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最新六法〉〉裁定判決全文彙編

【淨空法師】改習氣、改毛病,這就真修行
【名稱】



《民事實務判決全文彙編02-2-6》第2編債-第2章各種之債。第16~17節§622-666。共61則

【01】第1編-總則§1~§152【02-1-1】第2編債-第1章通則第1節§153~198【03】第4編親屬-第1~2章§967~§1058【02-1】第2編債-第1章通則§199-344
【02-2-1】第2章各種之債-第1~4節§345~420【02-2-2】第5~6節§421-480【02-2-3】第7~8節§482-514之10【02-2-4】第9~11節§515~564
【02-2-5】第12~15節§565~621【02-2-7】第18~19-1節§667~709-9【02-2-8】第20~24-1節§710~§756-9民法全文

。總索引。

。第2編 債第2章 各種之債

2-2-16。第16節 運送 
第1款 通則 §622(5)
第2款 物品運送 §624(41)
第3款 旅客運送 §654(4)
2-2-17。第17節 承攬運送 §660(11)

刑事特別法判決彙編刑訴實務裁判全文彙編相關民事程序法彙編民訴實務裁判全文彙編
。刑法分則類(01侵害個人專屬法益犯罪判決彙編。02侵害財產法益犯罪判決彙編。03侵害社會法益犯罪判決彙編。04侵害國家法益犯罪判決彙編)


2-2-16-1。第16節  運送 第1款 通則 §622

裁判連結 裁判結果 主要法條 其他相關法規
2-2-16-1-1.【裁判字號】91,訴,5721【裁判日期】911120【裁判案由】給付運費等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運送人之定義) 最高法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二O六七
2-2-16-1-2.【裁判字號】91,訴,2974【裁判日期】920516【裁判案由】返還貨物等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運送人之定義) 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契約之成立)
2-2-16-1-3.【裁判字號】92,保險,214【裁判日期】93111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短期時效) 香港澳條例第四十條(港澳法人等在臺為法律行為之情形2)
2-2-16-1-4.【裁判字號】91,簡上,205【裁判日期】91111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給付超過新臺幣…元,..利息,暨該部份假執行宣告之裁判均廢棄。…。 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短期時效) 公路法第六十四條(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
2-2-16-1-5.【裁判字號】92,海商簡上,2【裁判日期】921017【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短期時效) 海商法第五十六條(貨物受領之效力)


回頁首〉〉

2-2-16-2。第16節 運送 第2款 物品運送 §624

裁判連結 裁判結果 主要法條 其他相關法規
2-2-16-2-1.【裁判字號】91,海商,59【裁判日期】911107【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本件移送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民法第六百二十四條(託運單之填發及應載事項) 海商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四款(載貨證券應載事項)
2-2-16-2-2.【裁判字號】88,海商,14【裁判日期】8908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四條(託運單之填發及應載事項) 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海商法第六十三條(承運之注意及處置義務)、第五十六條(貨物受領之效力)
2-2-16-2-3.【裁判字號】90,保險上,4【裁判日期】900627【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五條第一項(提單之填發) 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運送人責任之消滅及其例外)
2-2-16-2-4.【裁判字號】93,保險,46【裁判日期】9311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提單之文義性) 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運送人與連續運送人之責任)、第六十條(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
2-2-16-2-5.【裁判字號】89,訴,2671【裁判日期】900306【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貳佰…元,及…利息。…。 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提單之文義性) 民法第三百零一條免責的債務承擔--與債務人訂立契約)
2-2-16-2-6.【裁判字號】90,海商,24【裁判日期】91020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二十八條(提單之背書性) 海商法第六十條(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因法律行為所生之債之準據法)
2-2-16-2-7.【裁判字號】89,訴,1721【裁判日期】890706【裁判案由】給付貨款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壹.元,及..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二十八條(提單之背書性)、第六百二十九條(提單之物權證券性) 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表見代理)
2-2-16-2-8.【裁判字號】88,海商,50【裁判日期】9009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九條(提單之物權證券性) 海商法第六十條(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
2-2-16-2-9.【裁判字號】94,海商簡上,3【裁判日期】950123【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二十九條(提單之物權證券性) 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貨物受領之效力)
2-2-16-2-10.【裁判字號】89,海商,48【裁判日期】90122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民法第六百三十條(受貨人之提單交還義務) 海商法第六十條(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
2-2-16-2-11.【裁判字號】91,訴,2974【裁判日期】920516【裁判案由】返還貨物等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條(受貨人之提單交還義務) 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前段(不當得利之效力)
2-2-16-2-12.【裁判字號】92,上易,1260【裁判日期】9304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分,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一條(託運人之告知義務) 公路法第六十四條(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零五
2-2-16-2-13.【裁判字號】90,小上,108【裁判日期】910430【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原判決…,給付上訴人超過新臺幣…之裁判均廢棄。…。 民法第六百三十二條(運送人之按時運送義務) 民法第九百三十條(留置權發生之限制)
2-2-16-2-14.【裁判字號】92,訴,1678【裁判日期】93041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民法第六百三十三條(變更指示之限制) 最高法院十八年上字第八七五號判例;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履行輔助人之故意過失)
2-2-16-2-15.【裁判字號】89,保險,161【裁判日期】910429【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六百三十三條(變更指示之限制)、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6-2-16.【裁判字號】95,訴,545【裁判日期】95101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元及自…之利息。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 消費者保護法第十四條(契約之一般條款不構成契約內容之要件)
2-2-16-2-17.【裁判字號】95,訴,545【裁判日期】95101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拾元及自民國…清償日止,…。 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 消費者保護法第十四條(契約之一般條款不構成契約內容之要件);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6-2-18.【裁判字號】90,海商,21【裁判日期】91022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元…公司應給付原告美金…元。….。 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 海商法第六十條(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第六百二十七條(提單之文義性)
2-2-16-2-19.【裁判字號】92,保險上,55【裁判日期】93042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三十七條(相繼運送人之連帶責任) 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十九
2-2-16-2-20.【裁判字號】93,訴,1252【裁判日期】9311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公司新臺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七條(相繼運送人之連帶責任) 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不完全給付之效果)、第六百三十一條(託運人之告知義務)
2-2-16-2-21.【裁判字號】92,海商,33【裁判日期】93072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等 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被告..公司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民法第六百三十條(受貨人之提單交還義務)、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
2-2-16-2-22.【裁判字號】92,海商,14【裁判日期】920829【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分,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海商法第七十條(免責事由2)
2-2-16-2-23.【裁判字號】90,上,320【裁判日期】90071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二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
2-2-16-2-24.【裁判字號】90,海商,12【裁判日期】91013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度第四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
2-2-16-2-25.【裁判字號】93,重訴,849【裁判日期】93120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反訴被告應給付反訴原告新臺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民法第二百二十條(債務人責任之酌定)
2-2-16-2-26.【裁判字號】89,小上,37【裁判日期】90041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判決除確定部分外廢棄。被上訴人應再給付上訴人新台幣…元。…。 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貴重物品之賠償責任) 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減免責任約款之效力)
2-2-16-2-27.【裁判字號】89,訴,1583【裁判日期】8907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貴重物品之賠償責任)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6-2-28.【裁判字號】95,消小上,1【裁判日期】95060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新台幣壹仟伍佰元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條(遲到之損害賠償) 民用航空法第九十三條之一第一項(託運貨物或登記行李毀損滅失之賠償責任)
2-2-16-2-29.【裁判字號】91,海商上,8【裁判日期】920318【裁判案由】給付貨款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二條第一項(運送人之終止運送之返還運送物或為其他處分)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6-2-30.【裁判字號】90,上,163【裁判日期】9007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第二審及追加之訴訴訟費用均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三條(運送人通知義務) 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未經認許成立之外國法人為法律行為之責任)
2-2-16-2-31.【裁判字號】91,台上,1319【裁判日期】91070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民法第六百四十四條(受貨人請求交付之效力) 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僱用人之責任)
2-2-16-2-32.【裁判字號】88,台上,1711【裁判日期】88080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民法第六百四十四條(受貨人請求交付之效力) 海商法第五十八條(數份載貨證券貨物受領之效力);民法第六百三十條(受貨人之提單交還義務)
2-2-16-2-33.【裁判字號】92,上易,1278【裁判日期】93060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判決...金額超過新台幣…元本息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暨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 民法第六百四十五條(受貨人請求交付之效力) 民法第六百六十三條(介入權--自行運送);第六百六十四
2-2-16-2-34.【裁判字號】93,上易,48【裁判日期】930407【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第二審及追加之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五條(受貨人請求交付之效力) 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物品運送規定之準用)
2-2-16-2-35.【裁判字號】92,訴,1504【裁判日期】9209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七條(運送人之留置權與受貨人之提存權) /
2-2-16-2-36.【裁判字號】92,訴,2814【裁判日期】930423【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七條第二項(運送人之留置權與受貨人之提存權) /
2-2-16-2-37.【裁判字號】89,簡上,216【裁判日期】89101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一項(運送人責任之消滅及其例外) 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之責任)
2-2-16-2-38.【裁判字號】91,保險,108【裁判日期】911106【裁判案由】給付保險金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二項(運送人責任之消滅及其例外)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6-2-39.【裁判字號】88,小上,70【裁判日期】890804【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原判決命上訴人給付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與訴訟費用負擔均廢棄。…。 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減免責任約款之效力) 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二條第一項(定型化契約無效之情形)
2-2-16-2-40.【裁判字號】90,上易,61【裁判日期】90061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減免責任約款之效力) 保險法第五十三條第一項(保險人之當然代位權);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之一(賠償義務人之權利讓與請求權)
2-2-16-2-41.【裁判字號】90,訴,5170【裁判日期】9107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民法第六百五十條第一項及第二項(運送人之通知並請求指示義務及運送物之寄存拍賣權) 海商法第五條(補充法)


回頁首〉〉

2-2-16-3。第16節 運送 第3款 旅客運送 §654

裁判連結 裁判結果 主要法條 其他相關法規
2-2-16-3-1.【裁判字號】93,消,6【裁判日期】950227【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元,及自民國..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五十四條(旅客運送人之責任) 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消費者求償之訴訟)
2-2-16-3-2.【裁判字號】91,台上,1495【裁判日期】91073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五十四條(旅客運送人之責任) 民法第十八條第二項(人格權之保護)
2-2-16-3-3.【裁判字號】94,消簡上,5【裁判日期】94120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等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追加訴訟費用由上訴人戊OO負擔。 民法第六百五十七條(交託之行李適用物品運送之規定) 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不完全給付之效果);第一百九十五條(侵害身體健康名譽或自由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2-2-16-3-4.【裁判字號】95,訴,2857【裁判日期】95092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民法第六百五十九條(減免責任約款之效力) 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短期時效)
回頁首〉〉

2-2-17。第17節 承攬運送 §660

裁判連結 裁判結果 主要法條 其他相關法規
2-2-17-1.【裁判字號】90,海商,54【裁判日期】91123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承攬運送人之意義及行紀規定之準用) 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7-2.【裁判字號】91,簡上,221【裁判日期】920312【裁判案由】清償債務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條(承攬運送人之意義及行紀規定之準用) 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承攬運送人之意義及行紀規定之準用)、第六百六十一條(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
2-2-17-3.【裁判字號】92,訴,2193【裁判日期】9401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承攬運送人之意義及行紀規定之準用);第六百六十一條(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物品運送規定之準用)、第六百三十八條(損害賠償之範圍)
2-2-17-4.【裁判字號】92,海商,9【裁判日期】93021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前段(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第五百七十七條(委任規定之準用)、第五百四十一條(交付金錢物品孳息及移轉權利之義務)
2-2-17-5.【裁判字號】89,訴,4020【裁判日期】900223【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 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 /
2-2-17-6.【裁判字號】92,海商,16【裁判日期】9305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二條(留置權之發生) 民法第一百四十八條(權利行使之界限)
2-2-17-7.【裁判字號】93,上更(一),15【裁判日期】930720【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上訴駁回。第二審及發回前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三條(介入權--自行運送)、第六百六十四條(介入之擬制) 民法第三百零一條(免責的債務承擔--與債務人訂立契約)
2-2-17-8.【裁判字號】94,保險上易,38【裁判日期】95012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三條(介入權--自行運送)、第六百六十四條(介入之擬制) 海商法第六十二條第一項第三款(發航之注意及措置義務)、第六十三條(承運之注意及處置義務)
2-2-17-9.【裁判字號】93,訴,1185【裁判日期】930423【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元,及自…之利息。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物品運送規定之準用) 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第六百六十五條(物品運送規定之準用)
2-2-17-10.【裁判字號】92,國貿,5【裁判日期】930720【裁判案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等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民法第六百六十六條(短期消滅時效) 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受任人之損害賠償責任)
2-2-17-11.【裁判字號】92,海商上易,13【裁判日期】93060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原判決廢棄。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民法第六百六十六條(短期消滅時效) 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第六百六十五條(物品運送規定之準用)


回分類〉〉回頁首〉〉

2-2-16-1。第16節  運送  第1款  通 則 §622

2-2-16-1-1.【裁判字號】91,訴,5721【裁判日期】911120【裁判案由】給付運費等 §622


【裁判全文】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訴字第五七二一號】
原 告   新O貨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乙OO
被 告   拉O爾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等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伍拾伍萬捌仟肆佰玖拾伍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貳拾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除假執行供擔保金額外,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略稱:
  原告係以受託運送貨物為業,被告為原告之運費月結客戶。被告為支付原告民國(下同)九十一年三月份之運費新台幣(下同)一十六萬七千八百二十四元及同年四月份之運費一十八萬七千四百六十八元,分別開立同額之支票交付原告,惟原告屆期提示上開支票,均不獲付款;又被告亦積欠原告九十一年五月份之運費二十萬二千二百零三元,惟屢經原告催討,被告仍遲不給付,為此爰依票據之法律關係及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如主文第一項所示之金額。
  三、證據:提出支票及退票理由單影本各二紙、運費請款單總表影本一件為證。
乙、被告方面: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甲、程序方面:本件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查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乙、得心證之理由:
  一、按稱運送人者,謂以運送物品或旅客為營業,而受運費之人,民法第六百二十二定有明文;又運送人通常於運送完成後,即可請求給付運費,亦有最高法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二O六七號判例可資參照。
  二、經查,原告主張之事實,已據其提出與所述相符之支票及退票理由單影本各二紙、運費請款單總表影本一件為證。被告則對於原告所主張之事實,已於相當時期受合法通知,而於言詞辯論期日不到場,亦未提出準備書狀爭執,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三項前段準用同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視同自認原告之主張。從而,參之前揭條文及判例之說明,原告依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五十五萬八千四百九十五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九十一年十一月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丙、假執行之宣告:原告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宣告假執行,核無不合,茲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准許。
  丁、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民事第六庭 法 官 黃蓓蓓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法院書記官 柯金珠


回分類〉〉回頁首〉〉

2-2-16-1-2.【裁判字號】92,簡上,478【裁判日期】93052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2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二年度簡上字第四七八號
上 訴 人 愛O工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被 上訴人 乙OO即寶O.
訴訟代理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月二十四日本院台中簡易庭九十二年度中簡字第二三九二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三年四月三十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上訴人起訴主張:被上訴人於民國(下同)九十一年八月間受上訴人託運,運送價值新台幣(下同)二十萬元之貨物至中央貨櫃結關出口,並由被告之職員(即受僱人)林O棋交由訴外人鵬O交通有限公司(下稱鵬O公司)之員工鄒O榮載運,未料鄒O榮於載運過程中上開託運之貨物遭竊,致上訴人無法按時出貨,被上訴人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爰依該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託運貨物之損失二十萬元。另上訴人因上開貨物失竊,上訴人因之無法按時出貨,已對上訴人之商譽造成損害,爰依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二十七條債務不履行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商譽上之損失十萬元,爰求為判決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三十萬元,及自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願供擔保,請准為假執行之宣告。上訴之聲明:廢棄原判決。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三十萬元,及自九十一年八月二十六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被上訴人則以,伊係寶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寶O通運公司)之負責人,伊並未以個人名義經營寶O托運行,且本件上訴人託運貨物,係由上訴人聯絡寶O通運公司之員工林O棋,由林O棋居間介紹訴外人鵬O公司所屬鄒O榮之回頭車載運,被上訴人與上訴人間並未訂有運送契約,本件上訴人之請求為無理由等語;答辯聲明:駁回上訴。
  三、按稱物品運送者,乃以運送物品為目的之運送契約,亦即雙方當事人約定,託運人(於本件則為上訴人)將特定物品交運送人(於本件如上訴人主張則為被上訴人)運送,並指定目的地及特定的受貨人,運送人允為運送並將運送之物品交付該受貨人,而收取運費之契約(民法第六百二十二參照)。又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者,無論其為明示或默示,契約即為成立。當事人對於必要之點,意思一致,而對於非必要之點,未經表示意思者,推定其契約為成立,關於該非必要之點,當事人意思不一致時,法院應依其事件之性質定之。為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所明定。而按,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之規定:「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是以,本件上訴人主張其與被上訴人間訂有運送契約,既據被上訴人否認,則依上揭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主張契約請求權者,需證明契約已因意思表示一致而成立,且其主張之請求權,屬於契約內容。換言之,本件上訴人就伊與被上訴人間存有契約,且該契約之內容為上開規定之運送契約,負有舉證之責。對此上訴人僅以於原審提出之廠商資料表影本乙紙(見原審卷第十一頁)為證據方法。參諸,該廠商資料表影本上廠商名稱係載「寶O通運(股)公司」,其下則蓋「寶O托運行」之章。惟上開廠商資料表影本上「寶O托運行」章之真正,業據被上訴人否認。而上訴人於原審亦稱:「該廠商資料表影本,是同行的一位小姐魏文郁傳真給我(指上訴人)的」等語(見原審卷第二十一頁)。足見上開廠商資料表上所謂「寶O托運行」是否確為存在,即有可疑。此由,該廠商資料表影本上所載「寶O托運行」之營業所係台中市OO街二號,而與「寶O通運公司」之營業所係台中市O區OO路二段五六號,即有不同,益見此情。又經本院查詢詢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中心,亦無以乙OO名義申請設立之「寶O托運行」之行號,此有該徵信中心登記資訊表,附卷可稽。是以並無以乙OO名義申請而辦理事業登記之「寶O托運行」存在,此亦據上訴人所不爭執。故而,並未有「寶O托運行」之行號存在,要堪認定。
  四、次查,上訴人陳述本件託運事實之經過為,係伊之員工林金嬌與訴外人林O棋接洽(上訴人主張林O棋為被上訴人之員工)。然參諸,訴外人林O棋於原審證稱:「我(指林O棋)係任職於寶O通運公司,擔任貨運部接電話,調度司機載貨等事務。我與寶O托運行,沒有關係,沒有寶O托運行這個營業單位,我們實際上是寶O通運公司」等語(見原審卷第三十八至四十頁)。衡以,原審卷附林O棋之勞工保險卡影本(見原審卷第二十七頁),為林O棋之投保單位確為寶O通運公司。是以,訴外人林O棋雖不否認係伊與上訴人之員工林金嬌接洽(接洽內容為何,為另一問題,尚與本件無涉),然依上訴外人林O棋之陳述,及勞工保險卡所載,已難認定訴外人林O棋係「寶O托運行」之員工,而對此上訴人亦無提出其他證據,以供本院審酌。是以,本件上訴人主張訴外人林O棋係為「寶O托運行」與伊訂立物品運送契約,即無可採。
  五、綜諸前揭說明,既無「寶O托運行」營利事業登記之存在,訴外人林O棋亦非代理「寶O托運行」與上訴人訂立契約(姑先不論契約之性質為何),即上訴人無從證明其與被上訴人間有運送契約之存在(包括成立、生效)。則上訴人本於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二十七條之規定(上開條文均係契約債務不履行之請求依據,姑先不論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主張形式上是否成立)為本件之請求,於法未合,即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於法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爰判決如主文第一項所示。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三 年五月二十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 官 張 恩 賜
法 官 戴 博 誠
法 官 陳 添 喜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三 年五月二十日
法院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6-1-3.【裁判字號】92,保險,214【裁判日期】93111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3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保險字第二一四號】
原  告  第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許志勇律師
複 代理人 黃智絹律師
被  告  世O集運有限公司(TRANSVANLINKSEXPRESSCORP.)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王國傑律師
複 代理人 楊思莉律師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九十三年十月二十二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管轄權部分:
  本件原告起訴主張之運送契約之兩造雖為我國法人,惟運送契約約定自上海運貨至德國漢堡,具有涉外成分,屬涉外民事法律事件。本件兩造均為我國法人國籍,主營業所均設於我國,以我國法院為一般管轄法院符合兩造當事人利益,並方便訴訟程序之進行,我國法院就本件有一般管轄權(國際管轄權)。又被告之主事務所設於台北市OO路O段二一七號三樓屬於本院管轄區內,依民事訴訟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本院有管轄權。
  二、原告追加訴訟部分:
  (一)原告於起訴時以被告為運送人,依運送契約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賠償。嗣於訴狀繕本送達被告後之九十三年七月七日,追加以被告代理未經我國許可之設於香港之法人T。V。LCONTAINERLINELTD(以下簡稱TVL公司)訂立運送契約,依港澳條例第四十條之規定,請求被告負連帶賠償責任。原告追加部分與原起訴部分均為依同一運送契約請求貨損賠償,其基礎事實同一,依民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應予准許。
  (二)本件原告於起訴之初,經本院為曉諭後,確認起訴之依據為運送契約,並非依載貨證券為請求(見原告準備一狀及九十三年一月三十日言詞辯論筆錄),嗣於訴訟程序中追加依載貨證券並港澳條例第四十條之規定請求,此部分追加之訴與原訴之主要爭點不同,須另行調查證據始能審認,而本件原訴於當時已接近可以判決之狀態,若准許原告之追加,將有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此外,復查無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列舉之原因,原告此部分訴之追加,不能准許。
貳、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第三人伊O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InnovaRubberCo.,Ltd.下稱伊O華公司),於九十一年十一月間自中國大陸出口貨物乙批(下稱系爭貨物)至德國漢堡,計三百三十六件,裝在一只編號LCOU0000000號二十呎貨櫃內,委由被告運送,被告則安排船名"HanjinPennsylvania"輪第OO五W航次運送,此有被告簽發之編號SHAHAM2024TQ001載貨證券可稽(下稱系爭載貨證券),詎前述貨物於運送途中全部滅失,出口商伊O華公司因此受有歐元二萬六千六百一十一元二角之損失。被告為系爭貨物之運送人及載貨證券之簽發人,收受完好貨物並簽發清潔載貨證券,因其使用人或受僱人之故意過失而發生損害情事,其未盡海商法第六十二條、第六十三條之注意義務而侵害貨主權利至為明顯,自應就本件貨物滅失負債務不履行責任。若認被告係代理TVL公司訂立運送契,依港澳條例第四十條之規定,被告亦應負連帶賠償責任。原告為系爭貨物之保險人,已依保險契約賠償受貨人伊O華公司上開損失,並受讓受貨人就系爭貨物之一切損害賠償請求權,自得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及民法債權讓與之規定向被告提起本件請求。並聲明:(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歐元二萬四千一百九十二元或新台幣九十一萬九千二百九十六元,暨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系爭載貨證券載明運送人係TVL公司(原證一),伊O華公司九十三年五月七日之回函,亦載明被告非運送人,且由伊O華公司提出之出口貨物委託單,可知貨物係在中國大陸洽運,被告並未涉入,另伊O華公司提出之運費發票,亦足以證明原告並非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被告從未以TVL公司名義與伊O華公司訂約,本件之請求,於法顯屬無據等語置辯。並聲明:(一)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駁回。(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之宣告。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1、編號SHAHAM2024TQ001載貨證券(原證一)、代位求償收據(原證二)、權利轉讓同意書(原證三)之真實。
  2、原告提出伊O華公司九十三年七月五日函(原證七),係由伊O華公司出具。
  四、原告以其受讓伊O華公司之權利,依運送契約、港澳條例第四十條請求被告賠償,被告則以前揭情詞置辯,則應審究者,為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是否為被告?
  又被告是否曾代理運送人與伊O華公司簽訂運送契約,如被告為代理,是否須負賠償責任?
  (一)原告依運送契約請求部分:
  1、本件為涉外民事事件,原告依運送契約請求被告賠償部分,屬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及債權讓與行為,伊O華公司與被告公司均屬我國法人,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二項規定,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之準據法為我國法,再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七條之規定,原告受讓伊O華公司債權之效力亦應適用我國法。
  2、運送契約之當事人,為運送人與託運人;載貨證券係運送人或船長於貨物裝載後,因託運人之請求,所發給之貨物收受證券,為運送契約之書面證明,及表彰運送中貨物所有權之有價證券。依系爭載貨證券之抬頭,及運送人欄所示,運送人為TVL公司,被告公司僅以TVL公司之代理人之地位代理簽發系爭載貨證券,故依本件運送契約之表面證據顯示,被告並非運送人甚明。
  3、復查,本件運送契約之託運人伊O華公司於九十三年五月七日覆函本院略稱:「該批貨物係委託山東永盛世O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稱山東永盛世O公司)承攬出口。」再細譯伊O華公司前開函文所附之出口貨物委託單、裝箱單、運費發票及匯款申請書,伊O華公司亦係與山東永盛世O公司為運送事宜之交涉及運費之交付,則依貨物運送之實際流程亦難認定被告為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
  4、雖然,原告另提出伊O華公司九十三年七月五日函載明:「本公司(指伊O華公司)於九十一年十一月間自中國大陸出口貨物乙批至德國漢堡。本公司於台灣並無設廠,而係於大陸平湖設立工廠,惟對外接單及運送事宜均由台灣總公司負責安排。本公司於是與台中世O集運有限公司Linda小姐接洽,委託該公司安排將上開貨物自中國大陸至德國漢堡之運送事宜。台中世O集運有限公司接受委託後,向本公司作運費報價並指示本公司將貨物交由該公司之大陸代理即山東永盛世O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等語。惟前開函文係伊O華公司於九十三年五月七日函覆本院後,再應原告之請求製作,將函文交給原告,其內容是否真實已不無可疑。且原告就伊O華公司與被告接洽貨運、為運費之報價及被告曾指示伊O華公司將貨物交付山東永盛世O公司等情,不能提出其他證據以為佐證,自不能僅憑前開伊O華公司九十三年七月五日函,認定被告為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
  5、被告既非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原告依運送契約請求被告賠償部分,實屬無據。
  (二)原告依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四十條請求部分:
  1、按關於物品之運送,因喪失、毀損或遲到而生之賠償請求權,自運送終了,或應終了之時起,一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六百二十三定有明文。未經許可其成立之香港或澳門法人,以其名義在臺灣地區與他人為法律行為者,其行為人就該法律行為,應與該香港或澳門法人負連帶責任,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四十條亦有明文規定。所謂行為人係指以該香港、澳門法人之名義與他人為負義務之法律行為者而言,其責任基礎係香港或澳門法人有責任時,其行為人始有連帶責任,倘外國法人無責任,則其行為人即無責任,屬於代負責任之性質。又連帶債務人中之一人消滅時效已完成者,依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固僅該債務人應分擔之部分,他債務人同免其責任,惟代理人前開連帶債務,係代運送人負擔責任,如前所述,則運送人與代理人間並無應分擔部分可言,倘受貨人對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消滅時效業已完成,代理人自得援用該運送人之時效利益,拒絕全部給付,不以該運送人已為時效抗辯為必要。(最高法院八十四年台上字第一四四O號判決參照)
  2、經查,TVL公司為依香港地區公司條例註冊之有限公司,且該公司未經我國許可,此固有被告答辯五狀附件一之香港公司註冊處文件,以及卷附經濟部商業司九十三年七月十四函(原證四)可憑,依系爭載貨證券之記載,被告亦有代理TVL公司簽發載貨證券之行為。惟查,依前述伊O華公司提供之出口貨物委託單、裝箱單所載,本件貨物運送之裝櫃日為九十一年十月二十四日、船期則為同年月二十六日,由上海運送至漢堡。如依原告所述,貨物於運送途中全部滅失,再依上海至漢堡之一般船期約為一個月左右,如以於二個月內可以運抵漢堡計算,則本件貨物運送應終了時至遲應不超過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原告於九十三年七月七日始追加以被告代理未經我國許可之設於香港之法人TVL公司訂立運送契約,依港澳條例第四十條之規定,請求被告負連帶賠償責任,其請求距本件運送應終了之時已逾一年,伊O華公司對TVL公司運送契約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於時效,依前開法律說明,被告自得援用運送人之時效利益,拒絕全部之給付,原告依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四十條之規定,請求被告賠償亦不應准許。
  五、綜上所述,原告主張被告為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云云,並非可採,原告另主張被告依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四十條規定,應就本件貨損與運送人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亦因原告對TVL公司之請求權已罹於時效,被告得拒絕給付。從而,原告依運送契約、香港澳條例第四十條之規定,請求被告給付歐元二萬四千一百九十二元或九十一萬九千二百九十六元,暨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六、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一月 十 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  張松鈞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一月 十 日
書記官  黃媚鵑


回分類〉〉回頁首〉〉

2-2-16-1-4.【裁判字號】91,簡上,205【裁判日期】91111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3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簡上字第二O五號】
上 訴 人 中O汽車貨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甲OO
    丙OO
法定代理人 丁OO
訴訟代理人 戊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本院臺中簡易庭九十年度中簡字第二八七五號民事第一審簡易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合議庭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給付超過新臺幣玖萬捌仟捌佰捌拾柒元,及自民國九十年九月廿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利息,暨該部份假執行宣告之裁判均廢棄。
  右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其餘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原判決廢棄,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書所載相同者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按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關於限縮運送人賠償責任之規定,既明定託運人應向運送人聲明貨物之性質、價值,其立法目的在於規範託運契約之內容,此觀之立法委員陳O丁辦公室所發佈之新聞稿亦可窺見。故原審判決所認「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係屬特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規定,此與原告依據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賠償尚有不同。。。」之見解,並非有據。本件被上訴人既未向上訴人聲明所託運之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上訴人依運送習慣,亦不可能拆封檢貨,在此情形下,要求上訴人負擔千倍以上之賠償,自非公平,且被上訴人並未能證明所託運之紙箱內容物為何,原審認係磁帶機,自非有據。
  (二)退而言之,縱認上訴人仍應按所滅失之物品被上訴人之進貨成本價格賠償,然上訴人所託運之貨物,係於民國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於運送途中喪失,被上訴人已於八十九年七月十八日簽具貨物損失賠償聲請切結書向上訴人請求賠償,然遲至九十年九月七日始具狀起訴,已逾一年之運送物喪失損害賠償請求權時效期間,上訴人爰主張時效抗辯。又被上訴人尚有自八十九年四月份起至同年七月份止之倉儲理貨費用新臺幣(下同)二萬九千八百二十元未付,上訴人爰依民法第三百三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主張抵銷。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另提出立法委員陳O丁辦公室新聞稿一紙、八十九年四月至同年七月請款單四紙為證(均為影本)。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上訴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書所載相同者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依兩造所不爭執之運送合約(合約效期八十八年五月一日起至八十九年五月一日止)第三條第一、二、三、五項約定,乙方(即上訴人)於商品拆櫃、到貨時,須立刻查驗點收貨品,依甲方(即被上訴人)所提供之進貨資料核對商品數量、型號及外包裝,並於清點進貨商品後,列印進貨明細表,連同供應商出貨單於清點後兩天內傳真予甲方(即被上訴人)存查,商品則由乙方(即上訴人)物流中心保管存放,其後再依甲方(即被上訴人)之傳真出貨單而辦理出貨,乙方(即上訴人)並於商品配送到達後,將客戶簽收之出貨單傳真甲方(即被上訴人)存查。另依合約第十條約定,乙方(即上訴人)於商品進貨入庫至配送到達甲方(即被上訴人)客戶期間內,如有遺失情形發生時,乙方(即上訴人)應以甲方(即被上訴人)進貨成本賠償甲方(即被上訴人)。查被上訴人向供應商即訴外人「數O股份有限公司」採購產品編號為「PHD8OE」之HPDLT–8OETAPEDRIVE磁帶機(下稱PHD8OE磁帶機)多部,並由訴外人「數O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運交上訴人所屬新店物流中心保管存放,其後訴外人「頂鈜有限公司」於八十九年四月廿六日向被上訴人訂購PHD8OE磁帶機一部,並指定送交訴外人「元慶資訊有限公司」,被上訴人乃指示上訴人於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出貨PHD8OE磁帶機一部運交訴外人「元O資訊有限公司」。上訴人既已核對商品數量、型號及外包裝,另系爭PHD8OE磁帶機之外包裝均印刷有內容物之商品資料,上訴人自不能委稱不知。系爭PHD8OE磁帶機一部既於運送過程中遺失,依兩造間之上開合約約定,上訴人自應按系爭PHD8OE磁帶機之進貨成本賠償被上訴人。
  (二)系爭PHD8OE磁帶機係於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運送過程中遺失,被上訴人曾多次向上訴人要求賠償,上訴人曾於九十年六月廿七日依被上訴人九十年三月十四日之賠償申請,表示同意賠償六千元,則被上訴人於九十年九月十一日對上訴人提起本件訴訟,自未罹於時效。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另提出數O股份有限公司出貨單、統一發票各一紙、合約一份、報價說明書、配送費收費標準表、運價表、報價單各一份為證(均為影本)。
理  由
  一、本件被上訴人於原審起訴主張:伊於民國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委託上訴人運送倉儲於上訴人公司新店物流中心之PHD8OE磁帶機一部至臺中市OO路O段十巷一一O弄二五號一樓之「元O資訊有限公司」,詎運送途中因可歸責於上訴人之事而致貨物遺失,系爭PHD8OE磁帶機之出售價格為一十五萬元,被上訴人之購入成本則為一十二萬八千七百零七元,扣除上訴人所得請求之運費八十九元後,上訴人應賠償原告一十二萬八千六百十八元,屢經催付均置之不理,為此提起本件訴訟等語。
  二、上訴人則以:依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規定,運送貨物損毀、滅失之損害賠償,除貨物之性質、價值於裝載前經託運人聲明,並註明於運送契約外,其賠償金額,以每件不超過三千元為限,其立法目的即在避免運送人僅收取少數之運資,卻遭受鉅額不成比例之賠償,致使無人投資營業,進而阻滯整體經濟之發展,被上訴人所請求賠償之金額逾上開公路法之規定,自非有據;另託運單第五點註明「報價欄內請確實書明貨物品名及金額,否則如發生損失賠償時以每公斤不超過二百元或每件最高賠償不超過六千元為限。。。」,本件被上訴人未於託運單內載明貨物品名、價值,而請求賠償鉅額損失,亦有不當等語置辯。並於上訴審理程序中抗辯縱認上訴人應按所滅失之貨品之進貨成本價格賠償,然上訴人所託運之貨物,係於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在運送途中喪失,被上訴人曾於八十九年七月十八日簽具貨物損失賠償聲請切結書向上訴人請求賠償,然卻遲至九十年九月七日始具狀起訴,已逾一年之運送物喪失損害賠償請求權時效期間,上訴人爰主張時效抗辯。另被上訴人尚有自八十九年四月份起至同年七月份止之倉儲理貨費用二萬九千八百二十元未付,爰依民法第三百三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主張抵銷等語。
  三、查被上訴人主張兩造間定有合約效期自八十八年五月一日起至八十九年五月一日止之運送合約,被上訴人經向供應商即訴外人「數O股份有限公司」採購產品編號為「PHD8OE」之系爭磁帶機多部,並由訴外人「數O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運交上訴人所屬新店物流中心依上開合約保管存放,嗣有訴外人「頂鈜有限公司」於八十九年四月廿六日向被上訴人訂購PHD8OE磁帶機一部,並指定送交訴外人「元O資訊有限公司」,被上訴人乃指示上訴人於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出貨PHD8OE磁帶機一部並運交訴外人「元O資訊有限公司」,系爭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出貨之PHD8OE磁帶機一部,在運送過程中因可歸責於上訴人之事由而告遺失等情,業據被上訴人提出上訴人所出具之貨故賠償核定通知單一紙、委託商儲保費請款單一份、委託商出庫物流費用明細表一份、九十年八月十四日律師函一份、頂鈜有限公司採購單一紙、客戶訂單一紙、數O股份有限公司出貨單一紙(以上均為影本)及系爭PHD8OE磁帶機之相同包裝紙箱圖片二幀為證,核屬相符。上訴人對確有依兩造間之運送合約收受編號為「PHD8OE」之紙箱,並於運送過程中,因可歸責於上訴人之事由,而遺失如被上訴人所提出之包裝紙箱圖片所示編號為「PHD8OE」之紙箱一箱等事實,並不爭執,惟另以前揭情詞置辯。但查:
  (一)依兩造所不爭執合約效期自八十八年五月一日起至八十九年五月一日止之運送合約內容觀之,兩造乃係約定被上訴人向上游供應商進貨,並指示上游供應商將貨品送交上訴人所屬物流中心收受,並由上訴人提供倉庫為被上訴人保管存放,其後再依被上訴人傳真之出貨單而辦理出貨,並將商品配送到達被上訴人指定之客戶,被上訴人則以「月結」方式,支付儲保費、理貨費及配送費予上訴人。而依卷附上開合約效期八十八年五月一日起至八十九年五月一日止之運送合約第三條第一、二、三、五項約定,上訴人於商品到貨時,須依被上訴人所提供之進貨資料核對商品數量、型號及外包裝,並於清點進貨商品後,列印進貨明細表,連同供應商出貨單於清點後兩天內傳真予被上訴人存查,商品則由上訴人所屬物流中心保管存放,其後再依被上訴人之指示而出貨並配送予被上訴人指定之客戶。上訴人既自被上訴人之供應商即訴外人「數O股份有限公司」處點收編號為「PHD8OE」,外包裝上明確印刷有訴外人HP(惠普)公司所生產之「HPSureStoreDLT80e」產品及產品圖樣之紙箱包裝物,其復自承於收貨時,均會對包裝之外觀及膠帶是否完整進行檢查;另參諸被上訴人就系爭編號為「PHD8OE」之「HPSureStoreDLT80e」產品所為之進出貨資料內容;客觀上足認上訴人於運送途中所遺失之編號「PHD8OE」紙箱之內容物,確為訴外人HP(惠普)公司所生產之「HPSureStoreDLT80e」磁帶機無誤,上訴外所稱所遺失之紙箱內容物究為何物?尚屬不明一節,核非可採。
  (二)次按,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一、二項有關汽車或電車運輸業遇有行車事故,致人、客傷害、死亡或財、物損毀、喪失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但經證明其事故發生係因不可抗力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所致者,不負損害賠償責任。前項貨物損毀、滅失之損害賠償,除貨物之性質、價值於裝載前經託運人聲明,並註明於運送契約外,其賠償金額,以每件不超過新台幣三千元為限之規定。此為舉證責任轉換之規定,為使汽車或電車行車事故之被害人,向汽車或電車運輸業者請求損害賠償,而毋須依民法一般侵權行為規定舉證證明加害人有故意或過失,即得為之,至汽車或電車運輸業者須舉證證明其無過失,始能免責。此乃有關侵權行為之特別規定,而非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責任之特別規定,自不得以之作為其運送人債務不履行責任之免責依據(最高法院八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四一號判決參照),且依該條規定觀之,公路運送人僅於遇有「行車事故」,而致貨物損毀、滅失時,始得主張限制責任。本件上訴人運送系爭編號「PHD8OE」之「HPSureStoreDLT80e」磁帶機至被上訴人所指定之客戶處前,既因可歸責於上訴人之事由而致「遺失」,有上訴人所出具之貨故賠償核定通知單(核定字專九O一八六七)影本一紙附於原審卷內可參。系爭系爭編號「PHD8OE」之「HPSureStoreDLT80e」磁帶機既非遭遇行車事故而喪失,上訴人對所運送之貨物內容復可知悉,兩造復訂有前述合約效期自八十八年五月一日起至八十九年五月一日止之運送合約,是上訴人據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主張責任限制,自非有據。
  (三)又按,關於物品之運送,因喪失、毀損或遲到而生之賠償請求權,自運送終了,或應終了之時起,一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六百二十三固有明文。惟消滅時效,自請求權可行使時起算。以不行為為目的之請求權,自為行為時起算。並因左列事由而中斷:一請求。二承認。三起訴。同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百二十九條第一項亦有明定。查上訴人運送系爭系爭編號「PHD8OE」之「HPSureStoreDLT80e」磁帶機之日期為八十九年四月廿七日,依卷附上訴人所出具之貨故賠償核定通知單(核定字九O一八六七)影本一紙內容觀之,被上訴人曾於九十年三月十四日對上訴人為賠償之申請,上訴人則表示願意賠償六千元,被上訴人因不同意,乃於為請求後六個月內之九十年九月十一日對上訴人提起本件訴訟。是被上訴人之運送物喪失賠償請求權自未罹於時效,上訴人所為時效消效之抗辯,亦非有理。
  (四)末按,二人互負債務,而其給付種類相同,並均屆清償期者,各得以其債務與他方之債務互相抵銷,民法第三百三十四條前段定有明文。查被上訴人送交上訴人運送之系爭編號「PHD8OE」之磁帶機一部,既因可歸責於上訴人之事由,而在運送過程中遺失,則依兩造間之上開合約約定,上訴人自應按系爭PHD8OE磁帶機之進貨成本每部單價一十二萬八千七百零七元賠償被上訴人。另查,被上訴人依兩造間之上開合約,應以「月結」方式,給付儲保費、理貨費及配送費予上訴人。上訴人並提出八十九年四月份至同年七月份之請款單四紙為證(均為影本),主張被上訴人尚有八十九年四月份起至同年七月份止之倉儲理貨配送等費用二萬九千八百二十元(含原審中被上訴人業已自行扣除之八十九元配送運費)未付,並依民法第三百三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主張抵銷之。被上訴人對此部分並未爭執,故上訴人所為抵銷之主張,自屬有理。
  四、綜上所述,上訴人原應賠償被上訴人之損害額為一十二萬八千七百零七元,經以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之倉儲理貨配送等費用二萬九千八百二十元抵銷後,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之損害賠償額為九萬八千八百八十七元。從而,被上訴人本於運送物喪失賠償請求權之法律關係,訴請上訴人賠償之損失在九萬八千八百八十七元,及自九十年九月廿九日(即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利息範圍內,為有理由,逾此部分所為主張,則因被上訴人主張抵銷而無理由。原審未及斟酌抵銷事由,而就此部分(即超過九萬八千八百八十七元之範圍)判命上訴人給付,並為假執行之宣告,尚有未洽。上訴意旨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爰由本院將原判決此部分予以廢棄改判如主文第二項所示。至上訴人其餘上訴部分,原審判命上訴人給付,並為假執行之宣告,核無違誤。上訴意旨,仍執陳詞,指摘原判決不當,要求廢棄,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與舉證,核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逐一論述,附此敘明。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四百五十條、第七十九條但書,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張瑞蘭
法 官  許石慶
法 官  林宗成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法院  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6-1-5.【裁判字號】92,海商簡上,2【裁判日期】921017【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3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海商簡上字第二號
上 訴 人  皇O電機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謝啟明律師
     蔡銘書律師
被上訴人   萬O國際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林昇格律師
     林淑娟律師
     李志峰律師
  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本院台北簡易庭九十一年度北海商簡字第二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二年十月八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求為判決:原判決廢棄。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臺幣(下同)五十萬元及自民國九十年六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貳、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之外,補稱:
  一、本件並不適用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上訴人之請求亦未罹於時效而消滅。蓋:
  (一)按託運人為貨品之出賣人,對受貨人仍應負有瑕疵擔保責任,倘因可歸責於運之權利,而基於買賣關係對託運人行使瑕疵擔保請求權,託運人於賠償受貨人後,即非不得基於運送契約向運送人請求賠償其所受之損害。而該項損害賠償請求權,係託運人本於運送契約而得向運送人請求之權利,海商法並無特別規定,此與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按為現行法第五十六條)之係規定貨物受領權利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時效期間不同,故仍應適用民法之規定,依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前之民法第六百二十三之規定,該項請求權自運送終了或應終了之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高等法院八十八年度海商上字第七號判決著有明文。
  (二)經查,本件受貨人即智豪電子廠不行使本於載貨證券於運送人之權利,而基於買賣關係對託運人行使瑕疵擔保請求權直接將貨物退回,要求給付無瑕疵之物,使上訴人無端因被上訴人之運送過失受有損害,從而上訴人基於託運人之地位本於運送契約向運送人請求賠償所受損害,並無海商法第五十六條規定之適用,而應適用民法六百二十三規定。又民法第六百二十三規定並非除斥期間,故有民法時效中斷之適用,本件上訴人已於九十年六月二十二日向被上訴人求償,有中華電信國內長途電話明細清單可稽,並於九十年十二月二十日起訴。是以上訴人既於一年內請求,而中斷時效之進行,又於請求後六月內起訴,系爭損害賠償請求權未罹於時效。
  二、系爭發生貨損之迴銲機始終未經有受領權之人受領,其損害賠償請求權時效無由進行,被上訴人之責任無由免除。
  (一)系爭迴銲機於運送期間發生貨損,受貨人於取貨時即知有貨損而拒絕受領,並以此通知上訴人公司之員工林美慧,此從證人林美慧到庭證稱:「(法官:貨物有毀損的話,你們何時會知到?)證人:從貨車去取貨的時侯,就知道有損毀。」等語可知。事實上證人林美慧曾為此事致電被上訴人公司之承辦人員連明珠求證,並經連員回覆屬實,並接受連員指導委請香港SGS公證公司進行貨損調查報告,之後,上訴人又委請被上訴人公司將系爭迴銲機運回,此有原審證物三、四、五、六、七可稽,顯見系爭迴銲機在本件運送過程始終未經受領,而退運回台灣。
  (二)基上,系爭迴銲機既未經有受領權利人之受領,亦無應受領而未受領之情形,則並不符合海商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情形,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時效無由進行,運送人責任亦無由免除。
  參、證據:援用第一審所提證據。
乙、被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求為判決駁回上訴。
  貳、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之外,補稱:
  一、本件皇富電機有限公司之請求權係已罹於時效,被上訴人自不須對系爭貨損負責:
  (一)查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所載:「貨物之全部或一部毀損、滅失者,自貨物受領之日或自應受領之日起,一年內未起訴者,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解除其責任。」上述之一年時效係不得請求延長(因此係除斥期間之規定),今本件貨損係發生於八十九年九月間,而皇富公司係於九十年十二月二十日才行起訴。則依上述之規定,皇富電機有限公司之請求權係已罹於時效,萬達公司自不須對系爭貨損負責。
  (二)關於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為承攬運送人而非運送人,是被上訴人並無主張海商法第五十六條之餘地」云云,惟查:
  1、按依民法第六百六十四條之規定:「就運送全部約定價額,或承攬運送人填發提單於委託人者,視為承攬人自己運送,不得另行請求報酬。」此係承攬運送人介入權之擬制,今被上訴人已就本件貨物運送全部約定價額且已填發提單於上訴人(雖係電報放貨,惟實務仍係以此傳真之提單放貨,故此與簽發提單無異),則基於上述之規定,被上訴人已視為運送人,自得援引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為時效抗辯。
  2、況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觀其文義,並未將承攬運送人排除於外,則上訴人依此限縮解釋,僅運送人才可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為主張,實不足採。此見解亦可於臺灣高等法院八十九年海商上字第四號(被證一)得證,依上判決被上訴人「亞邁海運承攬運送有限公司」雖係承攬運送人亦可援引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為時效抗辯。基此,被上訴人自不須就此貨損負責。
  二、關於上訴人陳稱:「本件並不適用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上訴人之請求亦未罹於時效而消滅」云云,惟查:
  (一)觀之最高法院八十八台上字第七五一號判例(見被上附件一)係明載:「原審既認定被上訴人為本件運送物之託運人,則其對上訴人因貨物全部滅失而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依上說明,自應適用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現行法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一年之時效限制。」而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台上第七一一號判決(見被上附件二)及高等法院九十年台上第一九六七號判決(見被上附件三)亦同上見解。
  (二)另查,按依最高法院八十八年第三次民事庭會議(見被上附件四)亦明載:「海商法第一百條(現行法海商法第五十六條)係民國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修正新增之條文,該條第二項立法理由謂:『按我國民法第六百二十三之規定,此類請求權之時效應為兩年,茲為促使有請求權者之早日行使其權利,故第二項仍從美國海上貨物運送條例之規定,訂為一年』。」基此,更可知: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現行法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係為民法六百二十三之「特別規定」,本案即應適用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現行法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一年之時效限制,自屬無疑。
  (三)基上可知:上訴人所提之「高等法院八十八年海商字第七號判決」及「民國七十二年司法院第三期司法業務研究會」之見解,顯與最高法院之見解相左,顯不足採。
  (四)查系爭貨損係發生於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基此推算,系爭貨物之「應受領之日」係為八十九年九月底,惟上訴人竟於民國九十年十二月二十日才予起訴,自已逾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所定之一年除斥期間。基此上訴人之請求自無理由。
  (五)關於上訴人所提原證十七(中華電信國內長途電話明細清單),其上僅有民國九十年六月廿二日打電話至電話號碼(00-00000000)之紀錄,惟並無法依此推論其係向萬達公司為本件之損害賠償請求,基此,上訴人即不得依此主張得依民法第一百二十九條之「請求」為時效中斷,基此,縱依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之規定,亦已逾一年消滅時效之規定,上訴人亦不得為本件請求。
  (六)關於證人陳傳中律師係於九十年十一月五日到庭證稱:「九十年六月廿二日我直接打電話給萬達,當時找一位林小姐還是連小姐聯繫,然後我問他原告(即上訴人)給的損失清單有沒有收到,他答有收到,但是他們認為這個金額不合理」云云,惟查:
  1、本件倘依陳律師所言,上訴人係有將「損失清單」給被上訴人,則為何上訴人一直提不出任何損失清單之書面;另查,陳傳中律師先前係為上訴人之律師,基此可知,其證詞係不足採。
  2、另查,萬達公司於九十一年六月間亦未接到任何關於本案之請求電話,基此更可知,證人陳傳中律師之證詞係不足採。
  3、另查,上訴人於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之辯論意旨狀中,係陳稱:「原證十七係為上訴人於九十年六月二十二日向被上訴人請求賠償之通話明細清單」,惟證人陳傳中律師竟證稱:「九十年六月二十二日我直接打電話給萬達」基此可知,陳傳中律師之證詞顯與上訴人之主張相左,則其證詞,顯不足採。
  參、證據:援用第一審所提證據。
理  由
  一、本件上訴人起訴主張被上訴人於八十九年九月二十日承攬運送上訴人出售給大陸東莞智豪電子廠之迴銲機(型號WJ-40BHA)一台(以下稱系爭迴銲機)等貨物。
  被上訴人委任由船務公司將上開貨品以海運之方式,從基隆港出口,經香港運至大陸廣東東莞市長安鎮。運送過程中,由於被上訴人委任之運送人之過失,導致系爭迴銲機在香港承豐倉吊運機台墜落,造成嚴重損害,上訴人因此物之瑕疵遭到買受人智豪電子廠退貨,致使該台迴銲機滯留香港二星期,並退運回台灣修復再行出口致上訴人因此支出倉租費、退運費用、出口費用以及系爭迴銲機修復費用款項,並因被上訴人過失造成系爭迴銲機毀損支出公證費用、賠償買方智豪電子廠違約金等,為此請求被上訴人賠償。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提起本件訴訟已逾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一年之除斥期間,被上訴人不須對上訴人所受前開損害負責等語置辯。
  二、被上訴人對上訴人損害賠償請求以上訴人起訴已逾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除斥期間抗辯,應審究者,為本件被上訴人(承攬運送人)與上訴人(託運人)間之請求是否有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除斥期間之適用?以及上訴人提起本件訴訟時,是否已逾一年之除斥期間?茲分述如下:
  (一)按「就運送全部約定價額,或承攬運送人填發提單於委託人者,視為承攬運送人自己運送,不得另行請求報酬。」民法第六百六十四條定有明文。查系爭迴銲機由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約定全部運費,被上訴人並簽發提單交付上訴人,有提單在卷可憑,且為兩造所不爭執,依前揭民法第六百六十四條之規定,將兩造間原本承攬運送法律關係,擬制為被上訴人介入運送而為運送人,上訴人得基於運送契約對被上訴人行使託運人對運送人之一切權利,被上訴人亦得享有運送人之一切抗辯權。
  (二)次按一九六八年海牙威士比規則第四條之一第一項規定:「關於運送契約內所載貨物之滅失或毀損無論係基於契約或侵權行為,向運送人提起之訴訟,本公約所規定之責任限制及抗辯,均適用之。」第三條第六項第四段則規定:「除第六項所增第二項補充規定之外,自交貨日或應交貨日起一年內倘不提起訴訟,運送人及船舶在任何情況下均應免除對貨物之一切責任,但於起訴之事由發生後,此一期間如經當事人同意得予延長。」而現行海商法仿一九六八年海牙威士比規則之例,除將原來第五章章名「運送契約」,移列第三章,並將章名改為「運送」,且於立法說明中稱:「本章內容非限於契約之規定。」,並於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貨物之全部或一部毀損、滅失者,自貨物受領之日或自應受領之日起,一年內未起訴者,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解除其責任。」準此,不論基於侵權行為或契約關係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均有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之適用。本件上訴人為託運人,且被上訴人亦由法律擬制為運送人,上訴人復基於運送契約行使損害賠償請求權,自有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之適用。
  (三)又八十八年七月十四日修正前之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按為現行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受領權利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貨物受領之日或應受領之日起一年內,不行使而消滅。」依最高法院八十八年台上字第七五一號、九十年度台上字第一九六七號、九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七一一號判決意旨,持有載貨證券之託運人(受領權利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有前開一年除斥期間之適用。前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之所以限於持有載貨證券之託運人始有一年除斥期間之適用,乃因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係以「受領權利人」為規範主體立法,而託運人如未持有載貨證券時,並非受領權利人,自無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之適用。而現行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係自運送人以及船舶所有人之責任解除為規範,規定就貨物之全部或一部毀損、滅失者,自貨物受領之日或自應受領之日起,一年內未起訴者,解除運送人一切侵權行為以及運送契約之責任。則被上訴人於本件運,均得為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之除斥期間抗辯。
  (四)系爭迴銲機於八十九年九月十九日託運,約定以電報方式放貨,同年九月二十二日運送至香港倉庫,原先預訂於九月二十九日由香港陸運至目的地東莞市長安鎮,詎於當日受貨人智豪電子廠受電話通知取貨時,當場發現系爭迴銲機自香港承豐倉庫機台墜落等情,有證人林美於原審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五日證詞、證人連銘珠原審九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證詞、上訴人原審九十一年三月十二日準備一狀、九十一年六月二十七日辯論意旨狀以及上訴人所提出證人林慧美工作日誌可憑,是系爭迴銲機應受領之日為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上訴人雖以受貨人智豪電子廠因受領時見系爭迴銲機受損而拒絕受領,主張未經有受領權人受領,除斥期間無從起算云云。惟買受人智豪電子廠對出賣人主張貨物有瑕疵而拒絕受領(參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一項),屬於買賣契約雙方當事人權利主張,與本件運送契約無涉。系爭迴銲機受貨人如於收受貨物後暫代出賣人保管而自行寄存於倉庫,或退由出賣人寄存倉庫,當屬已經受領貨物,除斥期間應自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起算;設受貨人如拒絕受領系爭迴銲機時,而由運送人寄存倉庫時,依海商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亦應自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寄存於合法經營之倉庫日起算,故本件一年除斥期間無論受貨人智豪電子廠是否實際受領,均應自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起算。上訴人於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後雖曾以電話或書面向被上訴人請求賠償,但迄本件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起訴前,均未對被上訴人為提起訴訟、請求核發支付命令、聲請調解或交付仲裁等方式請求,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上訴人對被上訴人請求損害賠償之權利,已因一年除斥期間之經過而消滅,自不得再向被上訴人請求賠償。
  三、綜上所述,上訴人主張其因八十九年九月二十九日系爭迴銲機毀損事件,對被上訴人損害賠償請求權未因除斥期間消滅為不足採,被上訴人抗辯上訴人前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逾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一年之除斥期間消滅為可採。從而,上訴人本於運送契約,請求被上訴人給付五十萬元及自九十年六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及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月十七日
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吳青蓉
法官  羅富美
法官  張松鈞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月十七日
書記官  黃媚鵑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第16節  運送  第2款  物品運送  §624

2-2-16-2-1.【裁判字號】91,海商,59【裁判日期】911107【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24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裁定【九十一年海商字第五九號】
原  告 天O國際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O堅
被  告  欣O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曾O榮
  右當事人間給付運費事件本院裁定如左:
主  文
  本件移送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理  由
  一、按訴訟之全部或一部,法院認為無管轄權者,依原告聲請或依職權以裁定移送其管轄法院,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
  二、本件被告住所地係在嘉義縣竹崎鄉,而運送契約之履行地依載貨證券所示,為由我國之基隆、桃園、台中、高雄港裝載貨物後,運送至香港卸貨(目的港則為福建清溪),依民事訴訟法第一條第一項及第十二條之規定,本院均無管轄權。原告雖以本件載貨證券即運送契約中,載明有FrightPrepaid,指此為運費預付之約定,主張本件運送契約之履行地在原告公司所在地之台北市,但依卷附之載貨證券記載,本件運送契約之運費付款地在臺灣,並未指定在臺灣之何處付款,且民事訴訟法第十二條所稱之契約履行地,於運送契約,應指貨物之裝載地至目的地或裝載港至卸貨港而言,此見民法第六百二十四以及海商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四款即明,因運費之交付固為運送契約必要之點,但其交付之方式(如匯款、轉帳、交付支票等)及交付地並非契約必要之點,故原告指本件運送契約之履行地在台北市,有違一般解釋契約原則,尚非可採。原告向本院起訴,容有違誤,爰依職權將本件移送於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三、依首開法條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十一月 七 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 張松鈞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裁定抗告須於裁定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抗告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十一月 七 日
書 記 官 黃媚鵑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裁判字號】88,海商,14【裁判日期】8908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4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一四號】
原  告  加O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林宜君律師
被  告  偉O國際通運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張智剛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壹、聲明:
  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下同)一百五十五萬四千八百七十五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迄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陳述:
  一、原告於民國八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委由被告出口一批貨物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因被告未善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竟任由未經付款、無銀行背書、提單不完整之訴外人「DEALTEXTILE」提領貨物,而造成原告損失美金四萬五千八百五十三元,以當時匯率一美元折合新台幣33.91元計算,折算為新台幣一百五十五萬四千八百七十五元。
  二、原告於八十七年六月二十二日發函予被告,被告竟稱:客戶提貨時之文件是否齊備,係屬海關之責任。今被告對承運貨物之保管、運送及看守未善盡注意義務,且未依載貨證券之記載,即擅自交付承運貨物,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被告自應賠償原告因運送物喪失所生損害。且運送人於運送責任終了前僱人看守,仍應屬履行保管責任之事項,因此被告將貨品委由海關倉庫看守,其責任仍未終了,復以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受貨人請求交付運送物時,應將提單交還。」如今由於運送人之疏失,未能於受貨人要求受貨時,將提單交還被告,被告自不能免責,而依最高法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七一三號判例:「關於運送人之責任,只須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情事,經託運人或受貨人證明屬實,而運送人未能證明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所致者,則不問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之原因是否為可歸責於運送人之事由,運送人均應負法律上或契約之責任。」職是之故,運送人未收回載貨證券後交貨,顯係被告疏忽,被告就貨物之喪失顯有可歸責事由,被告應負法律上及契約上之責任。
  三、依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按為現行法第六十三條)規定:「運送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載、卸載、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應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又此一規定為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另依海商法第一百條(按為現行法第五十六條)規定:「貨物一經有受領權利人受領,推定運送人已依照載貨證券之記載,交清貨物。」今被告未盡此一注意義務,竟任由未經付款、無銀行背書、提單不完整之受貨人提貨,被告顯未經載貨證券之記載交清貨物。
  四、對被告抗辯之陳述:
  (一)信用狀交易慣例並非一辦理押匯手續即可取得價金,仍應依信用狀約定行之,原告從未向華僑商業銀行押匯取得價金,自無從將該款項退還。況縱如被告所言,原告已將該款項退還,被告仍應負違約之損害賠償責任。
  (二)按「運送人對於運送品本有善良保管之責,於運送責任尚未終了以前,僱人看守仍屬履行保管責任之事項,因此所支費用,自不能責由託運人賠償。」最高法院十九年上字第一一二號判例定有明文。是以,海關既為運送人看守運送物,即為其履行契約之代理人,海關之過失亦為運送人之過失,海關如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即為運送人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
  (三)況依被告對帳單所示,其報關費、倉租等,亦向原告請求,顯見海關即為運送人之代理人。
  (四)被告於八十八年十月十九日言詞辯論時稱:「與原告間之運送關係不爭執。」,按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規定:「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於言詞辯論時不爭執者,視同自認。」,再依同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當事人主張之事實,經他造於準備書狀內或言詞辯論時或在受命推事、受託推事前自認者,無庸舉證。」,而依最高法院十八年上字第二八三六號:「當事人於審判上所為不利於己之自承(自認),有拘束該當事人之效力,法院自應據為認定事實及裁判之基礎。」及最高法院十九年上字第二一六五號:「民事訴訟事件,當事人曾為不利於己之自承(自認)時,法院自可毋庸別予調查證據,即依據其自承(自認)以為裁判,如合法代理人在訴訟上代為自認,相對人無庸立證。」,被告之自認,即有拘束當事人之效力。被告其後於民事答辯狀二中表示:「兩造間無運送契約的存在。」顯係避就之詞,不可採信。原告自得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之規定:「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請求被告因其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所生之損害賠償。
  (五)被告固主張本件係以空運為運送方式,應無海商法之適用,惟民用航空法並無規定,原告主張類推適用海商法規定。
  参、證據:提出對帳單及發票影本一份、信函及譯文影本各一份、存證信函影本二份、信用狀電文及譯文影本各一份、空運貨品提貨單譯文影本一份、空運提單影本二份、發票影本一份、包裝暨重量單及譯文影本各一份、空運貨物清單影本一份、產地證明影本一份、付款憑單影本一份,及支票存款對帳單影本一份為證。
乙、被告方面:
  壹、聲明:
  一、原告之訴駁回。
  二、如受不利益判決,原供擔保請准宣告免假執行。
  貳、陳述:
  一、被告於八十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受原告委託,代理原告報關出口貨物一批至比利時布魯塞爾,因原告與訴外人「DEALTEXTILE」公司係信用狀買賣,被告僅係依據信用狀內容辦理出關、拖運手續,並將有關文件寄交國外貨主並副知原告,原告已依據信用狀交易慣例,向華僑商業銀行辦理押匯手續,且已取得價金。而該批貨物亦已經泰國航空公司安全運抵布魯塞爾,並進入該國海關倉庫,而受貨人本應在取貨前,向當地銀行繳清價款,經銀行背書後,才能提領貨物。本件受貨人在無銀行付清證明及背書情形下,由布魯塞爾海關倉庫將貨物提領,而華僑商業銀行因無法向開狀銀行取得款項,乃轉向原告要求返還已付價金,原告於返還後進而提起本件訴訟。
  二、本件原告出口押匯文件,已符合信用狀條件,且已實際取得價金,縱受貨人事後未付款項,依信用狀交易慣例,亦應由國內押匯銀行自行向開狀銀行請求支付,原告本無須返還已收價款,即無損失可言。乃原告未依信用狀交易慣例,堅持由華僑商業銀行向開狀銀行請求支付,反將款項退還,自無由被告負擔損害之理。
  三、布魯塞爾海關非被告之代理人,亦非債務履行輔助人,其未盡審查之義務,自不能令被告負賠償責任。
  四、本件係受貨人「DEALTEXTILE」公司將出貨事宜委託「OCEANCROWN」公司處理,所以信用狀上始有「AIRWAYBILLMUSTBEISSUEDBY:OCEANCROWNTAIWANLTDORTHEIRAGENT」(中譯:空運提單必須由「OCEANCROWN」公司或其代理人開出)之記載,而本件被告正是「OCEANCROWN」公司在台灣之代理人。是以原告與被告非單獨成立之運送契約,僅係完成信用狀之條件,而被告實係受貨人之複代理人。
  五、由於「OCEANCROWN」公司位於瑞士,是以該公司通知泰國航空公司將本件貨物轉交其位於布魯塞爾之代理人「VATINELNV-ANTWERP」處理,此有「OCEANCROWN」公司通知泰國航空公司之傳真函可證。由於被告係受受貨人之代理人之委託,故並未向原告收取運費,兩造間即無運送契約存在。被告既係受貨人之複代理人,則自被告交貨時起,應視為已完成交貨手續,危險負擔由受貨人負擔,受貨人受領貨物後不支付貨款,自與被告無涉。
  六、本件係以空運為運送方式,應無海商法之適用,而民用航空法並無規定,自應適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運送人僅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負責。本件貨物係由有受領權人收迄,是該批貨顯無喪失、毀損或滅失之情形,被告更無可歸責事由。縱受貨人未支付款項,亦屬買賣雙方之債權糾紛,與被告無涉。
  参、證據:提出提單影本一份、信函影本一份、信用狀及譯文影本各一份、傳真信函及譯文影本各一份、傳真信函影本一份、及IM4表格及譯文影本各一份等為證。
理  由
  一、本件原告起訴主張:伊委由被告出口一批貨物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因被告未善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竟任由未經付款、無銀行背書、提單不完整之訴外人DEALTEXTILE公司提領貨物,而造成原告受有美金四萬五千八百五十三元,折算台幣為一百五十五萬四千八百七十五元之損失,因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類推適用修正前海商法(下稱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按為現行法第六十三條)規定,求為命被告賠償貨物價值一百五十五萬四千八百七十五元並加計法定利息之判決等語。被告則以其與原告間並無運送契約,比利時海關非被告之代理人,系爭貨物已依運送契約由受貨人受領,及原告已從華僑商業銀行押匯取得貨款等語,資為抗辯。
  二、查本件原告出口貨物一批至比利時布魯塞爾,係由被告負責台灣出口通關與理貨作業,有原告提出被告所開具之發票、對帳單及被告所填發之空運提單影本在卷可稽,並為被告所不爭執,應堪信為真正。原告雖主張兩造間成立運送契約關係,被告於該筆貨物運送至比國布魯塞爾時,因其代理人即比國當地海關之故意或過失,致系爭貨物為未持有銀行背書之合法提單之買受人所提領,致原告受有貨物所有權滅失之損害等語。惟查:
  (一)本件原告與比國之買受人DEALTEXTILE公司係採信用狀交易,依該信用狀電文第四十七A項規定「AIRWAYBILLMUSTBEISSUEDBY:OCEANCROWNTAIWANLTDORTHEIRAGENT」,而其正確之中文翻譯應係:空運提單必須由「OCEANCROWNTAIWAN」公司或其等之代理人開出。本件暫不論是否有「OCEANCROWNTAIWAN」這家公司,系爭貨物之運送人及運送方式,已因信用狀該項之記載,而為申請開狀人即本件之買受人,透過開狀銀行而加以指定。運送人既由買受人指定,本件貨物計價方式又採FOB離岸價格計價,有提貨單在卷可憑。是以關於運費、運送人、運送物等運送契約必要之點,俱由買受人與運送人協商,無出賣人置喙之餘地,故系爭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應僅存在於本件之買受人,即DEALTEXTILE公司與運送人間,至為顯然。
  (二)按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於言詞辯論時不爭執者,視同自認。但因他項陳述可認為爭執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於此視同自認情形,依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當事人得於言詞辯論終結前,隨時為追復爭執之陳述。本件被告雖於八十八年十月十九日言詞辯論期日表示不爭執與原告有運送關係,惟其後於書狀中已否認之,依前說明,自非法所不許。況依原告提出被告所開具之發票與對帳單觀之,被告所收受之新台幣四千零四十二元費用,僅包括通關費、倉租費、打盤費等本地費用,亦即原、被告間縱有「運送契約」關係,被告之契約責任應止於原告於貿易條件中之履行責任終了時點,即岸邊交貨(FOB)之岸邊。於本件,被告之責任於將貨物通關並送上運送人之機艙,即已終了,亦難認兩造間有自台灣中正機場運送系爭貨物至比國之運送契約存在。
  (三)依前開信用狀條件之定義,被告只是OCEANCROWNTAIWAN公司之代理人,則依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之規定,係本人須承擔代理人之故意、過失,而非代理人承擔本人之故意、過失。本件無合法單據放貨之行為既發生在比國,已遠超過被告與原告契約責任之終點,即我國之中正機場,不論其過失係比國海關或當地承攬運送人,均與本件被告無涉。
  (四)關於原告以系爭空運提單,作為原、被告間運送契約存在之證明,以及原告主張本件應類推適用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按為現行法第六十三條)、第一百條(按為現行法第五十六條)規定部分:
  按空運提單正面右上方有如下之記載:「假設本次航程之中間停留地國或目的地國係起飛國以外之國家,則華沙公約將被適用」(IFTHECARRIAGEINVOLVESANULTIMATEDESTINATIONORSTOPINACOUNTRYOTHERTHANTHECOUNTRYOFDEPARTURETHEWARSAWCONVENTIONMAYBEAPPLICABLE....),易言之,本件系爭空運提單,依該空運提單自身之指示,應適用華沙公約,合先敘明。
  華沙公約第五條第一項規定:「貨物承運人有權要求託運人填寫一種稱為『航空貨運單』之憑證,託運人有權要求承運人接受這項憑證」(EVERYCARRIEROFGOODSHASTHERIGHTTOREQUIRETHECONSIGNORTOMAKEOUTANDHANDOVERTOHIMAdocxUMENTCALLEDAN"AIRCONSIGNMENTNOTE";EVERYCONSIGNORHASTHERIGHTTOREQUIRETHECARRIERTOACCEPTTHISdocxUMENT.)。按華沙公約之正本原文係法文,而"AIRCONSIGNMENTNOTE"係原文"UTTREDETRANSPORTAERIEN"之英式翻譯,另美式翻譯為"AIRWAYBILL",正式中譯為「航空貨運單」,即我國一般通稱之空運提單。由前揭華沙公約第五條第一項之規定可知,空運提單既由託運人填發,其性質應較接近我國民法第六百二十四之託運單,而非同法第六百二十五條之提單。
  華沙公約第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在沒有相反證據時,航空貨運單是訂立契約、接受貨物和承運條件之證明」(THEAIRCONSIGNMENTNOTEISPRIMAFACIEEVIDENCEOFTHECONCLUSIONOFTHECONTRACT,OFTHERECEIPTOFGOODS,ANDOFTHECONDITIONSOFCARRIAGE.)。易言之,空運提單在無反證情況下,可推定運送契約有效成立。然而本件原告主張與被告間有運送契約存在,固據提出由被告簽名之空運提單以為證,惟依前開系爭信用狀電文第四十七A項規定,系爭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僅存在於本件之買受人與運送人間,而同一段航程,運送人不可能同時與買受人及出賣人分別有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等,可得知該提單因為有信用狀等相反證據之存在,兩造間並未成立我國中正機場至布魯塞爾之運送契約。
  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按為現行法第六十三條)、第一百條(按為現行法第五十六條)等規定之適用,均以海上運送契約成立為前提兩造間之運送契約並未成立,已如前述,本件即欠缺類推適用所必要之「類似性」基礎,原告此部分之主張不能謂有理由。
  三、綜合上述,本件兩造間自我國中正機場至比國布魯塞爾間之運送契約不存在,兩造運送契約既不存在,在比國所發生之無合法單據放貨之行為,被告即不可能有契約責任,原告之契約上請求權即不存在,原告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及類推適用海商法有關規定,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即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告損害賠償之訴既無理由,其假執行之聲請即無所附麗,應一併駁回。
  四、本件判決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及舉證,核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五、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八十九年 八 月四日
民事第五庭法 官 林麗玲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八十九年 八 月十八 日
法院書記官 王宜玲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裁判字號】90,保險上,4【裁判日期】900627【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5


【裁判全文】
台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保險上字第四號】
上 訴 人 富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石O明
法定代理人 李O寧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八十七年度保險字第六九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新台幣(下同)一百三十六萬零七百七十八元及該部分法定利息並假執行之宣告暨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
  (二)右廢棄部分,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一百三十六萬零七百七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三)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所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補稱:
  (一)本件訴外人MorrisonExpressCorp.(下稱Morrison公司)簽發予上訴人,編號MEC—00000000號之空運分提單(下稱分提單)上,已表明其代理被上訴人之意旨,依民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一項規定,效力及於被上訴人,從而被上訴人自應負運送人之責任。
  (二)原判決所稱有背面條款之提單,乃被上訴人簽發予Morrison公司,編號二九七—00000000號之空運主提單(下稱主提單),並非上訴人據以主張權利之分提單。因被上訴人從未將主提單交予系爭機器設備之受貨人中O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O公司),是該主提單之背面條款自不能拘束中O公司。況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規定,運送人交與託運人之提單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證明託運人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被上訴人迄未舉證證明其在主提單背面所定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條款,業經中O公司明示之同意,故該條款自不生拘束中O公司之效力。
  (三)按「運送物內部有喪失或毀損不易發見者,以受貨人於受領貨物後,十日內將其喪失或毀損通知於運送人為限,不適用前項之規定」,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二項固有明文。惟該條就通知之方式,並無限制,以口頭或書面通知均可,即在提單上添註異議,亦屬通知之一種。同時,通知無須表示請求賠償之意思。在本件中,系爭機器設備運抵台北航空貨運站時,已有外箱破損之情形,故由台北航空貨運站員工填具「進口貨物放行異常情形報告表」(下稱異常報告表),註明系爭機器設備外箱破損情形,分送航空公司及貨主。揆諸前開說明,被上訴人既於收受該異常報告表時,即已知悉系爭機器設備有毀損之情形,當認中O公司已依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二項規定,踐行通知之程序。
  (四)原判決謂中O公司未於期限內通知被上訴人系爭機器設備毀損之情形,從而被上訴人所負之侵權行為責任,應限縮為故意或重大過失責任云云,乃採請求權相互影響理論之結果。然目前我國實務上,關於數個請求權相互競合之情形,仍採請求權自由競合理論。換言之,一個損害之發生,同時符合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要件者,產生二個請求權,此二個請求權間並無相互影響或排斥之關係,債權人得任擇其一行使。因此,縱認中O公司未在期限內通知被上訴人系爭機器設備毀損之情形,亦不影響上訴人代位中O公司所得對被上訴人主張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所提證據外,另提出短溢裝報告單、中O公司承辦人員報告、Advanced公司報價函各一份及相片十二幀。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上訴駁回。
  (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所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補稱:
  (一)依被上訴人所簽發之主提單背面條款第1及2所示,若運送貨物有毀損時,受貨人必須於受領貨物後十四日內以書面向運送人提出請求。查系爭機器設備於民國八十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由美國舊金山運抵桃園中正機場,於翌日自台北航空貨運站被中O公司提領運往新竹科學園區。中O公司既於提貨時即已發現系爭機器設備有嚴重毀損跡象,卻遲至八十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始將系爭機器設備受損情形通知被上訴人。核中O公司所為,顯已違反上揭通知期間之限制。
  (二)中O公司乃系爭機器設備之受貨人,依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規定,其與運送人間關於運送事項,悉依提單之記載。本件無論係被上訴人簽發予Morrison公司之主提單,或Morrison公司簽發予中O公司之分提單,其正面右上方均載有「同意本契約背面條款,託運人已注意關於運送人責任限制之通知」等字樣。 準此,系爭機器設備之受貨人中O公司,自應受該背面條款之拘束,而中O公司既未於規定期限內以書面向被上訴人提出請求,則上訴人代位中O公司,向被上訴人主張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即無理由。
  (三)台北航空貨運站員工於八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填具之異常報告表,僅能證明用以包裝系爭機器設備之木箱有破損,不能證明箱內貨物確實受有毀損。又該異常報告表旨在表明系爭機器設備抵達台北航空貨運站之情形,與前述提單背面條款規定受貨人須在十四日內以書面向運送人提出請求之性質有別,且該異常報告表既未有任何中O公司之意思參與其中,自無從以之代替受貨人依提單背面條款所應為之請求。
  三、證據:援用原審提出之證據。
理  由
甲、程序方面:
  一、被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於本件訴訟程序進行中變更為李O寧,業據提出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登記表為證(見本院卷宗第二一六至二一九頁),爰由其依法聲明承受訴訟,合先敘明。
  二、次按「債務人之違約不履行契約上之義務,同時構成侵權行為時,除有特別約定,足認為排除侵權責任之意思外,債權人非不可擇一請求」,最高法院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一四O二號著有判決可資參照。本件上訴人代位訴外人中O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O公司),本於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主張被上訴人應就同一損害,負賠償責任,核屬請求權之競合。依中O公司與被上訴人間之運送契約及提單所示,均無排除侵權行為責任之特別約定,是上訴人自得併依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提起本訴。被上訴人就此抗辯:債務不履行乃侵權行為之特別型態,依特別法優先於普通法之原則,上訴人僅得主張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不得另行主張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等語,洵屬無據。
  三、再者,本件上訴人係代位中O公司向被上訴人請求賠償,就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言之,受貨人中O公司、運送人即被上訴人,均屬中華民國籍之法人,此部分自應適用中華民國法律;而就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言之,上訴人主張之侵權行為結果地係在中華民國境內,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九條第一項前段「關於侵權行為而生之債,依侵權行為地法」規定,亦應適用中華民國法律,併予敘明。
乙、實體方面:
  一、兩造爭執要旨
  上訴人起訴主張:中O公司於民國八十四年十二月間,委託被上訴人自美國運送機器設備及零件(下稱系爭機器設備)至台灣,並由訴外人MorrisonExpressCorp.(下稱Morrison公司)代理被上訴人簽發編號MEC—00000000號之空運分提單(下稱分提單)予中O公司。詎中O公司提貨時,發現用以包裝之木箱因撞擊而破損,系爭機器設備亦嚴重受損。中O公司因系爭機器設備受損喪失功能,損害額達美金十六萬一千二百八十七點五元,本得依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向被上訴人請求賠償。嗣因上訴人已依保險契約理賠中O公司之損害,是上訴人自得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規定,代位向被上訴人為同一之主張等情。被上訴人則以:依被上訴人簽發予Morrison公司,編號二九七—00000000號之空運主提單(下稱主提單)背面條款第1及2所示,若運送貨物有毀損情形時,受貨人必須於受領貨物後十四日內,以書面向被上訴人提出請求。系爭機器設備於八十四年十二月十一日運抵桃園中正機場,於翌日自機場台北航空貨運站被中O公司提領運往新竹科學園區,中O公司卻遲至八十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始將系爭機器設備受損情形通知被上訴人,顯已逾上開期間之限制,故中O公司之賠償請求權應已歸於消滅。而台北航空貨運站填具之「進口貨物放行異常情形報告表」(下稱異常報告表),僅能證明用以包裝之木箱有破損,不能證明其內之機器設備亦遭受毀損。又該異常報告表乃台北航空貨運站員工為表明系爭機器設備抵達該站情形所作之報告表,性質上與前揭主提單背面條款所稱之請求有別,且該異常報告表既未有任何中O公司之意思參與其中,自無從以之代替中O公司依提單背面條款所應為之請求等語,資為抗辯。
  二、得心證之理由
  (一)兩造不爭執部分
  上訴人主張中O公司於八十四年十二月間委託被上訴人自美國運送系爭機器設備至台灣,並由Morrison公司代理被上訴人簽發分提單,中O公司提領系爭機器設備時,發現用以包裝之木箱因撞擊而破損,其內之機器設備亦嚴重受損,中O公司因而損失美金十六萬一千二百八十七點五元等情,業據提出分提單、台北航空貨運站出具之異常報告表及商業發票為證,復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自堪信為真實。
  (二)關於上訴人主張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請求權方面1、按「提單填發後,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依其提單之記載」,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定有明文。蓋提單乃文義證券,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相互間之法律關係,應專以提單所記載者為準。在本件中,上訴人既係代位提單持有人即中O公司向運送人即被上訴人請求損害賠償,則兩造間之權利義務關係,應悉依提單之記載。
  2、經核被上訴人簽發之主提單,與Morrison公司所簽發之分提單,其正面右上角均載有:「ItisagreedthatthegoodsdescribedhereinareacceptedinapparentgoodorderandconditionforcarriageSUBJECTTOTHECONDITIONSOFCONTRACTONTHEREVERSEHEREOF.THESHIPPER'SATTENTIONISDRAWINGTOTHENOTICECONCERNINGCARRIER'SLIMITATIONOFLIABILITY::(同意本契約背面條款,託運人已注意關於運送人責任限制之通知)」等字樣(見原審原證一及被證一)。而被上訴人所簽發之主提單背面條款第12.1則約定:「ThepersonentitledtothedeliverymustmakeacomplainttotheCarrierinwritinginthecase:12.1.1ofvisibledamagetothegoods,immediatelyaffterdiscoveryofthedamageandatthelatestwithin14daysfromreceiptofthegoods.12.1.2ofotherdamagetothegoods,within14daysfromthedateofreceiptofthegoods.(若運送貨物受有明顯毀損,有權收受貨物之人必須於發現毀損時立即以書面通知運送人,最晚必須於受領貨物後十四日內以書面通知運送人;若運送貨物受有其他毀損,有權收受貨物之人必須於受領貨物後十四日內以書面通知運送人)」。該條款既已記載於主提單背面,自生拘束提單持有人即中O公司之效力。因此,中O公司應於受領系爭機器設備後十四日內,以書面向運送人即被上訴人為貨損之通知。惟中O公司於八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提貨時即知用以包裝之木箱有破損情形,並於八十五年六月九日訴外人禾固公證有限公司(下稱禾固公司)作成公證報告書時即知悉系爭機器設備已喪失其平衡性及精確性(見原審原證七),卻遲至同年七月二十六日始向被上訴人為貨損之通知,顯已逾前述自受領貨物後十四日內之期限,而生被上訴人所負運送人責任消滅之結果。
  3、上訴人雖以:主提單背面條款為被上訴人單方擬定,並非契約,且被上訴人亦未將該提單交予中O公司,自不生拘束中O公司之效力。又本件貨損業經台北航空貨運站填具異常報告表,並分送被上訴人及中O公司等人,該異常報告表可視同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二項之通知,故中O公司自無庸將系爭機器設備受損情形另行以書面通知被上訴人等語置辯,然查:
  (1)民法第六百二十五條第一項規定:「運送人於收受運送物後,因託運人之請求,應填發提單」。所謂填發,包括填載及交付,填載者,乃提單之成立時點;而交付者,則係提單生效之始點。換言之,提單因填發完成而依其所載內容生效,是填發在法律行為之性質上,本即屬有相對人之單獨行為,而非契約,此為表彰物品證券之共通法則(參見民法第六百十五條關於倉單之規定,及海商法第五十三條關於載貨證券之規定)。因此,上訴人以提單背面條款為被上訴人單方所擬為由,否認其效力,於法自有未合。其次,被上訴人所簽發之主提單雖未交予中O公司,惟Morrison公司簽發予中O公司之分提單,其正面右上方亦有「Itisagreedthat::SUBJECTTOTHECONDITIONSOFCONTRACTONTHEREVERSEHEREOF(同意本契約背面條款)」之記載,已如前述,故上訴人辯稱:被上訴人未將主提單交予中O公司,中O公司自不受該提單背面條款之拘束等語,亦屬無據。況縱認提單背面條款不生拘束中O公司之效力,但再依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一、二項「受貨人受領運送物並支付運費及其他費用不為保留者,運送人之責任消滅。運送物內部有喪失或毀損不易發見者,以受貨人於受領運送物後,十日內將其喪失或毀損通知於運送人為限,不適用前項之規定」之適用,即受貨人中O公司必須於受領系爭機器設備後十日內,將系爭機器設備受有毀損乙事通知被上訴人,被上訴人始負損害賠償之責。在本件中,因中O公司並未於受領系爭機器設備後十日內,將貨損情形通知被上訴人,依據上開說明,被上訴人所負運送人之責任,自歸於消滅。
  (2)再者,「貨物進倉、出倉或交驗,遇有包裝破損或貨物短少、溢量、超重等異常情況時,航空貨運站應作異常報告由左列人員會同簽證之:一、貨物進倉或出倉時,由海關及貨主或運送人簽證::」,航空貨運站倉儲管理規則第二十一條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據以主張代替通知之異常報告表,既係台北航空貨運站人員依職掌所填具,並無任何受貨人即中O公司之意思參與其中,縱令運送人即被上訴人因台北航空貨運站人員分送該異常報告表而知悉系爭機器設備外箱有破損情形,亦不得以該航空站之報告表取代受貨人之通知。況上開報告表僅載有:「::No.1壹件大木箱側面下方外木板破損50cm×35cm::」等字樣(見原審原證二),並未表明其內之機器設備是否亦受有損壞。職是,上訴人主張以該異常報告表,代替受貨人中O公司依提單背面條款或依法所應為之通知,並不足採。
  4、綜上說明,本件受貨人即中O公司未於規定期限內將系爭機器設備受損乙事通知運送人即被上訴人,因此,被上訴人所負運送人之責任已歸於消滅,上訴人代位中O公司,向被上訴人請求損害賠償,並無理由。
  (四)關於上訴人主張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方面
  1、按一個具體事實,同時符合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要件,因此產生二個請求權時,通說認為此二個請求權間具有相互影響之作用,契約法上之規定可適用於基於侵權行為而生之請求權;反之亦然。詳言之,就責任要件而言,債務人依法律規定僅就故意或重大過失負其責任時,此項責任限制在侵權行為亦應適用,即債務人必須因故意或重大過失,侵害債權人之權利,始成立侵權行為;就時效而言,法律對於契約上請求權規定短期時效者,該短期時效對侵權行為之請求權亦應適用;就損害賠償範圍而言,傷害身體或健康等人格權者,被害人基於侵權行為所得主張較廣泛之賠償(如精神上慰撫金等),對基於契約而生之請求權,亦有適用餘地。我國民法債編於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其中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債務人因債務不履行,致債權人之人格權受侵害者,準用第一百九十二條至第一百九十五條及第一百九十七條之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規定,即本此意旨所作之規定。同時,最高法院二十二年上字第一三一一號判例:「租賃物因承租人失火而毀損滅失者,以承租人有重大過失為限,始對出租人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四百三十四條已有特別規定。承租人之失火僅為輕過失者,出租人自不得以侵權行為為理由,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請求損害賠償」,及七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二O九號判決:「侵權行為與債務不履行之請求權競合時,債權人固非不得擇一行使之,惟關於債務人應負之損害賠償責任,若於債務不履行有特別規定,則債權人於依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賠償時,除別有約定外,仍應受該特別規定之限制」,亦均同此意旨。
  2、次按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規定:「受貨人受領運送物並支付運費及其他費用不為保留者,運送人之責任消滅。運送物內部有喪失或毀損不易發見者,以受貨人於受領貨物後,十日內將其喪失或毀損通知於運送人為限,不適用前項規定。運送物之喪失或毀損,如運送人以詐術隱蔽,或因其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者,運送人不得主張前二項規定之利益」。揆諸前開說明,該規定應屬對運送人債務不履行責任要件之限制。從而受貨人於依侵權行為規定向運送人請求損害賠償時,亦應受此特別規定之限制。申言之,如受貨人未於規定期限內向運送人為貨損之通知,則運送人所負之侵權行為責任,即應限縮為故意或重大過失。如前所述,本件中O公司並未於規定期限內將貨損情形通知被上訴人,是被上訴人所負之侵權行為責任,即應限縮為故意或重大過失責任,惟上訴人迄未舉證證明系爭機器設備之受損,係出於被上訴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而禾固公司作成公證報告書之時間為八十五年六月六日,斯時距中O公司受領系爭機器設備之日期(八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已近半年,亦難認有相當之因果關係。
  因此,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應負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並代位中O公司請求被上訴人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亦非有據。
  三、綜上所述,本件上訴人之主張均不足採;反之,被上訴人之抗辯則屬可信。從而,上訴人本於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給付一百三十六萬零七百七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因訴之駁回而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於法並無不合。
  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  九十年六月  二十七  日
 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吳 謙 仁
法 官  林樹埔
法 官  魏大喨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及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中華民國  九十年六月  二十八 日
 書記官  黃美玉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4.【裁判字號】93,保險,46【裁判日期】9311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7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三年度保險字第四六號】
原  告  第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許志勇律師
被  告  TokyoMarineCo.,Ltd.
法定代理人 Satoshi.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經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柒拾貳萬肆仟壹佰肆拾陸元,及自民國九十三年十月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貳拾肆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被告經合法通知,均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各款所列情形,爰依原告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本件原告主張:緣訴外人李O榮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李O榮公司)分別自荷蘭及英國進口各九九八點一四五公噸及一O一五點九O七公噸之貨物二批(以下簡稱系爭貨物),並由被告分別以船名Tonegawa輪第四O六B航次及Shimakaze輪第O六七B航次承運至我國高雄港,且由之簽發載貨證券,詎訴外人李O榮公司於受領貨物後即發現各短少五點五七七公噸及三四點八O二公噸,因而受有各新台幣(下同)八萬九千四百零七元及六十三萬四千七百三十九元計七十二萬四千一百四十六元之損害,而伊為系爭貨物之保險人,且已依保險契約給付訴外人李O榮公司上開金額之保險金,並自訴外人李O榮公司受讓關於上開受損貨物之所有權利,爰以本件起訴狀繕本之送達作為債權讓與之通知,並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及債權讓與之規定,求為判決如主文所示。
  三、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四、原告主張之事實,業據提出與其所述相符之載貨證券、公證報告、代位求償收據等件為證,而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依本院調查結果,原告主張之事實,堪信為真。
  五、按「載貨證券之發給人,對於依載貨證券所記載應為之行為,均應負責。」、「民法第六百二十七至第六百三十條關於提單之規定,於載貨證券準用之。」,「提單填發後,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依其提單之記載。」,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第六十條第一項、民法第六百二十七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被告係系爭載貨證券之發給人,其自應給付合於該載貨證券所記載數量之貨物予系爭貨物之所有人即訴外人李O榮公司,而其所交付之貨物數量既有短少之情形,自應對訴外人李O榮公司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今原告既已依保險契約給付訴外人李O榮公司保險金,並自訴外人李O榮公司受讓關於上開短少貨物之所有權利,且亦已以本件起訴狀繕本之送達為債權讓與之通知,從而,原告本於保險代位及債權讓與之規定,請求被告應給付如主文所示之損害賠償金額,即屬正當,應予准許。
  六、原告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經核無不合,爰酌定相當擔保金額准許之。
  七、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一月三十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第五庭
法官  何悅芳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理由,如於本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補提上訴理由書(須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一月三十日
法院書記官  周志揚’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5.【裁判字號】89,訴,2671【裁判日期】900306【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27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訴字第二六七一號】
原  告  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徐文開律師
送達代收人 丙OO.
被  告  仁O塑膠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己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貳佰参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及自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柒拾捌萬玖仟元為被告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除假執行供擔保金額外,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一)被告於民國八十九年一、二月間,委託原告就旅行箱之組合材料等物品代為辦理其報關出口及空運至多明尼加,合計八筆,應付原告之運費、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含營業稅)共新台幣貳佰参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因被告拒不給付,爰基於本件運送契約及委任之法律關係,訴請被告如數清償。
  (二)提單為文義性之證券,關於貨物運送事項,悉依提單記載之內容為準,此觀民法第六百二十七之規定自明。國際間貨物運送,不論海運或空運,向以提單之記載認定其「託運人」。本件被告託運之提單上記載SHIPPER(即託運人)為被告,並據此提單申報出口,嗣由原告交付指名交易對象為被告(標示其公司之營利事業統一編號00000000號)之統一發票九紙向被告請款,並在統一發票內載明請款金額若有錯誤要求被告在次月五日前更正,經被告收受後毫無異議,進而持向稅捐機關申報上開原告交付之統一發票其所示各個交易之金額其均已付訖。被告顯難否認其為本件之託運人。
  (三)被告雖透過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前來委託原告代辦有關出口與空運事項,惟當初即言明以被告名義託運,並將被告所有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被告公司印章之個案報關委任書交付原告使用,嗣由被告在出關之文件上蓋其公司之印章,原告皆已完成出口,並將空運提單及統一發票交付被告,而被告均無異議,足證該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就系爭空運事項,業經被告之授權,茲被告以其公司在採購與運送過程中,並未派員參與或接洽為由,辯稱非其請原告辦理託運出關,要無可採。
  (四)根據本件空運提單記載,運費為預付,亦即由託運人支付。被告是否出名協助其客戶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因屬其雙方內部之關係,自非原告所能知悉,亦非原告所能過問。不論其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間之約定如何,均不能拘束原告。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事後出具證明謂系爭航運等一切費用均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自行負擔,與被告公司無關,顯非真實。且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固曾寄交原告美金一千元,欲支付系爭費用,但因其非系爭債務人,伊縱有承擔被告債務之意思,依民法第三百零一條規定,因未經原告同意,自不生效力。何況其所寄美金一千元與系爭費用新台幣貳佰参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顯然不符,且相去甚遠,已為原告所拒絕,並原封退回,故被告所謂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與原告和解並支付部分運費,均非真實。
  三、證據:提出請款單、統一發票各九紙、空運提單、出口報單各八紙、被告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一紙及原告退回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寄之美金一千元之信函暨DHL簽收單各一紙(以上均影本)為證。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陳述:
  (一)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派員來台直接採購貨品並委由原告託運,被告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並無代理或授權之關係,只有生意往來,在道義上僅協助其結關手續,係一種形式上的幫忙,原告也知悉此情,故系爭運費本應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給付。
  (二)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並非一次採購、一次託運,而係在八十九年一、二月間先後多次委託原告運送貨品,期間相隔有二個月之久,為何前幾次運費未付清,原告仍繼續為該公司運送。且事後該公司亦承認此筆運費,並開立證明來洗刷被告之冤情,同時也接到該公司表示要與原告和解並已支付部分運費之傳真文件,故原告應轉向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請求本件運費。
  (三)據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稱:於託運當時就有說明運費由受貨人給付,如當時運費未付清,原告即可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七條規定就運送物留置取償。
  三、證據:提出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證明文件及該公司致函原告之傳真各一紙,及聲請訊問證人丁OO、戊OO。
理  由
  一、本件原告主張:被告於民國八十九年一、二月間,委託原告就旅行箱之組合材料等物品代為辦理其報關出口及空運至多明尼加,合計八筆,應付原告之運費、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含營業稅)共新台幣貳佰參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因被告拒不給付,爰基於委任之法律關係,請求判決如前述之聲明等語。被告則以:被告僅在道義上協助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辦理結關及空運,並無代理或授權之關係,原告明知此情,且該公司亦已表示要負責給付系爭運費,故被告與本件託運無涉,自無須給付系爭運費等語置辯。
  二、本件原告主張被告於八十九年一、二月間,經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持被告所有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被告公司印章之個案報關委任書交付原告使用,以被告名義委託原告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嗣由被告在出關之文件上蓋其公司之印章,原告皆已完成出口,並將空運提單及載有被告公司營利事業統一編號00000000號之統一發票交付被告,且由被告持該統一發票向稅捐機關申報稅捐,被告迄未給付本件運費新台幣貳佰参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等事實,業據提出被告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一紙、請款單、統一發票各九紙、空運提單及出口報單各八紙為證,且為被告所不爭執,可信為真實。
  三、惟本件首應釐清者為被告將其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其公司印章之個案報關委任書交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以被告名義持交原告,委託原告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被告是否因此負有給付本件運費之責。查本件被告既將其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其公司印章之個案報關委任書交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以被告名義持交原告,委託原告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事後並將本件運費之統一發票持向稅捐機關申報其公司之稅捐,顯見被告確有以自己名義委託原告運送貨品之情事。再按提單填發後,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依其提單之記載,民法第六百二十七定有明文。而觀諸本件卷附八紙空運提單上記載SHIPPER(即託運人)為被告,及運費記載為預付,故本件運費應由託運人即被告給付甚明。至被告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內部之關係為何及就本件運費之給付有何約定,均與原告無涉。又被告固已提出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致函原告之傳真一紙證明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表示願負責給付本件運費予原告。然原告主張已退回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寄之美金一千元之事實,業據提出退回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寄之美金一千元之信函暨DHL簽收單各一紙為證,復為被告所不爭執,堪認為真實。且原告已表示不同意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承擔本件運費之債務,依照民法第三百零一條「第三人與債務人訂立契約承擔其債務者,非經債權人承認,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之規定,被告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約定之債務承擔契約,對於原告自不生效力,是被告尚難因此免除給付運費予原告之責。
  四、從而,原告依本件運送契約及委任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本件運費新台幣貳佰参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及自及支付命令聲請狀繕本送達翌日起即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五、兩造其餘主張及所提證據與本院上開論斷無涉或無違,不予贅述。
  六、原告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宣告假執行,核無不合,茲酌定擔保金額,予以准許。
  七、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年 三 月 六 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三庭
法 官 許秀芬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廿日之不變期間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年 三 月 六 日
書 記 官 孫曉鳳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6.【裁判字號】90,海商,24【裁判日期】91020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8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海商字第二四號】
原  告  台灣精O紡織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被  告  凱O運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參萬零玖佰伍拾肆點捌肆元,及自民國九十年五月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台幣参拾柒萬元或同額之彰化商業銀行世貿分行無記名可轉讓定期存單為被告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臺幣壹佰零玖萬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一、程序方面:查本件兩造雖均為內國法人,惟兩造間之運送契約約定自台灣基隆運貨至美國洛杉磯,因被告在美國放貨予訴外人美商ABSOLUTETEXTILES公司而涉訟,行為地在美國,具有涉外成分,自屬涉外民事法律事件。依通說,一國法院對某種涉外民事法律事件有無一般管轄權即審判權,悉以該國之內國法即法院地法之規定為準據,原告既係向本國法院提起訴訟,則關於一般管轄權之有無,即應按法院地之中華民國法律定之。原告既係向本國法院提起訴訟,則關於一般管轄權之有無,即應按法院地之中華民國法律定之。惟我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就就一般管轄權並未設有一般性規定,本院斟酌本件被告為中華民國國籍,被告有得執行之財產在中華民國境內,以中華民國法院為一般管轄法院符合兩造當事人利益,爰類推適用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對於私法人之訴訟,由其主事務所或主營業所所在地之法院管轄。查本件被告,主事務所設於中華民國境內本院轄區之台北市OO路一六四號十樓,揆諸前揭意旨,中華民國法院有一般管轄權,本院有管轄權無疑。
  二、原告起訴主張:原告於民國八十九年六月間委託被告自台灣基隆運送紡織品三、八四四公斤至美國洛杉磯,被告於八十九年六月十四日貨物裝船後,簽發KEELAX060251號載貨證券正本予原告,原告將其中一份載貨證券正本寄送買方即美商ABSOLUTETEXTILES公司。詎訴外人美商ABSOLUTETEXTILES公司未經載貨證券上所記載受貨人即美商IMPERIALBANK背書,即持載貨證券領貨,被告竟放貨予無受領權之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致原告喪失上開貨物之所有權,且未能自銀行領得貨款。上開貨物價值美金三萬零九百五十四點八四元。爰依債務不履行不完全給付及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擇一判決被告賠償損害如訴之聲明等語。並聲明:(一)、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三萬零九百五十四點八四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民國九十年五月三日起至清償日止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提供現金或同額之彰化商業銀行世貿分行無記名可轉讓定期存單為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三、被告則以: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領貨時所提示之載貨證券固未經載貨證券上所記載受貨人即美國IMPERIALBANK背書,惟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為載貨證券上所記載之受通知人及中間受貨人(NOTIFYPARTY/INTERMEDIATECONSIGNEE),被告於目的港美國洛杉磯既已收回載貨證券正本一份,且係交貨予載貨證券上所記載之中間受貨人。況且,後來被告將上開收回之載貨證券交由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予美商IMPERIALBANK背書再交給被告,被告並無任何疏失之處,不負損害賠償責任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一)、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二)、如受不利益判決,願供擔保免為假執行。
  四、查,原告於八十九年六月間委託被告自台灣基隆運送價值美金三萬零九百五十四點八四元之紡織品三、八四四公斤至美國洛杉磯,被告於八十九年六月十四日貨物裝船後,簽發KEELAX060251號載貨證券正本原告。載貨證券記載受貨人為「TOORDEROFIMPERIALBANK」,受通知人及中間受貨人(NOTIFYPARTY/INTERMEDIATECONSIGNEE),為訴外人美商ABSOLUTETEXTILES公司。原告將其中一份載貨證券正本寄送買方即美國之ABSOLUTETEXTILES公司。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未經載貨證券上所記載受貨人即美國IMPERIALBANK背書,即持載貨證券領貨;被告於收回載貨證券正本一份後即在貨物目的港即美國洛杉磯放貨予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原告喪失上開貨物之所有權,且未能自銀行領得貨款等情,為兩造所不爭,且有載貨證券(詳本院卷第七頁)、國際商業發票(詳本院卷第九頁)、台灣中小企業銀行拒付電文(詳本院卷第九七頁)在卷可稽,堪信為真實
  五、運送契約準據法:本件原告委託被告運送貨物至美國洛杉磯,兩造間有運送契約關係存在,原告以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為由訴請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則關於兩造間是否成立債務不履行及其法律效果,應依運送契約之準據法。按涉外民事法律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者,其成立要件及效力,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同條第二項規定:「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國籍不同者依行為地法,行為地不同者以發要約通知地為行為地,如相對人於承諾時不知其發要約通知地者,以要約人之住所地視為行為地。前項行為地,如兼跨二國以上或不屬於任何國家時,依履行地法。」所謂當事人意思,包含明示之意思及默示之意思(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七八八號、八十八年台上字第一五六九號裁判參照)。亦即,契約如無明文約定當事人合意選定之法律時,法院應就契約之文字、內容及性質等,以確定當事人默示的意思何在。查本件被告所簽發之載貨證券雖約定以我國法為準據法,惟此係被告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明示約定。惟斟酌本件兩造均為我國公司,在我國境內成立運送契約,貨物之裝載港為我國之基隆港,運費亦由我國籍之原告負擔(詳本院卷第九頁),我國法律顯為與系爭運送契約最具牽連關係國家之法律,兩造默示合意以我國法為運送契約之準據法,揆諸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以中華民國法為運送契約之準據法,合先敘明。
  六、按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行使其權利。本件被告於貨物目的港美國洛杉磯,放貨予未經受貨人背書而為載貨證券所記載受通知人及中間受貨人並持有載貨證券正本一份之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原告喪失上開貨物之所有權,且未能自銀行領得貨款等情,已如上述,被告雖以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為載貨證券上所記載之受通知人及中間受貨人(NOTIFYPARTY/INTERMEDIATECONSIGNEE),被告於目的港美國洛杉磯業已收回載貨證券正本一份,被告於放貨後有將上開業經收回之載貨證券交由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予美商IMPERIALBANK背書後再交還被告,被告並無任何疏失之處等語置辯。惟本院基於下列理由,認原告基於不完全給付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一)、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對系爭貨物並無請求受領之權利:按載貨證券於託運人與運送人間固僅為運送契約之證明文件,惟載貨證券發行之後,由第三人持有時,已與運送契約分離,而為具有獨立性之有價證券。載貨證券持有人得否對運送人請求交付運送物,應依載貨證券之準據法,而非運送契約之準據法。次按海商法第七十七條規定:「載貨證券所載之裝載港或卸貨港為中華民國港口者,其載貨證券所生之法律關係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所定應適用法律。但依本法中華民國受貨人或託運人保護較優者,應適用本法之規定。」本件載貨證券記載裝載港為我國之基隆港,且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是否有權請求被告交付運送物,為載貨證券之債權效力問題,是以,關於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與被告間有關運送物交付請求權亦即載貨證券之債權效力問題自應適用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之規定決定其準據法。本件訴外人美商ABSOLUTETEXTILES公司對我國籍被告之運送物交付請求權,來自於其所持有之載貨證券,而載貨證券為文義證券(海商法第六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及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參照),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自託運人取得被告所填發之載貨證券之占有時,對該載貨證券之文義既未為反對之表示,且持之向被告請求交付貨物,則關於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與被告間之關係自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查本件載貨證券正本正面記載「JURISDICTIONANDLAWCLAUSE」為「TAIWAN」,顯有以我國法為準據法之意思。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度第四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雖認為:載貨證券附記「就貨運糾紛應適用美國法」之文句,乃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尚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之適用等語。惟該決議係指載貨證券「附記」準據法等文句而言,本件並非於載貨證券「附記」準據法約定之文句,而係於載貨證券正面緊接託運人、受貨人及受通知人欄之後之「JURISDICTIONANDLAWCLAUSE」欄位記載為「TAIWAN」。其記載之位置重要、正式且明顯,顯非附記。是以,本件與最高法院上開決議所示具體情形不同,尚難引用上開實務見解。從而,關於載貨證券持有人訴外人美商ABSOLUTETEXTILES公司與被告間關於載貨證券之債權效力即運送物交付請求權問題,應認合意以我國法為準據法(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
  (二)、查系爭載貨證券之受貨人欄明載:「TOORDEROFIMPERIALBANK」乙節為兩造所不爭,是以有權持系爭載貨証券向運送人即被告請求交付運送物者,惟載貨証券記「IMPERIALBANK」或其指定人亦即因背書而取得系爭載貨証券之人。但查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持系爭載貨證券向被告領貨時,並無「IMPERIALBANK」背書乙節,為兩造所不爭,其形式上之背書之連續顯然有欠缺,則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當時並未合法受讓載貨證券,並非有受領權利人,根本無權依系爭載貨證券主張任何權利。
  (三)、被告雖以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亦為載貨證券所記載之中間受貨人等語置辯。惟載貨證券係運送人即被告單方所發行,其於印刷之定型格式設一「NOTIFYPARTY/INTERMEDIATECONSIGNEE」欄位,記載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關於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為受通知人乙節,固為兩造所不爭。惟所謂「INTERMEDIATECONSIGNEE」(被告譯為「中間受貨人」)究何所指,則頗有疑問。本件託運人即原告與被通知人即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間為國際貿易常見之信用狀交易,託運人自運送人處取得載貨證券,連同自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取得之信用狀,向押匯銀行押匯後,經開狀銀行即載貨證券上記載之受貨人IMPERIALBANK背書,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始有權持經背書之載貨證券領貨。在此過程中,並無所謂「中間受貨人」存在。從而,載貨證券INTERMEDIATECONSIGNEE(中間受貨人)之記載,因係運送人單方於定型化格式所為記載,且有悖於信用狀交易實際狀況,應不生效力。縱生效力,惟按載貨證券為有價證券,縱然記載有受貨人,除有禁止背書之記載者外,均得以背書移轉於他人(海商法第六十條第一項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八)。是以,貨物之受領權人並不一定是載貨證券上所記載之受貨人。況且,何謂「中間受貨人」尚有疑義。被告所辯,並無可取。   (四)、被告雖又主張:放貨後,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曾提出經IMPERIAL BANK背書之載貨證券,並提出經IMPERIALBANK背書之載貨證券為證。惟原告已否認上開背書之真正。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五十七條規定,自應由被告證明上開背書之真正,惟被告並未進而舉證證明,舉證責任尚有未盡。
  (五)、再載貨證券上雖記載有受貨人之姓名,惟除有禁止背書移轉之記載外,仍得以背書移轉於他人(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及民法第六百二十八規定參照),故貨物之受領權人並不一定是載貨證券上所記載之受貨人。從而在有簽發載貨證券之場合,運送人對託運人之運送契約義務,為將託運貨物安全運抵目的地並交付予有受領權之人即持有經合法背書轉讓載貨證券之人,故託運人與運送人關於海上運送事項,依運送契約之約定,惟關於貨物之交付及所有權之移轉,則應依載貨證券為斷。本件原告係託運人,與被告訂立運送契約時,有請求被告簽發載貨證券,而該載貨證券又無禁止背書移轉之記載,故被告依運送契約之約定,自應將系爭貨物安全運抵目的港,並交付經背書轉讓合法持有載貨證券之受領權人,惟被告竟於載貨證券未經合法背書轉讓情形下,將貨物交付無受領權之訴外人ABSOLUTETEXTILES公司。被告違反兩造間所訂之運送契約義務,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不完全給付損害賠償責任。
  (六)、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海商法第五條適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此項價值應以運送物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實際價值為準,與所謂貨物出口價格或離岸價格並不相同。惟買賤賣貴以圖利乃一般交易常情,貨物在出口港之市價加上運費、稅金及保險費後,在目的港之市價,通常高於在出口港之市價。
  查原告主張系爭貨物價值美金三萬零九百五十四點八四元等情,業據提出系爭貨物國際商業發票影本為證,該發票上載明系爭貨物之交易價格為美金三萬零九百五十四點八四元,揆諸上開規定,原告請求被告賠償美金三萬零九百五十四點八四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民國九十年五月三日起至清償日止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七、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請為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均與規定相符,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宣告。
  八、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二月六日
民事第五庭  法官賴泱樺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二月十五日
法院書記官  孫捷音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7.【裁判字號】89,訴,1721【裁判日期】890706【裁判案由】給付貨款 §628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訴字第一七二一號】
原  告   優O不織布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林O堂
     李O平
被  告   永O國際興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被  告   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貨款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永O國際興業有限公司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壹佰拾柒萬零玖佰肆拾元,及自民國八九年四月三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被告丙OO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壹佰零陸萬玖仟零陸元,及自民國八十九年五月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於前開第一項被告清償範圍內,本項被告免給付之義務。
  訴訟費用由被告永O國際興業有限公司、丙OO連帶負擔十分之九,餘由被告永O國際興業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臺幣肆拾萬元為被告永O國際興業有限公司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本判決第二項得假執行。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如主文第一、二項所示,並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緣被告丙OO於民國八十八年間徵得被告永O國際興業有限公司(下稱:永O公司)同意,以被告永O公司名義向原告優O不織布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購買優麗皮等產品,惟積欠貨款新臺幣(下同)一百三十七萬零九百四十元未償,經被告丙OO給付貨款二十萬元後,尚餘貨款一百十七萬零九百四十元迄未清償,嗣被告丙OO乃於八十八年八月二十四日簽發本票號碼TH0000000號、到期日八十八年九月十日、票面金額四十七萬三千二百三十四元及本票號碼TH0000000號、到期日八十八年九月三十日、票面金額五十九萬五千七百七十二元之本票二紙交付原告,以清償前揭部分貨款,惟該二紙本票經原告屆期提示均不獲兌付,原告爰基於買賣之法律關係,提起本訴請求被告永O公司給付積欠貨款一百十七萬零九百四十元,並基於票據之法律關係,訴請被告丙OO給付票款共計一百零六萬九千零六元,惟此二項債務為同一債務,屬不真正連帶債務,於前開第一項被告永O公司清償之範圍內,被告丙OO即免給付之義務。
  三、證據:提出統一發票影本十七張、本票影本二紙、出口押匯文件影本六件為證。
乙、被告方面:
  一、被告永O公司部分:被告永O公司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二、被告丙OO部分:
  (一)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陳述:其確有借用永O公司名義向原告訂貨,而因受國外廠商倒帳影響始未能支付本件貨款,而因其無法支付貨款,復將另批出口貨物計值美金四萬二千八百三十元之押匯文件交付原告,惟因原告無法取得信用狀致未能受償,然原告既取得押匯文件應已取得該批貨物所有權,其實無詐騙原告貨款之意。
  (三)證據:提出出口押匯文件影本六件為證。
理  由
  一、本件被告永O公司,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各款所列情形,爰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原告主張被告丙OO於八十八年間徵得被告永O公司同意,以被告永O公司名義向原告購買優麗皮等產品,惟積欠貨款一百三十七萬零九百四十元未償,經被告丙OO給付部分貨款後,尚餘貨款一百十七萬零九百四十元迄未清償,嗣被告丙OO乃於八十八年八月二十四日簽發本票號碼TH0000000號、到期日八十八年九月十日、票面金額四十七萬三千二百三十四元及本票號碼TH0000000號、到期日八十八年九月三十日、票面金額五十九萬五千七百七十二元之本票二紙交付原告,以清償前揭部分貨款,然該二紙本票經原告屆期提示均不獲兌付之事實,業據提出統一發票影本十七張、本票影本二紙為證,核屬相符,且為被告丙OO所不否認,被告永O公司未到庭陳述,復未提出書狀答辯以供本院斟酌,則原告主張之事實,自堪信為真實。雖被告丙OO辯稱其有將另批出口貨物計值美金四萬二千八百三十元之押匯文件交付原告,原告應已取得該批貨物所有權云云,並提出出口押匯文件影本六件為證,惟按交付提單於有受領物品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物品所有權移轉之關係,與物品之交付,有同一效力,又提單縱為記名式,仍得以背書移轉於他人,但提單上有禁止背書之記載者,不在此限,此為民法第六百二十八條、同法第六百二十九明文規定,則記名式載貨證券既須經背書始得移轉權利於他人,則原告主張被告丙OO所交付之載貨證券既未經該載貨證券上所記載之「受貨人」比利時「JOVALON。V」廠商,及「託運人」臺南「FANDYMEIENTERPRISECO。,LTD」背書轉讓予原告,原告自無取得該批貨物所有權,揆諸前開規定,要非無據,且證人即原告公司職員張鈺享到庭證述:丙OO因所簽發之本票未能兌現,乃交付另批出口貨物押匯文件抵付本件貨款,惟原告因非該批押匯文件受貨人,且比利時買家亦拒開信用狀支付貨款,故未能取得該批貨款,現該批貨物仍在比利時乙節,亦為被告丙OO所不否認,嗣原告於本院審理時亦當庭退還該押匯文件原本予被告丙OO收執,足見原告並未以上開押匯文件取得貨款,則被告丙OO即難執已交付另批出口貨物單據予原告作為減免貨款之理由。從而,被告永O公司既許丙OO使用自己公司名義向原告購貨,並收受原告開立買受人為永O公司之統一發票,按諸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規定,本件貨物縱非被告永O公司所購買,被告永O公司對於原告自應負授權人之責任,是原告基於買賣之法律關係,訴請被告永O公司給付積欠貨款一百十七萬零九百四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即八十九年四月三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於法有據,應予准許,又本件被告丙OO既係上開本票之發票人,則原告基於票據之法律關係,訴請被告丙OO給付票款共計一百零六萬九千零六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即自八十九年五月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又被告丙OO所負之票款債務,與被告永O公司之前開債務乃同一債務,有不真正連帶債務之關係,故於被告永O公司清償第一項債務之範圍內,被告丙OO即免給付之義務。
  三、假執行之宣告:
  (一)本判決第一項,原告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宣告假執行,經核並無不合,茲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准許。
  (二)本判決第二項係命清償票據上債務之判決,應依職權宣假執行。
  四、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八十五條第一項但書、第二項、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四款,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七月六日
民事第二庭法官
(得於二十日內上訴)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8.【裁判字號】88,海商,50【裁判日期】9009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9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O號】
原  告   世O集運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法定代理人  丙OO
法定代理人  MASAHRA.
法定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原告方面:
  一、聲明:
  (一)先位聲明:     1.被告MITSUIO.S.K.LINES,LTD.(下稱三O海運公司)與被告商船三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三O船務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世邦集運有限公司(下稱世邦公司)美金十二萬四千三百零二元二角二分,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2.被告三O海運公司與被告三O船務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瀚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瀚O公司)美金八萬三千五百四十三元二角二分,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3.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備位聲明:
  1被告三O海運公司與被告三O船務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世邦公司新台幣三百九十四萬九千零八十二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2被告三O海運公司與被告三O船務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瀚O公司新台幣二百六十五萬四千一百六十九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3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原告世邦公司於民國八十七年十月間將紡織品三十九箱、尼絨布料十八箱、Slider/Spider三百箱等貨物,交由訴外人沛O國際有限公司(下稱沛O公司)運送,雙方約定由美中輪第030E航次自基隆港運至西雅圖卸載,再運至紐約交貨。沛O公司乃將貨物併裝於第MOLU0000000、MOLU0000000號貨櫃,再委由被告三O海運公司再運送。被告三O船務公司則代理被告三O海運公司承運貨物後,並代為簽發第MOLZ000000000、MOLZ000000000號載貨證券。又原告世邦公司已受讓沛O公司對被告三O海運公司之一切賠償請求權。
  (二)原告瀚O公司(原名為華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將其雜貨一批、及腳踏車二千九百十三件交由被告三O海運公司運送,雙方約定以併裝、整拆之方式,併裝於第MCLU0000000、MCLU0000000號貨櫃內,並以前述同一航次自基隆運送至紐約。被告三O船務公司並代理被告三O海運公司承運貨物後,並代為簽發第MOLZ000000000、MOLZ000000000號載貨證券。
  (三)詎出航後,三O船務公司於八十七年十一月四日傳真通知原告世O公司、八十七年十二月十一日通知原告瀚O公司,稱前述貨櫃均於運送途中塌陷毀損或落海,顯已全部喪失,原告世O公司因此受有美金十二萬四千三百零二元、原告瀚O公司受有美金八萬三千五百四十三元之相當於貨物價值之損害。
  (四)是依據運送人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三O海運公司負損害賠償之責;又三O船務公司代理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即被告三O海運公司,亦應負連帶清償之責。且兩造間對債務不履行之損害未曾有約定應以外國貨幣給付,是原告於備位聲明部分,請求被告給付折算為新台幣之後之損害賠償。
貳、被告方面:
  一、聲明: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一)本件原告主張債務不履行部分,其準據法應為我國法。
  (二)載貨證券於交付予有受領物品權利之人時,發生所有權移轉,因此與物之交付,有同一效力。本件載貨券係發給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原告於訴訟中自應提出載貨證券一式三份,以證明其為合法之權利人。原告世邦公司既非託運人或受貨人,也非實際貨主;原告瀚O公司並非貨物之受貨人,亦非實際貨主,則原告二人如何因本事件受到損害,自應負舉證之責。
  (三)原告世邦公司雖主張其曾發電報通知被告三O海運公司有關債權讓與之情事,惟該電報內容不盡明確,自不生效力,嗣被告三O海運公司於八十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因原告提出轉讓書,始知其受讓沛O公司之權利,因此自該日起始生對三O海運公司之效力,已逾時效,是提出時效抗辯。被告三O船務公司亦援用此一抗辯。
参、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原告世邦公司主張沛O公司於八十七年十月間將紡織品三十九箱、尼絨布料十八箱、Slider/Spider三百箱等貨物裝於貨櫃後,交由被告三O海運公司運送,由基隆港出海,至美國西雅圖卸載再轉運至紐約,被告三O船務公司則代理被告三O海運公司承運貨物後,並代為簽發載貨證券,且原告世邦公司已受讓沛O公司對被告三O海運公司之一切賠償請求權,及原告瀚O公司主張其將雜貨一批、及腳踏車二千九百十三件交由被告三O海運公司運送,雙方約定以併裝、整拆之方式,併裝於貨櫃內,並以前述同一航次自基隆運送至紐約,被告三O船務公司則代理被告三O海運公司承運貨物後,並代為簽發載貨證券之事實;及前述貨櫃於運送途中均已塌陷毀損或落海之事實,業據原告提出載貨證券、傳真函、轉讓書、電報、存證信函等為證,並為被告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
  肆、依前揭兩造不爭執之事實,本件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係因為被告三O船務公司之代理行為,而直接與被告三O海運公司發生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然查被告三O海運公司為未經我國認許之日本公司,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則為我國公司,此為兩造所不爭執,則本件所首應審酌者,即為準據法之問題:
  一、就此,原告主張就債務不履行部分,應依美國法為準據法;惟被告主張依據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之規定,應適用我國法,縱不依我國法,依據載貨證券背面條款之記載,亦應適用日本法。經查:
  (一)依被告所提出之空白載貨證券背面,雖有約定準據法為日本法,惟查載貨證券記載之文字,乃運送人單方面之意思表示,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是尚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之適用(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度第四次民事庭總會決議參照),是本件有關原告主張被告債務不履行部分,尚難認已有準據法之約定。
  (二)次按「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國籍不同者依行為地法,行為地不同者以發要約通知地為行為地,如相對人於承諾時不知其發要約通知地者,以要約人之住所地視為行為地。」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本件運送契約之當事人既為不同國籍,依前揭法條,自應依行為地法,且此行為,係指意思表示之法律行為,而本件原告就運送契約要約之行為地在我國,被告三O船務公司代理被告三O海運公司為承諾之行為地亦在我國,是依前揭法條,應適用我國法為準據法。至原告雖主張因交貨地在美國,所以應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三項「前項行為地,如兼跨二國以上或不屬於任何國家時,依履行地法。」之規定,以履行地法即美國法為準據法,然查本件並無法律行為兼跨兩國或不屬於任何國家之情形,是自無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三項適用之餘地,因此原告主張應以美國法為準據法云云,並不可採。
  二、次就原告主張被告侵權行為之部分,依據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九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應依侵權行為地法,而所謂之侵權行為地,指行為地及結果地。經查,本件原告主張其因被告知侵權行為受有債權及財產權之損害,有九十年九月二十日言詞辯論筆錄可稽,是侵權行為之結果發生地在我國,揆諸前揭法條,就原告主張被告侵權行為部分,自亦應適用我國法。
  伍、次按交付提單(載貨證券)於有受領物品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物品所有權移轉之關係,與物品之交付,有同一之效力,八十八年七月十四日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九定有明文。故本件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雖係託運人,惟既已請求被上訴人簽發載貨證券,則系爭貨物之所有權自有可能隨時因載貨證券正本之交付而移轉,是原告主張因被告之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致系爭貨物之毀損、滅失而受有損害,即需先於訴訟中提出載貨證卷正本,以證明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仍為系爭貨物之所有權人,始能稱其受有損害。然查本件審理中,原告自始未能提出載貨證券之正本,並於九十年九月二十日言詞辯論時,自陳並未持有載貨證券之正本,則揆諸前揭說明,原告尚不能證明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對系爭貨物有所有權存在,自亦無從主張因系爭貨物之毀損、滅失而受有損害甚明。另按載貨證券簽發後,運送人對於載貨證券持有人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其責任(八十八年七月十四日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第六百二十九條參照),是故在載貨證券持有人得行使權利期間,託運人對運送人依運送契約所得行使與之有關之權利,殆處於休止狀態而不能再予行使,以免運送人受雙重請求之危險,最高法院七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六六O號判決可資參照,原告既不能於本件訴訟中提出載貨證券正本,足稽該載貨證券已為他人持有,且該他人亦處於得向被告依載貨證券請求之情形,則揆諸前揭說明,原告縱對被告有運送契約之權利可資行使,亦應處於休止之狀態。末查,原告雖主張被告之受僱人侵害沛O公司及原告瀚O公司權利之情事,但該受僱人為何?侵權行為之內容為何?原告均未指明,是亦無從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之責。
  陸、從而,原告主張依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被告應給付如原告聲明所示之金額及遲延利息,先、備位均無理由,應均予駁回。又原告受敗訴判決,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之。
  柒、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核與判決結果無影響,毋庸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捌、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
中華民國九十年九月二十八日
民事第三庭法官  林鴻達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年九月二十八日
法院書記官  林秀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9.【裁判字號】94,海商簡上,3【裁判日期】950123【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29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4年度海商簡上字第3號】
上 訴 人  華O海運承攬運送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被上訴人   萬海航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甲OO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臺北簡易庭94年度北海商簡字第17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五年一月九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求為判決: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台幣(下同)貳拾肆萬肆仟壹佰肆拾肆元。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之外,補稱:上訴人接受訴外人「ALLFIRSTCORP.」(即訴外人呈O有限公司,下稱呈O公司)之委託安排貨物進出口已有十餘年,向無任何貨物損失賠償事件,此次因被上訴人運送失誤致貨櫃進水毀損貨物,被上訴人不但拒絕賠償,且提供不實文件,上訴人於貨損時隨即通知被上訴人,惟並未即獲被上訴人回應,嗣後被上訴人表示因上訴人非受貨人,不得索賠。惟倘被上訴人不認為上訴人係受貨人,何以回覆,又何以對上訴人發到貨通知?呈O公司已接受上訴人之和解及賠償,上訴人自有權向被上訴人提出損害賠償請求。又依據中央氣象局資料,系爭貨櫃存放環球貨櫃場期間有暴雨情形,此當為貨櫃水漬之主要原因。本件被上訴人既接受上訴人訂艙,安排船運至基隆港,自應提供良好運輸完成任務,其因運送不良致生損害,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三、證據:除援用第一審所提證據外,補提被上訴人回函、到貨通知書、提單、中央氣象局逐日逐時氣象資料(以上均為影本)等件為證。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求為判決:上訴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之外,補稱:
  (一)上訴人係代呈O公司安排運送,上訴人於求償時尚且提附呈O公司之正式求償函,因此其所為答覆,均係以上訴人為呈O公司之代理人為依據,上訴人因此認為其為受貨人,顯係對於求償地位之法律關係有所誤解。又依海商法第五十條規定,貨物運達後,運送人或船長應即通知託運人指定之應受通知人或受貨人,本件上訴人係為呈O公司代為安排此次運送,為貨物到達目的港應受通知人之一,而「到貨通知」單明確記載「僅供參考」,權利義務均以提單為憑,上訴人僅以收到到貨通知,即認為係受貨人,顯係對於海上運送法律關係之誤解。本件受貨人由上訴人即華O海運承攬運送有限公司變更為呈O公司,係上訴人出具切結書後要求被上訴人變更,此為上訴人所不否認,是系爭貨物之受貨人與所有權人應為呈O公司,非上訴人。上訴人既非運送契約當事人,即無權利,對本次貨物運送以受貨人地位向被上訴人求償,自無理由。
  (二)至上訴人與呈O公司和解部分,此部分並未通知被上訴人,應無債權請求權讓與移轉之事實,且縱認呈O公司有將債權讓與上訴人,上訴人或呈O公司亦均未通知被上訴人,依法自不生讓與之效力,上訴人自不得對被上訴人為主張。若上訴人係以呈O公司之債權人地位向被上訴人求償,因呈O公司此一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於一年之時效,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上訴人自得援引此一規定以為抗辯,被上訴人自不負損害賠償責任。系爭貨物係整櫃運送,被上訴人並不知道貨櫃內之裝載情形,而對於貨櫃之運送已盡照顧之責,對於此次損害自無可歸責原因,上訴人之請求自無理由。
  三、證據:除援用第一審所提證據外,補提索賠函、切結書、小提單、環球倉儲股份有限公司貨櫃及設備交收單(以上均為影本)、提單等件為證。
理  由
  一、本件上訴人起訴主張其於九十三年五月間委請被上訴人於大陸深圳地區代理商訴外人深圳聯O國際貨運有限公司(下稱深圳聯O公司)運送貨物一批,被上訴人嗣後簽發編號:0000000000號載貨證券予上訴人收執,詎系爭貨物運抵目的地基隆港後發現,因船艙內部積水致系爭貨物受潮毀損,為此訴請被上訴人賠償二十四萬四千一百四十四元云云;被上訴人則以系爭貨物之託運人係訴外人汕頭市華O國際貨運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稱汕頭市華O國際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爭載貨證券所載受貨人本記載為上訴人,惟上訴人於九十三年五月十一日出具「切結書」請求變更受貨人為呈O公司,依海商法第六十條第一項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第六百二十八條但書及第六百二十九條之規定,原告已非系爭貨物之權利人,不得請求損害賠償,縱認上訴人係受讓呈O公司之權利,亦已罹於時效而消滅,不得再為請求等語資為抗辯。
  二、經查,本件上訴人於九十三年五月間委請被上訴人於大陸深圳地區為其代理商即深圳聯O公司運送貨物一批,被上訴人並簽發系爭載貨證券予上訴人收執,嗣系爭貨物於運送途中,上訴人通知被上訴人將載貨證券中受貨人名稱更改為訴外人呈O公司,而貨物運抵目的地基隆港後,因船艙內部積水致系爭貨物受潮毀損,上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貨運出口貨物委託書、切結書、載貨證券及商業發票、包裝單、照片、公證報告等件為證,堪信為真實。本件上訴人因此本於貨物所有人地位,主張被上訴人未依約履行債務,訴請被上訴人賠償損害,惟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並非貨物所有人、以及有關系爭貨物損害賠償請求權業已罹於時效而消滅等事由,拒絕賠償,是本件兩造所爭執者,主要乃為(一)上訴人是否得以貨物所有人地位請求;(二)系爭貨損請求權是否業已罹於時效而消滅? 茲就上開爭議,分別說明如下:
  (一)依上訴人所提貨運出口貨物委託書(見原審卷第十頁)、系爭載貨證券(見原審卷第十一頁)及深圳聯O公司發票(見原審卷第二十一頁)等資料可知,系爭貨物之託運人係汕頭市華O國際公司深圳分公司,並非上訴人,縱認上訴人主張汕頭市華O國際公司深圳分公司係由該公司股東集資設立等情屬實,惟查,汕頭市華O國際公司深圳分公司係依中國公司法等相關法規於大陸地區登記設立,此為上訴人所自承(見原審卷第十五頁),該公司與上訴人顯係依各該登記設立地準據法在不同地區所成立之二家公司,各自具有獨立法人格,權利義務關係自應個別認定,實難認為上訴人乃系爭貨物之託運人,上訴人自不得依系爭運送契約請求損害賠償。
  況依民法第六百二十九規定,交付提單於有受領物品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物品所有權移轉之關係,與物品之交付有同一之效力,上開規定於海商法載貨證券亦準用之,該法第六十條第一項亦定有明文。經查,系爭載貨證券簽發時所載受貨人原為「華O海運承攬運送有限公司(即上訴人)」,嗣被上訴人因上訴人於九十三年五月十一日提出「切結書」請求變更系爭載貨證券之受貨人為「ALLFIRSTCORP.(即呈O公司)」,始同意更正受貨人為ALLFIRSTCORP.(即呈O公司)」,此一事實有被上訴人提出由上訴人於九十三年五月十一日所製作之切結書(見原審卷第二十三頁)及變更後之載貨證券(見原審卷第二十八頁)等影本為證,上訴人對此亦不爭執(見原審卷第十六頁),參以系爭貨物之進口報單、商業發票及包裝清單均載明受貨人為「ALLFIRSTCORP.(即呈O公司)」,有前述進口報單(見原審卷第二十九頁)、商業發票(見原審卷第三十頁)及包裝單(見原審卷第三十一、三十二頁)等影本在卷足證,依上開規定意旨,應認系爭貨物之所有權人為「ALLFIRSTCORP.(即呈O公司)」,並非上訴人,是本件上訴人既非系爭貨物所有權人,其主張貨物受有損害,請求賠償,即非有據。
  本件上訴人雖提出由呈O公司出具之授權書一紙,主張其自呈O公司受讓系爭貨損之權利,自得以自己名義起訴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損害云云。惟查,系爭授權書末載:「。。。本公司擬委任華O海運承攬運送有限公司基於上述事實進行求償。」等語,依文義顯示,呈O公司僅係委任上訴人代為提起訴訟之意,並未將貨損賠償權利轉讓予上訴人,上訴人稱其因此取得系爭貨損賠償權利云云,尚不足採,則上訴人本於貨物所有人身分提起本件訴訟,自無理由。
  (二)本件上訴人並非系爭貨物權利人,已如前述,而依載貨證券記載,系爭貨物受貨人為訴外人呈O公司,惟呈O公司迄今並未以自己名義對被上訴人為請求,又依呈O公司出具之授權書所載,其係委任上訴人代為求償,並非將權利讓與上訴人,是上訴人於提起本件請求時,本應以呈O公司名義為之,詎其竟以自己名義起訴,自不能認為其為系爭貨物之真正權利人,而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貨物之全部或一部毀損、滅失者,自貨物受領之日或自應受領之日起,一年內未起訴者,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解除其責任。本件系爭貨物係在九十三年五月十二日到港,小提單亦在同日發放,而呈O公司則係在九十三年五月十三日受領系爭貨物,因發現貨損而於同日委託公證公司前往現場鑑定貨損(參原審卷第四O頁),是自斯時起算,呈O公司應於一年內即九十四年五月十二日前起訴請求,惟呈O公司迄至目前為止,均未以自己名義或委託他人以其名義起訴主張權利,亦未將其權利讓與他人,依上開規定意旨,其有關貨損之賠償請求權利業已罹於時效而消滅,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已解除責任,本件被上訴人居貨物運送人地位,就系爭貨損事件主張貨物所有人因未及時請求而主張免責,參酌上開說明,自非無據,是縱認為本件上訴人於起訴後始自呈O公司受讓系爭貨損賠償請求權,亦因被上訴人主張時效抗辯而不得再為請求,是本件上訴人訴請被上訴人賠償損害二十四萬四千一百四十四元,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三、綜上所述,本件上訴人主張其為系爭貨物所有人,因被上訴人運送過失造成貨物毀損,依運送契約及侵權行為規定訴請被上訴人賠償損害云云,為不足採,被上訴人抗辯上訴人非系爭貨物所有人,不得以所有人地位主張權利,且有關系爭貨損賠償請求權業已罹於時效而消滅等語尚屬可信。從而,上訴人主張本於運送契約及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給付二十四萬四千一百四十四元本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5年1月23日
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 官 鄭純惠
法 官 蕭胤瑮
法官 汪漢卿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95年1月23日
書記官 許婉如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0.【裁判字號】89,海商,48【裁判日期】90122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0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度海商字第四八號】
原  告   運O海運承攬送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法定代理人  甲OO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壹、聲明:
  A、先位聲明:
  一、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四萬二千七百五十一元一角,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即民國八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B、備位聲明:
  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即八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陳述:
  A、先位部分:
  一、原告前受訴外人近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近O公司)委託,運送連結器一百十九箱及電池四百六十九件等二批貨物,嗣原告再將上開貨物委由被告運送,被告並簽發編號ELAX0000000號、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交原告收執,詎上開貨物竟於運送途中,部分在北太平洋落海,部分破裂受損,破裂受損部分因遲延交付致失去效用,應認已全部受損,近O公司於是向原告起訴請求損害賠償,現由鈞院以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審理中。
  二、查近O公司先位之訴請求之項目,一者為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即美金四萬二千七百五十一元一角,一者為其他必要費用等之損害即美金十九萬零二百元,倘近O公司此部分請求獲勝訴判決,原告亦將受有相同之損害,因原告對被告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時效即將消滅,茲先就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即美金四萬二千七百五十一元一角部分,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八條(現: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提起本件先位之訴。
  B、備位部分:
  近O公司上開請求項目,折算新臺幣後,分別為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六百零二萬二千六百八十三元,該公司備位之訴請求之項目即係請求原告給付新臺幣以賠償該公司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其他必要費用等之損害,則倘近O公司備位請求部分獲勝訴判決,原告亦將分別受有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六百零二萬二千六百八十三元之損害,茲先就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即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部分,於時效消滅前,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八條(現: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提起本件備位之訴。
  参、對被告抗辯之陳述:
  一、按所謂「適格之當事人」,係指當事人就特定訴訟,得以自己之名義為原告或被告資格,亦即就特定訴訟有實施訴訟之權能。本件原告既係系爭載貨證券持有人,即為本件損害賠償訴訟之正當當事人,被告抗辯:原告非適格之當事人,恐有誤解。
  二、原告並未簽訂被告所提被證三所示之讓渡書,此自該讓渡書上並無原告公司之簽名可證,被告應就兩造間確有債權讓與之合意負舉證之責,其既未能舉證證明兩造關於債權讓與之意思表示業已合致,自無從發生債權讓與之效力,被告抗辯:關於編號ELAX0000000載貨證券部分,其業將得向船舶所有人及實際運送人得行使之權利讓與原告,其已解除所有責任等語,尚非可採。
  三、關於編號HDMUKENW261848之載貨證券,雖非被告所簽發,惟被告既已背書轉讓原告,原告即係該載貨證券之持有人,原告自得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八條(現: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有所請求。
  肆、證據:
  一、編號ELAX0000000號載貨證券。
  二、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
  三、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起訴狀、準備書(一)狀。
  四、編號LAZ000000000SUP號載貨證券。
  五、編號PHZ000000000PEC號載貨證券。
  六、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準備書狀。
  七、商業發票。
  八、代理合約。
  乙、被告方面:
  壹、聲明:
  A、先位部分:
  一、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二、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B、備位部分:
  一、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二、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貳、陳述:
  一、原告對被告並無契約上請求權:原告乃本於編號HDMUKENW261848號及編號ELAX0000000號二紙載貨證券對被告提起本件訴訟。然查:
  (一)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是由OCEANPIONEERSHIPPINGCO.,LTD.代理運送人韓商HYUN-DAI公司簽發,自應由韓商公司負運送人之責,被告並非該載貨證券之簽發人,原告據此載貨證券所為之請求即無理由。
  (二)又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條(按為現行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得行使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人乃為「受 領權利人」。而依學者楊仁壽先生之見解,所謂「受領權利人」係指「受貨人」(CONSIGNEE)或「數貨證券持有人」。本件編號ELAX0000000號之載貨證券,原告自承已移轉他人,其只持有全套一式三份載貨證券其中一份,本件運送之目的港在洛杉磯,原告既非於目的港對被告有所請求,自應提出全套經受貨人合法背書轉讓之載貨證券,以證明其權利(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項(現:海商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參照),惟本件訴訟程序進行迄今已近一年,原告終未能提出全套三份載貨證券證明其權利,自無權對被告提起本件請求。
  二、原告迄亦未證明其損害:按提起損害賠償請求者,首應證明其確受有損害以及其損害之範圍,然本件起訴迄今近一年,原告仍無提出其受損之證明(如:已賠償他人之損失),就其主張破損及遲延之損害各為若干,亦全無舉證,是本件損害賠償之訴,顯屬無憑。
  三、又本件貨櫃落海事件,乃因海上惡劣天候所致,此為原告所明知,其於鈞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即曾援用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二、四款為天災之抗辯,被告自亦有權主張受同條文免責規定之保護。
  四、另系爭貨物,乃貨主遲延受領,此亦為原告於鈞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所自承,今竟反於本件指摘被告遲延交付,其主張顯非實在。
  五、再者,關於編號ELAX0000000號之載貨證券,原告於八十八年十二月間即向被告表示因欲直接向船舶所有人及實際運送人求償,故請求被告將得向船舶所有人及實際運送人行使之權利、索賠資格及利害關係轉讓與原告,並表明被告將權利轉讓予原告後,被告即解除所有責任。被告於原告提出請求之次日,即依原告所請簽具讓渡書予原告,被告既已將得向船舶所有人及實際運送人行使之權利、索賠貨格及利害關係轉讓與原告,自因此而解除責任。
  参、證據:
  一、原告公司致被告公司之傳真文件。
  二、讓渡書。
  三、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
  四、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準備書(一)狀。
  五、編號ELAX0000000號載貨證券。
  六、聲請向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調閱電話號碼:(O二)0000-0000號八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之受話通聯紀錄。
理  由
  一、按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者,其成立要件及效力,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國籍不同者依行為地法,行為地不同者以發要約通知地為行為地,如相對人於承諾時不知其發要約通知地者,以要約人之住所地視為行為地。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二項定有明文。本件原告將其受訴外人近O公司委託運送之連結器一百十九箱及電池四百六十九件等二批貨物委由被告運送至美國,是其行為地具有涉外因素,為一涉外事件,而有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之適用,而兩造均為本國法人,就系爭運送復未約定應適用之準據法,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二項規定,關於本件訟爭之準據法,自應適用我國法,合先敘明。
  二、原告起訴主張:其前受訴外人近O公司委託,運送連結器一百十九箱及電池四百六十九件等二批貨物,嗣原告再將上開貨物委由被告運送,被告並簽發編號ELAX-0000000號、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交原告收執,詎上開貨物竟於運送途中,部分在北太平洋落海,部分破裂受損,破裂受損部分因遲延交付致失去效用,應認已全部受損,近O公司於是向原告起訴請求損害賠償,現由本院以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審理中。查近O公司先位之訴請求之項目,一者為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即美金四萬二千七百五十一元一角,一者為其他必要費用等之損害即美金十九萬零二百元,而上開請求項目,折算新臺幣後,分別為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六百零二萬二千六百八十三元,近O公司備位之訴請求之項目即係請求原告給付新臺幣以賠償該公司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其他必要費用等之損害,近O公司先位請求或備位請求如有其一獲勝訴判決,原告亦將受有相同之損害,爰於原告對被告損害賠償請求權時效消滅前,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八條(現: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先就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部分提起預備合併之訴,先位請求被告給付美金四萬二千七百五十一元一角,備位請求被告給付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等語。
  三、被告則以:(一)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是由OCEANPIONEERSHIPPINGCO.,LTD.代理運送人韓商HYUN-DAI公司簽發,自應由韓商YUN-DAI公司負運送人之責,被告並非該載貨證券之簽發人,原告據此載貨證券所為之請求即無理由。
  (二)系爭運送之目的港在洛杉磯,原告既非於目的港對被告有所請求,自應提出全套經受貨人合法背書轉讓之載貨證券,以證明其權利,原告非惟迄今未能提出編號ELAX0000000號全套一式三份之載貨證券,甚或自承業將該等載貨證券移轉他人,其僅持有全套一式三份之載貨證券其中一份,原告自無權對被告有所請求。
  (三)系爭貨櫃落海事件,乃因海上惡劣天候所致,此為原告所明知,其於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即曾援用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二、四款為天災之抗辯,被告自亦有權主張受同條文免責規定之保護。
  (四)系爭貨物,乃貨主遲延受領,此亦為原告於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所自承,原告指摘被告遲延交付顯非實在。
  (五)本件起訴迄今近一年,原告仍無提出其受損之證明(如:已賠償他人之損失),就其主張破損及遲延之損害各為若干,亦全無舉證,本件損害賠償之訴顯屬無據。
  (六)關於編號ELAX0000000號之載貨證券,被告已依原告之請求將得向船舶所有人及實際運送人行使之權利、索賠資格及利害關係轉讓與原告,被告自因此而解除責任等語資為抗辯。
  四、原告主張其前受訴外人近O公司委託,運送連結器一百十九箱及電池四百六十九件等二批貨物,嗣原告再將上開貨物委由被告運送,被告除簽發編號ELAX000000-0號載貨證券交原告收執外,並將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背書轉讓原告,詎上開貨物竟於運送途中,部分在北太平洋落海,部分破裂受損,近O公司已就其所受損害向原告提起損害賠償之訴,已據其提出編號ELAX0000000號載貨證券、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起訴狀、準備書狀、準備書(一)狀等件為證,且為被告所不爭,原告此部分之主張,應堪信為真實。
  五、又原告主張近O公司於本院八十八年度海商字第五七號損害賠償事件,對原告所為之先位請求、備位請求,如有其一獲勝訴判決,原告亦將受有相同之損害,被告既為系爭編號ELAX0000000號、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之發給人,原告自得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八條(現: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所受損害等語,則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詞置辯,茲論述如下:
  (一)按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項(現:海商法第五十八條)規定,載貨證券有數份者,其不在目的港請求交付貨物者,運送人或船長非接受載貨證券之全數,不得為貨物之交付。又載貨證券填發後,運送人對於載貨證券持有人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其責任,而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故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物之交付應憑載貨證券為之,此觀諸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及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六百三十規定自明,是以,託運人對運送人所得行使之權利,在受貨人或其他載貨證券持有人據以行使權利之期間,殆處於休止狀態,不能再予行使。但如載貨證券嗣因輾轉讓與而復為託運人持有時,上述休止狀態即已回復,託運人始得向運送人主張權利。本件原告固將其受訴外人近O公司委託運送之連結器一百十九箱及電池四百六十九件等二批貨物委由被告運送,惟系爭運送既經發給一式三份之載貨證券,且原告係在非目的港之本院,依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有所請求,揆諸前揭說明,原告自應提出系爭編號ELAX0000000號、編號HDMUKENW261848號全數一式三份之載貨證券,以證明其處於休止狀態之權利業已回復,本件原告既自承僅持有一份載貨證券,而未能提出全數載貨證券,則其本於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有所請求,即非有據。
  (二)次查系爭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係由OCEANPIONEERSHIPPINGCO.,LTD.代理運送人韓商HYUN-DAI公司所簽發,有原告所提之系爭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在卷可稽,足見被告並非該等載貨證券之簽發人,是兩造關於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並無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存在,原告本於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依修正前海商法第一百十八條(現: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之責,自非可採。雖原告另主張:被告業將系爭編號HDMUKENW261848號載貨證券背書轉讓原告等語,惟此所涉及者僅係原告曾否為系爭載貨證券之合法持有人之問題,尚與被告是否為系爭載貨證券之簽發人一事無涉,原告據以主張被告應負載貨證券簽發人責任,尚不足採。
  (三)又系爭貨物之託運人近O公司固已就系爭貨物部分落海、部分破裂受損所生損害,對原告提起損害賠償之訴,惟原告迄未因上開損害賠償之訴支付任何相關賠償費用,既為原告所是認,且原告僅係系爭貨物之承攬運送人,而非系爭貨物之所有人,亦不因系爭貨物損毀即受有損害,此外,原告又未能舉證證明其因本件貨物毀損滅失受有何等之損害,其主張被告應賠償其所受損害,亦非可採。
  (四)本件原告既未能提出系爭編號ELAX0000000號、編號HDMUKENW261848號全數一式三份之載貨證券,以證明其處於休止狀態之權利業已回復,復未能舉證證明其因系爭貨物毀損滅失受有損害,則其本於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賠償相當貨物價值之損害,即屬無據,不應准許。
  六、綜上所述,原告既未能提出系爭編號ELAX0000000號、編號HDMUKENW261848號全數一式三份之載貨證券,以證明其處於休止狀態之權利業已回復,復未能舉證證明其因系爭貨物毀損滅失受有損害,則其本於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提起預備合併之訴,先位請求被告給付美金四萬二千七百五十一元一角,備位請求被告給付新臺幣一百三十五萬三千七百十四元,並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即八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均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
  七、本案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證據,核與本件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另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八、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民事第六庭法官  陳秀貞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一月七日
法院書記官  林秀妙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1.【裁判字號】91,訴,2974【裁判日期】920516【裁判案由】返還貨物等 §630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訴字第二九七四號】
原  告  億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丙OO
被  告  皇O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住.
訴訟代理人 江順雄律師
     黃建雄律師
  右當事人間返還貨物等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肆萬捌仟貳佰捌拾伍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台幣伍拾陸萬肆仟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台幣壹佰陸拾捌萬玖仟玖佰柒拾伍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甲、原告起訴主張:緣訴外人明O報關企業有限公司(下稱明O報關行)受被告之託,於民國(下同)九十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告知原告,被告為由原告以BEAUTY輪BN070航次載運之貨櫃號碼YTLU0000000、YTLU00000000只四十呎貨櫃,價值美金四萬八千二百八十五元之貨物(下稱系爭貨物)之受貨人,並以切結書方式表明被告為受貨人,且表明已將正本提單交還予原告國外代理行,並請原告以電報放貨方式提櫃放貨,原告乃將系爭貨物交予被告。惟嗣經原告國外代理人告知,被告並非系爭貨物之受貨人,且未將正本提單交還,原告隨即與被告聯絡並要求其交還系爭貨物,然被告竟迄今仍置之不理,核被告所為,顯以詐術使原告陷於錯誤而交付系爭貨物,爰依民法第九百六十二條之規定,請求被告返還系爭貨物。又被告既非系爭貨物之受貨人,則其無法律上而取得系爭貨物,顯然不當得利,故如系爭貨物被告已無法返還,則依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之規定,被告自應給付返還該不當利得即美金四萬八千二百八十五元等語。並聲明(一)先位聲明部分:
  被告應將系爭由原告以BEAUTY輪BN070航次載運之貨櫃號碼YTLU0000000、YTLU00000000只四十呎貨櫃貨物返還原告。(二)備位聲明部分: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四萬八千二百八十五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乙、被告則以:系爭貨物乃原告公司通知被告可以提領,被告始委由訴外人明O報關行辦理報關及提領貨物,並由該報關行於未徵詢被告同意之情形下,出具屬制式格式之切結書予原告收執,而明O報關行出具該切結書,辦理系爭貨物提領,乃目前海運慣例。又被告係系爭貨物之受貨人,且已支付美金一萬四千三百四十六元之價金予大陸廠商,茲因該貨物有嚴重瑕疵,故被告始未於收到貨物後,將其餘貨款匯予大陸廠商,大陸廠商因而未繳回提單,期間,原告固曾通知被告退回全部貨物,然因被告已支付美金一萬四千三百四十六元之貨款,故被告乃將系爭貨物中有瑕疵之貨物委託明O報關行辦理運回手續,惟原告竟然拒收,顯見系爭貨物並無被告拒絕返還之情事。再原告雖係系爭貨物之運送人,然就系爭貨物並非占有人,而係託運人之占有輔助人,況系爭貨物之占有既已因原告之交付而移轉於被告,原告自已非占有人,且被告已取得系爭貨物之所有權,故原告請求被告返還其占有物,顯然無據。另被告收受系爭貨物既係經由原告通知、同意,則並非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取得該貨物,且原告就其是否受有損害,亦未舉證以明,是原告備位聲明主張依據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之規定,請求告給付系爭貨物之價值,亦屬無據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一)求為判決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之宣告。
  丙、原告主張訴外人明O報關行受被告之託,於九十一年五月二十九日以被告為由原告以BEAUTY輪BN070航次載運之貨櫃號碼YTLU0000000、YTLU00000000只四十呎貨櫃,價值美金四萬八千二百八十五元之系爭貨物之受貨人為由,出具切結書表明被告為受貨人,且表明已將正本提單交還予原告國外代理行,並請原告以電報放貨方式提櫃放貨,嗣原告已將系爭貨物交予被告等情,業據提出載貨證券、切結書各二紙為證,並被告所不否認(見本院九十一年十一月八日、九十二年一月十日言詞辯論筆錄),自堪信為真實,惟被告則執前揭情詞置辯,茲就原告主張之先、備位聲明分敘如下:
  一、先位聲明部分:
  (一)、按稱運送人者,謂以運送物品或旅客為營業,而受運費之人。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定有明文。故運送人基於運送契約對於物有管理之力者,為直接占有人,而非占有輔助人。本件原告為系爭貨物之運送人之情,為兩造所不爭執,則揆諸前開說明,原告自為系爭貨物之占有人。
  (二)、被告固辯稱其為系爭貨物之受貨人等語,惟系爭貨物之受貨人(Consignee)依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所載,係「TOORDEROFTHEORIGINALB/LNO:CNEC502、CNEC500」(此有該載貨證券二紙存卷足參),是唯有持有編號CNEC502、CNEC500載貨證券正本之人,始為系爭貨物之受貨人。至前開載貨證券Notifyaddress欄雖記載被告及其公司住址,而於指示式載貨證券之「受通知人欄」所記載之人,於實務上亦係為真正之貨物買受人,然即使為實際之受貨人,苟不將載貨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規定,仍不得請求交付運送物。茲據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所載,被告雖係受通知人,惟其既未持有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正本(此業據被告自承在卷,見本院九十二年二月十四日言詞辯論筆錄),並將之提出及交還,而前載貨證券又無系爭貨物送交買受人或受通知人之記載,則依諸前開說明,被告自不得請求交付系爭貨物,是被告辯稱其係系爭貨物之受貨人,而有取得系爭貨物正當權源等語,實無足採。
  (三)、原告係系爭貨物之占有人,而被告又無取得系爭貨物之正當權源,雖如上述,惟前開貨櫃既經被告開封,系爭貨物又經被告合併並已出售部分(此業據被告陳明在卷,並為原告所不爭執,見本院九十二年一月十日言詞辯論筆錄),則原告請求被告返還系爭貨物顯已不能,是原告先位聲明請求被告返還系爭貨物,自屬無據,應予駁回。
  二、備位聲明部分:
  (一)、原告主張系爭貨物價值美金四萬八千二百八十五元之情,固為被告所不爭執,有如上述,惟被告則辯稱其已預付美金一萬四千三百四十六元之價金等語,並提出和解協議傳真,及匯款憑證、發票等影本為證。查前開被告提出之證物傳真或影本是否真實,並非無疑,參以據被告所提出之前開和解協議,固記載被告已給付廠商美金一萬四千三百四十六元,惟該協議須經訂約雙方「雙方書面簽字即生效(傳真具有相同效力)」,此亦經該和解協議記載甚明,茲該和解協議之傳真內容,既未經其雙方簽名確認(此觀諸該和解協議自明),顯見該和解協議尚未因訂約雙方簽名確認而生效力,是自難執之而為被告有利之認定,從而,被告辯稱其就系爭貨物已預付美金一萬四千三百四十六元之價金等語,洵無足採。
  (二)、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前段定有明文。本件原告係系爭貨物之占有人,而被告取得系爭貨物又無正當權源,既如上述,則被告顯係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取得系爭貨物,致原告之占有受有損害,是依諸前揭民法第一百七十九條之規定,原告請求被告返還相當於系爭貨物價值之利益即美金四萬八千二百八十五元及自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即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核屬有據,應予准許。
  丁、本件判決之基礎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核與判決結果無影響,亦毋庸再予逐一審酌論述,均此敘明。
  戊、兩造就備位聲明部分,均陳明願供擔保,分別聲請為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之宣告,經核於法均無不合,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准許之。
  己、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爰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但書、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二年 五 月十六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第五庭
法 官 徐美麗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理由,如於本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補提上訴理由書(須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九十二年 五 月十六日
法院書記官 楊明月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2.【裁判字號】92,上易,1260【裁判日期】9304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1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上易字第一二六O號】
上訴人即附
帶被上訴人 中O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O鋑
訴訟代理人 郭哲華律師
被 上訴人 楊O山即聯O托.
輔 佐 人 楊O珍
被上訴人即
附帶上訴人 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黃O民
被上訴人即
附帶上訴人
兼 右一人
訴訟代理人  乙OO原名.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月二十九日臺灣板橋地方法院九十一年度訴字第九一六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三年四月十四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即附帶被上訴人中O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後開第二項之訴部分,暨命負擔訴訟費用之裁判(除確定部分外)均廢棄。
  被上訴人甲OO應再給付上訴人即附帶被上訴人中O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新台幣陸拾肆萬陸仟陸佰壹拾貳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及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乙OO應再連帶給付上訴人陸拾肆萬陸仟陸佰壹拾貳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如被上訴人其中一人為給付,其他被上訴人就其給付範圍,免其給付責任。
  附帶上訴駁回。
  上訴人即附帶被上訴人中O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假執行聲請駁回。
  第一、二審訴訟費用除確定部分外,由甲OO、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及乙OO連帶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即附帶被上訴人中O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方面(下稱中O電線公司):
  一、聲明:(一)原判決不利於上訴人中O電線公司部分廢棄。(二)右廢棄部分,被上訴人甲OO應再給付上訴人新台幣陸拾肆萬陸仟陸佰壹拾貳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被上訴人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及被上訴人乙OO應再連帶給付上訴人陸拾肆萬陸仟陸佰壹拾貳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五月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如被上訴人其中一人為給付,其他被上訴人就其給付範圍,免其給付責任。
  (三)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四)駁回附帶上訴人即被上訴人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及乙OO之上訴。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外,補稱略以:
  (一)系爭二軸電纜已全部毀損,上訴人必須派工將銅導體及鍍錫銅線剝除回收並出售給銅品廠,上訴人既為營業稅法第六條所稱之營業人,自應就上述在中華民國境內銷售貨物或勞務之行為,依營業稅法規定繳交營業稅。原審判決既認被上訴人力O公司為被上訴人乙OO之僱用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應負僱用人之連帶賠償責任,則揆諸八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五四六號判決意旨,被上訴人應依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一項規定,填補上訴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亦包含營業稅在內。
  (二)本件無民法第六百三十一條規定適用。因本件二軸電纜並非具爆炸性、易燃性及有毒性之物品,自非危險運送物。
  (三)依上訴人與大O公司訂購合約書(六)其他事項a款約定,上訴人與大O公司僅約定依台灣電力公司A043(79-09)相關規定製造驗收,並未約定須依台灣電力公司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規定為運送。
  (四)由被上訴人聯O托運行於原審全辯論意旨狀所提出之照片F以觀,照片內之電纜鐵質捲筒X字型孔背上均載明「中華電纜公司」,可知該批電纜並非代工產品,而係以上訴人名義出貨之產品,該批電纜既經上訴人檢驗合格,即無須再交由其他廠商複驗,故上訴人作業上會將之全週封板包裝。是照片F所示電纜與本件二軸代工電纜顯然不同,原審判決未查明本件二軸電纜僅係上訴人為大O公司所代工,於大O公司未檢驗前,上訴人不能全週封板或覆蓋牛皮紙,須至大O公司交貨予台灣電力公司時,大O公司才須依照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將交貨之電纜予以全週封板並覆蓋牛皮紙,徒以被上訴人聯O托運行於全辯論意旨狀所提出之照片F,即謂上訴人其他待出貨之產品均以全週封板包裝,足見本件電纜應為相同之處理云云,顯然有所違誤。
  (五)關於軸號1G01-19電纜部分,鑑定人認為電纜所測兩處破損位置與上訴人事故發生時之記錄不一致,應係未明瞭上訴人僅係概估損害發生位置,並未拉開電纜實際測量所產生之誤解。
  (六)鑑定報告又認軸號1G01-19依據線徑及長度應使用AF-10而非AF-9鐵質捲筒,有未完全依照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惟依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並未有應使用AF-10鐵質捲筒為運送之規定;至於鑑定人錯認應使用AF-10鐵質捲筒,應係鑑定人參照廠商提供之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1(85-11)有關X字型軸孔交連PE電纜用鐵質捲筒構造圖,誤以為依據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亦應使用AF-10鐵質捲筒為運送所致。
  (七)本件無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適用。
  三、證據:援用原審所提證據。
  乙、被上訴人甲OO等方面:
  一、聲明:(一)駁回上訴人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外,補稱略以:
  (一)兩造間並無任何銷售貨物或勞務情形,與上訴人所引用之八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五四六號判決係修理費之情形不同,自不適用課徵百分之五營業稅之規定。
  (二)上訴人既稱其為被檢合格之電纜成品,卻怠於履行包裝,又須按台電標準規定不得有任何擦傷,同樣事件卻兩種標準,對於被上訴人以重量計算運費者而言,顯失公平。
  (三)上訴人未告知電纜一經輕微擦傷就得全部賠償,且電纜價值非被上訴人所能想像,否則裝載一車之電纜價值三百萬元,被上訴人豈會只按重量計價及用一般運送貨物處理。
  (四)上訴人雖稱兩軸電纜係為代大O公司生產,然按台電標準第五‧三節外觀檢查規定,5‧3‧2電纜外皮標誌,應有清晰之TPC記號,製造廠標誌,惟查該兩軸電纜外皮均為TAYA字樣,顯非製造廠即上訴人公司所有,且兩軸之鐵軸標準並不一致。又上訴人稱其電纜會運回主因檢驗數據不同,故再由第三人華O麗華重新檢驗,惟華O麗華公司在台南鹽水亦有設廠,上訴人為何捨近求遠,運至台南後再運送回新莊,之間過程,該電纜是否為完整可交貨之成品?又大O公司與上訴人公司之訂購合約交貨日期為九十年七月二十日前,而運送日期為九十年八月二十七日,當日除力O貨運運送外,另有乙車運送,亦即係全批運回。該批電纜於初驗時是否符合台電標準,上訴人與大O公司多所隱瞞,該電纜是否應算成品仍具爭議,若是初驗不合格運回,其價值是否亦應以成品標準計算?
  (五)另上訴人於九十年七月至同年十月應給付被上訴人之運費共五十萬三千一百三十三元,迄今仍未支付,目前於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九十二年訴字第四OO五號審理中,請求以該運費抵償本件費用。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所提證據外,補提訂購合約書影本乙份。
  丙、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乙OO方面:
  一、聲明:(一)原判決不利於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部分廢棄。(二)右廢棄部分,駁回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三)駁回上訴。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外,補稱略以:
  (一)被上訴人乙OO於原審一再爭執其就本件運送並無過失,從未自認有綑紮不牢的情形,備案紀錄及送貨運費憑證上之記載均非被上訴人乙OO所記載,乙OO當時僅係簽認系爭二軸電纜確有擦損及破皮情形,並非簽認該情形係由自己過失造成。
  (二)關於軸號1G01-19電纜部分,鑑定結果並無法判斷現況之損害是否與軸號1G01-18電纜相同是在運輸途中因綑紮不牢造成。本鑑定事項涉特別知識經驗之專業判斷及分析,除有特別不可信或違反常情之堅強理由外,自不宜任意推翻或否定鑑定結果。
  (三)系爭二軸電纜於被上訴人乙OO自大O公司運返上訴人公司之前即存在有瑕疵與否之疑義,而有待重新檢驗認定。原審在此二軸電纜並未重新送請華O麗華公司檢驗是否合格堪用之前,即率認本件電纜於運回之初並無瑕疵,實未盡調查之能事。
  (四)被上訴人乙OO僅係貨運司機,充其量僅能依照一般人之注意義務,就拖運人所交拖運物品之原狀加以運送。而依一般社會經驗,電纜之外皮既在作為保護電纜之用,理應相當堅固耐磨,不致因運送過程在車上搖晃摩擦而受損害,乙OO依大O公司交付之電纜現狀上車,大O公司人員均未告知電纜外皮不可有任何磨損,亦未告知所承承受搖晃摩擦之程度,更未為任何基於其專業經驗所得認識之防護措施,故系爭電纜之破皮對運送人而言,實乃不可抗力。
  (五)依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零五條規定,汽車運輸業遇有貨物毀損之損害賠償,除貨物之性質、價值於裝載前經拖運人聲明,並註明於運送契約外,其賠償金額以每件不超過新台幣三千元為限。此乃侵權行為之特別規定,於本件應有適用。
  三、證據:援用原審所提證據。
理 由
  一、兩造爭執旨要旨
  (一)上訴人即附帶被上訴人中O電線公司於原審起訴主張:被上訴人楊炎山獨資設立聯O托運行(下稱聯O行),於民國(下同)九十年八月二十八日受中O電線公司之託,自台南載運25KV交連PE電纜五軸,每軸五OOM(下稱系爭電纜)至中O電線公司新莊工廠,聯O行再委託被上訴人即附帶上訴人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力O公司)派車代為運送,力O公司派其受僱人即被上訴人(附帶上訴人)乙OO,駕駛車號UT-2O3號貨車載運。詎系爭電纜運抵新莊工廠卸載前即發現其中二軸電纜因乙OO疏忽未捆紮牢固,致受碰撞而造成毀損,乙OO亦坦認係因疏忽致系爭二軸電纜受碰撞造成。雖系爭二軸電纜僅受有外皮破裂之毀損,然參照台灣電力公司AO43(79-O9)材料標準,即應認為驗收不合格,復無法修補成為廢料,全部成為廢料,造成中O電線公司一百零四萬四千五百二十八元之損害。爰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規定,乙OO應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其僱用人力O公司,應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規定,負僱用人之連帶賠償責任。而聯O行應依民法第六三四條就系爭電纜之毀損負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並與力O公司、乙OO負不真正連帶賠償責任。
  (二)被上訴人聯O行辯稱,伊非運送人,僅係以為他方報告訂約機會,或為訂約之媒介,而獲有他方給付報酬之事業主體而已。聯O行獲得者為居間報酬,而非運費之報酬,況聯O行於接受系爭運送貨物時,即發現貨物之包裝有易見之瑕疵,而向貨主大O公司之現場人員反應,但因中O電線公司急需該批貨物,催促即刻裝載運送,並指揮乙OO裝載,聯O行始依大O公司指示而裝載運送,聯O行自無須負責。又系爭電纜出售予大O公司後,何以經一個月再由中O電線公司向大O公司買回自台南關廟運回新莊,顯係遭大O公司退貨之瑕疵物。又系爭電纜二軸並非全損,即無負全部賠償責任可言等語(按聯O行就原審判命其給付部分未據其提起上訴)。
  (三)力O公司則辯稱乙OO是力O公司之靠行司機,一個月只繳交靠行費二千元,牌照雖屬公司,但車輛是乙OO自己的,此外聯O行並未經過力O公司,而直接向乙OO叫車前往載運貨物,力O公司無須負賠償之責任。
  (四)乙OO辯稱本件電纜並無包裝,因此在運送途中自然會搖晃,所以電纜會因摩擦產生破皮現象,從台南回到台北途中,其間雖曾煞車幾次,但若電纜未綁牢固,則會滾到地上去,其運載並無過失可言。
  二、中O電線公司主張其於九十年八月二十八日委請聯O行,自台南載運25KV交連PE電纜五軸至新莊工廠,聯O行再委託力O公司之靠行司機乙OO,駕駛車號UT-2O3號貨車,自台南載運該五軸電纜至中O電線公司新莊工廠。而系爭五軸電纜運抵工廠後,於卸載前即發現其中二軸電纜有破損現象,就此事實部分為兩造所不爭執。有爭議者,聯O行辯稱其僅係居間性質,並非運送人,力O公司辯稱並非僱用人;系爭電纜之瑕疵是否本即為瑕疵品,非運送過程中可歸責乙OO之事由而造成;造成損毀之原因是否與中O電線公司未為包封有因果關聯而與有過失;系爭貨物是屬全損情形。
  三、聯O行與中O電線公司有無運送契約之爭議部分
  (一)聯O行辯稱本件系爭電纜毀損,聯O行僅係居間關係,並無運送契約存在等語。
  但按稱運送人者,謂以運送物品或旅客為營業,而受運費之人,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定有明文。又,運送契約為諾成契約,並不以訂立書面為契約生效要件。至運送人運送方式,並無限制,除有特約或習慣外,得自行運送,亦得使用他人為運送。
  (二)本件系爭運送關係,查係中O電線公司先於九十年八月二十八日請楊O山即聯O行載運,其後由聯O行直接聯絡乙OO前往載運,就此事實業據聯O行及乙OO所不否認。而中O電線公司前即曾二次以相同方式,由聯O行請乙OO將電纜從新莊運至麥寮事實,業據乙OO於原審自認在卷(原審卷一八三頁)。又核至九十年十月三十一日止,聯O行仍持續開立發票向中O電線公司以「運費」名義請領費用五萬三千六百五十五元,有統一發票一紙在卷可稽(原審卷二三一頁原證九)。
  (三)又民法第五百七十條規定:「居間人因媒介應得之報酬,除契約另有訂定或另有習慣外,由契約當事人雙方平均負擔」,本件聯O行以運費為名向中華線公司收取每車一萬元費用,已如前述,而依乙OO於原審稱「(本次費用)一車一萬元,含稅還有抽傭金,我實際向托運行拿到七、八千元左右」等語,依此,足見聯O行並非以居間人地位為媒介本件運送契約之居間人,應為運送人。
  四、系爭電纜線是否因運送過程而造成之損害
  (一)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運送人能證明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而致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定有明文。依此,託運人僅就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之事實加以證明,即已盡其舉證之責,運送人如主張其就免責要件事實存在,即應就該免責要件事實存在,負舉證之責任。
  (二)查系爭二軸電纜,聯O行雖辯稱原即係被退貨之瑕疵品等語,但查系爭電纜由訴外人大O公司運返中O電線公司,係因大O公司與中O電線公司,因電纜檢驗的數據不同,雙方乃合意由第三人華O麗華公司重新檢驗,就此事實部分業據證人即中O電線公司受僱人盧國芳於原審證稱:「我們品檢合格,當初給我們的資料檢驗出來數據不同,所以要我們運回來,我們載回來重驗。至於為何可以送回來,那是長官之間他們有作協定…」、「…我們出貨都是品保合格出去…大O公司標準是否與我們公司品保標準相符我不知道,這要問大O公司」等語(原審卷九四頁),堪認系爭電纜線並非係因瑕疵而由訂貨人大O公司運返上訴人,不能據此推論系爭電纜原即為瑕疵品。
  (三)又查系爭毀損之二件電纜線,經原審送請兩造合意之法商法立德公證有限公司鑑定結果,關於軸號1G01-18電纜部分,經鑑定人以現品損害狀況研判確係電纜鐵質捲筒發生互相碰撞而傷及電纜,故而鑑定其損害之直接原因為捆紮不牢(參見原審卷鑑定報告第四點),足證軸號1G01-18電纜係因乙OO捆紮不牢,致運送時受碰撞造成瑕疵。而軸號1G01-19電纜部分,鑑定結果認為由於現況之損害與事故發生時之記錄並不一致,在缺乏充分證據支持下,無法判斷現況之損害是否與軸號1G01-18相同是在運輸途中因捆紮不牢造成(原審卷鑑定報告第四點)。
  惟查乙OO於運抵現場卸貨前,經中O電線公司發現有毀損後,即以電話向力O公司回報,力O公司即要求乙OO通知警察到場處理並備案,以便向保險公司進行理賠,而乙OO即於當場所製作之備案記錄及送貨運費憑證上簽認損毀系爭二軸電纜(原審卷十頁,原證三),足證被上訴人乙OO當時已承認係因其捆紮不牢之疏忽,致該二軸電纜受碰撞而毀損。況證人盧O芳亦於原審證稱「潘O偉說他在路上踩煞車撞到的」等語(見原審卷九四頁)。參以原審卷原證二照片,系爭二軸電纜均有明顯擦損或破皮情形,益證軸號1G01-18及1G01-19電纜,係因乙OO捆紮不牢,相互碰撞所致。
  (四)至編號1G01-19電纜,雖鑑定人認為損害與記錄不一致,而無從鑑定,但系爭二軸電纜運抵中O電線公司新莊工廠時,即發現受損情形並拍照存證,依首開說明,運送人聯O行及乙OO如欲免除其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自應由其證明非因其過失致該二軸電纜受損。上開鑑定報告認軸號1G01-19電纜在缺乏充分證據支持下,無法判斷損害原因,即仍由聯O行及乙OO就上開免責事由負舉證之責,其既未舉證以實其說,即難採信,此部分應認中O電線公司之主張為可採。
  五、系爭電纜未以木板包封,中O電線公司是否與有過失之爭議部分(一)聯O行等主張系爭電纜未以封板為包封,致造成損害,其亦與有過失等語,且依鑑定報告,亦略以電纜以鐵質捲筒包裝搬運僅使用兩片封板,而未全週封板,電纜部分僅覆蓋塑膠玻璃紙,未覆蓋牛皮紙於外,認定本次運輸之電纜有未完全依照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
  (二)但查證人盧O芳於原審證稱:「。。在車上我就已經看到那兩軸撞在一起,一般我們代工廠沒有用封板,因為送到那邊他們還要檢驗,。。」等語(原審卷九四頁),另另證人即中亞公司人員黃O哲亦到庭證稱:「代工交給我們的電纜沒有包裝,我們確定產品合格送貨出去我們自己才會作包裝」(原審卷九六頁),是以中O電線公司為大O公司就系爭電纜代工,其包封工作係於交付大O公司檢驗後,始由大O公司依照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將交貨之電纜予以全週封板覆蓋牛皮紙,鑑定人逕以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原審卷一三頁,原證五),做為本件運送亦應依台灣電力公司製定之標準包封運送之作業程序,應有未合。又中O電線公司與大O公司訂購合約書(六)其他事項a款約定「依台電材規A043(79-09)500公尺/卷…相關規定製造驗收」(原審卷原審卷十二頁,原證四),但無約定其與大O公司就運送包裝亦應符合上開台灣電力公司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規定之標準為之。是以上開鑑定報告所認,尚難據為本件中O電線公司與有過失之證據。
  (三)前開鑑定報告雖再認軸號1G01-19依據線徑及長度應使用AF-10而非AF-9鐵質捲筒,因認中O電線公司有未完全依照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之規定等語。但查,台灣電力公司上開材料標準A043(79-09)有關包裝運送規定,核無應使用AF-10鐵質捲筒為運送之規定,鑑定報告就此部分所認,尚屬無據,不能採信。
  (四)系爭二軸電纜係因乙OO捆紮不牢,致受碰撞毀損所致,而上開台電公司材料標準包裝運送規定,不能援引為本件運送時中O電線公司負有包封義務之依據,且核運送契約中,兩造復無特別約定應先由中O電線公司先以木板包封,依此即不能認中O電線公司未為包封,即屬與有過失。
  (五)聯O行及潘O忠等雖再引民法第六百三十一規定「運送物依其性質,對於人或財產有致損害之虞者,託運人於訂立契約前,應將其性質告知運送人,怠於告知者,對於因此所致之損害,應負賠償之責」為據,認為中O電線公司明知其與大O公司契約約定,所給付之電纜須符合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規定,應表面應光滑,無瑕疵、裂痕或其他損傷,色澤須正常,否則將因驗收不合格,竟未予告知,致運送人未能為適當防護措施,而有過失等語。但查民法第六百三十一規定「運送物依其性質,對於人或財產有致損害之虞者,託運人於訂立契約前,應將其性質告知運送人,怠於告知者,對於因此所致之損害,應負賠償之責」,其性質應為託運人有將因貨物性質造成損害之可能告知義務之規定,自須以運送物依其性質,對於人或財產有致損害之虞為要件,始有告知義務,本件運送物為電纜,由肉眼即可辨別貨物性質,並非危險物品,本件亦非因貨物之性質造成之損害,即無前開告知義務規定適用。況本件貨運司機即乙OO亦自承前曾有二次受託運。
  六、系爭電纜之損害範圍爭議部分
  (一)聯O行及乙OO雖辯稱本件電纜每卷之長度僅需五百公尺,而由中O電線公司交運送人運送之電纜長度達一千公尺,因僅部分受損,因此如將受損部分剪斷,系爭電纜之長度尚應超過五百公尺,不致造成損害等語。但查本件依前開鑑定報告所載,「本次電纜損壞部分,依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O43(79-O9)判定(表面應光滑、無瑕點、裂痕或其他損傷),皆為不合格品,且長度、長度標誌與實測誤差需在+1%以內,因此本案受損電纜已全部不能使用及交貨。並因台灣電力公司材料標準AO43(79-O9)所述,不合格之電纜應另製新品,並將電纜外皮TPC標誌去除;因之本案受損電纜去除損害部分後,除回收外已無剩餘價值」等語,足證系爭二軸電纜應係已造成全部毀損結果,聯O行等所辯,尚難採信。
  (二)有無公路法第六十四條規定適用
  力O公司等辯稱本件應有公路法第六十四條及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零五條規定,每件賠償以不超過新台幣三千元規定之適用。但查本件係因乙OO捆紮不牢,致系爭二軸電纜受碰撞造成瑕疵,與公路法第六十四條係以因「行車事故」致貨物毀損所致者不同,自無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其援引本條做為賠償金額之依據,應無理由。
  七、損害賠償金額之計算
  (一)依營業稅法第十條規定「營業稅稅率,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最低不得少於百分之五,最高不得超過百分之十;其徵收率,由行政院定之」(按目前稅率為百分之五);第十四條規定「營業人銷售貨物或勞務,除本章第二節另有規定外,均應就銷售額,分別按第七條第十條規定計算其銷項稅額,尾款不滿通用貨幣一元者,按四捨五入計算。銷項稅額,指營業人銷售貨物或勞務時,依規定應收取之營業稅額」;第十六條第一項規定「第十四條所定之銷售額,為營業人銷售貨物或勞務收取之全部代價,包括營業人在貨物或勞務之價額外收取之一切費用。但本次銷售之營業稅額不在其內」,本件中O電線公司依上開規定收取營業稅,並依規定向稅捐機關報繳,核無不合。
  (二)又中O電線公司主張系爭二軸電纜全長一、OOM,共一百二十六萬九千一百元,扣除銅導體回收二十四萬三千九百十三元及鍍錫銅線回收三萬二千零七十八元後,再加上廢線剝除工資一千六百八十元後為九十九萬四千七百八十九元,另加計營業稅後,合計運送人應賠償上訴人一百零四萬四千五百二十八元,亦據提出電纜估價單一紙為證(原審卷一九頁),復為聯O行等未為爭執,應認為真正。
  八、聯O行、乙OO、力O公司間之法律關係
  (一)本件二軸電纜全部毀損,係因乙OO於運送時疏未捆紮牢固,致電纜受碰撞而造成毀損,其行為具有過失,自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而聯O行係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亦應依運送契約負賠償之責,均已如前述。力O公司雖以其僅係牌照之所有人,乙OO係靠行為辯。但查靠行車輛之載貨,通常均為所靠行之汽車貨運公司所能預見,且公司在司機申請靠行時,復加以謹慎選任,該靠行之司機在客觀上應認為係為該公司服勞務,如於運送貨物途中發生事故,外觀上屬執行職務,而應負僱用人責任(參考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台上字第三OO號判決),力O公司既承認乙OO係靠行於力O公司,即應負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之僱用人之連帶賠償責任。
  (二)又按數債務人具有同一目的,本於各別之發生原因,對債權人各負全部給付之義務,因債務人中一人為給付,他債務人即應同免其責任之債務者,稱為不真正連帶債務。本件聯O行係本於運送契約關係,而力O公司、乙OO係本於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侵權行為規定,分別對中O電線公司各負全部給付之義務,且給付具有同一目的,即均為賠償因電纜受損所生之損害,故聯O托運行與力O公司、乙OO間應成立不真正連帶債務關係。若其中一人已為清償,其他人於其清償之範圍內,應免給付義務。從而,中O電線公司,依運送契約及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侵權行為規定,請求聯O行與力O公司、乙OO不真正連帶賠償一百零四萬四千五百二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即九十一年五月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法定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九、原審認中O電線公司未盡告知義務,認應有百分之六十之與有過失,因而判命聯O行應給付三十九萬七千九百十六元,及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力O公司及乙OO應連帶給付同上金額之本息,而駁回中O電線公司其餘請求,就上開應准許中O電線公司請求部分,原審為駁回之判決,即有未當,中O電線公司據此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誠屬有據,即應由本院將此部分廢棄改判,爰判決如主文第一項所示,而附帶上訴人力O公司及乙OO就原審判命其給付部分,核無不合,附帶上訴指摘判決不當求予廢棄,即無理由,應予駁回。又本件為金額未逾新台幣一百五十萬元之訴訟,依法不得上訴第三審,中O電線公司聲請假執行宣告,核無必要,應予駁回。又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縱經審酌,亦無礙本件判決結果,即無一一說明必要。
  十、據上論結,本件中O電線電纜股份有限公司之上訴為有理由,力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及乙OO之附帶上訴為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三  年   四   月  二十八  日
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吳謙仁
法官  蘇瑞華
法官  魏大喨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三  年   四   月  二十九  日
書記官  李華安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3.【裁判字號】90,小上,108【裁判日期】910430【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32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小上字第一O八號】
上 訴 人 吉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法定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年五月十七日本院高雄簡易庭九十年度雄小字第七六五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命被上訴人應於上訴人將託運留置之貳只貨櫃運送至港口交予船公司之同時,給付上訴人超過新臺幣壹萬參仟陸佰伍拾元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聲請,並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
  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臺幣貳萬柒仟參佰元,及自民國九十年三月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其餘之上訴駁回。
  第一、二審訴訟費用新臺幣壹仟肆佰壹拾伍元由被上訴人負擔六分之四,餘由被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八十九年八月二十四日至同年八月三十一日依被上訴人指示,託運貨櫃六只至高雄市,運費共計新臺幣(下同)四萬零九百五十元,屢經催討,迄未獲清償,爰依兩造間之運送契約法律關係,聲明請求被上訴人給付運費四萬零九百五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嗣上訴人於本院聲明請求判決將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同時履行之給付部分廢棄等語。
  被上訴人則以:被上訴人委託上訴人運送之貨櫃共有六只,然上訴人卻只將其中四只貨櫃運至目的地即高雄港,另外二只貨櫃上訴人未依約運至港口交給船公司,而擅自將該二只貨櫃留置在貨櫃場,主張同時履行抗辯等語資為抗辯。
  二、原審認上訴人主張之前揭事實為真實,並認定上訴人未依約將被上訴人託運之六只貨櫃全部運往被上訴人指定之目的地高雄港,運送貨物之給付義務顯未完成,被告依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行使同使履行抗辯權,為有理由,判決命被上訴人於上訴人將留置之貨櫃二只運送至港口交予船公司時,即應給付上訴人全部運費四萬零九百五十元,固非無見。惟查:
  (一)按因契約互負債務者,他方當事人已為部分之給付時,依其情形,如拒絕自己之給付有違背誠實及信用方法者,不得拒絕自己之給付。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二項定有明文。查被上訴人託運之貨物為貨櫃六只,上訴人已就其中四只貨櫃完成運送,為原審確定之事實,上訴人就該六只貨櫃所負之運送義務,性質上係可分之給付,上訴人既已就四只貨櫃部分已為給付,其餘二只貨櫃因被上訴人積欠運費未清償而行使留置權,依此一情形觀之,可認被上訴人拒絕自己全部運費之給付有違背誠實及信用方法,是被上訴人僅能就上訴人尚未完成給付之二只貨櫃部分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
  (二)又上訴人主張原審判決未適用留置權部分,為違背法令云云。經查,本件上訴人就尚未運送完成之二只貨櫃縱得行使留置權,而有權占有該二只貨櫃,惟其依兩造間之運送契約所負之運送義務,並不因此而消滅,而兩造間之運送契約為雙務契約,被上訴人就該二只貨櫃,自得依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不因上訴人行使留置權而受影響。
  (三)又按動產之留置,與債權人所承擔之義務相牴觸者,不得為之。民法第九百三十條中段定有明文。依前揭法律規定,物品之運送人,依民法第六百三十二及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意旨,負有於約定或其他相當期間,將物品運送至目的地之義務(參見謝在全先生著,民法物權論(下冊),民國八十年二月初版,第四O六頁)。本件上訴人就系爭貨櫃二只亦負有運送前往目的地之義務,上訴人既尚未完成運送,依前揭法律規定及本院說明,即無主張留置權之餘地。
  (四)從而,上訴人已完成四只貨櫃之運送,被上訴人就該四只貨櫃之運費債務並無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之餘地;上訴人就其餘二只貨櫃尚未完成運送,主張行使留置權亦不合法,且縱上訴人得主張行使留置權,亦不影響被上訴人就該二只貨櫃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
  三、按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求依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亦無法律可據者,週年利率為百分之五。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項前段及第二百零三條定有明文。綜上所述,上訴人依兩造間運送契約所生之運費請求權及前揭法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給付二萬七千三百元(4O95O÷6×4=273OO),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民國九十年三月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部分,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命上訴人於將留置之二只貨櫃運送至港口交予船公司時,始得請求被上訴人上揭金額,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爰由本院予以廢棄改判如主文第二項所示。至於其餘二只貨櫃部分之運費一萬三千六百五十元(4O95O÷6×2=1365O),原審判決為命上訴人將留置之二只貨櫃運送至港口交予船公司時,始得請求此部分運費,經核於法並無不合,已如前述,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
  四、另按上級法院廢棄下級法院之判決,而就該事件為裁判或變更下級法院之判決者,應為訴訟總費用之裁判;小額訴訟之上訴程序,法院為訴訟費用之裁判時,應確定其費用額,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七條第二項、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十九第一項、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第一項規定甚明。本件第一審訴訟費用部分:裁判費為四百一十一元、送達郵費為一百四十一元,共為五百五十二元;第二審訴訟費用部分:上訴裁判費為六百一十五元、送達郵費為二百四十八元(含上訴狀繕本送達郵費三十九元、異議狀繕本送達費用三十九元、庭期通知郵費六十八元,二審裁判書、確定證明書送達郵費一百零二元),計為八百六十三元。上開第一、二審訴訟費用一千四百一十五元,應由被上訴人負擔六分之四,餘由上訴人負擔。
  五、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第一項、第二項、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十九第一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四百五十條、第七十九條但書,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四 月三十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朱玲瑤
法 官  楊智守
法 官  陳業鑫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四 月三十日
法院書記官 陳素徵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4.【裁判字號】92,訴,1678【裁判日期】93041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3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一六七八號】
原  告  長O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薛西全律師
鄭銘仁律師
被  告  中O郵政股份有限公司高雄郵局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林敏澤律師
    鄭瑞崙律師
    李亭萱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經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三月三十一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查中O郵政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O郵政公司)係依民國九十一年七月十日新修正之郵政法第三條中華郵政公司設置條例之規定所設置,依該條例第三條第三項規定,交通部郵政總局及其所屬機構原辦理之各項業務,於中O郵政公司完成公司登記後概括承受,是原告以其與前郵政總局台灣南區郵政管理局間之損害賠償事件,經中O郵政公司承受後,自得對被告提起本件訴訟,合先敘明。又被告之法定代理人原為葉O民(起訴狀誤載為楊O彬),嗣於訴訟中經變更為乙OO,並經聲明承受訴訟,有人事函令及承受狀在卷可稽,應予准許,亦併說明。
  二、原告主張:伊因參加「台灣電力公司屏東營業處八十八年屏北工區配電外線發包工程」(下稱系爭工程)之投標,而於八十八年一月二日,自花蓮郵局以國內快捷郵件將標單寄出(下稱系爭郵件),詎被告所屬任職於屏東郵局負責郵務稽核之訴外人胡O光,與同有意參與系爭工程投標之訴外人世O企業有限公司(下稱世O公司)人員林O宗等人基於意思聯絡,於同年一月三日晚間八時許設法取得系爭郵件後,未即時將系爭郵件送交收件人台灣電力公司屏東營業處(下稱台電屏東營業處),反將系爭郵件交與林O宗等人,由不明人士在系爭郵件信封背面以紅筆註記「長O」二字,再由胡O光於當晚十時十分許送至台電屏東營業處投遞。而伊投標之標價新台幣(下同)二億五千六百萬元雖為最低價,但因系爭郵件遭註記而判屬無效標,並由次低標之世O公司得標。伊利用被告所提供之郵政服務寄送系爭郵件,被告之使用人胡O光卻未經伊指示逕將郵件交付收件人以外之第三人,顯未依債之本旨履行,致伊無法得標,損失可預期之工程利潤約一億零二百六十萬八千七百零五元。爰基於債務不履行之規定先為一部請求,並聲明請求:(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六百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為假執行宣告之判決。
  三、被告則以:原告利用伊提供之郵政服務寄送郵件,應屬公法上之法律關係,縱認係私法關係,惟郵政法第二十五條僅規定郵件於運送過程中遺失、被竊或毀損時,郵政機關方需補償寄件人所受之損害,是本件伊並無債務不履行之情形,且原告就其所受之損害計算亦欠缺依據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免為假執行。
  四、原告主張其參加系爭工程之投標,於八十八年一月二日自花蓮郵局寄出系爭郵件,而胡O光任職於屏東郵局負責郵務稽查,於八十八年一月三日晚間取得系爭郵件後,將郵件交與非收件人之林O宗等人,由不明人士於系爭郵件信封背面註記「長旺」二字,再由胡O光於當晚送至台電屏東營業處投遞;又其投標之標價二億五千六百萬元雖為最低標,但因系爭郵件遭註記而判屬無效標,並由次低標之世O公司得標等情,業據其提出系爭郵件寄件執據、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下稱雄高分院)九十一年度上訴字第八九九號刑事案件訊問筆錄影本、最高法院九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七五號刑事判決為證,並為被告所不爭執;復有本院依職權調閱雄高分院九十二年度上更(一)字第一四六號刑事判決書,及向台電屏東營業處函詢本件投標情形回函(九十二年九月九日D屏東字第九二O八—二四三一號函、九十二年十月一日D屏東字第九二O八—二六八六號函)所附之工程標價紀錄表及系爭郵件信封影本各一件在卷可稽,則原告此部分之主張,自堪信為真實。
  五、原告主張其利用被告所提供之郵政服務遞送郵件,性質上應屬私法上之運送契約,被告之使用人胡O光未經其指示將郵件交付收件人以外之第三人,顯未依債之本旨履行,並致其損失可預期之工程利潤,被告自應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負不完全給付之損害賠償責任等語。被告則以利用郵政機關遞送郵件應屬公法關係,且郵政法規定僅限郵件運送過程中有遺失、被竊或毀損之情形,郵政機關方需補償寄件人所受之損害,再原告就其所受之損害計算亦欠缺依據等語資為抗辯。是本件之爭點應為:(一)本件兩造間寄交郵件所生之法律關係屬於公法關係或私法關係?(二)被告是否有未依債之本旨履行之情形?(三)原告是否受有損害?
  六、本件兩造間寄交郵件所生之法律關係屬於公法關係或私法關係?
  本件原告交寄郵件時為被告改制前之八十八年一月二日,是本件兩造間因系爭郵件交寄所生之法律關係,應適用被告改制前之相關法律規定(即九十一年七月十日修正前之郵政法),合先敘明。又郵政機關在系爭郵件投遞當時,仍為政府所成立,係行政主體為達成一定行政目的,所設置繼續供利用之人與物的結合,即一般行政法學上所稱之公營造物,惟營造物利用關係究為公法關係抑私法關係,除取決於營造物利用規則外,亦應視營造物與利用人間之關係為平等對立關係或上下服從關係而定,並非必屬公法上之關係。按修正前郵政法第二十五條規定,郵件遺失、被竊或毀損時,寄件人得向郵政機關請求補償;而郵政人員所為之行為如為郵政條例及郵局章程所未規定之事項,則應回歸普通法則,最高法院十八年上字第八七五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是以郵政法所規範者,應限於郵件遺失、被竊或毀損之情形,本件損害之發生原因既非郵政法所規範,自應視兩造間法律關係之本質而定,亦即郵政機關並不當然因損害之發生事由為郵政法所未規範,即完全免除責任。查原告主張之事實為被告之使用人擅將郵件交與非收件人之第三人並另為附記,致其受有損害,該行為並不符合郵政法第二十五條所規定遺失、被竊或毀損之情形;再原告將郵件交由被告寄送,兩造處於對立平等之地位,性質應屬民法上之物品運送契約,自應回歸適用民法之相關規定,是本件兩造間寄交郵件所生之法律關應屬於私法關係。
  七、被告是否有未依債之本旨履行之情形?
  原告主張胡O光未經其指示將郵件交付第三人,有未依債之本旨履行之情形等語。按運送人非有急迫之情事,並可推定託運人若知有此情事亦允許變更其指示者,不得變更託運人之指示,又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此分別為民法第六百三十三、第二百二十四條所明定。本件原告已指明系爭郵件之收件人為台電屏東營業處,收件人外之第三人並無收受郵件之權利,且又無非得由第三人收受郵件之急迫情事存在,是被告依約應僅能將系爭郵件直接交由收件人收受。然被告之使用人胡O光卻於取得系爭郵件後,擅將郵件交與非收件人之林O宗等人,使其等有使不明人士於系爭郵件信封背面註記「長旺」二字之機會,縱胡O光當晚已將系爭郵件送達收件人台電屏東營業處,仍有未依債之本旨履行之情形,應堪認定。
  八、原告是否受有損害?
  按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請求賠償損害,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一項、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惟損害賠償,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以填補債權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為限,又依通常情形,或依已定之計劃、設備或其他特別情事,可得預期之利益,視為所失利益,此為民法第二百十六條所明定。本件原告雖主張其因系爭工程無法得標而損失可預期之工程利潤約一億零二百六十萬八千七百零五元,並提出成本分析表一份為計算之依據,然為被告所否認,並抗辯此項損害之計算欠缺依據。查原告主張其於本件所受之損害,係以其投標系爭工程之金額二億五千六百萬元,扣除其自行估算之工程成本一億四千三百三十九萬二百九十五元後,所得之預期利潤一億零二百六十萬八千七百零五元為據。惟原告雖因系爭郵件信封遭註記,而於開標時遭判屬無效標而未得標,然原告既未實際承作系爭工程,自無法估計其若承作系爭工程,是否如其所預計之情況,必可獲得一億零二百六十萬八千七百零五元之工程利潤。蓋工程施作之狀況常因原料價格、人事費用、天候狀況、政府政策等各方面之因素而有變化,雖有可能獲得預期之工程利潤,然亦有可能因遭逢重大災變而受有損失,或因有違約情事反需支付違約金,情況不一而足,是原告雖因系爭郵件遭註記而未得標,然既未承作工程亦未支出任何成本費用,尚難遽論其即因此受有損害;而其所稱之工程利潤亦僅係其單純以投標金額扣除自行估算之成本計算所得,實難以此即認係依已定之計畫、設備或其他特別情事可得預期之利益。況原告系爭工程既未得標,則其於原預定施作系爭工程之期間內,亦有可能因承作其他工程而獲得利潤,未必即受有損害。是原告就其因系爭工程未得標而受有損害一情並無法舉證以實其說,其上開主張即難採信。
  九、綜上所述,本件兩造間之法律關係應為私法關係,而被告之使用人將系爭郵件擅自交與非收件人之第三人,確有未依債之本旨履行之情形,惟原告既無法證明其受有損害,則被告之使用人縱有故意為不完全給付之情形,因原告並無損害,被告仍無損害賠償責任可言。從而,原告本於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六百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十、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
  十一、據上論結: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 十四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 官  林紀元
法 官  蘇姿月
法 官  盧怡秀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理由,如於本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補提上訴理由書(須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 十四日
法院書記官  王敏東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5.【裁判字號】89,保險,161【裁判日期】910429【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3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保險字第一六一號】
原  告 美商安達北O洲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法定代理人 乙O
法定代理人 丙OO
法定代理人 丁OO
法定代理人 JohnDu.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原告部分:
  一、聲明:
  (一)被告寶O頓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寶O頓公司)應給付原告美商安達北O洲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北O洲公司)美金六十二萬四千二百五十八元三角三分及三千一百英鎊七十二先令,並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給付原告美商美國環球產物保險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下稱環球公司)美金五十一萬七百五十六元八角一分及二千五百三十六英鎊九十五先令,並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被告香港商國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O航空)應給付原告北O洲公司美金六十二萬四千二百五十八元三角三分及三千一百英鎊七十二先令,並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給付原告環球公司美金五十一萬七百五十六元八角一分及二千五百三十六英鎊九十五先令,並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三)被告任一為給付後,他被告於已給付之範圍內,免給付義務。
  (四)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原告等承保訴外人英O達股份有限公司(INVENTECCORPORATION,下稱英O達公司)出口英國蘇格蘭之格拉斯哥GLASGOW,筆記型電腦半成品共二批,一批為八百一十台、另一批為六百三十台,共裝二百八十八相再分別裝於十六個墊板架上,由被告寶O頓公司承運,自台北啟運至目的地蘇格蘭之格拉斯哥,位於INCHINNAN商業園區BUSINESSPARK之英O達蘇格蘭公司。被告寶O頓公司並分別簽發TPE-890975及TPE-890976兩張空運提單,目的地機場分別為格拉斯哥(GLASGOW)、普洛斯魏(PRESTWICK),二批貨均裝載於被告國O航空CX451班機載運,再轉由CX007班機運抵倫敦西塞洛機場,運抵時間為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二十日。前述貨物抵達倫敦希塞洛機場後被告改以汽車載運此二批貨物前往目的地途中,因該載運卡車司機被假冒政府機關人員盤查臨檢而後挾持,貨物遭劫,共損失一百一十三萬五千零十五點一四美元。原告北O洲公司依保險契約已賠付美金六十二萬四千二百五十八點三三元、檢測費英鎊三千一百點七二元;原告環球公司已賠付美金五十一萬零七百六十五點八一美元、檢測費英鎊二千五百三十六點九五元,均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取得代位追償權。本件之發生,實係由於被告未以指定之空運方式運送,竟在貨物抵達倫敦希賽洛機場後,即以陸運代之,始發生武裝搶劫之情形,被告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之責任。是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三條、第六百三十八條、及債務不履行之規定提起本件訴訟。
  (二)因被告寶O頓公司主張其係代理被告國O航空簽發TPE-890975及TPE-890976兩張空運提單,是被告國O航空即為運送契約當事人,而與被告寶O頓公司負不真正連帶之責。
  貳、被告國O航空部分:
  一、聲明: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一)被告國O公司與被告寶O頓公司間僅係運送人及託運人之關係,此由提單左上方之記載可知。
  (二)又本運送契約之範圍為啟運地中正機場迄目的地之英國倫敦西塞洛機場終了,此有被告國O航空簽發予被告寶O頓公司之第000-00000000號空運提單所載之運送範圍可稽,是縱系爭貨物運抵倫敦之後,改以陸路運輸而發生滅失之情形,亦非發生於被告運送責任範圍內。
  (三)原告自承系爭貨物由被告寶O頓公司承運,自台北啟運迄目的地蘇格蘭格拉斯哥,被告寶O頓公司並自行簽發前開TPE-890976、890975之二紙空運提單予受貨人英O達公司,並收取運費,則被告寶O頓公司應為承攬運送人甚明,並非被告之代理人。至被告寶O頓公司委託被告國O航空運送,被告國O航空亦另再簽發以被告寶O頓公司為受貨人之空運提單,是二者間另成立一運送契約關係,被告國O航空與英O達公司間並無直接之運送契約關係存在。
  参、被告寶O頓公司部分:
  一、聲明: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一)英O達公司託運本件貨物,自台北經倫敦運往格拉斯哥,由於被告寶O頓公司係航空貨運承攬業者,故復將貨物交由被告國O航空運送,並於貨運單據上載明係代理運送人國O航空公司簽發。是原告主張被告為本件運送人,應負本件運送責任,於法即有未合。
  (二)查本件航空貨物運送,本預訂自台北經倫敦轉機至格拉斯哥,由於轉機航班之配合、進出倉儲與通關均耗費相當時間,但英O達公司宥於出貨之安排,急需將系爭貨物運抵格拉斯哥,於是該公司便緊急通知被告,以「特別運送」之方式,務必於八十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時三十分前,將貨物運抵格拉斯哥。為此,被告寶O頓公司即通知被告國O航空,將貨物改運至倫敦即終止,並代英O達公司連絡陸運公司,以保稅卡車將貨物於下機後,不進倉即逕運往英O達蘇格蘭分公司之倉庫。該保稅卡車於陸運途中竟遭「強劫」,以致貨物全數滅失。被告並非系爭陸運運送之運送人,原告指摘被告應依民法第六百三十三條、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負本件運送人責任,於法即有未合。
  (三)本件貨物係因保稅卡車司機,於運送途中,被假冒警察人員之三名歹徒盤查臨檢,並進而挾持人質強劫貨物,屬有組織之計劃性犯罪。司機最終被棄置於路旁,貨物則被劫掠一空,是本件貨物之滅失悉出之「外部事變之不可抗力」,被告縱為運送人(被告否認之)亦免相關運送責任。
  (四)原告既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之規定,主張貨物損害賠償之範圍,依法應證明系爭貨物應交付時之目的地市價;且原告賠付之測試費用,非為避免或減輕損害之必要費用,僅係檢驗受損範圍確定其保險契約賠付數額所支出之費用,實非損害賠償請求之範圍。
  (五)由於系爭貨物遭搶劫時,實際運送人為英國之D.J.DUNABLELTD,而與本件顯有利害關係,是依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之規定,請求對D.J.DUNABLELTD為訴訟告知。
  肆、原告起訴主張訴外人英O達公司出口一批筆記型電腦至英國蘇格蘭之格拉斯哥,由被告寶O頓公司承運。被告寶O頓公司並分別簽發TPE-890975及TPE-890976兩張空運提單,目的地機場分別為格拉斯哥(GLASGOW)、普洛斯魏(PRESTWICK),二批貨均裝載於被告國O航空CX451班機載運,再轉由CX007班機運抵倫敦西塞洛機場,運抵時間為八十八年八月二十日。前述貨物於抵達倫敦希塞洛機場後被告改以汽車載運此二批貨物前往目的地途中,因該載運卡車司機被假冒政府機關人員盤查臨檢而後挾持,貨物遭劫;及原告基於其與英O達公司間之保險契約,原告北O洲公司已賠付英O達公司美金六十二萬四千二百五十八點三三元、檢測費英鎊三千一百點七二元;原告環球公司已賠付英O達公司美金五十一萬零七百六十五點八一美元、檢測費英鎊二千五百三十六點九五元之事實,業據原告提出裝箱單、商業發票、空運提單、保險賠償收據等為證,並為被告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
  伍、是本件應審酌者,即為兩造間契約關係為何?經查:被告寶O頓公司雖主張其係代理被告國O航空簽發卷附編號為TPE-890975號及TPE-890976號之兩張空運提單予英O達公司,然被告國O航空則否認有授與代理權。經查,前述卷附提單,雖均載有「ASAGENTFORTHECARRIERCATHAYPACIFICAIRWAYSLIMITED.」,但所謂AGENT之字樣於我國法之解釋上,並不當然代表已取得授權,其性質亦有可能僅為居間、承攬之代辦商,不一而足;次參以卷附卷被證八被告寶O頓公司與國O航空間之契約(AGREEMENT)之內容,被告寶O頓公司係被指定(APPOINT)為AGENT,主要契約義務則為協助被告國O航空取得貨源,而無被告寶O頓公司得以被告國O航空為法律行為之授權約定,是以,單以前述空運提單上AGENT字樣之記載,尚無從認為被告寶O頓公司能代理被告國O航空為法律行為;且查被告國O航空為系爭貨物之運送,另又簽發卷附被證一之000-00000000號空運提單,其上之託運人及受貨人均為被告寶O頓公司,如被告寶O頓公司係代理被告國O航空簽發TPE-890975號及TPE-890976號之空運提單予英O達公司,而使運送契約成立於被告國O航空與英O達公司之間,則何以被告國O航空猶須開立相同貨品內容之000-00000000號空運提單予被告寶O頓公司?顯見被告辯稱其係代理被告國O航空簽發空運提單云云,並不足採。末核以被告寶O頓公司原本即以海、空運承攬為主要業務,有卷附該公司登記資料可稽,且就被告寶O頓公司開立TPE-890975號及TPE-890976號空運提單予英O達公司、就相同貨品被告國O公司再開立000-00000000號空運提單予被告寶O頓公司之流程觀之,本件系爭貨物運送係被告寶O頓公司基於承攬運送人之地位,與英O達公司成立運送契約後,再轉由被告國O航空為實際運送之事實,應足認定。
  陸、被告國O航空與英O達公司間既無運送契約關係,已如前述;且系爭貨物係於抵達英國倫敦希塞洛機場後,再以陸運方式轉運途中,因遭武裝搶劫而遭滅失,已如前述,而斯時之實際運送人為受告知訴訟人D.J.DUNABLELTD,而非被告國O航空之事實,亦為兩造所不爭執,則原告代位英O達公司依據運送契約或運送人 責任關係請求損害賠償,自無理由。
  柒、次查,原告雖主張被告寶O頓公司未經英O達公司之同意,將原本全程空運之貨物運送,更改為倫敦希塞洛機場起以陸運運送,故就因此遭遇之武裝搶劫,被告寶O頓公司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然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運送人能證明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而致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三十三條定有明文,而本件系爭貨物之遺失,係因陸運途中遭遇搶匪偽裝成警員進行路檢時,持武器挾持駕駛及車輛,並搬走系爭貨品所致,此有卷附之調查報告可稽,並為兩造所不爭執,此種武裝搶劫之情形,縱已盡注意、防護之義務亦無從加以排除,而屬不可抗力,則揆諸前述法條,運送人即毋庸負損害賠償之責。又原告主張如非被告寶O頓公司違反指示在先,將系爭貨物改為陸地運送亦不會遭到搶劫,故應負賠償責任云云,然查,雖按「運送人非有急迫之情事,並可推定託運人若知有此情事亦允許變更其指示者,不得變更託運人之指示。」民法第六百三十三定有明文,但並非違反託運人指示後之所有損害,縱因不可抗力所致,運送人均需賠償,而須運送人違反指示之行為與損害之發生有因果關係,始足當之。本件發生貨物滅失之原因,雖為陸上之武裝搶劫,但縱被告寶O頓公司確有未遵英O達公司指示運送之情形,亦難稱與武裝搶劫有相當因果關係,是揆諸前揭說明,被告寶O頓公司縱未依英O達公司之指示運送,亦無須就無相當因果關係之武裝搶劫負損害賠償之責。再者,被告寶O頓公司與英O達公司間既係承攬運送關係,則原告代位英O達公司依據「運送人」之規定為請求,亦屬不合。
  捌、從而,原告以民法第六百三十四六百三十三、第六百三十八條、及債務不履行之規定,請求如聲明第一、二、三項所示,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又原告受敗訴判決,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玖、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核與判決結果無影響,毋庸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拾、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四 月二十九日
民事第三庭法官 林鴻達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四月二十九日
法院書記官 林秀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6.【裁判字號】92,保險,107【裁判日期】9306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4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保險字第一O七號】
原  告  第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林昇格律師
複代理人  李志成律師
複代理人  高宏文律師
被  告  鴻O運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戊OO
訴訟代理人 蕭明哲律師
複代理人  張斐雯律師
  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六月十七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壹、原告方面:
  一、聲明:
  (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下同)二百一十五萬五千三百九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訴外人億O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億O公司)於九十一年五月間,自日本進口二台自動包裝機至台灣,並委由被告負責報關及領貨,詎貨到海關拆驗後,因被告重封不當,致被告交付系爭貨物予億O公司時,發現貨物受有溼損,損害額共計二百一十五萬五千三百九十八元。
  (二)被告既受任處理系爭貨物之內陸運送、報關、封箱等工作,自當對受託貨物盡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被告或其受僱人疏於應盡義務致侵害億O公司系爭貨物之所有權,應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一項前段、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規定,負運送契約、委任契約之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
  (三)原告為本件貨物運輸險之保險人,已依保險契約理賠保險金予億O公司,並受讓因系爭貨損所生一切損害賠償請求權,爰以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為債權讓與之通知,並依民法債權讓與及保險法第五十三條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如訴之聲明所示。
  (四)億O公司曾要求被告領貨後,若當天不能送到,也要在隔日送到,被告卻遲至五月二十日才送到,且被告身為專業貨物運送人,與億O公司合作空運報關及運送業務數年,並無不知億O公司之貨物均屬空運進口精密性電子儀器之理,本不須億O公司重複告知。本件於海關檢驗系爭貨物,拆開密封包裝時,被告既已查覺系爭貨箱冒出刺鼻乾燥劑味,並確知系爭貨物包裝內有乾燥劑成分,顯見被告已知或可得而知系爭貨物曾經特殊乾燥處理包裝,經海關拆驗後,已破壞原有包裝樣態,有危害運送物安全之虞,被告應即為必要之注意及措置,或即通知億O公司,以保護託運人之權益,此為運送人之義務。被告卻仍將系爭貨物置於一般貨車達三日,系爭貨物原始之真空乾燥包裝已遭破壞,加上當時天雨潮溼,顯不足抵禦當時空氣水分進入機器,致使系爭機器受潮溼損,被告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而有過失甚明,應負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至貨主億O公司是否有告知貨物特殊性質之義務而未告知,與系爭貨損並無因果關係。
  三、證據:提出公證報告、損失代位收據、請款單、估價單、證明書為證。
貳、被告方面:
  一、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
  (一)億O公司與被告已合作有五年之久,億O公司進口貨物,除海運及快遞部分外,均委由被告辦理報關查驗事宜,且億O公司每次進口貨物,海關均會予以查驗,被告歷次辦理報關手續及查驗後重封動作均無不同,從未造成億O公司損害。
  (二)原告所提公證報告指被告以無防水產之膠帶重新封貼,與事實不符,蓋市面上膠帶,除醫療用外,均具有防水性質,被告當天驗貨後用以重封之膠帶亦不例外。又億O公司開封後,被告原先黏貼之膠帶已被移除,公證報告如何認定被告封貼之位置不當,或有其他不當密封的情形。
  (三)被告於九十一年五月十七日下午領貨後,即將貨物置於箱型車上,該車抵達報關行後即停放於桃園之室內停車廠,當日下午僅十三時至十五時有降雨,之後至五月二十日上午交貨前,桃園地區均未曾再下雨,系爭貨物實無受潮可能。五月二十日上午被告已將貨物送至億O公司苗栗工廠,億O公司至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始在被告要求下,將系爭機器移至空調室內,之前係置於走廊上,而五月二十二日苗栗地區卻有降雨,公證公司並於當天始派人調查。則億O公司將機器移入空調室前,機器究竟存在在何處,公證報告未將億O公司收貨後之處置是否造成損害予以考慮,難謂妥適。
  (四)公證報告調查結果認為系爭機器必須在空調室內拆驗,且於拆驗後須於最短時間送達億O公司。惟億O公司於報關前並未告知被告系爭機器必須於空調室內拆驗,且依億O公司於九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始將系爭機器移入空調室,亦證明億O公司並不知悉系爭機器必須於空調室拆驗。又被告週末亦有送貨服務,然因億O公司週末無人收貨,被告只得將系爭機器暫時存放於停車場,億O公司亦未要求被告必須於拆驗後於最短時間送達。則系爭機器之損害,係因億O公司未盡告知義務所致,並不可歸責於被告,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但書規定,被告不須負任何責任。
  (五)公證報告所附照片,僅有一台包裝機,進口報單所列進口零件,亦僅有一部機器之零件,原告主張之損失金額,顯有疑義。
  三、證據:提出中央氣象局苗栗地區九十一年逐日雨量資料、運費明細表、發票為證。
理  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訴外人億O公司於九十一年五月間,自日本進口二台自動包裝機至台灣,並委由被告負責報關及領貨,詎貨到海關拆驗後,因被告重封不當,致被告交付系爭貨物予億O公司時,發現貨物受有溼損,損害額共計二百一十五萬五千三百九十八元,原告為本件貨物運輸險之保險人,已依保險契約理賠保險金予億O公司,並受讓因系爭貨損所生一切損害賠償請求權,爰以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為債權讓與之通知,並依民法債權讓與、保險法第五十三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規定,求為命被告給付原告二百一十五萬五千三百九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付利息之判決。
  被告則以:億O公司於報關前並未告知被告系爭機器必須於空調室內拆驗,億O公司亦未要求被告必須於拆驗後於最短時間送達,則系爭機器之損害,係因億O公司未盡告知義務所致,並不可歸責於被告等語,資為抗辯。
  二、原告主張億O公司於九十一年五月間,自日本進口二台自動包裝機至台灣,並委由被告負責報關、領貨後,送到億O公司,原告為本件貨物運輸險之保險人,因系爭貨物受有溼損,已依保險契約理賠保險金二百一十五萬五千三百九十八元予億O公司,並受讓因系爭貨損所生一切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事實,業經原告提出請款單、損失代位收據為證,被告對此亦不爭執,自堪信為真實。至原告主張系爭貨物受有溼損,是因被告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而有過失所致,被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等情,則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開情詞置辯。經查:
  (一)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運送人能證明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而致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三十四定有明文。
  (二)依原告所提公證報告記載,九十一年五月十七日,海關人員隨同報關行即被告人員檢驗上述貨物,檢驗過程中,報關行人員將包裝之木箱和內部包裝材料(鋁箔袋)打開,然後暫時以無防水性之膠帶重新封貼,海關檢驗後,上述貨物被裝上箱型車運送報關行辦公室,抵達後,箱型車便停放在報關行公司的停車廠,九十一年五月十七日上午及下午均有下雨,至九十一年五月二十日才送達被保險人位於苗栗的工廠,上述貨物打開後,被保險人發現上述機器遭受溼損且有生銹受損之情形,經仔細調查顯示,貨物重新封貼的工作並沒有做得很確實,因此二台包裝機受潮,並且在平台上出現銹斑等語。證人即環宇公證公司公證人丙OO則到庭證稱:我五月二十日接到原告通知,於五月二十二日中午到億O公司苑裡廠機器所在的工廠作公證,當時現場有二部機器,放在棚子下走廊的棧板上,機器是用鋁箔袋裝著,已經被海關割開,用不透水的膠帶黏著,鋁箔袋於海關檢驗前,應該是密封的,是否為真空,我不清楚,億O公司應該是拆開膠帶來看後再粘回去,我要求億O提出修復計價表來核對,據初步瞭解,該機器是在五月十七日海關拆箱及拆開內包裝查驗,當天下午有下雨,司機於查驗後用膠帶將內包裝暫時貼住,將機器提出,我拆開包裝,看到機器是有生銹的情形,機器鋁箔袋內有乾燥劑,而且是精密的機器,非常怕受潮,所以我判斷生銹的原因應該是受潮的關係,就我的之專業判斷,該機器最好是送到空調室內拆或是在較好的室內環境拆等語。足認系爭二台包裝機,為精密機器,非常怕受潮,原本是以鋁箔袋密封後置於木箱內,且袋內有乾燥劑,因海關人員拆驗時,本應在空調室內或在較好的室內環境內進行,又海關人員拆驗後,被告公司人員僅以不透水之膠帶封貼,致系爭機器受潮。
  (三)查海關拆驗系爭機器時,並未在空調室內進行,已如前述,證人甲OO即被告公司負責報關人員則證稱:億O公司並未事先無告知須在無塵室開封,否則我們會註明在報單上,必需先告知海關,才能聲請廠驗等語,是被告辯稱億O公司於報關前並未告知系爭機器應在空調室內拆驗,應為可取。被告另辯稱億O公司於九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始將系爭機器移入空調室,之前係放在棚子下的走廊上等情,此亦據證人丙OO證述屬實,原告對此亦不爭執,被告辯稱億O公司亦不知悉系爭機器應在空調室拆驗,亦為可取。則託運人億O公司為專業之電子公司,其未注意系爭機器應在空調室拆驗,而未事先告知被告,則被告為一般運送人,亦無提高被告之注意義務之理。足認系爭機器未向海關聲請廠驗,係託運人即億O公司之過失所致,並不可歸責於被告。
  (四)原告主張海關檢驗系爭貨物,拆開密封包裝時,被告既已查覺系爭貨箱冒出刺鼻乾燥劑味,並確知包裝內有乾燥劑成分,顯見被告已知或可得而知系爭貨物曾經特殊乾燥處理包裝,經海關拆驗後,已破壞原有包裝樣態,有危害運送物安全之虞,被告應即為必要之注意及措置,或即通知億O公司,以保護託運人之權益,此為運送人之義務,被告卻仍將系爭貨物置於一般貨車達三日,系爭貨物原始之真空乾燥包裝已遭破壞,加上當時天雨潮溼,顯不足抵禦當時空氣水分進入機器,致使系爭機器受潮溼損,被告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而有過失甚明,惟此為被告所否認。經查,被告辯稱億O公司與被告已合作有五年之久,億O公司進口電子貨物,除海運及快遞部分外,均委由被告辦理報關查驗事宜,原告對此並不爭執(見九十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言詞辯論筆錄)。證人甲OO則證稱:原來的包裝是用袋子整個套起來,並非真空包裝,開封後我們再用膠帶封好,並沒有留縫隙,木箱再蓋回去,膠帶是一般的塑膠帶,開箱時,有聞到刺鼻的味道,但不知道是什麼味道等語。故系爭機器,係以鋁箔袋密封,惟非真空包裝,其內雖有乾燥劑,惟一般貨物內置乾燥劑者,亦所在多有,億O公司既未事先告知系爭機器必須在空調室拆驗,並於海關拆驗後盡速回復真空乾燥包裝狀態,被告循之前合作模式,於海關拆驗後,以不透水膠帶封好,應無過失,自不能僅憑袋內有乾燥劑或不知名刺鼻氣味,遽認為被告應知系爭機器拆驗後必須回復真空乾燥包裝狀態。至原告主張被告將系爭貨物置於一般貨車達三日部分,證人丙OO固證稱:據億O員工表示,有聯絡報關行送,但報關的司機說太晚不能送,億O的人要求星期六送,但司機說星期六、日不能送,直到星期一早上才送來苑裡等語,惟此僅為傳聞之詞,且被告否認億O司公司有要求貨物於驗關後,盡速送達,證人丁OO亦證稱:公司沒有交代貨物有特別要注意的地方,星期五有會同尚業過去領貨,就交給他們,一般正常如果客戶沒有要求,星期一才會送貨等語。被告並辯稱公司於週末假日亦有貨物於海關拆驗後,盡速於週末假日送達,被告循一般作業方式,於海關拆驗裝車後停放於桃園之室內停車廠,星期一才送達貨物,應無過失。
  三、綜上所陳,系爭貨物受潮溼損,是因託運人億O公司過失所致,並不可歸責於被告,從而,原告依民法債權讓與、保險法第五十三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原告所受損害二百一十五萬五千三百九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告既受敗訴判決,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四、結論: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六 月三十日
民事第三庭法官  李慈惠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 日
書記官  林秀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7.【裁判字號】95,訴,545【裁判日期】95101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4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5年度訴字第545號】
原 告   鋐O精工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呂金貴律師
被 告   荷蘭商O遞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丙OO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中華民國95年9月27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貳萬参仟参佰捌拾元及自民國九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十分之一,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得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原告於民國94年10月24日委託被告快捷運送及出口報關電子記憶體零件一批至義大利,交予客戶ARTECSPA公司,總數量為800個,離岸價格為新台幣(下同)1,102,367元,折合美金為33,005元(以一美元兌換新台幣33.40匯率計算),另加運費美金400元、保險費美金50元,合計為美金33,455元。依約上開貨物應於94年10月28日下午送達客戶,惟原告客戶僅收到336個記憶體零件,短少464個(重量為15.66公斤),損失美金23,132元,以上開匯率折算為新台幣為772,608元。經向被告求償,被告則以運送契約有單位責任限制之約定,每公斤僅賠償美金20元。然上開約定乃其片面之約定,自不構成契約條款。縱認為契約條款,因屬定型化契約,違反平等互惠原則,對原告顯失公平,且限制運送人責任,應認為無效。為此依兩造間運送契約及民法第六百三十四、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提起本訴,並聲明:(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772,608元,及自民國94年11月30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答辯:系爭包裹係由原告自行包裝,出口報單係根據原告資料記載,被告不知內容物為何,而係依重量計算運費。
  原告未另外向被告投保,若認被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依國際公約與兩造間之運送契約即提單背面條款第11條a項約定,被告賠償責任以每公斤美金20元為限,而本件貨物短少15.66公斤,以16公斤計算,被告僅須賠償320元美金,然被告同意本件提高賠償金額為美金700元,亦同意以原告主張之匯率折算新台幣給付。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本件原告主張其於94年10月24日委託被告快捷運送、出口報關記憶體零件一批至義大利,交予客戶ARTECSPA公司,總數量為800個,惟原告客戶僅收到336個,短少464個,短少貨物之重量為15.66公斤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出口報單、快捷郵件收件託運收執聯、羅馬海關證實筆錄(見本院卷第6至11頁)在卷可稽,堪信為真實。惟原告主張被告應就短少貨物損失之價值負全部損害賠償責任,則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開情詞置辯,是以本件應審究之爭點厥為:本件準據法為何?被告是否應負運送人的損害賠償責任?如被告應負運送人責任,被告是否有單位責任限制的適用?又其應賠償的金額是多少?茲詳述如下:
  (一)本件原告委請被告以快捷方式運送及出口報關系爭記憶體零件至義大利客戶,於貨抵義大利後,短少464個零件,原告因而依運送契約請求被告賠償損害。是本件具有涉外因素,而為涉外事件。本件準據法為何,應依法院地即我國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之規定決定。按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者,其成立要件及效力,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國籍不同者依行為地法,行為地不同者,以發要約通知地為行為地,如相對人於承諾時不知其發要約通知地者,以要約人之住所地視為行為地,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定有明文。查原告將系爭貨物交付被告後,被告即簽發提單一紙(見本院卷第59、60頁)交原告收受,為原告所不爭執,顯見兩造已合意約定遵守提單之約定內容,此亦與國際運送實務相符,是提單背面條款之約定合法有效(詳後述),兩造應受該約定之拘束。而依提單背面條款第18.2條約定:因本合約引起的爭議,一律受荷蘭法律管制,足見兩造已合意應適用之法律,荷蘭法律為本件之準據法,要無庸疑。
  (二)依兩造簽訂之提單背面條款第11.a條約定,貨件如全部或部分以空運方式送遞,而最終目的地或中途站位於發件國家境外,則1929年華沙公約或1999年蒙特利爾議定書的規定將會適用。付運的貨物如蒙受損失、損壞或延誤,被告公司應承擔的責任在以上國際公約中有明文界定,亦即每千克17份特別提索權(每千克約20美元,視當時匯率而定)。本件被告自台北承運系爭貨物,並依運送物之重量計收運費,系爭貨物原有800個,此為被告所自認事實,則系爭貨物送至義大利羅馬短少464個,短少貨物之重量為15.66公斤,原告顯受有損失,原告自得依上開約定,請求被告賠償損害。
  (三)按習慣、地方制定之法規及外國法為法院所不知者,當事人有舉證之責任。但法院得依職權調查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三條定有明文。本件應適用之準據法為荷蘭法律,惟原告未舉證依荷蘭法律規定,關於提單背面條款之約定係屬無效,是其主張提單背面條款第11.a條關於單位責任限制之約定無效,自難信實。而原告主張上開條款為片面約定,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消費者保護法等規定係屬無效云云,然本件準據法既為荷蘭法律,本院自不得逕行適用我國法律規定,原告執以主張上開條款無效,允非可取。
  (四)依提單背面條款第11.a條約定,被告損害賠償責任以每公斤17份特別提索權(相當於每公斤美金20元)為限,為被告所自承。而本件貨物短少15.66公斤,以16公斤計算,被告依約僅須賠償美金320元。然被告同意賠償原告美金700元,並以匯率一美元兌換33.4元新台幣計算給付(見本院卷第89頁背面、第94頁),是原告依本件運送契約即提單背面條款之約定,請求被告賠償新台幣23,380元自屬有據。原告雖主張其就系爭貨物已投保,被告應賠償全部短少零件之價值等語,依原告提出之出口報單雖記載保險費美金50元,然可能為原告向他保險公司投保,尚不足證明原告確就系爭貨物向被告投保事實,是原告主張因系爭貨物有投保,被告應賠償短少貨物價值全額,要無可取。原告另主張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得請求被告賠償短少貨物價值全部等語。惟本件應適用之準據法為荷蘭法律,本院不得逕行適用我國民法之規定,是則原告依上開民法規定請求,即非可取。
  (五)本件應適用之準據法為荷蘭法,我國法律不在適用範圍,就原告主張提單背面條款依我國法律規定為無效云云部分,本無庸論及,然原告就此一再堅稱,茲附帶敘明依我國法律規定,上開提單面條款關於單位責任限制之約定,亦非無效:按航空運送之風險遠高於陸上運送所可能面臨之風險,為鼓勵航空運送此一行業之發展,各國之國際航空運送實務上普遍賦予航空運送人得主張單位責任限制之權利,如華沙公約、海牙議定書。。。等國際公約以及我國之民用航空法。是就單位責任限制之定型化契約條款而言,只要該條款並未明顯惡意壓低運送人單位責任限制金額或逕行以特約免除其損害賠償責任,為調和運送人與託運大眾間之權益,應認該條款仍屬有效。
  次按定型化條款苟記載於書面,依消費者保護法第十四條之規定,固應即認為構成契約內容,惟所謂記載於書面,亦須客觀上具有契約形式,若定型化契約條款係記載於收據之背面,通常情形收據持有人不能注意及上開記載係有關契約條款,故此條款如有違一般人對於法律之認識,顯非相對人所能預見者,尚難認係經由相對人合意而成立契約。是記載於收據背面之定型化契約條款,並非全盤否定為契約內容之一部,必須於通常情形下,收據持有人不能注意上開記載係有關契約條款,顯非所能預見之情形下,始否定定型化契約條款為契約;若依通常情形,相對人有所認知並可得預見該條款之法律效果,縱使係記載於收據等文書背面之定型化契約,亦應認已成立契約。查被告於每次運送前均要求託運人填載提單,每份提單背面則均載有相同內容服務合約條款,有提單附卷足參(見本院卷第59、60頁),而原告為本件運送前亦填提單之事實,為原告所自承(見本院卷第57頁、第67頁)。而系爭提單之性質為託運人、運送人、收件人間收受貨物之收據及請款憑證,其背面所載服務合約雖為一定型化契約條款,惟提單背面附有合約書之定型化契約條款,係快遞運送之慣例,原告從事出口業務,就此自不可能不知悉。況關於託運貨物喪失時,運送人所應負擔之賠償責任,乃運送契約之重要項目,原告自應為相當之注意,而提單既為原告持有中,自有充裕時間詳閱該合約條款,而無不能預見之情形。
  原告復係一須經常將貨物託運至國外之公司,被告亦非唯一運送貨物之公司,就締約能力而言,原告談判能力顯然高於被告,有充分之締約自由,是認兩造有將提單背面之定型化契約作為契約合意,亦無顯失公平。從而被告派員向原告取貨,原告於提單上簽名時,雙方已有將定型化契約條款納入契約之明示合意,原告辯稱不知該服務合約存在,顯不足採。是則,單位責任限制雖係定型化契約條款,但對契約當事人並無定免除或減輕預定契約條款之當事人之責任,或加重他方當事人之責任,抑或使他方當事人拋棄權利或限制其行使權利者,及其他於他方當事人有重大不利益,而顯失公平之情形,基於私法自治原則,契約當事人自應受其約束。原告主張提單背面條款之約定,依我國法律規定為無效,委無可取。
  四、綜上所述,本件貨物於被告運送途中滅失短少,被告依提單背面條款對於原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而被告同意就本件原告損害賠償美金700元折算為新台幣即23,380元,是原告請求被告給付新台幣23,380元,及自發函求償翌日即94年11月30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於法有據,應予准許。逾此範圍之請求,難認有據,不應准許。又本件原告勝訴部分為所命給付之金額未逾新台幣五十萬元之判決,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應依職權宣告假執行。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附,應併予駁回。
  五、本件因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為之立證,經本院逐一審酌後,認與判決之結果不生影響,爰不再逐一論述,併予敘明。
  六、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5年10 月11 日
民事第四庭法官  林麗玲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95年10 月11 日
書記官  李承翰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8.【裁判字號】90,海商,21【裁判日期】91022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4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海商字第二一號】
原  告   潤O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被  告   元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被  告   元O國際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元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應給付原告美金貳萬柒仟陸佰元。
  訴訟費用由被告元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其委由被告元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元O船務公司)運送一批貨物予匈牙利之進口商,惟被告元O船務公司竟未經原告同意及銀行付款程序而逕行將貨物發放給匈牙利進口商,匈牙利之進口商即未依約給付貨款,致原告蒙受美金二萬七千六百元貨款之損失,而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正本三份亦經合作金庫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合作金庫)交還原告,爰依運送契約及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元O船務公司賠償。又因載貨證券係由被告元O國際企業有限公司(下稱元O國際公司)所簽發,故倘鈞院認運送契約係存在於原告與被告元O國際公司之間,則備位請求元O國際公司賠償上開金額等語。並先位聲明:被告元O船務公司應給付原告美金二萬七千六百元。備位聲明:被告元O國際公司應給付原告美金二萬七千六百元。
  二、被告元O船務公司辯以:原告係委託元O國際公司運送系爭貨物,此由原告提出之載貨證券、統一發票均係由元O國際公司所簽發出具即明,且原告九十年七月四日補充狀所提之存證信函亦係由元O國際公司於九十年一月十九日所寄發,故原告請求被告元O船務公司應依系爭載貨證券負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洵無足採。至原告所提之出口報單及商業發票,尚無從證明被告元O船務公司為運送人,而運送確認貨物損失證明書所載之意思有誤,實際上運送人應係元O國際公司,承辦人員誤載為元O船務公司。又本件原告應將文件交付買受人,故原告與買受人間是否有何問題,被告元O船務公司不得而知。另原告以其自行製作之發票證明系爭貨物之價值,要無足採等語。被告元O國際公司則以:系爭貨物已投保海上運輸險,若原告已自保險公司受領保險理賠,則原告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法定移轉予保險公司,原告即無權利可供行使。另依匈牙利布達佩斯銀行發給合作金庫之電文中表示:「我們拒絕接受貴當事人沒有依據之指控(WEREFUSETHEUNFOUNDEDACCUSATIONSOFYRCUSTOMER)。」故原告是否確實未收到貨款,以及是否因原告或其所委託之人之原因,而未收到貨款,原告亦應證明之,以證明原告確實受到損害。又依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貨物之全部或一部毀損、滅失者,自貨物受領之日或自應受領之日起,一年未起訴者,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解除其責任。」本件系爭貨物於八十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裝運,貨物應於八十九年八月下旬到達目的地,惟原告遲至九十一年一月十四日始以補充狀對被告元O國際公司請求,是縱被告元O國際公司有何損害賠償責任,亦已因上開除斥期間之經過而免除所有責任。再者,原告就系爭貨物之價值未為合理之證明,其僅以其自行製作之商業發票作為系爭貨物之價值,應無可採等語置辯。並均聲明: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被告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
  三、按以船舶之全部或一部供運送為目的之運送契約另行簽發載貨證券者,運送人與託運人以外載貨證券持有人間之關係,依載貨證券之記載,海商法第六十條第二項定有明文。故海上貨物運送契約之當事人,為運送人與託運人;載貨證券係運送人或船長於貨物裝載後,因託運人之請求,所發給之貨物收受證券,為運送契約之書面證明,及表彰運送中貨物所有權之有價證券,而非運送契約本身,若轉讓至第三人持有,則運送人與載貨證券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之規定,一依載貨證券之記載,其已具獨立性,不再依存於運送契約。易言之,善意之載貨證券持有人與運送人間,關於運送事項固依載貨證券之記載,然託運人與運送人間之債權關係,則仍應依運送契約之約定。本件原告主張其委由被告元O船務公司運送一批貨物予匈牙利之進口商一節,雖為被告元O船務公司所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然查,觀諸被告元O船務公司出具之運送確認貨物損失證明書記載:「貨主於2OO年7月25日委託本公司運送上述貨物由台灣至BUDAPEST,據我國外代理宣稱,該貨於到達目的地時遺失,特此證明」等語,足認被告元O般務公司並不否認其為運送契約之當事人。且原告於九十年一月十六日以存證信函催告給付上開賠償額時,當時原告已知悉載貨證券之簽發人與出具統一發票者均為被告元O國際公司,原告猶以被告元O船務公司為請求之對象,足見原告係認定與被告元O船務公司簽訂契約。再者,原告以存證信函催告被告元O船務公司給付上開賠償額時,被告元O船務公司竟交由被告元O國際公司回覆,並自承願意負起放貨之責任,且本院寄發開庭通知書予被告元O般務公司時,亦均由元O國際公司收受,有存證信函及開庭通知書附卷足憑。再參諸被告元O船務公司與被告元O國際公司之負責人同為甲OO,事務所亦均設在台北市中山區OO路O段六一號五樓,益證被告元O船務公司與元O國際公司形式上雖為二個獨立之法人,但對外為交易時並未區分。至卷附之載貨證券固由被告元O國際公司所簽發,關於海運費、櫃場費用等之統一發票亦係由元O國際公司所出具,但揆諸前揭說明,託運人與運送人間之債權關係,應依運送契約之約定,而非僅憑載貨證券之記載,而統一發票係政府稽核營業人銷售額之一種憑證,以防止逃漏營業稅款,並控制稅源,而非契約之憑證,是被告元O國際公司或為實際之運送人,但尚不得以此即認定與原告簽訂運送契約者為被告元O國際公司。被告元O船務公司雖稱:運送確認貨物損失證明書記載之意思有誤,承辦人員誤載為元O船務公司等語,但倘被告元O船務公司與被告元O國際公司自己尚不清楚對外交易者係以何人之名義,又豈能期待第三人如何區分與之交易者究為被告元O船務公司或被告元O國際公司,是被告元O船務公司抗辯其非系爭貨物之運送人等語,洵不足採,堪信原告主張被告元O船務公司為運送契約之當事人一節為真實。
  四、次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運送人能證明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而致者,不在此限;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四、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又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所指之「喪失」,除指絕對喪失(如滅失)之情況外,尚包括相對喪失之型態,亦即是否產生喪失情事,應針對權利人之立場加以判定。對貨物託運人而言,只要此等託運貨物,已無法由受領權人提領時,即屬喪失;又關於運送人之責任,只須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情事,經託運人或受貨人證明屬實,而運送人未能證明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所致者,則不問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之原因是否為可歸責於運送人之事由,運送人均應負法律上或契約上之責任(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九八號判決、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七一三號判例參照)。查系爭貨物業已遺失,並未交付受領權人布達佩斯銀行等情,有前開運送確認貨物損失證明書之記載為證,且為被告元O船務公司所不爭執,自堪信為真。故被告既未依運送契約將貨物交付受貨人,而交予無權受領之第三人,無異已喪失運送物,依上揭說明,被告元O船務公司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又原告因被告未將系爭貨物交付受領權人致未收到貨款,亦有原告提出布達佩斯銀行之電文及被告元O船務公司不爭執其真正之進口單據發送清單附卷足憑,是原告確實受有損害堪予認定。再者,本件原告主張因被告元O船務公司違反運送契約,致其受有美金二萬七千六百元之損害,並提出出口報單影本、發票影本為證,被告元O船務公司固否認之,但原告陳明其所受損害額,係依其售價加計運費、保險費、未計進口稅之進貨成本,作為海商法第五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核諸其成本未計入進口稅,且一般進貨成本均較市價為低等情,原告所計算之金額為美金二萬七千六百元,應屬相當。是被告元O船務公司抗辯原告未舉證證明系爭貨物之價值云云,亦不足採。
  五、綜上所述,被告元O船務公司受託運送貨物至匈牙利,竟未將貨物交付受領權人布達佩斯銀行,致原告未能受領貨款,就原告因此所受之損害,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從而,原告依運送契約及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元O船務公司給付美金二萬七千六百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又本件已就先位之訴為原告勝訴之判決,自無庸就備位之訴再為審酌,附此敘明。另原告並未聲請宣告假執行,故被告元O船務公司聲請宣告免為假執行,洵有誤會,亦併此敘明。
  六、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  林秀圓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
法院書記官  林蓮女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19.【裁判字號】92,保險上,55【裁判日期】93042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7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保險上字第五五號】
上 訴 人 新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O鏗
訴訟代理人 陳O嘉
    陳O雄
    楊O剛
被上訴人 明O交通事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蔡O明
訴訟代理人 吳O清
被上訴人 東O運輸倉儲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歐O錦
訴訟代理人 黃O壹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台灣士林地方法院九十一年保險字第二五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三年四月六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上訴人新台幣(下同)二百二十三萬七千二百零三元及自原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三)願供擔保請准予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玆予引用外,補稱略以:
  (一)關於鼓風扇馬達掉落之事實,上訴人認為係因綑綁之繩索斷裂,從羅O士公證公司提出之照片比對,應是鼓風扇馬達機心與支架同時掉落,再搬運回貨櫃上。顯然機心與支架於掉落後分離,貨物掉落之原因與鼓風扇機心及支架之間的焊接無關。原審關於「該支架仍停留在車上,且未隨鼓風扇掉落」之認定,與事實不符。
  (二)本件貨物之繩索及其綑綁方式係從外表所易見,依民法第六百三十五條,運送人於接該貨物時未為保留,不得事後藉口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係因包裝之瑕疵所致。
  (三)民法第六百三十五條、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一十九條之效力,優先於高雄市運輸業同業工會公函之效力。然原審竟採信被上訴人所引用前述高雄市汽車貨運商業同業公會事後行文之論點,其適用法律,顯有不當。
  (四)海關緝私條例第二十八條之規定,係指進出口之貨物未經海關人員許可前,不得擅行起卸貨物,其立法目的及適用範圍與民法第六百三十五條及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二項規定運送人之貨物檢查義務其立法目的及適用範圍不同,被上訴人於運送前仍負貨物檢查義務。
  (五)被上訴人以從事運送專業運送為業,對於貨物運輸自應依專業的要求,確保貨物能完整及安全抵達目的地。貨物運送人若能於運送途中檢查,對於鬆動繩索再加以綑綁,甚至於有任何一條有磨損現象時加以處理,貨物應不至於掉落,本件顯可歸責被上訴人。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並聲請訊問證人陳O傑。
乙、被上訴人明O交通事業有限公司(下稱明O公司)方面:
  一、聲明:
  (一)上訴駁回。
  (二)若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於假執行。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玆予引用外,補稱略以:
  (一)依被上訴人所委託之傑信公證有限公司勘驗損失後,確認貨物發生受損原因為運送人於行駛途中貨物綑綁固定鬆脫導致翻落,因其貨櫃裝載固定均為國外原廠所為,在運送車輛未發生意外碰撞等之情況下,此一事故應不屬運送人之責任。
  (二)上訴人所出具之羅O士公證公司(GABRobins)之公證報告,將鼓風扇馬達之損失歸責於被上訴人於卡車運送過程未適當牢固所致。惟查該公證報告對於系爭貨物之提單運送條件、運送人事實上之運送情形、如何粗魯處理均隻字未提,亦無說明為何認定被上訴人應負起損害賠償責任之依據,上訴人持如此草率之公證報告而訴請被上訴人負起損害賠償責任,顯然頗有可議之處。
  (三)本件提單運送條件係「FCL/FCL」之運送方式,即係託運人將空貨櫃拖到自己的倉庫自行裝櫃,然後將整貨櫃拖至CY(貨櫃場)交由船公司出口,貨櫃在目的港卸船後,存放CY(貨櫃場)由收貨人將整裝貨櫃拖回自己的倉庫自行拆櫃取出貨物的一種貨櫃運送方式,此運送方式下,運送人只負責貨櫃之保管及運五條之規定,業經海關加封即不得擅行改裝、移動、搬運、塗改標誌號碼、猜封、開鎖之行為,故單就貨櫃本體並無因被上訴人之疏失行為而有任何滅失、毀損之情形,足證被上訴人就其保管注意義務並無任何過失。
  (四)本件貨損原因並非被上訴人所提供之運送車輛發生機件故障或駕駛不當而導致鼓風扇馬達掉落路面,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但書之規定,自無賠償責任可言。
  (五)被上訴人僅係一般普通之貨運公司,對於加固包裝業務並非專業,概精密儀器若無專業包裝廠商協助加固,易有毀損儀器本體之虞,貨櫃運輸業者不得再行加以綑綁,以免損及所運送之貨物,此有高雄市汽車貨運商業同業公司九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92)高貨櫃字第一七一號函可稽。再者由陳公證人所提供之照片明顯可見鼓風扇馬達屬不規則體,無法平穩安至於貨櫃上,德國原廠遂將鼓風扇馬達焊接於L型鐵架上再固定於平板貨櫃上,由於德國原廠焊接不良、焊道過於狹小淺窄強度不足以致焊接處鬆脫斷裂,鼓風扇馬達無法固定於支架上進而導致繩索斷裂發生掉落事故,鼓風扇馬達係包裝於防水膠布內,支架之焊接點是否牢靠被上訴人根本無從判斷,被上訴人僅能目視繩索之狀況是否有無包皮易見之瑕疵,而本件貨物在眾人重重檢驗下,皆已證明無包皮易見之瑕疵,今貨損雖發生於被上訴人運送途中,惟焊接瑕疵係屬德國原廠之過失,上訴人強將此一過失要求被上訴人負起損害賠償責任,已與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但書之規定相悖,實屬無理由。
  (六)退萬步言之,若仍認定被上訴人對於本件事故應負起損害賠償責任,由於本件貨物之託運人於裝載之前並未聲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且未註明於運送契約上,被上訴人自得爰引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主張系爭貨物損害賠償每件三千元之單位責任限額。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並聲請訊問證人蕭O敏。
丙、被上訴人東O運輸倉儲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O公司)方面:
  一、聲明:
  (一)上訴駁回。
  (二)若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於假執行。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玆予引用外,補稱略以:
  (一)本件只有鼓風馬達掉落於高速公路上,同一車輛之另兩件貨物卻完好放置著,且繩索牢靠沒有鬆動,在高速公路上無發生任何車禍或碰撞之情事,如果鼓風馬達之包裝上真的沒有結構上的瑕疵,依經驗法則斷然不會發生掉落的情況。
  (二)中O汽車工業有限公司(下稱中O汽車公司)並未與被上訴人東O公司訂定運運送貨物交運時接受或點交該運送物,故上訴人對東O主張運送之契約關係而提出賠償請求,並非恰當。
  (三)依據上訴人所提供的保單即協會貨物保險A條款不保事項4.3規定保險標的物之不良或不當包裝所引起之損害或費用,係為上訴人不承保的範圍,上訴人明知道貨物包裝上有瑕疵不能賠付,竟然予以賠付,並以此代位向被上訴人求償,其代位求償權顯然有瑕疵且不存在。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補提貨櫃車架交收單為證。
理  由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承保訴外人即被保險人中O汽車公司所有鼓風扇馬達之海上貨物運輸險,自德國漢堡港至台灣基隆港汐止貨櫃場,由韓籍現代海鋒公司(HyundaiMerchantCo.,Ltd.,下稱韓國現代公司)所屬貨輪裝船運送。嗣經被保險人同意變更航程,使貨物在高雄港卸貨,陸上運送委由被上訴人東O公司所屬履行輔助人被上訴人明O公司負責由高雄卸貨港,經高速公路北上運送至目的地汐止東O貨櫃場,中O汽車公司於目的倉庫檢視時發現該保險標的物鼓風扇馬達嚴重毀損,而鼓風扇馬達掉落之原因,係綑綁之繩索斷裂,被上訴人於運送前未盡貨物檢查義務,本件貨物毀損顯可歸責被上訴人。而上訴人依保險契約賠付中O汽車公司二百二十三萬七千二百零三元後,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取得代位求償權,惟被上訴人相互推諉不為賠償,為此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五條、第二百二十四條及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第一百八十五條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連帶給付上訴人二百二十三萬七千二百零三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之法定遲延利息。
  二、被上訴人則抗辯如左:
  (一)被上訴人東O公司部分:
  1、東O公司並未與上訴人之被保險人中O汽車公司訂立運送契約,亦未簽發提單,並非運送契約之當事人,亦未實際運送或在運送貨物交運時接受或點交運送物,故東O公司並非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義務人,且上訴人對東O依運2、本件綑綁貨物的繩索因磨擦而斷裂導致貨物掉落,應是德國公司託運人之過失,而非運送人所能掌控,上訴人以此向運送人求償並非正當。又依上訴人所提供之保單即協會貨物保險A條款不保事項4.3規定:保險標的物之不良或不當包裝所引起之損害或費用,係為上訴人不承保的範圍,上訴人未能詳查貨物包裝上有瑕疵不能賠付,竟然予以賠付,並以此代位向被上訴人求償,實非正當。
  (二)被上訴人明O公司部分:
  1、明O公司受東O公司之委託承運中O汽車公司進口轉運貨櫃,行駛於國道高速公路二五八公里處,於未違反道路安全規則及未發生碰撞意外之狀況下,數件貨品中之鼓風扇馬達自貨櫃內翻落路面,導致鼓風扇馬達損壞之原因為德國原廠焊接不良、焊道過於狹小淺窄強度不足以致焊接處鬆脫斷裂,鼓風扇馬達無法固定於支架上進而導致繩索斷裂發生掉落事故,明O公司並無任何歸責事由或故意過失之侵權行為。又本件貨損原因並非被上訴人所提供之運送車輛發生機件故障或駕駛不當而導致鼓風扇馬達掉落路面,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但書之規定,自無賠償責任可言。
  2、本件提單運送條件係「FCL/FCL」之運送方式,即係託運人將空貨櫃拖到自己的倉庫自行裝櫃,然後將整貨櫃拖至貨櫃場交由船公司出口,貨櫃在目的港卸船後存放貨櫃場,由收貨人將整裝貨櫃拖回自己的倉庫自行拆櫃取出貨物的一種貨櫃運送方式,此運送方式下,運送人只負責貨櫃之保管及運送,至於貨櫃內貨物之堆置包裝,運送人無從置喙。而本件貨櫃本體並無任何滅失、毀損之情形,足證被上訴人就其保管注意義務並無任何過失。
  3、退步言,倘認被上訴人對於本件事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由於本件貨物之託運人於裝載之前並未聲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且未註明於運送契約上,被上訴人自得援引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主張系爭貨物損害賠償每件三千元之單位責任限額。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上訴人承保中O汽車公司所有三件鼓風扇馬達之海上貨物運輸險,由韓籍現代海鋒公司貨輪裝船於九十年十月八日,自德國漢堡港啟航運送至台灣基隆港汐止貨櫃場。嗣經被保險人中O汽車公司同意變更航程,保險標的物鼓風扇馬達改由高雄港卸貨後,陸上運送由被上訴人東O公司委託明O公司於九十年十一月四日由高雄卸貨港經高速公路北上,運送至被上訴人東O公司之汐止東O貨櫃場。而被上訴人明O公司司機駕駛車號XT─四x九號營業貨櫃曳引車運送途中,於當日二時二十分許在國道一號北上二五八公里五百公尺處,原裝載綑綁於平板貨櫃(編號TEXU000000-0,下稱系爭貨櫃)上之其中一件鼓風扇馬達(下稱系爭鼓風扇馬達)自貨櫃車上掉落路肩。嗣中O汽車公司於目的地倉庫檢視時,發現系爭鼓風扇馬達嚴重毀損,乃向上訴人請求給付保險金,上訴人業已賠付中O汽車公司保險金二百二十三萬七千二百零三元而取得代位求償權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且有提單、賠款同意書、中O汽車貨物運輸險長期保險合約、國道公路警察局第四警察隊九十二年四月十七日函檢附之工作紀錄簿影本附卷可稽(見原審卷頁一O至一二、五O至五六、一一O至一一三),自堪信為真實。
  四、兩造之爭點及論斷:
  上訴人另主張系爭鼓風扇馬達之毀損,係因綑綁鼓風扇馬達之繩子斷裂致鼓風扇馬達脫離支架而掉落,且綑綁鼓風扇馬達係綑綁在防水包裝外面,被上訴人於運為損害賠償責任等語。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經查:
  (一)觀之上訴人所提出之編號000-000-000000號提單(下稱系爭提單)見原審卷頁一O),係由德國FRANKM.VIETGmbH公司(下稱德國法蘭克公司)所開立,實際運送之船舶名稱為韓國現代公司的「HYUNDAIGENERAL」,運送條件為貨櫃運三件鼓風扇馬達。由此足見,德國法蘭克公司為系爭貨櫃海上運送之承攬運送人,韓國現代公司則係提供船舶之實際運送人,而非簽發載貨證券之人,則持有系爭提單之受貨人中O汽車公司,固得對德國法蘭克公司主張運送契約之權利義務關係,惟中O汽車公司與韓國現代公司間則無直接之運送契約關係存在。又系爭貨櫃變更航程後之陸上運送,係韓國現代公司委託台灣HYUNDAIOCEANPIONEERSHIPPINGAGENCYCO.,LTD.與被上訴人東O公司簽訂運送契約,再由東O公司委由明O公司實際運送,此有轉運貨櫃提單及轉運貨櫃運送單影本附卷可稽(見原審卷頁一四五、一四六),由此亦難認中O汽車公司就系爭貨櫃之陸上運送,與被上訴人東O公司或明O公司間有運送契約關係存在。又民法第六百三十七所謂相繼運送,乃指數運送人就不同之區域相繼為運並非立於相繼運送人地位,分在不同之區域相繼為運送。則上訴人以被上訴人為相繼運送人為由,代位中O汽車公司逕依運送契約關係對被上訴人主張運送人責任,已有未合。
  (二)按經營一定事業或從事其他工作或活動之人,其工作或活動之性質或其使用之工具或方法有生損害於他人之危險者,對他人之損害應負賠償責任,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固有明文。惟此乃指所經營之事業或從事之工作或活動之性質或使用之工具或方法有生損害於他人之危險,例如工廠排放廢水或廢氣、筒裝瓦斯廠裝填瓦斯、爆竹廠製造爆竹、舉行賽車活動、使用炸藥開礦等情形,故被害人於請求賠償時,須證明加害人之工作或活動之性質或其使用之工具或方法有生損害於危險性。本件被上訴人東O公司及明O公司均係經營貨物運輸業務,尚難認被上訴人所從事之工作或活動之性質,於一般正常營運之情形有何生損害於他人之危險。況系爭鼓風扇馬達並非東O公司實際運送,已如前述,此外,上訴人亦未舉證證明被上訴人明O公司提供運送之車輛或方法有何機件故障或駕駛不當導致貨損之危險,則其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即屬無據。
  (三)上訴人所提出之羅O士國際保險公司(GABRobinsTaiwan)公證報告,固記載系爭鼓風扇馬達毀損之原因,可能肇因於粗魯之駕駛行為所致(wasduetotheroughhandlingduringthetransit)等語(見原審卷頁六九);該公證報告之公證人陳O傑亦證稱:我個人認為,從高雄運到基隆,長途運送途中,因是在德國用尼龍繩綑綁,雖然沒有問題,但可能因路面不平,或司機踩煞車,可能會導致尼龍繩鬆散,或尼龍繩與主體結構的板架發生摩擦而發生斷裂的情形等語在卷(見本院卷頁五六)。惟查,系爭鼓風扇馬達發生掉落地點是在高速公路二百五十八公里五百公尺處,當時路況正常,車輛係正常行駛中,並無任何碰撞意外發生,且系爭貨櫃另兩件鼓風扇馬達完好未掉落,有前開國道公路警察局函件可參,是尚難認系爭鼓風扇達運送途中有上開公證人所指路面不平、司機駕駛不當之情形。參以傑信公證有限公司(下稱傑信公證公司)於系爭鼓風扇馬達受損後之九十年十一月六日赴汐止東O貨櫃場,會同東O公司倉管人員及託運人代表共同勘查貨損情況後所為之勘查公證報告記載:「::該貨櫃所有人為中O汽車公司所進口之設備,被保險人(即被上訴人明O公司)為提領整只貨櫃運送,櫃內之固定及裝載方式均由國外廠商所為,然肇事地點為國道一號高速公路北上二五八點五公里民雄戰備道附近,路面空曠平坦,在該車並未與其他車輛發生碰撞,及車上另有二件貨物也並未掉落路面之情況下,本公司評估並不屬於駕駛人之疏失行駛不當或意外事故所造成的行為,應屬原廠於裝櫃時固定綑綁不牢固,導致被保險人於運輸途中其貨物不堪正常運輸過程中之搖晃導致摔落。」等語,有傑信公證公司勘查陸上貨物運送出險公證報告、勘查貨櫃照片影本附卷可稽(見原審卷頁一O二至一O六)。傑信公證公司評估造成貨物掉落原因所據之路況情形核與實際狀況相符,其評估結論較為可採。是被上訴人辯稱系爭鼓風扇馬達之掉落非因司機之粗魯駕駛行為所致,堪以採信。
  (四)上訴人所提出之羅O士國際保險公司(GABRobinsTaiwan)公證報告,記載系爭鼓風扇馬達毀損之原因乃未將貨物適當固定於貨櫃車所致(itwasduetothatithadnotbeensecuredproperlyonthetruck)等語,有該公證報告附卷可稽(見原審卷頁六九)。而被上訴人所提出之傑信公證公司公證報告亦記載:「貨物發生受損原因為運送人於行駛途中貨物綑綁固定鬆脫導致翻落」等語(見原審卷頁一O三)。互核以對,堪認系爭鼓風扇馬達之掉落毀損乃因貨物未適當綑綁固定所致。又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十九條第二項「託運之貨物如有包裝不妥者,貨運業者應請託運人整理,不整理時,得拒絕運送或由託運人在託運單上註明自負喪失毀損責任」之規定,乃針對陸上運送人就一般貨物運送之包裝檢查義務為規範。惟系爭貨櫃係平板貨櫃,已如前述,而平板貨櫃(俗稱裸櫃)櫃內物品之固定及裝運,由國外貨主所為,交由船公司相關船務人員檢驗捆綁牢固,始准裝船,卸船後經理貨員檢驗無安全顧慮再交由汽車運輸業者拖運至目的地。期間,汽車貨櫃貨運業者不得再加以捆綁,以免損及所運送之貨物,此有高雄市汽車貨櫃貨運商業同業公會九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92)高貨櫃字第一七一號函附卷可稽(見原審卷頁一四三)。證人即公證人蕭高敏亦證稱:「因司機所載運的是整裝貨櫃,在載運當時,如果沒有立即的危險或搖晃,司機是不可以將貨物重新綑綁,本件司機沒有與其他車輛發生碰撞,且走的路線是高速公路,而不是曲折的道路,即使司機有緊急煞車的行為,這也是原廠本身在包裝固定時,就應該考量到可能發生的狀況,所以貨物會掉下來,應該是原廠本身包裝時沒有牢靠所致。司機在剛開始載貨時,除非已經發現包裝不牢靠有立即危險,否則不會通知原廠加強固定或拒載。」等語在卷(見原審卷頁一O六)。又系爭貨櫃於高雄港卸貨轉運時,業經海關加封條鉛封(封條號碼LS765707),未為任何損壞之註記,此有貨櫃車架交收單附本院卷可憑。而各類貨物或貨櫃,經海關加封下鎖者,即不得擅行改裝、移動、搬運、塗改標誌號碼、拆封或開鎖,此觀之海關緝私條例第三十五條規定自明。互核以觀,堪認系爭貨櫃於陸上運送之情形,經海關未註記損壞情形而加以鉛封後,運送人將貨櫃運至目的地時,固須保持海關鉛封之完整,惟另無將貨櫃上物品包裝捆綁之義務。參以系爭貨櫃上之貨物有防水塑膠布包裹外觀,亦有前述勘查照片可稽,是被上訴人明O公司辯稱:其不得碰觸系爭貨櫃之貨物,無法知悉包裝內之貨物情形,亦無更改貨物包裝之權等情,堪以採信。而依前述德國法闌克公司所發系爭提單之運送條件為FCL(FULLCONTAINERLOAD),貨物裝櫃封櫃係由託運人德國廠商所為,則系爭鼓風扇之包裝未適當捆綁固定並非被上訴人所能任意改變的及易見之瑕疵,是被上訴人所辯鼓風扇馬達之毀損係託運人德國廠商之過失所致,衡情堪以採信。則上訴人以被上訴人明O公司未盡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百十九條第二項規定之包裝檢查義務為由,主張被上訴人明O公司乃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造成系爭貨損云云,尚不足採。
  (五)綜此,系爭鼓風扇馬達之毀損係因託運人(德國廠商)過失行為所致,並非可歸責於運送人被上訴人明O公司之故意或過失所致,既如上述,則上訴人以被上訴人明O公司為被上訴人東O公司之履行輔助人為由,代位受貨人中O汽車公司,依運送契約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連帶給付上訴人二百二十三萬七千二百零三元,為無理由,不應准許。
  五、綜上所述,本件上訴人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五條、第二百二十四條及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三、第一百八十五條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連帶給付上訴人二百二十三萬七千二百零三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之法定遲延利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於法並無不合。上訴人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明,兩造其餘主張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核與判決結果並無影響,爰不再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二十 日
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 官 吳 景 源
法 官 滕允潔
法 官 鄭純惠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及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二十 日
書記官 張 淑 華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0.【裁判字號】93,訴,1252【裁判日期】9311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7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三年度訴字第一二五二號】
原  告  王O交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原 告   己OO
    辛OO
右三人共同 謝嘉順律師
訴訟代理人
被  告  鐵O渣華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程學文律師
被  告  高O企業貨櫃儲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盧俊誠律師
複代理人  蔡建賢律師
被  告  詠O貨櫃運輸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庚OO
訴訟代理人 子OO
被 告   丁OO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戊OO
訴訟代理人 癸OO
被 告   隆O運輸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壬OO
訴訟代理人 汪O樺
    癸OO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經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十一月十二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鐵O渣華股份有限公司、詠O貨櫃運輸股份有限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王O交通股份有限公司新臺幣参拾柒萬肆仟参佰元,及自民國九十三年六月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鐵O渣華股份有限公司、詠O貨櫃運輸股份有限公司連帶負擔十分之二,餘由原告王O交通股份有限公司負擔十分之五、原告己OO負擔十分之二、原告辛OO負擔十分之一。
  本判決關於原告王O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勝訴部分得假執行,但被告鐵O渣華股份有限公司、詠O貨櫃運輸股份有限公司如以新臺幣参拾柒萬肆仟参佰元供擔保後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被告鐵O渣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鐵O渣華公司)委託被告詠O貨櫃運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詠O公司)將其所有貨櫃乙只(櫃號:PONU0000000號,下稱系爭貨櫃)自基隆港運送至高雄,而被告詠O公司因人手不足,乃將上開貨櫃輾轉委託予被告丁OO份有限公司(下稱欣O公司)、高O企業貨櫃儲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高O公司)、隆O運輸企業有限公司(下稱隆O公司)及原告王O交通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王O公司)代為運送,嗣原告王O公司所屬司機即原告辛OO於民國九十一年六月二日十五時許,在駕駛原告己OO所有車牌號碼KW—三x二號大貨車載運系爭貨櫃沿國道一號中山高速公路由北往南方向行駛途經該路南下二六二公里處時,因系爭貨櫃內所裝載之鮭魚油發生滲漏情形,原告辛OO乃自嘉義交流道駛出該國道並沿第一五九號縣道繼續行駛而欲尋覓空曠場所停車察看,惟系爭貨櫃內裝之鮭魚油因仍繼續滲漏而致沿途路面油膩濕滑,造成適沿同路行駛之機車騎士及路人陳O佑等七十二人分別摔倒受傷,本件事故係因被告鐵O渣華公司所交運之系爭貨櫃裝置不當而發生滲漏所致,並經被告詠O公司、欣O公司、高O公司、隆O公司輾轉委託原告王O公司運送,則其等就本件事故所生之損害自應負賠償責任,而伊等自事發迄今,原告王O公司業計支付道路清潔費用新臺幣(下同)五十六萬一千四百五十元、自來水設備修復費用一萬三千八百三十一元、調解賠償費用四千元,並受有二十五萬元之營業損失,且另受訴外人黃O凱起訴請求三十九萬三千四百六十五元之賠償,而原告己OO業計支付賠償費用四十萬五千元,原告辛OO則因本事件經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月確定,經易科罰金十六萬二千元執行完畢,為此乃依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訴請判令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王O公司、己OO、辛OO各一百二十二萬一千七百四十六元、四十萬五千元、十六萬二千元及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均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鐵O渣華公司則以:系爭貨櫃係訴外人P&O Nedlloyd(下稱P&O公司)所有,而伊僅係訴外人P&O公司在臺灣地區之放貨及船務代理人,與原告王O公司間並無任何運送契約存在,又本件事故係因原告辛OO於發現系爭貨櫃有液體滲漏後未立刻停車而仍繼續行駛以致,是伊就本件損害之發生亦無任何過失可言,原告依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對伊請求賠償均無理由,爰聲明判決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如受不利之判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被告高O公司則以:伊係以提供場地供進出口商於辦理報關手續期間暫存貨櫃之倉儲業者,而本件訴外人P&O公司之船務代理人即被告鐵O渣華公司於辦理系爭貨櫃之報關手續期間,原欲將之暫存於伊公司之貨櫃儲運場內,是伊僅與被告鐵O渣華公司間存有場地租賃關係而未委託原告運送系爭貨櫃,且本件事故係於系爭貨櫃抵達伊所屬貨櫃儲運場前即已發生而與伊無涉,是原告本件請求顯屬無據,爰聲明求為判決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如受不利之判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四、被告詠O公司則以:系爭貨櫃係訴外人P&O公司委託伊運送,而伊因人手不足遂轉託被告欣O公司為之,至被告欣O公司是否委託他人處理伊均不知情,本件原告所受損害與伊無關,爰聲明求為判決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之判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五、被告欣O、隆O公司則以:伊等與原告及被告詠O公司間均無任何運送業務之往來,亦未受系爭運送之委任,伊等就本件事故並無任何故意過失,原告本件請求顯然無據,爰聲明求為判決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之判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六、本件原告主張原告辛OO於上開時地在駕駛前揭大貨車運送系爭貨櫃時,因系爭貨櫃內裝置之鮭魚油滲漏致沿途路面油污滲流,使適沿該車同路行駛之機車騎士及路人分別摔倒受傷,而原告辛OO業因前開案件經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庭認有過失傷害之行為而判處有期徒刑六月確定,嗣並以十六萬二千元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等情,此有原告所提與所述相符之財政部基隆關稅局傳真電文、貨櫃及設備交收單檢驗報告、臺灣嘉義地方法院九十二年度交簡字第九六一號刑事判決等件在卷可稽,並經本院向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嘉義縣太保市公所、嘉義縣警察局水上分局調閱前開刑事卷宗、現場相片、稽查工作紀錄、調解書及偵訊(調查)筆錄無訛,而被告於此亦不爭執,自堪信原告此部分主張為真實,惟被告則另以前揭情詞置辯。經查:   (一)、原告得否逕對被告鐵O渣華公司主張由其負本件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其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以行為人有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為成立要件;倘行為人否認有故意或過失,即應由請求人就此利己之事實舉證證明;若請求人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行為人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請求人之請求。此觀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前段規定及本院十七年上字第九一七號判例即明」,最高法院九十二年度臺上字第一五O五號著有裁判意旨可參。本件原告固主張系爭貨櫃為被告鐵O渣華公司所有,而本件事故係因其裝置貨櫃不當及未告知瑕疵所致,其自應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云云,並提出系爭貨櫃相片三幀為證,惟依系爭貨櫃照片所示,該貨櫃外觀乃係標明「P&O NEDLLOYD」之字樣而無被告鐵O渣華公司之標示,且被告鐵O渣華公司之營業項目乃為船務代理、海運承攬運送等項,亦有變更登記表乙件在卷可稽,另系爭貨櫃係訴外人P&O公司所有,與被告鐵O渣華公司無關等語,此經被告高O公司、詠O公司分別自承在卷,是系爭貨櫃既標明為「P&O NEDLLOYD」而得認係訴外人P&O公司所有,而原告就系爭貨物應屬被告鐵O渣華公司所有並係由其負責裝填乙節復未另行舉證以實其說,則本院自難僅憑原告所提照片即得遽認被告鐵O渣華公司就系爭貨櫃所生之本件事故應負所有人裝置不當及未告知瑕疵之過失侵權行為責任,原告此部分主張尚屬無據。
  (二)、原告與被告間是否存有運送契約關係而得依債務不履行或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損害賠償?
  1、被告欣O公司、高O公司、隆O公司部分:
  原告王O公司固主張系爭貨櫃係其受被告隆O公司、高O公司、欣O公司輾轉委託運送云云,惟此業為被告隆O公司、高O公司、欣O公司所否認,而被告詠O公司交付輾轉運送時,乃係由訴外人陳O忠聲稱代表被告欣O公司接洽,惟其並未查明訴外人陳O忠是否仍係被告欣O公司之人員乙節,此為被告詠O公司所自承,另原告辛OO於事發當日原欲將系爭貨櫃運送至被告高O公司貨櫃集散場交貨,亦經原告辛OO於上開刑事案件中供承在卷,且有提貨單乙紙在卷可憑,是被告高O公司既僅係提供場地供系爭貨櫃於報關前儲放而與系爭貨櫃之運送過程無關,而依兩造不爭執之訴外人陳O忠早於十年前即已自被告欣O公司離職,惟原告就被告隆O公司、欣O公司確有受被告詠O公司委託而運送系爭貨櫃乙事亦未能另行舉證以實其說,本院自無從推認被告隆O公司、欣O公司就系爭貨櫃確與原告王O公司達成輾轉運送之協議,是原告王O公司主張被告欣O公司、高O公司、隆O公司應對其運送契約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云云自無理由。
  2、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部分:
  按「代理人於代理權限內,以本人名義所為之意思表示,直接對本人發生效力」,又「未經認許其成立之外國法人,以其名義與他人為法律行為者,其行為人就該法律行為,應與該外國法人負連帶責任」,民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一項、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分別定有明文。查被告鐵O渣華公司係英商鐵O箱運有限公司在臺之代表,而系爭貨櫃係由被告鐵O渣華公司代理訴外人P&O公司委託被告詠O公司運送乙節,此有變更登記表乙件在卷可稽,且經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於審理中自承在卷,是被告鐵O渣華公司既係以訴外人P&O公司之名義與被告詠O公司訂立運送契約,則本件運送契約自應對本人之訴外人P&O公司而非被告鐵O渣華公司發生效力,並由之負本件運送契約之責任,惟依兩造俱不爭執之訴外人P&O公司乃係未經我國認許之法人,今被告鐵O渣華公司既以其名義代理與被告詠O公司訂立系爭運送契約,則依前開規定,其自亦應就本件運送契約所生之一切權利義務與本人之訴外人P&O公司負連帶責任至明,被告鐵O渣華公司所辯其就系爭運送並不負契約責任云云自無足採。
  按「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行使其權利。因不完全給付而生前項以外之損害者,債權人並得請求損害賠償」、「運送物依其性質,對於人或財產有致損害之虞者,託運人於訂立契約前,應將其性質告知運送人,怠於告知者,對於因此所致之損害,應負賠償之責」,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六百三十一條分別定有明文。查系爭貨櫃所裝載之液態之鮭魚油係訴外人頂新裝油食業股份有限公司向國外購買後而由訴外人P&O公司以其所有貨櫃裝載運送至基隆港,並由原告王O公司逕將該貨櫃運送至高雄海關辦理進口報關手續以待貨主提貨,而系爭貨櫃因漏油肇致車禍事件後,經受理機關嘉義縣警察局南新派出所電請基隆關稅局准其會同公證單位開櫃檢視結果,該貨櫃之外表油污,其櫃內則有嚴重漏油之情形,檢視後則由之重行加封,並通知收櫃地監管海關即高雄關稅局查核乙節,此經被告高O公司陳述在卷,並有通知函件、傳真電文、貨櫃及設備交收單檢驗報告等件在卷可稽,而原告辛OO係於基隆港碼頭吊系爭貨櫃後即由高速公路南下,嗣於途行至南向二六二公里處時發現洩漏異物而下嘉義交流道查看等情,亦經原告辛OO於警訊問中供承在卷,並有嘉義縣警察局水上分局偵訊筆錄附卷足憑,是系爭貨櫃既係加貼海關及運送人封條之整櫃運送,而該只貨櫃於運抵基隆港卸載後並未入關旋即由原告王O公司所遣之上開車輛接運沿國道南下以至高雄關稅局報關進口,惟系爭貨櫃於運送至中途期間即經原告辛OO發覺洩漏,以該貨櫃係卸載未落地入關即由港口運出行駛國道之拖運過程觀之,系爭貨櫃於運送人即訴外人P&O公司在基隆港卸載之時應即已發生內容物洩漏之情形甚明,而其就海上運送後之系爭陸上運送契約之履行原即須依誠信原則負有維護他方當事人財產上利益之附隨保護義務,是以系爭貨櫃於其海上運送卸載時即有發生洩漏之情事,本件託運人即訴外人P&O公司自不得以整櫃運送無從得知系爭貨櫃之裝填情形而得免其告知義務,而被告詠O公司於與訴外人P&O公司締結運送契約後既依被告鐵O渣華公司承認之業界習慣(言詞辯論筆錄參照)而將之輾轉委由原告王O公司運送(即轉託運送),參諸民法第六百三十七相繼運上開附隨義務,今訴外人P&O公司及被告詠O公司於交付系爭貨櫃時既未確保其內容物無損及他人之虞,復未於事前告知以提醒原告王O公司注意致生本件事故,則原告王O公司因本件事故所生之損害,自仍屬可歸責於訴外人P&O公司及被告詠O公司之不完全給付,被告鐵O渣華公司自應就此與被告詠O公司共負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
  綜上,被告欣O公司、高O公司、隆O公司乃均與原告王O公司未存有運送關係而不負任何責任,而被告鐵O渣華公司因須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而對訴外人P&O公司就系爭運送契約所應負附隨義務之違反而與被告詠O公司共負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原告據此請求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應連帶賠償其因本件事故所受損害,依法自屬有據。茲就原告所請求之損害賠償項目准駁與否分述如后:
  1、原告辛OO部分:
  按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須以債之關係存在及債權人因債務人不履行債務而受損害為要件(最高法院八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七號判決意旨參照),是當事人間如不具備債之關係,自不得以此作為損害賠償請求之依據。本件原告辛OO固以其因系爭洩漏所致生之車禍事故經臺灣嘉義地方法院認有過失傷害之行而判處有期徒刑六月確定,嗣並以十六萬二千元易科罰金執行完畢,其就上開罰金所為之支出自得請求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賠償云云,惟原告辛OO遭上開刑事訴追者,乃係因其所拖載之系爭貨櫃滲漏魚肝油脂而於嘉北公路留下長達一點二公里之油污致行經該路面之機車騎士摔倒受傷以致乙節,此有台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二年度調偵字第四一O號檢察官聲請簡易處刑書乙件在卷可稽,而原告黃光源係於行至國道南下二六二公里處時即發現系爭貨櫃內之鮭魚油滲漏,嗣將車開下嘉義交流道檢查後,因國道警察告知不可停放於該處而續開往嘉北公路等情,此經原告辛OO於員警偵訊時供承無誤,並有水上分局南新派出所偵訊筆錄附卷可憑,是原告辛OO既於國道行駛時即已查知系爭貨櫃有滲漏之情事,縱其確經國道警察告知不可停放於交流道附近,惟其明知滲漏之油脂將對用路人造成往來之危險,則其於下交流道後應即可於國道下寬廣之環道路旁較不礙行車之處立即停車處理,並豎立警告標誌或其他安全措施,詎其竟未依此而為而仍繼續行駛,造成櫃內鮭魚油持續流洩地面而沿途綿延長達一點二公里之油漬,致令行經該路段之用路人摔倒受傷,是此原可避免之擴大危害,自係因原告辛OO自身之過失行為介入而與系爭貨櫃之單純滲漏所可能造成之危險發生因果關係之中斷情形,而原告辛OO就其遭判刑確定之過失傷害事由是否係其於交流道下至可不礙他人行車之處停車之必要途間所生之事實亦未舉證以實其說,嗣因其本身過失所造成之損害或過失傷害他人之情事,自因與系爭貨櫃之單純滲漏不具相當之因果關係而不得請求,另系爭運送契約係存於訴外人P&O公司、詠O公司及原告王O公司之間,而原告辛OO於系爭運送契約中則僅屬原告王O公司之使用人而非契約當事人,是其與訴外人P&O公司、詠O公司間既無債之關係存在,則其依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連帶賠償其所受損害亦有未合,自不應准許。
  2、原告王O公司部分:
  3、道路污染清潔費用、自來水設備修復費用部分:
  按「債務人之代理人或使用人,關於債之履行有故意或過失時,債務人應與自己之故意或過失,負同一責任」、「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一項、第二百十七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原告王O公司主張其於系爭事故發生後為清潔路面殘餘油漬,業計支出五十六萬一千四百五十元乙節,業據其提出收據、估價單等件為證,而上開費用依該收據、估價單所載,乃包括路面清洗、剷土機、沙、廢棄物處理、清潔劑、清掃工具、清洗車等各項,是系爭貨櫃原即有洩漏之情形,其於原告辛OO發現而為適當之處理前,發生污染路面及附近溝渠乃屬不可避免,且亦不因原告辛OO是否即為處理而有異,則該諸後續之處理手段所為之支出,於扣除可歸責於原告王O公司之使用人即原告辛OO自交流道下至可不礙他人行車之處停車為處理之必要途間以外所多支出之路面清洗之可能費用範圍,此自仍應屬原告王O公司因此所受之損害而應由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共同負責,本院衡以系爭貨櫃洩漏狀況、原告黃光源之後續處理情形、綿延路程、必要支出項目等一切情狀,認以原告王O公司除應就其使用人即原告辛OO處理不當所多支出之成本費用負擔與有過失之三分之一責任外,餘之三分之二即三十七萬四千三百元即應由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連帶負擔,原告王O公司就此部分之請求自屬有據,其逾此範圍外之請求則為無據。至原告王O公司復另以其於系爭事故後為修復自來水供水設備,業計支出一萬三千八百三十一元云云,並舉繳費通知單等件為證,惟原告王O公司所支付之上開修復供水設備費乃係因原告辛OO撞斷地上消防栓所為之修復工料費及流失水費損失乙節,此有台灣省自來水公司第五區管理處供水設備遭受毀損現場處理表、核計表、毀損自來水供水設備應繳費用通知單等件在卷可稽,是上該費用既係原告辛OO撞斷消防栓所致生,此之損害自係其個人之駕駛行為所致而與系爭貨櫃之滲漏並無關連,該部分之支出自非因系爭貨櫃而生,此之損害自應由其自行負責而不得據以請求被告賠償自明,原告王O公司此部分之請求自為無據。
  4、調解賠償費用部分:
  原告王O公司固以其業因訴外人鄭坤銘於系爭事故發生後摔倒受傷而與之達成調解並給付四千元之賠償金完畢,且訴外人黃O凱並另起訴請求其應賠償三十九萬三千四百六十五元,此之賠償亦應由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連帶負擔云云。惟依上述之前開肇事路面洩漏污染油脂情形原可由原告王O公司之使用人即原告辛OO於下交流道後即於國道下寬廣之環道路旁較不礙行車之處即予停車處理而為避免,而原告王O公司就前開二人所受之損害是否係於自交流道下至可不礙他人行車之處停車為處理之必要途間內所致生之事實並未舉證以實其說,該可避免之危害既係原告王O公司之使用人即原告辛OO所自致而與系爭貨櫃之單純滲漏不具相當因果關係,依上開規定,原告王O公司就此自應與其使用人負同一之責而不得對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請求。
  5、營業損失部分:
  原告王O公司固主張上開大貨車業因本件事故嚴重受損而進廠維修計二十日,致其於維修期間受有營業損失二十萬元(含該車不能營業之損失十五萬元及原告辛OO薪資五萬元)及修復費用三萬二千五百元云云,並提出詢價單二紙為證,惟此業為被告所否認,而上開車輛乃係原告孫進興所有而靠行於該公司,原告辛OO並係受僱於原告己OO乙節,此為原告王O公司所不爭執,並有辛OO偵訊筆錄在卷可稽(見第三次筆錄),是上開大貨車縱係因系爭貨櫃之洩漏事件而致受損需修,其可得請求上開修理費及因修理期間不能用車營業之損失,並因該期間仍應支付予受僱人即原告辛OO薪資者,亦應係該車所有權人即原告己OO而非僅係因行政管理要求而靠行之原告王O公司,而原告己OO就此諸得為請求之債權,迄於本件終結前亦未將之讓與予原告王O公司,原告王O公司就此諸損害自不得以權利人自居而為主張,況原告因原告己OO之靠行而得受有之利益亦僅為靠行費等收入,而其就該車修復期間可能損失之靠行費或其他收入若干亦未提出計算或證明,原告王O公司其此部分之主張尚難採信。
  6、原告己OO部分:
  按「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為清償者,於其清償之限度內承受債權人之權利,但不得有害於債權人之利益」,又「被保險人因保險人應負保險責任之損失發生,而對於第三人有損失賠償請求權者,保險人得於給付賠償金額後,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民法第三百十二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第一項前段分別並有明文。本件原告己OO固主張其於系爭事故後即當場賠付五十四名路人各二千元計十萬八千元,並另與訴外人陳O佑等十三人在嘉義縣OO鄉調解委員會達成調解計賠償二十九萬七千元云云,且提出調解書等件為證,惟依上述之前開各用路人因系爭事件所致之車禍肇事情形原可由其僱用人即原告辛OO於下交流道後妥適處理而為避免,而原告己OO就前開各人之損害是否係於原告辛OO自交流道下至可不礙他人行車之處停車為處理之必要途間內所致生,且其於現場業已給付十萬八千元之部分之事實並未舉證以實其說,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就此本即得因未具相當之因果關係而無庸負責,況依原告己OO所自承之其就上開調解部分之賠償金額事後均已經保險公司理賠完畢,則其因代為清償所承受原告王O公司對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之此部分調解賠償債權即因已由保險公司代位取得而不得再由之請求,原告己OO所為上開之主張自無理由而不應准許。至應由原告己OO請求之上開車損及未營業損失部分因未據其更改請求,本院就此部分自不得逕予斟酌,併此敘明。
  綜上,本件原告王O公司得請求賠償之金額計為三十七萬四千三百元,而原告辛OO、己OO對其等已請求之部分則為無理由,從而原告王O公司依債務不履行或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請求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應連帶給付上開金額及其遲延利息,依法洵屬有據,自應予以准許,其等逾此部分範圍外之請求即屬無據,自應予以駁回。
  七、本件原告王O公司勝訴部分,其所命給付之金額未逾五十萬元,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自應依職權宣告假執行。又被告鐵O渣華公司、詠O公司業均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之宣告,經核無不合,爰亦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等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附,應予駁回。
  八、本件為判決基礎之法律關係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防禦方法核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毋庸一一論列,併此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爰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第八十五條第二項、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一 月三十 日
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黃宏欽
法官何悅芳
法官謝雨真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理由,如於本判決 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補提上訴理由書(須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一 月三十 日
法院書記官洪育祺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1.【裁判字號】92,海商,33【裁判日期】93072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等 §638.1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海商字第三三號】
原  告  木O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歐斐文律師
被  告  冠O運通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張伯時律師
被  告  ORIENTA.
法定代理人 ANTHONY.
  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等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七月六日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参佰玖拾陸萬参仟参佰肆拾元,及被告冠O運通有限公司自民國九十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起,另被告甲OO自民國九十三年五月十九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連帶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壹佰参拾貳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冠O運通有限公司如以新台幣参佰玖拾陸萬参仟参佰肆拾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甲、程序方面:
  一、按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者,其成立要件及效力,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國籍不同者依行為地法,行為地不同者以發要約通知地為行為地,如相對人於承諾時不知其要約通知地者,以要約人之住所地視為行為地,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二項定有明文。查本件被告甲OO(下稱東O貨運公司)為外國法人,是原告提起本件訴訟,自屬涉外事件而有準據法適用之問題。又查,本件兩造並無約定準據法,自無從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惟本件第六條第二項規定,關於本件運送契約訟爭之準據法應適用我國法,合先敘明。
  二、本件被告東O貨運公司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所列各款情形,應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乙、實體方面:
  一、原告起訴主張:原告於民國九十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及同年十月三日,分別委請被告東O貨運公司將如附表一所示之貨物(下稱系爭貨物),從台灣高雄港運送至瓜地馬拉交付予實際受貨人BANDLCORPORATION,S.A.(下稱BL公司),並由被告冠O運通有限公司(下稱冠O公司)代理被告東O貨運公司簽發載貨證券一式三份正本交由原告收執。詎被告東O貨運公司竟將系爭貨物交付予未持有載貨證券之BL公司,致使原告無法取得貨款,並因而受有系爭貨物價值新台幣三百九十六萬三千三百四十元之損失,故被告東O貨運公司自應負不完全給付及承攬運送契約之賠償責任。又被告東O貨運公司雖為系爭貨物之承攬運送人,但既已簽發載貨證券予原告,故其應負運送人之責任。另被告冠O公司為被告東O貨運公司在台灣之代理人,並代理簽發載貨證券,是應與被告東O貨運公司負連帶賠償責任。為此,爰依不完全給付、承攬運送契約、運送契約及載貨證券之法律關係暨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請求被告連帶賠償原告所受之損害及其遲延利息等語,並聲明:(一)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三百九十六萬三千三百四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原告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東O貨運公司迄未有任何聲明和主張,且未提出任何證據供本院審酌;另被告冠O公司則以:被告東O貨運公司已依其與原告間之運送契約之約定,將系爭貨物送交實際受貨人BL公司,故並無貨物喪失之問題。又原告並未舉證證明系爭貨物之目的地市價,而依國際貿易之性質,或因匯率波動,或因原料市場價格調降之因素,故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並不必然比買賣雙方訂約當時約定之交易價格為高,原告以其與買受人間之約定價額作為損害賠償額,實與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有違。另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所謂「以其名義與他人為法律行為者」,乃指自居於該外國法人代表人(即法定代理人)之地位,以該未經認許成立外國法人名義與他人為法律行為者而言,不包括以其意定代理人地位所為代理之法律行為。本件被告冠O公司僅是代理被告東O貨運公司簽發載貨證券,揆之前開說明,即無適用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之餘地等語。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一)原告於九十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及同年十月三日,分別委請被告東O貨運公司將系爭貨物從台灣高雄港運送至瓜地馬拉交付予實際受貨人BL公司。
  (二)被告東O貨運公司為一未經認許成立之外國法人,被告冠O公司為其在台之代理人,並以東O貨運公司名義攬載貨物,與原告訂立運送契約,並簽發載貨證券一式三份正本交由原告收執。又被告東O貨運公司雖非實際運送人,但其既已簽發載貨證券交付原告,依民法第六百六十四條規定,被告東O貨運公司應負運送人之責任。
  (三)被告東O貨運公司已將系爭貨物交付予未持有載貨證券之BL公司。
  四、得心證之理由:本件原告與被告冠O公司於九十三年三月四日協商之爭點為
  (一)系爭貨物是否已經喪失?
  (二)系爭貨物之目的地市價為何(原告請求之損害額是否合理)?
  (三)被告冠O公司是否應負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之連帶責任?茲分述如下:
  (一)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運送貨物,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物之交付,應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運送契約所載之受貨人,苟不將載貨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仍不得請求交付運送物,不因載貨證券尚在託運人持有中而有所不同。故運送契約所載之受貨人不憑載貨證券請求交付運送物,運送人不拒絕而交付,如因而致託運人受有損害,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五O九號判例足資參照。查本件被告東O貨運公司受原告之委託,承運系爭貨物至瓜地馬拉交付實際受貨人BL公司,既已應原告之請求,發給載貨證券,即負有將運送物運送交付BL公司,並收回載貨證券之義務,乃被告東O貨運公司竟未收回載貨證券即任由BL公司提貨,如因此而致原告受有損害,原告自得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東O貨運公司賠償。次按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所指之「喪失」,除指絕對喪失(如滅失)之情況外,尚包括相對喪失之型態,亦即是否產生喪失情事,應針對權利人之立場加以判定。對貨物託運人而言,只要此等託運貨物,已無法由受領權人提領時,即屬喪失;又關於運送人之責任,只須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情事,經託運人或受貨人證明屬實,而運送人未能證明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所致者,則不問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之原因是否為可歸責於運送人之事由,運送人均應負法律上或契約上之責任(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九八號判決、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七一三號判例參照)。查本件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尚在託運人即原告持有中,為被告所不爭執,被告東O貨運公司任由無載貨證券之實際受貨人BL公司提貨,致貨物喪失,依前揭說明,原告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請求被告東O貨運公司賠償損害,洵屬正當。是被告冠O公司辯稱被告東O貨運公司係依運送契約之約定將系爭貨物交付載貨證券所載之受貨人,並未喪失等語,洵無足取。
  (二)次依海商法第五條適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運送物喪失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此亦為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之特別規定。又本件應交付時之目的地為瓜地馬拉,而原告出售系爭貨物二筆予瓜地馬拉客戶之總價分別為美金七萬九千零八十八元七角六分、三萬四千八百一十六元六角八分,且系爭貨物分別於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同年月六日交付實際受貨人BL公司,有商業發票二紙及台灣快桅股份有限公司之函文在卷可參(參本院卷第八三、八四、七五頁),則系爭貨物之價值依其喪失時即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同年月六日之匯率計算(1:34.91、1:34.72),分別折合新台幣二百七十六萬零九百八十九元、一百二十萬八千八百三十五元,共計新台幣三百九十六萬九千八百二十四元。再者,上開商業發票所載之價金係依其售價加計運費、保險費等,而尚未計進口稅之出貨成本,原告並以此作為海商法第五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核諸該成本尚未計入進口稅,且一般進貨成本均較市價為低等情,足認原告請求被告東O貨運公司賠償之金額為新台幣三百九十六萬三千三百四十元,應屬相當。被告冠O公司雖抗辯依國際貿易之性質,或因匯率波動,或因原料市場價格調降之因素,故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並不必然比買賣雙方訂約當時約定之交易價格為高等語,固有其依據,然如上所述,系爭貨物依其喪失時之匯率計算,已高於原告所請求之金額,且原告所出售之貨物為一般布料,若非重大事變,尚不會僅不到二個月之差距即劇烈變動其價格,是被告冠O公司上開辯詞,洵無足採。
  (三)再按未經認許其成立之外國法人,以其名義與他人為法律行為者,其行為人就該法律行為,應與該外國法人負連帶責任,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定有明文。查如前所述,被告東O貨運公司為一未經認許成立之外國法人,被告冠O公司為其在台之代理人,並以東O貨運公司名義攬載貨物,與原告訂立運送契約,並簽發載貨證券,依前開規定,原告主張被告冠O公司應與被告東O貨運公司連帶負賠償責任,自屬有據。被告冠O公司否認本件有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之適用,要無足取。
  五、綜上所述,本件被告東O貨運公司未收回載貨證券即行放貨予實際受貨人BL公司,致原告受有系爭貨物價值新台幣三百九十六萬三千三百四十元之損失,而被告冠O公司為被告東O貨運公司在台灣之代理人,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自應負連帶賠償責任。從而,原告請求被告應連帶給付新台幣三百九十六萬三千三百四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被告冠O公司為九十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被告東O貨運公司為九十三年五月十九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又本院已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及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判准原告之請求,則原告另依其他法律關係請求被告連帶賠償,本院即毋庸審酌,附此敘明。
  六、假執行之宣告:原告及被告冠O公司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經核均與規定相符,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宣告。
  七、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未經援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自無逐一詳予論駁之必要,併此敘明。
  八、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五條第二項。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十二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 林秀圓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十二日
書記官林蓮女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
  法院得宣告非經原告預供擔保,不得為假執行。
  法院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宣告被告預供擔保,或將請求標的物提存而免為假執行。
  依前項規定預供擔保或提存而免為假執行,應於執行標的物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為之。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2.【裁判字號】92,海商,14【裁判日期】920829【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8.1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海商字第一四號】
原  告  偉O興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王玉珊律師
複代理人甲OO
被  告  華O集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顏文正律師
    杜佳真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貳萬柒仟肆佰O拾O元貳角肆分,及自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参拾貳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台幣玖拾伍萬壹仟陸佰伍拾玖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如主文第一項所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原告於民國九十一年一月間將其所銷售予國外客戶如系爭商業發票所示貨物計三五八件(下稱系爭貨物),裝於一只編號第SCZU0000000號二十呎貨櫃中,委託被告以「ALSABAHIA」輪第「0018」航次,由台灣基隆運送至約旦「IRBID」港,此有被告簽發之載貨證券可稽。惟系爭貨物運抵目的港後,被告於受交付貨物之請求時,竟未依法收回上開載貨證券,即率將系爭貨物交付無受領權人,致原告所有之系爭貨物喪失,並致原告受有美金(下同)二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元二角四分之損害。又被告既未依海商法第六十三條及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就系爭貨物之保管、運送及看守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且於目的港受交付貨物之請求時,未收回前開載貨證券,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及運告應賠償原告二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元二角四分,及自原告委請王玉珊律師於九十一年十一月八日所寄發之律師函,催告被告給付賠償額期限屆滿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對被告抗辯所為之陳述:
  1、被告明知未收回載貨證券之情形下,不得將系爭貨物交付不知名之第三人,卻仍為之,是被告就系爭運送契約之履行顯有重大過失,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四款規定,被告自不得主張單位責任限制。
  2、縱被告得主張單位責任限制,然原告所委託運送者係三百五十八件,此觀載貨證券之記載即明,依此計算單位責任限制額度,已逾原告請求之金額。
  3、依實務見解,載貨證券並非契約,而僅為運送人單方之意思表示,自不得拘束託運人。
  三、證據:提出商業發票、載貨證券、律師函及回執為證。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
  (一)系爭貨物運送至約旦之目的港後,被告之當地代理商即依約通知受貨人貨已送到,但該受貨人竟未循正常之手續,亦即配合被告當地之代理商辦理清關領貨之程序,而自行至海關領貨,被告之代理人自始未被告知,因此,就系爭貨物滅失一節,並非被告及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所致,依海商法第六十九條第十七款規定,被告自不負賠償責任。
  (二)系爭貨物係原告自行裝運於貨櫃中,且貨櫃係由原告自行提供,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三項但書規定,應認原告委託被告運送者僅貨櫃一件,故縱被告依約應負賠償責任,依載貨證券背面約款第八條第六項b款單位責任限制之約定,被告負賠償責任之範圍亦僅五百元,原告逾此範圍之請求,並無理由。另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之單位責任限制,係以每件特別提款權六六六。六七單位計算,而查一特別提款權於九十二年五月份等於一。四O五九美元,則本件之單位責任限制額度為九百三十七元二角七分(1.4059×666.67),換言之,依上開規定,被告之賠償責任亦僅為九百三十七元二角七分。原告逾此範圍之請求,亦無依據。至載貨證券雖載有三百五十八件,然該記載係屬「據告稱」條款,無從確認該只貨櫃是否有三百五十八件貨品,因此,原告應舉證證明其裝入貨櫃之數量確有三百五十八件。
  (三)依原告提出之商業發票記載,系爭貨物之付款方式為信用狀,是原告為何未能領得貨款,被告無從得知,原告亦未事先促請被告注意,因此,原告就本件損害之發生,亦與有過失,原告應負大部分之責任。
  (四)原告主張其未受領貨款,而受有相當於貨款之損害,被告否認之,原告應就其主張未受領貨款一節負舉證責任。
  三、證據:提出空白載貨證券一件、約旦出口及金融銀行與約旦經濟部海關局之信函為證。
理  由
甲、程序方面:
  按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者,其成立要件及效力,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國籍不同者依行為地法,行為地不同者以發要約通知地為行為地,如相對人於承諾時不知其要約通知地者,以要約人之住所地視為行為地;又關於由侵權行為而生之債,依侵權行為地法。但中華民國法律不認為侵權行為者,不適用之。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及其他處分之請求,以中華民國法律認許者為限,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九條分別定有明文。查本件契約之履行地在約旦,是原告提起本件訴訟,自屬涉外事件而有準據法適用之問題。又查,本件兩造並無約定準據法,自無從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惟原告與被告均為我國籍,且運送契約之簽訂及載貨證券之簽發均在我國為之,故依前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二項規定,關於本件運送契約訟爭之準據法應適用我國法。又系爭貨物係在約旦「IRBID」港滅失,此為兩造所不爭執,則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九條第一項之規定,關於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除我國法律不認其為侵權行為者外,自應適用侵權行為地之約旦法律,合先敘明。
乙、實體方面:
  一、本件原告主張其於九十一年一月間將系爭貨物,裝於一只編號第SCZU0000000號二十呎貨櫃中,委託被告以「ALSABAHIA」輪第「0018」航次,由台灣基隆運送至約旦「IRBID」港。嗣系爭貨物運抵目的港後,被告於受交付貨物之請求時,並未收回載貨證券,即將系爭貨物交付無受領權人等情,業據其提出載貨證券、商業發票為證,且為被告所不爭執,自堪信為真實。
  二、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運送貨物,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物之交付,應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運送契約所載之受貨人,苟不將載貨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仍不得請求交付運憑載貨證券請求交付運送物,運送人不拒絕而交付,如因而致託運人受有損害,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五O九號號判例足資參照。次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運送人能證明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而致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定有明文。又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所指之「喪失」,除指絕對喪失(如滅失)之情況外,尚包括相對喪失之型態,亦即是否產生喪失情事,應針對權利人之立場加以判定。對貨物託運人而言,只要此等託運貨物,已無法由受領權人提領時,即屬喪失;另關於運送人之責任,只須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情事,經託運人或受貨人證明屬實,而運送人未能證明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所致者,則不問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之原因是否為可歸責於運送人之事由,運送人均應負法律上或契約上之責任,最高法院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二一九八號判決、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七一三號判例亦可資參照。經查,本件被告於受交付貨物之請求時,並未收回載貨證券,即將系爭貨物交付無受領權人,是就原告而言,則無異已喪失運送物,被告自應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負賠償責任。被告雖稱:系爭貨物係因受貨人未配合被告當地之代理商辦理清關領貨之程序,即自行至海關領貨,因此,就系爭貨物滅失一節,並非被告及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所致,依海商法第六十九條第十七款規定,被告自不負賠償責任等語,惟被告就系爭貨物已滅失之事實既不爭執,則自應就其抗辯非基於被告及代理人之故意或過失一節負舉證責任。被告固提出約旦出口及金融銀行與約旦經濟部海關局之信函為證,但約旦出口及金融銀行之信函,僅是提及信用狀之記載內容,而約旦經濟部海關局之信函亦未說明系爭貨物之交付過程,均難證明被告就系爭貨物之滅失無可歸責之原因,是被告以前詞為辯,洵無足採。
  三、再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為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所明定,此亦為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之特別規定。又本件應交付時之目的地為約旦「IRBID」港,而系爭貨物出售予約旦客戶之價金為二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元二角四分,有商業發票在卷可參,而上開價金係依其售價而尚未計進口稅之出貨成本,原告並以此作為海商法第五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核諸該成本尚未計入進口稅,且一般進貨成本均較市價為低,暨被告對該損害額亦未爭執等情,堪信原告所請求之損害額二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元二角四分,應屬相當。
  四、被告又稱:系爭貨物係原告自行裝運於貨櫃中,且貨櫃係由原告自行提供,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三項但書規定,應認原告委託被告運送者僅貨櫃一件,故縱被告依約應負賠償責任,依載貨證券背面約款第八條第六項b款單位責任限制之約定或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被告負賠償責任之範圍亦僅五百元或九百三十七元二角七分,原告逾此範圍之請求,並無理由等語。然按除貨物之性質及價值於裝載前,已經託運人聲明並註明於載貨證券者外,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對於貨物之毀損滅失,其賠債責任,以每件特別提款權六六六‧六七單位或每公斤特別提款權二單位計算所得之金額,兩者較高者為限。前項所稱件數,係指貨物託運之包裝單位。其以貨櫃、墊板或其他方式併裝運送者,應以載貨證券所載其內之包裝單位為件數。但載貨證券未經載明者,以併裝單位為件數。其使用之貨櫃係由託運人提供者,貨櫃本身得作為一件計算,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三項定有明文。又上開所謂「其使用之貨櫃係由託運人提供者,貨櫃本身得作為一件計算」,係指除載貨證券所載之件數外,倘貨櫃係由託運人提供者,該貨櫃本身亦得加計一件,而非指全部貨物僅得計算貨櫃一件而已,被告上開主張顯有誤會。另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記載原告委託被告運送之貨物為三百五十八件,有載貨證券在卷足憑,則加計原告自行提供貨櫃一件之結果,原告委託被告運送之貨物共三五九件。被告固又以前開載貨證券之記載係「據告稱條款」,無從確認該只貨櫃是否有三百五十八件貨品,因此,原告應舉證證明其裝入貨櫃之數量確有三百五十八件等語為辯。但查,系爭貨物係由原告裝疊入櫃,雖為原告所不爭執,且載貨證券上亦載有「SAYTOTALTHREEHUNDREDFIFTYEIGHT(358)PACKAGEONLY.」等字句,惟按載貨證券,應載明依照託運人書面通知之貨物名稱、件數或重量,或其包裝之種類、個數及標誌;前項第三款之通知事項,如與所收貨物之實際情況有顯著跡象,疑其不相符合,或無法核對時,運送人或船長得在載貨證券內載明其事由或不予載明;載貨證券依第一項第三款為記載者,推定運送人依其記載為運送,海商法第五十四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二項、第三項定有明文。因此,運載明,以避免負證券文義之義務;若於載貨證券上已載明運送物之情狀、數量、或重量,則運送人以其記載為運送之標的,當亦有所瞭解,其進而為之承運,自應對之負責,而不得再以「無法查核」為由,主張毋庸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責。
  查本件被告於接收系爭貨物時即簽發載貨證券,而載貨證券上並無其他異常註記,甚而記載所運送者為三百五十八件,如被告因託運人即原告裝櫃封緘後始將整櫃交運,而對貨物情狀無法查核,則就所運送之系爭貨物是否為三百五十八件,自得不予載明,其既已將系爭貨物之情狀、數量、或重量等資料記載於載貨證券上,並進而承運,依前述條文規定及載貨證券之文義性以觀,自應推定被告接運之系爭貨物確為三百五十八件。準此,系爭貨物加計貨櫃一件既有三百五十九件,則不論係依載貨證券背面約款第八條第六項b款約定每件以五百元,或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以每件特別提款權六六六‧六七單位計算所得之金額,均較原告請求之損害額為高,是被告於本件主張單位責任限制,並無實益。再者,本件係因被告將系爭貨物交付無受領權之第三人,致原告所有之系爭貨物喪失,核與信用狀之開立並無相干,被告亦未言明原告有何促使被告注意之義務,是被告據此主張原告與有過失,洵無足採。
  五、綜上所述,本件被告將系爭貨物交付無受領權之第三人,致原告所有之系爭貨物喪失。從而,原告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二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元二角四分,及自催告期限屆滿之翌日即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又本院已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判准原告之請求,則原告另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如主文所示之金額,即毋庸審酌,併此敘明。
  六、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均與規定相符,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宣告。
  七、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未經援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自無逐一詳予論駁之必要,附此敘明。
  八、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二年 八 月二十九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林秀圓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二年 八 月二十九日
書記官林蓮女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3.【裁判字號】90,上,320【裁判日期】90071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8.2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上字第三二O號】
上 訴 人 萬O航空貨運承攬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林O滿
被 上訴人 亞O貿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張O隆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年二月二十一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八十九年度訴字第四五二一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上訴費用及原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貳、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外,補稱:
  一、依被上訴人所提出之出口報單及起訴狀內訴訟的金額兩相對照,足認系爭貿易條件為FOB(FREE ONBOARD:意涵指貨物通過船舷欄杆以後就買賣標的物之一切風險及費用,即由買受人負擔),則被上訴人將系爭貨物交付予運送人時,被上訴人即已履行交付買賣標的物之義務,至於貨物於運送過程中遭遇毀損或滅失之風險,概由買受人承擔,與出賣人無涉,則依國際貿易之習慣,買受人並不得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權而拒絕給付買賣價金,則出賣人即被上訴人並未因受貨人提貨而受有損害,是被上訴人之請求並無理由。
  二、依實務見解,認為託運人依運送契約所得行使之權利,在受貨人或其他載貨證持有人得以行使權利之期間,殆處於休止之狀態不能行使,否則運送契約上之同一筆運送物若有毀損、滅失或遲到之情事時,運送人將遭託運人及受貨人雙重求償之可能,對運送人顯失公平,於航空運送亦有適用;而被上訴人為系爭空運提單上之託運人,系爭貨物既經受貨人受領,是以系爭提單不可能於嗣後再依輾轉讓而復為託運人(即被上訴人)持有,被上訴人之權利係處於休止之狀態,不能本於運送契約向上訴人請求損害賠償。
  三、被上訴人於八十九年五月間應給付積欠上訴人之運費計新台幣(下同)三十三萬二千二百九十六元,果上訴人應負損害賠償之責,上訴人依法主張抵銷。
  參、證據:除援用原審提出者外,補提存證信函影本為證。
乙、被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
  一、上訴駁回。
  二、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貳、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外,補稱:
  一、系爭國際貿易採取之付款方式為「貨到付款」﹝D/P products deliveryairportthenremitpayment﹞,意即當出賣人將貨物運達目的地時,買受人始有交付款項之義務,因此運送過程中之危險仍由被上訴人所負擔,此與貿易條件FOB出賣人將貨物交付運送人時,出賣人已履行交付買賣標的物之義務,貨物運送過程中遭遇毀損或滅失之風險,概由買受人承擔之交易條件決不相同,上訴人對此顯有誤會。而在被上訴人通知上訴人發放貨物及將提單交給客戶之前,上訴人之員工疏於注意竟將提單及貨物交付他人﹝是否為受貨人尚待查證﹞,致使被上訴人之貨物喪失,造成被上訴人之損害,因此上訴人以與系爭交易不相同之貿易條件指稱被上訴人未受有損害為無理由。
  二、被上訴人之權利並未休止,最高法院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九七號等民事判決於本件並不適用:
  (一)、按載貨證券填發後,運送人對於載貨證券持有人,固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其責任,且在載貨證券持有人行使權利期間,託運人對運送人依運送契約所得行使之有關之權利,殆處於休止狀態,不能行使,旨在避免運送人受雙重請求之危險。固為最高法院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九七號民事判決所認。惟該判決係針對海商法之載貨證券所作之解釋與本件航空運送之提單效力不同,能否適用容有疑義。且本件之事例與該判決之事實根本不同,更無適用之空間。
  (二)、又空運提單,為航空公司自託運人收到空運貨物之收據,同時又為託運人與航空公司之間所締結的航空運輸契約。雖空運提單如同海運提單具有收據及運送契約的作用,但並不具有流通轉讓性,所以不是代表貨物所有權之權利證書,因此即使第三人取得系爭航空提單亦不得對上訴人主張任何權利。
  (三)、本件上訴人根本無受雙重請求之危險;與該判決係託運人將載貨證券交給第三人或同意運送人將載貨證卷交付第三人而貨物仍在運送人之間接占有下,而發生事故,因運送人對載貨證券持有人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其責任,此時載貨證券持有人及運送人均有依法請求運送人賠償之權利,為避免運送人受雙重請求,使運送人之權利暫時處於休止之狀態情形根本不同。上訴人卻將此截然不同事實混為一談,故本件根本無適用該等判決之餘地。
  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算之,本件交易條件買受人應支付上訴人之金額應包括貨物價格為新台幣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及運費美金九千美元,因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二項之規定,上訴人於起訴實已將運費部分扣除,故被上訴人不得再行主張抵銷,另本件運費應為新台幣二十六萬一千零七十七元,非上訴人所主張之三十三萬二千二百九十六元。
  參、證據:除援用原審提出者外,補提商業發票影本為證。
理  由
  一、被上訴人起訴主張:伊於民國(下同)八十九年四月間委託上訴人承攬運送可錄式供光碟片貨物一批計二十萬片至巴基斯坦,價值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因本件國際貿易採取之付款方式為「貨到付款」,伊特別指示萬太公司須將提單寄交押匯銀行,而非將提單隨機,由押匯銀行接到提單後通知受貨人,俟受貨人將貨款經由押匯銀行匯至被上訴人公司之銀行帳戶後,始由押匯銀行將提單交付受貨人取貨,且約定未經被上訴人進一部指示前不得將貨物交付售貨人,然貨物到達多日,伊均未收到貨款,經查證後始知上訴人未獲得伊指示,即將貨物交由他人受領,致使伊無法順利取得貨款而受有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之損失,為此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請求上訴人賠償上開金額之損害並加計法定遲延利息。
  二、上訴人則以:伊依被上訴人之指示,將提單受貨人更改為BOSSINTERNATIONAL,並依被上訴人之指示,將系爭貨物交付,而被上訴人係遲至貨物運抵目的地並交付受貨人五個月後,始向伊主張未依其指示放貨,應對其負賠償責任,顯係被上訴人在交貨五個月後,未向買受人取得貨款,始藉口上訴人未接獲放貨指示之書面證據而轉向上訴人尋求補償,且本件系爭貿易條件為FOB,運送過程所受損害應由買受人承擔,買受人仍應負給付貨款責任,被上訴人並未因受貨人提貨而受有損害,又被上訴人為系爭空運提單上之託運人,而系爭貨物既經受貨人受領,是以系爭提單不可能再依轉讓而為託運人即被上訴人持有,被上訴人之權利係處於休止之狀態,亦不能本於運送契約向上訴人請求損害賠償。再者,被上訴人積欠系爭貨物之運費三十三萬二千二百九十六元,果上訴人應負損害賠償之責,伊依法主張抵銷等語為辯。   三、本件被上訴人主張於八十九年四月間委託上訴人運送貨物至巴基斯坦,貨物總價值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其受貨人原為MUSLIM COMMERCIALBANKLTD.,並以MACROSDATASYSTEMSLTD.為貨到之受通知人,嗣上訴人於八十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以傳真通知被上訴人將受貨人改為保斯國際公司(BOSSINTERNATIONAL),並於空運提單上加註特別條款「扣留此筆貨物並勿將此提單交付客戶,直到我們發出通知為止」(PLSHOLDTHISCARGOANDDONTRELEASEdocxTOCLUNTILWEGIVEYOUFURTHERINSTRUCTION.TKS),此有兩造均不爭執之空運提單為憑(同原審卷第十三頁),且為兩造所不爭執,此部分之主張可信為真實。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未依兩造之約定,待其具體指示後,即將提單及貨物交付保斯國際公司,致其未能收到貨款,因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請求上訴人負賠償責任。上訴人則抗辯伊將系爭貨物交付予保斯國際公司(BOSSINTERNATIONAL)係其公司之職員姜美霞於八十九年五月七日左右,接到被上訴人公司電話通知將前開貨物交付予保斯國際公司(BOSSINTERNATIONAL)後始放行云云,並舉證人姜美霞及請求調閱電話通聯紀錄為證。惟查:
  (一)、證人姜美霞於原審證述:自八十九年二月九日至五月二十五日止在上訴人公司從事文書工作,處理報關出口,。。。處理過兩造間報關事項二次,第一次時間已忘記,另一次是四月十九日,。。。被上訴人一開始傳真時有註明貨到外國先不要放提單,但我們收到國外收貨人通知要求把收貨人改為另一家公司,通知被上訴人公司陳小姐後,我們即在提單上直接做更改再傳真給國外,後來祕書接到外國通知表示該新收貨人在一定期間內拿到貨就不再收貨,我通知被上訴人,被上訴人即表示可以放貸,我就通知國外,被上訴人是以電話通知可以放貨,在離職前即未再收到被上訴人公司任何通知等語。惟證人到場做證前,曾由上訴人代理人在庭外提供資料予證人,證人到場陳述時,經原審發現上情,請證人逕予陳述,證人即將所有前開內容加以闡述,準此,原審未進行訊問或提出任何書面資料下,證人已知法院欲調查之內容,其證述是否曾與請求傳訊之上訴人互為勾串,已有可疑?又證人僅處理過二次兩造間往來情事,對於第一次處理時間全部遺忘,而對於本次之處理事務,竟能明確道出「四月十九日」之時間,實有違常情。
  又證人另陳:一般均是用電話,之前用傳真是要確定收貨人正確之名稱云云,然被上訴人於變更收貨人之通知時,既以傳真方式確定收貸人,則指示「交付」貨物,事關重大,更應以傳真或其他書面方式為之,以杜來日之爭議,被上訴人應不可能僅以「電話」通知,故證人證稱被上訴人係以電話通知交付貨物,顯違常理,且有偏頗上訴人之虞,其證言應無可採信。
  (二)、上訴人於九十年一月十日言詞辯論時,始提出調閱八十九年五月一至十日之電話通聯紀錄,不僅已超出電信公司保存期限,縱其有通聯紀錄亦無法證明通話之內容,對於上訴人欲證明被上訴人曾通知放貨之事項亦無關連性,自無調閱之必要。
  (三)、上訴人另抗辯被上訴人遲至八十九年九月始向上訴人請求係未自巴基斯坦之買受人受清償全部之貨款,乃藉上訴人並無被上訴人指示放貨之書面證據之機會,轉而向被告尋求補償云云,亦係上訴人推測之詞,並未提出實據以供認定。
  (四)、空運提單除由託運人及運送人各留存乙份外,另乙份提單則係隨機與貨物同行,雖為華沙公約第六條所明定,並屬空運實務之慣例。然兩造於本件國際貿易之運送契約,既有特別約定,自應從其約定。   (五)、上訴人又抗辯本件系爭貿易條件為FOB(FREE ONBOARD:意涵指貨物通過船舷欄杆以後就買賣標的物之一切風險及費用,即由買受人負擔),則被上訴人將系爭貨物交付予運送人時,被上訴人即已履行交付買賣標的物之義務,至於貨物於運送過程中遭遇毀損或滅失之風險,概由買受人承擔,與出賣人無涉,則依國際貿易之習慣,買受人並不得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權而拒絕給付買賣價金,則出賣人即被上訴人並未因受貨人提貨而受有損害,是被上訴人之請求並無理由云云。   惟查本件系爭國際貿易採取之付款方式為「貨到付款」﹝D/P productsdeliveryairportthenremitpayment﹞,意即當出賣人將貨物運達目的地時,買受人始有交付款項之義務,此有商業發票可稽﹝被上證一﹞,因此運送過程中之危險仍由被上訴人所負擔,此與貿易條件FOB出賣人將貨物交付運送人時,出賣人已履行交付買賣標的物之義務,貨物運送過程中遭遇毀損或滅失之風險,概由買受人承擔之交易條件決不相同,上訴人對此顯有誤會。正因此種交易條件對出賣人﹝被上訴人﹞較為不利,為保障被上訴人之權益,故被上訴人特別指示上訴人需將提單寄交押匯銀行而非將提單隨機,由押匯銀行接到提單後通知受貨人,俟受貨人將貨款經由匯款銀行匯至被上訴人之銀行帳戶後,始由押匯銀行將提單交付受貨人取貨,且為求慎重特別於提單上註明:「請將此筆貨物扣留並勿將此提單交付客戶,直到我們給你進一步通知為止」﹝PLS HOLDTHISCARGOANDDONTRELEASEdocxTOCLUNTIL WEGIVEYOUFURTHERINSTRUCTION.TKS﹞,此有提單可證﹝參原證三﹞。而在被上訴人通知上訴人發放貨物及將提單交給客戶之前,上訴人之員工疏於注意竟將提單及貨物交付他人﹝是否為受貨人尚待查證﹞,致使被上訴人之貨物喪失,造成被上訴人之損害,因此上訴人以與系爭交易不相同之貿易條件指稱被上訴人未受有損害,顯為無理由。
  (六)、另上訴人抗辯被上訴人積欠上訴人運費三十三萬二千二百九十六元,果上訴人應負損害賠償之責,上訴人依法主張抵銷等語。然被上訴人於起訴時已先行將運費扣除,無抵銷之適用,次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算之。運費及其他費用,因運送物之喪失、毀損,無須支付者,應由前項賠償額扣除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二項定有明文。本件交易條件買受人應支付上訴人之金額應包括貨物價格為新台幣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及運費美金九千美元,此有出口報單可證(見原證一),因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二項之規定,被上訴人於起訴實已將運費部分扣除,故上訴人不得再行主張抵銷,另本件運費應為新台幣二十六萬一千零七十七元,此有統一發票及收費明細可證(見原證二),而非上訴人所主張之三十三萬二千二百九十六元,併此敘明。
  (七)、上訴人雖又抗辯依最高法院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九號實務見解,被上訴人之權利係處於休止狀態,上訴人不得依運送契約行使權利云云。然查載貨證券填發後,運送人對於載貨證券持有人,固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其責任,且在載貨證券持有人行使權利期間,託運人對運送人依運送契約所得行使之有關之權利,殆處於休止狀態,不能行使,旨在避免運送人受雙重請求之危險。固為最高法院七十三年台上字第一八九七號民事判決所認。惟該判決係針對海商法之載貨證券所作之解釋與本件航空運送之提單效力不同,能否適用容有疑義。且本件之事例與該判決之事實根本不同,更無適用之空間。系爭糾紛乃上訴人﹝運送人﹞過失在未經被上訴人﹝託運人﹞之同意及指示之情形下擅自將提單及貨物交由第三人,提單持有人既已受領貨物,其對上訴人根本無任何請求之權利,僅被上訴人因上訴人違背被上訴人之指示,造成貨物之喪失致使被上訴人無法取得貨款,得依運送契約請求上訴人賠償損害,因此在本件並無所謂其他提單持有人得對運送人主張權利之情形,本件上訴人根本無受雙重請求之危險;與該判決係託運人將載貨證券交給第三人或同意運送人將載貨證卷交付第三人而貨物仍在運送人之間接占有下,而發生事故,因運送人對載貨證券持有人應依載貨證券之記載負其責任,此時載貨證券持有人及運送人均有依法請求運送人賠償之權利,為避免運送人受雙重請求,使運送人之權利暫時處於休止之狀態情形根本不同。上訴人卻將此截然不同事實混為一談,故本件根本無適用該等判例之餘地。
  四、綜上,上訴人所舉證據,均不能證明被上訴人曾通知上訴人交付貨物予保斯國際公司(BOSSINTERNATIONAL),從而,上訴人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之規定,自應負賠償責任。查系爭貨物之價格為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有上訴人不爭執之出口報單及發票、收費明細表在卷可考(原審卷證一、證二),是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給付二百零六萬七千二百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之八十九年十月二十七日起之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並依兩造之聲請分別酌定相當擔保金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經核均與規定相符,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
  五、上訴人另於九十年七月十日提出辯論意旨,抗辯被上訴人未先證明系爭貨物「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市價,因其提出之時間已在言論辯論之後,有延滯訴訟之虞,且由被上訴人提出之出口報單、發票、收費明細表亦可得知交付時目的地之價格,故上訴人上開之請求,無庸再行斟酌。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 年 七 月十八 日
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 官 張 宗 權
法 官 蕭 艿 菁
法 官 陳 永 昌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及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中 華 民 國九十 年 七 月二十 日
書記官 劉 美 垣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4.【裁判字號】90,海商,12【裁判日期】91013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8.3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海商字第一二號】
原  告  台灣寶O國際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被  告  運O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壹佰玖拾肆萬伍仟玖佰肆拾元,及自民國九十年一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百分之九十九,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台幣陸拾肆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台幣壹佰玖拾肆萬伍仟玖佰肆拾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  實
壹、原告方面:
  一、聲明:
  (一)先位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伍萬玖仟陸佰元及新台幣壹萬玖仟伍佰零肆元,及均自民國九十年一月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備位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壹佰玖拾陸萬伍仟肆佰肆拾肆元,及自民國九十年一月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原告前於八十九年十月間,請被告託運滑板車乙批,自台灣前往丹麥哥本哈根。原告為系爭載貨證券之持有人,被告為本件運送人,依法即應將貨物交付予原告或其指定之人,詎上開貨物運抵目的地後,被告竟未收回載貨證券即將貨物交付他人,顯有故意及重大過失,依法即應負損害賠償之責。
  (二)又系爭貨物即NG-200(MINISCOOTERALLOY)於目的地丹麥之市價,經囑託我國駐丹麥代表處查明,其每件之市價在美元壹佰参拾柒元柒角至美元陸拾玖元参角捌分之間,顯均逾原告所請求以每件美元貳拾玖元八角計算之價值,是原告之主張為有理由。
貳、被告方面:
  一、聲明: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本件依載貨證券所載,應適用英國法,而非適用我國法律。
  (二)本案因系爭貨物之規格不符,故受貨人與託運人即原告就貨物之價格有所爭執,受貨人因此不願受領貨物,然經被告與受貨人協商結果,受貨人聲稱原告已同意讓受貨人先行受領貨物,嗣受貨人賣出系爭貨物後,再付款與原告。被告因此交貨,自有理由。
  (三)次查系爭貨物共有二千件,然依受貨人於八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向原告所發出之函件表示,受貨人已經以美金貳拾肆元將系爭貨物中之一千件售出;故依此可知,受貨人係已得原告之承諾,而將系爭貨物中之部分賣出,故原告在此部分並未受有損害。
  (四)另系爭貨物中仍有八百件存放在被告公司於丹麥之倉庫,此為受貨人拒絕受領之貨物,因此,被告自得依據海商法第五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主張將貨物寄存於倉庫,並通知原告及受貨人,今受貨人既拒絕受領此批貨物,則因此所衍生之倉租費及相關費用,即應由原告負擔,被告就此主張抵銷。從而原告就此八百件之貨物,並未受有任何損害。
  (五)系爭貨物中有二百片已經遺失,然是否可歸責於被告,仍有疑問;且縱有損害,也應在每件美金貳拾肆元之範圍內負責,而非原告所主張之單價。
  (六)況本件被告就系爭貨損並無故意或重大過失,原告自不得依據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之規定為請求。
  参、本件原告主張其於八十九年十月間,請被告託運滑板車乙批,自台灣前往丹麥哥本哈根,被告應將貨物交付予原告或其指定之人,詎上開貨物運抵目的地後,被告竟未收回載貨證券即將貨物交付他人之事實,業據其提出載貨證券、被告電子郵件為證,並為被告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
  肆、被告雖辯稱本件之準據法不應為我國法,而應為載貨證券上所載之英國法,然按載貨證券附記約定準據法之文句,乃單方所表示之意思,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度第四次民事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八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九O四號判決、八十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六二號判決、八十年度台上字第一八三O號判決均可資參照),則本件載貨證券上雖載有準據法為英國法之字句,惟依前述說明,尚無從拘束原告甚明;從而兩造既均為我國人,本件即應適用我國法,先予敘明。
  伍、被告雖辯稱經其與受貨人協商結果,受貨人聲稱原告已同意讓受貨人先行受領貨物,嗣受貨人賣出系爭貨物後,再付款與原告,被告因此交貨自有理由云云,惟查託運人願承擔責任,以合意使運送人無庸收回載貨證券而將貨交付予未持有載貨證券之受貨人,而承擔其危險,雖非法所不許(最高法院八十五年度海商上字第六號判決參照),但被告前述辯詞不僅為原告所否認,其所提出之被證二電子郵件,亦係受貨人對被告之陳述,尚不能用以證明原告曾同意被告在未收回提單下先行放貨之事實,則被告前揭辯詞,自無足採信;被告雖另辯稱其就系爭貨損並無故意或重大過失,原告自不得依據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之規定為請求云云,然查,原告本件係請求因貨物滅失所造成之損害,而非請求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所稱之「其他損害」,是以被告有無故意或重大過失,並非本件所須審酌,故被告辯稱其無重大過失等語,縱然屬實,亦不能於本件中對抗原告甚明。
  陸、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運送貨物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物之交付,應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運送契約所載之受貨人,苟不將載貨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六百三十規定,仍不得請求交付運送物,不因載貨證券尚在託運人持有中而有所不同。故運送契約所載之受貨人不憑載貨證券請求交付運送物,運送人不拒絕而交付,如因而致託運人受有損害,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五O九號判例可資參照(前揭判例所稱之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係指八十八年七月十四日公布施行前之海商法條文,惟前揭法條於修正後移列於現行海商法第六十條第一項,是前揭判例仍有適用,併此敘明),原告即據此主張被告應負損害賠償之責;次依海商法第六十條第一項準用民法第六百二十九條規定,交付載貨證券於有受領貨物權利之人時,其交付就貨物所有權移轉之關係,與貨物之交付,有同一之效力,此項「交付」之效力,乃基於法律之規定而發生,為民法第七百六十一條之特別規定,實為揭示載貨證券之物權效力,故取得運送物之占有者,若未持有載貨證券,除有民法第九百四十八條「善意受讓」之情事外,並不能取得運送物之所有權(最高法院八十四年度海商上字第十三號判決參照),而本件系爭貨物之載貨證券既仍為原告所持有中(本院九十年五月十日言詞辯論筆錄參照),則揆諸前揭說明,原告仍為系爭貨物之所有權人,應無疑問。惟本件因被告之行為,使得受貨人取得系爭貨物之占有,是對原告而言,已屬相對滅失而受有損害,從而,原告以首揭判例意旨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自有理由。
  柒、次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此依據海商法第五條之規定,於海商事件適用之(最高法院七十二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五號判決參照)。經查,系爭貨物於目的地即丹麥哥本哈根之市價,經本院依原告之聲請函請我國駐丹麥代表處代為查核,每件售價在美元壹佰参拾玖元柒角至美元陸拾玖元参角捌分之間,有我國駐丹麥代表處丹麥(九十)字一六八號函附卷足稽,顯均逾於原告以每件美元貳拾玖元八角請求之金額,是原告以前述金額為基準,計算其所受之損害,應屬有據。惟原告於先位聲明中請求新台幣壹萬玖仟伍佰零肆元部分,及備位聲明中所請求之金額中之新台幣壹萬玖仟伍佰零肆元部分,均係出口押匯所須費用,有臺灣土地銀行其他交易憑證在卷可稽,而核以一般常情,此類出口手續費用應已包含於目的地市價之中,從而原告前述先、備位聲明中就新台幣壹萬玖仟伍佰零肆元部分之請求,即由於與其所請求因貨物滅失所受之損害間,顯屬重複,而不能認為有理由。另按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中,所謂「應依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僅係作為損害賠償額之計算標準,並不表示當事人間債之標的即成為以交付時目的地之外國通用貨幣為給付(最高法院八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三一三三號判決、八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五四八號判決參照),則原告先位聲明中請求被告給付美金之部分,即無理由;而備位聲明中,除前述無理由之新台幣壹萬玖仟伍佰零肆元部分外,以系爭貨物到達目的地日即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之匯率即每新台幣参拾貳元陸角伍分兌換一美元,及系爭貨物共二千件,且每件原告係以美元貳拾玖元捌角計算,原告受損害之金額應共為新台幣壹佰玖拾肆萬伍仟玖佰肆拾元(2000x32.65x29.8=0000000),是原告此部分之請求,即有理由。
  捌、被告雖另辯稱系爭貨物中仍有八百件存放在被告公司於丹麥之倉庫,此為受貨人拒絕受領之貨物,是其自得依據海商法第五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主張將貨物寄存於倉庫,並通知原告及受貨人,並將因此所衍生之倉租費及相關費用,與原告之請求抵銷;另系爭貨物中有二百片已經遺失,惟是否可歸責於被告,仍有疑問,且縱有損害,也應在每件美金貳拾肆元之範圍內負責云云。然查,被告前述抗辯無非以被證四由DavidHearn所寫之信件為證,惟該DavidHearn究為何人?其於函件中所述者是否與實情相符?被告主張之抵銷費用為何?每件以美金貳拾肆元計算有何依據?被告均未說明,是其辯稱足以抵銷、或不能以原告所主張之金額計算云云,均無足採信,併此敘明。
  玖、末按「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前項催告定有期限者,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任。」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三項分別定有明文。經查原告於起訴前,曾以卷附之存證信函催告被告於函到一週內賠償原告美金伍萬玖仟陸佰元,而前述存證信函係於九十年一月八日為被告所收受,有掛號函件收據在卷可稽,是依前述法條,被告應賠償前述金額之期限,應於九十年一月十四日屆滿,而於同年月十五日起負遲延之責。故原告請求遲延利息部分,於自九十年一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範圍內,為有理由,逾此部分,則無理由。
  壹拾、從而,原告依據兩造間之承攬運送契約關係,(一)先位請求被告給付美金伍萬玖仟陸佰元及新台幣壹萬玖仟伍佰零肆元,及均自九十年一月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部分,為無理由,應予駁回;至(二)備位請求被告給付原告新台幣壹佰玖拾陸萬伍仟肆佰肆拾肆元,及自九十年一月九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之部分,在請求新台幣壹佰玖拾肆萬伍仟玖佰肆拾元,及自九十年一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之範圍內,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則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原告勝訴部分,合於法律規定,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宣告之;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因訴之駁回而失所依據,不予准許。
  拾壹、本案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經核均與判決結果無影響,毋庸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拾貳、結論:本件原告之訴先位部分為無理由,備位部分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但書、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一 月三十一日
民事第三庭法官 林鴻達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一 月三十一日
法院書記官 林秀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5.【裁判字號】93,重訴,849【裁判日期】93120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8.3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三年度重訴字第八四九號】
原 告
即反訴被告 榮O印製廠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陳純仁律師
複代理人  呂光武律師
被 告
即反訴原告 台O汽車貨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丁OO
訴訟代理人 甲OO
    乙OO
  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九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反訴被告應給付反訴原告新臺幣捌仟参佰壹拾陸元,及自民國九十三年十月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反訴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反訴被告負擔二分之一;其餘由反訴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三項得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壹、本訴部分
  一、原告主張:被告於民國九十二年六月二十五日運送原告所有之DEV-2400運轉機(下稱系爭運轉機),由桃園縣觀音鄉OO村OO路八號運至台北縣林口鄉OO區O路十號,該機器原告用以印製訴外人家樂福公司訂單預定於九十二年九月、十月印行四大張雙面彩色海報,惟被告之拖車及板車之司機疏未將系爭運轉機包紮並固定,至行經桃園縣大園鄉OO路與國際路之十字路口右轉彎時,因車速及行車位置不當,加上被告貨運人員綑綁不當導致一座印刷單位掉落地面毀損,另一座印刷單位機器震盪移位。原告請日本技師查驗,維修費需日幣一千六百七十三萬八千一百元,被告不同意,被告請訴外人世O印刷機械技術有限公司查驗修復,但無法保證品質,無法進行修復,嗣被告購買中古同型一個印刷單位以彌補原告機器損壞之損失,但無法試驗該單位之品質與功能。原告緊急調用SOLNA-D30印刷機支援,此印刷機重新排列、安裝、整修、增添設備,共計新台幣(下同)五百五十萬零六百八十四元。原告已接訂單委由中國時報、蘋果日報、大成報、華億公司代印,支出八百九十一萬七千三百七十六元,經扣除節省支付之油量及雜費後,受到四百五十八萬七千九百零六元損害。爰依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二百三十一條第一項、第二百三十二條、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之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其損害。並聲明: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八百七十萬一千七百零四元及自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十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原告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三日通知被告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派兩台板車將八台印刷機由桃園觀音鄉倉庫運往林口安裝,運送當日下午三時四十三分於桃園縣大園鄉OO路O段三零二號十字路口前,系爭運轉機掉落損壞,被告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派人致歉及了解修復問題。系爭運轉機如有不得震動及防滑落應告知被告,若有綑綁不妥之處,原告專業技術人員皆在場監督,應即指正,原告技術人員既已同意二台板車安全無疑,准予載運出廠,即不可認被告綑綁有何不妥之處,況從民法第六百二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可推知貨物之包裝亦屬託運人之義務。被告運輸車輛到達路口時速為二十八公里以下,且掉落之印刷單位係在最平穩之位置,可見系爭運轉機滑落並非因車速或駕駛不當所致。就原告主張因委外印刷受到損失部分,原告可節省三百七十四萬六千五百五十八元外,尚有營業利益收入不致產生虧損。就原告主張緊急調用SOLNA-D30印刷機支援部分,原告於九十二年七月十日傳真修復報價明細表給被告,而原告於九十二年七月三日即已支付調用SOLNA-D30印刷機整修費用五十八萬零一百一十元,且原告整修機器必須有前期之價格議價及簽約時間,原告整修SOLNA-D30印刷機為原告發生本案前既定設備整修案,而非原告所述因本案不得不調動之設備,其整修費用,與本案無涉。被告於九十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向DEV-2400運轉機台灣代理商購買與系爭運轉機印刷單位相同且較新之中古機作為賠償之用,且經被告簽收,該機器由代理商保固一年。被告認為原告修理費不合理。本件損壞被告非出於故意或重大過失。板車載運印刷機行駛時必然產生震動,不能以運送途中致印刷機產生移位而要求被告賠償等語抗辯。並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為不利於被告之判決准供擔保免假執行。
  三、查本件原告主張其與被告成立運送契約,約定被告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派兩台板車將原告之系爭印刷機由桃園縣觀音鄉OO村OO路八號運至台北縣林口鄉OO區O路十號,運送當日下午三時四十三分於桃園縣大園鄉OO路O段三零二號十字路口前,系爭運轉機其中一印刷單位掉落損壞,另一印刷單位機器震盪移位等情,有其提出照片在卷可稽,復為被告所不爭執,其所為前揭主張應堪信為真實,惟被告以前詞置辯,按「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行使其權利。」、「因不完全給付而生前項以外之損害者,債權人並得請求賠償。」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定有明文;又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亦規定:「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運送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者,如有其他損害,託運人並得請求賠償。」。從而,本院應審酌者,即(一)被告有無可歸責事由,致給付不完全?(二)被告有無故意及重大過失,致其運送物之毀損?
  四、按債務人就其故意或過失之行為,應負責任。過失之責任,依事件之特性而有輕重,如其事件非予債務人以利益者,應從輕酌定。民法第二百二十條定有明文,學者咸稱之為「債務人責任之酌定」;查本件兩造為運送契約,則依前揭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規定,託運人對運送物之毀損之損害賠償責任,係以「運送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為限,是原告依不完全給付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即依前開規定從輕酌定;又按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運送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者,如有其他損害,託運人並得請求賠償,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亦定有明文。託運人如就此項損害請求上訴人賠償,即應就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託運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即應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八十年度台上字第一三五四號裁判意旨參照)。查,原告主張被告有可歸責事由,無非以因被告車速及行車位置不當,加上被告貨運人員綑綁不當所致云云,並提出照片為憑,惟被告否認有何車速、行車位置不當,本院復難僅憑上開照,遽認被告確有原告所稱重大過失乙節為真實。此外,原告即未能舉證以實其說,則揆諸前開說明,原告主張因被告重大過失,致系爭運送物之毀損云云,即核屬無據,不應准許。
  五、綜上所述,原告主張因被告重大過失,致系爭運送物之毀損乙節,並無可採,已如前述,則原告本於民法第二百二十六條、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二百三十一條第一項、第二百三十二條、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八百七十萬一千七百零四元損害,及法定遲延利息,即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其本訴既經駁回,其所為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
貳、反訴部分:
  一、反訴原告起訴主張:反訴原告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四日運送反訴原告所有之DEV-2400印刷機(下稱系爭運轉機),運送當日於桃園縣大園鄉OO路O段三零二號十字路口前,系爭運轉機其中一印刷單位掉落損壞,反訴原告檢視損壞之系爭運轉機,估計修復費用為新台幣四十萬至五十萬,另洽詢系爭運轉機,臺灣代理商修復需五十五萬八千七百四十五元,反訴被告不同意,故反訴原告購買比原損壞較新之機器,經測試認為可完整正常運作,由原代理商保固一年之同型機器,交付反訴被告作為賠償,反訴被告已收受,反訴原告之履行賠償責任已完畢,反訴被告應給付運費八千三百一十六元,且反訴被告應讓予基其所有之受損系爭運轉機印刷單位一組所有權與反訴原告,併依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之一規定,請求反訴被告給付前開DEV-2400印刷積單位一組予反訴原告等語。並聲明:
  反訴被告應給付原告運費八千百一十六元,及自九十三年十月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反訴被告應將其所有之DEV-2400印刷積單位一組所有權讓予並交付反訴原告。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反訴被告則以:雖然反訴原告主張反訴被告應給付運費,反訴被告主張對於反訴原告之損害賠償債權以抵銷反訴原告之承攬運送費用債權。承攬運送人應將貨物完整地運達目的地才有運費請求權,反訴原告並未如期完整運達目的地,其請求運費,顯無理由。反訴原告雖主張其已購買同型機器乙組交付反訴原告,作為賠償,惟反訴被告曾要求反訴原告支付測試費以便對該部機器進行與其他機器之連線運轉,反訴原告拒不支付,因此該部機器仍放置倉庫內,無法作功能測試,因此在反訴原告為支付測試費用以供運轉之測試前,殊難認為反訴原告已履行賠償義務,從而其主張要搬回摔壞之機器,顯無理由等語抗辯。並聲明請求回反訴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如受不利益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查反訴原告主張兩造訂有系爭運送契約,運送反訴原告所有系爭運轉機,運費為八千百一十六元,惟反訴被告迄未給付等情,為反訴被告所不爭,惟以其以對反訴原告之損害賠償債權以抵銷反訴原告之承攬運送費用債權等語置辯,惟查反訴被告抗辯係因反訴原告之重大過失,致系爭運送物之毀損乙節,已無足採,詳如本訴部分則述,則其所為抵銷抗辯,即乏所據;反訴原告依兩造間運送契約,請求反訴被告給付八千三百一十六元運費,核屬有據。
  四、次按「關於物或權利之喪失或損害,負賠償責任之人,得向損害賠償請求權人,請求讓與基於其物之所有權或基於其權利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之一第一項定有明文。查本件反訴被告對反訴原告並無損害賠償請求權,已如前述,則反訴原告主張其為應負賠償責任之人云云,亦有未合,是其依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之一第一項規定,請求反訴被告應將其所有之上開DEV-2400印刷積單位一組所有權讓予並交付反訴原告,即核屬無據,不應准許。
  五、綜上所述,反訴原告依兩造間之運送契約,請求反訴被告給付八千三百一十六元運費,為有理由,應予准許。至反訴原告請求反訴被告應將其所有之系爭印刷機一組所有權讓予並交付反訴原告,即無理由,應予駁回,不應准許。又反訴准許部分,係所命給付未逾五十萬元之判決,爰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宣告假執行。
  結論:反訴原告之訴為無理由,反訴原告之訴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七十九條,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五款,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二月 六 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賴劍毅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十二月 七 日
法院書記官吳芳玉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6.【裁判字號】89,小上,37【裁判日期】90041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9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小上字第三七號】
上 訴 人 北O機電工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乙OO
被 上訴人 大O汽車貨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住同右.
訴訟代理人 丁OO 住台中.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本院台北簡易庭八十八年度北小字第三五O九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除確定部分外廢棄。
  被上訴人應再給付上訴人新台幣肆萬壹仟元。
  第一審訴訟費用除確定部分外,及第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被上訴人應負擔之訴訟費用額確定為新台幣壹仟参佰伍拾貳元。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台幣肆萬壹仟元。
  貳、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所載相同者,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原判決違背法令部分: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十三準用同法第四百二十八條規定,原告起訴時得僅表明請求之原因事實。又同法第一百九十九條規定:「審判長應注意令當事人為適當完全之辯論。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問或曉諭,令其補充事實、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其所聲明或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應令其敘明或補充之」。上訴人前於小額訴訟表格化訴狀第三項明白表示以原因事實為本案之訴訟標的,原審法院並未令上訴人為訴訟標的之闡明,而遽於判決理由第三項指稱「又原告得否依侵權行為請求賠償,係屬另一問題,惟未在本件原告請求之範圍內並此敘明。」有違小額訴訟追求訴訟經濟、紛爭解決一次性之原則,原審判決顯有違背法令;次查,原審無視被上訴人所提出之空白託運單上未有上訴人簽名之事實,且未就該託運單之條款與被上訴人達成合意,自應適用民法規定,竟認定託運單中「貴重物品應於報值欄內確實填寫,‧‧‧,如生喪失、毀損者,每公斤不超過二百元或每件不超過六千元為限」之條款為契約條款之一部,並以之為判決之基礎,而不適用民法之規定,顯有判決不適用法則。末查,原審判決理由第二項引用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指稱:「本件原告與被告訂立運送契約,運送物品若為貴重物品,應報明貨物價值,然原告託被告運送貨物時既未報明貨物之價值,‧‧‧,此亦為法律立法理由科託運人於託運時負報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之義務,以衡平運送人與託運人之權利、義務。」實對法條意涵有所誤解。本件上訴人託運之貨品為三公尺長之日製自動門機械,顯然不合民法第三百六十九條之構成要件。又民法之賠償一般以填補債權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為範圍,惟為衡平運送人之責任,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以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損害賠償額,即僅賠償運送物之損害即可,而不及於所失利益部分,已慮及運送人責任之限制。至於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乃就體積小而價值高之物品為特別規定,尚非原審所認為之限制運送人責任之特別規定。綜上所陳,原審先就本件之訴訟標的有所誤認,未適時行使闡明義務,損及上訴人程序上之利益;次就判決基礎率為認定,不適用法則;末就法律之解釋錯誤,致適用法則違誤,實構成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準用同法第四百六十八條之判決違法。
  二、本案請求部分:
  (一)、侵權行為部分:
  被上訴人使上訴人託運之貨物滅失,造成上訴人財產權之侵害,且行為與結果間具有因果關係。雖被上訴人稱貨物乃因火燒車而滅失,但於上訴人請求領取殘留物時,僅見地毯、紙張等易燃物之殘留物,卻未見上訴人託運之日製自動門機械(鋼製,長:三公尺,寬:十五公分,高:二十公分,重:約十五公斤),另就被上訴人提出之火災原因報告書及照片言,該照片看不出系爭託運物,則被上訴人之說辭顯不合理。則被上訴人現實占有上訴人託運之系爭貨物,而於運送途中使託運物憑空滅失,自應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負損害賠償責任。
  (二)、契約責任部分:
  按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就運送人之責任採無過失責任,並期均衡,而限制其損害賠償範圍,但並非免除運送人應依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履行契約之責任,若運送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即無限制賠償範圍而與以保護之必要;兩造就賠償責任之成立並無爭執,僅爭執應依一般貨物或貴重物品定賠償範圍;被上訴人抗辯系爭貨物為貴重物品,顯有誤會;本件託運物體積龐大,非運送人於接受託運當時所不能查,如有報值必要,運送人當立即提出;又上訴人並無虛報貨物價值或經請求而故意不報之情形;單純未填載,當是運送人內部作業、職業訓練之問題;至於被上訴人單方面出具之定型化運送契約,並未經上訴人合意成為契約條款;縱成為契約條款,本件之託運物亦非貴重物品,亦無適用該條款之餘地。
  (三)、就契約及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法院擇一為勝訴判決。
  参、證據: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並提出系爭託運物之型錄為證。
乙、被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駁回上訴。
  貳、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書所載者相同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依託運單運送契約之記載,每件賠償不超過六千元為限;又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者,不待形諸書面,契約即為成立,書面僅用以證明當事人間協議之證據方法,尚非契約之成立要件,本件是上訴人自行到被上訴人貨運站寄貨,寄貨當場就有公告如運送契約所述之文字,如果客戶有告訴我們價值,我們會告訴客戶超過六千元要報值,每一萬元並加收一百元之報值費用;若上訴人否認與上訴人就系爭運送物有任何賠償約定,則應回歸民法之適用,是否為貴重物品,應依運送物之價格衡量,與其體積無涉。本件上訴人託運之物品,應該與上訴人所提出之型錄一樣,數量僅一件,而上訴人主張其市價為新台幣四萬七千元,足見該託運物甚為昂貴,要屬貴重物品至明,應有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規定之適用,則被上訴人對本件未經報值運送物之毀損、滅失,自不負任何賠償責任。
  二、發生火燒車後,曾請垃圾車去清運,不能用的東西就清理掉。
  参、證據: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並提出照片四張、火災原因報告書影本為證。
理 由
  甲、程序方面:
  一、原判決違背法令部分:
  (一)、本件上訴人上訴主張:上訴人前於小額訴訟表格化訴狀第三項明白表示以原因事實為本案之訴訟標的,原審法院並未令上訴人為訴訟標的之闡明,而遽於判決理由第三項指稱「又原告得否依侵權行為請求賠償,係屬另一問題,惟未在本件原告請求之範圍內並此敘明。」有違小額訴訟追求訴訟經濟、紛爭解決一次性之原則;又原審無視被上訴人所提出之空白託運單上未有上訴人簽名之事實,且未就該託運單之條款與被上訴人達成合意,自應適用民法規定,竟認定託運單中「貴重物品應於報值欄內確實填寫,‧‧‧,如生喪失、毀損者,每公斤不超過二百元或每件不超過六千元為限」之條款為契約條款之一部,並以之為判決之基礎,而不適用民法之規定,顯有判決不適用法則;另判決理由第二項引用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指稱:「本件原告與被告訂立運送契約,運送物品若為貴重物品,應報明貨物價值,然原告託被告運送貨物時既未報明貨物之價值,‧‧‧,此亦為法律立法理由科託運人於託運時負報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之義務,以衡平運送人與託運人之權利、義務。」實對法條意涵有所誤解。本件上訴人託運之貨品為三公尺長之自動門機械,顯然不合民法第三百六十九條之構成要件。又民法之賠償一般以填補債權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為範圍,惟為衡平運送人之責任,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以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損害賠償額,即僅賠償運送物之損害即可,而不及於所失利益部分,已慮及運送人責任之限制。至於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乃就體積小而價值高之物品為特別規定,尚非原審所認為之限制運送人責任之特別規定。綜上所陳,原審先就本件之訴訟標的有所誤認,未適時行使闡明義務,損及上訴人程序上之利益;次就判決基礎率為認定,不適用法則;末就法律之解釋錯誤,致適用法則違誤,實構成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準用同法第四百六十八條之判決違法。
  (二)、按「判決不適用法規或適用不當者,為違背法令。」,「第二百四十四條第一項第二款所定事項,原告於起訴時得僅表明請求之原因事實。」,「審判長應注意令當事人為適當完全之辯論。審判長應向當事人發問或曉諭,令其補充事實、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其所聲明或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應令其敘明或補充之」。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八條、第四百二十八條、第一百九十九條定有明文是當事人所為之聲明或陳述有不明瞭或不完足者,審判長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對之行使闡明權。當事人所陳述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如有不明瞭之情形,尤須於闡明後使其確定,務使當事人提出之訴訟資料,適於法院裁判。此為審判長之職權,亦為其義務,如未盡此義務,其訴訟程序即有重大瑕疵而違背法令。(最高法院七十九年三月六日第一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上訴人主張,其於小額訴訟表格化訴狀第三項明白表示以原因事實為本案之訴訟標的,原審法院並未令上訴人為訴訟標的之闡明,而於判決理由第三項指稱「又原告得否依侵權行為請求賠償,係屬另一問題,惟未在本件原告請求之範圍內並此敘明。」等情,經核:與卷附八十八年十二月三日收狀之小額訴訟表格化訴狀、八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調解程序筆錄、八十八年度北小字第三五O九號判決書相符。揆諸前開說明,上訴人指摘原審判決違背法令,尚非無據。
  二、提出新攻擊防禦方法部分:
  按當事人於第二審程序不得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但因原法院違背法令致未能提出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十八定有明文。本件原審法院並未令上訴人為訴訟標的之闡明,而於判決理由第三項指稱「又原告得否依侵權行為請求賠償,係屬另一問題,惟未在本件原告請求之範圍內並此敘明。」而有判決違背法令之情事,已如前述。揆諸前開規定,本件當事人自得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合先敘明。
  乙、本案請求方面: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於八十八年十月一日將日本國製造鋼鐵材質長約三公尺之自動門機械(下稱系爭貨物)委託被告於翌日下午五時前運送至台南市OO街三八七號交給上訴人客戶,惟迄未送到,為此依運送契約及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擇一為勝訴之判決。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於託運時並未報值,系爭貨物於運送途中因貨車失火而燒毀,依兩造間之託運單約定及被上訴人公司之公告,最高額賠償為六千元,依公路法第六十四條規定,每件賠償不超過三千元等語。
  三、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前段所明定。查兩造就系爭貨物成立運送關係,上訴人已於八十八年十月一日將系爭貨物交付被上訴人運送,系爭貨物尚未送到目的地乙節,為兩造所不爭。次查,被上訴人主張系爭貨物因貨車失火而燒毀乙節,業據上訴人否認,被上訴人雖提出失火照片為證,惟被上訴人自承照片內容並無系爭貨物之痕跡,參以系爭貨物為鋼鐵材質,長達三公尺,一般貨車失火顯難使之消失匿跡等情,被上訴人主張系爭貨物因失火而燒毀,尚難採信。惟系爭貨物業已不知去向乙節,為兩造所不爭,則上訴人自得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前段規定請求運送人即被上訴人負其責任。
  四、次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查上訴人主張:系爭貨物於其應交付時之目的地價值為四萬七千元等情,業據提出系爭貨物統一發票影本為證,該統一發票上載明系爭貨物之交易價格為四萬七千元,含稅價為四九、三五O元,參以系爭貨物之運費含稅計二百七十五元,上訴人之主張堪信為真實。揆諸上開規定,被上訴人自應賠償四萬七千元。
  五、被上訴人雖以上訴人未報值等語抗辯,惟按金錢、有價證券、珠寶或其他貴重物品,除託運人於託運時報明其性質及價值者外,運送人對於其喪失或毀損,不負責任。固為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所明定。惟所謂貴重物品,條文以金錢、有價證券、珠寶為例示,是以其變現容易,流通性大,為杜流弊免爭論而設,非純以價值之絕對高低為認定標準。查上訴人主張系爭貨物為長三公尺、寬十五公分、高二十公分、重約十五公斤之鋼鐵材質自動門機械一節,為被上訴人所不爭,且有上訴人所提之系爭貨物型錄可稽,堪信為真實。是系爭貨物尚難與金錢、有價證券、珠寶同視,自難認為屬於前開法條所謂之貴重物品。
  六、再按運送人交與託運人之提單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證明託運人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定有明文。被上訴人雖以託運單及被上訴人公司公告均有載明每件賠償不超過六千元,有告訴上訴人超過六千元要報值,每一萬元並加收一百元之報值費用等情,業據上訴人否認。被上訴人提出之託運單則係空白託運單,並未經上訴人簽名,此外被上訴人並未提出其他證據證明上訴人有明示同意責任限制等情,被上訴人之舉證責任尚有未盡,主張委無足取。
  七、再按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固規定,汽車或電車運輸業遇有行車事故,致人、客傷害、死亡、或財物毀損、喪失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但經證明其事故之發生係因不可抗力或非由於汽車或電車運輸業之過失所致者,不負損害賠償責任。
  此為舉證責任轉換之規定,為使汽車或電車行車事故之被害人,向汽車或電車運輸業者請求損害賠償,毋須依民法一般侵權行為規定舉證證明加害人有故意或過失,即得為之,而汽車或電車運輸業者須舉證證明其無過失,始能免責。此乃有關侵權行為之特別規定,而非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責任之特別規定。被上訴人不得以之作為其運送人債務不履行責任之免責依據(最高法院八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四一號參照)。是以,本件上訴人既得依運送契約請求四萬七千元,被上訴人以與運送契約無關而僅係侵權行為問題之公路法第六十四條規定主張每件賠償額為三千元,亦無可取。況且,被上訴人亦無任何證據足以證明系爭貨物係因行車事故而毀損喪失,已如前述,則其依公路法第六十四條主張每件賠償額三千元,亦屬無據。
  八、綜上所述,上訴人於原審請求賠償四萬七千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僅命被上訴人給付六千元,而駁回上訴人其餘四萬一千元之請求,自有未洽。上訴意旨就原審駁回請求部分指摘原審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爰將此部份予以廢棄,改判如主文第二項所示。
  九、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第二項、第一項、第四百五十條、第七十八條、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十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年四月十一日
民事第五庭審判長法官  王碧芳
法官  高偉文
法官  賴泱樺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九十年四月 十六日
法院書記官  孫捷音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7.【裁判字號】89,訴,1583【裁判日期】8907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39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訴字第一五八三號】
原  告  優O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丁OO律師
被 告   大O汽車貨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壹萬伍仟參佰肆拾元,及自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二十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百分之二,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於原告以新台幣伍仟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台幣壹萬伍仟參佰肆拾元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下同)六十七萬五千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原告於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十日委託被告之豐原站運送行動電話電池五件至台北綱鴻國際有限公司(下稱綱鴻公司),但經綱鴻公司告知上開物品並未送達,嗣經原告向被告查詢結果,被告表示上開物品已遺失。被告為一運送營業人,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被告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應負賠償責任。又依同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其損害賠償額,應依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而綱鴻公司向原告購買上開物品之價值為六十七萬五千元,爰請求判決如聲明所示。
  三、對被告抗辯所為之陳述:被告託運單上之運送契約係定型化契約,違反民法之規定,應該無效,且遺失物品非貴重物品,不適用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之規定。
  四、證據:提出託運單、貨故調查表、託運物品明細表及綱鴻公司採購單影本各一份為證。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一)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二)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原告託運之物品僅五件,而依原告主張其市價為六十七萬五千元,足見原告託運之物品屬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規定之「貴重物品」至明,且原告於託運時並未在託運單上記載託運物品之內容及報明價值,被告僅知託運件數,無從得知託運物品之內容及價值,而原告事後檢附之文件亦從證明即為交付被告運送之物品,是應依託運單所載,以每公斤不超過二百元或每件不超過六千元為限,作為賠償之依據。又被告託運單上之運送契約第一條第一款,於託運人未報明價值之情形下,以每公斤不超過二百元或每件不超過六千元理賠,反較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有利於消費者。
  三、證據:提出託運單一份為證。
理  由
  一、本件原告主張:原告於八十八年十二月十日委託被告之豐原站運送行動電話電池五件至台北綱鴻公司,但經綱鴻公司告知上開物品並未送達,嗣經原告向被告查詢結果,上開物品已遺失,被告應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負賠償責任,其損害賠償額,應依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即六十七萬五千元計算,爰請求判決如聲明所示,又被告託運單上之運送契約係定型化契約,違反民法之規定,應該無效,且遺失物品非貴重物品,不適用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之規定等語。被告則以:原告託運之物品僅五件,而依原告主張其市價為六十七萬五千元,足見原告託運之物品屬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規定之「貴重物品」,且原告於託運時並未在託運單上記載託運物品之內容及報明價值,被告僅知託運件數,無從得知託運物品之內容及價值,而原告事後檢附之文件亦無從證明即為交付被告運送之物品,是應依託運單所載,以每公斤不超過二百元或每件不超過六千元為限,作為賠償之依據等語,資為抗辯。
  二、原告主張其於前揭時地委託被告運送物品五件,惟運送物品並未送達且已遺失之事實,已據其提出託運單、貨故調查表、託運物品明細表及綱鴻公司採購單影本各一份為證,且為被告所自認,堪信為真實。本件所應審究者,乃在於原告託運之行動電話電池是否屬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所規定之貴重物品,以及被告託運單上之運送契約第一條第一款是否屬定型化契約條款,且對消費者顯失公平而無效。
  三、按金錢、有價證券、珠寶或其他貴重物品,除託運人託運時報明其性質及價值者外,運送人對於其喪失或毀損,不負責任,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蓋此等物品既易喪失,損失又重,必須事先使運送人明瞭其性質及價值,運送人始能加以特別防範,同時亦可酌予提高運費,否則使運送人負其責任,未免不公平。而本條所謂貴重物品,法律並未設有定義,但由其以金錢、有價證券、珠寶等例示觀之,可知貴重物品乃指體積小、價值高之物品而言。經查,原告託運之行動電話電池體積小,全部五件共僅三‧七五才,重僅七十六‧七公斤,價值則高達六十七萬五千元,此有原告提出之託運物品明細表及綱鴻公司採購單影本各一份附卷為證,客觀上應屬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貴重物品,原告主張託運物品非貴重物品,無民法第六百三十九條之適用,應適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計算賠償金額云云,尚非可採。又所謂定型化契約之主要特徵有二:其一乃契約條款係由一方當事人單方面所擬定,其二乃目的在於以此條款與多數相對人締結契約。據此,被告託運單上之運送契約應屬定型化契約甚明。惟綜觀被告擬具之運送契約第一條第一款:「貴重品應於報值欄內確實填寫,不得虛偽訛詐。經同意承運之貴重物品,本公司得增收加成運費為報值金額百分之一。
  如喪失、毀損,未報值者,以每公斤新台幣(以下同)貳佰元或每件不超過陸仟元為限;已報值者,則以報值之價格賠償。若填寫不實,應自負法律責任,本公司不負賠償之責」,較之民法第六百三十九之規定,反有利於消費者,並無顯失公平之情形,原告主張該條款應無效云云,洵無足採。次查,原告於託運時並未在託運單上記載託運物品之名稱及報明其價值,已據兩造各提出託運單各一份在卷為憑,是被告辯稱本件應依兩造運送契約第一條第一款計算賠償金額等語,應屬公允。
  四、從而,原告本於運送契約關係,請求被告給付一萬五千三百四十元(七十六‧七公斤乘以二百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八十九年五月二十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部分,尚無不合,應予准許,超過部分則難謂有據,應予駁回。
  五、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原告勝訴部分,合於法律規定,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宣告之;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因訴之駁回而失所附麗,應予駁回。
  六、據上論結,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但書、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七月四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四庭
法官 陳文燦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月日
法院書記官 何淑鈴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8.【裁判字號】95,消小上,1【裁判日期】950606【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0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5年度消小上字第1號】
上 訴 人 丁OO
被 上訴人 香港商港O航空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戊OO
被 上訴人 香港商國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甲OO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本院台北簡易庭九十四年度北消小字第二四號第一審小額民事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新台幣壹仟伍佰元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一、上訴人上訴意旨略以:民用航空法並未明定乘客行李遺失或遲到,航空公司最高賠償之金額,而原審判決以每公斤賠償新台幣(下同)一千元作為賠償之最高額限制,顯有行政命令抵觸法律之違法;又原審判決命被上訴人連帶賠償上訴人非財產上損害三萬元,所引用之民用航空法第九十三條之一第一項規定,因該法之規定,僅限於財產上損害額度之限制,並不及於非財產上之損害,故原審依該法規定,判命被上訴人連帶給付上訴人八千元顯有適用法令錯誤之處;此外上訴人因系爭行李遲到而受有飯店住宿及膳食以及提前返回台灣,未能如期至張家界旅遊之損失,扣除原審已判決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之八千元外,被上訴人尚應連帶給付上訴人九萬零五百元等語。
  二、首先,本件上訴人提起上訴,指摘原審所適用之行政命令與法律相抵觸,以及判決有適用法令錯誤之處,應已符合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十四第二項之規定,其提起上訴,即屬合法,合先敘明。
  三、其次,即應審究其提起本件上訴有無理由,分述如下:
  (一)按「航空器使用人或運送人,就其託運貨物或登記行李之毀損或滅失所負之賠償責任,每公斤最高不得超過新台幣(下同)一千元。但託運人託運前已向運送人聲明並載明於貨物運送單或客票者,不在此限」;又「因遲到之損害賠償額,不得超過因其運送物全部喪失可得請求之賠償額」。民用航空法第九十三條之一第一項、民法第六百四十分別定有明文;查,本件原審以上訴人並未向被上訴人聲明託運行李之性質、價值,亦未主張、舉證被上訴人港O航空公司有何故意或重大過失之行為而致系爭行李遲到,故認上訴人所得請求因系爭行李遲到之損害賠償金額,不得超過前開民用航空法第九十三條之一第一項規定單位責任限制之範圍;從而,原審審酌上訴人行李遲到之實際損害,及非財產上之損害額雖以三萬元為適當,惟仍受前開民用航空法之賠償責任限制,而判令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上訴人八千元,既係依憑前開民法航空法及民法之法律規定而為判決,則上訴人空言指稱原審以行政機關頒佈之行政命令,限制每公斤僅能賠償一千元;以及民用航空法之賠償責任,僅限於財產上損害,並未包含非財產上損害在內,有判決適用法令錯誤之違背法令情形云云,顯無理由。
  (二)次按上訴人主張因其行李遲到,致受有飯店住宿、膳食之損失,且因上訴人患病之藥品置於行李袋內,因行李遲到上訴人無藥可服,身體不適乃取消原訂張家界旅遊行程提前回台灣,扣除原審已判決命被上訴人連帶給付之八千元後,被上訴人尚應連帶給付上訴人共九萬零五百元云云;惟查,原審就上訴人前開主張,業已於判決中詳加說明系爭行李縱未遲到,上訴人如期至張家界旅遊,仍必須支出住宿及膳食費用,更必須於旅遊結束返回台灣,而原告既未舉證證明至張家界旅遊所支出之食宿費用較在長沙支出者少而受有損害,且上訴人提早返回台灣,並未因等待遲到之行李,致超過預定時間滯留長沙而增加支出,故上訴人請求之膳宿費與返回台灣機票之支出,自難認與被上訴人港O航空公司之債務不履行有相當因果關係,因認其請求不能准許,顯見原審判決已將斟酌證據調查之結果,以及應證事實之關聯、取捨之原因,記明於判決理由中,則上訴人空言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其為不當,且非係具體表明原審何以不適用法規、適用法規不當、或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九條所列各款之情形,是上訴人前開主張自無理由。
  四、綜上所述,原審判決並無上訴人所指違背法令各情,上訴人提起本件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依其上訴意旨,足認上訴顯無理由,爰不經言詞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
  五、本件第二審訴訟費用,確定為如主文第二項所示金額。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第一項、第二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十九第二款、第四百三十六條之十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 九十五 年 六月六日
民事第五庭審判長法官  翁昭蓉
法官  陶亞琴
法官  蔡世祺
計 算 書
項目金 額(新台幣)備註
第二審裁判費一千五百元
合 計一千五百元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 九十五 年 六月六日
書記官  黃媚鵑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29.【裁判字號】91,海商上,8【裁判日期】920318【裁判案由】給付貨款 §642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海商上字第八號】
上 訴 人 香港商。信O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王O月琴
訴訟代理人  劉文崇律師
複 代理人  許寶方律師
被 上訴人  惠O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毛O基
訴訟代理人  張伯時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貨款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二十六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八十九年度海商字第一二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裁定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於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陳述: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補稱:
  (一)上訴人僅係代理運送人簽發系爭載貨證券而已,充其量僅係貨運代理人,並非承攬運送人或運送人。
  (二)運送人業將系爭貨物運抵目的地並交付載貨證券所示受貨人,並無未依運送契約(以載貨證券為據)交付運送物之違約情事。
  (三)被上訴人以船上交貨(FOB)為買賣條件,於高雄港裝載於承運船舶後,危險即移轉至買受人即訴外人IMAX,INC.,是被上訴人並未擔負危險,何來損害?自不得請求賠償。
  (四)縱被上訴人有權請求,亦應先於該載貨證券所載交付地即美國洛杉磯向該位于喬治亞州亞特蘭大之SCHENKERINTERNATIONAL,INC.請求交付貨物,其竟對上訴人起訴請求,不符約定方式。
  (五)本件應適用八十八年七月十日修正公布前海商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計算貨物滅失之損害賠償金額。載貨證券中段各揭載交運貨物合計八十五件及一百二十件,是其損害賠償額當適用單位限制責任而不得超過一百八十四萬五千元。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上訴駁回。
  二、陳述: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補稱:
  (一)上訴人就系爭載貨證券究係代理何人簽發,是否有權代理?均未舉證以實其說。
  (二)上訴人既受被上訴人委託運送系爭貨物,則其與被上訴人就系爭貨物成立承攬運(三)上訴人未依運送契約之約定(以載貨證券為據),不憑載貨證券交付貨物,致被上訴人喪失貨物所有權,即受有損害。
  (四)關於FOB條款乃指被上訴人與IMAX,INC.間買賣契約就買受人給付之價金不包括運費及保險費而言,為另一法律關係,與被上訴人依上訴人簽發之載貨證券請求損害賠償無涉。
  (五)依海商法(舊)第一百零二條第二項(現:海商法第五十八條)規定之反面解釋,本件被上訴人於提出全數載貨證券請求交付貨物,如不能交付貨物,則請求損害賠償,自屬有據,並無不符約定方式。
  (六)本件應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以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貨物滅失之損害賠償金額。
  三、證據:援用原審提出者。
理 由
  一、被上訴人起訴主張:伊為履行與IMAX,INC.間之塑膠地磚之買賣契約,將IMAX,INC.所購塑膠地磚分裝成十二只二十呎貨櫃(詳如原判決附表),委由上訴人運108之兩紙提單交予伊收執;惟因IMAX,INC.並未依約開立信用狀交予伊,故該兩紙提單遂仍由伊持有中,而未交付予IMAX,INC.。詎系爭貨物抵達目的港後,竟遭人提領,爰依上訴人填發之提單及運送契約,請求判令上訴人應將提單號碼:SCGU-TZ0000000000A及SCGU-TZ0000000000所示之塑膠地磚給付伊,或賠償伊六百三十六萬八千零五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按周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原審判決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六百三十六萬八千零五十元及自八十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至逾上開部分之請求,原審為被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未據聲明不服,已告確定)。上訴人則以:依系爭載貨證券上之記載,伊充其僅係代理運送人簽發載貨證券,並非本件運送人,本件運送人確已將系爭貨物運抵目的地即美國洛杉磯交付託運人即被上訴人所指定之受貨人IMAX,INC.,依約依法,運送人已完成運送義務,尚不因託運人即被上訴人是否仍執系爭載貨證券而受任何影響等語,資為抗辯。
  二、查上訴人香港商。信O有限公司臺灣分公司(SCHENKER(H.K.)LTD.TAIWANBRANCH)就系爭載貨證券,究係代理何人簽發,始稱係代理「SEACARGOINTE-RNATIONAL」簽發,嗣則改稱代理「SCHENKERINTERNATIONALINC.」簽發,上訴人對於其所代理之對象究係何人,前後矛盾,則上訴人是否有權代理,即有舉證以實其說之必要,上訴人迄未就此舉證。況運送人之代理人或船長於載貨證券上簽名時,必須表明代理之意旨。換言之,代理人於代理權限內,須以本人之名義為意思表示,代理行為始得有效成立,此即一般所謂「顯名主義」。惟雖未表示其係代理人,但依一切具體情事,可認為「載貨證券持有人」明悉代理人有代理意思,或可得而知者,仍不得謂非「顯名主義」。惟如就載貨證券之整體而觀,已依一切具體情事加以判斷,尚不能認為代理人有代理意思者,則代理人所簽發載貨證券之效力為何?關於此點,日本民法第一百條規定:「代理人不表示其為本人而為之情事所作之意思表示,視為係為自己所為」,換言之,於此場合,應視為代理人本身之行為。遍觀本件系爭載貨證券上並無「為本人」簽名之「代理文句」之記載,亦無從依系爭載貨證券上之記載間接推知其有為本人代理之意旨,衡諸載貨證券文義性之性質,應認本件上訴人為承攬運送人。至系爭載貨證券右下欄固有「SIGNEDFORTHECARRIER」(中譯文:代運送人簽署)及右上角第七欄固有「FORWARDINGAGENT」之記載,然此尚難謂該證據為上訴人代理本人而簽發,亦即仍不足證明上訴人有為本人代理之意思表示。參諸上訴人於原審亦稱:本件被告實際上只是代送人。有言詞辯論筆錄可稽(見原審卷(二)第一六二頁)及上訴人本公司認許事項卡亦記載在中國境內所營事業,即包括海運承攬運送業務(見原審卷(一)第五十頁),是本件上訴人確為承攬運送人,殆無疑問。上訴人辯稱伊僅係「貨運代理人」云云,實無可採。
  三、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運送貨物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物之交付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實際之受貨人,茍不將載貨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仍不得請求交付運送物(最高法院六十七年台上字第一二二九號判例參照)。故在有簽發載貨證券之場合,運送人對託運人之運送契約義務,為將託運貨物安全運抵目的地並交付予有受領權之人即持有載貨證券之人,是以託運人與運送人關於海上運送事項,依運送契約之約定,而關於貨物之交付及所有權之移轉,則應依載貨證券為斷。查本件被上訴人委託上訴人運送系爭貨物至美國洛杉磯,上訴人並簽發系爭載貨證券,並註記「INWITNESSWHEREOFTHREE(3)ORIGINALBILLOFLADINGSHAVEBEENSIGNEDIFNOTOTHERWISESTATEDABOVE.THESAMEBEINGASSOMPLISHEDTHEOTHER(S),IFANYTOBEVOID,IFREQUIREDBYTHECARRIERONE(1)ORIGINALBILLOFLADINGMUSTBESURRENDEREDDULYENDDRSEDINEXCHANGEFORTHEGOODSORDELIVERYORDER.」,即在此見證三份正本提單已經簽署,除有特別協議,否則運送人必須收到一份簽字的正本提單,才能交付貨物或交運單之意,故上訴人依運送契約之約定,自應將系爭貨物安全運抵目的港,並交付持有載貨證券之受領權人。詎被上訴人仍持有一式三份之系爭載貨證券正本,而上訴人對貨物已為買受人IMAX,INC.提領,但未繳還載貨證券,亦不爭執,則上訴人於未經提示載貨證券之情形下,即將系爭貨物交付買受人IMAX,INC.,顯違兩造所訂之運送契約,則上訴人對於被上訴人自應負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辯稱本件運貨人IMAX,INC.,運送人已完成運送義務,不因載貨證券尚在託運人持有中有所不同等語,並不足採。
  四、被上訴人得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對上訴人主張權利,而按運送人未將運送物之達到通知受貨人前,或受貨人於運送物到達後,尚未請求交付運送物前,託運人對於運送人,如已填發提單者,其持有人對於運送人,得請求中止運送,返還運送物,或為其他處置,民法第六百四十二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既未依運送契約之約定,應於收受載貨證券後始可將貨物交付IMAX,INC.,致被上訴人喪失系爭貨物之所有權,上訴人對被上訴人應負債務不履行之責任。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定有明文。經原審法院函查洛杉機有關系爭塑膠地磚在八十八年六、七月間之價值為何,我國駐洛杉機辦事務函覆「有關來函所附照片所示之塑膠地磚(規格18''×18''×2.0MM或75×900×2.0MM),經洽據數磁磚、地磚經銷商表示,此間慣用英吋計算,而來函有關18''×18''×2.0MM或75×900×2.0MM之規格,則係公制,是以很難折算報價;僅能提供上年六、七月此間一般市場報價,其中9INCH×9INCH×1/8INCH之相似塑膠地磚每片價錢為美金一元五角,10INCH×10INCH×1/8INCH之相似塑膠地磚價錢為美金一元七角,敬請卓參」等語,有本院八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八九)院賓文實字第一七七三八號函所附駐洛杉機辦事處八十九年十二月五日洛杉(八九)字第三四六號函影本在卷可憑(見原審卷(一)第二一五頁),則18''×18''×2.0MM塑膠地磚以相似之9INCH×9INCH×1/8INCH塑膠地磚每片美金一元五角計算,75×900×2.0MM塑膠地磚以相似之10INCH×10INCH×1/8INCH塑膠地磚每片美金一元七角計算,則被上訴人所受之損害如原判決附表二所示為美金四十三萬六千四百七十八元四角,被上訴人請求美金一十九萬九千一百二十六元三分計算之損害,並以一美元兌換新台幣三十一點九八元計算,請求上訴人賠償六百三十三萬八千零五十元,自屬有據。至損害賠償金額之計算,本件載貨證券並未註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但已載明貨物為塑膠地磚及其規格並數量,於客觀上已得計算即價值,上訴人即不得主張單位限制責任,上訴人抗辯:本件應適用單位責任作為計算損害賠償之標準云云,亦非可採。
  雖上訴人辯稱依卷附商業發票所載,就系爭貨物被上訴人係以FOBKAOHSIUNG,TAIWAN即台灣高雄船上交貨為其買賣條件,故系爭貨物於台灣高雄港裝載於承運船舶後,其一切危險及費用即由貨物出賣人即被上訴人移轉於買受人即IMAX,INC.,被上訴人既不負擔任何危險,何來所謂損害等語。然被上訴人與IMAX,INC.間之買賣縱有FOB之交易條件,然亦僅能約束買賣契約當事人,被上訴人雖得依FOB交易條件,在裝運港負責將其出售之貨物送交船上,並負擔貨物越過船舷欄杆前之各項費用,以履行其對IMAX,INC.之契約義務,然上訴人並非該買賣契約之當事人,上訴人既未履行其對被上訴人所負應收受載貨證券始得交付貨物予受貨人之義務,亦無從以被上訴人與IMAX,INC.間之買賣之交易條件,主張被上訴人未受損害,故所辯不足採信。
  五、綜上,被上訴人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賠償其債務不履行之損害,洵屬正當,應予准許。從而,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給付六百三十六萬八千零五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自八十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周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並依兩造聲請,各酌定相當擔保金額,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經核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與本件判決結果已不生任何影響,不另贅論,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三月十八日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官  林 敬 修
法官  黃 騰 耀
法官  劉 勝 吉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資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三月二十一日
書記官 李 翠 齡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人或其他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0.【裁判字號】90,上,163【裁判日期】9007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3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上字第一六三號】
上 訴 人  水O界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張O貞
被上訴人   雷O運通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劉O強
  右當事人間請求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年一月十五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八十九年度訴字第四一一O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並為訴之追加,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第二審及追加之訴訴訟費用均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一)原判決廢棄。(二)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台幣(下同)一百四十一萬三千一百九十六及自民國(下同)八十九年十月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利息。(三)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之外,補稱:
  (一)、WILSONLOGISTICSSWEDENAB為外國法人,未經我國認許其成立,被上訴人公司為其代理公司,其以該公司名義與上訴人為履行交貨之法律行為,通知上訴人公司限期取貨,轉交索賠函等行為均係法律行為,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應與瑞典WILSONLOGISTICSSWEDENAB負連帶賠償責任。此僅係補充法律上之陳述,非屬訴之追加,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但書規定,無庸被上訴人同意。
  (二)、系爭遺失之二箱貨物在瑞典確有裝載上船運送至新加坡港,惟新加坡公司確認只有一箱貨物從新加坡港裝載上船至基隆,該二箱貨物在新加坡港轉運時未能裝載上船,自屬運送人之重大過失,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四項規定,被上訴人不得主張單位限制責任之利益。惟上訴人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規定,得請求營業損失。上訴人進口系爭貨物係為承包三溫暖工程,工程款為八百六十萬元,及其他已簽訂工程合約工程款計有一百八十六萬二千元,預計全部工程營收共有一千零四十六萬二千元,則營業收益最少有一百萬元以上,惟因該二箱貨物遺失無法承做各該工程合約,營業收入全無,是上訴人營業損失保守估計在一百萬元以上。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上訴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之外,補稱:
  (一)、上訴人於原審主張被上訴人係運送人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台灣分公司,依海商法第五條及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被上訴人應負運送物喪失之賠償責任,嗣於本院追加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不同意上訴人所為之追加。   (二)、按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所謂之行為人係指以該外國法人之名義與他人為負義務之法律行為者而言,不包括屬於自然事實性質者。系爭貨物運送中,被上訴人從未以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名義簽署載貨證券、締結運送契約或為任何其他法律行為,被上訴人通知領取貨物,僅係一事實行為,代上訴人詢問外國公司,系爭貨物運送及遺失物清查等流程,並代為轉告上訴人查詢之結果,亦非負義務之法律行為,且被上訴人係於上訴人領取貨物,運送契約已履行完畢後代轉索賠函,與上訴人基於載貨證券、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損害賠償,非基於同一法律關係,是上訴人以被上訴人曾收受上訴人公司理賠申請文件為由,認被上訴人應負賠償責任,誠屬無據。   (三)、依公司法第三百七十一條規定,外國公司在台成立分公司必以業經認許為前題。上訴人既主張WILSONLOGISTICSSWEDEN AB為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則被上訴人自不可能係該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在台分公司。
  (四)、被上訴人縱應負貨物喪失之賠償責任,上訴人既自承系爭遺失貨物之價值約為三十五萬元,其以高出貨價四倍之金額求償,已有不實;且上訴人未證明運送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遽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三項規定,請求貨價以外之賠償,亦屬無據。
理  由
甲、程序方面:
  上訴人於原審係以被上訴人係運送人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台灣分公司,依海商法第五條及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應負運送物喪失之賠償責任;提起上訴後,追加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應與WILSONLOGISTICSSWEDEN AB公司負連帶責任,雖為被上訴人所不同意,惟此二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準用同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自不待被上訴人之同意,應准予追加。
乙、實體方面: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被上訴人公司所屬HYUNDAIDUKE輪,自瑞典載運烤箱、蒸氣設用具等三大箱(下稱系爭貨物)來台,於八十九年六月二十四日運抵基隆港,被上訴人通知領取一箱貨品,上訴人即提出異議,經被上訴人公司查明另二箱貨物已遺失無法交付,並告知瑞典公司處理。被上訴人公司係外國法人WILSONLOGISTICSSWEDEN AB台灣分公司,縱非分公司,亦係代理公司,爰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應賠償上訴人貨物損失三十五萬一千五百十四元、報關費八千六百三十二元、稅金四萬二千一百三十七元、運費一萬零九百十二元、營業損失一百萬元,共計一百四十一萬三千一百九十五元及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二、被上訴人則以:(一)被上訴人並非本件運送人WILSONLOGISTICSSWEDEN AB在台分公司,縱與該外國公司屬同集團,並有相似之英文名稱,惟二公司乃不同之法人,在法律上非屬同一人格,被上訴人自無負運送人責任之理。(二)被上訴人從未以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名義簽署載貨證券、締結運送契約或為任何法律行為,被上訴人通知上訴人領取貨物、代為查詢貨物下落及代轉索賠函,並非負義務之法律行為,上訴人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與瑞典WILSONLOGISTICSSWEDENAB負連帶賠償責任,亦屬無據。(三)縱認被上訴人應負運送人責任,惟系爭載貨證券並未記載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上訴人並未舉證證明被上訴人對系爭貨物之喪失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被上訴人自得主張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單位責任限制之利益。(四)上訴人請求之一百萬元之營業損失,於法無據,報關費、稅金及運費六萬一千六百八十一元,貨物抵達時本應支付,上訴人既收到一箱貨物,自應扣除三分之一即二萬零五百六十元,是上訴人主張之金額並不實在等語,資為抗辯。
  三、查系爭貨物自瑞典載運來台,於八十九年六月二十四日運抵基隆港,經被上訴人通知上訴人領取一箱貨品,而另二箱貨物已遺失無法交付等情,有提單、到貨通知單、被上訴人公司函文及貨物清單附原審卷可憑,且為兩造所不爭執,堪信為真正,茲本件首應予審究者,為被上訴人是否為系爭貨物之運送人?   (一)、依上訴人提出之提單所載,系爭貨物乃國外廠商委託設於瑞典之WILSONLOGISTICSSWEDEN AB公司自瑞典載運來台,該公司始為本件運送契約之運送人甚明。雖提單左下方另有向WILSONLOGISTICS(TAIWAN)LTDROOM,101,GROUND,FLOOR,NO147CHIEN KUONORTHROAD,SEC2TAIPEI領取貨物之記載,且貨物到達時確由被上訴人通知上訴人領取貨物,有到貨通知單可稽;惟按通知受貨人提領貨物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三之規定,固為運送人之義務,然因船舶航行於世界各地,運送人於世界各港口未必均有分公司之設立,因此多於當地指定船務代理行或關係企業處理相關事宜,例如通知領貨或申請船舶出港事宜等,是以,通知提領貨物之人非必一定為運送人,上訴人以被上訴人若非運送人,自無通知上訴人領取貨物之必要為由,推論被上訴人為運送人,應負運送人之責,洵屬無據。   (二)、上訴人復提出WILSONLOGISTICS公司世界各地分公司明細表主張被上訴人為運送人WILSONLOGISTICSSWEDENAB之台灣分公司,惟該明細表載明係「WILSONLOGISTICSGROUP」,亦即該公司在世界各地之集團及聯絡處所,並非上訴人所指之WILSON公司在世界各地之分公司;且被上訴人訴人公司之名稱,依其提出之營利事業登記證及公司執照,均無WILSONLOGISTICSSWEDEN AB台灣分公司之記載,足見上開明細表所載位於世界各地之聯絡處所縱同屬該集團,但彼此間並無總公司與分公司之關係。況外國公司非在本國設立登記營業者,不得申請認許,非經認許給予認許證,並領有分公司執照者,不得在中國境內營業,為公司法第三百七十一條所明定,上訴人既主張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並未經我國認許其成立,依上開規定,自無在我國成立分公司之可能。被上訴人與運送人WILSONLOGISTICS SWEDEN AB,在法律上非屬同一人格,上訴人主張被上訴為系爭貨物之運送人,顯不足採。
  四、次應審究者為被上訴人是否應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負賠償責任?(一)、按未經認許其成立之外國法人,以其名義與他人為法律行為者,其行為人就該法律行為,應與該外國法人負連帶責任,為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所明定,而所謂行為人係指以該外國法人之名義與他人為負義務之法律行為者而言,不包括屬於自然事實性質者(最高法院二十六年度上字第六二二號判例、五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三一三五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經查,瑞典WILSON LOGISTICS SWEDENAB係未經我國認許成立之外國法人,為兩造所不爭執。被上訴人於本件貨物運送過程中,從未以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名義簽發提單、締結運送契約或為任何法律行為。系爭貨物抵達目的港基隆港,由被上訴人通知上訴人取貨,僅係一事實行為,並非法律行為。至系爭二大箱貨物喪失後,被上訴人代為詢問國外瑞典公司,系爭貨物運送及遺失之清查流程,並轉告上訴人查詢結果,及將上訴人之索賠函轉寄予瑞典公司等情,固有被上訴人將處理過程發函予上訴人之函件可按,惟依其內容以觀,被上訴人僅係聯絡處理上開事宜,並非以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代理人名義行事。足見貨物毀損滅失之賠償仍屬WILSONLOGISTICSSWEDEN AB之義務,而非被上訴人之義務,被上訴人僅係因該公司為外國法人,受託為履行交貨之行為,此與「以其名義與他人為負義務之法律行為」,顯屬有間,殊無適用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之餘地。
  五、綜上所述,被上訴人既非系爭貨物之運送人,亦無以WILSONLOGISTICSSWEDENAB名義,與上訴人為任何法律行為,從而,上訴人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應賠償上訴人損害一百四十一萬三千一百九十元及法定遲延利息,非有理由,應與其假執行之聲請,併予駁回。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及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有關損失金額是否真正之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均與本件判決結果不生影響,毋庸再予審酌,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及追加之訴均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年七月四日
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張宗權
法官 陳永昌
法官 吳秀美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及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中華民國九十年七月五日
書記官 常淑慧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1.【裁判字號】91,台上,1319【裁判日期】91070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4


【裁判全文】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三一九號】
上 訴 人 富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石O明
訴訟代理人 林昇格律師
被上訴人 北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施O勳
訴訟代理人 蔡文生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年三月二十八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更審判決(八十九年度保險上更(二)字第一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伊承保訴外人壯O果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壯O果公司)自日本進口之印刷機一批,壯O果公司委由訴外人建O報關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建O公司)代理進口通關及內陸貨物運送事宜,並交由被上訴人運送,故運送契約係成立於壯O果公司與被上訴人間。被上訴人於民國八十二年九月十日將系爭機器運抵台北縣五股工業區OO路三號壯O果公司工廠,因所雇用之吊車手蘇O譚操作疏忽,未檢視吊車鋼纜情況,其調節鋼纜及吊物鋼纜分別絞死斷裂,致懸掛於吊臂吊鉤之第一號木箱跌落,內裝之折紙機嚴重毀損,伊因而給付壯O果公司保險金新台幣(下同)六百四十六萬三千元。被上訴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二百二十四條、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三十六條規定,對於壯O果公司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縱認本件運送契約係成立於建O公司與被上訴人間,伊於貨物到達後已請求交付,依民法第六百四十四規定,已取得託運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況建O公司嗣亦將其基於本件運送契約所生之一切損害賠償請求權讓與壯O果公司,伊已受讓壯O果公司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等情,爰依債權讓與及保險代位法則,求為命被上訴人給付伊六百四十六萬三千元及自八十三年四月十一日起算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利息部分上訴人原請求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於原審擴張聲明如上。另其請求第一審共同被告陳建發連帶給付部分,業受敗訴判決確定)。
  被上訴人則以:伊係受建O公司委託運送系爭機器,與壯O果公司間無運送關係存在,壯O果公司對伊無損害賠償請求權。且伊僅係幫壯O果公司雇吊車,因訴外人昌O機械工程有限公司(下稱昌O公司)之吊車手蘇O譚操作不當,致系爭機器受損,與伊無關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其上訴,係以:按委任他人為法律行為,如未授與代理權,受任人以委任人名義與他人為法律行為,尚不能直接對於委任人發生效力。查壯O果公司於系爭機器到港後,固委託建O公司代為辦理進口通關及內陸運送等相關事務,惟建O公司是否皆以代理之方式為之,應依具體情事判斷之。經查證人即壯O果公司總經理盧壯興證稱:伊係委託建O公司,建O公司再委託被上訴人等語;而證人林O清亦僅證稱:被上訴人以往都找伊吊卸貨物,本件因伊沒空,介紹被上訴人找蘇O譚吊卸貨物,蘇O譚找伊收錢,伊再向被上訴人收錢,沒有與貨主直接接觸等語,均不足證明建O公司係代理壯O果公司與被上訴人成立系爭運送契約。再參以建O公司向壯O果公司請領運送費用,均係開立自己名義之統一發票,而非由被上訴人開立統一發票,復有建O公司提出之統一發票為證,足證建O公司係以自己之名義與被上訴人成立系爭運送契約,而非以壯O果公司代理人之名義為之。上訴人雖以建O公司出具之證明書乙紙為證,主張建O公司亦已將其基於本件運送契約所生之一切損害賠償請求權轉讓與壯O果公司云云,惟依其文義,建O公司是否讓與其請求權,仍不確定;且建O公司並未將債權讓與之事實通知被上訴人,而上訴人係於八十四年十月十六日提出該證明書,本件損害於八十二年九月十日發生,其讓與債權係在侵權行為或運送契約損害賠償請求權罹於二年時效之後,兩造前此從未就建O公司讓與債權之事實為辯論,自無被上訴人默示拋棄其時效利益可言。再託運人對於運送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須運送物達到目的地,並經受貨人請求交付,受貨人始取得其權利,此觀民法第六百四十四條規定自明。本件貨物由被上訴人運抵壯O果公司之工廠後,於吊卸中發生毀損,顯然未交付受貨人,壯O果公司自無從依該規定取得託運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又運送業者多未具有吊車之設備,如運送契約未特別約定須由運送人使用吊車負責吊卸,則一般運送人將運送物運至託運人指定之場所,即已完成其運送人之責任,有台北縣汽車貨櫃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函可稽,證人陳溪源於第一審亦證稱「伊還跟被上訴人說貨主自己不方便叫,叫被上訴人找吊車幫貨主吊系爭機器」,被上訴人亦稱伊係幫壯O果公司雇請吊車等情,足證系爭運送契約並未約定包括機器之吊卸在內,而係由建O公司另委任被上訴人於其運送人責任完成後,幫壯O果公司雇請吊車。被上訴人將系爭機器運抵壯O果公司工廠時,完好無缺,其運送人之責任即已完成,自不發生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及第六百三十六條之問題。而吊車手蘇O譚係訴外人昌O公司雇用,非被上訴人之受僱人,且非被上訴人履行債務之使用人,則蘇O譚造成之損害,壯O果公司自不得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及第二百二十四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從而,上訴人本於其為壯O果公司之保險人,依據債權讓與及保險代位法則,請求被上訴人給付六百四十六萬三千元及遲延利息,即屬不應准許等詞,為其判斷之基礎。   按運送物達到目的地,並經受貨人請求交付後,受貨人取得託運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民法第六百四十四定有明文。是受貨人於運送物達到目的地,經其請求交付,即取得託運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非以受領運送物為必要。本件運送物由被上訴人運抵受貨人壯O果公司之工廠後,於吊卸中發生毀損,此為原審確定之事實,乃原審未審究該貨物是否已達到目的地,並經壯O果公司請求交付,遽以被上訴人未交付貨物為由,認壯O果公司無從本於上開民法規定,取得託運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所持法律見解,尚有可議。又運送人承擔運送,其責任自受領運送物時起至交付之時止,故除運送契約另有約定外,運送人自負有交付運送物之義務。而依卷內公證報告記載,系爭貨物由被上訴人拖運至壯O果公司之工廠,以吊車陸續將貨物自拖車平板架上吊卸至地面準備拆箱,吊至第一號木箱(重三一‧四公噸)發生事故,致木箱內之折紙機嚴重受損等語(見第一審卷二五頁),佐以現場照片(原審更(二)卷一O九頁以下),系爭運送物如不以吊車自拖車卸載,似無法交付受貨人;該貨物之卸載,如屬被上訴人交付前之準備行為,除運送契約另有約定外,自難認被上訴人不負卸載、交付之責。證人即建O公司經理陳O源於第一審固證稱「伊跟被上訴人說貨主不方便叫,叫被上訴人找吊車幫貨主吊系爭機器」云云,惟證人林O清則稱被上訴人以往都找伊吊卸貨物,本件因伊沒空,介紹被上訴人找蘇O譚吊卸貨物,蘇O譚找伊收錢,伊再向被上訴人收錢,沒有與貨主直接接觸等語(見原審上字卷二三五頁),被上訴人亦稱吊車費係由建O公司支付,伊公司轉交昌O公司,建O公司開立發票予伊公司,伊公司開發票給昌O公司等語(見原審更(二)卷八五、八六頁,惟依其交易情形,似係被上訴人開發票予建O公司,昌O公司開發票予被上訴人之誤)。按建O公司既已支付吊車費予被上訴人,吊車公司亦向被上訴人請款,似此,能否謂被上訴人為系爭機器之運送已特約排除其卸載之責,已非無疑;且證人陳O源向被上訴人表示「貨主不方便叫,伊叫被上訴人找吊車幫貨主吊系爭機器」,其意究係在向被上訴人說明系爭貨物有以吊車卸載之必要,抑與被上訴人特別約定被上訴人不負卸載之責,亦待釐清。原審未遑詳查審究,遽認依運送契約,被上訴人將系爭機器運抵壯O果公司工廠時完好無缺,其運送人之責任已完成云云,亦有未合。  
  再次,上訴人主張蘇O譚客觀上係受被上訴人使用而受其監督,依社會通念足認具有事實上之僱傭關係,被上訴人應就蘇O譚吊卸貨物之過失,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對壯O果公司負賠償責任(見原審更(二)卷三一頁、一五五頁反面)。原審就其所稱蘇O譚與被上訴人有事實上之僱傭關係乙節,未予斟酌審認,徒以蘇O譚係昌O公司雇用,即認被上訴人不負僱用人之賠償責任,理由尤有不備。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五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吳啟賓
法官  高孟焄
法官  徐璧湖
法官  曾煌圳
法官  沈方維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二十四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2.【裁判字號】88,台上,1711【裁判日期】88080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4


【裁判全文】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一一號】
上 訴 人 台灣麗O電腦機械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張O浚
訴訟代理人 黃瑞明律師
    徐頌雅律師
被上訴人 鄭O國際有限公司(即鄭O船舶貨運承攬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湯O堯
被上訴人 建O海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施O科
被上訴人 高O企業貨櫃儲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王O文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八十六年度上字第一O七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鄭O國際有限公司(下稱鄭O公司)於民國八十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承攬運送由訴外人中國機床總公司(下稱中O公司)託運之CNC臥式綜合切削中心機一台,填發載貨證券予中O公司,載明以CY-CY即貨櫃場至貨櫃場方式,自上海轉口香港運至高雄,以伊為受貨人。鄭O公司將上開機器交由被上訴人建恒海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建恒公司)運送,建恒公司將該機器運抵高雄後,寄存於被上訴人高O企業貨櫃儲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高O公司)經營之高雄貨櫃場,因高O公司管理疏失,該貨櫃場於八十四年六月七日發生火災,致系爭機器遭燒燬,已不能修復。系爭機器未經伊提領前,建恒公司之運送責任仍未解除,高O公司為其履行輔助人或受僱人,其等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鄭O公司為載貨證券簽發人,亦應負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等情。求為命被上訴人各給付伊新台幣(下同)三百六十四萬八千元及加付法定遲延利息,如一被上訴人已為給付,其餘被上訴人即免為給付之判決。
  鄭O公司則以:系爭運送契約之運送人為訴外人上海鄭O運輸公司,與伊無涉;縱認伊為運送人,惟上訴人並未持有載貨證券,且貨損係在系爭機器卸載後之寄倉期間發生,應由受貨人承擔危險,上訴人不得請求伊賠償損害。建恒公司則以:高O公司為獨立之倉庫營業人,非伊之受僱人或使用人,伊不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責。高O公司則以:上訴人不能提出載貨證券以證明其對於系爭機器之權利,無權請求伊賠償損害;且系爭機器係因訴外人亂丟煙蒂失火燒燬,伊並無故意或過失,自無侵權行為可言各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其上訴,係以:上訴人主張鄭O公司為承攬運送人,已據提出載貨證券影本及傳真函為證。鄭O公司雖辯稱:系爭機器係由上海鄭O運輸公司承攬運送,並簽發載貨證券,伊僅為該公司之代理人云云。但查系爭載貨證券載明由CHENGHOFORWARDINGCO.,LTD簽發,核與鄭O公司所發傳真函記載該公司之英文名稱相符。該載貨證券左下角代理人住址欄雖記載該公司之名稱、地址,惟並未表明本人為何人,不符民法顯名代理之原則,自難認其係代理人。參以中O公司出具之證明書,載明該公司係將系爭機器交付「鄭O船舶貨運承攬有限公司」(按即鄭O公司原名)運送,足證鄭O公司為系爭運送契約之運送人,系爭載貨證券係由其填發。按載貨證券具有換取或繳還證券之性質,經發給載貨證券者,貨物之交付,憑載貨證券為之,即使為實際受貨人,若不將載貨證券提出及交還,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四條(現:海商法第六十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條之規定,仍不得請求交付運送物。鄭O公司既已填發載貨證券予中O公司,上訴人自應提出並交還該載貨證券之正本,始能取得系爭機器之交付請求權及所有權。
  上訴人雖主張:系爭機器之放行係採電報放貨,載貨證券正本早已交還鄭O公司,於該公司持有中,依民法第六百四十四規定,伊已取得託運人因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云云,提出台北市船舶貨運承攬商業同業公會函及外貿協會培訓中心貿易快訊「何謂電報放貨」一文為證。惟該文並非就本件事實為說明,且該文亦明電報放貨程序中最重要之一環,為託運人簽具之切結書,以表明委請運送人拍發電報放貨之意思。上訴人除提出系爭載貨證券影本外,未能提出其他證明文件證明系爭機器係採電報放貨方式,亦未舉證證明其已將系爭載貨證券交還簽發人,其上開主張,自不足採。又於海運實務上,雖有貨物已運抵目的港受貨人尚未取得載貨證券,而暫以電報放行之方式交付貨物之情形,惟此純係方便受貨人取貨之權宜措施,受貨人嗣後仍負有將載貨證券正本交還運送人之義務,以符合海商法第一百零二條(現:海商法第五十八條)及民法第六百三十條規定。上訴人既未取得系爭機器之占有,復未提出載貨證券正本以證明其權利,所稱電報放貨與上訴人主張為受貨權利人無關,其請求被上訴人賠償損害,即屬無據。上訴人另主張中O公司已將對被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讓與伊,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上訴人提出由中O公司立具之證明書,僅記載:「……因上述貨物(即系爭機器)竟於運送途中毀損,以致受貨人受有損害,本公司專此證明該貨櫃交付鄭O船舶貨運承攬有限公司後的所有權利為台灣麗偉電腦機械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等語,該證明書所稱「所有權利」究係指系爭機器之交付請求權、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請求權或所有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明確,不足證明中O公司已將對運送人或第三人之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請求權或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讓與上訴人;縱認上訴人已合法受讓上開權利,依上說明,其仍須取得載貨證券,始得主張貨損索賠之權利,其既未取得載貨證券正本,復未能證明已合法受讓中O公司基於運送契約之權利,自不得對被上訴人主張運送契約上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或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從而,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給付上開金額及加付法定遲延利息,洵屬無據,不應准許等詞,為其判斷之基礎。
  查在運輸實務上有所謂「電報放貨」之提貨方式,即託運人將其領取之全套提單正本繳還運送人,切結表明委請運送人拍發電報通知目的港之分支機構或其代理人,將貨物交給提單上所指定之受貨人,受貨人無須提示提單正本亦得請求交付貨物(見原審卷七七、七八頁台北市船舶貨運承攬商業同業公會函及外貿協會培訓中心貿易快訊)。系爭載貨證券已由鄭O公司載明「TELEXRELEASE」(即電報放貨)字樣,倘中O公司未將載貨證券交還鄭O公司委請其為電報放貨,則鄭O公司何以為此記載﹖自滋疑義。原審就此未詳加調查審認,遽以上開理由而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殊嫌速斷。
  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五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林奇福
法官  許朝雄
法官  陳國禎
法官  李彥文
法官  陳重瑜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八月十八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3.【裁判字號】92,上易,1278【裁判日期】93060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5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上易字第一二七八號】
上 訴 人 亞O仕通運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林O儀
訴訟代理人 林福地律師
被 上訴人 全O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古O英
訴訟代理人 劉純增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三九四二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經本院於九十三年五月十八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給付之金額超過新台幣参仟陸佰零肆元本息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暨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
  右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其餘上訴駁回。
  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十分之九,餘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部分,予以引用外,並補稱略以:
  (一)被上訴人已於上訴人所簽發之提單(下稱系爭提單)正面左下方「託運人」欄處簽名,且在該託運人簽名處下方有一聲明,聲明內容為:「託運人同意並接受本提單背面之合約條款,並認同本貨物由ACS(指上訴人)依據該合約條款運送之」,足見被上訴人於系爭提單上簽名時,已同意接受系爭提單背面之合約條款,該同意為「明示意思表示」之性質。
  (二)在台營業之國際快遞業者所使用之提單及其提單合約條款內容,與上訴人使用之提單及合約條款內容大同小異,國際快遞業者之合約條款亦均刊印於提單背面,字體亦均甚小,亦未加以放大或以其他方式突顯,並非僅上訴人所使用之提單刻意將合約條款印製於背面,或將字體縮小,上訴人之作法與世界各大快遞業者相同,符合各國快遞貨物運送業務之習慣。
  (三)被上訴人自民國(下同)九十一年十月間起,即開始與上訴人往來,上訴人之收貨人員即訴外人雷振邦於開始往來之初,即將上訴人之報價單交付予被上訴人職員楊O雪;又上訴人於九十二年間,為再次確認上訴人公司之所有往來客戶接受報價單上最高賠償責任限制之約定,曾再次將公司報價單傳真予往來客戶,被上訴人亦為該次傳真對象之一,該傳真係由被上訴人職員楊O雪收受,故被上訴人知悉上訴人報價單上所記載之最高賠償責任限制。
  (四)縱認上訴人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惟被上訴人主張九十二年六月十八日所託運之十五萬件IC(下稱系爭貨物)價值達新台幣(下同)六十六萬元,但並未舉證以實其說。
  (五)被上訴人尚積欠上訴人運送費用帳款共四萬四千零二十一元,上訴人就該帳款部分主張抵銷。
  (六)訴外人鈶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鈶威公司)於九十二年六月十六日所開立之統一發票之品名為AIC1642-3.OMX及AIC1642-3.OCX,與被上訴人於九十二年六月十八日所開立之統一發票之品名僅為AIC1642-3.OCX有所出入;又鈶威公司所開立之統一發票之貨物總價為六十五萬三千六百二十五元,而被上訴人所開立者則為六十六萬元,兩者差額僅六千三百七十五元,則被上訴人就系爭貨物之銷售利潤比率僅有百分之零點零零九,不到百分一,顯不符一般商業交易情形,上訴人否認上開二張統一發票之形式及實質真正。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並補提出TNT及DHL提單、上訴人報價資料及被上訴人積欠運費帳款資料為證,及聲請訊問證人雷O邦、楊O雪。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上訴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部分,予以引用外,並補稱略以:
  (一)上訴人並未將上證三(見本院卷第二一、二二頁)之報價單通知被上訴人,縱如證人楊O雪所言,其亦僅見過上證三之第一張「速遞震撼價」,惟此傳單僅係要約之引誘,其上所載之價格與理賠金額與系爭提單並非同一。
  (二)被上訴人就系爭貨物除開立六十六萬元之統一發票予客戶外,亦有出貨廠商即訴外人鈶O公司於九十二年六月十六日開立出貨之統一發票可稽,足見系爭貨物之價值為六十六萬元。
  三、證據: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外,並補提出鈶威公司九十二年六月十六日開立之統一發票及香港官塘警署報案筆錄為證。
理  由
  一、本件被上訴人起訴主張:伊於九十二年六月十八日將十五萬件IC分裝為四箱(即系爭貨物),委由上訴人運送至香港客戶交貨,詎於二日後,上訴人竟來電告知系爭貨物在運送途中遭竊已滅失。嗣伊即要求上訴人出面善後,並賠償該批價值六十六萬元之貨物損失,然上訴人不願出面處理,僅委任律師發函表示願賠償四萬五千元等情,爰依運送之法律關係,求為命上訴人給付六十六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利息之判決。
  上訴人則以:兩造間所訂立之契約為承攬運送契約,契約中已有最高責任之限制,該條款雖為定型化契約條款,但提單背面附有合約書定型化契約條款係快遞運之注意,系爭提單既於被上訴人持有中,自有充裕時間詳閱,無不能預見之情形。被上訴人已於系爭提單正面左下方「託運人」欄處簽名,且在該託運人簽名處下方有一聲明,聲明內容為:「託運人同意並接受本提單背面之合約條款,並認同本貨物由ACS(指上訴人)依據該合約條款運送之」,故被上訴人於系爭提單上簽名時,已同意接受系爭提單背面之合約條款,且該同意為明示意思表示之性質。縱認伊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惟被上訴人主張系爭貨物價值達六十六萬元,但並未舉證以實其說。又兩造間有最高責任限制之約定,伊之賠償責任應僅為港幣一百元,伊在交付客戶使用之價目表上均約定,若貨物於運送過程中發生遺失情形,伊之理賠金額最高為運費之三倍,但伊願以較高之金額四萬五千元賠償被上訴人,被上訴人尚積欠伊運送費用帳款共四萬四千零二十一元,伊主張抵銷等語,資為抗辯。
  二、本件經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三條準用同法第二百七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三款規定,整理並協議簡化爭點及不爭執點後,兩造同意就本院九十三年四月五日準備程序中,兩造協議簡化之爭點為主張及辯論(見本院卷第八一頁)。經查被上訴人於九十二年六月八日將系爭貨物,委由上訴人運送至香港客戶處交貨,但系爭貨物於運送過程中遭竊滅失,上訴人除向香港官塘警署報案外,並電話告知被上訴人系爭貨物遭竊之情事。被上訴人於起訴前曾向上訴人請求賠償六十六萬元,但上訴人以律師函表示兩造間有最高責任限制之約定,其賠償責任僅有港幣一百元,但願意賠償被上訴人四萬五千元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八一、四、六八頁),並有失竊報案資料(見原審卷第二八頁、本院卷第四七頁至第四九頁)及系爭提單(見原審卷第九頁、本院卷第十六頁)可證,自堪信為真實。茲僅就兩造之爭執點,分述如左:
  (一)上訴人雖抗辯伊為航空貨運承攬業者,以承攬運送客戶之貨物空運至香港大陸等地為主要業務,本件係由被上訴人將系爭貨物委由伊運送至香港客戶處,伊將系爭貨物交予航空貨運業者及貨物運送業者運送至被上訴人之客戶處,故兩造間應祇成立承攬運送關係云云,並提出經濟部公司基本資料查詢單為證(見原審卷第二六頁)。惟按承攬運送人除契約另有訂定外,得自行運送物品。如自行運送,其權利義務,與運送人同;又就運送全部約定價額,或承攬運送人填發提單於委託人者,視為承攬人自己運送,不得另行請求報酬,民法第六百六十三條及第六百六十四條分別定有明文。經查上訴人於收受系爭貨物時已自行簽立一式五聯之提單,並交予一份予被上訴人收執,有系爭提單(見原審卷第九頁、本院卷第十六頁)及提單範本(見原審卷第三一頁)可稽,而提單本應由運送人填發,故承攬運送人自行填發提單於委託人者,則自己已處於運送人之地位無疑,在法律上應視為介入,故將之視為自己運送。是上訴人雖原係為承攬運送人,但因其行使介入權之結果,既自為運送,因此,上訴人與委託人即被上訴人間已發生運送關係,其權利義務,應依運送契約之約定決定。
  (二)上訴人另抗辯被上訴人已於系爭提單正面左下方「託運人」欄處簽名,自已明示同意最高責任限制之約定等語,經查兩造間所訂立之承攬契約即系爭提單第三條已約定:「...,theliabilityoftheCompanyinrespectoflossofordamagetoconsignmentsshallinnocircumstancesexceedthelowerofthevalueoftheconsignmentandHK$100.00...(‧‧‧公司<指上訴人>就本件貨物之遺失、毀損所負之賠償責任,以交運貨物之價值或港幣一百元兩者之較低者為上限‧‧‧)」(見原審卷第九、二九、三一頁)。又系爭提單託運人簽名處下方有一聲明,其內容為:「...TheShipperagreestoandacceptsthecontractconditionsonthereversesidehereof,andacknowledgesthattheshipmentdescribedhereinisacceptedbyACSfortransportationtosaidcontractconditions.(‧‧‧託運人同意並接受本提單背面之合約條款,並認同本貨物由ACS<指上訴人>依據該合約條款運送之)」(見原審卷第九頁、本院卷第十六頁),而被上訴人委託上訴人運送之事務均由被上訴人公司之職員楊O雪接洽,亦經證人楊O雪到場證述屬實(見本院卷第六三頁)。證人楊O雪既已於「託運人」欄處簽名(見原審卷第九頁、本院卷第十六頁),自應認被上訴人已明示同意系爭提單背面之定型化契約條款。雖被上訴人主張定型化條款係印製於提單背面,字樣細微不易辨識,對最高責任約款未放大或以其他方式突顯,提醒伊注意,即令伊數次委託上訴人運送,亦不明瞭其涵義或需承擔之風險云云。惟查上開託運人同意並接受提單背面合約條款之文字,乃印製於提單正面,並無閱讀之困難,且被上訴人於收受時並未為異議,是被上訴人所為此部分之主張,殊不足取。足證被上訴人已明示同意上開最高責任限制之約定。
  (三)被上訴人雖另主張伊並未知悉上訴人所提出之「台灣至香港」快遞報價單(見本院卷第二一、二二頁-下稱系爭報價單)上所載之責任限制云云。惟查依證人即處理本件託運事務之被上訴人公司之職員楊O雪到場證稱:「本院卷第二十一頁(的報價單)我有看過,。。。」等語(見本院卷第六四頁),而本院卷第二十一頁之報價單,係上訴人所作成台灣至香港間之快遞運費報價單,其上除詳列不同運送班機之運費價格外,其注意事項第五條並載明:「若貨物於運送過程中發生遺失情形,本公司理賠金額最高為運費三倍」,且兩造間之託運事務既皆由證人楊O雪與上訴人接洽,則就貨物之運送,證人楊O雪自得對外代表被上訴人與上訴人接洽交易。證人楊O雪既已承認看過上開報價單,而被上訴人復未為任何反對之意思表示,再經參酌證人楊O雪所證稱:「。。。我們與上訴人亞瑟仕通運有限公司於九十一年九月份開始老闆和他們即有往來,一直到九十二年六月十八日委託本件後,往來每個月的一、二星期都有進口件,委託上訴人運送都是我接洽的」等情節(見本院卷第六三頁),足證被上訴人亦已同意接受系爭報價單之責任限制條款。
  (四)被上訴人主張伊因系爭貨物滅失受有六十六萬元之損失,自得向上訴人請求賠償之云云。惟查:
  上訴人抗辯縱系爭報價單上所載之最高限制責任約款所約定之賠償金額與系爭提單所載之最高賠償金額不同,但其約定內容及目的毫無二致,僅賠償金額一為港幣一百元,一為運費之三倍,伊已向被上訴人表明願依系爭報價單對其有利之約款,賠償被上訴人高於運費三倍之款項計四萬五千元等語(見本院卷第九三、九四頁)。經查依系爭報價單之記載可資證明,上訴人就自台灣運送至香港貨物運費之收取,係以飛機航班及託運貨物重量為標準,至託運貨物本身之價值並非在考量之範圍內(見本院卷第二一頁)。按運費之收取,乃運送人就其所負擔之成本、賺取之利益及貨物發生毀損滅失時所負賠償責任等綜合考量。上訴人既未就託運貨物本身之價值列於運費收取之標準中,自不應要求上訴人就不同價值之貨物負不同之賠償責任。縱被上訴人因系爭貨物滅失而受有六十六萬元之損失屬實,然依對被上訴人有利之約款即系爭報價單第五條之約定,上訴人理賠金額最高為運費之三倍,則被上訴人所得請求之賠償額上限,應為系爭貨物運費之三倍。再依上訴人出口運費請款單(見本院卷第二五頁)所載,系爭貨物之重量為二十四點九公斤,運費為二千五百元,加計百分之五之營業稅後為二千六百二十五元,則上訴人所應負賠償之金額為運費二千五百元之三倍,應為七千五百元,惟上訴人既自願賠償被上訴人四萬五千元(見原審卷第四O頁),已如前述,較其原所應賠償之金額為高,對於被上訴人有利,自無不許之理。
  次按民法第六百四十五規定:「運送物於運送中,因不可抗力而喪失者,運送人不得請求運費。其因運送而已受領之數額,應返還之」,因此就系爭貨物之運費二千六百二十五元,上訴人應返還之。再依上訴人所提出為被上訴人所不否認為真正之出口運費請款單及進口運費請款單(見本院卷第二四頁至第三一頁)所載,被上訴人尚積欠上訴人之運費四萬四千零二十一元,且為被上訴人所自認(見本院卷第八九頁),於扣除上訴人應返還之系爭貨物之運費二千六百二十五元後,上訴人對於被上訴人尚有四萬一千三百九十六元(其計算式為:44,021元-2,625元=41,396元)之運費債權。既據上訴人主張抵銷,經抵銷後,上訴人尚應給付被上訴人三千六百零四元(其計算式為:45,000元-41,396元=3,604元)。
  三、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據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三千六百零四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見原審卷第十四頁)之翌日即九十二年八月十六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部分,自屬應予准許;至超過上開部分之請求,即屬不應准許。從而原審就上開應予准許部分,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所持理由雖與本院不同,但其結果並無二致,仍應予以維持。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應認為無理由;就上開不應准許部分,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尚有未洽。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
  四、至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未經援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自無逐一詳予論駁之必要,併此敘明。
  五、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應認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第七十九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一日
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林 鄉 誠
法官鄭 威 莉
法官王 聖 惠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二日
書記官陳 樂 觀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4.【裁判字號】93,上易,48【裁判日期】930407【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45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三年度上易字第四八號】
上 訴 人 進O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O銓
訴訟代理人 賴重堯 律師
被上訴 人 五O通運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林O煒
訴訟代理人 楊進興 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八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九十年度北訴字第三四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並為訴之追加,本院於九十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第二審及追加之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壹、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右開廢棄部分,請求判決駁回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三)被上訴人應返還上訴人新台幣(下同)二十五萬三千五百八十一元及自民國(下同)九十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外,補陳略以:
  (一)保險給付請求權與損害賠償請求權非出於同一原因:系爭遺失貨物四十三件造成上訴人損失二十九萬六千二百八十三元,上訴人依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第六百三十四條規定請求由被上訴人賠償。縱上訴人已經受領保險理賠,被上訴人亦不得因而減免賠償責任,有最高法院六十八年台上字第四二號判例、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六五號裁判意旨可參。被上訴人原審起訴要求上訴人支付運送費二十二萬四千二百六十一元及利息,上訴人得以系爭遺失貨物損害賠償金額依法主張抵銷。
  (二)被上訴人無權主張上訴人支付運送費:就系爭遺失貨物,被上訴人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五條規定,不得向上訴人請求運送費,即九萬九千三百二十五。六九元部分(180,143元×4,472.89/8112.3=99,325.69),原審判決未有審酌,自有錯誤。
  (三)上訴人得請求賠償部分:因原審判決錯誤,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四款、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第四百六十三條規定,上訴人得請求被上訴人返還因本案假執行而給付之金額包括原始金額二十二萬四千二百六十一元、利息、執行費、賠償等,總計二十五萬三千五百八十一元。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所提證據外,補提:最高法院五十五年台上字第一四一O號、六十八年台上字第四二號、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二二六五號實務見解、九十二年一月廿四日及九十二年三月三日銀行對客戶外匯交易牌告、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執行命令北院錦九十三執丁字第五一三二號影本各一份為證。
貳、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上訴駁回。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茲引用外,補陳略以:
  (一)上訴人不得主張抵銷:依最高法院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九二三號裁判意旨,就系爭遺失貨物四十三件部分,上訴人對被上訴人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移轉第三人第一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第一產物公司),且已受領保險理賠金額三十一萬零七百零三元,上訴人已無權主張抵銷。至於上訴人援引最高法院前開裁判意旨,僅在說明「損益相抵」,且將「保險法第五十三條代位權之情形」除外,保險法第五十三條仍應優先適用。
  (二)如准許上訴人抵銷,上訴人有雙重得利之嫌:上訴人主張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五條規定,得免除系爭遺失貨物四十三件之運送費,然上訴人就系爭遺失貨物部分,已得到保險公司理賠,運送費用損失當然包括於理賠數額內,上訴人仍應給付運三、證據:除援用原審所提證據外,補提:最高法院七十一年台上字第二九O號實務見解、台北地院九十二年偵續字第三六O號不起訴處分書各一份為證。
理  由
壹、程序方面
  上訴人於本審程序中,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追加請求被上訴人另返還其因假執行所受損害二十五萬元三千五百八十一元,因追加部分與被上訴人於原審主張之基礎社會事實同一,均係關於上訴人於九十年四月九日委託被上訴人承攬報關運送合約,核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但書、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相符,故上訴人所為訴之追加,應予准許,合先敘明。
貳、實體方面
  一、被上訴人原審起訴主張:上訴人於九十年四月九日及同年月十一日分別委託被上訴人承攬報關運送貨物兩批,第一批貨物件數七十七箱,重量一千五百九十公斤(被上訴人同意按一千四百九十公斤計算),由臺北運送至南斯拉夫貝爾格勒,應收運送費用十九萬一千二百七十三元(被上訴人減縮十五萬七千九百四十元、再加空污費一萬三千六百二十五元、再加百分之五營業稅,合計為十八萬零一百四十三元),第二批貨物件數五十三箱,重量一千零七十四公斤,由台北運送至越南胡志明市,應收運送費四萬四千一百一十八元,副報單規費三百元。兩批貨物運送費合計二十三萬五千六百九十一元(經被上訴人減縮後兩批貨物合計二十二萬四千二百六十一元),屢經催討,上訴人迄未清償,為此提起訴訟,訴請上訴人給付被上訴人二十二萬四千二百六十一元及自支付命令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等語。
  二、上訴人則以:南斯拉夫(YUGOSLAVIA)NAAID.O.O.公司,依FOB貿易條件,前向上訴人購買布料,合計八千一百一十二‧二碼,上訴人於九十年四月委託被上訴人報關,共計七十七箱,總重量一千四百九十公斤,經由俄羅斯航空公司(下稱航空公司)運往目的地,詎被上訴人虛報重量為一千五百九十公斤,虛列運送費一萬零六百元,經上訴人南斯拉夫客戶發現後,被上訴人始減縮之,惟已造成上訴人客戶誤解,且該公司僅收到上開貨物七十七件其中三十四件,合計三千六百三十九‧三一公尺,遺失四十三件,合計四千四百七十二‧八九公尺,每公尺單價八十五‧七九二七元,雖經訴外人第一產物公司依法理賠上訴人,惟本件保險給付請求權之發生,係因上訴人公司與保險公司簽訂之保險契約,此與被上訴人因運送物喪失所生損害賠償請求權,非出於同一原因,且兩者無保險法第五十三條適用,上訴人依法主張與系爭兩批貨物之運費抵銷等語,資為抗辯(上訴人於原審敗訴後,提起上訴並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追加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所受如前金額之損失)。
  三、兩造不爭執之點:
  (一)上訴人自九十年四月九日及同年月十一日分別委託被上訴人承攬報關運送貨物兩批,第一批貨物件數七十七件,由臺北運送至南斯拉夫貝爾格勒,運送費十八萬零一百四十三元。第二批貨物件數五十五件,由臺北運送至胡志明市,運送費四萬四千一百一十八元。
  (二)上開九十年四月九日之第一批貨物七十七箱中,被上訴人因俄羅斯航空公司航運爭遺失貨物)。上開九十年四月十一日之第二批貨物則無遺失。以上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上開第一批貨物發票(見原法院卷第二七頁、俄航託運單第二至第三聯(見本院卷第二八頁、第三十頁、第四四頁)、華儲股份有限公司作業部書函(見本院卷第二九頁)、NAAID.O.O.公司函(見原審卷第三二頁、第五六頁)、富景企業有限公司函(見本院卷第四二頁至第四三頁)在卷可稽,自堪信為真實。
  四、兩造爭執之點:
  (一)上訴人主張拒絕給付系爭遺失貨物之運送費,是否有理?
  (二)上訴人可否主張以其損害賠償請求權抵銷上開費用?
  五、上訴人不得拒絕給付系爭遺失貨物之運送費及其餘代墊費用。
  (一)按稱承攬運送人者,謂以自己之名義,為他人計算,使運送人運送物品而受報酬為營業之人。承攬運送,除本節有規定外,準用關於行紀之規定。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第二項定有明文;再行紀人得依約定或習慣請求報酬、寄存費及運條亦定有明文。例如託他人運送之運費,此等運費既為行紀人所墊付,則請求償還時,自應自支出時起加算利息,一併償還(見鄭玉波著民法債編各論,下冊,八十四年四月十六版,第五一O頁)。是以,承攬運送人依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二項之規定準用同法第五百八十二條之規定,自得於運送後向委託人請求託他人運送之運送費及其他代墊費用,甚為灼然。
  (二)經查,本件上訴人兩批貨物分別由臺北運送至南斯拉夫貝爾格勒、臺北運送至越南胡志明市,係為履行上訴人與其國外客戶NAAID.O.O公司間之買賣契約,上訴人分別於九十年四月九日與同年月十一日委託被上訴人報關運送等情,業據上訴人於原審自認在卷(見原審卷第二二頁至第二四頁);由本件交易流程觀之,被上訴人以自己名義(即AIRPASSEXPRESSCO.,LTD)代理上訴人(即PERFECTIONENTERPRISECO.,LTD)將系爭貨物交由交由航空公司運送,此有航空公司之託運單(見原審卷第二八頁及第四四頁、本院卷第六三頁)可憑,被上訴人立於承攬運送人地位「託他人(即航空公司)」運送,被上訴人雖非實際運送人,然仍依約定向上訴人請求運送費外及空污費、卡車費、手續費、鍵輸費、倉單連線費、倉租費用等費用,有被上訴人之請款通知單(見原審非訟庭卷第六頁、原審卷第三一頁、本院卷第六二頁)可參,顯見兩造成立承攬運送契約無誤。既兩造成立承攬運送契約,揆諸前開規定,被上訴人據上開請款通知單請求上訴人給付,於法有據。
  (三)次查,上訴人自九十年四月九日委託被上訴人承攬報關運送貨物七十七件,由臺北運送至南斯拉夫貝爾格勒,被上訴人處理運送支出費用十九萬一千二百七十三元,有被上訴人請款通知單(參同上卷頁)可證,被上訴人嗣於九十一年七月八日原審審理中減縮為一十八萬零一百四十三元(見原審卷第八六頁)。又上訴人於九十年四月十一日委託被上訴人承攬第二批貨物五十五件,由臺北運送至胡志明市,被上訴人處理運送支出費用四萬四千一百一十八元,有被上訴人請款通知單(見原審非訟庭卷第七至第八頁)均附卷可參,以上合計為二十二萬四千二百六十一元(見原審卷第八六頁),以上貨物除系爭遺失貨物外,均已送達目的地履約完成,從而,被上訴人既已履行承攬運送契約,自得向上訴人請求上開費用之給付。上訴人援引民法第六百四十五規定主張就系爭遺失貨物毋庸支付運送費云云,惟查,本件被上訴人乃承攬運送人,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五規定並無準用六百四十五之餘地,且民法第十七節承攬運送、第十三節行紀,亦無相關立法賦予上訴人得拒絕支付系爭遺失貨物支出前開費用權利,上訴人上開主張,顯不足採信。
  (四)是以,本件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之運送費及其他代墊費用,其計算方式為:九十年四月九日第一批承攬運送貨物部分,依其重量一千四百九十公斤每公斤一百零六元計算為十五萬七千九百四十元,與其餘代墊費用共一萬三千六百二十五元,並加上百分之五營業稅後,合計為十八萬零一百四十三元(即106/KGx1,490KGS=157,940;157,940+13,625=171,565;171,565x(1+5%)=180,143.25≒180,143);九十年四月十一日第二批承攬運送貨物部分,依其重量一千零七十四公斤每公斤為三十二元計算三萬四千三百六十八元,與其他代墊費用七千六百四十九元,並加上營業稅後,合計為四萬四千一百一十八元(即32/KGx1,074KGS=34,368;34,368+7,649=42,017;42,017x(1+5%)=44,117.85≒44,118),總計二十二萬四千二百六十一元,被上訴人請求上開金額為有理由。至上訴人另抗辯上開貨物並非以重量計算,而應以公尺計算云云,並提出以託運單、買方之聲明書以佐其說(見本院卷第六三頁),然本件被上訴人係基於兩造成立之承攬運送契約請求上訴人給付運送費及其他代墊費用,依請款單之內容,即載明係依公斤計算費用,且航空公司所開具之運送契約內亦註記本件貨物送到之重量為六六二公斤,非以公尺計算,是上訴人執其與買方間之契約約定為如前之抗辯,自屬無據。
  六、上訴人不得主張以其損害賠償請求權抵銷上開費用。
  (一)按保除法第五十三條第一項前段規定:被保險人因保險人應負保險責任之損失賠償請求權者,保險人得於給付賠償金額後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此項法定代位權之行使,有債權移轉之效果,故於保險人給付賠償金額後,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即移轉於保險人,有最高法院六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九二三號裁判意旨可參。經查,第一產物公司就系爭遺失貨物業已理賠三十萬零七百零三元,有該保險公司貨物運輸險理賠計算書,且為上訴人當庭承認收受理賠(見本院卷第四六頁、第三一頁)在案。揆諸上開說明,上訴人原有對被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當然移轉予第一產物公司,則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業已消滅,自無權主張被上訴人應予賠償。況保險制度旨在保護被保險人,非為減輕損害事故加害人之責任。保險給付請求權之發生,係以定有支付保險費之保險契約為基礎,與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出於同一原因。後者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殊不因受領前者之保險給付而喪失,兩者除有保險法第五十三條關於代位行使之關係外,不生損益相抵問題,固經最高法院著有六十八年台上字四二號判例。屬該判例係闡述宣示保險法上禁止不當得利原則之保險法第五十三條規定。苟被保險人於受有保險之給付時,如前所述,其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即法定移轉於保險人,此時保險人得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加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時,被保險人即不得再向加害人請求損害賠償甚明,上訴人猶執前詞主張縱伊受領保險理賠,被上訴人亦不得因而減免賠償責任云云,顯係未明察保險法第五十三條規定之意旨。
  (二)又按二人互負債務,而其給付種類相同,並均屆清償期者,各得以其債務,與他方之債務,互為抵銷。但依債之性質不能抵銷或依當事人之特約不得抵銷者,不在此限。民法第三百三十四條第一項有明文規定,本件上訴人對被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業已消滅,已如前述,自無被動債權可主張抵銷,則上訴人於上訴後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追加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所受如前金額之損失,即不足採。
  (三)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上開運費及代墊之費用,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誤被上訴人係依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理由雖屬不當,然其結論並無二致,是其判命上訴人為如數給付,並依職權為假執行之宣告及依聲請免為假執行之宣告,於法並無不合。上訴意旨仍執陳詞,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並為訴之追加,均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經審酌後認均無礙判決之結果,爰不予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及追加之訴均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二項、第七十八條,爰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 七 日
民事第十六庭
審判長法官  許正順
法官  陳邦豪
法官  翁昭蓉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 九 日
書記官  鐘秀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5.【裁判字號】92,訴,1504【裁判日期】92093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7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一五O四號】
原  告  比O迦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李淑寶律師
被  告  飛O國際有限公司
    天O汗航空貨運承攬有限公司
共  同  甲OO
法定代理人
共  同  楊美玲律師
訴訟代理人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於民國九十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辯論終結,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陸拾貳萬捌仟参佰陸拾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請求本院依職權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要領:
  (一)原告所有電子零件貨物於九十一年七月十七日交被告承攬運送,因可歸責於被告事由,致該批貨物遺失,依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經計算其數額為二十二萬三千二百五十六元。
  (二)另原告分別於九十一年八月十六日、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及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交被告承攬運送三批電子零件貨物,被告竟未依約按時運送,而予不當留置,因原告無法按時交貨,導致原告之客戶無法如期上線交貨,悉數要求退貨,核計退貨損失及客戶取消訂單損失分別為十八萬六千六百八十四元、二十一萬八千四百二十元爰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被告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下同)六十二萬八千三百六十元及利息。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請求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二、陳述要領:
  被告均否認有侵權行為存在。被告天O汗公司以遺失貨物係大陸日O公司售予原告之貨物,既尚末交付予原告之前即告遺失,根本無法為動產所有權之移轉,原告並非該遺失貨物之所有權人,且被告天O汗航空貨運承攬有限公司(下稱天O汗公司)僅負責台灣段之運送,大陸至香港與香港至台灣之運送分由大陸拓遞業公司及香港飛O公司負責,該遺失貨物抵達台灣之前即告遺失,即不可歸責於被告天O汗公司;再,原告聲請將以積欠被告天O汗公司之運費抵充遺失貨物之價額,被告不得已始行使留置權,期間雖有協調,但原告仍積欠被告天O汗公司九十一年七月份之部分運費及九十一年八月份之運費,則被告天O汗公司對原告之部分貨物行使留置權,實屬合法有據等語置辯。而被告飛O國際有限公司(下稱飛O公司)否認受原告委託運送貨物及原告受有退貨損失及客戶取消訂單之損失,並以被告飛O公司之營業項目並不包括承攬運送業,僅係負責被告天O汗公司運送業務之相關單據與請款帳單之分類、整理事宜,承攬運送人實係被告天O汗公司等語,資為抗辯。
理  由
  一、查兩造對於九十一年七月十七日託運之貨物遺失、九十一年八月十六日、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及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交被告承攬運送三批電子零件貨物遭留置、留置貨物之內容、留置貨物的時間係於原告依平常應給付運費日前、關於貨物喪失及留置之洽談處理均由被告飛O公司與原告為之、原告交付之運費支票受款人均係被告飛O公司且由被告飛O公司提示、支付運費的方式係當月份原告應支付的運費係於下個月結清且可以開四十五天的期票等事實不爭執,復有銷貨單、存證信函、被告請款及原告付款明細表、發票及支票等在卷可稽,自堪信為真實。
  二、至兩造之爭點,經本院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三日行爭點整理程序後,厥為:
  A、就貨物遺失部分:
  (一)原告就遺失貨物有無所有權?
  (二)本件有無依衡平原則適用單位責任限制?
  (三)被告就該遺失貨物之處理,有無故意或過失?
  B、就貨物遭留置部分
  (一)被告於留置貨物當時,有無合法權利?
  (二)原告有無損害產生?
  前揭各爭點之論定,如具有論理上之必然性,且本院如已就其中數爭點認定明確時,即足以形成判決結果之內容,其餘爭點即無庸論述。以下即針對上述針點而為論述。
  四、原告於九十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本院行爭點整理程序時,明白表示對於貨物遺失及遭留置均以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而為請求,先予敘明。
  A、就貨物遺失部分:
  (一)原告就遺失貨物有無所有權?對於該批遺失貨物之所有權,本院認為應係原告所有:
  雖被告一再稱遺失貨物是由被告天O汗公司所運送,被告則稱其均係找被告飛O公司託運貨物。而由原告所提出之「被告請款及原告付款明細表」暨相關支票及發票,明白顯示原告均以被告飛O公司為支票受款人,相關之存證信函亦均由被告飛O公司發予原告,就貨物遺失時,亦由被告飛O公司與原告洽談損害賠償事宜,且曾決定給付金額(此為被告所不否認,並有卷附由被告提出「被證四號」之字據可為證據),如被告飛O公司非原告所認知之運送人,原告為何將其所託運之運費支票均以被告飛O公司為受款人並交付由其提示?又為何單與被告飛O公司洽談或發存證信函與被告飛O公司?且在本件訴訟之前,被告飛O公司亦就遺失貨物之事,單獨的與原告積極的接洽,甚至還能作出賠償數額之決定?且由被告九十二年四月十日被告所提出之答辯狀亦明白表該批貨物陸運段部分是由「被告等二公司負責」,是被告飛O公司亦自認有經營承攬運送業務,另觀原告所提出之被告飛O公司送貨單,雖係載明公司名稱為「飛O國際快遞公司」,但設址與被告飛O公司均同為台北市中山區OO路五一四巷十一號一樓(見本院卷,原證十一),被告飛O公司與被告天O汗公司代表人均為甲OO,該二公司亦設同上址等情,應認原告所稱其係以被告飛O公司為運送人為可採(至實際運送人為何人,於此則屬另一事),則身為運送人之被告飛O公司既均以原告為遺失貨物之相對人而處理貨物之損害賠償事宜,甚且自認曾經一度達成協議,其外觀行為之表現,足徵亦其應認原告確是貨物所有人,況由其後原告遭被告留置之三批貨物,原告僅提出銷貨單,為何被告均不否認原告為所有人,何獨本件遺失貨物部分即否認之,矧諸常情,亦應認原告確係本件遺失貨物所有人。
  (二)本件有無依衡平原則適用單位責任限制?
  原告既主張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而上裁衡平原則適用單位責任限制,係於運送條款中所訂,或可為損害賠償之參考衡量,但本件原告既不以運送契約請求,原則上應無適用上開單位責任限制之餘地。
  (三)被告就該遺失貨物之處理,有無故意或過失?
  原告既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而為請求,則就有利於原告請求之事實,如被告究有何侵權行為之客觀事實及主觀上有無故意或過失,即應舉證證明之,原告主張被告有過失,然未見原告主張被告侵權行為之過失態樣,所提出之證據,均未能證明被告究有何客觀之侵權行為,單僅以貨物係於運送過程中所遺失,本院認尚不能認為被告即為過失之侵權行為人,蓋貨物運送過程中,所經手之人尚可能有海關之公務員或其他公有倉儲人員,真正的侵權行為人究竟是誰,未見原告予以特定出來,遑論欲逕論斷何人有故意或過?況被告飛O公司與被告天O汗公司均為法人形態,其主觀故意或過失究竟如何表現之相關事實,亦未見原告主張與舉證,是此等關於被告有無故意或過失等有利於原告之事實,原告已提出之證據不能證明之,復未提出其他證據以實其說,即難認定被告於本件貨物遺失有何故意或過失,原告主張被告就貨物遺失有侵權行為即難採信。
  B、就貨物遭留置部分
  (一)被告於留置貨物當時,有無合法權利?
  按承攬運送人為保全運費及其他費用得受清償之必要,按其比例,對於運送物,有留置權,運費及其他費用之數額有爭執時,受貨人得將其爭執之數額提存,請求運送物之交付,民法第六百四十七定有明文。是除契約另有約定外,承攬運送人為保全其運費本可留置所承攬運送之貨物,受貨人亦有先將爭執之數額提存,請求運送物之交付以為對抗,是被告與原告各有其保存運費及準時受領貨物之權利,民法第六百四十七亦針對上開情形,對兩造有其利益衡量之處理方法。是本件被告慮及前曾發生貨物喪失之爭執,擔心領不到後續承攬運送貨物之運費,而留置該等貨物,應符上開保全費用之規定,而事實上原告只要提存運費,即無不能領取之情形,已顧及雙方利益衡量,是被告於留置貨物當時,仍是有法定之合法權利,客觀上難謂有何侵權行為。
  況原告主張侵權行為,對於侵權行為之主觀之「故意」或「過失」究竟係針對何一特定人?如係指被告有故意或過失,究竟如何證明法人形態之故意或過失,亦未指明。
  依上所述,原告就貨物遭留置部分係屬有權留置,並無不法侵權行為,至原告主張雙方運費係於次月結清之事實,縱經被告承認係屬事實,然亦與被告行使保全運費之留置權無影響,蓋該留置權本即係於未給付運費前行使方有意義,只要有保全之必要就可行使,否則一旦交付貨物,隔月受貨人不給付運費,尚有何留置權可言?故原告主張之上開事實,於上開本院判斷並無影響,併此敘明。
  五、綜上所述,原告以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貨物喪失及留置貨物所造成之損害賠償及利息均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其訴既經駁回,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附麗,併予駁回。
  六、本件之事實及法律關係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及攻擊防禦方法對判決之結果無影響,爰不一一加以論述,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九 月 三十日
民事第二庭法官 朱漢寶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九 月 三十日
法院書記官  劉碧輝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6.【裁判字號】92,訴,2814【裁判日期】930423【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47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二八一四號】
原  告  士O航空貨運代理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甲OO
被  告  非O液態金屬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四月九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捌拾陸萬肆仟壹佰伍拾肆元,及自民國九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一)原告於民國(下同)九十二年五月二日受被告委託代為寄送貨物一批,產品為鐵製品,共十三個棧板,分別自台中縣大甲鄉、太平市及大里市,安排提貨、報關及空運,約定一公斤運費為新台幣(下同)八十八元並約定貨到後由被告之美國買主付款,業於同年月四日送抵目的地美國亞特蘭大市(ATLANTA,U.S.A),惟因被告之美國買主拒不付款,遂向被告請求給付如附表所示合計八十六萬四千一百五十四元之運費。
  (二)按不論何種運送方式,到付之條件無法成立,一律會向託運人收取,因運輸業者接收委託承運時,一般均無法先與國外之受貨人取得支付運費之承諾,且託運人與受貨人間之交易條件,運輸業者無從瞭解亦無法介入。另按國際空運運輸計算運費之單位是公斤,因航空公司運作上之需要並不以託運人提供之重量計算,定再經機場過磅及測量材積,且以毛重計算,而非以淨重計算。此外,國際運輸中,關於重量爭議問題,並非一味以機場過磅重量為主,但須有受貨人方之機場過磅後所提供證明,再向航空公司提出正式之重量修改,而非以猜測或自行評估之方式,直接否定運送方機場所過磅之重量。
  (三)由是可知,被告主張貨物之重量為八七八O公斤,在未提出相關證明前,實難採信,且因被告之美國買主不願給付運費,即應由被告付款。另原告將貨物之重量由九一五二公斤改為九O五二公斤係自願承擔損失。
  三、證據:提出航空貨運提單二份、通知提貨資料乙份、出貨物品、品名資料及包裝明細表各乙份、對帳單乙份、提單收貨人聲明放棄貨物傳真函乙份、更名收貨人傳真乙份、中華民國航空貨運承攬業運貨契約條款正本乙份、第三人永O公司出口貨物進倉資料查詢表一份為證。
乙、被告方面: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提其以前到場所為聲明及陳述略謂:
  一、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二、陳述:按定位加工到定位尺寸後之重量為一定數,乘以數量即為其總重量,再加上一個定量之木箱,且不需全數過磅,只需一個過磅即可,乘以銷售數量後加上木箱重量,總重量即算出。查原告為航空貨運服務業,竟於系爭貨物「灌水」即額外增加重量以圖私利,此觀原告於九十二年五月三日十二點三分傳真予被告UT-X285428之提單重量為九一五二公斤,惟遭被告之美國買主(TecSolManufacturing,INC.)發現,其重量為八七八O公斤,共「灌水」二百七十二公斤,而拒絕收受貨物及給付運費,並以同年五月七日十二點十一分傳真一份拒收文件予原告之美國同業即美國連線合作空運公司(KaminoIternationalTransPort,INC.),嗣原告於九十二年五月九日二十一點十五分傳真予被告之提單重量已改正為九O五二公斤,短少一百公斤,每公斤八十八元,總計八千八百元,顯見原告自認「灌水」之行為。此外,被告亦否認當被告之美國買主不付款時,即應由被告付款。
  三、證據:提出士盟公司於九十二年五月三日十二點三分傳真函乙份、TecSolManufacturing,INC.於九十二年五月七日十二點十一分傳真函及其中文譯文正本各乙份、士盟公司於九十二年五月九日二十一點十五分傳真函乙份、INVOICE及PACKING/WEIGHTLIST傳真函各乙份(均為影本)為證。
理  由
  甲、程序事項
  本件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所列各款情形,應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乙、實體事項
  一、本件原告起訴主張:原告於民國(下同)九十二年五月二日受被告委託代為寄送貨物一批,產品為鐵製品,共十三個棧板,分別自台中縣大甲鄉、太平市及大里市,安排提貨、報關及空運,約定一公斤運費為新台幣(下同)八十八元並約定貨到後由被告之美國買主付款,業於同年月四日送抵目的地美國亞特蘭大市,惟因被告之美國買主拒不付款,爰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如附表所示之運費等語。
  二、被告則以:原告為航空貨運服務業,竟於系爭貨物「灌水」即額外增加重量以圖私利,此觀原告於九十二年五月三日十二點三分傳真予被告UT-X285428之提單重量為九一五二公斤,惟遭被告之美國買主(TecSolManufacturing,INC.)發現,其重量為八七八O公斤,共「灌水」二百七十二公斤,而拒絕收受貨物及給付運費,並以同年五月七日十二點十一分傳真一份拒收文件予原告之美國同業即美國連線合作空運公司(KaminoIternationalTransPort,INC.),嗣原告於九十二年五月九日二十一點十五分傳真予被告之提單重量已改正為九O五二公斤,短少一百公斤,每公斤八十八元,總計八千八百元,顯見原告自認「灌水」之行為,則原告於運送貨物之重量上灌水,遭被告之買主拒收致造成被告之損害。另被告亦否認當被告之美國買主不付款時,即應由被告付款,是原告要求被告給付貨款實無理由等語資為抗辯。
  三、本件原告主張被告委任原告運送十三個棧板的貨物,該貨物已於民國九十二年五月四日運抵目的地(美國亞特蘭大),當初約定運費一公斤新臺幣八十八元,到貨後由美國的買主付款,至今被告尚未給付運費等情,為被告所不爭執,且有原告提出之航空貨運提單二份、通知提貨資料乙份、出貨物品、品名資料及包裝明細表各乙份、對帳單乙份為證,自堪信為真實。
  四、本件被告抗辯原告運送的貨物重量有「灌水」問題,導致美國方面的買主拒絕收貨,而遭致被告的損失,其得拒付運費以及否認有美國的買主不付款,即應由被告付款之約定,是本件兩造之爭執要旨在於:(一)原告運送的貨物在重量上是否存有「灌水」問題,而導致美國方面的買主拒絕收貨,遭致被告的損失,而使被告取得拒付運費之事由?(二)依兩造之運送契約,當受貨方未依限給付時,託運人即被告是否有付款之義務?茲分述如下:
  五、經查:   (一)被告主張原告為航空貨運服務業,竟於系爭貨物「灌水」即額外增加重量以圖私利,此觀原告於九十二年五月三日十二點三分傳真予被告UT-X285428之提單重量為九一五二公斤,惟遭被告之美國買主(TecSolManufacturing,INC.)發現,其重量為八七八O公斤,共「灌水」二百七十二公斤,而拒絕收受貨物及給付運費云云,惟此為原告所否認,原告就此並稱按國際空運運輸計算運費之單位是公斤,因航空公司運作上之需要並不以託運人提供之重量計算,定再經機場過磅及測量材積,且以毛重計算,而非以淨重計算,此外,國際運輸中,關於重量爭議問題,並非一味以機場過磅重量為主,須有受貨人方之機場過磅後所提供證明,再向航空公司提出正式之重量修改,而非以猜測或自行評估之方式,直接否定運送方機場所過磅之重量等語,而有關本件貨物之秤重依據,原告並提出第三人永O公司出口貨物進倉資料查詢表一份以為證明,本院觀之被告對於其主張原告在運送貨物之重量上有灌水之問題云云,然其並未提出客觀公正之正確秤重以為憑據,則其空言指摘原告在運送貨物之重量上有灌水之問題,自難遽以採信。再者,被告僅泛稱原告遭被告之美國買主發現其重量有「灌水」之問題,因而拒絕收受貨物及給付運費云云,按「運費及其他費用之數額有爭執時,受貨人得將有爭執之數額提存,請求運送物之交付。」民法第六百四十七條第二項定有明文,則被告之美國買主縱使對於運費有爭執,亦不得僅以運費之爭執,即拒絕接受貨物,且從被告所提出之美國買主表明不接受貨物之單據中,亦未能看出被告之美國買主究因何種原因拒絕接受貨物,則被告將遭美國買主拒絕接受貨物之責任,歸究於原告運送重量之計算,又未能舉證加以證明,自無足為信。  此外,本件原告在被告表明不接受原先之秤重後,已於九十二年五月十三日自行將貨物重量修正為九O五二公斤,並將記載有如附表所示項目及金額之對帳單交予被告確認,被告確已對原告所出具之對帳單加以簽認,此有原告提出之對帳單一份在卷可憑(見本院卷第九頁),此亦為被告所不爭執,則依上揭說明,原告依該份經被告簽認之對帳單據以請求本件運費,自屬有據。
  (二)被告雖另抗辯依兩造之運送契約,並無當被告之美國買主不付款時,即應由被告付款之依據云云,惟查本件運送契約,係約定貨到後由受貨人付款,並由原告簽立提單交予託運人即被告收執,此為兩造所不爭執,則按運送契約乃存在於託運人與運送人之間,當到付之條件無法成立,即受貨人拒絕受貨付款時,自應由託運人支付運費;且本件原告所開立之提單背面所載之中華民國航空貨運承攬業運貨契約條款第十二條(A)明定「貨物以依指示向受貨人收取運費或其他費用被受領或處理時,若受貨人或其他人未依限給付時,託運人應負責支付。」,則依該條款,託運人即被告在受貨人拒絕受貨付款時,自負有支付運費之義務,被告之上開抗辯顯不足採。
  六、綜上所述,本件被告之抗辯均不足採,原告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捌拾陸萬肆仟壹佰伍拾肆元,及自支付命令繕本送達之翌日即民國九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七、本件判決之基礎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核與判決無影響,爰不另一一論述,併此敘明。
  八、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四月 二十三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 官 張瑞蘭
法 官 李悌愷
法 官 洪堯讚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四月二十三日
法院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7.【裁判字號】89,簡上,216【裁判日期】89101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8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簡上字第二一六號】
上 訴 人 丙OO
被上訴人  超O速件運送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本院八十八年度雄簡字第七七二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新台幣(下同)十七萬元,及自八十七年六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三)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書所載者相同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上訴人於八十七年六月十三日至被上訴人設於高雄市之武廟貨運站,委託被上訴人運送貨物一件,到中壢交由訴外人王O元收受,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約定約定於上開貨物送交於王O元,由被上訴人代上訴人向王O元收取上開貨物貨款十七萬元,另被上訴人表示所寄貨物為貴重物品,未免有所遺失,求償金不足,要求上訴人支付一成保值費一千七百元,及運費一百六十元,合計一千八百六十元,詎料被上訴人未依約定收取現金十七萬元,自行收取王O元交付支票二紙,共計十八萬六百元,便將上述物品交付王O元,致使上訴人嚴重損失十七萬元。
  (二)本件被上訴人所提之送貨單收取人簽章聯雖有「寄件人通知支票可」之記載,係被上訴人於事後以自稱許莞韶來電表示可收取支票,而簽註於上,惟依上訴人與被上訴人間簽訂之運送契約並未載明可收支票,且參諸民法第六百三十三條、第六百四十九條之規定,運送人減免責任條款須經託運人明示同意始生效力,足認該契約未變更內容,仍屬收取現金之運送契約。
  (三)又上訴人自始均未與被上訴人聯繫,更未見面載運貨物之情事,被上訴人何以用聲音判斷撥打電話即是上訴人,且被上訴人為何僅以自稱是上訴人名義來電而免除運送人之責任。另上訴人於載運契約上留有聯繫電話,被上訴人自有來電詳加確認之責,被上訴人草率行事,顯有重大過失。
  (四)再被上訴人於王O元領取前述物品時,不僅未要求王O元依契約交付現金,對於王O元所交付之支票金額,亦與約定之十七萬元不符,且票據的發票人亦非王O元本人,被上訴人收取上揭支票,理應盡詳查之責,竟未加以核對,致使上訴人遭受嚴重損失。
  (五)最末,本件之法律關係,為上訴人委由被上訴人託運手錶領取現金之契約,非屬收取支票之運送契約,系爭支票係被上訴人擅自收取,另該二紙支票之運費及保值費六百六十元,亦係王O元所支付,非上訴人支付。
  三、證據: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另提出統一發票、收送貨單、支票各一份為證,並聲請訊問證人李志田。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求為判決駁回上訴,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書所載者相同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上訴人要我們開憑據,也來領回支票,並清償運費,故我們認為她對該二張支票無爭議,如上訴人所要求係欲收取現金,不可能在現場不點清,把支票拿了就走。
  (二)要更改運送內容,須說出寄件人、收件人及寄件條碼等資料才可以更改,而領取貨物時,我們會先核對收件人之身分證件,無誤後才交付,上訴人之夫來領票時,我們也有核對證件。
  三、證據: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另提出營利事業登記證、統一發票購買證、營業人銷售額與稅額申報書、統一發票明細各一份為證。
理  由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於八十七年六月十三日與被上訴人訂定運送契約,委託被上訴人運送貨物一件,到中壢交由訴外人王O元收受,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約定約定於上開貨物送交於王O元,由被上訴人代上訴人向王O元收取上開貨物貨款現金十七萬元後交付上訴人,詎料被上訴人未依約定收取現金十七萬元,便將上述物品交付王O元,致使上訴人嚴重損失十七萬元,爰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賠償上訴人十七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云云。被上訴人則以:被上訴人於送出貨物不久後,即接到上訴人來電表示上開貨物可改收支票,而上訴人於六月十五日到被上訴人公司領取支票,並支付運費含保值費合計六百六十元,事後該支票無法兌現,即向被上訴人請求損害賠償,惟本件被上訴人之運送責任已消滅等語資為抗辯。
  二、本件上訴人主張兩造訂定運送契約,約定由被上訴人運送貨物予受貨人王O元,並對王O元收取現金十七萬元後交予上訴人等事實,雖據其提出收送貨單為證,而被上訴人對於兩造有約定託運貨物一事並不否認,惟辯稱:事後上訴人打電話通知收支票亦可,且於受領貨物時亦繳清運費,其運送責任亦已消滅等語,並提出收送貨單一紙為據。經查:按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又受貨人受領運送物並支付運費及其他費用不為保留者,運送人之責任消滅。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前段、六百四十八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是運送人依運送契約,如有應負之責任,惟受貨人於受領運送物並支付運費及其他費用不為保留者,運送人之責任即為消滅。本件被上訴人主張其於將上訴人所託運之貨物交訴外人王O元後,從該處收回支票二紙,而該支票係以信封密封,送回交予上訴人,且信封上有記明十八萬零六百元,上訴人於收受時並無異議等事實,為上訴人所不否認,是據此可推知,如上訴人所委託收回者為現金十七萬元而非支票亦可,則因裝現金十七萬元之信封袋厚度與裝支票二紙之厚度顯然不同,上訴人於收受時不可能不知所收受者非現金,且該信封袋又係註記十八萬零六百元,上訴人焉有可能未拆封清點清楚即予攜回,故上訴人是否真未以電話通知改收支票亦可,即有可疑,況上訴人於收受該信封時並無保留,且將運費及保值費用繳清,雖上訴人辯稱並無繳交運費一事,並舉證人李志田即受上訴人委託前往取貨之人為證,惟證人李志田與上訴人間曾有配偶關係,且其又係實際前往託運貨物及受領貨物之人,為該託運契約之利害關係人且可能有責任歸屬之問題,是其所為之證言,本有偏頗之虞,不足採信,而依常情,從事運送業之人係以收取運費為營運之主要目的,焉有可能未收運費,即將貨物交付受貨人,且依被上訴人所提出之統一發票、統一發票購買證、營業人銷售額與稅額申報書、統一發票明細可知,被上訴人因運送該二紙支票曾收送運費六百六十元,且由高雄營業所開出統一發票,是如上訴人未曾交付運費,則被上訴人為何會開立統一發票,如係訴外人王O元所交付於中壢營業所,亦應係中壢營業所開立統一發票,而不可能由高雄營業所開立統一發票,並由高雄營業所申報營業稅,是由此可知,上訴人應有交付該筆運送費用,上訴人所辯應無足採,故縱認被上訴人擅自更改運送物之內容而有過失,惟亦因上訴人受領貨物並支付運費而不為保留,使被上訴人之運送責任消滅。
  三、綜上所述,上訴人是否果無以電話更改運送物之內容,本有可疑,惟上訴人既已受領系爭支票,並於支付運費及保值費用後,又未為任何保留,則被上訴人對於該運送縱有過失,而造成上訴人損害,被上訴人或須依債務不履行之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但上訴人依運送契約所負之責任,依前揭說明,則已消滅,從而,上訴人依據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訴請被上訴人給付十七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即無理由,不應准許。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於法並無違誤,上訴人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請求廢棄改判云云,即無理由,應予駁回其上訴。
  四、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八十九年 十 月十二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陳明富
法 官 張維君
法 官 楊國祥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八十九年 十 月十二日
法院書記官 周祺雯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8.【裁判字號】91,保險,108【裁判日期】911106【裁判案由】給付保險金 §648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保險字第一O八號】
原  告  品O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被  告   泰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保險金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柒拾陸萬柒仟陸佰貳拾伍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十分之九,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貳拾伍萬伍仟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台幣柒拾陸萬柒仟陸佰貳拾伍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  實
壹、原告方面:
  一、聲明:
  (一)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八十四萬四千三百八十八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起至支付賠償金額之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緣兩造簽訂之貨物運輸險預約保單合約(合約號碼:O7OOPOO/76)於八十九年九月十五日起生效,至任一方當事人有終止契約之意思表示為止。原告於九十一年二月九日交付貨物予美商優比速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UnitedParcalServiceInternationalInc.TaiwanBranch,簡稱UPS,下稱優比速公司)運送至波蘭,詎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受貨人通知貨物短少,依波蘭海事商業部海損代理局調查報告(下稱調查報告)指出,原告原始密封之膠帶曾被開啟,貨物短少係因運送過程中被竊,損失共美金二萬二千二百五十元等語,且系爭貨物於交付運送時稱重為九十五公斤,至波蘭海關稱重僅餘八十五公斤,足證原告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確有短少之情事。原告受有前述美金二二二五O元加計百分之十損害,乃於九十一年四月十二日向被告請求保險理賠未果,依合約第十條第二項約定,被告應自同年月二十七日起負遲延責任;又依合約之特別約定事項第(3)項,理賠金額應依新台幣三十四點五元兌換一美元之兌換率計算,爰依兩造前開合約,訴請被告給付保險金新台幣八十四萬四千三百八十八元,及自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起至支付賠償金額之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遲延利息。
  (二)對被告抗辯所為之陳述:
  1、依優比速公司出口帳單明細及九十一年三月七日函文所示,可知原告交付運送之貨物係九十四點五公斤,並依該重量計算運費;且優比速公司填具之出口報單及原告之包裝清單皆記載系爭貨物為九十五公斤,足證原告交付優比速公司之貨物重量確係九十五公斤,而優比速公司提單上記載八十五公斤顯係誤植。
  2、依調查報告所載,系爭貨物確已破損,方有以新的透明膠帶掩飾原始密封膠帶之情形;而系爭貨物短少若確於運送途中紙箱遭破壞所導致,優比速公司即有遭索賠之可能,是其出具之函文自不可採;且系爭貨物交運時係九十五公斤,但於波蘭海關秤重時僅有八十五公斤,顯示貨物在未至受貨人處所時,即有短少,足見該短少係於運送途中發生。
  3、依受貨人所發之遺失通知及其與優比速公司簽定之委託貨物差異\毀損議定書所述,可知受貨人於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貨物送達後,即檢視發現貨物短少,旋於同日通知原告及優比速公司,並要求波蘭海事商業部海損代理局製作調查報告,顯已有保留之意思表示。
  三、證據:(一)貨物運輸險預約保單合約。(二)波蘭海事商業部海損代理局調查報告。(三)優比速公司出口帳單明細。(四)波蘭海關稱重文件。(五)索賠申請書。(六)存證信函暨掛號郵件收件回執。(七)丁福慶律師事務所書函。(八)優比速公司九十一年三月七日函文。(九)出口報單。(十)包裝清單。(十一)優比速公司計算運費方式。(十二)遺失通知。(十三)委託貨物差異\毀損議定書。受貨人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致原告函文。
貳、被告方面:
  一、聲明:(一)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二)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
  (一)雖不爭執優比速公司係依九十五公斤計算運費,但依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規定,原告交運貨物之重量應以優比速公司九十一年二月九日簽發之提單所載貨物重量八十五公斤為準,該提單亦經原告人員簽署無誤,此與貨物送至波蘭時之重量八十五公斤相符,原告並無損失。
  (二)優比速公司九十一年四月十二日來函指出系爭貨物外箱並無破損及異常現象;且系爭貨物是在受貨人簽收拆箱後,才通知公證人進行公證事宜,故無法確定系爭貨物短少係在運送途中發生。
  (三)系爭貨物係於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交予受貨人,而原證(十二)遺失通知係於同年三月六日及十九日傳真予被告,不足證明受貨人收領時有為保留之意思表示;原證(十三)議定書之內容僅在說明當時現況與發票記載之物品及數量不符之事實,並未承認已發生損失及責任;原證係受貨人通知原告之文件,並非其於受領時對運送人所為之保留意思表示。
  三、證據:(一)優比速公司提單。(二)優比速公司九十一年四月十二日函文。(三)波蘭海事商業部海損代理局調查報告暨照片。
理  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兩造訂有貨物運輸保險契約,原告於九十一年二月九日交付貨物予優比速公司運送至波蘭,詎系爭貨物送抵受貨人處所時,發現有短少之情事,爰依兩造前開契約,訴請被告給付如主文第一項所示金額。被告則以:原告交運之貨物僅八十五公斤,與貨抵波蘭時之稱重相符,且系爭貨物送抵受貨人處所時,其外觀並無破損,是原告並無損失;又受貨人於受領時並未對運送人為保留之意思表示等語,資為抗辯。
  二、本件經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一準用第二百七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三款規定,整理並協議簡化爭點及不爭執事項後,兩造同意就言詞辯論時所陳述之事實及主張之法律關係為論斷(見九十一年十月二日言詞辯論時整理兩造爭點及不爭執事項,及同年月二十三日言詞辯論筆錄),則依同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一準用第二百七十條之一第三項前段規定,本院僅須就兩造協議簡化之爭點及不爭執事項為審究。查兩造間成立貨物運輸保險契約,保險期間自八十九年九月十五日起至任一方當事人有終止契約之意思表示為止;原告於九十一年二月九日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係以九十五公斤為收費標準,而該貨物運抵波蘭海關時,稱重為八十五公斤等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據原告提出貨物運輸險預約保單合約、優比速公司出口帳單明細及計算運費方式、波蘭海關稱重文件等各一紙為證,堪信其為真實。而本件兩造爭點為:
  (一)原告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重量為何?(二)系爭貨物送抵目的地時,外觀是否有毀損?(三)受貨人收領貨物時曾否為保留之意思表示?(四)系爭貨物損害之範圍為何?
  三、查原告主張其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重量為九十五公斤之事實,業據原告提出包裝清單、優比速公司出口帳單明細、九十一年三月七日函文及出口報單等各一紙為證,其所載之貨物重量與原告前述主張核屬相符;又運送貨物之重量乃關涉運送人之報酬計算標準及責任範圍,是運送人必就託運貨物謹慎稱重後,始接受託運人之委託,並向其收取運費,依優比速公司出具之前開文件,既均以九十四點五公斤或九十五公斤認定系爭貨物之重量,兩造亦不爭執優比速公司係以九十五公斤計算運送系爭貨物之收費標準,益見系爭貨物於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時之重量應係九十五公斤。至優比速公司提單上雖載系爭貨物重量為八十五公斤,但均與其出具之前開文件記載及運費計算基準不符,應係誤載;而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固規定,提單填發後,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依其提單之記載,乃在規範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間之權利義務關係,惟本件被告既未持有上述提單,自不受該提單文義性之拘束,是被告所辯,諉無足採。
  四、次查原告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分裝為四個紙箱,內以紙板分層裝有含貨物在內之數小紙盒,並以註明「如封條破損,請在簽署收據前檢查內容」等紅色字樣之透明膠帶密封等情,為兩造所不爭執,此觀之調查報告及受貨人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致原告函文所載內容亦明。原告主張系爭貨物送抵受貨人處所時,前述原密封之透明膠帶已遭毀損之事實,為被告所否認,依原告所提調查報告載稱:「在2002年2月21日之時,該批貨物由UPS的Katowice分公司送至收貨人在Tychy之處所。當拆卸後,才後現有零件短缺之問題。」斯時,始向波蘭海事商業部海損代理局提出調查之請求,並經調查人員檢視後稱:「當實地檢查收貨人所保管之內有短缺的紙盒時,發現賣方原始附有紅色警告字眼之透明膠帶封條已曾切開過,在該紙箱上之同一位置,另附有新的透明膠帶來掩飾。」等語,均有該調查報查一件足證,系爭貨物既裝在以透明膠帶密封之小紙盒內,則必先經受貨人拆卸透明膠帶後,始發現貨物短少之情事,受貨人再據該情形請求作成調查報告,是該透明膠帶之毀損究係受貨人自行拆檢時所為或係遭第三人竊取時所致,仍有疑義,尚無法遽認定系爭貨物於送抵受貨人處所時已遭破壞毀損之事實。
  惟參之系爭貨物於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時之重量為九十五公斤,但送抵波蘭海關稱重時僅餘八十五公斤等情,則此時系爭貨物既未經交付予受貨人,足見該貨物在運送途中已減損十公斤,是系爭貨物確有喪失之情事。至被告提出優比速公司九十一年四月十二日致原告函文雖稱:「我們遺憾的報告你所主張的貨品遺失情事,由於箱子的外包裝並未破損,故無法證實。」等語,惟其所謂「箱子的外包裝」,係指裝運系爭貨物之外紙箱或其內密封小紙盒的透明膠帶,亦屬有疑,實無法反證系爭貨物並未喪失之事實,是被告所辯,自無可採。
  五、按受貨人受領運送物並支付運費及其他費用不為保留者,運送人之責任消滅。運送物內部有喪失或毀損不易發見者,以受貨人於受領運送物後,十日內將喪失或毀損通知於運送人為限,不適用前項之規定,此觀之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一項、第二項之規定甚明。查兩造均不爭執系爭貨物係於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送抵受貨人處所之事實,而依前所述,原告係在受領貨物後,自行拆檢時,始發現貨物短少之情,是受貨人於受領貨物當時,應未向運送人為保留之意思表示。然而,本件係以密封之包裹採快遞運送,依一般快遞運送實務,運送人於貨物送抵受貨人處所時,經受貨人簽收後即交付貨物,除貨物外觀有明顯毀損外,受貨人應不至於簽收前拆卸檢視其內容物,是其無法立即發現運送物內部是否有喪失或毀損之情事,依民法第六百四十八條第二項之規定,若受貨人於受領運送物後,十日內將該喪失或毀損之情事通知運送人時,運送人仍應就貨物喪失或毀損負賠償責任。依調查報告所示,波蘭調查人員於檢視貨物短少情形後,即由受貨人與優比速公司之代表共同簽署差異\毀損之議定書,並據原告提出該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簽署之委託貨物差異\毀損議定書一紙為證,則受貨人於九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收領系爭貨物後,旋即發現貨物喪失之情事,並於同日與優比速公司簽署前開議定書,足見受貨人業於前述十日期限內將運送物喪失之情事通知運送人,依前揭說明,原告對於優比速公司就貨物喪失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仍不消滅。
  六、又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本件原告主張系爭貨物喪失之損失共計美金二萬二千二百五十元加計百分之十,並提出被告不爭執之調查報告為佐,該調查報告係依系爭貨物之編號PR910209A發票核算喪失貨物之價值為美金二萬二千二百五十元,但依前揭規定,運送物喪失之損害賠償額應依交付時目的地之實際價值為準。查本件貨物之目的地係在波蘭,衡諸常情,國際貿易商品輸出之價格,通常固較輸入國目的地之價值為低,然國際貿易貨物之市價,瞬息萬變,亦常有輸出價格較目的地價值為高之事例,如進口商誤向價格較高之國家進口商品,或因供求失調而有目的地價格暴跌之情形不一而足;但依國際貿易實務之慣例,如無經濟或社會動盪之巨烈變動,以輸入國目的地價值為高,應屬常態,是在被告不爭執該調查報告所載損害額之真正,亦未舉出其他反證說明輸出價格較目的地價值為高之情形下,該調查報告據原告開立之系爭貨物發票計算之損失價額即美金二萬二千二百五十元,應可認係貨物喪失之最低損害額。至原告主張另加計百分之十之損害額部份,未見其說明其法律上之依據,尚難認該部份請求為正當,應屬無據,是原告因系爭貨物喪失之損害總額應係美金二萬二千二百五十元。
  七、依兩造保險契約第十條前段約定:「若保險標的物遭受損失,甲方(即原告)應儘速通知乙方(即被告),並檢具保險單及其它證明文件向乙方求償。」是當保險標的物即原告託運之貨物有損失之情事時,被告即負有給付保險金之義務。承前所述,原告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在運送途中喪失,致原告損失美金二萬二千二百五十元,被告即應依約給付原告同前述損失金額之保險金。又依契約之特別約定事項第(3)頂約定:「若有理賠發生時,外幣賠款之兌換率以投保日當日之兌換率為準。」是兩造既有以新台幣給付保險金額之約定。而兩造不爭執原告係於九十一年二月九日將系爭貨物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並以該日為原告向被告投保之日期,惟因該日為國定假日,外匯市場未進行交易,而次交易日即九十一年二月十五日中央銀行公告新台幣對美元之兌換率為新台幣三十五點一零一元兌換一美元,則原告主張依新台幣三十四點五元兌換一美元之兌換率為標準,依前述認定所受損害美金二二二五O元,計算貨物喪失之損失為新台幣七十六萬七千六百二十五元,此部分請求核屬正當。再者,依契約第十條後段約定:「乙方(即被告)應於確定金額及求償文件齊全日起15日內賠付予甲方(即原告)或其指定或正當持有保險單之人。」是兩造就保險金之給付乃定有確定期限,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被告應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任。查原告於九十一年四月十二日檢附索賠文件向被告申請賠償系爭貨物喪失之損失等事實,為被告所不爭執,並據原告提出索賠申請書一紙為憑,應堪採認,則依前述約定,被告至遲應於九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給付原告保險金額,否則應負遲延責任,是原告主張被告應自九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起至給付保險金之日止,給付原告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遲延利息,應屬有據。
  八、綜上所述,原告交付優比速公司運送之貨物於運送途中發生喪失,其依與被告間之貨物運輸保險契約,訴請保險人即被告給付保險金新台幣七十六萬七千六百二十五元,及自九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五計算之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部份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九、本件原告勝訴部份,兩造分別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核均無不合,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份,其假執行之聲請,已失所附麗,應予駁回。又本件事證已臻明確,被告其餘防禦方法,核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述一論述,附此敘明。
  十、結論: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但書、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六日
民事第四庭法官  洪于智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十一月六日
法院書記官  林佳蘋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39.【裁判字號】88,小上,70【裁判日期】890804【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49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小上字第七十號】
上 訴 人 翔O電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被上訴人  新O貨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八年本院台中簡易庭八十八年度中小字第五四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命上訴人給付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與訴訟費用負擔均廢棄。
  右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第一、二審訴訟費用新台幣貳仟玖佰零伍元由被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除與原審判決書所載者相同茲予引用外,補稱:
  (一)原審判決關於上訴人主張抵銷金額,認應受被上訴人託運單上記載「每件不超過新台幣(下同)六千元之限制」一節,其認事用法,有違背法令之不當,蓋:被上訴人所交付之託運三聯單,固於下方記載「報值欄內情詳實填寫貨名及金額,否則如發生貨故時,…每件以不超過六千元整為限賠償,報值時加收報值」等語,然該內容係屬定型化契約之一部,上訴人雖知悉該條款,卻無與被上訴人磋商修改之可能。且難謂無違反消費者保護法。
  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九規定,運送人交與託運人之提單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証明託運人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不能以上訴人持有並知悉託運單之記記載,即謂上訴人已同意被上訴人片面免除或限制運送賠償責任之聲明。況本件被上訴人於訴訟中始終未曾對上訴有否「明示」同意乙節,提出任何積極具体之証據,原審未適用上揭民法規定,自非恰當。
  兩造間之運送業務往來已逾十年,上訴人所託運之貨物均為點歌伴唱機,系爭託運三聯單上未載明託運物品名稱,乃兩造長期共認之便宜措施。且系爭託運單上之「貨故」,其意究指損壞?抑含滅失?尚非明確,原審未予區別,自不能任由運送人以報值與否二分賠償標準,片面指定賠償上限。
  (二)原判決違背論理及証據法則,蓋:
  上訴人對系爭託運三聯單上所示之賠償金額上限,從未明示同意,並於原審答辯狀中表達無法苟同被上訴人片面減免責任之約定,而原審竟未責令被上訴人恪盡舉証責任,自有認事用法不適用証據法則之違誤。
  上訴人係被上訴人長期之客戶,長期委託被上訴人運送物品,系爭託運之三聯單上雖未載貨名、金額,惟基於被上訴人長期業務配合關係,貨品包裝外觀,被上訴人應得確知託運物品之內容與價值。且以往被上訴人對遺失之託運物,皆同意由上訴人依遺失物全價自次月運費中扣抵等情以觀,可知託運貨品是否報值,實不足為本件抵銷金額多少之判斷標準。
  三、證據:援用原審之立證方法。
乙、被上訴人方面:被上訴人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理  由
  一、本件被上訴人,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所列各款之情形,爰依上訴人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本件被上訴人於原審起訴主張:其係受託運貨品為業,上訴人委託其運送貨物,惟自民國(下同)八十六年十二月份起至八十七年六月份止,尚積欠被上訴人運費九萬五千五百元,迭經催討,均未獲給付,爰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運費九萬五千五百元,並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另其雖有遺失上訴人所託運之貨品,然依託運單上所載之託運契約內容第二項載明,如未填載報明託運物物品之價值,發生貨故時,每件賠償以不超過六千元為限。而遺失之上開物品,於託運時,上訴人均未報明填載其價值,被上訴人僅須依上開約定金額賠償即可。
  三、上訴人則辯稱:伊於八十六年十一月十日所託運之「電腦點歌伴唱機」、「迴音機」各一部及八十七年一月十二日託運之「電腦點歌伴唱機」一部均遺失,未送達於受貨人;另於八十七年六月八日所委託運送之「電腦點歌伴唱機」一部之面板受損,就上開物品,另向廠商購買同型機種交付、賠償受貨人,共計受有九萬五千五百元之損失,就該損失已於原審主張抵銷。原審認關於抵銷之金額,應受被上訴人託運單上記載「每件不得超過新台幣六千元之限制」一節,其未適用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規定,由被上訴人舉証証明上訴人有「明示」同意之情事,違背強行規定,顯違背法令;且該託運三聯單之約定內容屬定型化契約之一部,難謂無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等違背法令之處等語資為抗辯。
  四、按對於小額訴訟程序之第一審裁判之上訴或抗告,非以其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又上訴狀應記載上訴理由,表明下列各款事項:(一)原判決所違背之法令及其具体內容。(二)依訴訟資料可認為原判決有違背法令之具体事實。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十四、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二十五分別定有明文。而違背法令係指關於「法律問題」之錯誤而言,即判決不適用法規,或適用法規不當。如就某事實依其現存之情形,確定其內容或狀態,為事實問題;而就該事實是否符合法規所定抽象觀念之判斷,及評價其法律上效果,並加以確定者,則屬法律問題。本件上訴人上訴既已具体指稱:原判決認上訴人之抵銷金額範圍應依兩造託運三聯單上記載之約定以「每件不得超過新台幣六千元為限」,有違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之規定及消費者保護法云云。即已就原判決所違背之法令及所違背之處為具体之指摘,應認其上訴為合法。
  五、查,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違反誠信原則,對消費者顯失公平者,無效。固為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二條第一項所明定,且民法上關於物品運送部分亦有規定與定型化約款有關,即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規定:運送人交與託運人之提單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証明託運人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即提單上或其他文件上雖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運送人並不能因之而免責。除非運送人能証明託運人對於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有明示同意,才可生免責或限制責任之效力。故默示同意尚屬不足,亦即不能僅於提單或其他文件上照例刊印此種免除或限制責任之文句,而託運人未為異議,即主張託運人已有默示同意而免責;必須更進一步能証明託運人已有明示同意始可。
  本件原審判決認兩造託運之三聯單上記載「報值欄內請詳實填審貨名及金額,否則如發生貨故時,每公斤以不超過二百元整核算或每件以不超過六千元整為限賠償,報值時加收報值費。」,而上訴人託運之「電腦點歌伴唱機」、「迴音器」等因運送而遺失、毀損,其另行購買同型貨品機種及賠償各受貨人,共計支出九萬五千五百元等,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上訴人提出之統一發票、託運三聯單等為証,為認定事實之基礎,是本件上訴人得主張抵銷之金額是否可加以限制或免除被上訴人責任,自應探討其是否符合民法第六百四十九之適用。原審判決僅以兩造既有前揭託運三聯單上記載約定,衡情應為上訴人所知悉同意等語,並未明確表明已明白適用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之規定。自係有不適用法規之違背法令。縱認原審判決所載之前揭「衡情應為其所知悉同意」等語,係斟酌適用民法第六百四十九規定之意,惟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九規定,被上訴人除該託運契約所載外,尚應舉証証明託運人已有明示同意始可免除或限制其責任。原審判決僅以該三聯單之託運約定之記載,即謂託運之上訴人同意免除或限制被上訴人之責任,其就已確定之事實所為有關法律評價之判斷,亦有違背論理法則。原審判決遽以上訴人得主張抵銷金額為一萬九千五百元,即有不當。
  六、次查,被上訴人所得請求上訴人給付之運費為九萬五千五百元,而上訴人託運之物品因運送而遺失、毀損,其另行購買同型貨品機種及賠償各受貨人,共計支出九萬五千五百元等,為被上訴人所自認,並有上訴人提出之統一發票、託運三聯單等為証,復為原審所認定,既如前述;而被上訴人亦未舉証証明託運三聯單上關於限制或免除運送人責任之記載,已得上訴人明示之同意,伭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規定,該約定對上訴人自不生效力。上訴人自得就物品運送遺失、毀損之全額請求賠償及主張抵銷。從而,上訴人抵銷之抗辯為有理由,被上訴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就上訴人主張抵銷部分准許被上訴人之請求,尚有未洽,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為有理由,應予准許。被上訴人於原審之請求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附,應併予駁回。 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三十二第二項、第四百五十條、第四百六十三條、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八月 四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吳惠郁
法官 林麗真
法官 林洲富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八月 七日
法院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40.【裁判字號】90,上易,61【裁判日期】90061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49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上易字第六一號】
上 訴 人  加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楊O金
訴訟代理人  楊O銘
被上訴人  太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董O勇
  右當事人間因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六日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八十九年度訴字第七七四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甲、上訴人方面:上訴人未於準備程序、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據其提出書狀所為聲明、陳述略述於后:
壹、聲明:
  一、原審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於第一審之請求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三、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貳、陳述:
  按原審判決略以:訴外人廣O電腦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廣O公司)向訴外人矽O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矽O公司)購買貨物一批,由被告(即上訴人)負責運送,詎被告未依約交付貨物,受損金額為新台幣(下同)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被告為貨物運送人,未盡必要之注意義務,致系爭貨物發生滅失情事,被告自應負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而原告為系爭貨物保險人,已依約理賠並受讓本件損害賠償請求權。原告據以提起本訴,應予准許。然:
  一、系爭貨物站止自取,茲有「龍O文」前來並簽名領收上訴人所屬樹林站人員且影印其駕駛執照以為憑證,乃至收件人「廣O公司」否認收受該批貨物時,始發覺遭冒領情事。領貨人既已簽名領收,上訴人所屬更影印證件為憑則何有未盡注意義務之責任?
  二、系爭貨物為「一般託運」,依託運契約第一條捷或有損失賠償金額最高亦應以系爭貨物之十倍為限,即一千四百元為賠償範圍。是則,被上訴人依保險人之代位請求上訴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之範圍,當亦不逾此數額。
乙、被上訴人方面:
  壹、聲明:
  一、上訴人之上訴駁回。
  二、上訴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貳、陳述:
  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另行補充陳述略以:
  一、按被上訴人為系爭貨物保險人,有保險單可稽。又被上訴人已依約理賠並受讓本件損害賠償請求權,有損失賠償收據可證。
  二、次按,上訴人為系爭貨物運送人,未盡必要注意義務而將系爭貨物交予無受領權之人,致系爭貨物發生滅失情事,上訴人自應依法負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
  上訴人為系爭貨物運送人,應將系爭貨物交付與有受領權人,然上訴人交付於無受領權人「龍O文」,此亦為上訴人所不爭執。至於上訴人主張系爭貨物係站止自取,並以其所屬樹林站人員已影印領收人「龍O文」之駕駛執照以為憑證,而抗辯其已盡注意義務之言,並不足採;蓋「龍O文」並非被上訴人公司職員,與被上訴人無任何關係,並非有權受領貨物之人,其出示駕駛執照,並不足以證明伊就系爭貨物有受領權,或係受領權人所指定或委託代領系爭貨物之人,自為顯然,否則任何人皆得提示駕駛執照以領取貨物。
  三、上訴人單方所印製之託運單上限制責任之記載,並無拘束被上訴人之效力:
  (一)本件上訴人所提託運單上所載「一般貨件託運如有損失,賠償金額最高以該件貨之運費十倍為限。」之文句,係上訴人所印製之單方意思表示,不能認係雙方當事人之約定;且該託運單係由上訴人公司簽發,並未見有任何受貨人之簽認,上訴人主張貨物損失賠償金額以運費十倍為限,並不足採。
  (二)另按民法第六百四十九條規定:「運送人交予託運人之提單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證明託運人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即提單或其他文件上雖有免除或限制運送責任之記載,除非運送人能證明託運人對於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有明示同意外,運送人並不能因此而免責。如運送人僅將此項文句刊印於提單或其他文件,不能遽主張託運人已有默示同意;亦不能以託運人未為異議,即主張託運人已有默示同意而免責;必須更進一步能證明託運人已有明示同意始可。茲查,本件上訴人既未能證明託運人廣O電腦公司,已明示同意系爭託運單上有關限制上訴人責任之記載,該記載自不生效力。因此,上訴人自應依法賠償系爭貨物受損金額,新台幣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
  四、綜上所陳,原審判決並無違誤,上訴人之上訴顯無理由。
理  由
  一、本件被上訴人公司法定代理人董O勇,已於原法院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前,為本件之訴訟行為,原判決於當事人欄竟誤植為董孝強,特此更正;又上訴人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所列各款情形之一,爰依被上訴人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均合先敘明。
  二、被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三十日運送訴外人廣O公司向矽O公司所承購之貨物,竟未盡必要之注意義務,遭人冒領,未依約交付貨物,致廣O公司受有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之損害,自應負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被上訴人為該批貨物之保險人,已依保險契約理賠廣O公司所受之損害,並受讓廣O公司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為此,求為命上訴人給付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本息之判決。
  三、上訴人則以:被上訴人承保前揭上訴人所運送之貨物,為「站止自取」,業經持有駕駛執照之龍O文簽名領收,有上訴人已將「龍O文」之駕駛執照影印為憑,上訴人已盡注意義務;上訴人充其量依「託運契約」第一條之約定,賠償運費之十倍一千四百元,逾此金額之請求,自非有據等語,資為抗辯。
  四、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三十日運送訴外人廣O公司向矽O公司承購之貨物,遭人冒領,未依約交付貨物,致廣O公司受有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之損害,被上訴人為該批貨物之保險人,已依保險契約理賠廣O公司所受損害,並受讓廣O公司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等事實,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且有上訴人出具之遺失證明、被上訴人簽發之商業發票、賠償收據、保險單等影本在卷為憑;被上訴人主張之上開事實,應堪信為真實。
  五、按:被保險人因保險人應負保險責任之損失發生,而對於第三人有損失賠償請求權者,保險人得於給付賠償金額後,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但其所請求之數額,以不逾賠償金額為限。關於物或權利之喪失或損害,負賠償責任之人,得向損害賠償請求權人,請求讓與基於其物之所有權或基於其權利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保險法第五十三條第一項、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之一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運送訴外人廣O公司向矽O公司承購之貨物,遭人冒領,未依約交付貨物,致廣O公司受有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之損害,被上訴人為該批貨物之保險人,已依保險契約理賠廣O公司所受損害,並受讓廣O公司之損害賠償請求權等事實,已如前述,依前揭法條規定,被上訴人自得代位廣O公司,請求上訴人賠償被上訴人依保險契約賠償廣O公司所受之損害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
  六、上訴人以被上訴人承保前揭上訴人所運送之貨物,為「站止自取」,業經持有駕駛執照之龍O文簽名領收,有上訴人已將「龍O文」之駕駛執照影印為憑,上訴人已盡注意義務;上訴人充其量依「託運契約」第一條之約定,賠償運費之十倍一千四百元,逾此金額之請求,自非有據等語,資為抗辯。惟查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前段定有明文,上訴人運送前揭被上訴人所承保之貨物,到達目的地,於持有駕駛執照之龍O文簽名領收時,未就其是否受貨人、或受貨人之代理人,予以查明,即任令簽名領收,以致前揭貨物為人冒領而喪失,上訴人顯有疏失;上訴人又未能舉證證明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而致,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前段規定,應負運送人之責任,上訴人抗辯已盡注意義務,自無可採。
  七、又:運送人交與託運人之提單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證明託運人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民法第六百四十九定有明文,上訴人又未舉證證明其所提出之所謂「託運契約」,係經託運人明示同意,其抗辯充其量僅負運送人之限制責任,亦無可採。
  八、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據保險法第五十三條第一項、民法第二百一十八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五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元,於法有據,應予准許。
  九、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求依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亦無法律可據者,週年利率為百分之五。民法第二百二十九條第二項、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一項前段、第二百零三條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賠償之損害,係以支付為金錢為標的,無確定期限,又未約定利率,其併請求自支付命令送達之翌日即八十九年九月十四日起,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於法尚無不合,亦應准許。
  十、從而,原法院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並依被上訴人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宣告假執行,而酌定擔保金額准許之,經核無違誤;上訴意旨任意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年六月十二日
民事第六庭審判長法 官 吳 欲 君
法 官 藍 文 祥
法 官 陳 博 享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九十年六月十三日
書記官  鄭靜如


回分類〉〉回頁首〉〉

2-2-16-2-41.【裁判字號】90,訴,5170【裁判日期】910704【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50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度訴字第五一七O號】
原  告   大O貿易有限公司(DUMBWISERCO.,LTD.)
法定代理人  乙OO
被  告   美O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參 加 人  邦O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及參加訴訟費用均由原告負擔。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
  (一)被告應給付原告美金二萬七千八百十八元五角,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原告於民國八十九年十月上旬委託被告將其總數為二百三十五箱之貨物(傢俱及配件,下稱系爭貨物),從臺灣基隆運送至澳洲墨爾本市,以交予受貨人LemaarPTY.Ltd.,被告並於同月七日簽發清潔載貨證券(下稱系爭載貨證券)一式三份予原告。嗣被告安排以"Aramac"輪,022S航次,將其運抵澳洲墨爾本市,並通知受貨人後,惟適受貨人財務發生困難,致未能換取正本提單,原告乃洽被告,並同意另支付運費,由被告將該批貨物退運返台。詎該批貨物仍在被告占有,堆存於澳洲墨爾本保稅倉庫以待退運中之期間,被告之僱用人及履行輔助人竟未盡照管義務,以致失竊。而被告為運送人,依海商法第五十八條及第六十三條規定,本應盡其照管,及監督其代理人\使用人對於所承運貨物妥為照護之義務,然系爭貨物竟遭竊,被告自應賠償原告所受損失。又被告雖於九十年(即西元二千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以電子郵件承認對原告所負之上述損害賠償債務,且同意賠償,爰依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提起本訴。
  (二)對被告抗辯之陳述:
  兩造皆為中華民國法人,且系爭載貨證券在臺灣簽發,並無涉外因素。況依被告於九十年六月二十八日郵件內容,被告對系爭貨損顯無爭議,本件應以中華民國法律為準據法。原告既仍持有系爭載貨證券,而系爭貨物於未經受貨人請求並依法辦理提領前手續即告消滅,依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台上字第三一三五號民事裁判要旨,原告自得本於系爭載貨證券持有人及貨物所有權人之地位向被告請求賠償。
  系爭貨物之裝載方式,雙方約定以「CFS/CFS」作為運送條件,有關收貨、裝櫃、運送、拆櫃、送貨均由運送人負責,則系爭貨物於未經被告交付受貨人前,運送人所負之責任尚未終了,而系爭貨物於交付前即告滅失,被告就此貨損自應負責賠償。況被告尚未證明已為到貨通知,自不得抗辯受貨人受領遲延。
  依單位責任限制之立法意旨,系爭載貨證券上如已記載系爭貨物品名、性質、總額、重量、數量、產地等,而依該等記載之內容已得據以計算出其於到貨港當地完好之市場價值時,應該無限制責任規定適用之餘地。況海運實務,亦僅於載貨證券上載明貨物種類、品名、數量,運送人即應可初估其價值,以盡運送注意義務,並加買保險轉嫁於運費,且一般載貨證券多為定型化格式,其上均無「貨物價值」一欄,如運送人得執託運人未就貨物價值併為記載而主張單位責任限制,亦有違誠信原則。
  三、證據:提出載貨證券乙份、發票乙份、電子郵件二份、到貨通知書乙份(均為影本)為證。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
  (一)如主文第一項所示。
  (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
  (一)系爭貨物係以併櫃方式與他貨併裝於貨櫃後,於基隆港裝船發航,並於同月二十三日運抵目的地澳洲墨爾本,即有被告在目的港放貨代理人發出到貨通知予受貨人,而併裝之貨櫃並隨即由碼頭貨櫃場移往貨櫃併裝運送人即參加人所委託之EXOPESTAUSTRALA公司所經營之保稅倉庫進行拆櫃及進倉寄存。惟迨九十年六月中旬,原告始電告欲由墨爾本回運系爭貨物,經被告電詢目的港之代理人運送物寄存情形及其所生之相關寄存費用,據稱保稅倉庫經營者EXOPESTAUSTRALA公司遍尋不著運送物。基上,本件具有涉外因素,應先決定準據法。
  (二)原告與買受人之貿易條件既為C&F,則系爭貨物越過裝船港船玹後之一切危險應由買受人負擔,貨物所有權已歸買受人所有,原告不得執系爭載貨證券主張其為系爭貨物所有人。又系爭載貨證券、遞送澳洲海關之進口艙單及欲發放之小提單亦皆載明受貨人為澳洲商LemaarPTY.Ltd.,被告僅能將系爭貨物交予受貨人或系爭載貨證券之受讓人,原告執有之系爭載貨證券既未背書轉讓予他人,欠缺轉讓性,原告權利主張之程序即屬有誤。再原告未將系爭載貨證券背書轉讓予他人,非得以提單持有人之地位請求。況原告尚未取得保稅倉庫所簽發之運送物遺失證明,其逕依海上運送契約關係起訴,權利主張之程序及關係亦有錯誤。
  (三)縱系爭貨物確有滅失,惟海上貨物運送於運抵目的地後,運送人或倉庫經營者大底給與併櫃貨載受貨人五天免倉租,本件受貨人既未提貨,顯受領遲延,依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被告僅就故意或重大過失負責任,且因系爭貨物寄存倉庫,並發到貨通知,依民法第一百零三條規定,寄託關係亦存在於貨主與倉庫經營者間,被告就系爭貨損自不用負責。
  (四)退步言之,原告亦未證明系爭貨物之目的地市價,已違海商法第五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再原告於系爭貨物裝載前,未聲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並註明於系爭載貨證券上,茲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主張單位責任限制,即以每公斤特別提款權二單位計算所得金額,共計八二三O個特別提款單位。
  三、證據:提出應付款項單據、小提單影本各乙份為證,並聲請訊問證人江嘉鴻。
丙、參加人方面:
  一、陳述:參加人於系爭貨物運抵目的地墨爾本後,早於八十九年十月十九日交付予被告之受貨人(即INTLCONCEPTFORWARDINGLTD),完成運送任務,並以寄存代交付程序。
  二、證據:提出貨物到達通知(ARRIVALNOTICE)影本乙份為證。
理  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其於八十九年十月上旬委託被告將系爭貨物從臺灣基隆運送至澳洲墨爾本市,被告乃於同月七日簽發系爭載貨證券交其收執,惟系爭貨物運抵澳洲墨爾本市,通知受貨人後,因受貨人財務問題,未能換取表彰系爭貨物權利之正本提單,原告乃以另支付運費方式委請被告將該批貨物退運返台。詎該批貨物在堆存於澳洲墨爾本保稅倉庫以待退運中之期間,被告之僱用人及履行輔助人竟未盡照管義務,致遭竊取,嗣被告且就其願負賠償責任之情寄發電子郵件予原告,由此可見被告確未依海商法第五十八條及第六十三條規定履行運送契約,爰依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提起本訴等語。
  二、被告則以:雖受貨人未提示系爭載貨證券,惟系爭貨物業依運送契約約定運抵澳洲墨爾本,且進倉寄存,並由被告在目的港之放貨代理人發出到貨通知,被告之運送責任應已完畢。又縱被告應負運送契約或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惟原告與買受人之貿易條件既為C&F,於系爭貨物越過裝船港船舷後,貨物所有權應已歸買受人所有,又原告非系爭載貨證券及澳洲海關之進口艙單及欲發放之小提單皆載明之受貨人,原告以其執有未背書轉讓予他人之系爭載貨證券提起本訴,其權利主張之程序實屬有誤。況原告尚未取得保稅倉庫所簽發之運送物遺失證明,其逕依海上運送契約關係起訴,權利主張之程序及關係亦有錯誤。再縱系爭貨物確有滅失,系爭貨物既已寄存倉庫,自屬倉庫業主之責任。且受貨人遲不提領貨物,被告亦僅就故意或重大過失負責任。此外,原告亦未證明系爭貨物之目的地市價,已違海商法第五條準用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再原告於系爭貨物裝載前,未聲明貨物之性質及價值,並註明於系爭載貨證券上,茲依海商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主張單位責任限制,即以每公斤特別提款權二單位計算所得金額,共計八二三O個特別提款單位等語,資為抗辯。
  三、參加人則稱於系爭貨物運抵目的地墨爾本後,早於八十九年十月十九日交付予被告之受貨人(即INTLCONCEPTFORWARDINGLTD),完成運送任務,並以寄存代交付程序等語。
  四、查,原告於八十九年十月上旬委託被告從將系爭貨物臺灣基隆運送至澳洲墨爾本市,被告乃於同月七日簽發系爭載貨證券交其收執,安排以"Aramac"輪022S航次,以併櫃方式與他貨併裝於貨櫃後,於基隆港裝船發航,並於同月二十三日運抵澳洲墨爾本市,併裝之貨櫃隨即由碼頭貨櫃場移往貨櫃併裝運送人即參加人所委託之EXOPESTAUSTRALA公司所經營之保稅倉庫進行拆櫃及進倉寄存。惟受貨人因故未換取表彰系爭貨物權利之正本提單,原告嗣以另支付運費方式委請被告將該批貨物退運返台,經被告電詢目的港之代理人,始據稱保稅倉庫經營者EXOPESTAUSTRALA公司遍尋不著系爭貨物之事實,為被告所不爭執,且有原告提出之載貨證券、發票等件可證,此部分事實堪信為真正。惟被告辯以前揭情詞,則被告應否負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即為本件首要爭點,茲敘述如下:
  (一)按法律行為發生債之關係者,其成立要件及效力,依當事人意思定其應適用之法律。當事人意思不明時,同國籍者依其本國法,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二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本件一、依原告主張系爭貨物在澳洲墨爾本保稅倉庫等待退運期間遭竊之事實,應認本件起訴之事實有涉外因素;又原告依據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賠償損害,屬於民事法律關係,則本件為一涉外民事事件。又原告為託運人,被告為運送人,均為依中華民國法律成立之法人,主事務所均在中華民國境內,既為兩造所不爭執,且無證據證明已合意定本件運送契約應適用之法律,依首開規定,即應依其本國法即中華民國法為本件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事件之準據法,合先敘明。
  (二)系爭貨物裝載方式乃約定以「CFS/CFS」,此有兩造不爭之系爭載貨證券可稽,而此「CFS/CFS」之運送條件,係各託運人所交運之貨物,係由運送人貨物之承攬運送人於貨櫃集散站併裝於貨櫃後,由運送人運抵目的地之貨櫃集散站拆櫃卸貨,再交付各受貨人之一種貨櫃化運輸方式;換言之,有關收貨、裝櫃、運送、拆櫃、送貨均係由運送人負責。準此,原告主張被告除應將系爭貨物送至澳洲墨爾本保稅倉庫外,仍應待系爭載貨證券所示受貨人前來領取貨物後,方謂運送責任終了等語,固非無據。惟按海商事件,依海商法之規定,海商法無規定者,適用其他有關法律之規定;按受貨人所在不明或對運送物受領遲延或有其他交付上之障礙時,運送人應即通知託運人,並請求其指示。如託運人未即為指示,或其指示事實上不能實行,或運送人不能繼續保管運送物時,運送人得以託運人之費用,寄存運送物於倉庫。海商法第五條民法第六百五十條第一項及第二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兩造既不爭執本件受貨人未自原告處受讓系爭載貨證券,以致未能換取小提單之事實,則系爭貨物寄存於保稅倉庫期間,被告是否應無限制地負責任,顯非能逕依原告之主張而為認定。且被告於系爭貨物到達目的港後即為到貨通知,不惟被告提出之到貨通知可憑,原告於起訴時並於起訴狀中自陳被告已為到貨通知,且陳稱係因買賣糾紛以致未能提領貨物,基此,本件應有民法第六百五十條第一項之有其他交付上之障礙情事,不得以系爭貨物無人提領終遭竊取之事實,課予被告責任。再系爭貨物到達澳洲墨爾本,寄存保稅倉庫後,原告曾詢問倉租費用多寡,迨九十年五月間始電請被告運回系爭貨物,此據被告之副總經理江O鴻到場證實(見本院九十一年五月九日言詞辯論筆錄頁四、二),原告對上開證詞亦無意見,由此可認原告已指示被告將系爭貨物寄存於目的港之保稅倉庫,是被告於發到貨通知予受貨人,受原告指示寄存於保稅倉庫之時,其所負之運送責任已然終了。
  (三)被告業依原告指示將系爭貨物寄存於保稅倉庫,則系爭貨物寄存關係應存在於原告與保稅倉庫經營者間,如系爭貨物有毀損滅失情事,應由保稅倉庫經營者負責,尚與被告無涉,原告依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關係請求被告賠償,於法不合,不能准許。雖原告又稱保稅倉庫經營者乃被告之履行輔助人,被告亦應負責云云,則查,系爭貨物之寄存保稅倉庫係受貨人因故未能領取,原告指示被告為之者,乃運送契約履行完畢後新創設之法律關係,保稅倉庫經營者顯係本於新的寄存關係而保管系爭貨物,自與從事運送被告無關,原告主張保稅倉庫經營者係被告履行輔助人乙節,殊屬無稽,縱保稅倉庫經營者於保管系爭貨物上有所過失或應負責任之情,被告無與之同負責任之必要,原告以此請求被告賠償,實不足採。
  五、次按關於由侵權行為而生之債,依侵權行為地法。但中華民國法律不認為侵權行為者,不適用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九條第一項復有明文。本件原告主張系爭貨物於澳洲墨爾本保稅倉庫遭竊,被告有侵權行為之事實,已為被告所否認,原告就系爭貨物如何遭竊,是否確實遭竊之事實,亦未舉證以實其說,其所述之情是否屬實,即非無疑。矧原告所述之情為真,系爭貨物寄存於保稅倉庫乃受原告指示為之,寄存關係非存在於兩造間,均如前述,被告顯未從事保管系爭貨物之行為,自難認被告有為造成貨物遭竊之行為,依我國民法之規定,應認原告所述之情非屬侵權行為,依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九條第一項但書規定,就原告另主張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部分即無以侵權行為地法即澳洲法律為準據法之必要,逕適用中華民國法律即可。又被告所符合侵權行為要件,既於前述,原告依侵權行為法則請求被告賠償損害,自非法所許,礙難准許。
  六、原告次提及被告於九十年六月二十八日以電子郵件表示願負賠償責任部分,雖據提出電子郵件為證,但否認有賠償之意思,證人江O鴻復證稱未答應要賠償,該電子郵件主要傳送予被告之國外代理商,副本始寄予原告法定代理人乙OO,且於副本上記明僅供參考等語(見本院九十一年五月九日言詞辯論筆錄頁二)。雖原告質疑證人江O鴻此部分證詞真實性,但原告法定代理人已稱:「談的過程未提過賠償的實際金額::九十年十月七日左右張O智(即被告員工)打電話來說願意賠償我工廠出貨的金額的一半」、「不同意張O智所提的賠償金額」(見本院九十一年一月三十一日言詞辯論筆錄頁二、三),則原告所云被告同意賠償之主張,即乏依據可明,亦非可取。
  七、綜上,被告已完成運送契約責任,且無何侵害原告權利,被告亦無同意賠償,原告依據運送契約債務不履行、侵權行為等法律關係,主張被告應賠償其所受損害,請求被告給付原告美金二萬七千八百十八元五角,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茲予駁回。又原告雖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然原告之訴已經駁回,自失附麗,併駁回之。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攻擊防禦方法及參加人之陳述,均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再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八十六條第一項但書,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四日
民事第二庭法官 許純芳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四日
法院書記官 劉碧輝


回分類〉〉回頁首〉〉

2-2-16-3。第16節 運送 第3款 旅客運送 §654

2-2-16-3-1.【裁判字號】93,消,6【裁判日期】950227【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54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3年度消字第6號】
原   告 乙OO
訴訟代理人 林基豐 律師
被   告 尊O汽車客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李永裕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95年2月7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參佰壹拾捌萬參仟零貳拾玖元,及自民國九十三年十月十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百分之九十五,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臺幣壹佰零陸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於假執行程序實施前,以新臺幣參佰壹拾捌萬參仟零貳拾玖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略以:原告於民國九十三年四月十六日十時四十分從台中水湳搭乘被告公司僱用之司機廖O源駕駛之1XX─FB營業大客車前往台北,行經北二高八十六公里左右時,廖O源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追撞前方之水泥拖車,廖O源當場死亡,坐在第一排座位之原告因而受有頭部外傷、右眼視神經病變、篩竇骨折、右眼眼窩底骨骨折、右眼眼瞼撕裂傷、右眼創傷性前房出血、右眼視網膜及玻璃體出血、右眼結膜下出血等傷害。廖O源為被告之受僱人,過失不法侵害原告之身體及健康,原告除受領被告給付之新台幣(下同)五萬元外,爰依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擇一請求被告賠償看護費十八萬元、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失二百十八萬九千零二十九元、精神慰撫金五十萬元,及依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請求懲罰性違約金五十萬元。並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三百三十六萬九千零二十九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民國九十三年十月十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抗辯略以:本件事故係因拖板車不當變換車道,廖O源猝不及防而發生,被告縱予以最嚴密的注意,亦無法避免,自不負損害賠償責任。(二)原告受傷住院期間,有醫師、護士照料,且係受有右眼眼窩底骨骨折、右眼眼瞼撕裂傷、右眼創傷性前房出血、右眼視網膜及玻璃體出血、右眼結膜下出血等傷害,均非肢體傷害,無請看護之必要。(三)原告係任職於花旗保險代理人股份有限公司,九十二年度之薪資所得為五十二萬一千三百七十四元,而非任職於中O銀證券香港有限公司,每月薪資所得為七萬元。原告提出之在職證明書及證明單,均非真正。(四)原告勞動能力並未喪失,主張其因本件事故,減少勞動能力十五‧三八%,實難遽信。(五)依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請求損害額一倍以下之懲罰性違約金,必以被告因過失而致原告之損害為前提。原告未能舉證被告於本件事故有何過失,請求懲罰性違約金五十萬元,自屬無據。(六)被告九十二年度之營業淨利為負九千五百五十七萬九千一百八十一元,如再加計非營業損失,全年總共虧損一億三千二百六十一萬二千二百八十六元,應納之營利事業所得稅額為零元,又被告歷年累積虧損為五千三百二十五萬二千八百二十五元,如再加計九十二年之虧損金額,合計虧損達一億五千二百二十四萬六千七百十七元,被告顯屬無資力,原告請求之慰撫金過高。(七)公路法第六十四條係民法第六百五十四之特別規定,亦為債務不履行之特別規定,關於運送人無過失之情形,應有「汽車運輸業行車事故損害賠償金額及醫藥補助費發給辦法」第四條規定之適用。被告對於原告僅有七萬元之賠償義務,因被告已給付原告五萬元,原告得請求之損害賠償為二萬元,並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之宣告。
  三、原告主張伊於民國九十三年四月十六日十時四十分從台中市水湳搭乘被告公司僱用之司機廖O源駕駛之123─FB營業大客車前往台北,行經北二高八十六公里左右處時,廖O源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追撞前方之水泥拖車,廖O源當場死亡,坐在第一排座位之原告受有頭部外傷、右眼視神經病變、篩竇骨折、右眼眼窩底骨骨折、右眼眼瞼撕裂傷、右眼創傷性前房出血、右眼視網膜及玻璃體出血、右眼結膜下出血等傷害之事實,業據提出中國時報A10版報導、行政院國軍退除官兵輔導委員會竹東榮民醫院(下稱竹東榮民醫院)、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下稱台大醫院)診斷證明書各一件為證,並有本院調閱之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三八六六號偵查卷(含相驗卷)、九十四年偵續字第三一號偵查卷可參。被告固抗辯伊受僱人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並無過失,其監督並無鬆懈等語置辯。但查,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於外線車道,與訴外人邱O榮所駕駛全聯結車同向行駛,廖O源原應注意車前狀況並保持安全距離,能注意而疏未注意,而與邱O榮所駕駛全聯結車之子車後車尾發生擦撞,造成營業大客車駕駛廖O源當場死亡及車內乘客乙OO等六人受傷,此有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暨調查報告表(一)(二)、交通事故調查筆錄各乙份與車禍現場及肇事車輛照片二十四幀附於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三八六六號偵查卷可資佐證。觀諸卷附車禍照片及現場圖,邱O榮所駕全聯結車之拖地痕、刮地痕及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之拖地痕、刮地痕均在外線車道上,且參以該案證人陳O城之警詢筆錄及偵訊筆錄證稱:行經上開肇事地點時,其發現邱O榮所駕駛全聯結車往外線車道方向移動等語,與邱O榮稱其在外線車道上行駛,係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自後追撞乙節相符。邱O榮駕車行經肇事地點時,並無超速情事,其於本身遵行車道內正常行駛,遭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自其車後追撞,並無過失,業經台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不起訴處分確定在案,此有不起訴處分書二份在卷可稽,堪信本件肇事係因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本應注意車前狀況並保持安全距離,竟疏未注意,而與邱O榮所駕駛全聯結車之子車後車尾發生擦撞所致。本件車禍經送台灣省竹苗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鑑定及臺灣省車輛行車事故覆議鑑定委員會覆議結果,亦同此旨,有各該委員會鑑定意見書及覆議意見書各乙份可參。被告抗辯廖O源駕車並無過失云云,不足採信。又被告對其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一節,並未舉證以實其說,其抗辯已盡相當之監督義務云云,亦無足採。堪信原告之主張為真實。
  四、按汽車在同一車道行駛時,除擬超越前車外,後車與前車之間應保持隨時可以煞停之距離。汽車行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旅客運送人對於旅客因運送所受之傷害應負責任。債務人因債務不履行,致債權人之人格權受侵害者,準用第一百九十二條至第一百九十五條及第一百九十七條之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九十四條第一項、第三項、民法第六百五十四第一項本文、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被告為廖O源之雇用人,為被告所不爭。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因過失致乘客原告受傷,揆諸前揭規定,被告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被告固抗辯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並無過失,依公路法第六十四條規定,原告僅得請求傷害補償七萬元等語。按公路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固規定,汽車或電車運輸業遇有行車事故,致人、客傷害、死亡、或財物毀損、喪失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但經證明其事故之發生係因不可抗力或非由於汽車或電車運輸業之過失所致者,不負損害賠償責任。此為舉證責任轉換之規定,為使汽車或電車行車事故之被害人,向汽車或電車運輸業者請求損害賠償,毋須依民法一般侵權行為規定舉證證明加害人有故意或過失,即得為之,而汽車或電車運輸業者須舉證證明其無過失,始能免責。此乃有關侵權行為之特別規定,而非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運送人責任之特別規定。廖O源駕駛營業大客車因過失致乘客即原告受傷,已如前述,被告自不得以之作為其運送人之免責依據,被告之抗辯尚無足採(最高法院八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二三四一號判決參照)。茲就原告所得請求賠償之金額,分述如下:
  (一)看護費十八萬元部分:
  被害人因受傷需人看護,而由親屬看護時,雖無現實看護之支付,亦應認被害人受有相當看護費之損害,得向加害人請求賠償,蓋因親屬照顧被害人之起居,係出於親情,但親屬看護所付出之勞力,並非不能評價為金錢,只因兩者身分關係密切而免除支付義務,此種親屬基於身分關係之恩惠,自不能加惠於加害人,故應衡量及比照僱用職業護士看護情形,認被害人受有相當看護費之損害,得向加害人請求賠償(最高法院八十六年度台上字第三八六六號、八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一八二七號、八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三四號、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十九號、第一六二六號判決均同此旨)。
  原告因本件車禍受有如前所述之嚴重傷害,且住院開刀(見卷附竹東醫院、台大醫院醫院診斷證明書),衡情原告於住院及出院後之相當期間,日常生活須依賴他人扶助,有賴他人看護;另依台大醫院醫院九十三年十二月十三日(九十三)校附醫秘字第0000000000號函亦認為:經查乙OO先生目前右眼眼球往下方注視時有運動障害,受限程度約達二分之一,兩眼向下注視時有複視情形;其右眼眼運動受限狀況可能無法復原。戴先生自受傷住院(民國九十三年四月十六日被送到本院免診,次日住入眼科部病房)至出院(民國九十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後約二個月間可能有看護的必要害等語,此有該函附卷可查,是原告主張有請看護之必要,應可採信。而原告雖未僱請職業護士照顧,未現實支出看護費用,惟揆諸前揭說明,原告仍得比照僱用職業護土看護情形請求相當於看護費用之損害,而目前一般職業看護之收費行情為每日二千元以上,為職務上所已知。原告自九十三年四月十六日住院至同年月二十七日出院,計住院十二日,連同出院後二個月之期間須看護,則其請求看護費用之日數應予七十二日為合理,其請求看護費用十四萬四千元部分,應予准許(計算式:2000×72=144000元),逾此部分之請求,則屬無據,不應准許。
  (二)喪失勞動能力二百十八萬九千零二十九部分:
  1.按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之生活上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是被害人因身體或健康受傷害,致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其本身即為損害。此因勞動能力減少所生損害,不以實際發生者為限,即將來之收益,因勞動能力之減少之結果而不能獲致者,被害人亦得請求賠償。此係我國實務上之一貫見解,有最高法十八年上字第二O四一號判例、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一一號判決、六十五十月十二日第八次民事庭決議(一)可資參照。被告抗辯原告受傷後,仍可從事工作,薪資未減少,並無損害云云,乃採學說上所謂差額說,與我國實務上一向採勞動能力喪失說不符,自非可採。
  2.次按「身體或健康受侵害,而減少勞動能力者,其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價值,不能以現有收益為準。蓋現有收入每因特殊因素之存在而與實際所餘勞動能力不能相論,現有收入高者,一旦喪失其職位,未必能自他處獲得同一待遇,故所謂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應以其能力在通常倩形下可能取得之收入為標準」,「被害人因身體健康被侵害而喪失勞動能力所受之損害,其金額應就被害人受侵害前之身體健康狀態、教育程度、專門技能、社會經驗等方面酌定之,不能以一時一地之工作收入為準」。最高法院著有六十一年台上字第一九八七號、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一三九四號判例可資參照。
  3.查原告係五十九年九月十七日出生,有戶籍資料可按,受傷時係三十四歲,大學畢業,身體狀況原本甚佳,擔任中O銀證券香港公司(中O銀證券公司)之董事,受傷前之薪資為美金二千一百元,換算新台幣超過七萬元,原告主張以每月新台幣七萬元計算,自屬合理。被告固否認原告係受雇於中O銀證券香港公司,但查,原告確係受雇於中O銀證券香港有限公司,每月薪資為美金二千元等情,此有中國信託銀行證券公司函送之原告在職證明書及證明單各乙紙為證,堪信原告此部分之主張為真實。依前段判例意旨所述,勞動能力之喪失不能以一時一地之收入為準,此係因一旦喪失職位,未必能在他處獲得相同待遇之故。又被害人若係薪資所得之軍公教人員、公司職員,其計算所得損害時,應包括本俸、加給、獎金等在內,若有調整待遇,應按調整後之待遇為準,若有昇級加薪之明確規定者,亦應加算在內(曾隆興,現代損害賠償法論,第二O七頁以下)。參酌行政院主計處九十三年台灣地區職業類別薪資調查報告所示,大學教育程度以上無工作經驗者每月平均薪資,與原告之工作性質相似之金融及保險業,約為六萬六千七百四十三元,並參酌原告之基本正常態度工作,亦可期待按年資昇級進等並加薪,茲原告於受傷一年半後之九十四年十二月七日於台中市李金聲眼科醫院檢查結果,雙眼性複視右眼瞳孔中度放大。醫師囑言:病患目前兩眼視力正常,但有輕度雙眼性複視,右眼瞳孔無法正常收縮,至焦距調整受到影響,併有畏光之情形,此有原告提出之李金聲眼科醫院診斷證明書在卷可稽。原告因右眼受傷後,受限於其職務特性及自身身體狀況,無法與一般員工受訓、昇遷之機會,此等機會喪失所生損害,雖無從客觀計算,但確有損失,則甚明確,而且因原告眼睛受傷,於國內金融機構併購激烈,員工大量裁員,日後有可能於裁員方案之下,被最先考量強制退休或資遣,因而縮減工作年限等一切情況,再參酌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二項「法院得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証定其損害額」之立法意旨,認以原告所受教育,原本之身體狀況,在一般情形下,其所得之收入,應以其現有工作收入作為基準,即每月收入應以七萬元計算,始屬適當,原告主張逕以其原來收入作為勞動能力喪失之計算基準,應屬可採。
  4.又原告因本件車禍,雙眼性複視右眼瞳孔中度放大,已如前述,雖該診斷證明書無法判斷原告勞動能力喪失多少,本院參酌勞工保險條例第五十三條附表所列殘廢等級,查前開殘障等級附表,係由勞保單位,參考各國相關立法,由專業機構研究設計而來,普遍適用於勞工事故之殘障給付事件,施行多年,時加檢討,現仍有效適用於我國勞工,此項標準,應屬客觀可採。依該附表所示原告所受傷害,係屬於第十四級殘障,其喪失之勞動能力,若係勞工,應係百分之十五‧三八(曾隆興,前揭書第二五八頁),即以減少至百分之十五‧三八計算屬合理。又原告受傷時係三十四歲,而一般勞工通常可服務至六十歲,原告請求算至六十歲,尚屬合理,則其尚有二十六年工作期間,原告請求以二十六年計算,自無不合。則原告得請求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依霍夫曼式扣減中間利息(第一年不扣除中間利息),一次得請求賠償之損害為:年減少勞動能力損害額為二百十八萬九千零二十九元(70000×12×15.38%×16.944=0000000元,元以下四捨五入)。原告請求之金額,並未逾越其可請求之金額,就其請求之金額自應予以准許。   5.精神慰撫金五十萬元部分:原告因本件車禍受有頭部受有頭 部外傷、右眼視神經病變、篩竇骨折、右眼眼窩底骨骨折、右眼眼瞼撕裂傷、右眼創傷性前房出血、右眼視網膜及玻璃體出血、右眼結膜下出血等傷害,目前雙眼性複視右眼瞳孔中度放大,已如前述,其精神及肉體上自受有極大痛苦,請求被告等賠償慰藉金,洵屬有據。本院斟酌原告受傷狀況,及兩造之身份、地位及本院經由稅務電子閘門財產調查明細表查得被告有營業大客車五十八輛暨原告所受之痛苦等一切情況,認原告請求五十萬元之慰藉金尚屬過高,應予核減為四十萬元,方屬公允。
  6.綜據上述,原告因本件車禍所受傷害,得請求看護費十四萬四千元,喪失勞動能力損失二百十八萬九千零二十九元,精神慰撫金四十萬元,以上共計二百七十三萬三千零二十九元。
  原告依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擇一給付損害賠償,侵權行為部分既有理由,債務不履行部分,自不必再予審究,附此敘明。
  五、依本法所提之訴訟,因企業經營者之故意所致之損害,消費者得請求損害額三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但因過失所致之損害,得請求損害額一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定有明文。被告為客運服務業,為企業經營者,原告為乘客,因被告公司服務人員之過失,致受傷害,其得請求之損害額已如前述,則其可請求一倍之懲罰性賠償金為二百七十六萬九千零二十九元,原告請求五十萬元之懲罰性賠償金,未逾此範圍,自屬有據,應予准許。
  六、被告抗辯原告已受領五萬元,為原告所不爭,此部分應予扣除,則原告得請求之金額為三百十八萬三千零二十九元(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於此範圍內之請求,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九十三年十月十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範圍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兩造陳明願供擔保以代釋明,請求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經核原告勝訴部分,尚無不合,爰分別酌定相當擔保金額,併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已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於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列,併此敘明。
  九、結論:本件原告之訴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5  年  2  月  27  日
民事第二庭法官陳春長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95  年  2  月  27  日
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6-3-2.【裁判字號】91,台上,1495【裁判日期】91073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54


【裁判全文】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四九五號】
上 訴 人 戊OO
      甲OO
      丙OO
      乙OO
兼右三人
法定代理人 丁OO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廖信憲律師
被上訴人 美商西O航空公司台灣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王O謹
訴訟代理人 王寶玲律師
      陳長文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八十八年度重上字第三二O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八十七年四月二日搭乘被上訴人班機NW|O12、NW|O28自台北飛舊金山,指定坐位商務艙的非吸煙區,詎被上訴人竟將上訴人全家安排在商務艙非吸煙區之最後一排,即吸煙區之前面一排,上訴人於飛機起飛後即受後座乘客吸煙所噴二手煙之害,遭受嚴重不適,上訴人向被上訴人空服人員要求更換座位,然遭拒絕,空服人員並以膠帶封住空位防止上訴人自行換位。上訴人遭受歧視十六小時內受菸害侵襲,身心受嚴重傷害,飛抵舊金山後均因病臥床無法進行任何旅遊活動,上訴人甲OO、丙OO以煎煮中藥治療復發之氣喘及過敏,乙OO須送醫急診,經診斷為支氣管炎連帶腹瀉與嘔吐,上訴人全家旅遊十天計劃全部取消,造成上訴人財產上及非財產上之損害等情,爰本於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並準用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五條侵權行為之規定及類推適用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之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及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等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甲OO、丙OO每人各新台幣(以下同)二百八十萬元,給付上訴人乙OO二百八十一萬一千一百三十六元、給付上訴人丁OO、閤琇文每人各一百六十四萬九千一百六十元及均加給法定遲延利息,並應在中央日報、聯合報、民生報、中國時報及自由時報英文之中國郵報、英文台灣新聲全國版第一頁刊頭下刊登一日,版面至少二十公分見方以上,內容如第一審辯論意旨狀(三)附件所示之中、英文道歉啟事之判決。(第一審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不完全給付之規定,判命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甲OO、丙OO每人各六百五十九元,給付上訴人乙OO二千九百六十元,給付上訴人丁OO、戊OO每人各二萬八千五百五十九元及法定遲延利息,駁回上訴人其餘之請求,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提起上訴,被上訴人敗訴部分則未據其聲明不服)。 被上訴人則以:八十七年四月二日被上訴人NW|O28班機為一准許吸菸之客機,且載客量趨於飽和,上訴人要求換位時,空服人員已盡其所能安排,並經上訴人接受部分座位,上訴人空服人員絕未對上訴人有任何歧視,且上訴人從未向空服人員表示因吸入二手菸以致身體不適,亦無因病臥床致無法進行旅遊活動情事。況上訴人中僅有乙OO一人於抵美一星期後就醫,醫師診斷內容僅註明診斷結果為支氣管炎,並無任何證據足以證明係與菸害或二手菸有關,其支氣管炎與被上訴人提供之服務並無因果關係,而上訴人亦不能證明被上訴人履行運送服務時未全面禁菸,使上訴人之身體、自由、隱私、健康等人格權受有任何損害,其主張準用或類推適用第一百九十五條侵權行為之規定及類推適用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之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及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暨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等規定,請求人格權受侵害之非財產上損害,洵屬無據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依審理之結果,以:本件上訴人主張其購買被上訴人八十七年四月二日NW|O28班機自台北飛往美國舊金山之非吸菸區商務艙機票,被安排在商務艙非吸煙區之最後一排,即吸煙區之前面等情,業據上訴人提出登機證五紙為證。且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堪信為真實。查上訴人主張渠等在機艙內飽受菸害侵襲,身心俱受嚴重傷害,飛抵美國後無法進行旅遊活動,上訴人甲OO、丙OO以煮中藥醫治復發之氣喘及過敏,乙OO則送醫院急診,經診斷為支氣管炎連帶腹瀉與嘔吐,病情嚴重,上訴人全家旅遊渡假十天的計劃全部取消,改為全力醫療搭乘被上訴人班機所致之病害等情,固提出乙OO醫師診斷書、領藥收據、上訴人丁OO信用卡結單為證。惟查上訴人在美期間,仍依其原訂計畫由舊金山前經洛杉磯,並支付租車、旅館住宿等費用,則上訴人顯然均按其原訂計畫旅遊,並無所謂旅遊計畫未達成情事,自無旅遊時間浪費之損失。上訴人雖提出其租車紀錄,主張在十日內僅使用里程一百七十一哩,加油七‧一四美金,租車僅供機場與旅館間使用,證明其未能按原計畫旅遊。惟查前揭租車紀錄,僅能說明上訴人使用租賃車輛之時間不多,無法證明其旅遊計畫未達成乙事。況上訴人甲OO等三名幼童如自下飛機後即身體不適,須一直臥病在床休養,上訴人丁OO夫婦當取消前往洛杉磯之行程,而留在舊金山之旅館照顧三名病童方屬合理。惟上訴人仍依原計畫搭機前往洛杉磯、租賃車輛、住宿旅館,再依原訂班機自洛杉磯返台,可見所謂旅遊計畫未能達成云云,不可採信,其請求旅遊時間之浪費、住宿費用、租車費用等損害,自屬無據。上訴人乙OO雖提出醫師診斷書一紙主張其因遭菸薰而罹患支氣管炎,然查該診斷書內並無任何與香菸或二手菸有關之記載,且該證明書所載就診日期為西元一九九八年即民國八十七年四月九日,與上訴人搭乘被上訴人公司班機之八十七年四月二日相隔達七日之久,而上訴人乙OO年僅一歲,如於四月二日吸入二手菸而罹支氣管炎,斷無歷經七日之久始送醫診治之理。兩者時間相距長達七日,實難認上訴人乙OO所患支氣管炎與二手菸有何因果關係。上訴人復陳稱訴外人鐘元陽曾於八十七年七月十二日搭乘被上訴人公司班機自東京前往紐約,因坐在吸菸區前面一排座位,致其幼女鐘貽馨罹患支氣管炎、過敏性氣喘等情;並提出其分別於八十七年七月十二日、八十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在美就診記錄,證實同係二手菸所引起云云。惟查訴外人鐘O陽所提出之二份醫師診斷證明,其中八十七年七月十二日之診斷證明中第六點係醫師囑付病童之家人莫要靠近病童吸菸,否則可能導致病情惡化等語,並非診斷病因係因二手菸所引起。而八十七年八月二十一日鐘女再度就醫,其時距其搭乘被上訴人公司飛機已一個月餘。而當日醫師診斷內容為(中譯):「令女係罹患氣喘症狀。大多數情形下,氣喘係由感冒所引起,但亦可能因過敏、運動、壓力、香菸或燃燒木材之菸霧所引起。」,故前揭二份診斷報告均未證明鐘女之支氣管炎等係由二手菸所引起,尚不能據以證明二手菸與乙OO之支氣管炎有因果關係。上訴人復舉郭許達醫師及陶O偉醫師之聲明書以為佐證。然該二份聲明書僅指出幼童如暴露在密閉二手菸環境後,『可能』引起上呼吸道刺激之症狀,也『可能』造成支氣管炎之發病。均非就本件具體事例認定上訴人乙OO罹患支氣管炎與二手菸有何因果關係。何況罹患支氣管炎之原因甚多,諸如氣候變化、早晚溫差變化、時差不適、長途勞累等,均可能導致呼吸系統不適。上訴人丁OO亦自承其子女均有過敏體質,旅行時均須隨身攜帶藥物備用。在此情形下,任何因素均可能引發乙OO之過敏體質而產生支氣管炎,上訴人乙OO所言伊若未受長達十小時之菸薰,自不會無端罹患支氣管炎。尚非可採。至於上訴人丁OO、戊OO、甲OO、丙OO均未提出證據證明渠等身體上有何損害,亦不能僅以文獻之概括記載,即推認其等已受有具體損害,上訴人主張渠等在機艙內飽受菸害侵襲,身心俱受嚴重傷害,飛抵美國後無法旅遊,改為全力醫治菸薰所造成之病害,請求被上訴人賠償醫療損害、旅遊時間之浪費、住宿費用、租車費用云云,尚非可採。又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任令伊等在機艙內長時間遭受菸薰,造成身心之痛苦,屬於身體人格權之損害;其被戕害免受二手菸害之自由,屬於自由人格權之損害。被上訴人將菸煙排入不吸菸者不受菸薰之最小私密空間,屬於對隱私人格權之損害云云。惟查上訴人在飛機內遭受菸薰,並未侵犯上訴人之身體、隱私或拘束其行動自由,法律亦無賠償之明文規定,上訴人主張上開人格權遭受侵害,尚非有據,至於上訴人主張其座位為吸菸區之前排,因聞到二手菸,致其健康人格權受損害乙節,經查上訴人所搭乘之飛機固為一允許吸菸之班機,且同時設有非吸菸區,然我國菸害防制法第十三條明定在民用航空器內不得吸菸,且上訴人既要約坐於非吸菸區而購買商務艙之機票,應認被上訴人已承諾提供一較好服務且無受菸影響之環境,此為兩造間運送契約給付內容之一部,被上訴人未依債之本旨而提供不受菸薰之環境,即屬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所謂不完全給付,而在長時間處於二手菸環境下,對於人體之健康有損害之虞,為公眾週知之事,衛生主管機關亦要求菸品包裝及廣告上明顯標示「吸菸有害健康」,我國菸害防制法第十三條明定在民用航空器不得吸菸,即係本於斯旨而為立法,且上訴人所提出黃嵩立教授或郭許達醫師所撰之文章,亦證實長時間或長期處於二手菸環境下,對於身體健康確會造成侵害,故上訴人主張其搭機時吸到二手菸,致其健康可能受損害,應屬可信。惟查健康人格權之損害,係屬非財產上損害。按我國民法第十八條第二項明定人格權受侵害,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始得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經查被上訴人係以運送旅客為營業,其與上訴人間之契約上權利義務關係,應適用民法關於旅客運送之規定,而民法第六百五十四規定:「旅客運送人對於旅客因運送所受之傷害及運送之遲到,應負責任。其傷害係因不可抗力,或因旅客之過失所致者,不在此限。」,僅規定旅客運送人應就通常事變負責,至於賠償範圍並無特別規定,依上開之說明,有關非財產上損害,如依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而請求,顯無所據。上訴人雖主張得準用或類推適用民法第一百九十二條至第一百九十五條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然債務不履行為債務人侵害債權之行為,性質上雖亦屬侵權行為,但法律另有關於債務不履行之規定,故關於侵權行為之規定,於債務不履行不適用之。上訴人就此運送契約,除得根據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求財產上之損害賠償外,應不得再準用或類推適用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為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上訴人上開之主張,尚嫌無據。至上訴人另主張被上訴人未能提供不受菸薰之座位,致其健康受損,既屬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不完全給付,依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新修正之民法第二百二十七之一之規定,非不可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惟查兩造成立運送契約之時間為八十七年四月二日,斯時民法第二百二十七之一尚未生效施行,且該條文生效後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故上訴人本於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不完全給付之規定,主張其健康受損而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即屬無據。況本件上訴人就其健康究竟遭受何等具體損害,其損害與二手菸有何相當因果關係,亦未能舉證以實其說,依無損害即無賠償之法理,亦不得請求被上訴人為金錢之賠償。上訴人復主張依消費者保護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向被上訴人請求三倍之懲罰性賠償金云云。然查該條之適用,係以企業經營者提供之商品或服務,與消費者之損害之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為要件,且其損害係屬財產上之損害,並不包含非財產上之損害。上訴人迄未能證明其有何財產上之損害,及其損害與二手菸有因果關係,則上訴人援引消費者保護法之規定,請求三倍之懲罰性賠償,亦無從准許。
  爰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部分之判決,駁回其上訴,經核於法並無違背。至上訴人謂上訴人於飛機起飛後即受後座乘客吸煙所噴二手煙所害,遭受嚴重不適,上訴人向被上訴人空服員要求更換坐位,然遭拒絕,並遭空服員以膠帶封住座位,防止上訴人自行換位,上訴人遭受歧視,屬於名譽人格權之損害,要求被上訴人登報道歉,原審均未予置理云云。惟查名譽人格權之損害,亦屬非財產上之損害,原審既認上訴人依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求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為不可採,則其請求被上訴人登報道歉,亦屬於法無據。原判決就此未予說明,固欠週延,惟與本件判決結果不生影響。上訴論旨,徒執上開情詞,並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為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七月三十一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劉延村
法官  劉福聲
法官  黃秀得
法官  蘇達志
法官  顏南全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十三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3-3.【裁判字號】94,消簡上,5【裁判日期】941202【裁判案由】損害賠償等 §657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4年度消簡上字第5號】
上 訴 人 乙OO
    丙OO
兼 共 同
法定代理人 丁OO
    戊OO
被上訴人  美商西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柯莉娟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4年2月17日本院臺北簡易庭94年度北消簡字第1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上訴人戊OO並為訴之追加,本院於94年11月18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追加訴訟費用由上訴人戊OO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查原判決雖列被上訴人為美商西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惟實際於原審為訴訟行為者為美商西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此由被上訴人於原審所提書狀及委任狀均以美商西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名義出具即明,是上訴人於民國94年9月23日本院言詞辯論期日聲請更正被上訴人為美商西O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核與原審審理對象同一,自與判決所示意旨無影響,應准許之;又於第二審為訴之變更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第二百五十五條第1項第2款至第6款情形,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1項定有明文。此項規定於簡易程序之上訴程序準用之。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3項亦有明定。上訴人戊OO於原審主張本於民法第六百五十七條、第六百三十四條及第六百三十八條及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第一百九十五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伊與其餘上訴人財產上損害18萬元、伊非財產上損害5萬元,經原審判決駁回後,提起上訴,於本院準備程序中,追加請求被上訴人應再賠償伊皮膚護理費用之財產上損害3萬4,345元、伊非財產上損害16萬5,655元,計20萬元及法定遲延利息等情,經核其追加請求仍為基於行李遺失受損之同一基礎事實,及擴張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依上開規定及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1項第2、3款規定,自不受不得變更及追加之限制,被上訴人抗辯不同意上訴人戊OO為訴之追加,自不可採。合先敘明。
  二、上訴人主張:上訴人丁OO與戊OO為夫妻,前於臺北時間93年7月22日上午8時45分,攜同長子即上訴人乙OO及次子即上訴人丙OO(以下合稱上訴人等)共同搭乘被上訴人之編號NW0070、NW1406班機前往美國旅遊,上開班機雖於美國當地時間7月22日下午3時28分抵達華盛頓杜勒斯機場(WASHD.C.-DULLES),惟因被上訴人內部管理發生嚴重疏失,將上訴人等所託運之編號NW396228及NW363646之2件行李遺失,翌日即7月23日雖然找回其中編號NW363646之行李,但另件編號NW396228之行李則迄未尋獲。因被上訴人之上開疏失,造成上訴人等財產及精神上遭受嚴重侵害,應負下列賠償責任:(一)財產上損害賠償18萬元:被上訴人遺失上訴人之上開行李,顯有重大過失,伊自得依據民法第六百五十七條規定,適用同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及第六百三十八條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上訴人所受之財產上之損失,包括行李遲延之損失、遺失物品之損失及因遺失行李所購買之代替物品之支出等,除被上訴人已經賠償之2萬1,862元以外,應再賠償18萬元。(二)非財產上損害賠償25萬元:被上訴人未履行將上訴人行李準時完整送達之債務,致上訴人等受有上開行李送達遲延與行李遺失之損害,且於上開行李送達遲延與遺失之際,係身處異鄉,言語不通,僅餘隨身攜帶之物品,而被上訴人當時對於上訴人等並無任何協助,上訴人當時一家人身心所受之煎熬,實難想像,又上訴人等為此出遊行程計畫已久,然因被上訴人之上開疏失,導致上訴人等一家人無法盡興遊玩,所有預定之行程即在此種焦慮、不便之情狀下渡過,精神受創甚深,爰依據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之規定,訴請被上訴人應賠償上訴人丁OO10萬元,其餘上訴人每人5萬元,總計25萬元。(三)懲罰性賠償金7萬元:兩造間為消費關係,被上訴人依約提供上訴人等旅客運送及行李(物品)運送之服務,惟因被上訴人之重大過失,致使上訴人等之財物遺失,身處異鄉飽受煎熬,爰依據消費者保護法(下稱消保法)第七條、第五十一條之規定,訴請被上訴人給付懲罰性賠償金7萬元。總計50萬元等情,求為命被上訴人如數給付及加計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94年1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原審判命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懲罰性賠償2萬1,862元及自94年1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並駁回上訴人其餘之訴。上訴人就上開駁回部分,除上訴人丁OO請求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10萬元及上訴人乙OO、丙OO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各5萬元外,其餘均聲明不服,提起上訴。並上訴聲明:(一)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後開第2項之訴部分廢棄。(二)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應再給付上訴人27萬8,138元,及自94年1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原審判命被上訴人給付部分及駁回上訴人丁OO、乙OO、丙OO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請求計20萬元部分,未據彼等聲明不服,均告確定。)上訴人戊OO追加之訴主張:伊之膚質敏感,每天都要使用保養品,否則即會因日曬等因素出現黑斑。被上訴人遺失伊用以保護皮膚之保養品,致伊之臉頰因無法使用保養品而出現黑斑,並須於返國後進行肌膚護理,其身體、健康及精神均受到重大之損害,自得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及第一百九十五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皮膚護理費用之財產上損害3萬4,345元,及非財產上損害16萬5,655元,總計20萬元等語。並聲明: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戊OO20萬元,及自本院第一次準備程序期日即94年6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
  三、被上訴人則以:上訴人不僅未能舉證證明其所遺失之上開行李價值為18萬元,且伊為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以下簡稱IATA)之會員,依據該協會「推定過失」及「責任限制」之規定,於旅客無法舉證證明行李價值時,按照機票之約定賠償限額即每公斤美金20元,與可承運行李之最高公斤數即32公斤計算,總計賠償金額為美金640元,換算為新臺幣2萬1,862元,伊已於93年8月24日寄發上開面額之支票與上訴人兌現,已經履行賠償責任;又上訴人所受之損害應僅為財產損害,上訴人訴請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實屬無據;伊所負損害賠償數額已有上開責任限制之適用,上訴人自不得主張消保法第五十一條規定之懲罰性賠償等語,資為抗辯。並答辯聲明: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一)上訴人係於網路上購買被上訴人所販售之西O航空93年7月22日及93年8月4日、中正機場與美國華盛頓特區杜勒斯機場(WASHD.C.-DULLES)間、航班各為NW0070、NW1406、NW1407、NW0069之來回機票。
  (二)上訴人於93年7月22日搭乘被上訴人航班NW0070、NW1406飛機前往美國,並於飛往美國華盛頓特區杜勒斯機場(WASHD.C.-DULLES)途中,遺失行李託運編號NW396228及NW363646之2件行李遺失,翌日即7月23日找回其中編號NW363646之行李,但另件編號NW396228之行李則迄未尋獲。
  (三)上訴人於93年7月22日在中正機場機場報到時,並未就所託運之行李向被上訴人報明價值。
  (四)被上訴人為IATA之會員,於本事件中,並已依該協會「推定過失」及「責任限制」之規定,按照機票之約定賠償限額即每公斤美金20元,與可承運行李之最高公斤數即32公斤計算,總計賠償金額美金640元,折算為新臺幣2萬1862元,而於93年8月24日寄發同面額之支票1紙與上訴人,上訴人並於93年10月1日提示兌現。
  (五)我國現並非華沙公約之締約國。
  五、得心證之理由:
  上訴人雖主張,因被上訴人之重大過失,致伊託運行李遺失,受有如前所述之損害,被上訴人應予賠償云云,已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是本件之爭點在於:(一)本件是否有國際航空運輸協會所採用之運送條款中,有關華沙公約中責任限額規定之適用?如有適用,該運送條款是否有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所規定各款情形之一,而應為無效?(二)上訴人戊OO是否受有非財產上之損害?其損害金額為多少?(三)上訴人得否依消保法第五十一條規定,請求三倍之懲罰性賠償?經查:
  (一)本件運送條款已構成兩造間訂定之定型化運送契約之一部分,且該運送條款並無違反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之規定,而為無效之情形,本件亦不適用美國國內運送契約之規定:
  按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者,無論其為明示或默示,契約即為成立。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1項定有明文。又依照當事人一方預定用於同類契約之條款而訂定之契約,為附合契約(定型化契約)。經查,上訴人係於93年6月8日透過網路購買被上訴人所販售之西O航空93年7月22日及93年8月4日、中正機場與美國華盛頓特區杜勒斯機場(WASHD.C.-DULLES)間、航班各為NW0070、NW1406、NW1407、NW0069之來回機票,而與被上訴人成立運送契約並取得4張電子機票之確認單等情,為兩造所不爭,並有電子機票確認單1紙附在原審卷(第10頁)可稽。被上訴人並於該確認單中記載:「。。。電子機票之附隨條款可於下列網址查閱。。。」(TheTermsandconditionsassociatedwiththisticketcanbeviewedonourwebsiteat。。。)。並於該網址中所顯示之附隨條款則載明:「由西O航空公司提供之航空運送,應依循西O航空公司乘客運送契約(又稱為運送條款),而該條款已綜整列於本文中,藉以援引適用。綜合運送條款包括但不限於:人身傷害或死亡之限制責任。行李遺失、損害或遲延之額外責任限制,包括易碎品或易腐敗物品。。。」(見本院卷第103頁),且上開運送條款列明於上訴人於機場所提領之機票背面,亦為上訴人所不否認,並有被上訴人所提出之機票範本1件附在原審卷(第56頁)可參,依上開說明,足見兩造已就本件運送契約之附隨條款及運送條款意思表示一致,該附隨條款及運送條款即應構成兩造間有關運送附合契約之一部分。上訴人丁OO雖稱伊是委託同事請西O航空公司的人上網去訂票,只給伊密碼,詳細情形是否如對造所說伊不清楚云云。惟查,目前國際上的電子機票均採英文記載,並於電子機票右上角載明使用電子機票者即表示接受責任限額條款等文字(見同上),而一般網頁設計上只要上網訂票就會出現該條款,使用人必須點選接受上述條款之後,才能進入次頁,以至完成訂票手續,最後訂票成功即表示已經接受這些條款等情,業據被上訴人陳明在卷,核與一般網路訂票之實情尚屬相符。足見被上訴人辯稱不論由任何人去買,只要上網訂票,即為接受責任限額條款等語,應屬可取。上訴人丁OO主張伊是委託同事請西O航空公司的人上網訂票一節,即使屬實,該訂票人即為上訴人之使用人,上訴人自仍應受上開責任限額條款之適用,不因是否其親自上網訂票而有不同。
  次按被上訴人為IATA之會員,此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並有被上訴人所提出之IATA網站所公布之航空公司會員資料名單1件附在原審卷(第50頁)可稽,堪認為真正。而查,依兩造所訂定之運送條款中之契約條款(CONDITIONSOFCONTRACT)」第2條規定:「依據本契約之運送,受華沙公約有關責任之規定及限制拘束,惟不屬該公約所稱『國際運送』者除外。」(見原審卷第56頁,中文譯本見原審卷第52頁,即同為IATA協會會員之中華航空公司就運送契約之運送條款之中文譯本),亦為兩造所不爭執。是本件首應審究者為本件是否為國際運送,華沙公約之相關規定對於本件有無適用。而查,判斷是否「國際運輸」的標準,並非看經營該運輸的航空公司及所用飛機國是否華沙公約之締約國,亦不論所載旅客或貨物之國籍為何,這些因素與是否「國際運輸」無關。決定該運輸的「國際性質」的標準完全要看該運輸的「出發地」與「目的地」是否在華沙締約國境內,凡出發地與目的地分別在兩個締約國境內,或兩者在一個締約國境內而在另一國(不問是否締約國)境內有一個「約定經停地點」者,即是國際運輸。又上述之出發地、目的地或約定經停地點一般以運輸憑證上載明者為準。且被契約各方當作單一運輸過程,為幾個連續航空承運人承擔之運輸,例如客運中購買聯程票(或稱連接客票,即一本機票內含有兩張以上航班聯單者)須有幾家航空公司承運整個航程的不同航段時,都視為一項不可分割的運輸,而其「目的地」則是指最終目的地,即使其中某個或幾個航段在一個締約國境,仍屬「國際運輸」,有趙維田著「國際航空法」節本1件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117頁)。查,兩造所成立之本件運送契約,係以中正機場為出發地,目的地為美國華盛頓特區杜勒斯機場(WASHD.C.-DULLES),其運送過程中雖以美國底特律為中繼站,惟依前述判斷是否「國際運輸」的標準言,本件運送契約自屬國際運輸。而我國現雖並非華沙公約之締約國,惟就所謂之國際運送而言,不應因是否為華沙公約之會員國而有不同之解釋。從而,被上訴人辯稱本件為國際運輸,應適用運送條款中所引用之華沙公約中有關責任之規定及限制拘束,及本件並無美國國內運送責任限制規定之適用等語,即為可取。上訴人主張應比照適用被上訴人中文網站內有關美國國內航班每位持票旅客2500美元托運行李責任保障之規定(見原審卷第57頁)云云,則無可取。
  復按依據同為IATA協會會員之中華航空公司就運送契約之運送條款中有關行李賠償限額之通告載明:「航空公司對行李之失落、遲到或損害之賠償責任,除乘客預先申報較高之價值並預付額外之保值費外,皆設有賠償限額。對大多數國際旅程言(包括國際旅程中之國內部分),託運行李之賠償限額約為每磅美金9元7分(每公斤美金20元)……」(見原審卷第53頁),為上訴人所不爭執,而按此責任限額之規定,一方面對運送人課以「限制賠償」責任,運送人得主張責任限額,另一方面亦減輕乘客之舉證責任,而得主張運送人需負「推定過失」責任,可知此種責任限額之規定對乘客並無不公平之虞,衡諸前述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各款之規定,該運送條款之責任限額規定並無顯失公平之處,上訴人主張該運送條款有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之適用云云,並無可取。
  再按運送人對於旅客所交託之行李,縱不另收運費,其權利義務,除本款另有規定外,適用關於物品運送之規定。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運費及其他費用,因運送物之喪失、毀損,無須支付者,應由前項賠償額中扣除之。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運送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所致者,如有其他損害,託運人並得請求賠償,民法第六百五十七條、第六百三十四條前段、第六百三十八條分別定有明文。經查上訴人雖主張被上訴人應賠償其所受之財產上之損失,包括行李遲延之損失、遺失物品之損失(包括服飾、配件、皮件、行李箱、化妝箱、化妝品、保養品及防護用品等)及因遺失行李所購買之代替物品之支出等,除被上訴人已經賠償之2萬1,862元以外,應再賠償18萬元,及上訴人戊OO主張被上訴人遺失伊用以保護皮膚之保養品,致伊之臉頰因無法使用保養品而出現黑斑,須於返國後進行肌膚護理,其身體、健康及精神均受到重大之損害,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財產上之損害3萬4,345元云云,並於本院審理中提出統一發票3張、證明書4件、信用卡刷卡收據1張、信用卡帳單1張、匯款款單2張、照片2張及皮膚護理費用收據1份為證(見本院卷第25至33頁)。被上訴人除自認責任限額2萬1,862元外,否認上訴人有其餘損失,並抗辯,上訴人不得於第二審提出新攻擊防禦方法云云。然按,當事人不得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但對於在第一審已提出之攻擊或防禦方法為補充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1項第3款定有明文。此項規定並為簡易程序之上訴程序所準用(同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3項規定參照)。本件上訴人於原審雖未提出其財產上損害賠償之相關證據,至第二審始提出,核屬對於第一審主張財產上損害之法律關係,所為攻擊方法之補充,依上開規定,不受不得於第二審提出新攻擊方法之限制。查上訴人所提出之上開證物,縱認屬實,至多僅能證明其曾購買該等憑證所示之物品,惟並無從證明其曾將該等物品之全部或一部置於所遺失之該件行李中,況上訴人於93年7月22日在中正機場機場報到時,並未就所託運之行李向被上訴人報明價值,為上訴人所不爭,依上開IATA會員就運送契約之運送條款中有關行李賠償限額之通告:「航空公司對行李之失落、遲到或損害之賠償責任,除乘客預先申報較高之價值並預付額外之保值費外,皆設有賠償限額。對大多數國際旅程言(包括國際旅程中之國內部分),託運行李之賠償限額約為每磅美金9元7分(每公斤美金20元)……」之約定(見原審卷第53頁),被上訴人對上訴人行李之失落之賠償責任,自僅負託運行李之賠償限額為2萬1,862元。至上訴人另主張因被上訴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致遺失上開行李,依民用航空法第九十三條之一第3項規定,不得主張賠償額之限制責任云云。惟按民用航空法第九十三條之一雖規定「航空器使用人或運送人,就其託運貨物或登記行李之毀損或滅失所負之賠償責任,每公斤最高不得超過新臺幣一千元。但託運人託運貨物或行李之性質、價值,於託運前已向運送人聲明並載明於貨物運送單或客票者,不在此限。乘客隨身行李之賠償責任,按實際損害計算。但每一乘客最高不得超過新臺幣二萬元。航空器使用人或運送人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生前二項所定之損害者,不得主張賠償額之限制責任。前三項規定,於航空貨運承攬業、航空站地勤業或航空貨物集散站經營業為賠償被請求人時,準用之。」,既係規定賠償責任每公斤最高不得超過新台幣一千元,自不限制其最低賠償責任額,上訴人所稱尚有誤會,而無可取。再參酌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及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之精神,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所負之責任,顯係因欠缺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之抽象輕過失責任,而非因欠缺普通人應盡之注意義務之重大過失責任。故如主張運送人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者,自應由主張該有利於己事實者負舉證責任。而查本件被上訴人遺失上訴人之上開行李1件,縱因欠缺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而應負抽象輕過失責任,惟上訴人並未舉證證明被上訴人為顯然欠缺普通人應盡之注意義務,遑論有何故意,是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云云,亦無可取。此外,上訴人復未能舉證證明除被上訴人所自認之責任限額2萬1,862元外,尚有其餘損害,其主張被上訴人除已經賠償之2萬1,862元以外,應再賠償18萬元及上訴人戊OO皮膚護理費用3萬4,345元云云,即非有據。
  小結:綜上,本件兩造間之運送契約應適用前述運送條款之規定,被上訴人辯稱伊僅負責任限額之賠償責任等語,為屬可取,而被上訴人業於93年8月24日依前開規定,按照機票之約定賠償限額即每公斤美金20元,與可承運行李之最高公斤數即32公斤計算,總計賠償金額美金640元(換算為新台幣21,862元),並依上開責任限額規定簽發面額2萬1,862元之支票交付上訴人,並經上訴人提示兌現等情,亦為上訴人所自認,被上訴人既已履行其賠償義務,賠償責任即已消滅,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尚應賠償其財產上損害18萬元及上訴人戊OO皮膚護理費用3萬4,345元云云,自無可取。
  (二)上訴人戊OO並未受有21萬5,655元之非財產上之損害:
  按債務人因債務不履行,致債權人之人格權受侵害者,準用第一百九十二條至第一百九十五條及第一百九十七條之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又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第十八條、第一百九十五條第1項固分別定有明文。
  1.惟查,本件上訴人楊珍雖主張因被上訴人之上開過失,致其遺失行李1件,導致伊無法盡興遊玩,所有預定之行程在焦慮、不便之情狀下渡過,且臉頰因無保養品可使用,而出現黑斑,致精神受創甚深,受有精神上之損害,伊自得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及第一百九十五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非財產上之損害21萬5,655元云云,然未據舉證以實其說,其主張已無可取。至上訴人戊OO雖於本院所提出之上開統一發票、證明書、信用卡刷卡收據、信用卡帳單、匯款款單2張及皮膚護理費用收據1份為證(見本院卷第25至33頁),縱認屬實,充其量僅能證明上訴人曾消費或購買該等憑證所示之物品,惟並無從證明所遺失之行李中即為上開物品;而因被上訴人之過失遺失上訴人之上開行李,雖不免造成上訴人於國外時生活上某程度之不便,惟上訴人戊OO並未能舉證證明其遭被上訴人所遺失之行李內容物為何,已如前述,則上訴人戊OO主張被上訴人遺失其用以保護皮膚之保養品云云,即難認可取;又上訴人戊OO所提照片及皮膚護理費用收據,亦尚不足認定上訴人戊OO之肌膚有產生黑斑、或如擦拭其所聲稱遭被上訴人遺失之保養品即可避免曝曬於陽光下產生黑斑、及黑斑產生後進行美容護膚即可消除黑斑等之事實。從而,上訴人戊OO並未能舉證證明其身體、健康等人格權或其他人格法益因此而有何受侵害之事實,上訴人戊OO主張其身體、健康及精神受到重大之損害云云,亦無可取。
  2.上訴人戊OO雖主張:伊之膚質敏感,每天都要使用保養品,否則即會因日曬等因素出現黑斑,因被上訴人遺失伊用以保護皮膚之保養品,致伊之臉頰因無法使用保養品而出現黑斑,並須於返國後進行肌膚護理,其身體、健康及精神均受到重大之損害,自得請求非財產上損害云云。然為被上訴人所否認。而查,上訴人戊OO之臉頰縱因無保養品可用而出現黑斑,是否即為身體、健康等人格權或其他人格法益受有損害,並未據上訴人戊OO舉證證明,上訴人戊OO主張其身體、健康受到重大之損害云云,即非可取;況上訴人戊OO是否須使用保護皮膚之保養品,以免出現黑斑一節,既未據其於訂約時告知被上訴人,顯非被上訴人於訂約時所能知悉,則縱認上訴人戊OO受有上開損害,要與被上訴人之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間無何因果關係可言。上訴人戊OO就此之主張仍非可取。 小結:綜上,上訴人戊OO既未能舉證證明被上訴人因過失遺失其託運之行李,而致如何侵害其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所規定之人格權之事實、及其人格權有何受損之事實及與因被上訴人之過失致遺失其託運行李之間有何因果關係,其主張因而受有非財產上之損害21萬5,655元云云,委無可取。
  (三)上訴人不得依消保法第五十一條規定,請求三倍之懲罰性賠償:查,上訴人主張渠等於上開日期搭乘被上訴人航班NW0070、NW1406飛機前往美國,並於飛往美國華盛頓特區杜勒斯機場(WASHD.C.-DULLES)途中,遺失行李託運編號NW396228之行李,迄未尋獲等情,為被上訴人所不爭,上訴人主張其等搭乘被上訴人所提供之飛行器,並附載其等隨身託運之行李時,因被上訴人之過失,致其等所有之上開行李1件遺失,並基於消費者之地位,就被上訴人之上開過失,請求被上訴人賠付損害額三倍以下之懲罰性違約金等語。惟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致遺失其上開行李一節,並無可取,業據論述如上(見(一)之),且上訴人復並未能舉證證明除被上訴人所自認之責任限額2萬1,862元外,尚有其餘損害,是上訴人主張依消保法第五十一條前段規定,訴請被上訴人給付損害額3倍之懲罰性賠償金4萬8,138元云云,自非有據。
  至原審判命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懲罰性賠償金2萬1,862元及自94年1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部分,是否妥適,因未據被上訴人聲明上訴而已告確定,自非本院所得審究。
  六、綜上所述,上訴人主張依民法第六百五十七規定,適用同法第六百三十四條及第六百三十八條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上訴人所受之財產上之損失,包括行李遲延之損失、遺失物品之損失及因遺失行李所購買之代替物品之支出等,除被上訴人已經賠償之2萬1,862元以外,應再賠償18萬元,上訴人戊OO所受非財產上損害5萬元,損害額3倍之懲罰性賠償金4萬8,138元,計27萬8,138元,並加計自94年1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因而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經核尚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及上訴人戊OO於本院追加請求被上訴人應賠償其皮膚護理費用之財產上損害34,345元及非財產上損害16萬5,655元,及加計自本院第一次準備程序期日即94年6月7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云云,亦為無理由,均應予駁回。
  七、本件為判決之基礎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陳述及所提其他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於判決之結果無影響,自無庸逐一論述,併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及追加之訴均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3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1項、第七十八條、第八十五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2  月  2  日
民事第一庭審判長法官 詹文馨
法 官 楊絮雲
法官張明輝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2  月  5  日
法院書記官 周其祥


回分類〉〉回頁首〉〉

2-2-16-3-4.【裁判字號】95,訴,2857【裁判日期】95092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58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5年度訴字第2857號】
原   告 金O國際遊輪旅行社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吳雨學律師
被   告 皇O加勒比海遊輪國際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王正喜律師
複 代理人 甲OO
    林啟瑩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中華民國95年9月6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僅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1項第3款定有明文。本件原告起訴原請求被告應給付原告加拿大幣38,783.35元及新台幣248,967元,暨自民國(以下除特別註明為西元外,均指民國記年)93年9月28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嗣於本院審理中之95年9月6日言詞辯論期日變更訴之聲明如其聲明所示,乃單純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其訴之變更即屬合法,應予准許,合先敘明。
  貳、實體方面:
  一、本件原告起訴主張:緣訴外人O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O公司)於92年9月間為辦理該公司員工國外旅遊,共計68人參加原告規劃之「阿拉斯加豪華郵輪十天」旅遊行程,惟有關該旅遊行程中「遊輪行程」部分,原告另與被告間訂有「船艙契約書」及「遊輪報價契約」,約明由原告向被告訂購遊輪名稱為「MERCURY」,開航日期為西元2003年9月7日,並定於同月14日早上8時抵達加拿大溫哥華之銀星號遊輪,以供訴外人O公司員工68人搭乘,俾使渠等得以於溫哥華搭乘西元2003年9月14日14時55分起飛之國O航空CX839號班機及同日11時35分起飛之中華航空CID031號班機回台。詎被告之遊輪竟因救生艇吊柱損壞,延誤行程,遲至同年9月14日13時許始抵達溫哥華,致訴外人O公司員工不及搭乘原定班機返台。雖經原告安排O公司68人分別搭乘同年9月15日14時55分起飛之國O航空CX839號班機及同日11時35分起飛之中華航空CID031號班機及9月16日2時15分之國O航空CX839號班機回台,惟因O公司急需安排其中38人於同年9月16日上班時間前抵台,乃自行先為墊付購買機票,使該38人得搭乘同年9月15日1時50分之長榮航空BR009號班機返台,共計花費加拿大幣38,783.35元。嗣O公司返台後,旋向原告起訴請求返還代墊之機票費用及因時間上浪費所生之損害,經鈞院93年度訴字第3998號、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字第403號民事判決,認原告應賠付訴外人O公司加拿大幣38,783.35元及新台幣248,967元,暨自93年9月28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而本件旅遊行程所以延誤,乃因被告未妥善保養遊輪設備所致,依兩造間簽訂「2002年船艙契約書」第6條約定:「若因甲方(即被告)之疏失導致行程延誤或其他相關之損失時,由甲方負責」等語,被告自應就原告因此所生損害即需賠付訴外人O公司之損失負損害賠償責任。縱上開船艙契約書並非針對系爭旅遊行程訂立,但原告確有向被告訂購系爭旅遊行程之船艙艙位,兩造間事實上存有訂購遊輪船艙契約之合意,被告即有提供無減少其價值、無減少其通常效用及契約預定效用瑕疵之船舶予原告之義務,詎被告所提供船艙竟因未妥善保養致救生艇吊柱損壞而延誤行程,此要屬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二項、第二百二十九條規定之不完全給付之加害給付及遲延給付類型。退步言,被告倘確非船公司,然系爭旅遊行程所搭乘之銀星號遊輪乃被告另洽船公司辦理,顯係被告藉由該船公司擴張其活動範圍,進而取得利益,自應承擔第3人即船公司之故意或過失行為,並對原告所受損害負賠償責任。爰依兩造間船艙契約約定及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1項、第二項及同法第二百二十九條規定,起訴請求被告給付原告加拿大幣38,783.35元及新台幣248,967元,並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並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就系爭旅遊行程,被告僅有與原告簽訂「遊輪報價契約」,並未簽訂「船艙契約書」,原告提出「船艙契約書」乃兩造於西元2002年間簽訂,與系爭旅遊行程無關,兩造且未約定以之作為將來所有行程中權利義務準據之原則性規範,故原告據此主張權利,顯無理由。其次,被告僅係為船公司經銷船票,而由原告向被告購買船票,原告再向旅客承攬旅遊行程,故運送契約應存在船公司與原告之間,被告並非實際運送人,亦無管理及維修船舶設備之能力,是就本次運送遲延並無任何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原告應逕向第3人船公司求償而非向被告求償。況輪船公司於發生航程遲延情事時,業已立即發函所有銀星號遊輪乘客述說遲延事由以及將協助所有旅客安排班機事由,並委請被告就訴外人O公司員工因此延誤支出之費用支付折合新台幣179,346元。
  縱認被告為船公司之代理商,被告所負最大責任亦應與船公司相當,而系爭銀星號遊輪雖遲延6小時於西元2003年9月14日13時許始抵達溫哥華,但距原定同日下午14時55分返台之班機起飛時間尚屬足夠,事後O公司員工所以未及搭乘,乃係原告未優先安排渠等先行下船及輔助處理相關事務態度消極之故,是訴外人O公司遲延返國所生損害非可歸責被告,原告自不可將此損失轉嫁被告負擔。再者,被告於與原告簽訂本次報價契約時,即交付遊輪船票合約並告知其內條款,已由原告知悉並收受,顯然兩造間係以該遊輪船票合約作為本次遊輪行程契約之準據,依該遊輪船票合約第6條約定:「如果遊輪公司認為航程上遇上戰爭、封鎖、天災、船上或路上勞資衝突、罷工、船隻故障、交通擁擠、難靠岸或其他天災人禍,船公司有權在任何時間及理由下,無須預先通知乘客而取消、提前或延遲更改航程、停靠站、換船、時間表等,因此船公司無須對旅客負任何責任及損失賠償。」等語,故原告請求被告賠償行程遲延所生損害,即無理由。退萬步言,縱認被告即為船公司,則兩造間契約關係當為旅客運送契約,而本件自西元2003年9月14日旅程終了之日迄原告提起訴訟之日,已罹於旅客運送契約損害賠償請求權2年之消滅時效,故原告提起本件訴訟即無理由。並據此聲明:駁回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並陳明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求免為假執行。
  三、查訴外人O公司於92年9月間為辦理該公司員工國外旅遊,共計68人參加原告規劃之「阿拉斯加豪華郵輪十天」旅遊行程,原告並再與被告簽訂「遊輪報價契約」,指定以名稱為「MERCURY」,開航日期為西元2003年9月7日,並定於同月14日早上8時抵達加拿大溫哥華之銀星號遊輪,以供訴外人O公司員工68人搭乘,詎該銀星號遊輪因救生艇吊柱損壞,延誤行程,遲至同年9月14日13時許始抵達溫哥華,訴外人O公司因急需安排其中38人於同年9月16日上班時間前抵台,乃自行墊付加拿大幣38,783.35元購買機票,使該38人得搭乘同年9月15日1時50分之長榮航空班機返台,而未搭乘原告為船舶遲延到港另行安排之回台班機。嗣O公司員工返台後,復向原告起訴請求返還代墊之機票費用及因時間上浪費所生之損害,經本院93年度訴字第3998號、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字第403號民事判決,認原告應賠付訴外人O公司加拿大幣38,783.35元及新台幣248,967元,暨自93年9月28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等情,業據原告提出遊輪報價契約、本院93年度訴字第3998號、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字第403號民事判決為證,並經本院依職權調閱上開民事案卷查核明確,且為被告所不爭執,均堪信為真實。而本件經本院整理爭點後,認爭執要旨應在於:(一)本件兩造間是否訂有「船艙契約」?兩造前於西元2002年間簽訂「2002年船艙契約書」於本件有無適用?(二)如無,兩造間契約性質為何?(三)原告因船舶修繕、行程延誤所生之損失,被告應否負賠償責任?如是,該賠償請求權是否已罹於時效而消滅?茲分述如下。
  四、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而請求履行債務之訴,除被告自認原告所主張債權發生原因之事實外,應先由原告就其主張此項事實,負舉證之責任,必須證明其為真實後,被告於其抗辯事實,始應負證明之責任,此為舉證責任分擔之原則。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前段、最高法院43年台上字第377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又解釋契約,固須探求當事人立約時之真意,不能拘泥於契約之文字,但契約文字業已表示當事人真意,無須別事探求者,即不得反捨契約文字而更為曲解。最高法院亦著有17年上字第1118號判例可資參照。本件原告主張兩造間簽訂有船艙契約,固據其提出「2002年船艙契約書」1份為證,但為被告所否認,而依原告提出兩造不爭執真正之「2002年船艙契約書」內容,該契約所約定航程係指於西元2002年10月6日及13日開航為期7日之地中海航程,與本件航程、開航日期俱不同,該契約書第2條、第10條並約定有:「此項契約總人數為58人」、「本契約需於2002年8月15日前簽妥,並於各航次開航前75天付清始生效」等用語,是依該契約書文義觀之,該「2002年船艙契約書」應係針對上開西元2002年特定航程所簽訂,並非針對本次航程所簽訂,亦難認兩造有以該契約書拘束兩造嗣後權利義務之意。準此,原告主張被告依兩造間簽訂「2002年船艙契約書」第6條約定:「若因甲方(即被告)之疏失導致行程延誤或其他相關之損失時,由甲方負責」等語,應就原告因系爭遊輪行程遲延所生損害負賠償責任云云,即乏依據。
  五、次按於契約自由之原則下,當事人所訂立之契約,並不以法定之典型契約為限,其因契約內含有多種契約之實質而構成混合契約或多種契約相互結合成為聯結契約之情形亦所多有。而混合契約係以2個以上有名契約應有之內容合併為其內容之單一契約,兩者有不可分割之關係;此與契約之聯立,係為數個契約便宜上互相結合,兩者並無不可分割之關係,有顯著之區別。查原告因為系爭遊輪行程確實與被告簽訂有「遊輪報價契約」,為兩造所不爭執,被告雖抗辯其於該契約所負義務僅是出售船票云云,但被告於其印製之「皇家加勒比海國際遊輪行程計劃」中,屢自陳其「擁有世界最大且既現代化又創新的遊輪船隊,19艘頂級的船隻給您不可思議的選擇,並將引領您到世界130多個以上令人激賞與具異國風情的景點,只有皇家加勒比海國際遊輪公司可以全年365天都給您至高無上的遊輪旅遊與景點選擇」、「金錨級的服務,是由我們全體專業且親切的服務人員為全體乘客針對個別需求所提供人性化服務。例如:艙房服務員能領略您的需求,送來額外的枕頭,侍者會記得您最喜愛的飲料等等。金錨級的服務,是我們對乘客的承諾,提供世界級與個人化的服務,這是您可以信賴的選擇」等語,並於內頁說明各等級遊輪航行地點、內部設施、可以提供之服務等情,有原告提出被告不爭執為其所印製之行程計劃置於卷外可按,佐以被告於其與原告簽訂之「2002年船艙契約書」、「2004年遊輪假期報價契約」中均約定:「遊輪假期費用僅包含:海上交通、預定之遊輪艙房住宿、大部分餐點及部分飲料、船上大部分娛樂活動。」等語,有該2份契約書存卷可稽,被告且自承其與原告間有多年合作關係,原告每年均會向其訂購航程,多年來所提供原告的服務內容均是相同的等語(見本院95年9月6日言詞辯論筆錄),則被告出售原告者非僅單純船票而已,其應係自居於系爭阿拉斯加遊輪行程提供人之地位與原告簽訂上開「遊輪報價契約」,換言之,原告向被告購買者應是包含海上交通運輸、船舶航行期間遊輪艙房住宿、餐點、船上附設娛樂設施之使用及船上工作人員之服務等項目,且因被告所提供者為一整體旅遊行程,各項服務間具備不可分割之關係,故原告與被告間系爭契約應屬混合運送、租賃、買賣、使用借貸、僱傭、寄託等之混合契約。
  六、再按混合契約究應如何適用法律,在當事人以言詞約定或簽訂書面契約之情況下,固應優先適用契約之約定,但如遇有契約未約定之爭議時,學說上有採吸收說、結合說、類推適用說者,通說及實務上多以視個案爭議事項與何種有名契約之性質類似而類推適用各個有名契約之規定。本件爭議乃因被告所提供之銀星號遊輪救生艇吊柱損壞,致原定於西元2003年9月14日早上8時抵達加拿大溫哥華之行程遲誤,迄當日13時許始抵達溫哥華而生,核其性質乃被告就其身為旅客運送人未能善盡使旅客準時到達目的地之義務所致,就此部分爭議自應類推適用關於旅客運送之規定。原告雖以其非自然人,且非被告運送之標的,主張本件無旅客運送規定適用之餘地云云,然依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規定觀之,所謂旅客運送者,應係謂當事人約定,由運送人為託運人運送旅客,而託運人俟運送完成時,給付報酬之契約,故於本件情形,原告與被告訂約以運送訴外人O公司之員工,被告即係以運送旅客為其營業內容之一部分而為運送人,原告雖非旅客,然係居於託運人之地位與被告訂立系爭含旅客運送契約在內之遊輪報價契約,是原告上開主張乃誤會旅客運送之規定,尚非可採。
  七、繼按旅客運送人對於旅客因運送所受之傷害及運送之遲到應負責任。但因旅客之過失,或其傷害係因不可抗力所致者,不在此限。運送之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所致者,旅客運送人之責任,除另有交易習慣者外,以旅客因遲到而增加支出之必要費用為限。又運送人交與旅客之票、收據或其他文件上,有免除或限制運送人責任之記載者,除能證明旅客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明示同意外,不生效力。民法第六百五十四條第一項、第二項、六百五十九分別定有明文。故除運送人有與旅客特別約定免除或限制其責任外,旅客運送人對旅客應負安全準時到達義務乃通常事變責任,就運送遲到部分,縱係因不可抗力所致,旅客運送人仍應負賠償責任,僅限制其賠償範圍而已。本件被告雖以其於與原告簽訂本次報價契約時,即交付遊輪船票合約並告知其內條款,依該遊輪船票合約第6條已 有特別約定免除其責任云云為辯,並提出遊輪船票合約1紙為證。惟依該遊輪船票合約內容乃被告單方面製作之文書,被告且未證明原告對於其責任之免除或限制曾為明示同意等情,則揆諸民法第六百五十九條規定,該記載自不生效力,故於本件情形,被告即應就原告因系爭遊輪行程遲延所受損害負賠償責任。
  八、但按關於旅客之運送,因傷害或遲到而生之賠償請求權,自運送終了,或應終了之時起,2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第2項亦有明文。又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規定短期時效,係因運送人已為運送時,對因物品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所生損失,及因旅客傷害、遲到所生損害,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五十四條規定應負較重之責任之故,乃有2年短期時效之適用,以資平衡;如係基於運送契約之其他債務或債務不履行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無該2年短期時效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字第1599號、87年度台上字第35號判決意旨可以參照)。本件原告雖以被告因未妥善保養船舶致遊輪救生艇吊柱損壞延誤行程,而主張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2項、第二百二十九條之不完全給付之加害給付及遲延給付規定,請求被告賠償其損失云云,惟以本件兩造間就海上交通運輸部分所成立者即為旅客運送契約,已如前述,且原告主張被告應負賠償責任者即係其因被告運送遲到而生之賠償請求,則本件應有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第2項短期消滅時效規定適用,否則如認旅客因運送人運送遲到所生損害賠償請求權因屬運送人之不完全給付所生損害賠償請求權而應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一般請求權15年時效之規定,民法第六百二十三條第2項規定豈非如同具文?況此與買賣出賣人應負物之瑕疵擔保責任與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或承攬人應負之承攬瑕疵擔保責任與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之請求權競合情形殊不相同,蓋於後者情形其瑕疵擔保責任與不完全給付之債務不履行責任發生條件不盡相同,應負賠償責任內容亦不相同,始有競合適用之必要,故原告主張本件乃不完全給付之損害賠償責任而無短期時效之適用云云,亦無可採。則以本件兩造不爭執系爭遊輪行程業於西元2003年9月14日終了,原告遲至95年2月27日始提起本件訴訟,顯已罹於2年之消滅時效,被告並已於本院審理中抗辯其事由,從而,原告依據兩造間旅客運送契約,請求被告賠償其因被告運送遲到所生損害,自屬不應准許。
  參、綜上所述,原告依兩造間「遊輪報價契約」訴請被告給付如其聲明所示,即屬無據,不應准許。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亦不應准許。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核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述,併此敘明。
  肆、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5  年  9  月  20  日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第三庭
法 官 管靜怡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95  年  9  月  20  日
書記官 趙郁涵


回分類〉〉回頁首〉〉

2-2-17。第17節  承攬運送  §660

2-2-17-1.【裁判字號】90,海商,54【裁判日期】91123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0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年海商字第五四號】
原  告  喜O洋國際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被  告  七O聯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丁OO
訴訟代理人 戊OO
    丙OO
送達代收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原告起訴主張委託七O聯運股份有限公司(原公司名稱為七O船務代理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稱未變更,以下簡稱七O公司)裝船運送貨物,自臺灣運至利比亞的黎波里港,船名為IRANSHAHRYAR,航次V-PCL5127,裝船日為民國八十八十一月五日,並簽發被告所代理之Arabianasianshippingco.提單予客戶押匯。本件運送自臺灣至中東杜貝港之第一航程,則由被告所代理之IRANREPUBLICSHIPPINGLINES公司運送,惟因前開Arabianasianshippingco.與IRANREPUBLICSHIPPINGLINES公司間發生糾紛,導致二公司間互相扣留空櫃及留滯貨物,迄今二年貨物仍未送達的黎波里港。本件貨物係四百二十二箱之橡膠墊片,易受高溫影響並有使用年限,貨主已重新運送貨物予買方,並向原告索賠連利息共計新台幣三百四十六萬二千零一十八元。嗣貨物於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運抵目的地後經受貨人提領,其給付遲延受有損失,亦是三百四十六萬二千零一十八元,為此依運送契約或運送承攬契約請求法院擇一有利於原告之請求判決。為此聲明求為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三百四十六萬二千零一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為假執行之宣告。
  貳、被告則抗辯:
  一、本案原告非請求權人,原告並非本件運送契約之當事人,其無權利就本件運送契約為請求:
  (一)、原告係一承攬運送人,並非運送契約之當事人。
  (二)、從訂艙合約書、提單之記載,可知託運人為PAXMOTIVEINDUSTRIALCO.,LTD.。
  二、原告並無以自己之名義,就本案損害賠償而進行訴訟之可能性:
  (一)、原告於九十一年五月五日提出之民事補充理由狀三,所提之POWEROFATTORNEY上之記載為MANGACOMPANYFOREXPORT&IMPORT為委任人,原告為其受任人,其內容為委任人授權人於本案為訴訟代理人並有特別代理權等語。
  (二)、原告係以自己名義起訴,MANGACOMPANYFOREXPORT&IMPORT於本案中並非當事人,原告為其受任人於本案之任務為何,實難令人理解。
  (三)、該提單上之權利人縱有授權原告提起訴訟,則原告應以授權人即本人之名義起訴,其豈又可以代理人之名義提起訴訟。
  三、原告主張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規定,被告應與未經我國認可之法人負連帶責任,然原告並未先追究該未經認可法人之責任,其責任既未經確定,又如何追究被告責任?被告又如何與該法人負連帶責任?因此原告自應先就ISLAMICREPUBLICOFIRANSHIPPINGLINES等二運送人起訴追究其責任,如其責任確定後,被告將依相關之法律規定負責任。
  四、按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被告自應就該貨物,證明其於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為何,並提出該目的地具有公信力之機構,所出具之證明,證明該貨物之價值。否則原告空言其貨物之價值若干、損失若干,實難令人信服。
  五、如原告所述受貨人已提領貨物,受貨人已無任何損失:
  (一)、原告於本年十一月二十日提出受貨人已受領貨物之通知,貨物既已提領,則受貨人已無任何損失可言。
  (二)、原告所提出受貨人之函件,謂有百分之三十之貨物已不符合市場需求。然不符合市場之需求並非貨物之毀損、滅失,其如何會有損害?其如何認定該百分之三十之貨物不符合市場之需求?
  (三)、又其提及該國貨幣之貶值亦為本案之損害,然一個國家貨幣升值、或貶值,係一國貨幣政策與該國及國際整體經濟情勢之變化所致,其如何能主張需由被告對於一國貨幣貶值負責?果係如此,則被告所負責任似乎過於嚴重。
  (四)、又其提出受貨人因積壓資金,導致有若干之損失,受貨人經營商業自應對於資金調度有一定之政策。其因本身調度資金不良所致損失,如何使被告對其負責?蓋被告對其商業之經營與資金之調度並未參予運作。
  六、為此請求「駁回原告之訴」、「如受不利判決,被告願供擔保免除假執行」参、本件原告起訴主張依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賠償其損害,嗣於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言詞辯論時,原告自陳其係承攬運送人後,本院於九十一年十二月十六日言詞辯論時,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二項規定行使闡明權,請原告就其請求之訴訟標的為補充之說明為依運送契約或係依運送承攬契約請求?原告則主張「依鈞院就最有利之方式主張請求」,是依原告真意,以單一之聲明,主張二項訴訟標的,請求法院為選擇有利之判決,為訴之選擇合併。又原告之請求,追加原所未主張之運送承攬契約,核屬訴之追加,為被告無異議而為本件之言詞辯論,依同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二項之規定,視為同意,是原告所為之訴之追加應予准許,核先敘明。
  肆、原告主張本件委託七O公司運送貨物,自臺灣運至利比亞的黎波里港,裝船日為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五日,惟貨物遲至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運抵目的地後經受貨人提領,其受有遲延損害之情,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是原告之請求有無理由,應以其所主張之訴訟標的審酌有無理由。
  伍、運送契約部分:
  一、原告依運送契約請求被告賠償(九十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言詞辯論筆錄),於被告抗辯原告僅是運送承攬人後,原告始於自認其是運送承攬人(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言詞辯論筆錄),是原告主張之運送契約,其非運送人堪予認定。
  二、本件運送契約之受貨人MANGACOMPANYFORFXPORT&IMPORT公司九十一年十月十五日受領貨物為被告所不爭執。又MANGACOMPANYFORFXPORT&IMPORT公司於九十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出具授權人授權原告解決貨櫃相關事宜,而被告抗辯MANGACOMPANYFORFXPORT&IMPORT公司並無債權讓與之意思表示。查MANGACOMPANYFORFXPORT&IMPORT公司所出具之授權書係載明「本公司謹此授權喜O洋國際有限公司代理委託人MANGACOMPANYFORFXPORT&IMPORT解決貨櫃之相關事宜(貨櫃編號:IRSU00000000x20,提單號碼:TATRI001)並安排交貨」,足見MANGACOMPANYFORFXPORT&IMPORT公司所授權予原告之權利,係為運送貨物交貨事宜之授權,而非將因運送遲延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讓與原告,是原告未取得受貨人之賠償請求權亦堪認定。
  三、從而,原告既非運送契約之當事人,亦未受權利讓與,其依運送契約請求自屬無據。
  陸、運送承攬契約部分:原告為本件運送契約之承攬運送人為兩造所不爭執,而「稱承攬運送人者,謂以自己之名義,為他人之計算,使運送人運送物品而受報酬為營業之人。」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是運送承攬契約之當事人係委託人與運送承攬人,就運送承攬人與運送人間,非得以運送承攬運送契約規範權利義務。是原告以運送承攬契約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即屬無據。
  柒、從而原告主張請求之法律關係,無論係運送契約或運送承攬契約均無理由,又原告既非運送契約當事人,亦與被告無運送承攬契約,是原告非可得主張之權利人,自非可適用民法總則施行法第十五條請求被告負連帶責任。則原告之訴應予駁回。原告受敗訴判決,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據,應併予駁回。
  捌、因本案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均毋庸再予審酌,附此敘明。
  玖、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十二月三十一 日
民事第四庭法官洪于智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一年 十二月三十一 日
法院書記官林 佳 蘋


回分類〉〉回頁首〉〉

2-2-17-2.【裁判字號】91,簡上,221【裁判日期】920312【裁判案由】清償債務 §660.2 §661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一年度簡上字第二二一號】
上 訴 人 塑O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丁OO
被上訴人  洋O海運承攬運送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乙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清償債務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五月三日本院高雄簡易庭九十一年度雄簡字第六九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於民國九十年四月間委託伊承攬運送兩只四十呎貨櫃之貨物,由荷蘭至中國上海,該批貨物於同年五月二十三日抵達上海後,因上訴人未能即時歸還該兩只貨櫃,屢經催告後,迄同年八月十四日始將之歸還船公司,該段期間,除前十天免費外,自六月三日起至八月十四日止,陸續發生之租櫃費用為第十一天起至第二十天,以每櫃每日十元美金計價,第二十一天起至第四十天每日以二十元美金計價,第四十一天之後,每日以四十元美金計價,共計新台幣(下同)十五萬三千九百三十四元,已由伊先行墊付,爰求為上訴人應給付十五萬三千九百三十四元,及自支付命令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二、上訴人則以:兩造間並無任何委任或契約關係,伊係委託訴外人士盟國際貨運有限公司(下稱士盟公司)運送並租櫃,又依士盟公司向伊上海分公司人員表示租櫃費用每日應為美金五元等語,資為抗辯。   三、兩造聲明:一、上訴聲明:(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駁回。二、答辯聲明:請求駁回上訴。
  四、被上訴人主張之事實,業據提出載貨證券一紙、運費單據二張、發票聯、集裝箱存放申請單、收費標準各一紙及傳真十紙為證,上訴人則以前揭情詞置辯。是本件應審酌之兩造爭點乃:(一)被上訴人是否為契約當事人?(二)上訴人逾期歸還貨櫃之租櫃費用應如何計算?茲將本院判斷意見分述如下:
  (一)按稱承攬運送人者,謂以自己之名義,為他人計算,使運送人運送物品而受報酬為營業之人,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定有明文。經查,被上訴人主張士盟公司與伊屬於同一關係事業集團,士盟公司為航空貨運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伊則為海運承攬運送股份有限公司,本件貨物係以海運貨櫃方式運送等情,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並有被上訴人提出之載貨證券及名片各一紙附卷可稽(見原審卷第六頁及本院卷),又本件貨物運送之報關費用四萬八千八百六十二元(含稅),係上訴人簽發以被上訴人名義為受款人之支票付款清償,由被上訴人開立三聯式統一發票交付上訴人收執,亦有上訴人提出之三聯式統一發票及支票影本在卷可憑,足見,上訴人係委託被上訴人以其名義,使運送人代為運送貨物至上海,堪以認定。是被上訴人主張其為承攬運送契約之當事人,堪信為真實。上訴人否認被上訴人為契約當事人,即無可採。
  (二)又按承攬運送,除本節有規定外,準用關於行紀之規定;行紀,除本節有規定者外,適用關於委任之規定。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支出之必要費用,委任人應償還之,並付自支出時起之利息,此為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二項、第五百七十七條及第五百四十六條所規定。經查,兩造間確有承攬運送契約關係存在,已如前述,又本件貨櫃依約於五月二十三日運抵上海後,係因上訴人之上海辦事處員工遲未將貨物卸下,致船公司無法拖回貨櫃,迄八月十四日始歸還等情,並為上訴人自承在卷(見原審卷第四六、第五七頁及本院九十二年二月二十六日言詞辯論筆錄),足見,本件租櫃費用係因上訴人逾期歸還貨櫃所產生,自應由上訴人自行負擔。被上訴人以其名義代上訴人向三O(中國)有限公司(下稱三O公司)租用貨櫃,並代為清償所生費用,即屬於墊款之支出,而關於承攬運送人請求返還墊款之法律依據,因於承攬運送及行紀均無明文規定,依前開說明,被上訴人自可適用委任之規定請求上訴人返還該租櫃費用。
  (三)再查,被上訴人係依三O公司集裝箱超期使用費標準計算:即四十呎貨櫃干貨箱,前十天為免費,第十一天起至二十天,第二十一天起至第四十天,及第四十一天起,依序每日以美金十元、二十元及四十元計價,租櫃期間為九十年六月三日起至八月十四日止,總計租櫃費用為人民幣三萬七千六百三十二元,以當時匯率折合新台幣即為十五萬三千九百三十四元,此有三O公司之集裝箱超期使用費標準表及發票聯附卷可參(見原審卷第九及十一頁)。至上訴人辯稱士盟公司人員通知租櫃係以每日五元美金計價租櫃費用,惟為被上訴人所否認,此外復未能舉證以實其說,其所辯自不足採。是本件租櫃費用應以被上訴人主張之上開金額計算。
  五、綜上所述,兩造間有承攬運送之契約關係存在,上訴人未依約於貨物運送抵達後歸還貨櫃,致被上訴人因而墊付上開租櫃費用,上訴人自應返還之。從而,被上訴人依委任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返還墊付之租櫃費用,及自支付命令送達翌日即九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即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於法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經審酌後認對本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駁,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二年 三 月 十二日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官
法 官
法 官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九十二年 三 月 十二日
法院書記官 歐文政


回分類〉〉回頁首〉〉

2-2-17-3.【裁判字號】92,訴,2193【裁判日期】9401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0 §661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訴字第二一九三號】
原  告  山O工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王能幸律師
被 告   飛O國際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常照倫律師
複 代理人 莊惠祺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四年一月十一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其於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三日填具「飛龍臺灣=大陸海空快遞」託運單,委託被告運送「機械零件:綜絲四十九箱,二十四件,重量一O一四公斤」(下稱系爭貨物)至中國吳江市盛澤鎮,交付在該處之收件人曾維民收受,被告就系爭貨物負有代辦申請批文及合法報關之義務。詎被告於系爭貨物運送過程中,疏未注意,不慎將該批貨物遺失,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六十一條及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被告應就系爭貨物在交付目的地之價值新臺幣(下同)一百二十九萬零五百六十元,對原告負賠償責任,爰依前揭法律規定提起本件訴訟,並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一百二十九萬零五百六十元,及自其於九十二年十月一日提出之起訴狀送達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抗辯:兩造就系爭貨物曾簽訂名為「飛龍海空快遞託運委託書」之運送契約,原告於簽約前,考量系爭貨物如循由被告代為報關出口之程序運送,成本較高且曠日費時,遂決定委託被告以較為節省時間與費用、不經出口報關程序之小三通模式運送,並與原告約明:倘系爭貨物於被告運送過程中發生遺失、卡關等情形時,原告如於出貨前付清運費,被告即賠償二倍運費;惟若原告尚未支付運費,被告則賠償等值運費,是上開運送方式及契約條款既係原告出於自願而決定及與被告約定,難認有何不利於原告之處,故兩造就系爭貨物所訂運送契約,並無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各款所定對原告顯失公平之情形,自屬有效。又兩造就系爭貨物所訂運送契約,並未約定被告負有代理原告申請批文及報關之義務,且系爭貨物係因原告未依法繳稅報關,致系爭貨物運至中國福建省福清海關時遭卡關沒收,原告復未支付運費予被告,被告依兩造前揭約定,僅須賠償原告等值運費即四萬零五百六十元,是原告請求被告為如其聲明所示之給付,逾上開數額部分,殊屬無據,並聲明:駁回原告之訴;願供擔保,請准免予宣告假執行。
  三、原告主張:其於民國九十一年四月三日填具「飛龍臺灣=大陸海空快遞」託運單,委託被告運送系爭貨物至中國吳江市盛澤鎮,應交付在該處之收件人曾維民收受等情,業據其提出「飛龍臺灣=大陸海空快遞」託運單及零件出貨單各一紙為證,且為被告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
  四、原告另主張:系爭貨物係因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於運送過程中遺失,被告應依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六十一條及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對原告因貨物遺失所受損害負賠償責任等語,為被告所否認,並以前揭情詞置辯,從而本件應予審究者,厥為:系爭貨物是否因被告之疏失而於運送途中遺失?若是,被告應否依上述條文規定,對原告負賠償責任?茲論究如下:
  (一)關於系爭貨物究如原告所主張,係因可歸責於原告之事由而遺失,或如被告所抗辯:係因原告未依法繳稅報關,於運送至中國福建省福清海關時遭卡關沒收,兩造爭執甚烈。經查,證人王O福於本院九十三年十月十二日言詞辯論期日到庭結證稱:伊係富捷企業有限公司之負責人,在臺北從事海運運輸業,被告於九十一年四月間曾委託伊運送一批包裝上記載貨物名稱為「五金零件」之機械零件至中國福州,這批貨物並沒有順利送到目的地,伊係循小三通之模式,將該批貨物自臺北出貨至基隆,次由基隆運到馬祖,再由馬祖進入中國,但該批貨物在中國海關被卡住。以小三通模式運送之貨物都有被卡關之風險,因自臺灣運至中國時,是由中國的船幫忙接運,故未經出口報關程序,申報貨物品名。中國海關嗣後曾拍賣這批貨物,並已由他人買受。伊曾通知被告公司,並依伊與被告公司間之約定,賠償運送該批貨物之二倍運費予被告,以彌補被告因貨物被卡關所受損害等情;核與證人即前被告公司員工陳瑞池於本院九十三年十一月十六日言詞辯論期日到庭結證稱:原告是委託被告依小三通之模式運送系爭貨物至中國;系爭貨物因為卡關,故並未順利運送至目的地由收件人領取等語,就系爭貨物之運送係採所謂小三通模式,及該批貨物係在中國海關遭卡關等情節之證述均屬一致,且證人王O福與兩造均無僱傭關係,證人陳瑞池於作證時業已未受被告僱用,則其二人在具結後所為前揭證言,應堪採信,原告並未能具體指明該二證人之證述內容有何不實之處,徒以被告未就系爭貨物遭中國海關扣留一事,提出中國官方出具之書面證據,及證人陳瑞池前曾為被告之受僱人為由,否認其等證言之真實性,自非可採。由上述二證人之證詞可知,系爭貨物係被告受原告委託,循小三通模式,自臺灣運送至中國途中,遭中國海關扣留,原告主張系爭貨物係因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而遺失等語,即與事實不符。
  (二)次按稱承攬運送人者,謂以自己名義,為他人之計算,使運送人運送物品而受報酬為營業之人;承攬運送人,對於託運物品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能證明其於物品之接收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在目的地之交付,及其他與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未怠於注意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及第六百六十一分別定有明文;由上述條文可知,承攬運送契約為有償,承攬運送人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使他人為運送。不僅就物品之接收、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在目的地之交付,即就其他與運送有關之事項,如適當的選擇運送之時期,對於運送人為適當之指示等均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為之。由證人王O福前揭證言可知,被告係受原告之委託,以被告自己之名義,委託該證人經營之富捷企業有限公司運送系爭貨物,故被告應為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一項所定之承攬運送人,原告據以請求被告賠償之同法第六百三十四條,係在規範自行運送物品或旅客為營業而受運費之人就運送物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之責任,對於為承攬運送人之被告並無適用,此應先予敘明。原告雖另主張:被告就系爭貨物未依兩造所訂契約,為原告代辦申請批文及合法報關,就該貨物未能送達收件人,自應負賠償責任,並提出其針對載有「飛龍快遞,專業代客申請批文,合法報關,安全百分百」等文字之廣告看板所拍攝之照片二幀為證,被告對該廣告看板係其公司所樹立一事固不諱言,惟抗辯:該廣告看板僅係作為業務宣傳之用,被告有無代理原告申請批文及報關之義務,仍應依兩造就系爭貨物之運送所訂契約約定為據,原告既選擇以不委託被告報關之小三通模式運送系爭貨物,則依該廣告看板之內容,被告自無法保證系爭貨物得以安全送達收件人等語。
  查系爭貨物係因原告委託被告依循小三通模式運送,在中國海關被卡關沒收,依小三通模式運送貨物至中國,因為不經出口報關程序,有遺失或卡關之風險等情,業據證人王O福證述於前,再參諸證人陳瑞池於本院前揭言詞辯論期日另證陳:依小三通模式運送貨物至中國,因為不報關,會產生遺失和卡關風險;被告於與原告訂約運送系爭貨物前,曾將所有可行之運送方式告知原告,原告認為報關之方式所需費用較高且時間較久,故決定採用較為快速且便宜的小三通模式等語,足見依所謂小三通模式運送貨物,因未經正式之出口報關程序,容易產生貨物遭中國海關沒收之風險,原告既在聽取被告說明系爭貨物可能之運送方式後,為求以低廉成本迅速將系爭貨物運送至中國,始委由被告依小三通模式運送,則其自應承受該種運送方式可能肇致之卡關風險,至於上開廣告看板,應係被告對於有運送貨物之中國需要之不特定多數人所為要約之引誘,無從僅憑其內容即推論兩造就系爭貨物之運送,確曾約定被告須代原告辦理出口報關手續,而系爭貨物乃原告自行選擇依循不經報關之小三通模式運送,已如前述,顯見被告依兩造就該批貨物所訂承攬運送契約,並不負有代原告辦理出口報關手續之義務,原告以被告未踐行報關程序,主張被告就系爭貨物無法依約送達收件人有所疏失,尚無足取。系爭貨物既係因遭中國海關沒收而無法送交在中國之收件人收受,自難因而即認被告就系爭貨物之承攬運送契約,有何未盡善良管理人注意之過咎。此外,被告於接收保管、選定運送人等有關系爭貨物之承攬運送事項,復無怠於盡善良管理人注意之情形,則原告主張被告應依上開二條文規定,依該批貨物應交付目的地之價值所計算之損害賠償額,即非有據。
  五、綜上所述,原告委託被告承攬運送之系爭貨物,係因不可歸責於被告之事由,遭中國海關扣留,被告就該貨物之接收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及其他與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並未怠於注意,則原告依據民法第六百六十一及第六百六十五條準用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請求被告賠償系爭貨物在交付目的地之價值一百二十九萬零五百六十元,及自被告收受其於九十二年十月一日提出之起訴狀繕本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部分,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因訴之駁回而失所附麗,應併駁回。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對曾否就系爭貨物之運送,訂有「飛龍海空快遞託運委託書」,又該委託書是否係依照被告單方面預定用於同類契約之條款而訂定,對原告有無顯失公平,而應依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之一規定認為無效等爭點,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經核均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分別斟酌論述,附此敘明。
  八、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 華 民 國九十四年 一 月二十八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一庭
法 官 鍾啟煒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四年 一 月三十一日
法院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7-4.【裁判字號】92,海商,9【裁判日期】930210【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1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海商字第九號】
原  告   高O國際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謝易達律師
被  告   全O運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林昇格律師
複 代理人  高宏文律師
參 加 人  沛O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王堉苓
  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一月十三日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陸拾捌萬肆仟参佰肆拾元,及自民國九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參加費用由參加人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貳拾参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以新台幣陸拾捌萬肆仟参佰肆拾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壹、聲明:如主文第一項所示,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陳述:
  一、原告自香港進口一批電腦連接器(下稱系爭貨物),價值新台幣(下同)六十八萬四千三百四十元,並於民國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委託被告承攬運送至基隆,原訂九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抵達基隆報關,再交付予原告,此有提單乙紙可稽。詎被告於九十二年元月三日乃函知原告上開貨物已發生毀損,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規定,被告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二、對被告抗辯所為之陳述:
  (一)按是否盡選任之注意,不以運送人營運久、暫為據,而應以該運送人管理之良窳為憑,蓋百年老店,亦有因管理不善而倒閉者。又所謂運送人之選任,非僅指運送人之管理能力,尚應包括承攬運送人於交付託運物品時,有無就物品性質向運送人為告知,以促運送人注意,否則即難謂於選任上未怠於注意。本件固因沛O公司所承運他人之貨物中,有未申報之電池發生火損而導致火災,惟既有未申報之物品,則實際裝載之體積必大於申報之體積,沛O公司以其二十年之營運經驗何以未發現?足見其管理能力顯然不足。又被告明知系爭貨物需與他人之物品併櫃運送,自應告知沛O公司勿與其他危險物品併裝,本件被告既未告知上開事項,其於選任運送人顯有怠於注意,而應負賠償責任。
  (二)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之規定,被告原則上須負賠償責任,倘被告主張以但書之規定免責,自應由其就免責之事由負舉證責任。又依被告所提出之公證報告記載,訴外人WU&WOOINTERNATIONALCO.LTD(下稱WWI公司)所託運之電容器及電池裝艙時未詳實申報,顯見託運之書面資料與實際託運並不相符,則沛O公司無論是運送人或承攬運送人,其管理能力顯然有欠缺,被告即不能脫免其選任上怠於注意之責任。
  (三)損害賠償額之計算:所謂「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即為交付時目的地之實際交易價值,而商業發票所載價值乃商業上實際交易價值之憑據。本件原告雖僅以商業發票所載之價值為請求,然該價值遠低於交付時目的地之實際交易價值,此觀原告提出之交易訂單、統一發票及交易明細表即明。況公證報告亦估算原告貨物受損狀況,損害金額為六十八萬四千三百四十元,此亦足堪為鈞院審酌損害額之參考。
  參、證據:提出提單、通知單、律師函、索賠函、商業發票、進口報單、海關申報稅額成本價與實際銷售價格對照表一份、交易訂單、統一發票及交易明細表為證。
乙、被告方面:
  壹、聲明:原告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貳、陳述:
  一、被告係本件運送之承攬運送人,並委由沛O公司為運送事宜,而沛O公司為一國際上聲譽卓著之公司,於海運及空運上,已有二十年之豐富經驗,並在許多國家均設有辦事處,足以勝任本件貨物之運送,且原告亦未反對被告之安排,足見被告於選定運送人方面並無過失。又沛O公司縱非實際之運送人,而係總承攬運送人,並將系爭貨物再委由參加人LONGROW公司運送,但此並不影響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但書之適用。
  二、系爭貨物之所以因悶燒而受損,係因同一貨櫃內之電池發生火損現象而導致火災。又電池屬危險物品,依民法第六百三十一條規定,託運人有向運送人申報、告知之義務,惟該託運人於電容器及電池裝艙時並未詳實申報,直至靠港前才向沛O公司提出申報及保證。因此,本件貨損係其他託運人之過失所致,非身為承攬運送人之被告所能掌握,而被告既已對於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但書規定,被告就系爭貨物之毀損自可免責。
  三、退步言之,縱被告就本件貨損應負賠償責任,原告就賠償金額之計算亦不合理。蓋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準用第六百三十八條規定,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額應以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而此項價值應以運送物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實際價值為準,而非貨物出口價格或離岸價格,故原告以商業發票上之價額作為目的地價值之依據,洵非可採。
  參、證據:提出公證報告、提單、到貨通知書、LONGROW公司之通知函、LONGROW公司之簡介為證。
  丙、參加人方面:
  壹、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貳、陳述:
  一、被告係委託沛O集團來運送。
  二、其餘陳述與被告同。
理  由
  壹、原告主張:原告自香港進口系爭貨物,價值六十八萬四千三百四十元,並於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委託被告承攬運送至基隆,原訂九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抵達基隆報關,再交付予原告。詎被告於九十二年元月三日乃函知原告上開貨物已發生毀損,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規定,被告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等語。
  貳、被告及參加人均辯稱:被告所選定之運送人沛O公司,為一國際上聲譽卓著之公司,於海運及空運上,已有二十年之豐富經驗,且原告亦未反對被告之安排,足見被告於選定運送人方面並無過失。又系爭貨物之所以悶燒受損,係因同一貨櫃內之電池發生火損現象而導致火災,而該電池之託運人並未依民法第六百三十一條規定向運送人為詳實申報。因此,本件貨損係由於其他託運人之過失所致,非身為承攬運送人之被告所能掌握,而被告既已對於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但書規定,被告就系爭貨物之毀損自可免責。退步言之,縱被告就本件貨損應負賠償責任,惟原告亦未舉證證明系爭貨物於目的地之價值,而逕以商業發票上之價額作為目的地市價之依據,洵非可採等語。
  參、經查,原告自香港進口系爭貨物,並於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委託被告承攬運送至基隆,被告則再委由沛O公司為運送事宜,原訂九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抵達基隆報關,再交付予原告。嗣被告於九十二年元月三日乃函知原告上開貨物已發生毀損。又承運系爭貨物之SAWTV-0256N貨輪於九十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晚間自香港抵達基隆港,約莫二十五日凌晨四時許,船員發現置放系爭貨物、櫃號HFMU0000000號之貨櫃,由櫃內冒煙起火,經船方人員及時於櫃前鑿開一平方公尺破洞並以海水加以灌救後撲滅。而系爭貨物放置於貨櫃最前方,該處正為船方滅火時澆灌海水處。檢視貨物部分紙箱破裂水濕,內品亦水濕污損,部分因高熱碳化焦黑。復依據貨櫃內部損失情況研判,起火點疑似位於距櫃門七。一公尺、櫃頂一。七公尺處,該處為訴外人鵬昌公司所屬之連接器、衛斯興業公司所屬PVC布捲、WWI公司所屬電容器之所在。而系爭貨物即放置於後,另櫃門附近一批三號電池亦有焦黑碳化現象,可能為另一起火點。再者,立O通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立O公司)承攬WWI公司所有之電容器、電池裝艙時並未詳實申報,直至靠港前才向沛O公司提出申報及保證。又電池屬危險物品,且本件貨櫃內之電池亦有火損現象,惟確切責任歸屬仍待警方進一步確認等情,有原告提出之提單、通知單及被告提出之提單、到貨通知書、LONGROW公司之通知函、LONGROW公司簡介在卷可稽,自堪信為真實。至原告主張被告應負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前段規定之賠償責任一節,則為被告及參加人所否認,並以前詞為辯。是以,本件之爭點為系爭貨物發生毀損可否歸責被告?及原告得請求之損害額為何?茲分述如下:
  一、按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於發航前及發航時,對於貨艙、冷藏室及其他供載運貨物部分適合於受載、運送與保存之事項,應為必要之注意及措置;又運送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載、卸載、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應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海商法第六十二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六十三條定有明文。次按關於運送人之責任,只須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情事,經託運人或受貨人證明屬實,而運送人未能證明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之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之過失所致者,則不問其喪失、毀損或遲到之原因是否為可歸責於運送人之事由,運送人均應負法律上或契約上之責任,最高法院四十九年台上字第七一三號判例足資參照。查如前所述,立O公司委託沛O公司運送WWI公司所有之電容器、電池,雖於裝艙時未詳實申報,但於貨輪停靠基隆港前已向沛O公司提出申報並保證,因此,沛O公司若認貨櫃內之電容器、電池屬危險物品,於貨輪抵達基隆港後自可為防範措施,惟沛O公司並未為任何防範措施,自難再以立O公司未詳實申報為由主張免責。何況,上開公證報告僅是初步判斷起火點在何處,並未直接說明導致火災之原因,且就確切責任之歸屬仍有所保留,故難以上開公證報告即認定沛O公司應予免責。此外,被告或沛O公司復未舉他證證明沛O公司於運送途中已盡其保管、運送、看守義務。是以,沛O公司自應就系爭貨物之毀損負賠償責任。
  二、再按承攬運送人,對於託運物品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能證明其於物品之接收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在目的地之交付,及其他與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未怠於注意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六十一定有明文。又承攬運送人對於託運物品之喪失,能證明其於物品之接收、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在目的地之交付及其他與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未怠於注意者,固不負責任。但承攬運送人係以自己之名義,為委託人之計算,使運送人運送物品,依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二項準用同法第五百七十八條之規定,對於運送人自得行使權利,故運送人於運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二項、第五百七十七條、第五百四十一條之規定,承攬運送人自應向運送人行使其請求權,將其所受領之賠償物交付委託人,或將其損害賠償請求權移轉於委託人,方可免其責任,最高法院二十一年上字第八七號著有判例甚明。查被告為承攬運送人,並選定沛O公司為運送人,而沛O公司就系爭貨物之毀損應負賠償責任,業如前述。揆諸前揭說明,被告在向運送人即沛O公司行使其請求權,將其所受領之賠償物交付委託人即原告,或將其損害賠償請求權移轉予原告前,被告仍不可以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但書規定主張免責。是以,縱被告辯稱其對於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已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一節屬實,亦無從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規定免責。
  三、復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又前開規定於承攬運送準用之,並為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所明定。查系爭貨物之目的地為我國基隆,此觀提單上之目的地欄記載可明。又原告進口系爭貨物之成本價為六十八萬四千三百四十元,有商業發票、進口報單在卷足憑。而原告進口系爭貨物所申報之單價均比其實際銷售之單價為低,亦有海關申報稅額成本價與實際銷售價格對照表一份、交易訂單、統一發票及交易明細表附卷可參,再參以原告所陳報之損害額係其進口之成本價,並以之作為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之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核諸該成本價尚未計入進口稅,且一般進貨成本均較市價為低等情,應認原告以進口之成本價作為目的地市價,尚屬合理。是被告及參加人抗辯原告未舉證證明系爭貨物之價值云云,並無足採。
  肆、綜上所述,本件被告既未向運送人即沛O公司行使損害賠償請求權,並將其所受領之賠償物交付原告,或將其損害賠償請求權移轉予原告,則被告就系爭貨物之毀損自應負賠償責任。從而,原告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前段規定請求被告給付六十八萬四千三百四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九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伍、假執行之宣告: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均與規定相符,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宣告。
  陸、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未經援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自無逐一詳予論駁之必要,併此敘明。
  柒、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八十六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二 月 十 日
民事第五庭法官 林秀圓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二 月 十 日
法院書記官 林蓮女
附錄
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二
  法院得宣告非經原告預供擔保,不得為假執行。
  法院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宣告被告預供擔保,或將請求標的物提存而免為假執行。
  依前項規定預供擔保或提存而免為假執行,應於執行標的物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為之。


回分類〉〉回頁首〉〉

2-2-17-5.【裁判字號】89,訴,4020【裁判日期】900223【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1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八十九年度訴字第四O二O號】
原  告  千O交通器材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被  告  作O資訊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住.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壹佰貳拾玖萬陸仟捌佰柒拾壹元及自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肆拾参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除假執行擔保金額外,如主文第一項所示。
  二、陳述:原告於民國八十七年六月間委任被告將原告生產之價值新台幣(下同)一百二十九萬六千八百七十一元之避震器一批運至中國大陸。兩造約定被告負責運送該零件之交通工具,原告則給付報關及運送等費用與被告,被告應於八十七年七月三十日前將該批貨物運送至原告指定之地點。原告已給付所需費用與被告,惟該批貨物遲未運至原告指定之地點,原告嗣於八十九年二月間發函通知被告要求其說明該批貨物為何未依約運至。被告固再度推說,該批貨物遭中國海關扣押,惟無法舉證證明中國海關扣押該批貨物情事,足見該批貨物應已毀損、滅失,為此原告爰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規定,請求原告賠償相當於該批貨物價值之金額。
  三、證據:提出出口數量表及存證信函影本各一件。
乙、被告方面: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或陳述。
理 由
  一、本件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各款所列情形,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本件原告主張之事實,業據其提出之出口數量表及存證信函等件為證,被告經合法通知,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爭執,復不提出書狀答辯以供本院斟酌,應認為原告主張之上開事實,堪信為真正。
  三、按承攬運送人,對於託運物品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能證明其於物品之接收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在目的地之交付,及其他與承攬運送有關之事項,未怠於注意者,不在此限,民法第六百六十一定有明文。原告主張其委託被告將原告生產之價值一百二十九萬六千八百七十一元之避震器一批運至中國大陸,被告應於八十七年七月三十日前將該批貨物運送至原告指定之地點,詎該批貨物遲未運至原告指定之地點,被告固聲稱該批貨物遭中國海關扣押,惟無法舉證證明之,是該批貨物應已毀損、滅失等事實。既如前述,揆諸前揭說明,原告依據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賠償託運貨物喪失之損害,即被告應賠償一百二十九萬六千八百七十一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即八十九年十二月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四、原告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宣告假執行,核無不合,爰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 准許。
  五、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 年 二 月二十三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第一庭
法 官 林洲富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 年 二 月二十三日
法院書記官


回分類〉〉回頁首〉〉

2-2-17-6.【裁判字號】92,海商,16【裁判日期】930528【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2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海商字第一六號】
原   告 新O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丁OO
王淑琍律師
被   告 東O海運承攬運送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戊OO
景熙焱律師
複 代理人 甲OO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原告與被告訂有承攬運送契約,約定由被告將原告二只貨櫃之二手電腦(下稱系爭貨物)於民國九十二年一月三十日由基隆港出口並於同年二月十九日運至巴基斯坦之喀拉茲港交貨,然被告就該貨物運送並未交付各項文件及提單與原告,雖經原告多次詢問被告仍遲未交付,致系爭貨物之買受人因無法於喀拉茲港持提單等文件領貨而不向原告承購系爭貨物,且系爭貨物亦因滯留喀拉茲港無人提領而遭當地海關沒入充公。原告因被告債務不履行而喪失系爭貨物所有權及相關交易成本損失等共計新台幣(下同)一百六十一萬五千零三十三元,並先請求其中一百十九萬一千五百零五元等情。並聲明:(一)被告應給付原告一百十九萬一千五百零五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次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依原告之報關行傳真予被告作為製作提單之文件中所載可知,系爭貨物之運費支付方式係採「運費先付(Freight Prepaid)」,且該提單初稿被告曾傳真予原告確認無誤,故系爭運送契約就運費之支付即採運費先付無疑,因此原告須先行給付運費,被告始須交付系爭貨物之相關單據。原告雖稱系爭貨物係以FOB之交易條件買賣,故原告無支付運費之義務,惟此係買賣契約雙方間之交易條件,對於非買賣契約當事人之被告自不生拘束。原告另稱被告拒絕配合第三人SUFY TRADING COMPANY(下稱蘇O公司)就系爭運費所欲為之清償,惟被告未曾收受原告所述九十二年三月十八日之傳真函,且被告實際上亦願配合蘇O公司辦理運費清償事宜,惟因原告拒絕出具書狀同意辦理變更受貨人為第三人蘇O公司,致第三人蘇O公司未能清償系爭運費,則系爭運費既未受清償且原告尚有其他費用積欠被告未付,被告自不須交付提領系爭貨物之憑證,亦無須交付系爭貨物等語為辯。並聲明如主文所示。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一)兩造就系爭貨物曾於九十二年一月間成立承攬運送契約。
  (二)原告未給付系爭貨物之運費。
  (三)被告未交付原告可以提領系爭貨物之憑證,亦未交付系爭貨物予原告指定之人。
  四、爭點:原告有無繳納系爭貨物運費之義務?及被告得否以原告未繳納運費為理由拒絕交付系爭貨物憑證併拒絕交付系爭貨物?
  五、得心證之理由:
  (一)原告雖主張系爭承攬運送契約之付款方式為「貨到付款」,惟既為被告所否認,原告復無法舉證以實其說,應認原告就系爭承攬運送契約有給付運費之義務。至於原告雖以其與他人之國際貿易買賣條件(FOB)主張其無交付運費之義務,惟基於債之相對性原則,此買賣交易條件之效力,僅及於原告與買受系爭貨物之第三人,尚不及於非當事人之被告(最高法院七十七年台上字第二五三五號判決意旨參照),原告自不得執上開條件主張系爭承攬運送契約之付款方式為「貨到付款」。
  (二)另民法第六百四十七條第一項、六百六十二既分別規定,運送人或承攬運送人為保留運費或其報酬,得對其所運送之貨物行使留置權,則託運人於依約結清運費或報酬前,其即無權命運送人或承攬運送人將運送物品送交其所指定之人,否則上述二條規定即同具文,運送人或承攬運送人之權利亦無從確保,準此,原告主張系爭運送應準用行紀及適用委任之規定,並認被告不得行使留置權云云,顯與前述規定不同,而無足採。
  (三)原告另主張其曾於九十二年三月十八日發傳真函(見本院卷第一八三頁)通知被告同意被告公司關於修改受貨人之建議,被告應向利害關係第三人收取運費並交付系爭貨物之一部云云,惟上開傳真函既無被告簽認之字樣,且無被告針對該傳真函所為之覆函,更為被告所否認,原告即應舉證證明上開傳真函之真正,然截至言詞辯論終結時止,原告仍無法舉證,本院即難僅憑原告所單方製作之傳真函即認被告已同意不向原告收取系爭運費。
  (四)至原告主張利害關係第三人蘇O公司曾要求支付系爭運費之一部以取得系爭貨物之一部分,惟遭被告拒絕云云,然查:依蘇O公司於九十二年三月二十日傳真予原告公司之傳真函(見本院卷第二O九頁)所示,蘇O公司係要求原告自其已支付之價金中支付運費予被告,則依上述傳真函,亦可知悉系爭運送,自始至終均由原告與被告約定由原告支付系爭運費,否則蘇O公司實無發出上述傳真函請原告支付之必要。依此,被告於原告依約支付系爭運費前,其為確保自身之報酬,自得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二之規定,拒絕交付系爭貨物。此外,若蘇O公司果欲即時清償系爭運費,其實無另行發上述傳真函請原告付款予被告之可能;更何況自被告之立場而言,收取系爭運費乃其與原告訂定系爭承攬運送契約之最終目的,若蘇O公司果欲即時清償系爭運費之一部以換取提領系爭貨物之一部,衡情被告實無反對以免其可能遭受原告本件損害賠償請求風險之理,是原告所稱被告拒絕第三人蘇O公司清償一部分之運費云云,委不足取。至於原告未依約支付運費予被告並致系爭貨物無法交予利害關係第三人蘇O公司等人,乃係原告就系爭運費之數額為爭執(原告爭執被告虛列費用,見本院卷第二七O頁反面原告之辯論意旨狀)所造成,實與被告無涉,就系爭承攬運送契約而言,被告並未違反任何義務而無何可歸責性。是以,被告拒絕交付系爭貨物及可提領系爭貨物之憑證,即無何債務不履行之情事,原告援引民法第六百三十四條、第六百六十一條、第二百二十七條及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一等關於債務不履行之規定請求損害賠償,並非可採。
  (五)再關於原告主張被告留置系爭貨物過當致造成原告蒙受大於應付運費之損害部分,原告雖以民法第一百四十八條之規定為據,惟查:原告並無法舉證證明被告有何較佳之方式可以取代將系爭貨物卸存於喀拉茲港,原告自不可單憑被告將系爭貨物卸存於喀拉茲港之事實,即主張被告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二之規定行使權利過當,應併敘明。
  (六)綜上所述,系爭貨物留置於喀拉茲港並造成原告所稱之損害,顯然係原告未支付系爭運費單方違約所造成,被告並未違反系爭承攬運送契約,是以,原告起訴請求被告賠償其損害中之一百十九萬一千五百零五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其訴既經駁回,則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附,應併駁回。
  六、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五 月二十八日
民事第六庭法官  詹駿鴻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五 月二十八日
書記官  官碧玲


回分類〉〉回頁首〉〉

2-2-17-7.【裁判字號】93,上更(一),15【裁判日期】930720【裁判案由】給付運費 §663 §664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判決【九十三年度上更(一)字第一五號】
上 訴 人 仁O塑膠實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丙OO
被 上訴人 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OO
訴訟代理人 程學文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運費事件,上訴人對於民國九十年三月六日臺灣台中地方法院八十九年度訴字第二六七一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第一次發回更審,本院於九十三年七月六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及發回前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 實
  一、本件被上訴人於原審審理時,於八十九年九月十一日所具民事準備書狀雖表明係基於委任之法律關係而為請求,嗣於本院前審審理時,主張本件被上訴人係本於委任、運送及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而為請求,為訴之追加,雖上訴人表示不同意被上訴人為訴之追加,但因此部分亦係基於系爭貨物運送所生之爭訟,其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核與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但書、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規定相符,自無庸得上訴人之同意即得為追加,合先敘明。
  二、本件被上訴人於原審起訴主張:上訴人於八十九年一、二月間,經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持上訴人所有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上訴人公司印章之個案委任書交付被上訴人使用,以上訴人名義委託被上訴人就旅行箱之組合材料等物品代為辦理其報關出口及空運至多明尼加,合計八筆,嗣由上訴人在出關之文件上蓋其公司之印章,被上訴人皆已完成出口,並將空運提單及載有上訴人公司營利事業統一編號00000000號之統一發票交付上訴人,且由上訴人持該統一發票向稅捐機關申報稅捐,上訴人應付被上訴人之運費、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含營業稅)共貳佰參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因上訴人拒不給付,爰基於委任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上開款項,嗣於本院前審則追加主張係本於委任、運送及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而為請求,並稱空運提單上記載運費為「預付」,但並非載運費「已付」,被上訴人否認上訴人運費已付,上訴人對「運費預付」曲解為「運費已付」與事實不合,且上訴人既與航空公司間未直接委託航空公司空運,乃係透過被上訴人承攬運送,何來運費預付與航空公司,該項運費預付係航空公司與承攬運送人即上訴人間之約定,並非兩造間之約定,更非被上訴人與航空公司之約定,至於上訴人是否出名協助其客戶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因屬其雙方內部之關係,非被上訴人所能知悉,亦非被上訴人所能過問,不論其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間之約定如何,均不能拘束被上訴人等語。
  三、上訴人對於八十九年一、二月間,經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持上訴人所有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上訴人公司印章之個案委任書交付被上訴人使用,以上訴人名義委託被上訴人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嗣由上訴人在出關之文件上蓋其公司之印章,被上訴人皆已完成出口,並將空運提單及載有上訴人公司營利事業統一編號00000000號之統一發票交付上訴人,且由上訴人持該統一發票向稅捐機關申報稅捐等事實,上訴人並不加爭執,即對於被上訴人於原審所提出資料之真正亦無意見,但對於被上訴人所主張運費之數額有意見,且上訴人僅在道義上協助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辦理結關及空運,並無代理或授權之關係,被上訴人明知此情,故上訴人與本件託運無涉,即上訴人並未委託被上訴人運送系爭貨物,自無須給付系爭運費,退而言之,如認上訴人應負授權人之責任,但本件提單記載「運費預付」即運費已付訖,被上訴人亦不能再請求支付運費,此為提單文義性使然,提單之記載,縱與事實不符,當事人不得加以否認,此為提單文義性之當然解釋,況被上訴人亦與有過失,自應對上訴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亦得主張損害賠償額與運費抵銷之等語置辯。
  四、兩造不爭執之事實: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八十九年一、二月間,經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持上訴人所有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上訴人公司印章之個案委任書交付被上訴人使用,以上訴人名義委託被上訴人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嗣由上訴人在出關之文件上蓋其公司之印章,被上訴人皆已完成出口,並將空運提單及載有上訴人公司營利事業統一編號00000000號之統一發票交付上訴人,且由上訴人持該統一發票向稅捐機關申報稅捐等事實,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並據被上訴人提出上訴人之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影本一份、請款單、統一發票影本各九份、空運提單及出口報單影本各八份為證,並經本院依被上訴人之聲請向財政部台北關稅局函調系爭出口報單及個案委任書影本各八份在卷可憑,上訴人對於上開文件之真正亦無意見,自堪信為真實。
  五、當事人爭點的論斷:本件所應審究者,厥為(一)上訴人將其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其公司印章之個案委任書交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以上訴人名義持交被上訴人,委託被上訴人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上訴人是否因此負有給付本件系爭款項之責?(二)上訴人與被上訴人間成立之法律關係?(三)系爭運費等款項之數額多寡?(四)系爭運費是否已付訖而不得再為請求?(五)被上訴人是否與有過失,上訴人得主張損害賠償額與運費抵銷﹖茲分述如下:
  (一)、本件上訴人既將其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出進口商登記卡及蓋有其公司印章之個案委任書交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之人員,以上訴人名義持交被上訴人,委託被上訴人以航空方式運送貨品,事後並將本件運費之統一發票持向稅捐機關申報其公司之稅捐,為上訴人所不爭執,且上訴人之訴訟代理人於原審審理時陳稱:「被告公司(即上訴人)因與MASTERS公司有生意往來,但該公司在台灣並未設立登記,所以才用我公司名義協助辦理出口報關:::」、「當初是MASTERS公司拜託我,我才用我名義辦理出口,後來運費的千分之二十五乘以百分之六的營所稅是我先行墊付的。。。」(見原審卷第四五、一四四頁),證人即昕O公司之職員余秉晟於本院前審審理時,到庭證稱:「本件貨主是MASTERS公司,託運之事項是昕O公司之經理黃O珠去洽談的。託運人應該是昕O公司,但因昕O公司在臺灣沒有登記,所以委託仁豪塑膠實業有限公司為託運人」等語(見本院前審卷第九六頁),再按提單填發後,運送人與提單持有人間,關於運送事項,依其提單之記載,此民法第六百二十七條定有明文。觀諸本院前審卷附八紙空運提單上記載SHIPPER(即託運人)為上訴人,而上訴人對該提單之真正亦無意見,顯見上訴人確有以自己名義委託被上訴人運送貨品之情事,要可認定。至本件個案委任書內記載受任人為「宇O報關行」,與被上訴人「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之關係究竟如何?雖有疑義。經查財政部台北關稅局於九十一年一月八日函送本院之本件個案委任書,係預先印妥供大量使用之例稿,其下方受任人欄簽章部分,均蓋用被上訴人公司「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甲OO報關專用章」之印章,而併列於委任人即上訴人「仁豪塑膠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乙OO」簽章之後,已足認本件上訴人確係委任被上訴人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為系爭貨物之報關及運送等相關事項。雖於記載委任內容欄預留供記載受任人空格處僅填載「宇O」二字,以接續「報關行」之文字敘述,參照前述受任人之簽章欄既已蓋用「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甲OO報關專用章」,已明確表示受任人之全名,為節省文字書寫之勞費,於通用之例稿上前開受任人空格處記載「宇O」,應係「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之簡略記載,此由文書之全意旨觀察,應無誤認之虞,並為文書繕寫之常情。又「報關行」三字,乃報關業者之通(俗)稱,而被上訴人確有「經營報關業務」之營業項目,亦據被上訴人公司提出變更登記表可稽(見更審卷第五十一頁)。且依台北關稅局上開信函所檢附之系爭貨物之出口報單,左上角「報關人名稱、簽章」部分,亦均蓋用被上訴人公司「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甲OO報關專用章」(見本院前審卷第一O四至一三五頁),足認本件上訴人確係委任被上訴人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為系爭貨物之報關及運送等相關事項。又受任人既係被上訴人宇O聯運企業有限公司,是否另有「宇O報關行」之存在,已與本件無關,上訴人聲請向財政部台北關稅局函查「宇O報關行」相關資料,核無必要。
  (二)、證人余O晟於本院前審審理時,固到庭證稱:「。。。運費是MASTERS公司支付的,他們有匯款昕O公司」云云,但證人黃O珠於原審審理時即到庭證稱:「。。。我公司的總公司通常先把提單開過來給被告公司(即上訴人),由被告公司押匯,押匯部分就有包含運費。。。」、「(是否知道MASTERS公司與被告公司約定運費如何付款)據我瞭解應由被告公司付款」、「我確定是MASTERS公司總公司開提單出來,辦理押匯給被告,押匯的款項有包含運費,但MASTERS公司何時付款給被告我不了解」等情(見原審卷第一二九、一三一、一四六頁),稽諸上訴人之訴訟代理人於原審審理時陳稱:「當初是黃O珠打電話給我,請我們幫忙用我們的名義辦理出口,她應該知情」(見原審卷第一三O頁),及證人余O晟亦稱託運之事項是昕O公司之經理黃O珠去洽談的等情,故本院認為本件系爭運費,應以證人黃O珠所陳係應由上訴人給付為可採。上訴人於八十九年一、二月間,委託被上訴人就旅行箱之組合材料等物品代為辦理其報關出口及空運至多明尼加,合計八筆,應付被上訴人之運費、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含營業稅)共貳佰參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有上訴人國際貿易進口登記卡、個案委任書、出口報單、航空公司交付之空運提單、被上訴人交付上訴人向其請款之請款單、統一發票,而上訴人在一審及本院亦曾表示對上述資料無意見,其中「出口報單」及「個案委任書」並與財政部九十一年一月八日北普棧密字00000000號函復本院在案,自可認定。至上訴人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內部之關係為何及就本件運費之給付如何約定,均與被上訴人無涉。
  又上訴人固已提出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致函被上訴人之傳真一紙證明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表示願負責給付本件運費予被上訴人云云,然被上訴人主張已退回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寄之美金一千元之事實,業據提出退回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寄之美金一千元之信函暨DHL簽收單影本各一紙為證,復為上訴人所不爭執,堪認為真實,且被上訴人已表示不同意由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承擔本件運費之債務,依照民法第三百零一條「第三人與債務人訂立契約承擔其債務者,非經債權人承認,對於債權人不生效力」之規定,上訴人與多明尼加MASTERS公司所約定之債務承擔契約,對於被上訴人自不生效力,是上訴人尚難因此免除給付運費予被上訴人之責,自不待言。
  (三)、被上訴人主張兩造間之法律關係,應係委任契約與運送契約之混合契約,或係委任契約與承攬運送契約之混合契約,或至少應認係屬委任契約關係,被上訴人均得依法為本件相關費用之請求,而為上訴人否認。經查:本件被上訴人所請求包括運費、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按「於國際貿易實務上,承攬運送人在其所簽發之運送單據上,都自稱為CARRIER(運送人),而於簽字處所印就之「SIGNATUREOFISSUINGCARRIERORITSAGENT」欄,與航空公司之空運提單(AIRWAYBILL)並無二致。從而被上訴人所提出之運送單據,依表面顯示,亦可認為係由承攬運送人以運送人身分所簽發之單據。」(最高法院八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三二號判決參照)。又「物品運送契約與承攬運送契約,為不同性質之契約,此觀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第六百六十條之規定自明。惟承攬運送人如有民法第六百六十三條、第六百六十四規定之自行運送或視為承攬人自己運送之情形時,其與委託人相互間之權利義務,應與運送人對於託運人之權利義務完全相同。」(最高法院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一一二一號判決參照),本件被上訴人雖非自行運送,惟依被上訴人所提之系爭貨物之提單,於簽字處所印就之「SIGNATUREOFISSUINGCARRIERORITSAGENT」欄,係由被上訴人簽章,依表面顯示,亦可認為係由承攬運送人以運送人身分所簽發之單據。依民法第六百六十四規定視為承攬人自己運送之情形,其與委託人相互間之權利義務,應與運送人對於託運人之權利義務完全相同。則本件關於運費部分,自應適用物品運送契約,至其餘非運送契約之費用部分,參照兩造關於報關部分定有個案委任書,且除上開列舉費用外,被上訴人並無另請求報酬之情形,自可認為係委任關係,從而被上訴人主張依委任及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自屬有據。
  (四)、本件被上訴人所請求運費、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含營業稅)共貳佰參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上訴人對於數額雖有意見,但查各該款項金額有前述卷附統一發票、請款單影本存卷可考,上訴人之訴訟代理人對於確有持系爭統一發票向稅捐機關申報稅捐等事實,既不爭執,且上訴人之訴訟代理人於原審審理時亦到庭自認:「沒有意見,我也有向MASTERS公司求證過,他們也承認有這幾筆運費。。。」諸語(見原審卷第一四五頁),足見上訴人嗣後再就系爭運費之多寡加以爭執,自難憑採。又本件貨物之報關出口及空運至多明尼加,均已順利完成,而被上訴人亦已將系爭貨物之出口報單、空運提單、相關費用明細之請款單及統一發票,交付上訴人並說明事務一切事務均已完成,上訴人並無異議,且已持被上訴人所交付之統一發票向稅捐機關申報扣抵稅款等,是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未報告事務處理之顛末,得拒絕支付本件報酬云云,應無理由。   (五)、按系爭空運提單上會計資料欄中運費預付(FREIGHT PREPAID)部分,係為航空貨運承攬業與航空公司間之協議,而非指航空公司及承攬人與託(托)運人之約定,一般提單分為十二份,其中正本部分為一式三聯,第一聯航空公司留存,第二聯交受貨人收執,第三聯託運人收執乙節,業據台北市航空貨運承攬商業同業公會以九十一年五月三日(九一)航新一字第九一O五三四號函敘在卷,是該空運提單上雖記載運費為「預付」,既係航空貨運承攬業即被上訴人與航空公司間之協議,則上訴人自不能執此即謂其應負擔之運費為已付,自不待言。
  (六)、至於上訴人抗辯稱被上訴人於第一次運送後,MASTERS公司如未支付運費,被上訴人理應即行催討,通知上訴人或依民法第六百四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就運送貨物行使留置權,以保全運費,並拒絕嗣後之運送,乃被上訴人捨此不為,於MASTERS公司拒付運費時,竟不將此異常狀況通知上訴人,使之儘早察覺而拒絕MASTERS公司再借用其公司名義出關,反而一而再,再而三接受MASTERS公司託運,更出具發票並交付記載運費已付之提單,共同欺矇上訴人,令上訴人誤以為MASTERS公司均有付款,被上訴人既與有過失,自應對上訴人負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亦得主張損害賠償額與運費抵銷云云;然查被上訴人是否就運送貨物行使留置權,以保全運費,應屬被上訴人之權利而非其義務,是不能徒因被上訴人未行使留置權以保全運費,即遽予認定被上訴人有過失,再者,上訴人之訴訟代理人亦自承出口報單上載明運費由昕O公司負擔,且已經付清,所以才同意以上訴人之名義報關云云(見本院卷第九十四頁),稽諸被上訴人所稱商場上競爭,且貨物未運送出去,被上訴人公司不好先收運費乙節,亦符常情等情,故本院認為上訴人抗辯稱被上訴人與有過失,並主張抵銷乙節,尚屬無據。
  五、綜上所述,本件被上訴人主張為可採,上訴人所辯均無可取。從而被上訴人依據運送及委任契約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本件運費及倉租、卡車費、燃料費、報關費及海關連線費等(含營業稅)共貳佰參拾陸萬玖仟貳佰玖拾壹元,及自支付命令聲請狀繕本送達(於八十九年五月四日送達,見原審卷第十四頁送達證書)翌日起即八十九年五月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是則原審判命上訴人如數給付,並依被上訴人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宣告假執行,經核無不合,爰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予以准許,於法並無違誤。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其上訴。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均於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贅述,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十日
民事第四庭審判長法 官 黃斐君
法 官 張浴美
法 官 張鑫城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收受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理由書(須按他造人數附具繕本)。
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之委任狀。具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之情形為訴訟代理人者,另應附具律師及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該條項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書記官 陳文琴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十六日


回分類〉〉回頁首〉〉

2-2-17-8.【裁判字號】94,保險上易,38【裁判日期】950125【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3 §664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94年度保險上易字第38號】
上 訴 人 甲OO(即立O海空通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OO
訴訟代理人 張安琪律師
被上訴人  富O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許再定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4年8月5日臺灣基隆地方法院93年度保險字第1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經本院於95年1月11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以M/V"SWAT"輪船第256N航次,於民國91年12月間承運被上訴人所承保之被保險人量O電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量O公司)之Ni-MhRechargeableBattery貨物乙批(下稱系爭貨物),自香港運至基隆港,載貨證券號碼為HK/KEZ000000000號(下稱系爭載貨證券)。詎上述輪船於91年12月24日抵達基隆港時,發現該批貨物於上訴人運送途中,發生火損及水損,致系爭貨物全部毀損,被上訴人即依保險契約,理賠被保險人量O公司新台幣(下同)953,150元,依保險法之規定,託運人即量O公司對運送人即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移轉與被上訴人,且量O公司亦同時將該債權讓與被上訴人等情。爰求為命上訴人給付被上訴人953,150元及自起訴狀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之判決。(原審就被上訴人請求八十六萬六千五百元本息部分,為被上訴人勝訴之判決,上訴人聲明不服,被上訴人就其敗訴部分未聲明不服)並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二、上訴人則以:上訴人所簽發之系爭載貨證券僅為收貨載貨證券,而非海商法之裝船載貨證券,亦未與被上訴人就運送之全部約定價格,僅係就處理貨物出口之文件收取每件港幣一百五十元之手續費作為報酬,且至今尚未收到;事後上訴人將系爭貨物交予實際運送人永生船務有限公司運送,故上訴人事實上僅為承攬運送人,而非運送人。縱認上訴人為運送人,然本件火災起火點係在貨櫃內而非貨櫃外之船舶設備而延燒到貨櫃內,故導致系爭貨物損害之火災,與上訴人使用之輪船適航堪載能力無關,且本件貨損係由於另一貨主貨物自燃所致,而非因運送人有關之故意或過失所致之火災,依海商法之規定,上訴人亦不負賠償之責。又被上訴人請求賠償之金額相當於美金27,500元,遠高於系爭貨物之發票金額美金25,000元,且系爭貨物係以美金計價,縱認上訴人應負賠償責任,依法上訴人亦得選擇以美金為計算單位,被上訴人請求以新台幣賠償,並不合法等語,資為抗辯。並上訴聲明:(一)原判決不利於上訴人部分廢棄。(二)被上訴人於第一審之訴駁回。
  三、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91年12月間簽發系爭載貨證券承運被上訴人所承保之被保險人量O公司系爭貨物,自香港運至基隆港,於運送途中,發生火損及水損,致系爭貨物全部毀損,被上訴人即依保險契約,理賠被保險人量O公司953,150元之事實,業據提出載貨證券、海運進口貨物破損報告、公證報告、代位賠償收據等件為證,且為上訴人所不爭執,堪信為真正。被上訴人又主張依保險法之規定,託運人即量O公司對運送人即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移轉與被上訴人,且量O公司亦同時將該債權讓與被上訴人,上訴人應給付被上訴人953,150元本息等語,惟為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詞置辯。是以本件兩造爭執要點即在於:上訴人為系爭貨物之運送人或承攬運送人?上訴人對系爭貨物之毀損滅失應否負損害賠償之責?被上訴人得請求賠償之金額為何?被上訴人得否以新台幣作為請求給付之貨幣?茲析述如下。
  四、上訴人為系爭貨物之運送人或承攬運送人?
  (一)依目前海上航運實務,載貨證券可分為裝船載貨證券與收載載貨證券(又稱收受載貨證券、待裝載貨證券)。所謂裝船載貨證券,指貨物「裝載於船舶」後,運送人或船長所簽發之載貨證券。海商法上之載貨證券專指裝船載貨證券而言。收載載貨證券,指運送人或船長「收受貨物」,對貨物有保管義務後於貨物裝船前所簽發之載貨證券。收載載貨證券,只具有「收據」功能,非海商法所稱之載貨證券,亦不得作為押匯文件。收載載貨證券於貨物裝載於船舶之後,可以轉換為裝船載貨證券(見劉宗榮著,海商法,85年版361頁)。至其辨別方式,一般以載貨證券標題BILLOFLADING下所描繪的貨物裝船狀態而為辨認,其直書Shippedonboard等字樣者,屬裝船載貨證券,直書Received字樣,則為收載載貨證券,然書Received字樣者,未必全為收受載貨證券,茍其後貨物已裝船,而為onboard或onboardendorsement時,仍屬裝船載貨證券;或於OceanVessel欄註記船舶名稱,並於VoyageNo.載明航次,亦係經註記而由收受載貨證券成為裝船載貨證券(見楊仁壽著,載貨證券第二版,89年版22-23頁)。經查:本件上訴人簽發之系爭載貨證券,其右下方上訴人公司橢圓形中文戳章下方記載「ONBOARDDATE:22-Dec-02」,OceanVessel/Voyage欄載明船舶名稱「SWAT」及航次「0256N」,此有被上訴人提出上訴人不爭執其真正之載貨證券附券可稽,則依上開說明,系爭載貨證券之性質應屬裝船載貨證券。上訴人辯稱系爭載貨證券僅具收據性質云云,尚非可採。
  (二)按「就運送全部約定價額,或承攬運送人填發提單於委託人者,視為承攬人自己運送,不得另行請求報酬。」「載貨證券之發給人,對於依載貨證券所記載應為之行為,均應負責。」民法第六百六十四、海商法第七十四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又「物品運送契約與承攬運送契約,為不同性質之契約,此觀民法第六百二十二條、第六百六十條之規定自明。惟承攬運送人如有民法第六百六十三條、第六百六十四規定之自行運送或視為承攬人自己運送之情形時,其與委託人相互間之權利義務,應與運送人對於託運人之權利義務完全相同。」最高法院著有92年台上字第1121號判決可資參照。查本件上訴人受被上訴人委託運送系爭貨物,上訴人並已簽發裝船載貨證券予被上訴人,已如前述,縱上訴人再將系爭貨物交由其他運送人運送,惟依上引法條及判決意旨,仍視為上訴人自己運送,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相互間之權利義務,應與運送人對於託運人之權利義務完全相同,換言之,上訴人仍應負海商法上運送人之責任。
  (三)上訴人雖辯稱其未與託運人就運送全部約定價額,被上訴人亦迄未給付上訴人任何費用,故並不符合擬制為運送人之情形云云。惟查上訴人自承其就本件運送「擬收取者為辦理貨物出口之每件文件手續費(港幣150元),至於運送人PacificLogistics公司所收取之運費則為每立方公尺一美金,擬由上訴人於貨物到港後才收取後轉交運送人。」等語,足見兩造已就運送全部約定價額,僅係給付之時間為貨物到港後而已,上訴人以被上訴人迄未給付上訴人任何費用為由,辯稱其非運送人,不負運送人之責任云云,自不足採。
  五、上訴人對系爭貨物之毀損滅失應否負損害賠償之責?
  (一)按海商法第六十二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於發航前及發航時,對於使貨艙、冷藏室及其他供載運貨物部分適合於受載、運送與保存事項,應為必要之注意及措置。」第六十三條規定:「運送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載、卸載、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應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被上訴人將系爭貨物交付上訴人運送,依上述規定,上訴人對於系爭貨物之裝載、堆存、保管、運送應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上訴人辯稱其就系爭貨物之運送已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故對於運送途中所生之毀損不負過失責任云云,自應由上訴人就此有利於己之事實,負舉證之責。
  (二)查本件事故原因,依卷附上訴人提出之祥瑞海事保險公證人有限公司公證報告所載:「……火焚最嚴重地區之貨物:鋁質電容器及連接器。由於電容器本身不能自燃,因此我們懷疑是鋁質電容器因其品質不佳或其內化學物質外洩,引發本件火災。火焚次嚴重地區之貨物:可重覆充電之電池及變壓器。電池可能發生自燃,且據我們的判斷,應該是貨櫃中段貨物起火燃燒以後,其高溫導致電池開始燃燒,並使該區域之易燃貨物成為火焚次嚴重地區。……經查與本件有關之LCD顯示器電池及電容器均係由立揚公司託運……。」(見原審卷第一二三、一二四頁),依該報告固可認本件火災之起火點在貨櫃中段之鋁質電容器及連接器,但報告中並無有關「鋁質電容器及連接器本身自燃」之記載或結論,至於電池部分之記載亦是使用「可能」這種假設之詞,然其亦載明,是貨櫃中段貨物起火燃燒以後之高溫導致電池開始燃燒。再參以被上訴人所提麥理倫公證報告第四頁圖示,系爭貨物係放在A室,起火點之貨物是係放在B室,二者之間相隔約有五公尺,顯見本件事故非因系爭貨物本身之瑕疵所引起,而是因同一貨櫃內之其他貨物原因不明之起火燃燒以後之高溫導致系爭貨物開始燃燒。而系爭貨物之運送係以CFS/CFS(運送人併裝/併拆)為貨櫃運輸作業方式為之,則上訴人(運送人)將系爭貨物與如此易燃之其他貨物裝置於同一貨櫃之中,造成系爭貨物之損害,上訴人顯未盡海商法第六十二條第一項第三款、第六十三條之注意及處置義務,而有過失,應堪認定,上訴人辯稱系爭貨物及起火貨物二者之間相隔起碼有五公尺以上,明顯有所區隔,可見運送人就火災之防止已善盡注意義務云云,並無可採。
  (三)綜上,被上訴人所受系爭貨物之損害,應推定為出於上訴人之過失所致,上訴人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上訴人辯稱其已證明本件火災非運送人本人之故意或過失所致,應即可主張免責云云。
  六、被上訴人得請求賠償之金額為何?其得否以新台幣作為請求給付之貨幣?
  (一)按「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查系爭貨物之價值為美金25,000元,此有被上訴人提出之發票可稽,並為兩造所不爭,而上引法條為運送契約損害賠償之特別規定,自有排除民法第二百十六條損害賠償原則之效力。是被上訴人主張其承保金額為美金27,500元,包含規費、運費、合理利潤等,依一般慣例得向上訴人求償云云,核與上引條文規定不符,尚非可採,故其所得代位量O公司請求者仍應以美金25,000元為限。而本件被上訴人請求者,係以1美元折合新台幣34.66元為計算基準,低於91年12月24日系爭貨物到達基隆港時之匯率34.848元,且亦在其理賠量O公司之範圍內,則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之規定,自得代位量O公司向上訴人求償,而依被上訴人請求之匯率以新台幣為貨幣單位計算,計為866,500元,應由上訴人負給付之責。
  (二)至上訴人另辯稱依民法第二百零二條「以外國通用貨幣定給付額者,債務人得按給付時,給付地之市價,以中華民國通用貨幣給付之。但訂明應以外國通用貨幣為給付者,不在此限。」之規定,上訴人得選擇以美金賠償,被上訴人以新台幣請求賠償並非合法云云。惟本件被上訴人行使者為量O公司對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基於運送契約本身之權利義務關係,且上訴人亦未舉證證明其與量O公司間曾約定若有損害賠償發生時應以何種貨幣為給付,自無適用上引法條規定之餘地。故上訴人此部分之抗辯顯係曲解法條文義,並非可採。
  七、從而,被上訴人本於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及保險代位之法律關係,請求上訴人給付866,500元及自起訴狀送達翌日即93年3月3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為有理由,應予准許。是則原審判命上訴人如數給付,並依聲請為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之宣告,於法並無不合。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經審酌後認均無礙判決之結果,爰不予一一論述。
  九、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5年1月25日
民事第十二庭審判長法 官 張宗權
法 官 陳永昌
法 官 蕭艿菁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95年1月26日
書記官 王秀雲


回分類〉〉回頁首〉〉

2-2-17-9.【裁判字號】93,訴,1185【裁判日期】930423【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5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三年度訴字第一一八五號】
原  告  百O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蘇O珠
訴訟代理人 吳奎新律師
被  告  大O航空貨運承攬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楊O詩
  右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經本院於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四月十六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左: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肆佰壹拾貳萬捌仟参佰肆拾捌元,及自民國九十三年三月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台幣壹佰参拾捌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除假執行供擔保金額外,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一)原告於民國九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委託被告承攬拖運提單號碼為0000000,品名為256MFLASHMEMORYIC,價值新台幣(下同)四百一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之貨物一批至香港予買受人KIRINLOGISTICSLTD。。惟被告於九十二年七月三十一日發出貨物遺失通知,表示因港O航空公司作業疏失致使貨物遺失,惟尚需十五個工作天尋找,然屆期仍未尋獲。被告之過失行為嚴重造成原告公司之損害,不僅使原告喪失該批貨物之價款四百一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並嚴重損及原告公司之信譽,原告已於九十二年八月二十日委託律師代為發函催告被告於七日內出面協調損害賠償事宜,惟被告延至九十二年九月十日始提出賠償書,且其賠償之計算方式顯不合理。
  (二)承攬運契約為有償,承攬運送人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使他人為運送。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規定,承攬運送人對於託運物品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而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準用同法第六百三十八條損害賠償範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故被告應賠償此批貨物依據出口報單所載價值四百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
  三、證據:提出貨物出口報單影本、託運單影本、被告遺失通知書影本、律師函影本等件為證。
乙、被告方面: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書狀作何聲明陳述。
理  由
  一、本件被告大廣航空貨運承攬有限公司經合法通知,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原告主張其於民國九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委託被告承攬拖運提單號碼為0000000,品名為256MFLASHMEMORYIC,價值四百一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之貨物一批至香港予買受人KIRINLOGISTICSLTD。惟被告於九十二年七月三十一日發出貨物遺失通知,表示因港O航空公司作業疏失致使貨物遺失,需十五個工作天尋找,然屆期仍未尋獲之事實,業據其提出貨物出口報單影本、託運單影本、被告遺失通知書影本等件為證。被告已於相當時期經合法通知,既不於言詞辯論期日場爭執,復不提出書狀答辯以供本院斟酌,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三項準用第一項規定,視為自認,則原告此部分之主張,自堪信為真實。
  三、按承攬運送人,對於託運物品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前段定有明文。而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時目的地之價值計算之,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準用同法第六百三十八條亦有明文。被告為本件系爭貨物之承攬運送人,就物品之接受、保管、運送人之選定、在目的地交付及其他與運送有關之事項,自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為之,其竟疏未注意,致使貨物遺失,自應負損害賠償之責。而系爭貨物之價值為四百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有出口報單影本在卷可稽,原告主張其因系爭貨物遺失,受有四百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之損害,被告應就此負損害賠償責任,應為可取。
  四、從而,原告依承攬運送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賠償其因貨物喪失所生之損害四百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八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九十三年三月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洵屬有據,應予准許。
  五、原告陳明願供擔保,以代釋明,聲請宣告假執行,核與規定相符,爰酌定相當擔保金額,予以准許。
  六、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並依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二十三日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第三庭
法官  張靜女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四 月二十三日
法院書記官  莊滿美


回分類〉〉回頁首〉〉

2-2-17-10.【裁判字號】92,國貿,5【裁判日期】930720【裁判案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等 §666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國貿字第五號】
原 告    喜O喜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丙OO
訴訟代理人  鄭洋一律師
複 代理人  李文欽律師
    曾紀穎律師
被   告  香港商信O有限公司
兼法定代理人 甲OO
被 告    戊OO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王國傑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等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二十九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方面:訴外人美商CAPITAL EQUIPMENT SALES CO;INC‧(下稱CAPITAL公司)向原告喜O喜股份有限公司購買切削中心機器設備(下稱系爭貨物),有買賣契約可證。而原告將系爭貨物以四只貨櫃包裝並於民國九十年一月十六日委由被告香港商信O有限公司(下稱信O公司)將系爭貨物運至美國洛杉磯,然因訴外人CAPITAL公司未依約付款,原告遂留置提單並於同年一月底告知被告信O公司關於原告未交付提單予訴外人CAPITAL公司等情。原告另於同年三月一日函請被告戊OO(即信O公司經理)將系爭貨物運回台灣,原告並願負擔所有運費及相關費用,惟被告信O公司均未置理,經原告查詢始知系爭貨物其中二只貨櫃已為被告信O公司逕予放行。原告遂於同年三月十六日再次發函被告請其將剩餘二只貨櫃運回台灣,惟被告信O公司及被告甲OO(即信O公司之董事長)仍均不予理會並任由被告戊OO將剩餘貨櫃私下放行。原告因被告之行為而喪失系爭貨物,依原告與訴外人CAPITAL公司間之契約可知,系爭貨物價值美金四十二萬七千元,若以一美金換算新台幣(下同)三十二點六七元計算,原告因喪失系爭貨物而計受有一千三百九十五萬零九十元之損害。而被告信O公司未依約運送貨物致原告受有損害,其自須就原告所受損害負債務不履行之責,另被告甲OO及戊OO未依原告指示而故意將系爭貨物放行致原告受有損失,其等自須對原告負侵權行為之責。綜上,原告自得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及公司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請求被告就原告所受損害負連帶賠償之責等語。並聲明:1、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一千三百九十五萬零九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2原告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方面:原告與被告信O公司間就系爭貨物之運送係成立承攬運送契約,依民法第六百六十六條之規定可知,原告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於一年之短期時效而無法主張;另依最高法院八十四年度台上字第一二二六號判決可知,原告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既已罹於時效,則原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亦因受影響而不得再為主張。又系爭貨物之放行係由西雅圖分公司負責而與被告無關,且系爭貨物應係訴外人CAPITAL公司向訴外人東隆五金公司購買,則原告並非系爭貨物之所有權人,自不得就系爭貨物請求損害賠償等語。並聲明如主文所示。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被告信O公司於九十年一月十六日承運原告與訴外人CAPITAL公司間買賣切削中心機器設備之貨櫃四只,目的地為美國洛杉磯市。兩造成立承攬運送契約。系爭貨物於九十年二月五日送抵目的地。
  四、經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一準用同法第二百七十條之一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整理並協議簡化本件之爭點為:(一)被告戊OO有無指示放行系爭貨物並因而使原告蒙受無法收取貨款之損失?(二)若被告戊OO指示放行系爭貨物,是否成立侵權行為,被告信O公司、甲OO應否負連帶賠償責任?(三)原告得否以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主張被告信O公司應負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
  五、得心證之理由:
  (一)原告無法舉證系爭貨物係由被告戊OO指示放行:   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本文定有明文,經查:原告主張系爭貨物係被告戊OO指示故意放行之依據無非以P&ONL TAIWAN查詢單影本一份(卷內第十二頁),證人丁OO手寫之資料一份(卷內第一O一頁),及證人乙OO九十二年八月二十六日之證言為證,惟查:前述查詢單僅客觀表示系爭貨物業經遭部分提領之事實,尚無法僅憑該查詢單即認系爭貨物遭提領係因被告戊OO指示所致。而原告前述所稱證人丁OO手寫資料一份,經本院提示證人丁OO後,業經證人丁OO結證否認該手寫資料為其所寫在案(見九十二年八月二十六日言詞辯論筆錄,卷內第一二九頁第一行);另本院依原告所請,將前述手寫資料與證人丁OO當庭書寫之文字,送財團法人台灣經輔研究所為筆跡鑑定,鑑定結果為「比對物筆跡(丁OO庭書字跡)與鑑定物筆跡(即前述手寫資料)兩者之書寫習慣不相同,應為不同之筆跡。」(見卷附鑑定報告),依此,亦應認前述手寫資料應非證人丁OO所親自書寫。至證人即原告之受僱人乙OO雖到庭證稱前述手寫資料為證人丁OO所親自書寫(卷內第一二八頁第二行至第三行),惟因其與原告有僱傭關係存在,證言已難期公允,更遑論其前述證言明顯與客觀之鑑定結果不同。經審證人丁OO與兩造均無利害關係,證言較無偏頗之虞,併參考財團法人台灣經輔研究所所為之客觀鑑定,及參考證人丁OO僅為保險公司之職員,並無必要且不能手寫前述資料交予證人乙OO之經驗法則,證人乙OO之前述證言,顯不可採。此外,原告復無法以其他證據方法證明系爭貨物係由被告戊OO指示放貨,則原告主張系爭貨物係由被告戊OO指示放貨云云,即屬無據,而不可採,被告戊OO不應負侵權行為責任,亦堪認定。   (二)原告既無法證明系爭貨物係由被告戊OO故意指示放貨,即難令被告信O公司、甲OO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原告雖以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及公司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主張被告負連帶賠償之責云云,惟查:被告信O公司與原告簽訂系爭承攬運送契約後,係經由訴外人雅德美通運有限公司,轉訴外人鐵行渣華股份有限公司,再由OOCL HONG KONG輪運送系爭貨物等情,既有訴外人鐵行渣華股份有限公司九十二年六月五日函一份在卷(卷內第六五頁)可資佐證,且為兩造所不爭,應堪認為真實,則於系爭貨物非由被告信O公司實際從事運送之情形下,被告戊OO、信O公司、甲OO即無任何權利要求實際運送人放貨,亦無何權利要求實際運權利?乃屬實際運送人對貨主所應負責任之問題,本即非被告所得置喙,原告自不得僅以系爭貨物遭實際運送人以無單(指未有提單)放貨之方式交付他人,即主張被告應連帶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復以,原告無法舉證證明系爭貨物係由被告戊OO指示故意放貨,被告戊OO不應負侵權行為責任又如前(一)所示,則原告主張被告甲OO、信O公司應與被告戊OO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及公司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負連帶賠償責任,亦屬無稽,而不可採。
  (三)被告亦無庸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之規定負賠償責任:原告主張被告應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關於受任人應負賠償責任之規定負賠償責任之依據無非以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二項及同法第五百七十七條之規定為依據,惟查:民法第六百六十條第二項已明文規定準用行紀再準用委任規定之前提為承攬運送節中未規定之事項,是若承攬運送節中已有特別規定者,當事人即不得再以委任之規定為主張。關於承攬運送人應負之民事賠償責任,民法承攬運送節中之第六百六十六條已規定甚明,則依前述之說明,當事人即不得迂迴依民法委任規定主張,以規避其應受期間經過之不利益。又依兩造不爭之系爭貨物早於九十年二月五日即運抵目的地之事實,及原告已於九十年五月十六日以同一事實告訴被告甲OO、戊OO背信等事實(見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年度發查字第九四O號卷第三頁背面),即可認定原告自九十年五月十六日起,已得對被告提起本件民事損害賠償訴訟,乃原告遲至九十二年二月十九日方提起本件訴訟,其顯已逾民法第六百六十六一年之期間,而不得再行提起。是原告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迴避同法第六百六十六條之規定請求賠償,亦非有理。
  (四)綜合以上,原告無法舉證證明系爭貨物係遭被告戊OO故意指示放貨、被告不成立共同侵權行為、原告不得以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之規定為本件請求權基礎,原告本件請求已逾同法第六百六十六規定之期間等,均堪認定,從而,原告請求被告應連帶給付一千三百九十五萬零九十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即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則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依附,應併予駁回。
  六、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十日
民事第六庭法官  詹駿鴻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七 月二十日
書記官  官碧玲


回分類〉〉回頁首〉〉

2-2-17-11.【裁判字號】92,海商上易,13【裁判日期】930601【裁判案由】損害賠償 §666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海商上易字第一三號】
上 訴 人 揚O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鄧O軒
訴訟代理人 沈宏裕律師
被上訴人 群O國際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李O良
訴訟代理人 林宇文律師
複代理人 張O榮
  當事人間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臺灣基隆地方法院九十一年度海商字第八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三年五月十八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廢棄。
  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第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程序方面:
  (一)按於法定代理權有欠缺之人所為之訴訟行為,經取得法定代理權之人之承認,溯及於行為時發生效力,民事訴訟法第四十八條定有明文。查,本件被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於民國九十一年七月十八日已因改選而變更為李漢良,有被上訴人之公司變更登記表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三六及三七頁),並據本院依職權調閱被上訴人公司登記案卷核閱屬實,亦有經濟部中部辦公室九十三年二月十三日經(九二)中辦三字第00000000000號函所檢附之案卷足稽(見本院卷第三八至四六頁),是蓋友玲以被上訴人法定代理人之名義,於九十一年九月十一日向原法院提起本件訴訟,並為相關訴訟行為,其法定代理權有欠缺,惟被上訴人於九十三年五月十八日本院言詞辯論期日追認蓋友玲之訴訟行為,自應溯及於蓋友玲於九十一年九月十一日提起本件訴訟時起,發生效力,合先敘明。
  (二)按當事人於第二審不得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但如不許其提出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前項但書事由,當事人應釋明之,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六款、第二項定有明文。查,上訴人固於上訴後,於本院第一次準備程序期日前之九十三年一月七日始提出時效抗辯,惟時效抗辯為上訴人拒絕賠償之論據,本項拒絕給付抗辯權,係生實體法上之法律效果,若僅因慮及被上訴人程序上之利益,而不許上訴人於本院提出,顯有失公平,自應准許之。
  二、被上訴人起訴主張:其於八十九年九月間欲進口熟食麻竹筍貨櫃二隻,由上訴人承攬自香港運送至基隆,因貨櫃中所裝之熟食麻竹筍(下稱系爭貨物)須維持貨櫃內之溫度為攝氏三度,故被上訴人於託運時特別交待上訴人注意保持貨櫃內之溫度。上訴人於承攬被上訴人之託運後,即向原審被告漢通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漢通公司)訂位,由漢通公司簽發載貨證券,並於其上註明運送中應保持貨櫃於攝氏三度,且提貨單上亦為相同之表示。詎料,漢通公司在運送過程中並未維持貨櫃內之溫度,致貨櫃內之系爭貨物因凍傷毀損無法食用,此經委託瑞聯公證股份有限公司作出公證報告可稽,依該公證報告所示,貨櫃內之溫度並非處於正常狀況,且內裝物呈結凍或不同程度之結冰,足證上訴人與原審被告漢通公司確未依被上訴人之指示維持貨櫃之適當溫度於攝氏三度,上訴人顯有違背其契約之義務,致被上訴人受有損害,應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之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而按貨物之進口報單所示,系爭貨物之起岸價格為新臺幣(下同)一百二十萬四千九百九十二元,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五條準用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上訴人對於被上訴人應賠償所受損害額為一百二十萬四千九百九十二元等情。並聲明:上訴駁回。
  三、上訴人則以:兩造間之法律關係為「承攬運送」關係,依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公布,於八十九年五月五日施行之民法第六百六十六規定:「對於承攬運交付之時起,一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查兩造之承攬運送契約成立於八十九年九月間,自有上開法條之適用,而系爭貨物於八十九年十月七日即已運送抵達基隆,因系爭貨物發生毀損,被上訴人於同年月十一日放棄系爭貨物,若以此起算一年期間,則最遲應至九十年十月十日止,然被上訴人係於九十一年九月四日始具狀向原審提起本件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早已逾一年有餘,被上訴人本件請求權時效應已消滅,上訴人自得拒絕給付,為此提出時效抗辯等語置辯。並聲明:(一)原判決廢棄。(二)右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其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三)如受不利之判決時,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
  四、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被上訴人主張系爭二只熟食麻竹筍貨櫃係由上訴人承攬自香港運送至基隆,兩造間為承攬運送關係,被上訴人於託運當時即特別交待上訴人需注意保持貨櫃內之溫度為攝氏三度,上訴人於承攬被上訴人之託運後,即向原審被告漢通公司訂位,由漢通公司簽發載貨證券,並在載貨證券及提貨單上特別註明應保持貨櫃於攝氏三度,詎系爭二只貨櫃運至基隆港後,因未保持貨櫃內溫度,致櫃內貨物因凍傷毀損致無法食用,經委託瑞聯公證股份有限公司就貨物損害進行鑑定:「:::我方測量了貨品的溫度,其溫度為a、靠門邊的0.7℃~2.5℃;b、靠近前端的溫度為-0.5℃~-1.7℃。這說明了其溫度並非正常情況。到貨通知人並不打算將貨品搬出貨櫃,僅隨意選出兩箱供檢驗用。檢驗這兩箱時,發現箱內裝的物品以PVC袋包裝。按要求,我方盡可能謹慎地檢驗貨品可看到\可接觸到的地方,並發現其內裝物呈結凍和\或是不同程度的結冰」等語,因完全無法食用而將系爭貨物全部予以銷燬,被上訴人計損失貨物進口報單所示起岸價格一百二十萬四千九百九十二元等情,業據被上訴人提出載貨證券、提貨單、公證報告及貨物進口報單等影本為證(見原審卷第九至二九頁),並為上訴人所不爭執,堪信為真實。
  五、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顯有違背其前揭契約之義務,致被上訴人受有損害,應依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第六百六十五條準用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上訴人應賠償被上訴人之損害一百二十萬四千九百九十二元云云。上訴人則以系爭貨物於八十九年十月七日即已運送抵達基隆,因系爭貨物發生毀損,被上訴人於同年月十一日放棄系爭貨物,若以此起算一年期間,則最遲應至九十年十月十日止,然被上訴人係於九十一年九月四日始具狀向原審提起本件承攬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早已逾一年有餘,被上訴人本件請求權時效應已消滅,上訴人自得拒絕給付等語置辨。按對於承攬運送人因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運送物交付或應交付之時起,一年間不行使而消滅,民法第六百六十六定有明文。查,上訴人抗辯系爭貨物於八十九年十月七日即已運送抵達基隆,因系爭貨物發生毀損,被上訴人於同年月十一日放棄系爭貨物等語,已提出放棄書影本為證(見本院卷第二六頁),且為被上訴人所不爭執,則被上訴人至遲於八十九年十月十一日即應已知悉其所受之損害,即得請求上訴人賠償,惟被上訴人迄九十一年九月十一日始具狀向原審提起本件訴訟,於斯時已逾一年之請求權時效,其損害賠償請求權顯已罹於消滅時效,上訴人執此抗辯,自屬可採。
  六、綜上所述,上訴人抗辯被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於消滅時效等語,堪可採信。從而,被上訴人本於民法第六百六十一條、第六百六十五條、第六百三十八條第一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給付一百二十萬四千九百九十二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不應准許。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原審判命上訴人給付一百二十萬四千九百九十二元,及自九十一年十二月十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為假執行之宣告,自有未洽。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有理由。應由本院予以廢棄改判,如主文第二項所示。
  七、本案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經審酌後認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爰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條、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六 月 一 日
民事第十五庭
審判長法官  劉靜嫻
法官  陳昆煇
法官  吳光釗
右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九十三年 六 月 二 日
書記  官于誠


回頁首〉〉

【編註】本檔以提供學習與參考為原則;查詢更多相關裁判請至司法院。如有發現待更正部份及建議,敬請告知,謝謝!