屬工廠工人退休金給付之基數內涵,在勞動基準法施行前,參照行政院七十二年七月六日台七十二人政肆字第一七八九四號函,應適用台灣省工廠工人退休規則第十條及工廠法施行細則第四條之規定,與公教人員退休金之計算,各別依據有關規定辦理。

回索引〉〉

75-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5年02月25日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決議】
  為限定繼承之繼承人,就被繼承人之債務,惟負以遺產為限度之物的有限責任。故就被繼承人之債務為執行時,限定繼承人僅就遺產之執行居於債務人之地位,如債權人就限定繼承人之固有財產聲請強制執行,應認限定繼承人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之第三人,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撤銷強制執行程序。
【參考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6頁
【提案】
  院長交議:被繼承人為債務人,執行法院對限定繼承人之固有財產為強制執行,限定繼承人應依何種程序請求救濟?
  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為限定繼承者,對被繼承人之債務,固僅以繼承所得之遺產負償還之責任,惟限定繼承人,仍屬執行程序中之債務人,倘執行法院對繼承人之固有財產為強制執行,即屬逾越執行名義之範圍,繼承人得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之規定聲明異議。
【乙說】
  為限定繼承之繼承人,就被繼承人之債務,惟負以遺產為限度之物的有限責任。故就被繼承人之債務為執行時,限定繼承人僅就遺產之執行居於債務人之地位,如債權人就限定繼承人之固有財產聲請強制執行,應認限定繼承人為強制執行法第十五條之第三人,得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請求撤銷強制執行程序。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5-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5年03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25條(74.06.03)
【決議】
  甲所有之A地與乙所有之B地相毗鄰,因地界不規則,雙方為建屋方便,乃約定將相鄰部分之界址取直,因而逾越原界址之土地,均同意對方建築房屋(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手續),嗣乙將B地售與丙,丙乃本於所有權訴請甲將占用B地上之建物拆除交並還土地,查本件例示情形,甲乙問既原有約定,當無民法第七百九十六條越界建築規定之適用,惟關於土地之約定交互使用,並非無償,不能認為使用借貸;既不為土地所有權之移轉,亦不能認為互易,其性質應屬互為租賃之關係,乙如已將B地所有權移轉與丙,甲就B地之占用部分,應有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之適用。丙不能主張甲係無權占有而請求拆屋還地。
【參考法條】民法第425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8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所有之A地與乙所有之B地相毗鄰,因地界不規則,雙方為建屋方便,乃約定將相鄰部分之界址取直,因而逾越原界址之土地,均同意對方建築房屋(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手續),嗣乙將B地售與丙,丙乃本於所有權訴請甲將占用B地上之建物拆除並交還土地,是否有理?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甲、乙相互交換土地使用,無論其性質為互易抑使用借貸,均屬債權契約,其效力僅存在於雙方當事人間,並不及於第三人,乙之後手丙既未承受該債權契約之義務,自不受其拘束(最高法院五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二四九○號判例參照);至於民法第七百九十六條越界建屋之規定,係指在未經協議之情形始有適用,而甲係本於與乙之契約占用B地,自不得引該法條為對抗,甲既屬無權占有,則丙本於物上請求權訴請其拆屋交地,應有理由。
【乙說】
  按土地所有人建築房屋逾越疆界者,鄰地所有人如知其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不得請求移去或變更其建築物,為民法第七百九十六條前段所明定,所謂知其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乃無異於默示同意,則在鄰地所有人明示同意之情形,尤無排除適用之理,且此土地所有人越界建屋使用鄰地權之關係,並對嗣後受讓各該不動產而取得所有權者繼續存在(參見本院七十度台上字第八五八號、七十一度台上字第四○九號判決),故丙以無權占有為由,訴請甲拆屋交地為無理由。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所有之A地與乙所有之B地相毗鄰,因地界不規則,雙方為建屋方便,乃約定將相鄰部分之界址取直,因而逾越原界址之土地,均同意對方建築房屋(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手續),嗣乙將B地售與丙,丙乃本於所有權訴請甲將占用B地上之建物拆除交並還土地,查本件例示情形,甲乙問既原有約定,當無民法第七百九十六條越界建築規定之適用,惟關於土地之約定交互使用,並非無償,不能認為使用借貸;既不為土地所有權之移轉,亦不能認為互易,其性質應屬互為租賃之關係,乙如已將B地所有權移轉與丙,甲就B地之占用部分,應有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之適用。丙不能主張甲係無權占有而請求拆屋還地。

回索引〉〉

75-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5年03月1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3條(74.06.03)都市計畫法第42、50、51條(62.09.06)
【決議】
  民法第八百二十三條第一項但書所謂因物之使用目的不能分割,係指該共有物現在依其使用目的不能分割者而言。倘現在尚無不能分割之情形,則將來縱有可能依其使用目的不能分割情事,亦無礙於共有人之分割請求權。依都市計畫法第四十二條、第五十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道路預定地屬於公共設施用地。於一定期限內以徵收等方式取得之,逾期即視為撤銷,且於未取得前,所有權人仍得繼續為原來之使用或改為妨礙指定目的較輕之使用,並得申請為臨時建築使用。故經都市計畫法編為道路預定地而尚未闢為道路之共有土地,其共有人非不能訴請分割。(本院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二六○號判決參照)
【參考法條】民法第823條(74.06.03)都市計畫法第42、50、51條(62.09.06)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99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48頁
【提案】
  院長交議:數人共有一筆土地,雖共有人間無不分割之約定,但業經都市計劃編為道路預定地而尚未闢為道路,共有人中一人訴請裁判分割,應否准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八百二十三條第一項但書所謂因物之使用目的不能分割,係指該共有物現在依其使用目的不能分割者而言。倘現在尚無不能分割之情形,則將來縱有可能依其使用目的不能分割情事,亦無礙於共有人之分割請求權。依都市計畫法第四十二條、第五十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道路預定地屬於公共設施用地。於一定期限內以徵收等方式取得之,逾期即視為撤銷,且於未取得前,所有權人仍得繼續為原來之使用或改為妨礙指定目的較輕之使用,並得申請為臨時建築使用。故經都市計畫法編為道路預定地而尚未闢為道路之共有土地,其共有人非不能訴請分割。(本院七十年度台上字第二六○號判決參照)
【乙說】
  該共有土地既經編為都市計畫道路預定地,即屬因物之使用目的不能分割,應認其訴為無理由而予駁回。(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七三二號判決引述原第二審之見解)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5-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5年04月22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46-2、59條(64.07.24)
【決議】
  甲與相鄰土地所有人乙於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均於地政機關通知之期限內到場指界,毫無爭議,地政機關依照規定,已依其共同指定之界址重新實施地籍測量。甲於測量結果公告後,主張其原指界之界址有誤,乃於公告期間內提出異議,經該管地政機關予以調處,甲不服調處結果,向法院訴請確定系爭二筆土地之界址。此例甲既非於到場指界時發生界址爭議,原準用土地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之餘地。為貫徹土地法整理地籍之土地政策,免滋紛擾,自不許甲於事後又主張其原先指界有誤,訴請另定界址,應認其起訴顯無理由。(同丙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經民國84年3月17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374號解釋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46-2、59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0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乙二人各為相鄰土地之所有權人,於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甲、乙均到場指界一致,並無爭議,地政機關即依其等指界施測,並予公告。甲於測量結果公告後,發現其指界之界址有誤,乃於公告期間內提出異議,經該管地政機關予以調處,甲不服調處結果,向法院訴請確定系爭二筆土地之界址,應如何辦理?
  有甲、乙、丙、丁四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甲之起訴為不合程式,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六款規定以裁定駁回之。蓋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土地所有人依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應於地政機關通知之期限內,自行設立界標並到場指界。其第二項係規定土地所有人因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發生界址爭議時,準用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處理。若未發生界址爭議,而於重新實施測量地籍之結果公告後,認為測量結果有錯誤(不問主張所導致錯誤之原因如何),地政機關僅應依同法第四十六條之三第二項規定,因土地所有人之聲請而實施複丈,其係提出異議者,亦應以聲請複丈論。法律並無得準用同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所規定調處之規定。土地所有人如已聲請而地政機關不為複丈,土地所有人應循行政程序請求救濟,不因已有地政機關調處,即得向司法機關訴請裁判(本院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三六八、四六六、四六三五、四七三八、四七四五號判決參照)。從而甲之起訴違反土地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之規定,為不合程序,應以裁定駁回。
【乙說】
  甲之起訴為無保護之必要,應以判決駁回。蓋土地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調處,係地政機關對於土地權利關係人,就其權利有爭執時所為之處理辦法,其性質與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二十六條所稱之調處不同,故當事人於土地權利有爭執時,縱未經地政機關之調處而逕行起訴,亦難謂其起訴為違法(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二三號判例參照)。惟甲依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三第二、三項規定,僅得聲請地政機關複丈,地政機關並應依複丈結果辦理登記,甲縱經起訴亦不能予以變更,自無保護之必要,應以判決駁回之。(本院七十年度台抗字第一五九號裁定參照)
【丙說】
  甲之起訴顯無理由,應以判決駁回之。蓋甲並非於到場指界時發生界址爭議,無準用土地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之餘地。地政機關誤予以調處,甲不服調處結果,向法院訴請確定界址,不能謂其起訴違反土地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之規定而為不合程式,又甲並非認為測量結果錯誤而係主張其原先到場指界有誤,自無從聲請複丈,亦難謂其本件起訴無保護之必要。惟甲與相鄰土地所有人乙既已於地政機關通知之期限內到場指界,毫無爭議,地政機關依照規定,已依其共同指定之界址重新實施地籍測量,為貫徹土地法整理地籍之土地政策,免滋紛擾,自不許甲於事後又主張其原先指界有誤,訴請另定界址,應認其訴在法律上顯無理由。
【丁說】
  甲之起訴為有理由,應以判決定系爭土地之界址。按單純確定不動產界址之訴,係屬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第五款因定不動產之界線或設置界標之訴訟,為形成之訴。如涉及所有權爭執者,即包括確認所有權之訴。本件甲訴請確定系爭土地之界址,不論係形成之訴或包括確認所有權之訴,僅須主張其土地界址有不明確之情形,縱其起訴不合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第二項、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參諸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一二三號判例意旨,亦難認其起訴為違法。又重新實施地籍測量之結果縱已確定,地政機關並已據以辦妥登記,當事人如有私權被侵害之情形,自得起訴主張,法院以判決確定系爭土地之界址後,當事人間及地政機關仍應受該判決之羈束。另土地所有權人依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於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固應到場指界,但其指界僅係供重測之參考,並非有確定私權之效力,亦無拘束為指界之土地所有權人嗣後不得再為爭執之拘束力。而同法第四十六條之三第二項雖規定土地所有權人認為前項測量結果有錯誤,除未依前條之規定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者外,得於公告期間內,向該管地政機關聲請複丈。惟該條規定僅於土地所有權人於土地之界址並無爭議時始有適用,蓋地政機關並無確定當事人間私權爭執之權能,其依同法第四十六條之三第二項規定所為複丈,亦應按地籍調查表當事人指界之界址辦理複丈(內政部六十五年四月十九日台內地字第六七三四七六號函參照),當事人間就土地界址既有爭議,已涉私權之爭執,顯非地政機關予以複丈所能解決,甲自非無起訴之必要。從而法院審理結果,如認甲之主張為真實,即應依其所指界址而為確定界址之判決。
  以上四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與相鄰土地所有人乙於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均於地政機關通知之期限內到場指界,毫無爭議,地政機關依照規定,已依其共同指定之界址重新實施地籍測量。甲於測量結果公告後,主張其原指界之界址有誤,乃於公告期間內提出異議,經該管地政機關予以調處,甲不服調處結果,向法院訴請確定系爭二筆土地之界址。此例甲既非於到場指界時發生界址爭議,原準用土地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之餘地。為貫徹土地法整理地籍之土地政策,免滋紛擾,自不許甲於事後又主張其原先指界有誤,訴請另定界址,應認其起訴顯無理由。(同丙說)

回索引〉〉

75-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5年04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3、106條(73.06.18)強制執行法第31條(64.04.22)
【決議】
  本院五十七年三月十二日民刑庭總會曾決議:「金錢債務之假執行,債務人提供擔保免假執行後,被判決敗訴確定,債權人聲請就擔保金求償,惟已有第三人具狀聲明參與分配,此種情形,按債務人所供免假執行之擔保金,係為賠償債權人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僅於債權人請求賠償損害時,債權人始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故仍應制作分配表分配」,就其決議意旨觀之,當僅認以「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為限,始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不包括「本案之給付」在內。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3、106條(73.06.18)強制執行法第31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0頁
【提案】
  院長交議:債權人就債務人因免假執行所提存之擔保物,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惟其質權效力所及之範圍是否只限於因免假執行所生之損害,抑應包括本案給付?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本院五十七年三月十二日民刑庭總會曾決議:「金錢債務之假執行,債務人提供擔保免假執行後,被判決敗訴確定,債權人聲請就擔保金求償,惟已有第三人具狀聲明參與分配,此種情形,按債務人所供免假執行之擔保金,係為賠償債權人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僅於債權人請求賠償損害時,債權人始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故仍應制作分配表分配」,就其決議意旨觀之,當僅認以「因免假執行而受之損害」為限,始有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不包括「本案之給付」在內。
【乙說】
  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條後段規定,被告預供擔保,係與提存請求之標的物同其效用,即為達到實施假執行同樣之目的,故所定預供之擔保額,應以原告本案請求之金額或價額為標準,是原告就被告因免為假執行預供擔保而提存之擔保物,其享有之與質權人同一之權利,效力自應及於原為假執行標的之原告本案請求之給付。況依本院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二九二九號判決意旨係認債務人就免假扣押提供之擔保金,債權人就「本案請求之給付」,亦與質權人有同一之權利,非僅限於因免假扣押而受之損害,免假執行所提存之擔保金,解釋上亦應相同。故其質權效力所及之範圍,應包括「本案之給付」在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5-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5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50條(74.06.03)
【決議】
  兩願離婚,須具備畫面,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及辦理離婚戶籍登記三項要件,始生效力,為修正民法第一千零五十條所特別規定。當事人兩願離婚,祇訂立離婚書面及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而因一方拒不向戶政機關為離婚之登記,其離婚契約尚未有效成立,他方自無提起請求協同辦理離婚戶籍登記之訴之法律依據。
【參考法條】民法第1050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3頁
【提案】
  院長交議:民法第一千零五十條於民國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正公布,同月五日有效施行,其後兩願離婚,當事人訂立離婚書面,並經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其一方如拒不向戶政機關為離婚登記之申請,他方得否提起離婚戶籍登記之訴,本院裁判所持見解,有甲、乙相異之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兩願離婚,應以書面為之,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並應向戶政機關為離婚之登記,為修正民法第一千零五十條所明定,是兩願離婚,雙方當事人應向戶政機關申請為離婚之登記,如一方拒不為申請,他方自得提起離婚戶籍登記(給付)之訴,求命其履行(參見本院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三八二號判決)
【乙說】
  兩願離婚,須具備書面,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及辦理離婚戶籍登記三項要件,始生效力,為修正民法第一千零五十條所特別規定。當事人兩願離婚,祇訂立離婚書面及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而因一方拒不向戶政機關為離婚之登記,其離婚契約尚未有效成立,他方自無提起離婚戶籍登記之訴之法律依據(參見本院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八九四號裁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兩願離婚,須具備畫面,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及辦理離婚戶籍登記三項要件,始生效力,為修正民法第一千零五十條所特別規定。當事人兩願離婚,祇訂立離婚書面及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而因一方拒不向戶政機關為離婚之登記,其離婚契約尚未有效成立,他方自無提起請求協同辦理離婚戶籍登記之訴之法律依據。

回索引〉〉

75-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5月20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30條(66.07.23)
【決議】
  本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七七九號判例要旨,並未分別就在票據上記載禁止背書轉讓者,係在票據正面記載或在票據背面記載,而為不同之論斷,是該項判例之意旨,自應認為不問在票據正面或背面為禁止背書轉讓之記載,均須由為此記載之票據債務人於其記載下簽名或蓋章,始生禁止背書轉讓之效力。
【參考法條】票據法第30條(66.07.2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3頁
【提案】
  司法院七十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七五)院台廳一字第○二五八二號函,略以本院六十八年台上字三七七九號判例真意如何,請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本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七七九號判例要旨,並未分別就在票據上記載禁止背書轉讓者,係在票據正面記載或在票據背面記載,而為不同之論斷,是該項判例之意旨,自應認為不問在票據正面或背面為禁止背書轉讓之記載,均須由為此記載之票據債務人於其記載下簽名或蓋章,始生禁止背書轉讓之效力。

75-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5月3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61條(74.06.03)
【決議】
  所謂最高限額抵押權,乃為預定抵押物應擔保債權之最高限額所設定之抵押權。如所預定擔保之債權非僅限於本金,雖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新台幣○○元」,其約定利息、遲延利息及約定擔保範圍內之違約金,固為抵押權效力之所及,但仍受最高限額之限制。故其利息、違約金連同本金合併計算,如超過該限額者,其超過部分,即無優先受償之權(參見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三九○七號判決)。
【參考法條】民法第861條(7.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5頁
【提案】
  院長交議: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債權之範圍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新台幣○○元」,如其擔保之債權本金、利息、違約金合計超過該限額者,超過之利息、違約金,是否有優先受償之權?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抵押權所擔保者為原債權、利息、遲延利息及實行抵押權之費用(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債權之範圍,雖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新台幣○○元」,其抵押權所擔保之本金、利息、違約金,祇須本金在限額之內,其總額雖超過該限額,仍有優先受償之權(參見本院六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四三號判決)。
【乙說】
  所謂最高限額抵押權,乃為預定抵押物應擔保債權之最高限額所設定之抵押權。如所預定擔保之債權非僅限於本金,雖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新台幣○○元」,其約定利息、遲延利息及約定擔保範圍內之違約金,固為抵押權效力之所及,但仍受最高限額之限制。故其利息、違約金連同本金合併計算,如超過該限額者,其超過部分,即無優先受償之權(參見本院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三九○七號判決)。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5-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5年06月2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6、910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203條(74.06.03)
【決議】
  利率管理條例於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經總統明令廢止,同月二十九日失效。第二審法院在該條例失效前所為命給付利息之清償金錢債務之判決,其中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至清償原本之日止之利息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部分,當事人如對之提起合法之上訴,聲明不服,本院應將原判決此部分廢棄發回更審。
【參考法條】民法第203條(71.01.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6頁
【決定事項】
  利率管理條例於民國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經總統明令廢止,同月二十九日失效。第二審法院在該條例失效前所為命給付利息之清償金錢債務之判決,其中自七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起至清償原本之日止之利息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日拆二分之一計算部分,當事人如對之提起合法之上訴,聲明不服,本院應將原判決此部分廢棄發回更審。

75-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7月2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37條(74.06.03)刑事訴訟法第487條(71.08.04)
【決議】
  犯罪之被害人與刑事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在刑事案件發生後,共同訂立「和解」契約,約定賠償方法及賠償之金額。如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未依原訂「和解」契約履行時,被害人能否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賠償之義務,本院過去裁判上立論尚不一致,茲經決定,上開情形,被害人如依據「和解」契約,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契約上之義務,則應屬法所不許。
【參考法條】民法第737條(71.01.04)刑事訴訟法第487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7頁
【決定事項】
  犯罪之被害人與刑事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在刑事案件發生後,共同訂立「和解」契約,約定賠償方法及賠償之金額。如被告或依民法規定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之人,未依原訂「和解」契約履行時,被害人能否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賠償之義務,本院過去裁判上立論尚不一致,茲經決定,上開情形,被害人如依據「和解」契約,於刑事訴訟程序附帶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刑事被告履行契約上之義務,則應屬法所不許。

回索引〉〉

75-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7月2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0、503條(75.04.25)
【決議】
  本院三十四年聲字第二六三號判例,所謂「終審法院之裁定」及「終審裁定」,其本意係指本院所為之終審裁定而言,不包括下級法院所為之終審裁定在內。故對於第一、二審法院所為不得抗告、再抗告之裁定提起抗告,原法院應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條第二項規定辦理,無本判例之適用。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0、503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7頁
【提案】
  院長交議:法院就當事人對於不得抗告(包括不得再抗告)之裁定提起抗告之事件,究應由原法院或審判長逕以裁定駁回之,抑應依聲請再審程序辦理?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本院三十四年聲字第二六三號判例,所謂「終審法院之裁定」及「終審裁定」,其本意係指本院所為之終審裁定而言,不包括下級法院所為之終審裁定在內。故對於第一、二審法院所為不得抗告、再抗告之裁定提起抗告,原法院應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條第二項規定辦理,無本判例之適用。
【乙說】
  本院三十四年聲字第二六三號判例所謂「終審法院之裁定」及「終審裁定」,包括第二審法院為終審法院之裁定在內。故對於第二審法院所為不得抗告或再抗告之裁定提起抗告,應視其為再審之聲請。惟此所謂「終審裁定」,係指終結本訴訟事件之裁定而言,不包括其他訴訟進行中之裁定在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5-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5年08月12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條(94.02.05)民法第1079條(74.06.03)非訟事件法第2條(75.04.30)
【決議】
  依民法第一千零七十九條第四項規定聲請認可收養子女事件,因收養人在中華民國無住所或居所,亦無最後住所,依非訟事件法第二條第三項規定,聲請本院指定管轄法院時,本院對於聲請人提出之收養契約,無庸審認其是否有效,僅應就其聲請指定管轄,審查其是否合於上開非訟事件之規定而為裁定。
【編註】本則決定於民國95年3月21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非訟事件法已修正。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條(94.02.05)民法第1079條(74.06.03)非訟事件法第2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8頁
【決定事項】
  依民法第一千零七十九條第四項規定聲請認可收養子女事件,因收養人在中華民國無住所或居所,亦無最後住所,依非訟事件法第二條第三項規定,聲請本院指定管轄法院時,本院對於聲請人提出之收養契約,無庸審認其是否有效,僅應就其聲請指定管轄,審查其是否合於上開非訟事件之規定而為裁定。

回索引〉〉

75-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5年08月26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4條(75.04.30)
【決議】
  關於當事人因認可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之有關問題,決定如左:
  一、當事人因認可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無須由收養人與被收養人雙方共同聲請。由一方聲請,亦無不可。
  二、聲請人如委任代理人者,在當事人欄僅須記載為「代理人」,不記載為「訴訟代理人」。
  三、事由之記載:  (一)收養人與被收養人共同聲請時:
  右聲請人因聲請認可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如左:  (二)收養人聲請時:
  右聲請人因聲請認可收養某某為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如左:  (三)被收養人聲請時:
  右聲請人因聲請認可被某某收養為養子女事件,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如左:
  四、主文之記載:本件指定某某地方法院為管轄法院。
  五、得不附記理由。
【編註】本則決定於民國95年3月21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非訟事件法已修正,本則決定全部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非訟事件法第4條(61.09.0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8頁
【決定事項】
  關於當事人因認可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之有關問題,決定如左:
  一、當事人因認可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無須由收養人與被收養人雙方共同聲請。由一方聲請,亦無不可。
  二、聲請人如委任代理人者,在當事人欄僅須記載為「代理人」,不記載為「訴訟代理人」。
  三、事由之記載:
  (一)收養人與被收養人共同聲請時:右聲請人因聲請認可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如左:
  (二)收養人聲請時:右聲請人因聲請認可收養某某為養子女事件,聲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如左:
  (三)被收養人聲請時:右聲請人因聲請認可被某某收養為養子女事件,請指定管轄,本院裁定如左:
  四、主文之記載:本件指定某某地方法院為管轄法院。
  五、得不附記理由。

回索引〉〉

75-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09月2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條(75.04.25)
【決議】
  關於收養子女事件,向本院聲請指定管轄之事件,其卷宗不發送指定管轄之法院,應由本院承辦書記科編卷歸檔。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3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9頁
【決定事項】
  關於收養子女事件,向本院聲請指定管轄之事件,其卷宗不發送指定管轄之法院,應由本院承辦書記科編卷歸檔。

75-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0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5年10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決議】
  對於某人遺產請求確認有繼承權存在之訴,如繼承人有數人時,應就遺產之價額,依其應繼分之比例,計算其訴訟標的之價額,本院七十年二月二十一日第一次民事庭庭長會議之決定,應予補充。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4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9頁
【提案】
  本院七十年二月二十一日第一次民事庭庭長會議對於某人遺產請求確認有繼承權存在之訴,應按遺產之價額,徵收訴訟費用之決定,與本院七十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確認派下權存在與否事件,其訴訟標的價額之核定,應依祭祀公業之總財產價額中訟爭派下權所佔之比例,計算其價額。上揭兩則決定,其見解原則上似不一致,請大家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對於某人遺產請求確認有繼承權存在之訴,如繼承人有數人時,應就遺產之價額,依其應繼分之比例,計算其訴訟標的之價額,本院七十年二月二十一日第一次民事庭庭長會議之決定,應予補充。

回索引〉〉

75-2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5年10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0、471條(75.04.25)
【決議】
  提起第三審上訴,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條第二項規定,應表明上訴理由,此之所謂表明上訴理由,依同法第四百六十七條規定,係指表明第二審判決有如何違背法令之情形而言。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係就同法第四百四十條前段通常情形而為規定,至當事人依同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條但書規定,於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第三審上訴時,其表明上訴理由,則須於收受第二審判決後,始能為之。是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所稱補行提出理由書之二十日期間,在同法第四百四十條但書之情形,應解為自當事人收受第三審判決後起算,庶符立法本意。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0、471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0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59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於第二審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上訴狀未表明上訴理由時,其補行提出理由書之二十日期間(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應自其提起上訴後起算,抑應自判決送達後起算,本院裁判上見解不同,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第二審判決宣示後送達前之上訴,亦生上訴之效力,此觀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條之規定自明。當事人於第二審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既已提起上訴,已生上訴之效力,其應補行提出理由書之二十日期間,依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應自提起上訴後起算,與當事人已否受判決之送達無關(本院七十五年度台抗字第二六九號裁定)
【乙說】
  提起第三審上訴,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條第二項規定,應表明上訴理由,此之所謂表明上訴理由,依同法第四百六十七條規定,係指表明第二審判決有如何違背法令之情形而言。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係就同法第四百四十條前段通常情形而為規定,至當事人依同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條但書規定,於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第三審上訴時,其表明上訴理由,則須於收受第二審判決後,始能為之。是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所稱補行提出理由書之二十日期間,在同法第四百四十條但書之情形,應解為自當事人收受第二審判決後起算,庶符立法本意(本院七十五年度台抗第四二四號裁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謹請公決
【決議】
  提起第三審上訴,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條第二項規定,應表明上訴理由,此之所謂表明上訴理由,依同法第四百六十七條規定,係指表明第二審判決有如何違背法令之情形而言。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係就同法第四百四十條前段通常情形而為規定,至當事人依同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條但書規定,於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第三審上訴時,其表明上訴理由,則須於收受第二審判決後,始能為之。是同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所稱補行提出理由書之二十日期間,在同法第四百四十條但書之情形,應解為自當事人收受第三審判決後起算,庶符立法本意。

回索引〉〉

75-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2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5年11月25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916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861條(74.06.03)
【決議】
  一、所謂最高限額抵押權,必須抵押權所擔保債權之範圍,有其一定之限額。依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規定,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應包括原債權、利息、遲延利息及實行抵押權之費用。最高限額,自應以此等被擔保債權總額為範圍。若當事人約定擔保其他債權者,亦應受最高限額之限制,如原本債權連同利息等項未逾最高限額,其利息等項固為抵押權效力所及;雖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若干元」,而本金連同利息等項超過最高限額者,超過部分即非抵押權所擔保之範圍。
  二、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所為決議,其理由除如上述外,並為保護交易安全。因土地登記總簿所登記之抵押權,既有最高限額,即有其一定之公信力,第三人受讓抵押物,僅應依此限額,負物上擔保責任;第三人與抵押人就同一抵押物設定次一順位之抵押權,亦得依原定限額計算擔保物之價值,以確保其權利。若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之抵押權其利息等項不計在最高限額之內,則其擔保之債權額,將無限制,成為無最高限額,第三人因信賴登記將蒙受不測之損害。
  三、日本前大審院昭和十三年十一月判決固認為最高限額抵押權(根抵當)登記之最高限額,指明為本金者,最高限額以外之利息,仍屬於擔保範圍。然日本民法於昭和四十六年修正時,增列「根抵當」之規定,則將本金及利息等項,一併限在最高限額之內(參看日本民法第三百九十八條之三),具見日本民法修正前前大審院判決所持見解,已為修正之現行日本民法所不採,又西德民法亦明定利息算入最高限額之內(參看德國民法第一千一百九十條)。本院民事庭會議前開決議,與法治先進國家立法之趨勢,正相符合。
【參考法條】民法第861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1頁
【提案】
  前奉司法院函以財政部函轉中華民國銀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之意見,建議本院變更七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第十次民事庭會議,關於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債權之範圍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新台幣○○元」,如其擔保之債權本金、利息、違約金合計超過該限額者,超過之利息、違約金,是否有優先受償之權之決議,或補充原來之決議,或補充原來之決議,囑本院就有無變更或補充決議之必要,研究決定後報院。原函附件已在上(二十一)次會中複印分送各位,今天希望各位加以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定】 一、所謂最高限額抵押權,必須抵押權所擔保債權之範圍,有其一定之限額。依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規定,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應包括原債權、利息、遲延利息及實行抵押權之費用。最高限額,自應以此等被擔保債權總額為範圍。若當事人約定擔保其他債權者,亦應受最高限額之限制,如原本債權連同利息等項未逾最高限額,其利息等項固為抵押權效力所及;雖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若干元」,而本金連同利息等項超過最高限額者,超過部分即非抵押權所擔保之範圍。
  二、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所為決議,其理由除如上述外,並為保護交易安全。因土地登記總簿所登記之抵押權,既有最高限額,即有其一定之公信力,第三人受讓抵押物,僅應依此限額,負物上擔保責任;第三人與抵押人就同一抵押物設定次一順位之抵押權,亦得依原定限額計算擔保物之價值,以確保其權利。若登記為本金最高限額之抵押權其利息等項不計在最高限額之內,則其擔保之債權額,將無限制,成為無最高限額,第三人因信賴登記將蒙受不測之損害。
  三、日本前大審院昭和十三年十一月判決固認為最高限額抵押權(根抵當)登記之最高限額,指明為本金者,最高限額以外之利息,仍屬於擔保範圍。然日本民法於昭和四十六年修正時,增列「根抵當」之規定,則將本金及利息等項,一併限在最高限額之內(參看日本民法第三百九十八條之三),具見日本民法修正前前大審院判決所持見解,已為修正之現行日本民法所不採,又西德民法亦明定利息算入最高限額之內(參看德國民法第一千一百九十條)。本院民事庭會議前開決議,與法治先進國家立法之趨勢,正相符合。

回索引〉〉

75-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4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5年12月2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3條(75.04.25)
【決議】
  不變期間,法院不得依聲請或依職權伸長或縮短之。故送達於當事人之判決或裁定正本內記載上訴或抗告期間,縱有誤記較法定不變期間為長,亦不生何等效力。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仍應於法律所定期間內為之,本院二十三年抗字第三四三號、三十年聲字第四二號判例已一再闡明此旨。至本院七十一年二月九日第二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所稱重行繕印裁判正本送達,上訴期限另行起算,係指刑事裁判正本送達後,發現正本記載之主文(包括主刑及從刑)與原本記載之主文不符,影響全案情節及判決之本旨之情形而言,核與首揭情形,截然不同,不得比照辦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3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2頁
【提案】
  司法院七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七五)院台廳一字第○七一一六號函以:送達於當事人之民事判決裁定正五如誤載訴或抗告期間,應如何救濟一案,請研究見復到院。原函已複印分送各位,請加以討論後一決定。
【決議】
  不變期間,法院不得依聲請或依職權伸長或縮短之。故送達於當事人之判決或裁定正本內記載上訴或抗告期間,縱有誤記較法定不變期間為長,亦不生何等效力。當事人提起上訴或抗告,仍應於法律所定期間內為之,本院二十三年抗字第三四三號及三十年聲字第四二號判例已一再闡明此旨。至本院七十一年二月九日第二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所稱重行繕印裁判正本送達,上訴期限另行起算,係指刑事裁判正本送達後,發現正本記載之主文(包括主刑及從刑)與原本記載之主文不符,影響全案情節及判決之本旨之情形而言,核與首揭情形,截然不同,不得比照辦理。

75-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5年12月2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55條(74.06.03)
【決議】
  甲以所有之房屋一棟,為債務人乙供擔保,與債權人丙設定本金最高限額抵押權新台幣一百萬元,存續期間自民國七十年一月一日起至七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乙於同年月三日向借款新台幣一百萬元,約定於七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償還,嗣清償期屆至,丙未得甲同意,與乙約定延至七十五年六月三十日清償。甲可否主張其保證責任消滅,訴請塗銷抵押權登記。查民法第七百五十五條之定期債務保證責任之免除,乃專為人之保證而設,物之保證如抵押權並不包括在內,故甲不得主張其保證責任消滅,訴請塗銷抵押權登記。(同甲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755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2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以所有之房屋一棟,為債務人乙供擔保,與債權人丙設定本金最高限額抵押權新台幣一百萬元,存續期間自七十年一月一日起至七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乙於同年月三日向丙借款新台幣一百萬元,約定於七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償還,嗣清償期屆至,丙未得甲同意,與乙約定延至七十五年六月三十日清償,甲可否主張其保證責任消滅,訴請塗銷抵押權登記,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七百五十五條之定期債務保證責任之免除,乃專為人之保證而設,物之保證如抵押權並不包括在內,故甲不得訴請塗銷。
【乙說】
  民法物權編有關抵押權,雖無準用民法第七百五十五條之規定,然究其本質,不失為保證之一種,人的保證,既可因未經保證人同意延期清償而免除保證人之責任,物的保證,依法理當無不可類推適用,從而甲可訴請塗銷抵押權登記。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甲以所有之房屋一棟,為債務人乙供擔保,與債權人丙設定本金最高限額抵押權新台幣一百萬元,存續期間自民國七十年一月一日起至七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乙於同年月三日向借款新台幣一百萬元,約定於七十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償還,嗣清償期屆至,丙未得甲同意,與乙約定延至七十五年六月三十日清償。甲可否主張其保證責任消滅,訴請塗銷抵押權登記。查民法第七百五十五條之定期債務保證責任之免除,乃專為人之保證而設,物之保證如抵押權並不包括在內,故甲不得主張其保證責任消滅,訴請塗銷抵押權登記。(同甲說)

回索引〉〉

75-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5年度第2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5年12月2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03條(74.06.03)
【決議】
  關於本票許可強制執行事件,如本票上未載明利息之計算方法,而聲請人聲明利息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時,法院就利率管理條例廢止後之利息部分,可參照本院七十五年二月四日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意旨辦理。惟非訟事件,法院可不必行使闡明權。
【參考法條】民法第203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2頁
【提案】
  院長交議:本票許可強制執行案件,如本票上未載明利息之計算方法,而聲請人聲明利息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則法院就利率管理條例廢止後之利息部分應為如何之裁定?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本院七十五年二月四日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意旨,似應通知聲請人到院,由法院行使闡明權,令聲請人改依票據法第一百二十四條準用第九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按年息百分之六請求利息。聲請人如拒絕變更聲明,則自利率管理條例失效後所生之利息,聲請人請求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利息,於法無據,應予駁回。
【乙說】
  利率管理條例業已廢止,「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利息」,已失法律上之依據,聲請人之真意實係指依法定利率計算,應逕行准許按年息百分之六計算利息。
【丙說】
  利率管理條例雖經廢止,利率應依年利六釐計算(票據法第一百二十四條準用第九十七條第一項第二款),惟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之規定仍屬存在(銀行法第四十一條參照)。聲請人聲明「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利息」如未超過年息百分之六之法定利率,法院應裁定准許。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關於本票許可強制執行事件,如本票上未載明利息之計算方法,而聲請人聲明利息按中央銀行核定放款利率二分之一計算時,法院就利率管理條例廢止後之利息部分,可參照本院七十五年二月四日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意旨辦理。惟非訟事件,法院可不必行使闡明權。


回索引〉〉

民國76年(11)

76-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6年02月1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60條(74.06.03)
【決議】
  最高限額抵押契約定有存續期間者,其期間雖未屆滿,然若其擔保之債權所由生之契約已合法終止(或解除或以其他原因而消滅),且無既存之債權,而將來亦確定不再發生債權,其原擔保之存續期間內所可發生之債權,已確定不存在,依抵押權之從屬性,應許抵押人請求塗銷抵押權設定登記,庶符衡平法則,此與本院六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九七號判例後段所示擔保之債權所由生之契約並未消滅而任意終止抵押權契約之情形不同,不可一概而論。
【參考法條】民法第860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6頁
【提案】
  最高限額抵押契約擔保之債權所由生之契約,已合法終止,且無既存之債權,而將來亦確定不再發生債權,抵押人得否於抵押契約存續期間屆滿前,請求塗銷抵押權設定登記之問題,請討論後作一決定。
【決議】
  最高限額抵押契約定有存續期間者,其期間雖未屆滿,然若其擔保之債權所由生之契約已合法終止(或解除或以其他原因而消滅),且無既存之債權,而將來亦確定不再發生債權,其原擔保之存續期間內所可發生之債權,已確定不存在,依抵押權之從屬性,應許抵押人請求塗銷抵押權設定登記,庶符衡平法則,此與本院六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九七號判例後段所示擔保之債權所由生之契約並未消滅而任意終止抵押權契約之情形不同,不可一概而論。

回索引〉〉

76-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3月10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68條(64.07.24)
【決議】
  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規定因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致受損害者,由該地政機關負損害賠償責任。茲該地政事務所既未將重測前已登記之抵押轉載於重測後新設之土地登記簿,自屬登記有遺漏,某乙不知其情,致其嗣後設定之抵押權未獲全部清償,自得請求該地政事務所賠償損害。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所指情形,乃屬例示,不能以此而謂因土地重測而發生之錯誤遺漏之情形,不包括在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內。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立法精神,旨在保護土地權利人,土地之登記準確與否,影響人民之權益至鉅,地政機關所負責任亦重。不應就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作狹義解釋,致與土地法之立法精神不符。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68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7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某地政事務所漏未將土地重測前已登記某甲之抵押權轉載於重測後新設之土地登記簿。某乙不知情,就同一土地設定抵押權,向該地政事務所辦理登記。嗣經該地政事務所發見該土地上原已登記有某甲之抵押權,乃更正某乙之抵押權為第二順位。其後土地拍賣結果,因有第一順位抵押權之故,某乙僅分得一部分價金而受損害。茲某乙依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規定請求某地政事務所賠償損害,應否淮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規定因登記錯誤遺漏或虛偽致受損害者,由該地政機關負損害賠償責任。茲該地政事務所既未將重測前已登記之抵押轉載於重測後新設之土地登記簿,自屬登記有遺漏,某乙不知其情,致其嗣後設定之抵押權未獲全部清償,自得請求該地政事務所賠償損害。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所指情形,乃屬例示,不能以此而謂因土地重測而發生之錯誤遺漏之情形,不包括在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內。土地法第六十八條之立法精神,旨在保護土地權利人,土地之登記準確與否,影響人民之權益至鉅,地政機關所負責任亦重。不應就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作狹義解釋,致與土地法之立法精神不符。
【乙說】
  土地登記規則第十二條規定,土地法第六十八條及第六十九條所稱登記錯誤或遺漏,係指登記之事項與登記原因證明文件所載之內容不符而言。某地政事務所就某乙設定抵押權所為之登記,與登記原因證明文件並無不符。雖某地政事務所漏未將土地重測前已登記某甲之抵押權轉載於新設之登記簿,亦僅違背土地登記規則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之規定,非土地法第六十八條規定之情形。某乙不得依此法條請求某地政事務所賠償其損害。另一說某乙信賴重測後土地登記簿之記載,而為設定抵押權之登記,應受土地法第四十三條之保護,享有無抵押權登記在前之抵押權,(即非第二順位抵押權)地政事務所不得更正其為第二順位抵押權,地政事務所縱予更正,某乙已取得之權利亦不受其影響,其未受分配之一部賣得價金,可向某甲依不當得利請求返還,故某乙並未受有損害,不能向地政事務所請求賠償,其結論與前說相同。
  甲乙二說應以何說為是,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6-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3月24日


【相關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04、511條(71.08.04)
【決議】
  當事人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提起上訴之事件,經本院刑事庭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移送民事庭審理時,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二七二二號解釋,毋庸徵收裁判費。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04、511條(71.08.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8頁
【提案】
  民三庭提議: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移送民事庭之附帶民事訴訟,本院向例援用「最高法院民事案件程序初步審查辦法」第九條第一項第二款命繳裁判費,惟核與司法院院字第二七二二號解釋意旨不符,茲提出民事庭會議,請作一決定,以資遵循。
【決定】
  當事人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提起上訴之事件,經本院刑事庭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移送民事庭審理時,參照司法院院字第二七二二號解釋,毋庸徵收裁判費。

回索引〉〉

76-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一)【會議日期】民國76年03月2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58、860條(74.06.03)
【決議】
  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其種類及範圍,屬於抵押權之內容,依法應經登記,始生物權之效力,惟地政機關辦理土地登記時,其依法令應行登記之事項,如因內容過於冗長,登記簿所列各欄篇幅不能容納記載,可以附件記載,作為登記簿之一部分(參照本院七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第十四次民事庭會議決定),關於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如未於土地登記簿一一記載,在目前可以其聲請登記時提出之最高限額抵押權設定契約書,視為登記簿之附件,在該契約書上記載之該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均認為抵押權效力之所及。
【參考法條】民法第758、861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1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68頁
【提案】
  院長交議:奉司法院七十六年一月二十七日(76)院台廳一字第○一五○八號函,以准財政部函轉中華民國銀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函,為關於最高限額抵押權設定契約,當事人約定範圍內之債權,因不動產登記簿謄本並無填載該欄之格式,致未登記,是否在抵押權擔保範圍之列?本院七十四年台上字第二二五五號判決與七十五年台上字第五六七號判決,見解似有歧異,命研究報院。經詳閱上開兩判決,七十四年台上字第二二五五號判決意旨,係維持第二審判決之見解,認為抵押權設定契約書固記載本金最高限額若干元,但抵押權設定約定書所附其他約定事項,已明定抵押物之擔保範圍包括債務人對被上訴人現在及將來所負之借款、票據、保證、損害賠償及其他一切債務,亦即該契約所定債權本金最高限額之清償及其利息、遲延利息、違約金、實行抵押權費用之給付及因債務不履行之全部損害賠償,均在抵押物擔保範圍內。初未涉及抵押權擔保之債權有未登記之問題。而七十五年台上字第五六七號判決,則認為抵押權所擔保者,除契約另有約定外,為原債權、利息、遲延利息及實行抵押權之費用,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定有明文。又不動產物權依法律行為而取得、設定、喪失及變更者,非經登記不生效力。抵押權設定契約書所附「其他特約事項」中所列舉之其他債權如過去、現在及將來所負之合會金、借據、票據、保證、損害賠償......等債權,並未登載於他項權利證明書、土地及建物登記謄本,即不生物權上之效力。是兩判決似無就同一問題見解歧異之處。惟關於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除本金經記載於土地登記簿外,其他債權,是否以土地登記簿已有登記者為限,始為抵押權效力之所及,似有研究之必要,擬請討論決定。
【決議】
  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其種類及範圍,屬於抵押權之內容,依法應經登記,始生物權之效力,惟地政機關辦理土地登記時,其依法令應行登記之事項,如因內容過於冗長,登記簿所列各欄篇幅不能容納記載,可以附件記載,作為登記簿之一部分(參照本院七十四年十一月十九日第十四次民事庭會議決定),關於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如未於土地登記簿一一記載,在目前可以其聲請登記時提出之最高限額抵押權設定契約書,視為登記簿之附件,在該契約書上記載之該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均認為抵押權效力之所及。

回索引〉〉

76-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4月1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87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53、249條(75.04.25)
【決議】
  請求確認就共有土地有通行權存在之訴,僅須以否認原告主張之共有人為被告,無以共有人全體為被告之必要(本院六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決),本院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決議下段之見解「供役地或需役地為數人公同共有時,確認地役權存在與否之訴,應由數人一同起訴或一同被訴。惟公同共有人中之一人,如得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亦得單獨起訴」,應予變更。
【參考法條】民法第787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53、249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0頁
【提案】
  民三庭提議:關於訴請確認就共有土地有通行權存在事件,其訴訟標的對於共有人全體是否必須合一確定,有無以共有人全體為被告之必要,本院有左列不同之見解:
【討論意見】
【甲說】
  上訴人主張其就被上訴人甲、乙、丙三人共有之土地有通行權,而提起確認其就該共有土地有通行權存在之訴,則其訴訟標的對於甲、乙、丙三人自屬必須合一確定(本院七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九四七號判決),應以甲、乙、丙三人為共同被告。
【乙說】
  請求確認就共有土地有通行權存在之訴,僅須以否認原告主張之共有人為被告,無以共有人全體為被告之必要(本院六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決),本院三十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決議下段之見解「供役地或需役地為數人公同共有時,確認地役權存在與否之訴,應由數人一同起訴或一同被訴。惟公同共有人中之一人,如得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亦得單獨起訴」,應予變更。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76-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6年06月1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2、471條(75.04.25)
【決議】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所規定之提出理由書期間,係通常之法定期間,自有同法一百六十二條規定之適用(本院七十四年度台抗字第一七三號裁定)(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八五○號判例參照)。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2、471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1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上訴人應於提起上訴後,二十日內提出理由書,此項期間,有無同法第一百六十二條規定之適用?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甲(肯定)說】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所規定之提出理由書期間,係通常之法定期間,自有同法一百六十二條規定之適用(本院七十四年度台抗字第一七三號裁定)(本院四十三年台上字第八五○號判例參照)。【乙(肯定)說】
  上訴人既已於法定期間內提出上訴狀。關於提出理由書之期間,即不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所規定應扣除在途期間之範圍內(本院七十六年度台抗字第九六號裁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6-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07月0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177、178條(75.04.25)
【決議】
  民事訴訟為法院、原告與被告間成立之三面關係,苟缺其一,訴訟關係即無由成立;於訴訟進行中,當事人之一造死亡,在其法定承受訴訟人承受訴訟以前,並無受裁判之對象,故第三審法院不得逕行裁判。又訴訟程序於判決送達後、提起上訴前,發生當然停止之原因,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三項規定,當事人承受訴訟之聲明,尚且應由為裁判之原法院裁定之。茲訴訟程序於裁判送達前,甚至言詞辯論終結前,發生當然停止之原因,承受訴訟之聲明,尤應由為裁判之原法院裁定之,是為當然之解釋。如當事人不為承受訴訟之聲明,則應由原法院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八條規定依職權以裁定命其承受訴訟。並參照本院五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日第一次民、刑庭總會決議(六)之意旨,第三審法院遇有此種情形,應將上訴案卷退回原法院,由原法院以裁定命承受訴訟後,送院處理。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6、177、178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2頁
【提案】
  院長交議:在必要共同訴訟,共同訴訟人中之一人於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第二審法院疏於注意而未發見,對之逕為實體判決,在判決送達後,他共同訴訟人對之提起上訴。第三審法院遇有此種情形,應如何處理?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當事人於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死亡,其訴訟程序當然停止之事由發生於言詞辯論終結以前,並非在判決送達以後,核與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三項之規定不符;此種訴訟程序上之瑕疵,應由第三審法院將原判決廢棄,於發回更審程序中命為補正,方屬適法。
【乙說】
  民事訴訟為法院、原告與被告間成立之三面關係,苟缺其一,訴訟關係即無由成立;於訴訟進行中,當事人之一造死亡,在其法定承受訴訟人承受訴訟以前,並無受裁判之對象,故第三審法院不得逕行裁判。又訴訟程序於判決送達後、提起上訴前,發生當然停止之原因,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三項規定,當事人承受訴訟之聲明,尚且應由為裁判之原法院裁定之。茲訴訟程序於裁判送達前,甚至言詞辯論終結前,發生當然停止之原因,承受訴訟之聲明,尤應由為裁判之原法院裁定之,是為當然之解釋。如當事人不為承受訴訟之聲明,則應由原法院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八條規定依職權以裁定命其承受訴訟。並參照本院五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日第一次民、刑庭總會決議(六)之意旨,第三審法院遇有此種情形,應將上訴案卷退回原法院,由原法院以裁定命承受訴訟後,送院處理。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6-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6年11月1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88條(75.04.25)
【決議】
  除別有規定外,法院不得就當事人未聲明之事項為判決,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八條定有明文。甲夫向法院起訴請求判決准兩造離婚,乙妻未以反訴請求由其監護子女,法院自不得依職權判命子女由乙妻監護,否則,即屬訴外裁判。(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88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3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甲乙係夫妻,甲夫向法院起訴請求判決准兩造離婚,乙妻並未提起反訴請求由其監護子女,法院於判決准兩造離婚時,得否為子女之利益,逕於判決主文中諭知兩造所生之子女由乙妻監護?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判決離婚者,法院得為子女之利益,酌定監護人,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五條但書定有明文。故乙妻雖未請求,法院亦得為子女之利益,依職權判命子女由乙妻監護。
【乙說】
  除別有規定外,法院不得就當事人未聲明之事項為判決,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八條定有明文。乙妻未以反訴請求由其監護子女,法院自不得依職權判命子女由乙妻監護,否則,即屬訴外裁判。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除別有規定外,法院不得就當事人未聲明事項為判決,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八條定有明文。甲夫向法院起訴請求判決准兩造離婚,乙妻未以反訴請求由其監護子女,法院自不得依職權判命子女由乙妻監護,否則,即屬訴外裁判。(同乙說)

回索引〉〉

76-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6年11月2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8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199、482條(75.04.25)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
【決議】
  當事人對於執行法院所為屬於強制執行之處分性質之裁定如有不服,應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其逕行提起抗告,即非合法。抗告法院予以裁定駁回,並無違誤。本院應予維持,但執行法院得探求當事人之真意,認其抗告為異議,執行法院未予闡明時,抗告法院宜退回原執行法院處理之。(本院七十六年度台抗字第三九○號裁定)(同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98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199、482條(75.04.25)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4頁
【提案】
  院長交議:對於執行法院所為屬於強制執行之處分性質之裁定提起抗告,經抗告法院以不合法駁回後,提起再抗告,本院如何處理?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此項裁定既係執行法院關於強制執行之處分性質,則對之不服,即應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規定聲明異議。茲雖以抗告為之,惟依強制執行法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五條之規定,應視為提出異議,故仍應由原執行法院依法裁定。抗告法院視為抗告,予以裁定駁回,於法不合,應由本院將原裁定廢棄(本院七十五年度台抗字第一九號裁定)
【乙說】
  此項屬於執行法院處分性質之裁定,當事人對之如有不服,應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其逕行提起抗告,即非合法。抗告法院予以裁定駁回,並無違誤,本院應予維持,但執行法院得探求當事之真意,認其抗告為異議,執行法院未予闡明時,抗告法院宜退回原執行法院處理之。(本院七十六年度台抗字第三九○號裁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
  當事人對於執行法院所為屬於強制執行之處分性質之裁定如有不服,應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其逕行提起抗告,即非合法。抗告法院予以裁定駁回,並無違誤。本院應予維持,但執行法院得探求當事人之真意,認其抗告為異議,執行法院未予闡明時,抗告法院宜退回原執行法院處理之。(本院七十六年度台抗字第三九○號裁定)(同乙說)

回索引〉〉

76-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6年11月24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62、930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9條(75.04.25)
【決議】台灣省合作金庫概括承受台北十信之資產及負債而非合併台北十信,則其聲明承受訴訟,即與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不符,不應准許。(本院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二二五六號判決)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69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4頁
【提案】院長交議:台灣省合作金庫概括承受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以下簡稱台北十信)之資產及負債後,向受訴法院聲明承受訴訟,應否准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台灣省合作金庫既已概括承台北十信之資產及負債,其聲明承受訴訟,即無不合,應予准許。(本院七十六年度台聲字第三號裁定)
【乙說】
  台灣省合作金庫概括承受台北十信之資產及負債而非合併台北十信,則其聲明承受訴訟,即與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不符,不應准許。(本院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二二五六號判決)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6-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6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6年12月15日


【相關法條】海關緝私條例第36條(72.12.28)
【決議】
  海關對報關行為沒入貨物之行政處分,係基於國家公權力之作用,因而原始取得貨物之所有權,貨主對於海關不得為所有權之主張。
【參考法條】海關緝私條例第36條(72.12.28)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6頁
【提案】
  民一庭提案:貨物進口,未報關稅,經海關對報關行為沒入貨物之行政處分,貨主以海關為被告,主張其為貨物之所有人,據以提起積極確認之訴,並請求返還所有物,其訴有無理由?有甲、乙二說:
【甲說】
  海關對報關行為沒入貨物之行政處分,係基於國家公權力之作用,因而原始取得貨物之所有權,貨主對於海關不得為所有權之主張。
【乙說】
  海關僅對報關行為沒入貨物之行政處分,貨主並非受沒入處分之當事人,自不受該沒入處分之拘束,仍得對海關主張其為貨物之所有人。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民國77年(15)

77-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02月23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2、75-1條(75.04.30)
【決議】
  關於「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最高法院指定管轄須知」(如附件)一種,茲經決定如左: 「收養子女事件聲請最高法院指定管轄須知」
  一、聲請認可收養子女事件,須聲請最高法院指定管轄法院者,以收養人在中華民國現無住所、居所或住居所不明亦無最後之住所者為限。
  二、夫妻二人共同收養,其中一人在中華民國現有住、居所或有最後之住所(即曾經在中華民國設籍)者,應逕向其住、居所或最後住所所在地之地方法院聲請裁定認可收養,毋庸聲請最高法院指定管轄。
  三、收養人與被收養人得共同或單獨聲請,被收養人為聲請人時,如尚未滿七歲者,應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如為已滿七歲之未成年人而未結婚者,應得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但未滿七歲而無法定代理人者不在此限。
  四、收養人有配偶者,應與配偶共同聲請,但配偶之一方為被收養人之生父或生母者,可由非生父或生母之他方單獨聲請。
  五、聲請人並可委任代理人代為聲請。但收養人與被收養人共同聲請時,不得委任同一代理人。
  六、聲請狀應使用民事司法狀紙,記載左列事項:
  1.聲請人之姓名(聲請人若係外國人,應將其姓名譯成中文列於外文姓名之右)、性別、出生年、月、日、職業、籍貫、住居所及電話號碼。有指定送達代收人者,其姓名、住居所及電話號碼。
  2.有代理人者,應在稱謂欄書明代理人並在聲請人左側記載其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職業、籍貫及住居所。
  3.聲請指定管轄法院之意旨及其原因、事實。
  4.供證明用之證件。
  5.附屬文件及其件數。
  6.法院、年、月、日及由聲請人或其代理人簽名。其不能簽名者,得使他人代書姓名,由聲請人或其代理人蓋章或按指印。
  七、聲請狀應檢附左列文件外,並應附繳變掛號送達郵資五份。
  1.收養人及被收養人之戶籍謄本或中華民國駐外機構出具證明其身分之文件各一份。收養人或被收養人為外國人者,應提出其本國機關出其本國機關出具證明其身分之文件一份。
  2.收養契約書或同意書影本一份,該文書如係在外國作成者,應經作成地之中華民國駐外機構認證。如係外文,並應附具中文譯本。
  3.委任代理人聲請者,其委任書(限原本)。該委任書如係在外國作成者,應經作成地之中華民國駐外機構認證,如係外文,並應附具中文譯本。
  八、聲請人若未居住於中華民國者,應指定在中華民國內有住居所之人為送達代收人,並詳填其姓名、住址,及連絡電話,以利送達。
【編註】本則決定於民國95年3月21日經最高法院95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非訟事件法已修正,本則決定全部不再供參考。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8頁

回索引〉〉

77-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03月22日


【相關法條】動產擔保交易法第10條(65.01.28)民法第307條(74.06.03)土地登記規則第107條(35.10.02)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2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79頁
【提案】
  民四庭提議:債務人以第三人所有之不動產供擔保為債權人設定之抵押權登記,於債之關係消滅後,債務人是否得請求抵押權人塗銷抵押權設定登記?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不動產抵押關係之主體,一為抵押義務人(設定人),一為抵押權人(抵押債權人)。抵押權之設定契約,依法僅存在於抵押權人與抵押物提供人(抵押人)之間,與抵押債務人無涉,債務人既非抵押權登記之當事人,即不得本於抵押權之法律關係,訴請抵押權人塗銷抵押權設定登記。應認其訴為無理由予以駁回。(本院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二七三七號判決參照)
【乙說】
  抵押權之性質,係從屬於所擔保之債權而存在。「債之關係消滅者,其債權之擔保及其他從屬之權利,亦同時消滅」(民法第三百零七條)。債務人自非不得本於債之關係請求抵押權人塗銷供債權擔保之抵押權設定登記(參酌動產擔保交易法第十條第一項規定,擔保債權受清償後,債權人經債務人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出具證明書,由債務人或利害關係人憑證明書向登記機關註銷登記之法理而言,無論擔保物是否債務人所有,均得由債務人或利害關係人-擔保物提供人聲請塗銷債權擔保之登記)。
  又依「抵押權設定登記聲請書」,及登記所需之「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之記載,抵押權設定登記之「聲請人」及設定契約之「訂立契約人」,除權利人及義務人外,如抵押物為第三人(抵押人)所有者,並列載債務人為共同聲請人及訂立契約之人,足見債務人亦為利害關係人(土地登記規則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百零七條參照),應許其於債之關係消滅後提起塗銷登記之訴。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7-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04月1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26、231、264、360、364條(74.06.03)
【決議】
  出賣人就其交付之買賣標的物有應負擔保責任之瑕疵,而其瑕疵係於契約成立後始發生,且因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者,則出賣人除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同時構成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買受人如主張:
  一、出賣人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依民法第三百六十條規定請求不履行之損害賠償;或依同法第三百六十四規定請求另行交付無瑕疵之物,則在出賣人為各該給付以前,買受人非不得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
  二、出賣人應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者,買受人得類推適用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請求損害賠償;或類推適用給付遲延之法則,請求補正或賠償損害,並有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規定之適用。
  又種類之債在特定時,即存有瑕疵者,出賣人除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並應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併此說明。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0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向乙購買貨物一批,價金新台幣五萬元,經簽發同額遠期支票一紙,交付於乙,以資清償。嗣後甲發現該批貨物有應由乙負擔保責任之瑕疵,乃即通知乙,迨支票票載發票日,又故意使支票不獲支付。乙於是起訴請求甲支付票款。問:甲可否以乙交付之貨物有瑕疵,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或債務不履行責任為由,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乙既應負民法第三百五十四絛之瑕疵擔保責任,則在乙未依債務本旨履行其給付義務以前,依同法第三百六十九條及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定,甲得拒絕自己之給付,從而本件支票既為對待給付之一部價金,依票據法第十三條前段規定之反面解釋,甲即得據以直接對抗執票之乙,拒絕給付票款(本院五十五年台上字第一九三七號判決參照)。乙之請求無理由。
【乙說】
  甲僅得依民法上關於買賣瑕疵擔保之規定,解除買賣契約或請求減少其價金(本院五十七年台上字第一八八號判決參照)。而不得拒絕給付票款,乙之請求有理由。
【丙說】
  依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出賣人只要交付該買賣標的物並移轉所有權,即完成其給付之義務,至於該物是否有瑕疵,並非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所規範之問題。因此無瑕疵之物之給付,並非構成民法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所謂「出賣人之主要義務」。惟在種類買賣,依民法第二百條第一項之規定,出賣人則難謂其只要給付屬於該種類之任何物品,即符合該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前段之給付義務,易言之,種類買賣中,出賣人就該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前段所負之給付義務乃為:交付一符合該第二百條所稱之種類與品質之物。出賣人若違反此義務,則構成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同時亦構成債務不履行之要件,本件應視特定物抑種類物買賣而定。在特定物之買賣,買賣標的物因有瑕疵,買受人固得主張瑕疵擔保請求權,但無履行請求權,故不得為同時履行之抗辯(本院五十九年台上字第二八八二號判決參照)。惟在種類物買賣,買受人除得依瑕疵擔保之規定請求解除契約或減少其價金,或另行交付無瑕疵之物外,同時亦得主張債務不履行,在出賣人任未依債務本旨履行其給付義務以前,拒絕給付票款。本件買賣之貨物,若屬特定物買賣,則以乙說為當,若屬種類物買賣,則應採甲說。
【主席提示】
  本案在七十七年三月八日七十七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定請小組專案研究。前據專案小組於七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提出研究報告,經七十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七十七年度第六次民事庭會議討論時,出席人員咸以司法院交議本案之題旨須補充,而研究報告之內容,亦宜再予充實,仍請原專案小組重新整理補充後再提會討論。現據專案小組參照上(六)次同仁發言旨,重新整理後,提出研究報告其結論如左:
  出賣人就其交付之買賣標的物有應負擔保責任之瑕疵,而其瑕疵係於契約成立後始發生,且因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者,則出賣人除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同時構成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買受人如主張:
  一、出賣人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依民法第三百六十條規定請求不履行之損害賠償:或依同法第三百六十四條規定請求另行交付無瑕疵之物,則在出賣人為各該給付以前,買受人非不得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
  二、出賣人應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者,買受人得類推適用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請求損害賠償;或類推適用給付遲延之法則,請求補正或賠償損害,並有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規定之適用。
  又種類之債任在特定時,即存有瑕疵者,出賣人除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並應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併此說明。
【決議】
  出賣人就其交付之買賣標的物有應負擔保責任之瑕疵,而其瑕疵係於契約成立後始發生,且因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者,則出賣人除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同時構成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買受人如主張:
  一、出賣人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依民法第三百六十條規定請求不履行之損害賠償;或依同法第三百六十四規定請求另行交付無瑕疵之物,則在出賣人為各該給付以前,買受人非不得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
  二、出賣人應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者,買受人得類推適用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請求損害賠償;或類推適用給付遲延之法則,請求補正或賠償損害,並有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規定之適用。又種類之債在特定時,即存有瑕疵者,出賣人除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並應負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併此說明。
【相關判解及其他參考資料】
【研究報告】
  出賣人就其交付之買賣標的物有應負擔保責任之瑕疵,而其瑕疵係於契約成立後始發生,且因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者,則出賣人除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外,同時構成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買受人就此買賣標的物之瑕疵,可否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應就買受人主張之法律關係如何定之。買受人如主張出賣人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依民法第三百五十九條規定解除買賣契約或請求減少其價金者,尚無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之餘地(因契約解除或減少價金後,互負之債務,得否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係屬另一問題)。若依同法第三百六十條規定請求不履行之損害賠償;或依第三百六十四條規定請求另行交付無瑕疵之物者,則於出賣人為各該給付前,非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倘買受人係主張出賣人不為完全之給付者,則依下列情形,分別判斷之:
  一、瑕疵不能補正者:瑕疵係因不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者,類推適用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出賣人免補正義務,買受人當無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之可言。如係因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則類推適用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買受人得拒絕受領該不完全給付,請求全部不履行之損害賠償;如願受領,則就因該瑕疵所生損害,得請求賠償。在未為賠償以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
  二、瑕疵係可能補正者:類推適用給付遲延之法則,買受人得拒絕受領該不完全給付而請求補正。瑕疵係因可歸責於出賣人之事由所致者,並得請求賠償補正前所受之損害(參照民法第二百三十一條第一項)。若補正後之給付於買受人無利益,買受人得拒絕受領而請求賠償因不履行而生之損害(參照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在出賣人補正或賠償損害以前,買受人得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倘瑕疵係因可歸責於買受人之事由所致者,出賣人當無補正之義務。
  本提案甲說認出賣人應負債務不履行責任,故買受人得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乙說則引物之瑕疵擔保責任之例,認無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規定之適用。丙說謂特定物之買賣,出賣人僅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不發生債務不履行問題。依上說明,均有所偏。尚無可採。

回索引〉〉

77-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7年04月19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5、34、99條(76.06.29)
【決議】採丑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0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甲簽發無記名支票一紙,交乙收執,經乙為空白背書後返還於甲,再由甲持以向丙借款,嗣該支票經提示不獲付款,執票人丙對於背書人乙得否行使追索權,有子、丑兩說:
【討論意見】
【子說】
  乙背書時,雖未指名其被背書人,但既已交付發票人甲,甲自屬其被背書人,依票據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第九十九條第一項規定,甲對於其前手乙無追索權。又發票人為被背書人時,於法對其前手即無追索之權,故發票人如再以此項票據轉給他人,除該發票人無可免責外,至於其以前各背書人,自更無若何責任之可言(十八年上字二八七號判例)。發票人甲對於乙無追索權,已如前述,甲再以之轉給丙,丙對於乙自亦無追索權(七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五一七號判決)。
【丑說】
  票據為文義證券(形式證券),不允債務人以其他立證方法變更或補充其文義。乙僅於支票上為空白背書,既未記載發票人甲為被背書人,即難謂係回頭背書,故執票人丙對於背書人乙自得行使追索權(六十年度台上字第二九四九號及六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三五○○號判決)。
  以上兩說,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丑說。

回索引〉〉

77-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05月17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43、49、50、938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96、213、214、215條(74.06.03)
【決議】
  物被毀損時,被害人除得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請求賠償外,並不排除民法第二百十三條至第二百十五條之適用。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請求賠償物被毀損所減少之價額,得以修復費用為估定之標準,但以必要者為限(例如:修理材料以新品換舊品,應予折舊)。被害人如能證明其物因毀損所減少之價額,超過必要之修復費用時,就其差額,仍得請求賠償。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3頁
【提案】
  院長交議:本院七十二年台上字第三七九二號、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五七四號及七十六年台上字第二六五三號判決對於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之適用,所持見解不同,可分為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不法毀損他人之物者,被害人得依民法第二百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請求回復原狀。如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請求加害人賠償修復或回復原狀所生之費用,亦無不可;若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而為請求,應認修復費用為物因毀損所減少之最低價額,毋須踐行民法第二百十四條所定之催告程序(本院七十六年台上字第二六五三號判決參照)。
【乙說】
  不法毀損他人之物者,被害人僅得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請求加害人賠償其物因毀損所減少之價額,其額數應以該物受損後之價值與毀損前原來之價值比較決定之;至其物有無修理或實際支出修理費若干,均非所問;且無民法第二百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本院七十二年台上字第三七九二號、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五七四號判決參照)。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物被毀損時,被害人除得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請求賠償外,並不排除民法第二百十三條至第二百十五條之適用。依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請求賠償物被毀損所減少之價額,得以修復費用為估定之標準,但以必要者為限(例如:修理材料以新品換舊品,應予折舊)。被害人如能證明其物因毀損所減少之價額,超過必要之修復費用時,就其差額,仍得請求賠償。

回索引〉〉

77-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05月17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14條(76.06.29)公司法第12條(72.12.07)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3頁
【提案】
  民一庭提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之改選無效,惟業經主管機關變更登記,其代表公司所簽發之本票,對公司是否發生效力?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主管機關之公司登記有公信力,公司董事長之改選雖無效,但既經主管機關變更登記,其代表公司所簽發之本票,除執票人為惡意外,對公司應發生效力。(本院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六○七號判決)
【乙說】
  公司董事長之改選無效時,縱經主管機關變更登記,其代表公司所簽發之本票,對公司亦不發生效力,執票人僅得依民法關於表見代理之規定受保護。(本院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三一○號判決)
【丙說】
  公司登記有公信力,公司董事長之改選雖屬無效,但既經登記,其代表公司所為之行為(法律行為或侵權行為),對公司應生效力,不得以其無效對抗第三人(公司法第十二條參看),所謂第三人,並無善意惡意之別。
【決議】採甲說。

77-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決定【會議日期】民國77年06月07日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30條(76.06.29)
【決議】
  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二十日七十五年度第九次民事庭會議所為不問在票據正面或背面為禁止背書轉讓之記載,均須由為此記載之票據債務人於其記載下簽名或蓋章,始生禁止背書轉讓之效力之決議,係針對票據法上之支票而為。如依公庫法簽發之支票,付款人為公庫,不在該決議適用之範圍。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6頁
【提案】
  關於各級公庫支票及機關專戶支票,是否適用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二十日第九次民事庭會議一案經提會討論。
【決議】
  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二十日七十五年度第九次民事庭會議所為不問在票據正面或背面為禁止背書轉讓之記載,均須由為此記載之票據債務人於其記載下簽名或蓋章,始生禁止背書轉讓之效力之決議,係針對票據法上之支票而為。如依公庫法簽發之支票,付款人為公庫,不在該決議適用之範圍。

回索引〉〉

77-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79、1181條(74.06.03)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7頁
【提案】
  院長交議台北市政府以某甲其購買國民住宅及基地積欠貸款本息三個月以上,嗣某甲死亡經向某甲之遺產管理人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以下簡稱國產局)催索未付於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以下簡稱台北地院)所定公示催告期內(民法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條第一項第三款)依國民住宅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聲請法院准予強制執行收回房地,應否准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台北地院於指定國產局為某甲之遺產管理人後,已依法催告某甲之債權人及受遺贈人限期申報權利,現仍在公示催告期內,既未期滿遺產管理人尚不負給付義務,依民法第一千一百八十一條規台北市政府聲請強制執行准予收回房地,不應准許。
【乙說】
  民法第一千一百八十一條之規定旨在限制遺產管理人不得對被繼承人之任何債權人或受遺贈人於公示催告期滿前清償債務或交付遺贈物,至於債權人或受遺贈人之行使權利則不受其影響台北市政府聲請法院准予強制執行收回房地,縱在公示催告期內,亦非不得准許。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77-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66條(75.04.25)民事訴訟費用法第5條(69.07.04)
【決議】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7頁
【提案】
  院長交議:當事人對於本訴及反訴一併提起第三審上訴,其上訴利益應否合并計算,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上訴第三審所得受利益之計算,在一般訴之合併既係合併計算,則本訴與反訴一併提起上訴時,自應依同一原則合併計算。
【乙說】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所定之上訴利益額之計算,依同條第三項規定準用民事訴訟費用法關於計算訴訟標的價額之規定,而民事訴訟費用法第五條第一項規定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者其價額合併計算之,故在同一原告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者其數項標的之上訴利益應合併計算,此外民事訴訟費用法並無合併計算訴訟標的之特別規定,是本訴與反訴之訴訟標的及上訴利益不得合併計算。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7-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7年08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51條(74.06.03)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1、5、6條(72.12.23)
【決議】
  全體一致通過如左之決議:本院四十七年台字第一五六八號判例要旨,就其全文觀察,本案甲、乙兩說並無牴觸。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7頁
【提案】院長交議:耕地租賃有無不定期限者,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耕地租賃於租期屆滿後,承租人仍為耕地之耕作收益,而出租人不即表示反對之意思,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一條適用民法第四百五十一條之規定,視為以不定期限繼續契約。
【乙說】
  耕地租賃依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五條、第六條之規定觀之,必為定期租賃而無不定期租賃,其於原約期滿後因出租人未收回耕地而繼續租賃者亦同。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全體一致通過如左之決議:本院四十七年台字第一五六八號判例要旨,就其全文觀察,本案甲、乙兩說並無牴觸。

77-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7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10月0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5條(69.07.04)
【決議】
  本院五十三年度第二次民、刑事庭總會會議決議(九),應予補充決議如下:原告起訴請求甲賠償二萬元、乙賠償一萬元,經二審判決,甲、乙各賠償原告二千五百元,嗣甲、乙分別具狀各對其敗訴部分不服,提起第三審上訴(並各在上訴狀載明上訴利益二千五百元),似此情形,其上訴利益計算,依院字第一一四七號解釋辦理亦應合併計算。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3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9頁
【提案】
  為避免本院民事各庭問適用民事訴訟費用法第五條發生歧異,是否將本院五十三年度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九)加以補充,請大會公決。
  經討論後決議:
【決議】
  本院五十三年度第二次民、刑事庭總會會議決議(九),應予補充決議如下:原告起訴請求甲賠償二萬元、乙賠償一萬元,經二審判決,甲、乙各賠償原告二千五百元,嗣甲、乙分別具狀各對其敗訴部分不服,提起第三審上訴(並各在上訴狀載明上訴利益二千五百元),似此情形,其上訴利益計算,依院字第一一四七號解釋辦理亦應合併計算。

回索引〉〉

77-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7年11月01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36、737條(74.06.03)
【決議】採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9頁
【提案】
  院長交議:甲向乙借款新台幣(下同)十萬元,嗣經雙方成立和解,由甲給付乙七萬元,並約定於七十六年三月一日給付,乙對甲之其餘債權請求權拋棄,惟屆期甲未依原訂和解契約履行時,乙得否依據消費借貸之法律關係,請求甲給付上開七萬元。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和解有使當事人所拋棄之權利消滅,及使當事人取得和解契約所訂明權利之效力,為民法第七百三十七條所明定,此項和解有創設之效力,甲如未履行和解契約時,乙僅得依據和解契約內容請求甲履行,不容乙更就和解前之消費借貸法律關係而為主張。
【乙說】
  民法第七百三十七條規定:和解有使當事人取得和解契約所訂明權利之效力。其中所謂當事人取得和解契約所訂明之權利,係指和解契約所訂明之權利與和解成立前之權利給付種類不同,或超過原來權利範圍之情形而言。如當事人間之爭議,經和解成立,債務人應為給付之種類不變。僅縮小其應給付之範圍者,此項未經拋棄之權利,仍為原來權利之存續,不因和解成立而歸消滅,當事人非不得行使其和解成立前固有之權利。本題乙對於在超過七萬元部分之權利,既經其於和解時拋棄而消滅,固不得依據和解成立前之消費借貸契約請求甲履行,惟在未超過七萬元部分之權行,仍為原來權利之存續,乙依據和解契約或和解成立前之消費借貸契約請求甲給付七萬元,均無不可,乙之請求為有理由。
【丙說】
  和解之本質,究為創設,抑為認定,應依和解契約之內容定之。當事人以他種之法律關係或以單純無因性之債務約束等,替代原有之法律關係時,屬於創設;否則,以原來而明確之法律關係為基礎而成立和解時,則屬認定。本件甲乙兩造就十萬元借款成立和解,同意由甲償還七萬元,其餘部分拋棄,係以原來明確之法律關係為基礎而成立之和解,應認僅有認定之效力。乙固非不得依原來消費借貸之法律關係訴請甲為給付,但法院不得為與和解結果相反之認定。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77-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1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7年11月01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38、946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84條(74.06.03)
【決議】
  我國判例究採法條競合說或請求權競合說,尚未儘一致。惟就提案意旨言,甲對A銀行除負債務不履行責任外,因不法侵害A銀行之金錢,致放款債權未獲清償而受損害,與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所定侵權行為之要件相符。A銀行自亦得本於侵權行為之法則請求損害賠償,甲就核無不當。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0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89頁
【提案】
  院長交議:A銀行徵信科員甲違背職務故意勾結無資力之乙高估其信用而非法超貸鉅款,致A銀行受損害(經對乙實行強制執行而無效果),A銀行是否得本侵權行為法則訴請甲為損害賠償?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肯定說--請求權競合說)債務人之違約不履行契約上之義務,同時構成侵權行為時,除有特別約定足認有排除侵權責任之意思外,債權人非不可擇一請求,A銀行自得本侵權行為法則請求甲賠償其損害。
【乙說】
  (否定說--法條競合說)侵權責任與契約責任係居於普通法與特別法之關係,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應適用契約責任,債務不履行責任與侵權責任同時具備時,侵權責任即被排除而無適用餘地,蓋契約當事人有就責任約定或無約定而法律有特別規定(如民法第五百三十五條前段、第五百九十條前段、第六百七十二條前段規定債務人僅就具體過失負責;第四百十條、第四百三十四條、第五百四十四條第二項規定債務人僅就重大過失負責),而侵權責任均係就抽象過失負責,如債務人仍負侵權責任,則當事人之約定或法律特別規定之本意即遭破壞,豈非使法律成具文,約定無效果,故A銀行與甲間並無約定得主張侵權行為時,即不得向甲為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請求。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
  我國判例究採法條競合說或請求權競合說,尚未儘一致。惟就提案意旨言,甲對A銀行除負債務不履行責任外,因不法侵害A銀行之金錢,致放款債權未獲清償而受損害,與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所規定侵權行為之要件相符。A銀行自亦得本於侵權行為之法則請求損害賠償,甲就核無不當。

77-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2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11月2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56條(74.06.03)合作社法施行細則第32條(41.12.11)漁會法第45條(77.06.24)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3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漁會會員大會選舉理事之決議,其部分會員以該決議違反法令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該決議。普通法院有無審判權?
  有左列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漁會法第四十五條,人民團體選舉罷免辦法第二條、第五十條規定及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應由漁會主管機關及其上級行政機關處理。行政法院五十二年判字第三二三號判例亦持此見解。普通法院應無審判權。
【乙說】
  合作社社員大會之決議,其性質與漁會會員大會選舉理事之決議相同。前者之決議違反法令時,已經本院以五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四三四號判例表示得依民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之規定,請求法院宣告其決議為無效。應類推適用該判例意旨,認普通法院對於漁會會員大會選舉理事決議之爭執,有審判權。又上開判例作成時,合作社法雖無如漁會法第四十五條之規定,但合作社法施行細則第三十二條規定之旨趣與漁會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相同,該判例既未受該細則第三十二條規定之影響,本件情形亦不應受漁會法第四十五條規定之影響。再人民團體選舉罷免辦法係行政命令,法院審判權之有無,不能以該辦法為準。況漁會法第四十五條之規定意旨,在加強主管機關對於漁會之監督,並未排除民法第五十六條規定之適用,且漁會法第四十五條未賦予漁會會員得向主管機關請求撤銷決議之公法上請求權,若採否定說,會員對於漁會之違法決議,將無救濟之道,尤非所宜。
  以上兩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7-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7年度第23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7年12月27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彙編(上冊)第949頁
【相關法條】票據法第30條(76.06.29)
【決議】
  主席提議:司法院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院台廳一字第○七八八九號函有關禁止背書轉讓問題,經劉庭長煥宇提出研究報告,應否重付討論請先決。舉手表決結果:出席人數十九人,贊成重付討論者十二人,決定重付討論。
  重付討論,作成補充決定如下:
  票據正面記載禁止背書,該記載如依社會觀念足認由發票人於發票時為之者,亦發生禁止背書轉讓之效力。本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七七九號判例未明示發票人在票面記載禁止背書轉讓時應行簽章始生效力。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二十日決定係指依社會觀念無從認定由發票人為之者而言,原決定應予補充。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4頁
【決定】
  主席提議:司法院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院台廳一字第○七八八九號函有關禁止背書轉讓問題,經劉庭長煥宇提出研究報告,應否重付討論請先決。舉手表決結果:出席人數十九人,贊成重付討論者十二人,決定重付討論。
  重付討論,作成補充決定如下:
  票據正面記載禁止背書,該記載如依社會觀念足認由發票人於發票時為之者,亦發生禁止背書轉讓之效力。本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七七九號判例未明示發票人在票面記載禁止背書轉讓時應行簽章始生效力。本院七十五年五月二十日決定係指依社會觀念無從認定由發票人為之者而言,原決定應予補充。


回索引〉〉

民國78年(9)

78-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3月21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1卷9期73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95、529條(75.04.25)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5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本案尚未繫屬者,命假扣押之法院應依債務人聲請,命債權人於一定期間內起訴』,此之『起訴』,是否包括債權人依同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所為之聲明在內?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曰『起訴』,自係指依訴訟程序提起訴訟,以確定其私權之存在,而取得給付之確定判決而言,應不包括其他債權人依同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所為之聲明,並非『起訴』,自不包括在內。
【乙說】
  債權人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所為之聲明,旨在確定其私權存在,取得給付之確定判決,與同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起訴』意義相同。
  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8-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4月18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1卷8期83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27條(74.06.03)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6頁
【提案】一、院長提議:對於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八款所定之商品,是否包括不動產在內,有採不同之見解,有左列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八款所稱之商人,舉凡販賣商品之人即足當之,無須具備一定要件。建築商人營建房屋,連同基地出售者,此項房地,具有商品之性質,從而建築商人供給房地所生代價之請求權,其消滅時效,即有上開條款之適用。
【乙說】
  民法第一百二十七條第八款所謂商人所供給之商品,係指動產而言,不包括不動產在內,此觀該條款規定將商人所供給之商品,與製造人、手工業人所供之產物併列,不難明瞭。魯某為建築商人,製造房屋出售,其不動產代價之請求權,無上開條款所定消滅時效之適用。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提案:二、院長提議:因侵權行為致需住院治療而支出之膳食費用,原告請求給付,有無理由?有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膳食費用之支出,乃居家生活必需之支出,原告請求為無理由。
【乙說】
  基於住院之特殊環境,由醫院控制供給之伙食,實為治療行為之一環,因此支出之膳食費用,應屬醫療費用,原告請求為有理由。
【丙說】
  一般膳食,乃居家生活所必需,即令身體健康未受侵害,亦應支出,宜採甲說;反之,如因受侵害,醫師認有供給特別伙食時,其費用即屬治療行為,應採乙說。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附件】研究報告民事 第四庭 吳明軒 張仁淑 楊慧英 張福安 吳啟賓
  對於台灣高等法院暨所屬七十七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第二號法律問題之研究意見:
  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所謂增加生活上之需要,係指被害以前並無此需要,因為受侵害,始有支付此費用之需要而言,因此身體或健康受不法侵害,需住入醫院治療,於住院期間所支付之膳食費用,應屬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加害人應予賠償。

78-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4月26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1卷8期83頁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6、31條(64.07.24)土地法第30條(90.10.31)
【決議】採乙說。
【編註】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土地法第30條已於民國89年1月26日公布刪除。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30條(90.10.31)土地法第6、31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8頁
【提案】
  民二庭提案:土地法第三十條第一項所謂之自耕,是否包含同法第六條後段所指為維持一家生活直接經營耕作者,以自耕論之『準自耕』在內,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土地法第三十條第一項之所謂能自耕,不僅指能自任耕作者而言,凡為維持一家生活而能直接經營耕作者亦包含在內。
【乙說】
  土地法第三十條第一項之所謂能自耕,限於土地法第六條前段之狹義自耕,專指能自任耕作之自然人而言,不包含同條後段之『準自耕』。因此承受人之自耕能力,即係專指承受人本人而言,不包含承受人家屬之具有自耕能力者在內。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8-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5月0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23條(69.07.04)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決議】
  採甲說:第三人丙提起異議之訴,係請求撤銷執行法院所為對「時值」五十萬元房屋之強制執行程序,與甲請求強制執行之債權額無關,則該執行異議之訴訟標的價額應為五十萬元,故應以五十萬元為訴訟標的價額徵收裁判費。
【編註】依據最高法院91年6月18日91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2、23條(69.07.04)強制執行法第15條(64.04.22)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8頁
【提案】
  三、院長提議:甲執有債權額新台幣(下同)十萬元之執行名義,聲請法院對債務人乙所有值五十萬元之不動產強制執行,第三人丙以該不動產屬其所有,提起第三人異議之訴,該異議之訴之訴訟標的價額應如何核計,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第三人丙提起異議之訴,係請求撤銷執行法院所為對「時值」五十萬元房屋之強制執行程序,與甲請求強制執行之債權額無關,則該執行異議之訴訟標的價額應為五十萬元,故應以五十萬元為訴訟標的價額徵收裁判費。
【乙說】
  第三人異議之訴之訴訟標的為該第三人之「異議權」,而非該第三人主張此項異議權基礎之所有權、典權、質權或留置權。故法院核定此訴訟標的之價額,應以該第三人本於此項異議權,請求排除強制執行所得受之利益數額為核定之基礎,例如本件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之債權額為十萬元,查封標的之價值為五十萬元,則第三人本於其異議權請求排除強制執行所得受之利益額為十萬元。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8-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5月0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83條(75.04.25)刑事訴訟法第504條(71.08.04)
【決議】採甲說。
【參考法條】刑事訴訟法第504條(71.08.04)民事訴訟法第183條(75.04.25)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49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098頁
【提案】
  民三庭提案:茲有某甲以某乙開車時疏於注意,將其子某丙撞死,於某乙被訴追過失致人於死刑事訴訟中,在第二審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請求某乙賠償殯葬費、扶養費及慰撫金。第二審刑事庭依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四條第一項規定裁定將該附帶民事訴訟移送同院民事庭。該民事庭以某甲之請求是否有理由,與某乙之過失致人於死罪是否成立有關(一審判乙無罪,二審判乙有罪,乙上訴三審中)。因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裁定在某乙被訴過失致人於死罪刑事訴訟終結前停止民事訴訟。該裁定是否正當,有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三條所謂訴訟中有犯罪嫌疑牽涉其裁判,係指在民事訴訟繫屬中,當事人或第三人涉有犯罪嫌疑,足以影響民事訴訟之裁判,非俟刑事訴訟解決,其民事訴訟即無從或甚難判斷者而言,此項犯罪嫌疑,如當事人或第三人於民事訴訟涉有偽造文書、證人偽證、鑑定人為不實之鑑定等罪嫌均屬之。甲於乙被訴過失致人於死刑事訴訟中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法院以裁定移送民事庭審判,查附帶民事訴訟經刑事法院以裁定移送民事庭後,即成為獨立之民事訴訟,既無非俟刑事訴訟解決,民事訴訟即無從或甚難判斷之情形,民事法院當可自行調查審查,不受刑事法院認定事實之拘束,即無在刑事訴訟程序終結前,停止訴訟程序之必要,民事法院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裁定在刑事訴訟終結前停止民事訴訟程序,自有未合。
【乙說】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三條之立法理由與同法第一百八十二條之立法理由相同(該兩條係由十九年公布之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一、二項拆開分別規定而來),皆以避免裁判矛盾(參看該第一百七十八條之立法理由)損害司法威信為目的。因之,第一百八十三條之規定應從寬解釋,即該條係謂,因有犯罪嫌疑牽涉民事裁判時,民事法院得於訴訟進行裁定在刑事訴訟終結前停止民事訴訟程序。就現今社會言,尤宜如此解釋,以免增加困擾。因之,就本提案言,第二審民事法院得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三條裁定停止訴訟程序。本院以前採此說者,亦甚多。
  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78-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8年05月23日


【相關法條】土地法第34-1條(64.07.24)
【決議】採子說。
【子說】
  共有人甲、乙二人依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將共有土地之全部,出賣於丁,他共有人丙得依同條第四項規定,對之主張優先承購權。蓋共有人甲、乙二人依同條第一項出賣共有土地之全部,然就各該共有人言,仍為出賣其應有部分,不過對於丙之應有部分,有權代為處分而已,並非以此剝奪丙優先承購之權利。
【參考法條】土地法第34-1條(64.07.2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01頁
【提案】一民四庭提議:
  甲、乙、丙三人共有土地一公頃,其應有部分各為二分之一,茲甲、乙二人以其應有部分合計三分之二,依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將共有土地全部出賣於丁,事前並未通知丙優先承購,丙知悉其事後,是否得依同條第四項向甲、乙、丁主張優先承購權?有子、丑二說:
【討論意見】
【子說】
  共有人甲、乙二人依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將共有土地之全部,出賣於丁,他共有人丙得依同條第四項規定,對之主張優先承購權。蓋共有人甲、乙二人依同條第一項出賣共有土地之全部,然就各該共有人言,仍為出賣其應有部分,不過對於丙之應有部分,有權代為處分而已,並非以此剝奪丙優先承購之權利。
【丑說】
  共有人甲、乙二人係依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將共有土地全部出賣,並非僅出賣其應有部分,此與同條第四項規定之情形不同,丙不得依該條項規定,主張優先承購之權利。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子說。

回索引〉〉

78-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8年05月2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63、425條(74.06.03)
【決議】採乙說。
【乙說】
  查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規定之適用,固以讓與租賃物之所有人須出租人為其要件,然第三人如受所有人之委任或得其同意而為出租時,應有上述規定之類推適用,且於所有人與第三人共同出租之情形,並可避免法律關係之複雜化,進而保障租賃物受讓人與承租人雙方之利益,本件乙與甲將房屋出租與丙,既得甲之同意而與甲為共同出租人,則嗣後丁由甲受讓該房屋而取得所有權,依上開說明,應解為丁已取得甲與乙之出租人地位,此時丁單獨對丙為支付租金之催告及終止契約之意思表示,應已生合法催告及終止契約之效力。
【參考法條】民法第425、263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1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01頁
【提案】
  院長提議:甲有一棟房屋,因欠乙債務,為償還乙債務,乃同意由乙與其為共同出租人,將其房屋共同出租與丙,每月租金新台幣肆萬元,嗣甲將房屋所有權讓與丁,丙欠租又已達二個月以上,試問此時丁單獨對丙催告支付租金及終止契約,是否已生合法催告及終止租約之效力?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租賃契約,係以當事人約定,一方以物租與他方使用收益,他方支付租金而成立,並不以出租人對於租賃物有所有權為要件,故本件乙與甲為共同出租人,將甲房屋出租與丙,依法自屬有效,丁嗣後雖由甲受讓該房屋而取得所有權,依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規定,祇能繼承原出租人甲之地位而與乙成為共同出租人,而依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準用同法第二百五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支付租金之催告及終止契約之意思表示,應由全體出租人共同為之(參照本院四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一九號判例及七十二年台上字第四八一三號判決),故此時丁單獨對丙為支付租金之催告及終止租約之意思表示,依上開之說明,應不生合法催告及終止契約之效力。
【乙說】
  查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規定之適用,固以讓與租賃物之所有人須出租人為其要件,然第三人如受所有人之委任或得其同意而為出租時,應有上述規定之類推適用,且於所有人與第三人共同出租之情形,並可避免法律關係之複雜化,進而保障租賃物受讓人與承租人雙方之利益,本件乙與甲將房屋出租與丙,既得甲之同意而與甲為共同出租人,則嗣後丁由甲受讓該房屋而取得所有權,依上開說明,應解為丁已取得甲與乙之出租人地位,此時丁單獨對丙為支付租金之催告及終止契約之意思表示,應已生合法催告及終止契約之效力。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參考法條】民法第425、263條(74.06.03)
【附錄】研究報告
  房屋所有人甲與非房屋所有人之共同出租房屋於丙,除有特別約定外,於房屋所有權移轉與丁時,在法律上並不發生乙喪失出租人地位而由丁單獨取得出租人地位之效果。此種效果,且不因甲同意乙為共同出租人而有不同。事實上丁在受讓房屋前,對於房屋之狀態,應有所瞭解。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所以規定租賃契約對於租賃物受讓人繼續存在,必須以租賃物交付後為其要件者,純因承租人占有租賃物具有公示性質,使受讓人不致因租賃契約於受讓後繼續存在而受不測之損害。因此,對於丁不能單獨取得出租人之情況,殊無予以特別注視之必要。自丙方面言,出租人究為甲、乙,抑為丁、乙,俱無損害,更無所謂法律關係複雜化可言。丁既不能單獨取得出租人之地位,則於丙欠租時,惟有依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準用同法第二百五十八條規定,由丁、乙共同對丙催告及表示終止租約,否則,不生催告及終止租約之效力。本庭認以採取原討論意見中之甲說為當。

回索引〉〉

78-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17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08月01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2卷1期63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98、325、341、342、346、469、477條(75.04.25)強制執行法第51條(64.04.22)
【決議】採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03頁
【提案】
  院長提議:為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之抵押物經第三人聲請執行法院執行查封後,抵押權人取得之債權,是否受查封效力之影響?有左列甲、乙、丙三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為最高限額抵押權擔保之抵押物經查封後,在該項抵押權存續期間屆滿前所發生之債權,縱在最高限額之內,如有礙執行效果,依強制執行法第五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對於執行債權人既不生效力,自難認該抵押債權仍為該最高限額抵押權效力所及,而得就抵押物之賣得價金,優先受償。
【乙說】
  黃某於四十四年十一月及十二月所立本票及借據,屬於原不動產抵押權契約所訂定之被擔保債權,其設定抵押權,既在查封不動產之前,則關於本票及借據之債權,雖發生於查封不動產之後,但為原抵押權契約所訂定之被擔保債權,其抵押權仍屬存在,不受查封不動產及預告登記之影響。
【丙說】
  最高限額抵押物之標的物,經第三人之聲請強制執行而查封者,自最高限額抵押權人知悉該事實後,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即告確定。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民事事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繼續討論。
  討論結果修正如左:
  貳、認定判決不備理由及理由矛盾之標準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九條第六款規定: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者,其判決當然為違背法令。所謂判決不備理由,凡判決未載理由、所載理由不完備或不明瞭等情形均屬之。所謂判決理由矛盾,係指判決所載理由前後牴觸或判決主文與理由不符之情形而言。惟同法第四百七十七條之一規定:『除第四百六十九條第一款至第五款之情形外,第二審判決違背法令而不影響裁判之結果者,不得廢棄原判決』,茲參酌同法有關條文及其立法精神,例示應注意事項如左:
  一、第二審判決有無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之情形,必須當事人於上訴狀或理由書內就此為具體之指摘,第三審法院始得認其上訴為合法。
  二、所謂判決不備理由,應以欠缺判決主文所由生不可或缺之理由為限,若其理由並不影響判決主文者,並不包括在內。
  三、判決書理由項下記載法律上之意見,祇須依其記載得知所適用者為如何之法規即可,縱未列舉法規之條文,亦不得謂為判決不備理由。
  四、法院就當事人提出之各項攻擊或防禦方法及聲明之證據,僅就其中主要者予以調查審認,而就非必要者漏未斟酌,祇須漏未斟酌部分並不影響判決基礎,不得指為違法而廢棄原判決。
  五、第二審判決有誤寫、誤算或其他類此之顯然錯誤而不影響判決結果者,第三審法 院得自行訂正不得以此為發回更審之原因。
  六、第二審判決雖有判決理由矛盾之情形,祇須其主要理由與主文相符即可,其次要理由如不影響判決基礎,縱與主要理由矛盾,第三審法院亦不得廢棄原判決。
  七、第二審判決取捨證據、認定事實縱有違誤,如僅涉及無關緊要之枝節問題,而不影響判決之基礎者,第三審法院不得廢棄原判決。
  八、當事人在事實審提出攻擊或防禦方法,僅記載於準備書狀,而於言詞辯論時未以言詞提出者,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據為判決之基礎。因此,第二審判決理由項下,未記載此項攻擊或防禦方法之意見,不得謂為判決不備理由。
  九、法院對於書證之真偽,認為自行核對筆跡或印跡已足判別者,得以核對筆跡或印跡所得心證為認定事實之基礎。縱未依當事人之聲請實施鑑定程序,不得指為違法。
  十、聲明人證,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八條規定,表明證人及訊問之事項,此項人證之聲明,自非合法;雖第二審法院未予調查,亦不得指為違法。
  十一、聲明書證,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一條規定,提出文書為之,即與未聲明該項證據無異,不得指第二審法院未予調查為違法。
  十二、聲明書證,係使用他造或第三人所執之文書者,如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條第一項或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聲請法院命他造或第三人提出,雖第二審法院就各該證據未予調查及斟酌,均不得指為判決不備理由。
  十三、聲請鑑定,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二十五條規定,表明鑑定之事項,即與未聲請鑑定無異,不得指第二審法院未予鑑定為違法。
  十四、左列證據,為欠缺必要性及關聯性之證據,第二審法院未予調查,應認為不影響裁判之結果:
  (一)無證據能力之證據。
  (二)無從調查之證據。如證人業已死亡或證物不知所在是。
  (三)證據所證明之事項,不能動搖原判決所確定之事實。
  (四)顯與已調查之證據重複。
  (五)待證事項已臻明瞭,無再行調查必要之證據。
  (六)意圖延滯訴訟,故為無益之證據聲明。

回索引〉〉

78-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8年度第20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8年11月28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2卷6期65頁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114條(64.04.22)土地法第46、59條(64.07.24)
【決議】一。採甲說。二.採甲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03頁
【提案】
  一、民二庭提案:甲與相鄰土地所有人乙於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甲經地政機關合法通知,而怠於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亦未到場指界。地政機關乃依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第一項第三款規定參照舊地籍圖逕行施測,甲於測量結果公告期間,始出而主張地政機關測量錯誤,請求確認伊就相鄰之某部分土地之所有權存在,是否有理由,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甲既未於地政機關通知之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亦未到場指界,自不受該地政機關逕行施測結果之拘束,則甲對於該某部分土地所有權如有爭執,非不得訴請法院裁判。
【乙說】
  地政機關於重新實施地籍測量時,既已依法通知甲於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並到場指界。甲竟怠於自行設立界標,及到場指界,則地政機關依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第一項第三款規定參照舊地籍圖逕行施測,自無不合。且依同法第四十六條之三第二項規定,如土地所有人未依前條之規定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者,不得聲請複丈。又內政部71.6.2.台內地字第八八二四三號函亦謂:『依土地法第四十六條之二、第四十六條之三之規定重新實施地籍圖測量時,土地所有權人應於地政機關通知之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並到場指界。
  倘逾期不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者,地政機關得依下列順序逕行施測:(一)....(二)....(三)....(四)。該土地所有權人對上述地政機關逕行施測之結果不得異議聲請複丈。』。是土地所有人未於地政機關通知之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者,對於地政機關逕行施測之結果既不得異議或聲請複丈,自不得再聲明不服。
  至本院七十五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議決(一)謂:土地所有人已於地政機關通知之期限內到場指界,毫無爭議,自不許其於事後又主張原先指界有誤云云,乃當然之解釋,不能因此據以解為土地所有人經通知而怠於限期內自行設立界標或到場指界,而經地政機關依上開規定逕行施測時,仍得對施測之結果表示異議或聲請複丈。
  否則地政機關之施測程序,將因而遭受破壞,影響地籍之重測政策甚鉅。因此本題情形,甲請求確認伊就上述某部分土地之所有權存在,應認為無理由。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故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提案】
  二、民二庭提案:普通債權人,就債務人所有船舶,聲請法院實施強制執行後,利害關係人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四條之一第二項規定,提供擔保聲請撤銷查封,此際執行法院依同條三項規定對此項擔保續行執行時,得聲明參與分配之船舶抵押權人可否優先受償?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四條之一第二項規定,乃為兼顧航運之發展與託運人及債務人之權益而設,同條第三項則係就依上述規定提供之擔保,明定其處理方法,故此項提供之擔保,於船舶有抵押權存在之情形,除係因船舶抵押權人實行抵押權,聲請查封抵押船舶而生者外,不能逕認該項擔保即係抵押船舶之代替物,此自該條第二項所定,債務人或利害關係人提供之擔保得按債權額及執行費用額為之,而非必要船舶之價額觀之,尤為明顯,從而船舶抵押權人除有上述例外情形外,即無以該項擔保係抵押船舶之代替物而主張優先受償之餘地。
【乙說】
  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十四條之一第二項規定撤銷船舶之查封時,乃以債務人或利害關係人所提供之擔保代替原查封之船舶,查封之效力雖對該抵押船舶失其存在,但對於提供之擔保,則仍有其效力,故得依同條第三項規定就該項擔保續行執行,申言之,以此項擔保代替原船舶而為執行之標的。從而聲明參與分配之船舶抵押權人,對上述擔保應有優先受償之權。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民國79年(9)

79-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9年03月06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05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5、447、448、468、469、476、479條(75.04.25)
【決議】民事事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45、447、448、468、469、476、479條(75.04.25版)
【決議事項】
  民事事件第二審與第三審調查證據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與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壹、第二審與第三審對於調查證據與認定事實職權之界限
  第二審為事實審,有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第三審為法律審,原則上雖不得自行調查證據、認定事實,然對於第二審法院調查證據、認定事實及適用法規是否違法,則有審查之權。因第二審與第三審職務分配之不同,其查證認事自有差異,茲分述兩者主要之界限如左:
  甲、關於第二審部分
  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至第四百四十八條之規定,第二審程序之言詞辯論,應於上訴聲明範圍內為之。當事人在第一審所為之訴訟行為,於第二審亦有效力,並應陳述第一審言詞辯論之要旨,或由審判長令庭員或書記官朗讀第一審判決筆錄,或其他卷內文書代之,即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追復在第一審就事實或證據所未為之陳述,亦無不可,因此,第二審法院及當事人為訴訟行為,不得逾越上述規定之範圍。
  一、當事人在第二審所為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事實上之陳述及證據之聲明,暨第一審之言詞辯論經踐行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五條第二項所定程序者,第二審法院對之均應予以斟酌,以為裁判時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訴訟資料。
  二、第二審法院取捨證據、認定事實應注意:
  (一)第三審法院係以第二審判決所確定之事實為判決基礎,對於第二審法院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是否違背法令,有審查之權。故第二審法院取捨證據、認定事實,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如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三條、第四百六十三條準用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二項、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必須以言詞辯論筆錄所記載或引用之訴訟資料為其依據。因此,言詞辯論所定程式之遵守及其他言詞辯論筆錄應記載之事項,足以影響判決基礎者,法院書記官均應記載明確,不得稍有疏漏。
  (二)當事人所為之聲明或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審判長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對之行使闡明權。當事人所陳述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如有不明瞭之情形,尤須於闡明後使其確定,務使當事人提出之訴訟資料,適於法院裁判。此為審判長之職權,亦為其義務,如未盡此義務,其訴訟程序即有重大瑕疪而違背法令。
  (三)第二審法院對於當事人在言詞辯論終結前提出之事實及聲明之證據,足以影響判決基礎者,應於判決理由項下,逐項論列,不得稍有疏略;否則,即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情形。惟對於當事人提出事實及證據之時期,應注意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六條但書規定之運用。
  第二審法院對於應依職權調查之事項,如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一項所列各款情形,上述程式之具備與否,不變期間之遵守與否,訴訟程序當然停止事由之有無,應否命承受訴訟,以及當事人適格與否等等,均應依職權調查之。至法律所定法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亦須注意該項職權之行使。
  在人事訴訟程序,第二審法院應注意關於人事訴訟程序之特別規定;若誤用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採證認事,則屬違法。如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四條所定不適用關於認諾、訴訟上自認及不爭執事實之效力之規定暨同法第五百七十五條所定得斟酌當事人所未提出之事實,均其適例。
  法院認定事實所得心證之理由,應記明於判決,為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二項所明定,故法院依自由心證判斷事實之真偽時,所斟酌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就兩造所爭事實之認定、與應證事實之關聯及取捨之依據如何,均應記明於判決。且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不得違背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否則,即屬違法。
  刑事判決所為事實之認定,民事法院並不當然受其拘束。
  故民事法院僅得援用刑事案件既存之訴訟資料,自行調查證據、認定事實,依自由心證判斷事實之真偽,不得僅以刑事判決認定之事實為判決基礎。惟法律明定民事法院認定事實應以刑事判決認定之事實為準者,又當別論,如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一項第十款所定離婚事由是。
  三、民事訴訟係採辯論主義,除法律別有規定外,法院不得斟酌當事人所未提出之事實。第二審法院如就當事人所未主張之事實,逕依職權予以斟酌,即有認作主張事實之違法;如就當事人所未聲明之事項而為判決,尤為法所不許。
  四、第一審法院因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而許訴之變更或追加,或以訴為非變更或無追加之裁判,當事人對之不得聲明不服,為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所明定;設當事人對之為不服之聲明,第二審法院應駁回之,不得就此聲明為實體上之審判。當事人在第二審為訴之變更,如屬合法,第一審判決又撤回原訴而失其效力,第二審法院應專就變更之新訴裁判,對於因變更合法而失其效力之第一審判決,不得更為駁回上訴或廢棄改判之裁判。至當事人在第二審為訴之追加,如屬合法,法院應就原訴之上訴及追加之訴有無理由合併裁判。
  五、第三審發回更審之事件,受發回之第二審法院應受其拘束者,以關於法律上判斷為限;至第三審所指示應予調查之點,不過為應行調查之例示,並非限制下級審調查證據之職權。下級審於所指示應行調查之點之外,如尚有其他證據(包括當事人聲明之證據及法院依職權調查之證據)應待調查,仍非不得調查,並據為裁判之基礎。
  六、受發回或發文之法院,就第三審指示調查之事項,應詳加調查,並於判決內敘用調查結果及意見。
  乙、關於第三審部分
  一、第三審法院雖應以第二審判決確定之事實為判決基礎,惟當事人提起第三審上訴,如係:以違背訴訟程序之規定為上訴理由時,所舉違背之事實,以違背法令確定事實、遺漏事實或認作主張事實為上訴理由時,所舉之該事實,第三審法院仍得斟酌之。因此,實體上事實之確定,屬於第二審法院之職權。第三審法院則以審查第二審法院確定事實有無違背法令為其職責。
  二、所謂違背法令,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八條設有概括之規定,即:「判決不適用法規或適用不當者,為違背法令」。茲闡述如左:
  (一)所謂法規,係指本國制頒之法律(包括條約)及與憲法或法律不相牴觸之有效命令及省法規、縣單行規章而言;不問其為實體法、程序法、公法或私法,又民事,法律所未規定者,依習慣,無習慣者,依法理。故判決應適用習慣或法理而不適用,或適用不當時,概屬違背法令。其違背現尚有效之司法院解釋及最高法院判例者,亦同。
  (二)第二審法院對於各機關就其職掌所作有關法規釋示之行政命令,雖得依據法律表示其確信之見解,第三審如認其見解違法不當,仍應認為違背法令。
  (三)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應適用外國之法規而不適用,或適用不當時,亦應認係違背法令。
  (四)習慣、地方制定之法規及外國之法規為法院所不知者,當事人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三條規定主張及舉證時,如法院未依職權為調查及適用,不得謂為違背法令。
  (五)當事人在事實審所主張國際間通行之規約,為一般人所確信,已具備社會規範之性質而形成習慣者,第二審判決如不予適用或適用不當,即屬違背法令。
  (六)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九條所列各款情形,當然為違背法令。惟判決雖有同條第六款所定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之情形,如不影響裁判之結果,第三審法院不得廢棄原判決,故所謂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必須其理由不備或理由矛盾,足以影響判決之基礎,始足當之。
  三、所謂違背法令,非以違背成文法為限;即判決違背成文法以外之法則,如論理法則、經驗法則、證據法則,仍應認第二審判決確定之事實違背法令。
  (一)所謂論理法則,係指依立法意旨或法規之社會機能就法律事實所為價值判斷之法則而言。例如依證書之記載確定事實時,必須該證書之記載或由其記載當然推理之結果,與所確定之事實,在客觀上能相符合者,始足當之;若缺此符合,即屬違背論理法則。
  (二)所謂經驗法則,係指由社會生活累積的經驗歸納所得之法則而言;凡日常生活所得之通常經驗及基於專門知識所得之特別經驗均屬之。第二審法院確定之事實,不得違背經驗法則。例如租賃契約訂定承租人逾期未返還租賃物者,應按租金額十倍給付違約金,而第二審法院認定此係給付遲延而支付違約金之約定,與出租人每月實際上所受損害相當,因而判命承租人如數給付者,除另有特殊情形外,即與經驗法則有違。若由多項證據之證明力推理之結果,可能發生某項事實者,苟經第二審法院依自由心證判斷,而與情理無違,除有反證外,不得指為與經驗法則有違。例如鑑定人所陳述之鑑定意見,認原告所受傷害為鈍器撞擊所致,經第二審法院參酌其他證據認定為被告持木棍所擊,並說明得心證之理由,應屬事實審法院採證認事職權行使之範圍,不得指為違背法令。
  (三)所謂證據法則,係指法院調查證據認定事實所應遵守之法則而言。法院採為認定事實之證據,必須於應證事實有相當之證明力者,始足當之。若一種事實得生推定證據之效力者,必須現行法規有所依據,亦即以現行法規所明認者為限,不得以單純論理為臆測之根據,而就應證事實為推定之判斷,證據之證明力,應由審理事實之法院依自由心證認定之,並於判決理由項下記載得心證之理由。否則,即為判決不備理由。倘舉證責任分配錯誤、認定事實不憑證據或重要證據漏未斟酌,均屬違背法令。又他事件裁判理由項下認定之事實,於本案訴訟並無拘束力。
  四、第三審法院應以第二審判決確定之事實為判決基礎,故就左列事實不得斟酌。
  (一)第二審法院言詞辯論終結前當事人所未主張之事實或未發生之事項。
  (二)第二審法院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之證據或發見之證據。
  (三)第二審法院言詞辯論終結前,當事人未提出時效完成、同時履行之抗辯或主張抵銷者,第三審法院不得斟酌,作為廢棄原判決之理由。
  (四)解釋契約,以探求當事人間訂約之正確內容為目的,屬於事實認定之範圍。苟其解釋不違背法令,當事人不得以其解釋不當為理由,提起第三審上訴。
  (五)第二審法院判決分割共有物,如已斟酌各共有人之利害關係、共有物之性質及其價值,其分割方法適當者,關於法院在自由裁量範圍內所定共有物之分割方法,第三審法院不得廢棄,命為變更之判決。
  (六)第二審法院依民法第三百十八條第一項但書規定,許債務人分期給付或緩期清償,或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規定酌定履行期間與否,均屬事實審行使職權之範圍,當事人不得以其認定不當,提起第三審上訴。
  (七)關於損害賠償慰撫金之酌定,過失相抵之認定,約定違約金之核減、法定租額限制內租金之增減,或因情事變更所為之增減給付,以及就其他不確定之概念適用於具體事件時,除認其所為判斷,顯然有違公平正義之原則外,應認屬於事實審法院職權之行使,不得據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五、關於訴權之權利保護要件有三,即:(一)關於當事人適格之要件,(二)關於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之要件,(三)關於保護必要之要件。其中(一)、(三)兩項要件,為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事項,苟經當事人提起合法之上訴,不問上訴理由有無指摘及此,第三審法院均應依職權調查之。 貳、認定判決不備理由及理由矛盾之標準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九條第六款規定: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者,其判決當然為違背法令。所謂判決不備理由,凡判決未載理由、所載理由不完備或不明瞭等情形均屬之。所謂判決理由矛盾,係指判決所載理由前後牴觸或判決主文與理由不符之情形而言。惟同法第四百七十七條之一規定:「除第四百六十九條第一款至第五款之情形外,第二審判決違背法令而不影響裁判之結果者,不得廢棄原判決」,茲參酌同法有關條文及其立法精神,例示應注意事項如左:
  一、第二審判決有無判決不備理由或理由矛盾之情形,必須當事人於上訴狀或理由書內就此為具體之指摘,第三審法院始得認其上訴為合法。
  二、所謂判決不備理由,應以欠缺判決主文所由生不可或缺之理由為限,若其理由並不影響判決主文者,並不包括在內。
  三、判決書理由項下記載法律上之意見,祇須依其記載得知所適用者為如何之法規即可,縱未列舉法規之條文,亦不得謂判決不備理由。
  四、法院就當事人提出之各項攻擊或防禦方法及聲明之證據,僅就其中主要者予以調查審認,而就非必要者漏未斟酌,祇須漏未斟酌部分並不影響判決基礎,不得指為違法而廢棄原判決。
  五、第二審判決有誤寫、誤算或其他類此之顯然錯誤而不影響判決結果者,第三審法院宜予指明不得以此為發回更審之原因。
  六、第二審判決雖有判決理由矛盾之情形,祇須其主要理由與主文相符即可,其次要理由如不影響判決基礎,縱與主要理由矛盾,第三審法院亦得廢棄原判決。
  七、第二審判決取捨證據、認定事實縱有違誤,如僅涉及無關緊要之枝節問題,而不影響判決之基礎者,第三審法院不得廢棄原判決。
  八、當事人在事實審提出攻擊或防禦方法,僅記載於準備書狀,而於言詞辯論時未以言詞提出者,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據為判決之基礎。因此,第二審判決理由項下,未記載此項攻擊或防禦方法之意見,不得謂為判決不備理由。
  九、法院對於書證之真偽,認為自行核對筆跡或印跡已足判別者,得以核對筆跡或印跡所得心證為認定事實之基礎,縱未依當事人之聲請實施鑑定程序,不得指為違法。
  十、聲明人證,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八條規定,表明證人及訊問之事項,此項人證之聲明,自非合法;雖第二審法院末予調查,亦不得指為違法。
  十一、聲明書證,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一條規定,提出文書為之,即與末聲明該項證據無異,不得指第二審法院未予調查為違法。
  十二、聲明書證,係使用他造或第三人所執之文書者,如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或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聲請法院命他造或第三人提出,雖第二審法院就各該證據未予調查及斟酌,均不得指為判決不備理由。
  十三、聲請鑑定,未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二十五條規定,表明鑑定之事項,即與未聲請鑑定無異,不得指第二審法院未予鑑定為違法。
  十四、左列證據,為欠缺必要性及關聯性之證據,第二審法院未予調查,應認為不影響裁判之結果:
  (一)無證據能力之證據。
  (二)無從調查之證據,如證人業已死亡或證物不知所在是。
  (三)證據所證明之事項,不能動搖原判決所確定之事實。
  (四)顯與已調查之證據重複。
  (五)待證事項已臻明瞭,無再行調查必要之證據。
  (六)意圖延滯訴訟,故為無益之證據聲明。 參、第三審自為判決之範圍
  甲、第三審法院應廢棄原判決自為判決
  第三審法院上訴為有理由,廢棄原判決,無須將該事件發回,而應自為判決之情形有三:
  一、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九條第一款規定自為判決第三審法院依第一、二審卷內當事人之陳述及證據資料,認第二審判決所確定之事實並不違背法令,僅以其合法確定之事實不適用法規或適用不當而已。此種情形,第三審法院無須自行調查證據,而為第二審判決認定事實當否之判斷,當無將該事件發回更審之必要;該事件既得依第二審判決合法確定之事實為裁判,第三審法院應廢棄原判決,自為變更有利於上訴人之判決,例如第二審判決合法確定之事實,認原告(上訴人)對於被告(被上訴人)之借款返還請求權雖屬存在,但已罹於五年之短期時效,既經被告提出時效完成之抗辯,因而為原告敗訴之判決。第三審法院如認原告之借款返還請求權,應適用十五年之長期時效,其請求權尚未因時效完成而消滅,應依據第二審判決合法確定之事實,自為變更之判決,即廢棄原判決,並自行改判命被告給付借款是。又如依原告(被上訴人)所訴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第二審竟為被告(上訴人)敗訴之判決,第三審法院亦得依第二審判決確定原告所訴之事實,自為變更之判決,即廢棄原判決,並自行改判駁回原告之訴是。關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九條第一款規定之適用,非以訴訟之全部為限,如原告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而為數個請求者,或在被告利用本訴程序提起反訴之場合,亦得視具體情形之不同,僅就訴訟之一部自為判決。
  二、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九條第二款規定自判決決因事件不屬普通法院之權限而廢棄原判決者,第三審法院應就該事件自為判決。蓋訴訟事件不屬普通法院之權限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法院本應以裁定駁回原告之訴。乃第一審及第二審法院竟對之為被告敗訴之實體判決,自屬違背法令。第三審法院審判此類訴訟,應認原告之訴為不合法,將第一審及第二審判決均予廢棄,自為駁回其訴之判決。惟原告在第二審受敗訴判決之場合,第三審法院如認該事件不屬普通法院之權限,則應依同法第四百八十一條準用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規定維持原判決,不生依同法第四百七十九條第二款自為判決之問題。
  三、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準用第四百五十條規定自為判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九條第一款所謂「確定之事實,係指第二審法院就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所確定之事實而言;至原告之訴及第二審上訴是否合法、權利保護要件中當事人適格與否及有無保護必要之事實,均不在其列。蓋原告之訴、第二審上訴合法與否、當事人適格與否、有無保護必要,皆為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事項。祇須當事人提起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第三審法院對之即有依職權調查之權限。例如被上訴人在第一審受敗訴之判決,提起第二審上訴時,已逾上訴之不變期間,第二審法院誤認其上訴未逾期間並有理由,而改判上訴人敗訴,第三審法院查明被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已逾上訴期間,其第二審上訴為不合法,應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八十一條準用第四百五十條規定,廢棄原判決,自行改判駁回被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又如原告起訴有當事人不適格之情形,第一審法院誤認當事人適格而為其勝訴之判決,被告提起上訴後,第二審法院未予糾正,仍維持第一審判決,第三審法院查明原告起訴,確有當事人不適格之情形,亦應依上開規定,將第一、二兩審判決均予廢棄,改判駁回原告之訴,以上兩種情形,均無須將該事件發回更審之必要,以免訟累。
  乙、第三審法院認依其他理由為正當而維持第二審判決
  第二審判決依其理由雖屬不當,而依其他理由認為正當者,第三審法院應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準用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規定,認上訴為無理由而維持原判決。所謂第二審判決理由不當而依其他理由認為正當,係指第三審法院認第二審判決據為裁判基礎之理由雖屬不當,而依其他理由,與上訴人應受敗訴判決之結果相同者而言。第三審法院依此規定駁回上訴,應以第二審判決確定之事實為判決基礎,不得自為事實之認定。此種判決,在形式上雖係維持原判決,事實上則與廢棄原判決自為判決無異。例如第二審判決認原告之請求權,因被告提出時效抗辯而消滅,雖屬不當,然依原告所訴之事實,應認原告無此請求權,與原告應受敗訴判決之結果相同,第三審法院應依上開規定,為駁回上訴之判決。又如當事人提起第二審上訴不備合法要件,第二審法院誤認其上訴為合法,以實體上之理由為駁回之判決,雖有未當,然與其應受駁回上訴判決之結果並無二致,第三審法院亦應依上開規定,維持原判決。

回索引〉〉

79-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9年05月2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2、499條(75.04.25)
【決議】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二五六號解釋,已印發各同仁請就劉庭長提出之兩點發表意見。經出席人員充分交換意見後,作成決定如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2、499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3頁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二五六號解釋,已印發各同仁請就劉庭長提出之兩點發表意見。經出席人員充分交換意見後,作成決定如左:
【決定事項】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九條規定:「再審之訴,專屬為判決之原法院管轄」。而再審之訴,實質上為前訴訟程序之再開或續行。準此,參與原確定判決之法官,就對該確定判決提起之再審之訴,依法原無須自行迴避,本院二十六年上字第三六二號判例,並無不當之處。然既經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以釋字第二五六號解釋以:參考行政訴訟法第六條第四款規定之意旨,認參與原確定判決之法官於再審之訴亦應迴避,其迴避以一次為限。依此解釋,參與原確定判決之法官,僅就對該確定判決提起之再審之訴,應自行迴避而已,至對於下級法院再審判決提起上訴或發回更審再行上訴之事件,均不在上開解釋限制之列。
【附錄】最高法院二十六年上字第三六二號判例
  以再審之訴聲明不服之確定終局判決,並非再審程序之前審裁判,推事曾參與此項終局判決者,於再審程序執行職務,不得謂有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第七款所定之迴避原因。
【附錄】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二五六號解釋
【決議】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第七款關於法官應自行迴避之規定,乃在使法官不得於其曾參與之裁判之救濟程序執行職務,以維審級之利益及裁判之公平。因此,法官曾參與訴訟事件之前審裁判或更審前之裁判者,固應自行迴避,對於確局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其參與該確定終局判決之法官,依同一理由,於再審程序,亦應自行迴避,惟各法院法官員額有限,參考行政訴訟法第六條第四款規定意旨,其迴避以一次為限。最高法院二十六年上字第三六二號判例,與上述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以確保人民受公平審判之訴訟權益。
【解釋理由書】
  憲法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有訴訟之權,旨在確保人民有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及受公平審判之權益。現行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第七款關於法官應自行迴避之規定,即在當事人就法官曾參與之裁判聲明不服時,使該法官於其救濟程序,不得再執行職務,以保持法官客觀超然之立場,而維審級之利益及裁判之公平。因此,法官曾參與該訴訟事件之前審裁判或更審前之裁判者,固應自行迴避,對於確定終局判決提起再審之訴者,其參與該確定終局裁判之法官,依同一理由於再審程序,亦應自行迴避。但在各法院法官員額有限,而提起再審之訴,又無次數限制之情況下,參照行政訴訟法第六條第四款規定意旨,其迴避以一次為限。例如對於再審確定終局判決及原確定終局判決又合併提起再審之訴者,僅參與再審確定終局判決之法官須迴避,而參與原確定終局判決之法官,則不須再自行迴避。最高法院二十六年上字第三六二號判例謂:「以再審之訴聲明不服之確定終局判決,並非再審程序之前審裁判,推事曾參與此項終局判決者,於再審程序執行職務,不得謂有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第七款所定之迴避原因(按該款規定原為:「推事曾參與該訴訟事件之前審裁判或公斷者」,中華民國五十七年二月一日修正為:「推事曾參與該訴訟事件之前審裁判、更審前之裁判或仲裁者」),其與上述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以維人民受公平審判之訴訟權益。

回索引〉〉

79-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9年05月2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第787、833、850、914條(74.06.03)
【決議】土地因與公路無適宜之聯絡致不能為通常使用者,土地使用權人是否得通行周圍地以至公路?
【參考法條】民法第787、833、850、914條(18.11.3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3頁
  土地因與公路無適宜之聯絡致不能為通常使用者,土地使用權人是否得通行周圍地以至公路?有左列甲、乙說:
【甲說】
  依民法第七百八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主張對土地周圍地有通行權之人,以該土地所有人為限,土地使用權人不得逕依上開規定,對土地周圍地主張有通行權。
【乙說】
  依七十年九月十七日最高法院七十年臺上字第三三三四號判決要旨:「查民法物權編關於土地相鄰關係之規定,重在圖謀相鄰不動產之適法調和利用。鄰地通行權之性質,為土地所有權人所有權之擴張,與鄰地所有權人所有權之限制,是以土地所有權人或使用權人,如確有通行鄰地之必要,鄰地所有權人或使用權人,即有容忍其通行之義務,此為法律上之物的負擔。土地所有權人或使用權人,基於其物權之作用行使上開請求權時,其對象並不以鄰地所有權人為限」。以觀,似宜採肯定說。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附錄】研究報告
  對台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七十八年法律座談會提案民事類第十號法律問題之研究意見。
  按民事法律所未設之規定,苟非立法有意的不予規定,即屬立法時之疏漏或嗣後情事變更形成之立法不備,法官有義務探求規範之目的,依民法第一條立法之授權,援用習慣或法理為之補充解釋。查民法創設鄰地通行權,原為發揮袋地之利用價值,使地盡其利增進社會經濟之公益目的,是以袋地無論由所有權或其他利用權人使用,周圍地之所有權及其他利用權人均有容忍其通行之義務。民法第七百八十七條規定土地所有權人鄰地通行權,依同法第八百三十三條、第八百五十條、第九百十四條之規定準用於地上權人、永佃權人或典權人間,及各該不動產物權人與土地所有權人間,不外本此立法意旨所為一部分例示性質之規定而已,要非表示於所有權以外其他土地利用權人間即無相互通行鄰地之必要而有意不予規定。從而鄰地通行權,除上述法律已明定適用或準用之情形外,於其他土地利用權人相互間(包括承租人、使用借貸人在內),亦應援用「相類似案件,應為相同之處理」之法理,為之補充解釋,類推適用,以求貫徹。因之,原提案兩說,似以肯定說為是。當否請公決
【主席宣布】本案提經討論後,出席人員咸認原案乙說未盡周延,應採民三庭所提出之研究報告作為乙說,整理後乙說變更如左:
【乙說】
  民法創設鄰地通行權,原為發揮袋地之利用價值,使地盡其利,增進社會經濟之公益目的,是以袋地無論由所有權或其他利用權人使用,周圍地之所有權及其他利用權人均有容忍其通行之義務。民法第七百八十七條規定土地所有權人鄰地通行權,依同法第八百三十三條、第八百五十條、第九百十四條之規定準用於地上權人、永佃權人或典權人間,及各該丕動產物權人與土地所有權人間,不外本此立法意旨所為一部分例示性質之規定而已,要非表示於所有權以外其他利用權人間即無相互通行鄰地之必要而有意不予規定。從而鄰地通行權,除上述法律已明定適用或準用之情形外,於其他土地利用權人相互間(包括承租人、使用借貸人在內),亦應援用「相類似案件,應為相同之處理」之法理,為之補充解釋,以求貫徹。

回索引〉〉

79-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9年05月2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第820條(74.06.03)土地法第34條(78.12.29)
【決議】
  甲、乙、丙、丁共有某筆土地,應有部分各為四分之一,未約定管理方法,甲、乙、丙、未經丁之同意,將該筆土地出租與他人,對丁是否發生效力?
【參考法條】民法第820條(18.11.30)土地法第34條(78.12.2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56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3頁
  甲、乙、丙、丁共有某筆土地,應有部分各為四分之一,未約定管理方法,甲、乙、丙、未經丁之同意,將該筆土地出租與他人,對丁是否發生效力?有左列甲、乙、丙三說:
【甲說】
  共有土地之出租,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雖未列舉規定,但該條所規定之共有土地處分、變更行為已超過出租行為,比照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之法理,共有土地之出租,應可類推適用該條項之規定,由共有人過半數及應有部分合計逾三分之二者,其人數不予計算之方法為之。甲、乙、丙固未經丁之同意,將其等與丁共有之某筆土地出租與他人,將其等既經共有人過半數之同意,對丁應認已生效力。
【乙說】
  按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係就共有土地或建築物改良物之處分、變更及設定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或典權所設之特別規定,共有土地之出租乃共有物之管理行為,與上述規定所指情形不同,尚無該條規定之適用。共有土地之出租,既屬共有物管理行為,則應適用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一項之規定,除契約另有訂定外,由共有人全體共同為之。甲、乙、丙、丁共有某筆土地,既未約定管理方法,甲、乙、丙未經丁之同意,擅將該筆土地出租與他人,對丁應屬不生效力。
【丙說】
  共有土地之出租,雖無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規定之適用,但共有土地之出租,係依利用方法以增加收益之行為,屬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三項所謂改良,依該條項規定,共有物之改良,如經共有人過半數者之同意,即得為之。甲、乙、丙將與丁共有人某筆土地出租與他人,既經共有人過半數,並其應有部分合計已過半數者之同意,其等出租行為,對丁應認已生效力。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附錄】研究報告
  對於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七十八年法律座談會提案民事類第二十四號之研究意見
  共有之土地,部分共有人得否依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以共有人過半數及其應有部分合計過半數之同意,將之出租與他人?本院過去裁判上之見解,大多數採否定說,認出租共有物為管理行為,並無該法條規定之適用(如七十一年度臺上字第四一九九號、第五一八0號,七十五年度臺上字第一六六號,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七一號判決,但七十六年度臺上字第二六四九號判決則認共有物之出租,為共有物之利用行為,無該法條之適用),僅少數裁判採肯定說,認共有物之出租,應比照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由共有人過半數及其應有部分合計過半數之同意行之。(七十五年度臺上字第一九八號判決)
  按各共有人按其應有部分,對於共有物之全部,有使用、收益之權。雖各共有人得自由處分其應有部分,但若涉及共有物之處分,變更及設定負擔,則因影響及其他共有人對於共有物之使用、收益,自應得共有人全體之同意,始得為之,此觀民法第八百十八條、第八百十九條之規定自明。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對於共有土地或建築物之處分、變更及設定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或典權,得以多數決之方式為之,乃民法第八百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之特別規定,影響於少數共有人之權益甚鉅,在適用上自不宜擴大其範圍,及於共有物之管理。共有物之出租,實乃共有物之管理行為,依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一項規定,除契約另有訂定外,應由共有人共同為之,當無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之適用。

回索引〉〉

79-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79年10月0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2卷12期64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91條(79.08.20)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8條(69.07.04)
【決議】
  第三審判決將第二審判決廢棄,發回更審,經第二審更審判決後,當事人對之再提起第三審上訴。第二審法院始發覺第一審起訴及第二審、第三審第一次上訴時,應繳之裁判費,各有短繳情事,倘第三審第一次上訴人與再行上訴之上訴人係同一人,而未依限繳足第三審裁判費,第二審法院即得以上訴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再行上訴之上訴人係第一次上訴人之他造當事人,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九號解釋意旨,對於第一次上訴應繳之裁判費不負補正義務,第二審法院即不得以第一次上訴人未依限補繳裁判費為由,裁定駁回對更審判決之上訴。
【編註】
  本則決議於民國92年5月13日經最高法院92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決議文。
  原決議文:第三審法院將第二審判決廢棄發回更審,經第二審更審判決後,再行上訴之上訴人,如與第一次上訴人係同一人,第二審法院即得以上訴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倘發回更審,再行上訴之上訴人係第一次上訴人之他造當事人,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49號解釋意旨,對於第一次上訴應繳之裁判費不負補正之義務,第二審法院即不得以第一次上訴人未依限補繳裁判費為由,裁定駁回對更審判決之上訴。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91條(79.08.20)民事訴訟費用法第18條(69.07.04)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0、106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8、1120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第三審判決將第二審判決廢棄,發回更審,經第二審更審判決後,當事人對之提起第三審上訴。此際,第二審法院始發覺第一審起訴及第二審、第三審第一次上訴時,應繳之裁判費,各有短繳情事,因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九號解釋意旨,裁定限期命原告及第二審、第三審第一次上訴人繳足。 倘第三審第一次上訴人未依限繳足第三審裁判費,第二審法院可否以上訴人對於更審判決之上訴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民事訴訟費用法第十八條後段規定,發回或發交更審,再行上訴者,免徵裁判費。故對於更審判決提起上訴之上訴人,不論與第一次上訴人是否同一人,第二審法院均不得以上訴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見本院七十二年度台抗字第四九號裁定)。
【乙說】
  發回更審,再行上訴之上訴人,如與第一次上訴人係同一人,第二審法院即得以上訴不合法,裁定予以駁回。倘發回更審,再行上訴之上訴人係第一次上訴人之他造當事人,依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四九號解釋意旨,對於第一次上訴應繳之裁判費不負補正義務,第二審法院即不得以第一次上訴人未依限補繳裁判費為由,裁定駁回對更審判決之上訴。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9-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9年10月0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97、427、436-1、446、451、463、466條(79.08.20)
【決議】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討論結果修正如左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66、463、451、197、446、436-1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0、1062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8、1120頁
  (二)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討論結果修正如左:
  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之決議:
  一、凡地方法院獨任法官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四項規定裁定改用通常訴訟程序者,在第二審程序,經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所為之第二審判決,其上訴利益額逾同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所定之額數者,仍許當事人對之提起第三審上訴。
【說明】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所列各款訴訟,既經地方法院獨任法官裁定改用通常訴訟程序,此後應完全適用關於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殊無仍許適用簡易事件上訴程序之餘地。
  二、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程序,除準用通常訴訟第二審程序之規定外,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三條規定,並準用第一審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至第一審簡易程序之規定,則不在準用之列。
【說明】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上訴,雖由地方法院所組合議庭管轄,然所踐行之上訴程序,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規定,準用第三編第一章(第四百三十八條至第四百六十三條)第二審程序之規定,其中所準用之第四百六十三條規定:「除本章別有規定外,前編第一章(第一審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於第二審程序準用之」。準此,所得準用者,以第一審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為限,至第一審簡易程序之規定,則不在準用之列。試舉一例以明之,即在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程序,法院為一造辯論判決,仍須具備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所定之要件,而無同法第四百三十三條之三規定之適用。
  三、當事人於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程序,為訴之變更、追加或提起反訴,而所變更、追加之訴或提起之反訴,為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之訴訟,縱經他造同意,仍為法所不許。
【說明】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二項規定:當事人於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程序,為訴之變更、追加或提起反訴,致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者,不得為之。準此,在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程序,當事人所變更、追加之訴或提起之反訴,如為應適用簡易程序之訴訟,並具備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所定之要件者,固無不可。反之,當事人為訴之變更、追加或提起反訴,致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時,為避免侵害高等法院管轄之職權,則嚴格限制不得為之,縱經他造同意,第二審法院亦應認其變更、追加之訴或提起之反訴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之。
  四、地方法院獨任法官將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之事件,誤為簡易訴訟事件,依簡易程序而為第一審判決者,當事人對之提起上訴,第二審法院即地方法院合議庭得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一條第一項規定,為發回之判決。但以當事人在第一審程序曾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行使責問權者為限。
【說明】地方法院獨任法官將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之事件,誤行簡易程序,所踐行之訴訟程序,顯有重大瑕疵,嚴重侵害當事人之利益,第二審法院自得準用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一條第一項規定,為發回之判決。惟同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既明定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之事件,得以當事人之合意適用簡易程序,則當事人在第一審程序對於前述程序之違背已表示無異議,或無異議而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應喪失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所定之責問權,此種情形,前述程序上之瑕疵,得因當事人喪失責問權而補正。
  五、地方法院獨任法官將應適用簡易程序之事件,誤為通常訴訟,對之行通常訴訟程序,並為第一審判決,當事人對之提起上訴,應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行第二審程序。
【說明】地方法院獨任法官將應適用簡易程序之事件,誤行通常訴訟程序,所踐行之訴訟程序,自較周密,參照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四項之法意,不應認其程序有何瑕疵,如經獨任法官為第一審終局判決,此後完全依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辦理。
【主席指示】關於本草案第六項通常訴訟事件,在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所踐行之第二審程序,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規定,合法變更、追加或提起同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規定之訴或反訴(上訴利益額逾銀元十萬元者)經高等法院(或其分院)判決者,仍得對之提起第三審上訴。部分同仁認須進一步研究,暫予保留。連同以次各項,下次會議繼續討論。

回索引〉〉

79-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79年10月16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1期64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513、875條(74.06.03)
【決議】採乙說。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1、10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9、1122頁
【提案】
  院長提議:甲承建乙定作之集合房屋大樓一幢,竣工後,經乙劃為若干區分所有物,分別出賣於他人,並移轉為各該他人所有;因定作人乙對於甲承建房屋之地下室新建工程、結構工程及部分裝修工程應付之報酬尚未清償,甲是否得以此項報酬債權之全部,依民法第五百十三條規定,僅對受讓其中一區分所有物之該他人行使法定抵押權?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一建築物區分為數部分,而各得獨立為所有權之客體者,應就各該獨立之不動產因承攬關係所生之債權,分別發生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之法定抵押權,亦即應分別計算興建各該區分所有物之工程款,僅以該工程款債權為限,分別對各該區分所有物行使法定抵押權。就本件事例言,甲主張之工程款分為地下室新建工程、結構工程及部分裝修工程三項,僅得就各該工程所附之區分所有物工程款債權,分別行使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法定抵押權。
【乙說】
  甲承建乙所定作之房屋,為集合房屋大樓之全部,其本此承攬關係所生之報酬債權,依民法第八百七十五條所定:『為同一債權之擔保,於數不動產上設定抵押權,而未限定各個不動產所負擔之金額者,抵押權人得就各個不動產賣得之價金,受債權全部或一部之清償』之同一法理,自得就此項報酬債權之全部,依民法第五百十三條規定,僅對受讓其中一區分所有物之該他人行使法定抵押權。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79-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三)【會議日期】民國79年10月16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36-1、436-2、436-3、436-4、436-5、446、466條(79.08.20)
【決議】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繼續討論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46、436-1、436-2、436-3、436-4、436-5、466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1、106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19、1122頁 (三)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繼續討論。
  討論結果修正如左:
  六、通常訴訟事件在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所踐行之第二審程序,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規定,合法變更、追加同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規定之他訴或提起同條項之反訴(上訴利益額逾銀元十萬元者),經高等法院(或其分院)判決者,仍得對之提起第三審上訴。
【說明】關於簡易程序之上訴程序,既經修正民事訴訟法增列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至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五,另設上訴程序之特別規定,則同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四項規定「對於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訴訟所為之第二審判決,不得上訴」,因而當然失其效力。且高等法院(或其分院)就當事人在第二審程序變更、追加或提起第四百二十七條之訴或反訴,既未經地方法院踐行簡易程序,實質上為第一審判決,尤無許適用簡易程序規定之餘地。
  七、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逕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必須具備下列要件:(一)須對於地戶法院合議庭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訴訟所為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二)須因上訴所得受之利益逾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所定之額數。(三)須以第二審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上訴理由。
【說明】依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所定「飛躍上訴」之內容觀察,是為當然之解釋。
  八、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訴訟所為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者,應無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規定之適用。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對於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簡易訴訟程序之第二審裁判(包括判決及裁定),其上訴利益逾第四百六十六條所定之額數者,當事人僅得以其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限,逕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或抗告」。依文理解釋,同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所定當事人合意行簡易程序之訴訟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在該條項規定適用之範圍,自不得擴張而為解釋,故同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訴訟經第二審判決者,無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之適用。

回索引〉〉

79-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79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79年10月30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36-1、436-2、436-3、436-4、436-5、436-6、436-7、446、486條(79.08.20)
【決議】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繼續討論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27、446、436-1、436-2、436-3、436-4、436-5、436-6、436-7、486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5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23頁
【主席宣布】
  一、吳法官啟賓對於本院七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修正通過之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第八項提請復議。經楊法官慧英附議,依照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及民刑事庭總會議會議規則第八項規定合法成立,其復議理由如左:
  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原草案第八項規定:「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訴訟所為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者,應有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規定之適用。」經本院民事庭於七十九年十月十六日會議表決修正為「應無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規定之適用」。但按應行通常訴訟程序審判之事件,當事人合意適用簡易程序審判,則簡易程序之全部規定,包括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所定飛躍上訴,均在適用之列。否則該事件之敗訴當事人固不得再依通常程序提起第三審上訴,亦不得依簡易程序提起飛躍上訴,喪失請求救濟之機會,殊不公平,亦不合理。上次會議討論本項時,因有事離開會場,返回時正進行表決,未及深思,致投票贊成修正案,會後再三研究,自認有所不妥,故提請復議,請大會再次討論。
  二、復議案經討論後提付表決
【決議】復議成立,照原草案文字通過。
【附錄】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第八項
  八、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訴訟所為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者,應有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規定之適用。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對於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簡易訴訟程序之第二審裁判(包括判決及裁定),其上訴利益逾第四百六十六條所定之額數者,當事人僅得以其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限,逕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或抗告」。如依文理解釋,同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所定當事人合意行簡易程序之訴訟經第二審判決者,似不在該條項規定適用之範圍,然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所定應適用簡易程序之訴訟,第一審判決者,尚許當事人對之提起飛躍上訴。至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之訴訟,若未經當事人合意行簡易程序,各當事人原享有依通常訴訟程序提起第三審上訴之權利;祇因當事人合意行簡易程序,致受不得提起第三審上訴之限制,顯係本末倒置,應依舉重明輕之法則,認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訴訟經第二審判決者,亦在得提起飛躍上訴之列。
  關於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草案繼續討論。
  討論結果修正如左:
  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四第一項規定:「依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提起上訴或抗告者,應同時表明上訴或抗告理由;其於裁判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或抗告者,應於裁判送達後十日內補具之」。準此,當事人於第二審判決送達後提起上訴者,應於提起上訴同時表明上訴理由,其於第二審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第二審判決送達後十日內補具上訴理由書,為其提起上訴所必須具備之程式。上訴人未依上開規定表明上訴理由或補具上訴理由書,而於原判院裁定駁回上訴前補正者,其程序之欠缺即已補正,原法院不得以當事人逾期補正,認其上訴為不合法裁定駁回之。
【說明】依本院二十九年抗字第三五五號判例意旨,定原法院是否駁回上訴之標準。
  十、當事人對於簡易程序之第二審判決,向本院提起第三審上訴,經地方法院合議庭認應許可者,須添具意見書敘明:(一)上訴理由所指摘第二審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二)該事件所涉及之法律見解具有原則上重要性。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三項規定:「第一項之上訴或抗告,為裁判之原法院認為應行許可者,應添具意見書,敘明合於前項規定之理由,逕將卷宗送最高法院」。準此,原法院認為上訴應行許可者,既須添具意見書,敘明合於同條第二項規定之理由,則對於該條項所定「以該訴訟事件所涉及之法律見解具有原則上之重要性」,自應一併審查。
  十一、地方法院合議庭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三項規定,逕將卷宗送交本院時,如未添具意見書,本院應將原卷退回,命原法院補具意見書後再行送卷。
【說明】地方法院合議庭認上訴應行許可,有依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三項規定添具意見書,敘明合於同條第二項規定之理由之義務。 如其逕將卷宗送交本院時,並未添具意見書,本院無從審查其許可上訴之依據,故有將原卷退回命補正之必要。
  十二、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一項規定提起抗告及依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一項規定提起飛躍抗告之程序,均與前述簡易事件之上訴同,並依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二項,適用第四編抗告程序之規定,依其中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抗告法院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當事人不得對之提起再抗告。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至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四,均係就簡易事件之上訴及飛躍上訴、抗告及飛躍抗告合併而為規定,故無重複論列之必要。
  十三、本院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五駁回上訴或抗告之裁定,應包括本院自行認定上訴或抗告不應許可而駁回之裁定,及維持原法院認抗告不應許可而為駁回裁定之裁定在內。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五第一項規定:「最高法院認上訴或抗告不合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及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二項之規定而不應許可者,應以裁定駁回之」。所謂最高法院認上訴或抗告不應許可而駁回之裁定,有下列兩種情形:(一)當事人對於原法院認上訴或抗告不應許可而駁回之裁定提起抗告,經最高法院認其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二)原法院認上訴或抗告應行許可,添具意見書,逕將卷宗送交最高法院,經取高法院認上訴或抗告不應許可而自為駁回之裁定。以上兩種情形,均有本條項規定之適用。
  十四、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六所定不得更以同一理由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其中「同一理由」,係指前此提起上訴或抗告所主張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同一理由而言;如以其他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再審理由,據以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則不受本條規定之限制。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六規定:「對於簡易訴訟程序之裁判,逕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或抗告,經以上訴或抗告無理由為駁回之裁判者,不得更以同一理由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本條規定,有以下兩種情形:(一)在判決程序,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所為第二審判決,以其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理由,逕向最高法院提起第三審上訴,經許可後,並由取高法院認其上訴無理由而為駁回之判決。(二)在裁定程序,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所為裁定,以其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理由,逕向最高法院提起抗告,經許可後,並由最高法院認其抗告無理由而為駁回之裁定。對於最高法院所為上開確定裁判,固百得以前此提起上訴或抗告所主張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同一理由扛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若以其他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再審理由,仍非法所不許。
  十五、對於簡易訴訟程序之第二審確定終局裁判,如就足影響於裁判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者,不問該事件得否上訴第三審,均得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七之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
【說明】修正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七規定:「對於簡易訴訟程序之第二審終局確定裁判,如就足影響於裁判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者,亦得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準此,(一)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所為第二審判決,未提起第三審上訴而確定,或雖提起第三審上訴,經法院認其上訴不應許可而為駁回之裁定確定。(二)當事人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所為裁定,未提起抗告而確定,或雖提起抗告,經法院認其抗告不應許可而為駁回之裁定確定者,固得依本條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其經最高法院許可上訴或抗告之事件,因僅就原判決或原裁定有無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而為裁判,對於原判決或原裁定就足影響於裁判之重要證物,是否有漏未斟酌之情形,尚無從審理。是該第二審裁判如有本條所定情形,亦得於確定後,據以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
【主席宣布】本則經討論後,部分同仁建議改以司法院訂頒「法院辦理民事調解暨簡易訴訟事件應行注意事項」貳、簡易訴訟程序第二十三則前段(後段為:其曾上訴第三審,但未經許可者,亦同。)文字,較原草案為妥,茲就原草案及右揭第二十三則前段提付表決。
【決議】採司法院訂頒「法院辦理民事調解暨簡易訴訟事件,應行注意事項」貳、簡易訴訟程序第二十三則前段:對於簡易訴訟程序之第二審確定終局裁判,如就足影響於裁判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者,不問該事件得否上訴第三審,均得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七之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或聲請再審。


回索引〉〉

民國80年(9)

80-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3月1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
【相關法條】民法第824條(18.11.30)民事訴訟法第249條(79.08.20)土地登記規則第26、81條(80.11.29)
【決議】
  不動產共有人之一人或數人,經法院判准為原物分割確定者,當事人之任何一造均得依該確定判決單獨為全體共有人申請分割登記。毋待法院特為判命對造協同辦理分割登記而後可(參看土地登規則第二十六條第四款、第八十一條規定)。故共有人之一人或數人訴請命對造協同辦理分割登記部分係欠缺權利保護要件,法院於判准為原物分割時,應將該部分之訴予以駁回,其併訴請對造交付分得之土地者,依同一法理,亦應駁回。本院六十六年度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事項應予變更。
【參考法條】民法第824條(18.11.30)土地登記規則第26、81條(80.11.29)民事訴訟法第249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26頁
【決定事項】
  不動產共有人之一人或數人,訴請分割共有物,同時請求對造協同辦理分割登記者,法院於判准原物分割時,對於請求協同辦理分割登記,並請交付分得土地部分,是否應併准許,本院六十六年度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事項應否變更。
【決定】 不動產共有人中之一人或數人訴請分割共有物,經法院判准為原物分割確定者,當事人之任何一造均得依該確定判決單獨為全體共有人申請分割登記。毋待法院特為判命對造協同辦理分割登記而後可(參看土地登記規則第二十六條第四款、第八十一條規定)。故共有人中之一人或數人訴請命對造協同辦理分割登記部分係欠缺權利保護要件,法院於判准為原物分割時,應將該部分之訴予以駁回,其併訴請對造交付分得之土地者,依同一法理,亦應駁回。本院六十六年度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事項應予變更。
【附錄】
  最高法院六十六年四月十九日、六十六年度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原告以一訴請求分割共有物同時請求交付,對交付部分不應駁回」
【資料出處】最高法院民刑庭會議決議、判例要旨續編(一)78-80

回索引〉〉

80-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80年03月1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75頁
【相關法條】
  民法第758、767、825條(18.11.30)民法第354、759、767、824、825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37、388條(79.08.20)土地登記規則第26、81條(80.11.29)
【決議】
  甲、乙共有之土地,經協議分割並辦理分割登記完畢後,甲分得之土地原由乙占有,乙不願交付甲時,甲可比照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二六四一號判例請求乙交還土地。
【參考法條】
  民法第758、767、825條(18.11.30)民法第354、759、767、824、825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37、388條(79.08.20)土地登記規則第26、81條(80.11.27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26頁
【提案】
  一、院長提議:甲乙就共有之土地一筆,達成協議分割,並辦理分割登記完畢。嗣乙不願將甲分得部分中之一小部分土地交付甲(其上早已蓋有乙之房屋),甲乃以乙無權占有訴請乙交付土地,甲之訴有無理由?有左列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各共有人對於他共有人因分割而得之物,按其應有部分負與出賣人同一之擔保責任,民法第八百二十五條定有明文。本件乙所有之房屋既在甲分得之土地上,甲即不能完全使用其分得之土地。依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規定,乙即負不減少該地通常效用之擔保責任,固應拆除該屋,惟乙並非自始無權占有該房屋之基地,僅因分割登記後負有交付該地之義務而已,究難指為無權占有,是本件甲以無權占有訴請乙拆屋交付土地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乙說】
  分割共有物,各共有人在分割前在共有土地上建有房屋,協議分割時如將其中一共有人之建物所占用之基地,分歸他共有人取得者,他共有人於辦理分割登記後已取得單獨之所有權,自得本於所有權之作用,請求拆屋交地。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
  甲、乙共有之土地,經協議分割並辦理分割登記完畢後,甲分得之土地原由乙占有,乙不願交付甲時,甲可比照本院五十一年台上字第二六四一號判例請求乙交還土地。
【附錄】研究報告
  對於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七十九年法律座談會提案民事類第十八號法律問題之研究意見:共有物經協議分割,並辦理分割登記完畢,即生共有關係終止及各自取得分得部分所有權之效力。共有人對於他共有人分得之部分,既喪失共有權利,則其占有,除有特別情形(例如另有約定,或共有人對於他共有人分得之部分有地上權、租賃權等存在)外(註),即難謂有何法律上之原因,他共有人自得本於無權占有之法律關係,請求拆屋交地(本院五十一年臺上字第二六四一號判例參照)。本提案所列甲說,尚無足採。乙說認他共有人得本於所有權之作用,請求拆屋交地,固非無見。惟其未將共有人間另有約定,及共有人對於他共有人分得之部分另有占有之權源等特別情形除外,似欠週延,宜予修正後,再提請公決。又本提案既將共有人稱之為「甲」、「乙」,討論意旨所列「甲說」、「乙說」,亦宜更正為「子說」、「丑說」,以免混淆。
【註】
  例如協議分割之土地原為甲、丙共有,甲、丙將該地全部為乙設定地上權後,丙將其應有部分讓與乙,乙之地上權不因混同而消滅,亦不因嗣後甲、乙協議分割該地而消滅,甲就其分得部分,即不得本於無權占有之法律關係,請求乙拆屋交地。
【資料出處】最高法院民刑庭會議決議、判例要旨續編(一)78-80

回索引〉〉

80-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五)【會議日期】民國80年03月1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75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7條(79.08.20)
【決議】採乙說
【乙說】(否定說)參照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修正理由以﹁因期審判之公平,在關於該聲請之裁定確定前,亦宜停止訴訟﹂,故未確定,不得進行訴訟程序。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7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26頁
  五、院長提議:當事聲請法官迴避,第一審裁定駁回後,尚未確定,得否進行訴訟程序?有左列甲、乙二說:
【甲說】(肯定說)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規定為﹁在該事件終結前﹂,應停止訴訟,而不稱﹁在該事件確定前﹂可知該聲請事件一經裁定駁回,不待確定,其停止訴訟原因即已消滅,法院自得行程訴訟程序。
【乙說】(否定說)參照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修正理由以﹁因期審判之公平,在關於該聲請之裁定確定前,亦宜停止訴訟﹂,故未確定,不得進行訴訟程序。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附錄】研究報告
  「當事人聲請法官迴避,第一審裁定駁回後,尚未確定,得否進行訴訟程序」之研究報告
  一、按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前段所謂「該聲請事件終結」,係指當事人聲請法官迴避事件,業經法院裁定確定,或因其他事由而終結者而言。在訴訟繫屬中,一經當事人聲請法官迴避,於該聲請事件終結前,法院自不得續行訴訟程序。
  二、當事人聲請法官迴避,第一審裁定駁回後,既尚未確定,該聲請事件顯尚未終結,法院即不得續行訴訟程序。
  三、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推事被聲請迴避者,在該聲請事件終結前,應停止訴訟程序......」,係民國五十七年二月一日所修正公布者,依其「修正理由」所載:「......以推事應自行迴避而不迴避為聲請之理由者......故在關於該聲請之『裁定確定』前,應使訴訟程序停止。另有以推事有其他原因......為聲請之理由者......因期審判之公平,在關於該聲請之『裁定確定』前,亦以停止訴訟程序為宜......」,準此,本件法律問題應以「乙」說為當。
【資料出處】最高法院民刑庭會議決議、判例要旨續編(一)78-80

回索引〉〉

80-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六)【會議日期】民國80年03月19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6期75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7條(79.08.20)
【決議】採乙說
【乙說】
  按推事被聲請迴避者,在該聲請事件終結前應停止訴訟程序,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所謂該事件終結,係指當事人聲法官迴避事件業經法院裁定確定,或因其他事由而終結者而言。在訴訟繫屬中,一經當事人聲請法官迴避,於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前,法院即不得續行訴訟程序。因之原告主張在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前,甲法官應停止訴訟程序,為有理由。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37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68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26頁
  六、院長提議:原告以甲法官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為原因,聲請迴避,經裁定駁回,原告提起抗告。在抗告程序中,甲法官以抗告不停止原裁定執行,仍指定言詞辯論期日,調查證據。原告主張在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前,甲法官應停止訴訟程序,其主張有無理由?有左列二說:
【甲說】
  原告聲請甲法官迴避一案,經原法院裁定駁回其聲請,該聲請事件即已終結,其停止訴訟原因即已消滅,此與該聲請事件之裁定是否確定無關,此觀諸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規定「在該事件終結前」而不稱「在該事件確定前」自明,是原告主張在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前,甲法官應停止訴訟程序,為無理由。
【乙說】
  按推事被聲請迴避者,在該聲請事件終結前應停止訴訟程序,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所謂該事件終結,係指當事人聲法官迴避事件業經法院裁定確定,或因其他事由而終結者而言。在訴訟繫屬中,一經當事人聲請法官迴避,於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前,法院即不得續行訴訟程序。因之原告主張在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前,甲法官應停止訴訟程序,為有理由。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附錄】研究報告 對於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七十九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第五十三號提案研究意見:
  一、法官職司平亭,必須公正無私,理所當然,惟人類為感情動物,是非曲直,難免不無感情作用,法官亦不例外。因此,法律設迴避制度,使法官之有某種情形者,就特定訴訟事件,不得執行職務,以袪當事人之疑慮,並維裁判之公平。為貫徹此項立法本旨,法官被聲請迴避者,在該聲請事件,經裁定確定(因其他事由而終結者,不在本提案討論範圍)前,亦即確定其就該特定訴訟事件,並無應迴避之原因前,應停止訴訟程序之進行。否則,如認聲請法官迴避,一經原法院裁定駁回,該聲請事件即告終結,無論對之提起抗告(民訴法第三十六條)與否,該被聲請迴避之法官,均得繼續執行職務,進而參與判決,則將來抗告法院縱認該法官確有應行迴避之原因,亦必因該法官已參與判決,命迴避已無實益,而駁回聲請人之抗告。如此迴避制度,將形同虛設。
  二、法官有迴避之原因,而仍執行職務者,其行為係當然違法,不得採為裁判之基礎。如有應迴避之法官參與裁判,其裁判係當然違背法令,構成上訴或再審之理由(民訴法第四百六十九條第二款、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四款)。故就訴訟經濟原則言,法官被聲請迴避者,在該聲請事件裁定確定,認其確無應行迴避之原因前,應停止執行職務,以免浪費無益之訴訟程序。
  三、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於民國五十七年二月一日曾加修正如現行條文,其修正理由明白說明,聲請推事迴避,不問依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所定何種原因而聲請,在關於該聲請之裁定確定前,均應停止訴訟程序。本條之所謂「事件終結」,原即指「裁定確定」而言,益無疑問。
【資料出處】最高法院民刑庭會議決議、判例要旨續編(一)78-80

回索引〉〉

80-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06月04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8期83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769、770、772條(18.11.30)土地法第55、59條(78.12.29)
【決議】採乙說。
【乙說】
  占有人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以已具備時效取得地上權之要件,向該管地政機關請求為地上權登記,如經地政機關受理,則受訴法院即應就占有人是否具備時效取得地上權之要件,為實體上裁判。本院六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應予補充。
【參考法條】民法第769、770、772條(18.11.30)土地法第55、59條(78.12.29)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73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31頁
【提案】
  民四庭提案:占有人主張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以已具備時效取得地上權之要件,向該管地政機關請求為地上權登記,地政機關受理後,經土地所有人於土地法第五十五條所定公告期間內提出異議,地政機關乃依同法第五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予以調處,嗣土地所有人不服調處,於接到調處通知後十五日內提起訴訟,主張占有人為無權占有,請求其拆屋還地,此際占有人占用該地,有無正當權源?有甲﹑乙兩說:
【討論意見】
【甲說】
  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不過有此請求權而己,在未依法登記為地上權人以前,仍不得據以對抗土地所有人而認其並非無權占有(本院六十九年三月四日,六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乙說】
  占有人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以已具備時效取得地上權之要件,向該管地政機關請求為地上權登記,如經地政機關受理,則受訴法院即應就占有人是否具備時效取得地上權之要件,為實體上裁判。本院六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應予補充。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附錄】最高法院六十九年三月四日、六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因時效而取得地上權登記請求權者,不過有此請求權而已,在未依法登記為地上權人以前,仍不得據以對抗土地所有人而認其並非無權占有。

回索引〉〉

80-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一)【會議日期】民國80年08月20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10期86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79、225、373條(18.11.22)民法第179、225、373條(74.06.03)
【決議】修正乙說部分文字後,採乙說。乙說修正後如左:
  買受人向出賣人買受之某筆土地,在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前,經政府依法徵收,其地價補償金由出賣人領取完畢,縱該土地早已交付,惟民法第三百七十三條所指之利益,係指物之收益而言,並不包括買賣標的物滅失或被徵收之代替利益(損害賠償或補償費),且買受人自始並未取得所有權,而出賣人在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前,仍為土地所有人,在權利歸屬上,其補償費本應歸由出賣人取得,故出賣人本於土地所有人之地位領取地價補償金,尚不成立不當得利。買受人祇能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項之法理行使代償請求權,請求出賣人交付其所受領之地價補償金。
【參考法條】民法第179、225、373條(18.11.22)民法第179、225、373條(74.06.03)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32頁
【提案】
  一、民五庭提案:出賣人將某筆土地出賣,已收清價金,並交付買受人,惟未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嗣該土地經政府依法徵收,其地價補償金由出賣人領取完畢,買受人得否依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請求出賣人返還?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按不動產買賣契約成立後,其收益權屬於何方,依民法第三百七十三條規定,應以標的物已否交付為斷,所有權雖已移轉,而標的物尚未交付者,買受人仍無收益權,所有權雖未移轉,而標的物已交付者,買受人亦有收益權,經本院著有三十三年上字第六四號判例。出賣人將某筆土地出賣,既已收清價金,並已交付買受人,縱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依照首揭說明,其利益及危險,自亦移轉於買受人承受負擔,出賣人就該土地既無收益權,則該土地嗣後經行政機關依法徵收,由出賣人領取之地價補償金,自與所謂:『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之情形相當,買受人依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之規定請求返還,應予准許。
【乙說】
  買受人向出賣人買受之某筆土地,在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前,經政府依法徵收,其地價補償金由出賣人領取完畢,縱該土地早已交付,惟民法第三百七十三條所指之利益,係指物之收益而言,並不包括買賣標的物滅失或被徵收之代替利益(損害賠償或補償費),且買受人自始並未取得所有權,而出賣人在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前,仍為土地所有人,在權利歸屬上,其補償費本應歸由出賣人取得,故出賣人本於土地所有人之地位領取地價補償金,尚不成立不當得利。買受人祇能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行使代償請求權,請求出賣人交付其所受領之地價補償金。
  以上二說,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
  修正乙說部分文字後,採乙說。乙說修正後如左:
  買受人向出賣人買受之某筆土地,在未辦妥所有權移轉登記前,經政府依法徵收,其地價補償金由出賣人領取完畢,縱該土地早已交付,惟民法第三百七十三條所指之利益,係指物之收益而言,並不包括買賣標的物滅失或被徵收之代替利益(損害賠償或補償費),且買受人自始並未取得所有權,而出賣人在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前,仍為土地所有人,在權利歸屬上,其補償費本應歸由出賣人取得,故出賣人本於土地所有人之地位領取地價補償金,尚不成立不當得利。買受人祇能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項之法理行使代償請求權,請求出賣人交付其所受領之地價補償金。

回索引〉〉

80-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80年08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60、873條(18.11.30)
【決議】本院七十一年臺抗字第三○六號判例未變更前,採乙說。
【乙說】
  最高限額抵押權,於抵押權成立時,末必先有債權存在,固不得因抵押權之登記而逕行准許拍賣抵押物,惟抵押權人提出證據證明有抵押債權存在時,縱然債務人或抵押人否認各該證據為真正,對抵押債權之是否存在有所爭執,法院仍須就證據為形式上之審查,而為准駁。題示情形,形式上既有債務人名義之借據,用以證明抵押債權存在,法院即應許可拍賣抵押物。
【參考法條】民法第860、873條(18.11.3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74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32頁
【法律問題】最高限額抵押權人持債務人名義之借據,聲請法院裁定准予拍賣抵押物,如債務人否認借據為真正,對抵押債權之存否爭執,法院能否為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有左列甲、乙二說:
【甲說】
  在一般抵押權,因必先有被擔保之債權存在,而後抵押權始能成立,故祇須抵押權已經登記,經登記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已屆清償期而未受清償,抵押權人據以聲請拍賣抵押物,法院即應准許之。惟在最高限額抵押權,抵押權登記時,無須先有債權之存在,法院無從依登記資料判斷債權之存否,抵押權人聲請拍賣抵押物後,如債務人或抵押人對於被擔保債權之存否有所爭執,應由抵押權人提起確認之訴,以保護其利益;在其獲得勝訴判決確定前,法院不得逕為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
【乙說】
  最高限額抵押權,於抵押權成立時,末必先有債權存在,固不得因抵押權之登記而逕行准許拍賣抵押物,惟抵押權人提出證據證明有抵押債權存在時,縱然債務人或抵押人否認各該證據為真正,對抵押債權之是否存在有所爭執,法院仍須就證據為形式上之審查,而為准駁。題示情形,形式上既有債務人名義之借據,用以證明抵押債權存在,法院即應許可拍賣抵押物。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本院七十一年臺抗字第三0六號判例未變更前,採乙說。
【附錄】研究報告
  一、本院七十一年臺抗字第三0六號判例謂:「抵押權人聲請拍賣抵押物,在一般抵押,固必先有被擔保之債權存在,而後抵押權始得成立,故抵押權已經登記,且登記之債權已屆清償期而未受清償,法院即得准許之。惟最高限額抵押,抵押權成立時,可不必先有債權存在,縱經登記抵押權,因未登記已有被擔保之債權存在,如債務人或抵押人否認先有債權存在,或於抵押權成立後曾有債權發生,而從抵押權人提出之其他文件為形式上之審查,又不能明瞭是否有債權存在時,法院自無由准許拍賣抵押物」。其中所謂:「從抵押權人提出之其他文件為形式上之審查」一語,在實質上毫無意義。蓋依本院六十六年臺上字第一0九七號判例意旨之內容以觀,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債權之範圍,不外下列三種情形:(1)設定抵押權時已發生之債權而未因清償而消滅者。(2)抵押權存續期間內發生之債權而未因清償而消滅者。(3)上開兩項債權經債務人為一部清償後之未受清償部分。
  抵押權人提出之其他文件,如經債務人或抵押人爭執其真正,或否認其效力,法院認定抵押權所擔保債權之發生或消滅,必須從實體上審查之。然聲請拍賣抵押物係非訟事件,法院就抵押權所擔保債權之發生、消滅或其範圍,在實體上並無審查之權限。本院七十一年臺抗字第三0六號判例既認最高限額抵押權與一般抵押權不同,並謂如經債務人否認,法院無由准許拍賣抵押物,故在債務人或抵押人否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存在時,法院即應為駁回拍賣抵押物聲請之裁定。
  二、本院五十五年臺抗字第六一六號判例謂:「承攬人就承攬關係所生之債權,對於其工作所附之定作人之不動產有抵押權,承攬人果有因承攬關係取得對定作人之債權,在未受清償前,自得聲請法院拍賣定作人之不動產。惟承攬人有無因承攬關係取得定作人之債權,非如設有抵押權登記之被擔保債權,得逕依國家機關作成之登記文件證明確有債權,則定作人有無債務自無從遽行斷定。從而定作人就債權之發生或存在有爭執時,仍應由承攬人提起確認之訴,以保護定作人之利益,此與實行經登記之抵押權時,債務人就抵押關係有爭執者,應由債務人提起確認之訴,不能作同一解釋」,而為與本院五十一年臺抗字第二六九號判例不同之見解。依此判例,承攬人主張其有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之法定抵押權,雖得依民法第八百七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聲請法院拍賣定作人之不動產(抵押物),然一經定作人爭執債權之發生或存在時,承攬人即須另行提起積極確認之訴,法院不得以裁定准許拍賣抵押物。在最高限額抵押權,除最高限額外,實際上所擔保債權之發生、消滅及其範圍,均未經地政機關為翔實之登記,其情形與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之法定抵押權頗相類似。在民法第五百十三條所定法定抵押權,承攬人依民法第八百七十三條第一項聲請拍賣抵押物時,祗須定作人爭執其債權,承攬人即須另行提起積極確認之訴,法院不得逕以裁定准許拍賣抵押物。則在最高限額抵押權,抵押權人依民法第八百七十三條第一項聲請法院拍賣抵押物時,祇須債務人或抵押人爭執其債權,依據同一法理,抵押權人亦須另行提起積極確認之訴,法院不得為准許拍賣抵押物之裁定,不容為相異之解釋。
  三、本院七十八年臺抗字第六六號裁定綜合前述二判例所持見解,認:「在最高限額抵押權,抵押權登記時,無須先有債權之存在,法院無從依登記資料判斷債權之存否,抵押權人聲請拍賣抵押物後,如債務人或抵押人對於被擔保債權之存否有所爭執,應由抵押權人提起確認之訴,在其獲得勝訴判決確定前,法院不得逕為許可拍賣抵押物之裁定」,似較允當。經本庭研究結果,認以採甲說為宜。

回索引〉〉

80-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二)【會議日期】民國80年09月24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3卷12期69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00條(79.08.20)
【決議】採乙說。
【乙說】
  子、丑二案土地原屬一筆,子筆土地及經判決確定之丑筆土地,係本於同一信託關係登記為乙所有,確定判決既認定兩造間子、丑二筆土地之信託關係業經合法終止,就丑筆土地為甲勝訴判決,依本院三十年上字第八號判例意旨,法院即不得就子筆土地為反於確定判決意旨之裁判。
【參考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00條(79.08.20)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0年9月版)上冊第1077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庭會議決議暨全文彙編(92年9月版)上冊第1135頁
【提案】
  二﹑民四庭提案:甲出資購地乙筆,信託登記為乙所有,嗣乙將該筆土地分割為子﹑丑二筆,以子筆土地贈與於丙,並已辦畢所有權移轉登記。甲因而終止與乙間之信託關係,訴請撤銷乙﹑丙間就子筆土地所為贈與行為,命丙塗銷子筆土地之贈與登記,並命乙將子﹑丑二筆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於甲。案經三審法院認定甲﹑乙間就子﹑丑二筆土地確有信託關係存在,並經甲合法終止,判命乙將丑筆土地所有權移登記於甲,而告確定。至有關子地之訴部分,則經本院發回更審,兩造於第二審訴訟程序更審中,就子地有信託關係存在,是否有本院三十年上字第八號判例意旨之適用,不得與確定判決為相反之主張,法院亦不得為反於確定判決意旨之裁判?有甲﹑乙二說:
【討論意見】
【甲說】
  依本院七十三年度上字第三二九二號判例意旨,確定判決之既判力,僅於判決主文所判斷之訴訟標的始可發生。確定判決於主文,僅就甲對丑地所有權本於終止信託關係發生之移轉登記請求權為判斷,至於甲對子地所有權本於終止信託關係,發生之移轉登記請求權,確定判決雖在理由項中予以判斷,尚無既判力可言,法院即不受該確定判決之拘束。
【乙說】
  子﹑丑二案土地原屬一筆,子筆土地及經判決確定之丑筆土地,係本於同一信託關係登記為乙所有,確定判決既認定兩造間子﹑丑二筆土地之信託關係業經合法終止,就丑筆土地為甲勝訴判決,依本院三十年上字第八號判例意旨,法院即不得就子筆土地為反於確定判決意旨之裁判。
  以上甲﹑乙二說,究以何說為當,敬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80-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80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80年12月17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公報第34卷3期67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767條(74.06.03)
【決議】右開研究報告交資料科在重印判例要旨時,於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三○一號判例後予以註明。
【主席報告】
  關於台灣省桃園縣中壢市居民古天培聲請解釋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三○一號判例於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一○七號解釋公布後,是否仍有其適用之「請示函」,業經吳庭長明軒﹑孫庭長森焱二位共同研究,提出研究報告,以供各位參考。
  宣讀吳庭長明軒﹑孫庭長森焱之研究報告如左:
  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三○一號判例稱:「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稱之請求權,包括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在內,此項請求權之消滅時效完成後,雖占有人之取得時效尚未完成,占有人亦得拒絕返還」。所謂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兼指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及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而言;其中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亦非以未經登記之不動產為適用要件(見本院四十二年台上字第七八六號判例)。準此,無論動產﹑經登記及未經登記之不動產,均有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降至民國五十四年六月十四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鑒於: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列名於土地登記簿上,必須依法負擔稅捐,如得因罹於消滅時效喪失其回復請求權,勢將永久負擔義務,顯失情法之平,因而以釋字第一○七號解釋:「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之回復請求權,無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此後,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消滅時效之客體,以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及未登記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為限,至已登記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則不在該條適用之列。申請之,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三○一號判例仍繼續有效,僅其中已登記不動產所有物返還請求權得罹於消滅時效部分,應因釋字第一○七號解釋之公布而失其效力,嗣後各級法院裁判時不得再予援用。
【決定】 右開研究報告交資料科在重印判例要旨時,於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三○一號判例後予以註明。


回頁首〉〉


 

【編註】本超連結法規檔提供學習與參考為原則;如需正式引用,請以政府公告版為準。
如有發現待更正部份及您所需本站未收編之法規,敬請告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