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六法首頁 〉〉解釋&判例&決議【更新】2019/05/28
【貼心小幫手】
(1)免費索取word檔(2)PC鍵盤CTRL+滑鼠滾輪往前滑動,調整放大﹝字型比例﹞100%~400%(3)尋找本頁關鍵字,PC鍵盤最左下CTRL+﹝F﹞,輸入您的關鍵字(4)PC鍵盤上方﹝F5﹞重新整理,重載最新頁面!

【名稱】


《最高法院民事庭會議決議04》民國108〜101年(共56則)



01(27~60年)02(61~80年)03(81~100年)刑事庭會議決議

年度索引

民國101年 (4) 民國102年(8) 民國103年(12) 民國104年(19) 民國105年(3) 民國106年(6) 民國107年(2)
民國108年(2) 最新108.04.02          


民國101年(4)

10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1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101年05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97334427440443446451476條(98.07.08)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1年5月8日101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及修正判例之加註3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1年5月8日101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及修正判例之加註3則。

【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

十九年上字第三二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19年上字第324

  在第二審提起反訴,固須經對造當事人之同意,但對造對於該反訴已為實體上之答辯,應以已經同意論。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
【不再援用理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已修正。

【修正判例之加註3則】

一、三十年上字第四八九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0年上字第489號

  法院未命鑑定人於鑑定前具結,固屬違背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三十四條之規定,惟此規定僅為當事人之利益而設,當事人知其違背或可知其違背並無異議,而為本案之辯論者,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之規定,其責問權即行喪失,嗣後不得更以此項訴訟程序規定之違背為上訴理由。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三十四條、第四百七十六條。
【決議】本則判例之加註修正為『現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已將「知其違背或可知其違背」十字刪除。』

二、三十九年上字第一二二九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9_台上_1229

  第一審法院書記官未將上訴狀繕本送達,固屬違背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條第一項之規定,惟此項規定僅為當事人之利益而設,當事人知其違背或可知其違背並無異議,而為本案之辯論者,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之規定,其責問權即行喪失,嗣後不得更以此訴訟程序規定之違背為上訴理由。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四百四十三條。
【決議】本則判例之加註修正為『現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已將「知其違背或可知其違背」十字刪除。』

三、八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三一○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81_台上_1310

  地方法院獨任法官將應適用通常訴訟程序之事件,誤為簡易訴訟事件,適用簡易訴訟程序者,如當事人對之表示無異議或知其違背或可知其違背,並無異議而為本案辯論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其責問權即已喪失,當事人不得以第一審訴訟程序有重大瑕疵為由,提起第二審上訴。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四百二十七條、第四百五十一條。
【決議】本則判例之加註修正為『現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已將「知其違背或可知其違背」十字刪除。』

回索引〉〉

10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1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101年06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731-1條(98.07.08)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24-18條(98.07.08)家事事件法第394197198條(101.01.11)家事事件法施行細則第10條(101.05.11)
【決議】 【採乙說】改依非訟程序之再抗告程序處理
  當事人於民國一○一年六月一日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對於第二審法院宣告改用分別財產制之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因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五項第六款已將此類事件規定為家事非訟事件,本院對該法施行後已繫屬而未終結之家事事件,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三項規定,自有管轄權,其處理程序,依同條第二項及同法施行細則第十條規定,應依同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終結之,並適用第九十四條第二項規定,改依非訟程序之再抗告程序處理。
【最高法院一○一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紀錄(節本)】
【時間】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二)上午九時三十分 【地點】本院四樓會議室
【出席人員】楊鼎章 劉延村 劉福來 陳淑敏 顏南全 許澍林 陳國禎 陳重瑜 黃秀得 吳麗女 葉勝利 黃義豐 高孟焄 林大洋 阮富枝 劉靜嫻 袁靜文 簡清忠 王仁貴 鄭傑夫 鄭雅萍 魏大喨 陳玉完 邱瑞祥 【列席人員】吳明軒 蕭亨國 吳正一 蘇茂秋 許朝雄 朱建男
【主席】楊院長【紀錄】陳小如
【討論事項】一○一年民議字第六號提案
【院長提議】第二審法院以判決宣告改用分別財產制事件,當事人不服該第二審判決,於家事事件法施行前提起上訴。本院於家事事件法施行後,就該事件究應依上訴程序處理?或依再抗告程序處理?有甲、乙二說:
【甲說】仍依上訴程序處理
  一、家事事件法(下稱新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本法施行前已繫屬尚未終結之家事事件(包含家事訴訟事件及家事非訟事件),依其進行程度,由繫屬之法院依本法所定程序終結之,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行為,效力不受影響」。依此規定,在新法施行前,事件已繫屬於法院者,如尚未終結,縱令新法已將原屬家事訴訟事件改列家事非訟事件,或已將原家事非訟事件改列家事訴訟事件,無論在第一審或第二審程序,依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二條所定程序從新之原則,繫屬中之法院均應依其程序進行之程度,改依新法所定程序繼續進行。但依原程序已進行之行為,仍繼續有效。
  二、新法第一百九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本法施行前法院已終結之家事事件(包含家事訴訟事件及家事非訟事件),其異議、上訴、抗告、再審之管轄,依原程序所適用之法律定之」。本條項規定適用之範圍,以新法施行前法院已就家事事件為本案裁判者為限,此後如對之聲明不服,無論在第一審或第二審程序,均應依原程序所適用之法律續行程序,而無新法規定之適用,此與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所定新法施行前已繫屬於法院尚未終結之家事事件,如何續行程序大不相同。試舉二例以明之:(1)家事事件於新法施行前,第一審原應適用非訟事件程序,經法院依舊法所定程序為終結程序之本案裁定後,新法始將該事件改列家事訴訟事件,當事人對於該裁定提起抗告,仍應依舊法所定抗告程序繼續進行。(2)家事事件於新法施行前,第二審原應適用訴訟程序,經法院依舊法所定程序,為終結程序之本案判決後,新法始將該事件改列家事非訟事件,當事人對於該判決聲明不服,仍應依舊法所定上訴程序繼續進行。本件法律問題案例,與(2)之情形相當,解為應依上訴程序處理。
  三、關於法院之管轄,有土地管轄與事務管轄之分:在土地管轄,定法院之管轄,以起訴時為準,不因訴訟繫屬後事實及法律狀態之變更而受影響(民訴第二七條、第三一條之一)。在事務管轄,應依事務之性質定法院之管轄,如民事事件應由民事法院管轄、家事事件應由家事法院管轄。至新法第一百九十八條所定「其異議、上訴、抗告及再審之管轄」,究為土地管轄?抑或事務管轄?顧名思義應屬事務管轄之性質,且同條項之立法理由說明謂「本法施行前已終結之家事事件,為免當事人之訴訟權受影響,其救濟程序之事務管轄,仍應以起訴或聲請時所定應適用之法律定之」等語可以印證,並貫徹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四條之一及第八條之立法精神,本件法律問題應採甲說。
【乙說】改依再抗告程序處理
  按宣告改用分別財產制事件,原屬訴訟事件,第二審法院以判決宣告改用分別財產制,當事人不服該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後,因家事事件法(下稱本法)自民國一○一年六月一日開始施行,該事件依本法第三條第五項第六款規定為戊類家事非訟事件,依本法第一百九十八條第二項、本法施行細則第十五條規定,固應由本院管轄,惟依本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本法施行細則第十條規定,該等於本法施行前之訴訟事件,依法為非訟事件者,自本法施行後,應依本法所定之家事非訟程序處理,自應由本院依本法第九十四條第二項規定,改依非訟程序之再抗告程序處理。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改依非訟程序之再抗告程序處理
  當事人於民國一○一年六月一日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對於第二審法院宣告改用分別財產制之判決,提起第三審上訴,因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五項第六款已將此類事件規定為家事非訟事件,本院對該法施行後已繫屬而未終結之家事事件,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三項規定,自有管轄權,其處理程序,依同條第二項及同法施行細則第十條規定,應依同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終結之,並適用第九十四條第二項規定,改依非訟程序之再抗告程序處理。
【主席】楊鼎章

回索引〉〉

10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1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101年08月1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22569570574條(98.07.08)家事事件法第3103958條(101.01.11)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1年8月14日101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1年8月14日101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

【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

一、二十九年上字第五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9年上字第56號

  關於訴訟上自認及不爭執事實之效力之規定,在離婚之訴,於離婚之原因事實不適用之,固為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條第二項所明定。但法院以此自認或不爭執之情形,為其依自由心證判斷事實真偽之資料,於法要無違背。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五百七十四條。
【不再援用理由】家事事件法第十條、第五十八條已有與該判例不同之規定,新法施行後應依新法之規定適用之。

二、五十年台上字第一三四一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50_台上_1341

  確認婚姻無效之訴由第三人提起者,須以夫及妻為共同被告,此即所謂必要之共同訴訟,如夫或妻死亡,則第三人不得提起此項訴訟。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九條。
【不再援用理由】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第二項已有明文規定:「前項事件(指婚姻及親子關係事件,同法第三條加以類別),由第三人提起者,除別有規定外,以訟爭身分關係當事人雙方為共同被告;其中一方已死亡者,以生存之他方為被告」。

回索引〉〉

10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1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會議日期】民國101年08月28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憲法第16條(36.01.01)民事訴訟法第51條(98.07.08)家事事件法第97條(101.01.11)
【決議】【採乙說(肯定說)】
  一、家事事件法就費用之徵收及負擔等項並無規定,其中家事訴訟事件準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固得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訴訟救助之規定,惟家事非訟事件,僅於該法第九十七條規定準用非訟事件法,而非訟事件法對訴訟救助則漏未規範,自應類推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七條以下有關訴訟救助之規定。
  二、憲法第十六條保障訴訟權,旨在確保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有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並受法院公平審判之權利,而民事紛爭事件之類型,有本質上為非訟事件,然因強調需以訴訟法理加以裁判,故依訴訟程序審理裁判(如分割共有物訴訟),亦有本質上為訴訟事件,因強烈需求適用簡速之非訟法理,而於非訟事件法中予以規定(如宣告停止親權事件),便利人民使用法院解決紛爭,增加實現權利之機會,實質上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則訴訟救助制度不應侷限訴訟事件始有適用,非訟事件法縱無規定,亦應類推適用之。
【最高法院一○一年度第七次民事庭會議紀錄(節本)】
【討論事項】一○一年民議字第八號提案
【民四庭提案】家事非訟事件可否聲請訴訟救助?
【甲說】(否定說)
  一、非訟事件法並無訴訟救助及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訴訟救助之規定,家事非訟事件依家事事件法第九十七條規定,準用非訟事件法,亦未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訴訟救助之規定,自不得聲請訴訟救助。
  二、非訟事件法與民事訴訟法就費用之徵收採取不同之計算標準,民事訴訟原則上以標的之金額或價額,依一定比例徵收裁判費,而非訟事件法原則上僅徵收象徵性之費用,立法者業已考量兩者在程序及性質上之差異而為不同規定之旨趣。現行非訟事件所徵收之費用,係立法者參酌社會經濟狀況之變遷,斟酌消費者物價指數及國民平均所得所為規定,徵收之費用甚為微少,應不致構成人民訴訟權之障礙。
【乙說】(肯定說)
  一、家事事件法就費用之徵收及負擔等項並無規定,其中家事訴訟事件準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該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固得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訴訟救助之規定,惟家事非訟事件,僅於該法第九十七條規定準用非訟事件法,而非訟事件法對訴訟救助則漏未規範,自應類推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七條以下有關訴訟救助之規定。
  二、憲法第十六條保障訴訟權,旨在確保人民於其權利受侵害時,有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並受法院公平審判之權利,而民事紛爭事件之類型,有本質上為非訟事件,然因強調需以訴訟法理加以裁判,故依訴訟程序審理裁判(如分割共有物訴訟),亦有本質上為訴訟事件,因強烈需求適用簡速之非訟法理,而於非訟事件法中予以規定(如宣告停止親權事件),便利人民使用法院解決紛爭,增加實現權利之機會,實質上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則訴訟救助制度不應侷限訴訟事件始有適用,非訟事件法縱無規定,亦應類推適用之。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民國102年(8)

102-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2月26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7-2條(98.07.08)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如下:附帶請求與主請求標的間須具有主從關係,且附帶請求係隨主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存在而發生者,始有本條項規定之適用。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採
【討論事項】一○二年民議字第一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附帶請求與主請求之間,僅具有牽連關係者,有無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二項規定之適用?
【甲說】附帶請求與主請求標的間須具有主從及相牽連關係,且附帶請求權係隨主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存在而發生者,始有本條項規定之適用。
【乙說】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二項所稱之「以一訴附帶請求」者,凡是附帶請求與主位請求間有主從、依附或牽連關係者,即有該條項規定之適用。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如下:附帶請求與主請求標的間須具有主從關係,且附帶請求係隨主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存在而發生者,始有本條項規定之適用。

回索引〉〉

102-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3月19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967條(101.12.26)民事訴訟法第77-2條 (98.07.08)專利法第96條(100.12.21)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專利權人對於侵害其專利權者,以一訴本於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一項前段之(排除侵害)禁止請求權,請求被告不得依系爭專利為製造,並依同條第二項損害賠償請求權之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已發生專利權所受之損害,其訴訟標的價額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前段規定合併計算。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二年民議字第二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專利權人對於侵害其專利權者,以一訴(1)本於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一項前段之(排除侵害)禁止請求權,請求被告不得依系爭專利為製造;(2)並依同條第二項損害賠償請求權之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已發生侵害專利權所受之損害,其訴訟標的價額應如何計算?
【甲說】專利權人以一訴請求(1)(排除侵害)之禁止請求及(2)侵害專利權已生損害之賠償請求,雖係依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所為之不同方法為聲明,但其所據以請求之訴訟標的法律關係則同源於侵害專利權而來,上開請求間復有相依存關係,自有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二項「不併算其價額」規定之適用。
【乙說】按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二項係規定:「以一訴附帶請求『』孳息、損害賠償、違約金或費用者,不併算其價額」,是應僅限於以一訴附帶提起主訴訟標的(主請求)之孳息、損害賠償、違約金或費用者,始不併算其訴訟標的價額。查本於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一項前段之(排除侵害)禁止請求所得之經濟上利益,係在提起訴訟後,防止發生因專利權繼續受侵害所生之損害,其目的並非在填補專利權人已生之損害或除去已生之侵權;至同條第二項對於已侵害其專利權所受之損害賠償,其所請求之經濟上利益,則係就已發生侵害專利權所生損害為填補,兩者所請求之經濟上利益,並非相同,而係各自獨立,該項本於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二項就侵害專利權已生損害之請求,並非源自於同條第一項前段(排除侵害)禁止請求權所生之損害,其間並無主從關係;且專利權所保護之發明、創作,固常以一定之方式,甚而附著於有體物呈現,但該有體物僅係發明、創作內容之表現而已,並非專利權保護之客體,發明、創作始為專利權保護之客體,因而專利權稱之為無體財產權,係抽象之權利,侵害專利權,並未剝奪專利權人為專利實施等行為,即無占有返還之問題。故專利權人對於專利侵權人為(排除侵害)禁止請求,同時請求侵害專利權所受損害之訴訟,與無權占有他人土地,土地所有權人本於民法第七百六十七條第一項前段所有物返還請求權提起拆屋還地之訴,並請求賠償土地遭侵奪占用致受有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之情形,未盡相同。準此,專利權人依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請求侵權人就其侵害專利權已生之損害請求賠償,既非該(排除侵害)禁止請求之從請求,自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前段規定合併計算其訴訟標的價額。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專利權人對於侵害其專利權者,以一訴本於專利法第九十六條第一項前段之(排除侵害)禁止請求權,請求被告不得依系爭專利為製造,並依同條第二項損害賠償請求權之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已發生專利權所受之損害,其訴訟標的價額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前段規定合併計算。

回索引〉〉

102-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4月02日

【相關法條】稅捐稽徵法施行細則第3條(102.01.07)強制執行法第3234條(100.06.29)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19條(101.10.01)稅捐稽徵法第6條(101.01.04)
【決議】採乙說。
  按強制執行法八十五年修法時,於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四條分別明定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始得聲明參與分配及其參與分配之時期,並兼採塗銷(消滅)主義及賸餘主義,在立法上強制該執行標的物上原存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參與分配,並於執行標的物拍賣後,使該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消滅,俾拍定人取得無擔保物權及優先權負擔之完整所有權,提高應買意願,使執行程序進行順利。至一般優先受償權,係對於債務人之全部財產權,而非存於特定標的物,不因特定財產之執行拍賣而消滅;尤以一般優先受償權未為登記,欠缺公示性,常為法院所不及知,故在立法上僅限於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定對於執行之標的物存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始有排除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非對執行標的物存有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仍受該條限制。否則,債權人陸續聲請參與分配,延滯執行程序,有違修法目的。而依稅捐稽徵法施行細則第三條明定該法第六條第二項關於土地增值稅、地價稅、房屋稅等徵收優先受償,以該土地、建築物所應課徵之上揭三種稅捐為限,且依同法第六條第三項及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十六點第四款規定,其為代扣性質,應非屬參與分配之債權,不生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適用之問題。至其餘稅捐,依稅捐稽徵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優先於普通債權,應係對於債務人之總財產有優先受償權,不發生拍賣後優先受償權消滅之問題,尚無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仍應受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聲明參與分配時點之限制。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四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二年民議字第三號提案
【民三庭提案】非屬稅捐稽徵法第六條第二項,而屬於同條第一項所定之其他稅捐之徵收,是否為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稱之優先受償債權?其聲明參與分配應否受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期間之限制?
【甲說】按稅捐之徵收,優先於普通債權,稅捐稽徵法第六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該條文就供優先受清償之財產,並未規定以應稅之特定物品為限,當然包含納稅義務人之一切財產在內。供優先受清償之財產既包含納稅義務人之一切財產,則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謂依法對於執行標的物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自包括有稅捐債權之稅捐稽徵機關在內。又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三項既規定對於前項債權人應通知或公告之,經通知或公告後該債權人仍不聲明參與分配,執行法院應就已知之債權及其金額列入分配,足見該第二項規定之債權人,其聲明參與分配之時間,不受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他債權人參與分配者,應於標的物拍賣、變賣終結或依法交債權人承受之日一日前,其不經拍賣或變賣者,應於當次分配表作成之日一日前,以書狀聲明」之限制,司法院所制定發布之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十九條第五項亦同此規定。
【乙說】按強制執行法八十五年修法時,於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四條分別明定有執行名義之債權人始得聲明參與分配及其參與分配之時期,並兼採塗銷(消滅)主義及賸餘主義,在立法上強制該執行標的物上原存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參與分配,並於執行標的物拍賣後,使該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消滅,俾拍定人取得無擔保物權及優先權負擔之完整所有權,提高應買意願,使執行程序進行順利。至一般優先受償權,係對於債務人之全部財產權,而非存於特定標的物,不因特定財產之執行拍賣而消滅;尤以一般優先受償權未為登記,欠缺公示性,常為法院所不及知,故在立法上僅限於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所定對於執行之標的物存有擔保物權或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始有排除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非對執行標的物存有優先受償權之債權人仍受該條限制。否則,債權人陸續聲請參與分配,延滯執行程序,有違修法目的。而依稅捐稽徵法施行細則第三條明定該法第六條第二項關於土地增值稅、地價稅、房屋稅等徵收優先受償,以該土地、建築物所應課徵之上揭三種稅捐為限,且依同法第六條第三項及辦理強制執行事件應行注意事項第十六點第四款規定,其為代扣性質,應非屬參與分配之債權,不生強制執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適用之問題。至其餘稅捐,依稅捐稽徵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優先於普通債權,應係對於債務人之總財產有優先受償權,不發生拍賣後優先受償權消滅之問題,尚無強制執行法第三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之適用,仍應受同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聲明參與分配時點之限制。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102-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5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4條(102.05.08)家事事件法第78858687條(101.01.11)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由第一審法院管轄
  法院為家事事件法第八十五條之暫時處分前,應依職權調查事實及必要之證據(同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同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並規定,暫時處分之執行,得由暫時處分裁定之法院依職權為之。最高法院為法律審,不適於為此項處分。參酌最高法院二十九年聲字第三一號判例意旨,同法第八十六條之規定,應為目的性限縮,家事非訟事件之本案裁定,經抗告且卷宗已送交最高法院者,當事人聲請暫時處分,應以第一審法院為管轄法院。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七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一○二年民議字第六號提案 【院長提案】家事非訟事件本案裁定後,提起抗告、再抗告,現繫屬第三審法院時,當事人依家事事件法第八十六條之規定聲請定暫時處分,應由第三審法院或第一審法院管轄?
【甲說】由第三審法院管轄
  家事事件法第八十六條規定:暫時處分由受理本案之法院裁定,本案裁定業經抗告,且於聲請時,卷宗已送交抗告法院者,由抗告法院裁定,但本案繫屬後,有急迫情形,不及由本案法院或抗告法院裁定時,得由財產、標的或其相關人所在地之法院裁定,並立即移交本案法院或抗告法院。家事非訟事件之本案,既經抗告、再抗告,現繫屬第三審法院,依首揭法條之規定,自應由第三審法院管轄。
【乙說】由第一審法院管轄
  法院為求暫時處分裁定之妥當,依家事事件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應依職權調查事實及證據,第三審為法律審,不能調查事實及證據。又暫時處分制度係為因應本案裁定確定前之緊急狀況,避免本案請求不能或延滯實現所生之危害,須迅速為之,自以第一審法院管轄為當。且暫時處分之保全功能、規制功能、履行功能與民事訴訟法之保全程序同,自應與民事訴訟法保全程序為相同程序之處理,參之最高法院二十九年聲字第三一號:「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條(現為第五百二十四條)第一項所謂本案管轄法院,依同條第二項之規定,除訴訟現繫屬於第二審者外,係指訴訟已繫屬或應繫屬之第一審法院而言,故訴訟現已繫屬於第三審者,聲請假扣押應向第一審法院為之,不能逕向第三審法院聲請」之判例意旨。則家事事件法第八十六條:「暫時處分由受理本案之法院裁定,本案裁定業經抗告,且於聲請時,卷宗已送交抗告法院者,由抗告法院裁定」之規定,應為目的性之限縮,本案家事非訟事件已繫屬於第三審者,聲請暫時處分應向第一審法院為之,不能逕向第三審法院聲請。
  以上兩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由第一審法院管轄
  法院為家事事件法第八十五條之暫時處分前,應依職權調查事實及必要之證據(同法第七十八條第一項);同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並規定,暫時處分之執行,得由暫時處分裁定之法院依職權為之。最高法院為法律審,不適於為此項處分。參酌最高法院二十九年聲字第三一號判例意旨,同法第八十六條之規定,應為目的性限縮,家事非訟事件之本案裁定,經抗告且卷宗已送交最高法院者,當事人聲請暫時處分,應以第一審法院為管轄法院。

回索引〉〉

102-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5月28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司法周刊第1652期4版司法院公報第55卷8期1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180184條(19.12.26)
【決議】採丁說。
  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其要旨與案例事實不符,不宜再援用。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七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貳、複審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應否不再援用?
【判例字號】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
【判例要旨】為行使基於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有主張自己不法之情事時,例如擬用金錢力量,使考試院舉行之考試發生不正確之結果,而受他人詐欺者,是其為此不法之目的所支出之金錢,則應適用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前段之規定,認為不得請求賠償。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百八十條、一百八十四條。
【初審決議】參酌六十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六十七年度第十三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附件六】已實質推翻六十三年四月九日六十三年度第二次民庭庭推總會議
【決議】(二)【附件七】之意旨可知,受他人詐欺者為侵權行為之被害人,應受法律保護,是以,本則判例似有疑義,建議不再援用;惟不再援用之理由有甲、乙二說,究採何說,建請提交大會討論。
【甲說】不當得利制度乃基於「衡平原則」而創設之具調節財產變動的特殊規範,故法律應公平衡量當事人之利益,予以適當必要之保護,不能因請求救濟者本身不清白,即一概拒絕保護,使權益之衡量失其公平,故如已具備不當得利之構成要件,應從嚴認定不能請求返還之要件,避免生不公平之結果。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未審酌雙方之不法具體情況及輕重程度,即一律拒絕保護,致使權益之衡量失其公平,不免造成不法即合法之結果,有違其立法之本旨,宜不再援用。
【乙說】因受詐欺而行賄,縱其動機不純良,但其給付仍係受詐欺所致,並非不法原因之給付。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不宜再援用。
【主席】本則判例業經一○二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不再援用之理由有甲、乙、丙、丁四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甲說】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其要旨與案例事實不符,且未審酌具體情況,即一律拒絕保護,致使權益之衡量失其公平,超過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之規範目的,宜不再援用。
【乙說】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其要旨與案例事實不符。又被詐欺而為給付者,為詐欺行為之被害人,該給付既係受詐欺所致,縱其給付之目的或動機不正,亦非因不法原因而為給付,無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前段規定之適用。
【丙說】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其要旨與案例事實不符,且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為給付型不當得利之規定,不應適用於侵權行為。
【丁說】本院五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三二號判例,其要旨與案例事實不符,不宜再援用。
  請就甲、乙、丙、丁四說進行記名投票表決。
【複審決議】採丁說。

回索引〉〉

102-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0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7月16日

【相關法條】中華民國憲法第16條(36.01.01)民事訴訟法第213-1219242條(102.05.08)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5610151619條(99.05.26)民事閱卷規則第23條(94.08.18)法院組織法第8690條(100.11.23)法庭錄音辦法第567條(95.06.27)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如下:
  按法庭錄音含有參與法庭活動之人之聲紋及情感活動等內容,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涉及其人格權等基本權之保障,應以法律明文規定或由法律明確授權。司法院依法院組織法第九十條第二項、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訂頒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及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六項訂頒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依法得聲請檢閱或閱覽卷宗之人得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法庭數位錄音內容。惟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九條規定關於言詞辯論所定程式之遵守,專以筆錄證之,同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規定,法庭錄音係為輔助製作言詞辯論筆錄,當事人為確保筆錄之正確,得依法庭錄音辦法第五條、第六條規定提出異議或聲請播放錄音內容核對更正之,同辦法第七條規定得聲請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已逾越輔助之必要範圍。又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並非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一項所定之卷內文書,當事人依該項規定聲請閱覽、抄錄或攝影卷內文書,或預納費用聲請付與繕本、影本或節本,自不包括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另法院組織法第九十條第一項規定法庭開庭時,非經審判長核准,不得錄音。乃許訴訟關係人得逕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亦違背該規定。是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及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顯逾越母法授權範圍,且非妥適,法院得不予適用。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二年民議字第五號提案
【院長提案】當事人為比對筆錄記載是否正確,依司法院所頒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或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聲請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應否准許?
【甲說】一、按法庭錄音之目的僅在輔助筆錄之製作,並非取代筆錄,關於法庭程序之遵守,既專以筆錄證之,自不得以法庭錄音內容排除筆錄之效力,訴訟當事人或其他關係人倘有爭執筆錄所記載與法庭實際進行情形有所出入者,為排除原始筆錄之證據力,既得聲請法院核對法庭錄音,據以更正或補充筆錄之途徑以為救濟,法庭錄音辦法第五、六條之規定已足以維護當事人之訴訟權益,當事人聲請交付法庭錄音光碟,顯不符比例原則中之必要性原則。而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授權司法院訂定法庭錄音辦法,僅限於使用錄音機或其他機器設備輔助筆錄之製作,並未及於交付當事人法庭錄音光碟,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關於「依法得聲請檢閱或閱覽卷宗之人,得於開庭翌日起至裁判確定後三十日前,繳納費用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之規定,已超逾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之授權範圍,並不符合比例原則中之必要性原則。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六項之規定,亦僅授權司法院就同條第一項所示向法院書記官聲請閱覽、抄錄或攝影卷內,或預納費用聲請付與繕本、影本或節本事項,制定相關規則,當不及於法庭錄音光碟之交付聲請事項。司法院依該條之授權所發布之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聲請人得於開庭翌日起至裁判確定後三十日內,繳納費用請求交付法庭數位錄音內容,亦逾越其授權範圍。尤以法庭錄音光碟所記錄、留存之聲音,關涉當事人、證人、關係人或司法人員等隱私權基本權利之保障,交付記載關涉個人隱私資料光碟,實應以法律為明確性之規定為宜,行政規章不應以超逾母法之授權,加以擴張規範。
  二、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規定,法院得依當事人之聲請或依職權,使用錄音機或其他機器設備,輔助製作言詞辯論筆錄。其辦法,由司法院定之。明揭法庭錄音之目的僅在輔助製作筆錄。次按個人資料保護法第五條規定,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其立法目的乃為避免資料蒐集者巧立名目或理由,任意為蒐集、處理或利用個人資料,故明定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與蒐集之目的有正當合理之關聯,不得與其他目的做不當之聯結。同法第十五、十六條復規定,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蒐集與處理,除第六條第一項所規定資料外,應有特定目的,並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一、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內。二、經當事人書面同意。三、對當事人權益無侵害;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利用,除第六條第一項所規定資料外,應於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內為之,並與蒐集之特定目的相符。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一、法律明文規定。二、為維護國家安全或增進公共利益。三、為免除當事人之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上之危險。四、為防止他人權益之重大危害。五、公務機關或學術研究機構基於公共利益為統計或學術研究而有必要,且資料經過提供者處理後或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無從識別特定之當事人。六、有利於當事人權益。七、經當事人書面同意。準此,法院依民事訴訟法之規定為法庭錄音,所錄製之法庭活動者聲音,其內容常涉及當事人之婚姻、家庭、教育、財務情況、社會活動等,依同法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要屬個人資料保護之範疇,則相關蒐集(錄音)、處理(複製等)、或利用(交付錄音光碟等),均應與其目的「輔助製作筆錄」相符。是當事人聲請法院交付法庭錄音光碟,自不得逾越錄音係為輔助製作筆錄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且須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始符合上開規定之法意。又法庭錄音辦法係司法院於個人資料保護法施行前發布之法規命令,且與個人資料保護法第十六條所規定之「法律」有間,自無從憑以排除上開規定之適用。再者,法庭之公開,並非當事人個人資料之公開,當事人、關係人、或證人等在民事法庭所陳述之內容,又常涉及個人之人際關係、醫療、性生活、財產變動、社會活動等隱私,複製錄音光碟復難以將各別人員或其內容加以分離或其分離須耗費極大之成本,法庭錄音辦法又未賦予審判長有裁量之空間,以故,交付法庭錄音光碟後,當事人或關係人之陳述內容將被永遠留存,法庭錄音光碟持有者將為如何之利用難以受控制,勢將無法保障個人生活私密領域免於受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之自主控制,無異隱私權之撤防;並可能侵及證人或鑑定人之身分保障,其所受之無形壓力,反而不易發現真實,有違公平正義;況交付法庭錄音光碟之被變造,亦將干擾訴訟程序之進行。基此,當事人聲請法院交付法庭錄音光碟,自不應准許。
【乙說】一、按訴訟權為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之基本權利,關於言詞辯論所定程式之遵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九條規定:專以筆錄證之,則言詞辯論筆錄記載之真實與否,攸關當事人之訴訟權益,而錄音較文字更能貼近法庭真實活動情形,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因而明定:「法院得依當事人之聲請或依職權,使用錄音機或其他機器設備,輔助製作言詞辯論筆錄,其辦法由司法院定之」,司法院據以訂定法庭錄音辦法,此係法律之委任授權所訂頒,旨在藉由法庭錄音,以真實呈現法庭活動之情形,輔助筆錄之製作,提升筆錄製作之效率及正確性,並可避免法官在法庭之擅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並規定:當事人得向法院聲請閱覽、抄錄或攝影卷內文書,或預納費用聲請交與繕本、影本或節本。當事人聲請交付光碟,既在確保言詞辯論筆錄之正確記載,資以進行訴訟之攻防,以維護其訴訟權之基本權利,本係當事人訴訟權利之正當行使,應係涵攝在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立法目的之範圍,自無超逾母法之問題。
  二、依個人資料保護法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個人資料係指自然人之名、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護照號碼、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病歷、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犯罪前科、聯絡方式、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間接方式識別該個人之資料。法庭活動之錄音之內容,僅係當事人就訴訟標的或訴訟程序之攻防,應無涉及可直接或間接識別訴訟當事人之個別資料,即非個人資料保護法保護之範圍。次依同法第三條之規定,當事人就其個人資料有查詢或請求閱覽及製給複製本等權利,且不得預先拋棄或以特約限制。本此意旨,公務機關或非公務機關自應盡量依當事人之請求,就其蒐集之個人資料,答覆查詢、提供閱覽或製給複製本;為確保當事人之權利,同法第十條並明定:公務機關或非公務機關除有(一)妨害國家安全、外交及軍事機密、整體經濟利益或其他國家重大利益。(二)妨害公務機關執行法定職務。(三)妨害該蒐集機關或第三人之重大利益外。應依當事人之請求,就其蒐集之個人資料,答覆查詢、提供閱覽或製給複製本,又依同法第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除第六條第一項所規定個人資料外,如有特定目的,且為同條項第三款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非公務機關亦得對該個人資料為蒐集或處理,準此,當事人在公開法庭活動內容,既係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當事人倘係為比對筆錄是否正確等正當權利行使之必要,請求製給複本交付法庭錄音光碟,除有同法第六條之個人敏感性資料或有第十條所列或有法院組織法第八十六條所定有妨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虞,經法院決定不公開之情形外,應予准許,以確保其訴訟權益。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 公決。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如下:
  按法庭錄音含有參與法庭活動之人之聲紋及情感活動等內容,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涉及其人格權等基本權之保障,應以法律明文規定或由法律明確授權。司法院依法院組織法第九十條第二項、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訂頒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及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六項訂頒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依法得聲請檢閱或閱覽卷宗之人得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法庭數位錄音內容。惟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九條規定關於言詞辯論所定程式之遵守,專以筆錄證之,同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規定,法庭錄音係為輔助製作言詞辯論筆錄,當事人為確保筆錄之正確,得依法庭錄音辦法第五條、第六條規定提出異議或聲請播放錄音內容核對更正之,同辦法第七條規定得聲請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已逾越輔助之必要範圍。又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並非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一項所定之卷內文書,當事人依該項規定聲請閱覽、抄錄或攝影卷內文書,或預納費用聲請付與繕本、影本或節本,自不包括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另法院組織法第九十條第一項規定法庭開庭時,非經審判長核准,不得錄音。乃許訴訟關係人得逕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亦違背該規定。是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及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顯逾越母法授權範圍,且非妥適,法院得不予適用。

回索引〉〉

102-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8月13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4106530條(102.05.08)強制執行法第132條(100.06.29)
【決議】
【丙說】應予准許。
【理由】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係關於供訴訟費用擔保物返還之規定,訴訟費用所屬之本案訴訟如已終結,訴訟費用應由何造負擔?亦告同時確定,倘有應由原告負擔之訴訟費用額,被告已得隨時據以對原告所供擔保行使權利,竟遲不為此項權利之行使,將使因供擔保而生之權利久懸不決,因而有同條第三款規定,使供訴訟費用擔保之原告有請求返還擔保物之依據。至其他依法令供訴訟上之擔保者,依同法第一百零六條規定,準用上開規定,若受擔保利益人,已確定得就所受損害對供擔保人提存之擔保物行使權利者,即應認與「訴訟終結」相當。故債權人依假扣押裁定供擔保後,已經假扣押執行,嗣撤銷該假扣押裁定或於收受假扣押裁定後已逾三十日(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三項),撤回假扣押執行者,債務人就假扣押執行所受之損害,已得確定並能行使,於此情形,債權人自得依上述規定,定期催告受擔保利益人行使權利而於債務人未行使後,聲請法院裁定發還提存之擔保物。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十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二年民議字第七號提案
【民三庭提案】債權人依假扣押裁定,供擔保後為假扣押執行,復就假扣押所保全之請求提起本案訴訟,嗣於該本案訴訟尚未終結前,聲請法院撤銷假扣押裁定,並向執行法院撤回假扣押執行後,定二十日以上之期間,催告債務人行使權利而未行使,該債權人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六條準用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聲請裁定返還提存之擔保物,法院應否准許?
【甲說】不應准許。
【理由】按因假扣押所供之擔保,係為擔保受擔保利益人因不當假扣押所受損害而設。倘執行法院已依假扣押裁定債權人之聲請實施假扣押執行,債權人並已就假扣押所保全之請求提起本案訴訟,則在該本案訴訟終結前,受擔保利益人是否受有損害,尚未確定,在假扣押裁定撤銷及假扣押執行撤回前,受擔保利益人仍有可能繼續發生損害,其損害額亦尚未能確定,自不能強令受擔保利益人行使其權利。在假扣押債權人已聲請假扣押執行,並已提起本案訴訟之情形下,債權人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六條準用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聲請裁定返還提存物時,必待本案訴訟已終結,並已撤銷假扣押裁定及撤回假扣押執行,始得謂與該條款所定之「訴訟終結」相當。
【乙說】不應准許。
【理由】債權人因假扣押所供之擔保,係為擔保債務人因不當假扣押所受損害而設。倘執行法院依債權人聲請已實施假扣押執行,債權人就假扣押所保全之請求並已提起本案訴訟,債務人得否請求債權人賠償因不當假扣押所受損害,須視訴訟結果而定。債權人受全部敗訴或一部勝訴一部敗訴判決確定者,關於敗訴部分之假扣押尚有未當,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條第一項規定,債務人得聲請撤銷該部分假扣押裁定,其假扣押執行程序失所依附,並應撤銷。此際,債務人所受損害已確定或可得確定,而可請求債權人賠償。債權人為領回提存物,依同法第一百零六條準用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於訴訟終結時,即得定期催告債務人行使權利,非必待債權人撤回假扣押執行,及假扣押裁定經撤銷或失其效力後,始得為之。此於債權人受部分判決勝訴確定情形,其就該部分請求,仍有依假扣押保全執行之必要觀之即明。而債權人於本案訴訟終結前,縱撤回假扣押執行,其假扣押裁定並經撤銷或失其效力,惟債務人有無請求賠償因不當假扣押所受損害之權利,既尚未確定,債權人自無從依上開規定定期催告債務人行使權利。是於此情形,同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所稱訴訟終結,應解為專指假扣押所保全請求之本案訴訟終結而言,不及其他。
【丙說】應予准許。
【理由】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係關於供訴訟費用擔保物返還之規定,訴訟費用所屬之本案訴訟如已終結,訴訟費用應由何造負擔?亦告同時確定,倘有應由原告負擔之訴訟費用額,被告已得隨時據以對原告所供擔保行使權利,竟遲不為此項權利之行使,將使因供擔保而生之權利久懸不決,因而有同條第三款規定,使供訴訟費用擔保之原告有請求返還擔保物之依據。至其他依法令供訴訟上之擔保者,依同法第一百零六條規定,準用上開規定,若受擔保利益人,已確定得就所受損害對供擔保人提存之擔保物行使權利者,即應認與「訴訟終結」相當。故債權人依假扣押裁定供擔保後,已經假扣押執行,嗣撤銷該假扣押裁定或於收受假扣押裁定後已逾三十日(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三項),撤回假扣押執行者,債務人就假扣押執行所受之損害,已得確定並能行使,於此情形,債權人自得依上述規定,定期催告受擔保利益人行使權利而於債務人未行使後,聲請法院裁定發還提存之擔保物。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102-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2年08月27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司法院公報第55卷11期9頁
【相關法條】民法第233861條(71.01.04)民法第860條(84.01.16)
【決議】
  一、於本院七十三年台抗字第二三九號判例加註「所謂遲延利息,依民國十八年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立法意旨之說明及判例之案例事實,係指法定遲延利息。」
  二、以劉庭長福來所提修正審查意見做為本院函復台北律師公會一○二年四月一日一○二北律文字第○三四一號函之內容,但刪除「另,個案裁判雖應以個案基礎事實為裁判依據,惟仍不得與本院尚有效之判例相牴觸。」之文字。
【最高法院一○二年度第十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研議本院七十三年台抗字第二三九號、八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九六七號等二則判例
  一、判例字號:七十三年台抗字第二三九號判例
  (一)【要旨】抵押權所擔保債權之範圍,應包括遲延利息在內且不以登記為必要。
  (二)相關法條: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
  二、判例字號:八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九六七號判例
  (一)【要旨】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其種類及範圍,屬於抵押權之內容,依法應經登記,始生物權之效力,但如因內容過於冗長,登記簿所列各欄篇幅不能容納記載,可以附件記載,作為登記簿之一部分。因此關於最高限額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雖未記載於土地登記簿,然於聲請登記時提出之最高限額抵押權設定契約書,有該項債權之記載者,此契約書既作為登記簿之附件,自為抵押權效力所及。
  (二)相關法條:民法第八百六十條。
【審查意見】按法定遲延利息係因法律規定而生,縱未登記亦仍為抵押權所擔保之範圍,蓋因法律規定而生之抵押權擔保內容,不以登記為生效要件之故,至其他基於當事人約定之利息、遲延利息、違約金等因難為他人所知悉,即有公示、登記之必要。本院七十三年台抗字第二三九號判例所謂之「遲延利息」應僅指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之法定遲延利息而言,當然不以登記為必要,此自民國九十六年五月司法院編印之「民法物權編部分條文暨施行法修正對照表暨總說明」中,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之立法說明曾述及:「…至原債權乃抵押權成立之要件,且為貫徹公示效力,以保障交易安全,連同其利息或遲延利息均應辦理登記,始生物權效力。…」【附件九】,惟關於遲延利息部分,嗣後則於本院九十六年八月七日「民法物權編(擔保物權部分)修正後法律適用問題」學術研討會中遭否定更可知悉【附件十】。本院八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九六七號判例提及:「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其種類及範圍,屬於抵押權之內容,依法應經登記,始生物權之效力…」,其中關於「遲延利息」應不包括因法律規定而生之「法定遲延利息」,自屬當然,是以,二則判例並未牴觸。另,個案裁判雖應以個案基礎事實為裁判依據,惟仍不得與本院尚有效之判例相牴觸。
【修正審查意見】(劉庭長福來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提)
  按法定遲延利息係因法律規定而生,縱未登記亦仍為抵押權所擔保之範圍,蓋因法律規定而生之抵押權擔保內容,不以登記為生效要件之故,至其他基於當事人約定之利息、遲延利息、違約金等因難為他人所知悉,即有公示、登記之必要。本院七十三年台抗字第二三九號判例所謂之「遲延利息」應僅指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之法定遲延利息而言,當然不以登記為必要。本院八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九六七號判例提及:「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其種類及範圍,屬於抵押權之內容,依法應經登記,始生物權之效力…」,其中關於「遲延利息」應不包括因法律規定而生之「法定遲延利息」,自屬當然,是以,二則判例並未牴觸。至民法物權編於立法院九十六年修法時,將原修正草案第二項:「約定之利息、違約金或前項但書契約之約定,以經登記者為限。利率未經登記者,依法定利率計算之。」刪除,但上述規定之意旨,並未因此改變,亦即當事人約定之利息,仍應經登記,始為抵押權擔保效力所及。
【初審決議】上述二則判例並無牴觸,無修正之必要,惟為求慎重,仍建請提交大會討論。
【決議】一、於本院七十三年台抗字第二三九號判例加註「所謂遲延利息,依民國十八年民法第八百六十一條立法意旨之說明及判例之案例事實,係指法定遲延利息。」
  二、以劉庭長福來所提修正審查意見做為本院函復台北律師公會一○二年四月一日一○二北律文字第○三四一號函之內容,但刪除「另,個案裁判雖應以個案基礎事實為裁判依據,惟仍不得與本院尚有效之判例相牴觸。」之文字。

回索引〉〉

民國103年(12)

103-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2月11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9530條(102.05.08)民法第129136137條(102.12.11)強制執行法第511133134135136條(100.06.29)
【決議】採A說,文字修正如下:
  消滅時效因假扣押強制執行而中斷者,於法院實施假扣押之執行程序,例如查封、通知登記機關為查封登記、強制管理、對於假扣押之動產實施緊急換價提存其價金、提存執行假扣押所收取之金錢(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前段)等行為完成時,其中斷事由終止,時效重行起算。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一○二年民議字第九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
  執行法院依債權人之聲請,就假扣押裁定所欲保全之債權,對債務人之財產為強制執行,所查封之財產足以保全債權人之債權,該假扣押債權之請求權,依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規定,其時效因聲請強制執行而中斷,依同法第一百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其中斷事由究於何時終止,重行起算其時效期間?
  〈A說〉:
【甲說】假扣押執行程序之查封行為完成(即查封行為完畢時)。
  按假扣押乃保全程序,其目的僅在避免債務人為財產之處分,債權人並無因之請求債務人履行特定債務之意思,假扣押之聲請雖與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請求有別,但法院依假扣押裁定所為執行行為,依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規定,其時效因聲請強制執行,而生中斷時效之效力,於其執行行為完成即查封完畢時,結束其執行程序,應認為中斷時效之事由終止,依同法第一百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重行起算時效期間,否則,債權人一經假扣押執行行為之後,其請求權時效永無完成之日,即與時效制度,原期確保交易安全,維護社會秩序之目的有違。
【丙說】實現假扣押目的之執行程序終了時。包括查封、通知登記機關為查封登記、強制管理、對於假扣押之動產實施緊急換價提存其價金、提存執行假扣押所收取之金錢等實現假扣押目的之執行程序終了。按消滅時效,因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而中斷,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定有明文。假扣押執行雖僅係保全性質,但權利人係透過法院公權利之行使,公開、明確地行使其權利,且上開規定所稱之「開始執行行為」,原即指民國八十五年十月九日修正前強制執行法第五條第一項但書所定假扣押、假處分及假執行之執行,是解釋該民法規定時,自無從將假扣押執行排除在外。惟此項執行究屬保全性質,債權人仍須透過本案訴訟或終局執行始得滿足其債權,為兼顧債務人之利益,時效自不宜長期不進行;請求權時效既因債權人聲請執行法院為執行行為而中斷,則於執行法院實施假扣押之執行程序,包括查封、通知登記機關為查封登記、強制管理、對於假扣押之動產實施緊急換價提存其價金、提存執行假扣押所收取之金錢(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前段)等程序終了時,時效自應重行起算。
  〈B說〉:
【乙說】假扣押執行程序終結時(即假扣押標的脫離假扣押處置如交付執行或撤銷假扣押時)。
  民法第一百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自中斷之事由終止時,其時效重行起算。所稱「中斷之事由終止時」,係指假扣押執行程序之終結(假扣押全部執行行為之終了)而言,必以假扣押之標的脫離假扣押之處置後(如將假扣押標的物交付執行或撤銷假扣押),全部執行行為終了,執行程序皆告終結,始足當之(參看本院四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三二八號、七十五年台上字第二二二五號判例意旨)。至假扣押之執行查封,僅是執行行為或執行程序之開始而已,要難謂為執行程序之終結。易言之,該時效中斷之事由,須待假扣押執行行為全部終了;執行程序均已終結時,始得稱中斷之事由終止而重行起算,初非以假扣押執行查封完成(該執行查封祗是部分執行行為之終了,而非全部執行行為之終了)時為準,此觀強制執行法第十一條、第一百三十三條至第一百三十六條,除就假扣押之查封外,尚設有其他有關假扣押後續執行行為之規定(諸如通知假扣押登記、收取金錢及分配金額之提存,例外權宜拍賣假扣押動產等繼續執行行為之類),並參照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就消滅時效因聲請強制執行而中斷之事由,規定與「起訴」有同一效力,而同法第一百三十七條,復為規範因起訴而中斷者,鑑於訴訟繫屬中,請求狀態仍屬繼續,必待自受確定判決或因其他方法訴訟終結,中斷之事由終止時,始重行起算時效,乃於第二項明揭斯旨;及考量假扣押執行另有撤銷假扣押裁定(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九條、第五百三十條等規定),或撤銷假扣押執行處分,撤回假扣押執行之聲請,視為不中斷(民法第一百三十六條規定)之途,於債務人之權益已有兼顧自明。
【戊說】假扣押執行保全之效力消滅時。
  聲請假扣押強制執行,依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及第一項第三款規定,消滅時效因而中斷。於假扣押執行保全效力存續期間內,債權人行使權利之狀態繼續,應保持其中斷之效力,必待該保全效力消滅,始可認其中斷之事由終止,重行起算時效期間。
  〈C說〉:
【丁說】假扣押、假處分之保全執行為僅具請求之時效中斷事由,未於六個月內起訴者,其時效視為不中斷,已進行之時效期間接續計算;若於六個月內起訴,則依起訴中斷事由之終止為斷。
  一、按強制執行,依承發吏而為者,以執行行為之開始,為時效中斷之事由;又依法院(審判衙門)而為者,以執行之聲請,為時效中斷之事由,此觀之第一次民律草案第二百八十七條、民法第一百三十六條之立法理由自明,而立法當時之強制執行律第二編規定執行機關分為承發吏及執行審判衙門(第三十六條、第五十一條),是第一次民律草案第二百八十七條第二項、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就開始執行行為、聲請強制執行分別規定其時效中斷事由,係緣自執行機關為承發吏或審判衙門之不同而區分,並非本於原強制執行法第五條但書:「假扣押、假處分之執行,依職權為之」之規定,多數學說以該條但書之規定,據以解為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開始執行行為之時效中斷事由,包括假扣押、假處分之保全執行,顯係誤會。又假扣押、假處分執行得否為時效中斷事由,與假扣押、假處分執行是否為我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之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之時效中斷事由內涵,係不同層次之命題,兩者不能混淆。日本民法第一百四十七條係將扣押、假扣押、假處分,併列為時效中斷事由,並非假扣押、假處分包含在強制執行(扣押)之內;另依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翻譯之德國民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二項第五款:「開始執行行為,或在委託法院或其他官署實施強制執行時,提出強制執行之聲請者。」之註釋,明確指出(該條第二項第五款)執行行為之開始及強制執行之聲請,假扣押、假處分則無中斷時效之效力。迨至西元二○○二年德國民法修正時,始在二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九款增列假扣押、假處分為時效停止事由,亦係單獨新增列為一款。法國於二○○八年六月十七日通過二○○八-五六一號法案,編入法國民法典第三部,其中第二二四四條係規定:時效期間亦因民事訴訟法典之保全程序或強制執行被中斷,亦係將保全程序與強制執行併列,故由日、德、法之立法例,益見我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之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之中斷事由,並不包括假扣押、假處分執行行為。
  二、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一次民律草案第二百八十條第二項之立法理由均揭明:「此外可與起訴有同一之效力者,如支付命令之送達等,本條特臚舉之,乃明示審判上之中斷事項。」亦即必須其行為與起訴之行為相當,其結果亦須與判決結果相當,以故,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所列舉者,應與起訴有同一效力,得以確定債權或實現債權之中斷事由,始克當之。假扣押、假處分僅在保全其請求權(債權)將來之強制執行,而假扣押、假處分之執行行為,其本質上並非實現債權人請求權之強制執行,故僅止於查封債務人之責任財產,剝奪其處分權,以維持其財產之現狀而已,原則上不能進而為換價、分配或交付之行為,無從實現債權人之請求權,於例外情形雖得收取分配金額(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三條)、或拍賣動產之權宜辦法(同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然僅得為提存,不能為清償、交付行為,債權人之請求權無從經由假扣押、假處分之執行,獲得實現;終局強制執行則係以公權力透過查封、換價、分配或交付、代為履行等程序強制債務人履行債務,實現債權人之請求權,準此,假扣押、假處分之執行行為顯非等同強制執行行為,亦難認與起訴行為相當,又不生與起訴相當之效力,自不應包括在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五款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之時效中斷事由之內。
  三、又債權人除須有行使權利之意思外,並須有請求行為、起訴或與起訴同一效力之確定債權或實現債權行為,始具中斷時效之事由(另為債務人為承認),此為我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明定之時效中斷事項。縱認債權人所為假扣押,除有保全其本案債權將來強制執行之意思,兼有行使本權權利之意思,惟假扣押執行,無從轉換為起訴或與起訴同一效力之確定債權行為;亦無從轉換為強制執行實現債權之程序,以清償債權,自不該當起訴或與起訴同一效力之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一項第二、三款及第二項各款時效中斷事由。從而假扣押之執行縱有行使本權權利之意思,僅具同條第一項第一款請求之中斷事由。此不僅符合假扣押為確定判決前之保全程序本質,並得促使債權人儘速起訴,讓債權債務關係得以早日確定,進而聲請強制執行以實現債權。並可促進債權人慎重行使保全程序,避免濫行假扣押保全程序,兼顧債權人、債務人利益之衡平。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A說,文字修正如下:
  消滅時效因假扣押強制執行而中斷者,於法院實施假扣押之執行程序,例如查封、通知登記機關為查封登記、強制管理、對於假扣押之動產實施緊急換價提存其價金、提存執行假扣押所收取之金錢(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前段)等行為完成時,其中斷事由終止,時效重行起算。

回索引〉〉

103-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2月11日

【相關法條】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第28條(88.06.02)民法第71條(103.01.29)
【決議】臺灣省修正日產基地出售辦法,已於民國五十年四月十二日明令廢止;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原名稱為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程序條例)亦於八十八年六月二日廢止,有關主管或管理機關違反國有財產法之規定,處分國有財產,其效力如何?應依國有財產法之規定定之,法律已變更,本則決議已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貳、對於一○三年度第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四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四十八年度第一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部分,提出復議(劉庭長福來提出)。
  五、【四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四十八年度第一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日產管理機關對於日產本屬有權處分,其對讓售標售之方式依修正臺灣日產基地出售辦法第五項規定,又可擇一行使,況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程序條例所謂變賣財物,在銀元一萬元以上者,應公告招標,違之者,亦非無效,僅機關內部負責人員應負失職責任而已。
【相關法條】民法第七十一條。
【初審決議】現行法令均非以銀元為計算單位,而改以新臺幣為之,爰建議加註「現行法令均以新臺幣為計算單位」等語。
【一○三年度第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本院與「銀元」相關之十八年上字第一一九○號、七十年台抗字第四七九判例及三十八年十月十七日民庭總會議決議(二)、三十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民庭庭長會議決議、四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四十八年度第一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三)、六十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六十二年度第三次民事庭庭長會議決議、六十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六十八年度第十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均不作任何加註。 【建議】臺灣省修正日產基地出售辦法,已於民國五十年四月十二日明令廢止;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原名稱為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程序條例)亦於八十八年六月二日廢止,有關主管或管理機關違反國有財產法之規定,處分國有財產,其效力如何?應依國有財產法之規定定之,法律已變更,本則決議已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理由】按臺灣省修正日產基地出售辦法,已於民國五十年四月十二日明令廢止;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原名稱為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程序條例)亦於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二日廢止。又有關國有財產之取得、保管、使用、收益及處分,已另定國有財產法規範,該法第二十八條規定:主管機關或管理機關對於公用財產不得為任何處分……,故有關主管機關違反國有財產法之規定,處分國有財產,其效力如何,應依國有財產法之規定定之,法律已變更,本決議已不合時宜,以不再供參考為宜。
【決議】臺灣省修正日產基地出售辦法,已於民國五十年四月十二日明令廢止;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條例(原名稱為各機關營繕工程及購置定製變賣財物稽察程序條例)亦於八十八年六月二日廢止,有關主管或管理機關違反國有財產法之規定,處分國有財產,其效力如何?應依國有財產法之規定定之,法律已變更,本則決議已不合時宜,不再供參考。

回索引〉〉

103-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三)【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2月11日

【相關法條】行政程序法第17條(102.05.22)國家賠償法第58條(69.07.02)國家賠償法施行細則第3-119條(88.09.29)民法第197條(103.01.29)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
  按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係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而依同法施行細則第三條之一規定,所謂知有損害,係指知有損害事實及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而言。衡以國家賠償法係規範國家對人民之賠償責任,係整體不可分割,於不能確定賠償義務機關或孰為賠償義務機關有爭議時,除可依國家賠償法第九條第四項規定定其賠償義務機關外,同法施行細則第十九條復規定被請求賠償損害之機關,認非賠償義務機關或無賠償義務者,得不經協議拒絕之,並通知有關機關,則是否知悉賠償義務機關對於國家賠償請求權之行使並無影響。是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所定之賠償請求權時效,自以請求權人知悉應由國家負賠償責任即足,不以知悉賠償義務機關為必要。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參、一○二年民議字第八號提案
【民三庭提案】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該條項所定之二年消滅時效期間,是否應自請求權人知悉「受有損害」及「賠償義務機關」時起算?
【甲說】按國家賠償法第八條雖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但所謂「知有損害」非僅指單純知有損害而言,其因而受損害之他人行為為侵權行為,亦須一併知之,若僅知受損害及行為人,而不知其行為為侵權行為,則無從本於侵權行為請求國家賠償,時效即無從進行。易言之,對於侵權行為,提起國家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機關時起算。
【乙說】一、按民法固為國家賠償法之補充法,惟必於國家賠償法未規定者,始有依該法第五條之規定,適用民法有關規定之餘地。而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既參考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短期時效之體例,作有別於該條項(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時效起算點之規範,特別明定為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算二年之請求權時效期間;復於同法施行細則第三條之一規定,本法第八條第一項所稱「知有損害」,須知有損害事實及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期臻明確,已無就此再依民法規定予以補充之必要。故其請求權時效之起算,應以知有損害及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為已足,無庸一併知悉至何一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
  二、本院七十二年台上字第七三八號判例,乃因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始闡論「關於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應以請求權人實際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算」,與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規定為「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文字既有不同,自不能以前開判例對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前段規定所持見解,直接適用於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規定。
  三、按被請求賠償損害之機關,認非賠償義務機關或無賠償義務者,得不經協議,於收到請求權人之請求起三十日內,以書面敘明理由拒絕之,並通知有關機關,國家賠償法施行細則第十九條定有明文。且行政機關對事件管轄權之有無,應依職權調查;其認無管轄權者,應即移送有管轄權之機關,並通知當事人。人民於法定期間內提出申請,依前項規定移送有管轄權之機關者,視同已在法定期間內向有管轄權之機關提出申請,行政程序法第十七條亦定有明文。由此可知,於國家賠償事件,國家組織對於人民而言是「整體不可分割的」,人民僅須知有損害事實及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為已足,不必知悉至何一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甚或違法之公務員真實姓名為何?即得依前開規定行使其國家賠償權,初無行使請求權障礙之可言。
  〔學者李惠宗、葉百修、曹競輝、林三欽、劉春堂〕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
  按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係規定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而依同法施行細則第三條之一規定,所謂知有損害,係指知有損害事實及國家賠償責任之原因事實而言。衡以國家賠償法係規範國家對人民之賠償責任,係整體不可分割,於不能確定賠償義務機關或孰為賠償義務機關有爭議時,除可依國家賠償法第九條第四項規定定其賠償義務機關外,同法施行細則第十九條復規定被請求賠償損害之機關,認非賠償義務機關或無賠償義務者,得不經協議拒絕之,並通知有關機關,則是否知悉賠償義務機關對於國家賠償請求權之行使並無影響。是國家賠償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所定之賠償請求權時效,自以請求權人知悉應由國家負賠償責任即足,不以知悉賠償義務機關為必要。

回索引〉〉

103-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2月25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23126136139條(102.05.08)
【決議】採甲說。
  法院書記官,得於法院內,將文書付與應受送達人,以為送達,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六條定有明文。依同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規定,送達由法院書記官依職權為之,故書記官於法院閱卷室會晤應受送達人時,得將應送達文書付與之。於此場合,法院閱卷室即為同法第一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送達處所,倘應受送達人拒絕收領而無法律上理由,書記官得將文書置於該閱卷室,以為送達。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二年民議字第十一號提案
【民二庭提案】書記官在法院閱卷室會晤應受送達人,將應送達文書交付應受送達人,其拒絕收領而無法律上理由,得否將文書置於該閱卷室,以為送達?
【甲說】法院書記官,得於法院內,將文書付與應受送達人,以為送達,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六條定有明文。依同法第一百二十三條規定,送達由法院書記官依職權為之,故書記官於法院閱卷室會晤應受送達人時,得將應送達文書付與之。於此場合,法院閱卷室即為同法第一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送達處所,倘應受送達人拒絕收領而無法律上理由,書記官得將文書置於該閱卷室,以為送達。
【乙說】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置於送達處所」,專指同法第一百三十六條第一項本文規定之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應不包括同條但書之會晤處所,故法院閱卷室尚非可留置文書之處所。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103-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5月20日

【相關法條】家事事件法第3197條(101.01.11)
【決議】
【乙說】依家事非訟程序審理。
【理由】家事事件法施行後,各類型家事事件之審判程序,應先依同法第三條各項規定,區分事件之性質及類型,分別依家事訴訟程序或家事非訟程序處理。施行前原屬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之事件,施行後既改列為家事非訟事件,各級法院審理該事件,應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改依家事非訟程序終結之,第二審依民事訴訟程序審理並以判決形式終結者,經當事人提起上訴,第三審仍應依家事非訟程序審理,並以提起再抗告視之。
  法院對於家事非訟事件,誤依訴訟程序審理並以判決終結者,當事人聲明不服之期間為二十日,並依抗告程序徵收裁判費。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七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三年民議字第一號提案
【院長提議】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原屬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之事件,第二審法院審理中,因家事事件法之施行,將之改列為家事非訟事件,第二審法院未依家事事件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改依家事事件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審理,仍適用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以民事判決審結,當事人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
  (一)本院究應依家事訴訟程序審理,或依家事非訟程序處理?
【甲說】依家事訴訟程序審理。
【理由】家事事件法施行後,各類型家事事件之審判程序,應先依同法第三條各項規定,區分事件之性質及類型,各依家事訴訟程序與家事非訟程序處理。施行前原屬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之事件,施行後已改列為家事非訟程序者,於各級法院審理中,應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改依家事非訟程序審結,第二審法院仍依民事訴訟程序審理並以判決形式終結事件,因屬違式裁判,第三審法院仍應依上訴程序處理。
【乙說】依家事非訟程序審理。
【理由】家事事件法施行後,各類型家事事件之審判程序,應先依同法第三條各項規定,區分事件之性質及類型,分別依家事訴訟程序或家事非訟程序處理。施行前原屬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之事件,施行後既改列為家事非訟事件,各級法院審理該事件,應依同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改依家事非訟程序終結之,第二審依民事訴訟程序審理並以判決形式終結者,經當事人提起上訴,第三審仍應依家事非訟程序審理,並以提起再抗告視之。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決定】法院對於家事非訟事件,誤依訴訟程序審理並以判決終結者,當事人聲明不服之期間為二十日,並依抗告程序徵收裁判費。

回索引〉〉

103-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5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102.05.08)
【決議】
【甲說】第二審法院就家事非訟事件誤用民事訴訟法之人事訴訟程序審理者,如不影響裁判之結果,本院不得僅因其未適用家事事件法家事非訟程序之規定,即將原判決廢棄,仍應予以維持。
【理由】按保障當事人之程序利益及訴訟經濟,為民事訴訟之大原則。家事事件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與民事訴訟法之人事訴訟程序固有不同,但後者亦規定法院應為職權調查,並排除當事人認諾、捨棄、自認等規定,且依訴訟程序審理,通常較為嚴格,對當事人非必不利。況家事事件法將某類事件列為非訟事件,其目的即在使法官得依職權裁量而為妥適、迅速之判斷,第二審法院未適用家事非訟程序之規定,對於當事人程序利益之保障如未有欠缺,基於訴訟經濟,自不得僅因其未適用該程序規定,即將原判決廢棄,否則,反悖於該類事件列為非訟事件之立法本旨。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七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三年民議字第一號提案
【院長提議】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原屬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之事件,第二審法院審理中,因家事事件法之施行,將之改列為家事非訟事件,第二審法院未依家事事件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改依家事事件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審理,仍適用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以民事判決審結,當事人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
  (二)第二審法院誤用民事訴訟人事訴訟程序審理判決,本院如認其判決結果,並無不當,究應維持原判決,或以原判決誤用程序法規定,屬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將原判決廢棄,發回第二審更為審理?
【甲說】第二審法院就家事非訟事件誤用民事訴訟法之人事訴訟程序審理者,如不影響裁判之結果,本院不得僅因其未適用家事事件法家事非訟程序之規定,即將原判決廢棄,仍應予以維持。
【理由】按保障當事人之程序利益及訴訟經濟,為民事訴訟之大原則。家事事件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與民事訴訟法之人事訴訟程序固有不同,但後者亦規定法院應為職權調查,並排除當事人認諾、捨棄、自認等規定,且依訴訟程序審理,通常較為嚴格,對當事人非必不利。況家事事件法將某類事件列為非訟事件,其目的即在使法官得依職權裁量而為妥適、迅速之判斷,第二審法院未適用家事非訟程序之規定,對於當事人程序利益之保障如未有欠缺,基於訴訟經濟,自不得僅因其未適用該程序規定,即將原判決廢棄,否則,反悖於該類事件列為非訟事件之立法本旨。
【乙說】廢棄原判決。
【理由】原應依家事非訟程序處理之事件,誤用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處理者,係訴訟程序之違背,因第二審未踐行家事事件法非訟程序之特別規定以為處理,無異於剝奪當事人有依特別程序規定實施程序之訴訟權,如不將原判決廢棄發回第二審,逕以不影響判決結果為由,維持原判決,等同於審級限縮。又觀諸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二項規定:「因違背訴訟程序之規定廢棄原判決者,其違背之訴訟程序部分,視為亦經廢棄」,足認第二審訴訟程序之違背,亦為構成第三審廢棄第二審裁判之理由。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103-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三)【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5月20日

【相關法條】家事事件法第294條(101.01.11)
【決議】
【乙說】發交少年及家事法院(未設少年及家事法院地區之地方法院)。
【理由】家事事件法公布施行後,概適用該法之規定。而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對於第一審就家事非訟事件所為裁定之抗告,由少年及家事法院以合議裁定之;依同法第二條規定,未設少年及家事法院地區,由地方法院家事法庭處理之。本件上訴本院後,既應依再抗告程序處理,自應適用上開家事事件法規定,發交少年及家事法院(或地方法院)以合議裁定之,俾符法律規定。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七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三年民議字第一號提案
【院長提議】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原屬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之事件,第二審法院審理中,因家事事件法之施行,將之改列為家事非訟事件,第二審法院未依家事事件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改依家事事件法所定家事非訟程序審理,仍適用民事訴訟法人事訴訟程序以民事判決審結,當事人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
  (三)如有發回必要,應發回第二審法院或發交少年及家事法院(未設少年及家事法院地區之地方法院)?
【甲說】發回第二審法院。
【理由】該事件既經第二審法院裁判,於確定前,其抗告均應由該第二審法院受理,故有發回必要時,應發回該法院。
【乙說】發交少年及家事法院(未設少年及家事法院地區之地方法院)。
【理由】家事事件法公布施行後,概適用該法之規定。而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對於第一審就家事非訟事件所為裁定之抗告,由少年及家事法院以合議裁定之;依同法第二條規定,未設少年及家事法院地區,由地方法院家事法庭處理之。本件上訴本院後,既應依再抗告程序處理,自應適用上開家事事件法規定,發交少年及家事法院(或地方法院)以合議裁定之,俾符法律規定。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103-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6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0條(102.05.08)祭祀公業條例第2122條(96.12.12)
【決議】關於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定,補充決定如下:法院裁判書關於祭祀公業名稱之記載,其經登記為法人者,依其登記;未登記為法人者,依其使用之名稱。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定】
【討論事項】一○三年民議字第四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就以祭祀公業為當事人者,裁判書之記載方式,決定:「祭祀公業尚未登記為法人者,應按非法人團體之例,載為『某祭祀公業』,並列管理人為其法定代理人。」惟為避免造成當事人之困擾,應否為補充決定?說明:本院承辦庭裁判書就尚未登記為法人之祭祀公業名稱,遵照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定,記載為某祭祀公業,與當事人書狀所載之名稱不同(例如祭祀公業某某),當事人收受裁判書後,具狀聲請更正。為避免造成當事人之困擾或不便,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上開決定部分,有補充(或變更)決定之必要。
【決定】關於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定,補充決定如下:法院裁判書關於祭祀公業名稱之記載,其經登記為法人者,依其登記;未登記為法人者,依其使用之名稱。

回索引〉〉

103-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7月08日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為:
  土地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所謂私有土地因成為公共需用之湖澤或可通運之水道,其所有權視為消滅,並非土地物理上之滅失,所有權亦僅擬制消滅,當該土地回復原狀時,依同條第二項之規定,原土地所有人之所有權當然回復,無待申請地政機關核准。至同項所稱「經原所有權人證明為其原有」,乃行政程序申請所需之證明方法,不因之影響其實體上權利。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九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二年度民議字第十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土地法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私有土地,因天然變遷成為湖澤或可通運之水道時,其所有權視為消滅」;第二項規定:「前項土地,回復原狀時,經原所有權人證明為其原有者,仍回復其所有權」。若有第一項所示之私有土地回復原狀(浮覆)時,原土地所有權人之所有權何時回復?
【甲說】於浮覆時即回復(自動回復說)。
  土地為水所覆蓋者,除法律明定不得為私有外,非不得為私權之客體,至於天然形成之湖澤為公共需用,或可通運之水道,如已為私有者,在未依法徵收前,並非當然喪失所有權,觀諸土地法第一條、第十四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自明。又土地所有權人對土地權利行使及於土地上下,為民法第七百七十三條所明定。因此,土地縱為河川流水所覆蓋,其土地之本質並未喪失,所有權人亦不因土地地表流水經過喪失對土地之使用價值與管領力,僅在因公水,供通運、灌溉、動力、公共飲水、疏洪、排水等公共利益範圍內,其權利行使受到限制而已。水利法第八十三條:「尋常洪水位行水區域之土地,為防止水患,得限制其使用,其原為公有者,不得移轉為私有;其已為私有者,主管機關應視實際需要辦理徵收,未徵收者,為防止水患,並得限制其使用」,即本此意旨而立。故土地法第十四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所指不得為私有土地之規定,應解為:其原始為公有土地者,不許人民取得為私有土地,人民已依法取得所有權之土地,如與公有或公用不相妨害時,仍不妨許可私有,但如有妨害公共利益或與公用目的相衝突時,則應依法徵收變為公有土地,於徵收後,即不許再變為私有,於徵收前,僅得依水利法及相關法令,限制其使用。準此,土地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所謂私有土地因成為公共需用之湖澤或可通運之水道,其所有權視為消滅,並非土地物理上之滅失,所有權亦僅擬制消滅,當該土地回復原狀時,依同條第二項之規定,原土地所有人之所有權當然回復,無待申請地政機關核准。至同項所稱「經原所有權人證明為其原有」,乃行政程序申請所需之證明方法,不因之影響其實體上權利。
【乙說】於向地政機關申請核准時回復(核准回復說)。
  土地法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之「回復其所有權」之權利,性質上屬請求權,並非物權。因私有土地之所有權消滅後,為國有土地,當此國有土地又回復為私有時,其要件是否符合及回復之範圍如何等,均應經一定之認定程序;第二項規定「經原所有權人證明為其原有」,即表示原土地所有權人須向主管機關申報,並提出證明,經認定符合回復要件而核准時,始生原土地所有權人回復其所有權之效力。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為:
  土地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所謂私有土地因成為公共需用之湖澤或可通運之水道,其所有權視為消滅,並非土地物理上之滅失,所有權亦僅擬制消滅,當該土地回復原狀時,依同條第二項之規定,原土地所有人之所有權當然回復,無待申請地政機關核准。至同項所稱「經原所有權人證明為其原有」,乃行政程序申請所需之證明方法,不因之影響其實體上權利。

回索引〉〉

103-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8月05日

【相關法條】公司法第174185189191條(59.09.04)
【決議】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例要旨與該判例個案具體事實未盡相符,本則判例不再援用。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十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研議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例是否不再援用
【判例要旨】公司為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所列之行為,而召開股東會為決定時,出席之股東,不足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及違反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而為股東會之決議方法之違法,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僅股東得於決議之日起一個月內,訴請法院撤銷之,而不屬於同法第一百九十一條決議內容違法為無效之範圍。
【初審決議】本則判例是否繼續援用,涉及股東權益之保障,避免少數股東利用不合法程序之決議控制多數股東之資產,及股東會決議之安定性、交易安全、公司經營安定性等之權衡,而可有甲、乙二說如下,小組見解分歧(甲、乙說各四票,主席一票採甲說),建議送請民事庭會議討論:
  一、甲說-不再援用說
  在股東會之普通決議,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規定,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表決權過半數(二分之一)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出席股東不足法定最低人數時,不得開會;若竟違法開會行使表決權,通過普通決議,不生決議應有之效力。在股東會之特別決議,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出席股東不足法定最低人數時,不得開會;若竟違法開會行使表決權,通過特別決議,亦不生決議應有之效力。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例謂:「公司為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所列之行為,而召開股東會為決定時,出席之股東,不足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及違反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而為股東會之決議方法之違法,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僅股東得於決議之日起一個月內,訴請法院撤銷之,而不屬於同法第一百九十一條決議內容違法為無效之範圍。」。觀其內容,僅記載出席股東不足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對於實際出席人數究為若干?是否已達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所定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以上?語焉不詳。經查該判例所由摘錄之判決全文理由項下,記載出席股東僅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二十六點七,不足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所定「過半數」甚遠,如竟違法行使表決權,通過普通決議,尚不生普通
【決議】之效力,前已論列;茲竟以低於普通決議所需應出席股東之人數,對於必須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特別決議,行使表決權,所為特別決議為當然無效,而非得撤銷。且召集股東會為普通決議或特別決議,如出席股東不足法定最低人數,為不得開會行使表決權之問題,要與股東會決議方法之違法無涉。前述決議將股東會出席股東不足法定最低人數,認為決議方法之違法,亦有可議,遑論本件判例要旨與所由摘錄個案之具體情形不符,其程序上之瑕疵,頗為嚴重,建議本件判例不再援用。
  二、乙說-繼續援用說
  (一)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例係基於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百九十一條等相關規定而為,而該等公司法規定在歷次修法歷程中既未有所變更,顯見立法者就此等未達定足數之股東會決議已明確採行「得撤銷」說,則在權力分立之架構下,司法權自無從逾越,而透過解釋從事法之續造。
  (二)上開判例行之有年,倘於現行法未修正之情形下,變更該項見解,則各股東將可主張此類未達定足數之股東會決議為不成立或無效,如此將使決議之法律效果懸而不決,嚴重影響交易秩序、公司治理安定性及浪費人力與物力,顯有不妥。
  (三)綜上,本則判例應繼續援用。
【決議】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例要旨與該判例個案具體事實未盡相符,本則判例不再援用。

回索引〉〉

103-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1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8月05日

【相關法條】公司法第174189條(102.01.30)
【決議】
【甲說】不成立
  股東會之決議,乃多數股東基於平行與協同之意思表示相互合致而成立之法律行為,如法律規定其決議必須有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此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為該法律行為成立之要件。欠缺此項要件,股東會決議即屬不成立,尚非單純之決議方法違法問題。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十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貳、一○三年度民議字第二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股份有限公司股東會出席之股東,不足公司法第一百七十四條規定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之過半數時,所為決議之瑕疵,究係不成立、得撤銷抑或無效?
【甲說】不成立
  股東會之決議,乃多數股東基於平行與協同之意思表示相互合致而成立之法律行為,如法律規定其決議必須有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此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為該法律行為成立之要件。欠缺此項要件,股東會決議即屬不成立,尚非單純之決議方法違法問題。
【乙說】得撤銷
  股東會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公司法或公司章程所定數額,而仍為決議者,係屬同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之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股東僅得依該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其決議;在未撤銷前,仍非無效。
【丙說】無效
  按股東會為股份有限公司之最高意思機關,股東會決議係透過定足額股東(股份)之多數決所為之表決程序,以形成股份有限公司意思之機制。股東會出席人數所代表之股權未達定足額數,本不應為決議,倘作成股東會決議,即與股東會決議係屬股東多數決以形成公司意思之本質不符,故股東會出席股東所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之股權須達法定之額數,為股東會合法決議之能力,欠缺此一合法決議能力所為之股東會決議,自屬無效。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103-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3年08月1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28條(102.05.08)強制執行法第132條(103.06.04)
【決議】
【丙說】折衷說。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抗告法院為裁定前,應使債權人及債務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旨在保障債權人及債務人之程序權,並使抗告法院能正確判斷原裁定之當否。惟假扣押係保全程序,假扣押裁定具隱密性,為防止債務人隱匿或處分財產,以保全債權人之強制執行,其執行應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於裁定送達債務人之同時或送達前為之。考量此項立法趣旨,債權人對駁回其假扣押聲請之裁定提起抗告,倘假扣押隱密性仍應予維持,即無須使債務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最高法院一○三年度第十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三年民議字第三號提案
【院長提議】債權人聲請法院對債務人為假扣押裁定,第一審法院駁回債權人之聲請,債權人提起抗告,抗告法院於裁定前,是否應通知債務人陳述意見?
【甲說】肯定說。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抗告法院為裁定前,應使債權人及債務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係為保障債權人及債務人之程序權,並使法院能正確判斷原裁定之當否,應賦予債權人及債務人於抗告法院裁定前有陳述意見之機會而設。抗告法院如未使債權人及債務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其踐行之程序,於法即有未合。此項規定既未限制僅於債務人提起抗告,始應通知債權人陳述意見,即應對債權人提起抗告亦有適用,故抗告法院仍應通知債務人陳述意見。
【乙說】否定說。
  假扣押係屬保全程序,為防止債務人隱匿或處分其財產而達脫產目的,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假扣押之執行應於裁定送達同時或送達前為之,以保障債權人權益。是債權人對於駁回其假扣押聲請之裁定,提起抗告,抗告法院若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八條第二項規定,通知債務人陳述意見,無異使債務人事先知悉債權人對其聲請假扣押情事,此與上開強制執行法保護債權人之立法意旨有違。準此,債權人不服第一審法院所為駁回假扣押聲請之裁定,提起抗告,抗告法院自無庸通知債務人陳述意見。
【丙說】折衷說。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抗告法院為裁定前,應使債權人及債務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旨在保障債權人及債務人之程序權,並使抗告法院能正確判斷原裁定之當否。惟假扣押係保全程序,假扣押裁定具隱密性,為防止債務人隱匿或處分財產,以保全債權人之強制執行,其執行應依強制執行法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於裁定送達債務人之同時或送達前為之。考量此項立法趣旨,債權人對駁回其假扣押聲請之裁定提起抗告,倘假扣押隱密性仍應予維持,即無須使債務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民國104年(19)

104-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1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521079-5條(104.01.14)民事訴訟法第186257377390446463條(102.05.08)家事事件法第32339414952575861104105條(101.01.11)民法第2097199510761114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536538條(20.02.13)民事訴訟法第186377378379380424443564565568569573574583條(24.02.01)民事訴訟法第69186380389427446568569572573574577578條(79.08.20)強制執行法第4條(64.04.22)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1月6日104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8則、改列或增列適用法條15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4年1月6日104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8則、改列或增列適用法條15則

【不再援用民事判例8則】

一、十八年抗字第一五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18年抗字第153號

  訴請法院解除租約,勒令遷房,是兩造並非僅因接收房屋之故而涉訟,不得認為簡易訴訟程序。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
【不再援用理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第一款就應適用簡易程序事件,已由原關於出租人與承租人間因接收、遷讓房屋等事涉訟者,改為因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定期租賃或定期借貸關係而涉訟者。

二、十九年抗字第七九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19年抗字第796號

  所謂因遷讓而涉訟者,乃指業主(即出租人)與租戶(即承租人)間,因遷讓房屋時生有糾葛以致涉訟者而言,若就賃借有所爭執,即應否解除租約,遷讓房屋之訟爭,不得謂之因遷讓而涉訟。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
【不再援用理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第一款就應適用簡易程序事件,已由原關於出租人與承租人間因接收、遷讓房屋等事涉訟者,改為因建築物或其他工作物定期租賃或定期借貸關係而涉訟者。

三、十八年上字第二四五一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18年上字第2451號(三)

  訴訟代理人之委任及撤銷,以當事人之聲明為準,而聲明之方式,除當事人以言詞為訴訟委任,經法院書記官記明筆錄者外,須提出證明代理權之書狀。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九條。
【不再援用理由】當事人結束訴訟代理關係應為「終止」,本則判例載為「撤銷」已有違誤,況其意旨亦均已為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九條所明訂,本則判例應無存在價值。

四、二十八年抗字第二二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抗字第223號

  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四條之規定,命中止訴訟程序,以離婚之訴及夫妻同居之訴,法院認當事人有和諧之望者為限,始得為之,若當事人之一方以他方於結婚時不能人道而不能治為原因,提起撤銷婚姻之訴者,法院不得以他方不能人道之情形非無治癒之望為理由,援用該條規定命中止訴訟程序。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八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件判例要旨係依據原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八條之規定而為詮釋,與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之規定不符。

五、二十九年上字第八八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9年上字第883號(二)

上訴人之女縱令為被上訴人所生,應由被上訴人負扶養義務,亦僅其女有扶養請求權,上訴人自不得以自己名義,提起請求扶養之訴,即使上訴人以其女之名義提起請求扶養之訴,而自為法定代理人,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八條第二項之規定,亦不得與上訴人請求與被上訴人離婚之本件訴訟合併提起。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要旨,與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一款及第一百零五條之規定牴觸。

六、三十一年上字第二○一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1年上字第2014號

  婚姻事件由夫或妻起訴者,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五條第一項應以其配偶為被告,則夫或妻於婚姻事件中,依同法第五百六十八條第二項合併提起非婚姻事件之訴,自亦僅能本於該夫妻間之法律關係,向其配偶為之。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與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之規定未盡相符。

七、三十三年上字第四八八五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3年上字第4885號

  兩願離婚一經合法成立,其婚姻關係即從此消滅,無待於法院為宣告離婚之判決,故當事人就兩願離婚是否合法成立有爭執,而提起訴訟時,雖其訴之聲明求為離婚之判決,仍應認其係以兩願離婚為理由,而請求確認其婚姻關係消滅,自係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四條第一項所謂確認婚姻不成立之訴。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八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要旨與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二條之用語不符。

八、三十七年上字第七八三二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7_上_7832

  婚姻當事人之一方因不能人道而不能治者,雖他方當事人依法僅得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而不得據以請求離婚,然請求離婚亦係向法院求為使其婚姻關係消滅之判決,依其聲明解釋,仍應認為係提起撤銷婚姻之訴。
【相關法條】民法第九百九十五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八條。
【不再援用理由】民法已增列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本則判例不合時宜。

【改列或增列適用法條15則】

一、十九年上字第一二五二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19年上字第1252號

  脫離家長與妾之關係,並非夫妻離婚事件,自不適用專屬管轄之規定。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八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五十二條。

二、二十一年上字第一三四八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1_上_1348

  離婚之訴,惟夫或妻得為原告或被告,如由第三人為共同原告或以第三人為共同被告,縱使該第三人為夫或妻之父母,亦應認為當事人不適格,將該部分原告之訴駁回。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九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

三、二十二年上字第一三四九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2年上字第1349號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八條第二項所揭非婚姻事件之訴,固得與離婚之訴合併提起,惟離婚之訴僅夫或妻得為原告或被告,此項非婚姻事件之訴,自必為夫妻間之訴訟始得與離婚之訴合併提起。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一條。

四、十九年上字第二三三七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19年上字第2337號

  在通常訴訟程序之第二審中,不得變更或追加為婚姻事件之訴。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三條、第二百五十七條。

五、二十二年上字第二○八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2年上字第2083號

  夫妻之一方死亡時,其生存之一方與第三人間之關係,如姻親關係、扶養關係等依然存在,觀民法第九百七十一條、第一千一百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自明,故夫妻之一方死亡後,有婚姻撤銷權之第三人,仍得提起撤銷婚姻之訴,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六條第二項後段之規定,即指此種訴訟而言。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九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

六、二十七年上字第二四五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7_上_2454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四條第一項所謂住所,應依民法之規定定其意義。依民法第二十條第一項規定,須以久住之意思,住於一定地域者,始為在該地有住所,若因事務或業務寄居其地,非有久住之意思者,縱令時歷多年,亦僅得謂為居所,不能認為住所。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八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二條。

七、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六五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上字第1654號

  被上訴人前次對於上訴人提起之離婚之訴,係因未繳納裁判費經第一審法院認為不合法以裁定駁回,並非因無理由而被判決駁回,則被上訴人於上訴人提起同居之訴後,復提起撤銷婚姻之反訴,自不在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九條限制之列。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三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七條。

八、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八○五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上字第1805號

  在第二審為訴之變更,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固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三條第一項所規定,惟離婚之訴得於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變更為撤銷婚姻之訴,同法第五百六十八條第一項亦定有明文,此為對於第四百四十三條第一項之特別規定,當事人就此項訴訟為訴之變更,自無須經他造之同意。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五百七十二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

九、二十八年抗字第三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抗字第33號

  法院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四條之規定,命中止訴訟程序後,認為無中止之必要時,得依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之規定撤銷中止之裁定。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五百七十八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九條。

十、三十二年上字第二三一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2年上字第2316號

  關於訴訟上自認及不爭執事實之效力之規定,在撤銷婚姻之訴於撤銷婚姻之原因事實固不適用之,惟法院以此自認或不爭執之情形,供其依自由心證判斷事實真偽之資料,仍無不可。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四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五十八條。

十一、三十二年上字第五○二一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2年上字第5021號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三條第一項所定,起訴前應經法院調解之離婚之訴,當事人未經聲請調解即行起訴者,依同條第二項準用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條第二項,固視其起訴為調解之聲請,惟第一審法院未行調解程序,仍作為起訴而已為終局判決者,其調解之欠缺應認為已經補正,當事人不得以此為上訴理由。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七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二十三條。

十二、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八九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1年上字第2893號

  收養子女違反民法第一千零七十六條之規定者,僅得向法院請求撤銷收養關係,並非當然無效。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三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六十一條,並增列於民法第一千零七十九條之五

十三、二十八年上字第一八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上字第184號

  當事人間經黨部之調處成立互相讓步,以終止爭執之合意者,祇可認為民法上之和解契約,不能與訴訟上之和解,發生同一之效力。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
【決議】本則判例增列於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

十四、二十八年上字第二○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上字第2040號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所謂和解,係指依同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至第三百七十九條成立之訴訟上和解而言,當事人間縱於訴訟進行中成立和解,而非於言詞辯論時或受命推事或受託推事前為之者,仍屬訴訟外之和解,自無同條之適用。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
【決議】本則判例增列於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

十五、二十八年抗字第五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28年抗字第56號

  判決經宣告假執行者,除附有供擔保後得為假執行之條件外,自得即為執行。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強制執行法第四條
【決議】本則判例增列於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條。

回索引〉〉

104-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1月20日

【相關法條】家事事件法第1039條(101.01.11)民法第1081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40565582583584590591條(34.12.26)民事訴訟法第569586588594595條(79.08.20)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1月20日104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3則、廢止1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4年1月20日104年度第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3則、廢止1則:

【不再援用民事判例3則】

一、四十年台上字第二七五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40_台上_275

  終止收養關係之訴,如由養子女起訴者,須以養父母為被告,始得謂被訴當事人之適格無欠缺,觀民法第一千零八十一條之規定自明。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千零八十一條。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五百八十三條。
【不再援用理由】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已另有規定。

二、四十一年台上字第七五七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41_台上_757

  終止收養關係之訴由養子女起訴者,應以養父與養母一同被訴而為必要共同訴訟人,如其中有一人死亡,始得以其生存之一人為被告,此觀於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四條準用第五百六十五條之規定自明。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九條、第五百八十八條。
【不再援用理由】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已另有規定。

三、五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九五九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53_台上_1959

  認領子女之訴,關係生父之血統及非婚生子女之身分,與社會公益有關,故民事訴訟法規定關於認諾及訴訟上自認或不爭執事實之效力之規定,於認領子女之訴,不適用之(五百九十條)。又認領子女之訴,法院得斟酌當事人所未提出之事實(五百九十一條),足見此項訴訟法院為審判時,不以當事人所提出之訴訟資料為限。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九十四條、第五百九十五條。
【不再援用理由】家事事件法第十條已明文規定。

【廢止1則】

三十八年台上字第五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38_臺上_56

  上訴人以被上訴人將其養女誘去不令回家為理由,訴請被上訴人將養女交還歸伊監護,係通常訴訟程序中一種給付之訴,與收養關係毫不相涉,不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二條之規定。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六條。
【廢止理由】本則判例基礎事實不明。

回索引〉〉

104-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821828831條(98.01.23)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公同共有債權人起訴請求債務人履行債務,係公同共有債權之權利行使,非屬回復公同共有債權之請求,尚無民法第八百二十一條規定之準用;而應依同法第八百三十一條準用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三項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須得其他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或由公同共有人全體為原告,其當事人之適格始無欠缺。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一○三年民議字第七號提案
【民二庭提案】民國九十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民法物權編修正(同年七月二十三日施行)後,數繼承人繼承被繼承人對第三人債權而公同共有該債權。該公同共有債權人中之一人或數人,得否為全體公同共有債權人之利益,請求債務人對全體公同共有債權人為給付?
【甲說】民法物權編修正後,民法第八百二十一條之規定,依同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於公同共有準用之,其適用順序在該條第三項應得公同共有人全體同意規定之前。數繼承人繼承被繼承人對第三人之債權而公同共有該債權,依八百三十一條準用同法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二項再準用第八百二十一條但書規定,應得由公同共有人中之一人或數人為全體公同共有人之利益,請求債務人向全體公同共有人為給付,以保存公同共有之財產。
【乙說】公同共有人中之一人或數人,除經其他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或為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利益為回復公同共有物之請求,得單獨或共同起訴外,倘係基於公同共有法律關係為請求者,仍屬固有之必要共同訴訟,應由公同共有人全體起訴。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乙說,文字修正如下:公同共有債權人起訴請求債務人履行債務,係公同共有債權之權利行使,非屬回復公同共有債權之請求,尚無民法第八百二十一條規定之準用;而應依同法第八百三十一條準用第八百二十八條第三項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須得其他公同共有人全體之同意,或由公同共有人全體為原告,其當事人之適格始無欠缺。

回索引〉〉

104-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2月03日

【相關法條】家事事件法第3、61、67條(101.01.11)民事訴訟法第23、427、434、434-1、436-1、466、583、589條(102.05.08)
【決議】檢討最高法院55年3月28日55年度第2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六)等9則決議(因102年5月8日民事訴訟法暨非訟事件法修正,最高法院民事判例研修初審小組檢討相關決議,建議不再供參考3則、變更決議文1則、變更相關法條2則、加註3則)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參、檢討本院五十五年三月二十八日五十五年度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六)等九則決議(因一○二年五月八日民事訴訟法暨非訟事件法修正,本院民事判例研修初審小組檢討相關決議,建議不再供參考三則、變更決議文一則、變更相關法條二則、加註三則)
  一、會議次別:五十五年三月二十八日五十五年度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六)決議文:某甲與某乙因收養子女之事件,發生爭執,由某甲提起確認收養關係成立之訴,以其原籍淪陷大陸,經聲請本院指定某地方法院為第一審管轄法院,一審判決後,在第二審上訴中,某乙又提起確認收養關係不成立之反訴,亦聲請指定管轄,按此情形,同一事件,毋庸再行指定管轄。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第五百八十三條。
【決議】本則決議繼續供參考。惟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三條業已刪除,就該部分改列相關法條為「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一項第四款、第六十一條」。
  二、會議次別:六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六十年度第一次民庭庭長會議決議之七決議文:民事訴訟法部分條文修正後,新法第四百六十六條第四項所謂不得上訴之判決,不包括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三項之情形在內。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四百六十六條。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已修正。
  三、會議次別:六十二年十月三十日六十二年度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八)決議文: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規定有就母再婚後所生子女確定其父之訴,即為確認身分之訴,而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且明認非婚生子女經其生父撫育,視為認領而取得婚生子女之身分後,如其身分又為其生父所否認,無須再行請求認領,如有提起確認身分之訴之必要,可隨時提起。故就親子身分關係,得提起確認之訴。按本院二十三年上字第三九七三號判例所謂「確認身分之訴」意即指「確認親子關係存在或不存在之訴」而言。與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四六號判例意旨,並無衝突。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
【決議】本則決議繼續供參考。改列相關法條為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七條。
  四、會議次別:七十九年十月九日七十九年度第四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七十九年十月十六日七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七十九年十月三十日七十九年度第六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關於簡易程序部分)第二點
  二、簡易訴訟事件之第二審程序,除準用通常訴訟第二審程序之規定外,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三條規定,並準用第一審通常訴訟程序之規定。至第一審簡易程序之規定,則不在準用之列。
【決議】本則決議繼續供參考。惟加註: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已增列:「第一項之上訴及抗告程序,準用第四百三十四條第一項、第四百三十四條之一及第三編第一章、第四編之規定。」

回索引〉〉

104-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三)【日期】民國104年02月0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00210511065條(104.01.14)民事訴訟法第1182223380400446568572579589591596640條(102.05.08)家事事件法第339415267708598163條(101.01.11)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2月3日104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4則、改列適用法條5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4年2月3日104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4則、改列適用法條5則。

一、四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二九五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46_台上_1295

  上訴人前就乃父所遺系爭各項不動產謂有四分之一繼承權,對被上訴人訴求照額分割,在上訴第二審中既經當庭為分割之和解已告成立,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第一項,該和解即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乃和解後更就同一當事人,同一法律關係,求為確認共有權屬己,按諸同法第三百九十九條之規定,顯難謂合。蓋前後兩訴雖有分割、確認名稱上之不同,而兩者之內容既可以代用,仍不能不受該條項所定一事不再理之限制。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條、第四百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要旨與內容不符。

二、四十三年台聲字第四一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43_台聲_41

  離婚之訴,固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四條第一項、第二項定其管轄,惟聲請人主張其夫某甲係入贅聲請人之家,依民法第一千零零二條關於贅夫以妻之住所為住所之規定,聲請人儘可向自己現在住所地之管轄法院提起此項訴訟,自無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第一項所定指定管轄之原因存在,乃遽向本院聲請指定管轄,顯難准許。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千零零二條。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第五百六十八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要旨與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二條規定不符,且民法已無關於招贅婚之規定。

三、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六三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63_台上_1863

  訴訟由被告住所地之法院管轄,為民事訴訟法第一條第一項所明定,雖同法第十八條規定,因遺產之繼承涉訟者,得由繼承開始時被繼承人住所地之法院管轄,此乃當事人就前者之普通審判籍與後者之特別審判籍(非專屬管轄)有選擇其一起訴之權而已。依同法第二十二條規定,被上訴人選擇上訴人住所地之地方法院起訴,尚無不合。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條、第十八條、第二十二條。
【不再援用理由】家事事件法第七十條已另有規定。

四、七十七年台抗字第一二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77_台抗_124

  關於婚姻事件,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者,法院得依聲請,命扶養或監護子女或為其他假處分,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九條定有明文。是故在婚姻事件程序,如夫妻間就子女之監護已生爭執,法院非不得依聲請斟酌子女之利益,命夫或妻於訴訟繫屬中暫行監護該子女。原法院徒以兩造所生之子現由相對人監護中,即謂再抗告人聲請由其監護,已超出假處分之範圍,依上說明,已有可議。且假處分非屬確定私權之訴訟程序,故假處分聲請人之本案請求,是否確實存在,非假處分程序所應審究,原法院以判決離婚者,關於子女之監護,原則上由夫任之,因認再抗告人聲請由其監護,不應准許,亦難謂當。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九條。
【不再援用理由】(一)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一條業經刪除,其中所定關於子女之監護,由夫任之,已失其效力。(二)判例要旨中關於定子女扶養及監護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於家事事件法公布施行後,已改為暫時處分(家事事件法第八十五條以下)。

改列適用法條5則:

一、四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一八○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43_台上_1180

  非婚生子女除經生父認領或視同認領外,與其生父在法律上不生父子關係,不得提起確認父子關係成立之訴。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九十一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六十七條。

二、七十年台上字第六三七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70_台上_637

  在第二審為訴之變更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固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所明定。惟離婚之訴,得於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為變更追加,同法第五百七十二條第一項,亦定有明文。此為對於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特別規定。當事人就此項訴訟為訴之變更、追加,自無須經他造之同意。本件上訴人在第一審固僅本於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五款之原因訴請離婚,但嗣在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既追加主張被上訴人虐待上訴人之母,致不堪為共同生活,亦構成同條第四款離婚原因云云,依上說明,原審要應就此一併審究,乃徒因被上訴人之反對而恝置不問,尚難謂合。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五百七十二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

三、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九○八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86_台上_1908

  因認領而發生婚生子女之效力,須被認領人與認領人間具有真實之血緣關係,否則其認領為無效,此時利害關係人均得提起認領無效之訴。又由第三人提起認領無效之訴者,如認領當事人之一方死亡時,僅以其他一方為被告即為已足。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第五百九十六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三十九條、第六十七條。

四、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三二○七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86_台上_3207

  民事訴訟法第六百四十條第二項所謂因宣告死亡取得財產者,係指以宣告死亡為原因,而直接取得失蹤人所有財產之人而言,如其繼承人、受遺贈人及死因契約之受贈人等是。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六百四十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一百六十三條。

五、四十九年台聲字第九二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49_台聲_92

  妾與男方原無夫妻關係,其提起確認同居義務不存在之訴,自與夫妻同居之訴有別,即不適用關於專屬管轄之規定。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八條。
【決議】本則判例改列於家事事件法第九十八條。

回索引〉〉

104-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3月03日

【相關法條】家事事件法第39條(101.01.11)民事訴訟法第427436-1436-2436-3466條(79.08.20)民事訴訟法第451-1條(92.02.07)民事訴訟法第486568569572-1588589592596條(102.05.08)非訟事件法第122123124125126127128129130131條(94.02.05)
【決議】檢討最高法院民事庭會議決議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四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檢討本院民事庭會議決議
  一、會議次別:七十九年十月九日七十九年度第四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七十九年十月十六日七十九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七十九年十月三十日七十九年度第六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民事訴訟法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關於簡易程序部分)第五、七及十二點
  五、地方法院獨任法官將應適用簡易程序之事件,誤為通常訴訟,對之行通常訴訟程序,並為第一審判決,當事人對之提起上訴,應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行第二審程序。
【決議】本點加註:民國九十二年二月七日修正民事訴訟法增訂第四百五十一條之一:「應適用簡易訴訟程序之事件,第二審法院不得以第一審法院行通常訴訟程序而廢棄原判決。
  前項情形,應適用簡易訴訟事件第二審程序之規定。」
  七、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一項規定逕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必須具備下列要件:(一)須對於地方法院合議庭就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二項訴訟所為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二)須因上訴所得受之利益逾第四百六十六條第一項所定之額數。(三)須以第二審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上訴理由。
【決議】本點加註:對於簡易訴訟程序之第二審判決提起上訴者,均有本點之適用。
  十二、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一項規定提起抗告及依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一項規定提起飛躍抗告之程序,均與前述簡易訴訟事件之上訴同,並依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二項,適用第四編抗告程序之規定,依其中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抗告法院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當事人不得對之提起再抗告。
【決議】文字修正如下:
  十二、當事人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第一項規定提起抗告之程序,均與前述簡易訴訟事件之上訴同,並依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第二項,適用第四編抗告程序之規定。
【理由】一、高等法院(或其分院)亦有行簡易訴訟程序情形。
  二、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已修正為抗告不合法而駁回者,不得再為抗告,故刪除「依其中第四百八十六條第二項規定:抗告法院認抗告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裁定,當事人不得對之提起再抗告」等語。
  二、會議次別:八十八年十一月二日八十八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八十九年二月十五日八十九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修正民事訴訟法關於附帶請求部分施行後應行注意事項」
  一、關於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之一第一項所定未成年子女監護附帶請求之前提訴訟,雖僅規定撤銷婚姻或離婚之訴,然依同條第五項、第五百九十六條第一項所定第五百七十二條之一於第五百八十九條及第五百九十二條之訴準用之結果,其前提訴訟應包括同法第五百六十八條第一項、第五百八十九條及第五百九十二條之訴之全部。
  二、非訟事件法於民國八十八年二月三日修正,增訂第七十一條之一至第七十一條之十,將未成年子女監護事件改依非訟事件程序處理,所增訂第七十一條之十規定:「婚姻無效或撤銷婚姻,與確認婚姻成立或不成立及離婚或夫妻同居之訴,已繫屬於法院者,法院應將第七十一條之一及前條所定之事件(因夫妻離婚、婚姻無效、撤銷婚姻、確認婚姻不成立、法院宣告停止親權、監護權及非婚生子女經認領所衍生之未成年子女監護事件)裁定移送於訴訟繫屬中之第一審或第二審法院合併裁判」。非如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之一所定前提訴訟,應包括同法第五百六十八條第一項、第五百八十九條及第五百九十二條所定訴訟之全部,其中漏未規定之前提訴訟,如已繫屬於法院,非訟法院亦應將與各該訴訟有關之未成年子女監護事件,裁定移送法院合併裁判。
  三、得為未成年子女監護附帶請求之當事人,以前提訴訟之當事人為限;其由父母或父母與未成年子女為兩造當事人者,由原告或被告為此附帶請求,均無不可;在第三人以父母為共同被告提起婚姻事件之訴(如提起確認婚姻成立、不成立或撤銷婚姻之訴)之場合,此項附帶請求,並得由被告中之一人為之。
  四、得為未成年子女監護附帶請求之父母,非以親生父母為限,並包括養父母在內。
  五、在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九條所定親子事件之訴中為附帶請求時,未成年子女祇須年滿七歲以上,即有完全之訴訟能力,得為原告或被告,無須法定代理人代理訴訟。
  六、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七十二條之一第一項規定:「撤銷婚姻或離婚之訴,當事人得於第一審或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附帶請求法院於認原告之訴為有理由時,並定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內容及方法」。準此,當事人在撤銷婚姻或離婚之訴,並為未成年子女監護之附帶請求時,必須法院認原告之訴為有理由,即以准予撤銷婚姻或離婚為停止條件之成就,始須就其附帶請求為裁判。所謂認原告之訴為有理由,在依法準用之情形,應視判決之結果有無定未成年子女監護之需要而定,非以形式上原告之訴有無理由為準。
  七、當事人於前提訴訟中,所為未成年子女監護之附帶請求,並無獨立性,無預納裁判費之義務。
  八、法院就前提訴訟認原告之訴無理由而為駁回之判決,原告對之提起上訴,當事人所為附帶請求,亦有移審之效力。
  九、法院就前提訴訟認原告之訴有理由,為其勝訴之判決,同時對附帶請求為實體判決者,僅受判決之當事人得對於前提訴訟及附帶請求之判決合併提起上訴。如僅對附帶請求之判決聲明不服,除當事人外,即未受判決之利害關係人亦有對之聲明不服之權利,並適用民事訴訟法關於抗告程序之規定。
  十、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僅對附帶請求部分之裁判聲明不服者,所應遵守之不變期間,仍為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條所定之二十日。
  既應適用關於抗告程序之規定,自有預納抗告裁判費之義務。
  十一、民事訴訟法於民國八十八年二月三日修正施行前,當事人已依同法第五百七十二條第二項合併提起子女監護之訴,或獨立提起子女監護之訴,在第二審程序終結前新法施行,依程序從新及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四條之一規定之同一法理,其審理程序,在第二審法院未為終局裁判者,依新法;已為終局裁判者,依舊法。
【註】非訟事件法第七十一條之一至第七十一條之十於民國九十四年二月五日修正為第一百二十二條至第一百三十一條。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民事訴訟法有關附帶請求部分,業於民國一○二年五月八日修正刪除。
  三、會議次別:九十六年一月九日九十六年度第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決議文】按收養無效之訴,由第三人起訴者,應以養父母及養子女為共同被告,若養父母已死亡者,僅以養子女為被告,其當事人適格即有欠缺,此觀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八十八條準用第五百六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及本院五十年台上字第一三四一號判例意旨自明。又收養之當事人既未於生前主張其收養無效,為維持法秩序之安定及避免舉證之困難,於其一方死亡後,自不容任由第三人提起該訴訟。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一、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六十九條及第五百八十八條業已刪除。
  二、本則決議與家事事件法第三十九條第二項及本院一○一年八月十四日一○一年度第六次民事庭會議意旨牴觸。

回索引〉〉

104-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一)【日期】民國104年03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04395496507條(102.05.08)非訟事件法第46-172條(104.02.04)提存法第18條(96.12.12)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3月17日104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加註1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4年3月17日104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加註1則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

七十四年台抗字第二五四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74_台抗_254

  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假執行之宣告,因就本案判決或該宣告有廢棄或變更之判決,自該判決宣示時起,於其廢棄或變更之範圍內,失其效力。茲本案判決,已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原第二審法院准予假執行之宣告,因無所附麗,於廢棄之範圍內失其效力,原第一審原告即不得再依已被廢棄之原判決聲請假執行,因而原第一審被告為免假執行而供擔保所提存之物,應認其應供擔保之原因已消滅。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三百九十五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所示情形,與民國九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修正公布之提存法第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供擔保人得逕向提存所聲請返還提存物之規定不符,無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由法院裁定命返還之必要。

加註1則:

五十九年台抗字第三八七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59_台抗_387

  聲請拍賣抵押物係屬非訟事件,依非訟事件法,並無再審及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再審之規定。本件抗告人對於法院就聲請拍賣抵押物所為之裁定,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十二款聲請再審,於法難謂有據。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五百零七條。非訟事件法第七十二條。
【決議】本則判例加註:「非訟事件法第四十六條之一已就非訟事件之確定裁定規定得準用民事訴訟法之相關規定而聲請再審」。

回索引〉〉

104-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3月17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1505條(60.11.17)民事訴訟法第231238條(102.05.08)
【決議】檢討最高法院67年6月6日67年度第6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檢討本院六十七年六月六日六十七年度第六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三)
【決議文】提起再審之訴,固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一條第一項第四款表明再審理由,惟如再審原告於三十日之不變期間內提起再審之訴,其提出之再審訴狀未表明再審理由,而在本院評決前已補正提出再審理由者,其補提時雖已逾三十日之不變期間,參照同法第五百零五條,再審之訴訟程序準用關於各該審級訴訟程序之規定,應仍認為合法。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與現行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不符。

回索引〉〉

104-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三)【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3月17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46-1條(104.02.04)仲裁法第4752條(87.06.24)
【決議】研議非訟事件法第46條之1相關決議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貳、研議非訟事件法第四十六條之一相關決議
  一、會議次別:六十六年三月十五日六十六年度第二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一)
【決議文】對於非訟事件不得抗告之確定裁定提起再抗告者,應以裁定駁回其再抗告之聲請,不得引用三十四年聲字第二六三號判例視為再審之聲請,依再審程序辦理。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所謂「不得抗告之確定裁定」究何所指?不甚明確,且非訟事件法已增訂第四十六條之一。
  二、會議次別:九十年十一月十三日九十年度第十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
【決議文】當事人依仲裁法第四十七條第二項規定,聲請法院裁定承認外國仲裁判斷,係關於仲裁事件之裁定,仲裁法第五十二條既規定非訟事件法未規定者,準用民事訴訟法,則對於此項確定裁定聲請再審,應為法之所許。
【決議】本則加註:非訟事件法第四十六條之一已就非訟事件之確定裁定規定得準用民事訴訟法之相關規定而聲請再審。

回索引〉〉

104-10.【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四)【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3月17日

【相關法條】提存法第18條(96.12.12)民法第820條(74.06.03)民法第820條(104.01.14)民事訴訟法第104106條(96.03.21)土地法第34-1條(78.12.29)
【決議】研議提存法第18條及民法第820條相關決議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參、研議提存法第十八條及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相關決議
  一、會議次別:九十六年七月三日九十六年度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決議文】按宣告原告供擔保後,得為假執行;但被告預供擔保後得免為假執行之判決,須原告已供擔保後,始得為假執行。
  倘原告並未提供擔保,既不得為假執行,原告即無因免為假執行而受損害之可言,被告亦無預供擔保以阻止假執行之必要。倘被告預供擔保,應認其應供擔保之原因已消滅,得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六條準用同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聲請返還擔保金。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理由】本則決議所示情形,供擔保人得逕依九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修正公布之提存法第十八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向提存所聲請返還提存物,無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由法院裁定命返還之必要。
  二、會議次別:七十九年五月二十九日七十九年度第二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三)
【決議文】按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係就共有土地或建築改良物之處分、變更及設定地上權、永佃權、地役權或典權所設之特別規定,共有土地之出租乃共有物管理行為,與上述規定所指情形不同,尚無該條規定之適用。共有土地之出租,既屬共有物管理行為,則應適用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一項之規定,除契約另有訂定外,由共有人全體共同為之。甲、乙、丙、丁共有某筆土地,既未約定管理方法,甲、乙、丙未經丁之同意,擅將該筆土地出租與他人,對丁應屬不生效力。
【決議】本則加註:民法第八百二十條第一項已修正為:「共有物之管理,除契約另有約定外,應以共有人過半數及其應有部分合計過半數之同意行之。但其應有部分合計逾三分之二者,其人數不予計算。」等語。

回索引〉〉

104-1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3月31日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46-1185條(104.02.04)民事訴訟法第507條(60.11.17)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25條(59.02.09)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3月31日104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4年3月31日104年度第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

一、六十六年台抗字第二四八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66_台抗_248

  因欠繳農田水利會費裁定執行,係屬非訟事件,非訟事件法並無再審及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再審之規定,抗告人對該事件確定裁定聲請再審,於法難謂有據。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
【不再援用理由】農田水利會為公法人,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五條之規定,農田水利會向會員徵收之會費為公法上之負擔,本則判例與該規定不符。

二、六十七年台聲字第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67_台聲_60

  對於公司重整債權聲明異議,係屬非訟事件(見非訟事件法第九十一條第一項),而非訟事件法並無再審及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再審之規定。本件聲請人對於本院就公司重整債權聲明異議所為之確定裁定,聲請再審,要難認為合法。
【相關法條】非訟事件法第一百八十五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所指「非訟事件法並無再審及準用民事訴訟法關於再審之規定」與現行非訟事件法第四十六條之一之規定不符。

回索引〉〉

104-1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4月2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77-2條(102.05.08)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如下:按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者,其訴訟標的之價額合併計算之;但所主張之數項標的互相競合或應為選擇者,其訴訟標的價額,應依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定有明文。原告訴請確認債權不存在,合併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二者訴訟標的雖不相同,惟自經濟上觀之,其訴訟目的一致,不超出終局標的範圍,依首揭規定,訴訟標的價額應以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一○四年民議字第一號提案
【民一庭提案】債權人於強制執行程序聲明參與分配,經執行法院作成分配表,債務人或他債權人訴請確認其債權不存在,合併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其訴訟標的價額應如何計算?
【甲說】按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者,其價額合併計算之。但所主張之數項標的互相競合或應為選擇者,其訴訟標的價額,應依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定有明文。當事人以一訴請求確認債權不存在及分配表異議權之訴,二者訴訟標的雖不相同,但其訴訟目的同一,互有競合關係。依首揭規定,訴訟標的價額應以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
【乙說】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者,其價額合併計算之。但所主張之數項標的互相競合或應為選擇者,其訴訟標的價額,應依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定有明文。又分配表異議之訴,其訴訟標的為對分配表之異議權,係請求判決變更原分配表之金額,或撤銷原分配表重新製作分配表,故與請求確認債權不存在之訴之訴訟標的,並不相同。確認之訴部分為請求確認債權不存在;分配表異議之訴部分則為對分配表之異議權,自係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並為數項請求,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規定,應合併計算其價額。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文字修正如下:按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者,其訴訟標的之價額合併計算之;但所主張之數項標的互相競合或應為選擇者,其訴訟標的價額,應依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一項定有明文。原告訴請確認債權不存在,合併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二者訴訟標的雖不相同,惟自經濟上觀之,其訴訟目的一致,不超出終局標的範圍,依首揭規定,訴訟標的價額應以其中價額最高者定之。

回索引〉〉

104-1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4月28日

【相關法條】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7275條(95.02.04)民事訴訟法第77-16條(92.06.25)
【決議】採乙說。
  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災區居民因震災致建築物毀損而受損害,提起民事訴訟者,暫免繳納裁判費,所稱暫免繳納之裁判費,係指當事人就該訴訟依民事訴訟法原應預納之一切裁判費而言,包括各審級之裁判費在內。當事人既於該條例施行期間內起訴,縱於提起上訴時,該條例已因施行期間滿五年,於民國九十五年二月四日當然廢止,但當事人原享有暫免繳納裁判費之利益不因之而受影響,自無庸預納第二、三審裁判費。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貳、一○四年民議字第二號提案民一庭提案九二一地震之災區居民,因震災致建築物毀損而受損害,提起民事訴訟,依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七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暫免繳納裁判費,嗣當事人於該條例九十五年二月四日期滿廢止後,提起上訴,應否預納第二、三審裁判費?
【甲說】九二一地震之災區居民,因震災致建築物毀損而受損害,提起民事訴訟者,依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七十二條第一項之規定,固得暫免繳納裁判費,惟該條例係限時法,依該條例第七十五條之規定:本條例自公布日施行,施行期間自生效日起算五年。該條例業經九十五年二月三日行政院九二一震災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重建行字第0950000404B號公告施行期限至九十五年二月四日期滿當然廢止,依程序從新原則,當事人於該條例廢止後提起上訴者,自無適用之餘地,自應依民事訴訟法七十七條之一六之規定,預納第二、三審裁判費。
【乙說】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災區居民因震災致建築物毀損而受損害,提起民事訴訟者,暫免繳納裁判費,所稱暫免繳納之裁判費,係指當事人就該訴訟依民事訴訟法原應預納之一切裁判費而言,包括各審級之裁判費在內。當事人既於該條例施行期間內起訴,縱於提起上訴時,該條例已因施行期間滿五年,於民國九十五年二月四日當然廢止,但當事人原享有暫免繳納裁判費之利益不因之而受影響,自無庸預納第二、三審裁判費。
【決議】採乙說。
 
回索引〉〉

104-1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5月19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196280447條(102.05.08)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5月19日104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加註民事判例1則
【主旨】最高法院民國104年5月19日104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加註民事判例1則

加註民事判例1則:

七十一年台上字第三五一六號判例要旨【判例字號】71_台上_3516

  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一項之規定,係指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於言詞辯論時,消極的不表示意見,法律擬制其為自認而言,此與同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一項所定自認,必須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積極的表示承認之情形有別,兩者在法律上之效果亦不相同。前者本無自認行為,不生撤銷自認之問題,依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應許當事人於言詞辯論終結前,隨時為追復爭執之陳述,此項追復依同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二項規定,至第二審程序,仍得為之。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百八十條、第四百四十七條。
【決議】本則判例加註:「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四百四十七條已修正,當事人於第一、二審為追復爭執之陳述,應符合各該條之規定」。

回索引〉〉

104-15.【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決議日期】民國104年09月22日

【決議】家事法院受理家事事件法第三條所定丙類事件,與一般民事訴訟事件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如經當事人合意或法院認有統合處理之必要時,應許當事人合併提起或為請求之追加、反請求,至所謂「有統合處理之必要」,則由法院斟酌個案具體情形定之。
【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十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四年度民議字第四號提案民七庭提案:當事人於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三項所定之丙類事件訴訟程序審理中,得否追加、反請求一般民事訴訟事件?
【甲說】按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係規定,數家事訴訟事件,或家事訴訟事件及家事非訟事件請求之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得向就其中一家事訴訟事件有管轄權之少年及家事法院合併請求,不受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及第二百四十八條規定之限制。前項情形,得於第一審或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為請求之變更、追加或為反請求。並未規定家事訴訟事件審理時,得逕變更為民事訴訟事件,或追加、反請求民事訴訟事件。又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一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規定,訴之變更或追加,如新訴專屬他法院管轄或不得行同種之訴訟程序者,不得為之。故於家事訴訟事件審理時,追加或變更為民事訴訟事件,即非法之所許(一○三年度台抗字第九四七號裁定)。
【乙說】按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三項所定之丙類事件雖適用家事訴訟程序,但該類事件向來係以一般民事財產權事件處理,惟因與身分調整關係密切,為利於家事訴訟程序中統合解決,而將之列為家事訴訟事件。然依同法第十條、第四十五條第一項、第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家事事件當事人得處分之事項,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節有關爭點簡化協議、第三節有關事實證據之規定,並得為訴訟上和解或為捨棄、認諾;另家事事件審理細則第七十二條亦規定丙類事件除家事事件法特別規定外,應依事件之性質,分別適用民事訴訟法有關通常訴訟程序、簡易訴訟程序及小額訴訟程序之規定審理。丙類事件與一般民事財產權訴訟所行訴訟程序實質上既大致相同,則當事人於該類事件訴訟程序審理中,追加或反訴提起一般民事訴訟事件,自不違反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二百六十條第二項之規定。其追加或提起反訴合於同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者,仍應准許之。
【丙說】按家事事件法第三條所定之丙類事件雖適用家事訴訟程序,但該類事件向來係以一般民事財產權事件處理,惟因與身分調整關係密切,為利於家事訴訟程序中統合解決,而將之列為家事訴訟事件。該類事件於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原得與其他財產權訴訟合併提起或為訴之追加、提起反訴,如因家事事件法之施行,即認與家事訴訟事件具有牽連關係之民事紛爭,一概不許可其與家事訴訟事件合併提起或為訴之追加、反請求,難免發生原告無法達成訴訟目的、紛爭無法一次解決或裁判矛盾之情形,實有違該法妥適、迅速、統合處理家事事件之立法目的。是於必要情形,仍宜允當事人得利用家事訴訟程序合併解決民事紛爭。家事事件法關此雖未有規定,但同法第四十一條已考量基礎事件相牽連之不同種類事件,亦有利用同一程序處理之需求,而許當事人合併請求,明文排除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及第二百四十八條之限制;當事人另行請求者,法院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或經當事人合意者,得裁定移送合併審理。上開不同種類事件合併請求之規定,於家事訴訟事件與一般民事訴訟事件之合併、追加、反請求,應得類推適用之。準此,家事訴訟事件及一般民事訴訟事件之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如經當事人合意或法院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時,應許當事人合併提起或為追加、反請求。至於所謂「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則由審理法院依個案情形斟酌之,例如合併或追加提起之一般民事訴訟事件為先決法律關係之爭執、合併或追加須合一確定之第三人、就抵銷之餘額為反請求等是。
【丁說】家事事件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數家事訴訟事件,或家事訴訟事件及家事非訟事件請求之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得向就其中一家事訴訟事件有管轄權之少年及家事法院合併請求,不受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及第二百四十八條規定之限制。前項情形,得於第一審或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為請求之變更、追加或為反請求。並未規定事件審理時,得逕變更為民事訴訟事件,或追加、反請求民事訴訟事件。又依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一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規定,訴之變更追加,如新訴專屬他法院管轄或不得行同種之訴訟程序者,不得為之。故於家事訴訟事件審理時,變更或追加民事訴訟事件,即非法之所許。惟家事事件法第一百九十九條授權司法院訂定之家事事件審理細則第七十二條規定,家事事件法第三條第三項所定丙類事件,除本法特別規定外,應依事件之性質,分別適用民事訴訟法有關通常訴訟程序、簡易訴訟程序及小額訴訟程序之規定審理,則家事事件中如有應適用一般民事訴訟程序審理者,此類事件追加其他民事事件,兩者事件所行訴訟程序相同,符合家事事件法第五十一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規定訴之變更追加之一般要件,自得由事實審法院依具體個案事實,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規定,認定准否為訴之變更或追加。
  以上四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一○四年八月十八日一○四年度第十四次民事庭會議);文字修正部分,有下列二說:
【丙說一】按家事事件法第三條所定之丙類事件雖適用家事訴訟程序,但該類事件向來係以一般民事財產權事件處理,惟因與身分調整關係密切,為利於家事訴訟程序中統合解決,而將之列為家事訴訟事件。該類事件於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原得與其他財產權訴訟合併提起或為訴之追加、提起反訴,如因家事事件法之施行,即認與家事訴訟事件具有牽連關係之民事紛爭,一概不許可其與家事訴訟事件合併提起或為訴之追加、反請求,難免發生原告無法達成訴訟目的、紛爭無法一次解決或裁判矛盾之情形,實有違該法妥適、迅速、統合處理家事事件之立法目的。是於必要情形,仍宜允當事人得利用家事訴訟程序合併解決民事紛爭。家事事件法關此雖未有規定,但同法第四十一條已考量基礎事實相牽連之不同種類事件,亦有利用同一程序處理之需求,而許當事人合併請求,明文排除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及第二百四十八條之限制;當事人另行請求者,法院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或經當事人合意者,得裁定移送合併審理。上開不同種類事件合併請求之規定,於家事訴訟事件與一般民事訴訟事件之合併、追加、反請求,應得類推適用之。準此,家事訴訟事件及一般民事訴訟事件之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如經當事人合意或法院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時,應許當事人合併提起或為追加、反請求。至於所謂「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則由審理法院依個案情形斟酌之,例如合併或追加提起之一般民事訴訟事件為先決法律關係之爭執、合併或追加須合一確定之第三人、就抵銷之餘額為反請求等是。
【丙說二】按家事事件法第三條所定之丙類事件雖適用家事訴訟程序,但該類事件向來係以一般民事財產權事件處理,惟因與身分調整關係密切,為利於家事訴訟程序中統合解決,而將之列為家事訴訟事件。該類事件於家事事件法施行前,原得與其他財產權訴訟合併提起或為訴之追加、提起反訴,如因家事事件法之施行,即認與家事訴訟事件具有牽連關係之民事紛爭,一概不許可其與家事訴訟事件合併提起或為訴之追加、反請求,難免發生原告無法達成訴訟目的、紛爭無法一次解決或裁判矛盾之情形,實有違該法妥適、迅速、統合處理家事事件之立法目的。是於必要情形,仍宜允當事人得利用家事訴訟程序合併解決民事紛爭。家事事件法關此未有規定,乃法律體系上計畫之不圓滿,但同法第四十一條已考量基礎事件相牽連之不同種類事件,亦有利用同一程序處理之需求,而許當事人合併請求,明文排除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及第二百四十八條之限制;當事人另行請求者,法院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或經當事人合意者,得裁定移送合併審理。又家事事件法第二十六條第二項亦明定:兩造得合意聲請將相牽連之民事事件合併於家事事件調解。故上開不同種類事件合併請求之規定,於家事訴訟事件與一般民事訴訟事件之合併、追加、反請求時,本於民法第一條立法機關賦予法官造法之候補立法權(制定法外即超越法律計畫以外之法律續造功能),斟酌立法政策、法律全體精神及事物本質,自可參照家事事件法第一條、第二十六條第二項、第四十一條所規定之旨趣,以該旨趣作為法理填補之。準此,家事訴訟事件及一般民事訴訟事件之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如經當事人合意或法院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時,應許當事人合併提起或為追加、反請求。至於所謂「為統合處理事件認有必要」,則由審理法院依個案情形斟酌之,例如合併或追加提起之一般民事訴訟事件為先決法律關係之爭執、合併或追加須合一確定之第三人、就抵銷之餘額為反請求等是。
【決議】家事法院受理家事事件法第三條所定丙類事件,與一般民事訴訟事件基礎事實相牽連者,如經當事人合意或法院認有統合處理之必要時,應許當事人合併提起或為請求之追加、反請求,至所謂「有統合處理之必要」,則由法院斟酌個案具體情形定之。
回索引〉〉

104-1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4年10月20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07條(89.02.09)家庭暴力防治法第19條(87.06.24)
【決議】檢討最高法院九十年十一月十三日九十年度第十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十六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壹、檢討
【本院九十年十一月十三日九十年度第十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一)】
【決議文】家庭暴力防治法第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保護令之程序,除本章別有規定外,準用非訟事件法有關規定。非訟事件法未規定者,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家庭暴力防治法及非訟事件法就再審既無規定,依上開規定,保護令事件裁定自得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對之聲請再審。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回索引〉〉

104-17.【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4年10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5126條(19.12.26)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2526條(59.02.09)
【決議】研議最高法院就農田水利會會費及工程費等所做成之相關決議四則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十六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貳、研議本院就農田水利會會費及工程費等所做成之相關決議四則
  一、【五十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五十五年度第四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五)】
【決議文】水利會費之徵收,仍為私法上爭執,水利會究以裁定程序或以判決程序取得執行名義,有選擇之權(正如本票之執票人可聲請裁定強制執行,亦可依訴訟程序請求判決)。水利會員更得在裁定准為強制執行後,提起消極確認之訴。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二、【五十七年八月十三日五十七年度第二次民、刑庭總會會議決議(一)】
【決議文】出租時為旱地,約定應繳地租為甘藷,其後承租人單方面向水利機構申請鑿井灌溉,改為水田,獨享利益,而出租人則仍依三七五租約收取甘藷地租,但水利機構則按臺灣省農田水利會會費徵收辦法(未經立法程序)第四條(出租土地應納會費,除另有約定外,地主承租人各半負擔)之規定,訴請出租人每期應繳會費稻谷若干斤,出租人以尚未享受利益,且所收甘藷地租不敷繳納會費為抗辯,此種情形,應依臺灣省農田水利會會費徵收辦法第四條之規定辦理。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三、【六十二年十月三十日六十二年度第三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一)】
決議文:在農田水利會事業區域內利用伏流水(即地下水)灌溉及荒水溝排水,如對水利會設施有直接或間接之受益關係,應有繳納會費之義務,其對於水利會工程設施直接受益者,則有繳納工程費之義務(參考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五條及第二十六條)。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四、【六十七年七月十一日六十七年度第七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定(四)】
【決定文】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六條之規定,關於工程費之徵收,係就工程費總額分年攤收,並非定期給付債權,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所定十五年之普通消滅時效。至於請求給付會費,則係定期給付債權,依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其各期給付請求權,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決議】本則決定不再供參考。

回索引〉〉

104-18.【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三)【決議日期】民國104年10月20日


【相關法條】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72條(95.02.04)法院組織法第90條(100.11.23)法庭錄音辦法第567條(95.06.27)民事訴訟法第77-17496521條(92.06.25)民事訴訟法第213-1219242條(102.05.08)民事閱卷規則第23條(94.08.18)
【決議】檢討民事訴訟法、法院組織法修正後有關決議最高法院一○四年度第十六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參、檢討民事訴訟法、法院組織法修正後有關決議
  一、【一○二年七月十六日一○二年度第十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決議文】按法庭錄音含有參與法庭活動之人之聲紋及情感活動等內容,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涉及其人格權等基本權之保障,應以法律明文規定或由法律明確授權。司法院依法院組織法第九十條第二項、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訂頒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及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六項訂頒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依法得聲請檢閱或閱覽卷宗之人得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法庭數位錄音內容。惟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九條規定關於言詞辯論所定程式之遵守,專以筆錄證之,同法第二百十三條之一規定,法庭錄音係為輔助製作言詞辯論筆錄,當事人為確保筆錄之正確,得依法庭錄音辦法第五條、第六條規定提出異議或聲請播放錄音內容核對更正之,同辦法第七條規定得聲請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已逾越輔助之必要範圍。又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並非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一項所定之卷內文書,當事人依該項規定聲請閱覽、抄錄或攝影卷內文書,或預納費用聲請付與繕本、影本或節本,自不包括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另法院組織法第九十條第一項規定法庭開庭時,非經審判長核准,不得錄音。乃許訴訟關係人得逕請求交付法庭錄音光碟或數位錄音內容,亦違背該規定。是法庭錄音辦法第七條及民事閱卷規則第二十三條規定,顯逾越母法授權範圍,且非妥適,法院得不予適用。
【決議】本則決議不再供參考。
  二、【九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九十二年度第二十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二)】
【決定文】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一條規定:支付命令與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此項支付命令有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之情形者,得提起再審之訴;並以原支付命令之聲請,視為起訴。當事人(債務人)依此規定提起再審之訴,應按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十七第一項所定標準預納裁判費。既以支付命令之聲請視為訴,則債權人是否應按起訴之標準補繳裁判費?按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一條第二項規定,僅在解決債務人對於支付命令得提起再審之訴之問題,與債權人應否補繳起訴之裁判費無關。
【決議】本則決定不再供參考。
  三、【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一○四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決議文】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災區居民因震災致建築物毀損而受損害,提起民事訴訟者,暫免繳納裁判費,所稱暫免繳納之裁判費,係指當事人就該訴訟依民事訴訟法原應預納之一切裁判費而言,包括各審級之裁判費在內。當事人既於該條例施行期間內起訴,縱於提起上訴時,該條例已因施行期間滿五年,於民國九十五年二月四日當然廢止,但當事人原享有暫免繳納裁判費之利益不因之而受影響,自無庸預納第二、三審裁判費。
【決議】本則決議修正文字如下:「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第七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災區居民因震災致建築物毀損而受損害,提起民事訴訟者,暫免繳納裁判費,所稱暫免繳納之裁判費,係指災區居民就該訴訟依民事訴訟法原應預納之一切裁判費而言,包括各審級之裁判費在內。該當事人既於該條例施行期間內起訴,縱於提起上訴時,該條例已因施行期間滿五年,於民國九十五年二月四日當然廢止,但該當事人原享有暫免繳納裁判費之利益不因之而受影響,自無庸預納第二、三審裁判費」。

回索引〉〉

104-19.【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四)【決議日期】民國104年10月20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6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496511516條(60.11.17)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4年10月20日104年度第16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不再援用民事判例2則:

  一、五十年台上字第一九六○號【判例字號】50_台上_1960

  一年或不及一年之定期給付債權,其各期給付請求權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為民法 第一百二十六條所明定,凡屬上項定期給付債權,即有該條之適用,無庸當事人就此有所約定,且不得預先拋棄時效之利益。

  二、六十一年台抗字第四○七號【判例字號】61_台抗_407

  支付命令之聲請,除應表明當事人及法院外,衹須表明請求之標的並其數量及請求之原因、事實,以及應發支付命令之陳述,此觀民事訴訟法 第五百十一條之規定自明。因債務人依同法第五百十六條對支付命令得不附理由提出異議,故債權人在督促程序就其所主張之事實毋庸舉證,其債權憑證之有無,與應否許可發支付命令無關。再抗告人以債權憑證有偽造情事為理由,對於依督促程序而發之支付命令及假執行裁定聲請再審,核與民事訴訟法 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之規定尚有未合。

回索引〉〉

民國105年(3)

105-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5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日期】民國105年01月12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511條(104.07.01)民法第126條(19.12.26)民事訴訟法第496511516條(60.11.17)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25條(54.07.02)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5年1月12日105年度第1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增列不再援用理由民事判例2則增列不再援用理由民事判例2則:

  一、五十年台上字第一九六○號【判例字號】50_台上_1960

  一年或不及一年之定期給付債權,其各期給付請求權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為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明定,凡屬上項定期給付債權,即有該條之適用,無庸當事人就此有所約定,且不得預先拋棄時效之利益。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
【增列不再援用理由】農田水利會為公法人,依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第二十五條之規定,農田水利會向會員徵收之會費,係公法上之負擔。本則判例具體事實係關於農田水利會會費之徵收,應循行政訟爭程序謀求解決。

  二、六十一年台抗字第四○七號【判例字號】61_台抗_407

  支付命令之聲請,除應表明當事人及法院外,衹須表明請求之標的並其數量及請求之原因、事實,以及應發支付命令之陳述,此觀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之規定自明。因債務人依同法第五百十六條對支付命令得不附理由提出異議,故債權人在督促程序就其所主張之事實毋庸舉證,其債權憑證之有無,與應否許可發支付命令無關。再抗告人以債權憑證有偽造情事為理由,對於依督促程序而發之支付命令及假執行裁定聲請再審,核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九款之規定尚有未合。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五百十一條。
【增列不再援用理由】民事訴訟法第五百十一條已增訂第二項規定,本則判例與該規定不符。

回索引〉〉

105-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5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5年08月23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198條(71.01.04)民法第2544229239761052113811401146條(74.06.03)民事訴訟法第62466485496530條(79.08.20)強制執行法第12條(64.04.22)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5年8月23日105年度第12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民事判例3則、訂正案號8則訂正文字4則、案號加列或刪除地方簡稱467則


不再援用民事判例要旨3則:

一、二十六年渝上字第六○八號(1)(2)

  (1)父所娶之後妻,舊時雖稱為繼母,而在民法上則不認有母與子女之關係,民法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第二款所稱之母,自不包含父所娶之後妻在內。
  (2)民法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所定第一順序之繼承人,有於繼承開始前死亡者,依同法第一千一百四十條之規定,僅其直系血親卑親屬得代位繼承其應繼分,其母並無代位繼承之權。
【相關法條】(1)民法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條。(2)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條。
【決議】要旨案號26年渝上字第608號,其要旨應列(1)及內容,要旨(2)為判例全文所無之內容,不再援用。

二、三十七年上字第六七六二

  租賃契約在法律上並無必須訂立字據之規定,自不容上訴人以未經訂立字據,主張未與被上訴人發生租賃關係,不負給付租穀之義務。
【相關法條】民法第四百二十二條。
【決議】37年上字第6762號要旨為該判例全文所無之內容,不再援用。

三、十七年抗字第一六七

  受命推事所為之決定(即裁定),祇許當事人聲明異議,由受訴法院決定(裁定),不得提起抗告。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五條。
【不再援用理由】本則判例要旨與現行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五條第一項但書規定不符。

本決議〉〉回索引〉〉

訂正案號8則

一、三十三年上字第二○六

  某甲將承典上訴人之田地典與被上訴人,其所立之典契內,既載有「自典之後或湊或贖,聽憑原主之事,與甲無干」字樣,則探求當事人締約之真意,顯係為民法第九百十七條第一項所謂典權之讓與。
【相關法條】民法第九十八條。
【決議】要旨案號33年上字第206號訂正為33年永上字第206號。

二、三十三年湘粵上字第一○二

  參加人係輔助當事人一造為訴訟行為之第三人,雖訴訟標的對於參加人及其所輔助之當事人必須合一確定者,亦祇準用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之規定,究不能即認參加人為共同訴訟之當事人,故參加人與其所輔助之當事人一併提起上訴時,判決書當事人項下仍應列為參加人。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二條。
【決議】要旨案號33年湘粵上字第102號訂正為33年湘粵上字第101號。

三、三十年上字第二八三六

  被上訴人承買上訴人之某處田三塊,縱於價金之支付應負遲延責任,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之規定,亦須上訴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始得解除契約。上訴人既未主張此項解除契約之要件業已具備,並曾為解除之意思表示,即不得謂其買賣契約已失效力。
【相關法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
【決議】要旨案號30年上字第2836號應訂正為31年上字第2836號。

四、三十二年上字第二八五七

判例要旨婚約在民法上既未認第三人有請求撤銷之權,自非第三人所得請求撤銷。
【相關法條】民法第九百七十六條。
【決議】要旨案號32年上字第2857號應訂正為32年上字第3857號。

五、三十二年上字第三一四三

  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條第二項後段之規定,惟繼承權被侵害人,於繼承開始後十年內,不知悉被侵害,或雖知悉,而同項前段所定二年之時效期間,於繼承開始後十年內未屆滿者,乃適用之,上訴人於其繼承權被侵害時,即已知悉,且於繼承開始後十年內,其二年之時效期間,業已屆滿,自應適用同項前段之規定,不在同項後段規定之列。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條。
【決議】要旨案號32年上字第3143號應訂正為33年上字第3143號。

六、三十二年上字第六六八一

  夫右邊手足殘廢,並非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第七款所稱不治之惡疾。
【相關法條】民法第一千零五十二條。
【決議】要旨案號32年上字第6681號應訂正為33年上字第6681號。

七、三十三年上字第五七八○

  蓄養奴婢為現行法律所禁止,如訂立契約以此種法律上禁止之事項為其標的,依民法第七十一條之規定自非有效。
【相關法條】民法第七十一條。
【決議】要旨案號33年上字第5780號應訂正為32年上字第5780號

八、三十七年上字第七六七二

  執行事件當事人對於強制執行之命令,或對於執行推事、書記官、執達員實施強制執行之方法,固得於執行程序終結以前為聲請或聲明異議,但執行程序一經終結,除執行程序所為之拍賣有無效原因,不能發生移轉所有權之效力外,即不容再有所主張。
【相關法條】強制執行法第十二條。
【決議】要旨案號37年上字第7672號應訂正為37年上字第6762號。

本決議〉〉回索引〉〉

訂正文字4則

一、三十年抗字第二六六號判例要旨

  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二十六條第三項所謂本案法院,依同法第五百二十條第一項之準用,在本案繫屬於第二審時,固指第二審法院而言,若本案已繫屬於第三審,則指本案前曾繫屬之第一審法院而言。本案經第二審法院判決,而由當事人對於該判決提起上訴時,即已繫屬於第三審法院,嗣後債務人聲請撤銷假扣押裁定,自應向本案前曾繫屬之第一審法院為之。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五百三十條。
【決議】30年抗字第266號判例要旨「…依同法第五百二十條第一項之準用…」訂正為「…依同法第五百二十條第二項之準用…」。

二、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八四七號判例要旨

  被上訴人在第一審為原告,訴求確認系爭湖塘東至塘,南至價官樹,西至岑下,北至林田,為兩造所共有,並命上訴人繳銷被上訴人被迫書立承認系爭湖塘為上訴人獨有之悔過字約,其訴訟標的雖有兩項,而由經濟上觀之,原告可受之利益不能超越其共有權之範圍,故核定本件訴訟標的之價額,應以原告對於共有物應有部分之價額為準。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
【決議】31年上字第2847號判例要旨「…南至價官樹…」應訂正為「…南至檀官樹…」。

三、三十一年上字第三○四三

  依民法第九百十五條設定之轉典權為物權之一種,不僅對於轉典權人存在,對於出典人亦有效力。且典權人既已將典物得價轉典,則出典人回贖典物時,典權人就原價內相當於轉典價數額之部分自無受領權,故出典人僅向典權人提出原典價回贖者,不得以之對抗轉典權人。
【相關法條】民法第九百二十三條。
【決議】31年上字第3043號判例要旨「…不僅對於轉典權人存在…」應訂正為「…不僅對於轉典人存在…」。

四、三十三年上字第二六○○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二條第一項但書所謂當事人已依上訴主張其事由,係指當事人就得依上訴主張之事由,已依上訴主張之者而言。如當事人在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後,發見同條項第十一款之證物,本不能在第三審提出者,縱曾依第三審上訴主張而被擯斥,仍得據以提起再審之訴。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六條。
【決議】33年上字第2600號判例要旨「…縱曾依第三審上訴主張而被擯斥…」應訂正為「…縱曾於第三審上訴主張而被擯斥…」。


【案號加列或刪除地方簡稱467則判例案號】如附件(表格)所示。

【決議】判例全文彙編應以判例全文案號及內容編輯,惟應製作判例要旨與全文案號之對照表,以供索引。判例全文案號有地方簡稱(例如:上字渝、渝上…等),均將地方簡稱統一放置最前面(例如:渝上)。

回索引〉〉

105-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5年度第1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5年10月2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8246條(104.06.10)
【決議】採丁說(效力未定說)。
  在債權雙重讓與之場合,先訂立讓與契約之第一受讓人依「債權讓與優先性」原則雖取得讓與之債權,但第二受讓人之讓與契約,並非受讓不存在之債權,而係經債權人處分現仍存在之他人(第一受讓人)債權,性質上乃無權處分,依民法第一百十八條規定,應屬效力未定。
【最高法院一○五年度第十五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四年民議字第五號提案
【民六庭提案】債權人將其對債務人之債權出讓,並為轉讓後,復將該債權出讓予第三人,並轉讓之(下稱債權雙重讓與),該第二次債權轉讓(讓與)行為之效力如何?
【甲說(有效說)】在第二債權讓與之通知先於第一債權讓與之通知到達前,債務人未向第二受讓人清償或其他免責行為時,得依其選擇第二受讓人為債權人,或以自己危險,向第一受讓人清償。
【乙說(無效說)】債權之雙重讓與,第二受讓人係受讓不存在之債權,乃以不能之給付為契約標的,應適用或類推適用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之規定而無效。
【丙說(通知生效說)】債權人先對債務人通知第二次讓與之事實,即對債務人生效。
【丁說(效力未定說)】在債權雙重讓與之場合,先訂立讓與契約之第一受讓人依「債權讓與優先性」原則雖取得讓與之債權,但第二受讓人之讓與契約,並非受讓不存在之債權,而係經債權人處分現仍存在之他人(第一受讓人)債權,性質上乃無權處分,依民法第一百十八條規定,應屬效力未定。
  以上四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丁說(效力未定說)。

回索引〉〉

民國106年(6)

106-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6年02月14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8條(104.06.10)
【決議】採甲說(有權處分說)。
  不動產借名登記契約為借名人與出名人間之債權契約,出名人依其與借名人間借名登記契約之約定,通常固無管理、使用、收益、處分借名財產之權利,然此僅為出名人與借名人間之內部約定,其效力不及於第三人。出名人既登記為該不動產之所有權人,其將該不動產處分移轉登記予第三人,自屬有權處分。
【最高法院一○六年度第三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一○五年民議字第一號提案
【院長提議】借名人甲與出名人乙就特定不動產成立借名登記關係,乙未經甲同意,將該不動產所有權移轉登記予第三人丙,其處分行為效力如何?
【甲說(有權處分說)】不動產借名登記契約為借名人與出名人間之債權契約,出名人依其與借名人間借名登記契約之約定,通常固無管理、使用、收益、處分借名財產之權利,然此僅為出名人與借名人間之內部約定,其效力不及於第三人。出名人既登記為該不動產之所有權人,其將該不動產處分移轉登記予第三人,自屬有權處分。
【乙說(原則上有權處分,例外於第三人惡意時無權處分)】借名登記契約乃當事人約定,一方(借名者)經他方(出名者)同意,而就屬於一方現在或將來之財產,以他方之名義,登記為所有人或其他權利人。出名人在名義上為財產之所有人或其他權利人,且法律行為之相對人係依該名義從形式上認定權利之歸屬,故出名人就該登記為自己名義之財產為處分,縱其處分違反借名契約之約定,除相對人係惡意外,尚難認係無權處分,而成立不當得利。
【丙說(無權處分說)】出名者違反借名登記契約之約定,將登記之財產為物權處分者,對借名者而言,即屬無權處分,除相對人為善意之第三人,應受善意受讓或信賴登記之保護外,如受讓之相對人係惡意時,自當依民法第一百十八條無權處分之規定而定其效力,以兼顧借名者之利益。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有權處分說)。

回索引〉〉

106-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6年03月28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493494495條(104.06.10 )
【決議】
【乙說】肯定說。
  按承攬人具有專業知識,修繕能力較強,且較定作人接近生產程序,更易於判斷瑕疵可否修補,故由原承攬人先行修補瑕疵較能實現以最低成本獲取最大收益之經濟目的。是以民法第四百九十五條雖規定,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發生瑕疵者,定作人除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及第四百九十四條規定請求修補或解除契約,或請求減少報酬外,並得請求損害賠償。惟定作人依此規定請求承攬人賠償損害仍應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規定先行定期催告承攬人修補瑕疵,始得為之,尚不得逕行請求承攬人賠償損害,庶免可修繕之工作物流於無用,浪費社會資源。
【最高法院一○六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決定】
【討論事項】一○五年民議字第二號提案
【院長提議】定作人對於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發生瑕疵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是否須踐行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第一項所定之定期請求修補程序?
【甲說】否定說。
  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五條規定,祇須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發生瑕疵,定作人除得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或第四百九十四條規定,請求修補或解除契約或請求減少報酬外,並得捨此逕行請求損害賠償,或與修補、解約、減酬併行請求,為此損害賠償之請求時,原無須踐行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第一項所定定期請求修補之程序,此觀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第一項所定工作有瑕疵不以承攬人有過失為要件,而民法第四百九十五條限於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發生瑕疵者,始有其適用之法意自明,且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五條所定「並得請求損害賠償」之文義觀之,亦應為相同之解釋。
【乙說】肯定說。
  按承攬人具有專業知識,修繕能力較強,且較定作人接近生產程序,更易於判斷瑕疵可否修補,故由原承攬人先行修補瑕疵較能實現以最低成本獲取最大收益之經濟目的。是以民法第四百九十五條雖規定,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發生瑕疵者,定作人除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及第四百九十四條規定請求修補或解除契約,或請求減少報酬外,並得請求損害賠償。惟定作人依此規定請求承攬人賠償損害仍應依民法第四百九十三條規定先行定期催告承攬人修補瑕疵,始得為之,尚不得逕行請求承攬人賠償損害,庶免可修繕之工作物流於無用,浪費社會資源。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定】採乙說。

回索引〉〉

106-3.【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一)【決議日期】民國106年05月16日

【相關法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6條(42.06.06)
【決議】檢討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六十七年度第四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之二
【最高法院一○六年度第八次民事庭會議決定】
【討論事項】檢討【六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六十七年度第四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之二】
【決議文】二、準據法問題:載貨證券附記「就貨運糾紛應適用美國法」之文句,乃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尚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之適用。又依該條第二項「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之規定,保險公司代位受貨人憑載貨證券向運送人行使權利,受貨人與運送人雙方均為中國人,自應適用中國法。託運人在本事件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中並非當事人,其準據法之確定,要不受託運人不同國籍之影響。
 【決定】本則決議(二)之二不再供參考。
 【理由】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已修正。

回索引〉〉

106-4.【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二)【決議日期】民國106年05月16日

【相關法條】仲裁法第14條(104.12.02)商務仲裁條例第13條(50.01.20)
【決議】最高法院民國106年5月16日106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定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
【不再援用民事判例1則】

六十四年台抗字第二三九

【判例要旨】商務仲裁條例第三條雖明定:「仲裁契約如一造不遵守而另行提起訴訟時,他造得據以請求法院駁回原告之訴」,惟必須先以書面依商務仲裁條例訂立仲裁契約由當事人簽名,始為相當,否則不生效力。載貨證券係由運送人或船長簽名之證券,難謂係當事人雙方簽訂書面之商務仲裁契約,自無依該證券之記載而主張適用商務仲裁條例第三條之餘地。
【相關法條】仲裁法第一條第四條(修正前:商務仲裁條例第一條第三條)。
【不再援用理由】仲裁法已修正。

回索引〉〉

106-5.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6年08月08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255446條(106.06.14)
【決議】採丙說。
  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因可利用原訴訟資料,除有礙於對造防禦權之行使外,得適用於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在第二審依第446條第1項適用第2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變更或追加當事人,須於對造之審級利益及防禦權之保障無重大影響,始得為之,以兼顧當事人訴訟權益之保障及訴訟經濟之要求。
【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106年民議字第1號提案
【法律問題】當事人於第二審訴訟程序中,以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之規定為據,追加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人,法院可否准許?
【討論意見】
【甲說】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適用範圍不包括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當事人於第二審據以為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法院無從准許。
  按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所謂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係指「原當事人」間,追加之訴與原訴之基礎事實同一而言。
  在第二審追加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人,除合於同法第255條第1項第5款規定之「該訴訟標的對於數人必須合一確定時,追加其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人者」外,非經他造及該人同意,不得為之,此觀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規定即明。
【乙說】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適用範圍包括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在內,當事人於第二審自得據以為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
  按當事人、訴訟標的及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為訴之三要素,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並未限定適用範圍僅訴訟標的,又該款所稱之「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係指變更或追加之訴與原訴之主要爭點有其共同性,各請求所主張之利益在社會生活上可認係屬同一或關連之紛爭,而就原請求之訴訟及證據資料,於繼續審理時,在相當程度範圍內具有同一性或一體性,得期待於後請求之審理予以利用,俾先後兩請求得在同一程序中一併解決,避免重複審理者,即屬之,俾達紛爭一次解決及節省法院與當事人勞費之目的。當事人於第二審程序中,自得依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追加或變更當事人。
【丙說】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因可利用原訴訟資料,除有礙於對造防禦權之行使外,得適用於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在第二審依第446條第1項適用第2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變更或追加當事人,須於對造之審級利益及防禦權之保障無重大影響,始得為之,以兼顧當事人訴訟權益之保障及訴訟經濟之要求。
  以上三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丙說。

回索引

106-6.【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6年10月24日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106年10月24日
【相關法條】民事訴訟法第496507條(106.06.14)
【決議】 【採甲說】適用再審程序處理。
【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當事人對本院終審裁定明確表示係提起抗告,並表明非聲請再審,究應依抗告程序或再審程序處理?
【甲說】適用再審程序處理。
【乙說】適用抗告程序處理。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

回索引〉〉

民國107年(2)

107-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7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7年03月27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26127146條(104.06.10)
【決議】
  一、本件設題之違約金非屬從權利。
  二、本件違約金之請求權時效為15年。
  三、債務人為時效抗辯之日起不負遲延責任,抗辯前已發生之違約金已經獨立存在,不受買賣價金債權時效抗辯之影響,應自98年1月1日起至時效抗辯前一日負違約責任,計算其違約金額。
【最高法院107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106年度民議字第2號提案(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5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4號及106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1號)
【院長提議】甲向乙公司買受乙製造之機器1臺,約定買賣價金為新臺幣100萬元,清償期為民國97年12月31日,如逾期未清償,甲應按日給付買賣價金1/1000計算之違約金。乙於103年6月1日起訴請求甲給付上開買賣價金及違約金(期間無中斷時效事由發生),甲則為時效抗辯。試問:乙之違約金債權是否已因本金債權請求權消滅,而不得再請求?
【甲說】違約金為從權利,乙已不得請求給付。
  (一)從權利以主權利之存在為前提,原則上與主權利同其命運,故主權利之移轉或消滅,其效力原則上及於從權利,違約金之債權與主債權有從屬之關係,主債權請求權如已罹於時效而消滅,其違約金請求權,雖尚未罹於時效,亦隨同消滅,此觀民法第146條之規定甚明。
  (二)按商人、製造人、手工業人所供給之商品及產物之代價,其請求權,因2年間不行使而消滅,為民法第127條第8款所明定。債權人逾上開期間行使其請求權,經債務人為時效抗辯,其請求權即歸於消滅。乙所請求者為製造人所供給之商品之買賣價金,其請求權之消滅時效為2年,本件買賣價金請求權之時效起算時點為97年12月31日,上開時效期間應於99年12月31日屆滿。而系爭違約金請求權,係因甲未依約給付買賣價金所產生者,自屬價金請求權之從權利。乙對甲之價金請求權業罹於時效,經甲為時效抗辯,該請求權即歸於消滅,甲免其責任,其效力並及於違約金請求權,是乙請求甲給付上開違約金,為無理由。
【乙說】違約金債權非從權利,且未罹於15年時效期間,仍得請求。
  (一)查消滅時效完成,債務人僅取得為拒絕給付之抗辯權而已,其請求並非當然消滅,原本債權已罹於時效,但於債務人為時效抗辯前,其違約債權仍陸續發生,而已發生之違約金並非民法第146條所稱之從權利,其請求權與原本請求權各自獨立,消滅時效亦分別起算,原本請求雖已罹於消滅時效,已發生之違約金請求並不因而隨同消滅。
  (二)違約金之約定,為賠償給付遲延所生之損害,於債務人給付遲延時,債權人始得請求,既非定期給付之債務,與民法第126條所規定之性質不同,其時效為15年(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0年法律座談會參照)。系爭違約金請求權乃獨立於本金債權,並於逾期給付後陸續發生,甲未依約於97年12月31日給付買賣價金,乙自98年1月1日起得請求甲按日給付違約金,至乙起訴之103年6月1日尚未逾15年,是乙請求甲給付買價金100萬元雖已罹於時效並經甲為時效抗辯,而不得請求,惟違約金部分尚未罹於時效,乙仍得行使其違約金債權。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一、本件設題之違約金非屬從權利。
  二、本件違約金之請求權時效為15年。
  三、債務人為時效抗辯之日起不負遲延責任,抗辯前已發生之違約金已經獨立存在,不受買賣價金債權時效抗辯之影響,應自98年1月1日起至時效抗辯前一日負違約責任,計算其違約金額。

回索引〉〉

107-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7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7年09月25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264條(104.06.10)
【決議】本提案業經107年8月28日107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採甲說(肯定說),文字修正如下:按因契約互負債務者,於他方當事人未為對待給付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民法第26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又債務人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者,在未行使此抗辯權以前,仍可發生遲延責任之問題,必須行使以後始可免責(最高法院50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例參照),是債務人得主張同時履行抗辯者,未行使其抗辯權前,固可發生遲延責任,然於其合法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後,其遲延責任即溯及免除,甲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時,應溯及免除甲之遲延責任。
【最高法院107年度第8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二、107年度民議字第1號提案決議文
【決定】本提案業經107年8月28日107年度第7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採甲說(肯定說),文字修正如下:按因契約互負債務者,於他方當事人未為對待給付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民法第26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又債務人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者,在未行使此抗辯權以前,仍可發生遲延責任之問題,必須行使以後始可免責(最高法院50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例參照),是債務人得主張同時履行抗辯者,未行使其抗辯權前,固可發生遲延責任,然於其合法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後,其遲延責任即溯及免除,甲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時,應溯及免除甲之遲延責任。 ◎107年度民議字第1號提案(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6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4號)
【院長提議】甲向乙買受土地一筆,雙方約定甲應於民國106年1月1日交付買賣價金新臺幣(下同)300萬元,乙並應同時辦理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嗣清償期屆至時,甲僅給付100萬元,其餘200萬元經乙催告仍未給付,乙遂拒絕辦理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並訴請甲給付200萬元及自催告期間屆滿翌日起之法定遲延利息,甲於訴訟中合法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試問:甲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後,其遲延責任是否因而溯及免除?
【甲說】肯定說。
  按因契約互負債務者,於他方當事人未為對待給付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民法第26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又債務人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者,在未行使此抗辯權以前,仍可發生遲延責任之問題,必須行使以後始可免責(最高法院50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例參照),是債務人得主張同時履行抗辯者,未行使其抗辯權前,固可發生遲延責任,然於其合法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後,其遲延責任即溯及免除。本件乙尚未移轉土地所有權,仍享有土地使用收益之利益,並未受有損害,倘認乙另得向甲請求遲延利息,將有雙重獲利之嫌,故於甲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時,應溯及免除甲之遲延責任,方為妥適。
【乙說】否定說。
  債務人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者,在未行使此抗辯權以前,仍可發生遲延責任之問題,必須行使以後始能免責,行使前已發生之遲延責任尚無溯及消滅可言。
  以上二說,應以何說為當?提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肯定說),文字修正如下:按因契約互負債務者,於他方當事人未為對待給付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民法第264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又債務人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者,在未行使此抗辯權以前,仍可發生遲延責任之問題,必須行使以後始可免責(最高法院50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例參照),是債務人得主張同時履行抗辯者,未行使其抗辯權前,固可發生遲延責任,然於其合法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後,其遲延責任即溯及免除,甲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時,應溯及免除甲之遲延責任。

回索引〉〉

民國108年(2)

108-1.【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8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8年04月02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739756-1條(104.06.10)勞動基準法第15-1條(104.12.16)
【決議】本提案業經108年3月19日108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採甲說(一般保證),文字修正如下:
  一、採甲說。
  二、雇主與勞工訂立之勞動契約,如有勞工違反最低服務年限,應賠償訓練費用等及相當違約金之約定,並由保證人就該部分負連帶保證責任者,此保證之性質為一般保證。惟法院受理具體個案時,應併注意民國104年12月16日公布施行之勞動基準法第15條之1之規定。
【最高法院108年度第4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108年民議字第1號決議文
【決定】本提案業經108年3月19日108年度第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採甲說(一般保證),文字修正如下:
  一、採甲說。
  二、雇主與勞工訂立之勞動契約,如有勞工違反最低服務年限,應賠償訓練費用等及相當違約金之約定,並由保證人就該部分負連帶保證責任者,此保證之性質為一般保證。惟法院受理具體個案時,應併注意民國104年12月16日公布施行之勞動基準法第15條之1之規定。 【108年度民議字第1號提案(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4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12號)】
【院長提議】機師甲與航空公司簽訂聘僱契約,約定最低服務年限為15年,若甲違約離職,應賠償訓練費用及相當於離職前正常工作6個月薪資總額之違約金,並由乙擔任連帶保證人,乙所負保證人責任之法律性質為何?
【甲說】一般保證。
  (一)按職務保證性質,與一般之金錢債務保證不同,其保證書所載「保證擔任職務期間操行廉潔,恪遵法令暨貴公司各種規章,倘有違背情事或侵蝕公款、財物及其他危害公司行為,保證人願放棄先訴抗辯權,並負責指交被保人及照數賠償之責」字樣,如係對於被保證人職務行為致損害於被上訴人時,負賠償債責任之意思,即為獨立負擔之損害賠償義務(本院49年台上字第2637號判例參照)。
  (二)民法第756條之1規定,稱人事保證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受僱人將來「因職務上之行為」而應對他方為損害賠償時,由其代負賠償責任之契約。是人事保證人乃係依契約以第三人之資格為受僱人代負損害賠償之責任。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由其代負履行責任時,此應屬民法第739條規定之一般金錢債務保證。
【乙說】人事保證。
  民法第756條之1規定稱人事保證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他方之受僱人將來因職務上之行為而應對他方為損害賠償時,由其代負賠償責任之契約,係為填補雇主因受僱人依契約所賦予職務有應為而不為或不應為而為之,及受僱人於履行職務之際之不法行為,致生雇主之損害。所稱受僱人將來因職務上之行為而應對他方為損害賠償,包括因僱傭契約終止,而受僱人應對僱用人負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之情形在內。
  以上二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一、採甲說。
  二、雇主與勞工訂立之勞動契約,如有勞工違反最低服務年限,應賠償訓練費用等及相當違約金之約定,並由保證人就該部分負連帶保證責任者,此保證之性質為一般保證。惟法院受理具體

回索引〉〉

108-2.【會議次別】最高法院108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日期】民國108年04月16日

【相關法條】民法第11911194條(104.06.10)
【決議】採甲說(不限制說)。
  民法第1194條所定使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宣讀、講解,乃在使見證人之一人依遺囑人口述之遺囑內容加以筆記,並由見證人宣讀,以確定筆記之內容是否與遺囑人口述之意旨相符,講解之目的則在說明、解釋筆記遺囑之內容,以使見證人及遺囑人瞭解並確認筆記之內容是否與遺囑人口述之遺囑相合,最後並須經遺囑人認可及簽名或按指印後,始完成代筆遺囑之方式。法律規定須由見證人加以筆記、宣讀、講解,僅在確保代筆遺囑確係遺囑人之真意。準此,見證人筆記、宣讀、講解之行為,乃係各自分立之行為,各有其作用及目的,並非三者合成一個行為,見證人三人並得互證所為遺囑筆記、宣讀、講解之真實,初無限於同一見證人為筆記、宣讀、講解之必要,俾能符合其立法之目的,並免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
【最高法院108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
【討論事項】108年度民議字第2號提案(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6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11號)
【院長提議】被繼承人甲生前指定乙、丙、丁三人為見證人立代筆遺囑,遺囑製作過程中,由甲口述遺囑意旨,見證人乙筆記,見證人丙宣讀、講解遺囑內容,甲認可後,經記明日期與代筆人姓名,由見證人全體及遺囑人簽名,此代筆遺囑之製作程式,是否符合民法第1194條之規定?
【甲說】肯定說(不限制說)
  民法第1194條所定使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宣讀、講解,乃在使見證人之一人依遺囑人口述之遺囑內容加以筆記,並由見證人宣讀,以確定筆記之內容是否與遺囑人口述之意旨相符,講解之目的則在說明、解釋筆記遺囑之內容,以使見證人及遺囑人瞭解並確認筆記之內容是否與遺囑人口述之遺囑相合,最後並須經遺囑人認可及簽名或按指印後,始完成代筆遺囑之方式。法律規定須由見證人加以筆記、宣讀、講解,僅在確保代筆遺囑確係遺囑人之真意。準此,見證人筆記、宣讀、講解之行為,乃係各自分立之行為,各有其作用及目的,並非三者合成一個行為,見證人三人並得互證所為遺囑筆記、宣讀、講解之真實,初無限於同一見證人為筆記、宣讀、講解之必要,俾能符合其立法之目的,並免增加法律所無之限制。
【乙說】否定說(限制說)
  遺囑制度乃在尊重死亡人之遺志,遺囑之發生效力既在遺囑人死亡之後,遺囑是否確係遺囑人之本意,屆時已難對質,遺囑之內容又多屬重要事項,攸關遺囑人之財產分配,利害關係人易起糾紛,為確保遺囑人之真意,避免糾紛,我國民法繼承編就遺囑規定須具備法定之方式,始生遺囑之效力。而代筆遺囑須由見證人中之一人筆記、宣讀、講解,此見證人必須親自筆記、宣讀、講解,不得使他人代為,此為民法第1194條所明定,若立法意旨兼允許一見證人或數見證人為筆記、宣讀、講解,條文無須記載「由見證人中之一人」等語。另對照民法第1191條第1項關於公證遺囑之製作,規定為:「公證遺囑,應指定二人以上之見證人,在公證人前口述遺囑意旨,由公證人筆記、宣讀、講解」,顯然認為筆記、宣讀、講解需由同一人即公證人為之較為嚴謹,並無由二位見證人與公證人分別為筆記、宣讀、講解並互證其效力之餘地。代筆遺囑之見證人並無資格限制,亦未若公證遺囑有具專業資格之公證人在場,其程序之要求自不宜少於公證遺囑。系爭遺囑非由同一見證人即代筆人為代筆、宣讀、講解,即不符代筆遺囑之法定方式,應屬無效。
  以上二說,何者為當,請公決。
【決議】採甲說(不限制說)。


回頁首〉〉


 

【編註】本超連結法規檔提供學習與參考為原則;如需正式引用,請以政府公告版為準。
如有發現待更正部份及您所需本站未收編之法規,敬請告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